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966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六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九百六十六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六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九百六十六卷目錄

 嘉興府部藝文二詩詞

  水西寺題路岐人背     唐宣宗

  南湖送徐二十七西上    劉長卿

  秋夜雨中諸公過靈光寺所居  前人

  海鹽官舍          前人

  過橫山           前人

  送陸澧倉曹西上       前人

  南館            張祜

  南歸            顧況

  憶橫山故居         前人

  金粟寺寄準上人      司空曙

  語兒見月          徐凝

  送丘二十二歸        崔峒

  胥山祠           羅隱

  送羅拯知秀州      宋梅堯臣

  過嘉興          劉僊倫

  橫塘道中即半邏北橫塘閘  何昌弼

  煙雨樓          楊萬里

  前題           唐天麟

  檇李亭           鄭獬

  鹿苑寺題壽師塔南軒    何執中

  訪高僉判所居        黃幹

  醜梨            陸峻

  初夏遊張園         戴敏

  懷葉大經西庵智老     陳與義

  貞母阡          元胡奎

  過秀州南湖        薩天錫

  皂林舟中          前人

  南湖翫月         胡虛白

  雙湖芙蓉曲         前人

  弔顧野王故居       成廷珪

  石門            黃庚

  遊汾河           陸宣

  初至檇李         釋克新

  水西寺曉起聞鶯      明劉基

  買臣妻墓         方孝孺

  梅花道人墓         劉侃

  水村            胡則

  歸石門           貝瓊

  橫港            前人

  殳山隱居夏日二首      前人

  鵡湖春色         李東陽

  案山曉翠          前人

  山寺雨鐘          前人

  六橋晴市          前人

  東田社鼓          前人

  西浦漁罟          前人

  南村書屋          前人

  北原牧笛          前人

  登煙雨樓         李攀龍

  春日泛舟滮湖       沈堯中

  煙雨樓          黃洪憲

  題鴛湖秋月圖        前人

  嘉興晚發別陳子常     田汝成

  中秋鴛湖泛月        孫植

  遊鴛鴦湖示項君       文彭

  趙大夫宅         許恂如

  南陔草堂          管橘

  烏夜村           朱朴

  題釣鰲磯四首       周履清

  遊獨山           王梅

  遊雅山           孫植

  雁塔灣           周鼎

  登武塘城樓        章士雅

  鴛鴦湖          高承埏

  蘆池小築秋懷       駱雲程

  石門曲二首        王GJfont

  語溪宿徐允韜宅      李繩遠

  玉灣春曉          姚鵬

  東皋園           諸偁

  桐鄉夜泊         彭孫貽

  九日登陳山         前人

  鶴湖眺鳴鶴樓        前人

  譚僊嶺           前人

  癸丑十月一日登鷹窠頂觀日月並出因簡寄

  桐鄉汪晉賢以上詩    周篔

  GJfont絳唇月波樓重九   宋毛滂

  天僊子花月亭      張先

  水調歌頭煙雨樓     吳潛  虞美人秋日行舟    陳與義

  南柯子廣福塔院僧閣   前人

  浣溪紗晚臥廣福小閣已而月上獨酌前人

  西江月青墩僧舍     前人

  小桃紅別澉川楊安撫越元張可久

  玉團兒陸莊港      倪瓚

  一萼紅秋夕同曹顧庵集滌覽堂為家仲昔年硯席處顧菴賦感疇昔余懷其古誼不

  勝在原之痛倚而和之 以上詞明錢繼章

 嘉興府部紀事

 嘉興府部雜錄

 嘉興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九百六十六卷

嘉興府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水西寺題路岐人背》
唐·宣宗
编辑

殿閣凌雲接爽溪,鐘聲還與鼓聲齊。長安若問江南 事,報道風光在水西。

《南湖送徐二十七西上》
劉長卿
编辑

家在橫塘曲,那堪萬里違。門臨秋水掩,帆帶夕陽飛。 傲俗宜紗帽,干時倚布衣。獨將湖上月,相逐去還歸。

《秋夜雨中諸公過靈光寺所居》
前人
编辑

晤語青蓮舍,重門閉夕陰。向人寒燭靜,帶雨夜鐘深。 流水從他事,孤雲任此心。不能捐斗粟,終日媿瑤琴。

《海鹽官舍》
前人
编辑

小邑滄洲吏,新年白髮翁。一官如遠寄,萬事轉飄蓬。 柳色孤城裏,鶯聲細雨中。羈心早已亂,何事更春風。

《過橫山》
前人
编辑

祇見山相掩,誰言路轉通。人來千障外,犬吠百花中。 細草含香雨,垂楊弄軟風。卻尋樵徑去,惆悵綠溪東。

《送陸澧倉曹西上》
前人
编辑

長安此去欲何依,先達誰當薦陸機。日下鳳翔雙闕 迥,水中人去二陵稀。舟從故里難移棹,家在寒塘獨 掩扉。臨水自傷流落久,贈君空有淚沾衣。

《南館》
張祜
编辑

故人營此地,臺館尚依依。黑夜山魈語,黃昏海燕歸。 舊陰楊葉在,殘雨槿花稀。無復南亭賞,高簷紅燭輝。

《南歸》
顧況
编辑

老病力難任,猶多鬢雪侵。鱸魚消宦況,鷗鳥識歸心。 急雨江帆重,殘更驛樹深。鄉關如可望,漸漸入吳音。

《憶橫山故居》
前人
编辑

家住雙峰蘭若邊,數聲秋磬發孤煙。山連極浦鳥飛 盡,月上清林人未眠。

《金粟寺寄準上人》
司空曙
编辑

昨聞歸舊寺,暫別欲經年。樵客應同出,鄰僧寂伴禪。 後峰秋有雪,遠澗夜鳴泉。豈藉公卿論,人間自共傳。

《語兒見月》
徐凝
编辑

幾處天邊見新月,經過草市憶西施。娟娟水宿初三 夜,曾伴愁娥到語兒。

《送丘二十二歸》
崔峒
编辑

春水與寒煙,嘉禾路幾千。孤猿鳴海嶠,群雁起湖田。 曾見長洲苑,嘗聞大雅篇。卻將封事去,知爾得閒眠。

《胥山祠》
羅隱
编辑

市簫聲咽跡崎嶇,雪恥酬恩此丈夫。霸主兩亡時亦 異,不知魂魄更歸無。

《送羅拯知秀州》
宋·梅堯臣
编辑

陸雲嘗誇千里蓴,便輕羊酪同埃塵。君今得郡正千 里,已患無羊厭此珍。乃知南北各所樂,乘舟豈如乘 馬惡。水邊不見秦羅敷,縱有西施肌肉薄。使君事事 未稱意,綠水芙蓉定何若。

《過嘉興》
劉仙倫
编辑

惆悵嘉興路,三年幾度經。雲帆連夜發,更鼓隔城聽。 落月低煙樹,秋風冷露螢。客懷容易感,宜醉不宜醒。

《橫塘道中即半邏北橫塘閘》
何昌弼
编辑

一舸凌風去,縈紆度幾村。水清魚引子,田美稻生孫。 山近塵埃遠,秋晴枕蓆溫。悠悠迷處所,疑是武陵源。

《煙雨樓》
楊萬里
编辑

輕煙漠漠雨疏疏,碧瓦朱甍照水隅。幸有園林依燕 第,不妨蓑笠釣鴛湖。漁歌款乃聲高下,遠樹溟濛色 有無。徙倚闌干衫袖冷,令人歸興憶蓴鱸。

《前題》
唐·天麟
编辑

百尺樓高足賞心,我來猶記舊登臨。四時天色有晴 雨,一片湖光無古今。遠塔連陰知寺隱,小舟穿柳覺 春深。憑闌多少斜陽景,分付漁郎替晚吟。

《檇李亭》
鄭獬
编辑

閒抱琴書檇李遊,仙壇古屋一筇留。驛橋通市人沽酒,湖水依城客放舟。葵扇桃笙聊卻暑,蘋花楓葉已 知秋。坡翁仙去詩聲在,寂寞林塘臥白鷗。

《鹿苑寺題壽師塔南軒》
何執中
编辑

焚修七十齡,內外已圓成。教相論因果,冥心契死生。 紙窗應自白,花砌本無情。晏坐觀浮世,誰非走利名。

《訪高僉判所居》
黃幹
编辑

遠樹分高下,平洲半有無。短亭低密竹,小艇隱寒蘆。 轉浪魚深入,斜陽鴉亂呼。自慚公子貴,未老賦歸歟。

《醜梨》
陸峻
编辑

醜梨出石邑之東,貌雖惡,風味絕勝,聞嘗進御,因賦。

灰貌疑清古,霜津溢脆甜。面嫌湯後白,心慰邑中黔。 美實鍾寒谷,珍嘗近御奩。彼姝徒冠玉,爭得似無鹽。

《初夏遊張園》
戴敏
编辑

乳鴨池塘水淺深,熟梅天氣半晴陰。東園載酒西園 醉,摘盡枇杷一樹金。

《懷葉大經西庵智老》
陳與義
编辑

今年二月凍初融,睡起苕溪綠向東。客子光陰詩卷 裏,杏花消息雨聲中。西庵禪伯還多病,北柵儒先只 固窮。忽憶扁舟尋二子,綸巾鶴氅試春風。

《貞母阡》
元·胡奎
编辑

石門山前箭如雨,朝別良人暮為鬼。石門山下百尺 泉,一日身死名千年。至今石門山下路,烈婦人稱禹 家墓。墓前斜日一僧歸,猶是當年十歲兒。

《過秀州南湖》
薩天錫
编辑

三山雲海幾千里,十幅蒲帆掛春水。吳中過客莫思 家,江南畫船如屋裏。蘆芽短短穿碧沙,船頭鯉魚吹 浪花。吳姬蕩槳入城去,細雨小寒生綠葩。我歌水調 無人續,江上月明吹紫竹。春風一曲鷓鴣詞,花落鶯 啼滿城綠。

《皂林舟中》
前人
编辑

春溪野鴨肥可射,幽樹深陰叫山鷓。遠人三月酒船 過,柳絮飛時杏花謝。行行水竹上雲林,往往人家或 僧舍。小官便欲賦歸來,何處買山錢可借。

《南湖玩月》
胡虛白
编辑

團圓三五月,掛在鴛鴦東。方舟泛平流,坐我青天中。 低頭看月月在水,倒影嫦娥呼不起。三更露下苧袍 涼,恍然濯足銀河裏。城南斗酒真珠紅,與月共醉鮫 人宮。醒來月落不知處,張帆且趁清明風。

《雙湖芙蓉曲》
前人
编辑

銀塘水淨秋波白,芙蓉浥露香雲濕。翠綃瑩薄錦雲 濃,水紋搖蕩雙鸂GJfont。妾家住在湖上頭,木蘭為楫沙 棠舟。錯金孔雀櫳蟬鬢,百索明珠垂臂GJfont。蕩舟日月 穿花塢,不覺花深紅日暮。欲將羅帶結同心,斷藕絲 柔不成縷。金羈白馬誰家郎,日光照耀羅衣香。嫣然 一笑卻回顧,隔花醉贈雙鳴璫。鳴璫暗結羅襦小,識 得君心為花惱。昔時妾貌似花紅,今日紅顏鏡中老。 坐對芙蓉雙淚垂,妾貌君心兩不知。

《弔顧野王故居》
成廷珪
编辑

寶雲寺裏舊祠堂,自汲清泉酹野王。白馬有神嘶古 道,青衣無夢到禪床。塵銷壞壁書千卷,土蝕殘碑字 幾行。欲借玉篇遺稿看,山僧無語立斜陽。

《石門》
黃庚
编辑

羸馬東山路,駸駸抵石門。落花春雨夜,流水暮煙村。 久客悲行役,清愁攪夢魂。勞生多感慨,餘恨付乾坤。

《遊汾河》
陸宣
编辑

翠巖亭下問棠梨,上客同舟過柳溪。花下停歌聽鸚 鵡,竹間把酒引玻璃。緋桃照眼春無賴,石洞開雲路 轉迷。金粟彈箏銀甲冷,珠簾度曲翠眉低。錦帆捲浪 風生座,羅襪生塵草被堤。屢舞不妨飛野馬,醉歸遮 莫報鄰雞。梵王臺殿空陳跡,鮑氏池亭憶故栖。鐵笛 吹殘山月白,竹枝唱過駟橋西。

《初至檇李》
釋克新
编辑

通越門中逢故人,爽溪橋上送餘春。燕飛官巷桃花 老,鶯囀江亭楊柳新。行李風塵千里道,縕袍天地百 年身。未聞淮海休兵甲,回首關山一損神。

《水西寺曉起聞鶯》
明·劉基
编辑

日上高樓柳影齊,風軒臨水看鶯啼。初來木杪鳴相 應,稍入花間聽卻迷。芳草自深勾踐國,行人猶隔語 兒溪。思家每恨無輕翼,可對閒花不慘凄。

《買臣妻墓》
方孝孺
编辑

青草池邊一故丘,千年埋骨不埋羞。叮嚀囑咐人間 婦,自古糟糠到白頭。

《梅花道人墓》
劉侃
编辑

草色被荒塚,苔痕蝕斷碑。長縑留墨竹,小草見烏絲。 鶴化雲深處,鵑啼月落時。余生百年後,再拜一題詩。

《水村》
胡則
编辑

畫橈兩兩枕汀沙,隔岸煙蕪一望賒。翡翠閒居眠藕 葉,鷺鷥別業在蘆花。溪雲漠漠迷漁屋,野旆翩翩露 酒家。一幅江南真水墨,無人寫得寄京華。

===
《歸石門》
貝瓊
===不待秋風起,匆匆歸石門。宦遊情已薄,婚嫁願猶存。

竹所須開徑,花時獨灌園。比鄰共來往,適意倒芳樽。

《橫港》
前人
编辑

南行入橫港,茅屋帶林丘。落日猶斜照,寒潮忽倒流。 牛羊平野散,鵝鴨小溪浮。喜見平生友,籬邊一繫舟。

《殳山隱居夏日二首》
前人
编辑

病客從來懶出村,兩山一月雨昏昏。野花作雪都辭 樹,溪水如雲忽到門。無復元戎喧鼓吹,試從田父牧 雞豚。來青處士時相過,猶是平原舊子孫。

一水周遭抱梵宮,石崖斷處小橋通。片雲委地家家 雨,萬樹呼秋葉葉風。供佛野翁來施食,放生衲子自 開籠。邑庭東去無多路,已覺閒忙迥不同。

《鵡湖春色》
李東陽
编辑

春來鵡湖綠,春去鵡湖深。微波帶豐草,幽鳥啼芳林。 寧獨知春來與春去,長在鵡湖湖上住。

《案山曉翠》
前人
编辑

遠山青青玉,案氣漫漫來。暮旦君不見,樂遊原上易 黃昏,夕陽雖好空魂斷。

《山寺雨鐘》
前人
编辑

朝鐘晴,昏鐘雨,朝鐘滿空山,昏鐘遙遙不知處。山僧 報客客不來,又逐溪風過溪去。

《六橋晴市》
前人
编辑

六橋東西南,北水橋為村。水為市昨日,雨多今日晴。 高樓翠幔分,縱橫搖湖船。臥湖月歸來,夢作杭州客。

《東田社鼓》
前人
编辑

日之出東田,東鼓填填走。社翁刲肥羊,擊壯豕,舞復 歌,社神喜。但願年年好風雨,儂衣有桑食有黍,長迎 社神擊社鼓。

《西浦漁罟》
前人
编辑

儂家住西浦,兒童織罾罟。岸闊秋水深,湖上魚蝦賤 如土。待我他時歸掛罾,功成自買扁舟去。

《南村書屋》
前人
编辑

南村屋書滿車,南村書聲聲滿家,讀書不作村學究。 身為郎官印如斗,如今祇令稱書鄉,不讀書誰人姓 張。

《北原牧笛》
前人
编辑

北原草青牛正肥,牧兒唱歌牛纔歸。兒家在原牛在 GJfont,歌聲漸低人更遠。山蒼茫,水清淺。

《登煙雨樓》
李攀龍
编辑

南湖迢遞俯丹梯,煙雨蕭條拂檻低。越徼層陰千里 合,吳門春樹萬家迷。江流欲動帆檣外,山色遙分睥 睨西。一自不才多暇日,新詩還與醉同題。

《春日泛舟滮湖》
沈堯中
编辑

春日晴湖四望賒,東風搖曳綠楊斜。鐘聲隔岸翻經 處,帘影穿林賣酒家。鸂鶒隊中喧畫舫,鴛鴦堤上GJfont 香車。遙憐年少人如玉,故向樓頭弄琵琶。

《煙雨樓》
黃洪憲
编辑

高閣憑湖畫棟浮,蒼茫城郭望中收。煙含樹色千家 雨,檻送濤聲六月秋。雲壑有情閒釣艇,風塵無夢到 眠鷗。主恩泉石容吾老,莫惜銜盃醉庾樓。

《題鴛湖秋月圖》
前人
编辑

澄湖明月浸樓臺,一望波光萬頃開。星轉銀河天外 落,風搖蘭槳鏡中來。蒹葭兩岸青楓合,砧杵千門白 雁催。勝地總憐秋色裏,幾人清夜踏歌回。

《嘉興晚發別陳子常》
田汝成
编辑

江南春盡落花天,桑柘籠煙水滿田。野店酒香新雨 後,斷橋人渡夕陽邊。羈懷瀟洒惟歌嘯,世路崎嶇只 醉眠。傾蓋逢君成久坐,片帆乘月下吳川。

《中秋鴛湖泛月》
孫植
编辑

尊酒移舟笑語歡,平分秋色滿江干。笛聲遠渡煙光 瞑,鶴夢初醒夜月寒。倒浸樓臺天上下,臨軒竹樹影 檀欒。九霄風露清環珮,縹緲飛仙接鳳鸞。

《遊鴛鴦湖示項君》
文彭
编辑

秀水亭前水荇香,鴛鴦湖上浴鴛鴦。遠天簫鼓迎歌 扇,倒影樓臺浸女牆。華槳夷猶衝菡萏,竹枝款乃和 滄浪。莫言煩暑無由避,月照波光玉露涼。

《趙大夫宅》
許恂如
编辑

宋淳祐六年趙汝俳捨宅建報忠寺

黃葉前朝古寺門,豐碑仍記趙王孫。汴杭宮闕消沉 盡,莫向雲堂獨斷魂。

《南陔草堂》
管橘
编辑

衡棲虛寂似崆峒,野老相傳舊閟宮。曲徑春深麻苧 雨,小亭秋滿芰荷風。吳岡越嶠微茫外,沙鷺汀鷗隱 見中。須信世途無坦地,只宜長日醉芳叢。

《烏夜村》
朱朴
编辑

玉貌曾沾帝子恩,故鄉環珮葬歸魂。千年廢寢無尋 處,夜月啼烏尚有村。

《題釣鰲磯四首》
周履清
编辑

偶來磯上坐青莎,一望湖光雨後多。水際樓臺如GJfont 畫,花間鶯燕似調歌。遊人攜酒酣春色,神女投珠弄夜波。漠漠淡煙生古樹,遙聞天籟起松蘿。

重重樓閣俯滄溟,高築漁磯傍水亭。樹色四圍雲外 碧,湖光千頃雨中青。東連越海憑為塹,北控吳門峙 作屏。幾處笙歌聽不竭,畫船明月繞蘆汀。

石磯高枕碧溪頭,堤上煙消萬壑悠。楊柳風輕通鳥 語,桃花浪暖泛漁舟。清宵笙管調新曲,長日樓船勝 昔遊。一自使君題壁後,更無人道鑑湖幽。

釣臺突兀峙湖南,漫理綸竿下碧潭。風動波光搖素 練,煙籠樹色擁青嵐。漁磯春暖花頻笑,鴛渚雲晴柳 欲酣。天際忽來蓬島鶴,片雲飛處擬蘇耽。

《遊獨山》
王梅
编辑

何處宜常往,言尋獨有山。浮雲將水逝,幽鳥與人閒。 一徑通深谷,經年掩舊關。春風吹蕙帳,高臥若為攀。

《遊雅山》
孫植
编辑

層巒萬疊削芙蓉,東望滄溟渺未窮。睥睨孤城橫海 戍,艨艟巨艦壯軍容。飛來一鶴平蕪下,坐對三山煙 雨中。四十餘年違宦履,故鄉尊酒此還同。

《雁塔灣》
周鼎
编辑

古塔倚青灣,行人指點間。雁來秋水闊,僧去白雲閒。 望遠孤峰碧,憑高落照殷。幾回看不盡,江上釣歌還。

《登武塘城樓》
章士雅
编辑

蒼蒼平野澹秋容,百雉何年海上封。一水白雲連檇 李,片帆寒雨入吳淞。高低禾黍村流合,遠近樓臺落 照重。喜有使君持節至,笑談今古靜煙烽。

《鴛鴦湖》
高承埏
编辑

兩湖秋水抱城斜,縹緲樓臺帶落霞。日暮鴛鴦看不 見,數聲風笛起蘆花。

《蘆池小築秋懷》
駱雲程
编辑

三徑初依一曲池,籬頭枸杞綴紅時。廚貧供客收霜 栗,寺近齋僧折露葵。華髮暫隨衰草短,雄心肯逐暮 雲移。年來蹤跡真成隱,已買漁蓑與釣絲。

《石門曲二首》
GJfont
编辑

採桑復採桑,蠶長桑葉齊。妾在石門東,郎在石門西。

蠶成桑麻空,門前青苧長。一半織郎衣,一半結魚網。

《語溪宿徐允韜宅》
李繩遠
编辑

路遶秋林橘柚青,客船一繫女陽亭。疏簾月起渾如 夢,野館烏啼醉未醒。雨雪兩河憐獨返,風煙三晉想 重經。極知邊塞傷心地,橫笛哀笳不忍聽。

《玉灣春曉》
姚鵬
编辑

一曲清江飲玉虹,車塵馬跡往來通。笙歌斷續韶光 裏,樓閣參差煙雨中。漁唱時聞楊柳月,酒旗斜掛杏 花風。泠泠金磬知何處,路入雲山翠幾重。

《東皋園》
諸偁
编辑

寒煙衰草一蕭蕭,歌舞曾傳樂事饒。古樹頹垣無繫 馬,夕陽深徑有歸樵。樽空落月吟魂杳,花老殘春蝶 夢銷。何事池蛙諳鼓吹,惱人鳴向可憐宵。

《桐鄉夜泊》
彭孫貽
编辑

桐鄉無限綠,桑柘抱城灣。微雨冷秋色,清溪明客顏。 岸花村徑暝,船火夜漁還。遙指青帘下,提壺叩竹關。

《九日登陳山》
前人
编辑

靈湫萬木鎖煙鬢,絕壁捫蘿上石關。大海眾流環積 氣,蒼龍一雨過前山。清秋搖落三年怨,野菊參差滿 鬢斑。不為憑高多涕泗,白衣雙淚久潺湲。

《鶴湖眺鳴鶴樓》
前人
编辑

飛甍窈窕俯沙汀,林樹蒼茫四面青。水榭樓臺留返 照,高城燈火亂春星。憂時為誦登樓賦,題壁還摹瘞 鶴銘。莫訝軒窗煙五色,飄颻羽駕集仙靈。

《譚僊嶺》
前人
编辑

譚仙高嶺白雲間,亂石蒼苔鎮日閒。五色雲封丹GJfont 冷,萬年芝雜野花斑。神洲隔海多靈草,越嶠浮空只 遠山。行把化書巖際讀,卻忘林月下松關。

《癸丑十月一日登鷹窠頂觀日月並出因簡寄桐鄉汪晉賢》
周篔
编辑

君不見,鷹窠之頂真陡絕,渤澥潮生勢騰決,峨然突 兀當其衝,萬里扶桑曉明滅。十月合朔東南隅,晶熒 摩盪光彩殊。蒼煙內湧紫玉佩,赤霞外抱黃金樞。我 聞此勝亦已久,束縛塵埃苦奔走。今年決計來獨登, 何期卻與徐君偶。遠公高興亦不凡,擔囊策杖探巉 巖。中夜起坐候天色,那惜草露沾衣衫。列宿離離光 燦燦,北斗闌干望初轉。啟明倏忽生東方,朦朧島樹 遙難辨。怪聞笑語披荊榛,錯愕相詢喜故人。世間良 遇不易得,況是山巔更海濱。寒氣稜稜苦凄薄,衾裯 擁護同幃幄。久之不見太陽昇,碧雲遮斷如城郭。雲 銷日見二丈餘,盡詫往說為空虛。惘然嘆息下山去, 回首忽見奇光舒。兩鏡依稀齊上下,精華萬道遙空 射。巔岫渾如映雪開,波濤恍若鎔銀瀉。山僧向我稱 絕奇,二十年來一見之。群公睹此殊可幸,非真好事誰能期。汪生高懷人莫及,山水招邀屢遊集。為作斯 篇遠寄聞,明春沆瀣還同吸。

《點絳唇》月波樓重九
宋·毛滂
编辑

手撫歸鴻,坐臨煙雨簾旌潤。氣清天近,雲日溫欄楯。

壓玉浮金,一醉留青鬢風。光勝淡,妝人貌,眉黛生

秋暈。

《天仙子》花月亭
張先
编辑

水調數聲持酒聽,午醉醒來愁未醒。送春春去幾時 歸。臨晚鏡,傷流景,往事後期空記省。 沙上並禽池 上暝,雲破月來花弄影。重重簾幕密遮燈,風不定,人 初靜,明日落紅應滿逕。

《水調歌頭》煙雨樓
吳潛
编辑

有客抱幽獨,高立萬人頭。滮湖千頃煙雨,占斷幾春 秋。自有茂林修竹,不用買花沽酒,此樂若為酬。秋到 天空闊,浩氣與雲浮。 歎吾曹,緣五斗,尚遲留。練江 亭下,長憶閒了釣魚舟。矧吾便飄颻身,世又更奔騰 歲,月辛苦復何求。咫尺桃源隔,他日擬重遊。

《虞美人》秋日行舟
陳與義
编辑

扁舟三日秋塘路,平度荷花去。病夫因病得來遊,更 值滿川微雨洗新秋。 去來長恨拏舟晚,空見殘荷 滿。今年何以報君恩,一路晚花,相送到青墩。

《南柯子》廣福塔院僧閣
前人
编辑

矯矯千年鶴,茫茫萬里風。闌干三面看秋空,背插浮 屠,千尺冷煙中。 林塢村村暗,溪流處處通。此間何 似玉霄峰,遙望蓬萊,依約曉雲東。

《浣溪紗》晚臥廣福小閣已而月上獨酌
前人
编辑

送了棲鴉接暮鐘,闌干生影曲屏東,臥看孤鶴駕天 風。 起舞一樽明月下,秋空如水酒如空,謫仙已去 許誰同。

《西江月》青墩僧舍
前人
编辑

欲向牡丹開處,醉來芍藥花陰。美人一曲鳳鸞音,窗 下水沉消盡。 綠滿園桑似玉,黃分壟麥如金。睡時 高枕醒時吟,不樂人生做甚。

《小桃紅》別澉川楊安撫越
元·張可久
编辑

晚風吹上海雲腥,山色秋偏淨。了得相思去年病,不 堪聽尊前,一曲陽關令。斜陽恁明,寒波如鏡,分照別 離情。

《玉團兒》陸莊港
倪瓚
编辑

片帆輕水遠山長,鴻雁將來菊蕊黃。碧海鯨鯢、蘭苕 翡翠,風露鴛鴦。 問音信,何人帶,當想情懷,舊日風 光。楊柳池塘,隨處凋零,無限思量。

===
《一萼紅》
{{{4}}}

憶當年,飛絮燕泥香,往往落雲編。記宗雷在座,阿連 攜手,靈運齊肩,俯仰亭臺,猶昔殘淚濕紅鵑,芳草池 邊,路一樣芊綿。 生怕老懷作惡,似常凋短髮,乍冷 秋天。賴高談如綺,撥悶曉山前,儘破除,名香法酒,付 餘情。晚柳與衰煙又爭,奈虞淵日薄,笛響凄然。

嘉興府部紀事编辑

《左傳》:定公十有四年,吳伐越,越子句踐禦之,陳于檇 李,靈姑浮以戈擊闔廬,闔廬傷將指,取其屨還,卒於 陘,去檇李七里。杜氏曰:吳郡嘉興縣南醉李城。 《舊府志》:唐睿宗景雲二年,新城鎮秋夜,忽聞異香襲 人,寒氣凜若冰雹聲。及旦,泥沙中多金,里人因建雨 金嶽官。

開元間,數賜州縣大酺。嘉興百戲角GJfont,與監司競勝。 有囚善眩,能以繩為戲。獄吏白之,監主召至戲場,令 效繩技。其人跰,捧繩可百丈許,置地,因引繩擲空 中,初高二三丈,再四五丈,若有人牽而上者,眾大驚 異。後乃投繩空中,高十餘丈,不見端緒,其人隨繩騰 上,高二十餘丈,如鳥旁飛遠颺,望空而去,竟不知其 所之。

秀水水西禪寺,舊名資聖,以唐宣宗為光王時避武 宗害,祝髮為沙門,更名。瓊俊從香巖閒禪師遊,有唱 和吟瀑布詩:穿雲破石不辭勞,地遠方知出處高。溪 澗豈能留得住,終歸大海作波濤。武宗崩,乃為詩寄長安示朝臣云:殿閣凌雲接爽溪,鐘聲還與鼓聲齊。 長安若問江南事,報道風光在水西。由是迎歸,即位 敕水西,為資聖禪寺,至今有宣宗遺像,洎御書寺額 在焉。或謂宣宗所遁,本宣城水西寺。宋時有僧持宣 宗御容御書至此,後人訛為水西寺,橋溪名亦因之。 然《唐史》並無此事。寺舊有大中裴相休祠,今廢。獨御 書閣、爽溪樓、迴龍橋、爽溪橋猶存,故址云。

後晉天福庚子,亭林寶雲寺壞于水。開運初始遷于 南。將成寺,僧二人,各夢紫衣人謂曰:吾故宅廢久矣。 今于此建寺,立吾像,吾當護此寺也。明日又夢曰:水 際古碑可驗。獲碑,字皆磨滅,獨一片分明,云:寺南高 基,顧野王曾于此修《輿地志》。僧遂于寺東偏作室祀 焉。

《宋史·常楙傳》:楙為兩浙轉運使。海鹽歲為鹹潮害稼, 楙請于朝,捐金發粟,復輟己帑,大加修築,新塘三千 六百二十五丈,名曰海晏塘。是秋,風濤大作,塘不浸 者尺許,民得奠居,歲復告稔,邑人德之。

《魯宗道傳》:宗道為海鹽令。縣東南舊有港,導海水至 邑下,歲久湮塞。宗道發鄉丁疏治之,人號魯公浦。 《舊府志》:宣和間,宋昭年知秀州。時盜發,昭年謂吾州 當受敵。于是大修城隍。明年,賊果至。昭年與民乘城 固守,賊留三日,無敢薄城者。後五日,賊大潰而去。朝 廷嘉其功。

桐鄉縣藏兵塢,在殳山,山形如虻中斷,時見陰雲光 怪,相傳為古覆兵處。

顏復,字道長,本曲阜復聖公裔。宋贈禮部尚書。建炎 扈駕,家崇德石門鎮北,子孫自為村落,名陋巷村。 宋建炎二年,高宗夢登紫薇樓而墮,有一力士捧之, 問其姓名,云:秀州遷善鄉朱六郎也,既覺,述其夢,遣 使訪之,時六郎死已七日。詔追封為紫薇侯,鄉民敬 信,立祠江涇塘祀之。

紹興己卯閏六月,鹽官縣管場亭戶顧德謙妻張氏, 夢有以宿生事責之者,曰:明當死雷斧下。覺而大恐, 流淚悲咽,姑問之,不以實對,姑怒,始言之。明日,暴風 天昏,張自分必死,因念震死既不可免,姑老矣,奈驚 怖何。乃易服出屋外,桑下立以俟。俄雷電大作,空中 有人呼曰:汝實當死,以一念孝,天赦汝,汝歸當益為 善。

紹興二十四年,海GJfont乘潮至海鹽縣,群蝦從之,聲如 謳歌,閣于沙上。高齊縣門長百尺,縣民臠其肉,GJfont轉 鬣壓死十數人。

張魏公在秀州,聞苗劉之亂,議舉勤王師。一夕獨坐, 忽一人持刃立燭後,公知為刺客,問曰:豈非苗傅劉 正彥命汝來殺我乎。曰:然。公曰:若是則取我首以去 可也。客曰:我亦知書寧為賊用,況公忠義如此,豈忍 害公。恐公防閑不嚴,有繼至者,故來相告耳。公問:欲 金帛乎。笑曰:殺公何患無財。然則留事我乎。曰:我有 老母在河北,未可留也。問其姓名,不答,振衣躍而登 屋,屋瓦無聲。時方月明,去如飛。明日,公命取死囚斬 之,曰:夜來獲奸細。後嘗于河北物色之,不可得。 淳熙改元,秋大旱,知縣李時習知龍潭在景德禪院 前,以《太平廣記》所載:南中攪龍事,請於知州張元成。 張聽之,以長繩繫虎頭,投之龍潭,果得雨。偶取虎頭 稍遲,雷電繞於治廳,移時不止。張急命取之,即晴霽。 《婺州圖經》亦載攪龍事,則此法果不誣矣。

淳熙末,崇德張氏家貧飯麥,其婦以粗糲怨天。一日, 婦取麥晨炊,則悉化為蝶,從牖間飛去。婦心痛數日 死。

《元史·正一天師傳》:正一天師者,始自漢張道陵,其後 與材嗣,為三十八代,襲掌道教。時潮嚙鹽官、海鹽兩 州,為患特甚,與材以術治之。一夕,大雷電以震。明日, 見有物,魚首龜形者,磔于水裔,潮患遂息。

《舊志》:元達識貼睦邇,字九成,和寧王康里脫脫之子 也。嘗入國學為諸生。至正七年,除江浙行省平章政 事。先是父脫脫為江浙行省丞相,時嘗開便河以通 于江,民甚便之。至是復湮塞。達識貼睦邇遂復浚,以 繼父志,時稱其功。後為江浙丞相。以貪墨敗,為張士 信所抑,幽于嘉興別館而死。

至正丙申,張士誠稱天祐三年,國號大周,侵嘉興,總 管陳宗義不能禦。同知李復集義勇築寨塹濠,屯于 通秀橋東南官塘之西。復,儒者,不知兵。士誠勢張甚。 時江浙行中書省丞相荅失木兒,得便宜行事,而嘉 興為藩鎮喉舌,丞相兵孤,計無所出。乃以楊完者來 守。完者,本武岡赤水苗陰鷙,酷烈多權詐。有苗黨千 餘,皆趫捷拳勇,能赴湯火,號曰荅剌罕。既屯,士誠屢 挑戰,皆敗。遣其將史文炳臨東門,又為所殪。完者因 恃功,要陞本省參知政事,署官屬淫穢彰聞。然士誠 兵不敢窺嘉興,踰平望者,實完者功。後竟敗,還杭,以 酷自滅。宋興留守嘉興,隨陷,城中燔燬,民遇害者大 半,浙以西盡為張氏所據。

至正間,鎮民張巨山貲雄一鄉,生子巨森,年十八喑不能言。一日,有僧募建吉祥橋,巨山紿曰:問吾子。僧 即叩之,巨森忽應曰:此橋吾家獨成。巨山喜,乃捐貲 建橋,名曰吉祥。巨森自此遂能言。

至正十一年,汾湖煆工一柳椿,以安鐵碪者,且十餘 年矣。發長條數莖如葦,家亦無恙。

張司令,元時人,亡其名,富而好禮,慕楊鐵崖名,往迎 之。鐵崖謂其不知書,勿應。司令乃延鮑恂為師,受業 焉。後迎鐵崖,乃往席間,以妓奉酒,妓名芙蓉,酒名金 盤露。鐵崖題云:芙蓉掌上金盤露。妓即應聲曰:楊柳 頭邊鐵笛風。蓋楊又號鐵笛道人故也。鐵崖撫掌笑 曰:妓能文,主人可知矣。辭去。時司令出米,滿載送之, 云是鵠糧。鐵崖素愛鵠,不能卻。隨訪顧阿瑛,召阿瑛, 鄰人貧家,分給之而去。

嘉善梅花道人吳仲珪將歿,命刻短碣塚上,曰:梅花 和尚之塔。人或怪之,曰:此有意,久當自驗。未幾楊璉 真伽燬,掘江南諸墳。仲珪以碣所署,髡疑為緇流,竟 免。

石門里中,有召僊者,降乩云:吾乃邑人張子修,昔日 與張汝昌築東西二園于玉灣之北,醉花載月,風雅 流傳。今歸來,惟見衰草滿園,宛然一丁令威耳。賦詩 曰:謝事歸來一幅巾,千年華表漫哀吟。而今廢沼空 留恨,好句枇杷更屬人。

元至正丁亥冬,郡城舊址之西有鳥數千,營巢于地, 圍八尺,崇五尺,晝夜不休,若有程督之者。已而大盜 蜂起,江淮騷驛,詔州郡築城,自嘉興始。

《樂郊私語》:丁酉八月,張氏以水師數萬來攻嘉興,羽 檄星馳,川陸戒嚴,海鹽自州佐巡場以下,皆統兵北 屯半邏、新豐、廣陳,以備他道。州城閉塞兼旬,民間米 穀驟踴,而薪爨不屬,多破斫簷柱几榻而炊。楊完者, 以大軍四伏,使小舟數十百艘餌之。敵檣艫蔽天,排 川而下,追至杉青,東西岸多積葦以待。時南風大作, 岸上舉火,敵舟焚燎,至四十里不止,死者甚眾。遂捨 舟登陸,進逼城下,戰于東瓜堰,大破之,斬首萬七千 級,俘者數千。張氏統軍張士信以伏水遁還。完者凶 肆,掠人貨錢,至貴家命婦室女,見之則必圍宅勒取, 淫汙信宿,始得縱還。少與相拒,則指以通賊,縱兵屠 害。由是部曲驕橫,凡屯壁之所,家戶無得免焉。民間 謠曰:死不怨泰州張,生不謝寶慶楊。

張氏既歸,命兄弟相繼拜太尉平章之命,乃于十九 年秋七月,大城武林至起,平、松、嘉、湖四路官民以供 畚築,雖海鹽一州發徒一萬二千,分為三番,以一月 更代,皆裹糧遠役而督事,長吏復借之酷斂,鞭扑箠 楚無有停,時死者相望。至本年十月,始得迄工,凡費 數十百萬,而新城碑記至以南仲山甫為譬。其詞有 曰:有嘉太尉,克綏我民。疇其相之,平章弟昆。又曰:我 作我息,我出我入。變呻為謳,伊誰之力。豈不慚愐斯 言也乎。

《舊志》:《吳江史鑑志》云:龍墳在復禮鄉小律原,距太湖 可六七十里。相傳大禹治水,至震澤,斬黑龍以祭天, 其骨瘞此。耕者往往得之未識也。永樂間,有漁人識 之,以市蘇州徐生藥肆中,歲以為常。後以龍角一枝 遺之,是時有左璫李黃子者,方受命採珍異。其客朱 永年過肆,見之,以為奇貨,遂偕漁人告于璫,隨檄郡 縣發卒掘之,深入,有狀如龍,居民所謂金剛神者數 輩,及見風立解,惟餘骨耳。遂得龍骨及齒牙凡十數, 獻于朝,匿者無筭。是地初屬嘉興,宣德間分為秀水, 田可大十畝許,糞不加多,而收穫倍他田。歲大風,苦 拔木發屋,而禾稼反無損。耕者猶時時得龍骨云。 明永樂癸卯,令選天下嫠婦無子而守節者,有司籍 送內廷,教宮女刺繡縫紉,因以廩之。有藩王之國,分 隸隨行,以教王宮女,其所處曰養贍所。初止以無子 者,其後即有子而幼且貧者,亦遣行。郡有柴氏者與 此數,柴侍宣德左右,後以念子乞歸,上問何不使來 帶一帽,柴奏子愚痴不可至京。因命乘傳歸。初,柴嫁 于徐生,子痴,襲柴姓。其孫為吏,有清軍某與楊公繼 宗相忤,清軍擒吏,窮法笞之,使誣楊贓跡,吏死惟呼 曰:楊廉官,吾無以誣之。人稱為柴鐵塊。

《石門縣志》:吳越交兵之地,有丁相公廟,相傳為吳越 時將也。廟中松樹二,一攲斜覆屋,一挺立,大皆合抱, 扶疏百尺,根如鐵,皮若青銅,枝葉蒼鬱可愛,不知歲 月。人有欲鋸之者,輒噴火流血,恐怖而止。

郭阿保,中所人;劉蠻驢,前所人。正統中,以驍勇,選從 彭將軍程征沙處賊,彭作水柵,與賊相持,有賊騎而 揮斧至柵下,兩人忽從內躍出,郭一手提刀,一手舞 牌,蹲而前迎;劉以鐵叉架賊斧,郭乘間以刀斬馬足, 賊仆,殪之,歸。同時有右所人杜斌,亦善用鐵叉,臨戰 以死自誓,先投叉城外,身隨之下,連刺殺三賊。真馬 兒,左所人,夜負巨炮入賊寨,發之,賊驚,自相殺,因擊 敗其眾。後賊平,頒賞薄,杜斌上功,僅得銀牌一方而 已。又正德八年,有中所人張裔者,從征開化寇,王浩 八亦潛入其巢,發銃驚之,殺數百人,又裔同時有陳廣、馬霆,後有劉暉、劉維,皆號驍勇。

陳馬兒,乍浦軍也。嘉靖丙午,倭犯金家灣,指揮方泰 射中一倭,追之,墜馬而傷,馬兒扶泰上馬,與敖鎮護 從,復有四倭相繼至,馬兒以一人力戰,援絕,走至山 側,自擲下,足陷石窞中,被殺。泰為文祭而哭之。時同 戰者有倪軏、倪輔、李咬住、凌義一、林岳,並效勇力而 凌、林二人亦戰死,二倪及敖,中所人。餘未詳。敖後死 矮婆橋之戰。

鮑宣、鮑惠、胡士澄、茅堂並以勇力聞,亦死于倭。嘉靖 癸丑四月二日,倭船泊演武場海岸,衛帥率兵禦之。 宣手抱一倭,與俱死。士澄以火藥焚其船,亦與倭稱 八大王者俱燼。餘倭走矮婆橋,堂追之,手梟一倭,與 惠及敖鎮血戰良久,伏發咸死。惠元喪身,挺立若赴 敵狀。鮑惠亦云舒惠。時戰死者十八人,名姓失記。 德藏寺前銅鐘音極洪響,故老云初鑄鐘時,有匠者 言:俟吾至六十里外乃擊之。既去,方至新坊十八里, 寺僧遽扣,匠人聞其聲,嘆曰:聲止此矣。此鐘自新坊 十八里外,果不復聞,怪哉。

劉存義令湖時,倭寇城,急思城上懸燈,風雨吹滅且 苦燭寡,令鐵工作薄鐵板,斲木以瀝青灌其上,為長 鉤以墜于城腰,上置木板遮覆。瀝青遇風雨越熾,火 光亙夜,城上望下如晝,城下望上如漆。

沈維錡,邑諸生,善奇計。嘉靖倭警,胡督撫設計誘降, 厚禮聘錡,錡慨然獨往說之,倭遂請降,已而大兵四 集,盡殲之,錡實首功。督撫欲疏請大用,錡固辭,但奏 免沈氏十年田稅。

四都地間,往時忽挺出石骨如拳,已漸隆隆起如巨 屋,鄉人患其為石田,將不可樹藝也。以垢穢潑之,至 今計存十餘畝。

縣有鎮曰新豐,塘曰漢塘。相傳以為漢新豐人遷于 汴,又南遷于此,故以為名。民務農,賈專聚棉花及布 而商來販之。亦有業儒者,科第間發如晨星。

萬曆丁亥,嘉興包世熙,夜夢同表兄諸澄甫謁城隍 神,各以父年為請,澄甫父時任衡水學諭,世熙父 憲副檉芳也。神謂澄甫曰:汝父得六十三。謂熙曰:汝 父壽止六十耳。熙驚懼而覺。辛卯三月,衡水訃至,果 六十三。熙以前夢既驗,心切憂之,密為疏詞禱神,願 捐己十齡以續父筭,抗詞哀懇,聲淚俱下。至十月,熙 以暴疾卒。時檉芳五十八,延至六十三卒,檉芳為熙 立傳。

萬曆戊子歲,人家牆屋棟宇忽有粉針,訪之,數百里 外皆然。未幾,GJfont疫流行,死者殆半。己丑年尤甚。 壬子六月四日,生員高登第池旁有槐如蓋,日午時 風雷大作,赤雲陡起,擁物自槐根向西北去,狀如龍 又若火燄,池中減水尺許,而他無所損。

白苧都顏氏,有西府海棠四,樹極高大,而種最真著, 名禾地。花放時,士女遊觀接踵。

王店鎮有工部尚書王逵者,世居大彭都官灘里。自 尚書構屋于梅溪,聚貨貿易,因名王店。尚書子曰令 GJfont,孫曰延福,皆任御史,歷官銀青光祿大夫、太子賓 客,簪纓相繼,而王店日漸殷庶,遂成巨鎮。市多販糶, 民務農桑,所織紬并畫絹著名。

萬曆間,平湖南門人獲白龜,有角。歲餘又獲一鱉,背 紋有流落江湖四字,好事者買而放之。

嘉善袁顥精醫,每診輒託以太素脈,懸斷禍福。有王 氏子素不孝,顥診之曰:心脈為己身,肝脈為父母。今 心脈弦急凌肝脈,子未能順親乎。急更之,不更後三 日有火災。至日果驗,詣門悔謝,淚GJfont潸下,後卒為孝 子。蘇州胡司理,能吏也。居官不廉,微服求診,顥曰:心 脈圓而清,公殆貴人乎。曰:然。曰:肺金為財,脾土生之。 脾脈且浮且沉,公得無有羡心乎。胡面赤,敬奉教而 退,遂成廉名。

萬曆丁亥秋,有龍起于郡城西河畔三塔寺,塔上鐵 頂各重數千觔,一時吸去,至三十里外地,名陡門行 列如豎,入地深數尺許。

萬曆戊子,邑侯蔡彭以縣治湫隘,議拓之重築後垣, 掘地得一石,上刻指揮蔡某安人彭氏之墓,夫婦二 姓適與侯姓名相符,亟命覆之。墓幾毀而不毀,有定 數焉。

明禾城東北偏相湖,俗名相家蕩,距城外東塔寺十 餘里。每當月淨波明,塔影宛然。城南若南湖、鴛鴦湖 皆巨浸,去塔較近,反無所見。若南郊真如寺塔影,則 映射殿壁間,七層皆具,亦奇蹟也。

嘉興府部雜錄编辑

《水經注·神異傳》曰:由卷縣,秦時長水縣也。始皇時,縣 有童謠曰:城門當有血,城陷沒為湖。有老嫗聞之憂 懼,旦往窺城門,門侍欲縛之,嫗言其故。嫗去,後門侍 殺犬以血塗門,嫗又往,見血,走去,不敢顧。忽有大水 長欲沒縣,主簿令幹入白令,令見幹曰:何忽作魚。幹 又曰:明府亦作魚。遂乃淪陷為谷矣。因目長水,城水 曰谷水也。《吳記》曰:谷中有城,故由卷縣治也。即吳之 柴僻亭,故就李鄉檇李之地。秦始皇惡其勢王,令囚 徒十餘萬人,汙其土表,以汙惡名,改曰囚卷,亦曰由 卷也。吳黃龍四年,有嘉禾生,改曰禾興。後太子諱和 改為嘉興,春秋之檇李城也。谷水又東南,逕嘉興縣 城西,谷水又東南,逕鹽官縣故城南,舊吳海昌都尉 治。晉太康中,分嘉興治。《太康地道記》:吳有鹽官縣。《樂 資九州志》曰:縣有秦逕山。秦始皇逕此,美人死,葬于 山上,山下有美人廟。谷水之右,有馬睪城,故司鹽都 尉城。吳王濞煮海為鹽,於此縣也。是以《漢書·地理志》 曰:縣有鹽官,東出五十里有武原鄉,故越地也。秦於 其地置海鹽縣。《地理志》曰:縣故武原鄉也。後縣淪為 柘湖,又徙治武原鄉,改曰武原縣。王莽名之辰武。漢 安帝時,武原地又淪為湖。今之當湖也。後乃移此。縣 南有秦望山。秦始皇所登以望東海,故山得其名焉。 谷水於縣出為散浦以通巨海。光熙元年,有毛民三 人集於縣,蓋汎於風也。

浙江又東逕禦兒鄉。萬善歷曰:吳黃武六年正月獲 彭綺。是歲,由拳西鄉有產兒,隨便能語,云:天明河欲 清,腳折金乃生。是因詔為語兒鄉,非也,禦兒之名遠 矣。蓋無智之徒因藉地民,生情穿鑿耳。《國語》曰:句踐 之地,北至禦兒。是也。

《括異志》:捍海塘凡十八條,自縣去海九十五里有望 海鎮,歲久波濤衝囓,盡為洋海。紹興中,知縣陳某嘗 於海塘五里建望月亭,殆今則亭基在水中,不可復 見。每歲沙岸崩,得瓦盎鐵劍,舉手粉碎。

嘉興縣西南六十步。《地志》云:晉歌妓蘇小小墓。今有 片石在通判廳,曰蘇小小墓。徐凝寒食詩云:嘉興郭 裏逢寒食,落日家家拜掃歸。只有縣前蘇小小,無人 送與紙錢灰。

當湖在今縣北五十里,南北十二里,東西六里。古老 相傳,地初陷時,有婦人產一物,若蛟蜃狀。濯於水,遂 陷一方,迤邐從東北去。今有泖港直通太湖,昨得石 碑乃唐吳郡陸府君墓銘,葬於蘇州海鹽縣齊景鄉 當湖,則當湖之名舊矣,或云鸚鵡洲,《圖經》不載,豈縣 未陷曾有此湖耶。曩歲漁者於湖中獲一鐵鏈,長不 計,極舟滿幾覆,懼而棄之。或云繫蜃於此,自漢迄今, 上下千餘年,湖日淺,土日增,聞有於其中,髣GJfont見其 餘趾。

嘉興府部外編编辑

《舊府志》:宋熙寧丙辰,秀州嘉興令陶彖子遇一女,偕 行至水濱,遺之詩曰:生為木卯人,死作幽獨鬼。泉門 長夜開,衾帷待君至。與之期曰:仲冬二七月盈之夕, 車馬來迎。自是令子遘異疾,不可救。後辨才法師元 淨抵秀水,令迎至,除地為壇,設觀音像,取楊柳灑水 咒之,夜遂安寢。明日,始來結GJfont趺坐,召妖問曰:汝居 何地,而來至此。答曰:會稽之東,卞山之陽,是吾之宅, 古木蒼蒼。問其姓。答曰:吳王山上無人處,幾度臨風 夜舞腰。師曰:柳姓也。乃輾然而笑。師又為宣說楞嚴 祕密神咒,令痛自悔恨,毋為物邪所縛。妖曰:願觴為 別。因相對,引滿作詩云:仲冬二七是良時,江上無緣 與子期。今日臨岐一盃酒,共君千里遠相離。遂去不 復見。

嘉熙間,鄧州人金鶴雲,以琴書寓招提寺側富家。夜 聞女子歌曰:記得一曲直千金,如今寂寞古牆陰。秋 風衰草白雲深,斷橋流水何處尋。因排闥入,遂與金 合,臨別以金贈之,女子潸然曰:妾,曹刺史女也。已得 僊術。但凡心未除,遭此降謫。君前程甚遠,夾山之會, 其慎之。金後為縣令,卒於峽州。考其寺,即曹珪宅,後 鑿土,得石匣、古琴,有金繫焉。

端平間,有老人寓嘉興逆旅,日出金柑易醉,月餘不 竭。主人怪之,暮窺其室,用鼎盛土,下柑種,久之柑實 纍纍垂矣。主人邀飲,願授其術。老人曰:此太上養道 法,給身有餘,養家不足,不可輕泄。主人拜乞,伏地不 起,老人曰:須往深山,乃可授。主人因萌貪心私念,得 此術,一夕種數十株,便可致富。即為老人所覺,竟不授而去。明年,或見老人在廬州賣枇杷。

沈野雲,元順帝時人,生于苕溪。明洪武初,遊至禾鬱 秀觀,因駐鶴焉。門懸出賣風雲雷雨牌額,兒童嘗持 金叩雲,買風雲雷雨,雲書符於其掌中,至空所放之 無不響應。洪武二十年,武林趙侍御設黃籙醮,一月 前,預遣使迎雲于禾,雲允以期款,使日久而未發,舟 使屢請雲曰:明日醮期矣。今夕當解,維囑舟子及使 行舟。時有聲響,但寂然。少頃,從空而去,舟行樹杪即 至北新關,謁相知,留酒飯,趙使先歸以報迎至壇,參 謁至尊,俯伏於地,道侶疑為酒酲眾先發符,申奏天 庭,焚畢,雲醒。取水沐手,參謁諸聖,次見齋官及道侶。 於袖中取適焚奏章訛書數字,以示道侶。眾皆駭愕, 云:申奏後玉旨批,醮主發火部掌壇,及書奏官員發 水部。眾求救于雲。雲命醮主速出空房,以聽發落。三 日後,房屋果大火灰燼,道侶果受水厄。永樂三年,中 秋,星月皎潔如晝。禾人簫鼓集于南湖,時少年邀雲 翫月。于中,雲命童子研墨,以白盂塗之,覆于案頭,隱 几默坐。少頃,飛黑雲小片掩月,更餘不散,合郡莫解。 夜午,命童子洗盂,月明如故。成祖在宮翫月,黑雲亦 掩,欽天監奏南方術士作法,詔逮京師,命刑部押禁。 雲默坐囹圄,七日不火。雲出神至金陵魏府,化饅首 三千往燕京刑獄,賑饑魏府,如其請雲貯袖中作禮, 騰空而去,不見其蹟。獄中人饑甚,雲點額分食,取之 袖中,綿綿不絕。上聞,即召便殿,從容述其事。上語雲 曰:今五月二十三日也。命汝祈雪三尺,可乎。雲奉命 建臺殿前,將令牌磨缸默咒,見黃雲四塞,白雪積三 尺。成祖大悅,命工起真人府。雲上疏求放還山,不許。 仁宗即位,雲朝賀畢,出短疏求歸。乃允。賜馳驛還山, 年七十有三,後歿。遣官,欽賜祭葬於白苧里,諡野雲 真君。

冷謙,字啟敬,春波門內人。洪武初,為協律郎,郊廟樂 章多其所撰。有友貧,不能自存,謙於壁間畫一門,令 其友入,恣取金玉以出,而不覺遺其引。他日,內庫失 金,守藏吏持引姓名跡捕之。因并執謙,謙渴求飲,拘 者以瓶汲水,與之,謙且飲,隨以足插入瓶中,身漸隱。 拘者惶急,謙曰:無害。第執瓶至御前。拘者如其言,上 問謙,瓶中輒應擊碎之,片片皆應,竟不知所在,後有 人於蜀中見之。

隆慶初,有朱生,少溪居郡城洲東灣,父曲溪為蒙師 生,亦聚徒于隱真觀,一女子往來相洽,吟曰:恨滿塵 寰不久留,雲軒獨馭上瀛洲。憐君一點塵心在,誓海 盟山不到頭。嘉禾士人相聚,而聽者數十,問其居,曰: 天高地迥,海闊江深,山明水秀,是我蝸村。問其名,曰: 草野相逢降玉臺,來時有念下天台。山人一宿姻緣 絕,解下安冠淚滿腮。後人繹之。所謂蓬萊僊女也。他 如芝種丹田消白日。汞燒金鼎度清秋,長嘯一聲天 地老,三千甲子半楸枰之句。頗堪稱賞,當時聽者疑 之,復吟一絕云:我是雲丘散誕人,半生三見海揚塵。 今來寄語夸毘子,何必勞勞問假真。吟畢拂衣去,曰: 僊凡路隔,郎君自愛。吾從此逝矣,不復再遊吳中矣。 兒童六七歲以下者,見其絳衣霓裳,在雲端拱揖,後 無他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