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11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十一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十一卷目錄

 面部彙考

  素問上古天真論 六節藏象論 鍼解篇

  靈樞邪氣藏府病形篇 陰陽二十五人篇

  釋名釋形體

  博雅釋親

  酉陽雜俎

  析骨分經面 顴 腮 頷 頤

  證治準繩面部所屬

 面部藝文

  賦得欲曉看妝面      唐吳融

 面部紀事

 面部雜錄

 面部外編

 眉部彙考

  靈樞陰陽二十五人篇

  釋名釋形體

  藝圃折中

  析骨分經

 眉部藝文詩詞

  思婦眉         唐白居易

  柳眉        平康妓趙鸞鸞

  畫眉曲七首      金蔡珪

  眉以上詩       元好問

  訴衷情畫眉     宋黃庭堅

  前調畫眉       歐陽修

  沁園春美人眉以上詞  邵清溪

 眉部紀事

 眉部雜錄

人事典第十一卷

面部彙考编辑

《素問》
编辑

《上古天真論》
编辑

女子五七,陽明脈衰,面始焦。

陽明之脈榮于面,故其衰也,面焦。

六七,三陽脈衰于上,面皆焦。

三陽之脈盡上于頭,三陽脈衰,故面皆焦。

丈夫六八,陽氣衰竭于上,面焦。

平脈篇曰:寸口脈遲而緩,緩則陽氣長,其色鮮其顏光,陽氣衰,故顏色焦。

《六節藏象論》
编辑

心者,生之本,神之變也,其華在面。

十二經脈,三百六十五絡,其氣血皆上于面,心主血脈,故其華在面也。

《鍼解篇》
编辑

人齒面目應星。

人面有七竅,以應七星。

《靈樞》
编辑

《邪氣藏府病形篇》
编辑

黃帝問于岐伯,曰:首面與身,形也,屬骨連筋同血合 于氣耳,天寒則裂地凌冰,其卒寒,或手足懈惰然,而 其面不衣,何也。岐伯答曰:十二經脈,三百六十五絡, 其血氣皆上于面,而走空竅,其氣之津液,皆上薰于 面,而皮又厚,其肉堅,故天熱甚寒,不能勝之也。

《陰陽二十五人篇》
编辑

木形之人比于上角,似于蒼帝,其人蒼色長面。

面長者,木之體長也。

火形之人比于上徵,似于赤帝,其為人赤色、銳面、小 頭。

面銳頭小者,火之炎上者,銳且小也。

土形之人比于上宮,似于上古黃帝,其為人黃色、圓 面。

面圓者,土之體圓也。

金形之人比于上商,似于白帝其人,方面白色。

面方者金之體方也,色白者,金之色白也。

水形之人比于上羽,似于黑帝,其為人黑色、面不平。

面不平者,水面有波也。

足太陽之上,血多氣少則面多小理,血少氣多則面 多肉,血氣和則美色。

面多小理者,多細小之文理,蓋氣少而不能充GJfont皮膚也,血少氣多則面多肉,氣之所以肥腠理也。血氣和者,謂經脈皮膚之血氣和調,則顏色鮮美也。

手太陽之上,血氣盛則面多肉以平,血氣皆少則面瘦惡色。

《釋名》
编辑

《釋形體》
编辑

面漫也。

《博雅》
编辑

《釋親》
编辑

烏葛音拙也。

《酉陽雜俎》
编辑

《面》
编辑

西方之人,面大竅通於鼻,北方之人竅通於陰短頸, 中央之人竅通於口。

《析骨分經》
编辑

《面》
编辑

面、目、鼻並屬足陽明胃經,面頰至目,銳眥屬手太陽, 小腸經面頰至下縫,中屬足陽明胃經。

《顴》
编辑

顴骨在鼻兩傍,屬手太陽小腸經。

《腮》
编辑

顴下為腮,屬足陽明胃經。

《頷》
编辑

腮下為頷,屬足陽明胃經。

《頤》
编辑

頷下為頤,屬足陽明胃經。

《證治準繩》
编辑

《面部所屬》
编辑

面統屬諸陽。

靈樞曰:諸陽之會,皆在於面。

又統屬足陽明胃經。

《素問》曰:五七陽明脈衰,面始焦,髮始墮,六八衰竭,面焦髮鬢頒白。《靈樞》曰:邪中于面,則下陽明中藏,曰胃熱則面赤如醉人。《素問》又曰:已食如饑者,胃疸面腫,曰風,註胃陽明之脈,行于面故耳。

又屬足太陽膀胱經。

《靈樞》曰:足太陽之上,血多氣少則面多小理,血少氣多則面多肉肥而不澤,血氣和則美色俱有,餘則肥澤俱,不足則瘦而無澤。

又統屬手少陰心經。

《素問》曰:心者生之本,神之變也,其華在面。又曰:心之合脈也,其榮色也。

又以五色候五藏,故面青屬肝。

《素問》曰:生于肝,如以縞裹紺故青,欲如蒼璧之澤,不欲如藍,注縞繒之精白者,紺深青陽赤色。又曰:青如翠羽者,生如草茲者死,注:茲滋也。如草初生之色也。

赤屬心。

《素問》曰:生于心,如以縞裹朱故赤,欲如白裹朱,不欲如赭,注赭赤土也。又曰:赤如雞冠者,生如衃血者死。注:衃血凝血也。

黃屬脾。

《素問》曰:生于GJfont,如以縞裹括蔞實故黃,欲如羅裹雄黃,不欲如黃土。又曰:黃如蟹腹者生,如枳實者死。

白屬肺。

《素問》曰:生于肺,如以縞裹紅故白,欲如鵝羽,不欲如鹽。又曰:白如豖膏者生,如枯骨者死。

黑屬腎。

《素問》曰:生于腎,如以縞裹紫故黑,欲如重漆色,不欲如地蒼。又曰:黑如烏羽者生,如炱者死。註:炱煤也。又曰:五藏六腑固盡有部,視其五色,黃赤為熱,白為寒,青黑為痛。

面部藝文编辑

《賦得欲曉看妝面》
唐·吳融
编辑

朧朧欲曙色,隱隱辨殘妝。月始雲中出,花猶霧裏藏。 眉邊全失翠,額畔半留黃。轉入金屏影,隈侵角枕光。 有蟬隳鬢樣,無燕著釵行。十二峰前夢,如何不斷腸。

面部紀事编辑

《左傳》:晉程鄭卒,子產始知然明,問為政焉。對曰:視民 如子,見不仁者誅之,如鷹鸇之逐鳥雀也。子產喜曰: 他日吾見蔑之面而已,今吾見其心矣。

《荀子·非相篇》:衛有公孫呂,身長七尺,面長三尺。 《莊子·盜跖篇》:孔子往見盜跖曰:今將軍身長八尺二 寸,面目有光,脣如激丹,齒如齊貝,音中黃鍾,而名曰 盜跖,丘竊為將軍恥不取焉。

《淮南子·修務訓》:吳與楚戰,申包胥求救于秦庭,晝吟宵哭,面若死灰,顏色黴墨。

《漢書·賈誼傳》:豫讓事中行之君,智伯伐而滅之,移事 智伯。及趙滅智伯,豫讓釁面吞炭,必報襄子。按注:鄭 氏曰:釁,漆面以易貌也。師古曰:釁,熏也,以毒藥熏之。 《左傳》:哀公十六年,楚白公勝,作亂,殺子西、子期,于朝, 子西以袂掩面而死,葉公在蔡,方城之外胄,而進遇 人曰:君胡胄,國人望君,如望歲焉。若見君面,是得艾 也。而掩面以絕民望,不亦甚乎,乃免胄而進。

《春秋後語》:秦急攻趙,趙求救於齊,齊王曰:必以長安 君為質,兵乃出,長安君太后小子也,太后愛之不肯, 遣大臣強諫太后,怒謂左右曰:敢復言長安君為質 者,老婦必唾其面。

《戰國策》:聶政刺殺韓傀。因自皮面抉眼,屠腸,遂以死。 燕丹子田光云:竊觀太子客無可用者,夏扶且血勇 之人,怒而面赤,宋意脈勇之人,怒而面青,秦武陽骨 勇之人怒而面白光,所知荊軻者神勇之人怒而色 不變。

《漢書·李夫人傳》:夫人病篤,上自臨候之,蒙被謝曰:妾 形貌毀壞,不可以見帝。遂轉鄉歔欷而不復言。 《朱博傳》:博,守左馮翊。長陵大姓尚方禁少時嘗盜人 妻,見斫,創著其頰。府功曹受賂,白除禁調守尉。博聞 知,以他事召見,視其面,果有瘢。博辟左右問禁:是何 等創也。禁自知情得,叩頭服狀。博笑曰:大丈夫固時 有是。馮翊欲洒卿恥,抆拭用禁,能自效不。禁且喜且 懼,對曰:必死。因親信之以為耳目。

《張禹傳》:禹為兒,數隨家至市,喜觀于卜相者前。久之, 頗曉其別蓍布卦意。卜者愛之,又奇其面貌,謂禹父 曰:是兒多知,可令學經。

《薛宣傳》:哀帝初即位,博士申咸毀宣不供養行喪服, 薄于骨肉,不宜復列封侯使在朝省。宣子況為右曹 侍郎,數聞其語,賕客楊明,欲令創咸面目,使不居位。 會司隸缺,況恐咸為之,遂令明遮斫咸宮門外,斷鼻 脣,身八創。事下有司,況徙敦煌,宣坐免為庶人。 《王莽傳》:孔休守新都,相謁見莽,莽緣恩意,進其玉具 寶劍,欲以為好。休不肯受,莽因曰:誠見君面有瘢,美 玉可以滅瘢,欲獻其瑑耳。

《耿弇傳》:弇弟國,國子秉拜征西將軍,擊匈奴破之,永 元年卒。匈奴聞秉卒,舉國號哭,或至GJfont面流血。 《趙GJfont傳》:GJfont為赤眉所圍,迫急乃踰屋亡走,與所友善 韓仲伯等數十人,攜小弱越山阻徑,出武關,仲伯以 婦色美,慮有強暴者,而己受其害,欲棄之,于道GJfont責 怒不聽,因以泥塗仲伯婦面,載以鹿車,身自推之,每 道逢賊,或欲逼略GJfont,輒言其病狀,以此得免。 《郅惲傳》:惲為上東城門候,帝常出獵車駕夜還,惲拒 關不開,帝令從者見面門間,惲曰:火明遼遠,不受詔。 《明帝本紀》:帝生而豐下。按注:豐下,蓋面方也。

《後漢書·應奉傳》:奉凡所經履,莫不暗記。讀書五行並 下,時人奇之。按注謝承書曰:奉年二十時,嘗詣彭城 相袁賀,賀時出行閉門,造車匠於內開扇出半面視 奉,奉即委去。後數十年於路見車匠,識而呼之。 《姜肱傳》:肱與徐GJfont俱徵,不至。桓帝乃下彭城使畫工 圖其形狀。肱臥于幽闇,以被韜面,言感眩疾,不欲出 風。工竟不得見之。

《吳志·孫策傳注·吳歷》曰:策既被創,醫言可治,當好自 將護,百日勿動。策引鏡自照,謂左右曰:面如此,尚可 復建功立事乎。推几大奮,創皆分裂,須臾卒。

《魏略》:徐庶先名福,本單家子,少好任俠擊劍。中平末, 嘗為人報讎,白堊突面,被髮而走。

《吳志·潘濬傳注·江表傳》曰:權克荊州,將吏悉皆歸附, 而濬獨稱疾不見。權遣人以床就家輿致之,濬伏面 著床席不起,涕泣交橫,哀咽不能自勝。權慰勞與語, 使親近以手巾拭其面,濬起下地拜謝。即以為治中, 荊州諸軍事一以諮之。

《諸葛恪傳》:恪父瑾面長似驢,孫權大會郡臣,使人牽 一驢入,長檢其面,題曰諸葛子瑜。恪跪曰:乞請筆益 兩字。因聽與筆,恪續其下曰之驢。舉坐歡笑,乃以驢 賜恪。

《世說》:何平叔美姿儀,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 月,與熱湯GJfont。既噉,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轉皎然。 《蜀志·周群傳》:蜀郡張裕曉相術,每舉鏡視面,自知刑 死,未嘗不撲之於地。

《劉琰傳》:琰妻胡氏入賀太后,太后令特留胡氏,經月 乃出。胡氏有美色,琰疑其與後主有私,呼卒撾胡,至 於以履搏面,而後棄遣。胡具以告言琰,琰坐下獄。有 司議曰:卒非撾妻之人,面非受杖之地。琰竟棄市。 《譙周法訓》:昔有人使妻為母,作粥妻不肯,乃以刀劈 傷妻面,此可為孝乎。

《會稽後賢記》:謝仙女者謝承孫,吳歸命侯采仙女,充 後宮仙女,乃炙面服醇醯以取黃瘦,竟得免。

《語林》:賈充問孫皓何以好剝人面皮,皓曰:憎其顏之 厚。王武子與武帝圍碁,孫皓在旁,王曰:孫歸命何以好 剝人面皮,皓曰:見無禮於其君者,則剝其面皮。乃舉 碁局,武子伸腳在局下。

《晉書·趙王倫傳》:倫僭即帝位,孫秀已誅,惠帝自金墉 入升殿,遣尚書袁敞持節賜倫死,飲以金屑苦酒。倫 慚,以巾覆面,曰:孫秀誤我。

《周顗傳》:王敦素憚顗,每見顗輒面熱,雖復冬月,扇面 手不得休。

《王衍傳》:衍嘗因宴集,為族人所怒,舉樏擲其面。衍初 無言,引王導共載而去。然心不能平,在車中攬鏡自 照,謂導曰:爾視吾目光乃在牛背上矣。

《謝萬傳》:萬嘗與蔡系送客於征虜亭,與系爭言。系推 萬落床,冠帽傾脫。萬徐拂衣就席,神意自若,坐定,謂 系曰:卿幾壞我面。系曰:本不為卿面計。然俱不以介 意。

《朱伺傳》:陶侃戍夏口,伺依之。隨侃討杜弢。夏口之戰, 伺用鐵面自衛。

《世說》:謝鎮西少時,聞殷浩能清言,故往造之。殷未過 有所通,為謝標榜諸義,作數百語,既有佳致,兼辭條 豐蔚,甚足以動心駭聽。謝注神傾意,不覺流汗交面。 殷徐語左右:取手巾與謝郎拭面。

康僧淵目深而鼻高,王丞相每調之,僧淵曰:鼻者,面 之山;目者,面之淵。山不高則不靈,淵不深則不清。 《晉書·桓溫傳》:溫豪爽有風概,姿貌甚偉,面有七星。 王導溫嶠俱見明帝,帝問溫前世所以得天下之由。 溫未答,王乃具敘宣王創業之始,誅夷名族,寵樹同 己,及文王之末,高貴鄉公事。明帝聞之,覆面著床曰: 若如公言,祚安得長。

《異苑》:陳郡謝石字石奴,少患面瘡,諸治莫愈,乃自匿 遠山,臥於岩下,中宵有物來舐,其瘡隨舐隨除,既不 見形,意為是龍,而GJfont處悉白,故世呼為謝白面。 郭子琅邪諸葛忘名面病鼠GJfont,劉真長見歎曰:鼠乃 復窟穴人面乎。

《語林》:劉真長病積,時公主毀悴將終,喚主,主既見其 如此,乃舉指指云:君危篤何以自修飾,劉便牽被覆 面背之,不忍視。

王右軍見杜弘治,歎曰:面如凝脂,眼如點漆,此神仙 中人。

王隱《晉書》:趙命字長舒,入補尚書都令史,善於清談, 有國士之風,其面有疵黯,諸事不決,皆言當問疵面 也。

《晉書·劉牢之傳》:牢之面紫赤色,鬢目驚人,而沉毅多 計畫。

《劉毅傳》:毅於東府聚樗蒲大擲,一判應至數百萬,餘 人並黑犢以還,唯劉裕及毅在後。毅次擲得雉,大喜, 褰衣繞床,叫謂同座曰:非不能盧,不事此耳。裕惡之, 因挼五木久之,曰:老兄試為卿答。即成盧焉。毅意殊 不快,然素黑,其面如鐵色焉。

《宋書·沈懷文傳》:竟陵王誕據廣陵反,及城陷,士庶皆 臝身鞭面,然後加刑。

《劉穆之傳》:穆之子式之,式之子瑀,為右衛將軍。瑀願 為侍中,不得,除益州刺史,甚不得意。至江陵,與顏竣 書曰:朱修之三世叛兵,一旦居荊州,青油幕下,作謝 宣明面見。族叔秀之為丹陽尹,瑀又與親故書曰:吾 家黑面阿秀,遂居留安眾處,朝廷不為多士。

《南齊書·李安民傳》:晉安王子勛反,明帝除安民積射 將軍、軍主,安民進軍破之。事平,明帝大會新亭,勞接 諸軍主,樗蒲官賭,安民五擲皆盧,帝大驚,目安民曰: 卿面方如田,封侯狀也。

《劉休傳》:帝憎婦人GJfont,尚書右丞榮彥遠以善棋見親, 婦GJfont傷其面,帝曰:我為卿治之,何如。彥遠率爾應曰: 聽聖旨。其夕,遂賜藥殺其妻。

《暌車志》:齊東昏即位,多行殺戮。沈昭略與沈文季、徐 孝嗣同召入省,例賜藥酒,徐孝嗣曰:廢昏立明,古今 令典。宰相無才,致有今日。即以甌投孝嗣面,曰汝便 作破面鬼。

《陳書·會稽王莊傳》:莊性嚴酷,左右有不如意,輒剟刺 其面,或加燒爇。

《魏書·陽平王新成傳》:新成子欽,字思若。位中書監、尚 書右僕射、儀同三司。欽色尤黑,故時人號為黑面僕 射。

《北史·斛律光傳》:光馬面彪身,神爽雄偉。

《談藪》:北齊李恕無鬚,崔諶戲之,曰:何不錐頰,頤作數 百孔,拔左右好鬚者,栽之。

《北齊書·崔GJfont傳》:清河邑中正趙郡李渾嘗讌聚名輩, 詩酒正驩譁,GJfont後到,一坐無復談話者。鄭伯猷嘆曰: 身長八尺,面如刻畫,韾欬為洪鐘響,胸中貯千卷書, 使人那得不畏服。

珍珠船北齊蘭陵王,體身白GJfont而美風姿,乃著假面 以對敵,數立奇功,齊人作舞以效之,號代面舞。 《周書·文帝本紀》:太祖面有紫光,人望而敬畏之。《蕭察傳》:宗如周,南陽人。隨察,歷度支尚書。如周面狹 長,以《法華經》云聞經隨喜,面不狹長,嘗戲之曰:卿何 為謗經。如周踧踖,自陳不謗。察又謂之如初。如周懼, 出告蔡大寶。大寶知其旨,笑謂之曰:君當不謗餘經, 政應不信《法華》耳。如周乃悟。

《突厥傳》:突厥俟斤狀貌奇異,面廣尺餘,其色甚赤,眼 如琉璃。

《袁天綱外傳》:天綱精于相術,竇軌初為益州行臺僕 射。武德九年,軌被徵詣京,謂天綱曰:更得何官。對曰: 面上家人,坐位不動,輔角右畔光澤,更有喜色,至京 必蒙聖恩還,來此任。其年果重授益州都督。天綱初, 至洛陽,韋挺來見謂挺曰:公面似大獸之面,文角成 就必得貴人,攜接初為武官。

《唐書·滕王元嬰傳》:元嬰遷洪州都督。官屬妻美者,紿 為妃召,逼私之。嘗為典籤崔簡妻鄭嫚罵,以履抵元 嬰面血流,乃免。元嬰慚,歷旬不視事。

《楊再思傳》:張易之兄司禮少卿同休,請公卿宴其寺, 酒酣,戲曰:公面似高麗。再思欣然,為高麗舞。

《李林甫傳》:林甫數危太子,未得志,一日從容曰:古者 立儲君必先賢德,非有大勳力于宗稷,則莫若元子。 帝久之曰:慶王往年獵,為豽傷面甚。答曰:破面不愈 于破國乎。帝頗惑之。

《雷萬春傳》:萬春事張巡為偏將。令狐潮圍雍丘,萬春 立城上與潮語,伏弩發六矢著面,萬春不動。潮疑刻 木人,諜得其實,乃大驚。

《雲仙雜記》:郭汾陽每遷官,則面長二寸,額有光氣,事 已乃復。

《唐書·盧杞傳》:杞有口才,體陋甚,鬼貌藍面。

《元稹傳》:稹為河南尉,會召還。次敷水驛,中人仇士良 夜至,稹不讓,中人怒,擊稹敗面。

《耳目記》:唐宜城公主駙馬裴巽有外寵一人,公主遣 人執之,截其耳鼻,剝其陰皮附駙馬面上,并截其髮, 令廳上判事集僚吏共觀之,駙馬公主一時皆被奏, 降公主為郡主,駙馬左遷也。

《雲仙雜記》:丁繫自尚書郎,參靈度禪師,棄官修道,夏 月夜禪,雖飛蚊咂食,終不搖動,坐夏既滿面為破爛, 高展為并門判官。一日見砌間沫出,以手撮之試塗 一老吏面上,皺皮頓改,如少年色,承天道士曰:此名 地脂,食之不死。

中山僧表堅面多瘢痕,偶溪中得石如雞子,夜覺涼 冷,信手磨面,瘢痕盡滅。後讀《博異志》曰:龍窠石磨瘡 瘢大效。

《唐書·吐蕃傳》:其人以赭塗面為好。

《五代史·桑維翰傳》:維翰,字國僑,河南人也。為人醜怪, 身短而面長,常臨鑑以自奇曰:七尺之身,不如一尺 之面。

《偃曝談》:餘昔盧多遜,素與趙韓王不協,韓王為樞密, 多遜為翰林學士。一日偶同奏事,上初改元,乾德因 言此號從古未有韓王,從旁稱贊盧曰:此偽蜀時號 也。帝大驚,遽令檢史視之,果然遂怒以筆抹韓王面, 曰:汝爭得如他。多遜、韓王經宿不敢洗面。翌日奏對 帝,方命洗去。

《啽囈集》:李國主歸附,後與金陵舊宮人,書云:此中日 夕,只以眼淚洗面。

《涑水記》:聞王旦與錢若水同直史館,有僧善相,謂若 水曰:王舍人他日位極人臣。若水曰:王舍人面偏,喉 骨高,如何其貴也。僧曰:作相之後,面偏自正,喉骨高 者主自奉養薄耳。

《續詩話》:梅聖俞之卒也,余與宋子才選韓欽、聖宗彥、 沈文通遘俱為三司,僚屬共痛惜之,子才曰:比見聖 俞面光澤特甚,意為充盛,不知乃為不祥也。時欽聖 面亦光澤,文通指之曰:次至欽聖矣,眾皆尤其暴謔。 不數日,欽聖抱疾而卒,余謂文通曰:君雖不為咒詛, 亦戲殺耳。

《楊文公·談苑》:馮暉為靈武節度使,有威名,羌戎畏服, 號麻胡以其面,有子也。音鹿黑子也 《湘山野錄》:潘佑有文,而容陋其妻,右僕射嚴續之,女 有絕態,一日晨妝,佑潛窺于鑑臺,其面落鑑中,妻怖 遽倒,佑怒其惡己,因棄之。

《東軒筆錄》:呂惠卿嘗語王荊公,曰:公面有GJfont,用園荽 洗之,當去。荊公曰:吾面黑耳,非GJfont也。呂曰:園荽亦能 去黑。荊公笑曰:天生黑於予,園荽其如予何。

有朝士陸東通判蘇州而權州事因斷流罪,命黥其 面曰:特刺配某州牢城。黥畢幕中相與白曰:凡言特 者,罪不至是,而出于朝廷,一時之旨,今此人應配矣。 又特者非有司所得,行東大恐,即改特刺字為準條。 字再黥之頗為人所笑,後有薦東之才于兩府者。石 參政聞之曰:吾知其人矣,得非權蘇州,日于人面上 起草者乎。

《聞見後錄》:歸州有昭君村,村人生女無美惡,皆炙其 面。《續筆記》:蔡元度對荅喜笑溢于顏面,雖見所甚恨者, 亦親厚無間,人莫能測,謂之笑面夜叉。

可談余表伯父袁應中面多黑子,望之如洒墨。 錢塘陳鑑如以寫神見推一時,嘗持趙文敏公真像 來呈公,援筆改其所未然者,因謂曰:脣之上,何以謂 之人中。若曰:人身之中,半則當在臍腹間,蓋自此而 上,眼耳鼻皆雙竅,自此而下,口暨二便皆單竅,三畫 陰三畫陽,成泰卦也。

《異聞總錄》:葛文康為大司,成日有GJfont卒,病癩滿面,瘡 穢可憎,以無他使令,未暇易嘗馭馬至寶籙宮,止于 門外,葛公入宮燒香,出見其面乃瑩凈無瘢,驚問之, 卒元不自知,曰:但見一道人來與我戲伸手摩面上, 一再卻去耳。葛細扣其狀,遣從吏尋求不復見。 《元史·李泂傳》:泂顏面如冰玉。

《名公像記》:王太守公可大修軀銳首,面長尺,白GJfont眉, 目疏朗。

劉都督公璽面巉削無,渥顏聳肩如寒士。

姚太守公汝循身可中人,面上圓下稍銳,白GJfont小有 鬚,向人多笑容。

《盧苑》:馬公璧長身,面如之黃色,古而硬老矣,多皺紋, 客座新聞予,聞吾鄉原云:一朝士麻臉鬍鬚,一朝 士面歪而眇,一目眇士。戲麻士,云:麻臉鬍鬚,羊肚石 倒,栽蒲草,麻士答云:歪腮白眼,海螺杯斜,嵌珍珠眾, 為之絕倒,又太倉陸孟昭為刑部郎中,嘗往一朝士 家,駕牛投剌,不書名惟云:東海釣鰲客過。其士歸見 之,知其孟昭也。亦遞一帖云:西番進象人來。蓋孟昭 黑面白齒,人皆嘲為象奴云。

《明歷科·狀元事略》:景泰五年甲戌,科孫賢首擢,是科 賢面黑,徐溥面白,徐轄面黃,時謂鐵狀元,銀榜眼,金 探花。

面部雜錄编辑

《易經》:夬九三:壯于頄,有凶。按本義頄顴也,九三當決 之,時以剛而過乎,中是欲決,小人而剛,壯見于面目 也。

《革卦》:上六:君子豹變,小人革面。

《禮記》:曲禮凡視,上于面則敖。

《內則》:女子出門,必擁蔽其面。

《儀禮》:士相見禮,凡與大人言,始視面,中視抱,卒視面, 毋改,眾皆若是。若父則遊目,毋上于面。

《左傳》:襄公三十一年,鄭子產曰:人心之不同,如其面 焉。吾豈敢謂子面如吾面乎。

《管子·小稱篇》:毛嬙西施,天下之美人也,盛怨氣于面, 不能以為可好。我且惡面,而盛怨氣焉。怨氣見于面, 惡言出于口,去惡充以求美名,又可得乎。

《尸子》:禹長頸烏喙,面目顏色亦惡矣,天下獨賢之。 子貢問孔子,曰:古者黃帝四面,信乎。孔子曰:黃帝合 己者四人,使治四方,大有成功,此之謂四面也。 《韓子·觀行篇》:古之人目短於自見,故以鏡觀面。目失 鏡,則無以正鬚眉。

《淮南子·齊俗訓》:闚面于盤水則圓,于杯則隨,面形不 變其故,有所員、有所隨者,所自闚之異也。

《說文》:面,顏前也。顏,眉目之間也。面,不正也。短,面 也。頷面,黃也。瘦,淺面也。GJfont面赤也。 蔡邕女戒夫心,猶面首也。一旦不修飾,則塵垢穢之, 人心不思善則邪惡入之,人盛飾其面而莫修其心, 惑矣。

《黃庭經》:寸田尺宅可治生,注云:面為靈宅,一名尺宅, 以眉目口鼻之所居,故為宅。

傅子相者三亭九候定于一尺之面。

《博物志》:北方太陰土平廣深,其人廣面縮頸。

唐子人多遠見百步,而不自知眉頰。

《續博物志》:面者神之庭,心悲則面燋。

《輟耕錄》:人之四肢百骸,莫不畏寒,獨面則否。《醫書》謂: 頭者諸陽之會,諸陰脈至頸,及胸而還,獨諸陽脈上 至頭,所以然也。

《醫閭漫記》:謝元吉言人看聖賢之書,當如看相書然。 乃有益人觀相書如言,面正滿則吉,偏狹則凶,以鏡 照面自考,曰:我面正滿耶,偏狹耶,正滿則喜,不然則 憂矣。

面部外編编辑

《河圖》:蒼帝方面,赤帝圓面,白帝廣面,黑帝深面。 《山海經》:大荒之山,日月所入。有顓頊之子,三面一臂, 不死。

一目國,一目中其面而居。

《珍珠船》:賈弼夢易其頭,明日人見皆驚,遂能半面笑 半面啼。

《異聞總錄》:道人劉景真為人家作黃籙醮歸,過所知 中貴人家,少憩門外,五更月明見一人綠衣,元裏垂 腳愨頭,引小侍數十。自街中叫過指其家,曰:汝每酒 不祭,我且翻倒燭臺,燒卻面。劉細視之皆鬼也。明旦 劉專往謁主人,見面上傅藥,問之云:夜來招數客飲 未竟,燭臺無故攲倒,正敗吾面云。

眉部彙考编辑

《靈樞》

《陰陽二十五人篇》
编辑

足太陽之上,血氣盛則美眉,眉有毫毛,血多氣少則 惡眉。

足太陽之脈起于目內眥,循兩眉而上,額交巔是以皮膚之,血氣盛則眉美而有毫毛也,夫充膚熱肉生,鬚毛之血氣,乃後天水穀之所,生在上之,髭鬚在下之長毛皆生于有生之後,眉乃先天所生,故美眉者,眉得血氣之潤澤而美也。毫毛者眉中之長毛,因血氣盛而生,長亦後天之所生也,惡眉者無華彩而枯瘁也。

手少陽之上,血氣盛則眉美以長。

手少陽之脈其上,行者出走耳,前交頰上,至目銳眥,是以皮膚之,血氣盛則眉美以長,長者,即生毫毛之意也。

《釋名》
编辑

《釋形體》
编辑

眉媚也有嫵媚也。

《藝圃折中》
编辑

《眉》
编辑

鬚眉髮皆毛,類分所屬,眉屬肝木也,木旁敷故側生 癩者風,風盛落木,故先禿眉。

《析骨分經》
编辑

《眉》
编辑

眉屬足太陽膀胱經。

眉部藝文詩詞编辑

《思婦眉》
唐·白居易
编辑

春風搖蕩自東來,折盡櫻桃綻盡梅。惟餘思婦眉愁 結,無限春風吹不開。

《柳眉》
平康妓趙鸞鸞
编辑

彎彎柳葉愁邊戲,湛湛菱花照處頻。嫵媚不煩螺子 黛,春山畫出自精神。

《畫眉曲七首》
金·蔡GJfont
编辑

樓外春山幾點螺,樓頭望處染雙蛾。不知深淺隨宜 否,卻倩菱花問眼波。

小閣新裁寄遠書,書成欲遣更踟躕。黛痕試與雙雙 印,封入雲箋認得無。

纖葉斜橫蜀柳條,拂成風思自妖嬈。元和才子才猶 拙,只對春風詠舞腰。

畫手新翻十樣圖,西巡故事出成都。憑君列置華堂 上,與問丹青解語無。

龍尾雲根玉作紋,紋間有月半痕新。若為喚取文姬 輩,分付雲窗筆下春。

未識春愁識曉酲,嬌啼恰恰似雛鶯。日高阿母嗔妝 晚,促畫鴉兒轉不成。

時世華妝巧GJfont春,張卿態度獨清新。五陵年少多才 思,數點章臺走馬人。

《眉》
元·好問
编辑

石綠香煤淺淡間,多情長帶楚眉酸。小詩擬寫春愁 樣,憶著分明下筆難。

《訴衷情》畫眉
宋·黃庭堅
编辑

旋揎玉指著紅靴,宛宛GJfont彎蛾。天然自有殊態,供愁 黛不須多。分遠岫,壓橫波,妙難過,自欹枕處。獨倚 闌時,不奈顰何。

前調畫眉       歐陽脩编辑

清晨簾幕卷輕霜,呵手試梅籹。都緣自有離恨,故畫 作遠山長。思往事,惜流光,易成傷,擬歌先斂。欲笑 還顰,最斷人腸。

===
《沁園春》美人眉
邵清溪
===巧鬥彎環。纖凝嫵媚,明妝未收。似江亭曉玩,遙山拂

翠;宮簾暮捲,新月橫鉤。掃黛嫌濃,塗鉛訝淺,能畫張 郎不自由。傷春倦,為皺多無力,翻做嬌羞。填來不 滿橫秋。料著得人間多少愁。記魚箋緘啟,背人偷斂; 鴈鈿膠併,運指輕柔。有喜先占,長顰難效,柳葉輕黃 今在否。雙尖鎖,試臨鸞一展,依舊風流。

眉部紀事编辑

《拾遺記》:庖犧眉有白毫。

《路史》:顓頊通眉帶午。

《竹書紀年·帝堯陶唐氏》:母曰慶都,常有龍隨之。一旦, 龍負圖而至,其文要曰:亦受天祜。眉八彩,鬚髮長七 尺二寸,既而生堯于丹陵,其狀如圖。

《路史》:帝堯陶唐氏八采三眸,按注合誠圖云:赤帝之 為人,光面八彩,謂八位皆有光彩,而孝經援神契及 元命苞,乃云眉有八彩。書大傳等遂以為眉如八字, 妄也。王充《宣漢》云:正使堯復佌齒,舜復八日眉,一作 八月,豈八眉哉。

帝舜有虞氏龍顏日衡。按注古謂眉衡,故執天子之 器上衡日,衡者眉骨圓起也,日衡謂衡有骨,表如日。 《竹書紀年》:舜耕于歷,夢眉長于髮,遂登庸。

《帝王世紀》:文王虎眉。

GJfont梁傳》:長狄弟兄三人佚宕中,國瓦石不能害,叔孫 得臣,最善射者也,射其目,身橫九畝,斷其首而載之, 眉見于軾。

《史記·老子傳》:正義曰:老子黃色美眉。

《吳越春秋》:伍子胥眉間一尺。

《大戴禮》:孔子言明主之道。曾子曰:敢問:不勞,可以為 明乎。孔子愀然揚眉曰:參。汝以明主為勞乎。昔者舜 左禹而右皋陶,不下席而天下治。

《左傳》:定公八年,公侵齊,門于陽州,顏息射人中眉,退 曰:我無勇,吾志其目也。

《列仙傳》:莫耶子赤鼻,眉闊一尺。

《戰國策》:豫讓欲報趙襄子,滅鬢去眉,吞炭漆身。 《史記·呂不韋傳》:秦王年少,太后時時竊私通呂不韋。 不韋恐覺禍及己,乃私求大陰人嫪毐詐腐,拔其鬚 眉為宦者,遂得侍太后。

《漢書·張敞傳》:敞為婦畫眉,長安中傳張京兆眉憮。有 司以奏敞。上問之,對曰:臣聞閨房之內,夫婦之私,有 過於畫眉者。上愛其能,弗備責也。

《西京雜記》:卓文君姣好,眉色如望遠山。

《珍珠船》:趙飛燕妹婕妤名合德為薄眉,號遠山黛。 《列仙傳》:陽都女生而連眉,眾以為異。

《後漢書·劉盆子傳》:琅邪人樊崇起兵于莒,王莽遣平 均公廉丹、太師王匡擊之。崇等欲戰,恐其眾與莽兵 亂,乃皆朱其眉以相識別,由是號曰赤眉。

《馬援傳》:援眉目如畫。

《誠齋雜記》:明德馬皇后,眉不施黛,獨眉角小缺,補之 以縹。

《後漢書·梁鴻傳》:鴻為人賃舂。每歸,妻為具食,不敢于 鴻前仰視,舉案齊眉。

《梁冀傳》:冀妻孫壽色美而善為妖態,作愁眉,以為媚 惑。按注:風俗通曰:愁眉者,細而曲折。

《崔豹·古今注》:梁冀驚翠,眉為愁眉。

魏宮人好畫長眉,今多作翠眉警鶴髻。

《蜀志·馬良傳》:良字季常,襄陽宜城人也。兄弟五人,並 有才名,鄉里為之諺曰:馬氏五常,白眉最良。良眉中 有白毛,故以稱之。

《抱朴子》:有古強者自云四千歲,云見堯舜禹湯,說之 了了。世云堯眉八采,不然也,直兩眉頭甚豎,似八字 眉。

《晉書·郭舒傳》:舒字GJfont行,王澄聞其名,引為別駕。澄終 日酣飲,宗廞嘗因酒忤澄,澄怒,叱左右棒廞。舒厲色 謂左右曰:使君過醉,汝輩何敢妄動。澄恚曰:別駕狂 邪,誑言我醉。因遣炙其眉頭,舒跪而受之,廞遂得免。 《語林》:庾公道王尼子,非唯事事勝于人,布置鬚眉亦 勝人,我輩皆出其轅下。

《宋書·王元謨傳》:元謨遷雍州刺史,民間訛言元謨欲 反。時柳元景弟僧景為新城太守,發兵討元謨,元謨 馳啟孝武。帝知其虛,馳遣主書吳喜公撫慰之,又答 曰:梁山風塵,初不介意,君臣之際,過足相保,聊復為 笑,伸卿眉頭。元謨性嚴,未嘗妄笑,時人言元謨眉頭 未曾伸,故帝以此戲之。

《梁書·侯景傳》:景長不滿七尺,而眉目疏秀。

《陶弘景傳》:弘景神儀明秀,朗目疏眉。

《武寧王大威傳》:大威美風儀,眉目如畫。

《南史·梁簡文帝紀》:帝雙眉翠色。

《魏書·高允傳》:太和十年四月,有事西郊,詔以御馬車 迎允就郊所板殿觀矚。馬忽驚奔,車覆,傷眉三處。高祖、文明太后遣醫藥護治,存問相望。司駕將處重坐, 允啟陳無恙,乞免其罪。

《北史·李崇傳》:崇從弟平,平子諧,諧子庶生而天閹,崔 諶調之曰:教弟種鬚,以錐遍刺作孔,插以馬尾。庶曰: 先以此方回施貴族,藝眉有效,然後樹鬚。世傳諶門 有惡疾,以呼GJfont為墓田,故庶言及之。 《北齊書·高昂傳》:昂,字敖曹,乾第三弟。幼GJfont時,便有壯 氣。長而俶儻,膽力過人,龍眉豹頸,姿體雄異。

《隋書·元暉傳》:暉鬚眉如畫,進止可觀。

《煬帝本紀》:帝開皇元年,立為晉王。好學,善屬文,沉深 嚴重,朝野屬望。高祖密令善相者來和遍視諸子,和 曰:晉王眉上雙骨隆起,貴不可言。

《侍兒·小名錄》:隋煬帝宮妃吳絳仙善畫長蛾眉,帝甚 憐之。由是嬪御皆倣此,宮吏日供螺子黛五斛,名蛾 綠而進之。

《唐書·袁天綱傳》:帝在洛陽,與杜淹、王珪、韋挺游。帝在 九成宮,令視岑文本,曰:學堂瑩夷,眉過目,故文章振 天下。

《冥祥記》:唐貞觀二十年,征龜茲。有薛孤訓者,為行軍 倉曹。軍及屠龜茲後,乃于精舍剝佛面金,旬日之間, 眉毛盡落。還至伊州,乃于佛前悔過,以所得金皆為 造功德。未幾,眉毛復生。

《雲仙雜記》:孟浩然眉毫盡落,苦吟者也。

《珍珠船》:劉晏年八歲,獻書明皇,命宰相出題,就中書 試驗,引晏于內殿,坐晏貴妃膝下,親為畫眉。

《唐書·毛若虛傳》:若虛眉長覆目,性殘鷙。

《王難得傳》:肅宗在靈武,難得領興平軍及鳳翔兵馬 使,收京師。方戰,麾下士失馬,難得馳救,矢著眉,披膚 障目,乃拔箭斷膚,殊死前鬥。

《元德秀傳》:房琯每見德秀,嘆息曰:見紫芝眉宇,使人 名利之心都盡。

《雲仙雜記》:朱泚眉分九,聚相者告以大貴,泚信之。 《唐書·李賀傳》:賀為人纖瘦通眉。

《五代史·郭崇韜傳》:莊宗患宮中暑濕不可居,思得高 樓避暑,使王允平營之。宦官曰:郭崇韜眉頭不伸,常 為租庸惜財用,陛下雖欲有作,其可得乎。

《墨客揮犀》:彭淵才初見范文正公畫像,驚喜再拜前, 磬折稱新昌布衣。彭几幸獲,拜謁既罷,熟視曰:有奇 德者必有奇形,乃引鏡自照。又捋其鬚曰:大略似之 矣,但只無耳毫,數莖耳,年大當十相具足也。又至廬 山太平觀,見狄梁公像,眉目入鬢,又前再拜,贊曰:有 宋進士彭几謹拜謁,又熟視久之呼。刀鑷者使剃其 眉尾,令作卓枝入鬢之狀,家人輩望見驚笑,淵才怒 曰:何笑吾。前見范文正公,恨無耳毫,今見狄梁公,不 敢不剃眉,何笑之乎。耳毫未至天也,剃眉人也,君子 修人事以應天,奈何兒女,子以為笑乎。吾每欲行古 道,而不見知于人,所謂傷古人之不見,嗟吾道之難 行也。

《明史·槁尹隆昌傳》:隆昌為禮部主事。尚書呂震方承 寵用事,群臣無比。當其獨坐精思,以手指刮眉尾,則 必有密謀深計。官屬相戒,無敢白事者。而隆昌適有 事往白,震怒不應;隆昌未喻,又白之,震拂衣起,曰:事 當行則行,何問為。隆昌踧踖而退。

《名公像記》:王吏部公鑾面白GJfont,骨崚嶒清峭,兩眉如 劍直豎。

楊水田公成鐵面劍眉,凜不可犯。

《珍珠船》:鮮家婦生一女,姿色殊異,後入宮,上問曰:何 以眉缺。對曰:寶劍寧無缺,明珠尚有瑕。命之曰鮮明 珠。

眉部雜錄编辑

《詩經》:齊風猗嗟昌兮,頎而長兮,抑若揚兮,美目揚兮。 按《傳》:美目揚,好目揚,眉也。正義美目揚,目揚俱美也,欲 辨揚,是眉故省,其文言好目揚眉,眉毛揚起,故名眉 為揚。

《衛風·碩人篇》:螓首蛾眉。按《注》:蛾,蠶蛾也,其眉細而長 曲。

《戰國策》:蘇代自齊獻書干燕王曰:臣之行也,固知將 有口事。王謂臣曰:吾必不聽眾口與讒言,吾信汝也, 猶列眉也。

《韓子》:失鏡,無以正鬚眉,失道,無以知迷惑。

《淮南子·俶真訓》:今盆水在庭,清之終日,未能見眉睫, 濁之不過一撓,而不能察方圓;人神易濁而難清,猶 盆水之類也。

《後漢書·馬援子廖傳》:長安語曰:城中好高髻,四方高 一尺;城中好廣眉,四方且半額。

《風俗通》:桓帝時京師婦人作愁眉,愁眉者細而曲折, 此梁冀家所為,京師皆效之,天戒若曰:將收捕冀婦女,憂愁之眉也。

《說文》:眉目,上毛也。

唐子人多患,遠見百步而不自知眉頰,知眉頰者復 不能察百步。

樊氏相法眉中願毫百二十歲。

《珍珠船》:韓公言曲眉豐頰,便知唐人所尚。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