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08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八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八卷目錄

 身體部紀事

 身體部雜錄

 身體部外編

人事典第八卷

身體部紀事编辑

《河圖》「蒼帝并乳。」

《河圖始開圖》:黃帝名軒,北斗黃帝之精,母,地祇之女, 附寶之郊野,大電繞斗樞星,耀感附寶生軒胸,文曰: 「黃帝子。」

《春秋元命苞》:「顓頊駢幹,上法月,參事成紀,以理陰陽。」 《吳越春秋》:「鯀娶於有莘氏之女,名曰女嬉,年壯未孳, 嬉於砥山,得薏苡而吞之,意若為人所感,因而妊孕, 剖脅而產高密。」

《竹書紀年》:「帝禹、夏后氏胸有玉斗。」

《帝王世紀》:簡翟浴元丘之水,燕遺卵吞之,剖背生契。 《風俗通》:「后稷冬墾田,流汗而種田不生者,人力非不 至,天時不與。」

《山海經》:「結胸國為人結胸。」

《貫胸國》,為人胸有竅。

《世本》:「陸終娶於鬼方氏之妹,謂之女脅,生六子,孕而 不育。三年啟其左脅,三人出焉,啟其右脅,三人出焉。」 《帝王世紀》:「殷時有仙女名昌容,隔肉見骨。」

《春秋元命苞》:「文王四乳,是為含良。蓋。法酒旗,布恩舒 明。」宋均曰乳酒也

《淮南子修務訓》:「文王四乳,是謂大仁。天下所歸,百姓 所親。」

《說山訓》:「文王洿膺,鮑申傴背。」

《書經武成》:「戊午,師渡孟津,癸亥陳於商郊。甲子昧爽, 受率其旅若林,會于牧野,罔有敵於我師,前徒倒戈, 攻於後以北,血流漂杵。」

《白虎通》:「周公背僂,是謂強俊,成就周道,輔於幼主。」 《墨子明鬼篇》:「周宣王殺其臣杜伯而不辜,三年,王田 於圃,杜伯乘白馬素車,朱衣冠,執弓矢,追周宣王,射 入車上,中心折脊,殪車中,伏弢而死。」

《公羊傳》:「夫人譖公於齊侯,齊侯怒,與之飲酒。于其出 也,使公子彭生搚幹而殺之。」

《左傳:莊公八年》,齊襄公田於貝丘,見大豕。從者曰:「公 子彭生也。」公怒曰:「彭生敢見!」射之,豕人立而啼。公懼, 墜於車,傷足喪屨。反誅屨於徒人費,弗得,鞭之見血, 走出,遇賊於門,劫而束之。費曰:「我奚御哉?」袒而示之 背,信之。費請先入,伏公而出,鬥死於門中。

僖公二十三年,晉公子重耳及曹。曹共公聞其駢脅, 欲觀其裸,浴薄而觀之。

二十八年,晉師入曹。魏犨爇僖負羈氏傷於胸。公欲 殺之而愛其材,使問,且視之,病,將殺之。魏犨束胸見 使者,曰:「以君之靈,不有寧也。」距躍三百,曲踴三百。乃 舍之。

《晉語》:文公適齊,齊侯妻之,有馬二十乘,將死於齊而 已矣。姜氏與子犯謀,醉而載之以行,醒,以戈逐子犯 曰:「若無所濟,吾食舅氏之肉,其知厭乎?」勇犯走,且對 曰:「若無所濟,余未知死所,誰能與豺狼爭食?若克有 成公,子無亦晉之柔嘉,是以甘食。偃之肉腥臊,將焉 用之?」遂行。

《荀子君道》篇:「楚莊王好細腰,朝有餓人。」

《淮南子氾論訓》:「曹子為魯將兵,三戰不勝,亡地。千里 柯之盟,榆三尺之刃,造桓公之胸,三戰所亡,一朝而 反之。」

《論衡書虛篇》:齊桓公負婦人而朝諸侯,管仲告諸侯: 「吾君背有疽創,不得婦人,瘡不衰愈。」

《周語》:晉成公之生也,其母夢神規其臀以墨,曰:「使有 晉國。」故名之曰黑臀。

《論語摘輔象》孔子:「胸膺應矩,是謂儀古。」

《春秋孔演圖孔胸》文曰:「制作定世,符運。」

《孔叢子嘉言》篇:「仲尼修肱而龜背。」

《左傳·昭公二十年》:「衛公孟縶狎齊豹。初,齊豹見宗魯 於公孟。」注薦達也為《驂乘》焉,將作亂,而謂之曰:「公孟之不 善,子所知也。勿與乘,吾將殺之。」對曰:「吾由子事公孟, 今聞難而逃,是僭子也。」使子言不信「子行事乎?吾將死之。」 公孟有事於蓋獲之門外,宗魯驂乘。齊氏用戈擊公 孟,宗魯以背蔽之,斷肱,以中公孟之肩,皆殺之。公聞 亂,載寶以出。過齊氏,齊氏射公中南楚背,公遂出。 昭公二十一年,華登以吳師救華氏,宋師敗華氏于 新里。十一月,公子城以晉師救宋,大敗華氏,圍諸南 里。華亥搏膺而呼,見華貙曰:「吾為欒氏矣。」

昭公二十七年,吳公子光伏甲於堀室而享王,王使甲坐於道,及其門,「門階戶席,皆王親也,夾之以鈹。」羞 者獻體,改服於門外,執羞者坐行而入,執鈹者夾承 之及體,以相授也。光偽足疾,入於堀室,鱄設諸寘劍 於魚中以進,抽劍刺王,鈹交於胸,遂弒王闔廬,以其 子為卿。

《吳越春秋》:「公子光伏甲士於窋室中,具酒而請王僚, 使專諸置魚腸劍炙魚中,進之。既至王僚前,專諸乃 擘炙魚,因推匕首,立戟交軹,倚專諸胸,胸斷臆開,匕 首如故,以刺王僚,貫甲達背。」

《左傳·定公四年》,吳入郢,楚子涉雎濟江,入于雲中。王 寢盜攻之,以戈擊王。王孫由于以背受之,中肩,王奔 鄖。鄖公辛之弟懷將弒王,辛以王奔隨。五年,楚子入 於郢。王之在隨也,子西為王輿服,以保路國于脾洩, 聞王所在而後從王。王使由于城麇,復命。子西問高 厚焉,弗知。子西曰:「『不能,如辭』。對曰:『人各有能有不能』。」 王遇盜於雲中,余受其戈,其所猶在,袒而示之背,曰: 「此余所能也。脾洩之事,余亦弗能也。」

《莊子·外物篇》:「萇弘死於蜀,藏其血,三年而化為碧。」 《戰國策》:「宋康王射天笞地,斬社稷而焚滅之,罵國老 諫臣,剖傴之背,鍥朝涉之脛,而國人大駭。」

《莊子逍遙遊》:「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 《莊子田子方篇》:「伯昏無人登高山,履危石,臨百仞之 淵,背逡巡,足二分垂在外,揖列御寇而進之,御寇伏 地汗流至踵。」

《韓子姦劫篇》:「淖齒之用齊也,擢湣王之筋,縣之廟梁, 宿昔而死。」

王充《論衡骨相》篇:「張儀仳脅,卒相秦、魏。」

《史記范雎傳》:「雎事魏中大夫須賈。須賈為魏使於齊, 范雎從齊王聞雎辨口,使人賜雎金十斤及牛酒。須 賈大怒,以為雎持魏國陰事告齊。既歸,以告魏相。魏 相大怒,使舍人笞擊雎,折脅摺齒。」

《呂氏春秋·當務篇》:齊之好勇者,其一人居東郭,其一 人居西郭,卒然相遇于塗,曰:「姑相飲乎?」觴數行曰:「姑 求肉乎?」一人曰:「子,肉也,我,肉也,尚胡革求肉而為?」于 是具染而已。因抽刀而相啖,至死而止。

《春秋後語》:荊軻謂樊於期曰:「願得將軍之首以獻秦 王,秦王必喜而見臣,臣左手把其袖,右手揕其胸。」 《漢書·高祖本紀》:漢王、項羽相與臨廣武之間,而語漢 王數羽罪十,羽大怒,伏弩射中漢王。漢王傷胸,乃捫 足曰:「虜中吾指。」

《吳王濞傳》:高帝兄仲之子,上患吳會稽輕悍,乃立濞 為吳王,王三郡五十三城。高祖召濞相之曰:「若狀有 反,相獨悔業。」已拜,因拊其背曰:「漢後五十年東南有 亂,豈若耶?天下一家,慎無反。」濞頓首曰:「不敢。」

《史記韓信傳》:蒯通以相術說韓信曰:「相君之面,不過 封侯,又危不安;相君之背,貴乃不可言。」張晏曰:「背 畔則大貴。」

《漢書鄧通傳》:「文帝嘗夢欲上天,不能,有一黃頭郎推 上天,顧見其衣,尻帶後穿。」師古曰衣尻帶後謂衣當尻上而居革帶之下處也 覺而之漸臺,以夢中陰目求推者郎,見鄧通,其衣後 穿,夢中所見也。召問其名姓,文帝甚悅,尊幸之。 《益都耆舊傳》:漢武帝時,蜀張寬為侍中,從祀甘泉,至 渭橋,有女子浴於渭水,乳長七尺。上怪其異,遣問之, 女曰:「帝後第七車知我。已知。」寬在第七車,對曰:「天皇 主祭祀者,齋戒不潔,則女人星見。」

《漢書王莽傳》:「莽反膺高視。」

《後漢書劉平傳》:「建武初,平狄將軍龐萌反於彭城,攻 敗郡守孫萌。平時為郡吏,冒白刃伏萌身上,被十創, 困頓不知所為,號泣請曰:『願以身代府君』。賊乃斂兵 止曰:『此義士也,勿殺』!遂解去。萌傷甚氣絕,有頃,蘇渴 求飲,平傾其創血以飲之。」

《李善傳》:「善字次孫,南陽淯陽人,本同縣李元蒼頭也。 建武中疫疾,元家相繼死沒,唯孤兒續始生數旬,而 貲財千萬,諸奴婢私共計議,欲謀殺續,分其財產。善 深傷李氏而力不能制,乃潛負續逃去,隱山陽瑕丘 界中,親自哺養,乳為生湩。」

《東平憲王蒼傳》:「蒼腰帶十圍,顯宗甚重之。詔曰:日者 問東平王,處家何等最樂,王言為善最樂。其言甚大, 副是腰腹矣。」

《楊政傳》:范升嘗為出婦所告,坐繫獄。政乃抱升子潛 伏道傍,候車駕而持章叩頭大言曰:「范升三娶,唯有 一子,今適三歲,孤之可哀。」武騎虎賁懼驚乘輿,以戟 叉政傷胸,政猶不退,哀泣辭請,詔即出升。

《梁冀傳》:「冀妻能作折腰步。」

《戴就傳》:「就,會稽上虞人也。仕郡倉曹掾。揚州刺史歐 陽參奏太守成公浮臧罪,遣部從事薛安案倉庫簿 領,收就於錢塘縣獄,幽囚考掠,五毒參至,每上彭考, 因止飯食不肯下。肉焦毀墮地者,掇而食之。」

《董卓傳》:「越騎校尉伍孚忿卓兇毒,乃朝服懷佩刀以 見卓。孚語畢辭去,卓起送至閣,以手撫其背,孚因出 刀刺之,不中,卓自奮得免,呼左右執殺孚獻帝伏皇后紀議郎趙彥嘗為帝陳言時策,曹操惡 而殺之。其餘內外,多見誅戮。操後以事入見殿中,帝 不任其憤,因曰:『君若能相輔則厚,不爾,幸垂恩相捨』。 操失色俛」仰求出。《舊儀》,三公領兵朝見,令虎賁執刃 挾之。操出顧,汗流浹背。自後不敢復朝請。

《列異傳》:「蔡經與神交,神將去,家人見經詣井上飲水, 上馬而去。視井上,俱見經皮如蛇蛻,遂不還。」

《蔣子文》,漢末為秣陵尉。自謂「骨青,死當為神。」

《交州記》:「趙嫗者,九真軍安縣女子,乳長數尺,不嫁,入 山聚群盜,常著金檎踶屐。」

《魏志·武宣卞皇后傳》《魏略》曰:太祖始有丁夫人。又 劉夫人生子修,劉早終,丁養子修。子修亡於穰,丁常 言將我兒殺之。遂哭泣無節。太祖忿之,遣歸家。後太 祖就見之,夫人方織,外人傳云:公至,夫人踞機如故。 太祖拊其背曰:「願我共載歸乎?」夫人不應。太祖曰:「真 決矣。」遂與絕。

《吳志周瑜傳》「曹仁攻圍甘寧,瑜救寧,圍解,乃渡屯北 岸,克期大戰。瑜親跨馬櫟陣,會流矢中右脅,瘡甚,便 還後。仁聞瑜臥未起,勒兵就陣。瑜乃自興,按行軍營, 激揚吏士,仁遂退。」

《呂蒙傳》:魯肅代周瑜之陸口,過蒙屯下,肅尚輕蒙,蒙 問肅曰:「君受重任,與關羽為鄰,將何計略,以僃不虞?」 肅造次應曰:「臨時施宜。」蒙曰:「今東西雖一家,而關羽 實熊虎也,計安可不豫定?」因為肅畫五策,肅於是越 席就之,撫其背曰:「呂子明,吾不知卿才略所及,乃至 於此也。」

《世說》:鍾毓、鍾會,少有令譽。年十三,魏文帝聞之,召見, 問毓曰:「卿何汗?」曰:「戰戰惶惶,汗出如漿。」復問會:「卿何 不汗?」對曰:「戰戰慄慄,汗不敢出。」

《吳志張昭傳》引《江表傳》曰:孫權即尊位,請會百官, 歸功周瑜。昭舉笏欲褒贊功德,未及言,權曰:「如張公 之計,今已乞食矣。」昭大慚,伏地流汗。

《獨異志》:「晉宣王司馬懿自顧見背。」

《魏志明帝紀》太和元年:「新城太守孟達反,詔司馬宣 王討之。」《魏略》曰:達以延康元年率部曲四千餘家 歸魏文帝。時初即王位,出乘小輦,執達手,撫其背,戲 之曰:「卿得毋為劉僃刺客邪?」遂與同載。 《酉陽雜俎》,魏明帝起凌雲臺,峻峙數十丈,有人鈴下, 能著屐登緣,不異踐地。明帝怪而殺之。腋下有兩肉 翅,長數寸。

《語林》:「何晏美姿容,明帝見之,謂其傅粉,賜之湯餅。晏 食之,汗出如流面,以巾拭之,色轉皎然。」

《外國圖》:「大秦國人長脅。」

《異苑》:「滿奮豐肥,肉潰膚裂,每至暑夏,輒膏汗流溢。」 《晉書華表傳》:「表遷侍中。正元初,石苞來朝,盛稱高貴, 鄉公以為魏武更生時,聞者流汗沾背,表懼禍作,稱 疾歸下舍,故免於難。」

《劉伶傳》:伶嘗醉,與俗人相忤,其人攘袂奮拳而往。伶 徐曰:「雞肋不足以安尊拳。」其人笑而止。

《嵇紹傳》:時朝廷有北征之役,徵紹,紹以天子蒙塵,承 詔馳詣行在所,值王師敗績於蕩陰,百官及侍衛莫 不散潰,唯紹儼然端冕,以身捍衛,兵交御輦,飛箭雨 集,紹遂被害於帝側,血濺御服,天子深哀歎之。及事 定,左右欲浣衣,帝曰:「此嵇侍中血,勿去。」

《周顗傳》:「顗在中朝時,能飲酒一石。及過江,雖日醉,每 稱無對。偶有舊對從北來,顗欣然,乃出二石共飲,各 大醉。及顗醒,使視客,已腐脅而死。」

《桓溫傳》:溫生未期,溫嶠見之曰:「此兒有奇骨,可試使 啼。」及聞其聲,曰:「真英物也。」

《謝安傳》:「簡文帝崩,桓溫入赴山陵,大陳兵衛,將移晉 室。呼安及王坦之,欲於坐害之。坦之甚懼。既見溫,坦 之流汗沾衣,安從容就席。」

《前秦錄》:苻堅背有赤文,隱起成字曰「草付臣。」背有「草 付」字,遂改姓苻氏。

《世說》:王孝伯問王大忱:「阮籍何如司馬相如?」王大忱 曰:「阮籍胸中壘塊,故須酒澆之。」

桓公有主簿善別酒,有酒輒令先嘗。好者謂「青州從 事」,惡者謂「平原督郵。」青州有齊郡,平原有鬲縣。「從事」 言到臍,「督郵」言至膈上住。

《幽明錄》:「王子猷先有背疾,子敬疾篤,恆禁來往。聞子 敬亡,撫心悲惋,都不一聲,背即潰裂。」

《前燕錄》:「慕容雋夢石虎齧其臀,寤而惡之。命發其墓, 剖棺出屍,踏而罵之。」

《南涼錄》:禿髮烏孤因酒走馬,馬倒傷脅,笑曰:「幾使呂 光」父子大喜。

《晉書陶潛傳》:「潛為彭澤令。郡遣督郵至縣,吏白應束 帶見之。潛嘆曰:『吾不能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鄉里 小人』。」

《宋書朱修之傳》:修之戍滑臺,為虜所圍,遂陷於虜。初, 修之母聞其被圍既久,常憂之。忽一旦乳汁驚出,號 泣告家人曰:「吾今已老,忽復有乳汁,斯不祥矣。吾兒其不利乎。」修之果以此日陷沒。

《南齊書王敬則傳》:敬則,晉陵南沙人也。母為女巫,生 敬則而胞衣紫色,謂人曰:「此兒有鼓角相。」敬則年長, 兩腋下生乳,各長數寸。

《集異志》:「梁武帝天監十五年七月,荊州市殺人而身 不僵,首墮於地,動口張目,血如竹箭,直上丈餘,然後 如雨細下。是歲荊州大旱。此冤氣之應。」

《梁書沈約傳》:「約腰有紫痣,聰明過人。」

《羊侃傳》:「侃窮極奢靡,有舞人張淨婉,腰圍一尺六寸, 時人咸推能掌中舞。又有孫荊玉,能反腰帖地,銜得 席上玉簪。」

《南史蕭𠮏明傳》:「𠮏明母病風,積年沉臥,𠮏明晝夜祈 禱。時寒,𠮏明下淚為之冰,叩頭血亦冰不溜。」 《孫法宗傳》:「法宗父隨孫恩入海,澨被害,屍骸不收。法 宗入海尋求,聞世間論是至親,以血瀝骨,當悉漬浸。 乃操刀沿海,見枯骸,則割肉灌血,如此十餘年,臂脛 無完皮,血脈枯竭,終不能逢,遂衰絰終身。」

《魏書帝紀》:「昭成皇帝生而奇偉,臥則乳垂至席。」 《北齊書。王琳傳》:「琳為陳將吳明徹所殺,有一叟以酒 脯來,號酹盡哀,收其血,懷之而去。」

《周書文帝本紀》:「太祖生而背有黑子,宛轉若龍盤之 形。」

《唐書高祖本紀》:「仁公生高祖于長安,體有三乳。」 《舊唐書。呂溫傳》:「溫以小吏事崔漢衡。貞元初,吐蕃背 盟,漢衡為吐蕃所虜,將殺之。溫趨往,以背受刃,吐蕃 義之,由是與漢衡俱免。」

《隋唐嘉話》:太宗閱醫方,見《明堂圖》,五藏之系,咸附於 背,乃愴然曰:「今律杖笞,奈何令髀背分受?」乃詔不得 笞背。

《因話錄》:元宗與諸王會食,寧王對御坐歕一口飯,直 及龍顏。上曰:「寧哥何故錯喉?」黃幡綽曰:「此非錯喉,是 噴嚏。」

《銷夏》貴妃,每至夏月,常衣輕綃,使侍兒交扇鼓風,猶 不解其熱,每有汗出,紅膩而多香。或拭之于巾帕之 上,其色如桃紅也。

《唐書烈女傳》:「李孝女者,瀛州博野人。安祿山亂,被劫 徙他州。聞父亡,欲間道奔喪,一子不忍去,割一乳留 以行。」

《元德秀傳》:「德秀兄子襁褓喪親,無資得乳媼,德秀自 乳之,數日湩流,能食乃止。」

《良常仙系記》:「陸修靜背有斗文。」

《大唐新語》:畢構性至孝。初丁繼親憂,其蕭氏、盧氏兩 妹皆在襁褓,親乳之,乳為之出。及其亡也,二妹皆慟 哭,絕者久之。言曰:「雖兄弟無三年之禮,吾荷鞠育,豈 同常人。」遂三年服。朝野之人,莫不涕泗。

韓思彥以御史巡察于蜀。成都富商,積財巨萬,兄弟 三人分資不平,爭訴長吏受其財賄,不決與奪。思彥 推案數日,令廚者奉乳自飲訖,以其餘乳賜爭財者, 謂之曰:「汝兄弟久禁,當饑渴,可飲此乳」纔遍,兄弟竊 相語,遂號哭攀援不解,但言曰:「侍御豈不以兄弟同 母乳耶?」悲號不自勝,請同居如初。

《諧噱錄》:齊王主客郎頓丘李恕身短,盧詢祖腰粗。恕 曰:「盧郎腰粗帶難匝。」答曰:「丈人身短袍易長。」恕又謂 詢祖曰:「盧郎聰明必不壽。」答曰:「見丈人蒼蒼在鬢,差 以自安。」

《酉陽雜俎》:蜀有費雞師,為人解災,必用一雞,設祭於 庭。嘗謂奴滄海曰:「爾將病。」令袒而負戶,以筆再三畫 於戶外,大言曰:「過過!」墨遂透背焉。

相傳江淮間有驛,俗呼「露筋。」嘗有人醉止其處,一夕, 白鳥蛄嘬,血滴筋露而死。

同州司馬裴沆常說,再從伯自洛中將往鄭州,在路 數日,晚程偶下馬,覺道左有人呻吟聲,因披蒿萊尋 之。荊叢下見一病鶴,垂翼俛咮翅,關上瘡壞無毛,且 異其聲。忽有老人,白衣曳杖,數十步而至,謂曰:「郎君 年少,豈解哀此鶴耶?若得人血一塗,則能飛矣。」裴頗 知道,性甚高逸,遽曰:「某請刺此臂血不難。」老人曰:「君 此志甚勁,然須三世是人,其血方中。郎君前生非人, 唯洛中葫蘆生三世是人矣。郎君此行,非有急切,可 能郤至洛中干葫蘆生乎?」裴欣然而返。未信宿至洛, 乃訪葫蘆生,具陳其事,且拜祈之。葫蘆生初無難色, 開襆取一石合,大若兩指,援針刺臂,滴血下滿其合。 授裴曰:「無多言也。」及至鶴處,老人已至。喜曰:「固是信 士。」及令盡其血塗鶴言,與之結緣。視鶴所損處,毛已 生矣。

《廬陵官下記》:韋少卿不喜書,嗜好劄青。其季父嘗令 解衣視之,胸中刺一樹,樹上集鳥數十,其下懸鏡,鏡 鼻繫索,有人止於側,牽之。叔不解,問焉,少卿笑曰:「叔 不曾讀張燕公詩否?」「挽鏡寒鴉集耳。」

《稽神錄》:「戊寅歲,吳帥征越,敗於臨安,裨將劉宣傷重, 臥於死人中。宣肥白如瓠,初伏於地,越人割其凥肉, 宣不敢動。後瘡愈,肉不復生,作事少偏《夢溪筆談》:「夏文莊性豪侈,稟賦異於人,纔睡即身冷 而僵,一如逝者。既覺須令人溫之,良久方能動人。有 見其陸行,兩車相連,載一物巍然,問之,乃綿帳也。以 數千兩綿為」之,常服仙茅、鍾乳、硫黃,莫知紀極。晨朝 每食鍾乳粥。有小吏竊食之,遂發疽,幾不可救。 《談圃》:仁宗嘗患腰疼,李公主薦一黥卒,即召見,用針 刺腰,針才出,即奏云:「官家起行。」上如其言,行步如故, 遂賜號興龍穴。

《聞見前錄》:仁宗朝,程文簡公判大名府時,府兵有肉 生於背,蜿蜒若龍伏者,文簡收禁之,以其事聞。仁宗 謂宰輔曰:「此何罪也?」令釋之。後其兵以病死。嗚呼,肉 龍生於兵之背,妖也。帝釋之,德足以勝妖矣。兵輒死, 宜哉。

《春渚紀聞》:錢塘西湖壽星寺老僧則廉,言:蘇先生作 郡倅日,與參寥子同登方丈,即顧謂參寥曰:「某前身 山中僧也,今日寺僧皆吾法屬耳。」後每至寺,即解衣 盤礡,久而始去。則廉時為僧雛侍側,每暑月袒露竹 陰間,細視公背有黑子若星斗狀,世人不得見也。即 北山君謂顏魯公曰:「『誌金骨,記名仙籍』是也。」

《東軒筆錄》:王平甫學士軀幹魁碩,而眉宇秀朗。嘗盛 夏入館中,方下馬,流汗浹衣。劉邠見而笑曰:「君真所 謂汗淋學士也。」

《老學菴筆記》:「錢遜叔侍郎少時泝汴,舟敗溺水,流二 十里,遇救得不死。旬日猶苦腰痛,不悟其故。視之有 手跡大如扇,色正青,五指及掌宛然可識,若擎其腰 間者。此其所以不死也。」

《宋史范鎮傳》:鎮篤於行義,兄鎡卒於隴城,無子,聞其 有遺腹子在外,鎮時未仕,徒步求之兩蜀間,二年乃 得之,曰:「吾兄異於人,體有四乳,是兒亦必然。」已而果 然,名曰「百常。」

《孝義傳》:「楊慶,鄞人,父病,貧不能召醫,迺刲股肉啖之, 良已。其後母病不能食,慶取右乳焚之,以灰和藥進 焉,入口遂差,久之乳復生。」

《讀書鏡》:楊愿與秦檜善,至飲食動作悉效之。檜嘗食, 因噴嚏失笑,愿亦陽噴飯而笑,左右哂焉。檜亦厭之, 諷御史排擊而去。

《悅生》《隨抄牛》思進有膂力,常負壁而立,令力士二人 撮其乳,曳之不動,軍中咸異之。

《元史世祖紀》:「真定民劉驢兒有三乳,自以為異,謀不 軌。事覺,磔裂以徇。」

《明外史章溢傳》:「溢,龍泉人。寇破龍泉,執溢就問計策。 溢厲聲責之。賊怒,縛溢于柱,以刀磨脅,欲降之,溢不 為屈,賊竟不敢害。」

《遯園居士名公像記》:倪文僖公與子文毅公像,俱方 面大耳,豐頤頦,微髭鬚,文毅尤為肥碩。聞其曾孫翰 儒言,腰帶圍,可容中人四軀也。公無子,里中傳文僖 禱北岳,其夫人姚夢岳神指捧香合重子曰:「以為爾 子。」孕而生公,故名岳。言公隱宮,公曾生子。《祝枝山野 記》亦言文毅頎躬廣頤,美如冠玉,腹大十圍,體有四 乳云。而陳中丞《人物志》言「文僖雙目如電,體有四乳」, 祝或誤也。

身體部雜錄编辑

《易經屯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剝》六四象:「剝床以膚」,切近災也。按程傳:「剝及其膚」,身 垂于亡矣,切近于災禍也。

《咸》:九五,咸其脢,無悔。按:《本義》:脢,背肉,在心上而相背, 不能感物而無私係。

明夷。六四,入于左腹。獲明夷之心,出于門庭。按:建安 丘氏曰:「《坤》為腹,左者,隱僻之所也。六四進居坤體之 下,故曰『入于左腹』。」

《睽》:六五,悔亡,厥宗噬膚,往何咎?按:程傳「噬膚」,噬齧其 肌膚而深入之也。

《夬》:九四:臀無膚,其行次且。按《程傳》:「臀無膚」,居不安也。 「行次且,進不前也。」

《姤》九三:臀無膚,其行次且,厲,無大咎。

困初六: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歲不覿。按:《本義》:臀, 物之底也。困于株木,傷而不能安也。

艮,「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按:《本義》 身,動物也,唯背為止,艮其背則止於所當止也。止於 所當止,則不隨身而動矣,是不有其身也。如是則雖 行於庭除有人之地,而亦不見其人矣。蓋「艮其背而 不獲其身」者,止而止也。「行其庭而不見其人」者,行而 止也。動靜各止其所,而皆主夫靜焉,所以得「無咎」也。 九三艮其限,列其夤,厲薰心。按《本義》限身上下之際, 即腰胯也。夤,膂也。止於腓則不進而已。九三以過剛 不中,當限之處,而艮其限,則不得屈伸,而上下判隔, 如「列其夤」矣。危厲薰心,不安之甚。

六四,艮其身,無咎。《象》曰:「艮其身」,止諸躬也。按:《本義》:以
考證.svg
陰居陰,時止而止,故為「艮其身」之象,而占得無咎也。

《渙》:九五,渙汗其大號,渙王居,無咎。按:《夲義》,巽體,有號 令之象。汗謂如汗之出而不反也。

《說卦》十一:「坎」,其於人也,為血卦,為赤。按:《正義》:「為血卦」, 取其人之有血,猶地有水也。為赤亦取血之赤。《大全》 鄭氏曰:「氣為陽,運動常顯;血為陰,流行常幽。」吳氏曰: 「為血卦。」離火在人身為氣,坎水在人身為血也。為赤 者,得乾中畫之陽,故與乾同色也。

《詩經衛風碩人篇》:「膚如凝脂。」按:注:「凝脂,脂寒而凝者, 亦言白也。」

《大雅·行葦》篇:「黃耇台背。」按注:「台,鮐也。人老則背有鮐 文。」

《禮記禮運》:「禮義也者,所以固人肌膚之會、筋骸之束 也。」

「四體既正,膚革充盈」,人之肥也。

《內則》「在父母舅姑之所,不敢噦噫、嚏、咳、欠伸、跛倚、睇 視,不敢唾洟。」

父母唾洟不見。

《少儀》「侍坐於君子,君子欠伸,問日之早莫」,雖請退可 也。

《孝經開宗明義章》:「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 之始也。」

《春秋元命苞》:「陰極於八,故人旁八幹,長八寸。」

陽立於三,故「人脊三寸而結。」

腰而上者為天。尊高陽之狀。「腰而下者為陰。」豐厚地 之重。數合於四。故腰周四尺。

膏者神之液。

《列子楊朱篇》:「禽子問楊朱曰:『去子體之一毛,以濟一 世,汝為之乎』?」楊子曰:「世固非一毛之所濟。」禽子曰:「假 濟,為之乎?」楊子弗應。禽子出語孟孫陽,孟孫陽曰:「子 不達夫子之心,吾請言之。有侵若肌膚獲萬金者,若 為之乎?」曰:「為之。」孟孫陽曰:「有斷若一節得一國,子為 之乎?」禽子默然有間。孟孫陽曰:「一毛微於肌膚,肌膚」 微於一節,省矣。然則積一毛以成肌膚,積肌膚以成 一節,一毛固一體萬分中之一物,奈何輕之乎? 《莊子齊物論》:「民濕寢則腰疾偏死。」

《大宗師子輿》曰:「化予之尻以為輪,以神為馬,予因而 乘之,豈更駕哉。」

《史記蘇秦傳》:秦說齊宣王曰:「臨淄甚富而實,舉袂成 帷,揮汗成雨。」

《婁敬傳》:敬說上曰:「夫與人鬥,不搤其亢,拊其背,未能 全勝。今陛下入關而都按秦之故,此亦搤天下之亢 而拊其背也。」

《漢書賈山傳》:「赦罪人,憐其衣,赭書其背。」

《賈誼傳》:誼上疏略曰:「行臣之計,請必係單于之頸而 制其命,伏中行說而笞其背。」

京房《易妖占》曰:「人生子有二胸,民謀其主。」

人生子無尻,國主以仇亡。

《淮南子精神訓》:「今夫繇者,揭钁臿,負籠土。」繇役也籠受土籠也 鹽汗交流。喘息薄喉。白汗如鹽當此之時,得《茠越》下,則脫 然而喜矣。

《說文》:「湩,乳汁也。」胸,心上膈也。膺,胸也。臆,胸骨也。「脊,背。」 也。背,脊也。腰,身中也。脢,背肉也。胂,夾脊肉也。瘜,寄 肉也。骿,并脅也。膀,兩旁也。從內劦聲。筋,體之力也。可 以相連屬作用也。骨,體之質也。肉之核也。髓,骨中脂 也。汗,身液也。睢,尻也。

《通俗文》:「乳病曰。」腋下謂之脅, 《魏志高堂隆傳》:「初,太和中,中護軍蔣濟上疏曰:『宜遵 古封禪』。詔曰:『聞濟斯言,使吾汗出流足』。」

《博物志》:「戰鬥死亡之處,其人馬血積年化為燐燐,著 地及草木如露,略不可見。行人或有觸者,著人體便 有光,拂拭便分散無數,愈甚。有細咤聲如炒豆,惟靜 住良久乃滅。其人忽忽如失魂,經日乃差。」

《神仙服食經》仙藥有陽丹、陰丹、陰丹,婦人乳汁也。婦 人十五已上,下為月客有身。月客絕,上為乳汁。 《養性經》:「乳者意之府也。」

《續博物志計然》云:「人受命於天地,變化而生。一月而 膏,二月而脈,三月而胚,謂如水泡之狀。四月而胎,謂 如水中蝦䗫胎也。五月而筋,六月而骨,謂血氣變為 肉,肉為脂,脂為骨也。七月而成形,八月而動,九月而 躁,十月而生。」

「望梅生津」,「食芥墮淚」,此五液之自外至也。「慕而垂涎」, 「愧而汗發」,此五液之自內至也。

「眼者身之鏡,耳者體之牖,視多則鏡昏,聽眾則牖閉。 面者神之庭,髮者腦之華,心悲則面燋,腦減則髮素。 精者體之神,明者身之寶,勞多則精散,營多則明消。」 《嬾真子》:「俗說以人嚏噴為人說,此蓋古語也。」《終風》之 詩曰:「寤言則寐,願言則嚏。」《箋》云:「言我願思也。嚏當為 不敢嚏咳。我真憂悼而不能寐,如思我心如是,我則 嚏也。」今俗人嚏,云人道我,此乃古之遺語也。《漢·藝文 志》雜占十八家三百一十卷內《嚏耳鳴雜占》十六卷注云:「嚏,丁計反。」然則嚏耳鳴皆有吉凶。今則此術亡 矣。

搜采《異聞錄》:今人噴嚏不止者,必噀唾祝云:「有人說 我。」媍人尤甚。 《容齋三筆法苑珠林》敘佛之初生云:「開卍字於胸前, 躡千輪於足下。」又占相部云:「如來、至真,常於胸前自 然卍字大人相者。」乃往占世,蠲除穢濁,不善行。故予 於《夷堅丁志》中載蔡京胸字,言京死後四十二年遷 葬,皮肉消化已盡,獨心胸上隱起一卍字,高二分許, 如鐫刻所就,正與此同。以大姦誤國之人而有此祥, 誠不可曉也。

《夢溪筆談》:「醫者所論人鬚、髮、眉,雖皆毛類,而所主五 藏各異,故有老而鬚白、眉髮不白者,或髮白而眉鬚 不白者,臟氣有所偏故也。大率髮屬于心,稟火氣故 上生;鬚屬腎,稟水氣故下生;眉屬肝故側生。男子腎 氣外行,上為鬚,下為勢,故女子宦人,無勢則亦無鬚, 而眉髮無異於男子,則知不屬腎也。」

《漁樵問對》樵者問漁者曰:「人謂死而有知,有諸?」曰:「有 之。」曰:「何以知其然?」曰:「以人知之。」曰:「何者謂之人?」曰:「耳 目鼻口,心膽脾脈之氣,全謂之人。心之靈曰神,膽之 靈曰魄,脾之靈曰魂,脈之靈曰精。心之神發乎目則 謂之視,脈之精發乎耳則謂之聽,脾之魂發乎鼻則 謂之臭,膽之魄發乎口則謂之言。八者具備,然後謂」 之「人。」

《席上腐談》。魏伯陽《參同契》云:「男生而伏,女偃其軀。非 徒生時,著而見之,及其死也,亦復效之。」本在交媾,定 制始先。褚氏遺書云:「陽氣聚面,故男子面重,溺死必 伏;陰氣聚背,故女子背重,溺死必仰;走獸溺死,俯仰 皆然。」《素問》云:「升降出入,無器不有。」注云:「壁窗戶牖,兩 面伺之,皆承來氣衝擊于人,是則出入氣也。以物投」 井及葉下,翩翩不疾,皆升氣所礙也。虛管溉滿,捻上 懸之,水固不泄,為無升氣而不能降也。空瓶小口,頓 溉不入,為氣不出而不能入也。故曰:「升降出入,氣無 不有。」予幼時有道人見教,則劇燒片紙納空瓶,急覆 於銀盆水中,水皆湧入瓶,而銀盆鏗然有聲,蓋火氣 使之然也。又依法放於壯夫腹上,挈之不墜,即如銅 水滴捻其竅,則水不滴,放之則滴。修養家存神於泥 丸,則丹田之氣上升,蓋神之所至,氣亦隨之而住也。 《房中術》所謂手按尾閭,吸氣嚥津,雖得其緒餘,而亦 不泄。欲知時辰陰陽,常別以鼻。鼻中氣陽時在左,陰 時在右,亥子之交,兩鼻俱通,丹家謂玉洞雙開是也。 《宛委餘編抱朴子》云:「不灰之木,不熱之火。」則所謂有 溫泉而無寒火,非也。又曰:「無身之頭,無首之體。」若無 首之體,《夷堅志》等書凡三載之,無身之頭,不知為何 物。

「鉤元五不男,天揵妒,變半五不女,螺文鼓角線 《圖書編》。」愚謂人之一身,首乾腹坤,而心居其中,其位 猶三才也。氣統於腎,形統於首,一上一下,本不相交, 所以使之者,神交也。神運乎中,則上下渾融,與天地 同流,此非三才之道歟?夫神守于腎,則靜而藏伏,《坤》 之道也。守於首斯動而運行,《乾》之道也。藏伏則妙合 而凝,運行則周流不息。妙合而凝,周流不息者,「乾坤 合德」也。

身體部外編编辑

《續博物志》:有一國王,小夫人生一肉團,大夫人妬之, 作木函棄之常河水。後河邊人得之,肉破,生千小兒, 勇健欲伐父王國,小夫人以乳五百道射小兒口,遂 弛弓仗,號為「賢劫千佛。」

賢奕泗州僧伽頂有一孔,以絮窒之,發絮則異香出, 氛氳滿室。佛圖澄左乳下一孔,圍七寸,亦以絮窒之, 夜欲讀書,發絮則光照一室,時時水邊引腸胃滌之, 復納於內,物理有不可致詰者。重瞳四乳,不足道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