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253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卷目錄

 衡州府部藝文二

  南岳蓮華峰說      明王夫之

  衡說           丘兆麟

  禹碑說          王世貞

  愧軒記          顧憲成

  撤黃茅驛馬記       康元積

  請裁黃堡驛馬弊書      前人

 衡州府部藝文三

  送司馬承禎往南嶽     唐元宗

  自湘源至潭州衡山縣    宋之問

  耒陽溪夜行        張九齡

  夜渡湘江         孟浩然

  贈衡山麋明府        前人

  同王昌齡送族弟襄歸桂陽   李白

  送陳郎將歸衡        前人

  送族弟襄歸桂陽       前人

  贈嵩山焦鍊師并序    前人

  江上送女道士褚三清遊南嶽  前人

  望嶽            杜甫

  過南嶽入洞庭湖       前人

  耒陽舟中有懷盧侍御     前人

  發潭州           前人

  衡州送李大夫七丈赴廣州   前人

  題衡山文宣廟新學堂呈陸宰  前人

  衡南夕望          前人

  衡嶽望己公         前人

  入衡州           前人

  迴棹            前人

  送李敖南嶽書記      郎士元

  題三湘圖          前人

  合江亭           韓愈

  祝融峰           前人

  岣嶁峰           前人

  石鼓合江館        柳宗元

  過衡山           前人

  李道士歸衡山        張喬

  送曲山人之衡州      司空曙

  伊山            張祜

  奉敕祭南嶽十四韻      呂溫

  衡陽早春          前人

  旅次衡山          裴說

  嶽館           沈雲卿

  送李山人往衡山       黃滔

  送友歸衡山        杜荀鶴

  題玉泉溪        湘驛女子

  拜嶽石          宋趙抃

  桂陽勸農         陳傅良

  瀉洪亭          張公綬

  太平寺慈氏閣       黃庭堅

  水簾洞           畢田

  和元晦蓮花峰韻       張栻

  望月亭           前人

  登上封寺          前人

  祝融峰           朱熹

  祝融峰           前人

  蓮花峰           前人

  合江亭          文天祥

  祝融峰          僧佛印

  過衡陽          明解縉

  憶衡山          陳獻章

  朱陵洞          王在晉

  虎跑泉          李攀龍

  望嶽亭           王心

  禹碑歌           楊慎

  南嶽山歌         管大勳

  牧雲峰          李國相

  花藥山          許宗魯

  迴鴈峰           前人

  朱陵洞          劉堯誨

  望日亭           伍讓

  石鼓山           前人

  天聖巖           前人

  石鼓山大觀樓歌      鄧雲霄

  望嶽亭           陳塏

  花藥寺          蔡汝楠

  望嶽亭           前人

  石鼓書院         黃廷用

  南嶽            前人

  花藥山           前人  登祝融峰         高道素

  鴈峰寺           汪淛

  祝融峰          朱維京

  古城舊治         王元壽

  茅龍山           前人

  衡山道上         祝允明

  湖南清絕地        譚元春

職方典第一千二百五十三卷

衡州府部藝文二编辑

《南岳蓮華峰說》
明·王夫之
编辑

凡入蓮峰觀,其簇立疊瓣,堆根知名之自立也。凡入 蓮峰四山,向拱之天台揖之,兩坳奔之,觀音翼之,前 曠後窈,知形之自來也。凡入蓮峰亭,午見日,狂飆見 風,或屏或障,或控或扶,坦焉中開,知寺之自基也。凡 入蓮峰山,見幽水,見咽林,見未得之樹,馴不畏人,見 猿鹿,人靜道生,知兩夫子之有樂乎此也。山勝益備 矣。

《衡說》
丘兆麟
编辑

衡嶽,位離而星熒惑,夫故以火德王南土也。火性燥 暵。假使其用尊特,勁直而一,其於萬物,必有剋而無 生。而衡左右,適當洞庭,彭蠡之所蓄瀦,長江帶焉。火 得水以為制,火斯不為霸而為王。粵稽三苗,正當其 地,擾而弗馴,豈火性凶烈之驗歟。然不能不革於兩 階,干羽之既舞,蓋自有虞氏,至今闇光文明盛,萬 物相見,無能踰此。蓋火得水制,光明齊潔,有時有德, 有位賢明,諸侯之象也。乃王元美氏,因有衡嶽不如 武當之說,文士信之。庸詎知武當高而弗大,匡廬大 而弗高,況又區區餘分閏位,火不歸垣,而光旁焰,佐 命之烈,固應遜於專制之功。而乃云不如,是未曙於 其時、其德、其位也。外是如潛如霍,弗高弗大,附庸於 楚之東偏,又漢武之所謂南岳,非自古帝王之所謂 南嶽也。武帝時,方專意北征,是其沴在水,見火而遁, 其應固然。然天子乃自替尊上之勢,於臣下以冠苴 履,僭端見矣。厥後,王氏之禍何莫非武帝之自啟之, 此其際微矣。當亦察幾之士之所務白也。而況衡更 有隱德,四時雲氣常合其巔,辟之火蘊於石,傳於薪, 不當萬物之用,常有所祕惜,而不以其光輕試,此先 靈之所為窟宅,而神聖之所為遨遊,自古至今,不可 勝數也。昔人五岳之遊,止缺其一,任為自歉。而予去 歲,始登嵩高,今纔及此,是於五嶽之遊,不啻行百里 之初步,其任歉不知當何如。然外遊,目中事也。內遊, 意中事也。若以予意中,敢自謂一觀於衡,而天下之 觀止矣。有時、有德、有位,觀衡者,必以此觀之,乃為善 觀衡者乎。

《禹碑說》
王世貞
编辑

禹碑在祝融峰,重刻者有二本,而隸釋亦微不同。大 扺多以意會耳,非必盡能識之也。按昌黎歌:科斗拳 身薤倒披,鸞漂鳳泊拏虯螭。是書形勢,亦誠有之。及 讀盛弘之《荊州記》、劉禹錫《寄呂衡州書》:此碑流跡已 久,不當參以蜉蝣之足。但銘辭雖古,未諧聖經,極類 《汲冢周書》、《穆天子傳》中語,豈三代之季,好事者,托大 禹而刻之石耶。然宣王石鼓文,亦多類是,似更有不 可曉者。予直以為,即秦以前,文猶勝作西京,後人語 而用,修所謂龍畫傍分,螺書扁刻,不啻倍蓰嶧山瑯 琊也。留此,以冠諸刻。

《愧軒記》
顧憲成
编辑

昔柳子厚落職永州,其所為文詞,往往有無聊之色。 至於蘇子瞻,又何超然自得也。其詩曰:日啖荔枝三 百箇,不妨長作嶺南人。可謂知所處矣。予竊惟順逆, 時也;窮通,命也。君子素位而行,不願乎外,何則以臣 之事君,猶子之事父也。臣不得於君子,不得於父,所 宜日夜省愆,補過兢惕,以將之誠懇,以格之動心,忍 性增益,不能以俟之。何則以憂近歉,樂近盈。是故柳 既失矣,蘇亦未為得也。雖然,是二子者,固自有說焉。 子厚倜儻,負奇,有經世心。其GJfont於叔文輩,非直冀富 貴而已。一旦被不祥之名,將何以堪。子瞻高曠拔俗, 不能下人。人以故爭疾而中之,非必上意也。若是者, 曾不啻浮雲之過太虛,何足以介於意。然則子厚之 憂,子瞻之樂,並自不苟耳。且非特此也,子厚誠不勝 無聊,卒能發憤淬礪,列於不朽,與昌黎並驅,則可以 洗滌夙垢,用自愉快,消其窮愁。子瞻豈不誠超然哉。 而忠君愛國,出自天性,顧坐戇直,數賈譴呵,俾讒邪 得氣,重貽主德之累,則黯淡懇惻,殆有甚焉者,此又 以知子厚之憂,未嘗無樂,子瞻之樂,未嘗無憂。非恆 情可得而測也。予無似自度,去二子遠,甚敢謬附於 憂樂兩者之間。惟是履任以來,自監司以下,率以客 優之,不及以政,其州之耆老子弟顧居。然父母,我也, 一切供事惟謹,而予無毫髮報塞間。嘗與諸士有所 揚搉,大都不離訓詁,非能益之也。於是乎,歸而求之,即六尺之軀猶然。故吾徵發困橫,總歸鹵莽,又靡毫 髮樹立,怠其職而勤其享,據其名而隳其實,有愧焉 而已。予考州乘莊公定山,亦嘗謫於此,甚有德於民, 至今人能道說之。若焦泌陽,雖貴在日月之際,莫之 問也。得失之監,昭然甚明。予將奚居哉。庶乎。柳氏之 文而已,蘇氏未離乎文也,莊氏離乎文矣。其庶乎晚 年一出,尚不免於忌口,況其下焉者哉。甚矣,出處之 難也。予至桂,無所居,假館於藩大夫。日起無事,每坐 軒中,攤書而閱之。撫心內問,仰而無以對先哲,俯而 無以對耆老子弟,因額之曰愧軒。為記其說如此,欲 令州人知吾之過也歟。

《撤黃茅驛馬記》
康元積
编辑

黃茅之驛馬,非初制也。自萬曆甲戌,兩臺念衡,孔道 弊GJfont於役,疏請建驛,以舒吾民。移安仁霞流驛之費, 歲輸以買馬。於衡山、湘潭兩邑,派足其數驛所轄馬 三十匹上下,兩縣之間,始未嘗不稱善也。自安仁,歲 額愆期,余邑人,誤以夏稅與之更易,中湘之馬由是 不至,而余邑歲代湘人為役矣。又地距衡城八十里, 歲率數十人,裹糧從事,而馬之芻茭GJfont棧,寄之中湘。 中湘之民,歲責其直。間或馬足窺其田園,不殺,擊之 不已。馬之斃於役,與斃於居民者,歲不勝記也。邑人 困,無所訴,故每歲新役相代,如驅湯火,勢不得不於 官價外議私GJfont矣。合里每私GJfont百餘金,總其數,歲浮 費二千兩,通計邑中額賦,不及二萬,而浮費於驛者, 踰於二千。如是民安得不困,又安得不以驛為怨府 哉。原夫建驛設馬,以兩利也,豈其獨利於湘,而羸於 衡耶。往者,邑大夫暨士民,喋喋陳說驛遞不便,請復 故法,唇舌俱焦,竟無若中湘。何即當道下牒,兩郡議 之,僅僅築道舍耳。不佞目諸生切齒其事,計復兩邑 徑遞之額而後已。上歲,王侯奉命令衡山,余於京師 一接,見之娓娓,邑中興除,余以馬之害吾衡者,具陳 於侯。侯曰:唯唯,食土之毛,而無關於民恤,惡在其為 民父母也。迨下車,目擊苦狀詳實,而有所請於上。適 余奉命過里中,侯語予曰:曩黃堡之命,可幸報塞。蓋 計其請而必得者。於是以衡民困頓驛狀具聞,當道 乞賜裁撤憲使。魏公嘉其議,持之甚力。會御史應公 以巡察至,集監司守,令於堂問所疾苦,侯獨稱驛害, 侃侃力說,詰難百折,悉中窾要。左右聽者,相顧驚咋。 御史深為嘉納。欲如故事,下兩郡議。侯曰:議者,疑也。 利害疑則議。驛遞之為衡深害,而宜去也。寧須再計 乎。御史曰:然。直從侯所,請撤歸驛馬,復兩邑徑遞之 規,原安仁協濟三百餘金,以分解衡、湘,資其馬直。著 為令。既而,御史中丞命至,先後一揆,邑人捧檄,驩聲 載道。侯更聚士民,酌議其後,以前驛馬之半,移而應 役於縣,合新舊馬若干疋,以待上下之乘傳至者。邑 人稽首稱善,以書屬不佞,俾記其事於石,使不忘侯 之大德,世世守其法,毋壞也。余謂,王君,誠賢者也。賢 者治民,視其害如痌瘝之於身,剔之而後已。今夫驛 馬之蠹吾民,無故而歲捐二千餘金,代他邑為役,約 之廢中人之產二百家也。侯撤而歸之,使歲無溢出。 其存中人之產者,不啻二百家乎。吾民無奸其法,世 世奉率,積其存活,蓋千萬於斯矣。是宜邑人尸而祝 之,比於畏壘者也。然惟余追維往事之失,孰使我輕 易其稅,而以成安仁之巧耶。孰使我獨受其勞,而以 遺湘潭之逸耶。其為此者,實我民耳。嗟嗟。令出於上, 澤竭於下,一二市猾窟據其中,欲任不任,欲釋不釋, 挾為艱苦,以恣中飽。非遇神君,懸大鏡以出照,挾神 劍而議割,安能力拔其害,以垂長利哉。吾民GJfont此前 轍,無墮谿壑,其念吾侯者,安得不世世也。昔黃帝問 治於襄城童子,童子曰:夫為天下,亦奚以異於牧馬 者邪。亦去其害馬者而已矣。侯用治余邑者,出相天 下,天下亦猶之乎衡也。侯名寅時,字起東,慈谿人。登 浙戊子賢書,萬曆癸卯季夏GJfont旦。

《請裁黃堡驛馬弊書》
前人
编辑

衡山蕞爾下邑,水陸交衝,土瘠民貧,俗陋人愚。長於 奉法而短於避禍。惟是黃堡馬驛一事,遺害已極,被 困不堪。一路之哭,酸辛靡控,敬具陳顛末,代為請命, 惟當道大人少加憐焉。竊照衡、湘二縣,自國初以來, 各就長馬上下徑遞,行之二百年矣。未聞所謂馬驛 者。馬驛之設,蓋自萬曆末年始也。緣長民者,偶觸力 役之疲。當道者,欲疏壅滯之虞。不知法久必弊,役久 必玩,就中稍加振刷,豈無善道,而謬為更張,議將本 縣霞流水驛,改於湘潭之黃茅堡,以為馬驛,而名之 曰黃茅驛。夫設驛馬三十匹,內衡山議編九匹,湘潭 議編八匹,又將安仁原編霞流水驛站力工食三百 一十餘兩,准馬十三匹。三縣共三十匹,各縣各當,彼 此無混,驛官第取,辦供應而已,不為轄馬也。顧馬雖 三縣共遞,驛則湘潭地方,而驛之官吏,乃屬衡山。凡 兩縣違誤者,必責償於衡。後因安仁閃躲接遞不及, 致使上司嗔怒,責令衡山替役,令安仁止認解銀。然 官價走馬,實不能敷,而安仁里甲,亦於價外賠幫。本縣雖替役,尚堪支也。至萬曆九年,奉文裁革里長,於 二十四兩之外,毫無私幫,而馬始困矣。其後,安仁日 益玩視,并官銀不依時解,致馬戶賠累告擾。當事者 誤聽奸猾,某某乘機賄蔽,遂將本縣夏稅銀兩,與之 撥換。於是安仁代衡山解夏稅,衡山代安仁走馬。自 後,安仁所編本驛,腳馬無其實,并泯其名矣。萬曆二 十年,更定全書,復派衡山加驛馬三匹,而於湘潭縣 反減三匹。於是衡山驛馬增至二十五匹,湘潭漸減 至五匹。此日困日增,彼日逸日減,不知官長何所甚 憎,而獨困此一方民也。後又奉議,將本驛馬裁革六 匹,衡山存二十匹,湘潭存四匹。湘潭名雖四匹,其實 抗頑,多不赴役,而往來馬遞其責,盡屬之衡山矣。馬 戶力不支,而小民之私幫愈增。至今每馬一匹,除官 價三十兩之外,民間私幫,增至一百二十五兩。合二 十匹,其私幫銀二千三百兩。破家蕩產,鬻妻賣子,以 償此額外無名之役。今民困已不聊生,而馬戶半歲 之外,尚多逃竄,又不得不責償於小民。縱欲醫眼前 瘡,而百姓心頭已無肉可剜矣。細思此驛之設,於事 理之不均者四,小民之受害者四,馬戶之不便者三。 請得而終言之:自湘潭縣八十里,而至黃堡驛又五 十里,而至柘塘鋪,而至衡山,其屬地方,纔三十里耳。 道路之相去,可謂懸殊。今以一百三十里者,出馬四 匹,而三十里者,出馬二十匹,多寡輕重,倒置如此,其 不均者一也。衡山路當孔道,南走兩廣,北走荊襄,又 有醴陵、攸縣、安仁、湘潭四處小路,不時卒至,又有南 嶽祝融,遊覽紛GJfont。諸如此類,車馬絡驛,靡有息肩。今 編驛馬九匹,猶云本縣應供耳。乃未幾而責使代安 仁之十三匹,又未幾而責使代湘潭之三匹。夫二縣 咸蒙軫念,衡山何獨重困,其不均者二也。自驛未設 之先,兩縣長馬徑遞,此往彼來,未有差等。今驛在湘 潭之地,官吏應屬湘潭。即不然,亦當調停適均,毋使 偏累。自官吏屬衡,而廚傳之供億,館舍之修葺,無不 屬之衡者。以兩縣應供之役,而捐一縣之物力以徇 之,其不均者三也。既設黃堡馬驛,下之接遞湘潭,上 之接遞衡山,馬之應役,與縣無殊。今驛馬裁為二十 四匹,而湘潭四匹,又不用命,則驛馬既不能當縣馬 之半矣。而縣馬之至於驛者,照數對遞,其多寡又復 不異。矧該驛去縣遼遠,所遇不良,使差勒索措馬等 銀數倍,於縣莫敢喘息。而當道不察,猶議裁而不議 增,其不均者四也。若夫衡民之所被四害,則讀之猶 可酸鼻矣。自衡山誤以夏稅銀兩更換安仁馬價,今 共三百一十餘兩者,纔足供兩馬之用耳。而每歲所 賠安仁者,計馬十一匹,約銀一千五百九十餘兩,此 害之大者一也。其代賠安仁者,猶曰作俑於夏稅之 更換耳,乃減湘潭之三匹,以加於衡山,則不知其解 矣。當道大人,曲徇一時之情,遂爾上下其手,不知衡 山官價與私幫,每歲賠銀四百四十兩,誰作厲階,至 今為梗,此害之大者二也。自驛馬既敝,一縣當三縣 之役,馬戶以驛為阱。一遇簽報,刑驅以往,如赴湯火。 復有無賴棍徒,藉口重困,故相推委。編戶之家,懼其 往役,寧倍加幫貼與之。而此輩所領公私馬價,先已 花費蕩GJfont其十之八九,僅以其十之一二者,祗買二 三瘦弱款段之馬,抵塞過客。每至八九月,馬斃囊空, 揭借無路,遂至逃竄,則縣官坐令編戶之家重賠,雇 募以畢前役。一之為甚,豈可再乎。此害之大者三也。 馬驛未設之先,我往彼來,上下中伙,兩縣各任,自有 此驛,而一切供應,盡歸之驛。如曰本縣原編霞流水 驛之費,足以充之。然黃堡陸路之衝,十倍霞流,其所 編增諸費,皆小民額外之膏脂也。至於公館司宇,置 自衡山者,彼土之民,折損盜毀。雖有看司門子,異縣 之地,軍民紛錯,莫敢誰何。本縣每年修理,一竹一木、 一磚一瓦,匠斲之屬,咸自本縣負運以往。縣官豈有 神輸,皆驅民之力,取民之財,築愁築怨,控訴無門,此 其害之大者四也。若夫馬戶之不便於驛者三,此亦 有足念者。黃茅堡地瘠不毛,野無茂草,山麓田畔,有 草之區,湘民立界稱主,非有價易,毫不敢犯。方春稼 時,豪民厲禁約曰:衡馬兩足下田者,賠GJfont五斗;四足 下者,倍之。或不認賠,則縶其馬以為質。甚則重棍擊 之,送之遠方,而馬沒入,不可返矣。芻牧孔艱,所在為 阱,一不便也。黃堡地屬湘潭,衡民越八十里而往役, 立錐之地,一椽之棲,賃土僦居,計日而酬。稍有朽毀, 立為修葺。矧驛地原係軍衛屯所,軍民龐雜,囂陵詬 誶,山藪萑蒲,寇盜充斥,往往被盜失馬,不可究詰,二 不便也。馬戶一名,除正身答應上官外,若背包,若芻 蕘,若炊爨,若往來,探聽多者八九人,少亦不下五六 人。日用酒米鹽茶供給,皆運自八十里之外。一遇風 雨冰雪,連日接濟不及,湘民坐索倍價,三不便也。原 夫設驛之始,固曰裁不急之水,驛而改設於衡湘之 間,庶幾以驛供官,而取驛役之費供馬,以佐二縣之 不逮,豈不謂官民長利,無踰於此。顧行之數年,便成 沮格,行之十餘年,而衡民大困。至今竟二十餘年,而衡民無不嚙指蹙額,咨嗟太息,若不能以須臾矣。夫 昔年,以兩縣長馬徑遞,至二百年而始敝,則其法之 可行,斷可知也。今馬驛之設,不三十年,而數變數困, 以至於敗壞,則其法之當罷,斷可知也。今日衡山之 事,編戶與馬戶重困,民力與馬力俱盡,不止昔人所 稱東野之御。設今不改,日甚一日,不至驅衡山之民, 而逃竄流移不已也。茲若不廢馬驛,而官民胥便,則 當酌於事理之公平,庶通變而可久。請於驛馬,仍照 初設三十匹之舊,而議衡、湘二縣,各出十五匹。衡山 之十五匹,隸之驛官。凡由衡山而下者,驛官以衡山 之驛馬接遞之。其自湘潭而上者,無與焉。湘潭之十 五匹,隸之堡官,凡由湘潭而上者,堡官以湘潭之驛 馬接遞之。其自衡山而下者,無與焉。各縣各馬,各縣 各遞,以省長馬徑遞之勞。至於供應下程,仍照舊例 付之。驛官竊以為,均兩縣之差,而甦公私之困,無踰 此者。萬一湘潭以近例多寡為辭,則請有以折之。夫 此驛未設之先,衡山之馬,徑遞湘潭矣。湘潭之馬,獨 不徑遞衡山乎。其徑遞衡山也,亦有他縣為之協濟 者乎。共食王土,共服王事,偷逸二十餘年,以偏累衡 山,人窮反本,尚安所藉口也。如其堅持不下,請仍復 國初以來二百年之舊,令二縣各以長馬徑遞,蓋計 程一百七十里,非有甚遠。夫役可行,馬匹尤其可行, 何易於人而難於畜也。矧以三十年重困之新法,而 較二百年久安之舊法,其因革之勢,既已較然。即以 新法調停,而使兩縣之聚訟,議論之不決,則莫若使 之各照舊額,一彼一此,不復相牽。庶可服二縣之心, 杜偏執之口,而息衡山之困也。至於驛官,原管支應, 而不管馬匹,矧數年以來,差使鞭笞箠楚,無管馬之 名,而被管馬之害。今馬各撤回,可以全民,亦可以全 官,而差使逼勒之害,亦少息乎。若夫安仁銀兩,原係 協濟本縣霞流水驛者,似當仍歸衡山,以濟馬驛之 衝疲,而幫馬驛之供應,似亦公平之論。倘湘潭以爭 幫為辭,則馬驛未設之前,原無所謂私幫者。既各復 舊,則協濟非湘潭之所得與,明矣。某目擊桑梓之困, 熟悉馬驛之害,憂徒激衷,愛不能助。謹條陳顛末,代 為本縣父老子弟,控訴於大人之前。伏乞詳覽。

衡州府部藝文三编辑

《送司馬承禎往南嶽》
元·宗
编辑

洞府修真客,衡陽念舊居。將成金闕要,願奉玉清書。 雲路三天近,松溪萬籟虛。猶期傳祕籙,來往候山輿。

《自湘源至潭州衡山縣》
宋·之問
编辑

浮湘沿迅湍,逗浦凝遠盼。漸見江勢闊,行嗟水流漫。 赤岸雜雲霞,綠竹緣溪澗。向背群峰轉,應接良景晏。 GJfont嶂連夜猿,平沙覆陽鴈。紛吾望闕客,歸橈速已。 中道方泝洄,遲念自茲撰。賴欣衡陽美,持以蠲憂患。

《耒陽溪夜行》
張九齡
编辑

乘夕棹歸舟,緣源路轉幽。月明看嶺樹,風靜聽溪流。 嵐氣船間入,霜華衣上浮。猿聲雖此夜,不是別家愁。

《夜渡湘江》
孟浩然
编辑

客行貪利涉,夜裏渡湘川。露氣聞芳杜,歌聲識采蓮。 榜人投岸火,漁子宿潭煙。行侶遙相問,涔陽何處邊。

《贈衡山麋明府》
前人
编辑

為縣瀟湘水,門前樹配苔。晚吟公籍少,春醉積林開。 滌硯松江起,擎茶嶽影來。任官當此境,更莫夢天台。

《同王昌齡送族弟襄歸桂陽》
李白
编辑

秦地見碧草,楚謠對清樽。把酒爾何思,鷓鴣啼南園。 余欲羅浮隱,猶懷明主恩。躊躇紫宮戀,辜負滄洲言。 終然無心雲,海上同飛翻。相期乃不淺,幽桂有芳根。

《送陳郎將歸衡》
前人
编辑

衡山蒼蒼入紫冥,下看南極老人星。回飆吹散五峰 雪,往往飛花落洞庭。氣清嶽秀有如此,郎將一家拖 金紫。門前食客亂浮雲,世人皆比孟嘗君。江上送行 無白璧,臨岐惆悵若為分。

《送族弟襄歸桂陽》
前人
编辑

爾家何在瀟湘川,青沙白石長江邊。昨夢江花照江 國,幾枝正發東窗前。覺來欲往心悠然,夢隨越鳥飛 南天。秦雲連山海相接,桂水橫煙不可涉。送君此去 令人愁,風帆茫然隔河洲。春潭瓊草綠可折,西寄長 安明月樓。

《贈嵩山焦鍊師》并序
前人
编辑

嵩丘有神人焦鍊師者,不知何許婦人也。又云:生於齊梁時,其年貌可稱五六十,常胎息絕穀,居少室廬,遊行若飛,倏忽萬里。世或傳其入東海,登蓬萊,竟莫能測其往也。余訪道少室,盡登三十六峰,聞風有寄,灑翰遙贈。

二室凌青天,三花含紫煙。中有蓬海客,宛疑麻姑仙。 道在喧莫染,跡高想已綿。時餐金鵝蕊,屢讀青苔篇。 八極恣遊憩,九垓長周旋。下瓢酌潁水,舞鶴來伊川。 還歸空山上,獨拂秋霞眠。蘿月掛朝鏡,松風鳴夜絃。 潛光隱嵩嶽,鍊魄棲雲幄。霓裳何飄颻,鳳吹轉綿邈。 願同西王母,下顧東方朔。紫書倘可傳,銘骨誓相學。

《江上送女道士褚三清遊南嶽》
前人
编辑

吳江女道士,頭帶蓮花巾。霓衣不濕雨,特異陽臺神。 足下遠遊履,凌波生素塵。倦尋向南嶽,應見魏夫人。

《望嶽》
杜甫
编辑

南嶽配朱鳥,秩禮自百王。欻吸領地靈,澒洞半炎方。 邦家用祀典,在德非馨香。巡狩何寂寥,有虞今則亡。 洎吾隘世網,行邁越瀟湘。渴日絕壁出,漾舟清光旁。 祝融五峰尊,峰峰自低昂。紫蓋獨不朝,爭長嶪相望。 恭聞魏夫人,群仙夾翱翔。有時五峰氣,散風如飛霜。 牽迫限修塗,未暇杖崇岡。歸來覬命駕,沐浴休玉堂。 三嘆問府主,曷以贊我皇。牲璧感衰俗,神其思降祥。

《過南嶽入洞庭湖》
前人
编辑

洪波忽爭道,岸轉異江湖。鄂渚分雲樹,衡山引舳艫。 翠牙穿袤蔣,碧節吐寒蒲。病渴身何去,春生力更無。 壤童犁雨雪,漁屋架泥塗。攲側風帆滿,微冥水驛孤。 悠悠回赤壁,浩浩略蒼梧。帝子留遺恨,曹公屈壯圖。 聖朝光御極,殘孽駐艱虞。才淑隨廝養,名賢隱鍛鑪。 邵平元入漢,張翰後歸吳。莫怪啼痕數,危檣逐夜烏。

《耒陽舟中有懷盧侍御》
前人
编辑

朔風吹桂水,大雪夜紛紛。暗度南樓月,寒深北渚雲。 燭斜初近見,舟重竟無聞。不識山陰道,聽雞更憶君。

《發潭州》
前人
编辑

夜醉長沙酒,曉行湘水春。岸花飛送客,檣燕語留人。 賈傅才未有,褚公書絕倫。名高前後事,回首一傷神。

《衡州送李大夫七丈赴廣州》
前人
编辑

斧鉞下青冥,樓船過洞庭。北風隨爽氣,南斗避文星。 日月籠中鳥,乾坤水上萍。王孫丈人行,垂老見飄零。

《題衡山文宣廟新學堂呈陸宰》
前人
编辑

旄頭彗紫微,無復俎豆事。金甲相排蕩,青衿一憔悴。 嗚呼已十年,儒服敝於地。征夫不遑息,學者淪素志。 我行洞庭野,欻得文翁肆。侁侁胄子行,若風舞雩至。 周室宜中興,孔門未應棄。是以資雄才,煥然立新意。 衡山雖小邑,首唱恢大義。囚見縣尹心,根源舊宮閟。 講堂非曩構,大屋加塗GJfont。下可容百人,牆隅亦深邃。 何必三千徒,始壓戎馬氣。林木森庭戶,密幹疊蒼翠。 有井朱夏時,轆轤凍階戺。耳聞讀書聲,殺伐災髣GJfont。 故國延歸望,衰顏減愁思。南紀收波瀾,西河共風味。 采詩倦跋涉,載筆尚可記。高歌激宇宙,凡百慎失墜。

《衡南夕望》
前人
编辑

百丈牽江色,孤舟泛日斜。興來猶杖履,目斷更雲沙。 山鬼迷春竹,湘娥倚暮花。湖南清絕地,萬古一長嗟。

《衡嶽望己公》
前人
编辑

己公茅屋下,可以賦新詩。枕簟入林僻,茶瓜留客遲。 江蓮搖白羽,天棘蔓青絲。空忝許詢輩,難酬支遁詞。

《入衡州》
前人
编辑

兵革自久遠,興衰看帝王。漢儀甚照耀,胡馬何猖狂。 老將一失律,清邊生戰場。君臣忍瑕垢,河嶽空金湯。 重鎮如割據,輕權絕紀綱。軍州體不一,寬猛性所將。 嗟彼苦節士,素於圓鑿方。寡妻從為郡,兀者安堵牆。 凋弊惜邦本,哀矜存事常。旌麾非其任,府庫實過防。 恕己獨在此,多憂增內傷。偏裨限酒肉,卒伍單衣裳。 元惡迷是似,聚謀洩康莊。竟流帳下血,大降湖南殃。 烈火發中夜,高煙焦上蒼。至今分粟帛,殺氣吹沅湘。 福善理顛倒,明徵天莽茫。銷魂避飛鏑,累足穿豺狼。 隱忍枳棘刺,遷延胼胝瘡。遠歸兒侍側,猶乳女在旁。 久客幸脫免,暮年慚激昂。蕭條向水陸,汨沒隨魚商。 報主身已老,入朝病見妨。悠悠委薄俗,鬱鬱回剛腸。 參錯走洲諸,舂容轉林篁。片帆左郴岸,通郭前衡陽。 華表雲鳥埤,名園花草香。旗亭壯邑屋,烽櫓蟠城隍。 中有古刺史,盛才冠巖廊。扶顛待柱石,獨坐飛風霜。 昨者間瓊樹,高談隨羽觴。無論再繾綣,已是安蒼黃。 劇孟七國畏,馬卿四賦良。門闌蘇生在,勇銳白起強。 問罪富形勢,凱歌懸否臧。氛埃期必掃,蚊蚋焉能當。 橘井舊地宅,仙山引舟航。此行厭暑雨,厥土聞清涼。 諸舅剖符近,開緘書札光。頻繁命屢及,磊落字百行。 江總外家養,謝安乘興長。下流匪珠玉,擇木羞鸞凰。 我師嵇叔夜,世賢張子房。柴荊寄樂土,鵬路觀翱翔。

《迴棹》
前人
编辑

宿昔試安命,自私猶畏天。勞生繫一物,為客費多年。 衡岳江湖大,蒸池疫癘偏。散材嬰薄俗,有跡負前賢。 巾拂那關眼,缾罍易滿船。火雲茲垢膩,凍雨裛沉綿。 強GJfont蓴添滑,端居茗續煎。清思漢水上,涼憶峴山巔。 順浪翻堪倚,迴帆又省牽。吾家碑不昧,王氏井依然。 几杖將衰齒,茅茨寄短椽。灌園曾取適,遊寺可終焉。 遂性同漁父,成名異魯連。篙師煩爾送,朱夏及寒泉。

《迭李敖南嶽書記》
郎士元
编辑

憐君本與阮家同,掌記能資亞相雄。入楚豈忘看淚 竹,泊舟應自愛江楓。誠知客夢煙波裡,肯厭猿啼夜 雨中。莫信衡陽書不到,年年秋雁過巴東。

《題三湘圖》
前人
编辑

昔日醉衡霍,邇來憶南州。今朝平津邸,兼得瀟湘遊。稍辨郢門樹,依然芳杜洲。微明三巴峽,咫尺萬里流。 飛鳥不知GJfont,遠帆生暮愁。涔陽指天末,此緒空悠悠。 枕上見漁父,坐中當狎鷗。誰言魏闕下,自有東山幽。

《合江亭》
韓愈
编辑

江亭枕湘江,蒸水會其左。瞰臨眇空闊,綠凈不可唾。 惟昔經營GJfont,邦君實王佐。翦林遷神祠,買地費家貨。 梁棟宏可愛,結構麗匪過。伊人去軒騰,茲宇遂頹挫。 老郎來何暮,高唱久乃和。樹蘭盈九畹,栽竹逾萬箇。 長綆汲滄溟,幽蹊下坎坷。波濤夜俯聽,雲樹朝對臥。 初如遺宦情,終乃最郡課。人生誠無幾,事往悲豈GJfont。 蕭條綿歲時,契闊繼庸懦。勝事復誰論,醜聲日已播。 中丞黜凶邪,天子憫窮餓。君侯至之初,閭里自相賀。 淹滯樂閒曠,勤苦勸慵惰。為予掃塵階,命樂醉眾座。 窮秋感平分,新月憐半破。願書岩上石,勿使塵泥涴。

《祝融峰》
前人
编辑

祝融萬丈拔地起,欲見不見輕煙裡。山翁愛山不肯 歸,愛山醉眠山根底。山童尋著不敢驚,沉吟為怕山 翁嗔。夢回抖擻下山去,一逕蘿月松風清。

《岣嶁峰》
前人
编辑

岣嶁山尖神禹碑,字青石赤形模奇。科斗拳身薤葉 披,鸞漂鳳泊舞蛟螭。事嚴跡祕鬼莫窺,道士獨上偶 見之。我來咨嗟涕漣洏,千搜萬索何處有。森森綠樹 猿猱悲。

《石鼓合江館》
柳宗元
编辑

九疑濬GJfont莽,臨源委瀠迴。會合屬空曠,泓澄停風雷。 高館軒霞表,危樓凌山隈。茲辰始澄霽,纖雲盡褰開。 天地日正中,水碧無塵埃。窅窅漁父GJfont,叫叫羈鴻哀。 境勝豈不豫,慮分固難裁。升高欲自舒,彌使遠念來。

《過衡山》
前人
编辑

故國名園久別離,今朝楚樹發南枝。晴天歸路好相 逐,正是峰前迴鴈時。

《李道士歸衡山》
張喬
编辑

千峰隔湘水,迢遞掛帆歸。掃月眠蒼壁,和雲著褐衣。 洞虛懸溜滴,徑狹長松圍。只恐相尋日,人間舊識稀。

《送曲山人之衡州》
司空曙
编辑

白石先生眉髮光,已分甜雪飲紅漿。衣巾半染煙霞 氣,語笑兼和藥草香。茅洞玉聲流暗水,衡山碧色映 朝陽。千年城郭如相問,華表峨峨有夜霜。

《伊山》
張祜
编辑

晉代衣冠夢一場,精藍往是讀書堂。桓伊曾弄柯亭 笛,吹落梅花萬點香。

《奉敕祭南嶽十四韻》
呂溫
编辑

皇家禮赤帝,謬獲司風域。致齋紫蓋下,宿設祝融側。 鳴澗驚宵寐,清猿遞時刻。藻潔事夙興,簪佩思盡飾。 危壇象嶽趾,祕殿翹翬翼。登拜不遑顧,酌獻皆累息。 贊道儀匪煩,祝史詞甚直。忽覺心魂悸,如有精靈逼。 漠漠雲氣生,森森松柏黑。風吹虛簫韻,露洗寒玉色。 寂寞有至公,馨香在明德。禮成謝邑吏,駕言歸郡職。 憩桑訪蠶事,遵疇課農力。所願風雨時,迴首瞻南極。

《衡陽早春》
前人
编辑

碧水何遠迤,東風吹沙草。煙波千萬曲,不辨嵩陽道。

《旅次衡山》
裴說
编辑

欲往幾經年,今來意豁然。江風長借客,嶽雨不因天。 戲鷺飛輕雪,驚鴻叫亂絃。晚秋紅藕裡,十宿寄漁船。

《嶽館》
沈雲卿
编辑

洞壑仙人館,孤峰玉女臺。空濛朝氣合,窈窕夕陽開。 流澗含輕雨,虛岩應薄雷。正逢鸞與鶴,歌舞出天來。

《送李山人往衡山》
黃滔
编辑

漢渚往湘川,乘流入遠天。新秋無岸水,明月有琴船。 露坐應通曉,萍居恐隔年。嶽峰千萬仞,知上嘯猿巔。

《送友歸衡山》
杜荀鶴
编辑

家枕三湘岸,門前即釣磯。漁竿壯歲別,鶴髮亂時歸。 嶽靜無猿叫,江春有燕飛。平生書劍在,莫便學亡GJfont

《題玉泉溪》
湘驛女子
编辑

紅樹酣秋色,碧溪彈夜絃。佳期不可再,風雨杳如年。

《拜嶽石》
宋·趙抃
编辑

片石倚中天,雲深鳥道間。人多祝堯壽,登此拜南山。

《桂陽勸農》
陳傅良
编辑

雨耨風耕病汝多,誰將一一手摩挲。幸因奉令來巡 壟,恨不分勞去荷蓑。涼德未知年熟否,微官其奈月 舂何。殷勤父老曾無補,待放腰鐮與醉歌。

《瀉洪亭》
張公綬
编辑

潺潺石磴瀉洪泉,路躡丹梯入紫煙。岩有高人無問 處,菴羅雙樹碧參天。

《太平寺慈氏閣》
黃庭堅
编辑

青玻璃盆插千岑,湘江水清無古今。何處拭目窮表 裡,太平飛閣暫登臨。朝陽不聞皂蓋下,愚溪但見古 木陰。誰與洗滌懷古恨,坐有佳客非孤斟。

《水簾洞》
畢田
编辑

洞門千尺掛飛流,玉碎珠簾冷噴秋。今古不知誰捲 得,綠蘿為帶月為鉤。

《和元晦蓮花峰韻》
張栻
编辑

玉井峰頭十丈蓮,天寒日暮更清妍。不須重詠洛神 賦,便可同賡雲錦篇。

《望月亭》
前人
编辑

披衣凜中夜,起步祝融巔。何許冰雪輪,皎皎飛上天。 清光正在手,空明皓無邊。群峰儼環列,玉樹生瓊田。 白雲起我傍,兩腋風翩翩。舉酒發浩歌,萬籟為寂然。 寄言平生友,誦我山中篇。

《登上封寺》
前人
编辑

我尋西園路,徑上上封寺。竹輿不留行,及此秋容霽。 磴危霜葉滑,林空山果墜。崇蘭供清芬,深壑遞幽吹。 不知山益高,但覺冷侵袂。路回屹陰崖,突兀聳蒼翠。 故應祝融尊,群峰拱而峙。金碧雖在眼,勇往詎容憩。 絕頂極遐觀,腳力聊一試。昔遊冰雪中,未盡登臨意。 茲來天宇肅,舉目凈纖翳。遠邇無遁形,高低同一視。 永惟元化功,清濁分萬類。運行有機緘,浩蕩見根柢。 此理復何窮,臨風但三喟。

《祝融峰》
朱熹
编辑

衡嶽千仞起,祝融一峰高。群山猥突兀,奔走如曹GJfont。 我來雪月中,歷覽快所遭。捫天滑青壁,俯壑崩銀濤。 所恨無巨犗,一掣了六鰲。遄歸青蓮宮,坐對白玉毫。 重閣一徙倚,霜風利如刀。平生山水心,真作貨食饕。 明朝更清徹,再往豈憚勞。中宵撫世故,劇如千蝟毛。 嬉遊亦何益,歲月令滔滔。起望東山雲,茫然首空搔。

《祝融峰》
前人
编辑

我來萬里駕長風,絕壑層雲欲盪胸。濁酒三杯豪興 發,朗吟飛下祝融峰。

《蓮花峰》
前人
编辑

月曉風清墮白蓮,世間無物敢爭妍。如何今夜峰頭 雪,撩得新詩續舊篇。

《合江亭》
文天祥
编辑

天上名鶉尾,人間說虎頭。春風千萬岫,合水兩三洲。 客晚驚黃葉,官閒笑白鷗。雙江日東下,我欲賦扁舟。

《祝融峰》
僧佛印
编辑

秋風吹拄杖,直到祝融巔。目極三千界,肩摩尺五天。 扶桑暘谷畔,青草洞庭邊。雲氣無遮障,分明在眼前。

《過衡陽》
明·解縉
编辑

欲上衡山看洞庭,往來無暇不勝情。秋宵跨鶴持雲 下,歸路猶堪借月明。

《憶衡山》
陳獻章
编辑

身輕何處謝炊煙,石洞松脂不記年。尺牘已通南嶽 主,一丸還有白龍仙。

《朱陵洞》
王在晉
编辑

翠華掩映玉玲瓏,一片空明斷太濛。洞裡瑤光應不 夜,步虛人入水晶宮。

《虎跑泉》
李攀龍
编辑

大士始結構,鑿空偏此丘。二虎自南岳,掉尾從師遊。 神威攫地脈,佛力驅陽侯。枯火迸石罅,松根結綢繆。 勢寧決蹯去,揮錫怒不休。至今噴岩壑,水猶跑哮流。 酌言生壯心,一嘯風颼颼。海眼在其下,潮汐故可求。 不然胡僧咒,爭使波瀾浮。穿壁吐長澗,夾寺瀦龍湫。 疑作故山雨,片雲駐岣嶁。歸應出東林,無為惠遠留。

《望嶽亭》
王心
编辑

宿宿湘浦雲,惻惻鴈峰雨。美人遲不來,寂寞誰為語。 南風開翳陰,賞心盼晴宇。欣然見南嶽,廓哉忘羈旅。 七十二奇峰,歷歷概可數。吾聞最上峰,重華昔遊處。 祝融豈不高,俯視不敢侮。遺廟多芝蘭,芬芳冒下土。 緬想夔龍徒,靄靄結纓組。我欲往求之,山靈恐吝與。

《禹碑歌》
楊慎
编辑

神禹碑在岣嶁尖,祝融之峰凌朱炎。龍書傍分結構 古,螺畫匾刻戈鋒銛。萬八千丈不可上,仙扃鬼閉幽 以潛。昌黎南遷曾一過,紛披芙蓉褰水簾。天柱夜瞰 星斗下,雪堂朝見陽煇暹。追尋夏載赤石峻,封埋古 刻蒼苔黏。拳蚪倒薤形已近,鸞飄鳳泊辭何纖。墨水 流傳世應罕,青字名狀人空瞻。永叔明誠兩好事,集 古金石窮該兼。昭列箴銘暨款識,橫承和釜鬵。 胡為至寶反棄置,捃摭磨蟻損烏蟾。又聞朱張遊嶽 麓,霽雪天風彯偑旃。搜奇索祕跡欲遍,春偈憧和詩 無厭。七日崎嶇信有覿,一字膏馥寧忘沾。非關嵽嵲 阻登陟,定是藤葛籠窺覘。好古余生嗟太晚,拜嘉君 貺情深懽。老眼增明若發矇,尺喙禁斷如施箝。七十 七字挐螭虎,三千餘歲叢蛇蚺。憶昔乾坤漏息壤,蕩 析蒸庶依苓摻。帝嗟懷襄咨文命,卿佐GJfont洞分憂惔。 洲并渚混沒營窟,鳥逆獸逃交門簷。朅來南雲又北 夢,直罄西被仍東漸。黃熊三足變炫服,白狐九尾歌 龐袡。後來包湖按玉帶,前列溫洛呈疇。永奔竄舞 那辭胝,平成天地猶垂謙。華岳泰衡祇鎮定,鬱塞昏 徙GJfont喁噞。文章絢爛懸日月,風雷呵護環屏黔。君不 見,周原石鼓半已泐,秦湫楚詛全皆殲。此碑雖存豈 易得,障有嵐靄峰嵁巖。跫音迥絕拄黎藋,弔影颸瑟 森櫹柟。湘娥遺佩冷斑竹,山鬼結旗零翠。造物精英忌泄露,祇恐羽化難留掩。欲摹古本鐫岩壁,要使 好事傳緗縑。著書重訂琳瑯譜,裝帖新耀瓊瑤籤。麝 煤輕翰蟬翅榻,煩君再寄西飛鶼。

《南嶽山歌》
管大勳
编辑

祝融高高不可上,出地九千七百丈。層巒羅列插丹 丘,千里崢嶸排青嶂。西起岷峨接滇貴,東走江越連 吳會。南條之山誰最尊,俯臨五嶺控八桂。沅湘流夾 迤邐來,下注七澤洞庭開。華恆嵩岱焉足擬,雄都作 鎮真崔嵬。自從黃帝分疆域,虞舜南巡遵嶽麓。岣嶁 禹跡揭穹碑,祀典靈祠代修復。朱鳥翩翩集崆峒,南 極閃閃燭長空。巨靈矗矗通碧落,群仙裊裊會飛虹。 千盤萬疊如伏虎,聳如龍翔與鳳舞。紫蓋香爐不可 攀,靈禽石囷流傳古。上有青玉壇,下有珊瑚芝。崶嵐 夕暝鬱不散,晶光搖映天風吹。君不見,峻極亭,火雲 GJfont屼,摩列星峰頭,丹GJfont閉積雪,盤古神仙今誰靈。又 不見,朱陵洞,珠簾千尺挂飛蝀,中有幽人醉石眠,醒 時閒把清泉弄。我來登山興悠哉,雲披雨霽無纖埃。 虛明到處藏仙窟,翛然欲跨青鸞回。俯仰乾坤同一 息,兀立中峰看秋色。氣吞五嶽欲凌風,何似神遊遍 八極。

《牧雲峰》
李國相
编辑

境閒雲物靜,磴道曲行蹤。天籟翔虛谷,江潮響巨松。 桃花明樹樹,綠霧靄峰峰。鳥散煙林寂,雲歸竹翠濃。 危巖飛宿溜,疊嶂隱疏鐘。徙倚聊行望,明霞照短筇。

《花藥山》
許宗魯
编辑

花藥經行處,雲霞坐臥深。談禪逢白足,掃地布黃金。 竹抱高僧節,蓮開靜者以。何須訪廬嶽,即此是東林。

《迴鴈峰》
前人
编辑

近郭山林僻,浮空竹樹開。瀟湘縈素練,雲物護丹臺。 歲晚群芳歇,天長旅鴈迴。遠遊思擬賦,真媿屈平才。

《朱陵洞》
劉堯誨
编辑

慣熟山前路,行吟人不疑。GJfont迴青嶂合,雲涌碧簾垂。 石髓浮春酌,金光動曉曦。元虛不可覓,攲枕問希彝。

《望日亭》
伍讓
编辑

策杖臨丹巘,捫參出半空。露凝仙掌白,霞泛海門紅。 秋色三山外,陽輝萬島中。應須擎紫蓋,飛向若華東。

《石鼓山》
前人
编辑

怒石江心起,參差露嶽屏。何年勞位置,尺幅亦圖經。 綠淨昌黎碣,瀾迴齊映亭。魚鐙夕兩岸,依約水搖星。

《天聖巖》
前人
编辑

仙人樓閣倚青霄,躡磴穿雲度石橋。獨坐靈岩無一 事,憑欄忽聽鳳皇簫。

《石鼓山大觀樓歌》
鄧雲霄
编辑

縱橫千里目,浩蕩萬古心。乾坤何處闊,山水自高深。 樓頭縹緲諸天近,玲瓏八面祥飆引。誰言新成來賀 燕,祗恐孤騫如結蜃。披襟臨水攬蒸湘,揮手憑空捫 翼軫。遊絲搖曳扇微和,城郭郊廛樂事多。正看晴景 浮煙樹,又送春聲入棹歌。棹歌殘漁歌起紫,蘭落遠 洲斑竹垂。清沚白雲,片片自南來。借問蒼梧,何處是 微茫。七澤盤心胸,憑欄一嘯生雄風。我欲挾赤帝,鞭 赤龍,劃長空而倚劍,蹴天山而挂弓。平生慷慨羞懷 土,去國懶裁王粲賦。平生散慢恣豪狂,興來還踞庾 公床。世上人空老,壺中日自長。爭名與嗜利,臧穀俱 亡羊。君看醯雞不出甕,亦有鵬背摩青蒼。誰是誰非 園吏夢,無憂無喜麴生鄉。我為登樓歌,高聲振林木。 曾聞芥子納須彌,肯道吾身同一粟。幕天席地無邊 幅,倦來且抱希彝宿。

《望嶽亭》
陳塏
编辑

秋來無鴈過峰前,萬丈衡山隔楚天。人事炎風兼朔 雪,功名銅柱復燕然。漫憑兜率三生石,遙望滄洲一 點煙。愧爾山靈豈相笑,東歸已買洞庭船。

《花藥寺》
蔡汝楠
编辑

鴈峰不盡城南勝,咫尺GJfont林尚可攀。藥徑盤回初入 寺,禪房行遍又看山。開簾鳥下窺經室,掃榻風歸閉 竹關。自是俗情牽簿領,白雲長日共僧閒。

《望嶽亭》
前人
编辑

一峰南峙出平原,禪閣虛空啟四門。粵嶺遙看連嶽 寺,蒸流近帶引湘源。歸鴻幾達天涯字,芳草曾傷楚 客魂。日暮倚欄愁騁望,淡煙疏樹雨中村。

《石鼓書院》
黃廷用
编辑

何處支流同拱北,萬家煙火半橋西。中原落日愁多 夢,上國浮雲望欲迷。楚漢山河渾割界,韓張琬琰尚 留題。含情讀罷風吹雨,更上高樓百尺梯。

《南嶽》
前人
编辑

岷山迤邐開南嶽,端拱重華此帝鄉。廿載摛文青玉 案,一朝分檄領衡陽。登臺載酒天花舞,勒石留詩GJfont 草香。芒屨間從危磴上,境非蜀道亦羊腸。

《花藥山》
前人
编辑

舊傳仙子丹成日,花下常棲五色禽。藥鼎已侵芳草 地,松陰空鎖白雲岑。

===
《登祝融峰》
高道素
===朱陵仙洞奠南離,炎帝專封舊有祠。遙拱宸樞開紫

極,平分地軸控黃支。雲凝灝靄千峰外,日出滄溟半 夜時。願假羽翰逐鸞鶴,嵩恆華岱任吾之。

《鴈峰寺》
汪淛
编辑

古寺雲林碧水陰,遊人登眺灑塵襟。GJfont僧芳草蒲團 坐,野老閒鷗海月心。仕路崎嶇行處變,異鄉花木客 懷深。殊方風景多遷易,鐘磬清餘隔樹音。

《祝融峰》
朱維京
编辑

獨立蒼茫有所思,江涵秋影鴈來時。直從七澤窺三 峽,俯瞰千峰入九嶷。檜柏自深嶽帝廟,風雲常護禹 王碑。石橋一線通天路,咫尺仙蹤不可隨。

《古城舊治》
王元壽
编辑

蕭條縣郭轉平沙,禾麥離離過客嗟。廢宅草青迷故 里,遠村煙白識人家。霜寒官舍縈荒葛,鳥集孤城帶 晚霞。莫道棠陰無處覓,春來賸有舊開花。

《茅龍山》
前人
编辑

茅龍崒嵂聳層巒,獨鎮城西俯大觀。天靄青松餘咫 尺,日離滄海僅三竿。仙蹤縹緲飆涼爽,野徑縈迴亂 戟攢。坐擁九嶷堪嘯傲,憑虛更欲望長安。

《衡山道上》
祝允明
编辑

渺渺青山日欲晡,冥冥短棹宿黃蘆。斷橋流水無人 渡,野店松醪有客沽。澤國暮煙連海帶,戍樓寒火隔 雲孤。詩成縱目江天外,風景依稀一畫圖。

《湖南清絕地》
譚元春
编辑

岸青點點浮沮洳,直看天日菰蒲去。隨波流山山不 知,鷗與前帆落何處。輕舟二月桃源間,有此奇境無 此閒。雲中湘娥不斷魂,疏雨如秋涼萬山。山水照耀 晨復昏,南方自有湖嶽尊。人來其間亦如此,孤懷落 落千餘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