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10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十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十卷目錄

 髮部彙考

  素問上古天真論

  釋名釋形體

  髻鬟品髻制

  藝圃折中髮屬心

  空同子髮者血之餘

  本草綱目髮髲釋名 髮髲修治 髮髲氣味 主治 髮髲發明 亂髮釋名

   亂髮氣味 亂髮主治 亂髮發明 附方

 髮部藝文一

  白髮賦          晉左思

  陶母截髮賦       唐浩虛舟

 髮部藝文二

  秋夕嘆白髮        梁何遜

  嘆白髮         唐韋應物

  初見白髮         白居易

  嘆髮落           前人

  感髮落           前人

  白髮            前人

  嗟髮落           前人

  白髮            前人

  白髮            前人

  因沐感髮寄朗上人二首  前人

  始見二毛          鮑溶

  鑷白            韋莊

  綠鬢            徐夤

  白髮吟          杜荀鶴

  傷華髮           羅隱

  白髮           僧齊己

  雲鬟           趙鸞鸞

  白髮          金桑之維

  髮黃有感         杜仁傑

  夜坐見白髮寄別朱仲開張甌江

               明陳鶴

  白髮            劉基

  喜白髮為陳師復賦     錢惟善

  秋髮           朱曰藩

  見白髮          楊循吉

 髮部紀事

 髮部雜錄

 髮部外編

人事典第十卷

髮部彙考编辑

《素問》
编辑

《上古天真論》
编辑

岐伯曰:「女子七歲,腎氣盛,髮長。」

女子七歲,腎氣方盛。血乃腎之液,髮乃血之餘。

《四七》筋骨堅,髮長極。

《五七》、「陽明脈衰,髮始墮。」

陽明之脈榮於面,循髮際,故其衰也髮墮。

六七,三陽脈衰於上,髮始白。

血脈華於色,血脈衰,故「髮白」 也。

丈夫八歲腎氣實髮長。

《五八》、腎氣衰,髮墮。

男子衰於氣,故根氣先衰而髮墮也。

《六八》,陽氣衰竭於上,髮鬢頒白。

根氣先衰。而標陽漸竭矣。《平脈篇》曰。寸口脈遲而緩。緩則陽氣長。其色鮮。毛髮長。陽氣衰。故髮鬢白也。

八八則髮去。

數終衰極,是以不惟「頒白枯槁」 而更脫落矣。

《釋名》
编辑

《釋形體》
编辑

髮,拔也。拔擢而出也。

鬢,峻也。所生高峻也。

髦,冒也,覆冒頭頸也。

《髻鬟品》
编辑

《髻制》
编辑

髻始自燧人氏,以髮相纏而無繫縛。

《藝圃折中》
编辑

《髮屬心》
编辑

鬚、眉、髮皆毛類分所屬。毛髮屬心火也,故「上生」貴人, 勞心故少髮。

《空同子》
编辑

《髮者血之餘》
编辑

髮血之餘。血陰也。髮黑者,水之色也。白者反,從母氣 也。凡物極則反

《本草綱目》
编辑

《髮髲釋名》
编辑

李當之曰:「髮髲是童男髮。陶弘景曰:『不知髮髲,審是 何物。髲字書記所無,或作蒜字。今人呼斑髮為蒜髮, 書家亦呼亂髮為鬈,恐即鬈也。童男之理,或未全明』。」 蘇恭曰:「此髮髲根也。年久者用之神效。字書無髲字, 即髮字誤矣。既有亂髮,則髮髲。去病用陳久者,如船 茹、敗天翁、蒲席,皆此例也。」甄立言《本草》作𩮀,𩮀亦髮 「也;鬈乃髮美貌,有聲無質。」陶說非矣。寇宗奭曰:「髮髲、 亂髮,自是兩等。髮髲味苦,即陳舊經年歲者,如橘皮、 半夏,取陳者入藥更良之義。今人謂之頭髮,其亂髮 條中,自無用髲之義。二義甚明,不必過搜索也。」李時 珍曰:「髮髲乃剪,髢下髮也。亂髮乃梳,櫛下髮也。」按:許 慎《說文》云:「大人曰髡,小兒曰髢。」顧野王《玉篇》云:「髲,鬄 也。鬄,髮髲也。」二說甚明。古者刑人鬄髮,婦人以之被 髻,故謂之髮髲。《周禮》云:「王后夫人之服,有以髮髢為 首飾者」是矣。又《詩》云:「鬒髮如雲,不屑髢也。」甄權所謂 髮𩮀,雷斆所謂「二十男子頂心剪下髮」者,得之矣。李 當之以為童男髮,陶弘景以為鬈髮,蘇恭以為髮根, 宗奭以為陳髮者,並誤矣。且顧野王在蘇恭之前,恭 不知《玉篇》有「髲」字,亦欠攷矣。毛萇《詩傳》云:「被之童童。」 被,首飾也,編髮為之。即此髲也。

《髮髲修治》
编辑

雷斆曰:「髮髲,是男子二十已來無疾患,顏貌紅白,于 頂心剪下者,入丸藥膏中用。先以苦參水浸一宿,漉 出入瓶子,以火煆赤,放冷研用。」李時珍曰:「今人以皂 莢水洗淨曬乾,入罐固濟,煆存性用,亦良。」

《髮髲氣味》
编辑

苦溫,無毒。《別錄》曰:「小寒。」

《主治》
编辑

《本經》曰:「五癃關格不通,利小便水道,療小兒驚,大人 痓,仍自還神化。《別錄》曰:『合雞子黃煎之,消為水,療小 兒驚熱百病』。」《大明》曰:「止血悶血運,金瘡傷風血痢。入 藥燒存性用,煎膏,長肉,消瘀血。」

《髮髲發明》
编辑

韓保升曰:「《本經》云:『自還神化』。」李當之云:「神化之事,未 見別方。按《異苑》云:『人髮變為鱓魚,神化之異,應此者 也』。」又陳藏器曰:「生人髮掛樹果上,烏鳥不敢來食其 實。又人逃走,取其髮于緯車上卻轉之,則迷亂不知 所適。此皆神化。」李時珍曰:「髮者,血之餘,埋之土中,千 年不朽。煎之至枯,復有液出,誤食入腹,變為癥蟲。鍛」 治服餌。令髮不白。此正神化之應驗也。

《亂髮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頭上曰髮,屬足少陰陽明;耳前曰鬢,屬手 足少陽;目上曰眉,屬手足陽明;脣上曰髭,屬手陽明; 頦下曰鬚,屬足少陰陽明;兩頰曰髯,屬足少陽。其經 氣血盛則美而長;氣多血少,則美而短;氣少血多,則 少而惡;氣血俱少,則其處不生;氣血俱熱,則黃而赤; 氣血俱衰則白而落。《素問》云:「腎之華在髮。」王冰註云: 「腎主髓。腦者髓之海,髮者腦之華,腦減則髮。」《素·滑壽 註》云:「水出高原,故腎華在髮。髮者血之餘,血者水之 類也。」今方家呼髮為血餘,蓋本此義也。《龍木論》謂之 人退焉。葉世傑《草木子》云:「精之榮以鬚,氣之榮以眉, 血之榮以髮。」《類苑》云:「髮屬心,稟火氣而上生;鬚屬腎, 稟水氣而下生。眉屬肝,稟木氣而側生,故男子腎氣 外行而有鬚,女子宦人則無鬚而眉髮不異也。」說雖 不同,亦各有理,終不若分經者為的。劉君安云:「欲髮 不落,梳頭滿千遍。」又云:「髮宜多梳,齒宜數叩。」皆攝精 益腦之理爾。又崑齋吳玉有《白髮辨》,言髮之白,雖有 遲早老少,皆不係壽之修短,由祖傳及隨事感應而 已。援引古今為証,亦自有理,文多不錄。

《亂髮氣味》
编辑

苦微溫,無毒。

《亂髮主治》
编辑

《別錄》曰:「欬嗽五淋,大小便不通,小兒驚癇,止血鼻衄。 燒灰吹之立已。」蘇恭曰:「燒灰療轉胞,小便不通,赤白 痢,哽噎癰腫,狐尿刺,尸疰疔腫,骨疽雜瘡。」朱震亨曰: 「消瘀血補陰甚捷。」

《亂髮發明》
编辑

李時珍曰:「髮乃血餘,故能治血病,補陰,療驚癇,去心 竅之血。劉君安以己髮合頭垢等分,燒存性,每服豆 許三丸,名曰還精丹」,令頭不白。又《老唐方》,亦用自己 亂髮洗淨,每一兩入川椒五十粒,泥固入瓶,煆黑研 末,每空心酒服一錢,令髮長黑。此皆補陰之驗也。用 椒者,取其下達爾。陶弘景曰:「俗中嫗母為小兒作雞 子煎」用。其父梳頭亂髮,雜雞子黃熬良久,得汁與兒 服,去痰熱,療百病。

《附方》
编辑

石淋痛澀髮髲,燒存性,研末,每服用一錢,井水服之。 肘后方

傷寒黃病髮髲:燒研,水服一寸匕,日三。傷寒類要胎衣不下:亂髮頭髮撩結口中。真人方

小兒客忤,因見生人所致。取來人囟上髮十莖,斷兒 衣帶少許,合燒研末,和乳飲兒,即愈。千金方

急肚疼病:用本人頭髮三十根,燒過酒服,即以水調 芥子末,封在臍內,大汗如雨即安。談埜翁方

瘭癌惡瘡:生髮灰米湯服二錢,外以「生髮灰三分,皂 莢刺灰二分,白芨一分,為末,乾摻,或以豬膽汁調。」直 指方

孩子熱瘡:亂髮一團如梨子大,雞子黃十箇煮熟,同 于銚子內熬,至甚乾始有液出,旋置盞中,液盡為度, 用傅瘡上,即以苦參粉粉之,神妙。詳見雞子黃下。劉 禹錫傳信方

小兒班疹髮灰,飲服三錢。子母祕錄

小兒斷臍,即用清油調髮灰傳之。不可傷水,臍濕不 乾,亦傅之。

小兒重舌欲死者,以亂髮灰半錢,調傅舌下,不住用 之。簡要濟眾方

小兒燕口,兩角生瘡:髮灰三錢,飲汁服。子母祕錄 小兒吻瘡:髮灰和豬脂塗之。聖惠方

小兒驚啼:亂油髮燒研,乳汁或酒服少許,良。千金方 鼻血眩冒欲死者,亂髮燒研,水服方寸匕,仍吹之。梅 師方

鼻血不止,血餘燒灰吹之,立止,永不發。男用母髮,女 用父髮。聖惠用亂髮灰一錢,人中白五分,麝香少許,為 末㗜鼻,名「三奇散。」 肺疸吐血,髮灰一錢,米醋二合,白湯一錢,調服。三因方 欬嗽有血:小兒胎髮灰入麝香少許,酒下,每箇作一 服,男用女,女用男。朱氏集驗

齒縫出血:頭髮切入銚內,炒存性,研摻之。華佗中藏經 肌膚出血:胎髮燒灰傅之即止。或吹入鼻中。證治要訣 諸竅出血。頭髮敗㯶。陳蓮蓬並燒灰等分。每服三錢。 木香湯下。聖惠方

上下諸血,或吐血,或心衄,或內崩,或舌上出血如簪 孔,或鼻衄,或小便出血,並用亂髮灰水服方寸匕,一 日三服。聖濟方

無故遺血,亂髮及爪甲燒灰,酒服方寸匕。千金方 小便尿血:髮灰二錢,醋湯服。末類方

血淋苦痛:亂髮燒存性二錢,入麝少許,米飲服。聖惠方 大便瀉血:血餘半兩燒灰,雞冠花、柏葉各一兩,為末, 臥時酒服二錢,來早以溫酒一盞投之,一服見效。普 濟方

胎產便血:髮灰,每飲服二錢。昝殷產寶

女人漏血:亂髮洗淨燒研,空心溫酒服一錢。婦人良方 月水不通,「童男童女髮各三兩燒灰,班蝥二十一枚, 糯米炒黃,麝香一錢,為末,每服一錢,食前熱薑酒下。」 普濟方

婦人陰吹,胃氣下泄,陰吹而正喧,此穀氣之實也,宜 豬膏髮煎導之。用豬膏半觔,亂髮雞子大三枚和煎, 髮消藥成矣,分再服,病從小便中出也。張仲景方 女勞黃疸,因大熱大勞交接後入水所致,身目俱黃, 發熱惡寒,小腹滿急,小便難,用膏髮煎治之,即上方。 肘后方

黃疸尿赤:亂髮灰,水服一錢,日三次,《祕方》也。肘后方 大小便閉:亂髮灰三指撮,拔半升,水服。姚氏

乾霍亂病,脹滿煩燥:亂髮一團燒灰,鹽湯二升,和服, 取吐。十便良方

尸疰中惡:《子母祕錄》:「用亂髮如雞子大,燒研水服。一 方,用亂髮灰半兩,杏仁半兩,去皮尖研,煉蜜丸梧子 大。每溫酒日下二、三十丸。」

破傷中風,亂髮如雞子大,無油器中熬煎黑研,以好 酒一盞沃之,入何首烏末二錢灌之,少頃再灌。本草衍義 沐髮中風:方同上。

令髮長黑。亂髮洗曬。油煎焦枯。研末擦髮良。聖惠方 擦落耳鼻頭髮,瓶盛泥固,煆過研末,以擦落耳鼻,乘 熱蘸髮灰綴定,軟帛縛住,勿令動,自生令也。經驗良方 聤耳出膿,亂髮裹杏仁末塞之。聖惠方

吞髮在咽取自己亂髮燒灰。水服一錢。延齡至寶方 蜈蚣螫咬頭髮,燒煙熏之。

疔腫惡瘡:亂髮、鼠屎等分燒灰,針入瘡內,大良。聖惠方 瘡口不合:亂髮、露蜂房、蛇蛻皮各燒存性一錢。用溫 酒食前調服。神妙。蘇沈良方

下疳濕瘡:「髮灰一錢,棗核七箇,燒研洗貼。」心鑑 大風癘瘡:用新竹筒十箇,內裝黑豆一層,頭髮一層 至滿,以稻糠火盆內煨之,候汁滴出,以盞接承翎掃 瘡上,數日即愈。亦治諸瘡。邵真人經驗方

髮部藝文一编辑

《白髮賦》
晉·左思
编辑

「星星白髮,生於鬢垂。雖非青蠅,穢我光儀。策名觀國, 以此見疵。將鑷將拔,好爵是縻。白髮將拔,惄然自訴。 稟命不幸,直君年暮。逼迫秋霜,生而皓素。始覽明鏡, 惕然見惡。朝生暮拔,何罪之故。予觀《橘柚》,一皜一曄。 貴其素華,匪尚綠葉。願戢子手,攝子之鑷。」咨爾白髮, 觀世之塗。靡不追榮,貴華賤枯。赫赫閶闔,藹藹紫廬。 弱冠來仕,童髫獻謨。甘羅乘軒,子奇剖符。英英終賈, 高論雲衢。拔白就黑,此自在吾。白髮臨拔,瞋目號呼。 「何我之冤!何子之愚!」甘羅自以辯惠見稱,不以髮黑 而名著;賈生自以良才見異,不以烏鬢而獲舉。聞之 先民,國用老成。二老歸周,周道肅清;四皓佐漢,漢德 光明。何必去我,然後要榮?咨爾白髮,事各有以。爾之 所言,非不有理。曩貴耆耋,今薄舊齒。皤皤榮期,皓首 田里。雖有二毛,河清難俟。隨時之變,見嘆孔子。白髮 辭盡,誓以固窮。昔臨玉顏,今從飛蓬。髮膚至昵,尚不 克終。聊用擬辭,比之《國風》。

《陶母截髮賦》
唐·浩虛舟
编辑

陶家客至兮方此居貧;母氏心恥兮思無饌賓。斷鬢 髮以將貿,庶珍羞而具陳。欲明理內之心,不求盡飾; 庶使趨庭之子,得以親仁。原夫蘭客方來,蕙心斯至。 顧巾橐而無取,俯杯盤而內愧。啜菽飲水,念雞黍而 何求。舍己從人,雖髮膚而可棄。於是搔首心亂,低眉 恨生。畏東閭之恩薄,歸北堂而計成。拂撮凝睇,抽簪 注情。解髮而鳳髻花折,發匣而金刀刃鳴。喜乃有餘, 慚無所極。窺在握而錯落,撫垂領而綢直。鋒鋩不礙, 翻似雪之孤光;倭墮徐分,散如雲之翠色。已而展轉 增思,徘徊向隅。元鬢垂顱而散亂,青絲委簟而盤紆。 象櫛重理,蘭膏舊濡。傷翠鳳之全棄,駭盤龍之半無。 觀夫「擢乃無遺,斂之斯積。凝光而粉」黛難染,盈握而 腥膻是易。將成特達之意,欲厚非常之客。賓筵既備, 空思一飯以無慚;匣鏡重窺,豈念同心而可惜。及乎 宴罷空館,閑成曉妝。纚換新髻,釵迷舊行。誠伐木之 可親,疏而是愧;苟如珪之足慕,斷亦何傷?重義者情 莫違,厚慈者身可毀。語其決,同勉虞之一戰,思其仁, 逾訓孟之三徙。昔咸曰:「陶氏所以成大名,母賢如此。」

髮部藝文二编辑

《秋夕歎白髮》
梁·何遜
编辑

「絲白不難染,蓬生直易扶。惟見星星鬢,獨與眾中殊。 昔年十四五,率性頗廉隅。直是安被褐,非敢慕懷珠。 何言志事晚,疲拙嬰殊軀。逢時乃倏忽,失路亦斯須。」 郊郭勤二頃,形體憩一廡。涸蚌困魚目,籠禽觸四隅。 宵長壁立靜,廓處謝懽愉。月色臨窗樹,蟲聲當戶樞。 飛蛾拂夜火,墜葉舞秋株。逐物均乘鶴,違俗等雙鳧。 故人倘未棄,求我谷之嵎。

《嘆白髮》
唐·韋應物
编辑

還同一葉落,對此孤鏡曉。絲縷乍難分,楊花復相遶。 時役人易衰,吾年白猶少。

《初見白髮》
白居易
编辑

《白髮生一莖》,朝來明鏡裏。勿言一莖少,滿頭從此始。 青山方遠別,黃綬初從仕。未料容鬢間,蹉跎忽如此。

《嘆髮落》
前人
编辑

多病多愁心自知,行年未老髮先衰。隨梳落去何須 惜,不落終須變作絲。

《感髮落》
前人
编辑

昔日愁頭白,誰知未白衰。眼看應落盡,無可變成絲。

《白髮》
前人
编辑

雪髮隨梳落,霜毛繞鬢垂。加添老氣味,改變舊容儀。 不肯長如漆,無過總作絲。「最憎明鏡裏,黑白半頭時。」

《嗟髮落》
前人
编辑

朝亦嗟髮落,暮亦嗟髮落。落盡誠可嗟,盡來亦不惡。 既不勞洗沐,又不煩梳掠。最宜濕暑天,頭輕無髻縛。 脫置垢巾幘,解去塵纓絡。銀瓶貯寒泉,當頂傾一勺。 有如醍醐灌,坐受清涼樂。因悟自在僧,亦資於剃削。

《白髮》
前人
编辑

白髮生來三十年,而今鬚鬢盡皤然。歌吟終日如狂 叟,衰疾多時似瘦仙。八戒夜持香火印,三光朝念《蕊 珠篇》。其餘便被春收拾,不作閒遊即醉眠。

《白髮》
前人
编辑

白髮知時節,闇與我有期。今朝日陽裏,梳落數莖絲。 家人不慣見,憫默為我悲。我云何足怪,此意爾不知。 凡人年三十,外壯中已衰。但思寢食味,已減二十時況我今四十,本來形貌羸。書魔昏兩眼,酒病沈四肢。 親愛日零落,在者仍別離。身心久如此,白髮生已遲。 由來生老死,三病長相隨。除卻念無生,人間無藥治。

《因沐感髮寄朗上人二首》
前人
编辑

「年長身轉慵,百事無所欲。乃至頭上髮,經年方一沐。 沐希髮苦落,一沐仍半禿。短鬢經霜蓬,老面辭春木。 強年過猶近,衰相來何速。應是煩惱多,心焦血不足。 漸少不滿把,漸短不盈尺。況茲短少中,日夜落復白。 既無神仙術,何除老死籍。祇有解脫門,能度衰苦厄。」 掩鏡望東寺,降心謝禪客。衰白何足言,剃落猶不惜。

《始見二毛》
鮑溶
编辑

元髮迎憂光色闌,衰華因鏡強相看。百川赴海返潮 易,一葉報秋歸樹難。初弄藕絲牽欲斷,又驚機素剪 仍殘。顏生豈是光陰晚,余亦何人不自寬。

《鑷白》
韋莊
编辑

白髮太無情,朝朝鑷又生。始因絲一縷,漸至雪千莖。 不避家人笑,惟慚穉子驚。新年過半百,猶歎未休兵。

《綠鬢》
徐夤
编辑

綠鬢先生自出林,孟光同樂野雲深。躬耕為食古人 操,非織不衣賢者心。眼眾豈能分瑞璧,舌多須信爍 良金。君看黃閣南遷客,一過瀧州絕好音。

《白髮吟》
杜荀鶴
编辑

一莖兩莖初似絲,不妨驚度少年時。幾人亂世得及 此,今我滿頭何足悲。九轉靈丹那勝酒,《五音》清樂未 如詩。家人蒼翠萬餘尺,藜杖楮冠輸老兒。

《傷華髮》
羅隱
编辑

舊國迢迢遠,清秋種種新。已衰曾軫慮,初見忽霑巾。 日薄梳兼嬾,根危鑷恐頻。青銅不自見,只擬老他人。

《白髮》
僧齊己
编辑

莫染亦莫鑷,任從伊滿頭。白雖無奈藥,黑也不禁秋。 靜枕聽蟬臥,閒垂看水流。浮生未達此,多為爾為愁。

《雲鬟》
趙鸞鸞
编辑

擾擾香雲濕未乾,鴉翎蟬翼膩光寒。側邊斜插黃金 鳳,妝罷夫君帶笑看。

《白髮》
金·桑之維
编辑

《白髮》近年見,十中兩三莖。半因愁儹出,多為病添成。 梳裏有時落,鑷餘還又生。老知無可避,何處是功名。

《髮黃有感》
杜仁傑
编辑

飄蕭中年髮,既少何用白。蒼黃未甚絲,明知不更黑。 妻孥恐生悲,勸我課鋤摘。眷然撫鏡鑷,青山墮虛席。

《夜坐見白髮寄別朱仲開張甌江》
编辑

明陳鶴

坐久北風起,江聲帶遠沙。客愁初到鬢,鄉夢不離家。 林靜無殘葉,燈寒有落花。懷君夜難寐,別緒轉如麻。

《白髮》
劉基
编辑

白髮應同春草莖,風吹一夜滿頭生。欲收浮艷歸根 柢,故遣芳菲定老成。碧瓦曉霜憐變滅,紙窗宵月妬 分明。據鞍上馬非吾事,賴爾莊嚴意不輕。

《喜白髮為陳師復賦》
錢惟善
编辑

勳業無成散似樗,青銅欣見二毛初。中郎興動秋風 起,太傅詩成壯歲餘。皎皎易汙時一沐,星星難染漫 千梳。等閒得此無情物,自有《忘憂》滿架書。

《秋髮》
朱曰藩
编辑

《秋髮》不盈握,秋蓬仍苦飛。何須五日沐,自信九陽晞。 病覺星星改,心從種種違。漢家方尚少,素領媿朝衣。

《見白髮》
楊循吉
编辑

料應白髮有來時,三十登頭似未宜。愁已生根從汝 摘,老先呈態要人知。莫勞曉日梳千下,終見秋霜起 一絲。若道只因詩故白,鄰翁元不會「吟詩。」

髮部紀事编辑

《歸藏》「啟筮」,「共工,人面蛇身,朱髮。」

《路史》:「帝嚳高辛氏次妃有陬氏曰常羲,生而能言,髮 迨其踵。」

《山海經》:「修般民白,其人被髮。」

《呂氏春秋順民篇》:「湯剋夏而正天下。天大旱,湯乃以 身禱於桑林,剪其髮,以身為犧牲,祈福於上帝。」 《史記周本紀》:「古公有長子曰太伯,次曰虞仲。太姜生 少子季歷,季歷娶太任,皆賢婦人。生昌,有聖瑞。古公 曰:『我世當有興者,其在昌乎』?長子太伯、虞仲知古公 欲立季歷以傳昌,二人亡如荊蠻,文身斷髮,以讓季 歷。」按《注》,應劭曰:「常在水中,故斷其髮,文其身以象龍 子,故不見傷害。」

髻鬟品:周文王加珠翠翹花,名曰鳳髻,又名步搖髻。 《史記?宋世家》:「紂為象箸,箕子諫,不聽,乃被髮佯狂而 為奴。」

《新論誡盈》篇:「周公一沐而三握髮。」

《搜神記》:「秦時,武都故道有怒特祠,祠上生梓樹。秦文公二十七年使人伐之,樹斷,中有一青牛出,走入豐 水中。其後青牛出豐水中,使騎擊之,不勝。有騎墮地, 復上髻解被髮,牛畏之,乃入水不敢出。故秦自是置 旄頭騎。」

《韓子難》二篇。「齊桓宮中二市,婦閭二百,被髮而御婦 人。」

《內儲說》:文公之時,宰臣上炙而髮繞之。文公召宰人 而譙之曰:「女欲寡人之哽耶?奚為以髮繞炙?」宰人頓 首再拜請曰:「有死罪三:援礪砥刀,利猶干將也;切肉, 肉斷而髮不斷,臣之罪一也;援木而貫,臠而不見髮, 臣之罪二也;奉熾爐炭,火盡赤紅,而炙熟,而髮不燒, 臣之罪三也;堂下得無微有疾臣者乎?」公曰:「善。」乃召 其堂下而譙之,果然,乃誅之。一曰,晉平公觴客,少庶 子進炙而髮繞之。平公趣殺炮人毋有,反令炮人呼 天曰:「嗟乎!臣有三罪,死而不自知乎?」平公曰:「何謂也?」 對曰:「臣刀之利,風靡骨斷,而髮不斷,是臣之一死也; 桑炭炙之,肉紅白而髮不焦,是臣之二死也;炙熟又 重睫而視之,髮繞炙而目不見,是臣」之三死也。意者 堂下其有翳憎臣者乎?殺臣不亦早乎?

《左傳僖公二十二年》:初,平王之東遷也,辛有適伊川, 見被髮而祭於野者,曰:「不及百年,此其戎乎?其禮先 亡矣。」秋,秦、晉遷陸渾之戎於伊川。

宋公及楚人戰于泓。楚人未既濟,司馬請擊之。公曰: 「不可。」既濟而未成列。又以告。公曰:「未可。既陳而後擊 之。」宋師敗績。國人皆咎公。公曰:「君子不重傷,不禽二 毛。寡人雖亡國之餘,不鼓不成列。」子魚曰:「君未知戰。 今之勍者,皆吾敵也。雖及胡耇,獲則取之,何有于二 毛?愛其二毛,則如服焉。」按《注》:二毛,頭白,有二色。 二十八年五月,衛侯出奔楚,使元咺奉叔武以受盟。 六月,晉人復衛侯,公子歂犬、華仲前驅。叔武將沐,聞 君至,喜,捉髮走出,前驅射而殺之。

宣公十八年,公孫歸父聘于晉。冬,公薨。臧宣叔逐東 門氏子家,還,及笙壇帷,復命于介。既復命,袒括髮。注以 麻約髮即位,哭,三踊而出,遂奔齊。

《吳越春秋》:壽夢朝周適楚,觀諸侯禮樂。魯成公會于 鍾離,深問周公禮樂。成公悉為陳前王之禮樂,因為 詠歌三代之風。壽夢曰:「孤在夷蠻,徒以椎髻為俗,豈 有斯之服哉。」

《帝王世紀》:「老聃初生而髮白,故號老子。」

《左傳·昭公三年》:齊侯田於莒。盧蒲嫳見,泣且請曰:「余 髮如此種種,余奚能為?」公曰:「諾。吾告二子。歸而告之。 子尾欲復之,子雅不可曰:『彼其髮短而心甚長,其或 寢處我矣』。」九月,子雅放盧蒲嫳于北燕。

二十八年,叔向母曰:「昔有仍氏生女,黰黑而甚美,光 可以鑑,名曰元妻。」美髮為黰

三十年,吳子伐徐,防山以水之。己卯,滅徐。徐子章禹 斷其髮,攜其夫人以逆吳子,吳子唁而送之。

《家語》七十二弟子解:「顏回,魯人,字子淵,年二十九而 髮白。」

《左傳哀公十一年》:公會吳子伐齊。五月,克博。壬申,至 于嬴。中軍從王。胥門巢將上軍,王子姑曹將下軍,展 如將右軍,齊國書將中軍,高無平將上軍,宗樓將下 軍。陳僖子謂其弟書:「爾死,我必得志。」宗子陽與閭丘 明相厲也。桑掩胥御國子,公孫夏曰:「二子必死。」將戰, 公孫夏命其徒歌《虞殯》。陳子行命其徒具《含玉》。公孫 揮命其徒曰:「人尋約,吳髮短。」按《注》:約,繩也。八尺為尋。 吳髮短,欲以繩貫其首。

十七年,晉復伐衛,入其郛。將入城,簡子曰:「止!叔向有 言曰:『怙亂滅國者無後』。」衛人出莊公而與晉平。晉立 襄公之孫般師而還。十一月,衛侯自鄄入,般師出。初, 公登城以望見戎州,問之以告。公曰:「我姬姓也,何戎 之有焉?」剪之。公使匠久,公欲逐石圃,未及而難作。辛 巳,石圃因匠氏攻公,公閉門而請,弗許。踰于北方而 隊,折股。戎州人攻之,大子疾、公子青踰從公,戎州人 殺之。公入于戎州己氏。初,公自城上見己氏之妻髮 美,使髡之,以為呂姜髢。既入焉,而示之璧,曰:「活我,吾 與女璧。」己氏曰:「殺女,璧其焉往?」遂殺之而取其璧。 《韓子說林篇》:公孫弘斷髮而為越王騎,公孫喜使人 絕之曰:「吾不與子為昆弟矣。」公孫弘曰:「我斷髮,子斷 頸,而為人用兵,將謂子何?」周南之戰,公孫喜死焉。 《拾遺記》:「張儀、蘇秦二人同志好學,迭剪髮而鬻之以 相養。」

《史記范雎傳》:范雎先事魏中大夫須賈,賈使齊,雎從 齊王,聞雎辯口,賜雎金。須賈以為雎持魏國陰事告 齊,既歸,以告魏齊,魏齊大怒,使舍人笞擊雎。雎既相 秦,號曰張祿,而魏不知,使須賈於秦,雎謂賈曰:「汝罪 有幾?」曰:「擢賈之髮以續賈之罪,尚未足也。」

《藺相如傳》:「相如奉璧入秦,秦無意償趙城,相如怒髮 上衝冠。」

《寶櫝記》:「有韓房者,自渠咠國來,長一丈,垂髮于膝,人 見如神明矣《列女傳》:「樂羊學書,其妻貞義,截髮以供其費。」

《韓子·內儲說篇》:燕人李季好遠出,其妻私有通于士。 季突至,士在內中,妻患之,其室婦曰:「令公子裸而解 髮直出門,吾屬佯不見也。」于是公子從其計,疾走出 門。季曰:「是何人也?」家室皆曰:無有。季曰:「吾見鬼乎?」婦 人曰:「然。」

《史記荊軻傳》:「荊軻入秦,太子及賓客皆白衣冠以送 之。至易水之上,高漸離擊筑,荊卿和而歌,為羽聲忼 慨,士皆瞋目,髮盡上指冠。」

《髻鬟品》:秦始皇有「望僊髻、參鸞髻、凌雲髻。」

《楚漢春秋》:上敗彭城,薛人丁固追上,上被髮而顧曰: 「丁公何相急之甚!」乃罵而去。上即位,欲陳功。上曰:「使 項失天下,是子也;為人臣兩心,非忠也。」下吏笞之。 《史記陸賈傳》:陸賈者,楚人也。以客從高祖定天下,名 為有口辯士,居左右,嘗使諸侯。及高祖時,中國初定, 尉他平南越,因王之。高祖使陸賈賜尉他印,為南越 王。陸生至尉他魋,結箕倨。見陸生。按注,服虔曰:「魋音 椎,今兵士椎頭結。」《索隱》曰:「魋,直追反。結音計。謂為髻 一撮以椎而結之,故字從結。」且案「魋結」二字,依字讀 之亦通,謂夷人本被髮左衽,今他同其風俗,但魋其 髮而結之也。

《漢書蘇建傳》:「建子武留匈奴,凡十九歲,始以彊壯出, 及還,須髮盡白。」

《洞冥記》:元鼎五年,郅支國貢馬肝石,半青半白,如今 之馬肝,春碎以和九轉之丹,服之彌年不饑渴也。以 之拂髮,白者皆黑。帝坐群臣于甘泉殿,有髮白者,以 石拂之,應手皆黑。是時公卿語曰:「不用作方伯,惟須 馬肝石。」此石酷烈不和,丹砂不可近鬚。

《陳留風俗傳》:「小黃縣者,宋地黃鄉也。沛公起兵野戰, 喪皇妣于黃鄉。天下平定,乃使使者以梓宮招魂幽 野。於是丹蛇在水自洒濯,入於梓宮。其浴處有遺髮, 故諡曰昭靈夫人。」

《髻鬟品》,漢元帝宮中,有百合分髾髻、同心髻。

《合德》「有《欣》愁髻。」

《列女傳》:「吳伯陽妻顧昭君早寡,剪髮以明志。」

廣漢馮季宰妻者,李氏之女,名珥,字進。早寡無嗣,奉 養姑守心純固,以義自防。珥母愍其孤苦,陰有所許, 珥斷髮自明,鄉人稱之。

《漢書王莽傳》:「王常等共立聖公為帝,改年為更始元 年,拜置百官。莽聞之愈恐,欲外示自安,乃染其鬚髮, 進所徵天下淑女杜陵史氏女為皇后。」

《後漢書劉盆子傳》:「樊崇等立盆子為帝。盆子時年十 五,被髮徒跣,見眾拜,恐畏欲啼。」

《獨異志》:陳正為太官,進炙,有髮貫炙,光武令斬正,正 曰:「臣有三罪,請言畢而後死。」曰:「山出炭,炎焰不能焦 髮,臣罪一也;匣出佩刀,日砥礪,不能斷髮,二罪也;臣 與庖人六目同視之,曾不如黃門兩目,臣罪三也。」光 武乃罪黃門而釋正。此與韓子內儲說晉文公平公事同皆傳聞之訛 《誠齋雜記》:「明德馬皇后美髮,為四起大髻,但以髮成 尚有餘,繞髻三匝。」

《東觀漢記》:和熹鄧后六歲,諸兄持后髮,后曰:「身體髮 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何弄人髮乎?」 梁鴻妻椎髻,著布衣,操作具而前,鴻大喜曰:「此真梁 鴻妻也,能奉我矣。」

《梁冀別傳》:「冀未誅時,婦人作不聊生髻。」

謝承《後漢書》,「汝南李光,字伯明,為兗州。母亡後,歸視 床處,得亡母亂髮,光持悲號,氣絕復續。」

《樊英別傳》:英被髮,忽拔刀斫舍中,妻問故,曰:「郄生道 遇抄。」郄生還云:「道遇賊,有被髮老人相救得全。」郄生 名巡,字仲信,陳郡夏陽人,能傳英業。

《許逵別傳》:「薊子訓,齊人,有神術。人髮白者,請子訓但 與對坐共處,宿昔間髮皆黑。」

《髻鬟品》,漢有「迎春髻、垂雲髻。」

《林邑國記》:「朱崖人多長髮。」漢時郡守貪殘,縛婦女割 頭取髮,由是叛亂,不復賓服。

《魏志·武帝紀》注《曹瞞傳》曰:太祖嘗出軍,行經麥中,令 士卒無敗麥,犯者死。騎士皆下馬付麥以相持。於是 太祖馬騰入麥中,敕主簿議罪。主簿對以《春秋》之義, 罰不加於尊。太祖曰:「制法而自犯之,何以帥下?然孤 為軍帥,不可自殺,請自刑。」因拔劍割髮以置地。 髻鬟品,魏武帝宮有反綰髻,又梳百花髻。

《拾遺記》:「太始元年,魏帝為陳留王之歲,有頻斯國人 來朝。其國人皆多力,不食五穀,日中無影,飲桂漿雲 霧,羽毛為衣,髮大如縷,堅韌如觔,伸之幾至一丈,置 之自縮如蠡,續人髮以為繩,汲丹井之水。」

《魏志于禁傳》:「太祖使曹仁討關羽於樊,遣禁助仁。秋, 大霖雨,漢水溢,禁等軍沒,禁遂降吳。文帝踐祚,權遣 禁還。帝引見禁,鬚髮皓白,形容憔悴,拜為安遠將軍。」 《中華古今注》:「魏宮人好畫長眉,令作蛾眉驚鶴髻。」魏 文帝宮人絕所愛者有莫瓊樹、薛夜來、陳尚衣、段巧 笑,皆日夜在帝側。瓊樹始制為蟬鬢,望之縹緲如蟬翼,故曰《蟬鬢》。

《吳志孫峻傳》注:「《吳書》曰:留贊為將,臨敵必先被髮叫 天,因抗音而歌,左右應之,戰無不克。」

《周魴傳》:「魴加昭義校尉,被命令譎挑魏大司馬揚州 牧曹休,魴遣親人齎牋七條以誘休,休果信魴帥步 騎十萬,徑來入皖,魴亦合眾隨陸遜橫截休休,幅裂 瓦解,斬獲萬計。魴初建密計,時頻有郎官奉詔詰問 諸事,魴乃詣部郡門下,因下髮謝。故休聞之,不復疑 慮。事捷軍旋,權大會諸將歡宴,酒酣謂魴曰:『君下髮 載義,成孤大事,君之功名,當書之竹帛』。」賜爵關內侯。 《魏志明帝紀》注,「孫盛曰:『明帝天姿秀出,立髮垂地』。」 髻鬟品,魏明帝宮有涵煙髻。

《魏志文德郭皇后傳》注:《魏略》曰:「明帝既嗣立,追痛甄 后之薨,故郭太后以憂暴崩。甄后臨沒,以帝屬李夫 人。及太后崩,夫人乃說甄后見譖之禍,不獲大斂,被 髮覆面。帝哀恨流涕,命殯葬太后,皆如甄后故事。」 《獨異志》:「魏建凌雲閣,既成,匠人誤釘其額。文帝乃令 車繩引上,韋誕題三字而下,頃刻之間,頭鬚皓白。」 《晉書武帝本紀》:「初,文帝以景帝既宣帝之嫡,早世無 後,以帝弟攸為嗣,將議立世子,屬意于攸。何曾等固 爭曰:『中撫軍有超世之才,髮委地,手過膝,此非人臣 之相也』。」由是遂定。

王隱《晉書》:故中牟令蘇韶,字孝先,咸寧初亡,諸子迎 喪至襄城,弟子節夢見鹵簿行列甚肅,見韶曰:「卿犯 鹵簿,應髡刑。」節俛受剔,覺見頭髮截如大指大,後又 夢見韶截之,節素美,髮五截而盡。

《髻鬟品》,晉惠帝宮有芙蓉髻。

《晉書石季龍載紀》,季龍子義陽公鑒,時鎮關中,役繁 賦重,失關右之和。其友李松勸鑒文武有長髮者拔 為冠纓,餘以給宮人。長史取髮白之,季龍大怒,以其 右僕射鄉離為征西左長史、龍驤將軍、雍州刺史以 察之,信然。徵鑒還鄴,收松下廷尉。

《鄴中記》:「廣陵公陳逵妹顏色甚美,髮長七尺,石虎以 為夫人。」

《晉書周𤣱傳》:「陳敏反于揚州,以𤣱為安豐太守,加四 品將軍。𤣱稱疾不行,密遣使告鎮東將軍劉準,令發 兵臨江,己為內應,剪髮為信。」

車頻《秦書》:「符堅建元十八年,新羅國獻美女。國在百 濟東,其人多美髮,髮長丈餘。」

《晉書謝安傳》:「『征西大將軍桓溫請安為司馬。既到,溫 甚喜,言生平,歡笑竟日。既出,溫問左右:頗嘗見我有 如此客不』?溫後詣安,值其理髮,安性遲緩,久而方罷。 使取幘,溫見留之曰:『令司馬著帽進』。其見重如此。」 《王恬傳》:「恬字敬豫,少好武,不為公門所重。導見悅輒 喜,見恬便有怒色。州辟別駕,不行,襲爵即丘子,性傲 誕」,不拘禮法。謝萬嘗造恬,既坐少頃,恬便入內,萬以 為必厚待己,殊有喜色。恬久之乃沐頭散髮而出,據 胡床於庭中曬髮,神氣傲邁,竟無賓主之禮。萬悵然 而歸。

《陶侃傳》:「侃早孤貧,為縣吏。鄱陽孝廉范逵嘗過侃,時 倉卒無以待賓,其母乃截髮得雙髲,以易酒肴,樂飲 極歡,雖僕從亦過所望。」

《王遜傳》:「遜為南夷校尉,寧州刺史李雄遣李驤寇寧 州,遜使將軍姚崇距之,戰於堂狼,大破驤等。崇追至 瀘水,透水死者千餘人。崇以道遠不敢渡水。遜以崇 不窮追,怒囚群帥,執崇鞭之。怒甚,髮上衝冠,冠為之 裂,夜中卒。」

《顧悅之傳》:悅之字君叔,少有義行,與簡文同年,而髮 早白,帝問其故,對曰:「松柏之姿,經霜猶茂;蒲柳常質, 望秋先零。」簡文悅其對。

髻鬟品:太元中,公主婦女,必緩鬢傾髻,又有假髻。 《小名錄》:「王彭之字安壽,小字虎㹠,彪之字叔武,小字 虎犢」,皆彬之子。彪之年二十,鬢皓白,時人號為「生白 髮。」

《神仙傳》:「孫登者,不知何許人也,恆止山間,穴地而坐, 彈琴讀《易》,冬夏單衣。天大寒,人視之,輒髮自覆身,髮 長丈餘。又雅容非常,歷世見之,顏色如故。」

《廣志》:「黃頭夷,髮黃如苕帚。」

《搜神記》:「晉時婦人結髮者,既成,以繒急束其環,名曰 『擷子髻。始自宮中,天下翕然化之。及其末年,遂有懷 惠之事』。」

《太清記》:「太元女行玉子之術,鬒髮如鴨。」

《宋書竟陵王誕傳》,誕為南徐州刺史,遷鎮廣陵,中夜 閒坐,有赤光照室,見者莫不怪愕,左右侍直,眠中夢 人告之曰:「官須髮為鞘。」睡既覺,已失髻矣。如此者數 十人。誕甚怪懼。

《異苑》:「有人誤吞髮便得病,但欲咽豬脂,張口時見喉 中有一頭出受膏,乃取小鉤為餌,而引得一物,長三 尺餘,其形似蛇,而悉是豬脂。懸於屋間,旬日融盡,唯 髮在焉。」

月支國有佛髮,盛以琉璃罌《南齊書謝超宗傳》:「超宗下廷尉,一宿髮白皓首。」 《王儉傳》:「儉進衛軍將軍,領國子祭酒,十日一還學,監 試諸生,巾卷在庭,劍衛令史儀容甚盛,作解散髻,斜 插幘簪。朝野慕之,相與放效。」

《諧噱錄》:王僧虔晚年惡白髮。一日對客,左右進銅鑷, 僧虔曰:「卻老先生至矣。」

《梁書荀匠傳》,「匠居父憂并兄服,歷四年不出廬戶,自 括髮後,不復櫛沐,髮皆禿落。」

《劉峻傳》:「峻好學,家貧,讀書常燎麻炬,從夕達旦,時或 昏睡,爇其髮,既覺復讀,終夜不寐。」

《劉勰傳》。「勰為文長于佛理。有敕于定林寺撰經證。功 畢。遂啟求出家。先燔鬢髮以自誓。敕許之。」

《高昌國》傳「其國人面貌類高麗,辮髮垂之于背。」 髻鬟品梁宮有「羅光髻。」

《陳書韓子高傳》:「子高征留異,隨侯安都頓桃支嶺巖 下。時子高兵甲精銳,別御一營,單馬入陣,傷頂之左, 一髻半落。」

《南史張貴妃傳》:「貴妃髮長七尺,鬒黑如漆,其光可鑑。 特聰慧,有神彩,進止閑華,容色端麗。每瞻視盼睞,光 彩溢目,照映左右。嘗於閣上靚妝,臨於軒檻,宮中遙 望,飄若神仙。」

《髻鬟品》,陳宮有「墮雲髻。」

《魏書辛紹先傳》:「紹先有至性,丁父憂三年,口不甘味, 頭不櫛沐,髮遂落盡,故常著垂裙皂帽。」

《楊大眼傳》:高祖將南伐,令尚書李沖典選征官,大眼 往求焉,沖弗許,大眼曰:「尚書不見知,聽下官出一技。」 便出長繩三丈許,繫髻而走。繩直如矢,馬馳不及。見 者莫不驚嘆。

《蠕蠕傳》:「蠕蠕,東胡之苖裔也,姓郁久閭氏。始神元之 末,掠騎有得一奴,髮始齊眉,忘本姓名,其主字之曰 木骨閭。」木骨閭者,首禿也。

《譚藪》:後魏盧景裕生而頭髮白,有四十九莖,因名曰 「白頭。」

《伽藍記》:「洛陽大市北慈孝、奉終二里,里內人以賣棺 槨為業,賃轜車為事。有挽歌孫巖娶妻,三年不脫衣 而臥。巖因怪之,伺其睡,陰解其衣,有三毛,長三尺,似 野狐尾。巖懼而出之。妻臨去,將刀截巖髮而走,鄰人 追之,變成一狐,追之不得。其後京邑被截髮者一百 三十餘人。初變婦人,衣服靚妝,行于道路,人見而悅」 之,近者被截髮。當時有婦人著綵衣者,人皆指其「狐 魅。」

《于闐國》居喪者剪髮劈面,以為哀戚。髮長五寸,即就 平常。

《酉陽雜俎》:魏時有句驪客,善用針取寸髮斬為十餘 段,以針貫取之,言「髮中虛也。」其妙如此。

《北齊書王琳傳》:「琳體貌閑雅,立髮委地,喜怒不形于 色。」

《北史司馬子如傳》:「子如轉尚書令,及文襄輔政,以賄 為御史中尉崔暹劾,在獄一宿而髮皆白。」

《彙苑》:慕容紹宗曰:「吾數年有蒜髮,昨來忽盡,其算盡 乎?」未幾,投水死。

《髻鬟品》:周弘文少時,著錦絞髻。

《北史梁帝蕭察傳》:「察惡見人髮白,事之者必方便避 之。擔輿者冬月必須裹頭,夏月則加蓮葉帽。」

髻鬟品,隋文宮有「九貞髻。」

煬帝宮有「《迎唐八寰》髻,又梳翻荷髻、坐愁髻。」

《隋書于闐國傳》:「于闐國王錦帽金鼠冠,妻戴金花。其 王髮不令人見。俗云:若見王髮,年必儉。」

《列女傳》:「鄭善果母崔氏,年二十而寡,父彥穆欲奪其 志。母曰:『鄭君雖死,幸有此兒。棄兒為不慈,背死為無 禮,寧當割耳截髮,以明素心。違禮滅慈,非敢聞命。 韓覬妻者,洛陽于氏女。覬從軍戰沒,其父將嫁之,于 氏晝夜啼泣,截髮自誓。其父傷感,遂不奪其志焉』。」 《唐書袁天綱傳》:「王遠智少警敏,事陶弘景,傳其術,為 道士。」隋煬帝為晉王,鎮揚州,使人介以邀見,少選髮 白,俄復鬒。帝懼遣之。

《太穆竇皇后傳》:「后生髮,垂過頸,三歲,與身等。」

《段志元傳》:「志元從討王世充,深入馬跌,為賊擒,兩騎 夾持其髻,將度洛,志元忽騰而上,二人者俱墮,於是 奪其馬馳歸。」

《髻鬟品》:「高祖宮有半翻髻,反綰樂游髻。」

《唐書甄權傳》:權與弟立言究習方書,遂為高醫。立言 為太常丞,有道人心腹懣煩,彌二歲,診曰:「腹有蠱,誤 食髮而然。」令餌雄黃一劑,少選,吐一蛇如拇,無目,燒 之有髮氣,乃愈。

《酉陽雜俎》:信都民蘇氏有二女,擇良婿,時魏知古方 及第,蘇曰:「此雖官小,後必貴。」乃以長女嫁之,髮長七 尺,黑光如漆,相者云:大富貴。後知古拜相,封夫人云。 《唐書烈女傳》:賈直言妻董,直言坐事貶嶺南,以妻少, 乃訣曰:「生死不可期,吾去可亟嫁,無須也。」董不答,引 繩束髮,封以帛,使直言署曰:「非君手不解。」直言貶二十年乃還。署帛宛然及湯沐,髮墮無餘。

《貴妃楊氏傳》:天寶九載,妃得譴還外第。國忠謀於吉 溫,溫因見帝曰:「婦人過忤當死,然何惜宮中一席,廣 為鐵鑕地,更使外辱乎?」帝感動輟食,詔中人張韜光 召之。妃因韜光謝帝曰:「妾有罪當萬誅,然膚髮外皆 上所賜,今且死無以報。」引刀斷一繚髮,奏之曰:「以此 留訣。」帝見駭惋,遽召入,禮遇如初。

《髻鬟品》:「明皇帝宮中雙鐶望仙髻、回鶻髻。」

貴妃作《愁來髻》。

《續博物志》:貴妃以假鬢為首飾,曰「義髻。」僖宗內人束 髮甚急,為「囚髻。」唐末,婦人梳髮,以兩鬢抱面,為「拋家 髻。」

《珍珠船》李林甫婿鄭平為省郎,林甫見其鬢髮班白, 因曰:「上明日當賜甘露羹。」鄭郎食之,能烏髮。翌日食 之,一夕而鬢如黳。

《唐書肅宗吳皇后傳》:「肅宗在東宮,宰相李林甫陰搆 不測,太子內憂,鬢髮班禿。」

《顏杲卿傳》:杲卿被殺,徇首于衢,莫敢收。有張湊者,得 其髮,持謁上皇。是夕見夢帝寤為祭。後湊歸,髮于其 妻,妻疑之,髮若動云。

《舊唐書李日知傳》:「日知事母至孝。時母老,嘗疾病,日 知調侍數日,而鬢髮變白。」

《鄴侯外傳》:「李泌生而髮至于眉。」

《杜陽雜編》:「羅浮先生《軒轅集》,年過數百而顏色不老, 立於床則髮垂至地,或與人飲酒即百斗不醉。夜則 垂髮于盆中,其酒瀝瀝而出,鞠糵之香,輒無減耗。」 《珍珠船》:「軒轅先生能散髮箕踞,用氣攻其髮,一條如 直。」

《髻鬟品》:貞元中有「歸順髻」,又有「鬧掃妝髻。」

《聞見後錄》:甘露禍起,北司方收王涯。盧仝者,適在坐, 井收之,仝訴曰:「山人也。」北司折之曰:「山人何用見宰 相?」仝語塞,疑其與謀。自涯以下皆以髮反繫柱上,釘 其手足。方行刑,仝無髮,北司令添一釘於腦後。 《舊唐書龜茲國傳》:男女皆剪髮,垂與項齊,唯王不剪 髮。

《天竺國傳》:「其王與大臣多服錦罽,上為螺髻於頂,餘 髮剪之使拳。」

《新羅國傳》其婦人髮繞頭,以綵及珠為飾,髮甚長美, 記事珠,小兒髮初生為小髻十數,其父母為兒女相 勝之辭曰:「蒲桃髻十穗勝五穗。」

《雲仙雜記》:梁鄴上元後忽髮變如血,卜曰:「元夜食牛 肺,犯天樞。」巡使夜行禱謝可免。

辟寒唐隱君子田游巖,一日冬晴,就湯泉沐髮,風於 朝暉之下。適所親者至,曰:「高年豈不自愛,而草草若 是耶?」游巖笑而答曰:「天梳日帽,他復何需?」

《髻鬟品》:長安城中有「盤桓髻」、「驚鵠髻」,又「拋家髻」及倭 髻: 《志怪錄》:「孤山寺前楓樹上有一鵲巢,甚偉人。上取其 子,探得頭髮數結,光潤,各長五尺,莫知其由。」

《彙苑》:「回鶻、黠戞斯人皆赤頭,以黑髮為不祥。」 《遼史·蕭陶蘇斡傳》:「陶蘇斡四世祖因吉,髮長五尺,時 呼為『長髮因吉』。」

《宋史張茂直傳》:茂直方弱冠,慕容彥超據州城,驅之 守陴。及周師破敵,擁城守者列坐,將斬之。有卒挾刃 謂茂直曰:「汝髮甚鬒,惜為頸血所污,可先斷之。」茂直 許焉。刃未及髮,會得釋。後勵志於學,開寶二年,登進 士第。

《章獻明肅劉皇后傳》:「后賜與有節。柴氏、李氏二公主 入見,猶服髲剃。太后曰:『姑老矣』。命賜以珠璣帕首。潤 王元份婦李氏老,髮且落,亦請帕首。太后曰:『大長公 主,太宗皇帝女,先帝諸妹,若趙家老婦,寧可比耶』?」 《歐陽修傳》:「修知滁州,居二年,徙揚州、潁州,復學士,留 守南京,以母憂去。服除,召判流內銓,時在外十二年 矣。」帝見其髮白,問勞甚至。

《墨客揮犀》:御史臺儀:凡御史上事,一百日不言,罷為 外官。有侍御史王平,拜命垂滿百日而未言事,同寮 皆訝云。或曰:「王端公有待而發,苟言之,必大事也。」一 日聞入劄子,眾共偵之,乃彈御膳中。有髮其彈詞曰: 「是何穆若之容,忽睹鬈如之狀。」

《中山詩話》:陳亞以藥名詠白髮云:「若是道人頭不白, 老人當日合烏頭。」

《避暑錄話》:和尚置梳篦,亦俚語,云,必無用也。崇寧中, 間改僧為德士,皆加冠巾。蔡魯公不以為然,嘗爭之 不勝。翌日有冠者數十人詣公謝,髮既未有,皆為贗 髻以簪其冠。公戲之曰:「今當遂梳篦乎?」不覺烘堂大 笑,冠有墜地者。

《夢溪筆談》:「供奉官陳允任衢州監酒務日,允已老,髮 禿齒脫。有客候之,稱孫希齡衣服甚藍縷,贈允藥一 刀圭,令揩齒。允不甚信之,暇日因取揩上髯,數揩而 良久歸家。家人見之,皆笑曰:『何為以墨染鬚』?」允驚,以 鑑照之,上髯黑如漆矣。急去巾視童首之髮,已長數寸,脫齒亦隱然有生者。予見允時年七十餘,上髯及 髮盡黑,而下鬚如雪。

《謝氏詩源》:「『輕雲鬒髮甚長,每梳頭,立於榻上猶拂地, 已綰髻,左右餘髮各粗一指,結束作同心帶,垂於兩 肩,以珠翠飾之,謂之流蘇髻』。於是富家女子,多以青 絲效其制,亦自可觀。」

《瑯嬛記》:張叔良字房卿,大曆中與姜窈窕相悅。姜贈 以鬒髮,藏於枕傍,蘭膏芳烈,因寄以詩云:「几上博山 靜不焚,匡床愁臥對斜曛。犀梳寶鏡人何處,半枕蘭 香空綠雲。」

《元史楊朵兒只傳》:「朵兒只死時,權臣欲奪其妻劉氏 與人,劉氏剪髮毀容以自誓。」

《聖君初政記》:驍騎指揮郭德成嘗侍上宴內苑,既醉, 免冠謝,其頂蕩然。上笑曰:「酒風漢,頭毛如此,非酒過 耶?」德成曰:「臣猶厭其多,欲盡頹也。」上默然。既醒,悔悟 觸犯,遂盡削其髮,披緇誦佛,乃免。

《嵩陽雜識》:胡忠安公濙生,髮白如絲,彌月方黑。生之 夕,母夢一僧持花以遺之,覺而生公,見僧即笑。父問 之,僧答云:「此吾師天池高僧後身也。先師嘗示夢,今 生胡氏家,後當顯,爾來求我,以一笑為記。」聞者異之。 枝山前聞正統間有鴻臚王少卿者,善宣玉音,洪亮 抑揚,殊聳觀聽,而其讀奏之際,必多吃誤。其貌美髯 而禿頂,朝士遂為詩以嘲之曰:「傳制聲無敵,宣章字 有訛。後邊頭髮少,前面口鬚多。」有使回,問京師新事, 或誦此詩,問為誰,其人遽曰:「此王少卿也。」

《異林》:「呂疙」者,不詳其名里。成化間,嘗游於襄、鄧、河、 洛之間,冬則臥雪,夏則被褐。好狎兒童,且謔且罵,競 為之結小髻。每搖首則髮理如櫛,復為結之,如螺然 滿頭。時人呼為「疙 《客退紀談》:「趙子固清放不羈,好飲酒,醉則以酒濡髮, 歌古樂府,自執紅牙以節曲。」

《珍珠船》韓昭「凡事如僧,剃髮無有寸長。」

李山甫美姿容,髮長五尺餘。嘗沐後,令二婢捧金盤 承而梳之。有客造焉,見理髮趨出,疑其婦,山甫連呼 方悟。

渭臺南一二里,有沙嘴橫出半河,上立浮圖塔,中安 佛髮,長十二丈有奇,拳為巨螺,其大如容數升物之 器。髮之色非赤、非青、非綠,人間無此色。髮根大于人 指,自根至杪漸殺焉。

《香案牘》:「劉偉道學仙,仙人試以白髮一莖,懸十萬觔 巨石,鼠嚙髮垂垂欲絕,使偉道臥其下,了無怖色,蓋 二十年。」

《明詩小傳》:「郭天中,莆田人。母誕天中時,夢一道人,雙 髻曳杖,從山巔下直入其室。其生也,頂髮絕分,以見 異焉。」

《疑仙傳》:「景仲者,鄭人也,幼好道,但遊諸山以採藥,服 之未嘗寧處。後過陝州,欲西訪藥焉。陝州有一老父 問之曰:『君何遊也』?仲曰:『我平生好服餌神仙之藥,常 遊名山以採藥,今欲西訪藥也』。老父曰:『君不知神仙 藥在十洲也,非人間之山內有之也,奚訪之』?仲曰:『老 父自不知,古昔有餌朮,餌黃精而得道者,朮與黃精 豈自十洲採得也』。」遂西行訪藥。後二十年,復經陝州, 仲已鬢髮班白,未獲靈藥。又有一老父問之,仲曰:「我 前西有過,此一老父問我採藥之事,今復有老父欲 問我耶?」老父曰:「前老父問爾之藥,今老父欲問爾鬢 髮班白,又何怪?」仲曰:「我自幼好道,為天地間人四十 九年矣,訪山尋藥,力倦心疲,未能出人間,故鬢髮班 白,老父又奚問邪。」乃不顧而東行入秦山餌茯苓,十 餘年不出。一夜忽鬢髮俱黑。

髮部雜錄编辑

《易經說卦》十一:「《巽》,其于人也為寡髮。」按:《正義》:風落樹 之華葉,則在樹者稀疏,如人之少髮,亦類於此。《大全》 徐氏曰:「陽盛于上為寡髮。」吳氏曰:「陰血盛者髮多,陽 氣盛者髮少。」

《詩經鄘風柏舟》篇:「髧彼兩髦。」按注:「『髧,髮垂貌。兩髦者, 剪髮夾囟,子事父母之飾,親死然後去之』。此蓋指共 伯也。」《大全》孔氏曰:「夾囟,故兩髦也。士既殯而脫髦,諸 侯小斂則脫之。若父母有先死者,於死三日脫之,服 闋又著之。」容齋項氏曰:「《內則》注云:『髦象幼時鬌。兒生 三月,剪髮為鬌,男角女羈。夾囟曰角,兩髻也。午達曰』」 羈三髻也。又曰:「髦者以髮作偽髻。垂兩肩之上。」如今 小兒用一帶連雙髻。橫係額上是也。

《君子偕老篇》:「鬒髮如雲,不屑髢也。」按注:「鬒,黑也。如雲, 言多而美也;屑,潔也。髢,髲髢也。」人少髮,則以髢益之; 髮自美,則不潔於髢而用之也。 《衛風氓蚩》章:「總角之宴,言笑晏晏。」按注:「總角,女子未 許嫁則未笄,但結髮為飾也。」《大全》孔氏曰:「但結其髮為兩角。」

《伯兮》二章:自伯之東,首如飛蓬。豈無膏沐?誰適為容? 按注:「蓬,草名。其華如柳絮,聚而飛如亂髮也。膏所以 澤髮者,沐,滌首去垢也。」《大全》、慶源輔氏曰:「此其真情 也。」東萊呂氏曰:「膏所以膏首,而沐蓋瀋也。《左傳》:『遣之 瀋沐』。杜預云:『瀋,米汁可以沐頭。魯遣展喜以膏沐勞 齊師』。則膏非專婦人用也。」

《陳風澤陂》章:「有美一人,碩大且卷。」按注:「卷,鬢髮之美 也。」

《小雅彼都人士》三章:「彼君子女,綢直如髮。」按:注未詳 其義。然以四章、五章推之,亦言其髮之美耳。《大全》:廬 陵羅氏曰:「《說文》:『綢,密也』。《解頤新語》:『其首飾綢直,如髮 之本然』。謂不用髮髢為高髻之類。 彼君子女,卷髮如蠆。」按注:「卷髮,鬢傍短髮不可斂者。 曲上卷然以為飾也。蠆,螫蟲也。尾末揵然,似髮之曲 上者。」

匪伊卷之,髮則有旟。按《注》「旟,揚也。」言女之髮,非故卷 之也,髮自有旟耳。

《采綠》篇:「予髮曲局,薄言歸沐。」按注:「局,卷也」,猶言首如 飛蓬也。

《禮記曲禮》:「斂髮毋髢。」按注:「髢,髲也,垂如髲也。」古人重 髮,以纚韜之,不使垂。

《內則》:「子事父母,雞初鳴,咸盥漱,櫛、縰、笄總,拂髦,冠緌 纓。」按注:「櫛,梳也。縰,黑繒。韜髮」者,以縰韜髮,作髻訖,即 橫插笄以固髻總,亦繒為之,以束髮之本,而垂餘於 髻後,以為飾也。拂髦,振去髦上之塵也。髦用髮為之, 象幼時剪髮為鬌之形。此所陳皆以先後之次,櫛訖 加縰,次加笄、加總,然後加髦著冠,冠之纓結於頷下, 以為固,結之餘者下垂,謂之「緌。」

男女未冠笄者,雞初鳴,咸盥漱,櫛縰拂髦,總角衿纓。 按注:總角,總聚其髮而結束之為角,童子之飾也。 子生三月之末,擇日剪髮為鬌,男角女羈,否則男左 女右。按注:鬌,所存留不剪者也。夾囟兩旁當角之處, 留髮不剪者,謂之角留。頂上縱橫各一,相交通達者, 謂之羈。嚴氏云:「夾囟曰角,兩髻也;午達曰羈,三髻也。」 《孝經開宗明義》章:「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 之始也。」

《韓子六反篇》:古者有諺曰:「為政猶沐也,雖有棄髮,必 為之愛。」愛棄髮之費,而忘長髮之利,不知權者也。 禮斗威儀,君乘木而王,為人美髮。

《漢書賈山傳》:「赦罪人,憐其亡髮,賜之巾。」

《後漢書馬援子廖傳》長安語曰:「城中好高髻,四方高 一尺。」

《說文》:「髻,結髮也。」

鬢,頰髮也。

《博物志》:「鳥銜人之髮夢飛。」

崔豹《古今注》:「長安婦人好為盤桓髻,到於今其法不 絕。」墮馬髻,今無復作者。倭墮髻,一云墮馬之餘形也。 《續博物志》:「人勞則髮白。」

髮者腦之華,腦減則髮素。

白髮鬚鑷,去消蠟點孔中,即生黑者。

《酉陽雜俎》:身神及諸神名異者,髮神曰「元華。」

《中華古今注》:「自古之有髻而吉者,繫也。女子十五而 笄,許嫁于人,以繫他族,故曰髻而吉。榛木為笄,笄以 約髮也。居喪以桑木為笄,表變孝也。皆長尺有二寸。 沿至夏后,以銅為笄,于兩旁。約,髮也,謂之髮笄。」殷后 服盤龍步搖梳、流蘇珠翠三服。服龍盤步搖,若侍去 梳蘇,以其步步而搖,故曰步搖。周文王又制平頭髻, 昭帝又制「小鬚雙裙髻。」始皇詔后梳「凌雲髻」,三妃梳 望仙九鬟髻,九嬪梳「參鸞髻。」至漢高祖,又令宮人梳 「奉聖髻。」武帝又令梳十二鬟髻,又梳「墮馬髻。」靈帝又 令梳「瑤臺髻。」魏文帝令宮人梳百花髻、芙蓉歸雲髻。 梁天監中,武帝詔宮人梳「迴心髻」、「歸真髻」,作白妝,青 黛眉。有二字缺髻,隋有凌虛髻、祥雲髻。大業中,令宮人 梳朝雲。「香髻」,「歸奉髻」,「奉僊髻」,節暈妝。貞觀中,梳「歸 順髻,又太真偏梳朵子,作啼妝。」又有「愁來髻」,又「飛髻」, 又百合髻,作白妝,黑眉。

《清異錄》:「世有十樣佛,皆禿首者也。一僧,二尼,三老翁, 四小兒,五優伶,六角觝,七泅魚漢,八打狐人,九禿瘡, 十酒禿。」

《後山談叢》:唐令:「民年二十為丁,其下為推。」宋次道曰: 「推者,稚也,避高宗諱,闕而為推邑。」縉叔曰:「推者,推也, 獨髻為推,傳者誤爾。」蓋唐人不諱嫌,梁氏之父茂,始 以戊為武,溫嗜殺,人畏之,并諱其嫌耳。夫人少而分 髻,長則合而未冠。今人猶然,縉叔是也。

《筆記》:「櫛之于髮,不去亂,不能治髻。」

《西溪叢語》:潘岳《秋興賦》云:「斑鬢彪以承弁兮,素髮颯 以垂領。」五臣注云:「彪,髮下垂貌。」《說文》云:「『白黑髮雜也。」 李善注云:「彪』作髟,音方料切。」

《釋常談》:髮半白,謂之二毛。昔潘安仁年三十二歲,鬢 已二毛《容齋隨筆》:《考工記》:「車人之事,半矩謂之宣。」注:「頭髮顥 落曰宣。」《易》:「『巽為宣髮。」「宣』字本或作寡。」《周易》:「巽為寡髮。」 《釋文》云:「本又作宣。黑白雜為宣髮。」「宣髮」二字甚奇。 《東齋記事》:今人年壯而髮白者,目之曰蒜髮,猶言宣 髮也。今蒜髮又通稱,而知宣髮少矣。宣髮見於陸德 明《說卦釋文》中,此固人所知也。而蒜髮書傳間或未 之見,獨《本草》蕪菁條下有云:「蔓菁子壓油塗頸,能變 蒜髮。」此亦可據也。

《山房隨筆》:蔣復軒鑷白髮詩云:「勸君休鑷鬢毛斑,鬢 到斑時已自難。多少朱門少年子,業風吹上北邙山。」 《輟畊錄》:「項後白髮曰素領。」漢馮唐白首為郎官,素髮 垂領。

人之年壯而髮斑白者,俗曰算髮,以為心多思慮所 致。蓋髮乃血之餘,心主血,血為心役,不能上廕乎髮 也。然《本草》云:「蕪菁子壓油塗頭,能變蒜髮。」則亦可作 蒜。《易·說卦》:「巽為寡髮。」陸德明曰:「寡本作宣,黑白雜為 宣髮。」據此,則當用宣字為是。

《感應類從志》:「草髮在竈婦安夫。」按注:埋婦人髮于竈 前,令婦安夫家。又取他人髮埋竈前,令人不怒,恆喜。

髮部外編编辑

髻鬟品:「王母降武帝宮,從者有飛仙髻、九環髻。」 《異苑》:「瑯邪費縣民家恆患失物,謂是偷者,每以扃鑰 為意,常周行宅內,後果見籬一穿穴,可容人臂,甚滑 澤,有蹤跡。乃作繩彄,放穿穴口。夜中忽聞有擺撲聲 往掩,得一髻,長三尺許,從此無復所失。」

《稽神錄》:江南內臣朱廷禹言其所親泛海遇風,舟將 覆者數矣。海師云:「此海神有所求,可即取舟中所載 棄之。」水中物將盡,有一黃衣婦人,容色絕世,乘舟而 來,四青衣卒刺船,皆朱髮豕牙,貌甚可畏。婦人徑上 船,問:「有好髮髢可以見與?」其人忙怖,不復記,但云物 已盡矣。婦人云:「在船後掛壁篋中」,如言而得之。船屋 上有脯腊,婦人取以食四卒,視其手,鳥爪也,持髢而 去,舟乃達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