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390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三百九十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三百九十卷目錄

 廣東黎人岐人部彙考二

職方典第一千三百九十卷

廣東黎人岐人部彙考二编辑

仁宗洪熙元年,討平定安樂會黎寇。

按《瓊州府志》:洪熙元年,定安黎王觀苟等叛亂。燒燬縣治。都指揮程昶黃瑀等督軍討平之。繼移兵征樂會上郎等村,王莫等寇隨平。

宣宗宣德元年,各土官入貢,詔賜賚有加。九月,命討瓊澄亂GJfont。按《明外史·土司傳》:宣德初年,瓊山縣土官知縣許志廣遣子棠等貢馬及方物。安定縣土官縣丞王觀留、儋州土官同知王賢祐遣子芳等,來貢方物。各賜予如例。元年七月,樂會縣土官主簿王存禮等,遣黎首GJfont寧及萬州黎民張初等來朝貢。賜鈔帛,襲衣有差。初,黎寧等至京,帝謂尚書胡GJfont曰:黎人居海島,不識禮儀,叛服不常,昔專設官撫綏,今來朝,當加賚之。故有是賜。九月,澄邁縣黎王觀珠、瓊山縣黎王觀政等聚眾殺瓊山縣土官知縣許志廣,流劫鄉村,殺掠人畜,命廣東三司勘實討之。

按《定安縣志》:宣宗宣德元年,革去撫黎知府等官。

二年,擒賊首王觀政至京,并嚴戒撫黎諸官。按《明外史·土司傳》:宣德二年,指揮王瑀等追捕黎賊,兵至金雞嶺,賊率眾拒敵,敗之,生擒賊首王觀政及從賊二百六十二人,斬首二百六十七級,餘眾潰,奔走入山,招撫復業黎八百一十二戶,以捷聞,械送觀政等至京。帝謂尚書蹇義曰:蠻性雖難馴,然至為變,必有激。宜嚴戒撫黎諸官,寬以馭之,若生事激變,國有常刑。

四年,革去撫GJfont流官。按《瓊州府志》云云。

按《臨高縣志》:宣德四年,以峒GJfont侵擾不利,革去撫黎流官。

英宗正統五年,以黎人屬府,革土官。

按《瓊州府志》:正統五年,知府程瑩奏革撫黎土官。GJfont人自是總歸於府民,黎大稱便矣。九年,崖州黎亂。洪瑜以激變坐斬。

按《明外史·土司傳》:正統九年二月,崖州守禦千戶陳政聞黎賊出沒,同副千戶洪瑜領軍捕賊,乃圍熟黎村,黎首出見,政等輒殺之。又令軍旗孫得等十五人焚其廬舍,殺其妻孥數人,擄其財物。致各黎激變,政及官軍百人,皆為所殺。巡按御史趙忠以聞,坐瑜激變律斬。

十年,崖黎向化來歸。

按《瓊州府志》:正統十年,知府程瑩指揮陳英諭撫崖州。黎苻危向化,招回逃民羅討等四十八名。

十二年,昌化黎首入貢。

按《明外史·土司傳》:正統十二年,昌化縣GJfont峒首趙克勇朝貢。

代宗景泰三年,敕判官王琥撫諭峒黎。

按《明外史·土司傳》:景泰三年六月敕萬州判官王琥曰:以爾祖父能招撫黎人,特授土官。爾能繼承父志,亦既有年。茲特降敕付爾,撫諭該營村峒GJfont人,各安生業,不得倣效別峒生黎所為。其官軍亦不得擅入村峒,擾害激變。

憲宗成化五年,都指揮王璲平符黎。

按《廣東通志》:成化五年,儋州七方黎符那南叛。都指揮王璲討平之。初,那南等與土舍王賦搆亂。二年春,都御史韓雍以平大藤峽蠻賊,俱剝皮抽腸,凌遲處死。曉諭令改過自新,各安生業,俱免其死,掛榜通衢,恬不為意。後賊欲侵那南等地,逐出同伊弟弼居住。諸黎蓄恨,乘賊往臨高祭掃,逃回。刻箭截殺,賊敗走於河洛鋪駐劄。那南因散擄GJfont,自號南三。十一月,都指揮王璲統軍征勦,賊憑險阻,屢敗我軍。相持月餘,後乘雨夜夾攻。十二月乙亥,始破上下多邦山口寨。那南敗走。明年正月丁酉,追至落賀峒,平之。因勦餘黨姜花等峒。符英三月壬午擒之,戊申班師。

八年,都指揮王璲招撫萬州樂會諸黎向化。

按《瓊州府志》:成化八年,署都指揮王璲委指揮李泰督萬州樂會統軍,招撫鷓鴣啼太平等六十七村峒生黎,巴旺巴島等五百八十七名向化。

十一年,涂棐李祐討儋州亂黎,平之。

按《瓊州府志》:成化十一年,儋州落窯峒苻那推亂。兵備副使涂棐都指揮李祐統漢官軍及黎兵進討。十一月壬戌,攻破巢穴。明年二月,平之。十二年,涂棐李祐招撫黎賊向化。

按《瓊州府志》:成化十二年,副使涂棐都指揮李祐招撫千家村古鎮州黎賊,苻那玉等向化。二十二年,丘端李泰招撫村黎向化。

按《瓊州府志》:成化二十二年,通判丘端同指揮李泰招撫加凌等村黎,那允等一百四十四村向化。

孝宗弘治三年,討平陵水黎峒。

按《瓊州府志》:弘治三年,陵水縣黎亭等峒黎陳那洋等作亂。冬十月,兵備副使陳英參將姚英統漢官軍進討。甲辰,抵加枕山。十一月丙辰,至大播山,與賊對敵,平之。乙亥班師。

十五年,黎賊苻南蛇反。主事馮顒奏復土官。十二月毛銳平之。

按《明外史·土司傳》:弘治十五年,黎賊苻南蛇反,鎮兵討之,不下。戶部主事馮顒奏:府治在大海南。有五指山峒,黎人雜居。外有三州、十縣、一衛、十一所。周三千里。永樂間,置土官州縣以統之,黎民安堵如故。成化間,黎人作亂,三度征討。將領貪功,殺戮無辜。迨至弘治,知府張桓、余濬貪殘苛斂,大失黎心,釀成今日南蛇之禍。臣本土人,頗知事勢,乞仍考原設應襲土官子舍,使各集土兵,可得數萬,聽鎮巡官節制。有能擒首惡苻南蛇者,復其祖職。此以蠻攻蠻,不數月可奏績。詔從之。

按《瓊州府志》:弘治十五年冬十二月癸亥,儋賊苻南蛇。平南蛇者,七方峒黎也。先成化初,土舍王賦欲併七方,致苻那南之亂。官軍平後,其姪苻那月者,率南蛇父族定欽等諸黎,皆告出州徭役。後王世偉惡其異己,且懼所部,或效之。十四年七月丁未,以官役頻繁,遂唆南蛇等讎殺,那月不獲。賊因GJfont殺作亂,刻箭傳遞,諸州縣黎峒,聞風響應。閏七月丙申,擁眾萬餘,圍儋。指揮周遠攖城固守。八月丙辰,圍昌化。千戶王韶大開門受敵,賊懼不敢攻。鄉落逃難者,得入依附。九月丙戌,分寇臨高,指揮張詡孤守,危甚。丁亥,都指揮湛鉞聞急奮援,賊大敗而退。未幾,鉞卒,賊復肆出。湛鉞,廉州衛借職指揮,陞廣東都指揮僉事,性英俊有文武才略,好用奇策。十二月庚子,省軍抵儋州。都指揮何靖住劄于州之保吉孤營,無備。甲辰,為賊所GJfont,兵不得列戰,參議劉信遇害,死者不可勝計。自是賊勢益熾。郡城驚動。至是伏羌伯毛銳始以兩廣總兵,統漢官軍狼土兵十萬,至儋嚴,令誓師參將馬澄等分軍進擊,破其中堅。丙寅,南蛇獨擁精銳出敵,指揮周遠奮戰,督家人周賀周紀斬賊。南蛇中箭赴水死,餘黨以次削平,州縣大安。

十六年,瓊山主事韓俊議革土舍峒首,立州縣,按《通志》:弘治十六年,瓊山主事韓俊疏略,各峒地方內,若險阻而實平坦,土地之美,物產之豐,各縣三分不能及一。國初所以不立州縣屯所者,蓋其時黎民鮮少,土地荒蕪,山嵐瘴氣猶未消滅故也。方今生齒眾多,土地墾闢,山嵐瘴氣已消滅八九。因無政教以治化之,是以蠢爾黎蠻,但以弓矢相向,不知禮儀。一遇有司剋剝,隨即倡為悖逆。自臣生長以來,曾三見矣。前後戮殺人民,傷害軍士,費耗錢糧,蓋不但以千萬也。為今之計,莫若革去土舍峒首,立以州縣屯所,量撥在外,軍民雜處在中防引。開闢五指山十字道路,均通四處往來。遍立地方,更甲嚴為法令禁約,除軍與餘丁外,餘人有持弓矢者,就更甲擒拏,赴官問邊遠充軍。自然數年之後,老者棄弓不持,少者忘弓不習,武藝自廢,禮樂方興。雖有貪官污吏生事剋剝,亦得如州縣小民,隱忍甘受,誰敢倡為亂。階傷民害,物至於此哉。今土舍峒首,全仗土兵貨利,肥潤身家,逢迎府縣。聞欲建立州縣屯所,彼愀然不樂,或又妄生異議。然以事理觀之,必如是而後可庶幾也。若今不立州縣屯所,仍憑土舍峒首,以是鎮安地方。臣恐後遇有司剋剝無常,黎性復起,相率傷民害物,又不止。如符南蛇,近日所為者,與其一一防之,不若併其根而去之,斯得其要也。

武宗正德元年,副使王倬招服光螺都峒黎。

按《定安縣志》:正德元年,光螺都峒首曹英搆黨劫掠萬州等處,副使王倬委楊理招服之。二年,副使王倬平崖黎。

按《瓊州府志》:正德二年,崖州千家村亂。三月甲子,副使王倬親領崖昌儋軍土兵討之。賊遁,遂焚巢穴而歸。釋放所獲逋GJfont,民為立祠祀報。七年,萬州黎搆亂,官軍討之不克。

按《瓊州府志》:正德七年,萬州鷓鴣龍吟等峒GJfont鄭那忠等復出。先於弘治甲子殺督備指揮谷泰,後愈搆樂會,縱橫陵水黎亭等黎會應,勢日昌熾。督府因被害,民王昕等奏聞,始委兵備副使詹璽統官軍兵約五千征勦。三月癸未,遣指揮王琥等四路分進,期癸亥會哨于中地,草唱為土舍。泄機,賊多屯匿縱橫峒大連山麓。西哨指揮趙槃曳兵走出,熟GJfont長沙村逗遛不進,東南二哨指揮高煥周世英千戶王韶等是日亦止遠營於太平村。隨征指揮陳振人覓空村,見數賊先馳歸,倩隨旗軍皆遇害。既夕,賊乘劫民兵等營,殺傷數多。煥等遂掣往南山。路出惟北哨指揮王琥抵會所,見賊空巢,焚之。時璽駐劄於張牙市,聞太平營為賊劫,遂散師而歸。黔驢技露,猛虎愈肆,是役之謂矣。

按《通志》:正德七年,副使詹璽進官軍勦之,以土舍泄機,敗績。由是賊勢愈熾,戰殺百戶李廷傑總小旗軍潘偉沈宗善等二十四人。所過村落,西自巴頓香根加小橫嶺,北自嶺腳五鄉,南里黎興數十餘村,人亡財盡掠。無所得卻乃長驅東南,陸連土兵橫山,亦土隴等村,橫行無忌。黎民有王走岐、王策、王祐、王那弄、王那邊、王那拯,附居衡路前,此賊出斬牛與之借路,投為鄉導王走岐等潛透消息,候賊出入,餉以酒食,謂之晚存,自號百戶,名色人口被掠者,托為贖之。每口取牛若干隻,銀若干塊,鍋鐵刀鋤布幔之類,多寡不等,皆與賊分贓而還其人。間有軍民奴囚逃入,黨與通行,賊勢益大。

八年,黎入寇,殺生員蔡國卿,擄民王普良等男女數十人。

按《通志》:正德八年,殺生員蔡國卿,尸不獲葬。擄民王普良蕭司員等男女數十人。邇者越出高橋窩村荔枝山頭陂長水等村,離城僅七八里。GJfont殺無等。自黎禍以來,人口被掠者近千餘人。田園荒蕪者,近千餘畝。牛馬屠戮者,約萬餘隻。錢糧消耗者,約萬餘緡。而所得富家子女以為奇貨,嬰兒老叟輒手刃之。禾倉廬舍,付諸烈焰。生靈之災,此其極矣。

按俚訛為黎聲之轉也,久矣。自生GJfont聽招歸附以入版籍,則熟黎與土官之所為也。其後土官益多,生黎未附已竊俚戶以肥己。變詐百端,反招生黎為寇。人知潘隆本倡為禍首。故瓊臺志遂書隆本後以無功伏誅,稽諸寔錄,則無有也。與其招以知縣職,豈若授以副巡檢之易羈哉。GJfont復訛為岐,即黎之遐者,定安楊理,常入婺嶺,始知分有二種。生黎之外五指之中,歷代不化者為岐,然黎所懼者,岐也。生黎疆界,由瓊抵崖,不過三百餘里。自儋達萬,不過二日餘程。候彼三八月饑荒,分兵四面,開示信義,彼必聽從。乘此開路,可立衙門,岐既從,而黎服矣。惟崖黎最強者曰羅活,曰抱宥,曰多澗,曰千家。而密邇官道,為諸黎門戶者,千家也。丁未征千家村,及陵水嶺腳峒之陳那洋征,後黎人惴慄見軍即跪,而軍欺GJfont其愚騃,無故笞詬。哨守管官則又凌辱虐困之,何怪其未久復叛也。丁卯,千家羅活等村復橫。兵憲王繼招撫犒賞,其惡愈肆,及崑山王倬至詗,知其非。調儋昌崖官軍黎士鵬GJfont千家村,不費斗粟,不遺寸鏃,數日即歸。其逃入傍峒者,擒斬解報,群黎莫敢違令。賊死既多,乃下令撫定之。自是,崖之封內,牛畜被野,盜賊絕跡,此崖民所以報德立祠者也。

十六年,崖黎屢亂。陳堯恩胡訓,相繼平之。按《瓊州府志》:正德十六年,崖黎相尋為亂。知州陳堯恩、千戶胡世傑,調熟黎兵,二次勦平。繼又大亂,副使胡訓親督兵,分三哨大破之。

世宗嘉靖元年,勦羅活峒黎,黎遁。

按《通志》:嘉靖元年,督府鵰勦羅活峒,群黎皆望風屏竄。有武官欲耑功者,緝賊所在,躬督部下窮搜,賊憤怒襲殺我軍,數十人甲冑器械滿野,為賊所得。自是,賊知軍弱,始無忌憚,自是鵰勦遂不足恃。

二年,以顧玠撫黎有功,陞秩。

按《通志》:嘉靖二年,巳誅賊符南蛇。從子宗仁文龍爭立,起兵讎殺。因而煽動諸黎,陰助作逆。兵

備副使胡訓執二人繫獄,命儋州同知顧玠撫之。事寧,玠善事督府,掩為己功,奏聞玠陞二級,得擢南安府通判。

六年,編黎兵及招降黎首。

按《萬州志》:嘉靖六年丁亥,副使范嵩編多輝等九圖民壯為黎兵。知州俞大本差糧緝使,王鑰招降黎首。苟王者出賞,以花紅等物,自是地方少靖。

八年,知縣漆魯撫服諸黎。

按《瓊州府志》:嘉靖八年,樂會生熟黎亂。知縣漆魯抵巢招撫,眾俛首服懇,留款數日。諸峒長率所部數百送之還邑。

十一年,立順化都安插黎眾。

按《瓊州府志》:嘉靖十一年,儋守蕭弘魯招高眼等千六百家,立為順化都。

十三年,瓊山黎叛,蕭晚擊退之。

按《通志》:嘉靖十三年三月,瓊山縣沙灣居林等峒渠酋黎福二作亂,夜劫守兵營,殺死典史千百戶各一員,并殺擄兵士甚眾。知府蕭晚聞於督府都御史陶諧,總兵咸寧侯仇鸞,會巡按御史戴璟,檄同諸司勘處。於是晚,謀諸兵備副使游璉,設捄虜繫誅渠魁威群醜三策。乃令經歷顏吉縣丞高明督土舍許承宣招降旁酋。出擄者皆至,晚厚賞,授以方略。俾誘渠酋,設伏擒之。璉遂督指揮王守臣集兵。七月,分哨抵巢,群醜皆遁,乃焚其聚落,奪其穀畜也。兵搜捕適時,霖潦泛溢,軍亦疾疫,乃下撫令,群醜願月朔赴道聽令。九月旋師,磔福二於郡市。自是,餘黨悉平。十八年,定黎效順,萬州黎叛。張世延于溥項檜,死之。

按《瓊州府志》:嘉靖十八年,定安縣知縣徐希朱立招黎老人,朔望引黎至縣參謁。時定黎效順,萬州GJfont賊那紅那黃以千戶萬人傑激變,入陵水嶺腳,GJfont亭大亂。副使陳大珊令指揮張世延等進勦,遇賊GJfont兵,并百戶于溥項檜俱力戰死,賊勢大熾。

按《通志》:是年,萬州鷓鴣啼峒大抵村黎酋那紅、那黃叔姪爭田,叔不勝,乃投陵水軍堡村莊千戶萬人傑為報怨。人傑率兵以捕獵為名,襲大抵村,盡奪其妻孥資產而有之。黎酋積憤,糾合黎停嶺腳二峒陳任等,攻劫陵水縣九十六村,掠奪殆盡,惟存附郭港坡一村。賊屢合攻。知州黎巽屢敗之。人傑頗有謀勇,用計讒巽,罹罪去。士論大拂。巽訴冤,人傑亦被逮,服藥而死,于是賊益猖獗。

十九年,添設瓊州參將,制黎。

按《明外史·土司傳》:嘉靖十九年,總督蔡經以崖、萬二州黎岐叛亂,攻逼城邑,請設參將一員,駐劄瓊州分守。

按《通志》:是年,工部郎中吳會期奏略:黎居良民五之一,宜於兵威削平之際,開通十字大路於其間。大約以道里計之,自府至崖千里,而近自儋至萬六百里而遙。此四至徑之一也。細數之,自府至沙灣三百里而遙,自崖至羅活三百里而近,俱為坦途矣。度其中未開通處,不過二百里耳。官軍屬武官領之,民兵屬有司領之,土兵屬鄉保長領之通力合作,相其谿壑,易其險阻,假以數月,而瓊崖之路,可由黎峒中行矣。儋萬視此,其工則又殺焉。四路交達度中,建城量地置堡,就堡立屯,以攻則取,以守則固矣。

二十年,以三哨兵征黎,平之。各官賞賚有差。按《瓊州府志》:嘉靖二十年,都御史蔡經、總兵柳珣參將程鑒,調田州向武等目兵十萬二千分,三大哨參將張岳統中,由昌化進勦德霞等處。副使陳茂義統左由萬州進,勦郎溫椰根。僉事商大節統右,進GJfont黎亭嶺腳。九月十三日,斬獲賊級五千四百八十六顆。奏聞,珣加少保。經陞兵部尚書。張岳茂義大節陞官一級。各賞賚有差。

二十三年,崖陵郎孟黎酋陳那任那紅等糾萬崖諸黎為亂。

按《通志》:嘉靖二十三年,崖陵郎孟黎酋陳那任那紅等糾結萬崖諸黎,搆亂州邑,擄掠村民,寇陵水縣。時督府適有事安南,未遑也。官軍半月以前虛聲攻討,北哨至既招又GJfont,既降又誅,誅又復招,威信不立。賊不復聽招,惟肆攻掠。海南衛指揮僉事張世延帥兵禦之,戰於干多崩河。兵敗被殺,都御史蔡經奏請討。命下會師十萬與安遠侯鄧珣駐雷陽,令參政周釋運餉。九月,分兵為三哨,參將程鑑所部四萬五千人為中哨,參政張岳監之參將董廷玉所部三萬一千

人為水哨,副使陳茂義監之都指揮武鑾所部二萬六千人為右哨,僉事商大節監之。參將劉經提餘兵設伏張翼。中左哨先進,賊偽遁設伏,戰頗不利。大節持重,武鑾引兵合程鑑,躡左哨後,已而分界。俟其矢石少息,乃超距爭先,鄧嵒大敗之。賊潰,所破峒二百七十有奇,斬五千五百餘級,登黎婺山巔而還。十二月凱旋,官軍頗亦傷折。右哨頗完,捷聞。進經為兵部尚書,珣加太保。

二十八年,崖州黎亂。給事鄭廷鵠條奏攻撫三事,詔從之。官兵三哨GJfont黎。按《明外史·土司傳》:嘉靖二十八年八月,崖州賊首那燕等聚眾四千人為亂,詔發兩廣官軍九千勦之。給事鄭廷鵠言:瓊州諸黎盤居山峒,而州縣反環其外。其地彼高而我下,其土彼膏腴而我鹽鹵,其勢彼聚而我散。故自開郡來千六百餘年,無歲不遭黎害,然無如今日甚矣。今日黎患,非九千兵可辦,必添調狼土官兵,兼召募打手,集數萬眾,一鼓而四面攻之,然後可克。嘗考勦除黎患,其大舉有二。元至元辛卯,曾空其穴,勒石五指山。其時雖建屯田府,立定安、會同二縣,惜其經略未盡,故所得旋失。嘉靖庚子,又嘗大渡師徒,攻燬巢岡,無處不至。於是議者謂德霞地勢平衍,擬建城立邑,招新民耕守。業巳舉行,中道而廢,旋為賊資,以至復有今日。謹條三事:一,崖黎三面郡縣,惟東南連郎溫、腳二峒岐賊,實當萬州陵水之衝。崖賊被攻,必借二峒東江以分我兵勢。計須先分奇兵攻二峒,而以大兵徑擣崖賊。彼此自救不暇,莫能相顧,則殲滅可期。傳聞賊首那燕已入凡陽搆集岐賊。此必多方誤我,且訛言搖惑,以堅諸部助逆之心。宜開示安慰,以解狐疑之黨。一,隋、唐郡縣,輿圖可考,今多陷入黎中。蕩平後悉宜恢復,并以德霞、千家、羅活等膏腴之地盡還州縣,設立屯田,且耕且守。仍由羅活、磨斬開路,以達安定,由德霞沿溪水以達昌化。道路四達,井邑相望,非徒懾奸銷萌,而王略益開拓矣。一,軍威既振,宜建參將府於德霞,各州縣許以便宜行事,以鎮安人心。其新附之民中猶有異志者,或遷之海北地方屯田,或編入附近衛所戎籍,如漢徙潳山蠻故事。又擇仁明慈惠之長,久任而安輯之,則瓊受萬世利矣。疏下兵部議,詔悉允行。

按《瓊州府志》:嘉靖二十八年,崖州州官黃本靜激變。黎那燕屢撫不下。巡按御史黃汝桂奏聞巡撫歐陽必進,移鎮雷陽,調兩江土官目兵,會鎮守廣西副總兵沈希儀、左參將武鸞、都司梁希孔、守備張琮,分三哨中入。自感恩左入自陵水,右入自昌化,抵其巢穴,斬首五千三百有奇。按《廣東通志》:二十八年,吏科給事中鄭廷鵠疏略:瓊自開郡以來,迄今蓋千餘年,無歲不遭黎之害。然未有如今日之慘者也。蓋其中盤山峒而州縣反為之外捍,是彼無外寇也。食飽棄餘,狼悍豕突。至虔劉我人民,坑陷我官軍,是我有內憂也。其地彼高而我下,彼膏腴而我鹹鹵,其勢彼聚而我散,彼無外寇而我有內憂,則州縣之兵,罷於奔命,何日而有息肩安枕之地哉。臣生長地方,竊嘗一訪之故老,得之征人,聞其出戰之時,人挾數矢,以一當百,無不應弦而倒者。矢盡力窮,遂竄身荊棘中,獸奔鳥伏,故我軍至有臨險欷歔而止爾。故前日倡亂,不過止強石訟諸賊,其勢尚孤。今連昌化感恩之寇,其黨日熾。若進兵非調狼目募打手,加立數萬人不可。臣嘗考今昔勦除黎患者,見二大舉焉。元至元辛卯,黎叛。十月渡師。又明年七月,深入黎巢盡空。又明年春,刻石五指婺山而還。中間雖二經變故,而謀不亂。卒以成功。可謂捷矣。但元彝俗得則棄之,猶能奏置屯田府,立定安會同二縣,至今衣冠文物,稱為名邑。此以知其可經略也。又前嘉靖十九年,黎叛。後軍陷沒,請兵討之。明年大渡師徒。十二月,直破其巢。崖州諸峒,無處不至,未嘗不大捷也。但班師太早,漏網數多,誠有如前奏各官所言者,當時識者,見賊巢德霞平荷,可耕可守,擬建州縣,招集新民,以絕異日之患。然一時失議,遂爾毀成。故黎賊一聞兵出,相率歸巢。兵散於前,賊聚於後。謂官軍能捷,而不能守故也。欲其不為今日再舉之害,其可得乎。此以知其不經略之害也。故臣不患成功之不早,惟患圖揆之未周。不患克捷之無日,惟患經略之無實。何也。蜋臂徒張,其挾有限。蟻封雖密,其險可彝。徒以激於有司,殺人無數,遂以肆行無忌,爾今文武之臣,戮力同心,一旦大軍臨

之,勢如破竹。但願先事要在圖揆,後事要在經略。深以前車為戒,始不貽後日之悔也。何謂圖揆三事。崖黎地方大勢,南出崖州,西出感恩,西北出昌化,北抵凡陽黎岐,東通郎溫嶺腳二峒。然二峒實萬州凌水之衝,地形外險內實,坦彝。賊若被攻甚急,其合二峒以擾我凌水必矣。為計,當先分奇兵,由凌水以攻二峒。彼二峒之賊,自救不暇,然後大兵直擣崖賊巢穴,使其黨渙於東,勢分於西,莫知端倪,自相疑貳,而風霆之下,悉可擒也。此其所當圖揆者一也。前奏又云,元惡那燕等巳入凡陽,搆黎賊岐賊,此或有之。但恐其所搆或即郎溫嶺腳之賊也。蓋此賊十九年陷我軍,不數日羅活,賊黨即傳箭崖州,徵納百牛。抱宥賊黨,即傳箭九所屯,亦然。其與之搆禍通謀久矣。此或嫁禍黎岐,以多方語。我或聲言搖惑,以堅黎岐助逆之心,皆未可知。此其所當圖揆者二也。黎賊原無奸細,其消息動靜,出於所轄土舍。故百年之禍,皆土舍釀成之。黎將附籍,州縣百計沮撓,有司惑失黎心,多方煽惑。既成禍變,又走泄軍機,若嚮導我軍,遂道迂迴險阻,以致陷沒。如成化時之王道乾,前歲之符文龍是也。防杜之術,不可不謹。又發軍興制,所貴不擾,而首功之數,不可預定,此則用兵之事,所當圖揆者三也。何謂經略三事。一曰一勞永逸之計。夫瓊人與此賊,共此土也,數年一反,數年一征,雖往克捷,所傷多矣。天地之心並生育。豈若訓以絛籠,置之莊獄,易介鱗而為衣冠,是誠有望於今神武之化也。獻馘之後,願招集新民,定以約束。因其勢而利導之。多興學宮,禁挾弓矢,使不得復為狼豕之態。則堯舜之世,尚復有黎哉。尚復有反且征者哉。若徒得而棄之,不復經略如前,歲所為反,滋今日之禍,即興兵動眾,終無寧時,真大鑒也。二曰破方啟土之功。臣按,崖州輿地本自數百里也,故西一百五十里有隋延德縣址,東南一百三十里有唐臨川縣址,東五十里有唐落屯縣址,西一百里有漢樂羅縣址,感恩東北七十里有宋鎮州址,原附郭有鎮寧縣址,今俱在賊中,所當恢復者也。況又有德霞之膏腴,千家羅活之饒足,招集之後,願建州縣,因以屯田。且耕且守,務廬其居,而東南其畝。又由羅活磨斬開路,以達安定,由德霞治溪水而下,達於昌化。道路四達,居廬相望,井里既定,豈不為國家增拓輿地哉。三曰久任責成之道。漢建武十七年,馬援既平嶺南,所至既置城郭,興水利,條建封溪諸。又申明漢律,傳為馬將軍故事。至二十年秋始還,貴綏定之術乎。願乘昔之餘威,震懾山谷,建參將府於德霞,聯絡州縣,亦如馬援故事。治城郭,興水利,條奏便宜事務,以鎮安人心。其新附之民,尚有異志者,設法遷徙之。或以海北地方屯田,或以附近衛所入伍,如漢徙潳山蠻七千餘口於江夏,以永絕禍本。徐求仁明之長,慈惠之師,奏留久任,以終其事。其庶幾乎瓊人萬世瞻仰,在此一舉。臣待罪諫垣,以言為職,知而不言,罪也。況切臣鄉土,聞見且真,言而不詳,亦罪也。故敢冒天威,伏望敕下兵部,再加詳議。

三十九年,以勦黎功,賜陳圭歐陽必進祿米廕襲。

按《明外史·土司傳》:嘉靖二十九年,總兵官陳圭、總督歐陽必進等督兵進勦,斬賊五千三百八十級,俘一千四十九人,奪牛羊器械倍之,招撫三百七十六人。捷聞,帝嘉其功,賜圭、必進祿米廕襲有差。

穆宗隆慶六年,澄邁黎作亂,縣令顧孟卿勦之。按《廣東通志》:隆慶六年,澄邁黎王佛陳王希賢王枝等作亂。知縣顧孟卿選兵勦之。

神宗萬曆元年,平澄黎,籍其田。

按《瓊州府志》:萬曆元年,斬希賢佛陳等三十六人,破其巢穴,遺下荒田五十七頃,入官。

四年,收捕黎亂,并殺入其巢。

按《儋州志》:萬曆四年,黎首王忠作亂。知州王克家起本州黎兵,收捕之。

按《萬州志》:隆慶間,黎首那一復誘結群黎,時出劫掠為患。是年,知州王一岳令鄉民王道行率兵潛入竹根GJfont黎巢,焚殺數十人,地方始安。十四年,勦降長田峒黎。

按《明外史·土司傳》:萬曆十四年,長田峒黎出掠,兵備道遣兵執戮之。草子坡諸黎召眾來報復,戰於長沙營,斬黎首百餘級,於是黃村、田尾諸峒黎皆出降。

十五年,萬州黎叛,官軍分道進勦,并調撫定安

亂黎。

按《瓊州府志》:萬曆十五年,萬州長田等黎出劫長沙營,殺官軍副使易可久。報撫院,起兵三千餘,參將王椿同知董志毅訓導林立分道進勦。按《定安縣志》:是年,定安GJfont亂。副使易可久參將王椿統官軍鄉兵并調撫賊。李茂兵深入月餘,頗有斬捕。時值炎暑,瘴死枕籍,尋班師。

十六年,平臨高黎亂。

按《瓊州府志》:萬曆十六年,臨高黎苻黑三搆黨,燒南定一帶居民。本道易可久遣董志毅監軍林立領哨平之。

十九年,以劉世懋招撫功,特命為經略督捕。按《瓊州府志》:萬曆十九年,瓊山居林居碌等峒黎叛。通判劉世懋單騎深入招撫,諸峒悉服。兵巡孫秉陽上其功於撫院,請於朝,特降印一顆,使得便宜經略督捕廳,兼撫黎,自懋始。

二十年,定安黎叛,及巨酋黎馬屎糾合各峒為患。

按《定安縣志》:萬曆二十年,定安黎叛,籍占民田。官兵移管避之。代管分守道龔錫爵玩法不徵兵釀。後黎日橫有巨酋黎馬屎等糾合居林沙灣居碌峒,四起為患。

二十二年,臨高黎劫掠澄邁。

按《澄邁縣志》:萬曆二十二年,臨高黎人苻里三劫掠澄邁,擄去男婦以,牛布贖,鄉村騷動。二十五年,瓊山黎賊黎福反,李冠正等死之。又勦臨高定安黎寇。

按《澄邁縣志》:萬曆二十五年,瓊山黎賊黎福黎廣反。殺掠過南黎官口地,面知縣楊譽,差兵設伏,民壯李冠正岑世隆等死之。

按《臨高縣志》:是年冬十一月,番溪洒等結約瓊定諸黎作亂,燒燬屋稻,擄人子女,逼近城邑。副總兵黎國耀參將俞榮督兵征勦。本府同知經仁朮推官吳洪績監軍,招討之。峒首苻嚴泄漏軍情,致誤軍機。監軍吳推官斬于演武亭,繼移兵征瓊定諸黎。戊戌正月,以天暑班師,後黎賊復出。

按《定安縣志》:是年,定安黎寇新寨三龍塘等村,擄掠不可勝計。副總兵黎國耀統兵進勦,黎馬屎等拒敵,伏殺百戶王應雷。已而復襲營,焚殺甚眾,群醜益肆,所過村落,悉索供應酒飯,否則立屠。各縣地方,多受其害。太守李多見痛念民苦,謀于參政王民順,徵高雷廉等兵勦之。未有成績。

二十六年,瓊澄黎叛,勦平之。復敗黎寇于溪北村。

按《瓊州府志》:萬曆二十六年,瓊山居林居碌峒黎叛,GJfont掠為寇。代管本道參政王民順遣指揮牛政,同本府監軍推官吳洪績、代管撫黎同知經仁朮,統兵入勦,授以方略。擒獲居碌賊首黎坤和解報。即年澄邁縣略遠峒黎叛。指揮唐應明募集鄉兵勦平,招順十餘村,時給該峒田賞功。

按《萬州志》:是年,黎寇出北方,直抵萬州溪北GJfontGJfont財物,擄男女十餘人。鄉兵要于路,奪回所掠。賊首被鄉民鄭二殺死。餘賊斬幾盡。地方始寧。二十七年,瓊黎復叛,勦平之。因築水會所城,置官兵為守禦。

按《瓊州府志》:二十七年,瓊山居林等峒復叛。黎首馬屎倡亂,捉人妻女。定安臨高諸黎應之,勢甚猖獗,四方紛紛告害。郡守李多見極力申文,出示告眾,誓必滅賊。同代管本道余夢鯉,請兵征勦。部院聞其事,行委雷瓊二府同知萬煜、經仁朮監軍,檄雷廉副總兵黎國耀、東山遊擊鄧鍾、瓊崖參將莊渭陽,率兵三路進攻。李郡守亦招募鄉勇黎兵三百餘名,以生員王觀梅等帶入水蕉村應援。遊擊鄧鍾部兵三路,長驅而進。指揮趙孟麟,窮追馬屎至乾腳岐界,即日擒獲。次賊首王蓋老等,與馬屎妻屬俱為諸部將兵獲解。斬首級者不計大小,剷黎始平。後副使程有守詳議設水會所於馬屎巢穴,即水蕉GJfont。委指揮趙孟麟牛政築城,置參將府,調千戶一員,撥各所軍三百名守禦,置有屯田。

三十年,勦平可森等生黎。

按《儋州志》:萬曆三十年,可森可誓生黎,捉人入峒,匣取財畜。督備百戶林棟奉州牌開匣,被黎殺死及軍兵數十人。副總兵鄧鍾同撫黎通判吳俸督漢兵勦平之。

三十一年,設撫黎通判。

按《瓊州府志》:萬曆三十一年,以瓊黎黎馬屎平後,請設撫黎通判一員,專管黎事。

四十年,崖黎為害。眾議協勦,又捉獲賊首,斬之。按《瓊州府志》:萬曆四十年冬,崖州黎岐那陽那牙那定等,告結羅活居諸峒中,聚逃民,置器械,焚村GJfont掠,歲無寧日。眾願歃盟協勦,仍請官兵土舍,助其聲勢。時署州事萬州判涂必達,申請知州林應林續申叛黎為害,懇兵應援,巡道姚履素通詳撫按。

按《萬州志》:是年春,黎賊抄掠萬州烏石楊梅等GJfont,錢大利陳宗文等家男婦五十餘口。把總曾忠帶兵追抵黎巢,奪回。後夏五月內,兵勇捉獲賊首張何那進那長等,解官正法。

四十一年,儋崖黎反。蔡國禎等死之。命王鳴鶴總七路兵攻崖黎,平之。復移兵擒陵水叛黎。按《澄邁縣志》:萬曆四十一年,儋崖黎反,殺傷土舍官。本縣哨官蔡國禎李俊等,以調征死之。按《瓊州府志》:萬曆四十一年正月,令把總曾國棟、同千戶陳廷策、鎮撫孟延慶、分總薛鴻翱,領兵攻勦。撫黎通判葛經復令土舍苻起鳳諭撫。勦撫相乖,致抱由背盟反戈,助羅活射死薛鴻翱。巡道詳委指揮趙孟麟同把總曾忠相機勦撫。仍令苻起鳳縛首惡正罪,曾忠違令潛進邀功,遂致取敗。起鳳亦被射死,黎遂GJfont張。十一月,調南頭副總兵張萬紀、雷廉副總兵楊應春、遊擊袁應兆,統兵進攻。是時諸帥,躁者逞於一擊,而怯者聽於兩可,兵無紀律,賊遂乘焉。以致大敗。總兵張萬紀、參將張守貴,後先潰殞,賊勢益熾。旋委趙孟麟提督主客官兵防守,時通判潘大熙署州事,曙黎猖獗,創高村營於州東,把總吳業捉熟黎張邦踗等解州枷釘。黎遂蜂起,攻陷樂平營,圍州城,危如累卵。潘大熙躬率軍民,偕趙孟麟龍兆熙何其鳴捍禦以待,援兵後上。命總兵王鳴鶴督各路官兵,并西粵狼兵,雲集征勦。以守道蔣光彥督餉。巡道姚履素監軍。豫令僉書王選提兵東入羊欄,督兵西入望樓,而崖之東西路始通。自石門開運道,而糧餉無阻。十一月丙寅,誓師七路,攻擊。甲戌,參將葉應春領西三路兵衝鋒,斬首一顆,而軍聲大振。戊寅,副總兵黃越領西一路兵衝鋒,斬賊七顆,而賊膽遂寒。十二月己卯,羅由集黨挑戰。副總兵楊應春領東一路兵,擒斬四十八人,而賊勢披靡。於是各帥兵,熊大經、葉思義、王選、王熙、趙孟麟等,聞炮會攻,破柵焚窠,天風飆發,震響如雷。擒斬一百五十餘人,諸賊焦爛墜崖河者,不可勝計。抱由既破,羅活諸賊自焚窠穴,聚眾逃竄,諸軍長驅而入,追奔逐北,招降捕叛,未浹旬而羅活平。時紀功推官傅作霖,開陳利害,仍請搜山捉獲渠魁那保計。後先擒賊首那臭等一百八十二名,斬獲首級四百一十五顆,俘獲賊屬男婦二百二十四名口,招出降黎一萬五千三百五十九名口。於是遣將葉思義、王中耀,先守二地時,陵水廖二黎背叛GJfont掠。副使姚履素乘大軍聲勢,同陽雷參將葉應春督兵攻勦,擒斬賊首那求那欣等,招安一十六峒,而陵民獲安。先羅活抱由蕩平,議築城堡,設守備事。甫經始而前道姚履素旋以致去,厥後副使戴熹GJfont任,躬歷險阻,拮据善後,懷柔綏安,卓有成績。參將何斌臣規畫機宜,撫循遐邇,保障一方。知府歐陽璨,心廑節愛,計悉綢繆,殫力董成,而崖事始定。四十三年,以葛經貪墨收亂,題請裁革。

按《瓊州府志》:萬曆四十三年,因羅活黎亂,通判葛經乘擾,貪墨不靖,按院題請裁革。

四十四年,儋黎歸順。

按《瓊州府志》:萬曆四十四年,該參將何斌臣會同知州曾邦泰差官兼里排招撫儋州黎岐,惡來催頂等八十村,刻箭承認,糧稅編冊。

四十五年,黎賊劫殺竹頭等GJfont。林鵬等追至大叢嶺,殺之。

按《萬州志》:萬曆四十五年正月十五夜,黎賊GJfont殺萬州竹頭堀南橋等GJfont,擄去GJfont民吳元政家婦女二口。林鵬同張思信追至大叢嶺,殺黎首那獻,奪回人口。

四十六年,奪回黎寇劫掠番鳳等GJfont婦口。按《萬州志》:萬曆四十六年十二月,黎寇萬州番鳳等GJfont,射死鄉民張華嵩等五人,擄婦女十三口。林鵬追捕奪回。又寇大堀石頭寮南禮等GJfontGJfont財物,掠人口,被附黎鄉民于香根地方奪回。四十七年,黎寇屢殺加攝等GJfont男婦。按《萬州志》:萬曆四十七年正月,黎寇萬州加攝烏石茶根等GJfont,擄去三十餘人,林鵬于土母地方奪回。二月又寇那亮普禮等GJfont,擄男婦二十二人,殺死六人。六月,又寇清明田那亮等GJfont。七

月,又寇草子坡橫嶺等地方。劫掠殺傷居民不計其數。

四十八年,林鵬奪回黎寇劫掠巴樂等GJfont人口。按《萬州志》:萬曆四十八年,黎寇焚劫巴樂大堀牛角窩GJfont。林鵬吳士鶤追至長坡,奪回所掠人口牛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