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666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六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六百六十六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六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六百六十六卷目錄

 江寧府部藝文一

  吳都賦          晉左思

  北山移文       南齊孔稚珪

  鍾山飛流寺碑       梁元帝

  攝山栖霞寺碑        同前

  元圃牛渚磯碑        同前

  瀨水貞義女碑記      唐李白

  二水亭記        宋史正志

  新亭記           前人

  鳳凰臺記         馬光祖

  閱江樓記         明宋濂

  遊陽山記          胡廣

  江寧府部藝文二

  遊覆舟山        宋孝武帝

  侍宴覆舟山二首       鮑照

  還都至三山望石頭城     前人

  入朝曲          齊謝朓

  晚登三山還望京邑      前人

  望三湖           前人

  昧旦出新亭         徐勉

  鍾山解講     梁昭明太子蕭統

  登鍾山燕集望西靜壇     吳均

  帆渡吉陽洲同孝儀賦    劉孝威

  古意酬到長史溉登瑯琊城   徐悱

  新亭送別應令       陳徐陵

  送許拾遺恩歸江寧拜親   唐岑參

  示金陵子          李白

  春日陪楊江寧及諸官宴北湖感古作

                前人

  自金陵沂流過白壁山翫月達天門寄句容王

  主簿            前人

  新林浦阻風寄友人      前人

  金陵白陽十字巷       前人

  秋夜板橋浦泛月獨酌懷謝朓  前人

  遊丹陽湖          前人

  三山望金陵奇殷淑      前人

  月夜金陵懷古        前人

  送許八拾遺歸江寧覲省甫昔時嘗客遊此縣

  於許生處乞瓦棺寺維摩圖樣志諸篇末

                杜甫

  獨孤中丞筵陪餞韋使君赴昇州

               皇甫冉

  金陵懷古         劉禹錫

  江令宅           前人

  石頭城           前人

  烏衣巷           前人

  臺城            前人

  遊攝山          權德輿

  金陵            前人

  經過建業          劉滄

  板橋晚別         李商隱

  金陵懷古          許渾

  金陵阻風登延祚閣      前人

  送客之江寧         韓翃

  金陵夜泊          羅隱

  秣陵懷古         李群玉

  金陵懷古          崔塗

  金陵圖           韋莊

  遊牛首山          前人

  鳳凰臺         宋郭祥正

  過金陵驛         文天祥

  晚登南岡望都宮闕     明高啟

  南都           陳繼儒

職方典第六百六十六卷

江寧府部藝文一编辑

《吳都賦》
晉·左思
编辑

東吳王孫囅然而咍。曰:夫上圖景宿,辯於天文者也。 下料物土,析於地理者也。古先帝世,曾覽八紘之洪 緒。一六合而光宅,翔集遐宇。鳥策篆素,玉牒石記。烏 聞梁岷有陟方之館、行宮之基歟。而吾子言蜀都之 富,禺同之有。偉其區域,美其林藪。矜巴漢之阻,則以 為襲險之右。徇蹲鴟之沃,則以為世濟陽九。齷齪而算,固亦曲士之所歎也。旁魄而論都邑,抑非大人之 所壯觀也。何則土壤不足以攝生,山川不足以周衛。 公孫國之而破,諸葛家之而滅。茲乃喪亂之丘墟,顛 覆之軌轍。安可以儷王公而著風烈也。翫其磧礫而 不窺玉淵者,未知驪龍之所蟠也。習其敝邑而不覿 上邦者,未知英雄之所躔也。子獨未聞大吳之巨麗 乎。且有吳之開國也,造自太伯,宣於延陵。蓋端委之 所彰,高節之所興。建至德以創洪業,世無得而顯稱。 由克讓以立風俗,輕脫GJfont於千乘。若率土而論都,非 列國之所觖望也。故其經略,上當星紀。拓土畫疆,卓 犖兼并。包括于越,跨躡蠻荊。婺女寄其曜,翼軫寓其 精。指衡嶽以鎮野,目龍川而帶坰。爾其山澤,則嵬嶷 嶢屼,溟鬱岪。潰渱泮汗,滇淼漫。或涌川而開瀆, 或吞江而納漢。磈磈GJfontGJfont,滮滮涆涆。乎數州之 間,灌注乎天下之半。百川派別,歸海而會。控清引濁, 混濤并瀨。濆薄沸騰,寂寥長邁。濞焉洶洶,隱焉磕磕。 出乎大荒之中,行乎東極之外。經扶桑之中林,包暘 谷之滂沛。潮波汨起,迴復萬里。歊霧浡,雲蒸昏昧。 泓澄GJfont潫,澒溶沆瀁。莫測其深,莫究其廣。澶湉漠而 無涯,GJfont有流而為長。瓖異之所叢育,鱗甲之所集往。 於是乎長鯨吞航,修鯢吐浪。躍龍騰蛇,蛟鯔琵琶。王 鮪鯸鮐,GJfont龜鱕GJfont。烏賊擁GJfont鼊鯖鱷。涵泳乎其中。 葺鱗鏤甲,詭類舛錯。泝洄順流,噞喁沈浮。鳥則鶤雞 鸀,鳿GJfont鵠鷺。鴻鶢鶋避風,候鴈造江。鸂鷘鷛GJfont,鶄鶴 鶖鶬。鸛鷗鷁鸕,泛濫乎其上。湛淡羽儀,隨波參差。理 翮整翰,容與自玩。雕琢蔓藻,刷盪漪瀾。魚鳥聱耴,萬 物蠢生。芒芒黖黖,慌罔奄欻,神化翕忽,函幽育明。窮 性極形,盈虛自然。蚌蛤珠胎,與月虧全。巨鼇贔屭,GJfont 冠靈山。大鵬繽翻,翼若垂天。振盪汪流,雷抃重淵。殷 動宇宙,胡可勝源。島嶼綿邈,洲渚憑隆。曠瞻迢遞,迴 冥蒙。珍GJfont麗,奇隙充。徑路絕,風雲通。洪桃屈盤,丹 桂灌叢。瓊枝抗莖而敷蕊,珊瑚幽茂而玲瓏。增岡重 阻,列真之宇。玉堂對霤,石室相距。藹藹翠幄,嫋嫋素 女。江妃於是往來,海童於是宴語。斯實神妙之響象, 嗟難得而GJfont縷。爾乃地勢坱圠,卉木镺蔓。遭藪為圃, 值林為苑。異荂蓲蘛,夏曄冬蒨。方志所辯,中州所羡。 草則藿GJfont豆蔻,薑彙非一。江蘺之屬,海苔之類。綸組 紫絳,食葛香茅。石帆水松,東風扶留。布濩皋澤,蟬聯 陵丘。夤緣山嶽之岊,羃歷江海之流。扤白蔕,銜朱蕤。 鬱兮茂,曄兮菲菲。光色炫晃,芬馥GJfont蠁。職貢納其 包匭,離騷詠其宿莽。木則楓柙豫章,栟櫚枸榔。綿杬 杶櫨,文欀楨橿。平仲君遷,松梓古度。楠榴之木,相思 之樹。宗生高岡,族茂幽阜。擢本千尋,垂蔭萬畝。攢柯 莖,重葩掩葉。輪菌虯蟠,插GJfont鱗接。滎色雜糅,綢繆 縟繡。宵露霮GJfont,旭日晻。與風颻颺,瀏颼飀。鳴條 律暢,飛音響亮。蓋象琴筑并奏,笙竽俱唱。其上則有 猿父哀吟,GJfont子長嘯。狖鼯猓然,騰趠飛超。爭縣接垂, 競遊遠枝。驚透沸亂,牢落翬散。其下則有梟羊麡狼, 猰貐貙象。於菟之族,犀兕之黨。鉤爪鋸牙,自成鋒穎。 睛若曜星,聲若雷霆。名載於山經,形鏤於夏鼎。其竹 則篔簹林箊,桂箭射筒。柚梧有篁,篻簩有叢。苞筍抽 節,往往縈結。綠葉翠莖,冒霜停雪。橚矗森萃,蓊茸蕭 瑟。檀欒嬋娟,玉潤碧鮮。梢雲無以踰,嶰谷弗能連。鸑 鷟食其實,鵷雛擾其間。其果則丹橘餘甘,荔枝之林。 檳榔無柯,葉無蔭。龍眼橄欖,棎榴禦霜。結根比景 之陰,列挺衡山之陽。素花斐,丹秀芳。臨青壁,係紫房。 鷓鴣南翥而中留,孔雀綷羽而翱翔。山雞歸飛而來 棲,翡翠列巢以重行。其琛賂則琨瑤之阜,銅鍇之垠。 火齊之寶,駭雞之珍。赬丹明璣,金華銀樸。紫貝流黃, 縹碧素玉。隱賑崴,雜插幽屏。精曜潛穎,硩陊山谷。 碕岸為之不枯,林木為之潤黷。隋侯於是鄙其夜光, 宋玉於是陋其結綠。其荒陬譎詭,則有龍穴內蒸,雲 雨所儲。陵鯉若獸,浮石若桴。雙則比目,片則王餘。窮 陸飲木,極沈水居。泉室潛織而卷綃,淵客慷慨而泣 珠。開北戶以向日,齊南冥於幽都。其四野,則畛畷無 數,膏腴兼倍。原隰殊品,窊隆異等。象耕鳥耘,此之自 與。穱秀菰穗,於是乎在。煮海為鹽,採山鑄錢。國稅再 熟之稻,鄉貢八蠶之綿。徒觀其郊隧之內奧,都邑之 綱紀。霸王之所根柢,開國之所基址。郛郭周匝,重城 結隅。通門二八,水道陸衢。所以經始,用累千祀。憲紫 宮以營室,廓廣庭之漫漫。寒暑隔閡於邃宇,虹蜺迴 帶於雲館。所以跨跱煥炳萬里也。造姑蘇之高臺,臨 四遠而特建,帶朝夕之濬池,佩長洲之茂苑。窺東山 之府,則GJfont寶溢目;海陵之倉,則紅粟流衍。起寢廟 於武昌,作離宮於建業。闡闔閭之所營,采夫差之遺 法。抗神龍之華殿,施榮楯而捷獵。崇臨海之崔嵬,飾 赤烏之暐曄。東西膠葛,南北崢嶸。房櫳對GJfont,連閣相 經。閽闥譎詭,異出奇名。左稱彎崎,右號臨硎。雕欒鏤 楶,青瑣丹楹。圖以雲氣,畫以仙靈。雖茲宅之夸麗,曾 未足以少寧。思比屋於傾宮,畢結瑤而構瓊。高闈有 閌,洞門方軌。朱闕雙立,馳道如砥。樹以青槐,亙以淥水。元蔭耽耽,清流亹亹。列寺七里,俠棟陽路。屯營櫛 比,廨署棋布。橫塘查下,邑屋隆夸。長干延屬,飛薨舛 互。其居則有高門鼎貴,魁岸豪傑。虞魏之昆,顧陸之 裔。岐嶷繼體,老成奕世。躍馬疊跡,朱輪累轍。陳兵而 歸,蘭錡內設。冠蓋雲蔭,閭閻闐噎。其鄰則有任俠之 靡,輕訬之客。締交翩翩,儐從奕奕。出躡珠履,動以千 百。里讌巷飲,飛觴舉白。翹關扛鼎。抃射壺博。鄱陽暴 謔,中酒而作。於是樂只衎而歡飫無匱,都輦殷而四 奧來暨。水浮陸行,方舟結駟。唱棹轉轂,昧旦永日。開 市朝而普納,橫闤闠而流溢。混品物而同廛,并都鄙 而為一。士女佇眙,工賈駢坒。紵衣絺服,雜沓漎萃。輕 輿按轡以經隧,樓船舉颿而過肆。果布輻湊而常然, 致遠流離與珂GJfont賄紛紜,器用萬端。金鎰磊砢,珠 琲闌干。桃笙象簟,韜於筒中;蕉葛升越,弱於羅紈。澀 GJfontGJfont,交貿相競。諠譁喤呷,芬葩蔭映。揮袖風飄而 紅塵晝昏;流汗霢霂而中逵泥濘。富中之甿,貨殖之 選。乘時射利,財豐巨萬。競其區宇,則并疆兼巷;矜其 宴居,則珠服玉饌。趫材悍壯,此焉比廬。捷若慶忌,勇 若專諸。危冠而出,竦劍而趨。扈帶鮫函,扶揄屬鏤。藏 於人,去自閭。家有鶴膝,戶有犀渠。軍容蓄用,器 械兼儲。吳鉤越棘,純鉤湛盧。戎車盈於石城,戈船掩 於江湖。露往霜來,日月其除。草木節解,鳥獸腯膚。觀 鷹隼,誡征夫。坐組甲,建祀姑。命官帥而擁鐸,將挍獵 乎具區。烏滸狼,夫南西屠。儋耳黑齒之酋,金鄰象 郡之渠。驫駥GJfont矞,靸霅驚捷,先驅前途。俞騎騁路,指 南司方。出車,被練鏘鏘。吳王乃巾玉輅,軺驌驦。 旗魚須,常重光。攝烏號,佩干將。羽毛揚蕤,雄戟耀鋩。 貝胄象弭,織文鳥章。六軍袀服,四騏龍驤。峭格周施, 罿罻普張。瑣結,罠蹄連綱。阹以九疑,禦以沅湘。 輶軒蓼擾,彀騎煟煌。袒裼徒搏,拔距投石之部。猿臂 駢脅,狂趭獷。鷹瞵鶚視,參譚翋。若離若合者,相 與騰躍乎莽之野。千鹵殳鋋,暘夷勃盧之旅。長 短兵,直髮馳騁。儇佻坌並,銜枚無聲。悠悠GJfont旌者,相 與聊浪乎昧莫之坰。鉦鼓疊山,火烈熛林。飛爓浮煙, 載霞載陰。拉擸雷硠,崩巒阤岑。鳥不擇木,獸不擇音。 GJfont甝虪,GJfontGJfont。驀六駮,追飛生。彈鸞鶁,射猱。白雉 落,黑鴆零。陵絕嶚嶕,聿越巉嶮。跇踰竹柏,猭杞柟。 封狶,神螭掩。剛鏃潤,霜刃染。於是弭節頓轡,齊鑣 駐驆。徘徊倘佯,寓目幽蔚。覽將帥之拳勇,與士卒之 抑揚。羽族以觜距為刀鈹,毛群以齒角為矛鋏,皆體 著而應卒。所以挂扢而為創痏,衝踤而斷筋骨。莫不 GJfont銳挫鋩,拉捭摧藏。雖有石林之岝崿,請攘臂而靡 之;雖有雄虺之九首,將抗足以跐之。顛覆巢居,剖破 窟宅。仰攀鵔鸃,俯蹴豺貘。GJfont剞熊羆之室,剽掠虎豹 之落。猩猩啼而就擒,GJfontGJfont笑而被格。屠巴蛇,出象骼。 斬鵬翼,掩廣澤。輕禽狡獸,周章夷猶。狼跋乎中,忘 其所以睒,失其所以去就。魂褫氣懾而自踢者, 應弦而飲羽,形僨景僵者,累積而增益,雜襲錯繆。傾 藪薄,倒岬岫。巖穴無豜豵,翳薈無鷚。思假道於豐 隆,披重霄而高狩。籠烏兔於日月,窮飛走之棲宿。嶰 澗GJfont,岡岵童。罾罘滿,效獲眾。迴靶乎行,睨觀漁乎三 江。汎舟航於彭蠡,渾萬艘而既同。弘舸連舳,巨艦接 艫。飛雲蓋海,制非常模。疊華樓而島峙,時髣GJfont於方 壺。比鷁首之有裕,邁艅艎於往初。張組幃,搆流蘇。開 軒幌,鏡水區。篙工楫師,選自閩禺。習御長風,狎翫靈 胥。責千里於寸陰,聊先期而須臾。櫂謳唱,簫籟鳴。洪 流響,渚禽驚。弋磻放,稽鷦鵬。虞機發,留鵁鶄。鉤餌縱 橫,網罟接緒。術兼詹公,巧傾任父。筌,鱺鱨鯊。罩 兩GJfont,罺鰝蝦。乘鱟黿鼉,同罛共羅。沈虎潛鹿,GJfont 束。鯨背中於群犗,欃槍暴出而相屬。雖復臨河而 釣鯉,無異射鮒於井谷。結輕舟而競逐,迎潮水而振 緡。想萍實之復形,訪靈夔於鮫人。精衛銜石而遇繳, 文鰩夜飛而觸綸。北山亡其翔翼,西海失其游鱗。雕 題之士,鏤身之卒。比飾虯龍,蛟螭與對。簡其華質,則 亄費錦繢。料其虓勇,則鵰悍狼戾。相與昧潛險,搜GJfont 奇。摸蝳蝐,捫觜蠵。剖巨蚌於回淵,濯明月於漣漪。畢 天下之至異,訖無索而不臻。谿壑為之一罄,川瀆為 之中貧。哂澹臺之見謀,聊襲海而徇珍。載漢女於後 舟,追晉賈而同塵。汨乘流以砰宕,翼颸風之GJfontGJfont。直 衝濤而上瀨,常沛沛以悠悠。汔可休而凱歸,揖天吳 與陽侯。指包山而為期,集洞庭而淹留。數軍實乎桂 林之苑,饗戎旅乎落星之樓。置酒若淮泗,積肴若山 丘。飛輕軒而酌綠醽,方雙轡而賦珍羞。飲烽起,釂鼓 震。士遺倦,眾懷忻。幸乎館娃之宮,張女樂而娛群臣。 羅金石與絲竹,若鈞天之下陳。登東歌,操南音。奏陽 阿,詠韎任。荊豔楚舞,吳歈越吟。翕習容裔,靡靡愔愔。 若此者,與夫唱和之隆響,動鐘磬之鏗鈜。有殷坁頹 於前,曲度難勝。皆與謠俗葉協,律呂相應。其奏樂也, 則木石潤色;其吐哀也,則凄風暴興。或超延露而駕 辯,或踰淥水而採菱。軍馬弭髦而仰秣,淵魚竦鱗而 上升。酣湑半,八音并。歡情留,良辰征。魯陽揮戈而高麾,迴曜靈於太清。將轉西日而再中,齊既往之精誠。 昔者夏后氏朝群臣於茲土,而執玉帛者以萬國。蓋 亦先王之所高會,而四方之所軌則。春秋之際,要盟 之主。闔閭申其威,夫差窮其武。內果伍GJfont之謀,外騁 孫子之奇。勝彊楚於柏舉,棲勁越於會稽。闕溝乎商 魯,爭長於黃池。徒以江湖嶮陂,物產殷充。繞霤未足 言其固,鄭白未足語其豐。士有陷堅之銳,俗有節概 之風。睚眥則挺劍,喑嗚則彎弓。擁之者龍騰,據之者 虎視。麾城若振槁,搴旗若顧指。雖帶甲一朝,而元功 遠致。雖累葉百疊,而富強相繼。樂湑衎其方域,列仙 集其土地。桂父練形而易色,赤須蟬蛻而附麗。中夏 比焉,畢世罕見。丹青圖其象珍瑋,貴其寶利也。舜禹 游焉,沒齒而忘歸。精靈留其山阿,翫其奇麗。剖判庶 士,商搉萬俗。國有鬱鞅而顯敞,邦有湫阨而踡跼。伊 茲都之函弘,傾神州而韞櫝。仰南以斟酌,兼二儀 之優渥。由此而揆之,西蜀之於東吳,小大之相絕也, 亦猶棘林螢耀,而與夫GJfont木龍燭也。否泰之相背也, 亦猶帝之懸解,而與夫桎梏疏屬也。庸可共世而論 巨細,同年而議豐确乎。暨其幽遐獨邃,寥郭閒奧。耳 目之所不該,足趾之所不蹈。倜儻之極異,崛詭之殊 事,藏理於終古,而未寤於前覺也。若吾子之所傳,孟 浪之遺言,略舉其梗概,而未得其要玅也。

《北山移文》
GJfont
编辑

鍾山之英,草堂之靈。馳煙驛路,勒移山庭。夫以耿介 拔俗之標,瀟灑出塵之想。度白雪之方潔,干青雲而 直上。吾方知之矣。若其亭亭物表,皎皎霞外,芥千金 而不盻,屣萬乘其如脫。聞鳳吹於洛浦,值新歌於延 瀨。固亦有焉。豈其始終參差,蒼黃反覆。淚翟子之悲, 慟朱公之哭。乍迴跡以心染,或先貞而後黷。何其謬 哉。嗚呼。尚生不存,仲氏既往。山阿寂寥,千載誰賞。世 有周子,雋俗之士。既文既博,亦元亦史。然而學遁東 魯,習隱南郭。竊吹草堂,濫巾北嶽。誘我松桂,欺我雲 壑。雖假容於江皋,乃攖情於好爵。其始至也,將欲排 巢父。拉許由。傲百世,蔑王侯。風情張日,霜氣橫秋。或 歎幽人長往,或怨王孫不遊。談空空於釋部,覈元元 於道流。務光何足比,涓子不能儔。及其鳴騶入谷,鶴 書赴隴。形馳魄散,志變神動。爾乃眉軒席次,袂聳筵 上。焚芰裳而裂荷衣,抗塵容而走俗狀。風雲悽其帶 憤,泉石咽而下愴。望林巒而有失,顧草木而如喪。至 其紐金章,綰黑綬。跨屬城之雄,冠百里之首。張英風 於海甸,馳妙譽於浙右。道帙長擯,法筵久埋。敲扑喧 囂犯其慮,牒訴倥傯裝其懷。琴歌既斷,酒賦無續。常 綢繆於結課,每紛綸於折獄。籠張趙於往圖,架卓魯 於前錄。希蹤三輔豪,馳聲九州牧。使我高霞孤映,明 月獨舉。青松落陰,白雲誰侶。GJfont戶摧絕無與歸,石徑 荒涼徒延佇。至於還飆入幕,寫霧出楹。蕙帳空兮夜 鶴怨,山人去兮曉猿驚。昔聞投簪逸海岸,今見解蘭 縛塵纓。於是南嶽獻嘲,北隴騰笑。列壑爭譏,攢峰GJfont 誚。慨遊子之我欺,悲無人以赴弔。故其林慚無盡,澗 愧不歇。秋桂遺風,春蘿擺月。騁西山之逸議,馳東皋 之素謁。今乃促裝下邑,浪枻上京。雖情投於魏闕,或 假步於山扃。豈可使芳杜厚顏,薜荔蒙恥。碧嶺再辱, 丹崖重滓。塵遊躅於蕙路,污淥池以洗耳。宜扃岫幌, 掩雲關。斂輕霧,藏鳴湍。截來轅於谷口,杜妄轡於郊 端。於是叢條瞋膽,疊穎怒魄。或飛柯以折輪,乍低枝 而掃跡。請迴俗士駕,為君謝逋客。

《鍾山飛流寺碑》
元·帝
编辑

清梵夜聞風,傳百常之觀寶鈴,朝響,聲揚千秋之宮。 同符上隴,望長安之城闕,有類偃師。瞻洛陽之臺,殿 瞰連甍,而如綺雜。群木而成帷,銘曰:雲聚峰。高風清 鐘徹,月如秋扇,花疑春雪,極目千里,平原迢遞。

《攝山栖霞寺碑》
同前
编辑

金池無底,已通寶塹之側。玉樹生風,傍臨綵船之上。 三重欄楯,七寶蓮花,通風承露,含香映日,銘曰:苔依 翠屋。樹隱丹楹,澗浮山影,山傳澗聲,風來露歇,日度 霞輕,三災不毀,得一而貞。

《元圃牛渚磯碑》
同前
编辑

竊以增城九重,仙休八樹,未有船如贗鶴,時度宓妃, 橋似牽牛,能分織女,丹鳳為群,紫柱成列,清風韻響, 即代僊歌,桂影浮池,仍為月浦。銘曰:璧月朝暉,金樓 啟扉,畫船向浦,錦纜牽磯,花飛拂袖,荷香入衣,山林 朝市,併覺忘歸。

《瀨水貞義女碑記》
唐·李白
编辑

皇唐葉有六聖,再造八極,鏡照萬方幽明。咸熙天秩 有禮,自太古及今,君君臣臣,烈士貞女,采其名節,尤 彰。可激清頹俗者,皆掃地而祠之蘭。烝椒漿,歲祀罔 缺而茲邑,貞義女光靈翳。然埋冥古遠,琬琰不刻,豈 前修博達者為邦之意乎。貞義女者,溧陽黃山里史 氏之女也。以家溧陽史闕,書之歲三十,弗移天。於人 清英潔白,事母純孝,手柔荑而不龜,身擊溧以自業。 當楚平王時,平王虞忠助讒苛虐厥政,芟於尚斬,於奢血流于朝,赤族伍氏怨毒于人,何其深哉。子胥始 東奔勾吳,月涉星遁,或七日不火,傷弓于飛,逼迫于 昭,關匍匐于瀨,渚捨車而徒,告窮此女,目色以臆,授 之壺漿,全人自沉形,與口滅卓絕,千古聲凌,浮雲激 節,必報之讎雪。誠無疑之地難乎哉。借如曹娥,潛波 理,貫于孝道,聶姊殞肆概動于天倫。魯姑棄子,以卻 三軍之眾。漂母進飯,沒受千金之恩。方之于此,彼或 易爾。率使伍君開張,闔閭傾蕩鄢郢,吳師鞭屍于楚 國,申胥泣血于秦廷,我亡爾存,亦各壯志。張英風於 古今,泄大憤于天地,微此女之力,雖GJfont為忠孝之士 亦焉。能咆哮烜GJfont,施于後世耶。望其溺所,愴然低迴 而不能去。每風號,吳天月苦,荊水響像,如在精魂,可 悲。惜其投金有泉,而刻石無主。哀哉。邑宰滎陽鄭公, 名晏家康成之學,世子產之才,琴清心閒百里,大化 有若主簿,扶風竇嘉賓縣尉。廣平宋陟丹陽,李濟南 朝,陳然清河張昭,皆有卿才,霸略同事相協,緬紀英 淑,勒銘道周。雖陵頹海竭,文或不死,其辭曰:粲粲貞 女,孤生寒門,上無所天,下報母恩,春風三十,花落無 言。乃如之,人激漂清源碧流,素手縈彼,潺湲求思不 可秉節,而存伍胥東奔,乞食于此女,分壺漿滅口,而 死聲。動列國義形壯士入郢,鞭屍還吳雪恥,投金瀨 沚,報德,稱美。明明千秋,如月在水。

《二水亭記》
宋·史正志
编辑

秦淮源出句容,溧水兩山自方山合流,至建業。貫城 中而西,以達于江。有洲橫截其間,李太白所謂二水。 中分白鷺洲是也。束秦淮兩城隅對峙,北為賞心亭, 其南闕焉。登城而望,坐挹牛首,可憑藉如案。淮山一 帶,沙洲煙嶼,皆不遺毫髮。意古必有亭其上者,一旦 父老謂予,曰:此承平時二水亭也。考於圖志,不載。嗚 呼。六朝以來,迨今九百餘年,其廢,興成敗,可勝言哉。 今之為城,蓋自徐溫之改築亭,以二水名,不知為何 時。豈歲月久遠,故不傳耶。城下二水,混混東流,古今 固自若也。昔羊叔子登峴山,顧其客鄒湛,曰:自有宇 宙,便有此山。勝士登此,遠望如我與卿者,多矣。皆湮 滅無聞,使人悲傷。湛曰:公名與此山俱傳,若湛輩當 如公言耳。嗟夫,有志之士,慨其名之,不與山傳也。如 此頃者,城壁缺壞,才辨瓦礫,是亭之名,失其傳久矣。 況于一時登臨之人哉。碑石果可託于峴山,為不朽 乎。蓋笑叔子之志,真區區也。予方修築城隅,復建是 亭,揭以舊名,而為之記。後有來者,覽江山之勝,而讀 予之文,因悟。夫城之與亭廢興成敗,相尋於無窮,而 人事得喪,倏往而忽來,思所以託名於後世者,可不 慨然有感,而為之賦耶。

《新亭記》
前人
编辑

西南去城十二里有岡,突然起於丘墟隴畝間,其勢 回環險阻。意古之為壁壘者,或曰此六朝所謂新亭 是也。予攷之,地志信然。方六朝時,上流奔衝,用兵戰 爭,無不扼此相拒。先據者勝亭之名始見於東晉,至 宋王僧達更為中興亭,其後干戈相尋,鞠為榛莽,不 知幾年矣。予因送客過之,徘徊顧盼,愴然有感。乃即 其地稍南為亭,榜以舊名,其制崇高廣袤,雖未必及 於舊。而山川形勢,登覽之,勝煥然如新。則世之相後, 累數百歲,未嘗有改也。初,元帝過江,人士暇日相邀, 出新亭,周顗坐中,興嘆謂:風景不殊,舉目有江河之 異,因相與流涕。獨王導變色,以楚囚對泣,責之。且有 戮力王室,克復神州之言。導可謂:有其志矣。當一馬 化龍之後,導首任相柄,非不立志恢復。而元戎屢動 不出,郊圻經略,區區僅全。吳楚以至中,更敦峻之叛 下陵上,辱紀綱不振。導于是時浮沉,俯仰終其身,自 開學校一事,略不能有所建,立平居,暇日非清談自 命,則有短轅犢車長,柄麈尾之譏。驗以前日之言,徒 虛語耳。所謂江左夷吾,功烈如是,其卑乎。蓋人之情, 多銳于新,而怠于久。自古規模之作,于新者,不苟,則 勳業之傳于久者必大,天下萬物無不始于新也。新 之以為用,則精神運動之妙,鼓無天下。雖百世作興, 而不窮不能者,日就因循,苟且而不知所以振起故。 自其新者,觀之,則物無不故。自其善用者,觀之,則物 無有故。而皆可以日新矣。中原者,東晉故物也。南渡 之初,庶事草創,故以江左為新,造而亭之,名亦因以 為新。導不能日用其新,以酬其素志,晏安有以敗之 也。然則今日新亭之復,豈特為將迎,游燕之地,憑高 眺遠,動游子之悲,而發北客之嘆也。哉嘗試與客登 亭,四望其西,定山一帶,清曠龍洞,綿亙數百里。實與 長江為唇齒之勢,其東牛首方山,緣延周匝,意斗牛 間,王氣宛然,自若也。其南則新林板橋,控扼屯守之, 所歷歷可考。其北幕府諸山連接,石頭蹲踞如虎,想 孫權城築之,氣尚凜凜如生也。南北敻隔中原,如故 要當哭,泣于歡笑之際,藥石于強壯之時,不敢怠於 新,以圖其故。功名之士,患無志耳,苟有其志,又患無 其才。今天下豪傑輩出,安敢厚誣以為無人。異時擊 楫,渡江掃清中原,以日新之志,收日新之功,使王導一時空言,乃驗于百世之下者,庶幾是亭有以發之。

《鳳凰臺記》
馬光祖
编辑

尚書戶部員外郎倪公,以總領淮西軍馬錢糧,兼漕 江東金陵郡,其治所也。治以簡靜,賦平人和,故得休 其暇日。考卜惟勝,作鳳凰臺。臺舊在郡西南隅,保寧 寺側,余嘗剝蘚尋碑訪古訂實,而老禪宿衲無能道 者,雖圖經載,宋元嘉中,因神爵至,而臺得名。然寺之 淳熙壁記,迺謂晉昇平,已有臺。元嘉時,王顗復面臺, 締樓我朝。祥符間,又嘗著亭於斯。斯樓,斯亭,咸以鳳 字星移,境換,鳳去臺空。于是蕪沒于屯煙,戍火之場 矣。今臺蓋唐布政臺也。後世因以存古焉。然而風隳 雨毀,漫漶不鮮,棟橈級夷荒穢,弗治。騷人勝士顧瞻, 徊徨率不得。以極其游覽之娛,盡登臨之美。後觀得 無廢乎。公迺凌氛埃,登亢爽腐折,斯革破缺,用完碧 欄螭,飛萬瓦鱗,次然後幽想,逸發神游,飄蕭煙雲,徐 來風雨,在下遙青遠,白刻露清,高沙鷺水鳧,游浣飛 泳龍,腰鶴膝俯伏,後先而夕陽衰。草之悲,夜月寒沙 之恨,亦紛紛落研席間矣。公于是舉酒觴客,撫飛軒 而浩歌白也之詩,聲動林木。吳時,花草亦不覺為之 出色也。客有屬而和者,曰:臺峨峨兮,山之陽。招桂樛 兮芳菲彌章日五色兮,雲飛揚。嘻鳳凰兮,胡不來翔。 臺巍巍兮,山之扉,膏吾車兮,天風吹衣。鶩在茄兮,烏 潛飛。嘻鳳凰兮,胡不來,儀公聞之,曰:梧桐生兮,子姑 醉。公錢塘人,名垕,字泰定。

《閱江樓記》
宋·濂
编辑

金陵為帝王之州,自六朝迄於南唐,類皆偏據一方, 無以應山川之王氣。逮我皇帝定鼎於茲,始足以當 之。由是聲教,所暨罔間,朔南存神穆清,與天同體。雖 一豫一游,亦可為天下後世法。京城之西北有獅子 山,自盧龍蜿蜒而來,長江如虹貫,蟠遶其下。上以其 地雄勝,詔建樓於顛,與民同游觀之。樂,遂錫嘉名為 閱江。云登覽之,頃萬象森列,千載之祕,一旦軒露,豈 非天造地設,以俟大一統之君,而開千百世之偉觀 者,歟當風日清美,法駕幸臨,升其崇椒,憑欄遙矚,必 悠然而動遐思。見江漢之朝宗,諸侯之述職,城池之 高深,關阨之嚴固,必曰:此朕櫛風沐雨,戰勝攻取之 所致也。中夏之廣益,思有以保之。見波濤之浩蕩,風 帆之上下,番舶接跡而來,廷蠻琛聯肩而入貢,必曰: 此朕德綏威服,覃及內外之所及也。四陲之遠,益思 有以柔之,見兩岸之間,四郊之上,耕人有炙膚皸足 之煩,農女有捋桑行饁之勤,必曰:此朕拔諸水火,而 登于衽席者也。萬方之民,益思有以安之,觸類而思, 不一而足。臣知斯樓之建,皇上所以發舒精神,因物 感興,無不寓。其至治之思,奚止閱夫長江而已哉。彼 臨春結綺,非不華矣。齊雲落星,非不高矣。不過樂管 絃之淫,響藏燕趙之艷姬,不旋踵間而感慨,係之臣 不知其為何說也。雖然長江發源岷山,委蛇七千餘 里而入海,白涌碧翻,六朝之時,往往倚之為天塹。今 則南北一家,視為安流,無所事乎。戰爭矣。然則果誰 之力歟,縫掖之士,有登斯樓,而閱斯江者,當思聖德, 如天浩蕩,難名與神禹疏。鑿之功同一罔,極忠君報 上之心,其有不油然而興耶。臣不敏奉旨撰記,欲上 推宵旰,圖治之切者,勒諸貞GJfont。他若留連光景之辭, 皆略而不陳懼褻也。

《遊陽山記》
胡廣
编辑

永樂三年秋,皇帝因建碑孝陵。斲石于都城東北之 陽山,得良材焉。其長十四丈有奇,闊不及長者三之 一。厚丈二尺,色黝澤如漆,無疵GJfont越。九月戊午,特命 翰林臣往觀,於是學士解公縉,侍講金公,幼孜暨廣 偕往。己未由朝陽門出,過十里鋪,直扺滄波門。門外 隔平疇山,蟬聯起伏,即城中所見諸山也。山下煙林 村落,耕夫餉婦,橫縱隴畝。予三人觀其作勞,徘徊久 之,見田塍畔繫二舟,田水與大江相通,故有舟。然平 疇曠野,見此一舟,亦自奇絕。水之上有古石橋,石半 墮橋下,橋西北有土溝。問之溝,旁人云:國初取土築 拒馬牆,就以疏牆內流水。由拒馬牆折北而行,至麒 麟門,折東行五六里,漸多坡陀。幼孜與予乘,肩輿上 下山岡,輒相與步行,以息僕夫之力。解公騎行,常先 一二里許,不見予二人。來輒下馬候。又東過一長阪, 阪下路岐而二,一依阪足折北,一下田間,折而南。予 方惑所從,田間人曰:南行。遂遵田畔折入小村市,東 山麓度坳入谷,行長稜十餘里,始至陽山。山下草茇 數百間以舍趨事者,周以樊通二門,入門有井,有石 池。出門上百步許,有井。井之外有深坑,平山上土石 填之,舉石者,邪許之聲相應,仰見巨石,穹然城立。三 人相視驚嘆,所未嘗見,謂天生此石,以有待也。山高 數里,其體皆石,其旁巉崖,不便登陟。從碑石左攀躋 而上,一人引手,一人下推,又躋一級,漸至山頂。石如 磨頭者,目窊者,竅而通者,高者,下者,險不可履。蟻緣 而度,漸過碑石,右稍平可行。余心悸目眩,不能下視, 獨解公登石立,久之。余坐息,定更踰山頂數十步,望見長江數百里,隱隱而來,舟帆上下如豆。江北諸山, 澹然如煙,霏霧靄間,杳不可辨。山近東北二岸,峭拔 如削,即都城東門。望見二峰,青翠高聳者。山南有葉 丞相墓,按葉祖洽,熙寧三年,廷對第一,官至徽猷閣 直學士,終于真州,奉敕葬此。金陵志亦以為墓在宣 義鄉,即此。而俗誤傳,葉丞相也。南望鍾山一峰,秀立 天際,如玉筍。都城萬雉,紅光紫氣,蔚蔚蔥蔥結為龍。 文散為霞彩,誠萬世帝王之都也。日午下山,至小村 市,望見樹林陰翳中一徑,沿澗上,兩旁皆松柏,有古 寺,甚牢落。梁本業寺也。刱于天監九年,五代時碑刻 尚存,有古桂二株,其本枯朽。其旁枝復拱抱,又將枯 矣。疑與寺同植者,從旁入一小軒,軒外多竹,其南有 古井,汲以烹茶,味甘洌。復尋寺前小徑,轉登寺後山, 山多石,石罅多棘刺,行則鉤衣。以手褰衣,去地尺徐, 行至一巨石上,坐眺少頃,從山脊下。至寺。地志云:謝 靈運墓在寺近,叩僧,不知其處。庚申,旦離寺,由故道 入麒麟門,緣鍾山麓而行,午至靈谷寺,觀當時善畫 者,圖雪景海水干壁寺,僧出。東坡詩翰有元,諸名公 品題并,宋遂篆書金剛經,觀之,至暮而還。

江寧府部藝文二编辑

《遊覆舟山》
宋·考武帝
编辑

束髮好怡衍,弱冠頗流薄。素想終勿傾,聿來果丘壑。 層峰亙天維,曠渚綿地絡。逄皋列神苑,遭壇樹仙閣。 松墱含青暉,荷源煜彤爍。川界泳遊鱗,巖庭響鳴鶴。

《侍宴覆舟山二首》
鮑照
编辑

息雨清上郊,開雲照中縣。遊軒越丹居,暉燭集京殿。 凌高躋飛楹,追焱起流宴。苑含靈群,巖庭藏物變。 明輝爍神都,麗氣冠華甸。目遠幽情周,醴洽深恩遍。

繁霜飛玉闥,愛景麗皇州。清蹕戒馳路,羽蓋佇宣游。 神居既崇盛,巖嶮信環周。禮俗陶德聲,昌會溢民謳。 慚無勝化質,謬從雲雨遊。

《還都至三山望石頭城》
前人
编辑

泉源安首流,川末澄遠波。晨光被水族,曉氣散林阿。 兩江皎平迥,三山鬱駢羅。南帆望越嶠,北榜指齊河。 關扃繞天邑,襟帶抱尊華。長城非壑嶮,峻岨似荊芽。 攢樓貫白日,樆堞隱丹霞。征夫喜觀國,遊子遲見家。 流連入京引,躑躅望鄉歌。彌前嘆景促,逾近GJfont路多。 偕萃猶如茲,弘易將謂何。

《入朝曲》
齊·謝朓
编辑

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逶迤帶綠水,迢遞起朱樓。 飛甍夾馳道,垂楊蔭御溝。凝笳翼高蓋,疊鼓送華輈。 獻納雪臺表,功名良可收。

《晚登三山還望京邑》
前人
编辑

灞涘望長安,河陽視京縣。白日麗飛甍,參差皆可見。 餘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 去矣方滯淫,懷哉罷歡宴。佳期悵何許,淚下如流霰。 有情知望鄉,誰能鬒不變。

《望三湖》
前人
编辑

積水照赬霞,高臺望歸翼。平原周遠近,連汀見紆直。 葳蕤向春秀,芸黃共秋色。薄暮傷哉人,嬋媛復何極。

《昧旦出新亭》
徐勉
编辑

驅車凌蚤度,山華映初日。攬轡且徘徊,復值江清謐。 杳靄楓樹林,參差黃鳥匹。氣物宛如斯,重以心期逸。

《鍾山解講》
梁·昭明太子蕭統
编辑

清宵出望園,詰晨屆鍾嶺。輪動文學乘,笳鳴賓從靜。 暾出巖隱光,月落林餘影。糾紛八桂密,坡GJfont再城永。 伊予愛丘壑,登高至節景。迢遞睹千室,逶邐觀萬頃。 即事已如斯,重茲遊勝境。精理既已詳,微言亦兼逞。 方知惠疑作蕙帶人,囂虛成易屏。眺瞻情未終,龍鏡忽 遊騁。非曰樂逸遊,意欲識箕潁。

《登鍾山燕集望西靜壇》
吳均
编辑

客思何以緩,春郊滿初律。高車陸離至,駿騎差池出。 寶碗汛蓮花,珍杯食竹實。才勝商山四,文高竹林七。 復望子喬壇,金繩映綠帙。風雲生屋宇,芝映被仙室。 方隨鳳凰去,悠然駕白日。

《帆渡吉陽洲同孝儀賦》
劉孝威
编辑

江風凌曉急,鉦鼓候晨催。幸息榜人唱,聊望高帆開。 聯村倏忽盡,循汀俄頃回。疑是傍洲退,似覺前山來。 將與圖南競,誰云勞泝洄。

《古意酬到長史溉登瑯琊城》
徐悱
编辑

甘露警烽堠,上谷扺樓蘭。此江稱豁險,茲山復鬱盤。 表裡窮形勝,襟帶盡巖巒。修篁壯下屬,危樓峻上干。登陴起遐望,回首見長安。金溝朝灞滻,甬道入鴛鸞。 鮮車鶩華轂,汗馬躍銀鞍。少年負壯氣,耿介立衝冠。 懷紀燕山石,思開函谷丸。豈如灞上戲,羞取路傍觀。 寄言封侯者,數奇良可嘆。

《新亭送別應令》
陳徐陵
编辑

風吹臨伊水,時駕出河梁。野燎村田黑,江秋岸荻黃。 隔城聞上鼓,迴舟隱去檣。神襟愛遠別,流涕極清漳。

《送許拾遺恩歸江寧拜親》
唐·岑參
编辑

詔書下青瑣,駟馬還吳洲。束帛仍賜衣,恩波漲滄流。 微祿將及親,向家非遠遊。看君五斗米,不謝萬戶侯。 適出西掖垣,如到南徐州。歸心望海日,鄉夢登江樓。 大江盤金陵,諸山橫石頭。楓樹隱茅屋,橘林繫漁舟。 種藥疏故畦,釣魚垂舊鉤。對月京口夕,觀濤海門秋。 天子憐諫官,論事不肯休。早來丹墀下,高駕無淹留。

《示金陵子》
李白
编辑

金陵城東誰家子,竊聽琴聲碧窗裡。落花一片天上 來,隨人直渡西江水。楚歌吳語嬌不成,似能未能真 有情。謝公正要東山妓,攜手林泉處處行。

《春日陪楊江寧及諸官宴北湖感古作》
编辑

前人

昔聞顏光祿,攀龍宴京湖。樓船入天鏡,帳殿開雲衢。 君王歌大風,如樂豐沛都。延年獻佳作,邈與詩人俱。 我來不及此,獨立鍾山孤。楊宰穆清風,芳聲騰海隅。 英僚滿四座,粲若瓊林敷。鷁首弄倒景,蛾眉綴明珠。 新絃採梨園,古舞嬌吳歈。曲度繞雲漢,聽者皆懽娛。 雞棲何嘈嘈,汪月拂笙竽。古之帝宮苑,今乃人樵蘇。 感此勸一觴,願君覆瓢壺。榮盛當作樂,毋令後賢吁。

《自金陵泝流過白壁山翫月達天門寄句容王主簿》
前人
编辑

滄江泝流歸,白壁見秋月。秋月照白壁,皓若山陰雪。 幽人停宵征,估客忘早發。進帆天門山,回首牛渚沒。 川長信風來,日出宿霧歇。故人在咫尺,心賞成燕越。 寄君青蘭花,惠好庶不絕。

《新林浦阻風寄友人》
前人
编辑

潮水定可信,天風難與期。清晨西北轉,薄暮東南吹。 以此難掛席,佳期益相思。海月破圓景,菰蔣生綠池。 昨日北湖梅,花開已滿枝。今朝東門柳,夾道垂青絲。 歲物忽如此,我來定幾時。紛紛江上雪,草草客中悲。 明發新林浦,空吟謝朓詩。

《金陵白楊十字巷》
前人
编辑

白楊十字巷,北夾湖溝道。不見吳時人,空生唐年草。 天地有反覆,宮城盡傾倒。六帝餘古丘,樵蘇泣遺老。

《秋夜板橋浦泛月獨酌懷謝朓》
前人
编辑

天上何所有,迢迢白玉繩。斜低建章闕,耿耿對金陵。 漢水舊如練,霜江夜清澄。長川瀉落月,洲渚曉寒凝。 獨酌板橋浦,古人誰可徵。元暉難再得,灑淚氣填膺。

《遊丹陽湖》
前人
编辑

湖與元氣連,風波浩難止。天外賈客歸,雲間片帆起。 龜游蓮葉上,鳥入蘆花裡。少婦棹輕舟,歌聲逐流水。

《三山望金陵寄殷淑》
前人
编辑

三山懷謝朓,水澹望長安。蕪沒河陽縣,秋江正北看。 盧龍霜氣冷,鳷鵲月光寒。耿耿憶瓊樹,天涯寄一懽。

《月夜金陵懷古》
前人
编辑

蒼蒼金陵月,空懸帝王州。天文列宿在,霸業大江流。 綠水絕馳道,青松摧古丘。臺傾鳷鵲觀,宮沒鳳凰樓。 別殿悲清署,芳園罷樂遊。一聞歌玉樹,蕭颯後庭愁。

《送許八拾遺歸江寧覲省甫昔時嘗客遊此縣於許生處乞瓦棺寺維摩圖樣志諸篇末》
编辑

杜甫

詔許辭中禁,慈顏赴北堂。聖朝新孝理,祖席倍輝光。 內帛擎偏重,宮衣著更香。淮陰新夜驛,京口渡江航。 春隔雞人晝,秋期燕子涼。賜書誇父老,壽酒樂城隍。 看畫曾饑渴,追蹤恨淼茫。虎頭金粟影,神妙獨難忘。

《獨孤中丞筵陪餞韋使君赴昇州》
编辑

皇甫冉

中司龍節貴,上客虎符新。地控吳襟帶,才光漢縉紳。 泛舟應度臘,入境便行春。處處歌來暮,長江建業人。

《金陵懷古》
劉禹錫
编辑

潮滿冶城渚,日斜征虜亭。芳洲新草綠,幕府舊煙青。 興廢由人事,山川空地形。後庭花一曲,幽怨不堪聽。

《江令宅》
前人
编辑

南朝詞臣北朝客,歸來唯見秦淮碧。池臺竹樹三畝 餘,至今猶道江家宅。

《石頭城》
前人
编辑

山圍故國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東邊舊時 月,夜深還過女牆來。

《烏衣巷》
前人
编辑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 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臺城》
前人
编辑

臺城六代競豪華,結綺臨春事最奢。萬戶千門成野草,只緣一曲後庭花。

《遊攝山》
權德輿
编辑

攝山標勝紀,暇日諧想矚。縈迴松路深,繚繞雲崖曲。 重樓回樹杪,古像鑿山腹。人遠水木清,地幽蘭桂馥。 層臺聳金碧,絕頂摩淨綠。下界誠可悲,南朝紛在目。 焚香入古殿,待月出深竹。稍覺天籟寂,自傷人事促。 宗雷此相遇,偃臥隨所欲。清論月輪低,閒吟茗花熟。 一生如土梗,萬慮皆桎梏。永願事潛師,窮年此棲宿。

《金陵》
前人
编辑

始發碧江口,曠然皆遠心。風清舟在鑑,日落水浮金。 瓜步逢潮汐,臺城過鴈音。故鄉何處是,雲外即喬林。

《經過建業》
劉滄
编辑

六代興衰曾此地,西風露泣白蘋花。煙波浩渺空亡 國,楊柳蕭條有幾家。楚塞秋光晴入樹,浙江殘雨晚 生霞。凄涼處處漁樵路,鳥去人歸山影斜。

《板橋晚別》
李商隱
编辑

迴望高城落曉河,長亭窗戶壓微波。水仙欲上鯉魚 去,一夜芙蓉紅淚多。

《金陵懷古》
許渾
编辑

玉樹歌殘王氣終,景陽兵合戍樓空。松楸遠近千官 塚,禾黍高低六代宮。石燕拂雲晴亦雨,江豚吹浪夜 還風。英雄一去豪華盡,唯有青山似洛中。

《金陵阻風登延祚閣》
前人
编辑

極目皆陳蹟,披圖問遠公。戈鋋三國後,冠蓋六朝中。 葛蔓交殘壘,芒花沒廢宮。水流簫鼓絕,山在綺羅空。 極浦千艘聚,高臺一徑通。雲移吳岫雨,潮轉楚江風。 登閣慚漂梗,停舟憶斷蓬。歸期與歸路,松桂海門東。

《送客之江寧》
韓翃
编辑

春流送客不應賒,南入徐州見柳花。朱雀橋邊看淮 水,烏衣巷裡問王家。千閭萬井無多事,闢戶開門向 山翠。楚雲朝下石頭城,江燕雙飛瓦官寺。吳士風流 甚可親,相逢嘉賞日應新。從來此地誇羊酪,自有蓴 羹味可人。

《金陵夜泊》
羅隱
编辑

冷煙輕靄傍衰叢,此日秦淮駐斷蓬。棲鳥遠驚行夜 火,乳鴉高避落帆風。地消王氣波聲急,山帶秋陰樹 影空。六代精靈人不見,思量應在月明中。

《秣陵懷古》
李群玉
编辑

野花黃葉舊吳宮,六代豪華燭散風。龍虎勢衰佳氣 歇,鳳凰名在故臺空。市朝遷變秋蕪綠,墳壟高低落 照紅。霸業鼎圖人去盡,獨來惆悵水雲中。

《金陵懷古》
崔塗
编辑

葦聲蕭颯水天秋,吟對金陵古渡頭。千載是非輸蝶 夢,一樽風雨屬漁舟。若無仙分應須老,幸有山歸即 合休。何必登臨更惆悵,本來身世只如浮。

《金陵圖》
韋莊
编辑

江雨霏霏江草齊,六朝如夢鳥空啼。無情最是臺城 柳,依舊煙籠十里堤。

《遊牛首山》
前人
编辑

牛頭見鶴林,掃徑繞幽岑。春色浮山外,天河宿殿陰。 傳燈無白日,布地有黃金。休作狂歌老,回看不住心。

《鳳凰臺》
宋·郭祥正
编辑

高臺不見鳳凰遊,浩浩長江入海流。舞罷青蛾同去 國,戰殘白骨尚盈丘。風搖落日催行棹,潮擁新沙換 故洲。結綺臨春無處覓,年年芳草向人愁。

《過金陵驛》
文天祥
编辑

草色離宮轉夕暉,孤雲飄泊欲何依,山川風景原無 異,城郭人民半已非。滿地蘆花和我老,舊家燕子傍 誰飛。從今別卻江南去,化作啼鵑帶血歸。

《晚登南岡望都宮闕》
明·高啟
编辑

落日登高望帝畿,龍蟠山下見龍飛。雲霄雙闕開黃 道,煙樹三宮接翠微。沙苑馬閒秋獵罷,天街車GJfont晚 朝歸。明朝欲獻昇平頌,還逐仙班入瑣闈。

秦金不厭氣佳哉,紫蓋黃旗此日開。殘雪已銷鳷鵲 觀,浮雲不隱鳳凰臺。山如雒下層層出,江自巴中渺 渺來。六代衣冠總塵土,幸逢昌運莫興哀。

《南都》
陳繼儒
编辑

太平風景是京華,白馬黃衫七寶車。寒食GJfont雞歸去 晚,院門新月印梨花。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