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341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四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卷目錄

 潮州府部藝文二

  晚次宣谿       唐韓愈

  瀧吏          前人

  韓山        宋陳堯佐

  遊湖山         前人

  題大顛堂壁      周敦頤

  西湖山         林GJfont

  飛泉嶺         朱熹

  潮陽道中       王安中

  題惠來驛二首   龔茂良

  題龍津亭       方子武

  遊靈山         王翰

  詠韓子        明高啟

  東山八景并序    劉GJfont

  治平寺         周泰

  至揭陽縣       葉元玉

  雪山寺和濂溪韻     陳江

  望東山        劉瑞葵

  過潮陽詠文山      王思

  宿車灘         前人

  西川漫興二首   周孚先

  九日遊普陀巖     陳天資

  悼君實         許燦

  相公坪        鍾士楚

  觀海亭        林春秀

  壽山仙蹟       李士淳

 潮州府部紀事

職方典第一千三百四十一卷

潮州府部藝文二编辑

《晚次宣谿》
唐·韓愈
编辑

潮州南去接宣谿,雲水蒼茫日向西。客淚數行先自 落,鷓鴣休傍耳邊啼。

《瀧吏》
前人
编辑

南行逾六旬,始下樂昌瀧。險惡不可狀,船石相舂撞。 往問瀧頭吏,潮州尚幾里。行當何時到,土風復何似。 瀧吏垂首笑,官何問之愚。譬官居京邑,何由知東吳。 東吳遊宦鄉,官知自有由。潮州底處所,有罪乃竄流。 儂幸無負犯,何由到而知。官今行自到,那遽妄問為。 不虞卒見困,汗出愧且駭。吏曰聊戲官,儂嘗使往罷。 嶺南大抵同,官去道苦遼。下此三千里,有州始名潮。 惡溪瘴毒聚,雷電常洶洶。鱷魚大於船,牙眼怖殺儂。 州南數十里,有海無天地。颶風有時作,掀簸真差事。 聖人於天下,於物無不容。比聞此州囚,亦有生還農。 官無嫌此州,固罪人所徙。官當明時來,事不待說委。 官不自謹慎,宜即引分往。胡為此水邊,神色久戃慌。 缸大缶甖小,所任自有宜。官何不自量,滿溢以取斯。 工農雖小人,事業各有守。不知官在朝,有益國家否。 得無蝨其間,不武亦不文。仁義飾其躬,巧姦敗群倫。 叩頭謝吏言,始慚今更羞。歷官二十餘,國恩並未酬。 凡吏之所訶,嗟實頗有之。不即金木誅,敢不識恩私。 潮州雖云遠,雖惡不可過。於身實已多,敢不持自賀。

《韓山》
宋·陳堯佐
编辑

侍郎亭下草離離,春色相逢萬事非。今日江山當日 景,多情直擬問斜暉。

《遊湖山》
前人
编辑

附郭水連山,公餘獨往還。疏煙魚艇遠,斜日寺樓閒。 繫馬芭蕉外,移舟菡GJfont間。天涯逢此景,誰信自開顏。

《題大顛堂壁》
周敦頤
编辑

退之自謂如夫子,原道深排佛老非。不識大顛何似 者,數書珍重更留衣。

《西湖山》
GJfont
编辑

咫尺移文喚即應,此亭便可配韓亭。溪流橫過一灣 碧,山色平分兩岸青。落日鐘聲憑遠樹,半空塔影倒 寒汀。雲煙滿目皆飄緲,留與邦人作畫屏。

《飛泉嶺》
朱熹
编辑

梯雲石磴羊腸遶,轉壑飛泉碧玉斜。一路風煙春淡 薄,數聲雞犬野人家。

《潮陽道中》
王安中
编辑

火輪升處路初分,雷鼓翻潮腳底聞。萬GJfont晨煙熬白 雪,一川秋穗割黃雲。嶺茅已遠無深瘴,溪鱷方逃畏 舊文。此若有田能借客,康成終欲老耕耘。

===
《題惠來驛》
龔茂良
===十里平疇際遠山,土膏未動覺牛閒。行人偏得晴相

送,不道虹霓望巳慳。

晴雲欲午常揮扇,曉霧生寒又著綿。自是嶺南多氣 候,日中常有四時天。

《題龍津亭》
方子武
编辑

龍津亭下水漫漫,坐久凝神杳靄間。說到浙江人不 信,向南全似越州山。

《遊靈山》
王翰
编辑

海氣漫漫暗越城,禪房寂寂慰高情。秋深巖戶留雲 影,夜半山風作雨聲。釋子不眠供茗碗,幽人無語對 棋枰。馬蹄明日知何處,贏得靈山識姓名。

《詠韓子》
明·高啟
编辑

自古南荒竄逐過,佞臣元少直臣多。官來瀧吏休相 誚,天要潮人識孟軻。

《東山八景》并序
{{{3}}}{{{4}}}
      劉
编辑

潮陽為濱海之邑,峰巒之秀,景趣之幽者,東山其最也。一山之中,佳景有八。古蹟名勝皆前賢之所遊詠而鐫題於石班,班可考焉。觀其阿阜寬平,巖谷深邃,泉溜聯珠,引以為流觴曲水。而鱗瓦翼然於其上者曰水簾亭也。石壁嵯峨,岑崖高架,扃日月而鎖煙霞,閱歲月而隱冬夏。清虛曠達,別為一洞天者曰方廣洞也。俯瞰滄溟,峙立峰表,聳靈秀於層霄,罩白雲於朝暮者,棲雲石也。植質朝陽,菶菶萋萋,瑞世而集於鳳凰,清陰而覆於欄檻者,桐陰亭也。曰望仙橋,則絫石通衢,長虹飲澗,而有以仰洞府之神仙。曰聚聖塔,則砥柱玉簪,插漢凌雲,而有以萃上方之賢聖。以至如斗麗空,爛然出於雲根之上者,七星石也。若聲出地殷然藏於石室之間者,五雷壇也是景也。闡於古稱於今,森布而環列,清幽而雅麗。邑之來遊者輪蹄雜遝,無間寒暑。至於達官貴人之四方至者,亦莫不一往觀焉。實海隅之佳致也。雖其蹟之尚存,然歷歲滋多,不無荒蕪湮沒者。予恐其久而無傳於後也,因與二三同志搜訪遺蹟,即景賦詩以紀吾潮山川名蹟之勝,而非耽嗜景物玩役性情者之可比。僉謂予宜序以張之,予不容辭,乃書於群玉之右俾,後之能詩者次而續之。庶斯景為不朽云。

《水簾亭》
编辑

清泠一派出巖阿,玉碎珠聯洒薜蘿。雲母臺前涵碧 露,水晶宮裏蕩銀河。流觴曲水相環映,鱗瓦華榱起 鬱嵯。自是滄浪最清澈,四時長聽濯纓歌。

《方廣洞》
编辑

丹崖石壁倚層峰,別是人間天一重。流水白雲長自 在,蒼苔翠蘚漫堆封。仙人跨鶴歸何處,遊客攜琴喜 見逢。自古傳聞三十六,誰知此地有靈蹤。

《棲雲石》
编辑

巉巖卓立幾千秋,雲氣長時迥不收。散漫乘風如擘 絮,冥濛成雨若浮漚。朝疑巫峽重重起,暮見蒼梧靄 靄浮。靈運當年曾作詠,白雲抱石兩悠悠。

《桐陰亭》
编辑

幽亭翼翼起巖巒,誰植良材自結團。翠葉輕羅翻古 砌,香枝森玉拂闌千。清陰不獨祛炎暑,瑞世偏宜宿 鳳鸞。久坐薰風飄動處,琅然疏越入清彈。

《望仙橋》
编辑

仙人遺世杳難招,天路常瞻歲月遙。逕入深林車轍 少,泉鳴幽澗玉聲調。恍疑跨鶴來三島,宛若垂虹下 九霄。聞道石橋壯台嶽,是誰移架在吾潮。

《聚聖塔》
编辑

山脊峨然一柱撐,風吹鈴鐸遠聞聲。層簷有級堪躋 躡,諸聖無由識姓名。千里江山來遠近,四時日月漏 光明。風光不減慈恩寺,列後題名荷寵榮。

《七星石》
编辑

何年北斗降元精,絕頂雲根似砥平。品列象形雖地 造,安排次舍自天成。經年不見隨杓轉,入夜須應伴 月明。我輩幾回同眺望,恍疑雲漢上參橫。

《五雷壇》
编辑

何人築土擁平岡,知是遊雷此地藏。曾鼓乾坤施號 令,能驅風雨迅威光。道人奉法時瞻禮,過客祈靈每 謁望。忽聽一聲天外動,轟然直在此山陽。

《治平寺》
周泰
编辑

招提獨傍少城隈,門外江山翠作堆。千頃波光涵梵 宇,半林斜影接蓬萊。僧童煮茗燒紅葉,遊客題詩掃 綠苔。好景留人須盡醉,百年能得幾迴來。

《至揭陽縣》
葉元玉
编辑

太守行春到揭陽,村村男婦事耕桑。道旁野老無拘 束,笑指公家馬足忙。

《雪山寺和濂溪韻》
陳江
编辑

山斗仰韓千古在,釋儒相訪未全非。曾聞更有相忘 者,解帶江門換衲衣。

===
《望東山》
劉瑞葵
===望望東山岑,喬松十里陰。神遊歷其巔,白雲振孤襟。

有客仙者流,坐撫雲門琴。空山多木葉,流水無古今。 回頭顧予笑,高誼予所欽。飲我紫霞杯,杯盡輒復斟。 惠我千金言,不殊鸞鳳音。泠然沃心骨,緬邈忘華簪。 日夕尋歸路,回望煙霞深。

《過潮陽詠文山》
王思
编辑

GJfont門震電撼悲風,堯舜中華一夢空。燕市全歸真俊 偉,皋亭長揖愧奸雄。五坡嶺壓乾坤壯,千古身懸日 月中。幾度和平橋下路,不禁清淚灑遺弓。

《宿車灘》
前人
编辑

積雨漲春流,江聲入夜遒。行裝雙蠟屐,短鬢一虛舟。 此地曾驅鱷,清時且泛鷗。明朝又歸去,飽臥有山樓。

《西川漫興》
周孚先
编辑

半畝潮田雲外隴,一區蔬圃水中洲。蓑衣犁透桃花 雨,扣角無人問飯牛。

竹逕茅廬是我家,三灣流水半溪沙。疏慵鎮曰渾無 事,一GJfont秋雲煮菊花。

《九日遊普陀巖》
陳天資
编辑

海國秋深樂事稀,普陀巖下扣禪扉。寺經歲月幾僧 在,木落山空一鳥飛。欲覓黃花迷故徑,暫從元圃問 真機。題糕忽憶當年事,插遍茱萸酩酊歸。

《悼君實》
許燦
编辑

祚微方擁幼,勢極尚扶顛。鼇背舟中國,龍髯水底天。 鞏存周已晚,蜀盡漢無年。獨有丹心皎,長依海月懸。

《相公坪》
鍾士楚
编辑

樵歌牧唱幾讙諠,盡道相公曾駐軒。劍閣雨鈴悲蜀 道,曲江風度憶開元。幽亭芳草人千古,白日垂楊酒 一樽。金鏡當年誰具眼,至今遺照遍荒村。

《觀海亭》
林春秀
编辑

一水雲邊盡,千峰海上迴。蜃樓盤晚霧,鼉鼓答春雷。 五嶽流還峙,二儀混未開。倚闌無限思,匹石若為裁。

《壽山仙蹟》
李士淳
编辑

鞭石成羊跡已仙,奔牛印石事其然。丹房寂歷人千 載,塔影孤清月一圓。雲裏笙簧天上曲,風前繚繞座 中煙。曾從慧遠成三笑,二十年來岸谷遷。

潮州府部紀事一编辑

《府志》:秦始皇帝使南海尉屠雎伐百粵,以史祿轉餉 鑿渠海陽山下,通糧道併收灌田之利,民稱靈渠。 武帝元鼎五年,漢伐南越。東越王餘善上書請以卒 八千,從樓船將軍擊呂嘉兵,至揭陽留。不遣以風波 為解。是冬,楊僕等破南越餘善請引兵誅之,不許。因 留諸校屯嶺上。餘善遂反殺三校尉,上乃遣僕出武 林中尉王溫舒出梅嶺擊之。明年,東越人殺餘善降 吳。赤烏五年,以鍾離牧為南海太守。時揭陽賊帥曾 夏等聚眾數千,歷十餘年,以侯爵雜繒千匹,購募不 可得。牧至遣使慰譬之,悉皆首服,自改為良善。始興 太守羊道與太常滕引書曰鍾離子幹吾昔知之不 熟,及見其在南海恩威智勇,部伍分明,加之操行清 純有古人風,其見重如此。

隋大業末,豫章林士弘稱楚帝,略地至番禺。嶺南俚 帥楊世略起兵據循州併有潮州。唐武德五年李靖 平嶺南,檄龐孝恭招慰世。略乃以二州來降,更名略。 除循州刺史俚,後改為黎。

儀鳳二年,GJfont山賊陳謙陷潮陽縣。潮州刺史常懷德 遣將軍陳元光討之。元光刊木通道大小百餘,戰俘 馘萬計,嶺表平。後人以其有功,於潮立廟祀之。按唐 總章間,元光代父政,領眾鎮閩建寨柳江營,以為進 取。因轄其地為唐化里,又雲霄山,元光征蠻居之。又 將軍山亦因元光而名。本傳云元光葬父於雲霄山, 至今有陳王墓。又海中將軍嶼亦元光駐兵之所。 開元二十六年春正月甲戌,潮州刺史陳思挺謀叛, 伏誅。

五代盧光稠據虔州,遣其弟光睦攻潮州。光睦好勇 輕進,譚全播策其必敗,勸以持重,不聽。乃設伏兵於 歸路,光睦果敗走。潮人追之,全播伏發邀擊,大敗。遂 取潮州。

梁乾化四年,劉巖攻敗盧氏,取潮韶二州巖。為唐故 節度副使隱之弟,初,隱乘朱溫之亂據有嶺南巖席, 其餘威殺唐所置吏而併郡以自廣。明年遂稱帝改 元,國號漢。嘗用術者言遊梅口鎮以避災,後拓地至 交州。巖死三傳至鋹,累肆暴虐,宋遣兵滅之。

宋紹聖初黨禍起,劉安世謫梅州。章惇蔡卞必欲殺 之,因使者入海島,誅陳衍以脅安世。使自裁。安世不 為動。又擢一土豪為轉運判官,使殺之。判官疾馳將 至梅,梅守遣客來勸安世自為計。安世亦不動,對客 飲酒談笑。徐書數紙,付其僕曰:我既死,依此行之。顧 客,曰:死不難矣。客密從僕處,視之皆經紀同貶死者, 家事甚悉。判官未至,二十里嘔血而斃。

初元城奉母至梅州,行山中,籃輿憩樹下。有大蛇冉 冉而至,擔夫驚避。元城不動,蛇若相向者。久之乃去。村民羅拜曰:公異人也。蛇乃此山之神,見公至,喜相 迎耳。

韓京帥師平寇至蓬辣灘,舟誤中石,鎧甲盡沉。京怒。 期次日,擊石去之,鎧甲盡浮水上。故又名曬甲溪。 建炎三年秋八月,盜入梅州,殺守臣沈同之,大掠而 去。

紹興三年冬十一月,廣州盜陳顒犯梅、循二州。三年 正月圍潮州。四月招討使岳飛至,廣州平之。是年,黎 盛與虔賊周十隆等寇廣、潮、梅、循、惠五州,餘眾布滿 山谷。上始命趙庠等四統制會勦平之。

淳熙七年春三月,潮州盜起,廣東提舉常平楊萬里 討,平之。除提點刑獄請於惠、潮二州築砦,潮以鎮賊 之巢,惠以扼賊之路云。

王十朋嘗經饒平於逆旅中。夜半聞角聲,起視莫知 其處。周覽山川,曰異,日必有城。其地者立石記之。明 初猶存,置縣。後土人將輦石為某令立去思碑,中途 繩斷傷輿者二人。今片石尚橫荒郊,而石上文銷泐 無遺矣。

胡穎為廣東經略女撫使。潮州僧寺有大蛇,前後仕 潮者皆信奉之。前守去州,人疑以為未嘗詣也。已而 旱咸,咎守不敬蛇,後守不得已詣焉。蛇蜿蜒出,守大 驚,暴卒。穎至廣州,聞其事,檄潮州,令僧舁蛇至。至則 其大如柱而黑色,載以闌檻。穎令之曰:爾有神靈,當 三日見變怪。過三日則汝無神矣。及期,蠢然猶眾蛇, 遂殺之,毀其寺,并罪僧。

武經即陳植,龍溪人。從叔祖玉澗郡馬勤王至崖山。 宋亡,與張世傑斷維而出,以六艦泊於梅嶺港,欲求 趙氏後立之。因楊太后崩,元人追宋師甚迫,逃匿九 侯巖,卒葬其地。臨終遺命望GJfont山而葬不面北云。 端宗景炎元年秋九月,帝舟幸潮州。時陳宜中張世 傑奉帝由福州航海至泉州港,招撫使蒲壽庚亂,乃 趨潮州,尋移駐甲子門入廣州。二年春正月,元將易 正陷梅州,權知州錢榮之降權,簽判蔡蒙吉死之。蒙 吉,程鄉人。三月,右丞相文天祥復梅州。秋八月,元人 寇潮陽縣,都統陳懿叛降於元。冬十月侵潮州,知州 事馬發禦之。其明年,懿又導元將唆都蒙古歹襲潮 州,馬發死之。劉興以城降。天祥舉兵討懿,懿遁。十月, 引兵趨潮州攻懿於和平,斬興。軍威大振。兵部侍郎 鄒GJfont、宣教郎劉子俊並引兵來會。十一月,天祥自潮 陽移屯。元將張弘範襲執於五坡嶺,取懷中腦,子服 之不死。鄒GJfont劉子俊及少卿陳龍復檢院林琦閤門 鈐轄蕭資皆死之。GJfont同子俊趨潮陽見天祥,計誅劉 興。及天祥海豐移屯,GJfont為殿。聞元兵突入陣中,度天 祥必死,乃拔劍自刎,扶至南嶺死之。又陳矩,寧都人, 亦從天祥,死於潮陽。

祥興二年春正月,天祥發潮陽至GJfont山。二月,GJfont山行 朝潰,丞相陸秀夫抱帝昺赴海死。張世傑覆舟溺。天 祥北行。杜滸,字養卿,天台人。先潮陽移屯,護海舟趨 GJfont山,亦死焉。初,陳懿兄弟五人號五虎,與劉興俱為 潮劇盜。丞相張世傑招之,攻閩,遂據潮州。興殺掠尤 甚會。天祥復梅州,乞除懿右驍衛將軍知潮州兼管 內安撫使從之。懿等不受督府節制,天祥聲其罪討 之,懿走山寨中。天祥駐和平,攻之急。懿導元兵具舟 海,岸濟輕騎,以致天祥有五坡之敗。後元兵既入州 城,懿殺黃虎子,稱元帥。知州事虎子以巡檢開門迎 元兵,故懿殺之元授懿為廣東道都元帥。

元至元二十一年,長汀涂氏以鹽徒來神泉司於茶 山下,築城聚眾,號曰涂寨,自稱侍郎。據有上杭、金豐、 三饒、程鄉等處歲賦。傳弟涂僑二十餘年。安撫使月 的迷失諭降之。

順帝至正十年,揭陽棉湖寨陳君寶等作亂。海陽采 塘叛賊吳子安等應之,合攻潮陽。邑人趙光國嚴督 守禦,自給犒勞,軍氣大振,賊夜遁。

至正十一年,梅州番賊陳蒲等嘯聚梅塘,攻陷城池。 幾二十年招討使陳梅至,克之。

至正十六年陳遂據有揭陽,分將築城隍。至明洪武 初歸附。

明洪武十四年,程鄉縣吏陳伏糾同海陽縣三饒賊 饒隆海來攻程鄉,伏為內應,陷之。南雄侯趙庸以潮 州衛官軍討之,擒賊首偽萬戶饒隆海等百五十人, 斬首四十餘級,降其眾,程鄉盜平。

三十年,安遠縣賊周三寇。程鄉都指揮吳某帥兵駐 境上。縣官遣葉,文保及蕭子名領民兵平之。

三十一年倭寇東里。洪武三年置大城所於小金山 下,至是倭寇猝至劫略無算。沿海居民奔避所城中。 東門百戶顧實納之,民免於難。餘三門皆堅閉拒之, 民多遇害。事聞命械三百戶至京,曰是閉門百戶也。 棄市傳首本所子孫革襲,終明尚缺,謂之缺所云。 建文三年靖難師起東里。有偽稱元太子者至大埕, 土豪陳君濟擁立之於上寨。從者五百餘人。建都大 埕,以君濟為左丞相,傅說為右丞相。沿海騷動,鄉民周梅岡告,府掩捕之。濟說伏,誅俘偽太子,於京師斬 之。

永樂五年冬十一月,GJfont蠻雷文用等來朝。初潮州府 有稱GJfont長者即猺類也。衛卒謝輔嘗言海陽縣鳳凰 山諸處,GJfont遁入山谷中,不供徭賦。乞與耆老陳晚往 招之。於是GJfont長雷文用等凡百四十九戶俱願復業, 至是輔率文用等來朝,命各賜鈔三十錠綵幣,表裏 紬絹衣一襲,賜輔晚亦如之。

正統十四年,上杭賊范大滿乘鄧茂七亂掠程鄉之 石窟、松源等都。本府通判蔣敬帥民兵討平之。 天順四年,海寇魏崇輝、許萬七、黃于一、林烏鐵等為 亂。正統間殺敗官兵。周宣以計擒烏鐵,殺之。萬七等 據夏嶺、西隴、赤窖等村。程鄉賊羅劉寧等偽稱頭目 相倚生變。藍霖黃寨等處,俱被逼脅。潮陽知縣陳瑄、 揭陽知縣陳爵請撫之。周瑄撫諭群,賊羅拜乞降。瑄 改調,賊尋復叛,殺指揮劉琛、通判劉恭,又掘海堤淹 沒民居萬餘。區城門晝開,潮人請瑄復至。瑄開門,納 難民任居官舍。病給醫藥,死給棺槥。饑乏給賑濟。上 言當道無,遽發兵躬歷二十四村寨招之。歸被掠男 婦七百人。聞賊卜於祠,瑄占其猶豫,乃請都帥張通、 副使陳濂與爵等合攻之,斬首數千級,餘賊奔潰。官 兵追至碣石等澳,被殺擒獲無算。遵招撫脅從者三 千餘人,其明年春,羅劉寧寇程鄉,張通等斬其渠。魁 眾潰入巢。陳濂等往撫之,後三年,遺孽楊輝曾玉復 據寶龍、石坑等處。僉事毛吉帥兵捕之,擣其窟穴。秋 大征夏嶺,誅崇輝,降其眾。徙置他村落赭其地號曰 革除云,賊悉平。用兵凡四年敘功,以張通為都督,毛 吉為副使,周瑄為太僕寺少卿,陳瑄為潮州知府。 成化間,同知車份修府志。盛端明時為諸生與纂輯 之役。一夕,夢武人,狀貌甚偉大,書案上,曰:我郡人鍾 元濬也。七人同起義兵,送文丞相之和平橋,皆死亂 兵中。子脩志曷為我志之。端明又問六人姓氏,復據 案書之而去。端明凌晨入,告份曰:夢寐間雖未可遽 信,而忠憤之氣死而不沒,求以自表,亦理所必然也。 成化二十三年秋七月,流賊寇揭陽縣,破之。劫庫放 囚,殺致仕知事鄧琳。知縣吳鏘遁降衛經歷。

弘治元年,賊首張林穩、朱永廣、賴清、謝英等寇程鄉 之松源、石窟等。都副使陶魯僉事陳英調本所千戶 羅綺、周則等討平之。

十四年,饒平弦歌都民蘇孟凱與弟蘇晚、子蘇隆自 為斗老,聚眾千餘人作亂,殺縣丞倪祿。郡縣以聞,副 使涂昇討之,弗克。參議馮良輔知府葉元玉督兵破 其巢,蘇隆走,復謀叛。義民余文重擒獲,賊平。

正德五年,程鄉賊首陳玉良、梁世昌、張仕錦嘯聚義 化山中出沒,寇劫石窟村落。總兵安遠侯柳文督兵 平之。

十一年山賊曾鈀頭,本名阿三,少壯有膂力,能以鈀 頭平地,接戰當者披靡。以此得名。聚眾程鄉,流劫惠 潮等處,由雲落徑直走潮陽。以北山驛為營,攻取東 嶺及貴山、隆井諸村里。道路阻絕,邑中大震。知縣宋 元翰募集精兵,釋囚陳二使等進擊之,大破賊眾於 北山之陽。鈀頭乘間遁去,為遊兵所獲。械繫潮州臠 於市,餘黨悉平。

十二年,饒平清遠盜黃白眉及其黨雷震、賴英、蔡成、 溫火燒等連合漳浦流賊,依山築壘,延蔓作亂,分隊 流劫漳、泉、潮、揭各郡。至是參議張簡僉事顧應祥都 指揮黃某討之,擒黃白眉等五人,誅之三河市。賊悉 平。

嘉靖元年,上杭賊首江小范四等搆亂,糾合鄰界江 西安遠、廣東程鄉梁八尺、黃萬山、賴廉等流劫漳泉。 官兵追,敗。突劫程鄉等縣鄉村。提督都御史張嵿、總 鎮太監韓慶、總兵官撫寧侯朱麒發兵會勦,委都指 揮李翱、僉事施儒、參議孫懋、守備指揮楊懋、與福建 官兵夾攻,俘斬五百餘名顆。地方始平。

四年,潮州賊江文生等逼處汀漳南贛之間,流劫饒 平、潮陽、長樂諸縣。提督都御史姚鏌、總鎮太監鄭潤、 總兵官撫寧侯朱麒會僉事施儒、參議汪思討之,擒 文生,餘黨遁去。

是年有贛賊數百人突至大埔縣。執致仕知州饒金 至三河驛,鄉勇追至,賊釋之,尋過長樂為官兵所殲。 五年柘林民吳大與、吳三聚眾駕海舟十餘艘劫殺 惠、潮,居民多被害者。潮州衛指揮賴俊、提督東路民 兵捕滅之。

十四年海寇郭老寇大城所。執致仕御史蘇信浮海 以去年餘大索金帛。一日,賊舟至海南,遇颶風,舟將 覆,信拜禱,風息遂歸。

十八年僉事雍瀾檄饒平知縣羅引凱招撫海寇,躬 至信寧都黃芒諸村。置社學,立保約,擇其子弟十餘 人聚處邑庠,盜賊由是日消。云饒邑濱海,信寧鄉民 恃險為惡,接濟番舶,劫略行舟。至是為之一變。 十九年冬流賊襲惠來城。時縣城初建,倉庫蕭然,賊至即去。始撥甲子所百戶一員,餘丁百人守禦。 二十二年大埔知縣曾廣翰捕獲小靖賊首謝相、傅 大滿等,送軍門斬之。相以驍悍知。書為鄉人所推與。 大滿聚眾據險,四出流劫。二十一年寇永定縣,殺典 史莫住。督府虞守愚檄縣擒捕署,縣教諭劉寓春GJfont 二十餘人械送寘法,謝傅俱未GJfont。廣翰至捕之急,二 賊計窮就縛。其地悉平。明年秋九月,大埔盜劉全等 率其黨來降。初上杭縣三GJfont筀竹寨民習為寇,劉全 等聚眾作亂,勢相犄角。至是三GJfont賊首楊世聰被擒, 其黨又臨程鄉境,廣翰慮其誘合劉全,乃遣人宣布 威信,諭以禍福,於是全率眾來降。

二十三年,海賊李大用船近百艘合攻東路。官兵并 柘林下岱鄉民竭力守禦。賊從後澳潛登海岸,鄉兵 擒斬一首,乃退。至夜鄉人逆其再至,設伏待之。賊果 登岸。伏發,斬首二級,賊遁去。

三十三年,海寇何亞八與鄭宗興等潛引番舶於沿 海,恣行劫殺,逸之福建,招亡命數千人,沈老王明、王 直、徐銓、方武等流劫浙閩。提督侍郎鮑象賢、總兵定 西侯蔣傳遣副使汪柏、指揮王沛、黑孟陽督兵捕之, 生擒亞八等一百一十九名,斬首二十六級,餘黨遁。 徐銓、方武又自福建流突潮州,為黑孟陽所破。徐銓 授首。又於潮州柘林等海洋擒,斬一千二百有奇。亞 八宗興等俱斬於市,海島平。初,亞八攻大城,保長陳 天祐率眾拒守,為銃所傷。語眾曰:我下城,再悉眾來 也。眾志益堅。頃之,東南鄉兵亦至,賊引去。越七日,天 祐死。明年,其弟阿九攻柘林,千戶夏瑚死之。又妖賊 郭陽山陷大城,擄千戶王日秋。眾將謀攻之,殺其黨, 陳世爵遁去。

三十五年,惠來八萬洞賊首關總糾黨三百餘人攻 掠龍溪都,擄劫勒贖。明年,梅田賊首溫旦又糾黨數 百人流劫龍溪都。

三十六年春正月,海寇許棟寇潮陽縣,招收里。棟,饒 平、黃岡人,自幼為盜,流毒海上者數十年。棟無子,養 謝氏子為己子,曰朝光。以所統賊眾數千人半令掌 之。尋復流劫潮陽招收等里。自往外洋,留朝光屯海 上。及棟還自日本,朝光迎棟於石牌澳,殺之海中。因 盡有其眾,自立為澳長嗣。後沿海焚劫日熾當事者 倡為招撫,聽其自據海陽闢望村,又分據潮陽牛田 洋、揭陽鮀浦等處。算舟征稅,商船往來皆給票抽分, 名曰買水。朝光深居大舶,公行擊斷,間或出入城郭, 列羽衛以要陪官之宴。其橫如此。後朝光又為其酋 陳蒼海所殺。

三十七年,程鄉劇賊蔡春魁寇石窟、松源、龜漿等都。 僉事萬仲督兵進勦,平遠縣民曾習舜韓金環、陳玉 廣等擒解巡道斬之。是年,山賊楊繼傳、鄒文綱等聚 黨數千號中白哨,攻陷潮陽洋烏等都三十餘鄉,分 將據之。村里一空。是年,倭自漳州來,犯揭陽縣,掠大 井、蓬州、錢岡、鳳山諸村。官兵擊敗之。十月又自平和 入,寇饒平、黃岡,鎮據其城。都御史王鈁至潮州調集 官兵,命副使林懋舉、僉事經彥寀、參將鍾坤秀、知府 李春芳各帥師,大敗其眾,俘斬一百四十六名。是月, 又一支自廣州入,寇惠來、龍溪都,殺指揮楊某。十二 月,移屯荊隴。明年正月,去之漳州。十月復從海口焚 舟登岸,直薄潮陽城下,為鄉兵所擊,不得前。肆掠鳳 山、錢岡諸村而去。十一月以千餘人從招寧司河渡 門,會許朝光同攻海門所。官兵奮勇,與南丹土目莫 善等追至石牌,同水哨指揮孫敏擊敗之。賊遁還。平 和尋許朝光自海門犯潮陽縣,丞范楠卿擊走之。次 日復從分水關犯黃岡,鎮城通判翁夢鯉、指揮李榮、 知縣熊炅、林叢槐率兵截捕。越三日賊屯於南洋灣。 指揮馮良佐統目兵莫真、莫善分為二哨,千戶黃昇 等統募兵打手為一哨,南洋三灣鄉兵夾助之,大破 其眾。賊奔止海陽之闢望港口。越十日賊出揭陽蓬 州都外沙村焚掠,皆敗之。會侍郎鄭絅代鈁軍令加 嚴。十二月賊寇海陽下外莆都。越三日賊自平和營 於赤寮村。劫揭陽棉湖寨,發兵救之。又倭自福建雲 霄突入黃岡。越八日,闢望賊出。哨彩塘官兵斬GJfont二 十七名顆。越七日,倭與闢望賊合。己未,闢望賊出,劫 甲子棉湖,賊突往蘆清。官軍皆破之,俘斬凡一百八 十有奇。

三十七年,大埔東境地險而固,曾廣翰撫後猶叛服 無常。賊首溫祖源、劉元球等流劫福建。知縣吳思立 乘虛搗巢,焚其廬,斬首百餘級,俘馘數十人。三十八 年,木窖賊陳材、鄭呂養等復亂,思立撫之。

三十九年正月,賊移屯潮陽貴山都,指揮武尚文及 鄉兵連戰皆捷,賊改營古埕。乙酉賊舟自闢望港口 往南洋灣登岸。典膳秦金與官兵合擊,大敗之。斬首 三百七十,賊潰,渡河。官兵邀之,復大捷。賊又誓江而 來,尚文等復大敗之。甲午古埕賊出劫,官軍擒斬二 十一名。二月,賊還和平沙嶺。越十有二日,闢望賊遁 走大窖橋,目兵斬GJfont頗多。又十日,賊分哨而來,官兵擊之,賊大潰,俘馘八百有奇。四月,僉事齊遇與海道 參將會師追之,擒斬三百六十,賊悉遁。六月,倭寇移 屯潮陽之貴嶼縣缺。長吏通判翁夢鯉以備倭行,縣 方闔門。山賊千餘人由苦竹白葉至號為兵,夜越入 城。百姓聞嘯起視,環城皆賊。夢鯉勒兵禦之,邑中父 老率其子弟巷戰,屢摧賊鋒。平明鄉兵來援,從外掩 擊之,賊死無算。餘賊遁,倭亦駭散。是月,倭寇大埔。知 縣馬俶芳率撫民關相陳材夾擊敗之。八月,倭大舉 入寇,破三河、湖寮、古城、莒村、楓朗等鄉。十一月始出 境。

是年,潮陽吉安巡檢李中以守巡二道命中往白哨 議招,不納,被執奪司印去。時有邑人,把總莊臨民,素 有口辯,令領鄉兵入巢果得。李中歸。後楊繼傳、鄒文 綱為同知張炫勦滅,始復白馬山門等鄉。是年惠來 盜黃啟薦攻陷甲子所,殺戮無算,田畝荒蕪。明年同 海哨侯大才流劫本邑。又一年,知縣胡欽顏撫之。 四十年正月初一日,倭陷大城。先是倭陷黃岡,大城 戒嚴,倭移營,詔安以懈之。賊諜城中備弛,遂自東北 隅入,殺傳籌者,倡言兵反,居民莫敢出。平明賊大至, 城陷,焚掠無算,積尸填道。東里累世蓄積悉付煨燼。 據城凡三十餘日。

四十一年,平遠徐加悌家畜群鴨忽翔起如鳥數飛, 數日乃下。加悌以為瑞,遂萌異志。

四十二年春正月,倭至海陽屯,據各鄉,掘發塚墓,尋 侵揭陽之官溪,逼南關屯潮尾村,窺城數月不退。後 大井鄉夫破走之。三月突抵潮陽城下,掠迤北諸村, 破鳳山、直浦等寨。知縣郭夢得募壯士五百人,出奇 拒戰,五戰五捷。義勇莊淑禮、胡世和死之。四月副使 劉存德以家兵來援,五月倭遁。

四十三年春,倭繼至。糾黨殺掠。侍郎吳桂芳蒞任,即 董師東向,調狼土勁兵四萬五千,福兵一萬五千以 總兵俞大猷帥之,僉事徐甫宰監其軍。賊困思遁,乘 勢擊之。戰於水神仙溝,俘斬一千一百餘名。再戰 於海豐大德港,俘斬一千三百餘名。賊潰下海。又陸 續擒斬六百六十餘名。登舟者颶風覆溺殆盡。 叢談嘉靖間,潮州盜自擇精銳者約二百人往汀州 行劫,置四大黃旗,每旗闊一丈餘,可蔽五十人。官軍 捕之,至五十步賊尚不動,至三十步賊旗始展,各奮 勇以出如飛,斬將梟敵如入無人之境。由是官軍望 而畏之,止於數十里之外。一帶村落恣其行劫,後又 懸釣鉤於旗中,舞而撒之,著人衣髮,無得脫者,因牽 而執之。

倭寇潮陽。莊淑禮、胡世和等應募守禦。會賊急攻城, 以雲梯十道攀堞而上。淑禮世和奮擊殺倭首數十 人,賊潰。二人身被數十鎗,猶自躍城下割首功,因中 鳥銃而斃。淑禮父撫屍哭之,曰:兒死城完,是死而有 益於潮陽也。復何憾。因令其少子乘城擊賊,以報兄 難。聞者壯之。

平遠縣田坑賊梁國相、梁統、梁繹皆梁寧黨也。聚眾 七百餘人於梅子GJfont東坑焚劫,將與葛鼎榮同過江 閩。知縣王化先寄家人於會昌縣,至是提鄉勇征之, 斬梁海等數十人。國相懼,偽傳王知縣被殺。流言至 會昌,王化妻計氏聞之自刎。化大怒,益奮擊前進,焚 其巢,擒GJfont梁國相、梁道仁、梁道武等及賊從彭西園 等,斬梁統等六級。賊窘,乞撫。平遠賴以定。化尋陞嶺 東副使。

張璉者,饒平庫吏。乘倭煽亂,聚眾焚劫。知縣林叢槐 往撫之,為所拘留。勢日張陰與程鄉賊林朝曦等僭 擬,改號大埔,賊蕭晚等為之犄角。流毒江西、福建、廣 東三省。四十年八月,提督侍郎張臬、總兵平江伯陳 王謨調官兵七萬六千有餘,會同江閩二省官兵,以 總兵王寵、參將鍾坤秀等統之,參議馮皋謨、僉事皇 甫渙、賀涇、張冕監之,賊帥蕭晚就馘,璉窮蹙。明年六 月,其黨郭玉鏡縛之以降,斬首六千六百級,收降男 婦一萬五千餘。捷聞璉磔於市,蕭晚黨羅袍、賴賜等 與小靖賊張公祐皆次第就戮。時潮州知府何鏜帥 兵擒海陽賊首王伯宣於城下,磔之,海寇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