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051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五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五十一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五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五十一卷目錄

 泉州府部彙考七

  泉州府物產考

  泉州府古蹟考陵墓附

 泉州府部藝文一

  桃林場記         唐盛均

  泉州二公亭記       歐陽詹

  泉州宴赴舉於東湖序     前人

  泉州初建安溪縣記   後周詹敦仁

  清隱堂記          前人

  萬安橋記         宋蔡襄

  蓮花巖銘         黃庭堅

  高士軒記          朱熹

  遊金溪記         傅自得

  流惠亭修禊序        陳宓

職方典第一千五十一卷

泉州府部彙考七编辑

泉州府物產考        《府志》编辑

府總

穀屬

早稻 有赤白二種,晉江春種夏收,南安等縣稍遲,德化有早仔師姑早。

晚稻 有赤白二種,秋種冬收,七邑俱有。大冬 春種冬熟,有赤白二種,米大殼厚,氣完七邑俱有。

寄種 與早稻同下種,早稻刈後更發苗,至十月結實,有芒,米赤色,又一種,無芒,晉南同惠出。青晚 埭田多種之,其種與收俱遲於早稻,一月米色赤,晉南同惠出。

占城稻 耐旱,其色有白有斑有赤,自種至熟僅五十餘日,涸燥之地多種之,七邑俱有。畬稻 種出獠蠻,必深山肥潤處,伐木焚之,以益其肥,不二三年,地力耗薄,又易他處,山縣俱有,晉江惟四十七都以後有之。

白香 春種秋熟,有芒,殼黃,米白,味香,又一種無芒,更美名過山香,晉江南安永春出。

降來 夏種秋熟,有芒差短,殼米俱赤,南安同安出。

大尖 春種秋熟,殼赤,無芒,與早赤大同小異,又有小尖,比大尖差小,俱南安出。

中灌 五月種,十月收,殼赤,米白,南安出。新留 春種,同安出。

河南早 春種夏收,南安出,又有河南,秋種,同安出。

白柳 秋種,晉江南安同安出。

烏芒 漬種甲微拆投土中,乃發芽抽苗,與赤晚同熟,鹵地之尤鹹者,宜此惠安出。

林鳳    藿香    一秋紅

紅芒    天上落 已上永春出。

烏稻    金城早   栗殼

尤溪早   八月白   蘇州紅 已上德安出。

早秫 春種夏收,晉江安溪出。

晚秫 秋種冬收,晉江出。

大冬秫 春種冬收,或白,或赤,七邑俱有,山縣多。

赤蒡秫 春種秋熟,蒡穗赤色,米白,即荔枝秫,南安同安德化出。

牛頭秫 春種秋熟,一名好殼而清香,南安出。白鬚秫 即赤,六南安出。

白占秫   花眉秫   過山香秫 俱出同安。

虎皮秫 同安永春德化出。

龍牙    斑占 俱永春出,已上皆糯稻。大麥 又有一種名曰早黃大麥,一種名烏肚麥,米肚青色,名青大麥,俱立冬種清明熟,七邑俱有。

鬱麥 殼薄易脫,故名,晉江出。

五葉麥   蕎麥 似小麥而嫩,南安德化出。

薯黍 葉長大如蘆,而粒大者呼蘆黍,即秬黍也。

黃粟 即稷別名。

粢 顆粒稠結,深黃,上疏有GJfont糯二種,以上七邑俱有。

粱 亦黍類,惟穗大,毛長,顆粒粗厚,亦分黃白二種,惠安出。

狗尾粟 穗長尺,每穗數十粒米粳,同安呼為

虎尾粟。

脂麻 即胡麻,有白有黑可作油,七邑俱有。白豆 殼白,磨碎煮作腐,俗呼豆腐,九月收。綠豆 殼綠,可作粉,早者六月收,晚者九月收。紅豆 殼紅,肉白,亦可作粉,同綠豆收。

九月豆 黑可作豉,綠可作粉,黃可為腐。騎草豆 色綠,可乾炒食。

大豆 小豆 以上七邑俱有。

畬豆 粒最大,山縣出。

白卯豆   六月綱豆 以上俱德化出。蔬屬

薯 有數種白者為上,紫次之,青黑又次之,七邑俱有。

番薯 種出島夷,蔓生,多結根,一畝地有數十石之獲,此土薯省力而獲多,貧者賴以充腹。茭筍 惠安出。

山藥 即薯蕷,安溪者佳。

芹菜 芹有二種:荻芹、莖白赤芹。莖葉俱赤,可瀹食之,亦可為菹,山邑有。

蟳菜 一名浮藤菜,晉江出。

蔊菜 味辛香,產溪澗中,山縣出。

苦瓜 長四五寸,皮皺,味苦,甚其瓤,初生色白,至熟轉紅,核如木鱉子而小,俗呼為紅瓤。虎爪豆 角似虎爪,故名。

長豆 角長亦名筋豆,亦名菜豆。

蕨 出溪澗旁,取拳芽為蕨菜,搗其根為蕨粉,山縣出。

紫菜 生海石上,晉南同惠,四邑俱有。

滸苔菜 生海中,細嫩者名濕苔,稍粗者名海苔,晉江出。

石花菜 生海嶼中,夏月煮凝凍,調薑醋食之,晉江同安惠安出。

香菰 生朽蛀木上謂之香菰,亦名木耳。菰有濕地生者數種。一名紅菰,色如胭脂;一名碎米菰,山縣多有。

山茨菰 實如蕷而小,惠安出。

果屬

龍眼 名品不一,最大者呼虎眼,最小者呼鬼眼,龍眼是其中者,今人不復識別,總呼龍眼,晉南同惠出。

梨 有清消梨,有水梨,以佳種接迺生,其味清。有綿梨,俗呼秤錘梨,以早稻蘊之迺熟,肉軟如綿,故名,七邑俱有,出同安者佳。

金棗 有二種,形長者曰金棗形,圓者曰金橘。金豆 俗呼羊矢橘,生山林中,蜜煎良佳。銀杏 菩提果 俱安溪出。

林檎 冬梨 俱德化出。

餘甘 野產,初食味澀,咽後有餘甘。

冬粘子 俗呼當粘,野生名逃軍,糧以逃軍採而食之,色深紫,味微甜。

蒲萄 青紫二種,藤生架引以上,七邑俱有。菱 有青紫二色,晉江出,別縣亦有。

蕉 俗呼芭蕉,身極柔脆,針刺可入,葉長四五尺,如扇,結子數十枚,生青熟黃,有二種,一曰荊蕉,一曰牙蕉,牙蕉差小而尤甘。

通瓜 形圓熟則色黃,其肉略似綿梨。

葛 俗呼土瓜,肉如蘿蔔,味甜,苗生,為藤種者取藤斷之作圈埋之,則生苗。

甘蔗 性溫,味甘泉,南砂糖煮蔗所成,又有一種榦小而甜薄名曰荻蔗,以上七邑俱有。帛屬

苧布 即青山苧有用糯糊,烈日中抽過而織之曰糊布,又有夜露晝曬其色自白,曰白紗布,七邑俱有。

北鎮布 漚白苧GJfont為之,出惠安。蕉布 用小蕉不結子者,以灰理之,績而成布出山縣。

絹 用湖州頭蠶絲為上,柘蠶次之,有素織花、織雲、織金、線織出郡城。

紗 有素紗、花紗、金線紗出郡城。

絲布 用湖絲,今織者少,出郡城。

貨屬

鹽 有煎法有曬法,晉江同安惠安出。

糖 有黑砂糖,有白砂糖,其響糖、冰糖、牛皮糖皆煮白砂糖為之,晉江為多,南安同安惠安俱有。

蜜 蜜蜂小而微黃,荔枝、龍眼開花時採花作蜜,晉邑之蜜視他處獨佳,南安、同安、安溪、永春、德化俱有。

蠟 凡蜂作蜜皆結房,房中藏蜜,絞出蜜,取房練之則成黃蠟,晉江、南安、同安、惠安俱有。

生椒 顆粒似蜀椒,但辛香不及之,七邑俱有。紅花 麥時摘紅花擣之,絞去其汁為餅,曝乾,亦有散花不擣、不絞、不為餅者價,尤高晉南同惠出。

薯榔 莖蔓似薯根,似何首烏,皮黑肉紅,染皂用之,七邑俱有。

吉貝 即木綿花,七邑俱有。

香茶 盛小罐相餽贈,晉江出。

磁器 出晉江瓷GJfont地方,又有色白次於饒磁,出安溪崇善龍興龍涓三里,又有白磁器出德化程寺後山中,潔白可愛。

磚瓦 出晉江、溝頭、新亭等處。

金精石 似鐵礦,而鬆其色如金,出永春、雙髻山等處。

紙 以草穰為之,其紙堅厚,與草紙相似,名曰官紙,土人焚以事神,又有大如席者曰角紙,出安溪感德常樂二里。

灰 燒蠣殼為之。

燈心草蓆 織編密緻,出晉江,又有編草為之名曰大草蓆,又有龍鬚草編蓆利暑,出安溪縣新康還集依仁三里。

GJfont 南安、惠安、永春俱有。箬葉 同安出。

藥屬

GJfont 味辛香,取其葉合檳榔并蚶殼灰、茶葉食之,惟晉江三十二都多種。

菖蒲 晉江、同安、安溪、永春有。生山澗,九節者入藥。

葛根 晉江、同安有。

半夏 晉江、同安、安溪、永春有。

覆盆子 晉江有。

木鱉子 蔓生狀如枯蔞,而大有刺,生青熟紅核如小鱉,故名。晉江、同安、永春有。

茱萸 晉江、安溪有。

使君子 蔓生,花紅有薐,昔潘州郭使君用以療小兒因名,晉江、安溪、同安有。

丁公藤 晉江有。

黃精 產山谷中,本葉皆類薑,同安、永春有。木賊 同安、安溪、永春俱有。

桑白皮 同安有。

龍眼薑 寄生龍眼樹。

禿菜 金櫻 蔓生,有刺,四月花,夏秋間結實,已上七邑俱有。

小蘹香 人家園圃多有之,開花疏細如傘蓋,實如麥而小,味辛香,俗呼為芹香,南安、惠安有。絡石 旋覆花 俱出安溪。

竹屬

箬葉竹 安溪出。

鉤竹 一曰綿竹,安溪出。

筠竹 永春出。

毛竹 油竹 筋竹 俱德化出。

木屬

水綿 榦類杉,而皮有綿,葉似檜而細,城外水側有之。

杉 南安有,安溪、永春、德化多。

木綿樹 一名攀枝,其花可縕為褥,南安山川壇前一株。

楠楮 同安有。

桄榔    杜英    楛檟

金荊    苦檀 俱同安出。

櫸柳 生水側,其樹與葉皆如柳,而不垂條,七邑俱有。

吉兆藤 即降真香,安溪有。

五鬚松 產戴雲山,高者不四五尺,蒼鬱可愛,德化有。

花屬

刺桐 花木高大,枝葉繁茂,夏初開花殷紅爛然,初築城時環植此木,故有桐城之號,晉南有。佛桑 其葉似桑,故名。其花多葉,紅而無香,四時常開,朝開暮落。

照殿紅 亦佛桑之類,但花單葉六出大蕊,有心色深紅亦無香。

素馨 夏開色白,露浥愈香,又一種開花,黃色曰黃素香。

麗春 似長春差大,三月開。

末麗 即茉莉低叢,夏開花,白而香,其根能毒人。

蘭 葉似菖蒲花,有細紫點有葉,長一二尺,硬直而花榦長者,曰:蕙其葉稍短而披垂,其花榦亦短而藏葉中者,曰:蘭蕙蘭皆一榦數朵,蘭尤清香可愛,鳥銜蘭花於樹上寄生,取而懸諸屋

簷之下亦開花,曰弔蘭,不甚香,若種之盆即死。碎米蘭 枝披葉大,花似碎米亦香,俗呼細蘭。樹蘭 叢高成樹,花亦清香。

巖桂 一名木犀,八月花開,有黃、有白,香氣酷烈,又有逐月開者,為月桂。

含笑 葉似枇杷,小而無刺,有紫色者,有外白內紫者,有白者,四月開花,微開則香酷烈聞半里許,大開則香稍減。

百葉榴 花百葉,不結子。

百葉桃 色深紅,一名絳桃,不結子。

月橘 葉似橘,而小花月開而香,似橘柚。木槿 葉似佛桑花,紫色,朝開暮落,土人種以為籬。

一丈紅 叢有丈高,花有紅、有粉、有白。

金絲蝴蝶 花黃,形類蝴蝶。

百日紅 五月開。

罌粟 南安出。

鳳尾 南安、同安出。

水仙 七里香 俱同安出。

噴雪 白蘋 七邑俱有。

闍提 羅漢 俱惠安出。

勝春 一名月季,一名鬥雪紅,與長春相似,而色富麗,安溪出。

杜鵑 一名山石榴,一名山躑躅,一名映山紅,有深紅、淺紅及紫紅,三月盛開,正杜鵑叫苦之時,故名,安溪出。

西番蓮 花大如銅錢,色微黃,無香,永春出。草屬

仙草 搗爛絞汁和麵粉煮之,雖三伏成凍,七邑俱有。

GJfont 生野田葉蒼白色,三月間採之,七邑俱有。

燈心草 取其穰沃以油燒,火則燃,故名。晉江有。

蒲草 生原隰中,可織為薦,晉南、同惠出。燈籠草   雞舌草   龍舌草

金絲五葉藤 澤蘭草   雞矢藤

穿壁藤 已上七邑俱有。

羊耳草   花葉不相見 馬鞍藤

旱蓮草   大風草 以上晉江、同安俱有。呴吻 一名斷腸草,蔓生,野中葉大如芙,GJfont食之即殺人難治,愚民輕生有爭競輒採,食之以圖賴。

香茅 安溪、永春有。

鎗刀 同安、安溪、永春有。

地榆 同安有。

瓦松 七邑俱有。

菱 晉南、同惠有。

狂茄 同安有。

仙人掌 即古名射干,安溪、永春俱有。

耳鉤珠 豬母莧 俱永春有。

禽屬

畫眉 褐質,白眉,善鳴,好鬥,今按其聲似鶯,而小亦清圓可聽。

山胡 大如鳩蒼色,兩腮有圓點,黑白相映,上下翔跳,不定善鳴聲清,調如鶯人,多籠畜之。鷓鴣 其身有文,黑白相間,其飛不遠,聲鳴重大。

鬼鳥 海中出,嘴、頸、腳俱長。

兕 山縣有。

熊 冬蟄饑則自舐其掌,故掌味美,惠安大帽深山有之。

鼠 似鼠尾散垂,食果實緣樹,而走如飛。鼠狼 似鼠而大,色黃,能食鼠捕雞。

 所過草木皆香。九節 尾有九節,脊毛可為筆心,德化有。鱗屬

石首魚 俗名金鱗。

鯧魚 鯧有黑白二種,形闊而扁者佳。

鮫 色青,有齒,氣腥。油魚 似GJfont,而小多骨。奇鬣 一名鬐鬣,一名過臘魚。

烏頰 二魚形頗相似,俱於隆冬大寒時取之。白帶魚   魚    魟魚毒魚 已上四魚俱乘氣候而至,春魟夏及毒秋冬白帶,每群聚,乘潮而至,夜視之水上有浮光,網至不能容。

敏魚 形略似鱸口闊,肉粗。

飛魚 頭大尾小,有翅善跳。

魚 形圓如扇,口在腹下,尾長於身,刺人。章魚 足垂裏肚在中。

石拒 八足似章魚居石穴中,或取之,能以腳粘石拒人。

烏賊 八足集在口,縮喙在腹,一名墨魚。鎖管 似烏賊而小,色紫。

鎗魚    鰒魚    海燕

青魚    黃鬣    龍蝦

鮓魚    午魚    點魚

魚    黃魚 已上皆海魚。晉南、同惠俱有,山縣無。

塗虱 有刺彈人。

鱺魚 已上七邑俱有。

介屬

鱟 下有十二足,上覆以殼,殼上有刺,尾長尺許,行則牝牡相隨,至則牝負其牡,漁人每雙得之,晉南、同惠有。

蟹 其螯與爪皆有毛,大者曰毛蟹,小者曰石蟹,小而殼微黃色,螯細無毛,其行斜傍曰蟛GJfont,小而螯赤,生溝渠中,曰螃蜞,殼圓似虎頭,有紅赤斑點,螯扁與爪皆有毛,曰虎獅,晉南、同惠有。蟳 GJfont 蟳殼圓而色青,GJfont殼尖而有紫點,蟳螯光圓GJfont螯,有稜而長要之皆蟹也,蟳四時常有GJfont,二三月應候而至,晉南同惠有。牡蠣 俗呼曰蠔麗石而生鑿下,更生肉各為房,剖房取肉,故曰蠣房,晉南、同惠有。

車螯 俗呼曰螯,一種最小曰螯白,晉南、同惠有。

蟶 海塗中種而生者,晉南、同惠有。

蚶 殼如屋瓦,晉南、同惠有。

蛤 殼有斑紋,一名花蛤,晉南、同惠有。

蛤蜊 殼白厚而圓,晉南、同惠有。

西施舌 略似蛤蜊,而長其肉,有舌最美,晉南同惠有。

空豸 殼薄而白,晉南、同惠有。

紅栗 似蛤而小,色白微紅,晉南、同惠有。仙人掌 一名龜腳,惠安、同安有。

淡菜 殼小而深綠俗名為榦,晉南、同惠有。土坏 亦名沙屑,殼色綠,而旁有毛尾,色白,生海中,晉南、同惠有。

花螺 殼有斑點,晉南、同惠有。

香螺 大者如碗,肉雪白,而尾有膏,晉南、同惠有。

鴝鵒螺 殼小而最厚,黑色,土人端午用之,晉南、同惠有。

麥螺 浙東謂之土鐵,晉南、同惠有。

GJfont螺 南安有。泥蜆 同安有。

指甲螺 形似指甲大者,曰江橈,同安有。海膽 殼圓,黑而多刺,同安有。

江珧柱 花蛤 俱惠安有。

黿 永春有。

蟲屬

蜂 種類甚多,有虎頭蜂、雞矢蜂、蜂,虎頭雞矢最毒,螫人。其能作蜜者有二種:一種黑蜂作蜜崖石間;一種黃蜂作蜜人家。一種甚小曰蠮螉。

水龜 有翼,色黑,能走水面,晉江、福泉等處多,別縣亦有之。

泉州府古蹟考        《府志》编辑

本府晉江縣附郭

桐城郡 初築城,環城皆植刺桐,衢巷夾道皆桐,故號桐城。

八卦溝 弘治十一年,御史張敏檄開城中河於惠民局,東鄰家溝旁掘得一大磁缾鑄有巽字,蓋舊以八卦之缾置於溝中,非鑿溝如八卦之象也。

放生池 唐天寶六年,置周回四里在肅清門,貞元中作水陸堂於池上,乾符六年廣而為院,後以其地為都監廨舍,淳熙間徙於石筍橋北亭之上,慶元間劉公穎濬東湖始以湖為之,構亭其上曰恩波,作東湖放生祝聖寶勝禪院,後四十餘年壅塞湖水淺涸,淳祐癸卯顏頤仲開浚之。

石井鎮 在縣東南六十里修仁里安海市,客舟自海至州,遣吏榷稅於此,號曰石井津,疊石為門,鎮旁有亭,巍然獨峙,群峰秀麗,扁曰雙明。

都稅務 在鎮雅坊街東,熙寧八年建稅之目,有七曰:門稅、市稅、舶貨稅、綵帛稅、豬羊稅、浮橋稅、外務稅。嘉定十年守真西山公移建於浯浦天妃宮前。

南外宗正司 舊在肅清門外,正統三年,奉例織造知府尹宏以其故址之半改為織染局,今局地為宦家分佃,又宗正司有芙蓉堂天寶池後俱入於水陸寺,今為宦家分佃,又有忠厚坊,今坊廢,而鋪猶以忠厚名。

染局 宣德三年,於府治東南後巷創建,正統年間織染歸併一局,成化年間又將染料類解,福州募造,嘉靖三十三年移染局於府治後東畔。

新舊睦宗院 有元祐堂,宋淳祐六年建,又有王祠在舊院內祀二十三王,今廢。

宗學 在舊睦宗院門之東,紹興初置堂曰彰化齋,有三:曰宗強、曰信厚、曰立愛。嘉定十三年更堂曰:崇教,增齋曰:懷德,更信厚曰升賢齋,有長諭皆以宗姓講書教諭則以庶姓,又有清源書院在新睦宗院內,知宗希袞建。

宋州治 舊有中和堂,初名愛松,又有清暑堂、安靜堂在州治內,又有宣化堂、韓中令祠、韓忠獻祠在州治後。

唐六曹新都堂 即司功、司戶、司倉、司法、司兵、司田六參軍廳,在舊州治前左右。

宋通判廳 舊有清白堂在廳事西,又有康海堂在廳事東,嘉定十一年施誠一建。

福建兵馬都監廳 舊在肅清門外,後守宋鈞改為行衙闢都教場於朝天門內,以舊教場餘地作兵馬都監廳。

簽事判官廳 紹興二十六年,因架閣庫舊地改建,淳祐間董元龍新之。

節度推官廳 有納涼軒在廳事西,下瞰蓮塘其堂曰桐城道院,林希逸更名曰敬義堂,元推官徐居正重修。

宋先賢祠 在州學禮殿之東。

瑞蓮堂 在州學講堂之右,為梁文靖公肄業所,紹興二十九年秋堂下池產雙蓮守,辛次膺以詩紀瑞,乾道七年林教授岊建斯堂,嘉靖十六年立文靖公祠其中。

魁瑞亭 在舊晉江縣學前,舊名槐亭,慶元四年雙蓮產於亭下之池,教授邦俊易是名。教授廳 東有溫知室,西有儒隱堂,堂之前有萬卷樓,下瞰泮池,淳熙中蕭鶚建,今廢。

泉州路 宋時自西北取劍州路出城西義成門至南安、汰口驛、永春、桃源驛,德化龍潯驛、上壅驛,扺尤溪縣,迤邐經西芹至延平,建寧為避福州大義江之險,然山嶺高峻,今不行。

市舶提舉司 按《通志》:在府治南水仙門內,舊市舶務址,宋元祐初置,後廢,崇寧初復置高宗時亦罷而復置,元季廢,置不一,明洪武間仍置,成化八年移置福州。

左副新刷土軍萬戶府 按《通志》:在府北泉山門外,元至元間以殿前司左翼軍隸於府復,刷土軍以益之,乃立營,建署於州之後門萬戶赤干遷今所,明洪武初,歸附調其軍隸山,東寧海衛府署,故址猶存。

殿前司左翼軍統制廳 按《通志》:在府城東三十九都宋以東禪、護安、太平、龍湖、報慈五院隙地合建營寨,設統制廳以領之,元至元中以其軍隸左副萬戶府,尋廢。

雜造局 按《通志》:在府治,東元時建,即宋廢,提舉司故址也,今廢。

清源驛 按《通志》:在府治西南忠孝坊內,元時以宋宗正司改建,至正九年監郡偰玉立重修,後廢。

市舶務 按《通志》:在府城南鎮南門外,元改為雜造局。

石井鎮巡檢司 按《通志》:在府南八都安海市,元時建,明洪武二十年徙於同安之陳坑,故址猶存。

來遠驛 按《通志》:在府城南三十五都車橋村,永樂三年建以館,海外諸國之來貢者,成化八年提舉司移置福州驛,遂廢。

宋州社稷壇 按《通志》:在府治西南淨明坊內,宋時建,初以風雲雷雨附祭,嘉定十四年郡守宋均復別建風雨雷師壇於仁惠坊內東倉之隙地,元因之後俱廢,今淨明坊故址,悉為民居,東倉故址併入府治。

宋縣社稷壇 按《通志》:在元妙觀南,今為民居。牧馬地 按《通志》:唐柳冕以閩為六朝牧馬之

地,宋天聖中向純嘗提點福泉,興化養放海嶼馬。

七里亭 在城東七里,淳祐中建。

二山亭 在北樓上,宋郡守陳康民建,對清源雙陽山,故名。

喜雨亭 在清源下洞,前宋郡守韓仲通禱雨北山有應,因建是亭。

望州亭 在北山瑞,像巖絕頂。

望仙亭 在清源上洞前。

十峰紫翠亭 在北山之麓。

二公亭 在東湖大阜中,唐刺史席相別駕姜公輔構郡,人呼為二公亭,唐四門博士歐陽詹記。

蔡忠惠公祠 有《洛陽橋記》出,公自筆大書刻石樹於祠廳事中,至今搨之,流傳海內。

安平 出城十里許,有大佛寺,石佛高五六丈餘,旁有大石鐫泉南佛國四字,字高六尺,宋王梅溪公筆。

清源山 碧霄巖有壽字,高二丈刻石壁上,宋淳祐三年中林奭為同安令,奉父登遊,書以祝壽有記。

天風海濤樓 在縣三十六都石頭山,宋建。唐歐陽詹故宅 在府城南三十五都潘湖。宋柯述故宅 在縣元妙觀前。

崔珙故宅 在縣南俊巷。

梁克家故宅 在縣學東。

諸葛廷瑞故宅 在府城執節坊內。

李邴故宅 在縣學前蔡巷內。

錢熙故宅 在李邴故宅之南。

石起宗故宅 在府城萬石坊內。

留正故宅 在府城西隅文錦鋪。

傅蔡故宅 在舊通津門直北,今宅前忠肅坊猶存。

曾公亮故宅 在府東舊南城下狀元坊左。呂夏卿故宅 在府城陸宗院之西偏。

陳從易故宅 在呂宅之西。

南安縣

墨玅堂 在九日山寺,宋乾道六年建,陳知葉有記。

尉司 按《通志》:在縣治東北,宋紹興間建,內有甲仗庫、閱武亭、京仙堂、安靖堂、豫軒、清肅軒,元至元間燬,故址猶存。

沃口驛 按《通志》:在縣北十六都鄭山,宋初設,後廢。

都巡寨 按《通志》:在縣東三都潘山,宋紹興間置,元至順間徙於盧溪橋為盧溪巡檢司,明洪武二十年徙於惠安之獺窟嶼,今盧溪故址尚存。

惠安縣

鳴皋堂 在縣治左,宋知縣李侯、惟一鶴自隨於堂中與士友商論古今,鶴立其旁時或一鳴聲徹雲表,故名。

舊縣治 按《通志》:在縣北六都龍窟嶺下,後徙於螺山之陽,故址尚存。

舊儒學 按《通志》:在縣治西登科山之陽,詳見

《學校志》
,故址尚存。
编辑

皇華驛 按《通志》:在縣治東,宋時設元元貞中徙於縣南名賢坊之內,故址猶存。

德化縣

春波樓 在縣門,南宋宣和間令陳熊建前瞰溪流,淳祐丙午尉孫鳳為門以翼之。

令廳 按《縣志》:在縣治東南沙GJfont,宋建炎三年建後以縣不滿萬戶,罷令廳為民廬。

簿廳 按《縣志》:在縣西,偏趙師虙重立。

南塔 按《縣志》:在靈化里程田寺側,舊高數丈,夜常有光,後傾頹得辟支佛、骨佛、牙舍利於其頂,後移建於佛殿之東,增為七級高七尋,以牙骨藏之,其光不絕。

西塔 按《縣志》:在縣西登高山之側。

上壅雙塔 按《縣志》:在縣西北東西團,舊屬尤溪偽閩王,後割屬德化環里,皆山有平田十里,許邑人徐子陵倡為二塔,扁之曰魁星。

翀霄塔 按《縣志》:在縣東南巽方,天啟二年署掾府通判聞人宗望倡議邑,令林大GJfont始事,令桂振宇落成,并建春臺於下邑為立三賢祠,

皇清順治四年燬於寇。

安溪縣

印書局 在縣治琴堂之左。

清隱堂 在佛耳山五代詹敦仁,故居今存。梅堂 宋令陳宓梅堂詩十絕。

仰朱堂 咸淳中建,祀朱文公在縣南臨溪。

紫雲堂 唐建。

雙溪閣 宋建。

雲津閣 宋建。

曉樂亭 在縣內,咸淳五年建,以午山衝縣亭以蔽之,今廢。

飛躍亭 舊名詠歸,宋令趙彥侯建,今廢。更衣亭 在縣前吉字街西,明令高金體建。觀瀾亭 一在縣西通安門內,宋淳熙中建,一在東水門泊岸,明萬曆年建,今廢。

溪光亭 在雲津閣西,今廢。

折柳亭 在縣東五里下,有甘泉,宋令李茂則建,後令鄭師申重建,扁曰溪山勝概,今廢。遺愛亭 在龍津觀右中立,知縣黃懌去思碑,今亭廢,碑存。

義芳亭 在龍津觀前,嘉靖五年歲旱米,貴令黃懌勸民出粟助賑,懌建亭,列名凡四十二人,今廢。

參嶺亭 在長泰里,里人黃鷟建,今廢。

溪口亭 在崇善里溪口鄉。

半嶺亭 在感化里今存。

寓思嶺亭 界龍興感化二里今存。

白沙亭 在新溪里,今存。

崎藍亭 界崇善龍興兩嶺。

磐宗樓 在新溪里。

同安縣

高士軒 朱文公建,在縣主簿廳後。

石鼓寨 按《通志》:在縣西南宋靖康間建,以禦寇,故址尚存。

射圃 按《通志》:在縣西北慶豐門外,宋紹興二十五年監稅曹沆建,朱文公為記,故址尚存。蘇訟故宅 在縣西北蘆山下。

林少卿棐宅 按《縣志》:在前街名卿坊內,今無存。

丘鉤磯先生宅 按《縣志》:在小登中山下。林希元宅 按《縣志》:在東嶽保塔山下,南向賜建坊。

陳尚書道基宅 按《縣志》:在集善里鼎美鄉。永春縣

清和堂 在縣治內堂後飛虹,跨水四面蓮塘,橋東有多暇亭,亭外為平遠,臺宋令江公望建。魁星亭 在縣東與文廟對,宋紹興間令黃瑀建。

留從效故宅 在十四都留澳。

桃林場 在魁星山下今其村曰上場。

東津 距縣十里。

東西津 按《縣志》:距縣七里在縣西朝天門外。南津 按《縣志》:距縣十五里地名小姑鋪前已上三津俱,宋時設以稅GJfont賈貨物,元廢。官田市 按《縣志》:在城外縣西。

陵墓附编辑

本府晉江縣附郭

林九牧墓 在仁風門外,東湖之東。

曾會墓 在府城東北三十八都。

王審邽墓 在府城東鳳山。

梁克家墓 在府城東三十七都梁相山前。留從效墓 在三十八都青陽山。

留元剛墓 在三十一都後寮。

傅壅墓 在府城南磁GJfont村。傅察墓 在三十三都太平嶺。

賴統墓 在三十一都三圖走石山。

蔡清墓 在府城東南三十八都後渚山。顧珀墓 在府城東南萬歲山東。

陳琛墓 在三十二都秀林山。

蔡克廉墓 在四十一都蓮村山玉泉里。陳道基墓 在一都前埔科山。

王用汲墓 在三十六都海印山。

楊廷相墓 在一都對錦山碧湖口。

吳全墓 在三十一都雙坑,全子尚書文度占籍江寧豎坊墓所。

南安縣

姜公輔墓 在九日山麓。

留正墓 在三十一都楓林山。

蘇緘墓 在縣北三都葵山之麓。

莊夏墓 在縣東三都京塘。

諸葛廷瑞墓 在楊梅山下。

劉昌言墓 在三都潘山。

曾從龍墓 在白石古樓村。

黃養蒙墓 在三十三都柯林山。

黃光昇墓 在三十二都鐵GJfont山。莊國禎墓 在二都一圖黃石頭。

詹仰庇墓 在二十二都觀音山。

楊道賓墓 在三十二都霞溝。

惠安縣

唐王潮墓 在盤龍山下。

宋陳孺墓 在盤龍之西。

趙將軍墓 在縣北十三都龍頭嶺下。

呂夏卿墓 在白巖山。

張岳墓 在惠安縣東三十都許山之陽。監察御史陳濬墓 在縣南一都後埔山。刑部主事謝寧墓 在十九都上田嶺之東,子樂昌知縣平墓相近。

貴州左參政陳睿墓 在縣北三四都陰山嶺之南。

德化縣

馬家墓 在新化里兵店村龍嶺,載地里全書。曾丞相墓 在新化里石山溪頭頂,宋丞相曾公亮常來祭祖,寓路旁山庵遂額之曰:相安寺。安溪縣

吳王墓 在縣東長泰里黃潭村塚,凡三十有六萃於一山,其礦皆花磚外有墓亭耆,舊相傳為吳王墓。

同安縣

林少卿棐墓 在虎嶺孤卿山。

許順之先生墓 在西安橋南大路側,人呼曰墓林向三秀山。

趙咸安郡王叔霦墓 在同禾里龍湫後壟山慈氏院之右。

葉郡馬墓 在佛嶺孤卿山右,去三百餘步為子春卿墓。

陳唐承事郎達墓 在浯洲山柄鄉,號美人梳妝。

廣東鹽運使曾諤參政曾壽墓 在集善十七都角尾。

石大理寺賡墓 在高埔白鶴山。

宋少卿宜墓 在香山東。

蘇武安侯益墓 在蘇坑。

李員外郎賢佑墓 在歸德里朱GJfont山佛宅。周郎中源墓 在安仁里十六都草市。

林監丞墓 在縣西湖井。謝員外郎崑墓 在感化牛肚壟。

林寺丞希元墓 在從順里,坑內高學憲勤石烏泥鋪大路之左。

王運同佐墓 在苧溪白鬚公崙。

楊副使逢春墓 在同禾里洪塘。

劉提舉汝楠墓 在歸德馬坑。

傅都堂鎮墓 在嘉禾金榜山吳村賜葬。劉副使存德墓 在太師橋東。

林主事叢槐墓 在石澳保姑院內。

蔡按察貴易墓 在民安董水橋北獅山。洪按察邦光封君墓 在縣西華倉山。

洪廉使邦光墓 在從順石龜草塘。

許主事廷用墓 在浯洲山GJfont。林參政一材墓 在安仁湖井尾。

李給事獻可墓 在翔風十四都樓山。

洪侍郎朝選墓 在人得五礁。

蔡經略復一墓 在沙溪小盈嶺南大路之右,賜葬。

林太常宗戴墓 在嘉禾廿二都燈山倉。陳恤刑士蘭墓 在店前神山。

張巡撫廷拱墓 在感化大嶺山。

蔡布政守愚墓 在翔風十九都湖南鄉。柯運使鳳徵墓 在仁得磁GJfont。許會元編修獬墓 在翔風十九都山前鄉。蔡提學獻臣墓 在前街後山。

劉憲副夢潮墓 在從順院前山。

池太常浴德墓 在廈門水仙宮鳳凰山。葉參政明元墓 在縣南賈厝後。

洪參政纖若墓 在歸德林嶺。

張行人煒墓 在歸德里白沙崙。

黃太僕卿文炳墓 在梅埔。

王憲副道顯墓 在虎崛林。

盧巡按經墓 在仁得板橋曾厝山。

蔡禮科國光墓 在翔風十八都前尾鄉。陳吏科昌文墓 在長興北頭山頭鄉。

林副使應翔墓 在長興塘仔後。

葉學御成章墓 在感化大嶺山。

蘇參議寅賓墓 在感化汀溪。

陳憲副基虞墓 在十二都山後鄭。

劉憲副夢松墓 在感化慈相山。

李長史惠賓墓 在感化田厝溪心。

陳員外瑞墓 在感化土地嶺楓仔林埔地。陳副使沃心墓 在廿四都上林埔。

陳戶部睿思墓 在歸德里寶鎮山。

永春縣

唐昭州刺史盛筠墓 在十一都文章山苦菜壟。

宋莊中大夫墓 在十九都桃源里錦繡山莊,少師夏父裳贈中大夫葬於此。

林家大墓 在二十都蓋福洋東格山。

林家小墓 在十五都碧坑大坵頭,山名虎尾,尖林家大小二墓昔莆田林,九牧六世孫從正從周隱居於此,遂葬焉。

明國博鄉賢鄭莊彥墓 在二十三都石鼓鄉。學錄鄉賢陳嘉謀墓 在十一都裏院。

長史鄉賢顏廷矩墓 在二十五都大羽山麓。

泉州府部藝文一编辑

《桃林場記》
唐·盛均
编辑

唐武宗二年,余還斯境,其場由西十里,右脅精廬前, 距危岫形拘勢促,不似公門,故其人輕而險其官,屑 而殘時,非厭遷殆有數也,今己卯年覲季父於此,視 廛里若巨邑覽風物如大邦,鱗鱗然廨宇之羅,靄靄 然煙火之邦一派,趨碧群峰走青橫飛,而野鶴沖波, 曠望而晴,郊遠去是以俗阜,家泰官清吏閒,凌晨而 舟車競來度日,而笙歌不散,故知興廢有時,吉凶由 地,不然何勞於舊宇,而逸於新亭耶。吾友王顓字還 古鶯洎,未遷祿為親屈莫邪,曾試犀象無全,是年冬 枉車再至,蓋有為也,先是知余謀,展覲視驟謁簾幃, 去纔旬月歸,諧素志知還古,不日青雲暫適我願耳, 徒服其所刊變風易俗,嘗聞期日之內變為大縣乎。 亦是斯場人士之所願也,其他故事前記已,詳其或 加余未可無述。

《泉州二公亭記》
歐陽詹
编辑

勝屋曰:亭優為之名也。古者創棟宇纔禦,風雨從時, 適體未盡,其要則夏寢冬室,春臺秋戶,寒暑酷受不 能自減,及中古乃有樓,觀臺榭異於平居,所以便春 夏而陶堙GJfont也,樓則重構功用倍也,觀亦再成勤勞 厚也,臺煩版築榭加欄檻暢耳,目達神氣就則就矣, 量其財力實猶有蠹,近代襲古增妙者更作為亭,亭 也,者藉之於人,則與樓觀臺榭同制之於人,則與樓 觀臺榭殊,無重構再成之靡費,加版築欄檻之可處 事,約而用博賢人君子多建之,皆選諸勝境,今年暮 春月邦牧安定席公別駕,置同正員天水姜公念茲 邦川逼溟渤山,連蒼梧炎氛時迴,濕雲多來,又日臨 胃,次斗建晨位,和氣將徂畏景方,至月令云可以升 山陵,可以居高明蓋,謂是月況地理卑埤而不擇爽 塏,以蕩夫汗廅乎。因問風俗相原隰郭東里所共得 奇阜,高不至崇,卑不至夷,形勢廣袤,四隅若一,含之 以澄湖萬頃,揖之以危峰千嶺,點圓水之心當奔騰 之前如鏡之紐狀,鼇之首二公止旌輿以迴睇,假漁 舟而上,陟幕煙茵草,翫懌移日心,謀意籌有建亭之 算,而未之言也,二公既歸,邑人踵公游於斯者如市, 登中隆觀,媚麗前來,後至異口,同辭昔漢,帝不曰百 姓安其田里,而無愁怨之聲者,其由良二千石乎。是 謂政平,教成使俗泰而民以寧者也,虞書不曰股肱 良哉庶事,康哉是謂翼帝藩皇調陽序,陰使物阜而 民以昌者也,席公今日之化育吾,徒是以寧,姜公昔 歲之弼諧吾徒是,以昌且以之寧又以之昌,愷悌君 子也,詩云:愷悌君子民之父母,二公者真吾父母矣。 茲阜二公攸選尚而加愛務休訟,簡必復斯至上露 下蕪忍,令父母憩之乎。遂偕發言為公就亭之功如 牆而前陳誠於縣尹,縣尹允其請而為之辨,方經蹠 環當上頂,誠奢訓簡以授子來,於是家有餘力圃有 餘木或掬一抔土焉,或剪一枝材焉,一心百身蜂還 蟻往榛莽可去,以自薙瓦甓無脛而奔萃一之日,斤 斧之功畢二之日,圬墁之傭息再晨而成二公,莫知 層梁亙以中豁飛甍翼,而四翥東西南北方不殊,致 糊白墳以呈素雘赬壤而垂,繪通以虹橋,綴以綺樹 華而非侈,儉而不陋,煙水交浮,巖巒疊迥,精舍奉其 旁,達都城企,其遐際容影,光彩漪入,瀾澄指朱軒於 潭底,閱雲岑乎波裏熿熿,油演如飛,若動又釣人飄 颻於左右,游禽出沒於前後,一眄一睞千趣萬態稅 息之者,若在蓬壺方丈之上,二公重清曠於舊賞納 衷懇乎。群庶尋幽探異常於斯,勞賓祖客常於斯,加 以平疇門闢通途,在下可以觀耕耨,可以採謳謠作 一亭,而眾美具噫天造茲,阜其固與人為亭,歟不然 何不遠,郛郭而博敞詭秀之若此,非常之地意待非 常之人,故越千萬祀而至二公方,覿也邑人想之復 言曰事無隱義,物有正名地,為二公而見亭,從二公而建斯亭也,可署曰二公亭,雖芻蕘之云其實有謂 二公,不忽遂以為號小子藝忝於文曾觀,光上國去 之日歷越游吳歸之晨,踰荊泛漢會稽之蘭亭,姑蘇 之華亭,襄陽峴首豫章湖中皆古今稱為佳境,或棟 宇猶在,或基址未沒,山川物象遍得而覽方之於此, 遠有慚德懿哉。二公智周德厚卜地如此感民,若彼 俱非飾說入吾邑者,升吾亭者知之古之製品物造 宮室,咸有銘頌以昭其義斯亭也,豈無GJfont古而為之 章句者,小子薄劣不敢議其事,粗述其指始為之記, 兼借二公之名,紀於左以為邦榮在位賓僚亦以序, 從公而列貞元九年三月二十五日記。

《泉州宴赴舉於東湖序》
前人
编辑

貢士有宴,我牧席公新禮也,貞元癸酉歲,邑有秀士 八人,公將薦之於闕下,古者相覿、相祖、有享、有宴,享 以昭恭儉宴,以示慈惠,二典為用鮮或克兼諸侯,升 俊造於天子,遣之日惟行鄉飲酒之禮,則享禮也,胾 肉元酒莫飲、莫食,公念肉不使,食則仁不下浹酒,不 使飲則歡,不上交方欲激邦俗於淳醨,致王人於德 行而賢者仁未伊,浹才者懽未,我交其若蚩蚩何,秋 七月與八人者鄉飲之禮,既修乃加之以宴,餚移己 膳醴出家,醞求絲桐匏竹以將之選華軒勝景,以光 之後一日遂有東湖亭之會,公削桑梓之禮執賓主 之儀揖讓,升堂雍容,就筵樂遍,作而情性不流,爵無 算而儀形有肅鏘鏘焉,濟濟焉,於是老幼來窺盡室 盈岐非其親懿,則其閭里皆內訟而選善焉,於戲行 其教不必耳提而口授,移其風不必門扇而戶吹公 斯宴,則風移教行其間矣,真盡心竭誠奉主化民之 宰也,煙景未暮,酒德俱飽,有逡巡避位,而言曰:夫詩 者有以美盛德之形容,君侯因片善附小能迴一邑 之心成一邑之行。昭吾人恭儉於嘉享,示吾人慈惠 於清宴迴人心成人,行周孔之才,也昭恭儉示慈惠 管晏之賢也,不有歌詠其如六義,何是日人有甘棠 GJfont宮之,什客有天水姜閱河東,裴參和潁川陳詡邑 人濟陽,蔡沼佐贊盛事,亦獻雅章小子公之甿幸鼓 微聲,先八人者鳴,捧豆伺徹時在公之側,睹眾君子 之作,遂作十商之後書其旨。

《泉州初建安溪縣記》
後周·詹敦仁
编辑

夫萬戶而置郡千戶,而置邑古制也,泉之為郡古矣, 小溪場西距漳汀東,瀕溟海乃泉之一鎮守也,地廣 二百餘里,三峰玉峙,一水環迴,黃龍內顧以驤騰朱 鳳,後翔而飛翥土之所宜者,桑麻穀粟地之所產者 GJfont,麈禽魚民樂,耕蠶冶有銀鐵稅,有竹木之征,險有 溪山之固,兩營之兵額管二千餘人,每歲之給經費 六萬餘貫,地實富饒,是豈不足,以置縣歟敦仁奉命 以來,視事之始,既嘉山川雄壯尤喜人物夥繁思,築 而縣之,乃以狀請於郡太守,未幾而報可之,令下增 割南安近地,新揭清溪美名,敬奉以還大懼弗稱矧 新邑發岡自乾,亥而來轉勢從辛兌,而入向丙巳以 奉離明之化流,寅甲以伸震疊之威,左環右接如抱 如懷,前拱後植,若揖若拜,折為四鄉一十六里,通計 一邑幾三千餘戶,梓列以圖卜契我龜,當三農收斂 餘暇適二營番,戍休閒便近之戶,役止三日而民不 告,勞築作之工計不踰年,而兵不憚用崇門豎樓所 以嚴其勢繩廊,周宇所以處其吏屋,不華而加壯寢 僅足以為安居民鱗次,雍雍然以和官廨翼如濟濟 而有,辨由陸而至者必出其途,自水而運者會流於 下坐肆列邸貿通,有無荷鍤執筐各安職業土沃而 人稠,風淳而俗,朴真東南形勝之地,實疆場衝要之 區也初經營於,顯德大火,之首冬遂落成於,明年小 春之下澣,苟完,苟美不至侈矣曰庶、曰富又何加焉。 其奈地華人質業儒者,寡是豈教有未及者,歟殆亦 有待而化者,歟豈知秦奢魏褊俗尚未易,以轉移夷 清惠和聞者,尚能以興起,顧上之人所以作之者,何 如耳敦仁不能遠,引古者之說,以為喻請以鄉邦之 事,而昌言之可乎,爾閩之初人未知學自常公觀察 以來有歐陽四門者,出豈曰彼能,而我否孰謂,昔有 而今無蓋未然者,猶有所待而然未至者,當有所勉, 而至齊變至魯魯變至道盛事鼎來,以答山川之靈, 雄名日起以續龍虎之號曰教之令,固不敢不勉而 從令之教爾邑之人當交相勸勉,以副令之願望猗 歟休哉丙辰十月甲辰日記。

《清隱堂記》
前人
编辑

清源之西踰百餘里有地曰清溪,去邑之西又踰百 餘里有山曰佛耳,峭絕高大遠跨三鄉,有田可耕而 食,有山水可居而安,予既卜而築之爰取清幽之義 榜所居之,堂曰清隱,若夫煙收雨霽雲捲天高山聳 髻以軒,騰風梳木而微動殆,若曉妝臨鏡夜籟沉聲 寒泉聒耳GJfont玉鳴琴,非宮、非羽五音不調,而自協不 絲不桐五絃不撫,而自鳴此其所,以為清者也然與 其適於耳目之外孰若得之,胸襟之內春而耕一犁 雨足秋而收萬頃雲,黃饑餐飽,適遇酒狂歌或詠風以嘲月或眠雲,而漱石是非名利榮辱得喪皆不足 為身心之害,此又所以為真清者也,宜乎斯堂以清 目之。

《萬安橋記》
宋·蔡襄
编辑

泉州萬安渡石橋,始造於皇祐五年庚寅,以嘉祐四 年辛未訖工絫趾於淵釃水為四十七道,梁空以行 其長三千六百尺,廣丈有五尺翼以扶欄如其長之 數而兩之靡金錢,一千四百萬求諸施者渡實支海 去舟而徒,易危而安民莫不利執事者,盧實王錫許 忠浮圖義波宗善等十有五人,太守莆陽蔡襄為之 合樂讌飲而落之,明年秋蒙召還京道,由是出因紀 所作勒於岸左。

萬安橋未建舊設海渡,渡人,每歲遇颶風大作或水怪為祟沈舟被溺而死者無算,宋大中間某年月日濟渡者滿載至中,流風作,舟將覆,忽聞空中有聲云蔡學士在宜急拯之,已而風浪少息,舟人皆免於溺,既渡舟人細詢同渡者之姓,一舟皆無,止有一婦人之夫乃蔡姓也,時婦方娠已數月矣舟人心異之因白於婦人,婦人惑眾人之言亦以為異即發願禱於天曰:吾今懷娠若生子,果官至學士必造輿梁以免病渡之苦也。後生子即忠惠公襄以狀元及第,後出守泉州追憶前日得免覆舟之難,促公創建此橋者,至於再三公私計海之濱極千丈,若欲築趾纍石將從何處著力違命者累年夫人復督貴,不已一日忽命工房吏寫文申報海神公亦勉,承母命自以為迂誕而不可憑,乃命皂隸投文海濱隸畏溺死,眾皆受責無一敢從命者,有一風皂隸出而倡言曰:吾願齎文以赴。既至即就酒肆痛飲,飲畢酣睡於海GJfont,潮至有睡而已睡及半日而始醒,醒後退潮起視之則文書已易封矣,封上無他書止一封字乃返而呈於公,公拆而閱之內一醋字在焉,翰墨如新舉郡莫之識也,公夜臥展轉思之,方悟其意曰醋字以酉配,昔神其令我廿一日酉時興工乎,至期潮果退舍沙泥壅積者丈餘潮之不至者,聯以八日遂創建此橋,又時有讖云若要此橋成,如是狀元生則公之默承天佑感通神明者蓋有自也。

《蓮花巖銘》
黃庭堅
编辑

自古在昔雷雨電擊天開八石,青蓮趺鄂中有巖壁 狀敷意,息大士密跡置缽倚錫,蛇GJfont避宅虎豹服役, 行人護戒如龜,藏六以戒為甲如蓮生泥不染香色, 維巖居無斁。

《高士軒記》
朱熹
编辑

同安縣主簿廨,皆老屋支拄殆不可居,獨西北隅一 軒為亢爽可喜,意前人為之,以待夫治簿書之,暇日 而燕休焉,然視其所以名,則若有不屑居之,之意余 以為君子當無入而不自得名,此非是因更以為高 士軒而客或難余曰,漢世高士不為主簿者實御史 屬漢官御史府典制度,文章大夫位上卿亞丞相主 其簿書者,名秩亦不卑矣,彼猶以為浼己而不顧焉, 故足以為高也,今子僕僕焉在塵埃之中左右朱墨 蒙犯箠,楚以主縣簿於此,而以高士名其居不亦戾 乎,余曰固也,是其言也,豈不亦曰士安得獨自高其 不遭則可,無不為已乎。余於其言蓋嘗竊有感焉,然 未嘗不病其言之未盡也,蓋謂士之不遭可無不為, 若古之乘田委吏抱關擊柝者焉,可也,謂士不能獨 自高,則若彼者乃以未睹夫高也,夫士誠非有意於 自高然,其所以超然,獨立乎萬物之表者,亦豈有待 於外而後高耶,知此則知主縣簿者雖甚卑,果不足 以害其高,而此軒雖陋高士者,亦或有時而來也顧 余不足以當之,其有待於後之君子,云:爾客唯唯而 退因書之壁以為記。

《遊金溪記》
傅自得
编辑

紹興丙子八月十一日,攜酒襆被謁朱元晦於九日 山,向晚幅巾藜杖相與彷,徉渡頭喚舟共載信流而 行老蟾徐上四無纖,雲兩岸古木森然,搖動龍蛇布 地溪,光山色月所照耀,遠近上下更相映輝,朱子曰: 樂哉。斯遊舉杯引滿擊,楫而歌楚騷、九章,聲調響壯, 魚為驚躍棲,鳥起而飛鳴也,余亦誦東坡先生赤壁 前後賦和之,每至會心輒迭起酬勸,時常飲酒率不 過三杯皆醉,至是連釂十餘觥,而月逾好舟逾逸飲 逾豪酒,且盡艤舟岸側,命老兵貸錢酒家保亟挈一 榼來解維,復去洗盞更酌少焉,斗轉參橫風作浪湧, 予曰樂不可極,鼓棹而返,會宿於東峰道場,明日元 晦賦詩紀勝,次韻為謝恨,無傑句稱勝游也。

《流惠亭修禊序》
陳宓
编辑

得暇日,邀佳友,尋勝地,賞良辰,昔人以兼之為難,況 綰銅束帶吏議拘,迫僕來安溪,愛其山水,事煩才短, 此事俱廢,積雨快晴,吏以告休童子曰:非修禊辰乎。 於是命友聯騎東出龍津橋,步登高山,山上有臺翠 巘旁繞,下瞰曲湍如,過几席,杯行到,手疾於飛羽詠蘭亭之章,如與昔人同處一席,少焉,而登鳳池橋憩 於中亭,清風掀袂,如跨虹,登漢拏,舟抵流惠亭,平湖 偃日,紫荷刺水,白鷺窺人,草木芳蔚,遊人堤上不絕, 依稀錢塘西湖,酒半,假筆旁舍,即景成詠回泊雙清 閣五峰屏立一水鏡淨觴,一再引日暮意戀戀,猶未 足,嗟乎,樂不可極,遊不可放,斯集俱同心,友又子姪 偕來向之,數美今已,盡償其所得,不既充矣乎。詩以 蘭亭,修禊為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