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238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三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百三十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二百三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二百三十八卷目錄

 兗州府部彙考三十

  兗州府物產考

職方典第二百三十八卷

兗州府部彙考三十编辑

兗州府物產考        《府志》编辑

府總

郡東北連岱宗之麓,其地多山;西南在河渠之交,其地多瀦,考其物產亦不相懸,穀黍菽麥五種俱備。麥以夏收,穀以秋入,而GJfont稻則間有焉。僅僅鬻販不能自食也。春苦旱嘆,夏秋苦雨。無溝畎之法,蓄洩之備,即有不稔,流離轉徙,無能自振矣。果饒桃李杏柰之屬佳者,為蘋菠山多榛栗,陸多梨棗。以棗為利,惟橘柚楊梅不生。木多槐柳桑柘柏松榆檀之類,而無杉梓楩楠可以為材。江南之材從河入漕,山西之材從沁東下由濟濮。故渠入漕郡,人鬻而用焉。花卉之屬他方所有者,大抵略備。牡丹芍藥為名品,江南不及也。而桂蘭芙蓉之屬,地所不宜,間從江南攜至,不過一二歲即立槁矣。瓜瓠諸蔬其類甚夥,亦多肥美。冬月家為醃葅,可以卒歲。酒醪醯醬,中人以上皆自儲蓄,不取諸巿。而酒以黍米麥麴,不用藥味。近泉諸邑芳烈清甘足稱上品,然尤以苦為尚,所謂青州從事者也。飛禽之屬,水陸毛羽以百十種,惟鷓鴣、孔雀、錦雞、白鷴所不幾見。獸及六畜與它方同,惟無虎豹猿猱之類。以山澤不甚曠遠,人跡易近也。水族繁夥不亞江南,然不能為陂塘,種魚皆取諸網罟。其他螺蛤蛙黽之屬,有之而不敢食。東境近海,海錯頗至,然不過一二種,其他詭形異狀為閩粵間所珍者,固未嘗乏,土人不識亦不采耳。地多木棉,以棉為布。東南山中亦能采葛而無苧麻,山邑以野繭為紬,他邑捻綿為紬。婦女務為蠶桑,織絲為絹,亦能為綾,綾甚堅密,不能為他織。文矣木棉轉鬻四方,其利頗盛。茜草靛青可以為染,田間多種之。食物多用蜂蜜而無蔗漿,亦能以麥黍為餳。畜物多用鹽醬,而不能為糟,為亦不佳。總之服食器用鬻自江南者,十之六七矣。此皆諸邑所同,故著其略,至若藥石貨物貢諸天府,見於《圖經》者,各從其邑列焉。

各州縣

滋陽縣 地產文綾,有鏡光雙,距之號雅,稱輕靡,蓋魯縞之遺焉。刺繡女工雖貴,室皆競為之,他邑不及也。《圖經》藥有南星枸杞,菖蒲薄荷、茯苓、雲母、石川,芎地黃茵,陳金銀花,澤蘭黑羊石、白羊石。木有橡柘皂梜,他與諸邑無異。

煙葉 即蔫,按蔫之為物滋陽,舊無其種。自

皇清順治四年間,城西三十里顏村店史家莊創種,

相習漸廣。至今遍地栽蔫,每歲京客來販收賣者不絕各處。因添設蔫,行稍為滋民一生息云。曲阜縣 自子貢樹楷聖墓,其地多楷文,如貫錢有縱無橫,以之為杖,可以戒暴造為棋局,終不磽欹。尼山之石刳而為硯,文理精膩,亦佳品也,《舊志》有蕨菜、文官果。

鄒縣 物產無異他邑,《舊志》:穀有旱稻,藥有黃芩、桔梗、防風、細辛之屬,歲貢連翹。

泗水縣 柘溝赤埴陶為甕盆,四方買之。亦可為硯,滑潤如石,謂之柘硯,城南有巧。石埠亦異產也。以畜牧故氈毳之利,居十五焉。歲貢杏仁,

《縣志》
皆同他縣。
编辑

滕縣 多萑蒲魚稻之利,其餘與他邑同,歲貢荊芥、茱萸,《縣志》所載亦同。

嶧縣 按《府志》云:物產與他邑同,《圖經》出山茱萸,歲貢防風。按《縣志》:五穀皆美種,與他處不殊。顧邑境西北高亢,宜穀麻黍稷諸豆木綿。東南地卑下,獨宜秫稻,至二麥則闔境有之,視他禾十居七焉。麻縷絲絮及諸蔬菜芋菁亦皆所在有者。果則桃杏柿栗及胡桃間有之,獨多產梨棗,每歲為他商預出,直鬻江南,賈厚利,土人不與也。花無異品,然牡丹、芍藥、海棠、紫薇、葵榴梅菊亦多有之,藥則有柴胡、防風、蒼術、黃芩、桔梗、連翹、地黃、甘菊、枸杞、香附、酸棗、郁李、黃精、薄荷、天門冬、沙參、百合、瞿麥、秦芃,諸不能悉舉。嶧多山,故宜木槐、楮桐、榆桑、柘叢雜,今經剪伐,漸減於昔,獨不宜楊柳,每歲河干種植,率皆巿材於

他境,未幾而枯敗成朽株矣。雖數奉上檄,建設柳園,亦復旋置,旋廢迄無實用。土性為之,非人事之不力也。邇來江南塞築決口,取山中雜木以代之,運輸之值名出公帑而閭閻所費,實數倍焉。服牛牽車之勞民力其竭矣,至於煤井之鑿,前此未有。萬曆中,游手黠民簧鼓其說,一時嗜利而無識者。遂欣然信之,下掘重泉,傷絕地脈,而嶧之陵彝,衰微兆於茲矣。且聚四方,群不逞之徒於荒崥廣野間,府盜藪逃椎埋劫殺。往往見告緩之,則作奸亂法;急之則挺而走險。曩者山寇陸梁,實皆若輩為之倡首,此近事之明效大驗也。況小民以餬口之故,試身命於百尺穴下。一不戒則立成虀粉,較之窮鮫窟而探虎室者,險又過焉。噫。愚亦甚矣,嚴革厲禁是在憂國愛民者,斷而行之耳。

金鄉縣 《府志》物產與他邑同,歲貢桃仁。魚臺縣 善為陶硯,謂之梁公硯,云昔有梁姓者,就故秦尚書宅址取泥為陶硯,成文理,瑩膩色碧綠,謂之梁公硯。往時上臺宣索,及過客購取,俱盡無有藏者,而故秦尚書亦無考,或曰即秦襄毅公紘但襄毅。成弘間人去今未遠,不應故基荒落,便為陶人取土之所,又不應硯成之。後未及百年,併硯無遺也。蜂蜜昔歲貢,今亦無。單縣 《府志》土產無異他邑,歲貢澤瀉,《縣志》所載與他縣同。

城武縣 《府志》不載,《縣志》亦與他縣同。

曹州 《府志》物產無異他邑,惟士人好種花樹,牡丹、紅藥之屬,以數十百種,《圖經》出豬苓矍麥貫眾,歲貢桑白皮瓜蔞葶藶。

穀部

菽 俗名豆,有青黑黃,茶豌扁菉,蠶豇酒紅白,二小豆數種。

麥 有大麥小麥,小麥有紅白二種。

蜀秫 有粘GJfont二種。鞂,高丈許。黍 有黃紅黑白四色 稷 穄似黍而小間有之

粟 有黃白紅黑四色 稻 種於陸地間有之

蕎麥 止有白色一種 芝麻 有黃白黑三色

蘇子 有紫白色二種 薏苡 間有

蔬部

芥 有黃白數種,小芥尤辛。

甘露 一名玉環,即裴荷。

蘿蔔 有紅白數種  香椿 有赤白二種籬豆 俗名眉豆   白菜 有數種萵苣 有數種

茄 白紫數種,餘與他縣同。

瓜部 西瓜有青菉黃白四種,餘與他縣同。果部 柿有數種,鏡面者佳,餘與他縣同。花部

海棠 有垂糸梨花,西府鐵梗,秋海棠數種。牡丹 品數最多,佳者百種。

芍藥 品類甚多,佳者百種。

木槿 有紅白二種  丁香 有白紫數種月季 有數種    石竹 有數種菊花 有數種    紫羅罩鴛鴦

向日葵  滴滴錦  紫蝴蝶  天南竹鐵線蓮  滿池嬌  纏枝蓮  黃金帶紅瓔珞  剪春羅  剪秋羅  佛見笑草芙蓉  玉馬鞭  金銀花  玉繡毬珍珠 錦雞 金盞 扁竹 蔓陀 地棠金雀 玟瑰 木香 八寶 郁李 陪春紫微 迎春 探春 素馨 草桂 荼GJfont刺梅 金簪 萱草 紫簪 俏枝 瑞香碧桃 緋桃

草屬,多同他邑。

繡墩草  吉祥草  琵琶帶  馬蘭草天冬草  麥冬草  翠雲草  垂盆草藥屬

葶藶子 《圖經》曰:生曹州,接官亭者佳。

羽屬毛、屬蟲、屬鱗,介屬多同。

食貨屬

鹽 土人熬鹼為之,俗名小鹽。

GJfont 多以麥為之,豆間有。靛 以大小藍為之  鹼 焚蓬蒿為之桑皮紙

曹縣 按《府志》:歲貢瓜蔞。

穀之屬

牟 即麰麥詩貽我來。牟,又名大麥,周禮九穀之一。

來 一名小麥,麥金也。金旺而生火,旺而死。故夏曰麥秋,蓋秋種。冬長春秀夏實,能具四時之氣,其地煖處亦可。春種夏收,然比秋種者四氣不足,故有毒。瀕河於新淤尤宜。

粟 穀之去殼為粟,又有米黏,可以釀酒。黍 有數種,五色,早晚不同,曹風芃芃黍苗,曹酒率用此米。

稷 稷與社並稱,鄭氏以為五穀之長,《舊志》謂即穄。似黍而小,味不甚佳。

秫 南方謂之盧穄,北人謂之高糧,曹俗謂之GJfont。有數種,黏者用以釀白酒。稻 有數種,水陸不同,又黏者謂之糯米,色黑宜釀。

芝麻 黃白黑三色,用以作油,其純黑者名巨勝,子苗名青蘘,《本草》作脂麻。

豆 即菽。夏熟者曰豌匾豆,秋熟者曰豇豆、黃豆。而黃亦有數種。曰青豆,青亦有數種。曰黑豆,黑亦有數種。又曰金豆、玉豆、黎豆、菉豆。又有赤小豆、白小豆、綠小豆。故醫家有三豆之名,又有扒山豆、管豆。又有一種大黑豆,道書所謂大豆黃卷是也。

蕎麥 幹紅花白,其實三稜而黑,《爾雅》所謂荍者是也。中伏種,喜雨畏霜。

蕪菁 俗名蔓精子,即菜子,可作油。

薏苡 曹俗謂之玉GJfont秫。蘇子 土人不甚種。

蔬之屬

瓠 長大如瓜,蔓生不架。

萵苣 生菜之屬,其莖脆美,皮亦可入醬食,然不及郡產。

壺 俗名葫蘆,有數種。豳風八月斷壺即此。眉豆 蔓緣籬牆間,種類甚多。藥中白扁豆即其類,又有刀豆大於此。

薯蕷 即山藥,俗謂兩種,非也。宋真宗改為山藥。

薺 野生。語云:年將豐,薺先生。八月與麥同生,故《白虎通》云:任生薺麥。

茄 《清異錄》謂為崑崙紫瓜。原自西域來,又指其色也。其實有白紫二色,又有一種水茄,而水茄中又有一種纏絲茄,尤為勝品。

白菜 一名松菜。

荼 一名苦菜,月令苦菜秀是也,《丹鉛錄》以為茶誤。

椒 味不逮。秦中,無問川矣。

甘陸 即蘘荷,又一種地瓜相類而不同。韭 豳風四之日,獻羔祭韭。

葖蘆萉 一作蘆服,轉為萊菔,再轉為蘿蔔矣。蠶豆 江南作,北方不甚種。

莧 種類甚多,灰條馬齒,亦有莧名,易似專指馬齒云者。菠薐 俗名菠菜。

蘹香 俗作茴香,巿有大茴香,夏月連雨即生。蒔蘿 與前類其粒少扁。

蹲鴟 俗名芋頭。

菌 磨茹、香蕈、羊肚、麥GJfont、木耳皆菌屬也,皆曹不常有,而時生於霖雨濕槎之中。

蓴菜 似白菜而肥美更逾,近來始有僧房多種之。

胡蘿蔔 有赤黃二種,餘與他縣同。

瓜之屬

瓜 生為苦瓜,熟為甜瓜,《詩》:綿綿瓜瓞。又云:有敦瓜苦。禮為天子削瓜,副之為國君華之云云。故瓜以此為正,而他必加一字以別之。然有數種西瓜,乃張騫所得種而未久,洪皓攜歸中國。亦未廣。至元世祖西征始散溢民間,故曰:西瓜。有青紅黃白四色,子亦紅黑玳瑁之不同。其最大者名冀州崑,耐久藏,可至過歲。

冬瓜 最晚熟,每風寒霜重,葉凋蔓枯,皮生白粉,望之皓然如伏羜,味勝蒸壺,穰宜藻絮。黃瓜 以其老而皮黃故名,作王瓜誤。

菜瓜 皮青而黑,土人不甚種。

絲瓜 老而成絲,故名。其佳者名仙人拐。地黃瓜 蔓生皮,有豎稜,可作醬瓜。

金瓜 赤色有稜,俗名南瓜,今土人不甚種。北瓜 形色各異,有水GJfont二種,土人家家種之,味勝金瓜。

果之屬

梅 俗稱黃梅,似李而實酸,《詩》:摽有梅,其實七兮。又梅花見後花卉。

櫻桃 月令薦含桃即此,有赤白二種,赤多白少,唐人詩:紫禁朱櫻出上闌。固以紅為勝也。

李 種類甚繁,不悉書。

柿 其初為羊棗,移接則為柿,亦有數種不逮。曹州

柰 根生甚小,移接可為數種,曰蜜果,亦名沙果,曰花紅,曰蘋,曰林禽,即晉人所謂來禽,味早晚不同,其實類也。

文官果 五月初熟,仁嫩美可食。

杏 形有大小,味有酸甘,王崇獻詩:杏花何處最嫣然,醉眼摩挲十里煙。三月清明新雨後,孤村芳草夕陽邊。不教簫管頻開宴,雅稱風騷與結緣。終日尋詩無好況,片紅飛入小窗前。又一種八達杏,仁可生食,花千瓣可愛。

桃 諸果惟桃養人,種之而又以為壽儀也。有數種大小,早晚酸甘不同,亦有深淺二色。徐篤桃花詩:二月二日桃花新,咫尺城南別有春。失路渾疑採芝客,逢時豈作避秦人。已憐紅艷搖芳醑,況喜清歌出絳唇。爛醉不知歸去晚,斜欹驢背倒綸巾。

核桃 即胡桃,潘岳賦三桃表。櫻胡之別,止用杏仁,故通名核桃。亦有數種,又有白津者,鮮剝不漬手。玲瓏者,皮殼稀疏而仁外露。

棗 有大棗,種類頗繁。棘亦棗屬。蓋棗性重,喬棘則低矣,故其制字如此棘性,煖今人養花之法,初春以棘數枝置花叢上,可以避霜。

榴 即安石榴,種甚繁邑,惟劉氏名岡榴、王氏名祇榴,二種為勝。皆以其人之字名,蓋其手種成也。萬惟檀榴花詩:安石乘槎萬里來,釀餘美酒日徘徊。紅英綠葉栽煙翠,縱不逢春晚亦開。今因河患嚴寒,傷損甚多,存者寥寥。

葡萄 紫櫻、馬乳、白三種,白者較勝。

藕 城中泮池井蓮書院黃河廳後,皆積水植蓮,今悉廢。四境尚有種者,曹土瘠不逮淮藕,惟花植圃沼或盆盎間,差可觀,而亦有紅蓮、雪蓮不同。

梨 有數種。然不逮河間,及泗水東山也。花特素潔,邑人多種之。

木之屬

柳 有數種。土人用之大者棟梁,小者枝柱,又斲為桮棬,析為薪。橦強半此木,惟土宜,故植繁。故用眾。萬曆間張令公慎言,勸民植道傍,數年後連阡達陌,綠野濃蔭,曹大賴之近,忽採民柳為埽,以楗河于是,生不敵用。昔之薈蔚者,今童赭矣。

白楊 高大而材美,然蕭蕭多風,土人惟植墓隧間,故曰白楊風起隴頭寒。

榆 木高而直,邑人選大材必出此。明崇禎庚辰大飢,人剝其皮食殆盡,然食之身腫。

柏 有數種。扁柏、薈柏、刺柏、滋柏之不同,惟扁柏可種,木堅而細,最難長大。

椿 木挺上不朽,故南華有八千歲之說,芽為嘉蔬,春苗而折葅之。

檉 河柳也又名三春柳。葉類柏花,大寒不凋。榮 俗名絨花樹,又名夜合。蓋其葉每夜必合,而花則如紅絨也。

檀 俗名白蠟樹、白檀也,其蟲名蠟,按檀之種類甚多,不能盡識。

杜 俗名棠,已接成果曰梨,未接不果而實,無用曰杜。

楝 花清香,實不及川楝,故藥不用根,皮亦能殺蟲。

梓 為百木之長,故古者名制器之工,為梓人。楷 即黃楝芽,作俎,與曲阜同然,間有。

槿 即GJfont花,有單瓣、千瓣,色有深紅、淺紅,與白之不同。

青楊 葉小而色青,材亦不逮白楊。

竹 有數種。金竹、斑竹、青竹、紫竹。

桑 實為桑葚根,桑白皮。

楮 皮搗紙實,即楮實子。

桐 俗名青桐,子可食。

樗 即臭椿。

柘 桑屬。

槐 楸 松

草之屬

蒲 水草,嫩剝其本,登俎。老則柔滑,而溫可以為蓆,古禮男執蒲璧言:有安人之道也。

蓍 昔者聖人之作易也,幽贊於神明而生蓍後世,儒者神之以為王道,得則生百莖。

蕭 蒿類,可以祭。《詩》曰:取蕭祭脂。又曹風:浸彼苞蕭。

稂 俗名狼尾草,下濕所生。《詩》:浸彼苞稂,是也。蓼 苦草,陸生曰荼,水生曰蓼,《詩》:以薅荼蓼。

卷耳 卷葉如鼠耳,叢生如盤,《詩》:釆采卷耳。大藍小藍 皆靛也,小藍亦用以染綠。

茅 禮曰縮酌用茅 茜 取根用以赭稗 草之似穀者  葦 秋深刈之織蓆花藍 即紅花   荻 萑葦也

GJfont 麻屬藥之屬

枸杞根 地骨皮 紅黃二種。土人以黃實為枸杞,紅實為甜菜,芽非也。徐篤庭前枸杞紅熟詩:寂寂虛庭秋到時,和雲和雨兩三枝。幽人讀得南華後,旋摘深紅入酒GJfont。木瓜 本名楙,其種來自宣城,故又名宣木瓜。冬月摘置屋中,香盈四壁,至過歲二月始壞,不同草,木瓜易瘦。

兔絲子 即女蘿。《離騷》:被薜荔兮帶女蘿。地錦草 一名鋪地錦,一名小蟲蓋地。

車前子 苖芣GJfont,俗名牛舌草。夏枯草 月令靡草死,即此。

左纏藤 俗名金銀花。

商陸根即樟柳。

惡食 一名鼠粘子,又名大力子。

牽牛 黑白二種,花名鼓子。

列當 俗名紫花地丁 土豆 結實為赤包充蔚 俗名益母草 蒼耳 似棗核而多刺荷 俗名薄荷 括婁根 天花粉 稀藶蒲公英 旱蓮草 王不留行

覆盆子 地膚子 荊芥 小薊 大薊紫蘇  茵陳  蒺藜  艾

花之屬

牡丹 非土產也,好事者買蒔園圃,灌養得法時為盛美。臨邑邢侗與王士龍書云:吾家園最饒,芍藥動以數畝計,顧獨乏牡丹,寥寥數莖,浹歲不花,總花才單瓣,貧薄無重樓富貴之態,且色目多中下,不稱名王大國,而鄉子廬兒猶謂:邢家花事葳蕤,政如尉佗,王不識漢天子,致足羞耳。曹有王五雲先生,家多異蓄,於牡丹尢富,聞爨下薪櫪間芻雜,進不問。而濟南生保一花半葉如瓊枝,知王先生當無GJfont分饟之地,敬托周使為紹,乞得數十孤根散洛陽。芳姿於鄉里同志,大是快事。異時曲闌小榭,盃酒淋漓,用餘瀝醉花神,敢不願先生萬年,萬年而謝。肇淛亦云:司李東郡時曹南觀牡丹為平生快事,云嘗攷牡丹,至宋始盛。初盛於雒下陶穀,以為雒陽花福是也。再盛於亳州,嘗見雒陽牡丹譜。暨歐陽文忠牡丹譜不逮亳州譜遠矣。彼時已有六七百種,分五色,排次敘至。於今亳州寂寥,而盛事悉歸曹州縣。距州僅百里。當昔盛時,而姻戚往還,童僕連絡,故佳豔時獲怡賞,亦重價多相購植。李悅心詩云:生憎南畝課桑麻,深坐花亭細較花。聞道牡丹新種出,萬錢索買小紅芽。《蓋實錄》云:自戊子遭變後,盛事遂減,園亭亦毀,無復曩昔之致。及邇年頻遭河患,城南一帶巨浸滔天,新沙壤地謀生不得,安問花事哉。

芍藥 芍藥遠自三代,見於詩書,近被牡丹奪席,可稱蠖伏。昔人謂唐人重芍藥,故名牡丹為木芍藥,非也。芍藥賞GJfont已久,而牡丹刱出驚異之際,草率未定,姑取為欣賞,被以佳名,至於今事久,論定而芍藥不廢者,留殿牡丹後塵耳。故有婪尾春之稱焉。此花無甚新出,大約百餘種,石續詩遊溱思女晚粧繁:春去留春倚畫欄,剪剪朱脣嬌欲語,溶溶粉面嫩堪餐,應知聲價先雄白。誰遣風流次牡丹,似與狂生偏有約。月前獨得盡君歡。根有赤白二種,入藥。

菊 牡丹名園盡在城南,而菊花幽檻,率出城北。自屢經水災,城南漂沒千家,而城北幽檻亦與並銷,大抵災重蓄寡,人鮮樂事矣。花圃盛事他皆單寂而結隊盈畦,惟牡丹菊英可稱,春秋兩勝。然牡丹豔盛不過十日,故殿以芍藥。而菊之素淡自足,可以占盡三秋,故無煩再思其輔。丁香 有紫白垂絲三種,段黼詩:壓穗團團碧淺紅,髫華粉黛竟誰同。香飄蝶夢深閨靜,愁結蛾眉小院空。當檻有情含晚露,背窗無語怨春風。新詩雅稱東君意,何必傳神倩畫工。

芙蓉 木芙蓉花。有深紅、淺紅、白三種。而草芙蓉止一種,按芙蓉本蓮名,故此加草木以別之。土人反以此為芙蓉,而蓮直謂之蓮花矣。梅 白、紅、蠟三色,冬開者曹惟蠟色,有金桃花、金連花、彭梅、素梅數種。白有玉蝶、綠萼二種。紅色深者名硃砂梅,淺者名臺梅。

探春 開最早,有紅白二種,花類丁香。

海棠梨花 與垂絲二種,又一種秋開,與此不

同。

桃 白碧桃、紅絳桃、淺紅伊桃、粉紅緋桃。棠梨 即郁李,又有陪春小桃、紅金雀、黃金帶四季槐。而白者又有玉馬鞭、珍珠散、蕊素馨。亦條花與此不同。

菖蒲 又一種石菖蒲,即虎鬚草。

木香 白黃二色,有獨開叢開者。

月季 白、深紅、淺紅三色。

萱 即萱。又紫蝴蝶、剪紅羅、剪紅紗、扁蓄,俗名金馬蜂、仙人掌、躑躅等,亦草花,與此不同而躑躅形,色錯雜。至於二十餘品,又有六月菊、金盞等不勝記。

鹿蔥 有山丹、松丹、卷丹,又有紅龍爪、黃龍爪、白龍爪、全燈、枯燈、粉燈等數種,又有百合,即白龍爪。

GJfont 俗名鳳仙花、夾竹桃,又名指甲花,一名小桃紅,子名急性子,又滿池嬌十餘色。

水竹花 俗名藍蛾,又有夜墀、落金錢、俏枝皆與此不同。

玉簪 秋開香冽。張兆禎詩:月娥簪偶墜,瑩潤馥盈階。好插烏蠻鬢,怕騰白燕釵。又有金簪、紫簪二種不逮遠矣。

葵 大小叢瓣、單瓣不可勝計,又有向日葵、雒陽葵等。

凌霄花 又鐵線蓮、轉枝蓮、紅瓔珞等,亦蔓生者。

吉祥草 亦可栽清水中,凡人間有吉祥則開花。

金絲荷葉 葉毛而肥,拖長絲,其汁能治耳漏。芭蕉 又有美人蕉,與此不同。

水仙 有叢瓣單瓣二種。

紫茉莉 又有白者。

紫薇 俗名百日紅  紫荊 俗名光棍紅雞冠 種類亦多   迎春 立春即開琵琶帶       潤草

羽之屬

鵝 二色。一白一類鴈性最警,每更必鳴,可以驚盜。萬惟檀詩:眠沙戲渚是鵝群,頭上峨冠勢壓雲。雪夜孤城聲響亂,也堪奏凱破吳軍。黃鸝 即倉庚,又名金衣公子,亦名流鶯。雌雄雙飛,冬則藏入水中,以泥自裹。春始出其聲,嬌溜可作詩腸鼓吹。

鸇 即鶀。宋襄公之所占也。鸇每入鳩巢,食其卵而以己卵寄之,比伏成居,然鸇也,鳩驚鳴逐飛。

鳴鳩 即布穀一名,秸鞠一名,戴勝曹風,鳴鳩在桑。又或云:取其骨佩之宜夫婦。

鶉 GJfont屬有常匹,而不相亂。《詩》:鶉之奔奔。刺宣姜與頑非匹偶而相從也。

雞 有家雞、野雞。家雞屬陽,先鼓翼而後鳴。野雞屬陰,先鳴而後鼓翼。

燕 有越燕、山燕二種。《禮記》名:乙鳥,往來以社為期。

戴勝 青鳥。桑椹熟即有,月令戴勝降於桑,是也。

啄木 本名鴷。此鳥有褐、有斑。褐者雌,斑者雄。鵲 乾鵲。亦名喜鵲。又有麻鵲詩:維鵲有巢。鳩 有斑鳩、鵓鳩之異,雄呼則晴,雌呼則雨。烏鴉 俗名老鴉。二種烏反哺,鴉不反哺。鳧 水鳥,大小二種。又有水鴿、水雞二種,《詩》:鳧鷖在涇。

鵜 即鵜鶘。一名陶河,曹風維鵜在梁。

鴿 種類甚多,性淫易合,逐月生子。

雀 穴壁而生不能行,其行必躍。

鴨 有家鴨野鴨   鵩 類鳩實非鷺鶿

毛之屬

鼠 一種鼬鼠,似貂尾可造冠。俗謂之黃鼠狼。一種老鼠,以其最壽,故名善穴。屋壁在處有之。又一種羵羊,在田野善穴地,俗名地羊。

驢 又有朦見韓文,又見投壺篇皆驢類,又名衛。

犬 有田守食三種。《爾雅》以犬生三猣,二師一蘄。

牛 牛耳無竅,以鼻聽,有黃牛、水牛二種。羊 性善群,故於文羊為群,犬為獨也。

貉 詩一之日,于貉是也。與獾同穴。

兔 口有缺吐而生子,故名兔。

馬 易乾為馬,陽物也。豬 牡,曰豭牝,曰彘。騾 驢馬相牡牝而生。貓 色多不同,善辟鼠。

獾 善穴隄     蝟    貍蟲之屬

蟋蟀 即促織,總一物而隨時易名。在五月為斯螽,在六月為莎雞,在十月為蟋蟀,詩豳風可考,舊註誤。

蝸牛 濕蟲,首有角,雨則緣壁。

蜻蜓 遇雨好集水上,說者以為五月五日取其首正中門埋之,皆成青珠。

蟻 詩鸛鳴于垤。垤,蟻封也。天將雨則蟻出,擁土成墳,鸛鳥見之,長鳴而喜。

蟪蛄 春生者夏死,夏生者秋死,故曰:蟪蛄不知春秋。

蚊 俗云蚊,有昏市。蓋蠅成巿於朝,蚊成巿於暮。

蠅 蠅生於灰,凡蠅值水溺死,致灰中,須臾即活。

蛇 魚屬連行,蛇屬紆行,《詩》曰:委蛇委蛇。蓋取此。

螳螂 俗名斫刀,感陰氣而生,月令曰螳螂生。蜉蝣 朝生暮死,曹風蜉蝣之羽,衣裳楚楚。蝤蠐 燥濕相育,不母而生,即水中蛀蟲。螢 夜飛之蟲,腹下有光,謂之丹鳥。

蠨蛸 小蜘蛛也,詩蠨蛸在戶。

蜩蜴 生田間,俗名蛇出律。

尺蠖 伸屈蟲也,一名步屈。

蜚 秋蜚為災,俗名負盤蟲。

蛄蟴 多在牡丹上。

螻蟈 夏日鳴訛呼盧姑。

螽 蝗也,詩螽斯可考 蟬 羌螂變有數種GJfont 叮牛蟲,甚惡   蟓 一名野蠶守宮 即蝎虎     果蠃 即土蜂威 甕器底蟲   蠆 即蝎蚤 跳蟲  蜜蜂 蝴蝶 蚰蜒

蜣螂 蜘蛛  蠶

水族之屬

鯉 鯉三十六鱗,具六六之數,陰也。詩必河之鯉,鯉尾最美。江南鯉味惡,人多棄之,豈風氣使然歟。

蝦蟆 蝦蟆無腸,俗說蝦蟆懷玉,雖取以置遠郊,一夕復還。《字說》云:雖或遐之,常慕而反,其汗即蟾酥。

魴 細鱗如銀,《詩》:必河之魴,力弱不耐勞。勞即尾赤,故曰魴魚赬尾稗。雅以為青GJfont誤。鱔 形似蛇,夏出冬蟄,有蛇變者,夜以燈照,項下有白點。

鰻 似鱔而匾,青色。焚其骨煙辟蠹。

蝦 青州呼蝦為鏑。

鯽 又有金、金鯉,土人多養盆沼間。鯰 又一種似鯰而絕,大名魤。

鰱 一名鱮身扁口,大鱗細。

鱖 俗名薺花  GJfont 俗呼泥GJfont鮦 一名山蛆  蛭 即木鱉

田雞 洄網 白魚 鱉 鯖

大抵黃河之水,源遠而流長。無物不有,故太昊生而馬出,桓溫來而黿見。居近河者,每睹大魚,蕩然如百斛之舟,奇形異狀,往往而有茲。惟舉嘗見而給於用者,略書於此,亦不貴異物之意也。

貨之屬

棉花 上古韋毳,中古布麻苧之類也。近世除絹帛外,此一種,幾與九穀平分輕重。然無能名之者,或以為木棉。王世貞詩:短短釵銀壓鬢鴉,圍腰群捉木棉花,莫嫌村塢行人少,夫GJfont經商不在家。或以為木棉別自一種。

紬 土人以蠶絮手捻成縷而後織之,謂之土紬。

布 棉花所成,俗謂綿布,麤疏不逮定陶。絹 亦無精者。

定陶縣 按《府志》:五穀雞豚之用,無異它邑。惟去河遠,少魚。劉向《列仙傳》曰:園客之妻善蠶,故濟陰人世植桑養蠶,設別室焉。所產棉布為佳,它邑皆轉鬻之。按《州志》:其他與各縣同。

濟寧州 厥壤衍沃,亦有汙渚,穀宜秫麥與汶上同。地近諸湖,巿多水利,餘產無異它邑。惟所為臙脂甚精,四方珍之,歲貢蒺藜。按《縣志》:其他與各縣同。

嘉祥縣

絲之用為絹、為紬,木棉之用為布、為繖,紅花藍之用為色,鑄鐵、編竹為器官鹽額,歲撥一千引私鹽額,獲一萬斤,其他一切與他縣同。

鉅野縣

穀之屬

豆 黃豆、黑豆、青豆、茶豆、豇豆,紅白黑三種,菜豆、小豆,紅白黑三種。菉豆、匾豆、豌豆、管豆、眉豆,凡十八種。

菜子 蘇子 麻子 大小二種。

稻子 穇子 黑白二色。

穀 黃白紅黑四種  黍 黑白紅黃四種稷 紅白二種    麥 大小二種蜀秫 紅白二種   芝麻 黑白二色貨之屬

綿花 白一色,近有紫花、湘花、繭花、豆花四種。靛 大小二種,其餘多同。

果之屬

李 黃紅青三種   桃 金黃紅白四種棗 大小圓三種   葡萄 黑白二種,餘多同

其餘羽毛鱗蟲草木藥蔬之屬多同。

鄆城縣 物產與他邑同。

東平州 按《府志》:城東地肥饒,蘆泉之沃頗宜GJfont稻,其西安山陂澤,薺麥之產可以救荒。然當汶水下流,蓄而不能洩,輒成巨浸,此所病也。境無異產,《圖經》出天麻。

穀之屬

豆 黃黑青茶各大小種。菉豆、豇豆、管豆、豌豆、匾豆、小豆、眉豆、菜豆、蠶豆。

麻子 大小二種。採之俱可作油,但味不香。芝麻 黑白紅黃四種,可作香油。

麥 大麥小麥蕎麥  GJfont秫 紅白二種黍 黑白二種    穇 黑白二種穄 紅黑二種    穀 黃白二種木之屬

槐 青黃二種    椿 香臭二種楊 青白二種    檀 餘多同各縣汶上縣 按《府志》:土產無異他邑,惟南旺獨山二湖有麥,芡魚蟹之利。民以采捕為業,而衣食之源在焉,歲貢黃芩。

穀之屬

豆 黃青黑大小二種。茶豆、豇豆,紅白黑三種。小豆,紅白黑三種。菉豆、匾豆、管豆、豌豆。

麥 大小二種    黍 黑白二種稷 黑白二種    穀 黃白二種GJfont秫 黏者可釀酒  芝麻 黑白二種麻子 大小二種   穇子 黑白二種稻   薏苡 此二種間有之。

貨之屬

棉花 漕河以西地多宜之。

布 西鄉人多紡織之。

絹 土人不勤於蠶,僅有之。

靛 大小二種。

瓦盆 有黃綠二色,開河鎮出。

東阿縣 按《府志》:張秋河上聚落貨物所集,大清河北入於海鹽,舟愬流而上,邑人頗食其利焉。所產惟梨、棗、木棉,間供負販亦甚,尟薄西境,有阿井煮水為膠,四方珍之。徐君墓上生掛GJfont,草葉如負GJfont,服之已人心疾。東南山中多產藥,苗土人不識也。《山海經》云:黃山有文石。今其上多坑礦,當是古時采取跡矣。《水經註》云:東阿出佳繒縑。《史記》秦昭王服太阿之GJfont,阿縞之衣,是也。歲貢阿膠。

《縣志》
阿在山水之間,田多磽鹵,無有林澤之饒。
编辑

生物不殖,大抵所常有與他邑同矣。撮其要者,穀宜黍稷麥諸豆,唯無水田,不殖GJfont稻。往時引東流水,田之不能一區而止。以土人不習故蔬果無甚異。城南人或治圃,頗食其利,而亦不饒。邑近山居,人取山花為菜。銅城以北種梨,梨大而甘,佳者與河間埒然。僅土所有,不足轉鬻。地頗宜棗,人往往販之江南。木綿亦有之,東南群山多藥苗:仙茅黃精之屬,以數十種。然居人無采之者,亦不辨其名物藥。惟阿膠入貢木,不過槐柳桐榆等。花無異品,芍藥牡丹之類有焉,而季子臺有掛劍草者,其葉一橫一倚,狀如負劍,服之療人心疾,惟臺左右有之。城西小鹽河多瀦水,居人取魚其中,螺蛤諸水鮮種種皆具人不甚食也。而魚亦肥美。城之西南西旺大澤,故濟水所經,有蒲葦之利。山溪多水菜、蘋藻、芹菱之屬,以數種。邑去臨清,張秋近民用所給,蓋取諸負販四方之服食,皆具惟綾與綿紬,則土人為之。而綾頗佳,史云:昭王服太阿之GJfont,阿縞之衣。《徐廣註》云:齊之東阿縣,繒帛所出,故曰阿縞。相如子虛賦:有曳阿緆揄繒縞之句。而列子亦

曰:鄭衛之處子衣阿緆,大率綾帛類也。

平陰縣 按《府志》:仝蠍入貢蠍凡九節,出城東山中,服之已人風疾,餘多同他邑。

陽穀縣 按《府志》:物產與他邑同,亦以阿膠入貢。

壽張縣 按《府志》:物產與他邑同。

木之屬

斑疹樹 取枝煮水,浴斑即出。

酒 三白。桑落不亞於南釀,餘與他縣同。沂州 按《府志》:多產藥苗,名不勝記。《圖經》出秦椒、茱萸、雲母、石陽、起石、滑石,歲貢黃芩、防風。郯城縣 按《府志》:物產與他邑同,《圖經》東海生石、硫黃,歲貢黃芩、桔梗、防風。

費縣 按《府志》:地善畜牧,有氈毳之利,以山繭為紬,朴而堅密,古所謂GJfont絲也。而蒙山石花,采以為茶,其味芳烈,敻異他品,與蒙陰交有之。山田多種旱稻,味如香GJfont,歲貢知母、桔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