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014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十四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十四卷目錄

 順天府部彙考七

  順天府山川附考三

職方典第十四卷

順天府部彙考七编辑

順天府未詳,山川附考三涿州至豐潤编辑

州南三峰:《元混一方輿勝覽》:燕昭王臺在涿州西南,東有三峰,甚峻,相傳昭王求神仙處。獨鹿山:《方輿紀要》:獨鹿山在州西十五里。下有鳴澤。漢元封四年,由回中北出朝那蕭關,歷獨鹿鳴澤西河還,即此。

石虎岡:《涿州志》:石虎岡在州西五十里。《混一方輿勝覽》:山上有二石虎。

龍安山:《涿州志》:龍安山在州五十里。《涿鹿志》:龍安在郡西四十里。回巒繚繞,深谷逶迤,自下而上,有紀有堂,雨過則嵐光欲滴。《方輿紀要》:龍安大房,諸山之支隴也。

崿峪:《涿鹿記》:崿峪在郡西北五十五里,草木榮茂。 《長安客話》:涿州西北五十里。有惡峪。漢世已有此名,盧它人封惡峪侯是也。峪中雲氣瀰漫,四時不絕。《史記》亞谷,《漢書》作惡谷。古通用。盤坡:《涿鹿記》:在郡西北三百里。坡有上中下,西為表,東為裏,夕陽西墜,紫綠萬狀若畫屏。涿水:《水經注》:涿水東北與阪泉合,其水導源,縣之東泉。《魏土地記》曰:下洛城東南六十里,有涿鹿城,城東一里有阪泉,泉上有黃帝祠。《晉太康地理記》曰:阪泉亦地名也,泉水東北流,與蚩尢泉會,水出蚩尢城,城無東面。《魏土地記》稱:涿鹿城東南六里有蚩尢城,泉水淵而不流,霖雨并則流注阪泉,亂流東北入涿水。涿水出涿鹿山,世謂之張公泉,東北流逕涿鹿縣故城南。王莽所謂禠陸也。黃帝與蚩尢戰於涿鹿之野,留其民於涿鹿之阿,即於是處。涿水東北逕涿縣故城西,流注於桃。應劭曰:涿郡,故燕。漢高帝六年,置其南有涿水。劭又云:涿水出上谷涿鹿縣。按,涿水自涿鹿東注濕水,濕水東南逕廣陽郡,與涿郡分水。漢高祖六年,分燕置涿郡,涿之為名,當受涿水通稱矣。 《十三州志》:涿郡南有涿水,北至上谷,為涿鹿河。其支流塞外謂之涿耶水。 《名勝志》:州因涿水而名,以水中嘗出此豕也。

桃水:《水經注》:桃水出涿縣故城西南奇溝,東八里大坎下,數泉同發,東逕桃仁墟北。或曰,因水以名墟,則是桃水也;或曰,終仁之居非桃水也。按《地理志》,桃水上承淶水,此水所發不與志同,謂終為是。桃水東逕涿縣故城北,至莽更名垣翰。晉大始元年,改曰范陽郡,今郡理涿縣故城。城內東北角有晉康王碑,城東有范陽王司寇虓廟碑。桃水東北與洹水會水上,分淶水於良鄉縣,之桃水,世謂之北涉溝。故應劭曰:洹水出良鄉,東逕垣縣故城北。《史記音義》:涿有垣縣。漢景帝中元三年,封降王勝為侯國,王莽之垣翰亭也。 《名勝志》:桃水首受淶水於徐城,合於聖水,始匯范水城西桃莊,以此名。

易水:《水經注》:易水逕出范陽縣故城,秦末張耳、陳餘為陳勝略地,命燕蒯通說之,范陽先下是也。

督亢溝:《水經注》:督亢溝上承淶水於淶谷,引之則長津委注,遏之則微川輟流,水德含和變通,在我東南,流逕遒縣北,又東逕涿縣酈亭樓桑里南。

月池:《太平寰宇記》:督亢陂在范陽縣東南十里。《長安客話》:陂舊有亭遺址,高丈餘。 《方輿紀要》:亭南有月池,廣三頃,其形如月。 《涿鹿記》:月池在郡西南五十里。約數十源,泓以成溪,灣以成池,斗折蛇曲,縠迴輪轉,清瑩洞澈。每秋清氣爽,芰荷盛開,鷗鷺浮沉,錦鱗游泳,可謂游觀之盛所矣。

柳河:《涿州志》:柳河在州南,南務里泉,四時不竭。

范水:《方輿紀要》:范水在州南,自易州淶水縣流入境,下流合於巨馬河。 《名勝志》:范水在州西南,水北曰陽,范陽郡名以此。

酈亭溝:《水經注》:巨馬水又東,酈亭溝水注之。水上承督亢溝水於遒縣東,東南流歷紫淵東,

余六世祖樂浪府君自涿之先賢鄉,爰宅其陰,西帶巨川,東翼茲水,枝流經通纏、絡墟圃,匪直田漁之贍可懷,信為游神之勝處也。其水東南流,又名之為酈亭溝。

紫水:《幽都記》:紫水,其泥亦紫。

挾河:《水經注》:挾河水出良鄉縣西甘泉,原東谷,東逕西鄉縣故城北,王莽之移風也。世謂之都鄉城,又東逕良鄉城南,又東北注聖水,世謂之挾活河。 《名勝志》:涿水源從大同得勝堡入,至老班溝,一之淶水縣,一之涿州沙,水俱活,東西不定,故謂之挾活水,又謂之聖水也。督亢亭州南一帶至新城皆是其處,乃涿水所入,盧文偉修為陂,故道猶存。 《明一統志》:挾河自房山縣東南流與胡良河合。 《方輿紀要》:挾河在縣西北二十里,亦名巨馬河。

巨馬河:《水經》:巨馬河,出代郡廣昌縣淶山東,過遒縣北。 李廷機巨馬河橋碑:涿城北二里為巨馬河,河水自紫荊外鐵嶺崖來,會霸水,趨直沽,入於海。

胡良河:《方輿紀要》:胡良河在州東北二十里,源出房山縣大安山東麓,流入州境又南與挾河合流,入良鄉縣界,注於琉璃河。 《涿鹿記》:湖梁在郡北十里,垂楊樹隄,蒲葦夾岸,曉月升時,漁榔款乃,樵夫牧子,逍遙於迴塘曲渚之間,不少佳致。以上涿州山川。

茶樓頂:《房山縣志》:茶樓頂在縣西二十里,上有金章宗歇涼臺。

龍含峪:《涿州志》:龍含峪在縣西二十五里,下有清和觀遺址。

龍城峪:《名勝志》:龍城峪下有伏龍穴,出湯泉。大石GJfont:《縣志》:在縣西南四十里,黃龍山下。前產青白石,後產白玉石,小者數丈,大至數十丈,宮殿營建多採於此。石GJfont下有塘,突出一泉,其水甚清,流灌稻田,米色如玉,人呼玉塘米。賈島峪:《明一統志》:在房山縣西。內有石室,世傳為島所居,墓在縣南一十里。

房山:《涿鹿記》:房山在涿郡西北五十里,北接居庸,東抵漁陽,西連紫荊,所謂幽燕奧室也。縣志:房山本中條之麓,其山峻而且闊,望之明秀異常,宛然如室。 《太平寰宇記》:大防山在良鄉縣西北三十五里。山下有石穴,又有小防山,與大防山相近。 《水經注》:大防嶺山下有石穴,東北洞開,高廣四五丈,入穴轉更崇深,穴中有水,耆舊傳言,昔有沙門釋惠彌者好精物隱,嘗篝火尋之。傍水入穴,三里有餘,穴分為二:一穴殊,小西北出,不知趣詣;一穴西南出,入水逕五六日,方還,又不測窮深,其水夏冷冬溫,春秋有白魚出穴,數日而返,人有採捕食者,美珍常味,蓋亦丙穴嘉魚之流類也。 《隋圖經》:防山上有仙人玉堂。 《燕山叢錄》:房山東北懸崖間有石竇如門,中有積水,人往往聞絲竹音。有好事者乘GJfont秉炬而入,唯見石燕飛翔,赬鱗瀺灂,行五六日,無所扺,恐炬盡而出。金泰和中,有桃花流出,其瓣徑二寸,俗呼為孔水洞。 《圖書編》:孔水洞在大房山東北。上有懸崖千尺餘,下有石窟闊二丈許,泉水從中湧出,深不可測。 《帝京景物略》:孔水洞時有白龍出,輒化為魚。 《名勝志》:大房山南,晉霍原隱處。 《北游紀方》:雲GJfont山直上,皆石壁。下有水湧出,為孔水洞。俗名水簾洞。舊有龍泉寺,唐大曆中建。今四壁刻劃佛像,更萬佛堂,醜惡甚矣。 《方輿紀要》:孔水洞在房山東北,今GJfont為雲水洞。 《日下舊聞》:雲水洞在上方山孔水,別是一洞,非孔水GJfont為雲水也。孤山口、歡喜臺、摘星峰、望海峰:《帝京

景物略》:循孤山口而西,峰橫澗束,澗上側徑如古牆趾。人行村落十二三里,至下接待菴。兩壁巉截中隱一罅,旋折東,西望一平處,曰歡喜臺。行二里過兜門,門一里得石級以升,毘盧頂菴寺百餘,有藥師殿、華嚴龕、珠子橋,又半里則上方寺矣。寺左一峰,高百丈,峰下泉曰一斗泉。峰之有名者,大小摘星峰,望海峰。

毘盧頂:《徐文長集》:自歡喜臺拾級而升,凡九折盡三百級,始達毘盧頂。上有寺百二十,丹碧錯落,嵌入巖際,蒔花種竹,如江南人家。

文殊洞、普賢洞、雲水洞、華嚴洞、朝陽

洞:游業孤山口西行約十二三里,行篋游騎寄頓下接待院。歷枯GJfont二里許,至山門榜,曰兜率禪林,又里許,上石梯二百餘級,GJfont旁皆飛瀑宿痕。挽鐵綆而上,是為上接待院,倚壁皆僧舍。又半里,入上方寺,左有一斗泉,帖石山房,十笏以奉大士,下有文殊洞,上普賢洞,外有雲水洞、

華嚴洞、朝陽洞。

摘星陀:《長安客話》:毘盧頂之右有一斗泉、望海峰,左有大小摘星陀,極高。峰後有雲水洞,奇邃特甚。至山腰則一百二十寺,一一可指數。《記纂淵海》:摘星嶺在府西,高入雲霄。《唐書》:光啟時,契丹入寇幽州,劉仁恭窮師踰摘星山討之。六聘山:《明一統志》:六聘山在房山縣西三十里。 《國門近游錄》:由兜率寺西南行過十方院,其旁僧塔甚眾,中一塔特高,嵌有碑題曰六聘山天開寺懺悔上人墳塔記。金朝議大夫乾文閣大學士知制誥賜紫金魚袋。王虛中撰。 《國門近游錄》:甘池村東北行數里為皇后臺、黑龍潭。其北即六聘山,山有天開寺,寺中有元碑三,又有陀羅尼石幢。 《日下舊聞》:按六聘山見於

《遼史》,見於《寰宇通志》,及《明一統志》
,近時士子多
编辑

守《廣輿記》為兔園冊削去不載,人遂略焉不考。康熙癸丑予登上方山,見兜率寺,南十方院,東有金大安中懺悔上人墳塔。後十四年復遊上方於孤山口西,麥田中見有元延祐間所勒碑,則集賢學士魏必復所撰,稱此地為六聘山,天開寺下中院,又於甘池村北數里訪天開寺,尚存,蓋當日寺僧管業其地甚廣天開乃其下院,孤山則下中院,兜率為上方而總名之曰六聘山,天開寺六聘之義,地志不詳,疑即霍原教授之地,舍原之外,無人足以當之矣。

一堵牆山:《縣志》:一堵牆山在縣西南四十里。石壁巉峭,高三百餘尋長五百步,儼若版築,其下可容數百家。

紅蠃山:《涿州志》:紅蠃山在縣西南四十里,即幽嵐山。山勢崚嶒,諸峰羅列如GJfont戟,古剎存焉。紅蠃嶮:《帝京景物略》:紅蠃嶮在上方山東三十里。循九龍峪,八達嶺,入桃葉口,為下嶮。過龍潭水有洞曰紅蠃,為中嶮。復上半里,其右松棚菴,再右觀音洞,為上嶮。出嶮有嘉遯菴,嶮舊名幽嵐,一曰寶金山。

般州山:《方輿紀要》:般州山在縣西南四十里。上有般州山寨。《涿州志》:山有二寨,石室環列。白帶山:《太平寰宇記》:白帶山在范陽縣北四十里。

石經山:《方輿紀要》:般州山西南十里為石經山。山之東為石經洞。 《雙崖集》:出獨樹村四里,兩山對峙,外隘內豁,小溪中出,石參差如犬牙,水觸石流,GJfontGJfont有聲。沿溪行十里,有巨石數十橫布水中,躡以度。登平岡以望,峰巒不可勝數,中一山若火燄而草樹獨盛。詢知為白帶山,小西天之徑在焉。迤邐至山麓,壁立似不可登,徐望之有磴道直上,及山半有石室曰義GJfont廳。唐乾符中,僧藏賁所建。折而東,鑿石為道,廣不滿尺,橫於山腹者一里。折而北,條石為階,凡九十九級,級盡行百步,復有階如前級,差少。折而南有石堂,東向方廣五丈,曰石經堂。堂有几案、罏缾之屬,皆以石為之。下以石甃地,使平壁皆嵌以石刻佛經,字類趙松雪。中四石柱,柱上各雕佛像數百,飾以金碧。堂之前石扉八,可以啟閉。外有露臺三面,以石為闌,設石几、石床,以為游人憩息。禪房、庖、湢皆因巖為之。堂左石洞二,右石洞三,復有二洞,在堂之下,石經版分貯其中。始隋沙門靜琬,其徒道公等續之,至遼統和、金明昌間,增刻,前後納洞中石凡七百餘條。有石幢記其目,每洞以石為窗櫺,用鐵固之,石木之近窗者,可以闚見。其左洞有靜琬貞觀八年碑記嵌於門上。洞北有石池、石井,池廣七尺而深半之,井北有泉,自竇中出涓涓不絕,又有石龍王像,民禱雨則祀之。古木蒼藤,樛錯陰翳,由泉竇之。南緣小徑,盤屈至山頂。有五石臺,臺上皆有白石小浮圖,其南二乃唐金仙公主所建,餘無題識不可攷。頂有巨石,後廣前銳平,出於虛空者數尺,名曝經臺。下至堂中,左右見有碑十餘,其高大者則唐元和四年,幽州節度使劉濟所建。西偏下五里許,有雲居寺,亦靜琬所刱墀。中列唐人建石浮圖四,皆勒碑其上。其一開元十年,助教梁高望書,其一開元十五年,太原王大悅書。其建於景雲二年者,則甯思道所書。太極元年建者,則王利貞書也。寺僧言,後院中石刻猶多,在榛莽中,或立或仆,多唐時所刻。《石倉文集》:從孤山口支經之小西天。小西天者,即石經寺也。寺在絕頂,天然成洞,洞藏石經。其東西峪峪俱有寺,若張翼然。山寺至頂尚五里而遙,無不因山為徑矣。山腰有亭,又有石井,上之為洞者二。又上之為洞者二,其東為小洞者一。祠火龍有泉濡縷出,西折而上,又為洞者一。

再西為大洞一,即石經堂也。形方如矩,平視如幔,頂中奉金身如來,修丈餘,跣而端立,足踏石板,下藏玉匣、金瓶,貯舍利二顆。東北壁上嵌法華石經一部,西壁為雜編。有白石柱以豎四隅若撐,其頂洞之底復有二洞,不可測識,總之七洞皆藏石經也。石經板約方三四尺,層累相承,自北齊至隋,有沙門靜琬發願刻十二代經藏之此山,後其徒續成之。歷唐、宋、遼、金,功始成其半焉。 《長安客話》:石經山峰巒秀拔,儼若天竺,因謂之小西天。寺在雲表,僅通鳥道,曰雲居寺。迤南三里,有石級長里許,級盡東折為雷音殿。四壁鐫梵語,悉唐名人所書。復有洞七,即知苑藏石刻處也。 《帝京景物略》:房山縣西南四十里有山曰白帶山。生題草,又曰題山。藏石經者千年矣,故曰石經山,亦曰小西天云。北齊南嶽慧思大師慮東土藏教有毀滅,時發愿刻石藏閟封巖壑中。坐下靜琬法師承師付囑,自隋大業迄唐貞觀,大涅槃經成。其夜,山吼生香樹三十餘。本六月,水浮大木千株至山下,構雲居寺焉。唐元宗第八妹金仙公主修之。洪武二十六年又修之。正統九年,又修之。山上雷音洞,高丈餘,四壁刻經,四柱刻像,前有石扉維以開閉。几案、瓶罏皆石臺,有欄橫與堂,亙堂左洞二,右洞三,洞下洞二,皆經唐迄元,代有續刻經目列石幢。人傳洞火龍所穿也。山下左右東峪寺、西峪寺、後峪寺。後香樹林,香樹生處也。夢堂菴,唐夢堂師居處也。林後琬公塔也。萬曆壬辰,達觀和尚睹像設頹,石版殘蝕,率僧徒芟除,啟洞拜石經。石下有穴,藏石函一尺,上刻大隋大業十二年歲次丙子四月丁卯朔八日甲子,於此函內安置佛舍利三粒,願住持永劫三十六字,發視得小金舍利,狀黍米,色紫紅。師聞於慈聖太后,迎入供養,函瓶以玉,外函複之,安置故處。僧憨山撰雷音窟舍利記,刻之石。山多石碑,二隋碑,一仁壽元年王臣暕碑,一仁壽元年王劭碑。五唐碑,一開元十年梁高望碑,一開元十五年王大悅碑,一元和四年劉濟碑,一景雲二年甯思道碑,一太極元年王利貞碑。二遼碑,一趙尊仁碑,一天慶八年沙門志才碑。二元碑,一至元元年賈志道碑,一至正二年釋法稹碑。山半有菴,曰半山菴。

東峪、西峪、五臺:《燕都遊覽志》:東峪、西峪

兩寺,石經洞之左右翼也。 《瀟碧堂集》:東峪寺門,白楊成林,風氣慘裂,北臺如蓮花在水中央。東臺亦奇特,臺上石浮圖,唐金仙公主所建。五臺之外,環以巨嶂,其石紋或類雨點,或類卷雲也。 《長安客話》:從南臺而下,山麓間有寺,曰西峪寺。東溪水闊可五丈,聲潺潺若風雨驟,至五臺,僧皆穴處,遊人不可留,多憩此寺。

羊耳峪:《縣志》:羊耳峪,一名紅羊峪,在縣西北十二里。有大石高二丈,其形似象,名象石。黃山:《寰宇通志》:黃山去縣三十里,上有玉室洞天。 《方輿紀要》:黃山店口在縣北三十里。又西六十里曰大谷,又三十里即淶水縣北之乾河口也。 《縣志》:玉室洞天在縣西北七十里,中有獨橋十八灘。

穀積山:《方輿紀要》:穀積山在縣西北五十里。峰巒突起,如積榖然。下有三石洞,名曰三學,中可容千人。

朝陽洞:《北游紀方》:朝陽洞有二,形如連珠,相隔約十尋,俱疊石作坡,繚以短垣,山勢甚峻,從山腹轉而上。洞西有巖,有朝陽巖,石壁逾百仞,橫亙里許,巖麓溪水色綠如鴨頭,產魚極美。車營嶺:《北游紀方》:車營嶺,小岡疊阜,起復連綿。居民以種杏為業,環十數里,峰頭澗底皆是杏林。又東一小嶺,有杏約三百株,樹尤奇古,高者三丈,低者丈餘,狀如垂柳,繁花綴之,亦杏林之變態也。

連泉山:《涿州志》:連泉山,山巔有泉相連,在縣西北三十里。

大安山:《方輿紀要》:大安山在縣北八十里。山高險。薛居正曰:大安,幽州西名山也。 《名勝志》:大安山,龍泉河出焉。

岢羅陀:《析津日記》:岢羅陀在房山縣境,東有萬壽寺,俗呼天台寺。相傳寺有老僧,日誦佛聲聲,以豆記其數,久每誦一聲,豆輒自躍過,人目為豆兒佛,是時陳皇后浴於宮中,澡豆忽躍,心悸。有言及豆兒佛者,迺出金錢建寺焉。

挾河:《方輿紀要》:挾河出縣東南,中浣谷流入涿州界。

易水:《水經注》:出西山寬中谷,東逕五大夫城

南。昔北平侯王譚不同王莽之政,子興生五子並避時亂,隱居其舊居,世以為五大夫城,即此。岳讚云:五王在中龐葛連續者也,易水東左與子莊溪之溪水合,水北出子莊關,南流逕五公城,西屈逕其城南,五公猶王興之五子也。光武即帝位,封為五侯,元才北平侯,益才安喜侯,顯才蒲陰侯,仲才新市侯,季才唐侯,所謂中山之五王也。

聖水:《水經注》:聖水東逕玉石山,謂之玉石口。山多GJfont玉、燕石,故以玉石名之。玉塘泉:《縣志》:大石GJfont在縣西南四十里,黃龍山下。前產青白石,後產白玉石,小者數丈,大至數十丈,宮殿營建多採於此石。GJfont下有塘,突出一泉,其水甚清,流灌稻田,米色如玉,人呼玉塘米。

迴城水:《郡國志》:迴城水源出良鄉縣西北玉石山,東流經縣北四里,又南流入范陽縣界。十度河:《縣志》:十度河在縣之西南,曲折旋繞,由十度村至十GJfont店,歷經十度,故名,即巨馬河之上流也。

甘池:《北游紀方》:甘池在孫家岡北石將軍廟前。泉凡七孔,平地趵突,流為長溝。土人言,廟下穴中有一目魚,長可四寸,每於清明日出穴戲游,見者以占豐稔。 《國門近游錄》:孤山口東八里有東、南、西、北甘池四村,亦謂之長溝谷。西村之北水從石壁出,凡七竇,羅注為池。上有河北將軍廟,既無碑記,不知為何神也。土人言池中生魚,止一目,而涿州相近有水生魚重脣,其味絕美,然不多得。其水從石橋過,橋下荇帶冬月,青翠可翫。按酈善長《注水經》,有甘泉水出良鄉西山,東南逕西鄉城西而南注,疑即是水也。淶水:《水經注》:淶水北逕小黌東,又東逕大黌南,蓋霍原教授處也。徐廣云:原隱居廣陽山,教授數千人,雖千百世後,猶表二黌之稱,既無碑頌,竟不知定誰居也。

杖引泉:《方輿紀要》:杖引泉在縣西南六十里。泉水湧出,匯而成溪,流經涿州東頭,入胡良河。廣陽水:《名勝志》:公村在縣北三十里,廣陽水所出,經廣陽故城,與鹽溝水合,入桑乾河。有胡良河自縣北來注之。

防水:《縣志》:防水出良鄉縣西北大房山南,東南流逕羊頭阜,下俗謂之羊頭溪。

黑龍潭:《涿州志》:黑龍潭在縣北五十里。元至正中,京師大旱,遣留守都事薩理彌實禱之,大雨霑足。

六山河:《北游紀方》:六山河自黑龍關來,東南入琉璃河。上有半壁山,壁立千仞,石罅古柏蒙茸,然長不滿二尺。其西山半一小竇曰辟穀洞,峭絕不可上,北為背陰洞,對山望其東,有正覺洞。

北砦瀑泉:《奧室記》:北砦雙GJfont峭立,澗流其中,老樹千章,瀑泉三疊,注為龍潭。一禪宮,一道院,臨GJfont相望。觀中有無名子題壁詩云:壁色壓潭黑,林光漏日明。傳聞老龍臥,不敢濯吾纓。不知何年人作也。 《竹垞文類》:自上方山麓折而西,至北砦雙GJfont,如門琳宮梵舍對峙左右。老樹欹斜交蔭,GJfont谷寒葉盈尺,人行蔌蔌有聲。流泉三疊鳴空山中,注而為池。土人勿濯手,濯則龍怒,雷電且至。以上房山縣山水。

臺山:《名勝志》:霸州東二十里,曰臺山,九河水所經也。臺基三,如鼎峙。《長安客話》:沙城臺山二村,皆平壤也。土人語云臺山無山,沙城無城。鴈頭山:《明一統志》:鴈頭山在州城東南三十五里。

莫金山:《方輿紀要》:相傳以莫、金二姓居此而名。宋設莫金口寨於此,俗名口頭村。

南山:《明一統志》:在霸州城東七十里。喬松修竹,周匝十里,內有亭臺,為一郡之勝。

鹽廠河:《霸州志》:州城東北隅有瀦水,故益津縣治也,廣三里許,中有東岳祠、武廟時巨璫張忠所建。廟東水曰鹽廠河,每歲冰泮,輒有水鳥千群容與其上。

瓦河:《太平寰宇記》:瓦河水在永清縣西南三百步。

五渠水:《長安客話》:霸城河、沙河與唐河合流處俗呼飛魚口,即漁津窪也。一名五渠水,又名長鳴水。

巨馬河:《方輿紀要》:巨馬河舊在州北宋界河也,自保定府雄縣流入。巨馬河自蘆溝河分流,經固安縣,過州治北,東合白溝河,後徙流州治,西會霸水,至直沽入海。今霸水淤塞,巨馬、琉

璃諸河復合流,經州治北,東入東安、永清各縣界。

宋時諸塘濼:《宋史·河渠志》:塘濼緣邊諸水所聚,因以限遼河北屯田司緣邊,安撫司皆掌之,而以河北轉運使兼都大制置。凡水之淺深,屯田司季申工部,其水東起滄州界,拒海岸黑龍港,西至乾寧軍沿永濟河,合破船淀、灰淀、方淀為一水。衡廣一百二十里,縱九十里至一百三十里,其深五尺。東起乾寧軍、西信安軍、永濟渠為一水,西合鵝巢淀、陳人淀、燕丹淀、太光淀、孟宗淀為一水,衡廣一百一十里,縱三十里或五十里,其深丈餘或六尺。東起信安軍永濟渠,西至霸州莫金口,合水汶淀、得勝淀、下光淀、小蘭淀、李子淀、大蘭淀為一水,衡廣七十里或十五里或六里,其深六尺或七尺。東北起霸州莫金口,西南保定軍父母砦,合糧料淀、迴淀為一水,衡廣二十七里,縱八里,其深六尺。霸州至保定軍並塘岸水最淺,故咸平景德中,契丹南牧以霸州信安軍為歸路。東南起保安軍,西北雄州,合百水淀、黑羊淀、小蓮花淀為一水,衡廣六十里,縱二十五里或十里,其深八尺或九尺。東起雄州,西至順安軍,合大蓮花淀、洛陽淀、牛橫淀、康池淀、疇淀、白羊淀為一水,衡廣七十里,縱三十里或四十五里,其深一丈或六尺或七尺。東起順安軍,西邊吳淀,至保州合齊女淀、勞淀為一水,衡廣三十餘里,縱百五十里,其深一丈三尺或一丈。起安肅廣信軍之南,保州西北,畜沈苑河為塘,衡廣三十里縱十里,其深五尺,淺或三尺,曰沈苑泊。自保州西合雞距泉、尚泉為稻田、方田,衡廣十里,其深五尺至三尺,曰西塘泊。琉璃河:《方輿紀要》:琉璃河在州西北五十里,自良鄉縣合上流諸水,東南流入州界,會於巨馬河。

會同河:《霸州志》:會同河在州東十八里,上接玉帶河,下至蘇橋,眾流至此合而為一,所謂苑口秋濤也。景泰癸酉建苑家口關。弘治甲寅,知州事徐以貞造舟三十艘,聯以鐵索,上布以板,隨水升降,以通輿馬。

夾河:《名勝志》:夾河源自上谷涿鹿山,合胡良河至州界。 《方輿紀要》:苑家口洪濤,彌望無際,或謂之夾河。

通濟河:《霸州志》:通濟河,由苑家口達栲栳圈,經關王堂山川,壇折而北入護城河,蓋逆流也,每秋潦溢,舟楫直抵城下。 《霸州志》:橫堤在城東十八里,南抵苑家口,北抵栲栳圈,西來諸水至此壅阻,斂入會同河,河口狹流,卒難速泄,致上源為災。副使顧褒議盡決此堤,以殺水勢,使回臺山注信安,或阻之,乃止。

高橋淀:《方輿紀要》:高橋淀在州東七十里,周三十里西為栲栳圈眾流所聚也。州壤卑下,西北諸山之水多匯於州境,然後東流出丁字沽,注白河以入於海。弘治中,築河堤,起涿州東境,接固安至州境之趙村務,臨津水口,經州南關,長三百餘里,旁植榆柳以為固,其間為水口一百六十有七,至文安縣之蘇家橋,大城縣之辛張口而止,今多崩壞。

回淀:《元混一方輿勝覽》:回淀水,東西二十七里,南北八里,霸州至保定軍,沿塘岸行,其水最為淺狹。

沙河:《方輿紀要》:沙河在州南,與瓦河、唐河合流而東,蓋九河之水匯流於安州雄縣之界,溢而東出也。

霸水:《方輿紀要》:霸水在州南三里,白溝河之支流也。自雄縣流入境東會於巨馬河,今堙廢。《長安客話》:霸去都近,去海亦近,凡雲朔恆代諸山之水,由天津入海者必經流霸,出丁字沽,總稱霸水。 《潞水客譚》:口外諸山之水自京西盧溝橋而下,經固安、永清至於信安,匯於三角淀,達於直沽,入於海。良涿九川之水會於胡良河,自楊家務而下,經北樂店,東過辛店至於信安,此霸州以北之水也。宣府、紫荊、白溝諸水自新城而下,匯於茅兒灣,經保定玉帶河,達於苑家口,至於信安直沽入於海。易、安、苑、肅、唐、蠡、九河之水自雄縣而下,東過茅兒灣,入於苑家口,山西五臺之水自河間而下,經任丘,匯於五官淀,亦入於苑家口,此霸州以南之水也。南北二川,東狹汙淺,堤岸蕩蝕,不足以容萬派之流水,至則瀰漫無際,溢入文安大城,積為巨浸,民不得耕治之,之法不以壅而以導,不先於決口而始於下流。按直沽之上有大淀,有小淀,有三角淀,廣延六七十里,深止四五尺,若因而增益之,又

為之隄以停蓄眾水,而以委輸於海水,有所受然後濬治舊川為長隄以束之,高廣倍於前功,使水有所行,又多開支河,聯絡相屬,使水有所分,見在窪淀不下數十處,各深而隄之,使水有所積。則雖有淫潦,大川為之,支河析之,諸淀瀦之,高隄防之,可以無患矣。

界河:《長安客話》:霸在宋時蓋與遼分界處,若今靖邊諸城,一垣之外即敵境也。州北一里,舊有界河,相傳楊延朗建草橋於此關,因以名。文安潭:《郡縣釋名》:文安潭,名潭。在縣北一十五里。按界河,以上俱霸州山水,文安無山,但有水,水以此為始。火燒淀:《方輿紀要》:火燒淀在縣東二十五里,廣四十餘畝,縣境有石溝、柳河、急河三水,皆聚流於此。東入衛河,達於直沽。元志河間府境有黃龍淀,自鎖井口開鑿,至文安縣玳瑁口通濼水,經火燒淀,轉流入海,今堙廢。

滹沱河:《太平寰宇記》:滹沱河水在文安縣西北三十里,又東溢為趙淀。 《方輿紀要》:今川原改易滹沱,經縣東南,不經縣西矣。

狐狸淀:《隋書》:文安有狐狸淀。《圖經》:狐狸淀,俗謂之掘鯉淀。

易水:《方輿紀要》:易水在縣西,自保定縣流入境,即沙河諸水下流也。

水紋淀:《方輿紀要》:水紋淀在縣西,宋起塘濼東自信安軍永濟渠,西至霸州莫金口,合水紋、得勝諸淀為一,今廢。《長安客話》:霸州苦水而文安形如釜底,尤為諸水所匯,其苑家口會同河與栲栳圈、新挑河,各東西相去約二十里。北岸屬霸州,南岸屬文安,各築高堤。文安約六七十里,霸州約五六十里,屹如長城,累年有秋實賴於此。但築堤愈高,壅水愈甚,故議者謂京師之南水害以霸州、文安為之阻也。以上俱文安縣諸水。子牙堽:《燕山叢錄》:大城北有子牙堽,相傳以為太公嘗居此。河中有釣臺浮出煙波,土人云,常隨水高下,雖大浸不沒。

仙人洞:《名勝志》:仙人洞在縣南,俗名故縣村洞,深入不能窮,今巳閉塞。

黃汊河:《方輿紀要》:黃汊河在大城縣東北八十里,其上源即易水也。自安次縣分流入縣境,又東北入武清之三角淀。

滹沱河:《太平寰宇記》:滹沱河,出大城縣北一百三十里。

永濟渠:《太平寰宇記》:永濟渠,在縣東五十里。清漳水:《水經注》:清漳自章武故城西,故濊邑也,枝瀆出焉,謂之濊水,東北逕參后亭分為二瀆。應劭曰:平舒縣西南五十里有參后亭,故縣也。世謂之平鹵城,枝水又東注,謂之蔡侯溝,又東積而為淀一,水逕亭北,又逕東平舒縣故城,又東北分為二水:一水右出為澱;一水北注滹沱謂之濊口。以上大城縣山水。

玉帶河:《方輿紀要》:玉帶河在保定縣北,遶縣東南入於磁河。或曰,即霸水之下流也。

磁河:《明一統志》:磁河源自安州,聚九河之水,至雄縣為瓦濟河,至保定縣為磁河,入直沽。以上保定縣無山,止此二水。

漁山:《圖經》:漁山在城西北三里。高百餘丈,周五里。郡在此山之南,故曰漁陽,水遶山下,故曰漁水。

鐵嶺:《薊州志》:鐵嶺在城北十里,石色如鐵,懸澗極深。

藥兒嶺:《通鑑注》:藥兒嶺在雄武軍西。

甘泉山:《方輿紀要》:甘泉山在州西北七十里。一名石獒山。《薊州志》:山頂有大石,狀類犬。故名。上有甘泉寺。

空同山:《盤山志》:翁同山一名空同山,在薊州城北五里,上有崔府君祠,又呼府君山。舊有日照寺,寺有圓覆法師舍利塔。金大定九年,進士孫設撰記,甃塔之東。其西又有小石碣,列建塔居士沙門姓名。 《名勝志》:空同山,相傳黃帝問道之所。 《路史注》:遵化南三十里,亦有空桐,世謂黃帝謁廣成問道在此,非也。 《日下舊聞》按:岷州、原州、肅州、汝州、薊州、贛州皆有空同山。《史記·黃帝本紀》:西至於空桐,登雞頭。世以為隴右之山,無致疑者。《左傳》:哀公二十六年,宋景公游於空澤,卒於連中,大尹興空澤之士千甲奉公自空桐入則汝州之山也。山下有廣成城,廣成澤上有廣成觀。宋宣和中,汝守林時請於朝,建立說者謂襄城具茨壤地相接,疑軒皇問道當於此地。然稽之《爾雅》:北戴斗極為空桐。空桐之人武司馬彪《注莊子》亦云:空桐,當斗之山。則空桐宜在北矣。且問道之文載於莊子,其初往見

廣成子謂帝不足以語至道。退而築特室,席白茅,閒居三月。復往要之。廣成子南首而臥,帝順下風膝行而進。當日帝邑於涿鹿之阿,去薊甚邇,故不難復要之。又《寰宇記》:薊縣有笄頭山,空桐、笄頭相去不遠。而陳子昂薊丘覽古詩云:尚想廣成子,遺跡白雲隈。然則薊之空桐未可定,其非黃帝問道之所也。

別山:《薊州志》:別山在城東南三十里,西臨沽水,東據無終,行旅所出,雖有山名而無高阜。蠃山:《薊州志》:蠃山在州城東南四十里。 《長安客話》亦曰:洪蠃山又曰紅羅嶮。

桃花山:《名勝志》:漁陽有桃花山,山頂有泉流遶山麓入泃河,泉上有桃花寺。自此十里,沽河、草橋諸水匯焉。《長安客話》:桃花山去薊州南二舍。今城東別有桃花山、桃花寺,寺旁亦有泉遶山而下,清淺可愛。

鮑丘水:《水經》:鮑丘水從塞外來,南過漁陽縣東,又南過潞縣西,又南至雍奴縣北,屈東入於海。

漁水:《水經注》:漁水出漁陽縣東南,平地泉流,西逕故縣城南,今城在斯水之陽,漁陽之名當屬此。秦發閭左戍漁陽,即是城也。

泃水:《方輿紀要》:泃水在州北四十里。一名廣漢川,發源黃崖口。一支西南流經盤山之陰,入平谷為泃河。一支東南流經盤山之陽,過三叉口,入寶坻縣之白龍港,廣川郡之名以此。《薊州志》:廣漢川俗名黃崖川。 《水經注》:盤山水出山上,山峻險,人跡罕交,去山三十里,望山上水可高二十餘里,素湍浩然,頹波歷谿,沿流而下,自西北轉注於泃水。《竹書紀年》:梁惠成王十六年,齊師及燕戰於泃水,齊師遁。即是水也。陽河:《方輿紀要》:陽河在州西五里,亦名五里河。源出鵝毛臺,臺亦名紙坊山,流入於沽水,水性暖,遇寒不冰,故曰陽河。相去一里,有涼泉水出地中,方廣丈餘,盛暑彌涼,因名。

砂河:《名勝志》:盤山有砂嶺,陡絕難行,高二百餘仞,周六里。泉水沿石竇下,為砂河,東流合五里河。《薊州志》:沙河在城西二十五里。源出盤山,經沙嶺之麓,東南會五里河入沽河。

瀑水:《薊州志》:瀑水在城西二十五里,出於石山之麓,流經塔山之陰。有泉自石竇出,極清冷,初夏或有冰浮出。

白澗:《薊州志》:白澗在城西四十里,發源於盤山西峪,經沙河。水色澂碧,上有白澗寺。

白馬泉:《薊州志》:白馬泉在空同山下。

清池:《薊州志》:清池在城東十五里。周一頃餘,四山圍遶,瀲灩於中,水色如藍。

沽河:《方輿紀要》:沽河在州南五里,自陽河以西,泃水以東,諸水皆入焉。其下流經新開河至直沽達於海,漕運溯流而上,直扺城南。《通典》:漁陽有鮑丘水,又名潞水,即沽水矣。後漢興平二年,幽州牧劉虞為公孫瓚所殺,虞從事鮮于輔等合兵攻瓚,破瓚於鮑丘水。是也。 《薊州舊志》:沽河在城南,一名西潞水,一名東潞水,或曰在通州東者曰西潞水,在薊州南者曰東潞水,下流皆合於寶坻縣,兼有鮑丘水之名,建永濟橋於其地,故又名永濟河。

龍池河:《方輿紀要》:龍池河在州城南,一名漁水,源自州北盧兒嶺口流入,南合遵化縣之梨河,經玉田縣,入寶坻縣之白龍港。成化間,西北盤山水發始合州境之沙河、窯河及五里河,並入沽水。《水經注》:漁水西南入沽水,又南與蠃山之水合,水出漁陽城南小山。《魏氏土地記》曰:城南五里有蠃山,其水西南入沽水。

白龍江:《方輿紀要》:白龍港在州南七十里,亦曰白龍江,遶桃花山,下泃河,沽河諸水皆匯焉,入寶坻縣界,亦名潮河,以河通潮汐也。

洳水:《水經注》:出北山,山在傂奚縣故城東南,東南流逕博陸故城北,又屈逕其城東,世謂之平陸城,非也。漢武帝封大司馬霍光為侯國文穎曰博大陸平,取其嘉名而無其縣,今居山之陽,處平陸之上,匝帶川流,面據四水,是也。麻山:《名勝志》:麻山在玉田縣城北十五里,與旁山相連,南即種玉山也。

種玉山:距縣西北二十五里,懸GJfont壁立其旁為石鼓。唐太宗征高麗嘗聚兵于此。

燕山:《方輿紀要》:燕山在縣西北二十五里。晉咸康四年,石虎攻段遼,遼將北平相陽裕,登燕山以自固,即此。 《長安客話》:燕山之脈,自太行迤邐而東,暨玉田直抵海岸,燕國由此名,或以為即燕然,非也。 《縣志》:由燕山口迤西二里,折

而北,又東歷磴而上,有梨花菴,綠陰覆翳,可以避暑。

石鼓:《水經注》:燕山上有懸巖,之側有石鼓,去地百餘丈,望若數百石囷,有石梁貫之。鼓之東南有石人援桴,狀同擊勢。耆舊言,燕山石鼓鳴,則土有兵。

楸子谷:《縣志》:楸子谷在石鼓山後七里,有寺。徐無山:《方輿紀要》:徐無山在縣東北二十里。建安十一年,曹操伐烏桓,令田疇為鄉導,上徐無山,是也。 《開山圖》曰:山出不灰之木,生火之石。注云:其木色黑似炭而無葉,有石赤色如丹,以一石相磨則火發,今則無之。 《太平寰宇記》:無終山,一名翁同山,又名陰山,在漁陽縣西北四里。

小泉山:《名勝志》:小泉山在縣東北二十五里。上有泉出石罅,西南流五里,合大泉山之水,入白龍江。

藍水:《水經注》:藍水出北山,東屈而南流逕無終縣故城,無終子國也。《燕山叢錄》:玉田縣西北有水,其色蔚藍可愛,亦曰藍水。其土如靛,蓄靛者恆取土和靛賣之。

庾水:《水經注》:庾水出右北平徐無縣北塞中,南流歷徐無山,得黑牛谷水又得沙谷水,並西出山東流。《方輿紀要》:縣東北四十里即浭水。灅水:《水經注》:灅水又東南流為北黃水,又屈而南為南黃水,又西南逕無終山,即帛仲理所合神丹處也,又於是山作金五千斤以救百姓。山有陽翁伯玉田在縣西北,有陽公壇社即陽公之故居也。

梨河:《方輿紀要》:梨河在縣東二十里,自遵化州南流經縣境,又南入寶坻縣界。縣之東境諸水多流入焉。

光砂泉:《寰宇通志》:光砂泉在玉田縣南,攻玉所用。以上玉田縣界山川。

瑞屏山:《縣志》:瑞屏山在平谷縣北二十里。連峰秀列如屏,上有石臺,下有興隆寺。元大德元年建。明弘治中重修。俗呼蕭家院。

妙峰山:《縣志》:妙峰山在縣東北二十五里,峰巒秀拔,下有九沽泉。

雞足山:《縣志》:雞足山在縣東北三十里,下有三泉寺,金承安二年建。

碣山:《縣志》:碣山在縣東北四十里。峰巒峭峻,林谷深邃,有雙泉寺,金明昌中建。

城山:《縣志》:城山在縣東北五十里。四山高聳,中平如城,有石室,止容一人栖臥。

泃河:《方輿紀要》:泃河在縣東南,自薊州流入界,又南入三河。 《名勝志》:泃河源出口外,入縣境之黃崖口廣漢川,自東迤邐遶縣城西南流經三河縣北,至寶坻縣,入白龍江。

洳河:《方輿紀要》:洳河在縣東南五里,源出密雲縣石峨山,流經縣境,又西南流入三河縣界。逆流河:《方輿紀要》:逆流河在縣東南八里。一名小碾河,源出縣南泉水山,西北流凡九十九曲而入泃河。

龍泉:《名勝志》:龍泉在縣東南十里。文皇嘗駐蹕於此,飲其水甘,因錫以今名。

周村河:《方輿紀要》:周村河在縣西十里,源出口外,流入洳河。

大榆河:《水經注》:大榆河又東南峽逕安州,舊漁陽郡之滑鹽縣南,王莽更名匡德。漢明帝改曰鹽田,世謂之斛鹽城,西北去禦彝鎮二百里。獨樂水:《水經注》:獨樂水出北抱犢固,南逕平谷縣故城東。

馬莊河:《方輿紀要》:馬莊河源出縣東北海子,與縣東北獨樂河及五百溝水俱合,流入於泃河。

夏謙澤:《方輿紀要》:夏謙澤在縣東北百餘里。晉隆安初,後燕慕容寶為拓跋珪所迫,自中山至薊盡徙府庫,北趨龍城,珪將石河頭時屯漁陽引兵追之,及於夏謙澤為慕容會所敗。胡氏曰:澤去薊北二百餘里,今縣東北有海子。或以為即故澤也。以上平谷縣界山川。

明月山:《名勝志》:遵化縣西南十三里。山高百餘仞,上有石穴,南北相通,穴口望之如明月然。夾山:又十二里為夾山,中有寺曰慈應寺。試杵石:《燕山叢錄》:遵化縣小燕口有石如臥牛,其上杵跡遍滿,名曰試杵石。

石龜:又五里水門口有石如龜形,潦水暴至,勢苞陵阜而此石依然水上,相傳龜沒則有兵。南龍山、北龍山:方輿紀要縣南八里有南龍山,其北有北龍山,兩山相望,蜿蜒如龍。

龍門:《水經注》:沽水南出,峽岸有二城,世謂之獨固門,以其藉嶮憑固,易為依据,兼壁昇聳疏通若門,故得是名也。 名勝志:獨固門一名龍門,在縣南十里,上合下開,開處高六丈許,水自懸崖傾瀉而下,觸石成井,奔盪之聲轟然若雷。清風山:《縣志》:縣南十七里清風山,其山四時蕭颯多風。

桃花山:《縣志》:桃花山在縣南二十五里。層峰疊嶂,上多桃樹,其巔有塔,山下聖水泉旁有石室。

磨臺山:《方輿紀要》:磨臺山在縣南四十里,山高聳而頂圓如磨。

靈靈山:《縣志》:靈靈山上有靈靈寺,在縣南五十里。《方輿紀要》:山高九百餘丈,為縣境群山之冠。

鐵山:《縣志》:鐵山在郭東五里,小嶺也。中斷若峽,山石黝黑,每朝日射峽口,一縷如虹,石色俱殷。

景忠山:《縣志》:景忠山在城東六十里,舊名陰山,總兵馬永建三忠祠于山上,因更名焉。 《碣石叢譚》:景山舊有二名,南為明,北為陰。高八里許,其陰為鹿兒嶺,東為三屯鎮城。嘉靖元年,總兵馬永建祠其巔以奉諸葛武侯。及少保岳文兩公為三忠祠,取高山景行之義,更名景忠山。其下震湖,湖中有宛在亭戚都護元敬所修也。北為長壽祠,元敬去鎮,鎮人思之,摶像於此祀焉。

五峰山:《名勝志》:縣東北二十五里。五峰山,東曰快目,南曰瑞雲,西曰紅翠,北曰虎岩中曰紫GJfont,峰皆崛起。 《遵化舊縣志》:山有雲昌寺,遼重熙中,僧志紀重修,更名禪林寺。山半懸石曰雞鳴石,取小石扣之,作群雞聲。

乳山:《縣志》:乳山在縣東北三十里。

三臺山:《方輿紀要》:三臺山在縣東北九十里。其山盤曲三層,又東北二十里為大團亭山,山北為小團亭山,皆縣境之險要也。

石門峽:《水經注》:灅水又東南逕石門峽,山高嶄絕,壁立洞開,俗謂之石門口。漢中平四年,漁陽張純反,殺右北平太守劉政,遼東太守陽紘。中平五年,中郎將孟溢率公孫瓚討純,戰於石門,大破之。 《後漢書》:公孫瓚傳張純與烏桓丘力居等入寇,公孫瓚戰於屬國石門,大敗之。《北平古今記》: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但云石門,傳則云屬國。石門明有兩石門,公孫瓚戰地乃遼東屬國之石門也。《章懷太子注》:石門山在今營州柳城縣西南。《通典》:柳城有石門山。非此漁陽之石門。水經注誤爾。《方輿紀要》:石門鎮在薊州東六十里。山峽嶄,絕壁立,於中洞開,俗呼為石門口。宋宣和五年,遼蕭幹敗宋兵於石門鎮,遂陷薊州,寇掠燕城,為郭藥師所敗。幹出喜峰,走死,今為石門鎮驛。宣德三年,征兀良哈自石門驛出喜峰口,是也。《名勝志》:石門峽有石將軍,在峽西,崖高三丈。

野狐山:《縣志》:野狐山在城西北十七里,下有澄潭,土人遇旱禱於此。

關山:《方輿紀要》:關山在縣西北五十里,以山近邊關而名。

豐臺嶺:《縣志》:豐臺嶺在馬蘭谷西,去城七十里。

蒲池:《遵化舊縣志》:在郭門西七里,廣二里。湧泉湖:《方輿紀要》:湧泉湖在縣西南,湖不甚廣,而泉水澄渟不竭。

黎河:《方輿紀要》:梨河在縣西南十里,源出縣北山谷中。《舊志》云:出灤州界流入縣境,縣西北有湯河出鯰魚口,又有清水河出道溝谷,俱流合焉,經玉田縣入寶坻縣界,會於潮河。

蓮花池:《長安客話》:蓮花池在磨臺山。金大定間有大龜負鏡出浮池面,土人異之,建剎名龜鏡。

灤河:《縣志》:灤河又名灤江,在縣東七十里,源出塞外,由潘口入,南經灤河入海,宋名郡為灤州,以此。《方輿紀要》:灤水自縣北亭砦流入內地,東南入遷安縣境。唐開元二年,幽州帥薛訥出檀州擊契丹,至灤水山峽中,契丹伏兵遮其前後,從山上擊之,訥大敗,即此地也。

五里河:《名勝志》:縣北有五里河,源自片石谷,流坡谷間數里,始合沽河。

溫泉:《燕山叢錄》:遵化縣北四十里。溫泉浴之愈疥。守臣為鑿池,受之覆以鉅屋,導其流,折而左入東院以待宦,復右折入西院以待騶,從復南注為兩池以待行旅,使男女異處,皆石甃、石

欄,浴者甚便。《帝京景物略》:湯泉在山坡下,沸而四出。萬曆五年,戚大將軍繼光甃石為,池深二丈,方四尋,覆以堂,曰九新泉。上有寺,唐貞觀二年建,名福泉寺,俗呼湯泉寺。湯泉如分寧、臨川、崇仁、安寧、寧州工 白GJfont、德勝、關浪、穹宜、良、鄧州、廬陵、京山、新田皆有。其最著者,驪山。最潔者,香谿。最熱者,遵化。《長安客話》:湯泉自平地湧出,浴之可以愈疾,上有福泉寺,寺迤北即馬蘭峪。灅水:《水經注》:灅水出右北平俊靡縣,王莽之俊麻也。世謂之車軬水,東南流與溫泉水合。水出北山谿即溫源也。《魏氏土地記》曰:徐無城東有溫湯。即此也。其水南流百步便伏流入于地,下水盛則通注灅水,又東南逕石門峽,山高嶄絕,壁立洞開,俗謂之石門口。以上遵化界內山川。車軸山:《豐潤縣志》:車軸山在縣南二十里。孤圓而高,若臥轂然。上有壽峰寺,無梁閣一,塔二。鴉鶻山:《方輿紀要》:鴉鶻山在縣西北二十里。峰巒秀拔,高數百仞。中有二石穴,名孟家洞、趙家洞。又西有兩山口,兩山者,狼山、管山也,兩崖對峙,中有路通遵化縣,又有蓮花池水注焉。靈應山:《方輿紀要》:靈應山在縣西北四十里。懸GJfont壁立岩畔,有泉歕流而下注於流沙河。《豐潤縣志》:山有二石洞,洞中有石硯,時有巖溜滴硯池中。

陳宮山:《名勝志》:陳宮山在縣北七十里。觀雞寺在縣北四十里。俗傳,峰頂有金雞之瑞,故名焉。《縣志》:陳宮山縈迴數十里,東臨還鄉河,西接黃土嶺,山南有峰,其色蒼翠,一名華山。有龍泉井,鑿石而成,每六月水滿且溢,至冬乃止,又曰溢泉井。

崖兒口山:《方輿紀要》:崖兒口山在縣東北八十里。其山綿連而中斷,東為崖兒口,西為白霫口,有水自崖而入。

金窯山:《燕山叢錄》:豐潤金窯山,極險峻,山腹石壁間宛如門扇而不可開,上有朱書數行,惟縱。有黃金人不見七字可辨識,其書雖極力磨洗不滅,人以為金礦所在。

枇杷山:《縣志》:枇杷山在縣北三里。其山平廣,產白土如粉飾屋壁。

馬頭山:《方輿紀要》:馬頭山連峰馳驟,最南一峰昂若馬首,在縣東二十里。

秦王山:《燕山叢錄》:豐潤縣東北有山,惟荊叢生。相傳唐太宗為秦王時登此山,見荊愕然曰:此里師授吾句讀時所用,朴也。下馬拜,荊皆垂首嚮地,如頫伏狀。至今猶然,石上有秦王下馬跡,因名秦王山。

朝月山:《方輿紀要》:朝月山在縣東八十里。兩峰特起狀如偃月,山陰為石坑岡。

腰帶山:《方輿紀要》:腰帶山亦在縣東八十里,上有石GJfont繞山半,如束帶然。名勝志:靈泉水出腰帶山南百餘步,上有石屋,竇深尺許,泉注其中,西為大嶺山,行旅所經也。

陡河:《縣志》:陡河在縣南三十里。發源於遷安,縣館山由牛橋而來,其地掘丈餘,有水火炭可供爨陶瓷器者利之。

韓城鎮河:《方輿紀要》:韓城鎮在縣南五十里。有河源出車軸山,經鎮北又西流十餘里入漫泊,下流會還鄉河。

沙河:《縣志》:沙河在縣南,源出灤州界西北,流經縣之越支社,又屈而東南流入於海。

沙流河:《方輿紀要》:沙流河在縣西四十里,源出縣西北五十里之黨谷山,下經兩山口又西南流會於還鄉河。元致和初,懷王襲位,上都兵自遼東入討撒敦等,拒之於薊州東沙流河,是也。

巨梁水:《水經注》:巨梁水出土垠縣北陳宮山,西南流逕觀雞山,謂之觀雞水。水東有觀雞寺,寺有大堂,甚高廣,可容千僧,下悉結石為之,上加塗GJfont基,內疏通枝經脈散基側室,外四出爨火炎勢內流一堂盡溫,蓋以此土寒嚴霜氣肅猛出家沙門率皆貧薄施主,慮闕道業,故崇斯構,是以志道者多栖托焉。

浭水:《方輿紀要》:浭水在縣北八十里。一名還鄉河,或謂之雲浭水。源自遷安縣,歷崖兒口,西南流經縣境,入玉田縣界,合於梨河。 《燕山叢錄》:浭水源出崖兒口,經豐潤、玉田,由運河入海,凡水皆自西而東,此水獨西,故俗謂之還鄉河。宋徽宗過河橋駐馬四顧,悽然曰過此漸近大漠,吾安得似此水還鄉乎。不食而去,人謂其橋為思鄉橋云。 《吳文恪公集》:國初用遮洋船從直沽出海,轉餉薊州,時有漂沒。天順二年,開直

沽河,歲久復堙。嘉靖四十五年,詔濬豐潤縣還鄉河,轉運太平等寨軍餉於北齊莊張官屯,鴉鴻橋設三閘以瀦水焉。以上豐潤界內山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