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045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四十五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四十五卷目錄

 順天府部雜錄六

職方典第四十五卷

順天府部雜錄六南城编辑

《五城坊巷衚衕集》:正東坊,自正陽門外東河沿至崇 文門外西河,沿八牌四十舖,有蕭公堂、崇真觀、天慶 寺、慈源寺、清化寺,西三里,河東三里,河蘆葦園。 天壇,周十里,內有圜丘神樂觀天師府。犧牲所,在正 陽門外,永定門內街東。

《帝京景物略》:天壇之北,藥王廟,武清侯李誠銘立也。 左墀碑文,恭順侯吳惟英書也。

《燕都遊覽志》:魚藻池,在崇文門外西,南俗呼曰:金魚 池。養畜朱魚,以供市易,都人入夏,至端午,結棚列肆, 狂歌轟飲,於穢流之上,以為愉快。

《帝京景物略》:金故有魚藻池,舊志云池上有殿,榜以 瑤池。殿之址,今不可尋矣。居人界池,為塘植柳覆之, 歲種金魚,以為業,池陰一帶,園亭甚多,南抵天壇,一 望空闊,每端午日,走馬於此。

《春明夢餘錄》:天慶寺,原遼之永泰寺,金大安中,兵毀。 元世祖至元壬申重建,明宣德中重修,後有高閣,可 望天壇、僧舍。有李龍眠畫羅漢十六軸。

天慶寺碑,至元九年,學士王惲撰并書。

《燕石集》:天慶寺、僧舍,有雅致亭。

《行國錄》:天慶古剎也,今止存明碑二。其一,天順戊寅 尚寶司卿重慶蹇英撰文,禮部員外郎錢唐吳謙書。 其一,嘉靖乙丑建,極殿大學士華亭徐階作記。 《帝京景物略》:慈源寺,成化二年,指揮朱善建。

《行國錄》:圓覺寺,亦在魏村社,明景泰中所建也。有嘉 靖四十二年重修碑記,雲:南道御史趙鏜撰文。 《明一統志》:金井,在府南魏村社。

《帝京景物略》:姚彬關王廟,俗傳吳將姚彬盜關公馬, 被獲,強不屈,廟塑縳彬像,公戎服,作色,左顧彬,彬反 面色,不屈,侍將七人,怒視彬。縳彬者,仰公顏,色而受 命,馬回望公,其色歕沫。人曰:隋時像也。

《春明夢餘錄》:三里河,元時名文明河,接通惠河,為漕 儲運道,今鐵閘尚存。

《病逸漫記》:大通橋,去通州四十里,地形高通州五丈, 置十閘,方可行舟。三里河,在天地壇前,去通州五十 里,形高通州一丈九尺,置二閘,便可行舟。但有一道 走沙耳。

《析津日記》:重建三里河,橋碑在橋西。鐵山寺碑,建於 正德十二年,翰林院修撰,江陰周敘撰文,鐵山寺僧 宗洪號也。

桂文襄公奏議:正陽門外東偏,有古三里河一道,東 有南泉寺,西有玉泉庵,至今基下俱有泉脈,由三里 河,繞出慈源寺、八里莊、五箕花園一帶,直扺張家灣 煙墩港,地勢窪下,故道俱存。冬夏水脈不竭,見今天 壇北蘆葦園草場九條巷,其地下者,俱河身也。高者 即舊馬頭,明白易見,不假經畫,稍加修治,即可復也。 但附近勢家莊園。故成化六年,楊茂雖嘗建議,而不 敢盡言,但請置壩而已。後亦竟沮不行。成化十二年, 亦踏勘,而勢家賄通欽天監,以為地居京師,子午方 位為說不知。三里河,乃在都地,巽巳實非子午方也。 今誠按此修濬,則公私大船俱可直抵三里河,不但 便漕船而已。

《帝京景物略》:三里河之故道已成陸矣。然時雨,則停 潦,泱泱然河也。武清侯李公疏之入園中,園遂以水 勝可汎舟,周廊過亭,其東梅花亭,砌亭為瓣五,鏤為 門為窗,繪為壁,甃為池,范為器,其形皆以梅。

《順天府志》:清化寺,在正東坊,有敕建碑。

《析津日記》:崇真觀,司禮監太監張政捨宅,建正統十 四年,賜額。景泰四年,國子監祭酒胡GJfont撰碑。 《五城坊巷衚衕集》:崇南坊,在新城廣渠門左,安門東 南角七牌三十三舖,有地藏寺、法藏寺、妙音寺、寶應 寺、崇教寺、安化寺、吉祥寺。

《帝京景物略》:法藏寺,舊名彌陀寺,金大定中;立景泰 二年,太監裴善靜修之,更曰:法藏。有祭酒胡GJfont沙門 道孚二碑,道孚戒壇第一代戒師,世人稱鵝頭祖師 者也。北地多風,故塔不能空,無可登者,法藏寺。彌陀 塔,獨空其中,可登塔,崇十丈,窗八面,窗置一佛,凡五 十八佛,佛設一燈,歲上元夜,僧然燈遶塔奏樂,金光 明空,作樂天上矣。

《順天府志》:大悲寺,在崇南坊,有敕建碑。

《析津日記》:夕照寺,其建置年月無碑記可考,或云:燕京八景,有金臺夕照,此寺之所由名也。

《順天府志》:安化寺,在崇南坊,有敕建碑。

行國錄海會寺,穆宗受釐之地,萬曆增修,極其閎麗, 今則零落無存矣。

《五城坊巷衚衕集》:崇北坊,在新城廣渠門東,北角崇 文門,外東河,沿往東至都城,東南角至便門,東北角 七牌三十七鋪,有天仙廟、崇恩觀、臥雲庵、無量庵、崇 恩寺、臥佛寺、增福廟、白雲寺、積穀寺、萬福寺。

《帝京景物略》:隆安寺,天順間廢剎也。萬曆己酉,僧翠 林自蜀來,募金錢修佛殿,後堂三楹,曰:淨土社。堂列 龕五十三,結僧徒念佛,歲元旦設果餌,享佛盤千數, 名曰:千盤。會寺後一閣,崇禎元年僧大為立。

《順天府志》:普陀寺、金山寺,在崇北坊,俱有敕建碑。 《析津日記》:臥佛寺,入山門有圓殿,佛立其中,後殿有 臥佛,長丈餘,有十餘佛環立肩背,後寺無碑記,止西 廊一鐵鐘,係正德戊辰年所鑄。稱寺曰:妙音寺。 《五城坊巷衚衕集》:正南坊,在新城中門裏,天地壇西, 四牌二十鋪,有般若寺,古佛庵、保安寺、響鼓廟、崇興 寺。

《行國錄》:靈佑宮,在南城山川壇之北,舊為十方道院, 止一楹爾。萬曆壬寅,始拓為三楹,名真武廟。越歲癸 丑,司禮監魏學顏闢地數十畝,建閣一,為殿五,請於 朝賜額,曰:護國靈佑宮。碑文大學士福清葉向高所 撰,湖廣道御史晉陽潘雲翼書。

《析津日記》:仁壽寺,顯德廟遺址也。萬曆元年,伏牛山 行者真玉卓錫於此,內官張朝因宮女陳秋香,聞之 仁聖太后,遂捐貲屬司禮監馮保建寺,始於是年四 月。明年正月,賜額曰:仁壽。有李廷機、劉效祖二碑。 黑龍潭,歲旱,於此禱雨。

《燕都遊覽志》:晉陽庵,出宣武門二里許,內有古銅觀 世音像,高三尺餘,下有款識云:大唐貞觀年,尉遲敬 德監造。黎祕書民表隸,書:古佛庵三字,極工,後移置 稽山會館。

《行國錄》:崇興寺,明天順四年敕建,後比丘尼居之。 《析津日記》:都城之南,舊有寺,曰:靜寧。圮已久矣。有僧 弘瓊棲其地,御用監太監潘瑛為之監寺肇,自天順 庚辰,訖於成化丁亥。寺成,請於朝賜額。崇福寺有二 碑:一兵部左侍郎兼翰林學士淳安商輅撰,中書舍 人直文淵閣錢唐凌暉書。一播陽釋道源撰,禮部郎 中鄞人章規書。寺今圯矣。而土人尚目之曰:新寺。 《五城坊巷衚衕集》:正西坊,自正陽門外西河沿至宣 武門響閘橋東,六牌二十四鋪,有延壽寺、雲峰寺、觀 音寺、雲居寺、萬善寺、抬頭庵。

《析津日記》:京師延壽寺,凡五六所,大約皆為祝釐而 建,惟琉璃廠、東北延壽寺,乃明正統六年間,開渠得 斷碑,上有遼金延壽字,可辨,太原僧湛然因為重建, 而翰林檢討四明汪奉為之記,此當是遼金舊址也。 寺在遼金時,稱巨剎,遼主嘗臨其地,見游幸表,金人 以栖道君,汴京所獲車輦,悉置於寺,意今之廠地,皆 昔寺之基。而今之寺,特其一隅焉爾。

《松漠紀聞》:燕京蘭若相望,大者三十有六,然皆律院。 自南僧至,始立四禪寺,曰:大覺、招提、竹林、瑞像、延壽 院,主有質坊二十八所,僧職有正副判錄,或呼司空 者。

《順天府志》:明教寺,在正西坊,有敕建碑。

崇文門外打磨廠,金忠潔鉉故居。

《行國錄》:安國寺,在三里河之南一里,建於天順元年。 其碑,禮部尚書胡GJfont撰文,中書舍人陳翀書。 慈源寺碑,正統初,立太常少卿括蒼潘辰撰文,中書 舍人張天保書。

寄園、寄所、寄錄、慈源寺,東數百步,有關王廟,相傳即 元崇恩萬壽宮。殿中塑像甚古,作姚彬被縛狀,殆元 時舊塑。元設梵像,提舉司專董繪畫佛像,及土木刻 削之工,故其藝特絕,後人不能為也。寺僧云:彬初為 黃巾賊,將貌類關壯繆,其母病,思食良馬肉,彬知壯 繆所騎赤兔最良,因投麾下,竊赤兔以逃,關吏察其 音,不類河東,執以歸,壯繆彬GJfont慨請死,臨刑忽大哭, 壯繆問之,則以與母永訣故爾。乃釋之,事不見於野 史,世所傳關公事蹟,亦無之。荒唐之辭,不知何所本 也。

《行國錄》:安化寺,正統八年賜額,有光祿卿雲間張天 駿碑記。

《人海記》:崇文門,東南有淨度寺,按元張中丞養浩作, 其子鴈奴壙銘,有云權厝文明門外,淨度寺之南,原 寺蓋元時有之矣。

《五城坊巷衚衕集》:宣北坊,在新城廣寧門裏,宣武門 迤東,響閘迤西,至都城西南角便門,西北角七牌四 十五鋪,有海波寺、永光寺、永興寺、圓通寺、玉虛觀、接 待寺、竹林寺、老君堂、報國寺、紫金寺、昊天寺、善果寺、 歸義寺、弘法寺。

《析津日記》:永光寺,元大萬壽寺也。曹洞下青州辨公居之寺,有大萬壽寺,開山傳法,歷代宗師實跡,碑記 文字磨泐。又明正統十一年,一碑本山住持本恩立 石。昭化寺,住持妙清碧潭篆額碑,稱辨公居此,湛然 屏山居士為其上首,外護湛然,即耶律文正王楚材 屏山,金李翰林純甫也。

《金臺集》:萬壽寺,有許道寧畫屏按墨莊漫錄。許道寧, 京兆人,畫山水,法李成獨造其妙。

《篁墩集》:京師賞花人,聯住小城南古遼城之麓,其中 最盛,曰:梁氏園。園之牡丹、芍藥幾十畝,每花時,雲錦 布地,香冉冉聞里餘。論者疑與古洛中無異。

《匏翁家藏集》:小南城梁家園,往時芍藥最盛,人多攜 酒賞之,後其家廢,無一本在者。

《春明夢餘錄》:梁園,在京城之西南廢城邊,引涼水河 入其中,亭榭花木極一時之盛。

呆齋集梁氏園,在今京城西南五六里,其外有舊城, 舊城者,唐藩鎮遼金別都之城也。元遷都稍東,於是 舊城東半,遂入於朝市,間全無跡可見,而西半猶存, 號為蕭太后城,即梁氏園所在也。蕭太后者,遼后皆 以蕭為姓,有子為帝,則太后別居,宮城統部屬,故其 亡也,末帝淳之妻猶得獨存,稱太宮,以主其國,踰年 乃滅也。或謂:此雖遼金都城,而非唐藩鎮城,不然也。 唐時,此為范陽藩鎮安史,反後改名盧龍,而所治幽 州薊縣,不改今移,薊以名州,移盧龍以名縣,各去此 數百里,其實唐之盧龍與薊在此也。惡得非唐藩鎮 舊城乎。遼金不因藩鎮以為都,而曷因乎且稽諸載 記。遼金亦何嘗創建都城乎。今其城僅存土爾,甓皆 為人取去,今取者未已,其土皆真黃土,人取之和煤 炭以燒,亦有即之作墓者,以其高堅也。

《析津日記》:京師仙露寺,明一統志寰宇通志俱不載。 《順天新舊志》亦無之,近菜市西,居民掘地得石匣,乃 遼世宗天祿三年所瘞,中藏舍利,無有也。匣如石槨, 而短小,傍刻僧志愿記,具書布施金錢姓名。其蓋已 失,始知此地即仙露寺遺址,地名千人邑,故比丘尼 皆曰:邑頭尼。

《古今貞石志》:釋志愿葬舍利佛牙石匣記略,達摩禪 師遠涉流沙,登雪嶺,得釋迦舍利辟支,佛牙授與先 師,先師諱清GJfont,閩川人,自會同五載仲秋,齎舍利佛 牙到此,於八年季春月,蓂凋十一葉染痾,而逝。臨遷 化時,將舍利佛牙付仙露寺,講維摩經比丘尼,定徽 建窣堵波,尋具表,奏聞:大遼皇帝降宣頭一道,錢三 百貫,以充資助。於天祿三年歲,次己酉四月十三日, 安葬施主,名具鐫于後。

《析津日記》:記後有千人邑三字,具列大遼皇帝、皇后, 東明王夫人,永寧大王、燕主大王、國舅相公。宣徽令 主李可興洛京留守侍中劉琋齊國夫人張氏男三 司使道紀衙門馬九,故太師侍中趙思溫,男延照司 徒李引藥師奴華喜寺,行仙馬,知讓邑頭,尼定徽幼, 澄喜GJfont舍利六百三十三粒,欽送到舍利一百一十 粒。

《日下舊聞》:按仙露寺,金人俘宋宗室子女,置其中,見 蔡鞗北狩,行錄趙,子砥燕雲:錄顧地志失載遺跡,遂 不可,稽康熙二十六年五月,宣武門西南居民掘地 得石匣,匣傍有記:自稱講,經律論大德,志愿錄并書, 乃遼世宗天祿三年,瘞舍利佛牙於此,記後有千人 邑三字,蓋社名也。施主姓名首列帝后,諸王大臣,下 及童男小女,考遼史,世宗妃甄氏,後唐宮人帝從太 宗南征得之,寵遇甚厚,及即位,立為皇后,至天祿四 年,方冊,立皇后蕭氏,二后同死,察割之亂,並葬於醫。 巫閭山記刻於三年,所云皇后,蓋指甄也。東明王者, 疑是明王安端,即察割之父,以功王東丹國,故曰:東 明王也。燕主大王者,中臺省,右相牒GJfont為南京留守, 封燕王,故曰:燕主大王也。國舅相公者,靖安蕭太后 族,只撒古魯以天祿元年,為國舅帳詳穩,故曰:國舅 相公也。獨趙思溫子延照,史作延昭而通鑑,亦作照 常,為石晉祁州刺史,後仍歸遼,餘子本末,不得其詳 矣。又記有建窣堵波之文,疑當時石匣置於塔下,塔 久廢而石匣僅存土中。匣已無,蓋其舍利佛牙,又不 知何時散佚也。

《析津日記》:金有玉虛觀,元有玉虛宮,今之玉虛觀,未 審即其遺址否。觀有正統中禮部尚書胡GJfont碑,刑部 侍郎周瑄篆。GJfont中書舍人胡謙書文,稱正統丁已,鍊 師吳元真來游斯地,其址已為錦衣千戶呂儀別墅, 有處士劉泰能,言觀之舊蹟,鍊師欲復之,呂因捨其 地,於是總兵石亨捐貲以建,及歲己未,夏不雨,惠安 伯張昇詣觀,請師禱雨,有應事聞,賜以綵緞。至天順 二年,賜額,御史李錦記其事焉。

天順丁丑,僧慧菴建接待寺於宣武門右。正德丙寅, 始訖工。刑部尚書閔珪為作碑記。

《順天府志》:增壽寺,在宣北坊,有敕建碑。

《析津日記》:廣慧寺,古剎也,在宣武門外一里。嘉靖中, 太監劉成、朱仲修之,有廣西按察司僉事余一鵬碑記。

長椿寺,慈孝皇后建,以居木齋禪師其大弟子為神 廟替身,賜千佛衣及姑絨衣各八百件,米麥等物動 千石,有二庫,以二中官專貯,三宮布施金錢。

長椿寺,木齋傳米萬鍾書。

《析津日記》:廣德寺,在宣北坊,慈仁寺之左。英宗實錄 載:太監王勤為僧德觀請白金千兩,修造廣德寺,疑 即此也。殿階東有匡山釋宗林碑,文稱寺係古剎,正 德間重修。嘉靖六年,太監金允等塑香花菩薩於殿 中,今鐘鼓樓皆圯矣。

《燕都游覽志》:大慈仁寺,殿前二松,相傳元時舊植,臺 石一株尤奇。寺後毘盧閣甚高,望盧溝行騎,歷歷可 數。閣下瓷觀音像,高可尺餘,寶冠綠帔,手捧一梵字 輪,相好美異,僧云得之窯變,非人工也。

《析津日記》:慈仁寺,俗呼報國寺,蓋先有報國寺,在寺 之西北隅也。今僧院中,尚存遼乾統三年,尊勝陀羅 尼石幢。

《百川書志音韻直指玉鑰題門法》一卷,大慈仁寺沙 門,清泉真空,編凡二十門。

《燕都遊覽志》:槐樓,在報國寺左,武清侯李公別業,置 三層閣於上。層級升之,碧梯赤欄,隱見蒼霞碧霧間, 望之,勝於登焉。

《墨池編》:遼大昊天寺碑,道宗皇帝書。

《析津日記》昊天寺,遼剎也。碑記無一存者,訪之惟有 萬曆間,山陰朱敬循一碑其建置本末,俱不詳。塔址 已為居民所侵,寺門一井泉,清洌不下天壇夾道水 也。

《析津日記》:善果寺,在宣武門外西南二里。白紙坊,舊 名唐安寺,天順甲申,尚膳監陶榮復建,既訖工,賜今 額。內有翰林修撰嚴安理太常寺卿張天瑞二碑,一 立石於成化丁亥,一立石於弘治十六年。碑俱云:寺 乃南梁漢興元府唐安寺也。文義殊不可解。

《行國錄》:歸義寺,不知建置歲月,元人混一方輿勝覽 載之,則金元之舊剎也。

《名勝志》:婆娑亭,在彰義門內,馬文友別墅也。

《春明夢餘錄》:馬文友,又築飲山亭。

《五城坊巷衚衕集》:宣南坊,在新城右,安門裏東,宣武 門大街南,五牌二十七鋪,有碧霞元君廟,新寺,憫忠 寺。

《析津日記》:永慶寺,在教子衚衕,無碑記可考。

《春明夢餘錄》:尉使君寺,北魏元象元年,幽州刺史尉 長命造,後改為智泉寺,則天后時改為大雲寺,開元 中改龍興寺,在憫忠寺前,隋造塔,藏舍利處。

《春明夢餘錄》:舍利塔,建於隋仁壽二年正月,幽州節 制竇抗所造,木塔五層,扃舍利於其下。至唐文宗太 和八年,塔災,宣宗太和丙寅,得石函於故基,遂移置 於憫忠寺多寶塔下。僖宗中和壬寅,又災,延燒憫忠 寺,樓臺俱燼。昭宗景福壬子,遷舍利於閣內。

《塞北事實》:燕山京城東壁,有大寺,一區名:憫忠廊。下 有石刻,云:唐太宗征遼東高麗回,念忠臣孝子沒於 王事者,所以建此,事而薦福也。東西有兩磚塔,高可 十丈,云是安祿山史思明所建。

王沂公上契丹事:幽州憫忠寺,本唐太宗為征遼陣 亡將士所造。又有開泰寺,魏王耶律漢寧造,皆遣朝 使游觀。

《春明夢餘錄》:憫忠寺,建於唐貞觀十九年,太宗憫東 征士卒戰亡,收其遺骸,葬幽州城西十餘里,為哀忠 墓,又於幽州城內建憫忠寺,中有高閣,諺云憫忠高 閣去天一握是也。

《金石文字記》:蘇靈芝行書寶塔頌,今在京師憫忠寺。 碑稱御史大夫史思明,奉為大唐光天大聖文武孝 感皇帝,敬無垢淨光寶塔頌。春明夢餘錄曰:此碑GJfont 建於思明。初歸附之時,按舊唐書肅宗紀,至德二載 十二月,賊將偽范陽節度使史思明,以其兵眾八萬, 與偽河東節度使高秀巖並表送降,三載正月,上皇 御宣政殿冊皇帝尊號,曰:光天文武大聖孝感皇帝。 二月,大赦天下,改至德三載為乾元元年。今此碑建 於二載十一月,而已稱尊號,又以大聖字移在文武 之上,與史不合。後至燕締觀此碑,前行:大唐光天大 聖文武孝感皇帝,及中間:唐字史思明,字類磨去,重 刻者,石皆凹,而首行憫忠寺上,原只二字,今改范陽 郡三字,GJfont思明復叛之後磨去之,及思明誅,此地歸 唐後,人重刻者也。此碑書丹於石,故以左為前。 宣和書譜蘇靈芝,儒生也。嘗為易州刺史郭明肅書 侯臺記,在幽燕之地,中州患難,得故契丹以墨本詣 榷場,易絹十端,方與一本,其行書有二王法,而成就 頓放,當與徐浩鴈行戈腳復類世南體,亦善於臨倣 者。

《金石文字記》:采師倫正書重藏舍利記,今在京師憫 忠寺,碑建於會昌六年九月,此初復佛寺之文也。 景福元年,重藏舍利記,今在京師憫忠寺。《帝京景物略》:寺中一碑,下半斷裂,可讀者其上段字。 有燕京大憫忠寺觀音,地宮舍利函,記金大安十年 沙門善製。

《帝京景物略》:憫忠寺,經正統七年重修,改額崇福,有 翰林院待詔陳贄碑,萬曆三十五年,又修有諭德公 鼐碑。

《析津日記》:宣南坊白馬寺,隋剎也。殿後尊陀羅尼幢, 上刻:仁壽。四年正月上旬造,寺重建於洪熙元年。正 統八年,賜額,有翰林學士南昌張元禎,工部尚書直 文淵閣嘉禾張文憲二碑,其東有僧塔,塔前有古碑, 已為侵占者所毀矣。

《五城坊巷衚衕集》:白紙坊,在新城廣寧門右,安門西 南角,五牌二十一鋪,有小聖安寺、大聖安寺、寶應寺、 禮拜寺、相國寺、崇效寺。

《燕石集》:聖安寺,亡金所建。

《金臺集》:寺有金世宗、章宗二朝像。

《湛然居士集》:聖安寺,庭前有怪柏數株。

《析津日記》:聖安寺,金元舊碑無一存者,殿前明碑二, 一慈仁寺沙門德慶撰,通政司參議廣陽趙昂書,成 化二十年九月立石。一上谷參軍張壽朋撰,江西道 監察御史徐圖書,萬曆十八年四月立石。寺向有金 世宗、章宗、李宸妃像,今皆無之。殿前怪柏已盡,惟有 兩楸樹而已,其地名:東湖柳村,匪獨湖堙,柳亦不見。 蓋此寺圯,而復修於正統十一年,易名:普濟寺,內官 營建,欲侈己功,輒去故碣,既更新額,井毀舊碑,使考 古者無足徵信,真可憾也。

《析津日記》:元至正初,以唐貞觀元年所建佛寺舊址, 建寺賜額崇效。明天順間重修,嘉靖辛亥掌丁,字庫 內官監太監李朗於寺中央建藏經閣,有都人夏子 開高明區大相二碑,閣東北有臺,臺後有僧塔三,環 植棗樹千株,以地僻,游人罕有至者。

《行國錄》:弘仁萬壽宮,萬曆四十三年敕建,中為文昌 殿,額曰:崇真保運。左以祀諸葛孔明,封號曰:天樞上 相。右以祀文信國,封號曰:天樞左相。皆目之曰:真君。 祀雷神於後殿,設禮斗臺,最後建高閣十三楹,曰:太 極造運。寶閣以安昊天上帝,有神宗皇帝御製碑文, 督工者,司設監太監林潮也,內官不學,神號無稽,知 禮者,當議輟也。

《楮園雜記》:三忠祠,在上斜街。天啟四年春,敕建以祀 沁水張忠烈公銓,襄陵高忠節公邦佐,大同何忠愍 公廷櫆,三公皆山西人,故額曰:山右三忠祠。張公巡 按遼東監察御史,高公分巡遼海道山東布政司參 政,何公分守遼海道山東按察司副使,皆死王事,張 公初贈大理寺卿,後加贈兵部尚書,高何二公初贈 光祿寺卿,後加贈大理卿,左右列陪祀諸公、張公、傍 六人,經略標下統兵鎮守奉集等處,總兵官都督僉 事朱公,萬良統兵援遼,副總兵官王公誥協守遼東, 副總兵管錦州參將事,麻公承宗援遼總兵官都督 僉事,楊公宗業協守開原,副總兵官麻公巖援遼正 參將,贈總兵官彭公振雲高公座,右亦六人,誥贈奉 政大夫光祿寺少卿,原任陝西鳳翔府扶風縣知縣, 王公國訓敕贈光祿寺,寺丞原任順天府香河縣知 縣。任公光裕統兵援遼,遊擊將軍滿公龍鱗誥贈奉 政大夫光祿寺少卿,原任順天府大城縣知縣。武公 維周敕贈光祿寺寺丞,原任直隸順義縣知縣。上官 公藎遼東鎮守,標下參將管中軍,事梁公汝貴何公, 座側則有誥贈奉政大夬光祿寺卿,前分守開原道。 山東按察司僉事潘公宗顏,誥贈光祿寺卿,原任直 隸永平府知府。張公鳳奇皆與何公並列,其左右列 者,鎮守遼東總兵官都督同知馬公林,統兵援遼遊 擊將軍李公鎮忠,領兵援遼守備劉公興漢,領兵援 遼千總劉公起佩,又戚公士榮,楊公其二神位附 祀,共二十人。蓋高、張、何三公,為當時敕祀,而後死諸 公,其鄉人以皆山西人,死王事,故附祀之,祠無碑記 可考,列主亦多繁亂,意當時附祀者,必列於兩廡,後 始遷入堂中故耳。

《人海記》:紫金寺,在宣武門外,迤西寺門西向有嘉靖 三十二年尚寶卿河間李圻碑記。謂寺始建於宋云。 《排悶錄》:慈仁寺,本為周太后弟吉祥建,而寺有成化 二年御製碑止,云為太后祝釐不及吉祥,蓋當時尚 諱言其事,唐應德詩云:同行更說前朝事,繡蟒銀魚 有故僧。至歸熙甫作記,始詳言之。寺建於故報國寺 山門之東南,都人至今目為報國寺,然實非報國舊 址也。

《寄園寄所寄錄》:京師二月,淘溝,穢氣觸人,南城爛GJfont 衚衕,尤甚。深廣各二丈,開時不通車馬,此地在憫忠 寺東,唐碑稱寺在燕城東南隅,疑為幽州節度使城 之故濠也。

《行國錄》:寶應寺,相傳唐剎也。今惟存萬曆壬寅年所 立一碑。

《六研齋筆紀》:京師報國寺,古松二株,在佛殿前,低枝曲幹偃罩各十餘步,望之如青鳳展翅,處其下,如山 間松棚,六月消夏,尤所宜也。

《書史會要》:遼道宗喜作字,秦越大長公主捨棠陰坊 第,為大昊大寺,帝為書碑及額,今在燕京舊城。 《行國錄》:永興寺,在宣北坊,柳巷之南,寺東向,南行約 五十步,折而東,有興仁寺,南向,其建置歲月無碑記 可考矣。

《隩志》:南城諸坊,白紙坊最大,元於此設稅副使,北自 善果寺,南至萬壽宮,西極於天寧寺,皆是也。自嘉靖 築新城,以城牆界之,坊劃而為兩矣。按此上俱南城而五城中尚有 各家記載,或在外城,或在近郊,傳聞不一者,皆附後以備參考 《金石錄》:舜廟頌唐韋稔撰,顏頵正書,并篆額。貞元十 二年閏八月。

《寶刻叢編》:唐復舜廟頌,在幽州。

《金石古文》:幽州有虞舜廟,久湮。至唐貞元間始復。 《秋澗集》:廟據金故苑西北隅,兵後廢不治。獨唐貞元 間顏魯公子頵書,幽州節度使韋稔重修,廟碑尚存, 書畫端莊,殊有父風。

《春明夢餘錄》:虞帝廟,顏書,元時尚在,見王惲文集,有 大都復虞帝廟碑記,謂此碑人屢欲易去,礱以他用, 主者心惝恍若有儆動,乃已後有道士陳志元起長 春別院,復購之,約不犯原刻,止用石背及來徙,碑趺 坼矣。而身挺植,重不克舉,道士愓息不敢徙,仍安原 處。其著異如此。

《元混一方輿勝覽》:鐵牛廟,在舊燕城東南,有土埋鐵 牛,露脊,不知起於何時。

《寶刻叢編》:唐遊擊將軍薛侯彥碑在幽州。

《金石錄碑》,趙含撰,并書。開元十八年正月立。

《金臺集》:大悲閣,榜虞世南所書。

王沂公上契丹事開泰寺,魏王耶律漢寧造。

《湛然居士集》:三學寺,改名圓明,請予為功德主,因作 疏。

《日下紀聞》:延洪開泰二寺,元混一方輿勝覽中,猶載 之。至明修《一統志》及《寰宇通志》,無有寺,未必盡廢也。 大約易其名,古跡遂不可考矣。

《金臺集》:龍頭觀,懸三牙籤,刻曰:建隆元年。

《春明夢餘錄》:元人有修理大都南京石經事,狀云:竊 見大都南京廟學所,有九經石刻刊,琢極精,近年以 來,舊制既廢舉,皆散亂於荒煙草棘間,日就摧圯,甚 可惋惜。且經之遺制,自漢唐至今,歷代聖王無不尊 崇修理,蓋重夫經世大法故也。今海宇混一方息,馬 論道之時,據上項石經,理合修立,以彰國容。按九經 石刻,舊在汴梁學宮,金人移置於燕,今不復存矣。 陵川集四賢祠者,燕賢臣郭隗、樂毅、劇辛、鄒衍也。四 像皆南面列坐,一王者拱其側,則昭王也。國士劉鑾 所塑,技極精巧。

《水經注》:戾陵,燕刺王旦之陵,故以戾陵名。燕王陵,有 伏道,西北出薊,城中景明,中造浮圖建剎,窮泉掘得。 此道王府所禁,莫有尋者,通城西北大陵而是。二基 址盤固,猶自高壯,竟不知何王陵。

《金史·世宗紀》:大定九年二月,詔改葬漢二燕王於城 東。初,兩燕王墓舊在中都東城外,海陵廣京城圍墓 在東城內,前嘗有盜發其墓。大定九年,詔改葬於城 外。俗傳六國時,燕王及太子丹之葬。及啟壙其東墓 之柩,題其端曰:燕靈王舊,舊古柩字通用,乃西漢高 祖子劉建葬也。其西墓,蓋燕康王劉嘉之葬也。蔡珪 作兩燕王墓辯,據葬制名物款刻甚詳。

日下紀聞少帝自金天眷五年十月,至燕京居安普 寺,前後三四年。天眷十年,金主令帝出寺,賜宅燕京 之北,其實有人監守之。十二年九月,燕京大火,旬日 不息,焚死者千人。金主勒兵出城北門,避之於寶,蓋 寺去帝居所,止數十步。此《竊憤續錄》所載云:然也。又 《南燼紀聞》:少帝到燕京,居安普寺,後徙居城東玉田 觀。按《竊憤錄》《南燼紀聞》,皆偽書其紀。欽宗留燕事蹟, 與《北狩行錄》《燕雲錄》不同,蓋未足深信者。

春明夢餘錄披雲樓,在京城南,舊有題額,是金章宗 手書,上有遠樹影,雖風雨晦冥皆見。

《明一統志》:太極書院,元中書行省楊惟中建。

《元史·祭祀志》:武成王立廟於樞密院公堂之西,以孫 武張良、管仲、樂毅、諸葛亮,以下十人從祀。每歲春秋 仲月上戊,樞密院遣官行三獻禮。

《元混一方輿勝覽》:杜康廟,在舊城北。

《元史列傳》:劉秉忠賜第奉先坊。

《湛然居士集》:三休道人,稅居燕城之市,榜其菴,曰:貧 樂。

《明一統志》:萬柳堂,在府南,元廉希憲別墅。

《清容居士集》:廉右丞園,名花幾萬,本號為京城第一。 《輟耕錄》:京師城外萬柳堂,亦一宴游處也。野雲廉公 一日置酒,招疏齋盧公,松雪趙公同飲,命歌兒解語, 花歌小聖樂,行酒小聖樂,乃小石調曲。元遺山先生 好問所製,名姬多歌之,俗以為驟雨打新荷者,即是也。

野雲,廉公未老,休致其城南別墅,當時稱為廉園,花 園村之名起,此內有清露堂扁,至大戊申八月,其甥 疏仙萬戶後,更號酸齋,與許參政有壬同游,主人命 二人分賦長短句,有壬得清字,即席成章,調寄木蘭 花慢,主人喜甚,榜之堂上。

《日下舊聞》:按元之園亭,多在城西南,尚有清勝園,在 萬柳堂之西,見宋顯夫南野亭詩注意:新城未築時, 或在今城,內地亦有之,不盡在城外也。

《明一統志》:玩芳亭,在府南。元栗院使別墅。

南野亭,在府南。前臨澗水。

遂初堂,在府南。元詹事張九思別業。繞堂花竹水石 之勝,甲於都城。九思常以休沐與公卿賢大夫觴詠 於此,從容論說古今,以達於政理,非直為游樂也。 《春明夢餘錄》:垂綸亭,元學士宋本故居。在都城西南。 《淥水亭雜識》:元有甄氏訪山亭,在城西。今莫詳其處 矣。

《石田集》:都城南有道者,居名:松鶴堂。暇日,同東平王 繼學為避暑之游,因作聯句。

《元史·釋老傳》:酈希誠居燕城天寶宮。

《甘水仙源錄》:趙復燕京玉清觀碑略:甘泉坊,有東嶽 行祠。燕有隱君子馬天麟斥地數畝,薙草除穢售材 陶甓刱,建玉清觀,正殿四楹,立元始像。齋堂寢室庖 湢蔬井經理備具,罔有闕遺。

《湛然居士集》:崇壽禪院者,燕京大聖安寺,圓通國師 退老之舊居也。圓通大師祖朗示寂於此,先七日作 頌。萬松老人贊曰:訥於言而敏於行,璞其貌而玉其 心。寒蟬將蛻,尚嫋餘音。其弟瘞骨於國師靈塔之左, 去京城之南,可二里許。

《燕石集》:安濟橋瀕危。俗呼舍命橋是也。

《武經總要》:柳河館、牛山館、通天館,自燕京至中京,北 門徑路。

《太平寰宇記》:幽都縣,舊即薊縣地。今邑在薊西界。 《郡國縣道紀》:建中二年,於羅城內廢燕州,廨置在府 北一里。

《太平寰宇記》:薊州,為朱滔所破,尋廢。立幽都縣於故 城。

《元混一方輿勝覽》:迴城,在大興縣。名勝志:在薊縣東, 唐遷營州於薊,為築此城,近薊丘旁。日下紀聞按:迴 城,或以為在薊之北,或謂在薊東,或謂在薊南,或謂 在薊丘旁,或謂在盧溝橋東,未知孰是。

方輿紀要征北小城,後漢公孫瓚築,瓚與幽州劉虞 不相能,瓚築小城於薊東南,居之。虞討瓚,反為所敗。 晉置征北將軍治此,因名征北小城。劉琨自太原奔 段匹磾,匹磾治薊琨別屯,征北小城是也。

東里集文明門東二里,曠地百畝,環以葦樊,樊之內, 皆蔬畦麥壟,溝塍秩秩如畫。中置井,作轆轤,引泉灌 注,凡種藝具有條理,鴻臚卿楊君思敬別業也,有亭, 覆以茅,幽邃而闓爽,亭之外,雜植名卉異果,周垣以 護之,垣外樹桃李杏花,時盛開,翛然有塵外之趣。 《明一統志》:東郭草亭,在府東南,興濟伯楊善別業也。 每朝士休暇,燕遊及餞迎,賓友咸憩於此。

《西園聞見錄》:祝參政,顥初為給事中,奉旨查在京寺 觀無賜額者,有青龍寺,極閎麗,僧言巨璫,奉密旨所 建,顥不聽立,請毀之。

《武宗實錄》:正德四年二月,以朝陽關外貓竹廠地給 付大德元明宮。初,劉瑾奏請,於朝陽門外作宮奉北 極元帝祝延聖壽,上既賜之額,而瑾復請貓竹廠空 地,以贍香火。上復許之,命工部為之履畝定界,所謂 貓竹廠者,工部亦無冊籍可考。軍民廬於其內,因而 開種,遂為己業,或從便營葬,無慮千家,皆責令改遷, 力能遷者無幾,餘皆發毀,暴露冤號之聲,沸於郊外。 劉瑾既誅,工部請以所占貓竹廠地,并吞併民間房 屋墳墓,查還給主。廠仍還本部堆放竹木。

道園學古錄國朝之制,凡為元教師者,得在禁近,號 曰:真人。給以印章,得行文書視官府,而真大道教者, 則制封:無憂普濟開徹洞明真君。劉德化之所立也。 以弟子嗣守其業,治大都南城天寶宮。

《五城坊巷衚衕集》:鷹房,在德勝門外中鄉。

《實錄》:景泰元年七月,築德勝門,北雙線鋪。

《昌平山水記》:土城關北十二里為清河,其水出玉泉 山,分流而北,逕此,又東會於沙河,入於白河。元順帝 至正二十四年,禿堅帖木兒以兵向闕,駐於清河,索 右丞相搠思監,資政院使朴不花二人,帝不得已,執 而畀之,其兵乃退。即此地也,有石橋,跨其上。永樂中, 建宣德五年二月,上奉皇太后謁長陵獻陵。上躬纛 乘騎,導皇太后輦,至清河橋,下騎扶輦。既度橋,上復 乘騎,郊甸之民,夾道羅拜,呼:萬歲。

《明一統志》:清河,源自昌平縣,西南一畝,泉經燕丹村 東南,合榆河。

廣濟橋,跨清河,在府北三十里。《日下舊聞》:按《元混一方輿勝覽》,尚有崇聖、崇仁、資福、 薦福、濟眾、崇孝、洪法、奉聖、法寶諸寺。

興濟伯楊善東郭草亭,新城未築時,草亭在東郭之 外。楊文貞記稱亭在文明門東二里,則新城築後,亭 址在城內矣。

元明宮,在朝陽關外,新城築後,其在城中城外,父老 無能言之者。

《東國史略》:惠肅王燾留京師構萬卷堂於燕邸。 《道園學古錄》:普安禪師至溫於大都作資聖寺。 《長安客話》:今都城德勝門,外有土城關,相傳是古薊 門遺址。亦曰:薊丘。舊有樓館,並廢,但門存。二土阜旁, 多林木,蓊翳蒼翠。京師八景,有薊門煙樹,即此。 《昌平山水記》:出德勝門八里,為土城,元之舊也。正統 十四年十月,也先奉上皇車駕登土城,以通政司左 參議王復為右通政;中書舍人趙榮為太常寺少卿, 出見上皇於土城,即此地也。

《水經注》:薊城內西北隅,有薊丘。因丘以名邑也,猶魯 之曲阜,齊之營丘矣。

《人海記》:元方輿勝覽:大興府載佛寺,三十八區中,有 海雲寺。元時,寺有千葉杏二株,名芙蓉杏。傅巖起在 京師築清宴堂,以此花寘缾中,錢塘張叔夏見之,稱 其奇麗可觀,江南所無。巖起索叔夏賦之,叔夏為填 三姝媚詞,今失其處,故老蔑有知之者矣。

《春明夢餘錄》:五軍營,即團營。景泰初年建,立於安定 德勝兩關外之中。嘉靖二十九年,罷團營,始更於此。 南面建閱武門,閱武門起至北土城止寺,長一千七百 四十二步,設將臺一座,前設旗臺二座,石榜牌一座, 鼓棚二座,石旗架二座,演武廳一座。

神樞營,即舊五軍營。永樂初年,建立於德勝門外之 西,舊神機營在新立神機營之西。嘉靖二十九年,罷 團營,將五軍營更團營,以神機營更舊五軍營,而舊 神機營竟廢。

《春明夢餘錄》:方澤壇,在安定門外之北。詳京畿壇廟考 望京館,在城東北五十里孫侯村,遼建,為南北使臣 宿息餞飲之所。宋王曾上契丹事曰:出燕京北門,至 望京館,即此。

《帝京景物略》:出安定門外,循古壕而東五里,有滿井。 井面五尺無收有GJfontGJfont石三尺,井高於地,泉高於井。 《長安客話》:滿井,徑五尺餘,清泉突出,冬夏不竭。好事 者鑿石欄以圍之,水常浮起,散漫四溢,井旁蒼藤豐 草,掩映小亭,都人詫為奇勝。

《五城坊巷衚衕集》:華光寺,在東直門外之北。靈惠寺, 在東直門外之南。

《順天府志》:靈惠寺,有敕建碑。

《帝京景物略》:東直門外五里,為春場,場內春亭。萬曆 癸巳,府尹謝杰建。

《大興新志》:兵部主事金鉉墓,在東直門外六里屯。 《述異記》:燕昭王為郭隗築臺,今在幽州燕王故城中, 土人呼為:賢士臺,亦謂之:招賢臺。

《金臺集》:黃金臺,在大悲閣東南隗臺坊內。

《道山清話》:秦少游,一日寫太白古風,於所居壁間。予 問:燕昭延郭隗,遂築黃金臺。史但言築宮,而師事不 聞黃金之名,太白不知何據,少游曰:上谷圖經言:昭 王築臺,置千金於其上,因以為名。閱之信然。

《草堂詩箋》《春秋後語》:燕昭王曰:安得賢士,以報齊讎。 郭隗曰:王能築臺於碣石山前,尊隗為師,天下賢士 必自至也。王如其言,作臺,以金玉崇之,號:黃金臺。《述 異記》:臺在幽州燕王故城中。上谷圖經:臺在易水東 南十八里。其說不同。

《齊東野語》:王文公詩云:功謝蕭規慚漢第,恩從隗使 詫燕臺。然《史記》止云:為隗改築宮而師事之。初,無臺 字。而李白詩有何人為築黃金臺之語,吳虎臣漫錄 以此為據。按《新序》《通鑑》亦皆云築宮,不言臺也,然李 白屢用黃金臺,事如誰人更埽黃金臺,燕昭延郭隗 遂築黃金臺,埽灑黃金臺,招邀廣平客,如登黃金臺, 遙謁紫霞仙,侍筆黃金臺,傳觴青玉案。杜甫亦有:揚 眉結義黃金臺,黃金臺貯俊賢多。柳子厚亦云:燕有 黃金臺,遠致望諸君。白氏六帖有:燕昭王置千金於 臺上,以延天下士,謂之黃金臺。此語唐人相承用者, 甚多,不特本於白也。又按唐文粹有皇甫松登郭隗 臺詩。又梁任昉述異記:燕昭為郭隗築臺,今在幽州 燕王故城中,土人呼賢士臺,亦稱招賢臺,然則必有 所謂臺矣。後漢孔文舉論盛孝章書曰:昭築臺以延 郭隗,然皆無黃金字,宋鮑照放歌行云:豈伊白璧賜, 將起黃金臺。然則黃金臺之名,始見於此。李善註引 王隱《晉書》段匹磾討石勒屯,故燕太子丹黃金臺。又 引《上谷郡圖經》曰:黃金臺,在易水東南十八里。昭王 置千金臺上,以延天下士。且燕臺,世多以為昭王,而 王隱以為燕丹,何也。余後見水經注云:固安縣有黃 金臺耆,舊言昭王禮賢,廣延方士,故修建。下都館之 南陲,燕昭創於前,子丹踵於後,以此知,王隱以為燕丹者,蓋如此也。

《太平御覽》:燕昭王置千金於臺上,以延天下士。 《輿地名勝志》:黃金臺,在府東南十六里。又有小金臺, 相去一里。按燕昭王於易水東南築金臺,延天下士, 後人慕其好賢之名,倣築於此。

《戴司成集》:金臺有三:在易水東南者,曰:大金臺。在大 興縣東南,曰:西金臺,又曰:小金臺,即燕昭王築宮師 事郭隗置千金於上,以延天下士者,金人慕其名,亦 築此臺,在舊城內,游者每極目於斜陽之中,徘徊留 憩。

《長安客話》:黃金臺有二,故燕昭王所築者,在定興。今 都城亦有二,是後人所築。

都城黃金臺,出朝陽門,循壕而南,至東南角,巋然一 土阜是也。日薄崦嵫,茫茫落落弔古之士,登斯臺者, 輒低徊睠顧,有千秋之思。

《槎菴小乘》:唐人多用黃金臺,以燕昭郭隗得名。然《史 記》止云為隗改築宮而師事之。初無所謂臺也,白氏 六帖有:燕昭王置千金於臺上,以延天下士,謂之黃 金臺。其事蓋唐人相承用之,按梁任昉述異記:燕王 為郭隗築臺,今在幽州燕王故城中,土人呼為:賢士 臺。亦謂:招賢臺,後漢孔文舉論盛孝章書曰:昭王築 臺以尊郭隗,則臺之名已久,但無所謂黃金之說。鮑 昭放歌行:豈伊白璧賜,將起黃金臺。李善註引:王隱 《晉書》段匹磾,討石勒屯故燕太子丹黃金臺。又引《上 谷郡圖經》曰:黃金臺,在易水東南十八里,昭王置千 金臺上,以延天下士。此唐人承用所自來也。臺本於 昭王,而王隱以為太子丹。又異《水經注》:固安縣金臺 耆,舊言:昭王禮賢,廣延方士,故修建。下都館之,南垂 燕昭創於前,子丹踵於後,則王隱之言亦自有據。 日下紀聞:按《隋上谷圖經》黃金臺,在易水東南十八 里。酈道元《注水經》言:昭王禮賓,廣延方士,不欲,令諸 侯之客伺隙燕邦,故修建,下都館之,南垂則燕臺在 易州明矣。京師故跡,傳是後人所築,然自六朝至今, 垂之載記形之歌詠所當,並存不廢。夫燕之臺,匪一 京城東之金臺,安知非寧臺、展臺之舊也。

《春明夢餘錄》:元董定宇杏花園,在上東門外,植杏千 餘株。至順辛未,王用亨與華陰楊廷;鎮高安張質夫, 莆陽陳眾仲,讌集。是日,風氣清美,飛英時至巾袖杯 盤上,人皆有詩,虞集為之:記周伯琦揭徯斯,歐陽原 功和其詩。

漱芳亭,在齊化門外,道士吳全節所建。

《五城坊巷衚衕集》:出朝陽關,沿河往南,有天妃宮,按 閩書,天妃林姓閩,王時統軍兵馬,使願之,女能乘席 渡海,雲游島嶼,人呼曰:龍女。宋雍熙四年,昇化湄洲, 父老相率祠之,名其墩曰:聖墩。

《東西洋考》:天妃,世居莆之湄洲,嶼五代時,閩都巡檢 林願之第六女,生於宋元祐八年,以雍熙四年二月 二十九日昇化。按雍熙太宗年號在前元祐哲宗年號在後且林願之五代人女必無生 于元祐之理記年必有訛嘗衣朱衣,飛翻海上,里人祠之。宣和癸 卯,給事中路允迪使高麗,中流遇風,人舟俱溺,獨路 舟神降於檣,無恙,使還奏於朝,特賜廟號曰:順濟。紹 興己卯,海寇入江,神駕風一掃而遯,加封:昭應崇福 乾道。己丑,加封:善利。淳熙間,加封:靈惠。慶元開禧景 定間,累封助順顯衛英烈協正善慶等號,元以海漕 有功,賜額:靈濟。

《元史·祭祀志》:凡名山大川,忠臣義士,在祀典者,所在 有司主之。惟南海女神靈惠夫人,至元中以護海運, 有奇應,加封天妃神號。積至十字廟,曰:靈慈。祝文云: 年月日,皇帝遣某官,致祭於護國庇民廣濟福惠明 著天妃。

《閩書》:洪武初,復有護海運舟之功,五年,封:孝順純正 孚濟感應聖妃。

《丘濬天妃廟碑略》:京師舊有天妃廟,在都城之巽隅, 大通橋之西。景泰辛未,道士丘然源援南京,例請升 為宮,然規制尚存,其舊弗稱宮之名也。成化庚子,然 源乃募材鳩工,拓大而一新之,祠神之宮,庶幾相稱 矣。

《使琉球雜錄》:天妃,宋徽宗宣和間路允迪使高麗,八 舟溺其七,見妃朱衣坐桅上,舟藉以安歸,聞於朝,賜 祠額名:順濟。高宗朝封:崇福靈惠昭應夫人。孝宗朝 以助勦溫台寇,封:靈慈昭應崇善福利夫人。光宗朝 以救旱,封:靈惠妃。寧宗朝以救潦,加封:助順。又以淮 甸退敵,屢加:顯衛護國助順嘉應英烈妃。理宗朝以 濟興泉饑,加封:協正。又封:靈惠助順嘉應慈濟妃。尋 以錢塘隄成,加封:善慶。既又以顯靈焚寇,進:顯濟妃。 元世祖封:護國。明著:天妃。進顯佑,成宗加封:輔聖庇 民。仁宗加封:廣濟。文宗加封:靈感助順福惠徽烈。賜 額:靈慈。皆以漕運危險,立見顯應故也。明太祖封:昭 孝純正孚濟感應聖妃。成祖封:護國庇民妙靈昭應 弘仁普濟天妃莊烈帝封天仙聖母青靈普化碧霞 元君。已又加:靜賢普化慈應碧霞元君。《長安客話》:東嶽廟,刱自前元規制,宏麗累朝歲時敕 修,編廟戶守之。

《詞苑叢譚》:元東嶽廟,有石壇,繞壇皆杏花,道士董宇 定、王用亨,先後居之,張留孫弟子三十八人之二也。 虞道園,城東觀杏花,有詩。

《燕都游覽志》:朝陽門外,有東嶽廟,其塑像,劉鑾手製。 墀中豐碑三,通其一,為張天師神道碑,趙文敏孟頫 書。其一,為仁聖宮碑,虞文靖集隸書。其一,為昭德殿 碑,趙世延書。

《帝京景物略》:廟在朝陽門外二里,元延祐中建,以祀 東嶽。天齊仁聖帝正統中,益拓其宇,兩廡設地獄七 十二司,後設帝妃行宮,宮中侍者十百,或身乳保,或 為妃治膳,奉匜,有二浴盆,受水數十石,道士贊目疾 者,入洗。帝妃前懸一金錢,道士贊入者投錢,中則得 子。人罄所攜錢以出。三月二十八日,言是帝誕辰。都 人陳鼓樂旌幟,結彩為亭閣,導帝出遊。觀者塞路,取 醉松林,乃歸。

《輟耕錄》:劉元字秉元,薊之寶坻人,官至昭文館大學 士,正奉大夫祕書監卿。元嘗為黃冠師事青州。《杞道 錄傳》:其藝非一,而獨長於塑,天下無與比。所謂:摶換 者漫帛,土偶上而髹之,已而去其土,髹帛儼然,像也。 昔人嘗為之,至元尤妙。摶換又曰:脫活。京師語如此。 道園學古錄大都南城長春宮,都提點馮道頤始作 東嶽廟於宮之東,謀於其徒曰:不得劉正奉名手,無 以稱吾祠,且正奉嘗從吾徒游,將無靳乎。即詣正奉 言之,正奉以前敕未之,許也。是時廟未成,民間以靈 異禍福相恐動事,未甚,顯灼馮去,後正奉果怳惚若 有所感者,病不知人者,三日,或為之禱,乃起,謂其門 人子孫曰:速為我御,我且之東嶽廟。至廟,疾良。已會 立廟事,奏御正奉,祝曰:願親造仁聖帝像,既而疾大 安。又進秩二品,益喜,曰:是神之賜也。因又造炳靈公 司命君像,而佐侍諸神,有弗當其意,悉更之。蓋幾有 神助者,仰瞻仁聖帝巍巍乎。帝王之度矣,餘皆稱其 神之所以名者。初,正奉欲造侍臣像,心計久之,未措 手也。適閱祕書圖畫,見唐魏徵像,乃矍然曰:得之矣。 非若此莫稱為相臣者。遽走廟中為之,即日成,正殿 仁聖帝,兩侍女,兩中侍,四丞相,兩介士,其西,炳靈公。 兩侍女,兩儀臣,其東,司命君,兩道士,兩仙官,兩武士, 兩將軍,皆正奉之手。善觀者,知非他工所可雜其間 也。長春之白雲觀,金人汾王先生十一曜奇妙,為世 所稱道。今遂配之略,不可優劣,又上都三皇廟像,尤 古粹造意得。三聖人之微,亦正奉之所造也。

《析津日記》:京師像設之奇古者,曰:劉鑾。塑說者疑鑾 與元,音相近,而誤考。郝伯常陵川集:燕有四賢祠,其 像塑自劉鑾,則鑾別是一人,著名於正奉之先者也。 正奉塑像,虞文靖特為作記。元史方技傳云:有劉元 者,嘗從阿尼哥學西天梵相,亦稱絕藝。下云元字,秉 元,薊之寶坻人,而劉同人紀帝京景物遂目為藝,元 足資噴飯。

《客燕雜記》:都中多不斷聖教序本,閩人王衍相摹刻 一通於嶽廟,頗欲亂真,惟領袖也之也字,回筆不從 上出。

《長安客話》:東嶽廟,南數百步,即朝日壇,壇外古松萬 株,森沉蔽日,都人所謂:黑松林也。

東嶽廟東五里許,唐太宗東征高麗嘗屯兵於此,虛 設囷倉,以疑敵人,俗因呼其地曰:謊糧臺。

《春明夢餘錄》:朝日壇,在朝陽門外,繚以垣牆。嘉靖九 年建,西向為制一,成以春分之日,祭大明之神。壇方 廣五丈,高五尺九寸。壇南用紅琉璃,階九級,俱白石。 靈星門,西門外,為燎爐瘞池。西南為具服殿。東北為 神庫、神廚、宰牲亭、燈庫、鐘樓,北為遣官房,外為天門 二座。北天門外為禮神坊,西天門外迤南為陪祀齋 宿房五十四間,護壇地,一百畝。

嘉靖祀典嘉靖九年,禮臣率欽天監正夏祚等會看, 得朝陽門外三里,迤北錦衣衛指揮蕭韺地,東西闊 八十一丈,南北進深八十一丈,堪建朝日壇,從之。 《嘉靖祀典》:春分,祭大明於朝日壇,間歲,親祀,以甲丙 戊庚壬年,行事大明之神位版金地,朱書其祝文,紅 紙版朱書。

《順天府志》:南北通法寺,有敕建碑。

春明夢餘錄月河梵院,僧道深別院也。池亭幽雅,甲 於都邑。

美具錄月河寺,有三亭,歲久皆圯。聚景亭更破。蓋在 阜上,高出林杪,風雨莫為障也。破亭下,有石琴。 《順天府志》:長慶寺、隆壽寺,俱有敕建碑,在朝陽門外。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