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398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三百九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百九十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三百九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三百九十八卷目錄

 歸德府部藝文二

  帝嚳廟碑記        元范溟

  閼伯祠記略        侯有造

  重建伊尹殿記略       前人

  伊尹墓祀記        張元忠

  重建雎陽雙廟記       徐琰

  孝烈將軍祠像辨正記    侯有造

  重修微子廟記       明倪岳

  重建協忠廟記       羅汝敬

  重建雎陽五老祠記      呂柟

  雎陽五老遺像碑記     朱景賢

  護城堤記          李嵩

  歸德府儒學重修記      沈鯉

  流臘坡新溝記       王四維

職方典第三百九十八卷

歸德府部藝文二编辑

《帝嚳廟碑記》
元·范溟
编辑

雎陽南四十五里,有岡阜蟠踞爽塏,實古高辛之墟。 上有古城,城北有古丘,丘之陽有帝嚳之祠,祠有二 碑,其一宋開寶六年,其一金崇慶元年。聞諸故老,石 刻尚多,皆燬於金季。《史記》云:高辛地名,因以為號。嚳 名也,載諸史牒,歷代祀典可尋,其殿宇歲久圯壞,雖 常有修之者,皆弗克就。於是張信等相協傾貲,因其 故址,鳩工遴材創建,立正殿三間,基址壯大,棟宇弘 敞,輪奐炳燿,聖像增新,冕旒顒若,仍圖八元於東西, 帷幕几筵,罔不畢備,始構於天曆,己巳仲秋落成,於 至順辛未季春,參政雎陽王公仁齋命掌書范溟作 文,以紀其實。竊謂帝之德業,世系廟之沿革,與興前 碑,考之詳甚,茲不復載。敬作迎送神辭二章,貽鄉人 歌詠,使興起敬慕之,誠俾無怠也。辭曰:

帝之來兮乘蒼龍,赤豹先戒兮黃羆從,衣丹霞兮烜 赫,佩明月兮玲瓏。惟帝陟兮茂禎福,惟帝格兮祓災 凶,翔龍旂兮日下,渺鸞輅兮雲中,沐蘭浴華兮弱質, 斂芳食菲兮愚衷,GJfont參差兮奏疏越,擊玉磬兮叩金 鏞,舞靈巫兮媚嫵,奠桂醑兮芳醲,帝之來兮不來,千 秋萬歲兮故宮右迎神

帝之去兮駕玉虯,畢方並轄兮飛廉騶,節煌煌兮捐 金玦,鸞噦噦兮還瓊輈,惟帝福兮雨暘若,惟帝威兮 疵厲瘳,元冕拱兮豐樂翠,華GJfont兮隱憂,GJfont石泉兮清 酌,采澗蘋兮潔修,築蘭宮兮桂室,張蕙幌兮荃綢,仁 為樽兮義為俎,忠為肴兮誠為羞,帝之去兮不去,千 秋萬歲兮神州右送神

《閼伯祠記略》
侯有造
编辑

雎陽,古宋地,本帝嚳高辛氏子閼伯所居之商丘,丘 距城三里許,高八十尺,周二百步,丘之精氣上應列 星。世傳閼伯臺即是丘也。郡乃辰宿之分,伯遷此,主 其祀。此帝王世紀春秋杜預之論也,陶唐氏以為火 正,曰伯者所以有功而食其墟,商丘祠宇在照碧堂 之西,此晁補之之手筆也。伯火官掌祭火星,行火政, 後世以為火祖相土。契之曾孫代伯,宋其後也。此事 物紀,原胡宿之策也。爰三紀所載,與預宿諸儒之論。 考之帝嚳,都於亳陵,廟咸在近郊,距是邦餘一舍。世 號高辛里,歷亙古而不易。夫伯,固帝之子,黃帝五世 孫,聖裔也。唐堯亦帝之子,以火德王而伯,主辰祀,迺 聖德也。聖德聖裔,血食一方,固無疑矣。後之作者不 失,商丘扁祀之舊舉,是祀者稽乎此制,遵乎此典,庶 幾可也。祠廢壬辰之變,其所存者惟丘耳。後人不稽 所以,然之故。遂建王母祠於其上,逮至元大德間,相 國史公開府子棣知此郡,今翰林侍讀學士李銓為 府倅,前太子諭德趙惟新判歸德,語翰林國史院編 修官江漢,高郵幕官劉滋,內翰李皞,傷流俗之謬舉, 亟命以閼祠易之,凡數年,終輟前論。後又歷年三十 餘載,江西行省參知政事王公仁亦常語郡之右族, 以伯祠興復為託,未有以應之者,建康財賦提舉范 君廷璧聞公之論奮然,立為建祠三楹於是丘絕頂, 徙王母祠於丘麓,不煩有司,不勞民力,凡棟桷榱題 之用,工匠百色之需,像設如制器皿咸新,凡用寶鈔 三百錠有奇,皆廷璧己貲。

《重建伊尹祠記略》
前人
编辑

GJfont熟之南舊縣即古亳故墟,圖志散亡,無從考證,亦 不知何代而建,兩城之間,有塚畝,餘三十之廣,世為 伊塚,塚前建祠,祠設其像,即古巡檢李士良率鄉耆 十溫輩創建,歸德總府歲時遣官致祭,亦嘗奉詔,非 常祀也。

《伊尹墓祀記》
張元忠
编辑

GJfont熟昔為名鎮,乃三亳故墟之一,外紀所載,伊尹沒, 帝沃丁以禮致葬於亳,即其地也。世傳伊墓在焉,其墓周圍廣數十畝,岌若重岡,雖經河患,陵谷變遷,未 嘗湮沒。況金元縣治之碑,其跡不泯,表其南門曰瞻 聖門,蓋以其墓奠於南故也,先以縣事併入雎陽,惟 茲地以巡檢領之適,開封李士良任是職,鎮是土,警 捕有方,而人民無擾,常以舉廢興墜為務。初境內有 寧德鄉帝嚳氏之陵廟在焉,土俗因以地名目其鄉, 曰高辛鄉。士良以為上古帝王之名,以為鄉邑之號, 良所未宜。移文有司,復為寧德鄉,又以伊墓在茲,不 為廟貌,何以瞻仰。於是首捐己俸,採訪永備倉,使趙 義里人卞溫鳩工聚材,構祠於墓所,考循禮制,敬設 聖儀,俾四方之人,有所欽崇,此吾儕勇於為義者也。 夫聖德聖謨,載諸經傳,炳若日星,與天地相始終,豈 壹卷石之可述也。雖然三代以降,數千載之下,不有 是舉,曷以知聖人之所以為。聖人數千載之下,不有 是祠,曷以知聖人之享血食於無窮也。誠可嘉尚,於 是乎記。

《重建雎陽雙忠廟記》
徐琰
编辑

唐張許死節,廟食雎陽,以南霽雲配,世傳雙廟者是 也。歷代贈官,皆至州大都督,既而增祀賈賁,雷萬春, 復稱五王廟,宋大觀中賜爵侯,諡巡忠烈,遠忠義,霽 雲忠壯,賁忠濟,萬春忠勇,而表其廟曰:協忠。紹興中, 因鹽官有忠義侯廟,詔許增祀如雎陽,又合東平太 守姚誾以配,並賜爵上公,其於褒忠勵節,至矣。雎陽 廟舊在城南七里所,金末河南被兵,蕩燬無孑,遺邑 之耆老相與謀,欲構故基,以祠張許。前後數十年,不 潰於成,至元二十有六年,主簿柴叔武率里人好事 者,以為城南去人遼遠,香火不便,卜地於雎陽城中, 面照碧堂而為之祠,介前歸德府判監察御史王茂 來問,古稱雙廟,張巡許遠而已,既以南配,又增賈雷, 往制如此,今襲而復之,於義何如。仍乞文以記。余謂 自古當大患,難立大名節,非一手足之所能致,奔走 先後,品量巨細,人人雖殊,而趨事赴工之心,捐軀報 國之志,則一而已。祀此遺彼,後何以勸。況二君孤危 之際,嘗欲割肌以啖眾,分所愛之肉以享士,同甘苦, 共死生,之意何如。若尸而祝之,薦祼寅潔來歆來享, 風虎雲龍,其必景從上下四方也。無疑遠稽唐文,近 徵宋禮,俾有位而得祀者咸秩焉。柴叔武之舉不為 過。嗚呼。事有不切身者而興懷,人有不同時而共憤, 是可觀也已。余義之,而有感焉。雎陽死節三十六人, 史稱寧陵之功,別將二十有五,後皆從巡死難,而姓 名之可見者僅二十有一。祀又弗及,今祀於廟者纔 六,他所遺落者亦多矣。或曰忠臣義士,知盡吾忠義 而已。生而心不能白,於時死而名不得聞,於後者何 限。謂封侯廟食,足以待天下之忠臣義士,則否。余曰 是忠臣義士之心也,有天下國家而為是言,則非所 以訓。故雙廟忠義之寄也,將以啟天下忠臣義士之 心也,錄張許而不盡見諸將,固為唐之史氏,惜修祀 典而不敢遺數公。余猶為天下國家幸,舉不祀不足 為諸公毫末,重輕而增一祀,則於天典民彝千鈞也。 嗚呼。是役也,有足書者,而余有感焉。歐陽公錄死節 五代,僅得三人,其難如此,世變日下,安得搜五百年 之廢典,而盡祠雎陽死節者哉。

《孝烈將軍祠像辯正記》
侯有造
编辑

將軍魏氏本處子,名木蘭,亳之譙人也,世傳可汗募 兵,孝烈痛父耄羸,弟妹皆稚騃,慨然代行,服甲胄鞬 櫜,操戈躍馬馳神,攻苦剉鈍戎陣,膽氣不少,衰人莫 窺非男也,歷年一紀,交鋒十有八戰,策勳十二轉,朝 覲天子,喜其勇,功授以尚書,隆寵不赴,懇奏省視,擁 兵還譙,造父室,釋戎服,復閨妝,舉皆驚駭,咸謂自有 生民以來,蓋未見也。魏兵振旅,還以異事聞於朝,召 復赴闕,欲納宮中,將軍曰:臣無媲君,禮制以死。誓拒 之,勢力加迫,遂自盡。所以追贈有孝烈之諡也。至治 癸亥冬,歸德幕府官孫思榮來,自完州附郡儒韓彥 舉所述完志,以謂古完。廟貌凡五,比歲毀其一,今所 存者尚四歲,遇四月八日,有司率耆士邦民,大享祀 焉。神貺靈異,有禱即應。此海內共傳者也,微將軍以 勞,定國有大功,於一方之民,數百年之下,斷斷乎不 得預祀典享血食,此元儒故太子贊善劉廷直所撰 完碑。雎陽境南東,距八十里曰營郭,即古亳方域孝 烈之故墟也。亦建祠像土人,亦以四月八日致祭,乃 將軍生朝,沿習故老之云也。故國子助教馬利用子 克明時尉城父,考之《爐石刊志》,乃金源,太和間敦武 校尉歸德府穀熟縣營城鎮酒都監烏林荅散忽刺 重建大殿獻殿各三間,創塑神像侍人有七,題額不 曰孝烈而曰昭烈,不曰將軍而曰小娘子。復以將軍 之名誤為宰相之姓,將軍所自出,誤稱宰相之女,皆 非也。其興墜起廢,祠存像在,後世因之奉祀,不廢禮 宜附書,況將軍之父乃潛德力農兵明矣。踵此訛傳, 不即釐正切,為庸俗之惑,殆非一方崇神之意,元統 甲戌曲陽梁君思溫尹雎陽力贊耆老湯德等,捐己 財鬻石於山,求文備工,凡用寶鈔二千五百貫,遂有正名定論。器識之高,非淺鄙所能企及也。歸德府倅 中山馬公德麟聞茲善舉,懇謂余,言:將軍塚廟居完 城東者,所謂五廟之一,孝烈遺骸安厝,此塚距吾家 九十里,其廟刊木為像,烏帽紅顏,服紫腰金,神目電 爍,儼然如在其上。歲遇旱潦失常,有禱即應。邦人輦 致降神,盤桓水面,驅人風飛,吾目擊顯靈如此。今德 垂老,明正典牧,未遑之舉,神之鑒祐子孫其昌乎,愚 率德瞻拜祠像,乃冠佩閨妝,與完像不同適定,符契 前辭著我舊裳之句,德謂眾曰:木蘭詞固云然也,孝 烈既受封諡,大享廟食,願以命工,增塑將軍之像,奠 安獻殿,不易正像之塑,庶幾兩全之。耆庶贊美不已, 繪師楊德即歸德人也;昔有自備金碧,妝鸞神像之 願,今聞湯氏復有此論,響應結終,其製此善事收功, 不同而謀,蓋以良心之發故也。鄉士劉宗本,文學史 黻孝義卞溫,土人趙輝,拔以德之虔心,以又見徵謀 及倅尹二公,遂更扁曰:孝烈將軍之祠。庶契完制,不 失奉神之正。愚按木蘭辭形容孝烈,始終盡矣。近代 名公祇云某代所作,其將軍勳烈未及也。考之詩選, 正宗以無名氏目之,惟先尊縉山先生家藏,宋儒陳 仁王德翁詩,統列於隋詩之下,況此辭唐朔方節度 使韋元甫,始得於民間,可汗之稱,始自突厥,今辭有 可汗等語,意韻殊古,當是隋初所作,信斯言矣。又我 元祕書監古今樂錄,亦云元甫續附,雖然愚嘗論之 可汗即突厥,帝號突厥,世居朔塞,始見晉武之始,將 軍譙人,譙即今亳州也,校彼去此,何啻數千里之遠。 辭云點兵、問欲,皆稱可汗,不書華夏國號,何哉。沿流 求源,遍考國史,隋恭帝義,此地突厥立劉武周為定 陽可汗,又立梁師都為始畢可汗,國號梁,改元永隆 師都,乃迎突厥居河南之地,是故此境之兵稱,隸可 汗之繇也。復以宋儒程泰之非隋即唐之論,擬之蓋 得其世代矣。況孝烈追贈,乃唐之諡,贊詠詩什,杜牧 首倡,殊無唐儒之前作者,決以將軍之為隋人無疑。 然以前辭爺娘者三稱,女者五稱,木蘭者四稱,兄妹 稱兒者二,至於開閣坐床,脫袍著裳,雌雄之辯,稱我 者五,形容孝烈,肺肝呈露,詳玩此辭,疑即將軍自述。 曷以言之。歷代女子,凡立名節於天地間,名不死者, 無此開世超異之才,必無此出類拔萃操烈,必不能 建不世出戰敵之功,而享廟食無窮者也。管見之愚, 未敢為然,容候知者訂正,可也。雖然大丈夫立斯世 也,其負英雄豪傑之氣,立奇節建大功,垂名不泯者, 世豈乏人。蓋薄夫戇懦,夫鄙強悍者陷於惡,庸魯者 流於蠢,萬一而遇父兄之嚴,師友之教,以義理薰陶 其性情,以詩書增益其聞見,其能變化氣質,去戇變 惡,易蠢改庸者,尚不一二見之,況涉世之間,處世之 變,竟不知死節之義為,如何。良可悲耳。夫孝烈本生 長閨閫,當隋末兵爭之世,假使微將軍處山嶽不拔, 金石不易,何以建亙古未聞之功,天地始終之烈也。 今幾千載,凜凜如生惡者,聞風而感化,變強悍而為 純良,蠢者慕德而改轍,易庸俗而為剛勇,俾薄夫敦 懦夫有立志,豈啻建功立節,超越古今,烈女之右,實 可為丈夫碌碌於世,無能為之流之深恥也。

《重修微子廟記》
明·倪岳
编辑

弘治癸丑冬,巡撫河南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姑蘇徐 公公肅上疏言據,河南開封府歸德州儒學訓導應 剛等呈稱,儒學東偏,故有祠一所,自宋元以來祀殷 上公微子,歲久祠壞,祀亦廢缺。考之微子,周成王時 授封於宋,以奉湯祀,今歸德實其故都,祠無完屋,祭 非專享,竊所未安。況微子克孝之德,無愧作賓,自靖 之心,不顧行遯,周室封之,備一王之典,孔子論之首 三仁之列,蓋天下萬世所共景仰,而分土立國之地, 顧不享一籩一豆之奉,豈朝廷崇德之意哉。況以始 封則泰伯有祀於吳,以同時則比干有祀於衛,考禮 按章,理宜祠祭,而守茲土者未遑舉行,誠為缺典。欲 令歸德州擇地之宜,崇建微子祠,如泰伯比干故事, 春秋致祭,庶以遠慰仁賢於千古,聿新觀聽於一時, 事下禮部議,謂茲崇祀先賢,國之令典,有司之常職。 今歸德既有微子故祠,宜如所請,量為修飭,以時祭 祀,考覈以聞,詔曰:可。於是知歸德州事周侯誥,承命 惟謹,庀工構材,撤舊易新,拓其故址為禮殿,為前廈 左右廡,為重門各三楹,廣庭崇墉,有嚴有翼,中塑像, 章服有制,供器咸備,享禮具備,肇工於甲寅二月越 二月告成,州之人士,獲睹故祠之復,實惟徐公之德 誥,乃圖不朽,計襲貞石,走書幣,以予承乏禮曹,詳其 顛末,請一言以識諸祠。謹按《詩》《書》所在,及《史記》世家 云:微子啟,帝乙之首子,紂之庶兄也,封於微,以畿內 諸侯,為紂卿士,紂既立,不明微子,數諫不聽,痛殷之 將亡,乃謀之太師箕子,少師比干,釋位以去,武王克 殷,封之於宋,成王殺紂子武庚,遂誥命微子,修其禮 樂,以奉湯祀。都於商丘,歷漢迄唐,更曰雎陽,至宋陞 為南京應天府正,今歸德之地,去城西南十二里,微 子墓在焉。是則歸德,固仁賢肇基託體之區,秩而祀之,理亦宜哉。雖然崇祀先賢,故有司之職,世規規簿, 書期會之末者於此,不皆加之意。是祠之始,蓋自趙 宋,以王業所基,建諸墓側,後徙城內之西南隅。國朝 景泰間,知州席貴移置學東,後圯於水。天順間知州 蔣魁重建於學內之東偏,即今祠所在。越歲益遠,祠 益頹廢,適侯來知州事,祗謁興歎,慨然以興,復為己 任,值歲歉未果。是以一聞徐公報可之命,竭力修舉 增飭其舊,肇修常事,秩在祀典,千載之廢,一日而備。 視他日有司,緩於當務之急者,其賢多矣,嗟夫。微子 存殷歸周之大節,自孔子稱三仁之後,皦然如揭白 日於中天,將與天地相為悠久。固無繫於祠之有無。 然記始於宋而廟食弗稱,其於聖明,崇賢褒德之治, 豈宜哉。使非徐公考古而昌言,周侯嚮義而勇為,顧 欲克底於成,如今日者,蓋亦難矣。遂不辭而序次其 略,俾刻置祠下,庸以告之後之人。

《重建協忠廟記》
羅汝敬
编辑

士之致身,當時以能廟食百世,使人不忘者,必其行 義足以勵俗,智謀足以尊主庇民也。若歸德州之協 忠廟祀者,其庶幾乎。歸德,唐之雎陽郡,為江淮保障, 為關陝喉衿,安史扇妖,河北州郡悉皆靃靡,惟真源 令張公巡以其仗節之眾,赴郡守許公遠,相與力保 孤城,以遏賊鋒,蓋以雎陽存關陝,可固東南,可保而 中興,事績可圖也。方此之時,控弦之寇累十萬,而雎 陽疲卒纔數千,孰不以為城破猶反掌,況望其能匡 復唐室者乎。二公同心同力,奮不顧身,城存與存,城 亡與亡,於是疊出奇計,以阻亂略,雖力殫城陷身斃 逆妖。而再造之業,實基於此,報功以祀宜矣。或曰:二 公之功,固鉅矣。GJfont剪滅凶醜於二公既死之後,再造 唐室,乃李郭輩百戰之餘為,可惜耳。噫,是豈足與論 成敗之數耶。夫再造之功,非成於成功之日,逆妖之 破,非破於俘馘之時。向使雎陽失折衝之機,則妖騎 長驅東南板蕩,彼四節度者且不能取雎陽,李郭雖 萬,又安能摧勍敵以廓清寰宇哉。矧二公既死,而不 忘有如是。夫祀以報之,誠宜也。同赴二公之難時,則 有若名將南霽雲、雷萬春,城父令姚誾,單父尉賈賁, 皆一時人傑。知有二公之命而不知有其身者,故各 得以其功配享。廟舊在城南七里許,元至元間以兵 燹之,餘廟無孑遺,去城遼遠,不便香火,主簿柴叔武 乃卜地移置,城南上近州人又間以祈禱不便。告按 察僉事劉君,咸州守李君志,指揮趙君勝,偕僚屬以 下,乃相吉地州治東,率諸好事者捐俸資以徙焉。庀 材傭建廟屋,為殿者三間,為廡者東西各稱,是為闕 闕闕闕間外門一座,皆像神儀於其中,周圍為垣,對 樹佳木,扁則榆林,朱君孔易,大書協忠廟字,完飭宏 敞,輪奐一新,足稱神棲而便瞻仰矣。既落成,郡人鴻 臚卿徐君永達,徵文以志顛末。嗟夫。二公之忠誠在 天地,二公之勳名在史官,所不必書若。夫所以尊主 庇民而砥礪名教者,固不可遺也,姑著之麗牲之石, 如此且系之詩俾,祠者歌焉。詩曰:在昔阿犖機禍凶, 唐室有半輪妖風,徙孽狂蕩騰逆蹤,二十四郡誰其 雄,人豪挺持張許公,協德比義嬰孤墉,斬梟殲蟻摧 逆鋒,力幹綱紀天無功,崇功報德元配同,城頭雙廟 褒典崇,邇來徙吉州治東,靈耀益振秩益隆,民康物 阜年屢豐,景貺攸萃昭精忠,翠GJfont有刻垂無窮。

《重建雎陽五老祠記》
呂柟
编辑

雎陽五老者,宋太子少師杜衍,侍郎王渙司,農卿畢 世長,郎中朱貫、馮平也。五人者之致仕,居里也,年皆 八十上下,用唐白樂天香山九老故事,結社賦詩,不 干時事,雎陽人敬如蓍,蔡至繪像以傳其沒也,里人 祠而尸祝之,蓋在歸德城西數里云,歲久其祠傾圯。 今太子少保工部尚書臨安俞公,乃重建焉。公初舉 進士,為行人憲宗差典,周王喪禮,途感瘧疾,幾不能 生,舟次歸德,乃仰天嘆曰:琳五歲而孤,賴母教育至 有今日,萬一客死,遺母孰養。天如佑我,獲事母,終死 亦無憾。失聲痛哭,醫侍皆泣。是夕,忽夢五老鬚眉皓 白,身僅三尺,立語之曰:汝母壽高,汝壽亦遠,官且崇 顯,病當尋愈。公即請問,答曰:此地五老人耳。旦訪其 詳,則所謂有宋雎陽五老也。公病中言曰:若果是,琳 當為五老修復此祠。厥後公母太夫人果年至八十 有七而終,公官果至。今秩年已越七GJfont,而五老祠則 自,為行人為御史為通政時已營建之矣。未記之石 也。至是公四疏,乞休歸臨安寓,書請記。嗟乎。予嘗讀 宋史矣,見衍為開封權要,不敢干典銓衡胥吏不敢 與為宰相徼撇無所得至封還內降減省調發給散 公租仲淹門士也。與爭是非而不慍,韓富,同寀也,每 事咨問而不驕,既退,不葺居第,遇兄厚於幼時。蓋宋 之耄期,稱道不亂者也,而渙長貫平任雖不至世,昌 行亦類之。是其生能有聞於前,故其死能有知其後。 若公者雖微,斯夢而或經斯地,亦當召其守官,興祠 廟以倡風化矣。而況其神之靈托公以顯如是哉。雖 然予嘗謂公有五德焉,醇厚博雅無巧偽習。曰厚受而不剝,久任閑散不求人知;曰多靖而不折,儉省民 費,百工咸理;曰有功而不居,權勢通顯,視之泊如;曰 見美而不貪,命餉邊師,無所顧忌;曰見難而不懾,則 公固今之杜衍也。臨安之杜亦當無忝雎陽然。則斯 祠之建,豈惟宋五老為可傳哉。

《雎陽五老遺像碑記》
朱景賢
编辑

昔成湯都亳,即今之商丘。自微子封於宋,故秦漢及 晉仍以宋名。至唐名雎陽,五代名歸德。是歸德,即古 雎陽。文獻淵源之地,三代迄今,足為有徵,而龍龜之 英,河山之秀,既鍾往古,間發後世。在唐則張許二公 精忠大節,保障江淮,名垂宇宙,後世大其功而創六 忠祠宇。在宋則五老諸公,隆德碩輔,耆老掛冠,優游 桑梓。當時榮其事而繪五老圖像。是五老在雎陽,信 文獻之蓍蔡也。事在宋至和嘉祐間,考之錢明,逸紀 圖序,則杜祁存,時此圖已具,驗之歐陽修,借觀詩則 圖像。相傳宋人即珍之矣。圖故為畢氏物也,自我祖 兵部公五世孫信庵公六歲附柁渡江,南遷於吳,復 之雎陽,以故宅餘地與畢氏,後易圖南歸,詳見洪适 所記載。則此圖入吳,誠非贗物矣,但雎陽知有五老 圖,不知真蹟在吳,已歷五百餘年。又不知此圖藏吾 朱氏,雨阽熒厄,若鬼神呵護,不為寒灰也。我朱氏世 珍此圖於吳,不知五老之神。在雎陽歷五百年而未 散一。見夢於王大參而祀材,因以寖移;再見夢於俞 都憲,而呂內翰為之記事。遺容不磨,精爽不昧,二者 相為終始;五老其雎陽偉人,當與張許易地皆然者 矣。獨惜四氏之子姓,澌滅無聞。吾朱氏蟬聯振發於 吳中者,已十五世。自信庵公仕宋直祕閣,歷元至今, 朝簪纓接武說者,謂澶淵之役,兵部公勸寇萊公以 不殺降人為陰德之報,故朱氏獨昌然,朱氏宦轍半 天下獨無。至大梁以起五老於九原者,景賢濫官刑 曹,叨承欽恤之命,遍歷兩河,凡繫械之輩,逋負之徒, 皆循例上請,閔從末減而曠蕩之恩弘布,中原期不 忝信庵公全活之德,而尢愧繼述,未之盡也。抵雎陽 將謂廟貌,崇重一郡,然瞻拜祠宇,不堪湫隘,詢諸父 老,舉莫識圖存亡,乃確其事於有司,更闢前堂三楹, 恭捧五老遺像,命工肖之石并鐫其社,會賡和詩章 各一首,奉置堂中,復加龕衛。使邦人見五老遺容,宛 若當世,以起其思齊之心。五老以圖像,六忠以塑像。 兩祠並峙,神容媲美,歸郡山川寧不因諸公而增輝 也哉。歸郡士族寧無嗣諸公而作德者哉。景賢陟土 興懷,追先貽後,固五老之靈。若或使之而工役趨事, 構建速成,又五老之神,若相之者矣。當時守歸德郡 者,二府王君,好學別駕,趙君士楊,朱君顒節,推吳君 國倫,商丘令李君卿,景仰前哲,表勵世風,同此心也, 而輸誠率事,其情又均焉,故記。

《護城堤記》
李嵩
编辑

城故有護堤,然庳薄環隍而近,久之壞為田,嘉靖丙 申,河決大潰,蕩我郭廬,幾壑我城,有司率議,遷城以 辟,乃地率水,無可城者,溺。凡五年。庚子春,都御史餘 姚淺齋魏公有本自大理被命,撫河南,時嵩待罪禁 垣,與魏公言堤障水便,公憮然是之,慨然趣所司以 從事。堤四面環郭,門周十有六里,高視城之半,厚倍 之,上樹之柳,不數月而工竣。遂成巨障云。於戲堤之 功用大矣哉。往庚子之水也,未有及隄議者予適言 之,而魏公行之,無何水亦去閱二十稔,視堤為長物, 行者徑之,車者軌之,雨穴其基,薪敗其毛,屬以陶磚 甃城,故又斧斤其木,濯濯盡矣。乃今未申歲,復大水, 舟楫由於樹杪平野,悉為津匯,然竟賴是隄以亡患。 否則如魚民何。於戲我宋人,其知魏公之遺也哉。

《歸德府儒學重修記》
沈鯉
编辑

歸德,故宋也。宋自昔以愚稱天下,如所謂守株待兔, 襲石為玉皆是也。謂為愚,信哉。即或有寓言,無當事 不盡核者意,亦彷彿其近似為之名,而俗尚顓蒙與, 其人硜硜渾渾之狀,亦大略可著也。當時之愚而笑 之也,其病乎。及讀列國史記,則固謂宋俗,近古而多。 其有溫中篤厚君子者,此何以說也。輓近以來,人習 巧慧尚紛華,蓋有競而逐鹿也,不聞守株待兔也,有 飾櫝衒珠也,不聞燕石什襲也,昔之硜硜渾渾,溫中 篤厚不可見,而俗益寖窳不古也,豈知愚固若是相 反耶。茲益增吾一愚矣。蓋聞莊生云,黃帝遺珠於赤 水之津,使知求之,知弗得也;乃使象罔,象罔得之。夫 象罔,固世之所謂極愚也,而何以得之。而知反不如。 噫嘻乎。異哉。茲可以觀矣,我知之矣。蓋道俗貴樸而 忌雕,貴白而忌染也。彼有生而煌煌者,上知也,次致 誠以求明,次雖愚而不失其故,而惟巧慧紛華者,始 雕而染焉,而下矣。乃世俗則固以為知,沾沾也,非君 子所貴也。君子不得其上也,思其次,不得其次也,則 與其知也寧愚。愚雖不可以躋乎上知,而抱樸守白, 不失其故,猶然赤子矣。嗚呼。使人人而可為赤子也, 其不一赫胥大庭之世。而天下無事,愚亦奚不可者。 而笑且病之,故曰:古之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民之難治,以其多知。允哉斯言是。在人上者風之矣。 風之自為士始矣。祠部大夫鄒公之守吾宋也,蓋雅 識此意,思一挽習俗之弊也。而篤古以為諸士倡己, 又睹學宮不修也,而鼎新以居士,蓋曰士不見異物 而遷焉。則其業精專而士習可興,俗化可幾,而理矣 懿哉乎。鄒公諸所為上知,類如此惟士,亦何以承公 此意哉。夫新沐者彈冠,新浴者振衣,貴稱也,然非以 盡飾也。蓋學宮敝則庀舊以為新,士習敝則反新而 之舊,其事同而其所繇殊路也。諸君子誠有意,彈冠 振衣乎,蓋上知,無論其次。則吾願復古之愚也,不願 有今之知也。寧守株無獲也,無競而得鹿也,寧握石 為固也,無飾櫝售欺也,寧硜硜渾渾而蒙世姍笑,無 巧慧棼華而沾沾自喜也。何以故。則抱樸守白,不失 吾所以為赤子者也。夫士而不失其所以為赤子,則 固於學也,無獵譽於言也,無GJfont詞於行也,無飾貌於 人,無瓦合於利,無攫取於患,無計避而仕,無速化其 處也,鶉居而GJfont食,其出也,則其政悶悶,其民淳淳,無 所如而不愚人者,而後誠可明俗,亦可化久之,且浸 尋生知,而鄰之而向之,硜硜渾渾者,乃所繇適道善, 俗之路也。奚溫中篤厚云爾也,故曰愚,亦奚不可也, 而病且笑之。昔孔子謂古有三疾而喟今不然,蓋愚 居一焉。豈謂其終愚,即余之所望,於諸君可知也。雖 然有難者,樸者一人而雕者十人,吾不能獨是其樸 也,素者一人而衣紫者十人,吾安能使人不紫也。夫 士處今而不波,斯亦己不易,而又欲舉世之棼華巧 慧者;皆注吾之耳目而孩之,斯豈不愚公移山哉。亦 惑矣,雖然愚公移山而期之子,復子孫復孫也,卒能 感山神而役之。夫士患無其志,苟有志亦奚不可者。 勉之乎諸君,其務獲赤水之珠,使士習民俗,自我復 古也。斯無負鄒公之所以風勵之意與。茲宮之煥然 者哉,亦可以解吾愚人之心矣。鄒公諱學柱,字國材, 浙東人,戊辰進士,以己卯八月興是役,明年春正告 成,其贊公斯舉者,則郡丞馬君相,別駕周君邦爵,司 理陳君璧,商丘尹呂侯乾健也。又明年辛巳,而學博 牛君文道,齊君淑,曹君士良,李君惟修,屬予紀斯役。 顧予宋人也,安所得知者之言而道之。亦為之述。其 愚如此。

《流臘坡新溝記》
王四維
编辑

商丘南控江淮,北臨黃河,環境皆有流渠,渠疏則水 行而地為沃野,不則津匯無禾矣。流臘坡在邑東四 十里,其地稱下。先是河水泛濫,溝輒填閼。每秋雨時 至,諸水奔流,望之往往成川。安所得禾哉。無禾無室, 無室無輸,居民苦者蓋十祀有餘。二三耆老,間以疏 溝請之當事,乃眾言淆亂,與爭尺寸,當事者類不能 果而民益俯仰憂汨沒矣。歲庚辰,邑侯呂公既蒞政 之三年,民以成,無他疾苦,獨聞水災,則布令曰有 能開陂塘修畎澮,以備水患者,許即陳。於是居民復 以請僉,謂溝不疏則田者不能償種,溝一疏則出饒 田數萬畝,失地尺寸莫足數也,此其利害大較矣。疏 之便公納之,則憮然是若,戚之心而痌之躬,親視行 水,篤謀申畫度。其可溝狀者深之五尺,廣以半計,袤 計之十五里餘。上通胡堤控寨,受黃河支流,下引文 家集河,入於淮泗,斯其因勢而利導者也,家任之役, 役任之地,不煩公廩,不盡民力,當農隙之月,甫二旬 而工以告成,斯其得子來會和者也。民不為魚大田 可歌室家,既盈而樂,利享於無窮,此其惠。何溥而永 也向者。籲天之眾,咸樂公之大有造也,而思所以志 不朽,告繼世者。考之往古,自禹疏九河入渤海,固諸 夏,乂安功施三代矣。後若西門豹引障水溉鄴,以富 魏之河內,鄭當時引渭穿渠,而渠下之田以饒光昭 史冊,輝映千古,斯皆禹之遺烈矣。則公之功豈多讓 哉。公名乾健,山西之曲沃人,萬曆丁丑進士,沉毅而 幹實政。籍籍一切,在人聲稱,異日自有為公備述之 者,此特以志開溝歲月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