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513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五百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五百十三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五百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五百十三卷目錄

 西安府部彙考二十三

  西安府古蹟考四

職方典第五百十三卷

西安府部彙考二十三编辑

西安府古蹟考四  《通志》州縣《志》合載编辑

山陽縣

古豐陽 《水經注》云:豐鄉川水出弘農鄉東山,西南流逕豐鄉故城。按豐陽,乃後周時縣名。自漢至晉皆曰豐陽。《十六國春秋》苻健都長安,以荊州刺史鎮豐陽,宋高宗以地界西割,商秦之半止存。上津豐陽以劉嶺為界,明初廢豐陽為巡檢司,後移於漫川,復立此縣。

陽亭舊縣 按古有陽亭聚,在故陽亭縣,平陽水出焉,斯縣以之名。

宜娘寨 在縣東南一百里,相傳宋將楊文廣妺結壘於此,以解柳溝之圍。

賈島隱居 在雲蓋寺旁,有花,水清洌見底。商南縣

商城 荀子曰:契元王生昭明,居於底柱。遷商邑,盛弘之《荊州記》云:武關西北百二十里,有商城是也。

少習 在縣東南九十里,即武關也。《左傳》哀四年,楚使謂晉大夫篾曰:晉楚有盟,好惡同之。不然,將通於少,習以聽命。唐李涉題云:關門不鎖寒溪水,一夜潺湲送客愁。

漢王城 在縣東二十五里,傳沛公所築,即唐之富水驛也,今為巡檢司。

層峰驛 縣治即其舊址,韓昌黎自序云:去年自刑部侍郎貶潮州,乘驛赴任,家亦譴逐,小女道死,殯之層峰驛。

仙人洞 在水濺河西,自山麓攀葛沿石而上約五里,許山頂石洞,宏敞可容百人。

同州

雒陰 《史記》魏文侯攻秦,築雒陰,威烈王十八年,秦塹雒,謂此。

長城 《史記》魏築長城,自鄭濱雒而北以擯秦。今自沙苑至白水,澄城往往有故址。

馮翊城 漢武帝時置,故址在今儒學東。有古碑略云:馮翊故城。如龜形,至唐始易為方城曳首於前,尾於後。

沙苑城 在州南十二里,亦曰:沙海。沙澤。其中岔起者,曰沙阜,東跨朝邑,西至渭南,南連華州,東西八十里,南北三十里,西魏大統三年,宇文泰與高歡戰,時泰兵少,隱伏沙草中,以奇取勝,後於兵立之處,建忠武寺。命騎士種柳各一株,數及七千,仍以其地宜六畜,置沙苑,監豢養隴右牛羊諸畜,以供尚方之用。至隋唐皆置馬監。宋初置牧龍坊,今城坊俱湮,惟故址存焉。隋社 文帝開皇七年,駕幸馮翊親,祀故社。金塔 即般若寺,在州治左,隋文帝龍潛之所。改名金塔。

看花臺 在州南,相傳隋煬帝築之雒岸者。下有蓮池,上起馳道,今其址猶存,或曰看華。長虹嶺 即古許原在州北二十五里,西盡州境,東絕十河,延袤八十餘里。後魏高歡自蒲津入魏涉,雒軍許原即此。唐貞元中裴延齡奏,同州大谷木數千,章度皆可。八十尺。延齡雖譎詭,不實然。沙苑樹柳七千,有故事矣。

南溪亭池 在州城南八里,九穴同流。鍾而為池,廣袤五頃,故宜荷。唐咸寧中太守王龜建南溪亭,乾寧中節度使李塘重修,並建九龍廟,梁貞明中節度使程全暉拓而宏之,有三池八亭,橋梁林圃,勝絕一時,今亭池盡廢,惟碑存焉。地牢 在州東一百七十步,相傳唐尉遲恭嘗繫此按。金有河中帥貴宗阿虎帶及僚屬十數人,以棄城罪,繫同州獄人,或以此而誤為尉遲也。

三曲城 在州界,即《地志》三業城。

同家窪 即同谷窪,杜甫詩云:少留同家窪。乾阬 在州西四十里,唐李元諒敗李懷光於乾阬,李克用自河屯乾阬,今名界溝,以在州界。龍泉洞 在州西北二十五里,西漢村唐太和六年,僧慧義開闢,有龜蛇峰,清涼洞諸勝。天成宮 西魏太師宇文泰故居,泰以同州扼

關河之要,既專政,猶時居州,後孝閔帝受魏禪,改同州宮。明帝有幸同州故宮。詩至宣帝大象二年改天成宮。

興德宮 《唐書》在馮翊縣南三十二里志武里,高祖將趨長安所憩,按昭宗東遷,駐興德宮在華州北,遺址皆無所考。

萬壽殿 西魏文帝幸華州,起萬壽殿,於沙苑北。

應亭 襄王五年,魏王來朝,應亭魏世家作會臨晉蓋應亭,即臨晉地也。

白樓 《集古錄》云:同州有白樓,唐賢眺詠之所令狐楚作賦,刻其上。白樂天有詩云:煙入白樓沙苑暮。

大荔城 周末大荔戎據雒川,所築朝邑,志誤收。

臨晉城 即今州治。《史記》厲共公滅大荔,而築者,周末秦晉數會於臨晉,後立馮翊郡,亦曰馮翊城。

重泉 在州西北三十里,即漢武帝為李夫人築。城處遺址尚存。《漢書》武帝時,嚴熊言臨晉民願穿洛以溉重泉田萬餘頃,惡地誠得水,可令畝十石。

王城 《左傳》晉陰飴生會秦伯盟于王城,杜預注:王城後改武鄉縣,在臨晉縣東,隋史改武鄉為馮翊縣,州城東三里,許有故城,疑即其地,而今儒學東,為馮翊廢縣,則五代時邑治也。渭曲 宇文泰與高歡戰處,泰既還軍,渭南所徵諸州兵始至,乃令人植一樹,遂栽柳七千,以旌武功,胡曾詩:那知沙苑千株柳,盡是高歡敗後栽。即此戰處,又立忠武寺,今亦廢。

馮翊府 唐代宗時,王榮守左龍,軍馮翊府左郎將。

平原 在州左。金貞祐三年分渭南州郡,步兵屯平原,令宣撫使治灃城縣,統之。今州東北有平原坊。

清涼洞 在新莊屯。

龍泉洞 在西漢村俱,元魏建。

朝邑縣

大荔城 在縣東,周末大荔戎據雒川所築。王城 《左傳》晉陰飴甥會秦伯于王城,杜預注云:王城後改武鄉縣,在臨晉縣東,魏文侯十六年伐秦所築。

臨晉城 《史記》秦厲共公滅大荔而築者,《縣道記》曰:在縣西南二里,因秦築壘,以臨晉地,故曰臨晉。秦武王元年與魏惠王會於臨晉,按大荔王城臨晉馬朴同州志收入以為朝邑,誤收。然閱《馬光祿志》《一統志》《名勝志》皆載在朝邑,亦因彙入焉。

芮鄉 《括地志》云:縣南三十里,有南芮鄉,北芮鄉皆古芮伯國。

高陽城 在縣西南三十二里,漢高祖賜周勃食邑。一名懷德城,《漢書注》云:故城在渭水之北,沙苑之南,按頻陽有懷德城,而《括地志》以為在朝邑西南疑或誤。

河曲 即西河地,以洛水渭水俱會河於朝邑縣,南世稱三河。周頃王四年,秦晉戰於河曲,秦始皇四年十月河渭俱溢,蒲津監寇登得一履於河中,長七尺三寸,指長尺餘,深一寸。

鐵牛 在縣東三十五里,大慶關東岸四西岸三,唐開元十二年鑄。今西岸盡曳於河,又有石谷城,見《晉書》。

通靈陂 唐開元初,刺史姜師度引洛水及堰,黃河作陂,灌田二千餘頃,名曰通靈陂。

干社寨 在縣北四十里,元末戈平章築以為保障之所,令廢。

長春宮 在縣城西北強梁原上,後周保定五年宇文護築。初名晉城,建德二年置長春宮,隋開皇中增構殿宇,大業末唐高祖大軍濟河,舍於此宮,自後凡牧是州,多帶長春宮使。貞元中李懷光據此,馬燧百計攻之,曰三面懸絕不可攻也。杜甫詩。云:天晴宮柳暗長春,即此。

洿浴堡 三面懸絕,厥險足恃,為防守百世之計。

新市鎮 在縣南十里,鎮有饒益寺,有藏春塢,貯唐宋名賢,賈炎諸人題詠,金趙抃記。

沙苑城 在縣西十五里,唐置監牧馬。杜子美沙苑行左輔,銀沙白如水,繚以周垣百餘里,苑中騋牝三千匹,豐草青青寒不死。

望仙觀 在縣東南,漢武帝築以望神人之至。作河橋 秦后子奔晉,造舟於河,通秦晉而施鐵牛對峙,河隅以維浮橋,丞相張說有贊,今崩

於河。

臨晉元里 在縣東。

郃陽縣

河圖 伏羲時,有龍馬負圖出於河,在郃陽之地。

莘野 在縣南二十五里,即伊尹耕處,今有墓。羈馬城 在縣東,按《左傳》:秦伐晉取羈馬。刳首 按《左傳》:晉敗秦師於令狐,至於刳首。杜注云:刳首坑在郃陽。

古梁 在縣東北,梁嬴姓,與秦同祖,伯爵,周襄王十一年秦滅梁,少梁大梁以是名矣。

郃陽故城 在縣東四十里,魏文侯伐秦至鄭,還築郃陽,漢置郃陽縣,原稱洽陽,因流絕,故去水,加邑。明萬曆中掘得漢縣令曹全碑。

劉仲城 在縣西。仲以高祖兄初封代,後以棄國降,郃陽侯居此。

西韓州 唐武德中析河西郃陽韓城,置西韓州,尋廢。今俗名西韓城。

夏陽故城 在縣東四十里,《一統志》云:城內有太姒墓,此夏陽,乃庫析郃陽,置河西縣,已而更名者,非少梁之夏陽也。

宮城 在縣東三十里宮城村,亦名織錦城。後魏真君七年置。

姚武壁 在夏陽城界。《十六國春秋》苻堅司馬姚萇為慕容泓所敗,懼罪奔渭北西州,豪傑率眾歸之,萇乃僭號於此,築城曰姚武。

青雲寨 在縣東北三十里,其寨陡峻,高入雲表。

五瀵 縣東南四十里,有王村瀵,鯉瀵,東鯉瀵,渤池瀵,夏陽瀵,五瀵,皆近河壖。清洌迥異,湧出地尺許,民資灌溉,《山海經》有神瀵,味若酒醴,殆與甘泉溫泉醴泉同著,芳美,而利較普矣。華雲臺 在縣東十里,上有大佛,高數丈,浮圖入雲表。明葉夢熊有碑記其勝。

登仙宮 在縣西北,《水經注》徐水流經漢武登仙宮,今湮。

單雄信窯 在縣北,義賢里。雄信王世充將。秦城 秦始皇所築。

彭衙城 在縣西北,《春秋》文公二年晉及秦師戰于此。

子夏讀書洞 在飛浮山,《禮記》云:退老於西河之上,即此。

石崇城 在縣南二十里,塗以赤石脂,亦名赤城。

奉先城 本蒲州,唐開元改奉先縣。

故莘城 在縣南二十里,世本莘姒姓夏,禹之後,即散宜生等,求有莘美女獻紂者,應劭云:莘國在洽水之陽,武王母太姒即此國女,《括地志》云:古莘女國,城在河西縣南二十里,詩所詠大邦謂此也。

鳳凰臺 在縣東南三十里陂左。

岳崧讀書院 在縣北橋頭河之臥虎岡。王百當故宅 在縣西北韓家河又山陽有故操場,永明有墳,及馬園百當為李密將。

澄城縣

北澂城 在縣西南二十五里蒲城界,俗名避難堡。《左傳》秦伐晉取北澂,漢置澂縣,光武時省澂為重泉地,魏晉因之。

王官城 在縣西北四十里,《左傳》秦伐晉,取王官城址尚存。

社田 在縣北六十里,秦封武安君於此,故山曰將軍村,曰社田,建祠祀焉。

三門廢縣 在縣西北三十里,後魏真君七年置,今三門村,即其故址。

杏城 《魏書》有杏城今失其處。

魏鄭公莊 即修善村,今名大賢村在縣北二十五里,唐太宗所賜魏徵莊也。其子孫世居。宋張舜民過此,詩云:兒童不識字,耕稼鄭公莊。長寧廢縣 在長寧河之南,唐武德三年析置長寧縣,今故址猶存。

伏龍府 在縣南五十里,唐置兵之所,肅宗時太原王榮為伏龍折衝。

臨高原 在縣南五十里,宋李顯忠知同州多以戰陣著蹟,後由漢村經臨高原,即此。又其地,有龍泉,味甘如醴,隋文帝居同州時取飲焉。親鄰寨 在縣北二十里,元陜西平章李思齊命將所築以為屯守。

避暑宮 在縣東北五十里,隋文帝離宮也。林木交加,河流盤曲宮,後岸崩,碑刻沉沒。後改為治平寺,寺右相傳為文帝莊。金大定二十七年重修,《岱嶽廟記》云:古蹟有隋文帝之舊莊存焉。

新城 在縣東北二里,《左傳》僖十八年,梁伯益其國,而不能實也。命曰:新里,秦人取之。文四年晉侯伐秦圍鄭新城。

元里 在縣南十五里,《左傳》晉伐秦築元里。杜平 《史記》秦孝公與魏惠王會杜平。

萬里長城 在縣南三里許,遺址尚在,按蒙恬收河南地為四十四縣,築長城。起臨洮至遼東,延袤萬餘里,暴師於外十餘年,恬常居上郡,統治之。今澄似非其地,或是《史記》魏築長城,自鄭濱雒而北以擯秦者。

隋文帝莊 相傳在避暑宮迤西,漫無可攷。惟金大定二十七年重修,《岱嶽廟記》云:古蹟則有隋文帝魏元成之舊莊,今且失其處矣。

玉泉圃 在縣西北五十里,老樹偃仰,怪石巉巖,其泉濱崖而出,瑩潔如玉,雖隆冬,水芹夾岸,泉下又有蔬園,藥畦,引流灌溉,元西臺御史潘汝劼有詩。

白水縣

彭衙故城 在縣東北六十里,《史記》秦穆公三十四年,使孟明視等將兵伐晉,戰于彭衙。《路史》云:衙如吾。穆公子采地,後子孫因以衙為氏,漢置衙縣,唐杜子美訪舅氏有彭衙行。

彭戲 《春秋》秦伐彭戲氏。

陽武 在縣東北八十里倉頡居處。

永益池 即城西蓮池,宋甯參築隄注水以便民汲飲,廢址尚存。

思齊樓 宋仁宗時,尉甯參建,今廢。

汪城 《春秋》晉伐秦,取汪城。《路史》云:白水有汪城,今失其所在。

粟邑廢縣 在縣西北八十里,漢太初中置屬左馮翊,或云即天雨粟處王莽改曰粟城。雷牙 在縣東北三十里,相傳雷祥造器處。古城 在縣南五里,今名南寨堡,元同僉陸大用築。

利鄉亭 在縣東北八十里,陽武村西,《史記》蒼頡居陽武,葬衙之利鄉亭,一名史官村。

牛仙洞 在縣南三十里阿門村,潦水石崖之畔,明正德初猶有人在洞門見草書數行,題至正字。

大雷祥影碑 就覽遠樹遙嶺,皆如寫鏡中。杜甫詩碑 碑陰有白水,宰梁沂聖源同前蒲,從事陳圓淨,翁因遊六洞,還憩。吏隱遂飲雪庵,頗有翛然之樂。元豐己未仲冬初三日,沖真居士題字,畫遒老六洞,概無知者,吏隱亭,側有塔寺,雪庵,或即其處耶,今並廢。

惟勤閣 按《郃陽縣志》:在白水縣,宋尉廳東北。今廢。

韓城縣

龍門 在縣東北六十里,一曰禹門。大禹所鑿,通孟津者,兩山夾河,懸崖千仞,水自高而瀉,若門三。《秦記》謂水陸不通,魚鱉莫上,惟龍得昇焉。廣八十步,袤九里餘,巖際鐫蹟尚存。有唐看鶴樓,及元敕賜建極宮故址。唐王勃有登龍門樓寓望詩。

胡家寨 在縣東北十三里,元末屯兵處。北韓侯廟 下隆起者,是其故址。而薛封東麓舊韓城,則元至元二年西徙之址也。去縣六十里。

夏陽城 在縣南芝川鎮之北,即魏文侯所築少梁之地。秦惠文王八年,魏入於秦更名夏陽。漢武帝自夏陽幸汾陰,韓信從夏陽以木罌渡軍,取安邑皆指此。

韓原 在縣東南二十里,有故城。《春秋》秦晉戰于韓原,按《路史》:一曰宗丘。

藉姑 《史記》威烈王五十一年,秦城藉姑在縣北三十五里。

高門 在縣西南二十里,太史公自敘祖父皆葬高門,今尚以名里。《水經注》云:層阜相承,秀出雲表,俗謂之馬門,原山下水際有二石室,東廂石上杵臼之蹟猶存。昔子夏退老西河,此或其讀書洞,南逕華池,去高門三里,方三百六十步。黑水城 元魏《地形志》夏陽有黑水城。

錯開河 在龍門之上,此則鯀蹟也。行人指點萬祀如新。

少梁城 在芝川鎮城之北,魏文侯六年城少梁之址即此。

界城 在馬林莊之北,西徹韓疆,則秦晉界城之址也。

鬼谷 隋《地理志》韓有鬼谷,《胡三省通鑑註》在扶風。

麻羨嶺碑 往乘逸之,以今觀之,碑蹟涉裨邊,

似當存云。

殷濟精廬 《水經注》云:陶渠水東南流,逕漢陽,太守殷濟精廬,今不可考。

韓侯城 詩云:溥彼韓城燕師所完。《括地志》以為在縣南十八里,相傳為舊縣治。

北泉 在芝川鎮之西,明張中丞士佩築自為記。

華州

鄭縣城 在州東百二十里,即古鄭城。周宣王二十二年,封庶弟友於鄭地,名咸林。《國語》云:鄭桓公為周司徒,采地咸林也。平王東遷,鄭武公輔之,改封新鄭,後秦有其地。武公十一年初,縣鄭春秋秦晉分境,僖十五年晉侯許奉秦伯,以河外五城南及華山後,魏於此置華山郡,後周移於西南鄭縣城北三里,有長城故址。《史記》魏築長城,自鄭濱洛即此。

巒城 即殷契之所居也。闞駰云在鄭西,今巒城是矣。俗名為赤城,苻健入秦,據此城,以抗杜洪。

沈陽廢縣 在州東北一十五里,漢縣舊在渭水北,漢安帝初移於此。

武城 在州東二十一里,《史記》魏文侯三十八年伐秦,敗我武下。一名武光城,相傳光武征隗囂時所築。遺蹟尚存。

廣通倉 隋文帝以長安倉廩尚虛,詔以西至蒲陝,東至衛汴,水次十三州,募丁運米于華州,置廣通倉,以給長安。

郭子儀故里 在州東關,遺裔尚多,其故宅有井一口,人稱曰汾陽王井,聚而汲飲之。

水莊 小敷峪水,下流為東溪,支分溉田,居民稱曰:水莊,有党氏村,北為羅文橋。

興德宮 在州北五里,唐昭宗為朱全忠逼遷洛陽館於是宮。按同州亦有是宮。或是同名者。遊春亭 即鄭縣西之亭也。在州西南五里,西溪上。近溪一帶,諸水曰西溪,時人目之為小曲江,以杜子美為州司功時,所曾遊也。

棲雲樓 在州城內,隆阜上,唐昭宗幸華之行宮也。乾元三年李茂貞舉兵犯闕,韓建請上幸華州。昭宗登棲雲樓望京,作菩薩蠻三章。或云古昭慶院有棲雲樓,以駐。昭宗之蹕,後因之為州治云。

鄭縣亭子 《郡志》載:鄭縣亭子在西溪,為今杜基者是。然以杜詩曰:鄭縣亭子澗之濱,窗戶憑高發興新味,憑高二字,則非西溪,可知也。又曰雲斷嶽。蓮臨大路,陝華間,有地名大路,則亭在華東渭濱之間。

告平城 《水經注》云:渭水又東敷水注之,水南出石山之敷谷,北逕告平城,東耆舊所傳言,武王伐紂,告太平於此,故城得厥名。

王宿莊 按宜氏族譜宜氏世居華城東北二十里,地曰王宿莊。古傳周太子宜臼廢奔,曾宿渭濱之陽,即此。暨踐阼茲,以封庶子,賜姓宜,後為宜氏。

陽華 《呂氏春秋》九藪云秦之陽華,高誘曰:或在華陰西,誘又曰:桃林西,長安是也。

故鄭 《水經注》云:石橋水又逕鄭城東水有。故《石梁述征記》曰:鄭城東十四里,各有石梁者也。以今考之,在小師原之麓,今以為堡,對赤隄峪口,離州十三里。

周關 今考其地,在聖山南,秦家莊是也。關為周處所建,按處晉將曾禦齊萬年之亂,今赤水鎮有處祠,為水所沒,蹟亦不存。

贔屭 靈濟昭祐顯聖王廟碑,贔屭是也。昔因旱人傳以喬谷水,穿渠灌田,後以此渠水投洗贔屭頭口,內流沫,輒雨,累驗。

孤相原 《水經注》云:灌水出蕭,加谷于孤相原,西北流與禺水合,今考孤相原之合處,在江村。西嶽廟原之北,此原突起,隆阜前無來脈,後絕餘氣,兀然高陵。乃其孤相原也。即今俗為尉家原云。

伏毒寺 唐杜少陵憶鄭南玭詩曰:鄭南伏毒寺。劉禹鍚伏毒寺詩曰:曾作關中吏,頻經伏毒岩,以今考之,即《水經注》所謂馬嶺山。唐上元中喬公銘小華西峰,秦皇觀基,即其地也。

大路 杜少陵題鄭縣亭子,詩曰:雲斷嶽蓮臨大路。夢弼曰:陝華間有地,名大路。《晉書》檀道濟從劉裕伐姚泓,至潼關,姚鸞,屯大路,以絕道濟糧,即此。

無相禪院鐘 在州治二門外,聲韻瀏亮聞遠徹境,相傳在宋時塹岸湮谷移自西溪,以方車二軌載之,懸于州樓,重萬鈞侈,而不摦,及閱《舊

志》,無攷,其鐘上之鉦籀跡,則為西溪,無相禪院鑄也。上列沙門洪湛字,又閱其上,有中大夫華州防禦使,及宣武將軍,同知宣武將軍鄭縣主簿,華州鄭縣,宣武騎尉,賜緋魚,袋李再詳,年號模糊不可讀。

古城 即《舊志》載,唐武德四年,又自州城徙於州東一里者也。以今考之,在小張村西北,見有古跡逶迤,或斷,或連,南有丘阜,又按車徒寺初為韓建家佛堂,此即韓建為節度使之華州是也,今華州在唐時為天子行宮,後陞為興德府。至今為州。

謻門臺 址在今馬嶺山下,井家村東。京賦云:謻門曲榭注謻門水室門也,先時唐為藏冰之所。

少華鎮 以其入關為古道,因有鎮,今廢。少華通衢 為唐宋達鄭縣,故道亦祭山之所由也。因宋天禧五年,阜頭峰崩,今為石子坡改其路為今路。

護國西齊王門石 上鐫奉元路,華州鄭縣完顏郁字,其石溫潤如玉,《山海經》載小華之山陽,多瑤GJfont之玉,杜詩載鄭南玭皆石之次玉者,今石其是乎。

古松 在西溪偃蓋竟畝,遊者多詠歌。

鄧公石 今在白GJfont寺峪口,鄧嘗與僧如應,登臨賦詩,逍遙容與於其間,後人思之,遂題其石。一如峴山之思羊祜,南夏之思劉弘,甘棠之思召伯也。

眠雲石 在白GJfont湖側桑知府題也。敷水驛 《新唐書》云:元稹為御史分司,東都召還。次敷水驛,中人仇士良夜至,稹不讓,中人怒,擊稹敗面。宰相以稹年少輕樹威,失憲臣體,貶江陵士曹參軍。

思覺寺 隋王卲舍利感應記云:華州於思覺寺起塔,天時陰雷,舍利將下,日便朗照,有五色光氣,去地數丈。狀若輪正,覆塔上數十里外,遙望之,則正赤,上屬天舍利,下訖雲霧復起,瑞雪飛散如天華,著人衣久之而不濕。

桃林 《通鑑》云:己卯四月,武王來自商,至于豐牧馬華山之陽,放牛桃林之野,按自華州至東,俱謂之桃林,又《左傳》晉侯使詹嘉守桃林之塞,杜預曰:今潼關是也。

廢華州 在州西十五里,即後魏置東雍里,後改東雍州為華州。

藥王洞 在州西南四十五里江村。

韓湘子洞 在五眼泉側。

香海園 在西關通渭巷北。

祇宮 《穆天子傳》云:吉日丁酉,天子入于南鄭。郭璞注云:今京兆鄭縣也。《紀年》穆王元年,築祇宮于南鄭。

高平亭 《晉書》云:張方既逼京都,王師屢敗,祖逖言於長沙王乂曰:劉沉忠義果毅,雍州兵力足制河間,宜啟上詔與沉,使發兵襲顒,顒窘急,必召張方以自救,此計之良也。乂從之。沉奉詔馳檄四境,合七郡之眾及守防諸軍、塢壁甲士萬餘人,襲長安。顒時頓於鄭縣之高平亭,為東軍聲援,聞沉兵起,還鎮渭城。以今考之,址近渭濱即今敷水鎮。

沚園 郭宗昌園也,有記今為劉亳州園亭。劉氏園 劉巡撫所治也。初為園城南入門為斜徑,達堂堂四楹,曰終南徑,餘皆園丁屋舍。多竹,竹歲入可數十千晚,於城中。枕南門為園,盈盈一水,長楊修竹雜,樹蔭蔚不見日,流水四環浸溉苔,錢滿徑綿藐蒙茸,若無履跡者。西地驟下樹據地勢益高,連甍蔽虧瓦角鱗,次時相隱見,從園而蘭,若前望之矮屋,皆樓也。去居第不里許,又於石脆之麓,置碩大山房,箕踵漫衍亭臺樓榭,盡得其致。

區園 郭子畇草堂也。

石林堂 徵辟王承之居也。在州西不三百步許,回廊曲榭,阿閣連亭,不亞輞川別業,又於西溪之滸,唐杜工部登臨之地,名曰老官臺。而澗園托焉,旋室GJfont娟迴房幽邃,今為廢地。溪園 滕縣知縣姬籙園也。園在州城外西南隅,唐興德府之正西,園內竹木花草之奇,允稱佳。觀竇牧題曰:環翠堂又高,牧額曰:雙溪亭樂壽堂。

無名園 諸生張際宋園也。離城南不數武近西村,臺榭矗焉。松竹茂焉。後移居小華麓,復治一園,亦名曰無名園。

一問齋 近唐興德府城之阿為諸生姬璟精舍構於山水間,名曰一問齋。蓋取其凸為基,高

而阜爽,而塏也,又取李青蓮恨不攜謝脁驚人句。搔首問青天,意南眺則小華屏,列極目煙波。西山爽氣自來,射人臨水面山洵勝地云。近聖居 諸生張綸讀書處也。在泮池之南亭臺數區,逶迤曲折,鳥鳴花香,饒有遠況。

如園 在州西二十里,為蘇宗軾別業。修篁交翠,喬木槮森於中間,一堂名曰遵蘇齋,洵為西坰之奇觀。

葩園 在州東羅紋橋南,武大造之別墅也。園內有潛鱗館,飛翠亭,春季牡丹盛放,不亞姚黃魏紫,亦勝地也。

來青園 在州南三里,為孫守備憩息所也。園計十畝。小華張北溟顏其門曰來青。中有堂三楹,額曰符禺,山房旁有澄心亭,岑碧亭,崇臺峻閣,蓮沼、蘭泉、修竹、茂林、古松、怪石,如入金谷,輞川,令人應接不暇。

蘊玉堂 在州西,近城GJfont坡堡,為王琛汝塾也。園可半畝中,構一堂,額曰蘊玉。花卉盈軒,詩書滿架,饒有清況。

淇園 在州西GJfont坡堡,為諸生王海籌講堂也。名取衛武公淇澳修德意也。中置廳三楹,前峙亦三楹,悉樓焉。階列佳木不植。凡卉朱橘黃柑奇品異,種錯如錦繡。即牡丹叢菊亦皆為名園佳植。徑繁篠簜,碧玉陰森,疏疏櫛櫛,綽有雅致。漪園 在州南三里許,為諸生李躍龍隱居也。名曰漪園,以其枕清泉,引水穿竹,匯為池塘,取隱而自守,清且漣漪,義也。開一徑,幽篁茂樹蓊蓊鬱鬱,額齋曰無暑齋。之側奇花異卉長松碧梧,錯雜如錦亭。曰環翠,轉景有呂祖堂,洵為泌洋樂饑處。

金鼎山房 袁順之山房也,山係小華之右臂。從小敷谷入,山兩岸倏開,中流有聲,甫四里許,南峰頂治山房焉。峰高數十萬丈,下有金壺峽。相傳玉女修真遺跡云,先世隱君子曾居此。有草廬岩臥形,因白雲飛來散漫,一名飛雲山。今以金鼎開穴,得其名,為金鼎山,云其上有薇可採,有泉可酌,鳥道蜿蜒,盤曲而上,陡起樓閣,內有臺榭,館閣,懸崖下建懸樓,俯視萬仞,北眺渭水,環帶南盱,秦嶺開屏,東顧潼津,黃河千里隱躍在目。而紫氣尚浮函谷,春則桃花滿山,酷似桃花源。流水潺湲,又逼真武陵溪也。夏則牡丹簇錦,爛熳山谷,秋雨冬雪有瀑布飛花之致。山間明月,嶺上松風耳。得之而成聲,目遇之而成色,坐聽猿啼,靜觀鶴舞,四時之景不同。相對有鼇極峰,名為文峰。又有老君灘,岩下湛然澄清。夜見有火光,其上有岧嶢閣,閣之上榜,曰看山館。又上有餐霞居。

栗園 栗山在小敷峪二十里,東牛頭之南。為西城兵馬王永祚山房也。茅屋數間,環迴千栗,森槮。按《華山記》:西山麓中有栗林,藝植以來蕭森繁茂,此其是乎。其東則蟠龍踞勝。其西則小華聳。觀其北,則華川映帶,亦名地也。攬勝者,每駐車焉。

湄園 在州南郊,為王琳別墅也。園五六畝許,周列斷壁如峰,環以竹樹高下迴合,天然勝地。中開雲濤,閣架石杠以通泉水,復於上分注,懸流瀝灑之聲,時與松風相亂。

隱玉園 在西溪之滸,諸生梁銓書齋也。其地近左華西溪草堂址攷。西漢水即漢之沈水。南出馬嶺,而《郡志》謂唐昭宗光化元年六月己亥,帝在華州幸西溪,觀競渡,亦謂人慕杜司功子美之風,遂名之為小曲江。先時因水從安樂鄉之西,原為西岸北流。今復西折而流,為沙澗河。則今之村落,GJfont塍秭壖荷沼,柳隄饒,有河山遠。況稍南,古松偃蓋,篠簜成林,愈增溪之映帶矣。臨水而構一區而齋焉。裁花種樹引水鑿池殊稱勝境。

興新園 在西溪之滸,為雲霞子之山亭也。饒有溪山之勝。

華陰縣

陰晉城 在縣東南五里,《左傳》宣二年,晉趙盾救焦,遂自陰地侵鄭。秦惠文王更名寧秦。張超廬 在霧谷後,漢張楷字公超結廬此地。學者如市,又能為五里霧,故稱張超霧市。臥仙室 即張超蛻骨之所,為樵牧嬉戲於其間。有飛石自空來,塞其穴,今稱臥仙坪。

長春石室 在雲臺山側,唐貞觀中,道士杜懷謙居此,辟穀不食,好吹長笛,自號長春先生。玉泉院 在縣南嶽麓,宋皇祐中為陳摶建,旁有山蓀亭。

宣澤亭 宋真宗拜嶽壇也,在太華驛,名宣澤。

華封祝 陶唐帝觀於華。華封人曰:嘻,請祝聖。人使聖人GJfont壽,多男子。帝曰:辭多男子,則多懼。多GJfont則多事,多壽則多辱,封人曰:天生萬民,必授之職,多男授職,何懼之。有富使人分,何事之有,天下有道,與物皆昌,天下無道,修德就閒。千歲萬世去,而上仙乘彼白雲,至于帝鄉,何辱之。有《舊志》在東南醴泉縣,其處未詳。

長安城 《水經注》沙渠水西北入長安城,城自華山,北逕于河華嶽,銘曰:秦晉爭其祠,立城建其左是也。城廢,當在今嶽廟東。

魏長城 周顯王七年,魏築長城自鄭濱洛。弘農站 在縣西南一里。

古柏行 晉太康九年,魏君實自嶽廟登華山,旁栽柏千株,以千文為號,皆成合抱。《水經注》弘農太守衛叔始為華陰令,河東裴仲恂役其逸力,修立壇廟,夾道樹柏,迄于山陰,亦太康八年事。見華百石,所造碑未審,孰是豈衛。魏姓字相GJfont耶第,今柏採伐無存。古城 在縣西二里,即魏與秦接境處。南接華山,北抵渭水長二十里。

博臺 即秦昭王令工施鉤梯處。昭王以松柏之心為博。箭長八尺,棋長八寸,使勒於石,曰昭王與天神博於此,漢衛叔卿常乘雲,車駕白鹿武帝得其子,度世使求之,度世登嶽,見父與數人博於石上。

華陽藪 即華陽川。《呂氏春秋》為九藪之一。平舒城 在縣西南十里,秦始皇三十六年,使者從關東來,夜過平舒道,有人持壁遮,使者令遺鎬池君即此處。

毛女洞 在嶽之西,秦始皇宮人見國亡,遂負劍入山隱居,食松柏葉,飲泉水體,生綠毛,至今洞中每有鼓琴之聲。

觀德王城 在縣東三十七里,楊嗣復故居。羊公石榻 在車箱谷中,石室有石榻,修羊公常臥於上,石榻盡穿,不食。漢景帝問之,公不答。即化石,羊其背有字云:修羊公謝天子,後置石羊於通靈臺,羊又不知所之。

藏馬谷 在嶽東,漢武帝求仙於華山下。有神馬自山出,帝令置內棧,馬不久留。令人尋之,見在此谷中石龕下,今東北澗上,馬跡尚存。拜嶽壇 漢武帝拜祀之所,唐為勝會院。今改昭光寺。

楊震槐市 在牛心谷,楊震隱遯居此。教授生徒,其谷多槐,世稱楊震槐市。山間多五色鶩鳥,有雲中天王聖跡,雲中觀之,有銀甲,馳驟白馬之狀。

華亭 在縣東三十五里,漢太尉楊震葬處。先葬十餘日,有鳥高丈餘,集喪前,悲鳴葬畢始飛。去時,人刻石像鳥,立於墓前。

焦公庵 在嶽東南,焦孝龍,河東人,常餐白石,後遭野火燒其庵,孝龍危坐火中,其衣服並無焦灼。

定城 在縣東十里,《述征記》云:夾道各一城,《西征記》云:城因原土,今汝渠之,東官道,南有址,俗謂之土城,與定城官道,北適相對。按志定城縣置於,後魏永熙三年。今定城驛是也。

王刁三洞 在嶽東。仙人王遙刁自然開竹篋,取五舌竹簧,共鼓處也。上洞人莫能到中洞,有飛石遮於洞門,下洞隱居者,皆在其中。

筭場 在洞頂上,後魏寇謙之。洞曉渾天儀,曾定天元五紀其筭,有差後成公興假為貨客,佯狂而來,誤觸筭籌其筭乃合,謙之遂去,其餘筭籌化為葭荻,即蘆花池也。

敷西城 在縣敷水之西,郭延生《述征記》以為苻姚所置,《水經注》:以為周武王之告平城,未詳。升嶽御道 在仙掌峰之北,相傳漢武帝修之。至唐元宗時,又修之。兩旁有石,臼子乃當時物也。

鳳骨塔 在縣西鳳居山。開元間,鳳逐二龍,至此,龍墜地化清泉二道,鳳憤而死,僧以石函其骨,瘞之山顛。壘石為塔,覆之明。景泰時,石函露啟,函鳳脛骨,長二尺,股骨長一尺五寸,其色如玉。

秦倉谷 產藥物屬楊儼隱處。

黃神谷 真人黃盧子隱居之所。

集靈宮 在嶽麓,漢武帝所起,又有存神殿,存仙殿,集仙宮,望仙觀,皆漢晉時宮觀名也。黃圖云望仙觀在華陰,晉武帝造,張昶華嶽碑云:漢武慕其靈,築宮在其後。

瓊嶽宮 在縣西十八里,隋大業四年建。本名敷水宮,唐顯慶中改今名。

金城宮 隋宮,在縣東十三里。

太清宮 在縣南六里,唐天寶元年敕於熊宇嶺置,中方號曰太清宮。

白雲宮 在嶽東北,唐明皇妹金仙公主修行之所,又有駕鶴軒在中方半路。

雲臺觀 花縣南八里山谷口,周武帝時,有道士焦道廣獨居雲臺峰,辟粒餐霞,周武帝親詣山庭,問道置雲臺觀,宋朱文公受主管之命,號觀臺貞逸。

拭劍土 干將鏌GJfont藏之石匣。晉中興有紫氣衝斗牛,張華命豐城令雷煥掘得之,各寶其一。云拭以華山之土,光耀射人。

平陽封宮 秦武公九年,伐彭,戲氏至華山下。居平陽封宮。

玉珪 古今注章帝建初七年,玉珪出弘農華陰。

蒲城縣

木屐堆 有四在縣東南四十里。沮水岸相傳禹治水至此,屐下棄泥積成堆,各周二里,崇百尺。

蓮子池 在縣西北三十里,舊有蓮藕之利,或謂浩泉左右,可開池種蓮,即其故址也。

蘭昌宮 在縣東北二十里,相傳秦蘭昌公主葬此,又唐薛昭遇雲容事,王鳳洲採入豔異編。仙臺觀 在縣西北二十一里,唐金仙玉真二公主入道所置。

溫湯 即溫塘縣東五十里,出洛崖石眼中水溫,可浴。旁有太湖山,平地突起,周五六里,高十餘仞,左右危石,流泉為邑名勝。

唐五驛 昌寧在縣內,通智在景陵下,堯山在光陵下,孝城在泰陵下,豐山在橋陵下,今俱廢。蟠龍神原 《舊圖經》曰:唐明皇遊,幸見雲霧中有黃龍狀,於下得石狀,似蟠龍。以其地為龍樂鄉石,在縣西四十里蚪落,原尚存。

避難堡 在縣東北八十里,澄城縣界。按蒲城地,惟晉重耳曾避難於此。《春秋傳》文公十年,夏秦伯伐晉,取北徵,故澄曰北徵城。蒲之避難,堡實一基,離縣六十里餘。若以舊重泉計之,則八十里。

炭谷 在縣西北三十里,舊出炭,今無。後縣北三十里,復出人利,其途之便,將蔡鄧炭運華。今又無。惟運白水縣,東炭耳,獨白礬紫土硫黃礬紅,取之蔡鄧。

白馬谷 在縣西北四十里,俗傳昔朝暮見白馬影,於谷中以為神。

賈城 在縣西南十八里,古之賈伯國。《春秋傳》桓公九年芮伯、梁伯、賈伯、伐曲沃,今其地名賈曲。

晉城 在縣東南四十里,舊傳晉公子重耳出亡於蒲所築,計公子避難居。幾何時,而暇築此傳聞,秦孟明敗後,晉建城為屯守,拒穆公也。晉穆公寨 在沮水東,崖相去五里,《一統志》云:在縣東北三十里,晉穆公屯兵之所。

重泉城 在縣南五十里,《史記》秦簡公城重泉。王莽改曰:調泉,《後漢書》王阜為重泉令,鸞鳥集縣屋。旬日,聞奏雅樂應聲而舞。

晉太子虛糧堡 虛疑為蓄,在縣東北六十里洛水西崖,《史記·晉世家》穆侯七年,伐條,杜預曰:條,晉地。漢《地理志》懷德縣,禹貢北條,荊山在南,按朝邑有懷德,故地去條不遠,而虛糧無所稽。洛南有永豐,里普濟里,或取古蓄糧為名。今縣東四十里,曹村有堡,土人名曰古城。在洛西崖距舊重泉東北六十里,對岸即永豐,或是其地。白起寨 在縣東北三十里,白堂山與晉穆公寨相連。

魯王城 在縣西南四十里,《大統記》云:即魯哀王城。視其餘跡,尚有宮城,板築之象。今屬內政村,考《蒲城志》以為滷坡灘王,誤傳為魯王也。沙城 在沮水側,曹操與馬超隔渭水陣,渡渭輒為超騎所衝突。婁子伯說操以天寒可起沙為城,以水灌之,一夕而成。

奉先故城 在縣東三十里,本唐蒲城縣,開元中改奉先,今名奉先里。

折衝府 唐建府有五,曰相原、孝德、溫泉、宣化、懷仁,按相原今之賢相鄉,舊管勳貴里者,又有崇德、善德、懷仁、各鄉,即孝德、宣化,懷仁,諸府,由名也。

仙蛻岩 在縣北堯山神祠。宋大中祥符間,馮舜臣料工修廟。地址狹隘,展右崖石壁。鑿丈餘,石中見仙人骨,枕肱臥,乃徙出東岩安置,號仙蛻岩。

觀音像 在常樂村西,有大峪。明萬曆壬寅崖崩內出一洞,貯石觀音二軀,形像端莊,秀雅,乃安置平路北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