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528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五百二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五百二十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五百二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五百二十八卷目錄

 鳳翔府部紀事

 鳳翔府部雜錄

 鳳翔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五百二十八卷

鳳翔府部紀事编辑

《舊志》:周文王時,鳳凰鳴于岐山。

《麟遊縣志》:文王時,鳳棲西郊石岑。

《舊志》:幽王三年,西川三山皆震,岐山崩。

考王六年六月,扶風雨雪。

《列仙傳》:老子者,姓李氏名耳,字伯陽,諡曰GJfont,周守藏 室之吏也。其學以自隱,無名為務,見周之衰乃乘青 牛西去關,令尹喜望東方紫氣,當有真人過關,老子 至,曰:子將隱矣,強為我著書。于是老子乃著書上下 篇,言道德之意,五千言而去,莫知所終。

《舊志》:秦繆公十四年,岐山扶風大饑。

始皇五年,岐山扶風大蝗疫。

《帝王世紀》:秦寧公葬西山大麓,故號秦陵山也。 《封禪書》:秦文公獲若石云于陳倉北阪城,祠之其神, 或歲不至,或歲數來,來也嘗以夜,光輝若流星,從東 南來,集於祠城,則若雄雞,其聲殷殷,野雞夜雊,以一 宇祠,命曰陳寶。

《人物考》:百里奚為秦相,其妻至秦,知之而未敢言。一 日,奚坐堂上,樂作所賃澣婦,自言知音,因援琴撫絃 而歌曰:百里奚,五羊皮,憶別時,烹伏雌,炊扊GJfont,今日 富貴忘我。為歌畢,奚愕然問之,乃其故妻也,遂還為 夫婦。

《韓非子》:秦康公築臺三年。荊人起兵,將以攻齊。任妄 曰:饑召兵,疾召兵,勞召兵,亂召兵。君築臺三年,今荊 人起兵,臣恐其以攻齊為聲,而以襲秦為實也,不如 備之。戍東邊,而荊人輟行。

《府志》:漢文帝初元年夏,關東蝗。

武帝元狩元年十月,隴州五色雲見。

《扶風縣志》:元狩元年,至雍郊見五畤,獲一角獸,作白 麟之歌。

《通志》:三年,麟遊縣獲白麟於鳳鳴山前。

元封中,扶風無雲,如雷者三,或如虹氣,蒼黃若飛鳥, 集棫陽宮南,聲聞四百里,隕石二,黑如黳,有司以為 祥。

《西京雜記》:戚夫人侍兒賈佩蘭,後出為扶風人段儒 妻,嘗言宮中事,見戚夫人侍高帝,數以趙王如意為 言,而高帝思之,幾半日不言,歎息悽愴而未知其術。 使夫人擊筑,高帝歌大風詩以和之。又云:宮內嘗以 絃管歌舞相歡娛,競為妖服,以趨良時。十月十五日 共入靈女廟,以豚黍樂神,吹笛擊筑歌上靈之曲。既 而相與連臂踏地為節,歌赤鳳凰來。至七月七日臨 百子池作于闐樂,樂畢以五色縷相羈,謂之相連愛。 八月四日,出雕房北戶竹下圍棋,勝者終年有福,負 者疾病,取絲縷就北辰星求長命,乃免。九月九日佩 茱萸,食蓬餌,飲菊花酒,令人長壽。菊花舒時并采莖 葉,雜黍米釀之,至來年九月九日始熟,就飲焉,謂之 菊花酒。正月上辰,出池邊盥濯,食蓬餌以祓邪。三月 上巳,張樂于流水,如此終歲焉。戚夫人死,侍兒皆復 為民妻。

《甘泉苑》:武帝置緣山谷,行至雲陽三百八十一里,西 入扶風,凡周迴五百四十里,苑中起宮殿樓閣百餘 所,有仙人觀、石闕觀、鳷鵲觀。

《府志》:元帝初元三年,茂陵白鶴館災。詔赦天下。 成帝罷五畤祠,至南郊日,大風折拔畤中樹木十圍 以上百餘,天子異之,復五畤祠。

偽莽地皇三年夏,扶風飛蝗蔽天。

王莽末年,茂陵董喜等數千人假號稱漢將,與眾發 兵掘莽妻子父祖塚,燒其棺槨及九廟,明堂辟雍。 光武建武三年,詔拜趙匡為右扶風,將兵助馮異并 送縑穀,異兵穀甚盛,乃稍誅擊豪傑不從令者。 六年五月,隗囂反,使其將王元據隴坻,十二月,詔祭 遵軍汧破囂將王元兵。

八年春,來歙將兵二千人,伐山開道,從番須回中徑 襲略陽。冬,吳漢引兵下隴遵,屯汧不退。

九年,祭遵卒于師,馮異領其營。夏,來歙、馬援護諸將、 馮異等屯長安,詔于汧,積穀六萬斛,十月帝如長安, 遂至汧。

茂陵丁君都善相馬,馬援受其法,以所得交阯駱越, 銅鼓鑄為法馬,高三尺五寸,圍四尺四寸,備列骨相, 詔置宣德殿下,為名馬式。

和帝元興元年,地震。五月癸酉,右扶風地裂。安帝元初二年九月,以虞詡為武都太守,羌眾數千 遮詡于陳倉殽谷,詡增GJfont破之。 延光二年,岐州地大震,岐山有聲。

三年六月辛未,扶風白鹿見。

順帝永建三年七月丁酉,茂陵寢園災,帝縞素避正 殿。

永和五年,羌寇武都,燒隴關。

桓帝延熹四年,右扶風地震。

七年六月十三日,扶風星隕為石,聲聞三郡。

張讓在桓帝時,權傾中外,讓有監奴主家,扶風GJfont人 孟陀傾囊結奴,奴德之問陀何欲,欲為成就。陀曰:望 汝曹,為我一拜耳。時公卿求謁讓者,車每填門。陀一 日詣讓,壅不得前,監奴望見,為率諸蒼頭,迎拜于路, 共轝入時,賓客大驚,謂讓厚陀,遂爭賂陀,旬日積資 巨萬。

靈帝熹平四年六月,中平二年七月三輔俱螟蟲為 害。

中平二年,董卓討羌還,屯扶風。

獻帝初平三年夏四月,王允誅董卓,以宋翼為馮翊, 王宏為扶風,卓部將李傕、郭汜、犯闕欲殺允,乃先徵 翼、宏,宏遣使謂翼曰:汜、傕以我二人在外,故未危王, 公今日就徵,明日俱族,計將安出。翼曰:雖禍福難量, 然王命所不得避也。遂俱就徵,傕收允、宏、翼殺之。 茂陵GJfont人袁廣漢藏鏹巨萬,家僮八九百人,于北邙 山下築園,東西四里,南北五里,激流水注其內,構石 為山,高十餘丈,連延數百,養白鸚鵡、紫鴛鴦、犛牛青 兕,奇獸怪禽,委積其間,積沙為洲嶼,激水為波,潮其 中,致江鷗、海鶴,孕雛產鷇,延漫林池,奇樹異草,靡不 具植,屋皆徘徊連屬,重閣修廊,行之移晷不能遍也。 廣漢後有罪誅,沒入為官園,鳥獸草木皆移置上林 苑中。

茂陵文固陽,本瑯琊人。善馴野雉為媒,用以射雉。每 以三春之月,為茅幛以自翳,用觟矢以射之,日連數 百。茂陵輕薄者化之,皆以雜寶鐕廁翳幛,以青州蘆 葦為弩矢,輕騎妖服追隨于道,以為歡娛。陽死,其子 亦善其事,董司馬好之,以為上客。

後主建炎六年,右將軍亮伐魏,圍陳倉守將郝昭兵 千人,晝夜相攻,拒二十餘日。魏遣張郃救之,未至,亮 引還,將軍王雙追亮,亮擊斬之。

十二年,諸葛亮至郿軍,于渭水之南屯兵,五丈原耕 者雜于渭濱居民之間,百姓安堵軍無私焉。八月,亮 卒于師。

晉惠帝元康七年七月,雍秦旱疫,隕霜殺秋稼,米斛 萬錢。

懷帝永嘉五年,安夷護軍麴允與馮翊太守索綝敗 漢兵于長安。安夷,關名,在隴州西北七十里。《唐志》: 汧源縣有安夷關。

穆帝永嘉十一年二月,秦大蝗,自華陰至隴山,百草 無遺,牛馬相噉毛。

孝武帝太元十年五月,西燕攻長安,秦王堅出奔五 將山。六月,後秦圍五將山,執秦王堅以歸。五將山 在岐山縣北三十里。

十六年五月,秦王登及後秦王萇戰,秦師敗績屯郿, 及姚泓為宋武帝所滅,後鳳翔屬赫連勃勃。

宋文帝元嘉六年十月,扶風地震,草木皆自反。 北魏孝明帝正光二年八月,岐雍地震。

五年,魏都督元志討莫折念生,戰于隴口,敗績東保 岐州。十一月,莫折念生遣其弟天生陷岐州,殺都督 元志。

孝昌元年春,星隕于岐如雨,魏行臺蕭寶寅、都督崔 延伯討莫折天生,敗之,岐雍、隴東皆平夏。五月,雨雹 傷禾苖。

三年,蕭寶寅討莫折念生,敗績汧城,岐州皆降於賊。 《北齊書·魏蘭根傳》:蘭根,孝昌初,轉岐州刺史。從行臺 蕭寶寅討破宛州,俘其民人為奴婢,以美女十人嘗 蘭根。蘭根辭曰:此縣界于強虜,皇威未接,無所適從, 故成背叛。今當寒者衣之,饑者食之,奈何將充僕隸 乎。盡以歸其父兄。部內麥多五穗,鄰州田鼠為災,犬 牙不入岐境。

《府志》:隋文帝開皇五年,麟遊獲白麟於北郊,因改為 麟遊郡。

仁壽二年,岐雍地震。

煬帝大業末,有道者居太白山煉丹砂,得道居山數 十年。有成弼者,給侍最久,不告以道,一日,以家艱辭 去,道者遺之丹十粒,令一粒化赤銅十斤,足辦葬事。 弼還如言襄事,復入山求丹,不與,乃持刃GJfont之,斷手 刖足,顏色不變,弼滋怒并斬其首,解衣見肘後有赤 囊,開之則丹也。弼喜持之下山,忽聞呼弼聲,回顧乃 道者也。曰:吾不期至於此,子無德受丹,神必誅汝,終 如吾矣。言已不見。弼大驚,然既得丹則多變黃金,金 色稍赤,異於常金,家大GJfont,為人告云:有姦。弼自列能成黃金。唐太宗召試,有驗,因授五品官,令造金,要盡 天下之銅乃已,凡造數萬斤而丹盡,因求去,帝令列 其方,弼訴不知,帝謂其詐,斷手刖足以至斬首,如道 者云。

隋末年,群盜并起,李洪據扶風,卲江海據岐山,丘行 恭聚兵萬人保郿城。

唐太宗貞觀六年四月十六日,醴泉出九成宮西城 之陰。

高宗永徽六年閏四月,大雨,帝在萬年宮,夜山水衝 元武門,帝遽出登高,水入寢殿,漂溺宮人三千餘。是 年扶風岐山俱大水,渭河決流,衝地數百畝。

儀鳳三年夏,帝幸萬年宮。五月,山中大寒,從兵多凍 死。

明皇天寶八載夏,麟遊,麥生二岐,秋禾一莖三穗。 十四載十二月,月蝕,歲星在東井,未幾,明皇自岐幸 蜀。

十五年,元宗出奔至扶風,勉慰將士入蜀,楊國忠妻 子及虢國夫人走陳倉縣,令薛景仙誅之,殺賊將克, 扶風城守安祿山遣高嵩以敕書綵繒誘河隴將士, 大震關使郭英乂斬之。

代宗大曆十年,吐蕃寇隴州,李抱玉、馬璘等擊破之。 大曆十三年七月,天鼓鳴於岐山。

德宗建中三年,召朱泚入朝,以張鎰為鳳翔節度使。 四年十月,鳳翔將李楚琳殺張鎰,降于朱泚。初,朱泚 鎮鳳翔,遣將牛雲光戍隴州,至是欲執留,後韋皋以 應泚事覺出走。

文宗太和九年,以鄭注為鳳翔節度使。十一月,注與 李訓、舒元輿謀誅宦官,將親兵至扶風,知李訓已敗, 復還鳳翔,監軍張仲清伏甲斬之,滅其家,僚屬皆死。 開成三年,美陽五色雲見。

宣宗大中元年十一月十七日,岐山縣周公廟靈泉 出,賜名潤德泉。

《舊志》:唐咸通十四年,詔自鳳翔迎佛真身於輦下。相 傳云是釋迦文佛中指節骨,長一寸八分,瑩潔如玉, 以小金棺盛之,舊藏於鳳翔塔中。按《釋氏涅槃經》云: 如來於雙林滅度,貯於金棺銀槨積旃檀,焚之,諸天 以八金剛分取舍利,惟留四牙,餘悉煨燼,不知此骨 何從而有。都門士庶奔走雲集,自開遠門達於岐州, 車馬晝夜相屬,飲饌盈溢路衢,謂之無礙。檀施在城 坊曲,舊迎真身,社居人長幼旬出一錢,自開成之後 迄於咸通,計其資積無算。於是廣為費用,物價頓高, 茶米載以大車,往往至於百兩,他物豐盈,悉皆稱是。 至京上,與諸王親御城樓坊,市以繒綵結為龍鳳,象 之形,紙竹作僧佛鬼神之狀,幡花幢蓋之屬,羅列二 十餘里,間之歌舞管絃,雜以禁軍兵仗,緇流梵誦之 聲,沸聒天地,民庶間有喜笑踴躍者,有悲愴涕泣者, 真身以寶轝舁之,居於內殿。數月,俄屬懿皇厭,代密 使送於鳳翔,先是真身到城,每坊十字街以GJfont壘浮 圖,供養妖妄之輩,互陳感應,或云夜中震動,或云其 上放光,以求化資財。因此獲利者甚眾,及宮車晏駕, 諸坊浮圖一時拆毀,有好事者密詢放光之由,云以 大雲母片窺者,遠而望之,則燦然有光。乾符咸通中, 興善寺復有阿闍黎,以教法傳授都下,翕然宗之所 居院,金碧華麗,器用盡是寶玉,語人云:焚香結坐,每 告西方及遷化普照大師,信者咸為出涕,朝士與中 貴多為弟子,出城之日縞素後隨,受其法者,不復思 理時務。

僖宗廣明元年,黃巢入長安,帝趨駱谷,鳳翔節度使 鄭畋謁於道次請留鳳翔,不得。畋曰:道路梗塞,奏報 難通,請得便宜從事。畋還鳳翔,召將佐議拒賊,皆曰: 賊勢方熾,且宜從容以俟兵集,乃圖收復。畋曰:諸軍 勸畋臣賊乎。因悶絕仆地,不能言,會巢使者至,監軍 與之燕樂,奏將佐已下皆哭,使者怪之,幕客靳儲曰: 以相公風痹不能來,故悲耳。民間聞者,莫不泣。畋曰: 吾固知人心尚未厭唐,賊授首無日矣。乃刺指血為 表,遣使詣,行在召將佐,諭以順逆皆聽命,刺血與盟, 完城塹,繕器械,訓士卒,密約鄰道皆許諾,發兵時禁 軍分鎮關中者,尚數萬,畋使人招之,皆至,軍勢大振, 巢遣人齎詔召畋,畋斬之。

二年正月,鳳翔等處地震,岐山復崩。

中和元年三月,巢遣尚讓寇鳳翔,鄭畋使司馬唐弘 夫伏兵要害,自以兵數千陣于高岡,賊以畋書生,輕 之,鼓行而前,伏發,大敗于龍尾坡,斬首二萬級。弘夫 乘龍尾之捷進薄長安,黃巢率眾東走,弘夫入長安, 軍士于城中大掠,賊還襲之,大戰長安中,弘夫死焉。 冬十月,行軍司馬李昌言將兵屯興平時,鳳翔倉庫 虛竭,犒賞薄,昌言因激怒其眾,引軍還襲府城。鄭畋 登城謂之曰:行軍苟能戢兵愛民,為國。滅賊亦可以 順守矣。乃以留務委之,即日西赴,行在詔,以畋為太 子少傅,分司昌言為鳳翔節度使。

光啟元年十二月,李克用進逼京城,田令孜奉上奔鳳翔,克用還軍河中,表請還宮,令孜劫帝如寶雞,朱 玫、李昌符追逼車駕,帝復走入大散關。

三年三月,車駕至鳳翔,李昌符恐車駕還京,雖不治 前過,恩賞必疏,乃以宮室未完固,請駐蹕府舍,從之。 六月,李昌符與天威都頭楊守立爭道相毆,帝命中 使諭之,不止,昌符遂擁兵燒行營,守立與戰,敗走,保 隴州,詔遣李茂貞為招討使,討之。八月,李茂貞平隴 州,李昌符伏誅,詔以李茂貞為鳳翔節度使。

昭宗景福元年,李茂貞以兵攻興元,取其地,自請鎮 之,詔徙茂貞山南西道節度使,茂貞欲兼得鳳翔,不 奉詔表,辭不遜,帝怒,決策討之,命杜讓能專掌其事, 讓能諫之,不聽而以避事責之,讓能泣曰:臣豈敢避 事,顧時有未可,勢有不能,恐他日徒受晁錯之誅,不 能弭七國之禍也。乃命讓能留中書,計畫調度,月餘 不歸,以覃王嗣周為京西招討使,討李茂貞,帥軍三 萬,軍于興平,茂貞等進逼興平,禁軍皆望風逃潰,茂 貞等乘勝進攻三橋,陳於臨皋驛,表讓能罪,請誅之。 帝不得已,貶讓能為雷州司戶,茂貞勒兵不解,遂殺 杜讓能,以茂貞為鳳翔兼山南西道節度使,茂貞於 是盡有鳳翔興洋秦隴十五州之地。

乾寧元年春正月,李茂貞入朝,陳兵自衛,數日歸鎮。 二年五月,茂貞與韓建、王行瑜舉兵犯闕,李克用討 之乃退。

三年秋七月,茂貞舉兵犯闕上如華州,克用發兵入 援。冬十月,以孫偓為鳳翔行營招討使,討茂貞,茂貞 上表請罪,韓建復左右之,竟不出師。

天復元年二月,進李茂貞為岐王。十一月,韓全誨等 劫帝如鳳翔,朱全忠引兵至鳳翔城東而還。

二年四月,全忠復圍鳳翔,茂貞自將與全忠戰于虢 縣之北,大敗全忠,進軍鳳翔城下,朝服向城而泣曰: 臣但欲迎車駕還宮耳。不與岐王角勝也,遂為五寨 環之。九月,茂貞攻朱全忠營,敗績,全忠遣使奉表迎 車駕。十一月,保大節度使李茂勳引兵救鳳翔,朱全 忠遣兵取鄜坊,茂勳降。

二年,帝在鳳翔。十一月丁巳日,南至夜,驟風有鳥數 千,迄明飛噪,數日不止,自車駕在岐,嘗有鳥數萬棲 殿前諸樹,時人謂之神鴉。

三年正月,李茂貞殺韓全誨等,帝幸朱全忠營,遂發 鳳翔,茂貞請以子侃尚平原公主蘇檢女為景王妃, 以自固,帝皆從之。十月,茂貞、李繼徽舉兵逼京畿。 昭宣帝天祐元年六月,李茂貞、王建、李繼徽合兵討 朱全忠。

後唐閔帝應順元年春,以李從珂為河東節度使,命 洋王從璋權知鳳翔,從珂舉兵反,唐遣兵討之,官軍 降潰,從珂稱帝,復以李從曮為鳳翔節度使。

後晉高祖天福二年,鳳翔節度使李從曮獻白兔二。 天福三年,鳳翔節度使李從曮厚文士而薄武人,愛 農民而嚴士卒,由是將士怨之,會發兵戍西邊,作亂 剽掠,從曮發帳下兵擊之,亂兵敗走至華州,鎮國節 度使張彥澤邀擊,盡誅之。

七年四月,關西諸郡蝗。

後漢隱帝乾祐元年春正月,漢遣將軍王景崇經略 關中,侯益復請降,赴聖壽節上壽,帝以王景崇為鳳 翔巡檢使,景崇至鳳翔,侯益尚未行,景崇以禁兵分 守諸門,或勸景崇殺益,景崇猶豫未決,益聞之不告 景崇而去。景崇悔之,益入朝,盛毀王景崇,言其恣橫, 景崇不自安,會詔遣供奉官王益如鳳翔,徵趙匡贊 牙兵詣闕。趙思綰甚懼,景崇因以言激之,至長安據 城作亂,景崇諷鳳翔吏民,表己知軍府事,朝廷患之, 以趙暉為鳳翔節度使。王景崇為邠州留,後景崇遷 延,不之邠州,閱集鳳翔丁壯,詐言討趙思綰,仍牒邠 州會兵,至是降蜀,亦受李守貞官爵,蜀遣兵援鳳翔, 漢人邀敗之,王景崇殺侯益家屬七十餘人,益子仁 矩在外得免。趙暉圍景崇於鳳翔,景崇遣兵出西門, 趙暉擊破之,遂取西門,景崇退守大城,暉塹而圍之, 數挑戰不出,暉潛遣千人擐甲執兵,效蜀旗幟循南 山而下,令諸軍聲言蜀兵至矣。景崇果遣兵數千出 迎之,暉設伏掩擊,盡殪之,自是景崇不敢出,蜀主遣 安思謙將兵救,鳳翔僕射毋昭裔諫,不聽。思謙遣申 貴將兵二千,設伏于竹林,以兵數百壓寶雞,而陳漢 兵逐之,遇伏而敗,蜀兵進屯渭水,漢益兵五千,戍寶 雞,思謙引還,王景崇告急於蜀,蜀主命安思謙再出 兵救之,進屯散關,敗漢兵,趙暉告急於郭威,威自往 赴之,蜀兵食盡引還。

二年十二月,漢趙暉急攻鳳翔,周粲謂王景崇曰:蒲 雍已平,蜀兒不足恃,不如降也。景崇曰:善,吾更思之。 後數日,外攻轉急,景崇自焚死。

後周世宗顯德二年五月,遣鳳翔節度使伐蜀。 《湘山野錄》:宋雍熙二年,鳳翔奏岐山縣周公廟,有泉 涌。舊老相傳,時平則流,時亂則竭。唐安史之亂,其泉 竭,至大中年復流,賜號潤德泉,後又涸,今其泉復涌,澄甘瑩潔,太宗嘉之。

《府志》:仁宗皇祐五年三月,扶風岐山大旱,無禾。 嘉祐五年,扶風岐山旱甚,歲饑。

《宋史·歐陽修傳》:修知制誥。奉使河東。自西方用兵,議 者欲廢麟州以省餽餉。修曰:麟州,天險,不可廢;廢之, 則河內郡縣,民皆不安居矣。不若分其兵,並駐河內 諸堡,緩急得以應援,而平時可省轉輸,於策為便。由 是州得存。

《澠水燕談錄》:秦武公作羽陽宮,在鳳翔寶雞縣界,歲 久,不可究知其處。元祐六年正月,直縣門之東百步, 居民權氏濬池得古銅瓦,五皆破,一獨完,瓦面徑四 寸四分,面上隱起四字,曰:羽陽千歲。篆字,隨勢為之, 不取方正,始知即羽陽舊址也。其地北負高原,南臨 渭水,前對群峰,形勢雄壯,真勝地也。武公之初年,距 今千有七百八十八年,武功游景叔方總秦鳳刑獄, 摹刊于石,置之岐陽,憲臺之瑞豐亭以貽好事者。 《府志》:高宗建炎二年,金人寇熙河,都監劉惟輔逆擊 于新店,破之,隴右都護張嚴追戰五里坡,敗死。按五里坡 在鳳翔遣四十里

三年二月,金兵由斜谷北去,劉子羽謀邀之于武休, 不及撒離喝既回鳳翔,遣十人持書招子羽,子羽皆 斬之,十二月,金兀朮陷和尚原。

四年三月,吳玠、吳璘與金戰于仙人關,大敗之,是役 也,兀朮以下皆攜妻孥而來,劉夔乃劉豫心腹,本謂 蜀可圖,既不得逞,度玠終不可犯,乃還據鳳翔,授甲 士田,為久留計,不敢妄動。

十年五月,金兀朮撒離喝分道入寇,復陷河南、陝西 州郡,詔以吳璘節制陝西諸路軍馬。時金人犯石鼻 砦璘,遣姚仲等破走之,既而撒離喝使鶻眼郎君以 三千騎衝璘軍,璘使統制李師顏以驍騎敗之,虜先 于扶風築城,既敗入城據守,官軍攻拔其城,獲三將 及女真百七十人,撒離喝怒甚,自戰百通坊,仲力戰 破之,撒離喝還鳳翔,由是金人不敢度隴。九月楊政 復隴州,及破岐下諸屯,尋詔班師還鎮。

十二年八月,和議成,割和尚原、方山原以畀金,以大 散關為界。

三十一年,金主亮入寇,遣徒單合喜為西蜀道行營 兵馬都統制,由鳳翔取大散關。

三十二年閏二月,吳璘將王彥以神臂弓射金師,卻 之,又遣別將彭青至寶雞渭河,夜劫橋頭大寨,乘勝 復秦隴洮州大散關,分兵守和尚原,金人走寶雞。十 二月,金人以重兵扼鳳翔,爭吳璘新復十三州,時議 棄三路,遂詔班師,金於是置天興軍。

寧宗嘉定十六年正月,蒙古木華黎攻鳳翔,晝夜苦 戰,四十餘日不下。

理宗寶慶三年七月,蒙古自鳳翔趨京兆。

紹定元年,蒙古圍金鳳翔,夏四月克之。

恭宗德祐二年,星隕如雨,潤德泉涸。

元世祖至元十七年,潤德泉復湧水如故。

成宗大德十一年,地震,岐山崩。

仁宗時,五色鳥巢於周公廟白楊樹上。

延祐四年,扶風縣尹張廷祐亭圃生嘉禾,邑人肖刻 於石。

泰定帝泰定四年八月,鳳翔興元地震。

順帝至正二年,潤德泉涸。

二十四年秋九月,潤德泉復湧出。

二十七年,天鼓鳴,是歲李思齊部將李克彝據岐山。 明洪武二年三月,兵入潼關,攻元李思齊營,思齊棄 輜重奔鳳翔,李克彝據岐山,任從政據隴州,大將軍 徐達遣馮得勝進攻鳳翔,思齊懼,率所部奔臨洮。四 月,大將軍至鳳翔,進兵克隴州,西郵底定。

成祖永樂六年八月丙申,隴州夜有星,大如盞,青白 色,尾跡有光,出西方,游行井度。

宣宗宣德六年四月,隴州大水,廬舍學宮漂沒。 憲宗成化十一年,潤德泉涸。

二十年二十一年二十二年,郿縣岐山扶風等縣連 歲大旱,流亡殆盡,斗米萬錢,人相食,死者載道。 孝宗弘治五年三月,隴州甘露降。

十五年九月十五日,岐山雷雨交作,潤德泉復出。 十七年,郿縣雷雹傷稼。

武宗正德二年,岐山扶風大旱,民皆流移。

十四年,潤德泉久涸復湧出。

世宗嘉靖七年,岐山扶風郿縣大旱,斗米千錢,民相 食,次年,郿縣飛蝗蔽天。

二十六七年,大饑。

三十二年,岐山扶風大旱,民饑流移殆盡。

三十四年十二月,地大震,有聲如雷,山移數里,平地 拆裂,水溢出鳳翔等處,郡邑城多陷沒,死者數十萬 人,公署房舍傾圮無存,是年郿縣大饑。

穆宗隆慶二年五月,麟遊縣雨雹,禾盡偃。

神宗萬曆元年,麟遊蟲食麥苗盡,扶風有星隕于永平里,入地三尺,化為黑石,掘出尚熱。

十三年至十五年,鳳翔、岐山、扶風、麟遊等縣俱大旱, 斗米千錢,民多逃移饑死。

十六年,潤德泉涸,岐山、扶風大熟,麟遊大祲,民死幾 盡。

十七年,鳳翔始熟,岐山、扶風俱大熟。

二十三年,鳳翔有虎入城西北隅,八月,郿縣地震。 二十七年,扶風大饑。

二十九年,麟遊雨雹,有大如牆者,彌旬不消。

三十八年,麟遊自八月不雨,至次年四月盡始微雨, 民疫死甚眾。

三十九年,扶風秋大熟。

四十年三月,扶風雨雹殺禾。

四十四年,麟遊蝗蟲蔽天,而下鄉民焚香告天,哭聲 震野。

熹宗天啟二年八月,鳳翔地震有聲,麟遊屋倒山崩, 五日方定。

四年,潤德泉復出。

崇禎元年春,流賊劫曲鄉羅牛角家,為鳳邑被賊之 始。

二年,扶風旱疫。

三年,鳳翔西街民家豬產象,隨死。

四年四月,扶風霪雨傷禾,人相食,地震從西而東南。 五年,隴州大饑。

六年,鳳翔夏旱秋無禾,冬大饑,人食樹皮俱盡,擣石 為GJfont,食之頭面發腫死,扶風斗米千文,遺棄嬰孩滿 於道路。

七年,扶風大旱,麥苗盡枯,人至掘其根以食,兼囓樹 皮,死者相藉。十一月,地大震,流賊大肆猖獗,進士孫 鵬射殺其目,經略陳奇瑜忌之,誣以擅殺,逮赴京師, 下獄,在廷,條瑜縱寇,鵬始得免。

八年,鳳翔雨灰三日,麟遊大饑,賊大掠城野。九月,扶 風寇至,城陷,屠戮焚掠,境無人跡,庠生屈學曾戰死 陳村鎮。

九年,鳳翔府學前有鳥數千,集地為方陣,首皆外向, 齊若引繩,麟遊流賊焚劫殺掠,民不堪命。

十一年,潤德泉涸。鳳翔秋無禾,麟遊、扶風秋大旱,飛 蝗蔽天,草木禾苗俱盡。

十二年,鳳翔飛蝗蔽天,秋無禾。是年夏,有星隕於居 民袁畫家,去地尺許,滾滾不定,狀如金之在冶,良久 忽起四五丈,從南城飛去,光照數十里,又多大鼠,纍 纍成群,入人家食小兒,入牛腹食牛臟腑,岐山、扶風、 麟遊、天鳴有光遺,蝻遍野食麥禾。

十三年,鳳翔等縣大旱饑,流移載道,死者枕藉。次年 大饑,疫起,居民闔室俱斃,野無人煙。

十四年春,麟遊饑饉大疫,死者枕藉。夏大熟,野麥旅 生,無人採食。

十五年,渭河清半月,東至郿縣界,西至鳳翔平陽鎮。 三月,鳳翔、扶風、麟遊陰霾雨,土日無光。冬,鳳翔西街 民家豬產子,二首一身,背上復有四蹄。

十六年秋,鳳翔鸚鵡大至,棲城上樹,皆滿旬日乃去。 冬,麟遊有流星隕於東南,聲如雷震。扶風遍地生鼠, 有大如貓者。十月,軍門孫傅庭敗死汝郟,潰兵西奔 至鳳翔,大擾,賊乘勝趨潼關,破西安渠黨劉體純等, 二十八日至鳳翔,屯東關。十一月,朔城遂陷。

鳳翔府部雜錄编辑

《偃曝談餘》:陳貞父云:寶雞有尹,喜故宅,張三丰、丘長 春、馬丹陽、王重陽、劉綱、樊夫人、秦弄玉仙跡往往而 在第,虎豹熊羆,時出伺人,有獨角獸,樵者見其臥林 間,或搏虎而食,輒餘其半,山家每得殘虎以飽。 縣苦無酒,隴酒甜,桑落酒有毒,市中酒帘比屋,競欲 其刺口,釀以烏頭,纔沾舌,舌破不可飲也。

嘗見鬻皮於市,似猿猱而長尾,尾色紅,問之,曰:狨也。 去來林間如飛,猿猱之族,千百為群,出采山核,狨至 莫不俯首帖服,不敢張目視狨,歷視其肥腯者,取小 石或落葉識其首,噉且飽,狨臥或他去,猿猱散走,其 首有識者,惴惴待牙吻無動,其黠者乘間竊取首所 識,移之鄰己,得脫去而鄰代之矣。

熊得人輒搔人喉,若腋令笑人,仆舌GJfont面血以為快, 人屏氣陽死,乃棄去,還視之再三,人蘇欲起逃去,追 而扼之。山民習其狀,能脫於死。

寶雞縣南山有巨蟒,噓氣成雲,人入其中,輒僵懸崖 空中,蜂國之家為木箱,蜜其裏,梯而上之,置空中蜂,移國之以為利。嘗有伐樹,樹空中得蜜石許者。深山 大林多無人境,故見聞與南不類也。

《舊志》:東坡云:少官鳳翔,行山求邸,見壁間有詩曰:人 間無漏仙,兀兀三杯醉。世間無眼禪,昏昏一覺睡。雖 然沒交涉,其奈路相似,相似尚如此,何況真個。是故 其海上濁膠有妙理賦曰:常因既醉之適,方識此心 之正,然則此老言人心之正,與孟子言性善何以異 哉。

鳳翔府部外編编辑

《舊志》:秦穆公寢疾七日而寤,寤之日告公孫支。與子 輿曰:我之帝所甚樂,吾所以久者,適有學也。帝告我 晉國將大亂,五世不安,其後將霸,未老而死,霸者之 子,且令而國,男女無別。公孫支書而藏之,秦識於是 出矣。而後世皆曰秦穆公上天。

《搜神記》:秦穆公時,陳倉人掘地,得物,若羊非羊,若豬 非豬。牽以獻穆公。道逢二童子,曰:此名為媦。嘗在地, 食死人腦。若欲殺之,以柏插其首。媦曰:彼二童子,名 為陳寶。得雄者王,得雌者霸。陳倉人舍媦而逐二童 子,童子化為雉,飛入平林。陳倉人告穆公,穆公發徒 大獵,果得其雌。又化為石。置之汧、渭之間,至文公時, 立陳寶祠。其雄飛至南陽。今南陽雉縣,是其地也。每 祀陳寶時有赤光,長十餘丈,從雉縣來,入祠中,有聲 殷殷如雄雉。其後,光武起於南陽。

《鳳翔縣志》:秦穆公出狩,天震大雷,下有火,化為白鶴, 銜丹書集,公車曰:秦伯霸。

韋自,東其人,義烈勇壯。貞元中,嘗遊太白山,棲止段 將軍莊。一日,偕眺山谷見微徑,有舊行跡,問之,段曰: 山頂有殿宇,蓋開元中萬迴師弟子建之,有二僧居 此,為野叉所食,今絕跡三年,無人敢窺焉。自東聞之, 怒曰:野叉何類而敢噬人,今夕必挈其首。力阻不顧, 仗劍而往,至一精舍,戶大敞,履舄衾枕儼然而塵埃 凝積其上。佛堂內細草茸茸,似有巨物偃臥者。四壁 尚有炰炙之餘。自東乃憶前言不謬,度未至,拔柏根 去枝為梃,以石佛反扃,夜半野叉挈鹿而至,怒扃鐍, 奮首觸戶,折其石佛而踣於地,自東持梃撾其腦,再 舉而斃,曳入,復扃以伺,頃有至者,哮吼觸戶,亦踣閾 外,又撾而斃之。自東乃掩關,烹鹿而食,及明,斷野叉 首并挈餘鹿以歸,眾皆駭異,聚觀如堵,有一道士自 稱嘗遇至人,配合靈藥,據洞修之有日矣。而數被妖 魔就爐擊,觸藥幾飛散,懇自東仗劍衛之。自東許諾 往,當太白高峰,至煉丹石室,佇立以俟,丑後,有數丈 巨虺,金目雪齒,毒氣氤GJfont,蜿蜒欲人。自東以劍擊之, 似中其首,俄若輕霧化去。頃之,又一妖艷女子執芰 荷之花,緩步而來,亦以GJfont拂之,若雲氣而滅。將曙,復 一道士乘雲駕鶴,導從甚嚴來,勞自東并遺之詩三, 秋稽顙叩真靈龍虎,交成金液,成絳雪既凝身可度, 蓬壺頂上綵雲生。自東詳詩意為道士師也。遂釋GJfont 禮之,俄突入藥鼎,爆裂更無遺在,道士痛器,自東悔 恨自咎,姑以泉滌器飲之,自東後更有少容適南嶽, 與道士莫知所之。

貞元二年,李晟復京師,朱泚以千餘人西走,昏忽迷 路,不辨南北,問路於田父,田父曰:豈非朱太尉耶。源 休止之曰:漢皇帝。田父曰:天不長凶,地不生惡,蛇不 為龍,鼠不為虎,天網恢恢,去將安適。泚怒將殺之,忽 失所在。

王皮者,居鳳翔城外八九里許,盛暑入城買皮料,歸 憩道旁,樹下有二卒前來,狀貌奇怪,問曰:汝王皮與。 王疑懼,遂以實對,卒曰:陰府攝汝。王曰:某生平無大 過惡,望賜矜憐。卒不諾,又曰:容到家與妻子一別,可 乎。卒乃諾,將及門,卒力挽之不能入,王大叫,比妻子 來,已仆地氣絕矣。然胸中微熱,經宿未敢蓋棺,王隨 卒至一所,儼若王者之庭,儀衛吏隸無不備。問曰:汝 為白起偏將,坑趙降卒四十萬,知其罪否。王曰:某傭 工,平生不曾讀書,不知白起為何人,坑降卒為何事。 於是令王起,凡再歷二庭,問亦如之,乃反引至一大 池邊,取池中泥塗其胸,寒氣凜冽,洞腹透背,王即悟 曰:某已記前身事矣。復引至原問第三殿,王告曰:某 曾為白起偏將,殺降卒時,某曾力諫不從,頃間,引一 荷銕校者,跪王側,王認得白起,而形骸骨立,蓋因久 囚故也。起見王曰:子來矣,予復何言。方招承庭,吏引 王還第一殿,檢錄陽壽,尚有若干年,即命原攝卒引 至原憩樹下,一推而王乃蘇,妻子親鄰且驚且喜,扣 問,備言其故,有傳之京師者,差進士GJfont哲篤來,鳳翔 覆查,果實。

後唐潞王從珂起鳳翔,共事凡五人,客將房暠喜鬼 神巫祝之說。有瞽者張濛自言事太白山神,神,魏崔 浩也。其言吉凶無不中。初,愍帝即位,徙王為北京留 守,王疑惑而節度判官韓昭蔭等勸王反,暠使濛問 於神,神傳語曰:三珠并一珠,驢馬沒人驅。歲月甲庚 午,中興戊己土。暠不曉其義,使問濛,濛曰:神言如此我能傳之,不能曉也。王以濛為館驛巡官,王將反憂, 兵食不足,使暠問濛,濛傳神語曰:王當有天下,可無 憂。乃移檄馳告諸鎮,皆不應,獨隴州防禦使相里金 遣其判官韓文遇計事,王大喜,而孔目判官劉延朗 率調城中民財給軍,及王思同率諸鎮圍鳳翔,王懼 又遣暠問神,神曰:王兵少,東來兵所以迎王也。已而 東兵果叛降於王,王入京師即位,受冊明宗柩前,冊 曰維應順元年,歲次甲午四月庚午朔,王回顧暠曰: 張濛神言,豈不驗哉。由是暠益見親信,而專以巫祝 用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