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271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七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七十一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七十二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二百七十一卷目錄

 江部藝文一

  涉江           周屈原

  江賦           晉郭璞

  涉江賦           庾闡

  前題            曹毗

  臨楚江賦        南齊謝朓

  檄江神責周穆王璧文    梁吳均

  祭江文         隋薛道衡

  祭江瀆文         唐元宗

  賽江文           張說

  江漢朝宗賦        樊陽源

  興州江運記        柳宗元

  灔澦堆賦有序     宋蘇軾

  前題            薛紱

  長江賦           李覯

  江漢朝宗賦       元黃師郯

  前題           李原同

  閱江樓記         明宋濂

  涉江賦          趙東曦

  江祠記           楊慎

  都江堰記         陳文燭

  題長江萬里圖       王世貞

  武昌府新修江岸記     郭正域

  長江天塹賦         鄭棠

山川典第二百七十一卷

江部藝文一编辑

涉江           周屈原编辑

「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帶長鋏之陸離兮, 冠切雲之崔嵬。被明月兮珮寶璐,世溷濁而莫余知 兮,吾方高馳而不顧,駕青虯兮驂白螭。吾與重華遊 兮瑤之圃,登崑崙兮食玉英。吾與天地兮比壽,與日 月兮齊光。哀南夷之莫吾知兮,旦余將濟乎江湘。乘 鄂渚而反顧兮,款秋冬之緒風。步余馬兮山皋,邸余」 車兮方林。乘《舲船》余上沅兮,齊《吳榜》而擊汰。船容與 而不進兮,淹回水而凝滯。朝發《枉陼》兮,夕宿辰陽。苟 余心之端直兮,雖僻遠其何傷。入《漵浦》余《儃佪》兮,迷 不知吾所如。深林杳以冥冥兮,乃猨狖之所居。山峻 高以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霰雪紛其無垠兮,雲霏 霏而承宇。哀吾生之亡樂兮,幽獨處乎山中。吾不能 變心以從俗兮,固將愁苦而終窮。接輿髡首兮,《桑扈》 臝行。忠不必用兮,賢不必以。《伍子》逢殃兮,比干《葅醢》。 與前世而皆然兮,吾又何怨乎今之人?余將《董道》而 不豫兮,固將重昏而終身。

江賦           晉郭璞编辑

「咨五才之並用,實水德之靈長。惟岷山之導江,初發 源乎濫觴。聿經始於洛沫,攏萬川乎巴梁。衝巫峽以 迅激,躋江津而起漲。極泓量而海運,狀滔天以淼茫。 總括漢泗,兼包淮湘。并吞沅澧,汲引沮漳。源二分於 崌崍,流九派乎潯陽。鼓洪濤於赤岸,淪餘波乎柴桑。 綱絡群流,商搉涓澮。表神委於江都,混流宗而東會, 注五湖以漫漭,灌三江而漰沛。」滈汗六州之域,經營 炎景之外。所以作限於華裔,壯天地之嶮介。呼吸萬 里,吐納靈潮。自然往復,或夕或朝。激逸勢以前驅,乃 鼓怒而作濤。峨嵋為泉陽之揭,玉壘作東別之標。衡 霍磊落以連鎮,巫廬嵬崛而比嶠。協靈通氣,濆薄相 陶。流風蒸雷,騰虹揚霄。出信陽而長邁,淙大壑與沃 焦。若乃巴東之峽,夏后疏鑿。絕岸萬丈,壁立赮駮。虎 牙嵥豎以屹崒,荊門闕竦而盤礡。圓淵九迴以懸騰, 湓流雷呴而電激。駭浪暴灑,驚波飛薄。迅澓增澆,湧 湍疊躍。砯巖鼓作,漰湱澩灂。《𤃫》。潰濩泧漷,潏 湟淴泱。《㴸》。瀹,漩澴,滎瀯渨。《濆》。《溭淢》濜溳,龍 鱗結絡碧沙瀢。而往來,巨石硉矹以前卻。潛演之 所汨淈,奔溜之所磢錯。厓隒為之泐嵃,碕嶺為之嵒 崿。幽澗積岨《礐硌》,確若乃曾潭之府,靈湖之淵。澄 澹汪洸,瀇滉囦泫,泓汯泂澋《涒鄰》。潾混瀚灦渙,流 映揚焆。溟漭渺沔,汗汗沺沺。察之無象,尋之無邊。氣 滃浡以霧杳,時鬱律其如煙。類胚渾之未凝,象太極 之構天。長波浹渫,峻湍崔嵬。盤渦谷轉,凌濤山頹。陽 侯砐硪以岸起,洪瀾涴演而雲迴。淪溛瀤,乍浥乍 堆。豃如地裂,豁若天開。觸曲崖以縈繞,駭崩浪而相 礧。鼓窟以漰渤乃湓,湧而駕隈。魚則江豚,海豨叔 鮪王鱣䱻。《鮋》鯪鰩《鯩鰱》,或鹿觡象鼻,或虎狀龍 顏。鱗甲鏙錯,煥爛錦斑。揚鰭掉尾,噴浪飛。排流呼 哈,隨波游延。或曝采以晃淵,或嚇鰓乎巖間。介鯨乘 濤以出入,𩼕鮆順時而往還。爾其水物怪錯,則有潛 鵠魚牛,虎蛟鉤蛇,蜦𧐕鱟蝞。玉珧海月,土 肉石華。三蝬蚽江,鸚螺蜁蝸。璅蛣腹蟹,水母目蝦。紫 蚢如渠,洪蚶專車。瓊蚌晞曜以瑩珠,石𧉧應節而揚葩。蜛蠩森衰以垂翹,元蠣磈磥而碨或泛㶑於潮 波,或混淪乎泥沙。若乃龍鯉,一角奇鶬。九頭有鱉,三 足有龜。六眸赬《蟞胏》躍而吐璣,《文魮磬》鳴以孕璆。䖺 䗤拂翼而掣耀,神蜧蝹蜦以沈遊。馬騰波以噓蹀, 水兕雷咆乎陽侯。淵客築室於巖底,鮫人構館於懸 流。雹布餘糧,星離沙鏡。青綸競糾,縟組爭映。紫菜熒 曄以叢被,綠苔鬖髿乎研上。石帆蒙蘢以蓋嶼,萍實 時出而漂泳。其下則有金礦丹礫,雲精爥銀。珕珋璿 瑰,水碧潛瑉。鳴石列於陽渚,浮磬肆乎陰濱。或熲彩 輕漣,或焆曜崖鄰。林無不溽,岸無不津。其羽族也,則 有晨鵠天雞鴢鷔鷗。「陽鳥爰翔,于以元月。」千類萬 聲,自相喧聒。《濯翮》《疏風》,鼓翅揮弄灑珠。拊拂瀑 沫。集若霞布。散如雲豁。產毻積羽。往來勃碣。橉《杞稹》 薄於潯涘。「槤森嶺而羅峰。」桃枝篔簹,實繁有叢。葭 蒲雲蔓,以蘭紅。揚皜眊。擢紫茸。蔭潭隩。被長江。繁 蔚芳蘺。隱藹水松。涯灌芊萰。潛薈。蔥蘢鯪《鯥踦》于 垠,隒猵獺睒瞲乎?《空迅蜼》臨虛以騁巧孤「《登危》 而雍容。」《夔》翹踛於夕陽,鴛雛弄翮乎山東。因岐成 渚,觸澗開渠。漱壑生浦,區別作湖。磴之以瀿瀷,渫之 以尾閭,標之以翠翳,泛之以遊菰。播匪蓺之芒種,挺 自然之嘉蔬。鱗被菱荷,攢布水蓏。翹莖瀵蕊,濯穎散 裹。隨風猗萎,與波潭沲。流光潛映,景炎霞火。其旁則 有雲夢雷池彭蠡青草。具區珧滆,朱滻丹漅。極望數 百,沆瀁㵿溔。「爰有包山,洞庭巴陵,地道潛達旁通,幽 岫窈窕。金精玉英瑱其裏,瑤珠怪石綷其表。驪虯繆 其址,梢雲冠其㟽。海童之所巡遊,琴高之所靈矯。冰 夷倚浪以傲睨,江妃含嚬而矊眇。撫凌波而鳧躍,吸 翠霞而夭矯。」若乃宇宙澄寂,八風不翔,舟子於是搦 棹,涉人於是檥榜漂飛。雲運艅艎,舳艫相屬,萬里連 檣。泝洄沿流。或漁或商。赴交益。投幽浪。竭南極。窮東 荒。爾乃雰祲於清旭。覘五兩之動靜。《長風》以增 扇廣莫。而氣整,徐而不疾而不猛,鼓帆迅越。 漲截泂淩波,縱柂電往杏溟,䨴如晨霞孤征,渺若雲 翼絕嶺,倏忽數百千里俄頃飛廉無以睎其蹤,渠黃 不能企其景。于是蘆人漁子,擯落江山,衣則羽褐,食 惟蔬鱻,洊澱為涔,夾潨羅筌筩,灑連鋒罾。「比船,或 揮輪於懸碕,或中瀨而橫旋。」忽忘夕而宵歸,詠採菱 以叩舷,傲自足于一軀,尋風波以窮年。爾乃域之以 盤巖,豁之以洞壑,疏之以沲汜,鼓之以潮汐,川流之 所歸湊,雲霧之所蒸液,珍怪之所化產,瑰奇之所窟 宅,納隱淪之列真,挺異人乎精魄;播靈潤於千里,越 岱宗之觸石。及其譎變儵怳,符祥非一,動應無方,感 事而出。經紀天地,錯綜人術,妙不可盡之於言,事不 可窮之於筆。若乃岷精垂曜于東井,陽侯遯形乎大 波,奇相得道而宅神,乃協靈爽於湘娥。駭黃龍之負 舟,識伯禹之仰嗟,壯荊飛之擒蛟,終成氣乎太阿。悍 《要離》之圖慶,在中流而推戈。悲靈均之任石,歎《漁父》 之櫂歌。想周穆之濟師,驅八駿于黿鼉,感交甫之喪 珮,慜神使之嬰羅,煥大塊之流形,混萬盡于一科,保 不虧而永固。稟元氣於靈和,考川瀆之妙觀,實莫著 於江河。

涉江賦           庾闡编辑

發中州之曲泫,背石頭之巖岨。愬晨風而遙邁,乘波 濤而容與。於是時也,夕月將昏,天吳駭陽侯奔漂,海 若泛江豚。爾乃雲霧勃起,風流溷淆。排巖拒瀨,觸石 興濤。澎湃洸淠,鬱怒咆哮。迴連波以岳墜,壑后土而 川窅。總百川之殊勢,集朝宗乎滄浪。注天波於析木, 瀲東極乎扶桑。體含弘而彌泰,道謙尊而逾光。齊山 「海以比量,冠百谷而稱王。」此則水之勢也。且夫山川 瓌怪,水物含靈。鱗千其族,羽萬其名。毛群詭觀,倮類 殊形。明月晞光以夕耀,金沙逐波而吐瑛。撫楫中流, 汨徂西土。過乎歷陽之津,迄乎橫江之浦。若乃越三 江之下口,眇濡須以逕渡。邈天險之遐勢,歷習坎之 重固。川瀆泓澄以含景,山水淠而鱗布,

《前題》
曹毗
编辑

迄趙屯,歷彭川,修岸靡靡,莞葦芊芊。紫蓮被翠波而 抗英,碧椹乘天岸而星懸。百籟夕奏,山精夜燃,狂飆 蕭瑟以洞駭,洪濤突兀而橫峙。爾乃江豨澎濞,夜光 輝煥,凌錯吐飆,駭鯨噴瀾。采蜂於是泛波,文魚於是 登岸。

臨楚江賦        南齊謝朓编辑

爰自山南,薄暮江潭,滔滔積水,褭褭霜嵐。憂與憂兮 竟無際,客之行兮歲已嚴。爾乃雲沉山岫,風動中川, 馳波鬱素,駭浪浮天,明沙宿莽,石路相懸。于是霧隱 行雁,霜眇虛林,迢迢落景,萬里生陰。冽攢笳兮極浦, 弭蘭鷁兮江潯。奉玉樽之未暮,飧勝賞之芳音。願希 光兮秋月,庶永照于遺簪。

檄江神責周穆王璧文    梁吳均编辑

昔周穆王南巡,自郢徂閩,遺我文璧,僉曰「此津貫緯 百紀,薦律千春。」念茲文璧,故問水濱江漢勗之,自求

多益,反我名瑞,躍此華璧,則富有漢川,世為江伯。如
考證.svg
有負穢心迷,懷釁情戚,藏玉泥中,匿珪魚腹,使公孫

躡波而長吁,子羽濟川而怒目,佽飛舞劍而東臨,菑 丘矅馬而南逐,打素蛤而為粉,碎紫貝其如粥。又有 川人勇俊,處乎閩濮。水居百里,泥行萬宿。右睨而江 傾,左咤而海覆。乃把昆吾之銅,純鉤之鐵,被魚鱗之 衣,赴螺蚌之穴。引澍東隅,移燋北島。使蓬萊之根,鬱 而生塵;瀛洲之足,淨而可掃。按驪龍取其頷下之珠, 搦鯨魚拔其眼中之竇。皇恩所被,繁枯潤涸;威之所 加,窮河絕漠。願子三思,反此名玉。

祭江文         隋薛道衡编辑

「維開皇元年,行軍元帥晉王謹以太牢之奠,敬祭南 瀆大江之神。」仰惟靈性包平智,德擅靈長,上膺東井, 下紀南國,引雙流而分九派,長四瀆而納百川。自晉 永嘉,乾靈落綱,蕞爾吳越,僭偽相承。陳賊叔寶,世濟 其凶,士庶為其塗炭,人神所以怨憤。忝司九伐,清彼 一方,分命將士,乘流南渡,仰憑靈佑,咸蒙利涉。今申 命蒼兕,躬總精銳,直趨金陵,行登石首。庶蛟螭竄於 洲渚,帷蓋靜于波濤。江表克平,海內清泰。謹申禮「薦, 惟神尚享。」

祭江瀆文         唐元宗编辑

惟神包總大川,朝宗於海。功昭潤化,德表靈長。今因 夏首,用率常典。敬以玉帛犧牲,粢盛庶品,明薦於神。

賽江文           張說编辑

王有百禮,秩尊四濆。善利維神,朝海作賓。發源岷山, 駕福來臻。率此荊土,明靈是主。已成嘉穀,垂敗霖雨。 聽我虔祈,福我農畝。既暵既穫,既場既庾。忻忻眾心, 願答神祜。潔牲明酌,寅奠江浦。

江漢朝宗賦以百川會流必歸於海為韻 樊陽源编辑

「江漢之流,始滔滔乎楚澤。雖導源而則異,必朝宗而 來格。故能吞別派而且千,壅細流而累百。初謂發岷 山之濺濺,出嶓冢而涓涓。忽洊至以盈坎,遂同歸於 巨川。洋洋不窮,驅迅波以來注;浩浩何足,走驚浪而 方前。沸渭迸瀨,崩奔爭會。過東陵而更長,歷南國而 彌大。引汲清濁,并包畎澮。始逶迤於域中,終委輸於」 區外。雙流淼淼,並騖悠悠。滈汗乎萬里,經營乎數州。 靜委極深,且無驚於海若;潛盈巨壑,亦何怒於陽侯。 彼弘納之無際,信為長於百流。爾其揭厲莫從,深淺 無必。絕地脈於飆駛,透天池而箭疾。善下以潔乎龍 堂,流謙更清乎鮫室。就其深矣,誰識濫觴之源;不可 方思,空想觸舟之實。終始齊赴,周流「不違。似有待而 俱進,何經始之相依?演漾紆餘,必遠分而邇合;洄洑 激射,雖異出而同歸。則知海之為量也,虛而有餘;水 之趨本也,道亦相如。二派既朝於滄海,眾星如拱於 辰居。漢之廣兮,明委積之有所;江之永矣,表靈長之 在諸。是俾涵虛之狀益深,浮天之容斯在。苟歸墟之 不息,諒納汗而惟倍。」大矣哉!誰究其廣深,空有望於 靈海。

興州江運記        柳宗元编辑

御史大夫嚴公牧於梁五年,嗣天子用周漢進律增 秩之典,以親諸侯,謂公有功德理行,就加禮部尚書。 是年四月,使中謁者來錫公命,賓僚吏屬將校卒士, 黧老童孺,填溢公門,舞躍歡呼,願建碑紀德,垂億萬 祀。公固不許,退而相與怨咨,遑遑如不飲食。於是西 鄙之人密以公刊山導江之事,願刻巖石曰「維梁之 西」,其蔽曰某山,其守曰興州。興州之西為戎居,歲備 亭障,實以精卒,以道之險隘,兵困於食,守用不固。公 患之,曰:「吾嘗為興州,凡其土人之故,吾能知之。」自長 舉北至於清泥山,又西抵於成州,過栗亭川,踰寶井 堡,崖谷峻隘,十里百折,負重而上,若蹈利刃。盛秋水 潦,窮冬雨雪,深泥積水,相輔為害,顛「踣騰藉,血流棧 道,糗糧芻槁,填谷委山;馬牛群畜,相藉物故,餫夫畢 力,守卒延頸,嗷嗷之聲,其可哀也。若是者,綿三百里 而餘,自長舉之西,可以導江而下,二百里而至,昔之 人莫得知也。吾受命於君,而育斯人,其可已乎!」乃出 軍府之幣,以備器用,即山僦功。由是轉巨石,仆大木, 焚以炎火,沃以食醯,摧其堅剛,化為灰燼。畚鍤之下, 甚易朽壞。乃闢乃墾,乃宣乃理。隨山之曲直以休人 力;順地之高下以平湍悍。厥功既成,咸如其素。於是 決去壅土,疏導江濤。萬夫呼汴,莫不如志。雷騰雲奔, 萬里一瞬。既會既遠,淡為安流。烝徒謳歌,枕臥而至。 戍人無虞,專力待寇。惟我公之功,疇可侔也?而無以 酬德,致其大願,又不可得命。矧公之始來,屬當惡歲。 府庾甚虛,器備甚殫。饑饉昏札,死徙充路。賴公節用 愛人,克安而生,老窮有養,幼乳以遂。不問不使,咸得 其志。公命鼓鑄,庫有利兵。公命屯田,師有餘糧。選徒 練旅,有眾孔武。平刑議獄,有眾不黷。增石為防,膏我 稻粱。歲無凶災,家有積倉。傳館是飾,旅忘「其歸;杠梁 已成,人不履危。」若是者皆以戎隙帥士而為之,不出 四人之力,而百役已就。且我西鄙之職官,故不能具 舉,惟公和恆直方,廉毅信讓,敦尚儒學,挹損貴位,率 忠與仁,以厚其誠,有可以安利於人者,行之堅勇,不俟終日,其興功濟物,宜如此其大也。昔之為國者,惟 水事為重,故有障大澤,勤其官而受封國者矣。西門 遺利,史起興嘆;白圭壑鄰,《孟子》不與。公能彝險休勞, 以惠萬代,其功烈尤章章焉不可蓋也。是用假辭謁 工,勒而存之,用永憲於後祀。

灔澦堆賦有序     宋蘇軾编辑

世以「瞿唐峽口《灔澦堆》」 為天下之至險,凡覆舟者皆歸咎於此石。以余觀之,蓋有功於斯人者。夫蜀江會百水至於夔,瀰漫浩汗,橫放於大野,而峽之大小,曾不及其十一。苟先無以齟齬於其間,則江之遠來,奔騰迅快,盡銳於瞿唐之口,則其險悍可畏,當不啻於今耳。因為之賦,以待好事者試觀而思之。

「天下之至信者,唯水而已。江河之大與海之深,而可 以意揣。惟其不自為形,而因物以賦形。是故千變萬 化而有必然之理。掀騰勃怒,萬夫不敢前兮,宛然聽 命,唯聖人之所使。」予泊舟乎瞿唐之口,而觀乎灔澦 之崔嵬,然後知其所以開峽而不去者,固有以也。蜀 江遠來兮,浩漫漫之平沙。行千里而未嘗齟齬兮,其 「意驕逞而不可摧。」忽峽口之逼窄兮,納萬頃於一盃。 方其未知有峽也,而戰乎灔澦之下。喧豗震掉,盡力 以與石鬥。勃乎若萬騎之西來,忽孤城之當道。鉤援 臨衝,畢至於其下兮,城堅而不可取。矢盡劍折兮,迤 邐循城而東去。於是滔滔汨汨,相與入峽,安行而不 敢怒。嗟夫!物固有以安而生變兮,亦「有以用危而求 安。得吾說而推之兮,亦足以知物理之固然。」

《前題》
薛紱
编辑

「蜀江匯而赴峽,勢迫抑而騰掀。」當江之中,有堆屹然, 爰停我橈。徘徊覽觀,有會余心。乃知大禹所以浚川 而不去此者,匪特以殺水之怒,而四瀆之長,江存灔 澦,河存砥柱,則聖人之意亦將有所寓焉。夫形而上 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器者物之物,道者物之 先。先乎物者在人,則存乎心者所以宰制乎萬物,豈 一物所得而肩?彼堆斯江,彼柱斯河,在物之石而器 之下也。然洪水滔天,不為之移,狂濤卷空,不為之動, 潦盡漲涸,岌乎峭堅,亙宇宙而長存,閱陵谷之變遷。 而人之所以先乎物者,乃誘於知,乃逐於物,利之趨 如水斯下,欲之熾如火斯燃,曾莫得以止遏者,反茲 石之不若。又安可不推其原縱而忘「反,茲固弗道,制 之無方,愈蕩而偏。禁而絕之者,昧乎倫類;空而妙之 者,荒無逕躔。嗚呼!無廬而居,無畔而田,卒窮露而奚 歸,寧耕穫而有年。曷不觀於《茲堆》乎?」彼惟居其所者, 屹而固也,然後可以障狂隤之流川。苟失其所而昧 其居,吾知此心之不傳。其居伊何?曰:則自天理雖微 而難明,實天命之固然。自視聽言動之間,以及於君 臣父子之懿,物必有則,理不可遷。切而思之,講而明 之,習而察之,謝無根之潢潦,挹有本之源泉。眇乎其 微,深乎其淵,物有萬變,事有萬理。察乎其微者,卓然 而不可易,然後可以蔽乎天地,而關乎聖賢。必真知 也,而後其行也果;必力行也,而後其知也全。敬恭朝 夕奉而折旋,茲孔孟之所以不倦、不慍、不怍者,豈蹈 白刃之勇者所可得而言?嗚呼!人心之微匪石,而人 欲之勝甚於水。吾觀茲堆而有感於天則之嚴,是以 憂講學之怠,述之於篇。

長江賦           李覯编辑

「臣聞養萬物者,惟地之大,水居其上則地不能載。以 觸以齧,以斷以掘,深或無底,遠或幾千萬里,則江之 為水,臣不得而計之矣。蜀焉我頂,吳焉我腹,淮我之 腋,海我之足,朝谿暮谷,刮骨磨肉,委之填之,而莫飽 其欲。萬山崔崔,將裹將束,如兒童之見奔馬,縮頭斂 手,避路而躑躅。時清氣和,無濤無波,千丈一席,可眠」 可歌。變動頃刻,四天怒色。凶煙暴雲,對面漆黑。誰為 風師,誰為水伯?不軌不法,無別無識。風兮何聲,水兮 何形?前雷後霆,冰堆雪層。操舟之老,尚不能自保,況 乃遠而行客,孰不椎心而太息!出如登山,入如沉泉。 退無所止,進不得前。龍螭蛇黿,固執生殺之權;蝦蟹 瑣瑣,猶或賈勇而爭先。嗟乎!生之難,成之難,父母君 師之所愛,而托命於其間,幸而免者,蓋有之矣。不幸 而死者,何可勝紀?魚腹未消,艣聲相繼,豈非利欲之 牽人,而危亡之不避?揚荊、巴、蜀,交、廣、甌閩,地有常產, 物有常珍,衣者食者,器者玩者,歌童舞女,詭異妖冶, 官所不取,則掠之私舍。孰賢孰才,貪哉鄙哉!重裝疊 載,踰江越淮。然則視長鯨之怒東海,不啻如蠛蠓之 浮杯。嗚呼!山川之阻,土地之富,天下有道則王之外 府,天下無道則奸雄所處。蓋足於財用,而利於守禦。 故周之衰也,有吳有楚。漢之亂也,曰策曰權。瑯琊因 之以建大號,劉裕得之以入中原。道成蕭衍,迄於霸 先。自取自守,人誰敢言?赤壁之敗曹操,壽春之走苻 堅,雖曆數之有在,亦事勢之使然。及夫孫皓之虐,叔 寶之昏,而後能滅焉。勞乎哉!經幾代而幾年。臣聞《周

書》曰:「制治於未亂,保邦於未危。陰陽有消長,日月有
考證.svg
蔽虧。」在乎備之得所,則禍何能為?伏惟國家重西北

而輕東南。臣何以知之?彼之官也特舉,此之官也累 資。斂於此,則莫知其竭,輸於彼則惟恐不支。官以資 則庸人並進,斂之竭則民業多隳。為暴為貪,為寒為 飢,如是而不為盜賊,臣不知其所歸。古者有《采詩》之 官,惟賦亦古詩之流。賤臣不獲言於朝,敢賦心之憂 愁。安得為太平之草木,蒙雨露兮千秋。

江漢朝宗賦       元黃師郯编辑

元黃奠極,混沌攸分。屹岷峨之西峙,發天一之元精。 沛靈液以長流,亙天南之緯經。激逸勢以遄驅,送馳 波於滄溟。譬萬國之會同,咸疾趨於紫宸。茲江漢之 東注,所以著朝宗之徽稱者歟?時其春濤浩漲,萬壑 流液。駭浪翻空,天網浮潏。激三澨而霆喧,浸峽雲而 影沒。騰蛟鼓躍而噴風,怒蜺霍揮而翳日。長驅振鐵 騎之西來,支流若附庸之畢集。望滄海之茫茫,倡百 川而坌入。雖百折而必東,靡回波之頹息。茲非諸侯 春見而曰朝,於以覲王庭而述職者乎?又若陰風怒 號,濁浪排空。巨浸稽天而浩浩,驚濤觸石以溶溶。始 兩川之並駕,終合勢而景從。雷轟於《大別》之下,電繞 於廬阜之衝。眇乾坤其浮浮,蘸地影之曈曈。飛流駭 奔,紛塗山之玉帛;狂瀾澎湃,集王會之琛琮。茲非「諸 侯夏見而曰宗,於以朝京師而會同」者乎?余嘗快西 風之晚晴,駕白螭兮西征。朝吾道兮江浦,夕余憩兮 漢濱。覽形勝之茫茫,黯寒煙兮夕汀。洞庭南瀉,蕩天 光之一碧。赤壁東望,俯洪流而下臨。蜀山逶迤而送 色,楚澤浩渺而連雲。鳧鷖低佪於煙渚,葦花點綴於 寒津。濯纓乎滄浪之浦,游目乎《鵠山》之岑。余於是有 所感矣。思昔龍門未闢,環海湯湯;慨尾閭之未洩,肆 川后之陸梁。惟聖神之惻然,乘四載而彷徨;經嶓冢 以導漢,隨岷山而入江;障狂瀾而東騖,若日月之回 光。迨夫乾坤清寧,岳奠川會;群流循徑以汨潏,飛澇 摧雲以距海。各順序而安行,孰奔騰而橫潰?觀物理 之有常,昭民彝之不昧。思禹功于當年,實萬世之永 賴。夫觀水于穹壤之間,知物有君臣之義。大而麗天 之象緯,微而在物之螻蟻。雖氣類之萬殊,實均具夫 此理。何世降於《春秋》,迺霸圖之殊異,嗟河陽之書狩, 秉麟筆之微意。在桓文而尚爾,於吾楚夫何忌?睹逝 者之如斯,能不忸怩而愧死。此余於江漢之朝宗,安 得不悵然而長喟!惟聖元之御極,總萬國以來庭。雖 海隅之遐陬,亦梯航而貢琛。藐余忝於楚產,懷朝宗 之至心。鼓三級之巨浪,振修鱗於禹門。爰寄悰於江 漢,聊行意於斯文。

江漢朝宗賦        李原同编辑

繄鴻濛之肇判兮,奠高深於西東。惟百川之朝海兮, 羌四方其皆同。問江漢其何取兮,乃獨謂彼為朝宗。 豈岷「嶓之高峙兮,故下流之奔躍。勢已順之自然兮, 曾不假夫疏瀹。抑孰知龍門之未鑿兮,渺巨浸之稽 天。瀦九州於一壑兮,又何有乎茲川?」彼眾水之無謀 兮,紛陸梁其扼塞。勢驕逞而不摧兮,咸齟齬而未入。 想江漢於此時兮,雖欲朝宗而不可得。逮神樏之遍 歷,乃載疏而載通。泄歸墟以不溢兮,決險阻而無壅。 臨茲水之妥帖兮,乃靡然而來通。排淮泗以爭先兮, 駚沅湘而互後。過重湖而於焉止息兮,戀潛沱其奔 走。導龍灣而罄折兮,合鄂渚其輻湊。灃澧渺其依乘, 沅辰浩其雲從。《汝墳》於焉而效順兮,資漸於焉而附 庸。滔滔汨汨,相與會同兮,安行而不怒?流內方而鳧 趨兮,曾何有夫跋扈?經雲夢而魚貫兮,咸遵道而得 路。驚春湍漲以澎湃,湧銀屋之嵯峨。恍諸侯之來朝 兮,鏘劍佩之相磨。夏潦盡而安流兮,湛淤碧其無波。 又若千乘之來宗,噦鸞聲之載和。幕阜旁圍而莫留 兮,大別橫絕而莫禦。群山蹈舞以送迎兮,若回旋而 不能去。後天吳使奔屬兮,前陽侯使前驅。湘靈為之 清道兮,令海若兮舞《馮彝》。鮫人隨以貢珍兮,望洋於 焉而獻奇。元螭赤鱗並前進兮,形蚴蟉而逶迤。望海 門之偃蹇兮,渺眾流之君長。萬壑注而不溢兮,信厥 量之至廣。矧!江漢有君臣之義兮,舍茲名兮焉往?彼 在山而過顙兮,豈其性之本初?相彼水其尢若茲兮, 可以人而不如。睹洞庭之落葉兮,歎三苗之弗率;見 赤壁之歸帆兮,嗟孟德之至逆。渺汨羅之懷沙兮,嘉 三閭之精忠。宜流聲之渢渢兮,與茲水而始終。睇廟 廷之古柏兮,慨神禹其安在?偉疏鑿之宏功兮,歷萬 世其永賴。昔劉子之行役兮,尚河洛之生「悲。暨韓侯 之入覲兮,託梁山而興思。況江漢之湯湯兮,實吾生 之所依。夫既出於昏墊兮,奠爾居其誰伊?念明德之 既遠,微斯人兮吾其歸。」乃歌曰:「漢之廣矣,孰初瀹之? 江之永矣,孰其鑿之?維江維漢,春朝夏宗。神禹之功, 江漢無窮。」

閱江樓記         明宋濂编辑

金陵為帝王之州,自六朝迄於南唐,類皆偏據一方, 無以應山川之王氣。逮我皇帝定鼎於茲,始足以當 之。由是聲教所暨,罔間朔南,存神穆清,與天同體,雖一豫一遊,亦可為天下後世法。京城之西北有獅子 山,自盧龍蜿蜒而來,長江如虹貫,蟠遶其下。上以其 地雄勝,詔建樓於顛,與民同遊觀之樂,遂錫嘉名為 《閱江》云。登覽之頃,萬象森列,千載之祕,一旦軒露,豈 非天造地設,以俟大一統之君,而開千萬世之偉觀 者歟?當風日清美,法駕幸臨,升其崇椒,憑闌遙矚,必 悠然而動遐思,見江海之朝宗,諸侯之述職,城池之 高深,關阨之嚴固,必曰此朕櫛風沐雨,戰勝攻取之 所致也。中夏之廣,益思有以保之,見「波濤之浩蕩,風 帆之下上,番舶接跡而來庭,蠻琛聯肩而入貢,必曰 此朕德綏威服、覃及內外之所及也。四陲之遠,益思 有以柔之。見兩岸之間、四郊之上,耕人有炙膚皸足 之煩,農女有捋桑行饁之勤,必曰此朕拔諸水火而 登於衽席者也。萬方之民,益思有以安之。觸類而推, 不一而足。」臣知斯樓之建,皇上所以發舒精神,因物 興感,無不寓其致治之思,奚止閱夫長江而已哉!彼 臨春結綺,非不華矣;齊雲落星,非不高矣;不過樂管 絃之淫響,藏燕趙之艷姬,一旋踵間而感慨係之,臣 不知其為何說也。雖然,長江發源岷山,委蛇七千餘 里而始入海,白涌碧翻,六朝之時,往往倚之為天塹。 今則南北一家視為安流無所事乎戰爭矣。然則果 誰之力歟逢掖之士有登斯樓而閱斯江者當思聖 德如天蕩蕩難名與神禹疏鑿之功同一罔極忠君 報上之心其有不油然而興耶。臣不敏奉詔撰記故 上推宵旰圖治之切者勒諸貞珉。他若流連光景之 辭皆略而不陳懼褻也。

涉江賦有序      趙東曦编辑

夫惟攄宏抱者,依戀乎闕庭;息丘園者,放情於江海。僕以樗材,早登仕籍,遂游閩越,歷中州,眺山川之雄奇,玩風物之秀爽,時或探幽覽勝,瀟灑有出塵之思。政成,謬膺內召,旋入諫垣,悃款之誠,不自遏抑。一言擯斥,左調南旋。驅車寂寞之濱,稅駕大江之側,臨流問渡,極目洪波。對此茫茫,百感交集。檢點奚囊,《離騷》一卷而已。慨然有懷,乃以「涉江」 命篇。其辭曰:

「惟長江之浩淼,恍浴日而浮天。溯發源於岷山,環蜀 都而瀠旋;瀉萬里而東下,驚雪卷而雲連。流潯陽之 九派,絡淮漢而經百川。閱興亡之餘恨,聲嗚咽而悲 憐;嘆星馳而電閃,思英風之渺然;見滔滔之莫挽,勢 漰湃而無邊。試停驂以懷古,心猶豫而不前。涉中流 以一葉,頻來往乎風煙。」於是緬想生平,仰追先哲,抗 「志立名,懷清履潔。馳驅皇路,策名天闕,專城出宰,冰 壺砥節。在閩則憑山負海,東南都會,水碧峰丹,春和 日麗,肴珍海錯,枝垂鮮荔。訪武夷之幽渺,尋鍾南之 勝地;俯桃梅之二溪,拂榴花之雲氣。」「在越則登釣臺, 櫂嚴灘,四山環列,絕巘層巒。蘭陰石樓,赤松方巖。泉 石清曠,洞壑迴環。聳懸崖於千尺,聽溪聲之潺湲。」在 洛則「黃河繞其北,嵩嶽峙其南。規模洞達,體勢中涵。 襟瀍帶澗,土沃泉甘。洵東都之神麗,若玉韞而珠含。 嗟吾生之閱歷兮,時鞅掌其不遑。非王事之艱難兮, 何定省之靡常。豈好爵之攖情兮,逞遨遊於四方。彼 遊子之去國兮,尚悲思夫故鄉。予二人之眷眷兮,忍 長辭夫高堂。念君親」之罔報兮,每耿耿而難忘。痛終 天之莫贖兮,迫哀鳴其何及。夫既以身許人兮,恐勳 名其不立。感日月之如流兮,慨百年之瞬息。被榮寵 之殊遇兮,儼入侍乎君側。渺予懷之湛憂兮,豈寒蟬 之斂翼。媿同朝之唯唯兮,予不忍為此嘿嘿。朝奉詔 而趨朝兮,夕拜疏乎楓宸。凜先民之古處兮,思仰答 乎國恩。秉堅貞而不改兮,奚徬徨而逡巡。況乃權璫 受任,持節視師。置酒高會,負弩奔馳。耀錦繡於戎行, 擁旌旄於邊陲。債帥為之懾息,將士任其指麾。夫兵 事者,宗社之安危也;賞罰者,一人之明威也。夫何寄 耳目於刑餘,竊國柄以驕侈?視逢迎為進退,炫金玉 以高卑?予仰天而太息兮,夜躊躇而不寐。「愴烽煙之 四起兮,慮朝綱之日墜。鑒古今之喪亂兮,半紛紛於 宦豎。身與世而相違兮,撫中心其如醉。苟改絃而易 轍兮,雖九死其奚悔!爰《書思》而草奏兮,瀝肝膽以陳 詞。予非不知讒邪之蔽明兮,矢方正以自持。捐此身 如鴻毛兮,指重泉以為期。稟前人之遺訓兮,冀先靈 之有知。惟時俗之不我諒」兮,同列謂予以沽名。鋒太 剛而必折兮,歲冉冉而無成。世溷濁而不返兮,何口 舌之力爭?予聞言而《欷歔》兮,中鬱悒而難明。矢素心 之不昧兮,抱拳拳之微情。夫豈好為此迂拙兮,批逆 鱗以傷生。蒙君王之宥過兮,作天涯之逐客。辭掖垣 而長征兮,戀九閽其咫尺。膏吾車於周道兮,秣吾馬 於江干。命僕夫以前驅兮,拂清風之戒寒。奄鄉園之 在望兮,震江濤之渺漫。心怦怦而舒嘯兮,仰君門於 萬里。陟高岡以登眺兮,聊徘徊而延佇。氣蕭颯而悲 涼兮,志幽愁而誰語?或告予以兩美之終合兮,惜同 心之無侶。漭秋水之蒹葭兮,懷佳人乎江之湄。我所 思兮不可即,擬溯洄以從之。將南遊乎夢澤,旋「放櫂乎瀟湘。擷澧蘭與沅芷,延幽賞於孤芳。揚洞庭之微 波,弔湘君之渺茫。訪三閭之遺跡,徒愴怳而悲傷。」爾 乃探巫峽,下瞿塘,越巴陵,弔滄浪,浮彭蠡,泛鄱陽,窮 俯仰於天地,憑上下以徜徉。放浪乎層峰之巔,翱翔 乎水雲之鄉。領清風於明月,散造化之文章。乃與騷 人逸士,悲歌磊落,託興煙霞,逍遙林壑。倚岳陽之層 樓,上滕王之高閣;閱江漢之清流,噴廬山之飛瀑。或 且順流千里,畫艇紅簾,迴小孤之夕照,凝大別之晴 煙。蘆荻蕭騷以紛糅,征鴻嘹唳以煩冤。「懷壯心其不 已,吾將排青雲而問天。聽琵琶於江上,忽涕泗而流 連。」若夫石頭虎踞,牛首煙寒;潮生揚子,月冷鍾山。問 繁華於六代,覺「星散而雲殘。唯江山之如故,留勝蹟 以追攀。」於是游思域外,馳情物表。曠宇宙之奇觀,悔 逃名之不早。變微禽於淮海,悲吾生之將老。洋洋乎 縱壑之魚,飄飄乎入林之鳥。想遺世而獨立,驂雲鸞 於蓬島;覓勾漏於丹砂,鬱琪花於瑤草。凌八荒以周 流兮,謝塵氛之雜沓;襲芰荷之清芬兮,佩瓊瑤之明 潔。彼遭逢之不偶兮,閱千古其一轍。非誠愫之潛通 兮,恐方圓之難合。屈平貽笑於漁父兮,賈生失志於 長沙。老英雄於草澤兮,流荏苒之年華。雖主聽之不 聰兮,情悱惻而纏綿。寧藏器以待時兮,安吾命以樂 天。奚憤時而嫉俗兮,乃抱恨以沉淵。矧洛陽之年少 兮,爍光芒之盡吐。激中腸以痛哭兮,歷稱今而道古。 才震世而不用兮,負聖明之知遇。累勳舊之盈廷兮, 曾不足乎一顧。珠暗投而按劍兮,女入宮而見妒。予 翻然而徹悟兮,心懷憂而不傷。披春風之澹蕩兮,迎 秋月之輝光。垂釣於五湖之濱兮,置身於千仞之岡。 睠予美而不言兮,疇唱予而和汝。握芳蘭之濯濯兮, 羞眾草之為伍。世共悅夫紛華兮,予豈嫣然而媚嫵。 望長安於天末兮,悵浮雲於日暮。

江祠記           楊慎编辑

天子即位,懷柔百神。南瀆獻官史臣慎作祠記,明天 子之纘大統,光有神器,為百神主。嘉靖初元,仲春吉 日,乃肇修群祀。初筮於己丑,再筮於辛丑。大昕具冕 服,御正殿。《臚句》傳遐致,精純四馳。上卿洎近臣,遍於 嶽鎮海瀆,古帝先王、先師、皇祖諸陵,分命史臣慎祀 南瀆大江。恭代鬯贄。往監攸沈,禮章有加。厥缺二字儀: 夏四月庚辰,卜人揀辰,有司備物,史臣展儀,肅將天 祝幽贊於神明,舉灌張樂,三獻望燎,已事乃竣,川靈 答貺,榮光休氣,旭旭杲杲。工祝拜手稽首曰:「惟明天 子,不愛牲玉,禮儀具備,神降嘏福」,慎曰:「是知天咫,焉 知民則福在和民,和民在善政,善政民神依失政民 罔依民,曰罔依神亦罔依民,神失依淫祀。其崇遠」聰 明醜正直求諸淫昏厲祟,豐昵非彝,明神其吐之;憸 壬比周,忠直其羞之。世用彫,政用秕,潤下反行,罔象 遂騰,災沴重仍,漂邑害稼,叢降戾於茲邦,厥驗惟不 遠。今天子懋建鴻基,成民致神,釐正祀典,京邑首觀 四方,毀《石經》之廟,墮懸明之宮。淫祠攸屏,秩祀孔明。 凶人黜伏,俊良交慶,元元蚩蚩,咸蠲胥慼。矧曰明神, 其有怨恫?明天子克享萬靈,克和萬民,惟明覘幽,惟 幽相明,幽明禮樂,厥鑒無岐。嗚呼休哉!爾工祝何知? 祕祝於祈年,飾瑞於效珍,實陋往聞,惟道洽德潤,滌 瑕蕩穢,澤流南紀,永我皇仁,無疆之休哉!史臣頌烈, 敬垂鴻休于茲石。

都江堰記         陳文燭编辑

灌縣都江堰,蓋江之會云。禹導江自岷山,西入大渡 河,南過於汶,歷於灌堰,在江中流為二,有南河者,會 新津;有寶瓶口者流為三,至於漢,至於崇寧,至於華 陽,故稱灌口。堰外低而寬,堰內高而狹,水勢也。作堰 灌田,始於秦李冰。司馬遷著《河渠書》,瞻蜀之岷山,大 李公之功,且云:「渠可舟行,民享其利。」蜀人廟祀焉。漢 唐以及宋、元,堰法漸壞。至元間,僉事吉當普鑄鐵龜, 民利之。昭代以來,屢修屢圮。嘉靖間,復鑄鐵牛。詳在 僉事陳公鎏《記》中。其銘曰:「問堰口,準牛首。問堰底,尋 牛趾。堰堤廣狹順牛尾,水沒角端。諸堰豐須稱高低, 修減水」,真名言云。萬曆乙亥,江大溢,堰盡壞。成都知 府徐元氣、灌縣知縣蕭奇熊列狀修復。巡撫都御史 曾公、羅公慨然允行。後先軫念巡按御史郭公慮益 深長,增以鐵柱,令尋牛趾而濬之。自堰以下,如「仙女、 三泊洞、寶瓶、五陡口,虎頭諸岸間,植三十鐵柱,每柱 長丈餘,共用鐵三萬餘斤。又樹柱以石,護岸以隄,水 遇重則力分,安流則堰固,大都倣古云。」《水利》僉事杜 公詩,悉心區畫,始萬曆三年十一月,越四年三月工 成,費金三百,灌溉千里,民咸歌頌。御史公適還朝,復 按茲地。左布政使袁公隨,右布政使潘公允端、按察 使劉公庠,參政蔡公汝賢、秦公淦,副使王公原相、僉 事甄公敬,共觀厥成。燭聞而歎曰:「蜀稱天府號陸海, 豈謂沃野不在人耶?秦法作渠與井田并,太史公論 禹廝二渠以引河,其來舊矣。如西門豹引漳水,鄭當 時引渭水,足利於國。中原變遷,閭殫為河,法多湮滅。 惟李公之堰,幸存於蜀,乃二三公修之,俾古人遺意千載如斯,尚永賴哉!今天下事,鑿者創新論,怠者失 故道,及其不支,諉曰天也,沉璧負薪何益焉?假令人 皆師古,則刊山表木之勳,至今存耳,寧獨一堰哉。」余 益歎二三公經世之智云。

題長江萬里圖       王世貞编辑

余舊有黃子久《長江萬里圖》,又於一友人處見夏珪 所圖,皆極微茫菴藹、黏天無際之勢,而不能一一辨 所自然。皆自武昌汎洞庭,沿江陵而上,趣峽口入蜀, 乃足稱萬里。此圖則自武昌溯漢江,遶故郢,度襄樊, 抵太和山而止。蓋哲匠朝真,即舟次所得而貌之者 也。

武昌府新修江岸記     郭正域编辑

武昌,枕江而城。江、漢諸水由岷、幡建瓴而下,沿塗口 折為龍床磯,湍悍迴環,不數十里,與漢水合,新洲翼 而迎之,黃鵠、大別對峙,受二瀆之衝。江自西南來,沙 羨當之;漢自西來,鵠山以下當之,陳公套而下。勢稍 東,洲愈逼愈怒,直瀉西江,其內為趙鼉磯,鐫沒水中。 東南諸湖水出而灌江,江輳於城下,城中釃二渠以 洩積潦,江得漢水而益寬。黃鵠磯巖石斗絕,水週環 洄激,岸土疏惡,沉沙濺沫,性不堅剛。江徘徊於吾邑, 凡數折而不欲遽去,蓋洲與漢泊湊之,沿江兩岸殆 難以畚鍤之力與陽侯爭於汪洋之際也。宋政和間, 州守陳邦光為長堤,都統別廓東為湖心堤。紹興間, 役大軍築萬金堤,建壓江亭。今堤平在城內,居民棲 止其上,為閭閻矣。所謂萬金堤者,半圮半沒。太守張 公下車,問民所疾苦,父老以江岸對。太守請於汾陽 直指史公,發贖鍰五千金。太守巡行其上,凡幾寒暑, 與諸父老約曰:「岸趾不高則易沒,岸基不廣則易頹。 有岸者新之,無岸者興之,其可乎?」因遣官視之。自下 壇至閱兵樓故無岸,閱兵樓至接官署,岸半圮中閘 口,抵觀音閣,水嚙城址,往來通衢。岸大圮至青龍港, 半圮夏口驛而上。迤邐而南,又南抵王惠橋,故無岸。 計費五千有奇。於是御史史公報曰:「太守精覈不群, 早為之。」嗣是巡撫張公、直指金壇史公、藩司楊公、張 公、臬司董公,俱報可。公謂諸瀕水而與水習者,便於 因仍,「難與更始。彼水去則蜂蟻聚,水來則鳥獸散耳。 數武之地,莫肯棄也;數椽之屋,莫肯撤也。吾何所施 土功垂永久?吾今奪其所暫不便,而與以久安。」因檄 視舊堤,起南浦,盡郡城北址,因石於繁昌,因楫於舟 師,因民所苦,陸沉於坳堂,而爭峙於水滸者,增卑培 薄,踰年而江復漲,為輟役者再三歲,始克有成緒,凡 費金五千有奇。居民始相與聚族而歌且舞曰:「今而 後庶不墊於浩汗,為風波之民也。」《語》曰:「利不再,不改 法,故黎民所懼,天下晏如也。」以瀕水之民,師水之智, 以五千金之費,奠百萬戶之居,以三時之勤,貽千萬 世之利,豈僅僅歲月胼胝計哉?余因悉所以利害,以 準湛璧下揵之績,如漢河內誦史公者以副輿論,故 詳誌其事。公名以謙,字本厚,別號益吾,洛陽人。

長江天塹賦         鄭棠编辑

惟淮海之東南,設長江之天塹。王氣肇於閏嬴,都邑 作於吳甸。吞若雲夢者九,灌注天下之半。勃興六代 之搶攘,凌轢八州之雄戰。遼層城之千雉,環帶甲之 百萬。武取威以定霸,文膺圖以傳禪。雖鼎立一隅之 尊,亦朝集遐邦之獻。美哉乎,其山河鞏固,夫其藩翰 也。觀其用武強兵,遏徐併荊,眇絕驕子,威懾戎秦,舳 艫綿亙,旌斾雲屯。風聲之洶湧,波濤之沸騰。赤「壁以 火炬而捷,公山以草木為兵。虜騎飲流而莫渡,胡塵 望洋而吞聲。矧縫囊之兒戲,與投鞭之蟻爭。河南之 斂戍,劍閣之連營。俟冰合其何有,竟逡巡而無成。彼 偏霸之節制,亦地險其丘陵。我朝受命龍興,荊蠻是 膺。雷厲而風飛,山搖而海傾。叱咤則五湖浪擊,指顧 則魚龍震驚。一僕姑而江漢披靡,一戎衣而四方底 寧。陳三策之斯得,嗟五餌之何能?」張王綱於海浦,埽 穹廬於邊廷;同文軌而王會,舞干羽而修文。因龍蟠 而奠服,就虎踞而作京。陋前王之制度,開萬世之太 平。今其風恬浪靜,商舶漁槳;櫂謳互答;檣帆來往,沿 泝洄而絡繹;泛煙波之下上。千艘運夫,艅艎萬斯溢。 其庾帑近賈,川益遠,市交廣。莫不倚浪以傲睨,臨流 以檥榜。時清俗夷,以遨以嬉。桂楫蘭舟,左圖右書。蕩 鏡淨之素練,無烽燧之鼓鼙。彼中流之擊楫,與橫槊 之賦詩。皆煙盡而灰滅,形絕而影希。想鐵鎖之截浪, 彼狂童其何知?驅黿鼉之八駿,濟師其奚為?視疇昔 之鼎沸,幸今際夫雍熙。覽形勝之如在,慨風景之屢 移。豈非得士者善守,恃險者喪謀。金湯之固,廟廊之 籌,長城之禦,才略之求,夫何大風霸心之存乎安而 不忘危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