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294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九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九十四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九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二百九十四卷目錄

 若耶溪部彙考

  考

 若耶溪部藝文

  入若耶溪         梁王籍

  前題           釋洪偃

  耶溪泛舟三首      唐孟浩然

  採蓮曲           李白

  越女詞           前人

  春泛若耶溪        綦毋潛

  若耶溪逢孔九        前人

  酬綦毋校書夢遊耶溪見贈之作

               儲光羲

  入若耶溪          崔顥

  泛若耶溪          丘為

  若耶溪酬梁耿別後見寄六言 劉長卿

  上巳日與鮑侍御泛若耶遊雲門 前人

  過若耶溪         朱慶餘

  泛五雲溪          許渾

  將移耶溪舊居留呈嚴長史陳祕書

                秦系

  耶溪書懷寄劉長卿時在睦州  前人

  泛耶溪          僧皎然

  送元使君自楚移越      劉商

  若耶溪         宋范仲淹

  前題           王安石

  前題            蘇軾

  前題四首          陸游

  若耶溪          謝景溫

  汎若耶溪         僧行肇

  若耶溪         元薩天錫

  前題            韓性

  若耶溪獨往       明沈一貫

  夜渡若耶溪        錢希言

  若耶溪           張泰

 若耶溪部選句

 若耶溪部雜錄

 若耶溪部外編

 剡溪部彙考

  考

 剡溪部藝文一

  剡溪春色賦       宋王十朋

  遊剡溪記        明王思任

 剡溪部藝文二

  將避地剡中贈崔宣城    唐李白

  舟行入剡          崔顥

  剡溪           戴叔倫

  會稽東小山         陸羽

  發剡中           趙嘏

  從剡溪至赤城        顧況

  晚春送王秀才遊剡川    施肩吾

  剡溪舟中有感      宋王十朋

  夜坐憶剡溪         陸游

  剡溪            前人

  過剡溪           劉宰

  自諸暨抵剡三首       潘閬

  題剡溪張氏書樓      元黃溍

  剡溪歌         明何景明

 剡溪部選句

 剡溪部紀事

 剡溪部雜錄

山川典第二百九十四卷

若耶溪部彙考编辑

《歐冶子鑄劍之若耶溪》。

若耶溪一名「劉寵溪」,在今浙江紹興府城南三十五 里,北流入鏡湖。

按《吳越春秋。闔閭內傳》。「若耶之溪,深而莫測。」若耶 溪在會稽縣南二十五里。溪傍有一山,名鑄浦山,乃 歐冶子鑄劍之所。《戰國策》曰:「涸若耶而取銅,破菫山 而取錫。」張景陽《七命》曰:「耶溪之鋌,赤山之精。」皆謂此 也。

按《水經漸江水注》。若耶溪。《吳越春秋》所謂「歐冶錮。」疑作 鑄「以成五劍。」谿水上承嶕峴、麻谿,谿之下孤潭,周數 畝,甚清深。有孤石臨潭垂崖,俯視猨狖驚心,寒水被 潭,森沈駭觀。上有一櫟樹,謝靈運與從弟惠連常遊 之,作連句題刻。樹側麻潭,下注若耶谿,水至清照,眾 山倒影,窺之如畫。漢世劉寵作郡,有政績,將解任去 治,父老人持百錢出送,寵各受一文。然山棲遯逸之士,「谷隱不羈之民。有道則見,物以感遠為貴,荷泉致 意,故受者以一錢為榮,豈藉費也,義重故耳。」谿水下 注大湖,耶谿之東,又有寒谿,谿之北有鄭公泉,泉方 數丈,冬溫夏涼。漢太尉鄭弘宿居潭側,因以名泉。弘 少以苦節自居,恆躬采伐,用貿糧膳。每出入谿津,常 感神風送之,雖憑舟自運,無杖楫之勞。邨人貪藉風 勢,常依隨往還。有淹留者,徒輩相謂:「汝不欲及《鄭風》 耶?」其感致如此。湖水自東,亦注江通海。

按《方輿勝覽》:浙東路紹興府,若耶溪,在會稽縣東南, 北流二十五里,與照湖合。《越絕書》:「薛燭對越王曰:『若 耶之溪,涸而出銅』。」唐徐浩遊之云:「曾子不居勝母之 里,吾豈遊若耶之溪。」因改名五雲溪。西施採蓮,歐冶 鑄劍皆于此。

按《浙江通志》:紹興府「若耶溪在府城東南三十五里, 北流入鏡湖,古歐冶子鑄劍之所。」

按《紹興府志》:若耶溪在府城東南三十五里,北流入 鏡湖。後漢時,太守劉寵去郡,若耶父老人持百錢出 送,寵各受一文,因名劉寵溪。唐徐季海嘗遊之,歎曰: 「曾子不居勝母之閭,吾豈遊若耶之溪。」遂改為五雲 溪。南溪在鑑湖南,亦若耶支流也。

葛仙翁釣石在若耶溪,葛稚川嘗投竿坐憩於此。 鑄浦,在府城東南三十里,與若耶溪接。

沉釀川,在若耶溪東。

雲門橋在若耶溪南。

西施浣紗石在若耶溪旁。麻潭在若耶溪側。《舊經》云: 「潭深而清,孤石聳出。」

鄭公泉,在若耶溪東,去葛仙翁釣磯不遠。

若耶溪部藝文编辑

「入若耶溪         」 ,梁王籍。

「艅艎何泛泛,空水共悠悠。」陰霞生遠岫,陽景逐回流。 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此地動歸念,長年悲倦遊。

《前題》
釋洪偃
编辑

「蕭蕭物色晚,肅肅天氣清。旅人聊策杖,登高傷客情。」 川原多舊跡,墟里或新名。宿煙浮始旦,朝日照初晴。 遠行乏徒侶,徐步寡逢迎。信矣非吾托,賞心何易并。

耶溪泛舟        唐孟浩然编辑

落景餘清暉,輕橈弄清渚。澄明愛水物,臨泛何容與。 白首垂釣翁,新粧浣紗女。相看未相識,脈脈不得語。

舟泊有時垂釣,舟行不廢閒吟。沿山寺寺花木,枕水 家家竹林。

鴛鴦晝飛溪靜,鴝鵒夜囀林深。忽聞風動月落,起看 波閑月沉。

採蓮曲           李白编辑

若耶溪旁採蓮女,笑隔荷花共人語。日照新粧水底 明,風飄香袖空中舉。岸上誰家遊冶郎,三三五五映 垂楊。紫騮嘶入落花去,見此躊躇空斷腸。

越女詞           前人编辑

耶溪採蓮女,見客棹歌迴。笑入荷花去,佯羞不出來。

春泛若耶溪        綦毋潛编辑

「幽意無斷絕,此去隨所偶。」好風吹行舟,落花入溪口。 際夜轉西壑,隔山望南斗。潭煙飛溶溶林月低《向後》。 生事且瀰漫,願為持竿叟。

若耶溪逢孔九        前人编辑

相逢此溪曲,託勝在煙霞。潭影竹間動,巖陰天際斜。 人言上皇代,犬吠武陵家。借問淹留意,春風滿若耶。

酬綦毋校書夢遊耶溪見贈之作编辑

儲光羲

校文在仙掖,每有滄洲心。況此北窗下,夢遊清溪陰。 春看湖口漫,夜入回塘深。往往攬垂葛,出舟望前林。 山人松下飲,釣客蘆中吟。小隱何足貴,長年固可尋。 還車首東道,惠言若南金。以我採薇意,傳之天姥岑。

入若耶溪          崔顥编辑

輕舟去何疾,已到雲林境。起坐魚鳥閒,動搖山水影。 巖中響自答,溪裡言彌靜。事事令人幽,停橈向餘景。

泛若耶溪          丘為编辑

「結廬若耶裡,左右若耶水。無日不釣魚,有時向城市。 溪中水流急,渡口水流寬。每得樵風便,往來殊不難。 一川草長綠,回時那得辨。」短褐衣妻兒,餘糧及雞犬。 日暮鳥雀稀,稚子呼牛歸。住處無鄰里,柴門獨掩扉。

若耶溪酬梁耿別後見寄六言 劉長卿编辑

晴川落日初低。惆悵孤舟解攜。鳥去平蕪遠近,日隨 流水東西。白雲千里萬里,明月前溪後溪。獨悵長沙 謫去,江潭春草萋萋。

上巳日與鮑侍御泛若耶遊雲門 前人编辑

蘭橈漫轉傍汀沙,應接雲峰到若耶。舊浦滿來移渡 口,垂楊深處有人家。永和春色千年在,曲水鄉心萬 里賒。更見漁舟時借問,前村幾路入煙霞。

若耶溪          朱慶餘编辑

清溪繚繞出無窮,兩岸桃花正好風。卻是扁舟堪入處,鴛鴦飛起急流中。

泛五雲溪          許渾编辑

「此溪何處路,遙問白髯翁。」佛廟千巖裡,人家一島中。 魚傾荷葉露,蟬噪柳枝風。急瀨鳴車軸,微波漾釣筒。 石苔縈棹綠,山果拂舟紅。更就前溪宿,村橋與剡通。

將移耶溪舊居留呈嚴長史陳祕書编辑

秦系

雞犬漁舟裡,長謠任興行。即今邀客醉,已被遠山迎。 書篋將非重,荷衣著甚輕。謝安無箇事,忽起為蒼生。

耶溪書懷寄劉長卿時在睦州  前人编辑

時人多笑樂幽棲,晚起閒行獨杖藜。雲色卷舒前後 嶺,藥苗新舊兩三畦。偶逢野果將呼子,屢折荊釵亦 為妻。擬其釣竿長往復,嚴陵灘上勝耶溪。

泛耶溪          僧皎然编辑

春生若耶水,雨後漫流通。芳草行無盡,清源去不窮。 野煙迷極浦,斜日起微風。幾處乘流望,依稀似剡中。

送元使君自楚移越      劉商编辑

露冕行春向若耶,野人懷惠欲移家。東風二月淮陰 郡,唯見棠梨一樹花。

若耶溪         宋范仲淹编辑

越水乘春泛,船窗掩又開。好山沿岸去,驟雨落花來。 林影樵人渡,歌聲浣女回。滄浪無限意,日暮更悠哉!

《前題》
王安石
编辑

若耶溪上踏莓苔,興罷張帆載酒回。汀草岸花渾不 見,青山無數逐人來。

《前題》
蘇軾
编辑

若耶溪上雲門寺,賀監荷花空自開。我恨今猶在泥 滓,勸君莫棹酒船回。

《前題》
四首          陸游
编辑

微官元不直鱸魚,何況人間是畏途。今日溪頭慰心 處,自尋白石養菖蒲。

其二

九月露風吹客衣,溪頭紅葉傍人飛。村場酒薄何妨 醉,菰正堪烹蟹正肥。

其三

蘸水朱扉不上關,採蓮小舫夜深還。一尊何處無風 月,自是人生苦欠閑。

其四

雲散青天掛玉鉤,石城艇子近新秋。風鬟霧鬢歸來 晚,忘卻荷花記得愁。

若耶溪          謝景溫编辑

若耶溪出若耶山,浪裡溶溶帶醉還。仙客曾因一箭 贈,樵風長到五雲閒。數峰蘸碧澄清外,雙舸浮春上 下間。料得當年乘興子,為貪煙水宿前灣。

汎若耶溪         僧行肇编辑

霽雨牽野情,孤舟遂茲賞。積水連遠空,落日垂萬象。 岸回雲獨隨,山轉泉更響。望望極寒源,猶言放輕槳。

若耶溪         元薩天錫编辑

越溪春水清見底,石罅銀魚搖短尾。船頭紫翠動清 波,俯看雲山溪水裡。誰家越女木蘭橈,髻雲墮耳溪 風高。採蓮日暮露華重,手滴溪水成蒲。盈盈隔水 共誰語?家在越溪溪上住。蛾眉新月破黃昏,雙櫓如 飛剪波去。

《前題》
韓性
编辑

一川暝色鎖煙蘿,瀟灑禪關偈獨過。薝蔔香中詩夢 遠,芭蕉葉上雨聲多。九重闕下心猶戀,二十年前事 總訛。畫舫蘭橈待明發,若耶溪水夜增波。

若耶溪獨往       明沈一貫编辑

編竹為船任所之,高低白石上灘遲。水波不待春生 後,山色偏多雪霽時。到處溪邊憐謝客,誰家村裡問 西施。小橋野店人爭席,縹緲松煙入午炊。

夜渡若耶溪        錢希言编辑

樵風舟上鼓頻撾,十幅輕帆渡若耶。照破離愁惟夜 月,啼殘歸夢是寒鴉。霧蒸東塢山城暗,煙鎖西陵驛 樹斜。只隔錢塘衣帶水,依然旅食傍天涯。

若耶溪           張泰编辑

南風過雨若耶深,蓮女菱歌亂別心。後夜繁霜凋綠 蓋,洞房歸去理秋砧。

若耶溪部選句编辑

唐宋之問《泛鏡湖南溪》詩:「猶聞可憐處,更在若耶溪。」 李白詩:「遙聞會稽美,且度若耶溪。萬壑與千巖,崢嶸 鏡湖裡。」

嚴維《奉和獨孤中丞遊雲門寺》詩:「絕壑開花界,耶溪 極上源。」

權德輿《人日送房二十六侍御歸越》詩:「驛騎歸時驄 馬蹄,蓮花府映若耶溪。」

劉禹錫《酬浙東李侍郎》詩:「明日漢庭徵舊德,老人爭
考證.svg
出若耶溪。」

李賀《南園》詩:「見買若耶溪水劍,明朝歸去事猨公。」 翁洮《贈方于先生》詩:「獨向若耶溪上住,誰知不是釣 鰲人。」

宋趙抃《鏡湖》詩:「若耶溪上游人樂,舉棹狂歌半醉歸。」 元戴表元《苕溪》詩:「六月苕溪路,人言似若耶。」

若耶溪部雜錄编辑

《紹興府志梁書》云:「王籍除輕車湘東王諮議參軍,隨 府會稽郡境有雲門天柱山,籍嘗遊之,或累月不返。 至若耶溪,賦詩云:『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當時以 為文外獨絕。」《顏氏家訓》曰:「『王籍入若耶溪詩,江南以 為文外獨絕,物無異議』。簡文吟詠,不能忘之。孝元風 味,以為不可復得。詩云:『蕭蕭馬鳴,悠悠斾旌』。《毛傳》曰: 『言不喧譁也』。」吾每嘆此解有情致,籍詩生于此意耳。

若耶溪部外編编辑

《越州記》:越若耶溪,古歐冶子鑄劍之所。漢鄭弘採薪 得一遺箭,頃之有人覓箭,弘與之,問弘何所欲,弘知 其非常,曰:「患若耶溪載薪為難,願朝南風,暮北風。」後 果然。世號其舟所經行處為樵風涇,其風至今猶然。

剡溪部彙考编辑

晉戴逵所居之《剡溪》。

剡溪在今「浙江紹興府剡縣城南一百五十步,四圍 皆山,溪行其中,其來之源不一,而大者有四:一自天 台,一自東陽,一自奉化,一自寧海,曲折迂迴,凡五十 餘里,越嶀、嵊二山之峽,合眾水入于曹娥江。」

按:《方輿勝覽》。「浙東路紹興府剡溪在嵊縣南一百步。 一名戴溪。」

按《續文獻通考》:「浙江紹興府剡溪在嵊縣南,一名戴 溪」,即晉王徽之雪夜訪戴逵處。

按:《明一統志》:「浙江寧波府剡溪在奉化縣西七里,入 縣境凡九曲入奉化江。」

按《浙江通志》:嵊縣剡溪在縣南一百五十步,剡以溪 有名,清川北注,遠與曹娥江接。

按《紹興府志》,嵊縣剡山在縣治西北,下為剡溪,跨山 臨溪為剡城。

嵊山在縣東北四十五里。剡溪之口,嶀浦之東,凡流 謝鄉之水,皆會于山南,名嵊溪,至花山下橫入剡溪。 嶀山在縣北四十里,自上虞七十里至溪口,從溪口 愬江上數十里,兩岸峭壁,勢極險阻。乘高瞰下,有深 林茂竹,表裡輝映,名為嶀嵊,奔瀨迅湍,以至剡也。《水 經注》:嶀山與嵊山接,二山雖曰異縣,而峰嶺相連,其 間傾澗懷煙,泉溪引霧,吹畦風馨,觸岫延賞。是以王 元琳謂之「神明境。」北有石床,謝靈運嘗釣於此。下為 剡溪口,水深而清,曰嶀浦。錢武肅王嘗遊嶀山,于舟 中望其嵯峨,嘆其異境,駐舟賦詩。

按《紹興府志》:剡溪在剡縣城南一百五十餘步,剡即 以溪有名。清川北注,遠與曹娥江接。舊經云:「潭壑鏡 徹,清流瀉注,惟剡溪有之。」宋樓錀云:「剡溪上山水俱 秀。邑之四鄉,山圍平野,溪行其中,其來之源有四:一 自天台山北流,會于新昌入干溪;一自東陽之玉山 東流,會于縣城南門入于溪;一自奉化由沙溪西南」 轉北至杜潭,出浦口入于溪。一自寧海歷三坑西繞 為三十六渡,與杜潭合入於溪。兼四大流,而又境內 如顧凱之所謂「萬壑爭流」之水,四面咸湊,或奔或匯, 淺而為灘瀨,深而為淵潭,驟急而為湍瀾,曲折迂迴, 凡五十餘里,越嶀、嵊二山之峽,巨石突踞水上,若將 禦之。過嶀浦而後達于江,巖巒奇聳,下為潛鱗之窟, 江潮自此返。其過峽處,東嵊山,西清風嶺,相向壁立 甚近。而嶀山自西來,若護若遮,舟行距二三里外,望 之恍然不知水從何出也。傳云:此為一山,禹鑿而兩 之,以決水邑。舊《志》所謂「絕壁東流」是也。剡之水得雨 而易于漲澇者以此。然水口氣聚,所以壯縣也。自晉 王子猷訪戴,而溪名乃顯。故一時名流為山水勝遊 者,必入剡。有愛而移家者,有未及遊而憶之者,或稱 剡江、剡川、剡汀,或稱嵊水,或稱戴灣、戴家溪、戴逵灘 云:「唐賀知章乞為道士,詔賜鑑湖剡川一曲。」又按《縣 舊志》云:「剡溪之景,春漲桃花,溶溶漾漾,多白魚錦鯉 之游躍,岸芷汀蘭之馥郁。鵁鶄鸂𪆟,眠沙戲水,不驚 不猜」,猶入《武陵桃源》也。暑雨數日,千巖飛瀑驟漲,瀰 漫不流,若驟觸堤走石,奚啻乎瞿唐《灔澦》也。霜露冰 潔,敻無纖滓,白沙鋪玉,澄波拖練,舟帆掩映,日光滉 漾,天水一色,不減乎斷磯《赤壁》也。嚴冬雪霽,峰巒玉潔,萬象寥閴,禽鳥無聲,漁歌絕唱,梅影橫斜,倒浸寒 碧,恍若羅浮境界也。

曹娥江在府城東九十二里。以漢「曹旴女死孝」名。亦 界會稽、上虞二縣中。其源自剡溪來,東折而北,至曹 娥廟前。

按《寧波府志》,「奉化縣湖山,在縣西北二十里,剡溪遶 後,湖水遶前,故名。」

棠溪在縣西二十五里。源出白杜嶺、黃甘嶺,至南屏 山下合流,過文明橋,經乾溪會剡水入于泉口,以注 于江。

剡源溪在剡源側。其源皆自嵊縣山、四明山來,合于 公棠溪、下泉溪,北入于江。

洞潭大堰在縣西七十里。明成化間,里人單叔軒鑿 石通剡溪水,溉田八百餘畝。

按《寧海縣志》:「石門潭,在縣北二十里,源出剡中,深不 可測。」

按《天台縣志》,福溪在縣北四十里。晉束晢《啟蒙記》云: 「天台山去人不遠,路經福溪,水險而清。」蓋是時已有 此名矣。其流西入于剡。

羅木溪在縣北六里羅公嶺南。源出華頂,流入剡。

剡溪部藝文一编辑

《剡溪春色賦       》宋·王十朋

「地屬甌越,邑為剡溪,氣聚山川之秀,景開圖畫之齊。 雖禹穴之小邦,樓臺接境,實仙源之勝地。桃李成蹊, 切原清。環戴水之流,翠列姥岑之岫。登樓而望也,南 接台溫之左;按圖而察也,北據越、杭之右。藹極目之 雲霄,簇連甍之錦繡。一十八里春風城郭,觸處爭新; 二十七鄉暮雨溪山,望中發秀。時其為千室之壯觀」, 非七縣之同班。臺榭入萬家之風月,簾櫳捲百里之 江山。雕鞍驟兮落花亂,香陌晴兮芳草閒。畫槳逵溪, 搖蕩綠波之上;流鶯剡塢,緡蠻紅樹之間。豈不以柳 暗東門,梅肥西嶺。美地秀玉山之嶂,洞天麗金庭之 景。酒旗搖翠幕之風,池水浸紅樓之影。滌塵僧舍,瀑 飛二鹿之泉;泛雪茗甌,香汲五龍之并。大抵繁華之 地,莫羨於西蜀;尊貴之地,莫甚於京師。何此一邑,名 皆四馳。蓋念地雖僻而物甚美,勢皆壯而人不卑。非 獨一時之秀,實為千古之奇。琴跡不存,尚垂芳于安 道;墨池猶在,更留譽于羲之。自是雨中橫東渡之舟, 月下引南樓之笛。淒然而瀟渚莫並,富矣而洛陽可 敵。青山東望,曾經安「石之遊;綠水南流,尚有阮仙之 蹟。雨過煙墟,叢叢綠蕪。渭水依稀之地,輞川彷彿之 圖。或氣融于廣莫,或嵐霽干《虛無》。翠滴嵊峰,多步花 朝之履;碧分越水,曾回雪夜之桴。」嗚呼!新昌隘而風 物疏,上虞巋而林麓險。謂姚江暨陽之足亢,雖會稽 山陰而曷慊,信乎此地誠有可觀者焉。然則蕭山之 瀟灑,「莫過于古剡?」

遊剡溪記        明王思任编辑

浮曹娥江上,鐵面橫波,終不快意。將至三界址,江色 狎人,漁火村燈,與白月相下上。沙明山靜,犬吠聲若 豹,不自知身在板桐也。昧爽過清風嶺,是谿江交代 處,不及一唁貞魂。山高岸束,斐綠疊丹,搖舟聽鳥,杳 小青絕。每奏一音,則千巒響答,秋冬之際,想更難為 懷。不識吾家子猷何故?興盡雪谿,無妨子猷,然大不 堪戴。文人薄行,往往借他人爽厲心脾,豈其可過?畫 圖山是一蘭苕盆景,自此萬壑相招,赴海如群諸侯 敲玉鳴裾,逼折久之,始得豁眼一放地步。山城崖立, 晚市人稀,水口有壯臺作砥柱力。脫幘往登,涼風大 飽。城南百丈橋,翼然虹飲,溪逗其下,電流雷語。移舟 橋尾,向月磧枕嗽取酣。而舟子以為「何不傍彼岸,方 喃喃怪事我」也。

剡溪部藝文二编辑

《將避地剡中贈崔宣城    》唐李白

忽思剡溪去,水石遠清妙。雪晝天地明,風開湖山貌。 悶為洛生詠,醉發吳越調。赤霞動金光,日足森海嶠。 獨散萬古意,閑垂一溪釣。猿近天上啼,人移月邊棹。 無以墨綬苦,來求丹砂妙。華髮長折腰,將貽陶公誚。

舟行入剡          崔顥编辑

鳴棹下東陽,回舟入剡鄉。青山行不盡,綠水去何長。 地氣秋仍濕,江風晚漸涼。山梅猶作雨,溪橘未知霜謝客文逾盛,林公未可忘。多慚《越中好》,流恨閱時芳。

剡溪           戴叔倫编辑

風軟扁舟穩,行依綠水堤。孤樽秋露滑,短棹晚煙迷。 夜靜月初上,江空天更低。飄飄信流去,誤過子猷溪。

會稽東小山         陸羽编辑

月色寒潮入剡溪,青猿叫斷綠林西。昔人已逐東流 去,「空見年年江草齊。」

發剡中           趙嘏编辑

正懷何謝俯長流,更覽餘封識嵊州。樹色老依官舍 晚,溪聲涼傍客衣秋。南巖氣爽橫郛郭,天姥雲晴拂 寺樓。日暮不堪還上馬,蓼花風起路悠悠。

從剡溪至赤城        顧況编辑

靈溪宿處接靈山,窈映高樓向月閑。夜半鶴聲殘夢 裡,猶疑琴曲洞房閒。

晚春送王秀才遊剡川    施肩吾编辑

越山花去剡藤新,才子風光不厭春。第一莫尋溪上 路,可憐仙女愛迷人。

剡溪舟中有感      宋王十朋编辑

又作遊吳客,重登入越船。西風桑葉岸,細雨菊花天。 旅思秋偏惡,鄉心夜不眠。錢塘江上月,行見十分圓。

夜坐憶剡溪         陸游编辑

早睡苦夜長,晚睡意復倦。斂膝傍殘燈,拭眥展書卷。 時時搔短髮,稍稍磨凍硯。更闌月入戶,皎若舒白練。 便思泛樵風。溪名「次第入剡縣。」名山如高人,豈可久不 見。

剡溪            前人编辑

「天地又秋風,谿山憶剡中。」孤舟幸閒住,借我訪《支公》。

過剡溪           劉宰编辑

青山疊疊水潺潺,路轉峰迴又一灣。想見雪天無限 好,不妨獨棹酒船邊。

自諸暨抵剡三首       潘閬编辑

「莫嘆塵泥汨,且圖山水遊。」奇峰天姥翠,一舸剡溪秋。 不見戴安道,有懷王子猷。「西風無限意,盡屬釣魚舟。」

其二

曉泛剡溪水,晚眺剡溪山。徘徊住行棹,待月思再還。 漁唱深潭上,鳥棲高樹間。應當金石友,念我無暫閒。

其三

《夷猶》雙槳去,莫不辨東西。夕照偏依樹,秋光半落溪。 風高一雁小,雲薄四天低。莽蕩孤舟卸,水村楊柳堤。

題剡溪張氏書樓      元黃溍编辑

「木杪出飛樓,仙山在上頭。可能無客至,小為借書留。」 芸草春仍長,虹光夜不收。何時試乘興,一棹剡中舟。

剡溪歌         明何景明编辑

溪之水兮幽幽,誰與子兮同舟?舟行暮入山陰道,月 濛濛兮雪皜皜。千載重尋戴逵宅。溪堂無人夜歸早, 乘興而來興盡休,君不見夫《王子猷》。

剡溪部選句编辑

唐杜甫《壯遊》詩:「剡溪渾秀異,欲罷不能忘。」

李白《東魯門泛舟》詩:「若教月下乘舟去,何啻風流到 剡溪。」

顧況《剡紙歌》:「剡溪剡紙生剡藤。」

張籍《贈道士》詩:「茅山近別剡溪逢,玉節青旄十二重。」

剡溪部紀事编辑

《晉書王羲之傳》:「羲之子徽之,嘗居山陰,夜雪初霽,月 色清朗,四望皓然,獨酌酒詠左思《招隱》詩,忽憶戴逵。 逵時在剡,便夜乘小船詣之,經宿方至,造門不前而 返。人問其故,徽之曰:『本乘興而來,興盡而返,何必見 安道邪』?」

《臨海縣志》:「顧況字逋翁,吳中人。任終江南郡丞。有《自 剡溪至赤城》詩及所居三絕句。」

《紹興府志》:「朱放字長通,襄州人。隱于越之剡溪,徵辟 皆不就。有詩一卷

剡溪部雜錄编辑

《潛確類書》:「唐舒元輿作《弔剡溪藤文》。剡溪藤可作紙。 言今之錯為文者,皆夭閼剡藤者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