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785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八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七百八十五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八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七百八十五卷目錄

 安慶府部藝文二

  櫺星門記         明羅倫

  桐城學存存堂碑記     胡纘宗

  名宦祠碑記         前人

  鄉賢祠碑記         前人

  遊浮渡山記         鍾惺

  浮山賦并序      方學漸

  桐川會館至善堂記     方大鎮

 安慶府部藝文三詩詞

  庚子歲五月中從都還阻風於規林二首

               晉陶潛

  至大雷聯句 梁何遜 劉孺 桓季珪

  方塘          隋李巨仁

  送懸洞真人謁司命真君祠  唐元宗

  四面寺瀑布         宣宗

  贈閭丘宿松         李白

  贈閭丘處士         前人

  避地司空山         前人

  泊長風沙          前人

  綠水曲           前人

  橫江詞三首       前人

  江上有懷          孫逖

  觀音巖           孟郊

  題天柱峰         白居易

  夜泊皖口遇盜求贈      李涉

  晚泊宿松          羅隱

  江亭晚眺         釋覺隱

  冷冷谷          宋蘇轍

  玉龍峽           前人

  題靈龜泉石上       黃庭堅

  丹霞晚步         黃輔之

  遊潛峰           徐俯

  過安慶江上        文天祥

  夜泊長風沙        元楊載

  泊安慶          揭傒斯

  題司空山隱居圖      薩都剌

  雙井寺遺詩        無名氏

  自集賢嶺入大龍山      余闕

  漢武射蛟臺         前人

  天開圖畫亭燕董僉憲     前人

  山谷讀書臺         前人

  題安慶城樓        明高啟

  遊龍山          王守仁

  鳳凰山           揚溥

  贈宿松傅堅         前人

  皖江           李先芳

  灘頭            前人

  送王朗守安慶       李攀龍

  書北山精舍         袁凱

  九井山行          王翰

  香茗山           解縉

  禹江書院         石頌功

  泣竹臺          吳陳琰

  臥冰池           前人

  孝義墩           前人

  泊安慶城以上詩    僧法智

  臨江仙九日泊安慶   元吳澄

職方典第七百八十五卷

安慶府部藝文二编辑

《櫺星門記》
明·羅倫
编辑

「此聖人之門也,上帝命之,聖人立之天下古今之人 由之。以太極為棟楹,以陰陽為闔闢,以五行為往來, 以六合為垣宇,以誠為椳,以敬為鑰,以禮為闑,以勇 為衛,以知為先容。」入此門也,然後為大成。其行天下 之大道,其立天下之正位,其居天下之廣居。升其堂, 其廣無外;入其室,其密無內。天下之高年皆吾家之 「老也。天下之寡弱,皆吾家之幼也。天下之顛連無告 者,皆吾家之兄若弟也。天下之昆蟲、草木、動植百物, 皆吾家之黨與也。伏羲、神農、黃帝、堯、舜、禹、湯、文、武、周 公、孔子之法,載之《六經》」者,皆吾家之所以為教也。其 教之成也,根於心,睟於面,盎於背,施於四體而達於 吾家,父安其慈,子安其孝,君安其仁,「臣安其敬,長幼 安其序,朋友安其信,男安其外,女安其內,士安於學, 農安於耕,商賈安於貿遷,行旅安於役,天地萬物莫 不各安於其所,此吾家之教化也。庭草壇杏,紅翠交映,天鳶淵魚,飛躍上下,風光霽月,灑落無邊,此吾家 之景象也。趙、孟之貴,韓、魏之富,視之如浮雲然。至吾 家者,必得其門而入。」顏子入之而嘆其高堅,曾子入 之而美其富潤,子思、孟子入之而極其高明廣大。故 曰:「堂高數仞,榱題數尺,我得志弗為也,其所見者大 也。」自是以來,漢儒以訓詁為門,魏、晉、齊、梁以老佛之 虛無寂滅為門,唐儒以文詞為門,昌黎、韓愈欲入其 門而不以其道,乃伏於光範門外,識者羞之。接孟氏 而後「入其門者,宋之諸子可數矣。或吟弄其光霽,或 品題其風花,或洞達其堂奧,或塗塈其垣墉。元吳草 廬氏欲躐數子之蹤,持杖叩門,而跛躄生焉。於戲!得 其門者或寡矣。以訓詁詞章為門者,穴竇而入者也; 以老佛異端為門者,則迷於蓁莽之區而已。」安慶府 學櫺星門舊處,窳地藥局前蔀,教授太和羅君用俊 至曰:「嘻!象正大高明,豈斯稱哉?」太守餘姚陳侯雲鶚、 二守濟南李侯方聞而視之,以白提學御史戴公珊、 巡江御史談公俊,二公咸成。乃鳩工伐石,撤藥局以 位櫺星前,俯通衢。未竣而陳侯去,太守修武王侯璠 終之。易學門於西,立泮宮坊於舊櫺星,立泮橋於池 上,甃石而高大之,有功於學,可書。介諸生楊慶、程偉 來謁,文記其成。二生歸碑。吾言於門,使遊聖人之門 者,知在此而不在彼也。

《桐城學存存堂碑記》
胡纘宗
编辑

桐城學宮之後有堂焉,敞而閎,遠而邃,虛而明,動而 靜。君子坐是堂焉,誾誾者侍,侃侃者進,便便者立,行 行者升,望此者不敢放,止此者不敢失,守此者不敢 離,去此者不敢畔,而堂不虛矣。沂水張履謙氏為是 堂以主是學,其有心哉?學譬諸身也;「明倫之堂,譬諸 胸次也;序圃門牆,譬諸四體也,則是堂譬諸心矣。存 存者不於此,將焉之也?」學宏而方,其身正矣;堂高而 大,其胸次弘矣;序整而樸,圃崇而垣,門闢而直,牆裕 而厚,其四體胖矣。若是堂之閎之,邃之明之,靜存存 者,不莊而嚴哉?夫是之謂心也,夫是之謂學也。故夫 摳衣者,負笈者,存存而升,存存而侍,存存而進,存存 而立,存之而又存也。抱道而鳴於時,服義而立於世 者,莫不以為出乎是而悖乎道,乖乎義,則有愧乎是 堂。望望而去之,謂為堂中人不可也。是堂也,有益於 桐之諸士子也,近裏著己矣。蓋「不存乎堂而存乎身, 不存乎身而存乎心,性之者之學也」纘!宗登是堂,得 是義,命是名,愓然而有警,豁然而有感,因為之記。

《名宦祠碑記》
前人
编辑

「祀之典大矣,非有勳德於國,則不得祀,非有勳德於 民,則不得祀。然豈徒也?將以報也。守有勳德於郡,令 有勳德於邑,斯郡邑所得祀矣。」安慶古皖地也,其郡 劇,其邑繁,然古今守令以賢稱者,先後相望焉。大抵 地當要衝,而今郡又為畿輔,不問其選與否,而其人 或不輕以授矣。予讀《古今史傳》,得所謂良守令若干 人,既重其名,復考其實,既集其傳,復立其祠,於是次 第其世,以舉祀焉。俾郡人再拜於其守曰:「是父母我 一郡者也,是吾一郡所當父母者也。」邑人再拜於其 令曰:「是父母我一邑者也,是吾一邑所當父母者也。」 蒙其惠於當時,沾其澤於後世。故人之思之也於郡, 莫不曰:「我守生我,我戴我守,無以報我守致其敬以 奉我守其惟是祠爾!」於邑莫不曰:「我令庇我,我感我, 令無以報我,令寄其敬以享我令其惟是祠爾!」是故 在上足以勸,在下足以觀,在古足以式,在今足以起, 在善足以誘,在惡足以警,而其風厚矣。然與其祀者, 必其足稱父母者焉,必其足稱循良者焉。其或政雖 善而德有未孚,譽雖隆而實有未愜,亦不得與焉,而 況其下者哉?祀之典不大矣乎!安慶守令之良而當 祀者,其守於周為皖伯,於唐為知騫、為及、為萬福、為 珦,於宋為師中、為酢、為幹,於元為建;其倅於宋為知 微、為椅;其帥於唐為鎮周,於宋為德興,於元為闕;其 佐於元為宗,可為補化;其令於漢為何丹,於晉為侃, 於唐「為信陵,於宋為服,於元為居仁、為宗,傑,為與、權 為道。夫其在明,其守為好德,為彧、為濟、為藩、為冕,為 茂元、為紝,其倅為叔豫。其令於桐為儼、為頤,於灊為 處義、為慶祥,於太湖為懋,於宿松為岳。其吏於郡為 用俊,望江為夔。作於前者炳炳,述於後者亹亹。振於 古者楚楚,繼於今者翼翼。於乎不既盛哉!」「《纘宗》立其 祠,作其主,人人而瞻之,歲歲而祀之」,雖不敢望下風 之萬一,然亦有所觀法,不敢放失爾矣。是為記。

《鄉賢祠碑記》
前人
编辑

安慶鄉賢祠。或有問於纘宗者曰:「皖多賢,皖多名山 大川,故其生也多忠義,多質直。是故灊岳奕奕,大龍 翻翻,廬江委委,小孤亭亭,武昌渺渺,謂皖為一都會, 是矣。予聞鄒魯多君子,燕趙多感慨士,皖而多賢,賢 而多忠義,多質多諒哉!是故於漢有翁,有邑有興;於 晉有夷,有琦,有叔度;於南宋有子平;於南齊有佟之」, 有昌寓、有求,有炯,於唐有仲源,於宋有栗,有漢卿,有 日休,有琛、有高,於元有幼學,有道夫,有良夫。翁邑興何止於漢,夷琦度何止於晉,平、求、炯、源、高何止於唐、 宋?殆無愧於三代。若栗、若琛、若幼學、若良,雖若一節, 要亦有可取焉。何也?曰:以文化者稱良,以介持者稱 文,是不可望鄒、魯而駕燕、趙也哉!其次恬退,於南齊, 若默、若引,名曰王高,治郡,於梁若敬容,稱為第一;「文 藻」於漢若稹,於陳若之元,於宋若琪,翰檢並鳴。又其 次於漢若武,於晉若準,若澄,於陳若裔,咸有聲聞,亦 表焉不可少也。且皆不得於翁邑者,君子並焉。吁!亦 嚴矣!明於桐、於懷,有六七人焉,於灊、於望,有四五人 焉,於湖於松,有二三人焉,固皆一代之豪也,然源源 而續,固未有既也。何也?曰:「士不媿於翁邑,隱不媿於 夷琦,而孝不媿於源,節不媿於高,不亦濟濟焉可稱 哉!」夫人以地靈,地以八顯,故昌黎以韓重,廬陵以歐 陽重,皖不以翁夷諸子昌大哉!嗣是而興起者,道德 偲偲,《詩》《禮》亹亹,先後相望。非文不以仕,非仕不以學, 不於灊嶽,廬江大龍小孤,重有榮耀也哉!是故纘宗 也,既立其祠,又紀其實,使百代而下,聞諸君子之風, 咸有所觀感焉。

《遊浮渡山記》
鍾惺
编辑

「遊浮渡,取道大江,法當從華巖寺入,躡石龍峰,歷會 聖諸巖,而反於金谷巖。蓋浮渡有二戶焉,曰華巖,曰 金谷,各據如來峰一面,而各相背,起華巖則止金谷, 起金谷則止華巖,此其要領也。」茲遊則吾友廬江令 章章甫道之,故從金谷入。以甲寅二月十八日,同林 古度茂之程引兆天民道沙溪,過羅汊河,去山十五 里,已見檣山。檣山者,立浮渡前,如舟之有檣也。行數 里,即桐城界。又數里,渡溪村,尋明鏡塘,即金谷巖閣 倒景也。仰獅子石,旁頫如來峰,一石落落,左右翼我 上。過九曲巖,巖居金谷左,深曲數十百丈。炬行可穿 金谷、大通諸巖地中,達金雞洞而出。若牖也,出則可 橫至會聖巖。左右今塞為僧廚,不可入,姑舍之。至金 谷巖,巖高以軒,右頫抱龍峰,置屋弘整,最當山之豁 處。縣溜數道,高寒覆人。稍左則滴珠巖,即大通巖也, 深廣可金谷之半。從兩峽數折入其上罅宛轉漏天 者,龍湫洞也。泉從罅亂整下注,若出噴壺。中腰有石 閣如螺,可周可始。其中邊石,擊之谼然,處處皆聲,知 其下皆空。所謂「入九」曲巖,可穿其地中出金雞洞者 是也。出巖,見鎖雲石一片,苔繡水泐,堅而藻也。其右 可至垂虹井、綠蘿庵矣。舍之反金谷,出紫霞關,關,石 也。弓之至地而門焉,故曰「關。」可望諸巖。右折下,上磴 莽中得首楞巖,可望九華及長江,至此者以為難矣。 再折而上,即可登妙高峰,坐金谷頂,探大通巖水所 出。舍「之,仍由首楞反紫霞關,則不踰關。步其上如石 梁,望諸峰焉。自金谷至此,皆不見檣山」云。「登嶺行,廣 長可二里餘,如大堤,可輿可馬。外見柳峰諸山,四周 浮渡,內則見胡麻溪。俯穿心巖,望金洞,圓郎壁上。其 下即晚翠巖,翠深如晚,而九曲廚煙時從洞出,若源 水花片。稍折,行深松則遠錄公塔在焉。始」見檣山,雙 塔暎對。東折五雲巖,下過伽藍洞,洞左則會聖巖也, 即遠錄公與歐文忠說法地。巖背金谷,又當山之谿 處。望檣山則益正,兩峰夾焉。稍屋之,綴以兩廡。右有 翰墨泉,泉流枕上,以炊以茗。又右則三曲巖,雲錦廊 矣。舍之左折,為翠華巖,又左為陸子巖,巖額即陸子 書。陸子者,陸宰也,宋宣和間人,字元鈞。與黃安時輩 遊此,易「皇甫巖」為今名。事詳《金谷題壁》中。巖內石曰 「枕易」,泉曰「活生」,縱橫十餘丈,前有竹,一面朝陽,洞在 竹外,又右則垂石覆出,如廊者數十丈。循廊出龍虎 關,關當廊盡處,亦一巖也。三石柱下上環生如鼎,三 足,開三門焉,故一曰關。自會聖至此,巖列如比屋也。 左拆稍下,即雷公洞矣。舍之躡石龍峰,峰又一大堤 也。偃仰如龍石,苔鱗如芥,如昂首檣山,夭矯欲上。從 此下弇中,則往華巖寺道也。從人請宿華巖便僧寂 教曰:「不可宿華巖即明日雨,是置張公海島以往諸 巖洞矣。」俱善其言,舍之從石龍下凹中行。寂教者,金 谷僧,年十二,頭眼不凡,神在山水茂之,從灑掃內,得 之故所在與俱。乃遶胡麻溪,入阮君洞,壁行磴受趾, 才半壁,高百仞,石浪如海,曰「海島巖。」反而上,得蓬壺 洞,會聖隔嶺在壁外,望之如長城,而檣山見會聖前 者,始兩峰夾之而三。至此則側別對一峰,為兩出。憩 阮君洞口,尋徑,疏竹數十個如新桐,則張公巖道也, 巖亦當山之豁處。出巖下,步一石橋,橋跨一澗,澗石 其底三桃花,粲如三婦。大抵浮渡無巖不樹,無徑不 竹,無石不苔,無澗不花,獨抱龍峰,一松最古耳。過橋 稍上,則觀音巖,二巖各有石樓可登。又上一小石洞, 廣數尺,洞內石孔如椰子者百餘,每孔刻一巖名,盈 浮山之數,曰「總巖山之石史也。」遂反尋,繞雲梯。梯就 石為磴,橫堅柱直,甚有思理。磴盡,升嶺,即天池,且見 之矣。日將夕,舍之步蓮花石,石上紅紋如蓮瓣,不知 所為。嶺上行里許,隨步鏗然,響出於足,知其下處處 空也。嶺盡,望雲錦廊,可即日已入。舍之由三曲洞反 會聖巖。是夜雨,將就枕,念石廊所刻《建安雷鯉》詩,佳甚,相與執燭抄焉。詩曰:「已從浮山來,更覺浮山好。萬 壑染秋雲。乾坤怪未了,遊人無古今。天風醉花鳥,我 欲煮煙霞。呼童拾瑤草。」抄竟,各作一詩,刻於壁。次日 雨,出石龍峰側,執蓋觀雷公洞。洞以鯉得名,門垂飛 瀑,雨後漲甚,次日雨不止,目朝陽洞,兩日,竟以雨故 不克入。仍從弇中道至華嚴寺,望放生池,明日雨止, 議歸矣。度雨後,龍湫新瀑益盛,乃沿如來峰,復登金 谷,稍尋九曲炬,行數丈,度至金谷地中矣。塞不前,乃 止。入尋巖壁,始從阿羅漢座隙讀陸子題字,字甚遒, 古文稱之,完好可搨,《志》亦未收。出巖,仍入大通觀。飛 瀑,真浮山第一水也。右折則垂虹井,巖覆之,有石一 梁,故曰「垂虹。」又右為綠蘿庵,庵今廢,在兩壁中。反故 道,復由紫霞關登妙高峰,峰為浮山絕處,出沒層深, 得獅子石,蓋首楞頂也。下視綠蘿庵,又折而下,蹭蹬 竹石,鉤巾枳履,乃得龍湫洞。探大通水所出,去金谷 遠矣。乃出其頂,從洞中呼巖僧取筆墨,上勒「景陵鍾 惺、閩林古度、新安程引兆窮滴珠水源,甲寅二月二 十二日,雨霽山朗遠青薈蔚」三十五大字於石。反至 首楞徑已夷矣,乃遊人所謂難至者也。遂反金谷歸。 鍾子曰:「浮渡無非巖也,是以稱浮渡焉。」今所遊以此 始,亦以此終之金谷也,宜以始不以始,宜以終而又 不以終者,華嚴寺也。自金谷而外,正視側視,無所不 見者,檣山也。已至而再至者,又金谷左右諸巖也,紫 霞關也,首楞巖也。過其處不至而卒至者,雷公洞也。 不期至而至者,妙高峰也。如屋然。已至其中,而又升 脊尋檐,窺其庭室者,又金谷大通也,綠蘿菴也。始未 至而卒至,至而有不能至者,九曲也。幾不至而至焉 者,張公諸洞也。「可以至且欲至矣,竟不至至而有不 詳者,雲錦廊,三曲洞也。身為巖而能積諸巖焉。左右 前後可至可思者,會聖也。」卒不至而若至者,天池《金 雞》《朝陽》《晚翠》諸處也。巖皆可屋,而住僧者,金谷《會聖》 《觀音》《阮君》《張公》三曲也。詩若文山,收之而人棄之,幾 失而佹得者,雷鯉之記遊、陸子之題名也。

《浮山賦》并序
方學漸
编辑

皖襟三江,以山為國。桐據其曲,四塞皆山,龍嶽襟其南,麟嶺峙其北,華崖障其西,𠙶山表其東。崇峻瓌瑋,出霧蒸雲,壯觀具矣。《元覽》略焉。惟浮山盤鬱於中,勢不甚高,而嵒洞天開,石溪地湧,若神鰲失戴,瀛閬靡依。海潮乍驚,浮空洸蕩,奇蹤異狀,不可殫述。名曰「浮渡」 ,所從來矣。仙侶釋徒,棲神代有,梵宮蹲趾,道院負嶼,信巨靈之巧構,《江滸》之奇觀也。方生性癖雲山,結巢依麓,秋飆春煦,躡蹻孤登,曠矚怡懷,囅然賦焉。

繄鴻濛之未判兮,肆澒洞而沆漭。旋渾沌之肇開兮, 峙者結而流者瀁。汜蓬瀛於瀚海兮,賴贔屭於巨鰲。 曷吞釣於任公兮,致元閬乎漂颻。來吾桐而凝止兮, 奠洪基於江曲。爰錫名乎浮渡兮,儼方舟而崛岪。表 天柱以為兮,索地維以為纜。石崢嶸而夾桅兮,繫 九嶷於瀲灔。乍鯨濤之震撼兮,飛鼉浪之澎湃。走鮫 鯪於白晝兮,嵐岌岌而駭潰。臥蟺蜒之磄磅兮,試虯 龍於碧波。裊雲逕以上達兮,扶羊角而斜過。徐洞口 之劈劃兮,柱嵯峨其碣石。羌龍虎以鍵關兮,若肺懸 而骨立。湛玉蓮之爛熳兮,浴紫芝於元渚。鳴金雞於 嵺廓兮,開繡闥於璚圃。乃有危岩三十六兮,堪徙倚 而游之。別洞七十有二兮,各獻媚而爭奇。越陸子而 《會勝》兮,列青冥而凌漢。砑崔嵬而嶪兮,刻嶙峋而 澶漫。窺杳閴之奧窔兮,踞淋漓之石床。啟冰壺之洌 井兮,濞沆瀣之瓊漿。麗層空而軒豁兮,挺複樓於岩 表。結磊砢以為廊兮,敞玉虛而浩渺。更石梯乎遶雲 兮,干星象而躡虹。鳥道疑其莫度兮,遠逕畏其難通。 轉側升而附蝸兮,乃旋近於桑日。誰杵藥而飛翰兮, 留荒臺於崒嵂。緬野夫之芳韻兮,巇「丹穴以俟來。」度 仙橋於蚴蟉兮,布基石於莓苔。盼龍池之孤穎兮,指 拔茅之雄鋒。睇華峰於天外兮,控皖嶽於雲中。塹崇 巔而汨汨兮,礔天池以成壑。似清淺而沉沉兮,泌靈 湫而岡涸。偃兔宮以肖月兮,翥鸑鷟而朝陽。拂紫霞 以度關兮,踞元豹而蹌踉。瀉明河之倒液兮,滴晴空 之飛潏。誰濬源而長「流兮,曳尾閭而焦沃。」載高岩之 逼斗兮,巋岑樓以奠居。煥琳宮於金谷兮,宅深昧而 於於。妙元會於總岩兮,盈方丈而備巧。閟日月於蓬 壺兮,約勝概於渺小。何大冶之型埴兮,置馮夷於天 台。激崇陵以瀇洋兮,奓蜃氣於層臺。爰縱觀乎寶藏 兮,奚珍錯之不具。紛縱縱而莘莘兮,極霄壤以加富。 馴擾乎青麟,迴翔乎朱雀;麌麌乎元麋,嘹嘹乎白鶴; 龍隱乎石池,贙伏乎林薄;嘯月乎徂猱,吟風乎鴿鵲, 蔽日乎松杉,參天乎梓柏,修竹乎綠漪,茂篠乎翠崿, 馥郁乎桂叢,芳芬乎蘭若;垣合乎千葩,㠔盈乎百藥, 每青陽之啟運兮,流景輝而彌光也。遊士女而絡驛 兮,道擊轂而聯裳也;即秋氣之搖落兮,擷群英而履 霜也。飛鳥戢而崆峒兮,清風肅而琳琅也。逝朱陽於 昧谷兮,若海曙之初陽也;返煙光而生色兮,何夕巘之多祥也。是以仙命侶而乘勝,俯雲閣而下棲。釋緘 經於密室,坐碧玉而忘機。騷人發其鏗訇,宣金石而 振響,哲士慕乎《蘭皋》。輕千里而嚮往,愬大古而罔徵。 幻左慈於漢末,紆弘景之相,猶潤曹松之詩橐。岩屢 託於前哲,墓猶指於遠公。暨歐蘇與僧瑞,尤唱和以 同風。若乃藉阨塞以屯戎,砦崎嶇而禦暴,翼威武於 貔貅,匪祇靈之攸好。白沙嶺之卜築,陽明亦欲選奇。 則有道之振鐸,樹茲土之鴻儀。睹華岩之廢址,憐梵 宇之荒唐,欽賢館之壯麗,將正學之寖昌。稟二儀以 握珍,對千「仞而仰止。期不負于斯山,暢幽懷而莫已。」 《亂曰》:「龐姿厚質,乃中虛兮。廓然有容,君子居兮。龍潛 蠖伏,越群儔兮。勿謂嶮岨,君子求兮。清源冽冽,石其 瀾兮。君子飲之,渥若丹兮。巍峨屹屹,天柱尊兮。峻極 窮窿,我則欽兮。先登者誰,陟其巔兮。漱泉枕石,洞中 天兮。」

《桐川會館至善堂記》
方大鎮
编辑

聖人之學,必求其至矣。學焉而不求其至,即勤而行 之,猶半塗也;精而詣之,猶面牆也。道曰至道,德曰至 德,誠曰至誠,聖曰至聖,善曰至善。譬之於水,其朝宗 焉。江湖之浩淼也,百川之滂湃也,不放諸海,終非其 至。名理哲於秋毫,蹈履惇於矩矱,聲實加於上下,不 達至善,終非《大學》。而近世論者,以為善不足以括性 舉而紛紛焉為善無善之辨,其義蓋出釋氏,以當於 孔孟之詣。若淄澠涇渭,不相混淆,而洸洋其言,猶河 漢而罔極。《大學》曰:「在止於至善。」有之謂耶?無之謂耶? 不著有無之謂耶?聖人言無聲無臭,不言無天載,言 無適無莫,不言無義,言無方,不言無神,言無體,不言 無易,言無倚,不言無誠,言無欲,不言無理,言無常主, 不言無善。孟子云「良知良能,歸於不學不慮」矣。而即 舉愛敬仁義以實之,防其虛焉,以為仁義之良,至善 也。善而至者,可以達之天下;如其未至,不可以達於 一人。甚哉!孟子之言,與《大學》相發明矣。夫謬焉而愛 敬,假焉而仁義,卑卑伯術,儒者所勿論,乃升堂入室, 號稱高弟,亦或失之於六蔽,此曷以故焉?凡善皆善 也,出於有意,雖善亦私,非其良,非其至也。賢智之士 厭共有之為蔽也。及而歸之於無,引而伸之曰「無愛 無敬、無仁無義。」第以不學不慮為最上一機,而仁義 愛敬薄之為初根下乘,不足道。夫掃有而歸無,與斥 無而取有,不亦等之乎?其為蔽耶?先侍御嘗《法語》之 加無於善之上者,雕題也;繫善於無之下者,附贅也。 且夫言無善以破有善之執,似因病之藥也;言無善 以總至善之全,則增藥之病也。斯亦矻然砥柱之論 矣。夫仁義之良,徵於愛敬者,性之情也。仁愛義敬,根 於不學不慮者,情之性也。性之情是謂良用;情之性 是謂良體。良體良用,是謂至善。本諸身,徵「諸庶民,建 天地,質鬼神,考三王,俟後聖,惟是良體良用,擴而充 之。」故《大學》所云「明明德」者,致此知能之良而已;所云 「親民者,致此知能之良,達之天下而已。」是謂止至善, 而《大學》之實詣,曾孟之淵源也,何有無之紛紛焉?陽 明先生致良知之說,狎王齊盟,匪操戈於宋儒,乃同 符於曾孟。蓋以良知表至善,非以無善表良知也。天 泉以後諸語,陽明耶?龍溪耶?先侍御結社川上,日與 學者激揚斯指,老而彌信,亦謂孟子道性善,道其至, 非道其無也。陽明致良知,致其至善,非致其無善也。 孔、曾、孟初非二指,陽明與先侍御承之,亦非二指。先 侍御往矣,同社諸賢,共篤斯盟,爰新講堂,顏曰「至善。 學而求諸」善,善而求其至,倘亦游泳於盡性合天之 淵,而不胥溺於虛無功利之壑。今而後知先侍御之 學,是謂正學;先侍御之教,是謂正教:獨立而無所惑 也已。《書》曰:「厥父基厥子,乃弗肯堂,矧肯構?」小子不敏, 竊鰓鰓然堂構之弗克,是憂是懼。今日之事,所幸以 勉勵前修,永終令德,無墜桐川之緒。惟社中三「益,共 辦肯心可也。」乃申先侍御之說,而為之記。堂肇於乙 卯冬孟彌月而落成。後有寢室,以祠先侍御,而舊館 規制悉如先侍御之舊。蓋三年無改之義也。因並紀 之。

安慶府部藝文三詩詞编辑

===
《庚子歲五月中從都還阻風於規林二首》
{{{4}}}

晉陶潛

「行行循歸路,計日望舊居。一欣侍溫顏,再喜見友于。」 鼓棹路岐曲,指景限西隅。江山豈不險,歸子念前途。 《凱風》負我心,戢枻守窮湖。高莽眇無界,夏木獨森疏。 雖言客舟遠,近瞻百里餘。延目識南嶺,空嘆將焉如。

自古歎行役,我今始知之。山川一何曠,巽坎難與期。

崩浪咶天響,長風無息時。久游戀所生,如何淹在玆。 靜念園林好,人間良可辭。當年詎有幾,縱心復何疑。

《至大雷聯句》
梁·何遜 劉孺 桓季珪
编辑

高談會良夕,清酒對羈情。閔閔風煙動,蕭蕭江雨聲。 密雲窮浦暗,飛電遠州明。若非今宴適,詎使客愁 輕。劉孺遙舟似連鴈,遠火若迴星。江潭望如此,銜巵共 君傾。桓季珪

《方塘》
隋·李巨仁
编辑

《白水溢方塘》,淼淼素波揚。疊浪搖鳧影,漣漪寫雁行。 長堤柳色翠,夾岸荇花黃。觀魚自有樂,何必在濠梁。

《送懸洞真人謁司命真君祠》
元·宗
编辑

城闕天中近,蓬瀛海上遙。歸期千載鶴,春至一來朝。 採藥逢三秀。飧霞臥九霄。《參同》如有旨。金鼎俟君燒。

《四面寺瀑布》
宣宗
编辑

穿山度石不辭勞到底還他地步高溪澗豈能留得 住終歸大海作波濤。

《贈閭丘宿松》
李白
编辑

阮籍為太守,騎驢上東平。剖竹十日間,一朝風化清。 偶來拂衣去,誰測主人情。夫子理宿松,浮雲知古城。 「掃地物莽愁,秋來百草生。飛鳥還舊巢,遷人反躬耕。 何慚宓子賤,不減陶淵明。吾知千載後,掩卻二賢名。」

《贈閭丘處士》
前人
编辑

賢人不得志,乃在沙棠陂。竹影搖秋月,荷衣落古池。 閒讀《山海經》,散怡臥瑤帷。且耽田家樂,遂曠林中期。 野酌勸芳酒,園蔬烹露葵。如能樹桃李,為我結茅茨。

《避地司空山》
前人
编辑

南風昔不競,豪聖思經綸。劉琨與祖逖,起舞雞鳴晨。 雖有匡濟心,終為樂禍人。我則異於是,潛光皖水濱。 卜築司空原,北將天柱鄰。雪霽萬里月,雲開九江春。 俟乎泰階平,然後託微身。傾家事金鼎,年貌可長新。 所願得此道,終然保清真。弄景奔日馭,攀星戲河津。 一隨王喬去,長年玉天賓。

《泊長風沙》
前人
编辑

早晚下三巴,豫將書報家。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

《綠水曲》
前人
编辑

綠水明秋月,南湖採白蘋。荷花嬌欲語,愁殺蕩舟人。

《橫江詞》
前人
编辑

海潮東去過潯陽,牛渚出來險馬當。橫江欲渡風波 惡,一水牽愁萬里長。

海神來過惡風迴,浪打天門石壁開。浙江八月何如 此,潮似連山噴雪來。

橫江西望阻西秦,漢水東連楊子津。白浪如山那能 渡,狂風愁殺峭帆人。

《江上有懷》
孫逖
编辑

秋水明川路,輕舟轉石圻。霜多山橘熟,寒至渚禽稀。 飛席乘風勢,迴流蕩日暉。晝行疑海若,夕夢識江妃。 野霽看吳盡,天長望落非。不知何歲月,一似暮潮歸。

《觀音巖》
孟郊
编辑

巖洞分明是普陀,和風甘雨向來多。空山寂寞香燈 少,蓮坐春雲長薜蘿。

《題天柱峰》
白居易
编辑

太微星斗拱瓊臺,聖祖琳宮鎮九垓。天柱一峰擎日 月,洞門千仞鎖雲雷。玉光白橘香爭秀,金翠佳蓮蕊 鬥開。時訪左慈高隱處,紫清仙鶴認巢來。

《夜泊皖口遇盜求贈》
李涉
编辑

風雨瀟瀟江上村。綠林豪客夜知聞。相逢不用藏名 姓。世上如今半是君。

《晚泊宿松》
羅隱
编辑

解舟隨江流,晚泊古淮岸。歸雲送春和,繁星麗霄漢。 春深湖雁飛,人喚水禽散。仰君邈難親,沈思夜將旦。

《江亭晚眺》
釋覺隱
编辑

獨隱清江秋思長,晚潮初上水亭涼。海門雲起雙巒 暝,一抹銀花影夕陽。

《冷冷谷》
宋·蘇轍
编辑

層崖落飛泉,微風泛喬木。坐遣谷中人,家家有琴筑。

《玉龍峽》
前人
编辑

白龍盡飲潭,修尾掛石壁。幽人欲下看,雨雹晴相射。

《題靈龜泉石上》
黃庭堅
编辑

大靈壽日月,化石皖公陂。偶無斧斤尋,不作塚上碑。 傾首若有謂,指泉來自西。泉甘崖水老,坐笑欲忘歸。 風流裴通直,商略從我嬉。蒔梅盈百顆,洗石出崛奇。 更約聘石工,鑱我《靈龜》詩。舅弟妙學古,亦復古須眉。 卿家北海公,筆法可等彝。為我書斯文,要與斗牛垂。

《丹霞晚步》
黃輔之
编辑

長溪湛湛繞危亭,步屧初登見野情。密樹遠連山色 暗,斷霞低映水光明。漁舟過後波搖影,樓笛吹時市 有聲。坐待涼風起蘋末,愛渠分我一襟清。

===
《遊潛峰》
徐俯
===「久留舒子國,慣作北門遊。」山遠三峰出,溪長二水流。

《過安慶江上》
文天祥
编辑

風雨宜城路,重來白髮新。長江還有險,中國自無人。 梟獍蕃遺育,鱣鯨蟄怒鱗。「泊舟休上岸,不忍見遺民。」

《夜泊長風沙》
元·楊載
编辑

《長風》沙,長不斷,行人嗟,奈君何。南風正高北風起,大 船初灣小船喜。小船移近大船頭。不獨風沙夜可憂, 但祝行人好心事。長江何處是安流?茅舍參差數株 柳,時平尚置官軍守。青裙老姥詫鮮魚,白髮殘兵賣 私酒。魚鮮可取酒可沽,他人心事知何如。

《泊安慶》
揭傒斯
编辑

夜泊淮西郡,露生客子衣。酒家臨岸閉,野火隔江飛。 雲盡月初出,潮平風漸微。昔年城下路,此際正南歸。

《題司空山隱居圖》
薩都剌
编辑

放光峰下結茅廬,光照山人夜讀書。童子抱琴隨白 鶴,仙人看竹借籃輿。門前秋景從風掃,屋後春田帶 雨鋤。自嘆「天涯遊倦客,十年未有一廛居。」

《雙井寺遺詩》
無名氏
编辑

殷勤收拾舊袈裟,檢點行囊沒半些。袖拂白雲辭古 寺,杖挑明月上天涯。最憐松頂新巢鶴,還憶籬邊舊 種花。分付犬貓隨我去,免教流落野人家。

《自集賢嶺入大龍山》
余闕
编辑

皖公揭楚甸,茲嶺孕奇形。翠積樅江上,崇冠呂蒙城。 戒途入中林,平岡駐我旌。延望失來術,周覽多所經。 峨峨石窗矗,窅窅岩岫冥。疏疏雲朝霽,燦燦星辰明。 彎弓射鳴鴈,群谷振弦聲。仰憐山人居,俯閱洞下耕。 蒼龍啟春候,金虎收光晶。權家既非學,農用或可名。 顧言同載者,為爾鑄阿兵。

《漢武射蛟臺》
前人
编辑

樓船愬南服,冥收窮山川。駐蹕潛嶽區,奠玉燔柴煙。 山澤津遼曠,竣事遂言還。鸞旂陟崇岡,延覽隘八埏。 大江去茫茫,高浪排雪山。毒霧白晝昏,饞蛟吐飢涎。 期門射生士,馮高成控弦。獨取金僕姑,一發中其顛。 陽侯驅罔象,安流淨淵淵。錦帆張景風,簫鼓際遠天。 歸來朝明堂,簪組聯貂蟬。會海合泰山,還復幸甘泉。 雄才與大略,氣概凌九天。焉知千載後,荒臺狐兔眠。 我來素秋節,林巒紅葉鮮。矯首望京闕,日暮寸心懸。

《天開圖畫亭燕董僉憲》
前人
编辑

鯨鯢起淮服,郡邑盡燒殘。茲城獨完好,使者一開顏。 省風降文囿,弭節遵曲阡。雙池夾行徑,累榭在雲間。 天外群峰出,地向滄江環。霞生射蛟臺,雁沒逢龍山。 開尊華堂上,命酌俯危欄。主人送瑤爵,但云嘉會難。 豈為杯酒歡,樂此罷民安。滿皖無恆彩,清川有急瀾。 明晨起驂服,相望阻重關。

《山谷讀書臺》
前人
编辑

昔賢已去遠,荒臺遺高丘。躋攀陟其巔,坐見江漢流。 簡《冊》亦何有,荊榛亦何稠。清商振林薄,灝氣凌高秋。 黃葉墜我前,寒蟬鳴啾啾。感茲時物變,川塗行未休。 俛仰宇宙間,吾道良悠悠。

《題安慶城樓》
明·高啟
编辑

層構初成百戰終,憑高應喜楚氛空。山隨粉堞連雲 起,江引清淮與海通。遠客帆檣秋水外,殘兵鼓角夕 陽中。時清莫問英雄事,回首長煙滅去鴻。

《遊龍山》
王守仁
编辑

探奇凌碧嶠,訪隱入丹丘。樹老能人語,麋馴伴客遊。 雲巖遺鳥篆,石洞祕靈湫。吾欲鞭龍起,為霖遍九州。

《鳳凰山》
楊溥
编辑

青山抱靈秀。曾有鳳凰來。鳳去海天迥。梧桐花自開。 五雲當日散。百鳥至今哀。惆悵空原暮。長風送客回。

《贈宿松傅堅》
前人
编辑

江蘺漠漠樹重重,來過長淮到宿松。縣好也知臨皖 水,官閒應得看潛峰。春生綠野吳歌急,雪霽平郊楚 酒濃。留取餘波待張翰,明年歸棹亦從容。

《皖江》
李先芳
编辑

皖江陰乍晴,鱗鱗秋浪生。岸迴村樹隱,潮落海雲平。 魚米舟中市,人煙水上城。不須遙問渡,前路是浮萍。

《灘頭》
前人
编辑

春江兩岸闊,細雨片帆斜。古戍收殘市,寒潮帶淺沙。 風偏舟倚瀨,春盡鳥啼花。桑柘依依綠,漁磯三五家。

《送王朗守安慶》
李攀龍
编辑

花滿胡姬舊酒樓,使君五馬五驊騮。明光起草推高 第,三十專城領上遊。天柱西懸江漢影,海門東控帝 王州。到來紓畫思同舍,萬里風煙白雁秋。

《書北山精舍》
袁凱
编辑

夙昔慕幽曠,中年值奔走。及茲始知返,固已成皓首。 茲為山水選,風氣固深厚。崒嵂皆巘崿,綿邈盡林藪。 清泉寫幽磴,白雪被層阜。既多緇素流,況有耕釣叟。 初心已云協,雅言得兼受。始來疏梅墮,復此山櫻剖。 庶幾去日遲,誰謂行當久。揮手謝朋侶,吾將寄衰朽。

《九井山行》
王翰
编辑

城居萬木中,未窮山之髓。辟彼浮江漢,不自岷江始已矣始知休,結伴尋幽址。山溪細細流,楓林染丹紙。 趁月上山行,竹動若僧履。上方月如燈,幽人淨如洗。 更進一峰長,怪石怒虎兕。紙篷連茶竈,松風漱吾耳。 境裏有龍潭,瀑流八九里。跣足一呼龍,龍眠不吾禮。 何以答山靈,為爾修《山史》。

《香茗山》
解縉
编辑

山崖殷竇簇硃砂,香茗叢生蓓蕾芽。採藥道人何處 去,洞雲深鎖碧桃花。

《禹江書院》
石頌功
编辑

吳山盡處控蠻荊,絲竹分音向此鳴。吾道東來詒小 子,延平去後見先生。中江自洗傳經筆,潛嶽曾懸刺 史旌。風轉花前鶯乍歇,月窺林下鶴初行。祇聞刻漏 投階響,不問翹車過館聲。一字經年纔得去,對談三 夜遽相驚。悠悠古道堪誰續,渺渺余懷與世平。願引 絃歌聯比屋,遙從天際到山城。

《泣竹臺》
吳陳琰
编辑

恭武初監魚,奉親博微祿。封鮓既不食,憶筍有餘哭。 臺下閴無人,冷風拂慈竹。

《臥冰池》
前人
编辑

休徵沂水上,僵臥冰躍鯉。避此三十年,想像復爾爾。 腹堅心不寒,誰獨非人子。

《孝義墩》
前人
编辑

仲源從宦遊,刲股療母疾。聞雷代掩耳,守墓恐雷出。 插遍鳥銜花,古墩尚蕭瑟。

《泊安慶城》
僧法智
编辑

浮圖高出暮雲低,雉堞連陰碧樹齊。茆屋人家兵火 後,樓船鞞鼓夕陽西。大江千里水東去,明月一天烏 夜啼。欲酹忠魂荒塚外,白楊秋色轉凄迷。

《臨江仙》九日泊安慶
元·吳澄
编辑

九日,舟泊安慶城下,晚詣臨江水驛。於時月明風清,水共天碧,情景甚佳。與徐道川、方復齋、祝肩吾、方請之驛亭草酌。子文京侍以殊鄉又逢秋晚,分韻得「殊」 字,賦《臨江仙》

「去歲家山重九日,西風短帽蕭疏。如今景物幾曾殊。 舒州城下月,未覺此身孤。勝友二三成草草,只憐 有酒無魚。江涵萬象碧霄虛。客星何處集,光彩近辰 居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