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399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三百九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百九十九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百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三百九十九卷目錄

 歸德府部藝文三

  重修歸德府儒學明倫堂記  明侯恪

  平寇記          朱睦桔

  顏魯公祠記        喬世寧

  睢州新城記         嚴訥

  寧陵縣舊志跋        呂坤

  修夏邑縣城記        陳陛

 歸德府部藝文四

  還至梁城作       宋顏延之

  行過康王故第苑      梁劉潛

  遊梁城          盧思道

  木蘭歌          無名氏

  過故宋         唐駱賓王

  梁園呤           李白

  攜妓登梁王樓        前人

  鳴皋歌送岑徵君時梁園三尺雪在清泠池作前人

  漆園            王維

  登商丘          儲光羲

  梁園           王昌齡

  酬裴鴻臚裴主簿雨後登樓見贈 前人

  漆園            裴迪

  宋中九首          高適

  宋中別司功叔各賦一物得商丘 前人

  贈別晉三處士        前人

  奉酬睢陽李太守       前人

  別韋參軍          前人

  同陳留崔司戶早春宴蓬池   前人

  封丘作           前人

  梁園歌送河南王說判官    岑參

  至大梁卻寄匡城主人     前人

  醉題匡城周少府壁      前人

  送鄒判官往陳留       張繼

  題清涼寺         楊巨源

  送史九赴任寧陵兼呈單父史八時監察五兄

  初入臺          劉長卿

  守睢陽城          張巡

  睢陽城夜聞笛        前人

  鐵筆歌           前人

  睢陽感懷         韋應物

  宋州東望題武陵驛     李嘉祐

  過宋州           李端

  宋中            耿湋

  代宋州將淮上乞師      前人

  梁臺古愁          李賀

  題木蘭廟         杜牧之

  隋隄           秦韜玉

  夕次襄邑         釋清江

  五老結社詩        宋杜衍

  前題            王渙

  前題           畢世長

  前題            朱貫

  前題            馮平

  遯跡            陳摶

  協忠廟          梅堯臣

  協忠廟          王安石

  睢陽篇題蔡妻張氏      徐積

  妙峰亭           秦觀

  新亭            前人

  協忠廟          元王暉

  梁園春二首        元好問

  宋宮           明于謙

  睢陽歎          李東陽

  梁園雪歌二首       李夢陽

  梁園歌           前人

  黃河           黃元之

  協忠廟           曹璉

  梁苑歌三首        王廷相

  梁園白雪歌         前人

  夫子巖          秦時雍

  辰過歸德城西二十里溪蓮盛開喜而有賦

               王世貞

  梁園           朱家相

  微子祠           李嵩

  秋日登閼伯臺        侯恪

  重過開元寺有感       前人

  九日重登閼伯臺       前人

  孝烈將軍祠        吳伯裔

  商均古墓         范良彥

  過柘城          吳國倫  題公署竹         鄭三俊

  贈馬寅旭明府六行選三 杜齊芳

  鳴鳳樓           章煥

  凌霄臺           前人

職方典第三百九十九卷

歸德府部藝文三编辑

《重修歸德府儒學明倫堂記》
明·侯恪
编辑

崇禎元年,今天子神聖御極,首誅逆閹臣魏忠賢等, 一時日月重朗,乾坤更新,遂大計天下吏,較其賢否 而黜陟之,於是郡大夫薛公以治行第一等舉卓異, 錫宴賞,有差俾還本郡。天子憫然,念德教之不專,不 可以致治,乃命所司以久任責成功,薛公來屬其俊 士而告之曰:天子俾余久守爾土,爾土自微子建學 以來,風俗淳厚,教化修明,且吾夫子習禮之遺績在 焉,禮明則分定,分定則教行,故往者逆祠遍天下而 爾郡守禮,抗不從也。乃者學堂告頹,育才無地,余恐 彝倫之不明,教化之不興,終為守土者羞,其議所以 修之。於是鳩工庀材,出俸金若干,及前守丹陽湯公 道衡捐貯贖鍰若干佐之,重甍翼日,畫棟承雲,人工 稱奐輪之美,庶士興威儀之嘆。修既成,薛公屬余記 其事,余嘆曰:卓哉。薛公之修茲堂。乎先王之治,比閭 族黨,莫不有學。皆所以明人倫教綱常也。人倫既明, 綱常無斁,故其成也。道德同宗,本末相應,上有淳厚 之求而下無越軼之行,未始有戾焉。往者逆璫擅政, 濁亂天常,於是有五拜以為容,九千以為頌者。而君 臣之倫廢,於是有稱男以獻媚,作孫以取悅者。而父 子之倫乖,於是有以臣妾為蹇修,議鸑鷲於丹穴者。 而夫婦之倫傷,於是有結逆孽為棠棣,依奧援如鶺 鴒者,而兄弟之倫薄,於是有見利而援肺肝,如平生 遇害而下井石相排擠者。而朋友之倫壞,此其人皆 素稱俊士,自鄉而貢之王家者。豈其不明於道耶。上 之人無所以提醒其心,而勢利相搏,憂患相乘,故綱 常之念頓輕,漸澌漸滅以幾於盡耳。大夫慨然於此 而重修此堂,以明人倫,人倫明於上,小民親於下,豈 獨士無越思,雖比屋可封也。昔唐安史之亂,張巡許 遠守雎陽,為江淮保障,迄使郭李諸將得一意,北方 以成,至德之功,抑寧師武臣力足相抗哉。無亦惟是 君臣大義固結者。素故數萬人雖死不渝耳。然則此 堂之修,雖與此倫並不杇,可也。公諱玉衡,原名三台, 字緯符,別號高塵,己未會魁,浙之定海人。

《平寇記》
朱睦桔
编辑

癸丑之春,柘寇師尚詔王邦用,裒兇聚頑,時出剽竊, 遠邇騷動,守土者不欲遽加以兵,乃使使諭以順逆。 二寇佯若悔禍,而實為謀愈急也。七月庚午,遂襲歸 德,明日再陷鹿邑柘城,屠燒太康鄢潁,犯扶溝許昌, 聲振京師。越七日,大中丞衡水祗公來承明詔,來自 畿內。乃會侍御霍公冀暨,左使鄒公守愚,臬長趙君 正學,都閫尚君允紹,詰戎兵,庀芻粟,察奸宄,羽檄四 馳,事無巨細悉惟公裁。已而諸衛所兵畢至,公乃誓 於眾曰:茲土殘賊式興,誕遭毒痛,今茲去殘,其可以 虐爾千夫長,百夫長,慎乃部兵,毋攘我民資,毋擄我 妻孥,其有攘於民資,擄於妻孥,國有常刑毋敢爾宥。 又諭兩河之民曰:毋憚寇勢,從其殺掠,其有陷而歸 者俾寧而家。乃謂憲副曹君邦輔曰:其司紀功兼總 戎事,遹嚴賞罰,以鼓士氣,其務在殄滅。謂少參俞君 維屏黃君洪毗曰:古之給餉,論功為最。若顓錢穀出 納,惟時毋飢我師。謂僉憲章君煥曰,乃與都指揮,僉 事尚君允紹,以雎陳宣武河南兵五千有奇,為中軍, 其彰而威,以遏亂略。謂僉憲李君豸曰,乃與都指揮, 僉事李君瑭,以彰德兵三千有奇為左軍,其茂植乃 猷,以殲醜虜。謂憲副焦君璉曰,乃與指揮袁燦,以南 陽、信陽、汝寧兵二千有奇為右軍,其攄乃誠,以襄厥 事。於是諸軍肅肅而徂,公乃自率諸衛所勁卒千有 五百人,以督其後。又謂督學憲副徐君霈曰:子惟邃 於文謨必閑武略,其同余往,以撫我師。謂都指揮僉 事胡君永錫曰,而惟前導以飭,而師以耀而武。八月 辛酉,諸道兵合於襄城,賊負險而陣,我兵分圍。久之 稍有卻者,曹君怒,乃戮二人,殉於軍中,復麾戈而往, 以身先之諸士卒,感勵奮勇,一鼓遂捷。其夜邦用就 擒,尚詔引餘寇遁去。公乃益允紹塘兵千有七百人, 乘勝追躡,又令憲副謝君佑守鈞陽,僉憲李君燧守 覃,懷都指揮僉事王君錫戍沈丘,指揮夏時戍鹿邑, 唐希周戍淮口,張希夷戍中都,又檄僉憲王君之誥, 朱君舜民守備,謝君琚協勦之曰:今渠魁所遁,惟而 所分,地其嚴而守以奏。乃功。九月丙午,師次五河,監 察霍公責戰益急,時尚詔列營水次。曹君乃率允紹攻其南,李君率瑭攻其東北,章君率希周攻其西。於 是俞君黃君饋餉不絕,屢戰屢捷,斬俘前後凡千五 百有奇,焚賊舟二十六艘,溺者無算,中土遂平。公獻 捷,闕下褒其功,賜以金幣,仍進俸一級,命既下,藩臬 長貳諸君謂公奇勳偉績,不可泯泯,請余記之以告 來者,且以為公賀睦桔,固謝不獲,乃序其事,系之以 詩曰:明明皇祖,奄有萬方,三綱聿舉,九法畢張,化澤 汪濊,敷於遐荒,百八十祀,維熙維康,蠢茲妖孽,敢恣 猖狂,淵藪逋逃,縱其四掠,壞我室廬,陷我城郭,焚炙 剝戮,式罹慘虐,鄢潁太康,原野蕭索,震驚畿輔,撼搖 濠亳,顯顯中丞,來監於茲,峨冠豸服,躬視王師,謀而 泉默,斷乃雷施,裒集庶士,如熊如羆,誓以必剋,靡貳 靡疑,一遇襄城,再鼓南甸,干旄蔽霄,戈矛掣電,虎旅 桓桓,直擊夾戰,元兇既殲,脅從奔竄,渙若霧消,解如 冰泮,群宄肅清,捲甲戢兵,中丞稽首,陳於大廷,匪臣 之為,實帝之明,自玆而往,疆場謐寧,女供於織,男樂 於耕,天子嘉之,載蕃寵錫,榮冠中臺,聲被四域,儷美 康侯,比隆召伯,秩秩大猷,暉暉令德,永翊我明,百僚 是則。

《顏魯公祠記》
喬世寧
编辑

顏魯公守平原,功大,故祠祀平原。當時義烈終蔡州 也,乃蔡又祠祀焉。而瑯琊祠則又以文獻故里也。歸 德舊無魯公祠,歸德祠則建自監察御史王公楠君。 子曰:禮有以義起者也。始王公視事歸德也,問郡中 故,實郡唐之宋州地,有八關齋會報德記,石幢云記, 蓋顏魯公撰書,在故開元廢寺中,自會昌時詔毀,而 是記也以時禁嚴,乃亦毀其半。以應詔使。而後刺史 崔倬者復訪其摹本,補刻焉。碑有善有不善,故今有 顏崔之辨云。監察公既閱武,歸過廢寺下觀焉。而參 政喬世寧,僉事賈君樞,郭君惟清,都指揮韓君璽從 之見,所謂石幢者柱形八面,頂如覆釜,顧材製特異, 而魯公又詞翰並佳,斯亦可謂郡中三絕矣。已乃讀 其記,則宋州刺史徐向率屬吏父老,為河南節度使 田神功建也。神功救李岑,解宋州之圍,此其恩德宋 州者,甚大。故方其寢疾也,而宋州將吏為作八關齋 會云。公乃又顧嘆曰:八關者乃佛氏戒規也,而飯僧 懺悔,事不雅馴,不足傳於後世,學士家何以稱焉。彼 獨重魯公書也。嗟乎。魯公以風節高世,乃後世徒以 其有六書之遺意,豈所謂掇華棄實者也。宜以廢寺 為魯公祠,以表風節。且令郡中有以知魯公也,乃遂 檄郡守南君,逢吉將事,而命世寧為記焉。世寧徘徊 石幢下而愴然悲焉,曰:斯非睢陽故地邪。往祿山之 叛也,監城守義者,惟平原與睢陽耳。當其時北招河 朔,南蔽江淮,令唐不遂亡者,獨以平原睢陽故也。今 睢陽人論張許事,無不憤惋泣下者。彼獨不並念魯 公邪。故曰:禮有以義起者也,乃世寧又覽魯公傳,見 田神功者,蓋魯公始招起焉。是神功宋州之澤,皆魯 公所遺也。而郡祀獨闕然湮滅不報,何哉。又見其遣 使靈武,謁帝鳳翔,又獨以忠諒,經略河北,此固以身 殉天下者也。而希烈之難,成仁取義,千載高焉。統之 功亞,李郭節並張許,所謂社稷臣者,非邪。即靈武鳳 翔與河北諸郡,皆可以忠貞報祀,寧歸德也。顧歸德 人獨愛護石幢,舊覆以亭,亭北新作堂三楹,以僧徒 守之,蓋稍存八關齋故事耳,會將造佛像其中,而監 察公至,即改設魯公,主令春秋祀焉。乃議其典則,視 諸張許,而題其堂曰:顏魯公祠。蓋帑無費金,民不知 役,而表忠顯義,施於後世,固激揚之風也。今而後郡 中知魯公矣。公嘗為監察御史,雪河隴冤獄,已又使 河東,以風裁著。而王公楠以御史巡察,其嘉尚若此 此其中蓋有合也。

《睢州新城記》
嚴訥
编辑

城於睢州之南,自御史中丞華陽章公始也。睢舊城 以河數溢污矣,南有高阜,延袤若干里,徙業者萬有 餘家,公駐節其境,思有以保障之。因士民之合辭以 請,而樂自輸其貲也。乃詢乃諏,乃相乃營,乃即南郛 故址,崇其卑厚其薄,周聚廬之攸止而斥築焉。其長 十有二里,其高二丈有五尺,其圍之步,積而數之三 千八百有奇,櫓雉相望屹立,蜿蜒蓋經。始於嘉靖戊 午之仲秋,迄明年己未季春告成。而睢人於是乎究 安矣。夫設險以守,尚矣。往志弗備著,即如今江南大 邑往往弗城。宰相顧文康,崑山人也,以言於朝,請城。 崑山初城時,有識者多迂之,未書德焉。居無幾何,倭 人跳梁,而無城之邑若松之上海,附城而叢聚,若蘇 閶門之郛,其處不知凡幾,而悉為所魚肉殆盡。崑山 被攻尢甚,數且久,勢孔棘矣,獨賴城而保崑山之人。 至是始知文康公有大庇於我,率貌公家祠之頃,又 請於朝,命有司特俎豆之其他,因驚而城。若我常熟, 亦不知其凡幾。雖成於倥傯間,而百萬之命亦得免 於糜爛。然徵求民於荊棘之後,勢必滋憊,嚮使無事 時率如文康公議預備之,則力既完而費又有經,豈 不為計之得哉。河南多椎埋剽攻之徒,如頃師尚詔蕞寇耳,所過郡邑,鮮不被蠆螫者,其於城守尢要也。 韓文公謂王公大夫之不為備乃以為不足為。今郊 關有壘,當無以為不足為者矣。然而不為備者有三, 不肯為,不能為,不敢為。歲月其資,傳舍其署,轉徙其 心,一展采而動淹計,必拙於自為,如此而樂任其事 者幾何人乎。即任之矣,規畫之方,措置之略,不必皆 副乎其心也。法網今號密矣,自非素所樹立,皭然不 淄,一涉利途,遠吏議之不暇,孰敢有輒興一邑便宜 於民而自取媒GJfont者。乃章公以天下心為心所在,經 濟而練識,敏力有餘乎其用之其砥,礪風概塵,視千 駟即叢之貨財,而不一動乎其心。蓋自筮仕以來,人 皆信之,而光祿均節默用姬公九式,尤縉紳所共推 服者,自保無秋毫私而挺然以身任焉。防姦回於未 萌,免民難於無形,此與文康公之蚤見何異。況夫文 康公功施父母之邦,而章公又有不啻焉者乎。楚令 尹蒍艾獵城沂,春秋志而美之。章公是役也,以工徒 則徵乎師輿,以陶甓則爨乎官柳,以版築則畚乎圮 垣,至於用財則嚴,所綱維明,其出納於人,公不費財, 私不勞民,為力省而成功鉅焉。跡其慮事而成不愆 乎素,即謂今之叔敖也,豈過耶。睢人欲世世俎豆公, 而托予述其事,傳之無窮,其情誠不容已,而其意誠 宜也。章公,我蘇人,名煥號陽華,戊戌進士,今方擢御 史大夫,督漕於淮。章公博綜墳籍,動則古昔,其肯為 能為敢為,要有所本其勳,猷不可勝道。而斯城直其 一云。

《寧陵縣舊志跋》
呂坤
编辑

亙古今惟真是真非,不可磨滅,偽則難久。孔子曰:文 勝質則史。蓋傷史氏之失真也,故自不闕文以來,文 直事核,不溢美隱惡者,幾人嘻,亦艱矣哉。夫史載事 之書也,載事者如繪象,深目卬鼻,不失故態,若醜鍾 離春而西施之則非,無鹽人矣。寧陵志甯史也,甯之 邑鄰,甯者之所知也。其人其風物,其山川形勝,其古 今封域沿革,盛衰美惡,不可飾也。飾則偽,爾其誰信。 不信則不可以徵且傳,又並其可徵可傳者,疑之其 誰辨。此史氏之所慎也。丙寅冬,熊司寇可山公恥是 邑之無聞也,嘆曰:茲非春秋,所謂沙隨大棘也與。今 不志百世,後不知有所謂寧陵者。即無問諸遠人,迺 今百年前事,生寧陵者能自知耶。明日闢館延學士 大夫,志之僕濫與焉。且曰:呂子方壯年,當先是役。遂 以操筆之任來命,固GJfont不許,讓於三博士及宿儒,諸 君子不許,乃相與戒曰茲重典也,榮辱人莫大於是, 非是非榮辱人莫大於。遠且久,惟茲典信,天下後世, 唯茲典貴,真毋藉是非之權以市恩怨,毋苟進退人, 毋愎是,毋惵惵畏人言,以詘公義。既矢志於南川王 祠,幾兩月而告就,蓋探幽賾掇散逸,閱昔典摭新聞, 黜所有進所無,裁冗補廢,諸君子實夙夜勞,而熊公 定國是,僕無似竊取義焉。嗟夫。昔人纂述,動以一歲 或二三歲計。茲志也,簡率甚矣。且僕識GJfont陋而學蕪 質下,而不工於文,姑為後君子作朴耳。直書事實,據 之古今,聞見褒貶,公之國人尚無愧,於所謂真者與。 至於關一邑利害則多躁遽之言,論治教風俗人物, 賢否得失,則傷渾厚之體。盛德雅量,人必將斥且笑 之。僕非不夙夜是慎第,所謂呼痛號饑,各鳴其情耳。 采風者苟辱一省焉,則是邑也或稍賴其萬一,助若 夫原我罪,我以為真以為偽,則非僕所敢知,亦非僕 所敢恤也。

《修夏邑縣城記》
陳陛
编辑

庸人之誤天下也,謂夫事未至而狃焉,不為之圖。及 其猝然而起,張皇四顧而卒無救,於緩急之數舉而 諉之曰:天。嗟夫。此古今之通患也。夫惟賢者有先事 之識,惟賢而才者能不窘於及時之應,為民父母,使 民緩急有可恃,故足述耳。夏邑,古下縣也,其城郭肇 自禹蹟,興廢不可考。百年以來,頹垣敗竇,不可以限, 旋修旋廢,并其舊址而夷之。丙辰二月,邑侯霑化徐 公始以土工補築,頗為堅好。然女牆之磚,無復存者。 乃復條議申請,於歲額外加四百金有奇,計數年城 可磚也。當事者允其請而徐行矣。加派之金竟成積 逋,歲在壬戌為天啟二年,滕寇猝起,大河南北,魚沸 鳥駭,攜家而竄者相屬於道,五月聞驚我侯馬公以 六月初旬受事,周覽城郭,下令撫輯,曰:城,守經也,竄 將焉往。於是嚴保甲,按尺籍多方設處,畚鍤雲集。夷 者峻之,猿猱不得升,穿者實之,狐狸不得穴。睥睨如 鱗,壯扉如圭,不彌月而百雉屹如,城成而人有,固志 焉。居者安堵,徙者來歸,生我護我,孔邇之頌,萬口交 騰,夏人於侯,蓋有不能忘者焉。鄒鄆已陷,道里多梗, 侯兼程而來,急我民之難,若其家恤。一也不為繭絲 而為保障,率勵士民,務先金湯,毅然不可奪之氣,有 識有力。二也下車數日,未有撫循之素,而信能任人, 令如流水,程期迫而課效捷。三也昔徐侯彌月而土 功畢,侯彌月而磚功畢,徐侯之舉,事在化行,期月之 後。而侯之舉,事也在猝忽俄頃之間,而又當外驚內患,人情駭懼之時,其為力也倍難矣。噫。非所稱賢而 才,其孰能與於此乎。徐侯不狃於無事之前,侯不窘 於及時之應,皆生我夏人者也,使後人而復狃焉,不 為之圖,高者日以卑,完者日以毀,將必有猝然而起, 張皇四顧而無救,於緩急之事可不慮乎。諺有之:瘡 愈而忘其痛。後之君子,其尚有感於斯文,煢煢夏人, 庶永賴焉。侯諱希周,字齊莊,別號抱元,直隸雄縣人。

歸德府部藝文四编辑

《還至梁城作》
宋·顏延之
编辑

渺然軌路長,憔悴征戍勤。昔邁先徂師,今來後歸軍。 振策睠東路,傾側不及群。息徒顧將夕,極望梁陳分。 故國多喬木,空城凝寒雲。丘隴填郛郭,銘誌滅無文。 木石GJfont幽闥,黍苗延高墳。惟彼雍門子,吁嗟孟嘗君。 愚賤同湮滅,尊貴誰獨聞。曷為久遊客,憂念坐自殷。

《行過康王故第苑》
梁·劉潛
编辑

入梁逢故苑,度薛見餘宮。尚識招賢閣,猶懷愛士風。 靈光一超遠,衡館亦蒙蘢。洞門餘舊色,甘棠留故叢。 送禽悲不去,過客慕難窮。池竹徒如在,林堂曖已空。 遠橋隔樹出,迴澗隱崖通。芳流小山桂,塵起大王風。 具物咸如此,是地感予衷。空想陵前劍,徒悲壟上童。

《遊梁城》
盧思道
编辑

揚鑣歷汴浦,迴扈入梁墟。漢藩文雅地,清塵曖有餘。 賓游多任俠,臺苑盛簪裾。歎息徐公劍,悲涼鄒子書。 亭皋落照盡,原野沍寒初。鳥散空城久,煙消古樹疏。 東越嚴子陵,西蜀馬相如。修名竊所慕,長謠獨課虛。

《木蘭歌》
無名氏
编辑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惟聞女歎息。 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 昨夜見軍貼,可汗大點兵。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 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願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 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 朝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 河流水鳴濺濺。旦辭黃河去,暮宿黑山頭,不聞爺娘 喚女聲,但聞燕山鐵馬鳴啾啾。萬里赴戎機,關山度 若飛。朔氣傳金柝,寒光射鐵衣。將軍百戰死,壯士十 年歸。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勳十二轉,賞賜百 千強。可汗問所欲,木蘭不用尚書郎,願馳千里足,送 兒還故鄉。爺娘聞女來,出郭相扶將。阿妹聞姊來,當 戶理紅妝。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開我東閣 門,坐我西間床,脫我戰時袍,著我舊衣裳。當窗理雲 鬢,對鏡貼花黃。出門看火伴,火伴皆驚惶。相隨十二 年,不知木蘭是女郎。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兩兔 傍地走,焉能辨我是雄雌。

《過故宋》
唐·駱賓王
编辑

舊國千年盡,荒城四望通。雲浮非隱帝,日舉類游童。 綺琴朝化洽,祥石夜論空。馬去遙奔鄭,蛇分近帶豐。 池文斂束水,竹影漏寒叢。園兔承行月,川禽避斷風。 故宋誠難定,從梁事未工。唯當過周客,獨愧吳臺空。

《梁園吟》
李白
编辑

我浮黃雲去京闕,挂席欲進波連山。天長水闊厭遠 涉,訪古始及平臺間。平臺為客憂思多,對酒遂作梁 園歌。卻憶蓬池阮公詠,因吟淥水揚洪波。洪波浩蕩 迷舊國,路遠西歸安可得。人生達命豈GJfont愁,且飲美 酒登高樓。平頭奴子搖大扇,五月不熱疑清秋。玉盤 楊梅為君設,吳鹽如花皓如雪。持鹽把酒但飲之,莫 學夷齊事高潔。昔人豪貴信陵君,今人耕種信陵墳。 荒城虛照碧山月,古木盡入蒼梧雲。梁王宮闕今安 在。枚馬先歸不相待。舞影歌聲散綠池,空餘汴水流 東海。沈吟此事淚滿衣,黃金買醉未能歸。連呼五白 行六博,分曹賭酒酣馳輝。歌且謠意方遠,東山高臥 時起來,欲濟蒼生未應晚。

《攜妓登梁王樓》
前人
编辑

碧草已滿地,柳與梅爭春。謝公自有東山妓,金屏笑 坐如花人。今日非昨日,明日還復來。白髮對綠酒,強 歌心已摧。君不見梁王池上月,昔照梁王樽酒中。梁 王已去明月在,黃鸝愁醉啼春風,分明感激眼前事, 莫惜醉臥桃園東。

《鳴皋歌送岑徵君》時梁園三尺雪在清泠池作
前人
编辑

若有人兮思鳴皋,阻積雪兮心煩勞。洪河凌競,不可 以徑渡,冰龍鱗兮難容舠,邈仙山之峻極兮聞天籟 之嘈嘈。霜GJfont縞皓以合沓兮,若長風扇海,湧滄溟之 波濤,元猿綠羆,舔崟岌,危柯振石,駭膽慄魄,群呼 而相號,峰崢嶸以路絕,挂星辰於巖GJfont,送君之歸兮 動鳴皋之新作,交鼓吹兮彈絲觴清泠之池閣,君不 行兮何待,若反顧之黃鶴,掃梁園之群英,振大雅于 東洛,巾征軒兮歷阻折,尋幽居兮越巘崿,盤白石兮 坐素月,琴松風兮寂萬壑。望不見兮心氛氳,蘿冥冥 兮霰紛紛,水橫洞以下,淥波小聲而上聞,虎嘯谷而 生風,龍藏溪而吐雲,寡鶴清唳,饑鼯嚬呻。魂獨處此幽默兮愀空山而愁,人雞聚族以爭食,鳳孤飛而無 鄰,蝘蜓嘲龍,魚目混珠,嫫母衣錦,西施負薪。若使巢 由桎梏於軒冕兮,亦奚異乎夔龍蹩躠於風塵。哭何 苦而救楚,笑何誇而卻秦,吾誠不能學二子沽名矯 節以耀世兮,固將棄天地而遺身。白鷗兮飛來,長與 君兮相親。

《漆園》
王維
编辑

古人非傲吏,自闕經世務。偶寄一微官,婆娑數枝樹。

《登商丘》
儲光羲
编辑

河水日夜流,客心多殷憂。維艄歷宋國,結纜登商丘。 漢皇封子弟,周室命諸侯。遙遙世祀遠,傷古復兼秋。 鳴鴻念極浦,征旅慕前儔。太息梁王苑,時非枚馬遊。

《梁園》
王昌齡
编辑

梁園秋竹古時煙,城外風悲欲暮天。萬乘旌旗何處 在,平臺賓客有誰憐。

《酬裴鴻臚裴主簿雨後登樓見贈》
前人
编辑

暮霞照新晴,雲歸猶相逐。有懷晨昏暇,想見登眺目。 問禮侍彤檐,題詩訪茅屋。高樓多古今,陳事滿陵谷。 地久微子封,臺餘孝王築。徘徊顧霄漢,豁達俯川陸。 遠水對孤城,長天向喬木。公門何清靜,列戟森已肅。 不嘆攜手稀,常思著鞭速。終當拂羽翰,輕舉隨鴻鵠。

《漆園》
裴迪
编辑

好閑早成性,果此諧夙諾。今日漆園游,還同莊叟樂。

《宋中九首》
高適
编辑

梁王昔全盛,賓客復多才。悠悠一千年,陳跡惟高臺。 寂寞向秋草,悲風千里來。

朝臨孟諸上,忽見芒碭間。赤帝終已矣,白雲長不還。 時清更何有,禾黍遍空山。

景公德何廣,臨變莫能欺。三請皆不忍,妖星終自移。 君心本如此,天道豈無知。

梁園白日暮,梁山秋草時。君王不可見,修竹令人悲。 九月桑葉盡,寒風鳴樹枝。

登高臨舊國,懷古對窮秋。落日孤鴈度,寒城砧杵愁。 昔賢不復有,行矣莫淹留。

出門望終古,獨立悲且歌。憶昔魯仲尼,棲棲此經過。 眾人不可向,伐樹將如何。

逍遙漆園吏,冥沒不知年。世事浮雲外,閑居大道邊。 古來同一馬,今我獨忘筌。

五霸遞征伐,宋人無戰功。解圍幸奇說,易子傷吾衷。 唯見盧門外,蕭條多轉蓬。

閼伯去已久,高丘臨道傍。人皆有兄弟,爾獨為參商。 終古猶如此,而今安可量。

《宋中別司功叔各賦一物得商丘》
前人
编辑

商丘試一望,隱隱帶秋天。地與星辰在,城將大路遷。 干戈悲昔事,墟落對窮年。即此傷離緒,凄凄賦酒筵。

《贈別晉三處士》
前人
编辑

有人家住清河源,渡河問我遊梁園。手持道經註已 畢,心知內篇口不言。盧門十年見秋草,此心惆悵誰 能道。知己從來不易得,慕君為人與君好。別時九月 桑葉疏,出門千里無行車。愛君且欲君先達,今上求 賢早上書。

《奉酬睢陽李太守》
前人
编辑

公侯稱王佐,朝經允帝求。本枝彊我李,盤石冠諸劉。 禮樂光輝盛,山河氣象幽。系高周柱史,名重晉陽秋。 華省膺推擇,青雲寵宴遊。握蘭多具美,前席有嘉謀。 賦得黃金賜,皆言白璧酬。著鞭驅駟馬,操刃解全牛。 出鎮兼方伯,承家復列侯。朝瞻孔北海,時用杜荊州。 廣固纔登陟,毘陵忽阻修。三台冀入夢,四嶽尚分憂。 郡邑連京口,山川望石頭。海門當建節,江路引鳴騶。 俗見中興理,人逢至道休。先移白額橫,更息赭衣偷。 梁國歌來晚,徐方怨不留。豈伊齊政術,將以變澆浮。 訟簡知能吏,刑寬察要囚。坐堂風偃草,行縣雨隨輈。 地是蒙莊宅,城遺閼伯丘。孝王餘井徑,微子故田疇。 冬至招搖轉,天寒螮蝀收。猿岩飛雨雪,菟苑落梧楸。 列戟霜侵戶,褰帷月在鉤。好賢當解榻,乘興每登樓。 逸足橫千里,高談注九流。詩題青玉案,衣贈黑貂裘。 窮巷軒車靜,閑齋耳目愁。未能方管樂,翻欲慕巢由。 講德良難敵,觀風豈易儔。寸心仍有適,江海一扁舟。

《別韋參軍》
前人
编辑

二十解書劍,西遊長安城。舉頭望君門,屈指取公卿。 國風沖融邁三五,朝廷歡樂彌寰宇。白璧皆言賜近 臣,布衣不得干明主。歸來洛陽無負郭,東過梁宋非 吾土。兔苑為農歲不登,雁池垂釣心長苦。世人遇我 同眾人,唯君於我最相親。且喜百年有交態,未嘗一 日辭家貧。彈棋擊筑白日晚,縱酒高歌楊柳春。歡娛 未盡分散去,使我惆悵驚心神。丈夫不作兒女別,臨 岐涕淚沾衣巾。

《同陳留崔司戶早春宴蓬池》
前人
编辑

同官載酒出郊圻,晴日東馳雁北飛。隔岸春雲邀翰 墨,傍簷垂柳報芳菲。池邊轉覺虛無盡,臺上偏宜酩 酊歸。州縣徒勞那可度,後時連騎莫相違。

《封丘作》
前人
编辑

我本漁樵孟諸野,一生自是悠悠者。乍可狂歌草澤 中,寧堪作吏風塵下。祗言小邑無所為,公門百事皆 有期。拜迎官長心欲碎,鞭打黎庶令人悲。歸來向家 問妻子,舉家盡笑今如此。生事應須南畝田,世情付 與東流水。夢想舊山安在哉,為銜君命且遲迴。乃知 梅福徒為爾,轉憶陶潛歸去來。

《梁園歌送河南王說判官》
岑參
编辑

君不見梁孝王修竹園頹牆隱轔勢,仍存嬌娥曼臉 成,草蔓羅帷珠簾空竹根,大梁一旦人代改,秋月春 風不相待。池中幾度鴈新來,洲上千年鶴應在。梁園 二月梨花飛,卻是梁王雪下時。當時置酒延枚叟,肯 料平臺狐兔走。萬事翻覆如浮雲,昔人空在今人口。 單父古來稱宓生,秖今為政有吾兄。輶軒若過梁園 道,應傍琴臺聞政聲。

《至大梁卻寄匡城主人》
前人
编辑

一從棄魚釣,十載干明王。無由謁天階,卻欲歸滄浪。 仲秋至東郡,遂見天雨霜。昨日夢故山,蕙草色巳黃。 平明辭鐵丘,薄暮遊大梁。仲秋蕭條景,拔刺飛鵝鶬。 四郊陰氣閉,萬里無晶光。長風吹白茅,野火燒枯桑。 故人南燕吏,籍籍名更香。聊以玉壺贈,置之君子堂。

《醉題匡城周少府壁》
前人
编辑

婦姑城南風雨秋,婦姑城中人獨愁。愁雲遮卻望鄉 處,數日不上西南樓。故人薄暮公事閑,玉壺美酒琥 珀殷。潁陽秋草今黃盡,醉臥君家猶未還。

《送鄒判官往陳留》
張繼
编辑

齊宋傷心地,頻年此用兵。女停襄邑杼,農廢汶陽耕。 國使乘軺去,諸侯擁節迎。深仁荷君子,薄賦卹黎氓。 火燎原猶熱,波搖海未平。應將否泰理,一問魯諸生。

《題清涼寺》
楊巨源
编辑

憑檻霏微松樹煙,陶潛曾用道林錢。一聲寒磬空堂 曉,花雨知從第幾天。

《送史九赴任寧陵兼呈單父史八時監察五兄初入臺》
劉長卿
编辑

趨府弟聯兄,看君此去榮。春隨千里道,河帶萬家城。 繡服棠花映,青袍草色迎。梁園修竹在,持贈結交情。

《守睢陽城》
張巡
编辑

接戰春來苦,孤城日漸危。合圍侔月暈,分守效魚麗。 屢厭黃塵起,時將白羽麾。裹瘡猶出戰,飲血更登陴。 忠信應難敵,堅貞諒不移。無人報天子,心計欲何施。

《睢陽城夜聞笛》
前人
编辑

岧嶢試一臨,寇騎附城陰。不辨風塵色,安知天地心。 營開邊月近,戰苦陣雲深。旦夕更樓上,遙聞橫笛音。

《鐵筆歌》
前人
编辑

皇天生我兮男子,君王用我兮熊羆,力拔山兮勢雄, 氣貫日兮虹霓,月正明兮磨鎗礪劍,星未落兮擊鼓 掀旗,擣賊室兮焚寨,臠賊肉兮充饑,食馬草兮計盡。 殺妻妾兮心悲,為厲鬼兮身被鐵甲,為明神兮手執 金鎚,亦莫指我為張毅,亦莫指我為張飛,我乃唐之 張巡,與許遠兮同時,在東嶽兮押案,都統使兮陰司, 事蓬萊兮殿直,任酆都兮獄推,景祐真君兮陽間封 爵,忠烈大夫兮天上官資,漫濡毫而為翰,俾世人而 皆知。

《睢陽感懷》
韋應物
编辑

豹虎犯天綱,昇平無內備。長驅陰山卒,略踐三河地。 張侯本忠烈,濟世有深智。堅壁梁宋間,遠籌吳楚利。 窮年方絕輸,鄰援皆攜貳。使者哭其庭,救兵終不至。 重圍雖可越,藩翰諒難棄。饑喉待危巢,懸命終路墜。 甘從鋒刃斃,莫奪堅貞志。宿將降賊庭,儒生獨全義。 空城惟白骨,同堆無賤貴。哀哉豈獨今,千載當歔欷。

《宋州東望題武陵驛》
李嘉祐
编辑

梁宋人稀鳥自啼,登艫一望倍含悽。白骨半隨河水 去,黃雲猶傍郡城低。平陂戰地花空落,舊苑春田草 未齊。明主頻移虎符守,幾時行縣向黔黎。

《過宋州》
李端
编辑

睢陽陷賊日,外絕救兵來。世亂忠臣死,時清明主哀。 荒郊春草遍,故壘野花開。欲為將軍哭,東流水不回。

《宋中》
耿湋
编辑

日暮黃雲合,年深白骨稀。舊村喬木在,秋草遠人歸。 廢井莓苔厚,荒田路徑微。唯餘近山色,相對似依依。

《代宋州將淮上乞師》
前人
编辑

唇齒幸相依,危亡故遠歸。身輕百戰出。家在數重圍。 上將堅深壘,殘兵GJfont落暉。常聞鐵劍利,早晚借餘威。

《梁臺古愁》
李賀
编辑

梁王臺沼空中立,天河之水夜飛入。臺前GJfont玉作蛟 龍,綠粉掃天愁露濕。撞鐘飲酒行射天,金虎蹙裘噴 血斑。朝朝暮暮愁海翻,長繩繫日樂當年。芙蓉凝紅 得秋色,蘭臉別春啼脈脈。蘆洲客雁報春來,寥落野 篁秋漫白。

《題木蘭廟》
杜牧之
编辑

彎弓征戰作男兒,夢裏曾經與畫眉。幾度思歸還把酒,拂雲堆上祝明妃。

《隋隄》
秦韜玉
编辑

種柳開河為勝遊,隄前常使路人愁。陰埋野色萬條 思,翠束寒聲千里秋。西日至今悲兔苑,東坡終不返 龍舟。遠山應見繁華事,不語青青對水流。

《夕次襄邑》
釋清江
编辑

何處成吾道,經年遠路中。客心猶向北,河水自歸東。 古戍鳴寒角,疏林振夕風。輕舟惟載月,那與故人同。

《五老結社詩》
宋·杜衍
编辑

五老四百有餘歲,俱稱分曹與掛冠。天地至仁難補 報,林泉休致許盤桓。花朝月夕隨時樂,雪鬢霜髯滿 坐寒。若以睢陽為故事,何妨列向畫圖看。

《前題》
王渙
编辑

分曹歸政養耆年,李下何由更整冠。賢相賦詩同笑 傲,聖君優詔許盤桓。龐眉老叟俱稱壽,凌雪喬松豈 畏寒。屈指五人齊五福,鄉人須作二疏看。

《前題》
畢世長
编辑

菲才最忝預高年,分務由來近掛冠。敢造鉅賢論軌 躅,幸依都府得盤桓。篇章奉和慚風雅,眷待優隆荷 歲寒。儻許衰顏參盛列,願憑繪事永傳看。

《前題》
朱貫
编辑

各還朝政遇堯年,鶴髮俱宜頂道冠。乍到林泉能放 曠,全拋簪紱尚盤桓。君恩至重如天覆,相座時親畏 地寒。九老且無元老貴,莫將西洛一般看。

《前題》
馮平
编辑

詔恩分務許幽閑,肯借留都獬豸冠。名宦倘來空擾 攘,丘園歸去好盤桓。醉游春圃煙霞煖,吟聽秋潭水 石寒。退傅況兼為隱伴,紅塵那許復頭看。

《遯跡》
陳摶
编辑

十年蹤跡走紅塵,回首青山入夢頻。紫陌縱榮爭及 睡,朱門雖貴不如貧。愁聞GJfont戟扶危運,悶見笙歌聒 醉人。攜取琴書歸舊隱,野花啼鳥一般春。

《協忠廟》
梅堯臣
编辑

八月過宋都,泊舟雙廟側。永懷此忠良,遺烈傳碑刻。 五位儼朝居,千年同血食。當時多苟生,貴爵曾誰識。 縱令有丘墳,都已荒荊棘。古人非輕死,於義實罕得。 英骨化埃塵,令名同羽翼。飛翔出後世,景慕無終極。 豈若目前榮,未沒身已息。西登孝王城,王氣由邦國。

《協忠廟》
王安石
编辑

兩公天下駿,無地與騰驤。就死獨處所,至今猶耿光。 中原擅兵革,昔日幾侯王。此獨身如在,誰令國不亡。 北風吹樹急,西日照窗涼。志士千年淚,泠泠落奠觴。

《睢陽篇題蔡妻張氏》
徐積
编辑

嘗聞唐李氏,世號為賢妻。以力營七喪,或謂難庶幾。 孰知蔡家婦,其事乃同之。豈獨在中饋,無非而無儀。 孝於其所尊,慈於其所卑。既知義所在,能終義所為。 我生至此極,我嫁逢百罹。其屬死略盡,其骨俱無歸。 身為未亡人,心乃真男兒。以己任其責,無忘須臾時。 但恐事不濟,安知恤寒饑。乃捐奉生具,而為奉亡資。 面不御膏沐,首不加冠笄。金珠鬻於市,文繡容何施。 更無囊中裝,唯有身上衣。殆將截其髮,幸苟完其肌。 所得蓋良苦,所積從細微。如此十年久,猶以為支離。 日時卜諸良,宅兆相厥宜。一舉十八喪,一旦得所依。 手自植松楸,身亦沾塗泥。何暇裹兩足,但知勤四肢。 居者泣於室,行者泣於岐。鳥亦助叫號,人思操虆梩。 冥冥長夜魂,所獲良可知。鬱鬱佳城中,不為中道尸。 卒辦其家事,少慰而心悲。志貞海可涸,行堅山欲摧。 孤誠貫白日,幽光凌虹霓。吾聞古烈女,犖犖非無奇。 一死盡易處,一節亦易持。至如張氏者,使人尤歔欷。 誰為孝婦傳,誰為黃絹碑。亦有淮上翁,為述睢陽詩。 移書太史氏,無令玆逸遺。

《妙峰亭》
秦觀
编辑

王公厭承明,出守南宮鑰。結構得崇亭,悠悠瞰清洛。 是時謫仙人,發軔自廬霍。郊原春鳥鳴,來此動豪酌。 報投一何富,玉案金刀錯。新榜揭中楹,千載見遠託。 朅來訪陳跡,物色屬搖落。人煙隔鳧雁,田疇帶城郭。 紅蕖隕風漪,砂礫捲飛蘀。青青陵上姿,獨汝森自若。 人生如博奕,得喪難前約。金鎚初控頤,已復東方作。 大明昇中天,龍鸞入階閣。深懲漁奪弊,法令宜刊削。 斯民如解懸,喜氣鬱磅礡。公乎數登覽,行矣翔寥廓。

《新亭》
前人
编辑

洛水沄沄天上動,道入隋渠下梁宋。宋都堤上十二 亭,一一飛驚若鸞鳳。光華遠繼周王雅,宴喜還歸魯 侯頌。玉觴嚴令肅衣冠,金縷哀音繞梁棟。娟娟殘月 照波翻,習習暖風吹鳥哢。何處高帆落文鷁,誰家駿 馬嘶征鞚。柳枝芳草恨連天,暮雨朝雲同昨夢。借問 亭名製者誰。留守王公才望重。胸中雲夢吞八九,日 解千牛節皆中。魏國相公實曾祖,庭列三槐多伯仲。 承明厭直出荊州,轉守此都行大用。此都去天纔尺 五,交廣荊揚歸引控。菟園事跡化黃埃,清冷文雅堪 長慟。舳艫銜尾車挂輪,昨日出迎今日送。送故迎新無已時,古往今來相戲弄。亭前嶔崎淮海客,末路逢 公詩酒共。一樽明月難重持,豈恤官期後芒種。今年 節氣頗云早,夭矯梅花春欲縱。行見亭中祖帳開,千 乘送公歸法從。

《協忠廟》
元·王暉
编辑

鐵轝動地來,獵火燼九縣。睢陽東南衝,江淮國所援。 蔽遮使不前,再造可立見。二公明此機,死守誓不變。 雖危所保大,如蝮螫解腕。最難結眾心,存沒匪石轉。 彼蒼畀全節,誰為落賊便。已矣君不忘,握爪掌為穿。 竟能濟厄運,淮海了清奠。至今忠烈氣,皎皎白日貫。 賀蘭觀成敗,不飲浮屠箭。殺亡計多寡,比論誠可辨。 我來拜遺像,凜對如生面。乞靈激懦衷,剸決鋼同鍊。 朔風吹樹聲,尚想登陴戰。暮倚暈月城,悲歌淚如霰。

《梁園春》
元·好問
编辑

雙鳳簫聲隔綵霞,宮鶯催賞玉谿花。誰憐利澤門前 柳,瘦倚東風望翠華。

其二

暖入金溝細浪添,津橋楊柳綠纖纖。賣花聲動天街 遠,幾處春風揭繡簾。

《宋宮》
明·于謙
编辑

龍樓高處彩雲飛,艮嶽纔成事已非。寂寞長門金鎖 合,中州無復二龍歸。

《睢陽歎》
李東陽
编辑

將軍有齒嚼欲碎,將軍有眥血成淚。生為將星死為 厲,盡是山川不平氣。二人同氣金不利,天與一城為 國蔽。強兵坐擁瞑目視,孝子忠臣竟誰是。千載功名 亦天意,君不見河南節度三日至。

《梁園雪歌》
李夢陽
编辑

昔對燕山雪,岧嶢白玉京。曉曳王恭氅,飄颻入紫清。 今為梁國客,獨對梁園雪。黃雲索寞連滄溟,九嶷望 盡飛鴻色。

飄風動三極,霏雪灑煙海。天地倏低昂,虛無變光彩。 梁臺空嵲屼,枚馬今安在。飛光超忽若游龍,我欲從 之問千載。

《梁園歌》
前人
编辑

朝發金臺門,夕渡博浪關。黃河如絲天上來,千里不 見淮南山。淮南桂樹弄婆娑,掛席欲進逐洪波。我今 欲作梁園歌,梁園昔有信陵君。名與岱華爭嵯峨,三 千朱履不動色。屠門執轡來相過,功成不顯淚滂沱。 青蠅白璧亦何多,我為梁園客,不登梁王臺。錦帆揚 州門,一去何時迴。荒煙白草古城沒,登臺望之令心 哀,令心哀。歌且謠。迷塗富貴若不足,寧思白骨生蓬 蒿。人生三十無少年,積金累玉空煎熬。獨立天地間, 長嘯視今古。城隅落落一堆土,千秋誰繼白與甫。攬 淚浮雲灑煙莽,灑煙莽,風吹卷波濤沈吟,投箸不暇 食,蹴天濁浪何滔滔。君不見昔人然諾不相許,黃金 斗印如秋毫。

《黃河》
黃元之
编辑

河渾渾,發崑崙,度沙磧,經中原。噴薄砥柱排龍門,環 嵩絕華熊虎奔。君不聞漢家博望初尋源,揚旌遠涉 西塞垣。窮探討事奇絕云。是天津銀潢,之所接蔥嶺。 三時積雪,消流沙萬,派從東決。東州沃壤,徐豫之墟。 懷山襄陵,赤子為魚。夕沒鉅野,朝涵孟諸,芒芒下邑 皆流污。民不粒食,鄉無廬桑。畦忽變葭葦,澤麥隴盡 化。黿鼉居宮中,舍人方旰食。群公夙夜憂曠職,星郎 又乘博望槎西去,盟津求禹跡,始聞故道行千艘。一 朝轉徙。纔容舠奔衝,倏忽駭神怪,淺不浮漚深沒蒿。 我上梁山望曹濮,長嘆滄桑變陵谷。萬人舉鍤功莫 施,猶擬宣防再興築,宣防漢威武何若堯,無為洪波 閱九載,端拱垂裳衣,元圭錫夏后,安得辭胝,龍門 一疏鑿,亙古功巍巍,巍巍功可成,河水渾復清。

《協忠廟》
曹璉
编辑

孤城橫枕大河側,浸郭茫茫波影白。屹然重鎮梁衛 間,屏障江淮控南北。繄昔唐綱解紐時,百萬雄戎起 倉猝。諸郡請降王城摧,遍地干戈橫流血。桓桓張許 文且武,臨危受命秉鐵鉞。以弱敵強露肝膽,出奇取 勝畫謀策。矢心直欲固睢陽,睢陽可保賊可克。牽制 首尾春迄冬,奈何困空糧道絕。羅雀掘鼠鎧弩烹,享 士殺奴割愛妾。日望援兵竟不來,堅壁長歌徒激烈。 妖氛益圍赤幟連,陣雲蔽天白晝黑。須臾城陷勢莫 支,三十六人同死節。誓為厲鬼報何速,未旬大渠果 殲滅。萬代虹光照汗青,君臣大義由昭晰。聖世旌崇 嚴廟享,生氣英英寓歸德。夷齊已矣三仁遠,千載雖 曠應同轍。我來弔古發悲歌,拔劍起舞風騷屑。寄言 將來危難臣,視茲精忠當是則。

《梁苑歌三首》
王廷相
编辑

君不見梁王已破六國壘,苑中便起文園臺。黃金白 玉架樓閣,綺榻延賓四向開。清泠池上三尺雪,相如 新賦傾鄒枚,臨GJfont美人GJfont花朵。挑以琴心禮豈那,漢 庭賣賦得千金,白首遊梁計宜左。今人空作古人風, 抱策為儒歎不逢,古來文士不檢豈足病,且覽詞彩如長虹。

梁苑東連孟諸野,舊國山高水彌下,黃金觸斗不作 樂,徒使千年笑達者。君不見漢天子愛弟侈賜空太 盈,梁王受之不一驚。合沓金根車宛轉,玻璃軿突然, 馳道流日星。千乘萬騎敵鹵簿,貴焰豪華傾九瀛。百 年之後君為誰。有酒莫惜千金揮,不信試看梁王苑, 雉兔飛馳鬼火吹。

黃河東來沙填海,陳留十山幾山在。梁王古苑九地 深,歲歲龍蛇窟穴改。我田在苑苑在東,灌園鑿井當 其中。應門兩黃鶴,抱琴雙玉童,行歌曳杖如遊龍,前 身恐是河上公。君不見七十二帝如旋蓬,惟有堯舜 流高風。人生百年電閃閃,何必希時釣譽,攀援日月 獨為功,子雲草元恆不調,虞卿著書仍固窮,我懷欲 附沙洲鴻。

《梁園白雪歌》
前人
编辑

浚郊臘月三尺雪,壓折梁王百尺臺。梁王勝跡今何 在,野人指點蓬池灰。憶昔金輿下東苑,翠葆雲旛曳 流霰。兔園鳧沼生光輝,白晝璚瑤動樓觀。才人雲從 飄渺仙,當軒授簡揮雲煙。陽春不說郢人調,白雪爭 傳司馬篇。我家住近梁王洲,今年雪大膠河流。蛟龍 凍縮若蜒蜓,我亦冰透紫綺裘。玉山銀河興不淺,十 度欲賦九復休。手龜彤管搦不得,呼兒且酌黃金甌。

《夫子巖》
秦時雍
编辑

幽巖遺聖蹟,大道瀰清寰。愛景無他物,尋真須北山。 披荊徐可入,躐步驟難攀。莫訝登臨晚,雲深谷口閑。

《辰過歸德城西二十里溪蓮盛開喜而有賦》
编辑

王世貞

宋州西陂劇可憐,陂中十萬妝相鮮。紅袖欲翻爭自 媚,素珠時迸不成圓。微風墮月方沾恨,初日含霞忽 倍妍。卻似長門零落後,乍承湯沐扈甘泉。

《梁園》
朱家相
编辑

弟子仙蹤遠,園遺修竹名,綺羅悲異代。賓從想東京, 龍岫孤雲斷,雁池芳草生。秋原望不極,落日重含情。

《微子祠》
李嵩
编辑

殷闕久,禾黍上公宮。在茲土茅,周代典香火,宋人思 蹟。想存宗地,情憐去國時。蕭蕭古祠,柏風雨鎖殘枝。

《秋日登閼伯臺》
侯恪
编辑

閼伯臺高遠瞰城,霞天萬樹倚孤清。我來正值鴻初 到,風至不堪葉乍橫。菟苑煙深村巷寂,武陵花盡野 溪晴。登臨剩有筇枝健,五嶽何須愧向平。

《重過開元寺有感》
前人
编辑

七年不到開元寺,古屋荒涼可歎人。黃鳥自飛門外 柳,青松猶在水之濱。僧雛未識前朝事,客子空悲岐 路身。策馬歸來將日暮,風煙回首一沾巾。

《九日重登閼伯臺》
前人
编辑

喜無風雨到重陽,別恨秋殘不盡觴。昔歲故人多落 魄,一時征雁各分行。高臺日暮團林碧,野圃霜寒送 菊香。最是茱萸看不得,支離未許病相妨。

《孝烈將軍祠》
吳伯裔
编辑

何人巾幗辱青史,孝烈將軍祀木蘭。花鈿翠雲拋寶 鏡,寒光鐵甲照征鞍。關山百戰還家夢,伙伴十年行 路難。東閣歸來理舊鬢,眾中誰辨雌雄看。

《商均古墓》
范良彥
编辑

商均遺跡枕城荒,封邑千秋事渺茫。遶墓東風吹稼 穡,平蕪落日下牛羊。苔生新碧埋幽徑,鳥倦春啼抱 野棠。自是土人供伏臘,九原那復更心傷。

《過柘城》
吳國倫
编辑

入市疑村落,疏陽隱暮笳。河吞株野盡,城逐柘溝斜。 暝日疏煙火,春風煖物華。微官已素食,問俗轉堪嗟。

《題公署竹》
鄭三俊
编辑

蕭蕭數竿竹,偏宜作風雨。何處起咸韶,試看此君舞。

《贈馬寅旭明府六行》選三
杜齊芳
编辑

《宓琴行》
编辑

單父琴聲清夜發,移宮換羽多疏越。愛人應似武城 絃,嫋嫋餘音猶未歇。上古無為亦漠然,何須出入勞 星月。一曲南薰繼有虞,寒颸縷縷侵人骨。

《竹馬行》
编辑

凄凄草色長堤下,童子紛紛騎竹馬。鳥雀夾車時雨 來,青林漠漠春雲瀉。翠樹濃花滿路開,仙姿雙鳥多 瀟灑,於今蒼赤避鳴騶。稍近旌旄衙胥打,官民覿面 不相親。莫怪科條若土苴,今君帶綬映春輝。不減河 陽饒艷冶,竹馬周迴列道傍,雲霓在望我心寫。

《汾水行》
编辑

冷泉關下汾河水,囓石轟雷波浪起。雪涌霜飛不暫 閑,狂瀾直射驚人耳,群山夾岸少平田。河潤何如滋 九里,汾水西邊有樹林。暮靄朝霞紛錦綺,製錦如君 豈後人,裁剪經心更旎。君去梁園動別愁。君來汾 水汾人喜,悲喜不同意自同。星旗拂日無停軌。願將 汾水化為霖,禾黍離離原隰美。梁園汾水復何殊,一 視天涯皆赤子。

===
《鳴鳳樓》
章煥
===朱甍碧瓦瑞煙浮,鳳翼分明展鳳樓。解道鳳鳴諧律

呂,和聲今已動中州。

《凌霄臺》
前人
编辑

環城佳氣鬱岧嶢,引領層臺去路遙。彩羽雙翔威鳳 起,直看平地是青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