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295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九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九十五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二百九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二百九十五卷目錄

 鄱陽湖部彙考

  考

 鄱陽湖部藝文一

  汎彭蠡賦有序    明李夢陽

  郡湖統辨         薛所習

 鄱陽湖部藝文二

  帆入南湖        晉湛方生

  還都帆           前人

  入彭蠡湖口       宋謝靈運

  於南山往北山經湖中瞻眺   前人

  尋東谿還湖中作     唐劉眘虛

  登廬山東峰觀九江合彭蠡湖  吳筠

  彭蠡湖          張九齡

  自彭蠡湖初入江       前人

  彭蠡湖中望廬山      孟浩然

  入彭蠡經松門觀石鏡緬懷謝康樂題詩書遊

  覽之志           李白

  下潯陽城汎彭蠡寄黃判官   前人

  過彭蠡湖          牟融

  泛鄱陽湖          韋莊

  鄱陽湖         宋王安石

  前題二首          陳策

  前題            劉懋

  前題            趙抃

  前題            李綱

  七月三日至鄱陽      王十朋

  送莫志歸鄱陽        前人

  彭蠡湖          明曾棨

  鄱陽            蘇祐

  鄱陽湖          吳國倫

  彭蠡           徐禎卿

  鄱陽湖          黃家遴

  彭蠡湖          李時勉

  彭蠡漁歌         黃友正

  登五老峰望彭蠡歌      石沆

  彭蠡夜渡         鄧以讚

  渡彭蠡          袁懋謙

  彭蠡湖          羅汝敬

  曉渡彭蠡          徐𤊹

  過鄱陽湖         李夢陽

 鄱陽湖部紀事

 鄱陽湖部雜錄

山川典第二百九十五卷

鄱陽湖部彙考编辑

《禹貢》
之彭蠡
编辑

鄱陽湖古名彭蠡湖,一名宮亭湖,又名「揚瀾湖。」其源 脈所自不一,而匯于今江西南昌、饒州、南康、九江四 府之界。其水東西闊四十餘里,南北長三百餘里,北 流入于江。

按:《書經·夏書禹貢》:「彭蠡既豬。」孔傳澤名。張勃《吳錄》云:「今 名洞庭湖。」按:今在九江郡界。「彭蠡」是江、漢合處。《下》 云「導漾水南入于江,東匯為彭蠡」是也。蔡傳《地志》:在豫 章郡彭澤縣東,合江西、江東諸水,跨豫章、饒州、南康 軍三州之地,所謂鄱陽湖者是也。

《嶓冢導漾》,東流為漢。又東為滄浪之水,過三澨,至于 大別,南入于江。東,匯澤為彭蠡,東為北江,入于海。蔡傳 匯迴也。北江,未詳,入海在今通州靜海縣。今按彭蠡, 《古今記載》皆謂今之鄱陽。然其澤在江之南,去漢水 入江之處已七百餘里。所蓄之水,則合饒、信、徽、撫、吉、 贛、南安、建昌、臨江、袁、筠、隆興、南康數州之流,非自漢 入而為匯者。又其入江之處,西則廬阜,東則湖口,皆 石山峙立,水道狹甚,不應漢水入江之後七百餘里, 「乃橫截而南入于鄱陽,又橫截而北流為北江。且鄱 陽合數州之流,瀦而為澤,泛溢壅遏,初無仰于江漢 之匯而後成也。」不惟無所仰于江漢,而眾流之積,日 遏月高,勢亦不復容江漢之來入矣。今湖口橫渡之 處,其北則江、漢之濁流,其南則鄱陽之清漲,不見所 謂漢水匯澤而為彭蠡者。鄱陽之水既出湖口,則依 南岸與大江相持以東,又不見所謂橫截而為北江 者。又以《經》文考之,則今之彭蠡既在大江之南,于《經》 則宜曰「南匯彭蠡」,不應曰「東匯。」于導江則宜曰「南會 于匯」,不應曰「北會于匯。」匯既在南,於《經》則宜曰「北為 北江」,不應曰「東為北江。」以今地里參校,絕為反戾。今 廬江之北有所謂巢湖者,湖大而源淺,每歲四五月 間,蜀嶺雪消,大江泛溢之時,水淤入湖。至七八月,大 江水落,湖水方洩,隨江以東,為合「東匯、北匯」之文。然 鄱陽之湖方五六百里,不應舍此而錄彼,記其小而遺其大也。蓋嘗以事理情勢考之,洪水之患,惟河為 甚,意當時龍門九河等處,事急民困,勢重役煩,禹親 蒞而「身督之。若江淮則地偏水急,不待疏鑿,固已通 行,或分遣官屬往視亦可,況洞庭、彭蠡之間,乃三苗 所居,水澤山林,深昧不測,彼方負其險阻,頑不即工, 則官屬之往者,亦未必遽敢深入。是以但知彭蠡之 為澤,而不知其非漢水所匯,但意如巢湖江水之淤, 而不知彭蠡之源為甚眾也。」以此致誤謂之為匯,謂 之「北江」,無足怪者。然則鄱陽之為彭蠡,信矣。大全朱子 曰:「本文自有謬處,自古解釋者紛紛,終是與他地上 水不合,東匯澤為彭蠡,多此一句。」

按:《後漢書郡國志》,「豫章郡鄱陽有鄱水。」

按《潯陽記》,彭蠡湖在南康府南,即今之鄱陽湖。 宮亭湖即彭蠡,其名宮亭也。或謂因廬山三宮得名 也。然按《爾雅》「大山曰宮」,不必盡由三宮矣。

按《地理通釋·十道山川攷》:「彭蠡在江州潯陽縣。《括地 志》:『在縣東南五十里』。」《六典》注:「一名宮亭湖,在南康軍 星子縣南,江州彭澤縣西。吳起曰:『三苗,左洞庭,右彭 蠡』。」宋武帝破盧循于左里,即彭蠡湖口。左里故城, 在都昌縣西南九十五里。彭澤故縣城,在都昌縣北 四十五里。晉陶潛為令,治此城。

按《三才圖會·彭蠡湖圖考》:彭蠡湖在南康府東南,一 名宮亭,一名鄱陽。闊四十里,長三百里,巨浸瀰漫,中 有雁泊小洲,西接南昌,東抵饒州,北流入于江。《禹貢》 「東匯澤為彭蠡」是也。又有大孤山在湖中,東南四面 洪濤,屹然獨聳,上有神祠,過者必致祭焉。

按《江西通志》:「鄱陽湖在南昌府城東北一百五十里, 饒州府鄱陽縣治西四十里,南康府治南一里,九江 府城東南九十里」,長三百里,號為巨浸,大孤山砥柱 下流,最稱雄勝。

按《南昌郡乘》,「鄱陽湖在府城東北一百五十里,跨本 府及饒州、南康三郡,合上流諸水入焉。周迴數百里, 西至荷陂里為新建縣,南至北山為進賢縣界。」 䢼亭湖在府城北一百八十里,一名宮亭,與鄱陽湖 相連。

《劍水》,源出章貢,逕清江,遶豐城縣,折而西北,又東流 入鄱陽湖。

院澤水在進賢縣東南五里。源出槲山,匯于臧溪灣, 盤旋九曲,入鄱陽湖。

南湖在府城東五十里。源出進賢縣羅溪嶺,東北流 合三陽水,出鄱陽湖。

修水在寧州西六十里。源出黃龍山,納眾流東北流 六七百里入鄱陽湖。

三陽水,在南昌縣北八十里,流入鄱陽湖。

李岐漁門,在縣東北。水流經趙家圍,東至漁門口,又 分流入鄱陽湖。

羅溪嶺在進賢縣西二十五里。其麓有溪,通鄱陽湖, 多巨石。

章江在府城西南。江自南來,西歷滕王閣,北抱龍沙, 注鄱陽湖。

三湖:曰北湖、西湖、東湖。「城內三湖之水,俱出城下水 關橋,置內外閘。湖強則直放而西達於江。江湖俱強 則閉外閘,使章江不得侵入。」乃閉內閘,引湖達濠,遶 廣潤、章江、德勝、永和四門而過之,東歸蜆子湖。艾溪 湖,出牛尾閘,趨楊家灘入鄱陽湖。

按《饒州府志》:「鄱陽湖在府城西四十里,會江、饒、衢、徽 之流,匯于大江,入于海,跨南昌、南康、饒州三郡,廣袤 數百里,東境屬饒,春漲則與鄱江接連,水縮則黃茅 白葦曠如平野。」

烏坽湖自西南出虯門入鄱湖,達于江,內六所。 白汀港在文北鄉,東接餘干溪流西入鄱陽湖。內二 十所。

祝君坽唐刺史祝欽明開浚,故名。萬曆十三年築,改 「饒關」,在府城西南一里許,東通鄱江,西接繕尾,會于 鄱陽湖。內八所

洎水在德興縣東南十八都,出洎山下,西流百餘里, 至縣治前,二十里至小港口入樂安江,趨鄱陽湖。 按《廣信府志》,「薌溪在貴溪縣東南五十步,洲出鬱金 香草,故名。」其源由玉山之鎮頭,合鉛山之分水,過弋 陽,經縣治入安仁之錦溪,匯于彭蠡湖。

按《南康府志》:彭蠡湖在府治南一里,一名宮亭,一名 揚瀾,一名鄱陽。闊四十里,長三百里,巨浸瀰漫,中有 鴈泊小洲,西接南昌,東抵饒州,北流入于江。《禹貢》「東 匯澤為彭蠡」是也。

又在都昌縣東南。上跨南昌、饒、徽、信諸郡之水,匯彭 蠡而入湖口,春夏浩蕩無涯,謂之「東鄱陽湖。」

按《九江府志》,宮亭湖在府城東南九十里,即彭蠡湖 下流又在湖口縣南

芳蘭湖在府城東二十里。發脈廬山澗水,東流入彭 蠡湖。

潯陽江在府城西北。源自岷山,帶洞庭九水合流至
考證.svg
此,遶郡城而下四十里,又合彭蠡湖水,東流入海。

皂湖在湖口縣東四十里,自劉家市橋來,入彭蠡湖。 博陽川在德安縣南,東南入彭蠡湖。

女兒港在府城東。發源廬山,北流二十五里入彭蠡 湖,水漲可容舟百餘。

白虎塘在湖口縣東南十里。水漲通舟楫,流入彭蠡 湖。

按《建昌府志》,「黎灘水在新城縣西南,一名黎川。西北 經硝石至郡城下一百四十里,會旴水流入彭蠡湖。」 按《吉安府志》,「贛江在府城南,原本章貢二水北流至 贛縣始合三百里至萬安縣,折而東六十里,逾泰和。 東北流八十里,過郡城南。又東北四十五里,經墨潭 而下吉水,過臨江至南昌而匯于彭蠡湖。」

按《瑞州府志》:「錦江,一名蜀江,一名錦水。自袁之萬載 發源,至上高合新昌水入江,經府城東入章貢,東至 南昌入鄱陽湖。」

鄱陽湖部藝文一编辑

《汎彭蠡賦》。《有序》:    明·李夢陽

正德六年夏五月,李子赴官江西,南過彭蠡之湖,作《賦》曰:

仲夏滔滔兮,湖水洶湧。戒舲舟而逆進兮,志定意恐。 朝發湖口兮,巉石纜牽。檣帆午張兮,陵急洋而縱船。 洪澇吞吐兮,杳莫界際。湠漫瀇洸。神精搖兮,浪起伏 而來曳。曩余誦《夏記》與酈經兮,識彭蠡而心慕。繄厥 水集流夥兮,挾十州川而北注。合岷江東之為東江 兮,脅陽吳而騰海。包敷淺而瀦之兮,撼匡廬而使改。 惟據巨者附斯眾兮,滿之者驟必溢。彼何怪弗之潛 兮,抑何摧而靡殛。射者萬鼓之千兮,叢谿壑之湊趨。 澎霆崩以箭疾兮,勢嶽頹而電舒。匯莫究始兮,散孰 察其終。龍蛇逐之何載兮,至今窟而以宮。祈之錫嘏 兮侮之掇眚。怒之風雷。愉之霽兮,亦厥靈之攸逞。潮 岝峉以豗鬨兮,倏當晝而忽陰。上下既顛置兮,孰又 辨昕昏與北南。睇眾山之劍攢兮,爭負高而竟降。鬨 膏麓之淤澱兮,奄焉墊而為江。緣木末而巢室兮,民 浮居而舳艫。悼隻雛之寒嘯兮,寂氓濱而守罛。亂左 蠡之沸沸兮,壯康郎之浩汗。濤沃日而明暗兮,巒島 涾而渙散。瀾已俛而復昂兮,渦湓濞而接連。瀧無風 以橫飛兮,潭澄渟以布漣。龍夭矯以戲灨兮,甹枿汎 而吹沫。艽《草沕》之昧昧兮,魚貫而鱍鱍。具區洞庭。 方余不暇兮,懼九圍混而黝冥。苟清濁軋其澒澒兮, 聖愚一而泯靈。胡弱草丹而華兮,反泓棲而矜彩。鳧 茈龍鬚苧蘆《蕸菰》繁其被汀兮,紛振翰而雲駭。彼陽 鳥既逝兮,鶻鴇嘻而專已。驫水馬以闖犀兮,蛤又濡 珠而曝殼。詭殊錯以跳踉兮,有曲牙而鹿其角。既逆 鱗而返舌兮,復豬首而象鼻。鍼尾而「戟髵兮,族氄 氄乎。」「誰非含生而願遂。」觀彊柔之𨷍嚌兮,唾陽 侯之懦怠。縱鱷鼉之恣肆兮,甘失職而蔓災。虞坤漏 而陸沉兮,儵一歎而三泣。蝛吸飆而排沙兮,時負渚 而人立。濺雨迸而冠岫兮,岸衝樅而齏落。詫妖詭之 多態兮,魄摵促而心愕。瞬兮異覯,恍兮變索。究之諒 奚以兮,聊戢楫而遊淨。夕景掣以波下兮,石鐘礔礰 而竅吟。追《三苗》之即敘兮,亶《文命》之訖敷。彼九江未 之殷兮,余誠憂鬼類之聒呼。迺橈人之罔諳兮,祠九 首而丏邪。愚者吾靡疵兮,鄙明賢之用頗。景神姦之 勒鼎兮,數歷誰弗竟危。魍魎支祁倔強伺間兮,思臨 湖而嘯悲。

郡湖統辨         薛所習编辑

南康面湖曰彭蠡、曰鄱陽、曰宮亭,而又有左蠡、揚瀾、 瀦溪、落星之別。《一統志》云:彭蠡湖在府東南,廣四十 里,長三百里,巨浸瀰漫,中有鴈泊小湖,西接南昌,東 抵饒州,北流入于江。《禹貢》:「東匯澤為彭蠡。」是也。《郡志》 云:左蠡湖一曰宮亭湖,即《禹貢》彭蠡湖也,在城東南 五里,與揚瀾相對。案《禹貢》:「彭蠡既豬。」《蔡氏傳》曰:「《輿地 志》彭蠡湖在豫章郡彭澤縣,東,合江東、江西諸水,跨 豫章郡、饒州、南康軍三州之地,今所謂鄱陽湖者是 也。」然則以一湖而萃諸名,不幾金根伏獵之誤乎?余 請綜其概而論之,三苗之國,左洞庭而右彭蠡,夏跡 未西,南康則荒服也,蠡既瀦焉,始入揚州職方矣。然 曰東匯澤為彭蠡,匯東即今都昌縣,故《一統志》皆注 東南,明乎近于彼耳。顧必定曰:「去府五里,既巨浸瀰 漫,疇從而尋尺之;而四十三里之數,又疇從而管黍 之?」故愚以湖口以上岐于江者,統名彭蠡。左蠡者,蠡 之左也。瀦溪者,蠡流之所際也。揚瀾者,蠡波至此迴 騰浩蕩也。則《文選》揚瀾、左蠡為二灘,并《綱目》蠡作里 者,非也。至于鄱陽控芝匯之間,與彭蠡合。本以長沙 王芮曾令其地,號曰鄱君,因而名湖。若夫宮亭之字 以廟,落星之顏以石,各錄所治名輒更焉,此固彰明 較著者矣。乃蔡《注》曰:彭蠡在彭澤縣東,何也?詳攷彭 澤之名,猶曰彭蠡之澤云爾。但今之彭澤,與古不同是以都昌尚延故城,而《湖口志》載九曲池為陶靖節 鑿以流觴之處。《歸去來兮序》云:「彭澤去家百里。」以今 彭澤計之,約殊一百八十里。其非古之彭澤明矣。然 則鄱湖之界,唐狄司空貌祀之所,所謂彭澤舊縣者, 庶乎近之。姑列質之茂先武庫。

鄱陽湖部藝文二编辑

《帆入南湖        》晉·湛方生

《彭蠡紀三江》,廬岳主眾阜。白沙淨川路,青松蔚巖首。 此水何時流,此山何時有。人運互推遷,茲器獨長久。 悠悠宇宙中,古今迭先後。

還都帆           前人编辑

高岳萬丈峻,長湖千里清。白沙窮年潔,林松冬夏青。 水無暫停流,木有千載貞。寤言賦新詩,忽忘羈客情。

入彭蠡湖口       宋謝靈運编辑

客遊倦水宿,風潮難具論。洲島驟迴合,圻岸屢崩奔。 乘月聽哀狖,浥露馥芳蓀。春滿綠野秀,巖高白雲屯。 千念集日夜,萬感盈朝昏。攀崖照石鏡,牽葉入松門。 三江事多往,九派理空存。靈物𠫤珍怪,異人祕精魂。 金膏滅明光,水碧綴流溫。徒作千里曲,絃絕念彌敦。

於南山往北山經湖中瞻眺   前人编辑

朝旦發陽崖,景落憩陰峰。舍舟眺迴渚,停策依茂松。 側逕既窈窕,環洲亦玲瓏。俯視喬木杪,仰聆大壑淙。 石橫水分流,林密蹊絕蹤。解作竟何感,升長皆丰容。 初篁苞綠籜,新蒲含紫茸。海鷗戲春岸,天雞弄和風。 撫化心無厭,覽物眷彌重。不惜去人遠,但恨莫與同。 孤遊非情歎,賞廢理誰通。

尋東谿還湖中作     唐劉眘虛编辑

「出山更回首,日暮清谿深。」東嶺新別處,數猿叫空林。 昔遊有初跡,此路還獨尋。幽興方在往,歸懷復為吟。 雲峰勞前意,湖水成遠心。望望已超越,坐鳴舟中琴。

登廬山東峰觀九江合彭蠡湖  吳筠编辑

百川灌彭蠡,秋水方浩浩。九派混東流,朝宗合天沼。 寫心陟雲峰,縱目還縹緲。宛輔眾浦分,差池群山繞。 江妃弄明霞,彷彿呈窈窕。而我臨長風,飄然欲騰矯。 昔懷滄洲興,斯志果已紹。焉得忘機人,相從洽魚鳥。

彭蠡湖          張九齡编辑

《沿涉經大湖》,湖流多行泆。決晨趨北渚,逗浦已西日。 所適雖淹曠,中流且閒逸。瑰詭良復多,感見乃非一。 廬山直陽滸,孤石當陰術。一水雲際飛,數峰湖心出。 象類何交糾,形言豈深悉。且知皆自然,高下無相恤。

自彭蠡湖初入江       前人编辑

江岫殊空闊,雲煙處處浮。上來群噪鳥,中去獨行舟。 牢落誰相顧,逶迤日自愁。更將心問影,于役復何求。

彭蠡湖中望廬山      孟浩然编辑

「太虛生月暈,舟子知天風。」「挂席候明發,渺漫平湖中。」 「中流見匡阜,勢壓九江雄。」黤容霽色,崢嶸當曉空。 香爐初上日,瀑布噴成虹。久欲追尚子,況茲懷遠公。 我來限于役,未暇息微躬。淮海途將半,星霜歲欲窮。 寄言巖棲者,畢趣當來同。

入彭蠡經松門觀石鏡緬懷謝康樂題詩書遊编辑

覽之志           李白。

謝公之彭蠡,因此遊松門。余方窺石鏡,兼得窮江源。 欲將繼《風》雅,豈徒清心魂。前賞逾所見,後來道空存。 況屬臨汎美,而無洲渚喧。漾水向東去,漳流直南奔。 空濛山川夕,回合千里昏。青桂隱遙月,綠楓鳴愁猿。 水碧或可採,金精祕莫論。吾將學仙去,冀與琴高言。

下潯陽城汎彭蠡寄黃判官   前人编辑

「浪動灌嬰井,潯陽江上風。開帆入天鏡,直向彭湖東。 落景轉疏雨,晴雲散遠空。名山發佳興,清賞亦何窮。」 石鏡挂遙月,香爐滅彩虹。相思俱對此,舉目與君同。

過蠡湖           牟融编辑

東湖煙水浩漫漫,湘浦秋聲入夜寒。風外暗香飄落 粉,月中清影舞離鸞。多情袁尹頻移席,有道喬仙獨 倚闌。幾度篝簾相對處,無邊詩思到吟壇。

泛鄱陽湖          韋莊编辑

四顧無邊鳥不飛,大波驚隔楚山微。紛紛雨外《靈均》 過,瑟瑟雲中帝子歸。迸鯉似梭投遠浪,小舟如葉傍 斜暉。鴟夷去後何人到,愛者雖多見者稀。

鄱陽湖         宋王安石编辑

「茫茫彭蠡春無地,白浪春風濕《天際》。」東西捩舵萬舟 回,千載老蛟時出戲。少年輕事正南來,水怒如山帆 恰開。中流蜿蜒見脊尾,觀者膽落予何哀。衣冠今日 龍山路,廟下沽酒山前住。老矣安能學佽飛,買田欲 棄江湖去。

《前題》
二首          陳策
编辑

雪消春水漲,風急浪花飛。洲渚分魚艇,收拾趁晚歸。

其二

考證.svg
湖水茫無際,山雲暝不收。魚龍輕出戲,何處可停舟。

《前題》
劉懋
编辑

三江洶洶開天地,楚尾雄湖流至今。十月波濤孤鴈 渺,五更風雨獨龍吟。蠙洲門對維舟夕,廬岳風高墮 影深。欲典《鷫鸘》澆磈磊,把盃翻動「濟川心。」

《前題》
趙抃
编辑

捨陸事川程,霜天曉色明。長波萬頃闊,大舸一帆輕。 靜唱谿漁樂,斜飛渚鴈驚。雲披見樓閣,隱隱是芝城。

《前題》
李綱
编辑

神禹治水江為最,迤邐逶蛇鍾作匯。澄泓不獨陽鳥 居,浩蕩端使群川會。群川已會江不湍,朝宗到海東 南安。煙收雲斂望不盡,眼界始知天宇寬。世傳揚瀾 并左蠡,無風白浪如山起。我今謫宦此中行,何事恬 然風浪止。陽侯也是可憐人,不學世人皆世情。好風 已借一帆便,霽色更增雙眼明。晚來畫舸鳴六艣,超 忽千山如脫兔。波心突兀見星宮,雲際崢嶸望廬阜。 世間此景良不多,洞庭山峽真么麼。共浮大白期一 醉,對此不飲當如何。

七月三日至鄱陽      王十朋编辑

「我來鄱君山水州」,山水入眼常遲留。絕境遙通雲錦 洞,清音下瞰琵琶洲。於越亭前晚風起,湖入鄱陽三 百里。曉來一雨洗新秋,身在江東畫圖裡。

送莫志歸鄱陽        前人编辑

「鄱湖秋水落,白下買舟還。」遠夢驚新燕,歸帆識舊灣。 打碑過薦福,攜酒看芝山。卻憶曾遊處,清溪萬柳間。

彭蠡湖          明曾棨编辑

西江眾流匯彭蠡,一色瀰漫天接水。雲消極浦鏡光 平,風捲雲濤雪山峙。春流拍空浩渺茫,氣吞七澤含 三湘。晴影遙連洞庭闊,黛光倒浸廬山長。我昔揚帆 泛煙浪,貝闕鮫宮儼相向。拾得驪龍頷下珠,夜夜清 光滿湖上。

鄱湖            蘇祐编辑

氣薄衡廬潤,波含翼軫搖。三江同貢賦,九派異風潮。 似接秦皇島,應連漢武橋。石華如可拾,乘月坐吹簫。

鄱陽湖          吳國倫编辑

欲向匡廬臥白雲,宮亭水色盡氤氳。千山日射魚龍 窟,萬里霜寒鴈鶩群。浪湧帆檣天際亂,星蟠吳楚鏡 中分。東南歲暮仍鼙鼓,莫遣孤舟逐客聞。

彭蠡           徐禎卿编辑

茫茫彭蠡口。隱隱鄱陽岑。地涌三辰動,江連九派深。 揚舲武昌客,興發豫章吟。不見垂綸叟。煙波空我心。

鄱陽湖          黃家遴编辑

澤國東南大,星躔吳楚分。湧波寒抱日,掀浪濕侵雲。 蜿蜒蛟龍舞,聯翩鴈鶩群。康郎遺廟在,誰與弔殊勳。

彭蠡湖          李時勉编辑

一水遙涵萬古秋,微茫何處覓「芳洲。」西連吳楚三江 匯,東到滄溟萬里流。仙島凌空沙上出,晴霞分彩日 邊浮。知君獨得乘槎路,不向煙波倚棹謳。

彭蠡漁歌         黃友正编辑

「落霞孤鶩飛,江楓上秋色。」一曲「《滄浪聲》,月冷蘆花白。」

登五老峰望彭蠡歌      石沆编辑

「適渡含鄱口,來登五老峰。千盤萬剝無人跡,雨過泥 腥見虎蹤。一徑孤懸五峰背,煙嵐五點濃如黛。壁面 起兮矗相向,石顏疊兮詭萬狀。履觸雲生處,身齊飛 鳥上。霞綴屏兮成錦,霧瀰谷兮如漲。峰頭霧雨峰下 晴,一邊湖樹夕陽明。波聲直撼鄱陽縣,江色遙分湖 口城。憶昔揚帆彭蠡左,湖心迥厭看將墮。今來頂上」 看湖光,湖光射眼白如霜。不知浮蕩蒼翠表,只覺微 茫眾山小。林交蔭兮青兕啼,草芊茸兮故步迷。遊人 今夜何峰宿?遙逐鐘聲渡水西。

彭蠡夜渡         鄧以讚编辑

茫茫大浸碧天浮,鼓枻中流暮色稠。八月思歸新漲 遠,九江夜渡故鄉秋。懷君道貌頻回首,謝客辭煩亦 喚愁。西望匡廬橫萬丈,擬尋半畝學真休。

渡彭蠡          袁懋謙编辑

鄱湖百丈鎖蛟宮,向夕飄飛廣莫風。雲裡匡廬看出 沒,天邊日月挂西東。三江水漲銀河接,萬里湖迴鐵 甕通。此地一經龍戰後,千年人識帝圖雄。

彭蠡湖          羅汝敬编辑

廬山之陽彭蠡湖,黿鼉窟宅蛟龍居。三湘七澤相簸 蕩,蟄納江漢滄溟俱。湖中風景殊朝暮,黛色波光互 吞吐。雨邊帆影九江城,雲際鐘聲落星渚。我生癖愛 山水幽,夢著只在《匡南》遊。無因得似隨陽鳥,年年歸 看湖上秋。

曉渡彭蠡          徐𤊹编辑

彭蠡秋高水接天,征帆一片去茫然。蘆飛楚岸千重 雪,樹擁康山幾點煙。報曙野雞殘月後,知群寒鴈曉 霜前。客行不耐風波惡,魂斷漁歌到枕邊。

過鄱陽湖         李夢陽编辑

巨浸渺天涯,輕帆破浪花。鴈聲聽去遠,山色望中賒。 映水看新月,占晴見晚霞。水村漁唱杳,客思遶鷗沙

鄱陽湖部紀事编辑

《南康府志》:「後漢建安十四年己丑,孫權既破黃祖,乃 令甘寧守夏口,孫靜守吳會,自領大軍守柴桑郡,命 周瑜向鄱陽湖教習水軍。」

《江西通志》:「吳黃武元年,鄱陽湖白龍見。」

《南康府志》:「隋煬帝大業十二年冬十月,鄱陽賊帥操 師乞自稱元興王,建元始興,攻陷豫章郡,以其鄉人 林士弘為大將軍,詔治書侍御史劉子翊將軍討之。 師乞中流矢死,士弘代統其眾,與子翊戰於彭蠡湖。 子翊敗死,士弘兵大振,至十餘萬人。」

《撫州府志》:「宋孫實字若虛,崇寧三年,知崇仁,其為政 不可干以私。官滿,舟次鄱陽湖,風波大作,有螭仰首 橫當舟前,實祝曰:『汝雖物諒有知,使吾所載秋毫出 俸外,盡室沉沒無憾』。言訖螭去,浪平。」

《饒州府志》:「元至正二十三年,明太祖次康山,吳宏以 兵歸之,仍以宏守饒州。與陳友諒大戰鄱湖,水盡赤。 御黃龍舟幸鄱陽江城樓,親書城隍神祀之。」

《處州府志》:「陳友諒據湖廣,張士誠據蘇、湖,議者欲先 士誠,劉基曰:『不然,士誠自守虜耳,陳友諒㨿上流,且 僭名號,宜急擊之。友諒擒則士誠坐破矣』。」帝遂決計 伐友諒,大戰于鄱陽湖,基忽躍起大呼曰:「難星過,可 更舟。」帝急更舟,未半餉,前舟已砲碎矣。

《安慶府志》:「畢銀,元末時,集眾數萬,為一方保障。辛丑 率眾歸附。明太祖鄱陽之戰,嘗手書資其軍糧,銀浚 河輸運以應之。」

《六安州志》:「朱亮祖以功陞元帥,至判院。陳友諒屯兵 千人港,亮祖率兵擊下之,大戰於鄱陽湖,友諒敗死。 徐光輔以軍功從太祖征友諒,克九江,下南昌、江西 諸郡,大戰鄱陽湖,光輔奮勇當先,力戰而死,上深悼 之。」

《饒州府志》:「明洪武初,江西例歲納稈草,阻于鄱陽湖, 經年不得到,又厄于風濤,不到者十之七八,民甚苦 之。樂平李學文任戶部主事,備情奏聞,詔江南皆免 之。」

劉彥清,名曾,以字行,鄱陽人,以醫世其家。母魏氏疾, 藥石不效,露香告天,刲股和粥以飼,疾遂愈。會征廣, 以醫選從行,中途渡江墮水,適有牛渡,攀其尾得濟。 既歸,過彭蠡,風浪覆舟,人盡溺,獨賴舟板以全,兩免 大難,人以為「孝感。」

《廣信府志》:明天順間,信守金銑,廉幹有異政,常視空 中作迎仙語,人怪其誕,視公夷猶自如也。會旱,則制 金盤一具,步至三清八漈龍潭。故事,祈者持物往禱, 于潭中獲鰌蟹虫魚之屬,即歸致雨以為常。公謹謝 曰:「吾不爾。捧盤默祝,此來必求現真龍身然後返。」少 選波湧丈餘,水浸公身之半,公不懼,倏忽有物爪取 其金盤去。公謝起行,果大雨,是歲有秋。踰年,公以覲 渡鄱陽湖,眾見湖中附舟有物如捧持者,取視之,即 前金盤也。舟人震慴,公朝服謁謝如常度。或曰:「大禹 視龍猶蝘蜒,此敬勝也。」或曰:「公僊吏,蓋曼倩子喬一 流云。」

《湖廣通志》:「潘廷桂,字貞庵,江夏諸生。幼而孝。成化年, 以歲薦授南昌經歷。父卒署中,奉柩歸鄱陽湖。遇風, 桂以索繫棺于身,舟覆,與波上下,忽飄至一洲,遂獲 全歸。比葬,廬墓三年。」

《蘇州府志》:「杜偉字道升,吳江人。嘉靖壬子舉於鄉,篤 志聖賢之學。嘗過鄱陽湖,巨盜劫之,端坐不懾,盜異 之,發篋得其名,皆曰:『此江南小聖人』。羅拜而去。」 《杭州府志》:「嚴大紀字汝肅,餘杭人。嘉靖戊午舉順天 鄉試,己未成進士,授行人,擢江西僉事,備兵湖西武 寧洞。鄱陽湖為巨盜淵藪,紀密遣卒為商賈狀,偵其 山谿道路,然後調兵內伏外攻,搗其巢,設總備官、置 船械巡緝。遇失事則分地防汛者必以法。江湖肅清。」

鄱陽湖部雜錄编辑

《晉書郭璞傳》:蠡湖有物,大如水牛,到宣城下,璞卜曰: 「是廬山君鼠也。」

《廬山通志》:彭蠡湖濱有賈處士繫舟臺山疏云:「賈處 士住廬山,每置一小舟,泛湖自適。許棠寄以詩云:『時 泰亦安眠,人聞不喟然。窮經休望辟,餌朮只期仙。彭 蠡波湧月,爐峰雪照天。長聞風雨夜,徹曉在漁船』。」其 臺近水仙磯。

《春明夢餘錄》:「鄱湖口殊曠,贛、瑞、閩、廣之盜所出沒如 登陸,則池之建德、徽之祁門可以四達,兩邑宜于此 設戍。今沿湖建巡司十有四,雖足稽捕,而寇每時發。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