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044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四十四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四十四卷目錄

 順天府部雜錄五

職方典第四十四卷

順天府部雜錄五國學石鼓之考辨最詳總歸上卷此卷無多但自昭回坊為始编辑

「五《城坊巷衚衕集》」昭回坊、靖恭坊在北安門東,共十 四鋪。有圓恩寺、福祥寺、裟衣寺。

《順天府志》:「圓恩寺在昭回坊,元至元間建。福祥寺、慈 善寺、文昌宮俱在靖恭坊,皆有敕建碑。」

五城坊巷衚《衕集》「靈椿坊八鋪。」

《淥水亭雜識》:燕山竇十郎故居,或云在城西,或云在 昌平,或云在涿州,或云在薊州。當時馮瀛、王道贈詩, 有云「靈椿一株老」之句。今北城有靈椿坊,疑是十郎 舊里,所以名坊也。

《春明夢餘錄》:「順天府治,即元大都路總治舊署也。先 是,遼升為京,立幽都府,又改為析津府。至金為大興 府。元初為大都路,號大興府,官署為宗正所據,官吏 辦事佛寺中。至大中監路,平章政事莫吉奏請以錢 四萬二千五百緡買靈椿里周氏地,計十九畝,建為 公署。永樂定鼎於此,遂因其署而為順天府。」

《長安客話》:「順天府附郭二縣,東曰大興,西曰宛平。府 境南為固安、霸州,北為昌平,東為通州、三河、香河、玉 田,西為良鄉、房山,東北為薊州,東南為武清,西南為 涿州。固安之東為東安、永清。霸州之南為保定、文安、 大城。昌平之東為寶坻、薊州。通州之北為順義,南為 漷縣,東南為寶坻。薊州之北為平谷,東為豐潤,東北」 為遵化。皇祖既設北平布政使司。因以「北平」名府。《永 樂中》、以北平為行在所。改府曰順天。

「各勝志」《易》言「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文皇帝靖 難,龍興於此,因以之自命云。

《方輿紀要》:「順天府東至永平府五百二十里,南至河 間府四百十里,西至保定府易州二百十四里,北至 延慶州百七十里,東至天津衛三百三十里,西南至 保定府三百三十里,西北萬全都指揮使司三百五 十里,東北至古北口二百四十里。」

《春明夢餘錄》:「舊制,三品衙門用銅印,惟順天府用銀 印,誠重之也。堂懸宣宗皇帝御製箴。」箴見藝文 耳譚天星堂在順天府後,內空洞,上覆以格,有《郡國 方位圖》,冬至日懸毛羽,驗氣之盛,則其歲豐。

《燕都游覽志》:「順天府治後東北隅有候氣堂,冬至日 以葭管吹灰候之。申時行有《重修候氣堂記》。」

《明一統志》:「中心閣在府西,元建,以其適都城中,故名。 閣東十餘步有臺,繚以垣,臺上有碑,刻『中心臺』三字。」 《順天府志》:「八蜡廟在順天府東北。」

五城坊巷《衚衕集》金臺坊九舖。有萬寧寺、法通寺、淨 土寺、千佛寺。

《析津日記》:「天壽萬寧寺在鼓樓東偏,元以奉安成宗 御像者。今寺之前後皆兵民居之。從湢室而入,有穹 碑二尚存,長各二丈餘。西一碑,國書不可讀。東一碑, 歐陽原功文,張起巖書,姚慶篆額,題曰『成宗欽明廣 孝皇帝,作《天壽萬寧寺神御殿碑》。其北列明碑二,一 為馮祭酒夢禎文,一為焦太史竑文』。」

《明一統志》:「萬寧橋在海子東岸,跨玉河上流。」

《水部備考》:「澄清閘在鼓樓南海子東岸,萬寧橋西,至 元二十五年建,名海子閘。」

《淥水亭雜識》:元時海子岸有萬春園,進士登第恩榮 宴後,會同年於此。宋顯夫詩所云「臨水亭臺似曲江」 也。今失所在。

《燕都游覽志》:「張公海棠二株,在鐘鼓樓東張宅中,元 時遺物,叢大數十圍,修幹直上,高數丈,下以朱欄障 之,參差敷陰,猶垂數畝。近日易主,不知其幾矣。」 《明一統志》:「齊政樓在府西海子東岸,元建葢,取齊七 政之義。」

《春明夢餘錄》:「千佛寺,萬曆九年,孝定皇太后建。」 《帝京景物略》:「寺在德勝門北八步口,殿供毘盧舍那 佛座繞千蓮,蓮生千佛。時朝鮮國王貢尊天二十四 身,阿羅漢一十八身,詔供寺中。其像銅也,而光如漆。 尊天所執持器,乘海失之,補之,厥工遜矣。寺南一里 有小千佛寺。」

《淥水亭雜識》:「千佛寺建於明萬曆初,中有長沙楊守 魯、安陽喬應春二碑,皆鎮陽林潮書。潮以鴻臚寺主 簿直文華殿中書,《應春碑》稱諸天大羅漢,皆太監楊 用所鑄。」劉同人《帝京景物略》乃謂為朝鮮國王所貢, 當以碑為實也。

《明一統志》:「吉祥寺在府治西,元泰定間建《五城坊巷衚衕集》:「日中坊在北安門西二十二鋪。」 《元史》:「金水河源出宛平縣玉泉山,流至義和門南水 門,入京城。至大四年七月,奉旨引金水河水注之,光 天殿西花園石山前舊池,置閘四以節水。」

《燕都游覽志》:「藥王廟在北安門海子之西偏,廟東瀕 海子,宜賓初月,萬柳沿隄,客多載酒其間,鷗波魚藻, 真長夏時一清涼界。」

《淥水亭雜識》:「藥王廟,天啟中魏忠賢所建也。落成時 帝加獎諭,賜賚甚厚。當年必有豐碑,而今無片石,蓋 後人所踣矣。」

《燕都游覽志》:「火神廟在北安門湖濱,金碧琉璃,照映 漣漪間,西與藥王廟相並。」

《帝京景物略》:北城日中坊火德真君廟,元至正六年 建,萬曆三十三年改增碧瓦重閣焉。前殿曰「隆恩」,後 閣曰「萬歲」景靈閣左右輔聖、弼靈等六殿。殿後水亭 望北湖。殿墀二碑:「一,右春坊朱之蕃撰,一禮部侍郎 翁正春撰。」

《熹宗實錄》:「天啟元年三月,命太常寺官以六月二十 二日祀火德之神,著為令。」

《元史》:「海子岸上接龍王堂,以石甃其四周,聚西北諸 泉之名,流行入都城而匯於此,汪洋如海,因名焉。」 《記纂淵海》:「海子在府西三里,汪洋如海,中有芰荷、鷗 鳧可玩。」

《湧幢小品》:「禁城中外海子,即古燕市積水潭也。源出 西山一畝馬眼諸泉,繞出甕山後,匯為七里濼,紆迴 向西南行數十里,稱高梁河。將近城分為二,外繞都 城開水門,內注潭中,入為內海。于繞禁城出㢲方,流 玉河橋,合外隍,入於大通河。」

《燕都游覽志》:「積水潭在都城西北隅,東西亙二里餘, 南北半之。西山諸泉從高梁橋流入北水關匯此。或 因內多植蓮,名為蓮花池。或因水陽有淨業寺,名為 淨業湖。內官監向嚴魚禁,今稍弛矣。酒後一葦,山光 水色,簫鼓中流,時復相遇。江以北來,無此勝游。然泛 必從小徑抵蝦菜亭,乃盡幽深之致。每年三伏日,錦」 衣衛率御馬監官校浴馬湖干,如濯雲錦。中元夜,寺 僧於淨業湖邊放水燈,雜入蓮花中。游人設水嬉,為 盂蘭會。梵唄鐘鼓,雜以宴飲,達旦不已。水中花砲,有 鳧鴈龜魚諸種。冬時湖凍作小冰,床,各坐於上,一人 挽行,輪滑如驟駛。好事者恒覓十餘床,攜圍爐酒具, 酌冰凌中積水。潭水從德勝橋東下,橋東偏有公田 若干頃,中貴引水為池,以灌禾黍,綠楊鬖鬖,一望無 際。稍折而南,直環北安門宮牆左右流入禁城,為太 液池,汪洋如海,俗呼「海子套。」

《燕都游覽志》:「海子南岸,舊有海子橋,亦名月橋,俗呼 三座橋,近漸圮。」

《明一統志》:「大慈恩寺在府西海子上,舊名海印寺。宣 德四年重建。」

《長安客話》:海子橋北舊有海印寺,宣德間重建,改名 淥水亭。《雜識》:李長沙賜第在西長安門西,俗呼李閣 老衚衕是也。其別業在北安門北,集中《西涯十二詠》, 程篁墩學士和之,有《桔槔亭》《楊柳灣》《稻田》《菜園》《蓮池》, 而響閘、鐘鼓樓、慈恩寺、廣福觀皆在十二詠中。今其 遺址不可問,當在越橋相近。葢響閘即越橋下閘,而 「鐘鼓樓」則園中可遙望爾。

《燕都游覽志》:「銀錠橋在北安門海子三座橋之北,此 城中水際看西山第一絕勝處也。橋東西皆水,荷芰 菰蒲,不掩淪漪之色。南望宮闕,北望琳宮碧落,西望 城外千萬峰,遠體畢露,不似淨業湖之逼且障也。」 《燕都游覽志》:「德勝橋在德勝門內,西有積水潭,潭水 注橋下東行,橋卑不能渡舟,湖中鼓枻人抵橋,俱登 岸」,空舟順流始得渡。復登舟東泛,綠柳映坂,縹萍渶 波,黍稷稉稻,畇畇原田,高城數里,古色如一薜荔牆。 轉而南,得「藜光橋」,徑僻岸無人行,古槐濃樾,覆陰如 罨。畫溪御馬監所領天閑上駟,每歲六月六日,中貴 人用儀仗鼓吹導引,洗馬於德勝橋之湖上,三伏皆 然。

《燕都游覽志》:「淨業寺從德勝門西,循城下行,徑轉得 此寺。昔為智光寺之基,寺東有軒二楹,可坐。寺前舊 作廠棚,列席浮尊,宴飲殊適,今廢矣。湖上有魚藕監。」 《燕都游覽志》:「太平菴在淨業寺北,循城垣有橋,橋下 有水關,清流㶁㶁,南流注入太湖。岸左為菴,菴小而 潔。」

水關在德勝門西里許。水自西山經高梁橋來,穴城 趾而入,有關為之限焉。下置石螭,迎水倒噴,旁分左 右,既噏復吐,淙淙焉。自螭口中出 長安,可《游記》。德勝門之西,城垣下有水竇焉。西山諸 水從此流入都城水口,為石犀以當之,遏衝突,緩水 勢也。而菴其上,名曰「鎮水觀音菴。」其北即水入處,泠 泠有海潮之音。菴刱自成祖時姚少師,而內臣鋼鐵 實纘成之。

《燕都游覽志》:「蓮花社有亭在水關西,今傾圯蝦菜亭在蓮花社西,一藩隔之,水部戴大圓建。」 《日下紀聞》:「兵部王家彥之死,諸書皆言德勝門,《傳信 錄》謂安定門諸書言自板城下,《傳信錄》言自繕城樓。」 《燕都游覽志》:「舊城巋然傑堵,云是元時舊趾,中作鐵 溝,昔時以車運冰上流者,今尚堅緻。寒蘚荒苔遙映, 林泉翠蒨,殊」可憑高弔古。

《燕都游覽志》:「德勝門城上鐫『趙子昂書『德勝門』三字』。」 《燕都游覽志》:「三聖菴,在德勝街左巷,後築觀稻亭,北 為內官監地。南人於此藝水田,稉秔分塍,夏日桔槔 聲,不減江南。」袁宏道《三聖菴紀游》略云:「德勝門內東 偏,有公田若干頃,中貴治之,引水為池以匯。沿池數 里,綠楊鬖鬖,一望無際。池邊一菴曰三聖,面市背田。」 門前,古木四章,亭亭直上,殿堂不甚崇,然極雅潔。 《帝京景物略》:菴背水田門前,古木四柯如青銅,其西 有臺,臺上亭曰「觀稻。」

《客燕雜記》:「德勝門水次稻田八百畝,以供御用,內監 四十人領之。」

《春明夢餘錄》:「龍華寺在德勝門東,成化三年建,萬曆 五年重修。」

《帝京景物略》:「成化三年,錦衣衛指揮僉事萬貴自創 寺成,疏請寺額於朝,憲宗賜額曰『龍華寺。有沙門道 深碑記。萬曆中,修撰朱之蕃復為碑記焉。寺門稻田 千頃,南客思鄉者數過之』。」

《淥水亭雜識》:「龍華寺明碑二,其一,播陽釋道深撰,廣 陵起昂書,撫寧侯朱永篆額。其一,金陵朱之蕃撰,高 陽孫承宗篆額,永春李開藻書,文辭甚俚,不足觀。」 《帝京景物略》十:「剎海在龍華寺之前,方五十畝,室三 十餘間,相比如號舍,佛殿亦分一舍,不更廣也。」創作 者三藏師,陝西人。

《淥水亭雜識》:「佑聖寺在龍華寺之後,有《嘉禾張文憲 碑》,稱寺係唐咸通年建,嘉靖三十九年重修。」

《燕都游覽志》:「金剛寺在積水潭之上,興德寺東,寺有 石勒《金剛經》,前小閣,後靜室,紙窗棐几,殊有幽趣。後 乃改刱大殿高閣,左右翼樓數十楹,往昔清深幽遠 之致,盡化於砂礫間矣。」

《帝京景物略》:「金剛寺即般若菴也。背湖水面曲巷,舊 有竹數叢,小屋一區,萬曆中,蜀僧省南大之。前立大 殿,後建高閣,寺西廡石刻《金剛經》,署宰官名,倩人筆 也。士大夫看蓮北湖,每一憩寺中。」

《燕都游覽志》:「興德古剎左傍地俱售之般若菴,逼仄 不能容步,右傍多僧舍,修篁綠籜,叢木青柯,相望楚 楚。後有平臺,大可畝許,解帶臨風,開襟敵水,固不減 在濠濮間也。」

《燕都游覽志》:「從興德寺折北而西,為蓮花菴,疏竹朗 樾,含吐餘清。後一臺瞰湖陽諸寺,若列眉案。鄰有火 神祠,後亦有臺,可以眺遠。」

《順天府志》:「清虛觀、廣福觀俱在日中坊。」

《寰宇通志》:「清虛觀,景泰二年建。」

萬嚴寺在城內北,元至治元年建。

《析津日記》:「廣化寺在日中坊雞頭池上,元時有僧居 之,日誦佛號,每誦一聲,以米一粒記數,凡二十年,積 至四十八石,因以建寺焉。」

《燕都游覽志》:「漫園在德勝門積水潭之東,米仲詔先 生所搆,有閣三層,先生嘗為湛園、勺園,及此而三。 定國徐公別業從德勝橋下右折而入,額曰『太師』。」圃 前一堂,堂後紆折至一沼,地頗疏曠,沼內翠葢丹英, 錯雜如織。沼北廣榭後擁全湖,高城如帶,庭有垂楊, 裊裊拂地,婆娑可翫。堂左右書室,西築高臺,聳出樹 杪,眺望最遠,「濱《湖園》」為第一。

孝廉劉百世別業,堂三楹,南有廣除,眺湖光如鏡,故 名。「鏡園」下有路委折,臨湖門作一臺,望山色遙,清可 鑒。臺下地最卑,眺湖較遠,今屬冉都尉。

「相國方公園」在城北水關西。

「湜園」者,太守苗公君穎別業也,西面望湖。

楊園在湜園稍南,楊侍御新刱。

五城坊巷《衚衕集》發祥坊七鋪。有大興左衛、崇國寺、 正覺寺、弘善寺、白米寺。

《燕都游覽志》:崇國寺在皇城西北隅定府大街。元時 有東西二崇國寺,此則西崇國寺也。趙孟頫書有寺 碑。宣德間重建,賜額「大隆善護國寺。」今都人猶稱崇 國焉。

《帝京景物略》:「大隆善護國寺,都人呼崇國寺。寺始至 元,皇慶修之,延祐修之,至正又修之。元故有南北二 崇國寺,此其北也。宣德己酉,賜名隆善。成化壬辰,加 護國名。正德壬申,敕西番大慶法王領占班丹、大覺 法王著肖藏卜等居此。中殿三,旁殿八,最後景命殿。 殿傍塔曰佛舍利塔。成化七年敕碑二,正德七年敕 碑」二,梵字碑二,又天順二年碑二,其一《西天大剌麻 桑渴巴剌行實碑》;其一《大國師智光功行碑》。又有元 碑四,其一「至元十一年《重修崇國寺碑》,沙門雪磵法 稹撰」;其一「至正十四年《皇帝敕諭碑》」;其一「皇慶元年《崇教大師演公碑》,趙孟頫撰并書」;其一石斷為七,環 束而立之,至正二十四年《隆安選公〈傳戒碑〉》,危素撰 并書。寺為脫脫丞相故宅,今千佛殿傍立一老髯,愨 頭朱衣。一老嫗,鳳冠朱衣者,脫脫夫婦也。後僧錄司 司右姚少師影堂,少師佐成祖為靖難首勳,侑享太 廟。嘉靖九年移祀大興隆寺。俄寺災移此。木主題「推 忠報國協謀宣力文臣特進榮祿大夫上柱國榮國 公姚廣孝像」,露頂袈裟趺坐。上有偈,署「獨菴老人題。」 獨菴,少師號也。

《長安客話》:京師有姚少師畫像,面大方肥,紅袍玉帶, 髡頂上戴唐帽。今崇國畫像猶是僧服,姿容瀟灑,雙 睛如電光之燦。像贊云:「看破芭蕉拄杖子,等閑徹骨 露風流。有時搖動龜毛拂,直得虛空笑點頭。」葢本色 衲子語。

《英宗實錄》:「番僧有數等:曰大慈法王,曰西天佛子,曰 國師,曰禪師,曰都綱,曰剌麻,俱光祿寺支待。有日支 酒饌一次、二次、三次,又支廩餼者,有但支廩餼者。」上 即位初,禮部尚書胡濙等議,減去六百九十一人。正 統元年五月,濙等備疏慈恩、隆善、能仁、寶慶四寺番 僧,當減去又四百五十人。

袁宏道《崇國寺遊記》:崇國寺僧引觀《姚少師像像贊》, 皆本色衲子語,少師自題也。過番僧舍,觀曼殊諸大 士變像,藍面豬首,肥而矮,遍身帶人頭,有十足駢生 者,所執皆兵刃,形狀可駭。僧言「烏斯藏所供多此像」, 因談彼國風俗及道里險遠之狀。大率烏斯藏諸國, 以中國最下,茶為國寶,市物皆用之,黃白金反滯不 得行。國無稻,所食皆麥、菽。數十里一君,如中國之郡 邑然,僻陋儉苦之鄉也。

《趙孟頫集》有《崇國寺崇教大師演公碑銘》。

《日下紀聞:燕雲錄》稱,「奉使官中書侍郎陳過庭、門下 侍郎耿南仲并文武五十餘員,元在真定,丁未八月 遣詣燕山崇國寺安泊。」則崇國寺金已有之葢?南北 二寺,北建自演公,南則金之舊,今已迷其處矣。 《順天府志》:「正覺寺、弘善寺俱在發祥坊,有敕建碑。」 《詠歸錄》:「都人呼飛放泊為南海子,積水潭為西海子。」 按海子之名,見於唐季。王鎔為鎮帥,有海子園,嘗館 李匡威於此。北人凡水之積者輒目為海,若寶坻之 七里海,昌平北之四海冶是也。元時運船直至積水 潭,王元章詩:「燕山三月風和柔,海子洒船如畫樓。」想 見舟楫之盛。自徐武寧改築北平城後,運河海子截 而為二,城內積土日高,雖有舟楫橋梁,不能「度矣。」 《炙硯錄》:「崇國寺佛殿前曰延壽,後曰崇壽,再後曰三 仙。千佛之殿,趙子昂書《崇教大師演公碑》,危太僕書。 《隆安選公傳戒碑》,在千佛殿阼階南,僧雪澗書。《重建 寺碑》,在千佛殿西階南。又有至正十四年聖旨碑,上 序元諸帝皆用國語,所云成吉思皇帝者,太祖也;窩 闊台皇帝者,太宗也;薛禪皇帝」者,世祖也;完澤篤皇 帝者,成宗也;曲律皇帝者,武宗也;普顏篤皇帝者,仁 宗也;格堅皇帝者,英宗也;忽都篤皇帝者,明宗也;亦 憐真班皇帝者,寧宗也。中不及文宗者,後至元六年, 以帝謀不軌,使明宗飲恨而崩,詔撤其廟主,故碑文 亦不書也。陶氏《輟耕錄》載《元世系》,「完澤篤」作「完者,篤 格堅」作「華堅」,「忽都篤」作「忿都篤」,《亦憐真班》作「懿憐真 班」當以石刻為正。

《明水軒日記》:「淨業寺門臨水岸,去水只尺許,其東有 軒,坐蔭高柳,荷香襲人,江南雲水之勝,無以過此。」 《行國錄》:「元時居庸關、盧溝橋俱有過街塔。」按歐陽元 功詩:「薊門城頭過街塔,一一行人通竇間。」則薊丘城 門亦有之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