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489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百八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四百八十九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百九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四百八十九卷目錄

 陝西總部彙考

  陝西建置沿革考

  陝西疆域考有圖 形勝附

  陝西星野考

  陝西賦役考

  陝西兵制考

職方典第四百八十九卷

陝西總部彙考编辑

陝西建置沿革考       《通志》编辑

禹貢舜置十二牧,雍州其一也,周文武都酆鎬為王畿,及平王東遷雒邑以岐酆之地,賜秦襄公乃為秦地。至孝公作為咸陽,築冀闕徙都之故謂之秦川,亦曰:關中。始皇置四十郡在陝西者,曰:內史、北地、上郡、九原、隴西、漢中凡六郡。秦滅項籍分其地為三國曰雍、曰塞、曰翟,謂之三秦漢都於此。分置左右內史,後改京兆尹、左馮翊、右扶風為三輔,置司隸校尉領之又,以其地西偏置涼州部,刺史察舉隴西等郡,而不常所治。東漢時,復置雍州、尋罷其司隸校尉統三輔如故。魏分河西為涼州,隴右為秦州三輔,仍屬司隸。後平蜀分漢中,置梁州。晉省司隸為京兆郡。愍帝之末,劉聰、石勒、苻堅姚萇、相繼竊據及姚泓,為宋武帝所滅。尋屬赫連勃,勃後,魏以其地置北秦、雍、南秦三州,有古雍州之地,其得漢中亦曰:梁州,迨西魏復置京兆尹。後周因之,隋置司隸,刺史分部巡察。唐分置十部,置京畿等四道,採訪處置使,而京畿道治京城關內道,以京官領隴西道治西平山,南西道治漢中,復改採訪為觀察,其治仍舊。宋初,置陝西路,復置永興鄜延環,慶秦鳳涇原熙河六路,經略安撫司,並以守臣兼領。又置提點刑獄司治鳳翔,金分陝西為五路,京兆為東路,置都總管府。元置十路,置陝西等處,行中書省治安西路,又置陝西漢中道肅政廉訪司於鳳翔,置甘肅等處行中書省及河西隴北道,肅政廉訪司於甘州。明初為陝西行中書省,洪武九年改承宣布政使司領,西安、鳳翔、平涼、慶陽、延安、鞏昌、臨洮、漢中八府興安一州置都指揮使,司行都指揮使,司領各衛所。置按察使司分關內、關西、關南、隴右、西寧河西六道兼察諸府州衛所三司,並治西安。而行都司則分治甘州,

皇清初因之康熙二年,分左右布政,左布政司仍駐

省城,分管西、延、鳳、漢四府興安一州。右布政司駐鞏昌府,分管平、慶、臨、鞏四府及河西寧夏各衛所,又增設按察司使一員,駐劄分管,亦如之裁衛十六所六十九。

陝西疆域考         《通志》编辑

陝西疆域圖

陝西疆域圖

東至河南閿鄉縣界三百一十里,

西至生番族界,

南至四川巴縣界一千六百里,

北至黃河千餘里,古藍州界連賀蘭山界,東南至湖廣鄖西界,

東北至沙漠界一千六百里,

西南至上丹堡生番族界,

西北至西番界三千六百里,連亦不剌山界,脫歡山界。

省城西安府西三百六十里為鳳翔府,

南六百八十里為興安州,

西南一千二百里為漢中府,

北七百四十里為延安府,

北一千五百里為榆林衛,

西北七百里為平涼府,

西北一千二百里為鞏昌府,

西北一千六百七十里為臨洮府,

西北六百里為慶陽府,

西北一千六百里為靖遠衛,

西北二千七百里為岷州衛,

西北一千五百里為洮州衛,

西北八百一十里為固原鎮,

西北一千四百里為寧夏鎮,

西北二千四百里為陝西行都司。

形勝附编辑

荀子其國塞,險形勢便,山林、川谷美天材之利,多是形勝也。

國策西有巴蜀、漢中之利,北有胡貊代馬之用,南有巫山黔中之限,東有殽函之固,地勢形便,此所謂天府天下之雄國也。

范睢對秦昭王曰:大王之國,四塞以為固北有甘泉谷口,南帶涇渭,右隴蜀,左關GJfont,此王者之地也。

《漢書》
被山帶河,四塞為固。
编辑

《通鑑》《地理通釋》蘇秦說秦惠王曰:秦四塞之國,被山帶渭,東有關河,西有漢中,南有巴蜀,北有代馬,此天府也。

陝西星野考         《通志》编辑

分野

禹貢雍州之域,東井輿鬼為鶉首之次,北斗樞為雍州,於辰在未屬。秦分春秋,元命苞東井鬼宿分為秦。《史記·天官書》東井輿鬼,雍州之分。前漢《地理志》:自井十度至柳三度,鶉首之次乃秦之分。後漢《律曆志》謂井十二度至鬼五度為秦分,費直分井十二度至柳五度,蔡邕分井十度至柳三度為鶉首,當秦之分野。晉《天文志》自井二十七度至鬼柳,鶉火之次屬秦。分《唐志》東井輿鬼鶉首也,自漢三輔及北地上郡。安定西自隴坻至河右西南,盡巴蜀漢中之地,及西南夷犍為越嶲、益州郡,極南河之表,東至牂牁古秦梁豳芮豐畢。駘杠有扈,密須庸蜀羌髳之國,東井居兩河之陰,自山河上流,當地絡之西北輿。鬼居兩河之陽,自漢中東盡華陽,與鶉火相接,當地絡之東南,鶉首之外雲漢潛流而未達,故眾星在江河上源之西,弧矢犬雞皆徼外之備也。西羌、吐番、吐谷渾及西南,徼外夷人皆占狼星,明清類《天文分野書》,井鬼在未自井,九度至柳三度,屬秦分雍州,則陝西、永興、鳳翔、鳳隴邠丹同華耀坊,延鄜寧環慶涇,原榮渭儀成階金岷,秦熙河、德順鎮、戎保安,通遠西川之成都,興元蜀GJfont嘉眉榮戎瀘,渝涪黔忠合昌資,普簡夔萬果,遂漢彭、威彭、茂綿、梓龍、文興利劍渠開,達蓬巴閬集,洋壁、雲安、懷安、永寧、富順、陵井、大寧廣安、南平及西夏之西偏秦鳳之西北。西川之西并,其西南諸夷之地,皆秦分也。《舊志》梁州主觜參,又云東井輿鬼兼翼軫之分野,以其界秦楚之交也。

躔次

涼州入箕十度,上郡北地入尾十度,安定入營室一度,天水入營室八度,隴西入營室四度,酒泉入營室十一度,張掖入營室十二度,武都入東璧一度,金城入東璧四度,武威入東璧六度,敦煌入東璧八度,益州入參七度,漢中入參九

度。

國星

斗一至四為魁魁,一星曰:天樞,天市垣西列十一星,其第六星曰:秦。女十二國星,周東南北二星曰:秦。五車五星其次舍在畢,西北一星主秦。

五星

鶉火實沉以負西海,主於華山、太白位焉。北方水位自河曲、黃甫川西,經榆林至寧夏,又西經蘭州踰河,至嘉峪關四千餘里,得水位之半占驗。

井八星在河中,石氏謂之東井,張衡云主水衡事,王者用法平則井明,而端列鉞一星附井前,主伺淫奢而斬之,動搖則天子將用鉞於大臣。南北兩河各三星,分夾井主關梁北河,星不見則北道不通,南亦如之。天樽三星在五諸侯南,主給貧餒。明則豐諸侯。五星在井東北,主治陰陽,察得失。明大澤潤則天下治積水。一星在北河,北不見為災積薪。一星在積水東,金火守之大旱。水府四星在井西南水官也,水位四星在井東,俱主水衡,移近北河或水火客星守犯,則國沒為江河,四瀆、四星在井南、江淮、河漢之精也,明大則水泛溢,軍市十三星在參東南,客星及金火守之,軍大饑野雞。一星在軍市中,動搖為兵災,移出則諸侯兵起。軍市西南二星曰:丈人,丈人東二星曰:子,子東二星曰:孫,相扶而居,不見為災闕,丘二星在南河東,金火守之,兵戰闕下。狼一星在井南角,而變色動搖,盜賊作弧矢。九星在狼東南,常向狼動搖,或引滿則兵大起。老人一星在弧南一曰:南極,明則人主壽昌,天下安寧。鬼二度為日月五星之中,道四星冊方中央,一星曰:積尸,亦曰:積氣,一曰:鈇質,張衡云主祠事,又主視明察姦謀。鬼星明大穀,成動移則人愁,政令急。積尸搖動則疾病、鬼哭、人荒。爟四星在軒轅西,主烽火明大,動搖芒角則邊亭警急。天狗七星在鬼西南,移徙則兵起,金火守之,則人相食。外廚六星在柳南,金火守之則兵起。天社六星在弧南,明則吉天。紀一星在外廚南,主知禽、獸、齒歲,金火守之禽獸多死。

陝西賦役考         《通志》编辑

陝西東布政司,轄西延鳳漢興四府一州。廢藩王田等附

原額民地三十八萬九千八百四十三頃七十七畝四分八釐三毫七絲四忽二微二纖六塵。各地徵糧不等,并興安州屬紫陽縣,地畝係山坡難以丈量,畝數共額徵本折糧一百二十六萬四千一百四石二斗一升六合二勺四抄三撮八圭八粟六粒,內本色糧一十三萬三千七百三十二石一斗三升六合八勺五撮五圭六粟,內除拋荒減納糧一萬六百九十六石九斗四升三合一勺六抄四撮六圭五粟。止該折正本色糧一十二萬三千三十五石一斗九升三合六勺四抄九圭一粟。折色糧一百一十三萬三百七十二石七升九合四勺三抄八撮三圭二粟六粒。各徵糧不等,并王附馬耔粒共額徵銀一百五十三萬四千一百六十五兩五錢六分四毫二絲二忽一微八纖三塵二渺。內除西安府屬高陵、富平、三原免派站支鋪陳銀八百一十兩八錢三分九釐一毫。六絲實額徵銀一百五十三萬三千三百五十四兩七錢二分一釐二毫六絲二忽一微八纖三塵二渺。本色草八千六百七十八束一十一斤六兩七錢八分,內除荒外。

實熟地二十六萬九千八百三十四頃九十一畝二分八釐三毫五絲八微六纖。

該徵本折糧九十六萬四千四百四十石一斗七升九合四勺五抄五圭六粒五顆。內本色糧三萬二千三百二十石九斗二升九合七抄三撮一圭二粟。本色官學倉糧五千七百一十一石二斗七升二合五勺三抄四撮九圭八粟二顆。

該折徵銀三千七百八十三兩七錢八分六釐六毫六絲二忽四微三纖一塵六渺。折色糧九十二萬一千四百七石九斗七升七合八勺四抄一撮四圭六粒三顆。

該徵銀一百二十三萬九千一百三十一兩六錢七分三釐六毫六絲七忽七微九塵九渺五漠。本色草五千九百三十八束一十一斤一十兩三錢四分。

外西安府屬新收、續收并勳田等項共地四百三十一頃三十八畝九分二毫八絲并租課等項。

共該糧三千四百八石八升九合九勺三抄二撮四圭五粟七粒。

折徵銀三千三百四十三兩四錢八分一釐九毫七微七纖三塵五渺。

又西安府屬勳田民色糧五斗七升九合無荒。實在戶六萬八千七百二十一戶。

實額民丁二百六十七萬五千四十七丁并匠。價共銀三十一萬二千四百兩五分四釐六毫,五絲二忽九微七纖七塵四渺內除優免匠價。逃亡外實活丁二百一十八萬五千五百二十丁半。該徵銀二十萬九千七百六十六兩一錢四分五釐五絲八忽九微四纖三塵三渺。原額徵徭銀一十五萬二千二百六十四兩八釐八毫六絲七忽七纖三塵九渺,除荒外。實徵銀一十一萬九千八百五十兩八錢七分九毫六絲六忽九微七纖三塵五渺。

外遇閏地丁內加銀二萬五千五百兩五錢三分五釐七絲五忽四微六纖六塵,除荒外。實徵銀一萬七千九百七十四兩九錢七分五釐一毫四絲七忽五微六纖二塵五渺五漠。廢秦韓瑞鄭四藩原額廢,藩本折贍賜煙莊目置王田共地九千八百六十八頃四十三畝七分七釐八毫五絲七忽,又山坡山場栗柿竹等園五百二十一處,段山場內地一十一分無頃畝,內秦藩坐落鎮安縣,山坡山場二處原報俱荒內各年續開墾熟地五頃一十八畝九分八釐六毫九絲,每畝起科不等,共科折色糧三石四斗五升七合六勺九抄六圭六粟四粒。應徵折色銀一十一兩三錢八分九釐八絲八微八纖七渺,收入折色後,項糧內莊基二百三間二十七丈八尺。山坡竹枝、五坡鮮筍五百把,竹園三處,栗園四處,水碾磨一十八合,隨磨地井。莊基地一頃一十四畝九分四釐二毫,水渠一道,納課房九百五十三間。店房四處各徵不等,共額徵。本色糧五萬二千九百五十四石八斗四升七合五勺八抄八撮五圭一粟九粒。

折色糧一十三石四斗五升七合六勺九抄六圭六粟四粒折徵銀一十三兩七錢八分九釐八絲八微八纖七渺。

折色地租房課并竹筍價銀七千五百九十七兩一錢八分四釐六毫八絲。

二項共銀七千六百一十兩九錢七分三釐七毫六絲八微八纖七渺,黃絲一斤八兩,花椒一十斤,柿花二十六朵八十六個,柿子一千個,棉花一千四百七十五斤七兩六錢,栗果五斗,山紙四十八刀,麻一百二斤,棉布二丈五尺,清油七十斤,內除荒外。

實徵熟地八千八百二十一頃四十六畝七分九釐二毫八絲一忽二微,又山坡山場四百二十六處,段山場內地一十一分,山坡山場三處,無頃畝內。鎮安縣續開墾過秦藩山坡山場二處,內熟地五頃一十八畝九分八釐六毫九絲,每畝起科不等,共科折色糧三石四斗五升七合六勺九抄六圭六粟四粒。應徵折色銀一十一兩三錢八分九釐八絲八微八纖七渺,收入折色後,項糧內莊基二百三間二十七丈八尺山坡竹枝五坡,鮮筍五百把,折銀九十兩入於後,項實徵銀內栗園四處,水旱碾磨一十三合隨磨井,莊基地一頃一十四畝九分四釐二毫,水渠一道,納課房八百六十九間,半各徵不等。共徵本色糧四萬六千九百九十八石六斗六升七合三勺七抄四撮一圭七粟四粒,內除韓藩坐落鳳翔府,屬本色糧二十四石六斗二合一勺四抄五撮八圭,奉文照民畝起科,每石折銀一兩七錢二分八釐一毫九絲九忽九微,共折色銀四十二兩五錢一分七釐四毫二絲八忽,收入折色項內止實徵,本色糧四萬六千九百七十四石六升五合二勺二抄八撮三圭七粟四粒。

折色糧三十八石五升九合八勺三抄六撮四圭六粟四粒。

折色銀五十六兩三錢六釐五毫八忽八微八纖七渺。

折色地租房課銀六千八百九十七兩三錢五

分六毫。

二項共折色銀六千九百五十三兩六錢五分七釐一毫八忽八微八纖七渺。

棉花一千四百七十五斤七兩六錢,柿子一千個,棉布二丈五尺,清油七十斤。

新增租糧五百九十二石一斗三升三合六抄。新增租銀一十八兩七錢六分九毫六絲。原額栗果五十一石七斗,內除荒外。

實徵栗果四十三石七斗中栗二石七斗,新墾中栗四石,柿花一百二掛零四十個,內除大人占去外。

實徵柿花五十六掛零四十個,又進新核桃一石五斗,西瓜一百六個,線米二石,黃米六斗三升,鮮棗一石八斗,通共折價銀一百一十四兩二錢八分二釐五毫。

新增栗果一升五合,折價銀三分九釐,又銀二兩。原額王田校尉丁二十三丁每丁徵銀一錢二分,共徵銀二兩七錢六分。外開山等十驛本折銀糧緬數詳載漢中廢藩後

原額屯地共九萬四百四頃四十畝九分五釐七毫五絲八微額徵,本色糧二十四萬六千九百五十六石四升七勺二抄四圭八粟,內除潼關衛無地虛懸。糧一百九十石二斗八升八合五勺止該糧二十四萬六千七百六十五石七斗五升二合二勺二抄四圭八粟,本色草四萬七千四百六十八束三斤一十三兩。折色糧五萬七千八百七十七石七斗五升四合九勺九抄二圭,折布銀一萬二千一百五十四兩三錢二分八釐五毫四絲七忽九微四纖二塵,折色糜糧一千三百七十六石一斗三升二合四勺,折銀八百二十五兩六錢七分九釐四毫四絲,丁條馬草等項共銀二萬四千一百七十三兩四錢六分三釐七毫二絲九忽八微五塵九渺,內除潼關衛無地虛懸。折色銀二十四兩四錢九分三釐止該銀二萬四千一百四十八兩九錢七分七毫二絲九忽八微五塵九渺,除拋荒外。

實熟屯地三萬八千九百四十七頃七十畝一分九釐七毫五絲二忽八微七纖六塵應徵。本色糧一十五萬七千二百六十石七斗四升六合一勺五抄二撮九圭三粟二顆,內除鳳、翔、興、安各州縣摘徵。折色糧一千三百四十三石三斗九升一合七勺五抄五撮二圭七粟八粒,舊例折銀八百九十三兩八錢六分六釐三毫八絲一忽五微二塵九渺,收入後項銀兩內訖,又除興安各州縣穀糧一千二百六十三石六斗四升八合,每糧一石折徵米五斗,共徵米六百三十一石八斗二升四合,除穀收米。總計實徵本色糧一十五萬五千二百八十五石五斗二升三勺九抄七撮六圭五粟二粒二顆,本色草七千九百六十四束一十四斤八錢一分七毫八絲,折色糧四萬九千六百八十一石四斗五升五合四撮二圭折布銀一萬四百三十三兩一錢五釐五毫五絲八微八纖二塵。折色糜糧一千三百七十石五斗九升二合四勺折銀八百二十二兩三錢五分五釐四毫四絲。丁條馬草并潼關衛折色等項銀一萬七千三百九十一兩一錢二分八釐三毫七絲八忽二微二纖二塵八渺,又收鳳、翔、興、安摘徵糧折銀八百九十二兩八錢六分六釐三毫八絲一忽五微二塵九渺,又收延安、綏德衛熟地、內泒、徵馬、價九、釐軍器、料價、存留等項銀一千七百五十四兩八錢七分七釐二毫一絲四忽三微六纖四塵。

外遇閏加銀八十七兩四錢九分八釐四絲九忽八微七纖二塵。

原額零星地二十三頃二十五畝三分七釐應徵銀一百一十六兩二錢一分四釐二毫八絲,一額外首報及河灘實徵地六頃七十四畝八分五釐。應徵本色糧二十四石一升八合,折色糧四斗九升三合,折布銀一錢三釐五毫三絲丁條馬草銀一錢一分九毫二絲五忽。

屯地集稅、停免、火食共銀六十四兩六錢一分五釐一毫。

原額屯丁一十萬四千六百四十四丁應徵銀九千三十五兩六錢七釐八毫七絲七微。新增編審丁六千四百六十丁應徵銀七百七十六兩三錢六分二釐四毫一絲六忽四微,除逃亡外。

實在丁一十萬五千五百六十五丁,應徵銀九千二百六十七兩二錢一分二釐四毫三絲七

微。

外遇閏加銀四十八兩五錢五分九釐五毫七絲三忽五微,

原額長解銀四百一兩四錢,

外遇閏加銀三十二兩二錢,

原額屯丁銀二十二兩一錢一分三釐四毫,除荒外。

實熟銀八兩一錢八分三釐五毫,

陝西西布政司轄平、慶、臨、鞏四府廢藩王田等附原額民地二十五萬三千二百一頃四十六畝三分七釐二毫四絲三忽四微,內慶陽府,屬安化、真寧二縣,原額大畝地六千四百五頃五十畝三分八釐八毫,據該府冊報:大畝折小畝地二萬三千九百四十六頃五畝八釐九毫六絲九忽共地三萬七千三百七十九頃一十一畝三分三釐六毫六絲九忽,又合水縣原額地畝,山多地險難以丈量,後據該府冊報:照糧科地四千五百九十二頃八十二畝四分,通共地二十七萬五千三百三十四頃八十三畝四分七釐四毫一絲三忽四微,各地徵糧不等。

共徵本折糧四十四萬二千八百四十三石六斗四升三勺六抄九圭九粟,內本色糧七萬七千五百九十二石七斗七升六合四勺八抄四撮八圭,內除拋荒、召佃、減納糧一萬一千三百二十七石三斗五升五合五抄四撮四圭二粟五粒,止該折正本色糧六萬六千三百六十五石四斗二升一合四勺三抄三撮三圭七粟五粒,折色糧三十六萬五千二百五十石八斗六升三合八勺七抄六撮一圭九粟。

共徵銀四十五萬一千六百四十五兩一錢一分三釐三毫二絲八忽二微四纖一塵五渺,本色草一千九百九束六斤一十四兩九分七釐八毫,又臨洮府舊全書內,原額未載,全應入額草一千二百五十六束二十斤一十一兩五錢八分,共本色草三千一百六十五束二十七斤九兩六錢七分七釐八毫,除荒外。

實熟地一十三萬五千二十七頃四十四畝五分九釐八毫八絲四忽四微六纖五塵三渺,該徵本折糧二十三萬七千八百二十九石六斗六升七合四抄一撮八圭八粟五粒,內本色糧二萬七千八百四十二石七斗七升二合九勺二抄五撮四圭三粟三粒。本色官學倉糧一萬六千二百二十四石八斗七升九合三抄二撮三圭三粟九粒。

該折徵銀一萬二千二百一十一兩四錢四分七釐六毫一絲三忽八微八纖三塵八渺,折色糧一十九萬三千七百六十二石一升五合八抄四撮一圭一粟三粒。

該徵銀二十五萬九百七十八兩一錢九分五釐五毫四絲九忽六微六纖七塵,本色草三千一百三十三束一十五兩六錢七分七釐八毫。實在戶一萬四千七百五十九戶。

原額民丁七十三萬五千八百六十六丁井匠。價共銀一十萬九千六十五兩八錢五分四釐。二毫五絲六微二纖五塵二渺,除優免、匠價、逃亡外。

實活丁二十九萬六千三百一十一丁,該徵銀四萬二千九百四十六兩一錢四分四釐二絲九忽九微一纖七塵五渺。

一餘水鹽課抵丁銀二百二十兩六錢九分七釐,原額徵徭銀一萬八千三百四十九兩三錢一釐六毫七絲四忽,除荒外。

實徵銀一萬七百五十四兩六錢一分五釐八毫五絲八忽六微八纖二塵四渺。

外遇閏地丁內加銀八千四百二十三兩四錢七分三釐九毫五絲二忽一微,除荒外。

實徵銀四千一百三十二兩五錢七分五釐四毫六絲六微。

一廢肅、韓、楚、沐四藩,原額廢藩本折贍田、自置並油斤王田共地一萬六千二十五頃三十五畝八分三毫,內固原監收廳川坡山地折正川地九千九十五頃二十六畝四分一釐五毫止。該地一萬三千三百五十六頃三十五畝八分二釐八毫,又地七十九處六段一十八窖一百四畦,房店鋪面共三千三百一十一間,大門三座,水磨三十四輪,船磨三隻,煤硐六眼,琉璃磁窯八座,雜樹九十九株,地基課程一十處,內民磨三十輪,民房五間,油磨四輪,房八間,各徵不等共額徵本色糧九千五百三十五石五斗三升二合四勺三抄五撮折色糧八百五十六石九斗五升二合六勺,折銀八百四十七兩六錢

二分四釐二毫九忽四微。

折色地租銀八千一百一十三兩二錢八分一釐一毫二忽五微二纖四塵,本色草二十五束八分。查係秦州韓藩原額全書撒內未載,今於總內登明清油七千五百三十七斤八兩,內除本折銀糧并清油折價外。

實種熟地一萬二千九百三十一頃四十六畝二分五釐三毫,內固原監收廳川坡山地折正川地七千七百六十五頃一畝二分一釐三毫,止該實熟地一萬七百五十四頃一十五畝九釐六毫,又地六十四處零少半處,又六段一十八窖一百四畦,房店鋪面共二千一百一十九間,大門三座,水磨二十四輪,船磨一隻,煤硐五眼,琉璃磁窯六座,雜樹九十九株,地基課程一十處,內民磨三十輪,民房五間,油磨二輪,各徵不等共徵本色并蘭州興屯開墾省斗糧七千八百六十四石八斗九升一合七勺三抄四撮一圭三粟,內肅藩坐落臨洮府,屬蘭州實徵租斗糧二千七百三十五石九斗六升三合五勺,內除應納州縣銀兩,瑞藩租斗糧三十六石六斗四升一合五抄三撮七圭二粟七粒折省斗糧五十五石一斗四升四合七勺八抄六撮。止實徵租斗糧二千六百九十九石三斗二升二合四勺四抄六撮二圭七粟三粒折省斗糧四千六十二石四斗八升二勺八抄一撮六圭五粟。

共實徵本色并租斗折省斗及興屯省斗共糧九千一百九十一石四斗八合五勺一抄五撮七圭八粟。

折色糧五百一石七斗七升八勺八抄五撮八圭八粟二粒。

折銀四百八十五兩三錢一分三釐七毫九絲三忽一微八纖五塵一渺。

折色地租共銀六千七百八十三兩二錢七分八釐二毫二絲二忽三微三纖五塵,內除臨洮府屬蘭州實徵本色內,該與置買民田折納民站等銀五十四兩三錢四分七絲八忽

止該實徵折色銀六千七百二十八兩九錢三分八釐一毫四絲四忽三微三纖五塵。

實徵清油六千九百五十一斤一十兩六錢每斤折銀三分七釐共折徵銀二百五十七兩二錢一分一釐五毫,實徵本色草二百二十五束八分。

前熟地內平涼府屬平涼縣原額三等,並順治十三年新增及興屯開墾地三十九頃五十八畝一分,增出本色糧一百四石九斗三升三合九勺七抄九撮九圭四粟七粒,折色糧二十石八斗二升九勺二抄二撮一圭一粟八粒,折徵銀二十一兩八錢三分三釐三毫六絲二忽四微一纖四塵九渺,地租銀三十一兩九錢四分五釐七毫一絲六忽八微二纖三塵,奉文自十三年外,督糧道清查冊報:

新增地租糧一千五百三十六石七斗六升八合七勺三抄九撮二圭五粟,

新增地租銀一千二百二十三兩一錢九分七毫四絲二忽二纖四塵,

新增油價銀二十五兩六錢九分八釐九毫五絲額外。

臨洮府蘭州興屯招人在廢藩、牧馬、空閒、草山開荒地六十頃三十三畝八分三釐每頃,徵省斗糧一斗二升共實徵省斗糧七十二石四斗五合九勺六抄。

又平涼府屬清查前報:自置熟地應徵本色糧七十二石五斗一合二勺一抄。

原額實在丁六千七百六丁各徵不等共徵銀二千八百一十七兩九錢七分。

原額屯地四萬九千八十三頃五畝二分九絲一忽七微,內除虛懸租地二千九百九十八頃七畝七分,該免虛懸租銀二百六十兩八錢七分一毫一忽九微止該。

實屯地四萬六千六百八十四頃九十七畝五分九絲一忽七微應徵本色糧二十一萬八千二百四十四石五斗四升八合二勺九抄九撮七圭五粟五粒,本色草六萬四百四束二斤一十九兩七錢八分地畝等項銀一萬一千四十一兩二錢一釐一毫四絲三忽四微二纖五塵二渺,折色草二千三百一十三束一斤折銀四十六兩二錢八分二釐,除荒外。

實徵熟地二萬六千八百九十九頃六十八畝六釐六毫三絲三忽九微,應徵本色糧一十四萬五千二百三十三石六斗九升六合五勺四

抄七撮六圭二粟二粒,內除慶陽、阜城、環縣穀糧八千三百九十九石五斗九合七勺二抄七撮六圭一粟一粒,每穀一石折徵米五斗,共徵米四千一百九十九石七斗五升四合八勺六抄三撮八圭五粒五顆,除穀收米總計。

實徵本色糧一十四萬一千三十三石九斗四升一合六勺八抄三撮八圭一粟六粒五顆,本色草三萬五千六百二十三束七斤一十一兩二錢六分,地畝等項銀六千九百一十四兩五錢四分九釐六毫二絲八忽八微一纖六塵四渺,折色草一百六十五束八斤八兩四錢五分五釐,折徵銀三兩一錢七分八釐四毫七絲七忽八微六纖六塵五渺,又收平鞏二府,屬熟地、泒徵、條鞭、九釐銀八百六十九兩二錢三分一釐三毫五絲九忽七微二纖三塵一渺。

額外固原教場并丈增出地五頃一畝,應徵本色糧二十石四升木色草三十束二斤地畝銀六錢二分六釐二毫五絲地租銀二錢四釐均徭銀六錢二分六釐二毫五絲。

額外三角城等灘井養廉共地八百四十一頃三十七畝二分,應徵本色糧一千九百五十八石五斗三升三合八勺。

又租課地六頃四十四畝五分,應徵租課銀三兩八錢六分七釐,

又租課銀八兩,

原額屯丁並慶屬屯戶活丁共四萬六千九百一十二丁半額,徵銀九千四百四十四兩七分四釐九忽六微四纖四塵七渺,又順治九年餉司審編加增銀七十一兩二錢二項共銀九千五百一十五兩二錢七分四釐九忽六微四纖四塵七渺。

新增招回并審出丁二千八百四十四丁,共銀二百九十五兩二錢八分一釐三毫八絲三忽九微五纖四塵九渺,除逃絕外。

實在丁四萬三千八百四十三丁半,該徵銀九千五百五十兩五錢一分二釐四毫三絲七忽六徵五纖一塵六渺,內除甘撫詳允摘入廢藩人丁共一千九百四十八丁除銀一千四百五十五兩六錢止該。

實在丁三萬九千八百九十五丁半該銀八千九十四兩九錢一分二釐四毫三絲七忽六微五纖一塵六渺,

又停免丁銀三兩六錢七分二釐二毫,

外遇閏加銀五百四十八兩六錢九分五釐六毫八絲七忽一微八纖六塵八渺。

原額徵徭銀二百四十二兩六分四釐五絲三忽,除荒外。

實徵銀九十五兩二錢二分八絲四忽四微原額七監牧馬草場,共地一十七萬七千一百六十一頃六十二畝二分八釐六毫,內除不堪耕種草場、荒地外。

實熟地一萬三千一百三十六頃八十畝三分九釐,該徵銀七千八百八十二兩八分二釐三毫四絲。

原額牧丁一萬六千一百三十六丁,共該銀五千九十二兩二錢七分四釐七毫一絲九忽二微,內除優免逃亡外。

實在丁五千七百二十二丁,該徵銀一千八百五兩七錢七分五釐六毫五絲三忽四微。固原監收廳所屬,平遠鎮、戎李旺紅、古下馬關、永固堡、白馬城、西安州,營西安州,操西安州,營將舊額各衙門公費改歸軍餉。

原額租地八千五百二十八頃七十七畝三分九釐,應徵租銀二千六百九十兩八錢二分七釐九毫,除荒外。

實徵熟地九百頃六十六畝,應徵本色糧一百四十五石一斗一升,折色銀四百一十三兩二錢四分三釐一毫四絲五忽六微。

河西四道

原額屯地四萬九千七百二十二頃八十畝二分四釐一毫一絲,額徵本色糧二十二萬六千八石六斗九升七合八勺三抄八撮九圭八粒馬糧一萬一千一百五十二石三斗一升二合七勺二撮四圭四粟四粒六顆,草舊例每束重一十八斤共一百八十六萬八千三百四十六束八分一釐二毫六絲一忽二微八纖三渺,內除荒外。

實徵熟地四萬五千五百七頃一十一畝四分二釐七毫七絲四忽九纖九塵,應徵本色糧一十九萬五千七百四十八石七斗八合八勺三抄二撮四圭八粟二粒馬糧九千六百三十七

石八斗八合二勺五抄二撮一圭二粟六顆大草一百六十萬三千三百一十六束四分一毫四絲一忽三微八纖三塵九渺,折七斤小草四百一十二萬二千八百一十三束五分九釐七毫九絲八忽四微九纖六塵八渺。

額外清丈自首開墾并、牧馬湖場、屯民告增等地共四百八十六頃七十六畝一分一釐二毫八絲應徵本色糧一千九百一十五石一斗七升七合三勺九抄七撮五圭五粟六粒馬糧九十二石二斗一合九勺六抄九撮八圭八粟七粒大草一萬四千七百六束六分九釐三毫二絲五忽六微四纖四塵六渺,折七斤小草三萬七千八百一十七束二分一釐一毫二絲一忽六微六纖二塵。

實徵墾軍地四頃一畝八分,應徵折色銀一十三兩五錢六分三釐九毫。

草湖地九十九畝,實徵本色糧九斗九升馬糧四升九合五勺大草四十九束五分折七斤小草一百二十七束二分八釐五毫七絲。

學壩無地水租糧二百一石七斗二升,

舊徵并新增磨課糧四十三石六斗,

寧鎮兩河合屬五衛平靈二所,

原額屯地一萬五千八十頃八十五畝一分七釐二毫一絲三忽,應徵本色糧料一十四萬六千六百八十四石九斗二升四合五勺八抄六撮,舊穀草一十九萬五千六百五十八束九分九釐九絲一忽五微二纖八塵八渺,地畝折糧草并折色銀三千七百四兩三錢六釐九毫七絲二忽六纖,除荒外。

實徵熟地一萬四千四百三頃八十九畝三分七釐四毫七絲九忽,應徵本色糧料一十三萬三千五十八石八斗八升六勺一抄五撮五圭六粟,舊穀草一十八萬一千八百八十束五分二釐四毫九絲六忽一微一纖二塵三渺折七斤草四十六萬七千六百九十二束七分七釐八毫三絲二忽八微五纖八塵一渺,地畝折糧草并,折色銀三千二百九十九兩九錢八分三釐三毫六絲五忽六微四纖,加增九釐銀八百六十兩九錢一分八釐二毫二絲二忽一微七纖。

外額徵歸入正項

原派七斤年例秋青草二萬五千七百束,表糧二百石,

實徵公用養廉樣田共熟地三十三頃九十七畝八分五釐四塊各徵不等共本色糧料九百八石四斗六升折色銀二百三十三兩九錢八分六釐七毫,

裁扣廩生廩糧學租二百四十石,

牛隻息糧四百五石一斗九升,

原額并新收實在頂田屯丁一萬七千七百二十四名零四分三釐。

陝西兵制考         《通志》编辑

總督山西、陝西軍務部院,軍門一員駐劄西安府,

統轄陝西,滿兵將軍一員駐劄西安府,

左右協梅勒章京二員,

四旗牛錄章京二十八員,

正黃旗固山大一員,

正紅旗固山大一員,

鑲紅旗固山大一員,

督標中軍副總兵一員,

兼管中、營事、中軍守備一員,

左營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

右營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

前營遊擊一員,中軍守備一員,

提塘一員。今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