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035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三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十五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三十五卷目錄

 日本部彙考三

  明二世宗嘉靖十四則

邊裔典第三十五卷

日本部彙考三编辑

明二编辑

世宗嘉靖元年,倭掠寧波瀕海鄉鎮。编辑

按《籌海圖編》云云。

嘉靖二年,日本使爭相殺,執指揮袁璡,奪船出海。 按《明外史·日本傳》:嘉靖二年五月,其貢使宗設抵寧 波。未幾,素卿偕瑞佐復至,互爭真偽。市舶中官賴恩 納素卿賄,宴時坐素卿于宗設上,船後至又先為驗 發。宗設怒,與之鬥,殺瑞佐,焚其舟,追素卿至紹興城 下,素卿匿他所免。兇黨還寧波,所過焚掠,執指揮袁 璡,奪船出海。都指揮劉錦追至海上,戰歿。巡按御史 歐珠以聞,且言:據素卿狀,西海路多羅氏義興者,向 屬日本統轄,無入貢例。因貢道必經西海,正德朝勘 合為所奪。我不得已,以弘治朝勘合,由南海路起程, 北至寧波,因詰其偽,致啟釁。章下禮部,部議:素卿言 未可信,不宜聽入朝。但釁起宗設,素卿之黨,被殺者 多,其前雖有投番罪,已經先朝宥赦,毋容問。惟宣諭 素卿還國,移咨其王,令察勘合有無,再行究治。帝已 報可,御史熊蘭、給事張翀交章言:素卿罪重不可貸, 請并治。賴恩及海道副使張芹、分守參政朱鳴陽、分 巡副使許完、都指揮張浩。閉關絕貢,振中國之威,寢 狡寇之計。事方議行,會宗設黨中林、望古多羅逸出 之舟,為暴風飄至朝鮮。朝鮮人擊斬三十級,生擒二 賊以獻。給事中夏言因請逮赴浙江,會所司與素卿 雜治,因遣給事中劉穆、御史王道往。至四年,獄成,素 卿及中林、望古多羅並論死,繫獄。久之,皆瘐死。時有 琉球使臣鄭繩歸國,命傳諭日本以擒獻宗設,還袁 璡及海濱被掠之人,否則閉關絕貢,徐議征討。 按《籌海圖編》:嘉靖二年四月,倭船三隻,譯傳西海道 大內誼興國,遣使宗設,兼道入貢。越數日,倭船一隻, 使人百餘,復稱南海道細川高國,遣使瑞佐宋素卿 入貢,導至寧波江下。時市舶太監賴恩,私素卿重賄, 坐之宗設之上。且貢船後至,先與盤發,遂至兩相仇 殺,毒流市廛。宗設之黨,追逐素卿,直抵紹興城下,不 及而還。至寧波,脅寧波衛指揮袁璡,奪船越關而遁。 時備倭都指揮劉錦追賊,戰歿于海。定海衛掌印指 揮李震,與知縣鄭餘慶,同心濟變,一日數警,而城以 無患。賊有漂入朝鮮者,國王李懌擒獲中林望、古多 羅械至京。發浙江按察司,與素卿監禁候旨,法司勘 處者,凡數十次,而倭囚竟死于獄。倭人自此懼罪捕 誅,不敢款關者十餘歲。

嘉靖九年,日本王附琉球使,臣上表敕琉球王傳諭 之。

按《明外史·日本傳》:嘉靖九年,琉球使臣蔡瀚者,道經 日本,其王源義晴附表言:向因本國多事,干戈梗道。 正德勘合不達東都,以故素卿捧弘治勘合行,乞貸 遣。望并賜新勘合、金印,修貢如常。禮官驗其文,無印 篆,言:倭譎詐難信,宜敕琉球王傳諭,仍遵前命。 嘉靖十八年,嚴居民通倭之禁。

按《明外史·日本傳》:嘉靖十八年七月,義晴貢使至寧 波,守臣以聞。時不通貢者已十七年,敕巡按御史督 同三司官覈,果誠心效順,如制遣送,否則卻回,且嚴 居民交通之禁。

嘉靖十九年,日本貢使乞賜勘合,責令繳舊易新。是 年,賊首李光頭等引倭入寇。

按《明外史·日本傳》:嘉靖十九年二月,貢使傾鼎等至 京申前請,乞賜嘉靖新勘合,還素卿及原留貢物。言 官論其不可命禮部、會兵刑二部。都察院協議僉言: 勘合不可遽給,務繳舊易新。貢期限十年,人不過百, 舟不過三,餘不可許。詔如部臣議。

按《籌海圖編》:嘉靖十七年五月,倭船三隻使僧古鼎, 副使僧周良持方物表貢,且求還前遺物。法司以事 已經亂貨應入官,且無從索之良等。乃不敢言,朝廷 復申十年一貢之例,責令送還,正德以前勘合更給 新者遵照入貢。十九年李光頭者福人李七、許棟歙 人許二也。皆以罪繫福建獄逸入海,勾引倭奴結巢 于霩之雙嶼港,其黨有王直、徐惟學、葉宗滿、謝和、 方廷助等出沒諸番,分艐剽掠。而海上始多事矣。 嘉靖二十三年,倭人入貢,非期卻之。

按《明外史·日本傳》:嘉靖二十三年七月復來貢,未及 期,且無表文。部臣謂不當納,卻之。其人利互市,留海濱不去。巡按御史高節,請治沿海文武將吏罪,嚴禁 奸豪交通,得旨允行。而內地諸奸利其交易,多為之 囊橐,終不能盡絕。

按《籌海圖編》:嘉靖二十三年六月,倭船一隻使僧什 壽光等一百五十八人稱貢,驗無表箋且以非期卻 之。

嘉靖二十六年,日本先期遣周良來貢。十一月,敕守 臣勒回。十二月,倭賊犯寧、台二郡。

按《明外史·日本傳》:嘉靖二十六年六月,巡按御史楊 九澤言:浙江寧、紹、台、溫皆濱海,連延福建福、興、漳、泉 諸郡,有倭患,雖設衛所城池及巡海副使、備倭都指 揮,但海寇出沒無常,兩地官弁不相統攝,制禦為難。 請如往例,特遣巡視重臣,盡統濱海諸郡,庶事權歸 一,威令易行。廷議稱善,乃令副都御史朱紈巡撫浙 江兼制福、興、漳、泉、建寧五府軍事。未幾,其王義晴遣 使周良等先期來貢,用舟四,人六百,泊于海外,以待 明年貢期。守臣沮之,則以風為解。十一月事聞,帝以 先期非制,且人船越額,敕守臣勒回。十二月,倭賊犯 寧、台二郡,大肆殺掠,二郡將吏並獲罪。

按《籌海圖編》:嘉靖二十五年,寇寧台諸郡,官民廨舍 焚燬至數千區,二十六年四月,使臣周良人船踰例, 且非貢期,朝議欲卻之。以其遠來效順,且貢期止隔 一年,乃發外海嶴停泊。至明年而後納之。

嘉靖二十七年,日本貢使周良求貢,敕都御史朱紈 量加犒賞。時沿海奸民誘倭入寇,紈乃搗雙嶼港賊 巢平之。

按《明外史·日本傳》:嘉靖二十七年六月,周良復求貢, 紈以聞。禮部言:日本貢期及舟與人數雖違制,第表 辭恭順,去貢期亦不遠,若概加拒絕,則航海之勞可 憫,若猥務含容,則宗設、宋素卿之事可鑒。宜敕紈循 十八年例,起送五十人,餘留嘉賓館,量加犒賞,諭令 歸國。若互市防守事,宜在紈善處之而已。報可。紈力 言五十人過少,乃令百人赴都。部議但賞百人,餘罷 勿賞。良訴貢舟高大。勢須五百人。中國商舶入海,往 往藏匿島中為寇,故增一舟防寇,非敢違制。部議量 增其賞,且謂:百人之制,彼國勢難遵行,宜相其貢舟 大小,以施禁令。從之。日本故有孝、武兩朝勘合幾二 百道,使臣前此入貢請易新者,而令繳其舊。至是良 持弘治勘合十五道,言其餘為素卿子所竊,捕之不 獲。正德勘合留十五道為信,而以四十道來還。部議 令異時悉繳舊,乃許易新,亦報可。當是時,日本王雖 入貢,其各島諸倭歲常侵掠,並沿海奸民又往往勾 之。紈乃嚴為申禁,獲交通者,不俟命輒以便宜斬之。 由是,浙、閩大姓素為倭內主者,失利而怨。紈又數騰 疏于朝,顯言大姓通倭狀,以故閩、浙人咸惡之,而閩 尤甚。巡按御史周亮,閩產也,上疏詆紈,請改巡撫為 巡視,以殺其權。其黨在朝者左右之,竟如其請。後又 奪紈官。羅織其擅殺罪,紈自殺。自是不置巡撫者四 年,海禁復弛,亂益滋甚。祖制,浙江設市舶提舉司,以 中官主之,駐寧波。海舶至則平其直,制馭之權在上。 及世宗,盡撤天下鎮守中官,并撤市舶,而濱海奸人 遂操其利。初猶市商人為之主,已而嚴通番之禁,遂 移之貴官家,而負其直者愈甚。索之急,則以危言嚇, 將吏俾之勦兵將出,又以好言紿之走,謂吾終不負 若直。倭喪其貲不得返,已大恨,而大奸若王直、徐海、 陳東、麻葉輩素窟穴其中者,以內地不得逞,悉逸出 海島中為之謀。主倭悉聽其指揮,誘之入寇。而海中 巨盜,遂襲倭服飾、旂號,並分艘掠內地,無不大利,由 是倭患日劇,于是廷議復設巡撫。

按《籌海圖編》:嘉靖二十七年,時海壖多警,軍無紀律, 浙、福二省,互相牴牾,賊得肆志。議者請設巡視都御 史節制之。上命朱紈行。紈至,即行二省守巡諸官,各 分信地,或戰或守,皆有專責。而以福建都指揮盧鏜 諳海上事,即以委之。鏜乃與海道副使魏一恭、備倭 指揮劉恩至、張四維、張漢等,部署兵船,集港口挑之。 賊初堅壁不動,迨夜風雨昏黑,海霧迷目,賊乃逸巢 而出。官兵奮勇夾攻,大勝之。俘斬溺死者數百人,賊 酋許六、姚大總,與大窩主顧良玉、祝良貴、劉奇十四 等,皆就擒。鏜入港,燬賊所建天妃宮,及營房、戰艦,賊 巢自此蕩平。餘黨遁往福建之浯嶼,鏜等復大敗之。 翌日,賊船有泊南麂山女兒嶕洞門青嶴者,知巢窟 已破,無所歸去之,下八山潛泊。五月,朱紈初欲于雙 嶼立營戍守,為一勞永逸之計。而平時以海為生之 徒,邪議蜂起,搖惑人心,沮喪士氣,福兵亦稱不便。紈 嘆曰:濟大事以人心為本,論地利以人和為先。不得 已,從眾議,聚木石築寨港口,由是賊舟不得復入。而 二十年盜賊淵藪之區,至是始空矣。六月二十日,金 鄉衛指揮吳川追攻于近山,海洋賊船為我師所迫, 又遇暗嶕,舟覆,所遺纔二人,許棟與其弟社武也。官 兵擒之。王直、徐惟學、毛烈收其餘黨,復肆猖獗。廣東 賊首陳思盻自為一艐,與直弗協,直用計掩殺之。由是海上之寇,非受直節制者,不得自存。而直之名始 震讋海泊矣。直以殺盻為功,叩關獻捷,求通互市,官 司弗許。先是,賊首許二,糾番舶聚浙江之雙嶼港,大 為福興諸府沿海患,上命都御史朱紈勦之。三月紈 以都司盧鏜帥福清兵船,泊溫州之海門。把總俞亨 統燕山兵船協助之,以備福寧之北境。海道副使柯 喬統福清兵船泊漳州,專備海戰,以遏南逸入廣之 路。副使翁學淵駐福寧州,僉事余爌駐泉州備倭。黎 秀駐金門所,把總孫敖駐流江,各分信地,水陸截捕, 仍嚴保甲,搜羅接濟奸人。四月,鏜分兵與賊戰于九 山,大洋百戶張曄衝其前,指揮張漢等繼之,大敗賊 眾,俘斬稽天新四郎等五十五名顆,溺死者無算。六 月,賊攻沙頭嶴及衝大擔外嶼者,再柯喬禦之嚴,賊 乃遁去。賊首許二流劫北茭羅浮,同知張魯,把總王 麟,指揮閔溶,張文旻,千戶王灝,王鑾禦之。七月許二 與倭合艐以拒官兵,麟等率兵鏖戰。自寅至午擒斬 八十有奇,賊錯愕投水死者千數餘。乘潮遁去。 嘉靖二十九年,倭賊犯昌國衛。

按《籌海圖編》云云。

嘉靖三十年,倭寇江陰縣。

按《江南經略》:嘉靖三十年二月,賊分掠縣境。三月,賊 攻縣城,知縣錢錞出禦于石幢,身被一矢,又禦之,華 墅斬賊首九級。賊懼,乃合常熟賊一千五百餘人攻 圍縣之東門,屠戮甚慘,填濠直逼城下。錞欲出兵,禦 之兵備。王副使持議堅壁固守,錞怒取印,印衣,獨率 民兵出城,死鬥,殺賊頗眾。馬入于淖,賊伏起,刺之,中 十餘鎗而死。賊亦懼而遁。七月,賊圍縣治,主簿曹廷 慧禦卻之。倭寇至縣令避居學宮,城守者多竄。廷慧 登城射賊眼,命左左中,命右右中,賊驚遁去。翌日,賊 障牛皮鑿地,廷慧析薪火之,賊稍退。被圍四十日。生 員薛亶詣撫按告急,偕善泅者二人,晝夜潛行。七日 始達會樊,參將帥兵千餘來援,廷慧為內應,聲援既 接,賊遂駭散。八月,賊掠縣境,官兵擊敗之。

嘉靖三十一年,倭寇濱海郡縣。

按《明外史·日本傳》:嘉靖三十一年七月,乃以僉都御 史王GJfont任巡撫,而勢已不可撲滅。先是國初,沿海要 地建衛所,設戰船,董以都司、巡視、副使等官,控制周 密。及承平久,船敝伍虛。及遇警,乃募漁船以資哨守。 兵非素練,船非專業,見寇舶至,輒望風逃匿,而上又 無統率御之。以故賊帆所指,無不殘破。

按《籌海圖編》:嘉靖三十一年,王直既破陳思盻,求市 不得,乃引倭彝突入定海關,官兵卻之。遂移泊金塘 之烈港,亡命之徒,日益附之。由是海邊郡邑,無處無 賊矣。四月,賊攻奉化縣,義士汪較死之。較,奉化人,力 挽強弩,尤工矢藥,殳刃精習,有司上于軍門,賜以義 士,關防屢立戰功。賊入應家棚,率民兵力戰,射斃十 餘人。賊創艾遁去,較亦被傷而死。賊陷遊仙寨百戶, 秦彪戰死。彪,爵谿所人,以父廕,授百戶,素有膂力。賊 登赤坎,攻遊仙寨甚急。彪曰:遊仙與爵谿,唇齒,無遊 仙,是無爵谿也。先人遺我汗馬勳,不死戰而死法,何 以見先人于地下乎。乃與弟漢疾馳赴鬥,力不能支, 遂俱死焉。五月,攻瑞安縣,自江口登犯嶺門。岐頭等 處入坡南匯,至瞭高山下百戶。李潮高良與戰,死之。 遂乘勝攻縣城,把總夏光知縣劉畿率官兵擊卻之, 賊乃退泊東山港,賊犯台州犯象山,定海諸縣知事 武偉死之。陷黃巖縣、福清賊首鄧文俊等率倭彝二 千直入縣中,焚燬縣治。居七日而出時,縣無城而賊 乘潮猝至故陷。遂流劫餘姚,山陰等處殺掠居民甚 眾。六月二十日,賊以破黃巖得利,復攻霩所城,二 十一日夜半,乘雷雨,先以草人用竹揭試,遂入城。指 揮樊懋急督兵力戰,死之。時守禦指揮魏英督兵夜 戰,至天明,賊從北門而出。十一月十二日,參將湯克 寬統兵追黃華之賊,與戰于下馬海洋。越三日,復戰, 遂擒鄧文俊以歸。

按《江南經略》:是年七月,倭舶至太倉州七鴉港,時海 上報倭船,一在吳淞所,一在七鴉港,一在崇明沙,人 不滿百,饑且困。在七鴉者,為居民楊氏所執,凡十餘 人。崇明縣倭舶,飄至崇明沙,饑且困,剽掠海濱,有巡 檢,紿之曰:棄爾兵,則與爾船。賊投刀海中,擒獲二十 餘人。自言船主龔十八與倭通販,飄入朝鮮界。朝鮮 人襲之,死戰脫,風便,七日至此,本非為寇,已而知官 兵易走,乃有輕中國之意。嘉定縣賊寇吳淞所百戶 馮舉宗元爵等禦戰,死之。賊據楊氏宅,洞牆屋四望, 徐候船南走,官兵追之,賊匿葦荻中免,越數日,乃去。 嘉靖三十二年,王直勾諸倭大寇昌國衛,及常熟等 縣。

按《明外史·日本傳》:嘉靖三十二年三月,王直勾諸倭 大舉入寇,連艦數百,蔽海而至。浙東、西,江南、北,濱海 數千里,同時告警。破昌國衛。四月犯太倉,破上海縣, 掠江陰,攻乍浦。八月劫金山衛,犯崇明及常熟。 按《籌海圖編》:嘉靖三十二年正月,賊入福山港,常熟知縣王鈇帥官兵擊走之。閏三月,賊首王直犯嘉定, 賊自烈港之敗,以百餘人,自白馬廟而來。收集餘黨 流突蘇松,掠嘉定之寶山。鎮撫陳憲疑為鹽盜,率輕 兵追之。後知為直,不敢襲。賊至寶山,洋都指揮王世 科同知任環合兵勦之。百戶張治力戰死。賊破南匯 所,自望日而後,賊破城者再。賊至劉家河,揚帆而西, 守備解明道與六合知縣董邦政率兵迎擊之。追及 于吳淞江口,值綵綯港復有新賊至者,與之合蹤,勢 益猖獗,官兵莫敢進操。江都御史蔡克廉遣同知任 環往助之,賊遂敗走,俘斬百餘人。賊首鄧文俊、林碧 川、沈南山,分掠蘇松諸郡縣。四月,賊首蕭顯自浙西 來巢拓林,入劉家河,寇太倉,勢甚急,直逼城下。都御 史蔡克廉在郡,聞警,星馳赴州入城。九日,圍城凡十 七日,燒東南西三門,及倉中積粟。蔡公躬乘城督戰, 賊乃去。而城外居民,焚掠幾盡。倭犯崇明之南沙,耆 民施珽禦戰,死之。五月,賊破吳淞所,入據之。賊既破 城,遂據為巢,守備解明道襲破之。斬賊首百餘級,賊 酋三大王、六大王死焉。遂復所城,賊遁出海,復為州 判金汝舟,千戶楊循禮所敗,擒斬八十有奇。賊犯嘉 定縣,知縣萬思謙擊敗之。犯華亭縣、犯蘇州府,賊首 蕭顯入上海縣,顯自浙西流突直徑過金山,至天妃 宮。浙江領杭兵指揮黎鵬舉與鎮撫胡賢禦之,鵬舉 被創,賢死焉。賊遂衝縣市,焚治所,指揮武尚文縣丞 宗鰲戰死。自是而後,浦東沿海二百餘里間,新舊之 賊,往來絡繹,無虛日矣。六月,官兵追擊賊首蕭顯,大 敗之,賊陷上海縣,而南鎮江衛知事吳宗德追之,賊 驚潰,爭舟溺死者,不可勝計。守備解明道同知任環 伏兵吳淞江口,擊之,追至寶山洋,賊遂大敗。賊破南 匯所。七月,賊攻南沙,賊首蕭顯與孫二等為官兵追 擊不得歸,率五百餘人,登南沙據為巢。南沙積粟素 多,悉為賊有。同知陳璋敗賊于獨山,斬首千餘,餘眾 浮海東遁。十一月,參將湯克寬敗賊于高家嘴,賊由 華亭縣GJfont缺登岸流劫,至木涇金山衛,移舟泊寶山, 克寬引舟師迎擊,至高家嘴,毀其舟,斬首七十三級, 生擒十四人。官兵進勦南沙之賊,敗之。遁往黃漥。 又按《籌海圖編》:是年閏三月,浙江官兵追擣烈港,賊 巢王直敗走烈港,地形曲折,賊負固盤據,卒難進勦。 都御史王GJfont躬至溫州,閱圖審形謂:兵船雖多,難以 直騁,乃令參將俞大猷,湯克寬,分為二哨。部署既定, 大猷由列表門進,以當其前。克寬由西後門進,以防 其逸。謂賊一出,則一哨可以追勦,不動亦可以全制 也。至是大猷募熟諳山脈徑路之人侯得等,潛入賊 營。期以十一日,舉火為號,而自移營本嶴距賊巢,止 隔一山,分遣把總張四維屯龍山,黎秀屯霩遙為 聲援。夜四鼓,侯得等縱火,賊營煙燄蔽天。官兵乘之, 賊驚奔爭舟,死者無算,乃大敗走。直率精銳,潰圍而 去,泊馬蹟潭。軍門以大猷并兵獨進,雖破賊巢,而違 我節制,使賊得逸,深責之。四月初四日,賊自太倉上 海而來攻海鹽縣城,三日始解去。城外居民悉為煨 燼矣。初六日,賊至海寧衛,把總馬呈圖督官兵禦之, 弗勝。遂與指揮采煉,百戶王相姜楫,呂鳳,姚岑皆歿 于行陣。既而把總王應麟,率兵追逐之,與戰于海口 巡司,大勝之。賊以伏兵衝我師,我師遂潰。千戶王繼 隆,百戶楊臣康綬亦死焉。初九日,犯平湖,官兵追之, 連戰皆敗,蔡指揮等死焉。都御史王GJfont命湯克寬往 勦之。及于鱉子門,大破之,俘斬二百六十有奇。賊薄 省城。指揮吳懋宣率僧兵禦之,力戰而死。賊攻松門 衛,把總劉恩至追擊賊于舟山岑港,大敗之。賊初至, 勢甚猖獗,攻衛城,弗克而去。蓋依王直為窩者也。賊 犯松陽縣,知縣羅拱辰禦卻之。賊浮海,俞大猷以舟 師邀擊,斬首六十九級。陷昌國衛,百戶陳表死之。賊 犯定海,官兵擊敗之。賊皆雞鳴山人,沿海為患。十二 日,都司劉恩至破之于蘆花港口。十四日,湯克寬等 兵船進搗賊巢,大敗之。因砲聲驚起蟄龍,官兵覆溺 者甚眾。直遂走直隸地方,俞大猷又追敗之。所存者 僅百餘人。陷臨山衛,二十四日,俞大猷與都指揮劉 恩至,俘斬賊三百有奇。五月,賊攻海寧衛,破乍浦所, 賊自金山而來,城破,百戶陳綬死之。指揮陳善道從 湯克寬,率兵來援,與賊戰于長沙灣,與冠帶總旗張 儒俱死之。犯長沙灣,湯克寬擊賊于葉謝港,敗之。副 使李文進,副總兵俞大猷,擊賊于蓮花洋,大敗之。賊 攻新河所,時兩浙之賊充斥郊野,所過殘破,村落為 墟,而乍浦以東,達于直隸之柘林,二百里之地,皆為 賊巢矣。雖克寬勝于葉謝港,文進等勝于蓮花洋,俘 斬甚多,而賊猶不知戒云。七月,賊攻台州,寧海縣。初 四日,攻城,七日而解。八月,都指揮劉恩至等迎擊直 隸遁賊于普陀山洋,連戰,大敗之。先是賊首蕭顯屯 直隸之崇明南沙,修船為遁歸計。都御史王GJfont計其 勢,必流入浙境,預令都指揮劉恩至、指揮張四維,百 戶鄧城等,分為二哨,一自觀海臨山趨乍浦,遏賊來 路。一自長途沈家門,設伏邀擊。賊果南遁。官兵與遇于普陀洛伽山,臨江海洋,連戰,皆勝之。零賊敗,登普 陀,依險為巢,掘塹自衛。參將俞大猷督官兵進攻之。 二十二日夜,自石牛港進,張疑整眾而不與交戰,潛 遣奇兵,由西北巡檢嶴直入,百戶鄧城、武舉火斌、黎 俊民陷陣先登,賊遂敗走茶山絕頂。翌日,鄧城由東 北淺步沙進,火斌由鸚鴣巖進,黎俊民由中路進。劉 恩至等統大兵居其後,四面齊進,俘馘無遺。九月,都 指揮盧鏜敗賊于乍浦。十二月,賊攻瀝海所,千戶張 應奎,百戶王守正張永死之。

按《江南經略》:常熟縣,是年正月十六日,賊船六隻從 東海而來,入福山港登岸劫殺,至殿山橋而還。十七 日,復自吳橋至劉菩薩堂,焚劫煙燄不絕。十八日,知 縣王鈇先遣耆民徐泰等潛師劫營。十九日,親率主 簿李宗昭、家丁兵勇與賊戰于尚墅,賊大敗走。宗昭 家丁李安戰歿于陣。主簿馬希鸞復邀賊于中途,擊 敗之。適長洲縣縣丞林錡承府檄率兵來援,分道追 逐。二十一日,賊棄二舟,遁上海縣。是年,南匯被圍官 兵,望風披靡,奔竄幾盡,有軍士李府者,率其仲子香 及族丁三十人力戰,斬首四十餘級,賊退十里。吾軍 稍安,乘勝追逐。有賊酋長丈許,聲若雷。府邀之戰,不 三合,斬之。于是賊相誡避焉。翌日,復戰,又斬其先鋒 二人。賊退走,府追戰,再勝之。伏賊蝟起,萬矢齊發,父 子身無完膚,俱歿于陣。次年四月,賊再犯,香弟黍為 哨官,年方舞象,仰天祝曰:為君父報不戴之仇,在此 舉。出戰,獲三級以獻。至夜,賊潛布雲梯魚貫而上,一 賊將登陴,黍覺拔劍斬之。視賊且蜂集,黍急推城垛 傾,賊墮而死者數人,城賴以全。明日,大戰,殺賊無算。 賊聞其名,呼曰:誰是李三郎。黍挺身嚮應,與賊鬥益 力,卒為賊砲所斃。嘉定縣前歲倭舶之入,以為失風, 非來寇也。稍縱之,得志而去,至是乃復來。金山備倭 都指揮王世科,蘇州府同知任環合兵勦賊,選士卒 數百人分為五隊,即日渡江,命吳淞所百戶張治,率 甲士五十人為前鋒,治持戈躍馬,奮不顧身,與賊遇 于寶山之麓,劇戰。賊魁胡藥師,最驍勇,身被重甲數, 鎗不能入,以鐵戈擊其首,乃斃。殺賊眾十有三人,治 力倦,下馬搏戰,被賊橫刺而死,眾見治死,遂潰走。環 獨不走,賊奮而前,有一敢死士徐珮,以身捍環,乃得 免。明日,環復出挑戰,賊不敢出。相持數日,思以計困 之。賊夜半從海岸遁去,環覺之,率師追擊不及而還。 崇明縣是年十二月,副總兵湯克寬奉命討賊,賊首 蕭顯偵知之,招集各沙新賊以待克寬帥邳兵渡海, 時府同知任環,將沙耆民兵于海濱,謂克寬為前總 兵,慶子家世將,兵必善射,以所部耆民兵兼屬之。克 寬渺視蕭顯不足敵,猝發兵抵沙岸,天未明,竟進。蕭 顯多智,預于沙岸設伏,俟湯兵半至,伏起,湯兵大驚, 前後不相顧,潰亂而敗死者千餘人。克寬收兵還,環 大悔之。自率耆民兵,與賊相持。耆民心素歸環,樂于 效死。凡賊舉動機智,環皆覘知,而預備之。蕭顯懼甚, 欲走而不可得。太倉州雖濱海,久無兵燹。四月初九 日,有賊船十五隻,突至劉家河,兵備副使吳相遣兵 逐之。生擒智阿等八人,斬首八級。賊遁去。于是人始 知其為倭寇也。操江都御史蔡克廉駐節蘇城,聞警 報,亟至州,戒戎備。十三日,賊首蕭顯等二百餘人,又 突至城下焚劫,自南門至西門,民舍官倉,俱為煨燼, 發官軍出城,皆望敵而走,莫敢戰。廉躬自登城,命軍 士以火器飛砲,擊殺三十餘賊。賊乃去。廉見賊勢洶 湧,恐受圍孤城,不克有濟,欲如蘇郡。官屬皆留之。答 曰:我非州守也,各郡安危,皆我之責,若匏繫于此,孰 與撫巡會議興兵乎。遂行。時有蔡時宜、陳可願者,善 談兵,通政司參議張寰,托檢校袁本立薦于廉。廉與 語,悅之,置諸記室。然二人實無奇識,惟主堅守之議 耳。士民疑為奸細,謂鄞人素通番,二人皆鄞人也。而 操院用之,殆不可測。適王直之黨潛入城為內應,為 有司所執,眾益疑二人為賊黨。二人懼,從廉出城。州 人共毆之,幾斃。拘囚拷鞫,坐獄三年,然後白。可願後 歸鄞,立功之志愈銳。捧監司檄充副使,與蔣洲同使 日本。王直之就擒,實可願等游說之所致云。先是克 廉在太倉城中,見賊勢猖獗,不遑奉請,不敢擅動官 軍。檄本府同知任環,選各縣民兵三百應之。環握符, 崑山家屬俱在郡城,見檄即行,人皆危之。或諷環回 郡敘別,環弗應,惟以書戒其子曰:我仗國威,東行討 賊,賊眾我寡,萬一不支,臣死忠,子死孝,妻死節。只要 各成一個,是而已矣,無我憂也。環自慮不能生還,周 身書名,以便尋尸,見者無不感泣。至太倉,賊將圍城, 煙燄四起,廉急召環入。環曰:兵存與存,兵亡與亡,將 之道也。兵在外而我自入城,可乎。入則俱入,不然,與 我援兵,我當自戰耳。廉遂如蘇城,而以殄寇屬環。環 雖敢任,而選帶勇夫罔嫺武藝,且無援勢孤。賊衝至, 皆不戰而走。環鐵衣單騎,帶月獨馳。賊疑有伏,不之 犯。頃之,兵士尋之,皆還集。環謂之曰:我領朝廷敕命, 義不與賊俱生。不可遇難而避。若等不教之民,原非軍伍。覆沒則可憐,逃生則無罪。奚必戀我,而徒死乎。 人人拜泣而謝,嘗有數十人跬步不離,草棲露宿,夜 不解甲,兵士愁苦不能寐。環與談古今忠孝之事,達 旦不倦。病瘡痍者,則調護之慰藉之。隨賊向往,枵腹 而坐,分食而嘗,濡雨而行,徒跣而涉,與士卒同茹甘 苦。遇曠野則教以挑持擊刺之法,坐作距覆之方。人 人感奮時。賊橫行,莫之敢格,日中常接任兵。環懼失 士而先登,士懼失環而爭進。賊深惡環,欲殺之。一日, 追急,兵士跪而哀籲。賊大呼曰:我所欲殺者,任環耳。 可速指任為誰,我則爾貸。庖人徐珮應之曰:即我是 也。欲殺則殺。賊遂殺珮而去。環收珮屍,瘞而奠之。先 是珮恐賊覓環,以環所乘馬甲胄,裝束行野,戒左右 呼為任爺,身當賊衝,置環生路。嘗因危迫,與環同匿 深溝中。賊夜過之不知。環嘗被流矢墮馬,兵眾舁之 而馳。又遇賊水濱,掖環過橋,斷橋木,賊不能及。因是 賊知環德感人之深,人皆樂于效死,弗忍害,且憚之。 每遇環,輒大笑曰:任GJfont命又來矣。遠而去之。民有被 擄逃歸者,述賊疑環,屢殺屢存,殆天神,非人也。不可 殺。是月,積勞疽發于背,掀如盤,水粒俱損,猶裹瘡履 陣。後乃臥太倉西門城堙。郡中士民,聞而憂之。生員 陳恕等,呈于各院,檄而歸之。

嘉靖三十三年,賊首蕭顯同諸倭大肆劫掠。

按《明外史·日本傳》:嘉靖三十三年正月,自太倉掠蘇 州,攻松江,復趨江北,薄通、泰。四月陷嘉善,破崇明,復 薄蘇州,入崇德縣。六月由吳江掠嘉興,還屯柘林。縱 橫往來,若入無人之境,GJfont亦不能有所為。未幾,GJfont改 撫大同,以李天寵代之,又命兵部尚書張經總督軍 務。乃大徵兵四方,協力進勦。是時,倭以川沙漥、柘林 為巢,抄掠四出。

按《籌海圖編》:顯自上年,入寇上海而去,為官兵追迫, 登據崇明之南沙,官兵圍守且半載,賊屢敗。值歲暮, 守者懈,顯得遁至黃漥,入攻嘉定縣,又分掠南翔 等鎮。參將湯克寬擊敗之。賊攻上海縣,蕭顯自嘉定 循海,而南攻圍上海甚急。時城初築未固,勢且陷,官 民洶洶,兵備僉事任環,統民兵三百,僧兵八十,往援。 時賊船泊黃浦者以百計,而自吳淞江南行者不計 焉。環追襲之,于五里橋,賊敗南奔。環追敗之于習家 墳,賊始懼。適浙江都御史王GJfont,遣都指揮盧鏜來擊, 賊乃解圍而南。賊復據南沙,參將解明道擊走之。二 月,蕭顯據史家濱為巢,盧鏜進擣,大敗之。賊死者無 算,乃遁往浙江。海寧縣鏜復追敗之。其別艐之在歸 家港者,任環亦敗之。三月,賊攻南匯所入吳淞,江賊 酋劉三率黨二百餘人登岸劫掠。參將湯克寬督兵 民力戰,賊不能支奔匿舟中。官兵兩岸夾攻,砲石交 下擒斬無遺,賊攻松江府賊自曹涇而來。副千戶童 元,巡檢李叢祿禦之于蕭塘,力戰而死。賊遂渡浦,攻 府城,殺縣丞劉東陽。僉事任環、參將湯克寬擊敗之。 賊乃退走大門墩。四月,賊首王直與徐碧溪,吳德宣 等營柘林為巢窟,聯絡連二百里,如老鸛嘴,七八團 之間,皆其部落之所屯聚也。間分一支,自青浦白鶴 港而北出太倉,分一支自劉家河入趨崑山,賊首蕭 顯自正月復據南沙,為官兵擊走。至是突入劉家河, 州判金汝舟、指揮姜統率舟師擊敗之,斬首百餘級。 賊攻嘉定縣,攻太倉州,松江之賊,出青魚涇,遇賊 自劉家河入者,六十餘艘,合攻州城。任環督士民,發 飛砲流矢,傷殺甚眾。又縋敢死士,出城力戰,賊敗而 走。賊攻崑山縣,自劉家河入,越太倉,至崑山,知縣祝 乾壽蒞任甫一月,聞報,即督官兵死守。賊攻圍甚急。 蘇州路絕,乾壽夜募敢死士,持蠟書,浮水而行八晝 夜,始達郡城。巡撫屠大山、巡按孫慎遣都指揮梁鳳 應援。鳳竟不進。生員龔良相涕泣,請兵于孫慎,始知 鳳逗遛之罪。遣良相監督以行。鳳大怒,欲殺良相。良 相不為動,促之益力。鳳不得已,至九里橋,望賊即潰 而西,遺火器二船于賊,佯報賊已遁去,人皆信之。賊 得火器,攻城益急,至有登陴者,有穴城門下者。乾壽 與鄉宦朱隆禧等,分門捍禦,而令生員張光紹、潘蔚 卿、陳淮、郭龍韜等,嚴督士民,竭力禦之,城賴以全。時 賊欲據崑山為巢,故蘇州各縣,皆被攻圍,而攻崑山 尤急。以崑山為蘇郡州縣適中之地,得此為巢,則沿 海諸邑,聲援俱絕。進可以蠶食蘇常諸郡,退可以拒 援兵也。總兵俞大猷敗賊于吳淞所,賊船入吳淞江 者十六艘,大猷擊敗之。沉其舟十一,斬首二百五十, 有四賊至夾浦,官兵戰于陳湖,斬首十八級,生擒二 酋。賊攻蘇州府,賊首阿八王,自崑山分艐進掠府城。 參政翁大立提兵禦之,賊乃退遁。賊酋劉鑑入白茆 港,據梅李為巢。賊攻常熟縣,劉鑑自梅李進攻,越四 日,又合福山賊進攻縣城。賊攻上海縣,賊攻松江府, 僉事任環、總兵湯克寬擊敗之。五月,賊攻蘇州府,賊 解蘇松圍而去。州同張魁,千戶田應山等追擊,大敗 之。賊糾諸縣精悍者,凡七千人,攻崑山縣城,期于必 破。知縣祝乾壽于留暉門,殪其渠魁二大王,賊大懼,圖歸,而各縣之圍皆解。遁出劉家河者,數百艘。太倉 州同知張魁,與應山等追擊,大敗之。斬首四百四十 有奇。賊犯平望,吳江知縣楊芷擊敗之。六月,犯蘇州 府,賊自松江來,分作三支,一由太倉大道而進,一由 關橋清浦間道而進,一由唐行千墩而進,會于崑山, 期犯府城。兵備僉事任環禦之于真義,弗利,百戶劉 愛臣死焉。賊遂進至府城,焚掠諸市鎮而去。取道于 行春橋,由鯰魚口出太湖,過吳江,知縣楊芷、舉人周 大章,率舟師追擊于王江涇、爛溪、鶯湖等處,皆勝之。 賊由菜花涇,過嘉善而去。賊攻太倉州,時府同知李 敏德在州,督兵戰于西關水次倉,賊敗而走。官兵追 擊,大敗之。七月,賊攻南匯所,賊首徐海巢柘林。八月, 賊攻嘉定縣,賊首王直分遣其酋吳德宣、徐碧溪自 綵綯港,率眾千餘人攻縣城。賊屯老鸛嘴。參將許國、 李逢時敗賊于師家濱。王直知官兵將搗其巢,乃進 營于師家濱,列七星陣以待。官兵擊之,大敗而去。既 而又進攻之。賊固守其舟,時二將所統者,皆北兵,不 知地利。屯所遇潮,死者甚眾。無何,賊由原港出海水, 兵追戰于老鸛嘴之四馬洪,大敗之。賊攻青村南匯 所金山衛蔡廟港,賊併入柘林賊巢,合攻青村所,繼 至之賊,登周公墩者千餘,攻南匯所,旋亦入巢,與新 至之倭合攻金山衛,皆為官軍敵退。十二月,賊陷青 村所。先是賊攻所城者數次,官兵守備極嚴,賊皆負 傷而走。積忿,詣柘林借兵二千來攻,弗克。賊亦計窮, 欲去。會守門百戶之伯,有為賊所擄者,賊令叩南門 呼姪,求入。姪聞伯音,以繩下挽。昏黑之際,賊乘隙以 登,百戶首先被殺。賊遂入城焚殺,比他地尤慘。又 按《籌海圖編》:是年三月,浙江賊至三嶽山,都指揮劉 恩至,與指撣張四維,督舟師進攻,勝之。尋與指揮潘 亨,會兵再戰,又勝之。賊乃由赭山遁去。歷曹娥三江, 瀝海餘杭,直走定海之王家團,鎮撫彭應時與賊戰 于乍浦,死之。賊首蕭顯叛結倭人,連艐入寇,首犯直 隸之上海,盤據南沙,劫邑攻城,號稱劇寇。自松江敗 GJfont,遂率精悍數百,遵海而南,都御史王GJfont命官兵設 伏于要路。賊至二十里亭,復大敗走。顯復統百餘梟 銳南奔,官兵乘之,逐於三江,剉於龍山,圍於定海,困 於慈溪,分道夾攻。賊遂就滅。賊據普陀山,分蹤流劫 內地。參將盧鏜邀擊於石墩洋,大破之。先是,賊入寇, 歸棲普陀,為息肩之地,官兵守之。既浹旬,將搗其巢, 先一日,遣諜覘之,傍無一舟。至是四合,鼓噪而前。值 他島賊,自彼來,精悍異常,遂合攻官兵。官兵腹背受 敵,輒敗,GJfont亡者什六,因罷歸。賊以先所得貨,滿貯新 舟,令其半先歸,而留其驍悍者入掠。由是海鹽龍王 塘、乍浦、長沙灣、嘉興、嘉善,皆被其害。而石墩洋之捷, 僅斬馘二百餘級云。四月,參將俞大猷與賊戰於普 陀山,武舉應襲、火斌、黎俊民、魏本康阜死之。賊據李 家嶴,義士朱汀與戰,死之。賊自金山張堰而來,至平 湖縣,廣陳新倉。參將盧鏜迎擊,賊遂敗走。五月,賊攻 嘉興府,賊久盤據海寧縣之石墩為巢。至是出洋,盧 鏜追敗之,俘斬二百有奇。六月,賊犯金鄉,指揮王希 禹、陳區擊敗之。九月,浙西之賊分掠浙東蕭山、臨山, 瀝海上虞諸處,攻嘉興府。官兵追之,與戰於孟家堰 等處,指揮李元律、千戶薛綱、宋應蘭等死之。賊犯嘉 善,參將張欽等擊敗之。賊至百家山,百戶趙軒、梁瑜 死之。寇沈家河,都指揮周應禎死之。十月,百戶張曜 禦賊于湖頭,死之。賊自霓嶼登劫,突至溫州之湖頭 曜,統兵禦之,敗績,乃力戰而死。賊尋至東陽南午嶺, 巡檢朱純死之。賊自湖頭之敗走樂清,越盤石嶺,趨 台州、黃巖縣、仙居,遂至南午嶺,純統鄉兵邀擊之,力 戰而死。指揮戴祀、江九山、千戶崔海、鎮撫劉彧、百戶 易坎與賊戰于芙蓉海口,死之。賊攻觀海衛,攻乍浦 所,遂分掠平湖,嘉興。賊自金山而來,攻所城,不克,乃 分掠平湖,嘉興等處。復回柘林。十一月,賊復自柘林 而來,攻襲嘉善,入縣治。又越嘉興府,而西流,劫湖州 諸縣。十二月,賊歸自湖州,復入嘉善縣治,百戶賴榮 華,統福兵禦之。乘勝逐北,賊豫伏鳥銃手以待,兵潰, 榮華死焉。翼日,賊焚縣治,自是而後,賊入縣治者,凡 十有七次,無城故也。又是年五月,廣東海寇何亞八 等,引倭入寇,提督侍郎鮑象賢、總兵定西侯蔣傳討 平之。先是亞八與鄭宗興等,潛從佛大坭國,引番舶 於沿海劫殺,逸往福建,收叛亡數千人,與陳老、沈老、 王明、王直、徐銓、方武等,流劫浙、福,復回廣東。鮑象賢 遣副使汪柏、指揮王沛黑、孟陽督兵捕之。及於廣海 三州環,生擒亞八等賊一百一十九名,斬首二十六 級餘。黨脫逃,徐銓、方武等,又自福建流突潮州,為黑 孟陽所破,徐銓授首。分巡兵備等官兵於潮州、柘林 等海洋,擒斬一千二百有奇。亞八宗興武與陳時傑 等俱斬于市,海島遂平。又是年二月,賊犯福建仙遊 縣,官兵擊敗之。

按《江南經略》:嘉定縣,先是除夕,任環以賀聖節還郡, 官軍守備少懈,賊乘間于歲旦渡海,而西泊舟施家港。初五日,薄嘉定縣城,知縣萬思謙,董眾築城,城甫 畢工,賊至遂不能拔。因轉掠南翔、廣福,屯據海上。官 軍與戰,輒不利,賊益猖獗。浙江提督都御史王GJfont,太 倉人也。遣兵赴援,參將盧鏜,率舟師從海道至,賊誤 以為黨,喜而出迎。近視之,乃官軍也。大驚而退。時任 環以同知陞兵備僉事,相議出師會勦,鏜知湯兵不 可用,謝卻之。獨將其軍以進。賊衝鋒而前,堅壁不動, 明日復如之。又明日,賊出行劫,弱視盧師故也。鏜命 二舟載薪,與賊相近,以舉火為約,度賊歸路,設伏兵 以待之。薄暮,賊歸,官軍迎擊之,已而火起,伏兵盡合, 前後夾攻,賊大敗。斬獲過半,餘眾南走。鏜慮軍士貪 戀財帛,追之不力,命盡焚其舟,追之青村所城,賊入 城,官軍圍之。會天大雨,復乘間潰圍走。鏜還至松江, 拽不用命者,斬于軍門。先是,賊眾五百餘人歸,未至 島,遇颶風,復飄至海上。六月初一日,由嘉定縣趨蘇 州府城,大肆焚劫。又南由吳江縣,抵松江府,復還海 上。因巡船邏擊不敢出襲,時調來狼兵,不滿百人,每 與賊遇,賊輒披靡。偶以二十人當賊二百人,為賊所 圍,力戰得出。殺賊五十餘人,狼兵死六人。其間二人 尤驍勇。賊至劉家營,單騎追之。賊知其為狼兵也,匿 二賊于廁中,從後擊其首,遂斃。自是狼兵少怯。八月, 命兵部尚書張經總督軍務,初經提督兩廣,威名甚 盛。至是遂膺簡命,以兵部尚書兼提督。參將李逢時、 許國、參政許天倫、副使周臣、兵部郎中盛唐、譚綸,俱 聽節制,率青、徐兵六千人抵海上。賊聞天兵至,佯西 上逆戰,官軍出戰,賊退走。明日復如之。青、徐兵俱召 募惡少,李、許二參將,皆世冑子,不諳兵法,不識地利, 各務僥倖成功。黎明出師,申刻渡河而東,其半猶未 渡,賊匿舟中,無一人哨者。須臾,潮漲,一人騰躍而上, 餘眾四起,官軍遂亂,蹂踐沒溺,刺殺而死者二千餘 人,資糧器械,悉為賊有,所喪多矣。二參將懼誅,遂多 殺平民之寡髮者,以冒擒獲。是時賊雖倖勝,然不敢 出海,移舟老鸛嘴,據為巢穴。吳江縣是年五月,賊眾 五十二人,由湖州之烏鎮,突入爛溪,至平望,欲迫吳 江縣城,知縣楊芷令沿塘舉火。賊見有備,遂奔錢田。 本邑兵圍之,困賊三日。會夜大雨,收兵,賊乘間奪湖 州兵船以遁,屠戮甚慘。芷射書賊營,賊亦款答,有不 敢相犯之語。抵夜,芷列熾焚之,賊見燒營,由黎里走 泖湖,既而復有賊自松江來,至東蕭,浙江兵禦之,弗 利。遂進掠黎里,同里等村,芷親率水兵船躡之。與嘉 興兵會擊於王江涇,擒斬二十二人。六月十一日,賊 眾三千餘人掠郡城,擄舟十二,滿載而出,將歸柘林, 懼東北兵阻,乃出石湖,趨吳江。知縣楊芷、舉人周大 章、生員吳詰,率輕舸,由瓜涇港邀戰。時湖水枯澀,賊 列伍逆上,我兵以鉤鑽搏之,斬首十有六級,生擒三 十六人。賊懼,登火燒橋四望,芷以賊眾我寡,恐夜襲 城。馳入縣。明日,賊由支河過,夾浦進迫縣城,會增築 城垣工匠,兵船蟻集。賊度不能攻,乃燒倉廒,掠民財 而返。十四日,賊餌水兵由平望而去,所過焚掠。以哨 兵攝之,斬首六級。常熟縣,是年,賊酋劉鑑欲攻常熟 縣城,先遣其徒,偽充乞丐,以覘虛實,官兵擒之。因而 戒嚴。四月二十二日,劉鑑自梅李進攻縣之大東門, 值兵備僉事任環在縣,與知縣王鈇出兵禦之。賊大 敗而去。天晚,恐賊有伏,我兵不敢追。但屯城麓備不 虞。夜漏下二十刻,賊果至,見官兵,大驚而走。二十四 日,劉鑑復攻大東門,俄而攻小東門,復轉而攻北旱 門,與北水門,鈇皆隨賊所至敵而卻之。賊死於矢石 者甚眾。二十六日,劉鑑復糾合福山之賊,分門攻圍, 日夜鏖戰不絕。鈇多方捍禦,城得不破。崑山縣,是年 四月,賊入劉家河,逼縣城,賊舟入劉家河者,六十餘 艘,其先鋒百餘人,駕三舸揚帆而入。時都司梁鳳移 軍GJfont子,賊吶喊試之,梁兵從鹽鐵塘走常熟。賊知我 兵怯,肆志無忌,直抵東郊新洋江泊焉。自是來者接 踵,焚劫屠戮,沿城民廬,一朝丘墟矣。兵備任環自太 倉調遣沙兵二千來援,盜賊充斥,州縣路絕,沙兵從 間道紆迴而行,不能遽達。賊偵知之,以數舟張幟,使 人佯報曰:任爺救兵至矣,速開門納之。守城民夫見 之,踴躍欲出。識者曰:此計也。安有官軍近賊,而賊舟 不震動者。賊計不行。後二日,沙兵始至。賊至三日不 犯城郭,人皆疑之。十六日,諸生有夙興者,望見馬鞍 山嶺,有白衣人二,皆以白扇指揮,意其為奸細也。遣 人遍索之,弗得。卒之鱉殼洞中,執而訊之曰:未至時, 先遣十人伏城內。期十五日,放火,誘民夫下城,乘間 而登。因天雨,改約今夕。白者,吾暗號也。乾壽急下令, 凡來歷不明之人,悉繫獄。慮有枉也,命獄卒善護之。 惟慎其防,又令城市各甲相覺察城,夫不得離信地, 顧私室,違者治以軍法。是夕,奸細放火,受縛者八人, 始知擒者,非盡奸細。奸細或伏橋下,或棲樹杪,或隱 菴剎,或潛林墓,夜聚曉散,其蹤無常。西倉腳夫五十 人,自相盟誓,分伏要路,俟賊奇行者擒之,得劇賊一 人。乾壽百方誘之,終不言,肢解以徇。既而得賊流矢,其翎細書云:陸成已殺,阿荒仔細。乃復大索之。數日, 得阿荒于濠間,蓋即縣傍屠狗者也。其來已三年,善 伏楣梁間,人不見,飛簷走脊,特其末技。縣令祝乾壽 嚴督士民備禦,民各一堞,十堞一長,五長一生,措置 秩然。十七日,賊負雲梯數十乘,攻北、東、東南三門,勢 甚危迫。時有登梯者,城夫以長腳鑽禦之,貫頭顱,猶 忍痛上。他賊以燕尾箭,截城夫三指,城夫亦弗言痛, 持鑽如故。一時躡梯之賊,遂皆奪氣,下匿墳菴。將復 攻擊,乾壽使勇夫奪其梯,火其廬,賊乃遁去。備倭都 司梁鳳提兵而東,鳳逗遛下雉瀆不敢進。諸生季龍 伯、徐倬深夜縋城出,上書於鳳,持諍甚力,鳳不為動。 縣學生龔良相,時寓郡城,戇入察院。孫慎盛怒,良相 叩首泣謝曰:蘇州,東南之重郡也。崑山,蘇州之重邑 也。崑山被圍,兵餉俱乏,數十萬生靈之存亡,懸於救 兵之遲速。若救兵不至,城必陷矣。城陷則不惟國家 二百年以來,數十萬忠孝之民,死於無辜,而賊據為 巢,進攻蘇州,蘇州其不危矣乎。天下財賦,蘇州第一, 乃朝廷命脈之所繫也。公縱不為崑山,惜獨不為朝 廷計。良相,桑梓之地,知救祖宗墳墓為重,冒威犯罪, 誠甘心焉。慎大感動,稱羨而慰之曰:子之言,過矣。吾 兵已發,事已濟,子未知之耳。良相力辨鳳,影射不忠, 乞憲牌督戰。慎曰:遍地皆賊,孰齎牌乎。良相復辨鳳 兵潛于近地,可及也。請以身往。孫遂與牌,令良相督 戰。良相縋城而出,獨行十里,杳無人聲,惟血膏荒野 而已。追至鳳所,以憲牌示之,促之益力。鳳不得已,令 良相先行瞰賊。良相冒死馳至真義,不見一賊也。伏 叢莽間,覘一鄉人,出行訊之,賊已回新洋江。還報鳳, 鳳大驚,即與俱東。會有憲牌召良相,良相還郡城。二 十四日,鳳軍九里橋,乾壽令義官張國維迎之。不答, 適有賊醉臥民舍,鳳軍遇之,擒斬數級。抵暮,屯兵真 義,為賊所襲,望風即潰而西,火器二船,盡為賊有。賊 得火器,糾合精銳,益肆力攻圍,燕尾鏃佛,狼機鉛錫, 大銃一時合發,殺人高擲其顱於城上,小兒貫槊盤 舞以為戲,吹螺鼓噪,聲震山谷。守者望之,無不色土。 縣令祝乾壽微服乘城,鼓眾作氣,躬率丁壯守埤,老 弱運瓦石,揚灰沙,晝夜力守不怠。又與鄉宦朱隆禧、 王任用、孫雲、舉人歸有光、丁允亨、秦霑等,籌畫便宜 鼓勵。監生吳謙、生員張光紹、潘蔚卿、晉日亨、陳淮、柴 秩、柴輔元、武舉郭龍韜等,擐甲跨馬,與賊接戰,屢有 斬獲。且糾率士民,悉力捍禦,城得不破。五月,賊糾諸 縣精悍者,凡七千人,薄東關,蝟集城下,攻圍甚急,期 於必破。乾壽鼓眾出城死鬥,焚燬其舟。賊遂轉向西 關。有驍賊數輩,伐竹為龕,覆以沃被,械其中而運之, 潛伏其內,餘各擁門為盾列,左右翼而進。城上用機 鏃火砲擊之,舉不能入。賊旋向城闕,盡攜去壘石,闖 龕於楯鎚,斲聲動地,城不下者,僅一板。角聲震天,與 婦女號慟聲相聞。乾壽衣裋後,手執金鉦,鼓之,莫可 誰何。顧見一老父指謂曰:亟啟麗譙之木,沸桐油,雜 廁穢熱沃之,賊可擒也。乾壽如教,啟板熱油,垂而灌 之。一賊方欠伸,遽引之起,則其渠魁二大王也。縛置 旗竿上,射殺之。令丁壯雜噉其肉,頃刻殆盡。賊遂雷 號禽亂而潰。乾壽循城閱視,小憩土神祠,睨其像,則 所見西關老父也。遂上其事,列祀春秋,是為有唐將 軍西河卜珍去祠,不數武,蓋有將軍墓焉。時皆謂乾 壽至誠感神所致。

嘉靖三十四年,倭寇乍浦、海寧等處,官軍擊滅之。 按《明外史·日本傳》:嘉靖三十四年正月,賊奪舟犯乍 浦、海寧,陷崇德,轉掠塘棲、新市、橫塘、雙林等處,攻德 清縣。五月復合新倭,突犯嘉興,至王江涇,乃為經擊 斬一千九百餘級,餘奔柘林。其他倭復肆掠蘇州境, 延及江陰、無錫,出入太湖。莫有禦之者大抵真倭十 之三,從倭者十之七。倭戰則騙其所掠之人為軍鋒, 法嚴,人皆致死,而官軍素懦怯,所至潰奔。帝乃遣工 部侍郎趙文華督察軍情。文華貪婪顛倒功罪,諸軍 益解體。經、天寵並被逮,代以周珫、胡宗憲。踰月,珫罷, 代以楊宜。時賊勢蔓延,江南北浙東西既無不遭其 蹂GJfont。新倭來益眾,益肆毒。每自焚其舟,登岸劫掠。自 杭州北新關西剽淳安,突徽州歙縣,至績溪、旌德,過 涇縣,趨南陵,遂達蕪湖。燒南岸,奔太平府,犯江寧鎮, 徑侵南京。倭紅衣黃蓋,整眾犯大安德門,及夾岡,乃 趨秣陵關而去,由溧水流劫溧陽、宜興。聞官兵自太 湖出,遂越武進,抵無錫,駐惠山。一晝夜奔一百八十 餘里,抵滸墅。為官軍所圍,追及於楊林橋,殲之。是役 也,賊不過六七十人,而經行數千里,殺戮戰傷者四 千人,歷八十餘日始滅,此三十四年九月事也。應天 巡撫曹邦輔以捷聞,文華忌其功。以倭之巢於陶宅 也,乃大集浙、直兵,與宗憲親將之。又約邦輔合勦,分 道並進,營於松江之磚橋。倭悉銳來衝,遂大敗,文華 氣奪,賊益熾。十月,倭自樂清登岸,流劫黃巖、仙居、奉 化、餘姚、上虞,被殺擄者無算。至嵊縣乃殲之,亦不滿 二百人,顧深入三府,歷五十日始平。其先一枝自山東日照流劫東安衛,至淮安、贛榆、沐陽、桃源,復至清 河阻雨,為徐、邳官兵所殲,亦不過數十人,流害千里, 殺戮千餘,其悍如此。而文華自磚橋之敗,見倭寇勢 甚,其自柘林移于周浦,與泊於川沙舊巢及嘉定高 橋者自如,他侵犯者無虛日,文華乃以寇息請還朝。 按《籌海圖編》:嘉靖三十四年正月,老鸛嘴賊遁走與 柘林賊合嘉定,知縣楊旦募敢死士夜燬賊廠,火賊 舟多方撓亂。正月二日,乘間遁去。賊攻南匯所,僉事 董邦政搗川沙漥賊巢,破之。時賊死傷者,五百餘人。 監生喬鏜追擊,復大敗之。賊攻金山衛,賊自嘉興流 至吳江之平望,分道而來,一支由太湖爛溪南麻,一 支由張村黎里出牛場涇,期會于蘇州。兵備副使任 環、知州能桴、知縣楊芷禦之于梅堰鶯脰湖,皆勝之。 賊乃遁去。以嘉善道阻復合兵,由大道進至勝墩。環 與知府林懋舉等,率狼兵,自北擊之。浙江副使孫宏 軾、總兵俞大猷,率宣慰司彭翼南兵,自南擊之。狼兵 首殪其渠魁一人,賊氣阻,捐資於狼兵,求脫,弗聽。東 西皆阻水。官兵南北夾擊之,賊遂大敗,斬首三百餘 級。是戰也,提督都御史周珫、巡按御史周如斗,令所 在清野,凡賊所向,民間爨具悉毀之。而令環等扼之 於前,浙江巡按御史胡宗憲,復督宏軾等自後迫之。 賊進不得食,退不得息,故有是敗。賊入崇明縣,賊夜 襲破縣城,知縣唐一岑與之巷戰,身被數刃,猶力戰。 賊敗,出城。一岑傷重而死。居二日,賊復至據縣城,諸 耆民相與謀曰:唐父母被害,而吾輩乃容賊盤據吾 縣耶。于足相與僇力為死鬥,賊二百人皆就滅。賊復 至平望,官兵擊敗之。遁歸柘林。二月,賊攻青村所,翁 時獎等擊敗之。三月,賊圍上海縣,賊五千餘人屯新 場下沙,千餘人屯閘港,數千人屯川沙,俱進逼縣城。 時總督都御史張經,調集廣兵、湖兵數萬人,駐松江 府,賊乃退入舊巢,完壘治兵,為拒守計。而諸營連絡, 聲勢益盛。張經欲伺其出海,擊其惰歸,故搗巢之策, 卒不果行。賊攻金山衛,柘林新至,賊乘銳來攻,守者 發矢石禦之。賊中傷者甚眾,乃解去。既而又來攻,總 兵俞大猷擊敗之,俘斬二百有奇。兵備副使任環督 舟師,與倭賊戰于南沙、野茅洪,大敗之,斬首百餘級。 四月,賊攻常熟縣,江北張涇之賊,由福山港入犯縣 城。兵備副使任環,擊敗常熟三丈浦之賊。先是,賊屯 三丈浦者,勢甚猖獗,且易官軍不為備。環陰部署主 客官兵,以保靖應襲,彭守忠為中哨,太倉州耆民為 右哨,常熟知縣王鈇為左哨,躬擐甲胄,激勵三軍,我 兵皆踴躍思奮,進攻之。賊遂大敗,俘斬二百八十有 奇,而我兵不損一人。自用兵以來,旱戰全捷,未有如 此者也。賊攻崇明縣城甚急,署印州同張魁,千戶陳 袍等悉力禦之,乃退去。柘林賊知官兵將搗其巢,乃 分兵四出,以牽制我師,東掠崇明、常熟,以達江北,西 出嘉興、湖州,以搖動全浙,而川沙之賊,先屯老鸛嘴 者,以聲援不繼,俱併入柘林。賊犯吳江縣。巡按御史 周如斗遣兵禦於勝墩,大敗之。調遣宣慰彭藎臣,總 兵俞大猷、副使孫宏軾、知府林懋,舉諸道兵夾擊之, 斬首三千餘級。賊攻無錫縣。五月,官兵擊賊於陸涇 壩,大破之。常熟知縣王鈇,與致仕參政錢泮禦賊於 上塘港口,皆死之。三丈浦之賊,為副使任環所敗,勢 已破沮,值陸涇壩敗遁之寇,與之合蹤,復肆猖獗,欲 攻縣城。鈇與泮率兵禦之。賊佯為村民避賊,若依官 兵為援者,官兵方共惜之,倏爾起鬥,兵士驚潰,鈇泮 猶督戰不已,遂皆遇害。遊擊將軍周藩,與賊戰於朱 涇,死之。賊復巢柘林,賊自王江涇之敗,皆遁出海,新 賊萬人,復來據之。未幾,風雨大作,出海之賊,覆溺幾 盡,其餘黨復巢焉。賊掠浙江,取道蘇州,出海,至平望, 浙直官兵會擊,大敗之。先是永保兵失利,賊遂肆意 攻劫,一西北入太湖犯常州,一西南犯嘉杭湖,至塘 棲二宣慰,復失利,賊掠北關去,欲出蘇州,出海道由 吳江之平望。浙江巡按御史胡宗憲、副使董士弘、僉 事王詢,以浙兵至,副使任環、知府林懋舉以直隸兵 至,夾擊之。賊遂大敗。犯松江府,官兵擊敗之。六月,攻 蘇州府,賊自柘林,取道崑山而來,遂犯郡城,掠太湖, 洞庭兩山。兵備副使任環復敗三丈浦之賊。賊既殺 王知縣,勢甚滋蔓,而太湖之賊,復與之合,益驕肆無 忌。環率官兵進攻,大敗之。殺其白眉主帥一人,賊乃 大懼,稱環為GJfont命官人。數遷徙,避之常熟三丈浦。賊 出海太倉,知州熊桴敗之。於登舟沙,時賊為副使任 環所撓,遁出海,至登舟沙桴,與把總楊尚英、州判張 大倫圍而攻之,賊死無算,俘斬一百三十有奇,餘賊 南遁至吳淞江口,復為把總劉堂所敗,其酋急速如 郎就擒,斬首二百六十餘級。副使任環及總兵俞大 猷,以舟師擊倭船於馬蹟山,大破之,擒斬一百五十 餘名顆。副使王崇古敗倭於靖江,賊至平望,官兵擊 敗之。七月,時巢賊甚熾,松江府知府方廉,遣諜投毒 井中,賊死者千餘人,斬首數百級。浙江提督都御史 胡宗憲遣、參將盧鏜、都指揮王沛,敗賊於劉家河金山洋。先是賊自王江涇、陸涇壩、平望數敗之後,勢甚 窮促。參將盧鏜、都指揮王沛時往撓之。賊死傷及疾 疫者過半,乃潛伏巢穴,不敢出掠,為遁歸之計。既而 為官兵邀擊,遂沉舟破釜,示無去志。然實覬官兵不 備之於海,而得走也。胡宗憲諜知之,預遣沛等,率舟 師伏海口伺之。賊果遁去,沛等追,敗之於金山洋,悉 沉其舟,賊溺死無遺。柘林賊改屯陶宅,賊出海,復為 總兵俞大猷、參將盧鏜、把總婁宇所敗。乃復登陸結 巢陶宅,其一艘飄泊海門,則賊酋林碧川為之首,與 其下一百二十餘賊,復登大陳山,為把總任錦俘斬 無遺。八月,劇賊五十三人流犯蘇州,提督都御史曹 邦輔討平之。倭賊自象山登岸,流突南京,焚安定門, 殺一把總,一指揮,走無錫而南,曹邦輔引兵馳護孝 陵,因追及蘇州之滸墅,賊驕蹇益甚,邦輔親督副使 王崇古、僉事董邦政、把總婁宇及指揮張大綱、武生 車梁,躡賊所向,為正兵。知府林懋舉、知縣康世耀,各 領兵屯吳林廟之左,為援兵。陳淮嚴家兵、沙兵,分哨 為奇兵。復調水兵於太湖濱,令山東巡檢,領船數十 為遊兵。賊至吳林廟,我兵擒斬二十七人,餘走楊山 迤,至橫涇前馬橋,匿民舍,我兵圍而火攻之。賊潰出 遁伏田禾中,為我兵所覺,遂俘斬之,無一人得脫者。 七丫港,吳淞江賊遁出海洋,把總高尚英追擊,敗之, 沉其舟六十艘,俘斬三百有奇。九月,浙直官兵會擊 陶宅之寇,指揮邵昇、姚泓、生員于岳皆死之。昇等乘 勝進攻,賊死守其巢。乘高刺下,三人死焉。總督都御 史楊宜,遣遊擊將軍曹克新,統川兵攻賊,大敗之。燬 其巢,賊遁至吳淞所。副使任環督舟師襲擊之,斬獲 大半,餘黨遁走清水窪。十月,陶宅賊犯上海,閏十一 月,僉事焦希程,率川兵搗周浦賊巢,大敗之。先是總 督楊宜潛令武生胡亙、朱先等,設伏賊巢,約縱火為 號,希程監督川兵,與遊擊將軍曹克新,乘雪夜襲之。 亙等縱火焚寺,賊驚亂,四面伏起,大敗之。斬首二百 三十有奇,而賊巢燬焉。周浦賊遁出吳淞江口,副使 王崇古、總兵俞大猷會兵夾擊,至老鸛嘴,大敗之。俘 斬一百七十有奇。又按《籌海圖編》:是年正月,賊首 徐海攻浙江乍浦所,自柘林而來犯海寧縣,攻平湖 縣,破崇德縣。時築城未完,賊以小舟,潛從南水關入。 賊至湖州、橫塘,官兵與戰,敗績。福建副理問陶一貫、 溫台守備周奎清、州指揮孫勇、羽林百戶陸陵、元鍾 百戶周應辰、山東把總梁鄂、武生郭周、張景安、朱平、 姚清、孫魯,力戰死之。勇等,故青、齊驍將也。是役,各手 刃數賊,以眾寡不敵,遂敗沒。犯歸安縣,攻德清縣,二 月,攻嘉興府,賊掠湖州而回,復攻府城。四月,賊攻乍 浦所,不克,遂至嘉興府。總督都御史張經、巡按御史 胡宗憲,會兵進勦,敗之於王江涇。賊犯瑞安縣,守備 劉隆、千戶尹死之。賊犯慈溪,義士魏鏡死之。犯崇 丘鄉,百戶劉夢祥死之。賊自錢倉白沙灣,入奉化仇 村,經今峨突七里店,寧波衛百戶葉紳與戰而死。賊 由甬東走寧海崇丘鄉,復折而趨鄞江橋,歷小溪樟 村,寧海衛百戶韓綱與戰,亦死之。至會稽,副使許東 望,率知事何常明、典史吳成器圍之,困於絕地,幾盡 斃。知府劉錫縱之走,由白米堰沿海塘,過蕭山入富 陽,趨直隸徽州等處。賊攻餘姚縣,五月,賊犯鳴鶴鎮, 省祭杜槐戰死。其父文明,與賊戰於楓樹嶺,亦死之。 槐團練鄉兵,累立戰功。至是統士兵禦之,斬賊首一 人,從賊三十二人,槐亦戰死焉。其父文明死於楓樹 嶺之戰。復犯鳴鶴鎮,參將盧鏜擊敗之。犯平湖縣,指 揮李希賢擊敗之。賊酋莊艮自柘林,分掠平湖,希賢 邀擊,大破之,俘斬一百二十有奇。無何,賊益眾,攻城 月餘,始解。賊攻乍浦所,攻爵谿所及餘姚縣,賊新至 即攻所城不克,進攻餘姚,攻三山所,把總指揮劉朝 恩擊敗之。時朝恩已承院檄他委,離所一舍,聞報,即 馳還,率軍民固守。值霖雨,城圯者數十丈,賊讙呼,謂 垂手可陷。城中洶洶,或勸朝恩突走。朝恩叱之曰:我 祖宗世受國恩,今日正我報效之秋,豈可以事權去 己,而規避耶。且我去,則一身之利得矣。其如數萬生 靈何。遂以身蔽圯所,督戰甚力,復以木城障之。時城 上矢石如雨,而未有中賊者。朝恩悟曰:此幻術也。投 以生犬,首發矢,即中其酋帥,貫喉而斃。賊驚潰走。朝 恩復乘勝追擊之,斬馘數十級。是役也,內外居民,全 活者三四萬人。六月,賊犯省城燒北關市,總督尚書 張經親率官兵禦之,大戰於塘棲,敗績。初,賊敗於王 江涇,精銳者多死。柘林諸賊,亦驚愕破膽。巡按御史 胡宗憲,計乘勝進擣賊巢,欲令永保二兵,由金山海 塘而進,瓦氏兵,合遊擊鄒繼芳,由閔行黃浦而進,狼 兵攻其東,苗兵攻其西,海洋戰艦,截其遁歸之路。必 使賊無GJfont類,以絕後患。張經因蘇州等處告急,竟分 永保兵以援之。二兵困於奔疲,且眾寡不敵,遂有是 敗。賊尋走吳江之平望,浙直官兵會擊,大敗之。賊從 嘉善縣遁去。嚴州府推官劉泉邀擊於三店塘,復大 敗之。賊既不能取道蘇州,乃折而東南,從嘉善乍浦以趨舊巢。泉率鄉兵禦之於三店塘,復大破之。斬首 四百六十餘級,焚溺中毒死者,復千餘人,蓋不藉客 兵之援,而專督鄉兵之功也。浙東賊犯餘姚,鄉兵擊 敗之。賊自觀海遁歸,官兵追敗之於霍山洋。賊自觀 海出洋,都指揮王霈、把總門溶、張四維、武舉鄭應麟 等,邀擊於霍山海洋,悉沉其舟,斬獲無遺。參將盧鏜 敗賊於馬鞍山新林,復追敗於勝山龜鱉洋。八月,副 使孫宏軾等破賊於大陳山嶴,擒賊首林碧川。碧川 自柘林遁出海,為颶風沮,回泊台州之螺門,宏軾與 兵備許東望、參將盧鏜、知府宋治、都司王霈等,督舟 師追之。賊敗登山,官兵圍之月餘,碧川與高贈烏魯 美他郎等,一百五十人,俱俘斬無遺。參將盧鏜擊賊 於金塘,敗之。九月,賊巢舟山之謝浦。十月,樂清賊犯 寧海,主簿畢清死之。清善騎射,屢立戰功。至是禦賊 於楓樹嶺,力戰而死。賊犯餘姚,監生謝志望與戰,死 之。十一月,參將盧鏜敗賊於梁衕,官兵追賊於龕山, 平之。賊登犯海鹽,知縣鄭茂、指揮徐行健,即日討平 之。賊自秦駐山登泊,茂等率兵撲滅之。是戰也,賊雖 止於八十有奇,然以是日登陸,而官兵以是日盡殄 之。則前此未之有也。生員胡夢雷與賊戰於東關,死 之。儒士金應晹與賊戰於母婆嶺,死之。閏十一月,賊 犯平陽三港,守備劉隆、千戶劉綱、百戶張澄與戰,死 之。賊自南麂山流入金鄉,至平陽之三港,官兵邀擊, 大破之。賊佯為我兵束裝,遶出陣後,而以精悍者,衝 其前,腹背夾擊,我兵遂潰,隆等力戰,死焉。賊至嵊縣, 官兵討平之。提督御史胡宗憲,令副使譚綸勦之。授 以成算,仍令典史吳成器為鄉導,引官兵由新昌遶 出賊後,期容美田九霄兵至,夾擊之。百戶王世臣等, 又各分守要害,以防賊遁。至是,官兵分作五哨,四面 埋伏,止以一哨誘敵。賊出戰,伏兵四起,賊遂大潰,走 清風嶺烈女廟,官兵乘勝攻之,斬馘無遺。賊至平陽 壆,指揮祁嵩、百戶劉愍等力戰,死之。指揮閔溶、義士 吳德四、吳德六,與賊戰於舟山,死之。是年十一月,福 建賊攻鎮東衛,官兵禦之。千戶戴洪、高懷德、張鑾等 死之。賊自莆田白湖江登犯,過涵頭至海口。十三日, 攻衛城,洪與懷德,各率軍出戰,張鑾遇賊于路,皆沒 於行陣。平海衛千戶楊一茂、白仁、張球追賊,及於東 嶽山,大敗倭眾。一茂等亦戰死。是年五月,賊登犯山 東日照縣。

按《江南經略》:是年五月初八日,賊犯蘇州府突至婁 門,次日至楓橋分二支,一往滸墅,一往木瀆西山等 處焚劫。十三日,兵備副使任環,與總兵湯克寬等,提 兵至木瀆勦賊,賊預伏欻起,我兵驚潰,不能勝,追至 胥口。次日,賊入太湖,與吳江水兵戰於湖中,焚劫洞 庭兩山一艐,為團長徐術等阻截,自黃麻門從衝山 漫山而下,向空湖,常州境去,一艐為耆民周瓚等所 追,至於獨山,轉戰三四十合,從無錫境去,遇官兵不 得進還。入太湖,其在滸墅者,住劄望亭。十九日分掠 曹湖葑塘涇長涇黃埭。二十三日,太湖賊焚劫洞庭。 二十六日,進胥口,次日由閶門,常熟,官塘而去,其舟 十四艘,皆蒙氈與濕被,以防火器,矢石云。賊自柘林 分蹤出掠,至李塔匯,歷張莊小崑山,趨泖湖而北保 靖,宣慰司彭藎臣追之,抵陸涇壩,離城十里而近。巡 按周如斗,急邀巡撫周珫出婁門禦之。而身御城樓, 令曰:如賊不滅,敢有渡河者,以失機奏請如律。兵備 任環帥師為前驅,與總兵俞大猷、遊擊鄒繼芳、守備 王桂合力禦於壩上,賊敗走,獲舟三十五艘,斬首二 十級。明日,賊復合夥揚帆而前,我兵用銅發礦燬其 舟,賊登岸,兵備任環帥鉤刀手當其衝,與賊鏖戰,自 辰至申,凡二十合,賊遂大敗,斬首八百餘級。我兵不 損一人,蓋月之二十二日也。六月初五日,賊二千餘 人,自崑山至婁齊葑三門焚劫。鎮撫蘇憲臣禦戰,死 焉。次日,至閶門屯洞涇橋,兵備副使任環、知府林懋 舉、總兵解明道、分帥徐穎等,出城勦之,斬首五十餘 級,生擒二人。賊奔楓橋,復流劫太湖,洞庭兩山。八月 十三日,上江流賊五十三人突至滸墅,先是提督都 御史曹邦輔,聞賊至太平,震動,留都趨護陵寢,會賊 從宜興、無錫而南,欲由常熟沿海以趨柘林,精悍異 常,轉戰三千餘里,未嘗少GJfont,蓋賊之梟銳善戰者也。 輔聞之,星夜馳還,賊已渡關矣。亟調集諸道兵,與官 屬約曰:此賊深入內地,所過不掠財帛婦女,無乃為 覘乎。且以五十三人,橫行三千餘里,莫之敢攖,其易 我甚矣。我地形兵力,為彼所窺,他日大舉入寇,何以 支之。所不與僇力滅此賊,寬縱出境者,斬首以徇,不 爾貸。復戒守令,賊滅而後進城。聞者,無不股栗。乃分 授信地,申主客應援之規,以副使王崇古、僉事董邦 政、參將婁宇,率指揮張大綱、武生車梁,躡賊所向,遇 賊先登為正兵。知府林懋舉、通判佘元、知縣康世耀, 各領兵屯吳林廟之左,北護郡城,南扼賊衝,為援兵, 嚴家兵左哨,沙耆民兵右哨,分突衝截為奇兵,度賊 走太湖,募水兵於湖濱東山,巡司領船數十艘往來哨探,為遊兵。又度賊不走太湖,必分蹤以牽制我師, 或棄金帛於道餌我。嚴諭毋離伍,毋拾遺。是夜,官兵 射死五賊,賊自浙杭歷徽歙蕪湖南郡,所向無敵,至 是頓挫,大驚,覺曹公兵難犯。從間道,沿山夜行,至楓 橋,擒二義氓,欲導出海。二義氓私相謀曰:此賊得至 柘林,蘇民無息肩之日矣。不舍生以紓民命,何面目 見曹公乎。乃故導之閶門,約會城上,曰:吾導往絕地, 可速來擊之。遂至寶帶橋,橋斷,復至郭巷,三面阻水, 官兵圍之三匝。賊大忿,臠二導者。十六日,夜潰圍過 五龍橋,奔梅灣。二十日,奔靈巖山。二十二日,官兵搜 伏,斬首七級。賊夜奔鳳凰池。二十五日,奔木瀆,復奔 前馬橋。二十七日,邦輔親督副使王崇古、僉事董邦 政、知府林懋舉、參將婁宇、通判佘元、知縣康世耀,合 兵擊之。賊殊死戰,我兵憚。曹公威令,莫敢退縮,嚴家 兵父子五人,當其前鋒,斬賊二十七人。指揮張大綱、 崑山生員陳淮,皆戰歿于陣。賊夜遁之黃墅沙,掠船 渡湖,巡船阻之。奔楊家橋,匿一民舍,我兵圍而火攻 之。賊伏田禾中,官兵追之,不能得,武生車梁,獨以兵 張兩翼,吶喊索之,賊遂露,來召官兵還擊之。賊遺金 帛誘我兵卒,陷一絕巷中,官兵圍之,矢砲叢入,蕩滅 無遺。

按《吳江縣志》:是年正月,賊陷崇德掠五百餘舟,從南 潯經梅堰至平望六里橋。兵備參政任環伏沙兵將 擊之。僧兵洩其幾,沙兵被害,及溺死者甚眾。芷督兵 船分列於橋之東西蕩中,夾攻,斬首十五級,飛砲擊 死者二十餘人,賊所掠財寶,亡失殆盡,會新城雨裂, 城隍廟災,恐賊棄舟窺城,乃遶朱家橋,據盛墩,以扼 之。賊夜遁復屯柘林,四月二十六日,賊復從嘉興至 唐家湖,賊不能渡。芷引兵截戰,賊駭,奔平望,奪舟橫 渡,芷令泅水者鑿其舟,而自屯兵截盛GJfont,斷其堤,并 布釘板於水底,賊不敢渡。會幕府調遣宣慰彭藎臣 率兵二千來援,邑兵勢合,與賊戰於平望。藎臣為先 鋒,斬賊首百餘級,轉戰至楊家橋,斬首三千餘級,藎 臣被創,死,更盛墩名勝墩。先是,新城西北隅裂可四 五丈,賊勢方張,士民駭愕,爭欲棄城去。守城推官何 全,勸縉紳出石協修,而以寺丞吳淓督之。一夕,告竣, 人心始安。六月七日,賊在杭州掠官船,載輜重而北, 由烏鎮經爛溪抵平望。十四日,芷督水兵,與賊戰,斬 首三十六級,生擒四人。十五日夜,賊由黎里出分湖 遁去。二十三日,賊由福山港突至郡城婁門,入太湖, 泊洞庭山下。芷復於湖中率兵防禦。是夜,賊復由楓 橋經婁門還福山。八月十五日,賊眾五千餘人,自南 京而下,掠十七府縣,至滸墅。十七日,由楓橋直抵滅 渡橋,屯陳家莊,官軍畢集。十九日夜,過五龍橋,入行 春橋,屯跨塘橋徐文奎家,轉至木瀆,僉事董邦政追 及於荷花池,賊擾亂自殺,官軍乘機殄滅之。

按胡松《紀王江涇之捷》云:國家地廣治極,文禔武嬉, 海壖姦商,乘時盜販,因緣忿怒,轉為寇賊,民不覿兵, 為日既久,望風奔潰,莫之誰何。賊既連得利,內附外 連,聲應氣合,徒黨滋蔓,動以數千萬計。又善用兵,能 以少為眾,所徵四方材勇,懻技武力之士,率殲其手, 勢若烈火,燄燄狡焉。思啟蓋自壬子春更,癸丑甲寅, 恣行轉掠,戕殺燔燒,叢萃藪窟,新故環迭,而兩浙三 吳之禍變慘矣。乙卯春,柘林巢賊,積增至萬餘人。出 掠嘉善諸處。夏四月,劇賊徐海、麻葉等,探知嘉杭兵 調松江搗巢,率眾數千人,水陸並進,聲言先攻嘉興, 次及杭州,時故巡撫李公留守杭州,總督軍門在華 亭,無兵可恃,軍民洶洶甚懼。御史梅林胡公,方巡浙 東,台溫諸郡得報,連日夜馳詣嘉興。會賊從嘉善來, 前驅迤邐薄城外,眾益懼甚。公曰:在法攻謀為上,角 力為下。矧又無兵。乃密屬吏,取酒百餘甖,鑽其顛,投 以毒劑,塞如故,載兩船,選兵卒機警而猛者,假冠服, 持赤牘坐船上,稱解官解酒餉軍,載向賊所從道,見 賊即褫去冠服走。賊信不疑,馳報諸酋長,諸酋長得 酒,大歡,相率高會痛飲,率多死已。又令村市酒家,皆 入毒甕中,約償以直。民所有米漬藥水,淅而遺之。賊 往往爭取飲啜,輒又死。然賊黨尚眾,我兵寡且恇怯, 適保靖宣慰,彭藎臣所領土兵數千人至,可使胡公 策其恃勇犯忌,使人傳語之曰:賊善伏,且知分合,我 兵常為其誘。宜分奇正左右翼擊,防其衝圍。藎臣不 聽,乘銳直前,果遇伏,墮賊計,挫於城南石塘灣。始大 悔,遂有潰志,遠近震駭,大失望。胡公深憂之曰:如是, 我技窮矣。於是親詣軍營,宣諭,且勞苦之曰:勝負,兵 家常事。惡足介介凡爾。所以僨者,以不知地利,中其 伏。我聞賊酋多死,眾絲棼無紀,且久不得食息,瑕可 攻。若等無畏,顧兵多無衣與器械,乃使人悉索諸質 肆故衣頒給之。加賜錢、帛、牛、酒飲食,召諸金木工,晝 夜繕造器具,懸重賞。苗兵感激,思奮察可用,乃指畫 石塘地形曲折曰:汝宜以兵若干為前鋒,從塘路進, 若干為奇兵,伏道左,水兵船若干環列道右,防其逸, 皆後前鋒數里,候賊將至,某處前鋒迎敵,佯敗走,俟其過伏,伏盡起,三面夾擊,蔑不勝矣。藎臣如公策,賊 果僨敗,北走平望。平望故別有苗兵營。賊不知,會總 督張公從松江兼程來視師,而永順宣慰彭翼南復 從泖湖西出,胡公又同督察趙公,部署參將盧鏜等 厲激之,且躬擐甲胄,徑馳馬趨出,四面合圍,軍聲遂 大振。賊大沮,還走王江涇。既連疲於奔,又餒且病,矧 無統紀,遂大潰不支。土兵與我軍乘之,斬倭首二千 餘級,墮溺水死者不可勝校。蓋自是嘉興杭州人,始 安杭軍民,主客始知賊猶人非真,若鬼神雷電虎豹, 然不可嚮邇浸有鬥志。賊亦自是稍稍顧忌,逆氣狂 謀,漸以虧朒,始可誘而圖矣。嗟乎。奇變決而波才破, 洛澗襲而淮淝捷。嘉山合而博陵奔。蓋自昔禍亂之 興,必有忠義材武韜鈐之臣,以指揮擘畫敉寧戡定。 蓋天所以奠。安維極綏輯神人鴻德,好生常假手乎。 鉅公偉人實為之。孰云:其果夢夢哉。武進左子好,論 次當世事而謂,故所收公私牘牒,所載王江涇戰功 淆無紀屬余詮,次余為詮,次而歸之。庶後經世者有 考焉。

按俞獻可《紀平望之捷》云:嘉靖乙卯夏五月,官兵敗 賊於吳江之平望。先是永保之兵,既皆失利,賊遂肆 猖獗。一西北入太湖犯常州,一西南犯常嘉湖,其犯 杭州者至塘棲。二宣慰復失利,賊掠北關去,欲由蘇 州入海道經吳江之平望,浙直鄉兵會擊之,賊腹背 受敵,大敗,走松江至三店。我兵邀擊之,斬首七百有 奇,中毒死者千餘人,是戰也。巡按御史胡公宗憲副 使董士弘僉事,王詢以浙兵至,參政任環知府林懋 舉以直隸兵至,而三店則推官。劉泉功居多,皆不藉 客兵之援,由是而專任鄉兵之議興矣。嗚呼。客兵之 用,豈得已哉。蓋彼之狡獷不馴,非素有禮義之習。我 之恩威未洽,難責以忠愛之心恤之過則驕,操之急 則變。勝敵不足以償,其掠民之害厚賞,不足以稱其 邀求之私,前方城宗氏論之詳矣。雖然寇攘起,猝民 不知兵慮客兵之禍。而徒驅民以戰,如投羊於虎,是 畏溺而避舟者耳。故調客兵者一時之權,恃客兵而 忘練鄉兵者非經遠之策。調客兵而練鄉兵,兵可用 矣。而後酌勢之緩急,敵之多寡,以處客兵遣之,則我 無乏用之嫌,留之又有,以制其反,噬之毒我,梅林胡 公之底定東南也。外立戰勳內鮮兵變,今日遣客兵 數千而賊無玩心,明日來客兵數千而民無懼色者 用此道也。彼謂客兵必不可用,而又無練募之法者 吾不知其終矣。又《紀陸涇壩之捷》云:嘉靖乙卯五 月,松江柘林之寇千餘人流突李塔匯,歷張家莊小 崑山,趨泖湖而北。保靖宣慰彭藎臣兵追之,抵蘇州 陸涇壩,壩離城十里而近,兵備副使任環督兵擊之, 擒其梟帥俘,斬五六百級,水火死者不計,屍盈阡陌, 婁水為赤。殘寇僅二百人,值暴雨,追之不克,逸歸柘 林。嗚呼。往歲,倭賊覘我無備,揚帆深入,視吾蘇不啻 儿上肉耳。是捷也。論者皆謂,我兵有死之心,無生之 氣,而又益以藎臣善戰之兵,其勝宜也。愚謂不然,戰 之日,愚親見之矣。巡撫乘城督兵傳餐,寇矢如雨,自 婁門以東,達於陸涇壩,我眾連呼戰者三,曰今日我 任父對敵,所不捐生以報者,有如此日。由是士氣百 倍。總兵俞大猷并二宣慰兵,三路并進,奮勇夾擊,遂 收全功。當是時,使非任公身先督戰,則吾不知民之 僇力者何如。使戰而弗勝,則鼓寇之怒,其慘,吾又不 知何如也。抑陸涇蘇之東境也,前此浙江巡按御史 胡公宗憲有王江涇之捷,後此提督都御史曹公邦 輔有橫涇之捷,則蘇之西境,未幾任公復有常熟三 丈浦之捷,則蘇之北境,一歲而賊四GJfont於蘇。蓋自是 而蘇無倭寇矣。

按龔良相《紀橫涇之捷》云:嘉靖乙卯秋八月,倭賊自 象山登岸流突南京焚安定門,殺一把總一指揮走 無錫。而南提督都御史曹公邦輔引兵馳護孝陵,因 追及于蘇州之滸墅,賊驕蹇益甚。公與副使王崇古、 僉事董邦政知府林懋、舉知縣康世耀,把總婁宇曰: 此賊勢埒數千勍敵,我地形兵力為彼所窺,他日大 舉入寇,何以支之。誓滅此而後入城,乃分授信地,申 主客應援之規,以崇古邦政宇率指揮張大綱、武生 車梁躡賊所向,遇敵先登為正兵。懋舉世耀領兵屯 吳林廟之左北護郡城南,扼賊衝為援兵。生員陳淮 等與嚴家兵沙兵分突衝截,為奇兵度。賊走太湖,募 水兵於湖濱東山,巡檢領數十艘往來探哨,為遊兵 又度。賊不走,太湖必分,蹤以牽制我師。或棄金帛於 道餌,我嚴諭毋離。伍毋拾遺士皆股栗,殊死戰,賊至 吳林廟,我兵擒斬二十七人餘,走楊山迤至靈巖奪。 民船由新港出太湖,欲走洞庭,見我兵旗幟不敢渡。 復登岸至橫涇前馬橋,匿一民舍,我兵圍而火攻之, 賊潰出遁,伏田禾中,不能得車梁,捫其所殺人肉尚 未寒。又草露未動,乃令眾大呼賊。在此賊果驚出,遂 俘斬之,無一人得脫者,而大綱手刃數人,力盡死。淮 亦戰沒於陣。始,賊欲寄徑常熟,往附柘林之賊,劫二人前,數十武,導之常熟,在無錫之北,二人紿之而南, 且道辟行人曰:賊至矣,報官兵,賊已陷絕地,速來,可 盡擒也。賊比敗,恨二人入骨,競臠割之。嗚呼。是賊以 五十三人,馳突八郡,轉戰三千餘里,所過皆不焚掠, 惟與敵者殺,此其勢其志可知也。已非曹公之定策, 群有司之戮力,蘇松之禍,未已也。雖然,大綱、淮之死, 敵二人之紿,賊固非碌碌者。惜二人之姓字不傳。 按張節《紀後梅之捷》云:嘉靖乙卯冬十一月,倭賊自 福建福寧州之連江洪流入浙境,越平陽仙居,至寧 波奉化與錢倉賊合,幾七百人深入紹興,勢益滋蔓。 提督都御史胡公宗憲,親督兵備副使許東望、容美、 土目田九霄、同知曲入繩等兵,往戡之,遇賊江橋,僅 隔一河。公謂諸將曰:賊見我,不顧而南,其氣未可乘。 若稍止觀望可圖也。吾茲試之。乃於馬上自持一幟, 作指揮狀,賊果聚觀。公笑曰:此易與耳。乃令兵渡河 九霄,邀其前入,繩襲其後。賊見兩兵迭至,大怖而走。 至後梅匿民家。公復大笑曰:賊若乘我兵半渡,迎擊, 勝負猶未可量。今已投死地,復何能為。乃悉眾圍之 三匝,縱火焚之,死者強半。值天雨,公與將士立田中, 夜二鼓,大霧咫尺,莫辨,賊乘黑衝典史吳成器軍,成 器故善戰,驅兵四面奮擊之,擒斬復若干。然脫走者 猶眾。公計賊必由山西嶺而遁,嶺之巔可伏也。命設 伏以待。夜將半,賊果至,遂大敗之。斬首及焚死者積 五百二十有奇餘,奔太平蒲岐港官兵復追之,賊堅 壁不出,乃夜逼賊壘投以霹靂火器,讙若劫營者。賊 驚起自相攻,擊死者又若干人,得脫者無幾,竟出洋 去。丙辰春正月也,時公新膺簡命未浹旬,輒有奇捷 如此。

按徐渭《紀龕山之捷》云:龕山之賊自溫州登岸,蔓延 於會稽,經歷文某與戰於苦竹嶺,副使孫宏軾併軍 門,所調奇兵與戰於析開嶺,于翁家GJfont參將盧鏜與 戰於斤嶺於梁衕。賊乃敗走,龔家畈百官渡過曹娥 江順流而西,狡黠善鬥噬GJfont孔棘初。總督都御史胡 公宗憲方在浙西勦,川沙之賊移檄諸將,竟未有能 殄之者,至是親提大兵至,欲斬不用命者以徇。於是 僉事李如桂、王詢指揮。楊永昌、知事何常明、典史吳 成器等兵併力追擊于瓜山,戰三界。戰母婆嶺朱家 漊賊遁蕭山之丁村,航塢至陳家灣。雖多所殺傷,而 凶燄愈熾。公至,擇地形壁龕山之巔,分諸將信地皆 露宿以待。時參將盧鏜戰還,公促明日再戰,鏜曰:士 疲矣,休養數日,乃可。公佯許諾,而密召親兵謂曰:若 曹豢養久未立戰功,今賊將滅,而諸將首鼠不進,萬 一賊得脫此徑,渡錢塘江,奈何。今日正若曹立功之 會,能乘其不意而襲之,賊可盡也。眾皆踴躍請效死 已。乃激令典史吳成器統之以進,不數里,遇賊死,戰 無不一當十,賊遂大敗,循海而走,登匿山坡堡內,我 兵四面奮擊,賊不得已,登屋擲瓦礫,下瓦盡繼之,以 鎗鎗盡投刀,刀盡乃下,死守。我兵攻堡破之,悉斬首 以獻。時日,且暝公喜謂諸將曰:此賊流突千里,轉戰 無慮數十次,無能攖其鋒者。今一鼓蕩平真,朝廷天 威也。命取賊心啖之,選猙獰首級二十餘顆置案上, 每顆為飲一觥,左右皆失色,而公談笑自若也。達旦 諸營方知破賊,相率入賀,公謂鏜曰:再一二日。何如。 鏜大欽服,乃完師而歸。時乙卯仲冬既望也。

按吳嶔《紀清風嶺之捷》云:嘉靖乙卯冬十一月,倭舶 三艘艤南麂之。西麓提督都御史胡公宗憲預設海 艦,封守甚固,二舶不能入。揚帆而東,其一西走我兵 躡之。沉其舟追入嶴,內相持八晝夜賊窘甚,從山後 竊划船逸去,颶風驅回登劫大嶴至三港,守備劉隆, 千戶劉綱,百戶張澄戰歿于陣。賊勢復熾遂越金鄉 趨台州以漸北向,時公方奏樂清之捷,會台州告急 公笑曰:寇來有三敗,我皆得之不足平也。初寇登平 陽守將不循約束,故得深入今台守譚綸干城之將 且素受方略,賊玩蹂其疆一兵法小敵之堅,大敵之 擒,寇方得志王港,其氣驕我兵方捷於樂清,其氣勁 以勁乘驕如拉朽耳。二容美兵精悍甲諸部,萬里從 征朝氣正銳,但初未諳險阨,今授以布伏邀擊之法 則為全勝之技。三遂命分道布截天台,以南綸兵當 之。新昌以北容美兵當之。綸兵逼壘而進以典史吳 成器,統部署為前哨,報效吏章延廩為後哨,百戶王 世仁,陳濠督健卒,伏於小江道左,知事陳東督鄉兵 伏於顏坑諸處,而又迎賊所向預置藥蜜藥餅餌之。 由是賊或中伏,或中毒擒獲三十餘顆,傷死者不計。 始悔入台州境,十二月抵新昌知應台關有備,去至 嵊縣三界上館嶺,會容美兵陳,而待田九霄以正兵 當其前,田九章援兵繼進,左翼則留守王倫伏兵當 之,右翼則經歷畢爵伏兵當之,指揮吳江率部兵遶 賊背,後夾擊且多張旗幟為疑兵以撼賊勢,賊四面 受敵,且戰且走。我兵追之入清風嶺,烈女祠俘斬一 百七十餘,是役也。賊二百餘,徒歷溫台紹三郡,始克 勦滅其敢于深入者猶恃,紹興之倭,欲與合夥,迨越台州,始知舊倭己破。于是既畏譚兵,不敢南,復畏土 兵,不敢北。卒至於敗。如公所料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