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12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十二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十二卷目錄

 目部彙考

  禮記玉藻

  素問金匱真言論 評熱病論 風論篇

  靈樞邪氣藏府病形篇 癲狂篇 師傅篇 五閱五使篇 衛氣行篇

  秦越人扁鵲難經論目盲

  方言雜釋

  釋名釋形體 釋疾病

  博雅釋親

  晉皇甫謐甲乙經五藏六府官論 形氣盛衰大論

  宋楊士瀛直指方眼睛屬五臟 目為肝之外候

  元李杲十書能近視不能遠視 能遠視不能近視

  析骨分經目 系 眥

  本草綱目眼淚集解 眼淚氣味

 目部總論

  靈樞口問篇 大惑論

  兼明書美目揚兮 美目清兮

 目部藝文一

  瞽師賦          漢蔡邕

  目箴          宋謝惠連

  眼銘          齊蕭子良

  目箴          唐皮日休

  望賦           劉禹錫

  代張籍與李浙東書      韓愈

 目部藝文二詩詞

  詠眼          梁劉孝綽

  戲湘東王          蕭綸

  贈眼醫波羅門僧     唐劉禹錫

  患眼            張籍

  答開州韋使君寄車前子    前人

  瞽者歎           邵謁

  眼暗           白居易

  得錢舍人書問眼疾      前人

  眼病二首        前人

  病眼花           前人

  病目           明高啟

  病眼作          于慎行

  次韻鼎儀世賢問予病目以上詩 吳寬

  菩薩蠻詠目      宋謝絳

  沁園春美人目以上詞  邵清溪

 目部紀事

 目部雜錄

 目部外編

人事典第十二卷

目部彙考编辑

《禮記》
编辑

《玉藻》
编辑

目容端。

無睇視。

《素問》
编辑

《金匱真言論》
编辑

東方青色,入通於肝,開竅於目。

《評熱病論》
编辑

水者陰也,目下亦陰也。腹者至陰之所居,故水在腹 者,必使目下腫也。

水邪乘腹傷胃而漸及脾,故微腫。先見于目下。

《風論篇》
编辑

風氣與陽明入胃,循脈而上至目內眥,其人肥則風 氣不得外泄,則為熱中而目黃;人瘦則外泄而寒,則 為寒中而泣出。

風傷陽明,邪正之氣並入胃,則循脈而上至於目。

《靈樞》
编辑

《邪氣藏府病形篇》
编辑

《經》云。「十二經脈。三百六十五絡。」其血氣皆上于面。而 走空竅。其精陽氣。上走于目而為睛。

《癲狂篇》
编辑

目眥外決于面者為「銳眥」;在內近鼻者為「內眥,上為 外眥,下為內眥。」

眥,謂四際臉睫之本也。

《師傅篇》
编辑

「目下大」,其膽乃橫。

目乃肝之竅,故「目下」 以候膽。

《五閱五使篇》
编辑

目者,肝之官也。肝病者眥青。

《衛氣行篇》
编辑

平旦陰盡,陽氣出于目。目張則氣上行于頭,夜則氣 行于陰,而復合于目。

「平旦氣出于陽而目張」 ,暮則氣入于陰而目瞑。

==
《秦越人扁鵲難經》
==

《論目盲》
编辑

脫陰者目盲。夫陰陽合傳。而為精明。氣血不足則目 昏。

《方言》
编辑

《雜釋》
编辑

瞷,睇,睎,䀩眄也。陳楚之間南楚之外曰睇,東齊青徐 之間曰睎,吳揚江淮之間或曰瞷,或曰䀩,自關而西 秦晉之間曰眄。

《鑠》。揚。隻也南楚江淮之間曰:或曰:好目 謂之「順。」瞳之子,謂之。宋衛韓鄭之間曰「鑠。」燕代 朝鮮冽水之間曰「盱」,或謂之「揚。」

「順言流澤」也。黑也。言。邈也。鑠,光明也。盱,謂舉眼也。《揚詩》曰「美目揚兮」是也。此本論隻耦,因廣其訓,復言目耳。

《矔》。轉目也。梁益之間瞋目曰矔。轉目顧視亦曰矔。 吳楚曰。 䀩,視也。《東齊》曰。《吳揚》曰:「䀩,凡以目相戲曰。」 闚,《䀡占》,伺,視也。凡相竊視南楚謂之闚,或謂之 或謂之《䀡》,或謂之《占》,或謂之中,夏語也。闚,其 通語也。自江而北謂之䀡,或謂之覗。凡相候謂之「占。」 占猶瞻也。

《釋名》
编辑

《釋形體》
编辑

目默也。默而內識也。

眼限也。瞳子限限而出也。

睫,插接也,插于眼眶而相接也。

瞳子,瞳重也,膚幕相裹重也。子,小稱也,主謂其精明 者也。或曰眸子,眸,冒也,相裹冒也。

《釋疾病》
编辑

盲,茫也。茫茫無所見也。

瞽,鼓也。瞑瞑然目平合如鼓皮也。

《矇》有眸子而失明,「蒙蒙」無所別也。

瞍,縮,壞也。

瞎,迄也。《膚幕》。迄,迫也。

眸子明而不正曰「通視」,言通達目匡一方也。又謂之 「麗視。」麗,離也。言一目視天,一目視地,目明分離,所視 不同也。

目匡陷急曰「眇。」「眇」,小也。目眥傷赤曰。末也。創在 目兩末也。

目生膚入眸子曰「浸。」「浸」,侵也,言侵明也,亦言「浸淫」,轉 大也。

《博雅》
编辑

《釋親》
编辑

目謂之眼,《珠子》謂之「眸。」

《晉皇甫謐甲乙經》
编辑

《五藏六府官論》
编辑

肝氣通于目,目和則能視五色矣。

《形氣盛衰大論》
编辑

五十歲肝氣始衰,肝葉始薄,膽汁始減,目始不明。

《宋楊士瀛直指方》
编辑

《眼睛屬五臟》
编辑

首尾赤眥屬心。滿眼白睛屬肺。其烏睛圓大屬肝。其 上下肉胞屬脾。而中間黑瞳一點如漆者。腎實主之。

《目為肝之外候》
编辑

目者,肝之外候,肝取木,腎取水,水能生木,子母相合, 故肝腎之氣充,則精彩光明,肝腎之氣乏,則昏蒙暈 眩。心者神之舍,又所以為肝腎之副焉。蓋心主血,肝 藏血,血能生熱,凡熱衝發于眼,皆當清心涼肝。

《元李杲十書》
编辑

《能近視不能遠視》
编辑

能近視不能遠視者,陽氣不足,陰氣有餘,乃氣虛而 血盛也。血盛者,陰火有餘也。氣虛者,元氣虛弱也。此 老人桑榆之象也。

《能遠視不能近視》
编辑

能遠視不能近視者,陽氣有餘,陰氣不足也,乃血虛 氣盛。血虛氣盛者,皆火有餘,元氣不足也。

《析骨分經》
编辑

《目》
编辑

目為肝竅,上下胞屬脾,紅眥屬心,綠睛屬肝,白睛屬 肺,瞳神屬腎。

《系》目內深處
编辑

目系屬足厥陰肝經。

《眥》
编辑

大角為內眥,屬足太陽膀胱經。小角為銳眥,屬手太 陽小腸經。

《本草綱目》
编辑

《眼淚集解》
编辑

李時珍曰:「淚者肝之液,五臟六府津液,皆上滲于目。 凡悲哀笑欬,則火激于中,心系急而臟腑皆搖,搖則 宗脈感而液道開,津上溢,故涕泣出焉,正如甑上水

滴之意也
考證.svg

《眼淚氣味》
编辑

鹹有毒。

李時珍曰:「凡母哭泣墮子目,令子傷睛生瞖。」

目部總論编辑

《靈樞》。

《口問篇》
编辑

黃帝曰:「人之哀而泣涕者,何氣使然?」岐伯曰:「心者,五 藏六府之主也,目者,宗脈之所聚也,上液之道也。口 鼻者,氣之門戶也。故悲哀愁憂則心動,心動則五藏 六府皆搖,搖則宗脈感,宗脈感則液道開,液道開故 涕泣出焉。液者,所以灌精濡空竅者也。故上液之道 開則泣,泣不止則液竭,液竭則精不灌,精不灌則目」 無所見矣。故命曰「奪精。」

《大惑論》
编辑

帝曰:「予嘗上清泠之臺,中階而顧,匍匐而前則惑。予 私異之,竊內怪之,獨瞑獨視,安心定氣,久而不解,獨 博獨眩,被髮長跪,俛而視之,復久之不已也,卒然自 上,何氣使然?」岐伯對曰:「五藏六府之精氣,皆上注于 目而為之精,精之窠為眼,骨之精為瞳子,筋之精為 黑眼,血之精為絡,其窠氣之精為白眼,肌肉之精為 約束,裹擷筋骨血氣之精,而與脈并為系,上屬于腦, 後出于項中。故邪中于項,因逢其身之虛,其入深,則 隨眼系以入于腦,入干腦則腦轉,腦轉則引目系急, 目系急則目眩以轉矣。邪其精,其精所中,不相比也, 則精散,精散則視岐,視岐見兩物。目者,五藏六府之 精也,榮衛魂魄之所常營也,神氣之」所生也。故神勞 則魂魄散,志意亂,是故瞳子黑眼法于陰,白眼赤脈 法于陽也。故陰陽合傳而精明也。目者,心使也,心者, 神之舍也。故神精亂而不轉,卒然見非常處,精神魂 魄散不相得,故曰惑也。

兼明書编辑

《美目揚兮》
编辑

《齊風·猗嗟篇》云:「美目揚兮。」《毛傳》曰:「好目揚眉也。」孔穎 達曰:「眉毛揚起,故名眉為揚。」明曰:「《經》無眉文,毛何得 以為揚眉?孔又以為眉毛揚起,是其不顧經文,妄為 臆說。蓋揚者,目之開大之貌。《禮記》云:『揚其目而視之』 是也。」

《美目清兮》
编辑

又曰:「猗嗟名兮,美目清兮。」《毛傳》曰:「目上為明,目下為 清。」明曰:「亦非也。清者,目中黑白分明,如水之清也。《衛 風》云:『美目盼兮』。」若以目下為清,盼當復在何所?

目部藝文一编辑

《瞽師賦》
漢·蔡邕
编辑

夫何矇昧之瞽兮,心窮忽以鬱伊。目冥冥而無睹兮, 嗟求煩以愁悲。撫長笛以攄憤兮,氣轟鍠而橫飛。 何此聲之悲痛,愴然淚以隱惻。類《離鶤》之孤鳴,起嫠 婦之哀泣。詠《新詩》之悲歌,舒滯積而宣鬱。

《目箴》
宋·謝惠連
编辑

氣之清明,雙眸善識。「惟道是視,瞻彼正直。」

《眼銘》
齊·竟陵王子良
编辑

惟正是視,《元黃》匪惑。非禮不觀,儀型是則。慎爾所覿, 無愆斯德。

《目箴》
唐·皮日休
编辑

愧爾瞭焉,為吾所視。高睹古人,有如鄰里。勿分秋毫, 分于邦理。勿視邦祿,視于人紀。惟《書》有色,艷于西子。 惟文有華,秀于百卉。見彼之倨,汙甚塗害。見彼之賢, 綿甚葛藟。勿顧厲階,紊吾大志。勿窺怨府,損吾高義。 入吾明者,何人而已?古之忠臣,古之孝子。上立大業, 中光信史。苟不若是,蚳蝝之類。

《望賦》
劉禹錫
编辑

「邈不語兮臨風」,境自外兮感從中。明晦轉續兮八極 鴻蒙。上下交氣兮群生異容。發孤照于寸眸,騖遐情 乎太空。物乘化兮多象,人遇時兮不同。嗟乎!有目者 必騁望以盡意,當望者必緣情而感時。有待者瞿瞿, 忘懷者熙熙。慮深者瞠然若喪,樂極者沖然無違。外 徙倚其如一,中糾紛兮若斯。望如何其望且樂。睎興 慶兮愬阿閣,如雲兮天顏咫尺,如草兮臣心踴躍。扇 交翟兮葳蕤,旗升龍兮蠖略。日轉黃道,天開碧落。凝瑞景于庭樹,掬菲煙于殿幕。望如何其望且懽!登灞 岸兮見長安。紛擾擾兮紅塵合,鬱蔥蔥兮佳氣盤。池 象漢兮昭回,城依斗兮闌干。避御史之驄馬,逐倖臣 之金丸。望如何其望攸好!宗萬靈兮越四隩,漢帝仙 臺兮秦皇海嶠。《霓裳》踴于河上,馬跡窮乎越徼。紫氣 度關而斐亹,神光屬天而照耀。睆眷眷以馳精,聳專 專而觀妙。望如何其望有形,視蠢蠢兮窮冥冥,楚塞 氛惡兮蕭關燧明。暈籠孤月兮角奮長庚。沙長似雪, 磧有疑城。煙雲非女子之氣,草木盡王者之兵。審曳 柴之虛警,破來騎之先聲。信有得于風鳥,亦無言于 斾旌。望如何其望且慕。恩意隔兮年光度。雕輦已辭 兮金屋何處?長信草生兮長門日暮。候翠華之儻來, 仰元天以自訴。況復湘水無還,漳河空注。淚染枝葉, 香餘紈素。風蕭蕭兮北渚波,煙漠漠兮西陵樹。夫不 歸兮江上石,子可見兮秦原墓。拊瑟飜朔塞之思,挾 琴指邯鄲之路。望如何其望最傷,俟環玦兮思帝鄉。 龍門不見兮雲霧蒼蒼,喬木何許兮山高水長。春之 氣兮悅萬族,獨含嚬兮千里。目秋之景兮懸清光,偏 結憤兮九回腸。羨環拱于白榆,惜馳暉于落棠。諒衝 斗兮誰見,伊戴盆兮何望?豈止蘇武在胡,管寧浮海。 送飛鴻之滅沒,附陰火之光彩。鶴頸長引,「烏頭未改。 恨已極兮平原空,起何時兮東山在。永望如何,傷懷 孔多。」降將有《依風》之感,宮人成《憶月》之歌。歌曰:「張衡 側身愁思久,王粲登樓日迴首。不作渭濱垂釣臣,羞 隨洛陽拜塵友。」

《代張籍與李浙東書》
韓愈
编辑

月日,前某官某謹東向再拜,寓書浙東觀察使中丞 李公閣下:籍聞議論者皆云,方今居古方伯連帥之 職,坐一方得專制于其境內者,惟閣下心事犖犖,與 俗輩不同,籍固以藏之胸中矣。近者閣下從事李協 律翱到京師,籍與李君友也,不見六七年,聞其至,馳 往省之,問無恙外,不暇出一言,且先賀其得賢主人。 李君曰:「子豈盡知之乎?吾將盡言之。」數日,籍益聞所 不聞。籍私獨喜,嘗以為自今已後,不復有如古人者, 于今忽有之。退自悲「不幸兩目不見物,無用于天下; 胸中雖有知識,家無錢財,寸步不能自致。今去李中 丞五千里,何由致其身于其人之側,開口一吐,出胸 中之奇乎?」因飲泣不能語。既數日,復自奮曰:「無所能, 人乃宜以盲廢;有所能,人雖盲,當廢于俗輩,不當廢 于行古人之道者。浙水東七州,戶不下數十萬,不盲 者何限?李中丞取人,固當問其賢不賢,不當計其盲 與不盲也。當今盲于心者皆是,若籍自謂獨盲于目 爾,其心則能別是非。若賜之坐而問之,其口固能言 也。幸未死,實欲一吐」出心中平生所知見,閣下能信 而致之于門邪?籍又善于古詩,使其心不以憂,衣食 亂。閣下無事時,一致之座側,使跪進其所有,閣下憑 几而聽之,未必不如聽吹竹彈絲,敲金擊石也。夫盲 者業專,于藝必精,故樂工皆盲。籍儻可與此輩比並 乎?使籍誠不以蓄妻子,憂饑寒亂心,有錢財以濟醫 藥,其盲未甚,庶幾其復見天地日月,因得不廢。則自 今至死之年,皆閣下之賜。閣下濟之以已絕之年,賜 之以既盲之視,其恩輕重大小,籍宜如何報也?閣下 裁之度之,籍慚靦再拜。

目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詠眼》
梁·劉孝綽
编辑

《含嬌》。已合,離怨動方開。欲知密中意,浮光逐笑迴。

《戲湘東王》
邵陵王綸
编辑

湘東有一病,非啞復非聾。相思下隻淚,望直有全功。

《贈眼醫婆羅門僧》
唐·劉禹錫
编辑

三秋傷望眼,終日哭途窮。兩目今先暗,中年似老翁。 看朱漸成碧,羞日不禁風。師有金篦術,如何為《發蒙》。

《患眼》
張籍
编辑

三年患眼今年免,校與風光便隔生。昨日韓家後園 裏,看花猶自未分明。

《答開州韋使君寄車前子》
前人
编辑

開州午日車前子,作藥人皆道有神。慚媿使君憐病 眼,三千餘里寄閒人。

《瞽者歎》
邵謁
编辑

我心豈不平,我目自不明。徒云備雙足,天下何由行。

《眼暗》
白居易
编辑

「早年勤倦看書苦,晚歲悲傷出淚多。眼損不知都自 取,病成方悟欲如何。」「夜昏乍似燈將滅,朝闇長疑鏡 未磨。千藥萬方治不得,唯應閉目學《頭陀》。」

《得錢舍人書問眼疾》
前人
编辑

春來眼闇少心情,點盡《黃連》尚未平。唯得君書勝得 藥,開緘未讀眼先明。

《眼病二首》
前人
编辑

散亂空中千片雪,蒙籠物上一重紗。縱逢睛景如看 霧,不是春天亦見花。僧說客塵來眼界,醫言風眩在 肝家。兩頭治療何曾瘥,藥力微茫佛力賒眼藏損傷來已久,病根牢固去應難。醫師盡勸先停 酒,道侶多教早罷官。案上漫鋪《龍樹論》,盒中虛撚決 明丸。人間方藥應無益,曾得金篦試刮看。

《病眼花》
前人
编辑

「頭風目眩乘衰老,祇有增加豈有瘳。」花發眼中猶足 怪,柳生肘上亦須休。大窠羅綺看纔辨,小字文書見 便愁。必若不能分黑白,卻應無悔復無尢。

《病目》
明·高啟
编辑

閉目洗黃連,深窗坐兀然。未忘聽鳥興,暫絕看花緣。 問女知簷日,嗔奴畏竈煙。願因無見處,得證定心禪。

《病眼作》
于慎行
编辑

君不見昔日方相氏,黃金為四目。精光倏昱奪長庚, 導者趨風觀者肅。一朝竣事歸有司,委棄塵埃同朽 木。我生兩眼粗能視,要探天根窺地軸。論價未止連 城璧,傳聲共推天下獨。寧知用譽貴含章,鬼物由來 闞高屋。三彭上詳《三盧》聞,乘時作釁何其速。吳回熾 炭煎赤汗,灌注清揚發炎燠。赫如巨鱒出淵淪,絅若 「錦衣蒙綺縠。淚漬紅桃浥露開,眵昏丹雀披煙宿。鷓 鴣呼雨荔支垂,布穀啼山蓬虆熟。雪深太白眯碧雞, 霧苦瑤臺落黃鵠。自分衰年已無幾,膂力卒單筋脈 縮。春榮秋悴兩茫茫,柳綠花紅非所逐。天公若復可 憐生,乞與寸光分粟菽。無勞指點某在斯,不用南陽 潭上菊。」

《次韻鼎儀世賢問予病目》
吳寬
编辑

藥裹長隨老杜居,全憑坐客誦《方書》。巖前激電空聞 爛,屋上繁星頓覺疏。遙望未能知匹馬,不祥幸免見 淵魚。詩家善謔坡應爾,旅館清齋澤也如。似說北門 春色近,試分東壁夜光餘。煩君漫舉盧仝事,此事非 予卻是渠。

《菩薩蠻》詠目
宋·謝絳
编辑

娟娟侵鬢妝痕淺,雙眸相媚彎如翦。一瞬百般宜,無 端笑與啼,酒闌思翠被,特故瞢騰地。生怕促歸輪, 微波先注人

《沁園春》美人目
邵清溪
编辑

漆點填眶,鳳梢侵鬢,天然俊生。記隔花瞥見,疏星炯 炯,倚闌凝注,止水盈盈。端正窺簾,瞢騰並枕,睤睨檀 郎長是青。端相久,待嫣然一笑,密意將成。困酣曾 被鶯驚。強臨鏡挼挱猶未醒。憶帳中親見,似嫌羅密, 尊前相顧,翻怕燈明。醉後看成,歌闌鬥弄,幾度孜孜 頻送情。難忘處,是鮫鮹搵透,別淚雙零。

目部紀事编辑

《春秋孔演圖》:「蒼頡四目,是謂並明。」

《路史》「倉帝,史皇氏,龍顏侈哆,四目靈光。」

太昊伏戲氏奯目, 黃帝有熊氏河目隆顙。

帝堯陶唐氏,八采三眸。

《史記五帝本紀》:「舜父瞽叟盲。」按注:「孔安國云:『無目曰 瞽。有目不能分別好惡,故時人謂之瞽叟,無目之稱 也』。」

《路史》:帝舜有虞氏目童重曜,故曰舜,而原曰重華。按 注《荀子》:「堯舜參眸子」,是堯亦重瞳,然但一目重。《書大 傳》言舜四童子,則兩目重矣。故《春秋孔演圖》云:「舜目 四童,謂之重明。承乾踵堯,海內富昌。」《元命苞》云:「舜重 瞳子,是謂慈原。上應攝提,下應三元。」《尸子、淮南子》云: 「舜兩童子,是謂重明。作事成法,出言有章。」夫舜,葍也, 蔓地蓮華之名,有睒矅意,故目好動而曰舜。或作瞬。 《書經》:「月正元日,舜格于文祖,詢于四岳,闢四門,明四 目,達四聰。」

《山海經》:一目國,一目中其面而居。按:注凡物之反戾 異常,乃其感于氣而成,此所謂一目國是也。

《列子仲尼篇》:「逄蒙之弟子鴻超,怒其妻而怖之,引烏 號之弓,綦衛之箭射其目,矢來注眸子而眶不睫,矢 墜地而塵不揚。」

《湯問篇》:紀昌學射于飛衛,飛衛曰:「爾先學不瞬,而後 可言射矣。」紀昌歸,偃臥其妻之機下,以目承牽挺。二 年之後,雖錐末倒眥而不瞬也。

《淮南子覽冥訓》:武王伐紂,渡于孟津。陽侯之波,逆流而擊,疾風冥晦,人馬不相見。于是武王左操黃鉞,右 秉白旄,瞋目而撝之曰:「余任天下,誰敢害吾意者。」于 是風霽而波罷。

《左傳桓公元年》,宋華父督見孔父之妻于路,目逆而 送之,曰:「美而艷。」

《呂氏春秋贊能篇》:管子束縛在魯,桓公欲相鮑叔。鮑 叔曰:「君欲霸王,則管夷吾在彼臣弗若也。」桓公曰:「夷 吾,寡人之賊也,射我者也,不可。」鮑叔曰:「夷吾為其君 射人,若得而臣之,則彼亦將為君射人。」桓公不聽,鮑 叔固讓,果聽之。于是使告魯曰:「管夷吾,寡人之讎也, 願得之而親加手焉。」魯許諾,乃使吏鞹其拳,膠其目, 盛之以《鴟夷》,置之車中。至齊境,桓公使人以朝車迎 之。

《左傳僖公二十八年》:子玉從晉師,晉侯次于城濮。子 玉使𩰚勃請戰,曰:「請與君之士戲,君憑軾而觀之,得 臣與寓目焉。」

文公元年,初,楚子將以商臣為太子,訪諸令尹子上。 子上曰:「楚國之舉恆在少者。且是人也,蜂目而豺聲, 忍人也,不可立也。」

十二年冬秦伯伐晉取羈馬晉人禦之乃皆出戰交 綏秦行人夜戒晉師曰:「兩君之士皆未憖也。明日請 相見」臾駢曰:「使者目動而言肆懼我也。將遁矣。薄諸 河必敗之。」

《韓子喻老篇》楚莊王欲伐越,杜子諫曰:「王之伐越,何 也?」曰:「政亂兵弱。」杜子曰:「臣愚患之,智如目也,能見百 步之外,而不能自見其睫。王之弱亂,非越之下也。欲 伐越,此智之如目也。」王乃止。

《左傳宣公二年》:「宋人以兵車百乘,文馬百駟,贖華元 于鄭,半入,華元逃歸宋城,華元為植巡功。城者謳曰: 睅其目,皤其腹,棄甲而復。」按注:「睅,出目。」按《疏》:「睅,大目 也。目大則出見。」

十五年,潞子嬰兒之夫人,晉景公之姊也。酆舒為政 而殺之,又傷潞子之目。晉侯將伐之,諸大夫皆曰:「不 可。酆舒有三雋才,不如待後之人。」伯宗曰:「必伐之,狄 有罪,雋才雖多何補焉?虐我伯姬,傷其君目,怙其雋 才而不以茂德,茲益罪也。」晉侯從之。

成公十六年夏六月,晉、楚遇于鄢陵,晉侯筮之。史曰: 「吉。」其卦遇《復》,曰「南國蹙。」射其元王,中厥目。公從之,呂 錡射共王,中目。

《穀梁傳》:季孫行父禿,晉郤克眇,衛孫良夫跛,曹公子 手僂,同時而聘于齊。齊使禿者御禿者,使眇者御眇 者,使跛者御跛者,使僂者御僂者。蕭同姪子處臺上 而笑之,聞于客,客不悅而去,相與立胥閭而語,移日 不解。齊人有知之者,曰:「齊之患必自此始矣。」

《左傳》:襄公十八年,晉侯伐齊。十九年春,諸侯還自沂 上。荀偃癉疽生瘍于頭,濟河及著雍,病目出,卒而視 不可含。宣子盟而撫之曰:「事吳敢不如事主,猶視。」欒 懷子曰:「其為未卒事于齊故也乎?」乃復撫之曰:「主苟 終,所不嗣事于齊者,有如河。」乃瞑受含。

《周語》:柯陵之會,單襄公見晉厲公,視遠步高。魯成公 見,言及晉難。單子曰:「君何患焉?晉將有亂。吾見晉君 之容,殆必禍者也。夫君子目以定體,足以從之,是以 觀其容而知其心矣。目以處義,足以步目。今晉侯視 遠而足高,目不在體,而足不步目,其心必異矣。目體 不相從,何以能久?」

《拾遺記》:「師曠者,晉平公之時,以陰陽之學顯於當世, 燻目為瞽人。以絕塞眾慮,專心於星算音律之中,考 鐘呂以定四時,無毫釐之異。」

《新序》:晉平公閒居,師曠侍坐。平公曰:「子生無目眹,甚 矣,子之墨墨也!」師曠對曰:「天下有五墨墨,而臣不得 與一焉。」平公曰:「何謂也?」師曠曰:「群臣行賂以采名譽, 百姓侵冤,無所告訴,而君不悟,此一墨墨也。忠臣不 用,用臣不忠,下才處高,不肖臨賢,而君不悟,此二墨 墨也。姦臣欺詐,空虛府庫,以其少才覆塞其惡;賢人 逐,姦邪貴,而君不悟,此三墨墨也。國貧民罷,上下不 和,而好財用兵,嗜欲無厭,諂諛之人,容容在旁,而君 不悟,此四墨墨也。至道不明,法令不行,吏民不正,百 姓不安,而君不悟,此五墨墨也。國有五墨,墨而不危 者,未之有也。臣之墨墨,小墨墨耳,何害乎國家哉?」 《晉語》:「叔魚生,其母視之曰:『是虎目而豕喙,必以賄死』。」 遂弗視。

《路史》:「李乾元杲為周上御史,胎刵且眇。」

《列子》,老聃之弟子有亢倉子者,得聃之道,能以耳視 而目聽。魯侯聞之大驚,使上卿厚禮而致之。亢倉子 應聘而至,魯侯卑辭請問之,亢倉子曰:「傳之者妄。我 能視聽,不用耳目,不能易耳目之用。」魯侯曰:「此增異 矣。」

《吳越春秋》:椒丘訢為齊王使于吳,飲馬于津,津吏曰: 「水中有神,見馬即出,君勿飲也。」訢曰:「壯士所當,何神 敢干?」乃使從者飲馬于津,水神果取其馬。椒丘訢大 怒,袒裼持劍,入水求神,決戰連日乃出,眇其一目,遂之吳,會於友人之喪。訢恃其與水戰之勇,有陵人之 氣,要離乃挫訢曰:「吾聞勇士之鬥不受辱,今子與神」 鬥於水,受眇目之病,形殘名勇,勇士所恥。不即喪命 於敵,而戀其生,猶徽色於我哉。

《孔叢子嘉言篇》:夫子適周,見萇弘,言終而退。萇弘語 劉文公曰:「吾觀孔仲尼有聖人之表,河目而隆顙,黃 帝之形貌也。」

《莊子田子方篇》:溫伯雪子適齊,舍於魯,仲尼見之而 不言。子路問曰:「吾子見之而不言,何也?」仲尼曰:「若夫 人者,目擊而道存矣。」

《盜跖篇》:「孔子往見盜跖,謁者入通。盜跖聞之大怒,目 如明星,案劍瞋目,聲如乳虎。」

《左傳:定公八年》:公侵齊,門于陽州。顏息射人中眉,退 曰:「我無勇,吾志其目也。」

十年,宋公子地有白馬四,公嬖向魋。魋欲之,公取而 朱其尾鬣以與之。地怒,使其徒抶魋而奪之。魋懼將 走,公閉門而泣之,目盡腫。

《論語隱義》衛蒯瞶亂,子路興師往。有狐黯者當師,曰: 「子欲入耶?」曰:「然。」黯從城上下麻繩釣,子路半城問曰: 「為師耶?為君耶?」曰:「在君為君,在師為師。」黯因投之,折 其左股,不死。黯開城欲殺之,子路目如明星之光曜, 黯不能前,謂曰:「畏子之目,願覆之。」子路以衣袂覆目, 黯遂殺之。

《呂氏春秋知化篇》:「吳誅子胥,子胥將死,曰:『與吾安得 一目以視越人之入吳也』?乃自殺。夫差乃取其身而 流之江,抉其目著之東門,曰:『女胡視越人之入我也』?」 《禮記·檀弓》:「子夏喪其子而喪其明,曾子弔之曰:『吾聞 之也:朋友喪明則哭之』。曾子哭,子夏亦哭,曰:『天乎!予 之無罪也』!曾子怒曰:『商女何無罪也?吾與女事夫子 于洙泗之間,退而老于西河之上,使西河之民疑女 于夫子,爾罪一也;喪爾親,使民未有聞焉,爾罪二也。 喪爾子,喪爾明,爾罪三也。而曰『女何無罪與』』?」子夏投 其杖而拜曰:「吾過矣!吾過矣!吾離群而索居,亦已久 矣。」

工尹商陽與陳棄疾追吳師,及而射之,斃一人;又及, 又斃二人。每斃一人,掩其目。止其御曰:「朝不坐,燕不 與,殺三人亦足以反命矣。」

齊大饑,黔敖為食於路,以待餓者而食之。有餓者蒙 袂輯屨,貿貿然來。黔敖左奉食,右執飲,曰:「嗟來食!」揚 其目而視之,曰:「予唯不食嗟來之食以至於斯也!」從 而謝焉,終不食而死。

《列子說符篇》:晉國苦盜,有郄雍者,能視盜之貌,察其 眉睫之間,而得其情。晉侯使視盜,千百無遺一焉。 《淮南子人間訓》:「昔者宋人好善者,三世不解。家無故 而墨牛生白犢,以問先生,先生曰:『此吉祥,以饗鬼神』。 居一年,其父無故而盲牛又復生白犢。其父又復使 其子以問先生,其子曰:『前聽先生言而失明,今又復 問之,奈何』?」其父曰:「聖人之言,先忤而後合。其事未究, 固試往復問之。」其子又復問先生,先生曰:「此吉祥也。」 復以饗鬼神。歸致命其父,其父曰:「行先生之言也。」居 一年,其子又無故而盲。其後楚攻宋,圍其城。當此之 時,易子而食,析骸而炊,丁壯者死,老病童兒,皆上城 牢守而不下。楚王大怒,城已破,諸城守「者皆屠之。此 獨以父子盲之故,得無乘城。軍罷圍解,則父子俱視。」 《呂氏春秋必己篇》:「孟賁過於河,先其伍。船人怒,以楫 虓其頭,顧不知其孟賁也。中河,孟賁瞋目而視船人, 髮植目裂鬚指,舟人盡揚播入於河。使船人知其孟 賁,弗敢直視,涉無先者。」

《遇合篇》:陳有惡人曰:敦洽讎糜,雄顙廣顏,垂眼臨鼻。 《韓子說林》篇:田駟欺鄒君,鄒君將使人殺之。田駟恐, 告惠子。惠子見鄒君曰:「今有人見君,則」「其一目奚 如?」君曰:「我必殺之。」惠子曰:「瞽兩目。」「君奚為不殺?」君 曰:「不能勿」《惠子》曰:「田駟東慢齊侯,南欺荊王。駟之 於欺人,瞽也。君奚怨焉?」鄒君乃不殺。

《外儲說篇》:趙王遊於圃中,左右以兔與虎而輟觀之, 盻然環其眼。王曰:「可惡哉,虎目也!」左右曰:「平陽君之 目可惡過此,見此未有害也。見平陽君之目如此者, 則必死矣。」其明日,平陽君聞之,使人殺言者,而王不 誅也。

《列士傳》:「秦召魏公子無忌,不行,使朱亥奉璧一雙。秦 王大怒,將朱亥著虎圈中,亥瞋目視虎,血出濺虎,虎 終不敢視。」

《春秋後語》:平原君對趙王曰:「沔池之會,臣察武安君 之為人也,小頭而銳,瞳子白黑分明。小頭而銳,斷敢 行也;瞳子白黑分明者,視事明也。」

《史記藺相如傳》:趙王與秦王會沔池,秦王不肯擊缶, 相如曰:「五步之內,請得以頸血濺大王矣。」左右欲刃 相如,相如張目叱之,左右皆靡,秦王不懌,為一擊缶。 《孔叢子執節篇》:「魏安釐王問子順曰:『馬回之為人,雖 少,才文梗梗亮直,有大丈夫之節。吾欲以為相,可乎』? 答曰:『知臣莫若君,何有不可?至於亮直之節,臣未明也』。」王曰:「何故?」答曰:「『聞諸孫卿云,其為人也,長目而豕 視者,必體方而心圓。每以其法相人,千百不失』。臣見 回非不偉其體幹也,然甚疑其目。」王卒用之。三月,果 以諂得罪。

《燕丹子》:「樊於期聞荊軻之言,於是自剄頭墮背後,兩 目不瞑。」

《戰國策》:「荊軻入秦,太子賓客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 水上,既祖取道,高漸離擊筑,荊軻和而歌,為羽,聲忼 慷,士皆瞋目,髮盡上衝冠。」

《史記荊軻傳》:「秦逐太子丹,荊軻之客皆亡。高漸離變 名姓,為人庸保,以擊筑聞於秦始皇,始皇召見,人有 識者,乃曰:『高漸離也。秦皇帝惜其善擊筑,重赦之,乃 矐其目』。」按注《索隱》曰:「說者云,以馬屎燻,令失明。」 《始皇本紀》:「大梁人尉繚曰:『秦王為人蜂準長目。 《河圖稽命徵》:項羽,怪目勇敢,重瞳大口,力楚之邦』。」 《史記樊噲傳》:「項羽在戲下,欲攻沛公,沛公面見項羽, 項羽既饗軍士中酒,亞父謀欲殺沛公。時樊噲在營 外,聞事急,乃持鐵盾入到營,營衛止噲,噲直撞入,立 帳下,瞋目而視,眥皆出血。」

《楚漢春秋》,上過陳留,酈生求見。使者入通,上方洗足, 問:「何如人也?」曰:「狀類大儒。」上曰:「吾方以天下為事,未 暇見大儒也。」使者出,酈生瞋目按劍曰:「入言高陽酒 徒,非儒者。」

《漢書項籍傳》:「漢軍圍鍾離昧於滎陽東。羽軍至,漢軍 畏楚,盡走險阻,羽令壯士出挑戰。漢有善騎射曰樓 煩,楚挑戰,三合輒射殺之。羽大怒,自披甲持戟挑戰。 樓煩欲射,羽瞋目叱之。樓煩目不能視,手不能發,走 還入壁,不敢復出。」

《史記項籍本紀》:「項王軍壁垓下,漢軍圍之數重。項王 潰圍南出,漢追及之,項王大呼馳下,漢軍皆披靡。時 赤泉侯為騎將,追項王,項王瞋目叱之,赤泉侯人馬 俱驚,辟易數里。」

《爰盎傳》:「孝文居代時,太后常病,三年目不交睫。」 《漢書藝文志》:「魏文侯最為好古。孝文時得其樂人竇 公。」按注桓譚《新論》云:「竇公年百八十歲,兩目皆盲。文 帝奇之,問曰:『何因至此』?對曰:『臣年十三失明,父母憐 其不及眾技,教鼓琴,臣導引,無所服餌』。」

《東方朔傳》:「朔上書曰:『臣朔目若懸珠,齒如編貝』。」 《金日磾傳》:「日磾自在左右,目不忤視者數十年。」 《杜欽傳》:欽字子夏,少好經書,家富而目偏盲,故不好 為吏。茂陵杜鄴與欽同姓字,俱以材能稱京師,故衣 冠謂欽為盲杜子夏,以相別。

《列仙傳》:偓佺,魏仙人,採藥,好食松實,而目更方。 赤斧,戎人也,為碧雞祠主簿,餌丹,身及瞳子皆赤。 《漢書。王莽傳》:莽露眼赤睛,反膺高視,瞰臨左右。是時 有用方技待詔黃門者,或問以莽形貌,待詔曰:「莽所 謂鴟目虎吻,故能食人,亦當為人所食。」

《李業傳》:犍為任永及業同郡馮信,並好學博古,公孫 述連徵命待以高位,皆託青盲以避世難。永妻淫於 前,匿情無言,見子入井,忍而不救。信侍婢亦對信姦 通。及聞述誅,皆盥洗更視,曰:「世適平,目即清。」淫者自 殺。光武聞而徵之,並會病卒。

《杜根傳》:「根為中郎,時和熹鄧后臨朝,根以安帝年長, 宜親政事,上書直諫。太后大怒,囊盛撲殺之。根詐死 三日,目中生蛆。」

《梁冀傳》:「冀字伯車,為人鳶肩豺目,洞精矘眄,口吟舌 言。」按注:「鳶,鴟也。」鴟,肩上竦也。「豺目,目豎也。」

《風俗通》:汝南南頓張助,於田中種禾,見李核,意欲持 去,顧見空桑中有土,因殖種,以餘漿溉灌。後人見桑 中反復生李,轉相告語,有病目痛者,息陰下,言:「李君 令我目愈。」謝以一豚,目痛,小疾亦行自愈。眾犬吠聲, 因盲者得視,遠近翕赫其下。

《後漢書朱儁傳》:「自黃巾賊後,復有李大目之徒,起山 谷間,其大眼者為大目。」

《鄭元別傳》:「元秀眉明目。」

《董卓別傳》:卓會公卿,召諸降賊,責降者曰:「何不鑿眼?」 應聲眼皆落地。

《吳志孫權傳》注《江表傳》曰:「堅為下邳丞時,權生,方頤 大口,目有精光。堅異之,以為有貴象。」

《魏志許褚傳》:「太祖與韓遂、馬超等單馬會語,左右皆 不得從,唯將褚超負其力,陰欲前突。太祖素聞褚勇, 疑從騎是褚,乃問太祖曰:『公有虎侯者安在』?太祖顧 指褚,褚瞋目盼之,超不敢動。」

《典韋傳》:「張繡反,襲太祖營,韋戰于門中,被數十創。賊 前搏之,韋雙挾兩賊,擊殺之,餘賊不敢前。韋復前突 賊,殺數人,瘡重發,瞋目大罵而死。」

《夏侯惇傳》:惇從征呂布,為流矢所中,傷左目。注:「《魏略》 曰:時夏侯淵與惇俱為將軍,軍中號惇為盲。夏侯惇 惡之,每照鏡恚怒,輒撲鏡于地。」

陳思《王植傳》注:《魏略》曰:丁儀,字正禮。父沖,宿與太祖

親善。太祖聞儀為令士,欲以愛女妻之,以問五官將
考證.svg
五官將曰:「女人觀貌,而正禮目不便,誠恐愛女未必

悅也。以為不如與伏波子楙。」太祖從之。尋辟儀為掾, 到與論議,嘉其才朗,曰:「丁掾好士也。即使其兩目盲, 尚當與女,何況但眇是吾兒誤我?」

《天中記》:「魏武帝病眼,令華陀以金篦刮目。」

《魏志傅嘏傳》:「正元二年春,毋丘儉、文欽作亂,或以司 馬景王不宜自行,惟嘏勸之,景王遂行。」注:「《漢晉春秋》 曰:『時景王新割目,瘤創甚,聞嘏言,蹶然而起曰:『我請 輿疾而東』』。」

《暌車志:管輅》曰:「吾額上無主骨,目中無守精,鼻無梁 柱,腳無天根,背無三甲,腹無三壬,但恐至泰山治鬼, 不得治生人耳。」

《魏志高句麗國傳》:「高句麗王伊夷模無子,淫灌奴部, 生子名位宮。伊夷模死,立以為王。今句麗王宮是也。 其曾祖宮生,能開目視其國人惡之。及長大,果凶虐, 數寇鈔,國見殘破。今王墮地,亦能開目視人,句麗呼 相似為位,似其祖,故名之為位宮。」

《吳志孫皓傳》:皓宮人有不合意者輒殺之,或剝人之 面,或鑿人之眼。按《注》:吳平後,晉侍中庾峻等問皓侍 中李仁曰:「『聞歸命侯惡人橫睛逆視,皆鑿其眼,有諸 乎』?仁曰:無此事,傳之者謬耳。《曲禮》曰:『視,天子由袷以 下視,諸侯由頤以下視,大夫由衡視,士則平面得游 目。五步之內,視上於衡則傲,下於帶則憂,旁則邪。以』」 禮視瞻高下,不可不慎,況人君乎哉?視人君相迕,是 乃《禮》所謂傲慢,傲慢則無禮,無禮則不臣,不臣則犯 罪,犯罪則陷不測矣。正使有之,將有何失?

《晉書阮籍傳》:「籍能為青白眼,見禮俗之士,以白眼對 之。及嵇喜來弔,籍作白眼,喜不懌而退。喜弟康聞之, 乃齎酒挾琴造焉。籍大悅,乃見青眼。由是禮法之士, 疾之若讎。」

《王戎傳》:戎幼而穎悟,神彩秀徹,視日不眩。裴楷見而 目之曰:「戎眼爛爛,如巖下電。」

《趙至傳》:至遊太學,遇嵇康寫石經,徘徊不能去,遂隨 康還山陽。每曰:「卿頭小而銳,瞳子白黑分明,有白起 之風矣。」

《世說》:裴令公有儁容姿,一旦有疾至困,惠帝使王夷 甫往看,裴方向壁臥,聞王使至,強回視之。王出語人 曰:「雙眸閃閃,若巖下電,精神挺動,體中故小惡。」 《前趙錄》:「劉曜身長九尺三寸,生而目有赤光。」

《晉書趙王倫傳》:「倫目上有瘤,時以為妖焉。」

《石季龍載記》:季龍命太子宣生殺拜除,皆迭日省決。 太子詹事孫珍問侍中崔約曰:「吾患目疾,何方療之?」 約素狎珍,戲之曰:「溺中則愈。」珍曰:「目何可溺?」約曰:「卿 目睕睕,正耐溺中。」珍恨之,以白宣。宣諸子中最胡狀, 目深聞之大怒,誅約父子。

《苻生載記》:「生字長生,健第三子也。幼而無賴,祖洪甚 惡之。生無一目,為兒童時,洪戲之問侍者曰:『吾聞瞎 兒一淚,信乎』?侍者曰:『然』。生怒,引佩刀自刺出血,曰:『此 亦一淚也』。洪大驚,鞭之。生曰:『性耐刀槊,不堪鞭捶』。洪 曰:『汝為爾不已,吾將以汝為奴』。生曰:『何不如石勒也』? 洪懼,跣而掩其口,謂健曰:『此兒狂,宜早除之。不然,長 大必破人家』。」健將殺之,雄止之曰:「兒長成自當修改, 何至便可如此?」健乃止。生嘗使太醫令程延合安胎 藥,問人參好惡并藥分多少,延曰:「雖小小不具,自可 堪用。」生以為譏其目,鑿延出目,然後斬之。生既自有 目疾,其所諱者,不足不具,少無缺傷、殘毀、偏隻之言, 皆不得道。

《范甯傳》:「甯嘗患目痛,就中書侍郎張湛求方,湛因嘲 之曰:『古方宋陽里子少得其術,以授魯東門伯,魯東 門伯以授左丘明,遂世世相傳,及漢杜子夏、鄭康成, 魏高堂隆,晉左太沖,凡此諸賢,並有目疾,得此方云: 用損讀書一,減思慮二,專內視三,簡外觀四,旦晚起 五,夜早眠六。凡六物,熬以神火,下以氣簁,蘊於胸中 七日然後納諸方寸,修之一時,近能數其目睫,遠視 尺捶之餘,長服不已,洞見牆壁之外,非但明目,乃亦 延年』。」

《王衍傳》:衍嘗因宴集,為族人所怒,舉樏擲其面,衍初 無言,引王導共載而去,然心不能平,在車中攬鏡自 照,謂導曰:「爾看吾目光,乃在牛背上矣。」

《異苑》:元帝永昌元年,丹陽甘卓將襲王敦,時歷陽陳 訓私謂所親曰:「甘侯頭低而視仰,相法名為盼刀。又 目有赤脈自外而入,不出十年,必以兵死,不領兵則 可以免。」至是果為敦所襲。

《世說》:康僧淵目深而鼻高,王丞相每調之。僧淵曰:「鼻 者面之山,目者面之淵。山不高則不靈,淵不深則不 清。」

《晉書桓溫傳》:「溫豪爽有風概,姿貌甚偉,面有七星。少 與沛國劉惔善,惔嘗稱之曰:『溫眼如紫石稜,鬚作蝟 毛』。磔,孫仲謀、晉宣王之流亞也。」

《語林》:王右軍見杜弘治,歎曰:「面如凝脂,眼如點漆,此 神仙中人《齊書鄱陽忠烈王恢傳》:恢有孝性,所生費太妃目有 疾,久廢視瞻。有北渡道人慧龍得治眼術,恢請之,既 至,空中忽見聖僧及慧龍下鍼,豁然開朗,咸謂精誠 所致。

《神仙傳》:李根嘗住壽春吳太文家,太文說根兩目童 子皆方。按《仙經》云:八百歲人童子方也。根告諸弟子 言:我不得神丹大道之訣,唯得地仙方爾,壽畢天地, 然不為下土之士也。

《蜀錄》:李雄美容貌,相士相之曰:「此君將貴,其相有四, 目如重雲,鼻如龜龍,口方如器,耳如相望,法為大貴, 位過三公不疑。」

《世說》:顧長康哭桓宣武,「眼如懸河決溜。」

《晉書殷仲堪傳》:「仲堪父病積年,衣不解帶,躬學醫術, 究其精妙,執藥揮淚,遂」「一目。」 《顧愷之傳》:「桓元時,與愷之同在殷仲堪坐,共作了語。 愷之先曰:『火燒平原無遺燎。元曰:『白布𦆑根樹旒旐』。 仲堪曰:『投魚深泉放飛鳥,復作危語。元曰:『矛頭淅米 劍頭炊』。仲堪曰:『百歲老翁攀枯枝。有一參軍云:『盲人 騎瞎馬,夜半臨深池』。仲堪眇目驚曰:『此太逼人』。因罷。 愷之善丹青,欲圖殷仲堪,仲堪有目病,固辭。愷』』』」之曰: 「明府正為眼耳。若明點瞳子,飛白拂上,使如輕雲之 蔽月,豈不美?」仲堪乃從之。

《世說》:顧長康好寫人形,欲圖殷荊州。殷曰:「我形惡,不 煩耳。」顧曰:「明府正為眼耳,但明點瞳子,飛白拂其上, 使如輕雲之蔽日。」

《異苑》:「元嘉中,丹陽多寶寺畫佛堂作金剛。寺主奴婢 惡戲,以刀刮其目眼,輒見一人甚壯,五色綵衣,持小 刀挑目睛,數夜眼爛,於今永盲。」

《宋書江夏文獻王義恭傳》,「前廢帝狂悖無道,義恭謀 欲廢立。永光元年八月,帝率羽林兵於第害之。挑取 眼睛,以蜜漬之,以為鬼目睛。」

《南史袁粲傳》:「粲為尚書令。初,粲忤於孝武,其母候乘 輿出,負塼叩頭流血,塼碎傷目。自此後,粲與人語,有 誤道眇目者,輒泣涕彌日。」

《南齊書陳顯達傳》,「顯達隸太祖,討桂陽賊於新亭壘。 顯達出杜姥宅,大戰破賊,矢中左眼,拔箭而鏃不出。 地黃村潘嫗善禁,先以釘釘柱,嫗禹步作氣,釘即時 出,乃禁顯達目中鏃,出之。」

《雲南志略》:武帝時,以僰深為興古太守,今曲靖也。僰 人之名始此。齊永平中,以陳顯達為益州都督。顯達 一目,僰人慢之。顯達遣使責其租稅,獠帥曰:「兩目刺 史,尚不能調,況一目耶!」遂殺其使。顯達分遣將帥,聲 言出獵,夜往襲之,無少長盡殺之,蠻人震服。

《南齊書褚淵傳》:淵性和雅,有器度,不妄舉動。宅嘗失 火,煙焰甚逼,左右驚擾,淵神色怡然,索轝來徐去。輕 薄子頗以名節譏之。以淵眼多白精,謂之「白虹貫日」, 言為宋氏亡徵也。

《獨異志》:「梁周興嗣為散騎常侍,聰明多才思。武帝出 千言,無章句,令嗣次之,因成《千字文》,歸而兩目俱喪。」 《梁書簡文帝本紀》:「帝眄睞,目光燭人,讀書十行俱下。」 《南史梁元帝本紀》:「初武帝夢眇目僧執香爐,稱託生 王宮,既而生帝。帝初生患眼,醫療必增,武帝自下意 療之,遂眇一目,乃憶先夢,彌加愍愛。帝性愛書籍,既」 患目多,不自執卷,值讀書左右番次上直,晝夜為常。 《靈應錄》:梁元帝母阮修容曾失一珠,元帝時絕幼吞 之,謂是左右所盜,乃炙魚眼以厭之,信宿之間,珠從 便出,元帝尋一目致眇。

《善謔集》:梁元帝一目眇,為湘東王時,嘗登其宮,以望 其侍臣曰:「今日所謂帝子,降於北渚。」帝疑其戲之,答 曰:「卿道目眇眇兮愁予耶。」

《南史王偉傳》:侯景叛,其文檄並偉所製。景敗,偉上五 百字詩於帝。帝愛其才,將捨之。朝士多忌,乃請曰:「前 日偉作檄文,有異辭句。」元帝求而視之,檄云:「項羽重 瞳,尚有烏江之敗;湘東一目,寧為四海所歸。」帝大怒, 使以釘釘其舌於柱,方刑之。

《獨異志》:「梁元帝眇一目,寵徐姬。姬性妬,後怨帝,每召 至,即妝半面見之。意者以帝一目非為全面也,帝視 殺之。」

《梁書荀匠傳》,「匠居父憂并兄服,歷四年不出廬戶,哭 無時,聲盡則繼之以泣,目眥皆爛。」

《沈約傳》:「約左目重瞳子,腰有紫痣,聰明過人。」

《江紑傳》:「紑字含潔,濟陽考城人也。父蒨,光祿大夫。紑 幼有孝性,年十三,父患眼,紑侍疾將期月,衣不解帶, 夜夢一僧云:『患眼者飲慧眼水必差』。及覺說之,莫能 解者。紑第三叔祿與草堂寺智者法師善,往訪之。智 者曰:『《無量壽經》云:『慧眼見真,能渡彼岸』。蒨乃因智者 啟捨同夏縣界牛屯里舍為寺,乞賜嘉名。敕答曰:『純 臣孝子,往往感應。晉世顏含,遂見冥中送藥。近見智 者,知卿第二息感夢,云飲慧眼水』。慧眼則是五眼之 一號,若欲造寺,可以慧眼為名。及就創造,泄故井,井

水清冽,異於常泉。依夢取水洗眼,及煮藥,稍覺有瘳
考證.svg
因此遂差。時人謂之孝感』。」

《齊諧記》:弘農鄧紹,嘗八月旦入華山採藥,見一童子 執五綵囊,承柏葉上露皆如珠滿囊。紹問曰:「用此何 為」,答曰:「赤松先生取以明目。」言終便失所在。今世人 八月旦作眼明袋,此遺象也。

《陳書章昭達傳》:昭達少時,嘗遇相者謂曰:「卿容貌甚 善,須小虧損則當富貴。」及侯景之亂,昭達率募鄉人 援臺城,為流矢所中,眇其一目。相者見之曰:「卿相善 矣,不久富貴。」

《新安王伯固傳》:「伯固生而龜胸,目通精揚白。」

《馬樞傳》:「樞目精洞黃,能視闇中物。」

《徐陵傳》:「陵目有青睛,時人以為聰惠之相也。」

《魏書尉古真傳》:古真,代人也。太祖之在賀蘭部,賀染 干遣侯引、乙突等詣行宮,將肆逆。古真知之,密以馳 告,侯引等不敢發。染于疑古真泄其謀,乃執拷之,以 兩車軸押其頭,傷一目,不伏,乃免之。古真弟太真,太 真弟諾,少事太祖,以忠謹著稱。從圍中山,諾先登,傷 一目,太祖嘆曰:「諾兄弟並毀其目,以建功效,誠可嘉」 也。寵待遂隆。

《楊大眼傳》:大眼善騎乘,裝束雄竦,擐甲折旋,見稱當 世,巡撫士卒呼為兒子,及見傷痍,為之流泣。自為將 帥,恆身先兵士,衝突堅陳,出入不疑,當其鋒者,莫不 摧拉。南賊前後所遣督將軍,未渡江,預皆畏懾。傳言 淮泗荊沔之間,有童兒啼者,恐之,云楊大眼至,無不 即止。王肅弟子秉之初歸國也,謂大眼曰:「在南聞君 之名,以為眼如車輪。及見,乃不異人大。」眼曰:「旗鼓相 望,瞋眸奮發,足使君目不能視,何必大如車輪?」當世 推其驍果,皆以為關、張弗之過也。

《咸陽王禧傳》:禧謂龍虎曰:「吾憒憒不能堪,試作一謎, 當思解之,以釋毒悶。」龍虎欻憶舊謎云:「眠則俱眠,起 則俱起,貪如豺狼,贓不入己。」都不有心於規刺也。禧 亦不以為諷己,因解之曰:「此是眼也。」而龍虎謂之是 箸。

《談藪》:後魏昭成帝嘗擊賊,流矢中目,賊破,執射者至, 左右欲剝割之,帝曰:「彼各為其主,何罪?」乃釋之。 戲瑕魏高僧支謙,博覽經籍,兩眼多白而睛黃,時人 謂曰:「支郎眼中黃,形軀雖細是智囊。」

《北齊書趙彥深傳》:彥深幼孤貧,事母甚孝。年十歲,曾 候司徒崔光,光謂賓客曰:「古人觀眸子以知人,此人 必當遠至。」

《祖珽傳》:「珽既見重二宮,遂志於宰相。先與黃門侍郎 劉逖友善,乃疏侍中尚書令趙彥深、侍中和士開等 罪狀,令逖奏之。逖懼,不敢通,其事頗泄,彥深等先詣 帝自陳,帝大怒,執珽鞭二百,配甲坊。尋徙於光州。刺 史李祖勳遇之甚厚。別駕張奉禮希大臣意,上言:珽 雖為流囚,常與刺史對坐。敕報曰:『牢掌』。奉禮曰:『牢者, 地牢也』。」乃為深坑置諸內,苦加防禁,桎梏不離其身, 家人親戚不得臨視。夜中以蕪菁子燭熏眼,因此失 明。武成崩,後主憶之,就除海州刺史。是時陸令萱外 干朝政,其子穆提婆愛幸珽,乃遺陸媼弟悉達書曰: 「趙彥深心腹深沉,欲行伊、霍事,儀同姊弟豈得平安, 何不早用智士邪!」和士開亦以珽能決大事,欲以為 謀主,故棄除舊怨,虛心待之。與陸媼言於帝曰:「襄、宣、 昭三帝,其子皆不得立。今至尊猶在帝位者,實由祖 孝徵。此人有大功,宜報重恩。孝徵心行雖薄,奇略出 人,緩急真可憑仗。且其雙盲,必無反意,請喚取問其 謀計。」從之。入為銀青光祿大夫、祕書監,加開府儀同 三司。和士開死後,仍說陸媼出彥深以珽為侍中,在 晉陽通密啟,請誅琅邪。其計既行,漸被任遇。又靈太 后之被幽也,珽欲以陸媼為太后,撰魏帝皇太后故 事,為太姬言之,謂人曰:「太姬雖云婦人,實是雄傑,女 媧已來無有也。」太姬亦稱珽為國師。國寶由是拜尚 書左僕射,監國史,加特進,入文林館總監撰書,封燕 郡公,食太原郡幹,給兵七十人。所住宅在義井坊旁, 拓鄰居,大事修築。陸媼自往案行,勢傾朝野。斛律光 甚惡之,遙見,竊罵云:「多事乞索小人,欲行何計數!」常 謂諸將云:「邊境消息,處分兵馬,趙令嘗與吾等參論 之。盲人掌機密來,全不共我輩語,止恐誤他國家事。」 又珽頗聞其言,因其女皇后無寵,以謠言聞上曰:「百 升飛上天,明月照長安。」令其妻兄鄭道蓋奏之。帝問 珽,珽證實。又說謠云:「高山崩,槲樹舉,盲老翁,背上下 大斧,多事老母不得語。」珽并云:「盲老翁是臣,云與國 同憂戚。」勸上行,語其多事老母,似道女侍中陸氏,帝 以問韓長鸞、穆提婆,并令高元海、段士良密議之,眾 人未從,因光府參軍封士讓啟告光反,遂滅其族。珽 又附陸媼,求為領軍,後主許之。詔須覆奏,取侍中斛 律孝卿署名。孝卿密告高元海,元海語侯呂芬、穆提 婆云:「孝徵漢兒,兩眼又不見物,豈合作領軍也?」明旦 面奏,具陳珽不合之狀,并書珽與廣寧王孝珩交結, 無大臣體。珽亦求面見,帝令引入。珽自分疏,并云:「與 元海素相嫌,必是元海譖臣。」帝弱顏,不能諱,曰:「然。」珽列元海共司農卿尹子華、太府少卿李叔元、平淮令 張叔略等結朋樹黨,遂除子華仁州刺史,叔元襄城 郡太守,叔略南營州錄事參軍。陸媼又唱和之,復除 元海鄭州刺史。珽自是專主機衡,總知騎兵外兵事。 內外親戚,皆得顯位。後主亦令中要數人扶持出入, 著紗帽直至永巷,出萬春門向聖壽堂,每同御榻,論 決政事,委任之重,群臣莫比。自和士開執事以來,政 體隳壞,珽推崇高望,官人稱職,內外稱美。復欲增損 政務,沙汰人物。始奏罷京畿府併於領軍,事連百姓, 皆歸郡縣;宿衛都督等號位,從舊官名,文武章服,並 依故事。又欲黜諸閹豎及群小「輩,推誠延士,為致治 之方。」陸媼、穆提婆議頗同異,珽乃諷御史中丞麗伯 律,令劾主書王子沖納賂,知其事連穆提婆,欲使贓 罪相及,望因此坐,并及陸媼。猶恐後主溺於近習,欲 因后黨為援,請以皇后兄胡君瑜為侍中、中領軍,又 徵君瑜兄梁州刺史君璧,欲以為御史中丞。陸媼聞 而懷怒,百方排毀,即出君瑜為金紫光祿大夫,解中 領軍,君璧還鎮梁州。皇后之廢,頗亦由此。王子沖釋 而不問。珽日益以疏,又諸宦者更共譖毀之,無所不 至。後主問諸太姬,憫嘿不對。及三問,乃下床拜曰:「老 婢合死。本見和士開道孝徵多才博學,言為善人,故 舉之。比來看之,極是罪過。人實難知,老婢合死。」後主 令韓長鸞檢案,得其許出敕受賜十餘事,以前與其 重誓不殺,遂解珽侍中僕射,出為北徐州刺史。珽求 見後主,韓長鸞積嫌於珽,遣人推出柏閣。珽故求面 見,坐不肯行。長鸞乃令軍士牽曳而出,立珽於朝堂, 大加誚責,上道後,令追還,解其開府儀同郡公。直為 刺史。至州,會有陳寇,百姓多反,珽不「關城門,守埤者 皆令下城,靜坐街巷,禁斷行人,雞犬不聽鳴吠。」賊無 所聞見,不測所以,疑惑人走城空,不設警備。珽忽然 令大叫,鼓譟聒天,賊大驚,登時走散。後復結陳向城, 珽乘馬自出,令錄事參軍王君植率兵馬,乃親臨戰。 賊先聞其盲,謂為不能拒抗,忽見親在戎行,彎弧縱 鏑,相與驚怪,畏之而罷。時穆提婆憾之不已,欲令城 陷沒。賊雖知危急,不遣救援。珽且戰且守。十餘日,賊 竟奔走,城卒保全卒於州。

《徐之才傳》:祖珽執政,除之才侍中,太子太師。之才恨 曰:「子野沙汰我!」珽目疾,故以師曠比之。

《瑯琊王儼傳》:儼常患喉,使醫下針,張目不瞬。儼以和 士開駱提婆等奢恣,盛修第宅,意甚不平,嘗謂曰:「君 等所營宅,早晚當就,何太遲也。」二人相謂曰:瑯琊王 眼光奕奕,數步射人,向者暫對,不覺汗出。天子前奏 事尚不然。由是忌之。

《三國典略》:齊韓鳳、穆提婆、高阿那肱共處衡軸,號曰 「三貴」,瞋目張拳,有噉人勢。

《周書張元傳》:「元年十六,其祖喪明三年,元恆憂泣,晝 夜讀佛經,禮拜以祈福祐。後讀《藥師經》,見盲者得視 之言,遂請七僧燃七燈,七日七夜,轉藥師經行道。每 言:天人師乎?元為孫不孝,使祖喪明。今以燈光普施 法界,願祖目見明,元求代闍。如此經七日,其夜夢見 一老公,以金錍治其祖目,謂元曰:『勿憂悲也,三日之 後,汝祖目必差』。」元於夢中喜躍,遂即驚覺。乃遍告家 人。居三日,祖果目明。

《隋書盧太翼傳》:太翼逃於五臺山,皇太子勇聞而召 之。太翼知太子必不為嗣,謂所親曰:「吾拘逼而來,不 知所稅駕也。」及太子廢,坐法當死,高祖惜其才而不 害,配為官奴,久之乃釋。其後目盲,以手摸書而知其 字。

《魚俱羅傳》:「初煬帝在藩,俱羅弟贊以左右從。贊性凶 暴,虐其部下,令左右炙肉,遇不中意,以籤刺瞎其眼。 俱羅相表異人,目有重瞳,陰為帝之所忌。」

《劉炫傳》:「炫眸子精明,視日不眩。」

《唐書李密傳》:密為左親衛府大都督,千牛備身,額銳 角方,瞳子黑白明澈。煬帝見之,謂宇文述曰:「左仗下 黑色小兒為誰?」曰:「蒲山公李寬子密。」帝曰:「此兒顧盼 不常,無入衛。」

《袁天綱傳》:「天綱,益州成都人,仕隋為鹽官令。在洛陽 與杜淹、王珪、韋珽遊,見竇軌曰:『君伏犀貫玉枕,輔角 完起十年,且顯立功,其在梁益間邪』?軌後為益州行 臺僕射,天綱復曰:『赤脈干瞳方,語而浮,赤入大宅,公 為將必多殺,願自戒』。軌果坐事見召。」

《烈女傳》:房元齡妻盧,失其世。元齡微時,病且死,謂曰: 「吾病革,君年少,不可寡居,善事後人。」盧泣入帷中,剔 一目示元齡,明無他。會元齡良愈,禮之終身。

《尉遲敬德傳》:敬德婞直,頗以功自負。嘗侍宴慶善宮, 有班其上者,敬德曰:「爾何功坐我上。」任城王道宗解 喻之,敬德勃然,擊道宗目幾眇。太宗不懌,罷召讓之。 《武攸緒傳》:攸緒晚年,瞳有紫光,晝能見星。

《朝野僉載》:貞觀年中,定州鼓城縣人魏全家富,母忽 然失明,問卜者王子貞,子貞為卜之曰:「明年有人從 東來,青衣者三月一日來療,必愈。」至時候見一人著青紬襦,遂邀為設飲食。其人曰:「僕不解醫,但解作犁 耳。」為主人作之,持斧繞舍求犁轅,見桑曲枝臨井上, 遂斫下。其母兩眼煥然見物。此曲桑蓋井之所致也。 周郎中裴珪妾趙氏有美色,曾就張璟藏卜年命。藏 曰:「夫人目長而慢視,准《相書》,豬視者淫。婦人目有四 白,五夫守宅。夫人終以姦廢,宜慎之。」趙笑而去。後果 與人姦,沒入掖庭。

《唐書李林甫傳》:張九齡、裴耀卿俱罷政事,帝專任林 甫。初,三宰相就位,二人磬折趨,而林甫在中軒,驁無 少讓。觀者竊言:「一鵰挾兩兔。」少選,詔書出,耀卿、九齡 以左右丞相罷。林甫嘻笑曰:「尚左右丞相邪?」目恚而 送,乃止。

《崔光遠傳》:光遠勇決任氣,長六尺,瞳子白黑分明。 《致虛雜俎》:元宗與玉真恆於皎月之下,以錦帕裹目, 在方丈之間,互相捉戲。玉真捉上每易,而玉真輕捷, 上每失之,滿宮之人,撫掌大笑。一夕,玉真於褂服袖 上,多結流蘇香囊與上戲,上屢捉屢失,玉真故以香 囊惹之,上得香囊無數,已而笑曰:「我比貴妃差勝也。」 謂之《捉迷藏》。

《唐書李揆傳》:苗晉卿數薦元載,揆輕載地寒,謂晉卿 曰:「龍章鳳姿,士不見用,獐頭鼠目,子乃求官邪?」載聞 銜之。

《五色線李泌家傳》:賀知章曰:「此穉子目如秋水,必拜 卿相。」

《杜陽雜編》:「羅浮先生《軒轅集》:年過數百而顏色不老, 坐于暗室,則目光可長數丈。」

《唐書張允伸傳》:「張公素為節度使,進中書門下平章 事,性暴厲,眸子多白,燕人號白眼相公。」

《諧噱錄》:方干作令,嘲李主簿目翳曰:「只見門外著籬, 未見眼中安障。」

《全唐詩話》:崔嘏、施肩吾與之同年,不睦。嘏舊失一目, 以珠代之。施嘲之曰:「二十九人及第,五十七,眼看花。」 元和十五年也。

《因話錄》:相國崔公慎由廉察浙西,左目眥生贅疣如 息肉,欲蔽瞳神,視物極礙,諸醫方無驗。一日淮南判 官楊員外牧自吳中赴職,召饌于中堂,因話揚州有 穆中善醫,為我致之。楊君許諾。後數日得書云:「穆生 性麤疏,恐不可信。」有譚簡者,用心精審,勝穆甚遠,遂 致以來。既見,白崔公曰:「此立可去。」以手微捫所患,拔 之,雖痛亦忍。又聞動剪刀,櫛焉有聲,以紅綿拭病處, 兼傅以藥,遂不甚痛。譚生請公開眼看,所贅肉大如 小指,堅如乾筋,遂命投之江中。愈後數日,而徵詔至 金陵。向若楊君不過,譚生不至,徵詔遽來,歸期是切, 物礙其目,位當廢矣。安得秉鈞入輔,為帝股肱。 《酉陽雜俎》:「蜀有費雞師,目赤無黑睛。」

《五代史唐本紀》:李克用少驍勇,軍中號曰「李鴉兒。」其 一目眇。及其貴也,又號「獨眼龍。」

《五國故事》:「閩忠懿王諱審知,延稟,審知之養子。眇一 目,人亦謂之獨眼龍。」

吳主昪身長七尺,姿貌瑰特,目瞬如電,語音厚重,望 之懾人,與語可愛。

《談苑》:錢鏐年老,一目失明,醫曰:「可無療,此當延五七 歲壽。若決膜去內障,眼即復舊,但慮損福。」鏐曰:「吾得 不為一目鬼于地下足矣。」醫為治之,復故。未幾鏐卒。 《吳越備史》:周寶,唐立武選,以高上擊毬,較其能否,至 有置鐵鉤于毬上,伏以相擊。寶嘗與此選為鐵鉤所 摘,一目睛失,寶取睛吞之,復擊毬,獲頭籌,遂授涇原 敕賜木睛以代之。一日晨起,漱木睛墜水,棄之。侍姬 竊笑,寶怒曰:「瞎漢何足笑!」遂殺之。注木睛,莫知何木, 置目中無所礙,視之如真睛。

《南唐書李元清傳》,「元清為永新制置使,國亡歸京師。 元清心不欲仕二國,偽稱失明,召驗之,揮刃將及頸, 而目不瞬。」

《盧郢傳》:郢工屬文,有勇力,好吹鐵笛。乾德中,後主命 韓德霸為都城烽火使,警察非常,怙權暴橫。郢嘗遇 之,調笛自若。德霸叱左右捕執,郢乃直前捽德霸墜 馬,毆之,敗而傷目。德霸入訴,後主叱之出,顧近侍笑 曰:「我帥遇一措大,不能自全面目,尚敢訴耶。」遂罷其 職。

《五代史晉出帝本紀》:高祖以其兄子重貴為子。高祖 為契丹所立,謀以一子留守太原。契丹使盡出諸子 自擇之,指重貴曰:「此眼大者可也。」遂拜金紫光祿大 夫,行太原尹、北京留守,知河東節度事。

《漢本紀》:「高祖睿文聖武昭肅孝皇帝,姓劉氏,初名知 遠,弱不好弄,嚴重寡言,面紫色,目多白睛,凜如也。」 《張彥澤傳》:「彥澤為人驍悍殘忍,目睛黃而夜有光,顧 視如猛獸。」

《錄異記》:道士郄法遵居廬山簡寂觀,道行精確,獨力 檢校,以歷數年,全無徒弟,忽夢元中法師謂之曰:「汝 無人甚見勤勞,今有童子,所恨年小耳。」既覺,話之於 眾,出山過民家,有一小兒姓劉,眼有五色光,父母疑其怪異,因灸眼尾,其光遂絕,已四五歲,捨在觀中,今 稍長成,相次入道,果符元中夢授之語矣。

《遼史耶律韓留傳》:韓留,重熙元年累遷至同知上京 留守,改奚六部禿里太尉。性不苟合,為樞密使蕭解 里所忌。上欲召用韓留,解里言目病不能視,議寢。四 年,召為北面林牙。帝曰:「朕早欲用卿,聞有疾,故待之 至今。」韓留對曰:「臣昔有目疾,纔數月耳,然亦不至於 昏。第臣駑拙,不能事權貴,是以不獲早睹天顏。非陛 下聖察。則愚臣豈有今日耶。」

《集異記》:陶穀少時,夢為吏追去,云「奉符換眼。」吏附穀 耳求錢安第一等眼,穀不應,又安第二等眼,又不應, 吏曰:「只得第三等眼矣。」既覺,眼睛深碧色,後遇善相 道士陳紫陽相穀曰:「一雙鬼眼固當清貴,然不至大 位也。」後果然。

《宋史楊克讓傳》:「克讓子希閔,字無間,生而失明,令諸 弟讀經史,一歷耳輒不能忘。屬文,善緘尺,趙普守西 洛,府中牋疏皆希閔所為,將奏署本府,掾固辭不受, 普優加給贍,張齊賢、李沆、薛惟言、張茂宗繼領府事, 皆優待之。」

《和㠓傳》:「㠓歷知制誥,判吏部銓,上以其貴家子,能業 文,甚寵待之,欲召入翰林,謂近臣曰:『㠓眸子眊眊然, 胸中必不正,不可以居近侍也』。其命遂寢。」

《湘山野錄》:「江南李後主煜,性寬恕,威令不素著。神骨 秀異,駢齒,一目有重瞳。」

《齊東野語》:錢若水謁華山陳摶曰:「目如點漆,黑白分 明,當作神仙。」有紫衣老僧曰:「不然。他日但能富貴,急 流中勇退人也。」

《湘山野錄》:胡文監旦喪明歲久,忽襄陽奏入,胡某欲 詣闕乞見,真宗許之。既到闕,王沂公曾在中書,謂諸 公曰:「此老利吻,若獲對,必妄計時政。」因先奏曰:「胡某 瞽廢日久,廷陛蹈舞失容,恐取笑於仗衛,乞令送中 書問求見之因。」真宗令中人閤門傳宣,送旦於中書, 或有陳敘,具封章奏上。胡知必廟堂術也。至堂方及 席,沂公與諸相具諸生之禮,列拜於前,旦但長揖方 坐。沂公問之曰:「近目疾增損如何?」胡曰:「近亦稍減,見 相公參政,只可三二分來,人其涼德」,率此再問所來 之事,堅乞引對。中人再傳聖語,既無計,但言襄陽元 老,乞賜一見。諸相曰:「此必不可得。」急具劄子奏批下, 奉聖旨依奏乞見,宜不允。

《墨莊漫錄》:劉安世器之幼年居京師,苦赤目甚惡,睛 溢干外,百醫莫差。一日有客云:「某有一相識來調官, 蓄惡目藥甚效,昨日來別云已陛辭,早晚即行,試遣 人往求之。」時行李已出房,云:「藥誠有之」,匆匆忘記,在 某篋中,初發一篋,藥乃在焉。遂得之,令以藥傅睛上, 軟綿𦆑護,戒七日方開一傅痛即止,及開睛已內眸 子瞭矣。

《蓼花洲閒錄》:元豐二年,相州安陽縣民段化以疾失 明,其子簡屢求醫不驗。一夕忽夢神人告之曰:「與爾 此藥,可用人髓下之,則汝父之目立見光明。」既悟,手 中果得藥,簡乃卸左腕,搥骨取髓,調藥以進,立愈。 《老學菴筆記》:晁以道與其弟季比同應舉,以道獨拔 解時,考試官葛某眇一目,以道戲作詩云:「沒興主司 逢葛八,賢弟被黜兄薦發。細思堪惜又堪嫌,一壁有 眼半壁瞎。」

《畫墁錄》:杜常,昭憲太后之族子也。神宗聞憲之門有 登甲科者,深喜之。有旨上殿,翌日喻執政曰:「杜常第 四人及第,卻一雙鬼眼,可提舉農田水利。」太祖嘗謂: 「陶榖一雙鬼眼。」 張安道晚年病目,家厚資,南京庫帑不迨也。常閉目 使人運籌,一筭差,必能擿之,庫物精麤,分毫不謬。 《東坡志林》:前日與歐陽叔弼、晁無咎、張文潛同在戒 壇,予病目昏,將以熱水洗之。文潛曰:「目忌點洗,目有 病當存之,齒有病當勞之,不可同也。」又記魯直語云: 「治目當如治民,治齒當如治軍,治民當如曹參之治 齊,治軍當如商鞅之治秦。」頗有理,故追錄之。

《續博物志》:相家說:「人臣得龍之一體,當至公相。」王安 石得龍之睛。

《然藜餘筆》:「孫莘老喜讀書,晚年病目,乃擇卒伍中識 字稍解事者二人,使其子端取西漢左氏諸書,授以 句讀。每瞑目危坐,命二人更讀於旁,終一冊,則易一 人飲之酒一杯使退,卒亦自喜不為難。」

《道山清話》:黃庭堅嘗言:「有人心動則目動。」王介甫終 日目不停轉。庭堅一日過范景仁,終日相對,正身端 坐,未嘗回顧,亦無倦色。景仁言:「『吾二十年來,胸中未 嘗起一思慮。二三年來不甚觀書,若無賓客,則終日 獨坐,夜分方睡,雖兒曹讙呼,咫尺皆不聞』。庭堅曰:『公 卻是學佛作家』。公不悅。」

《春渚紀聞》:陳瑩中為橫海軍通守,先君與之為代,嘗 與言蔡元長兄弟,了翁言:蔡京若秉鈞軸,必亂天下。 後為都司,力排蔡氏之黨。一日朝會,與蔡觀同語云: 「『公大阮,真福人』。觀問何以知之,了翁曰:『適見於殿庭目視太陽,久之而不瞬。觀以語京,京謂觀曰:『汝為我 語瑩中,既能知我,何不容之甚也』?觀致京語於陳了』」 翁,徐應之曰:「射人當射馬,擒賊當擒王。」觀默然,後竟 有郴州之命。

《宋史王黼傳》:「黼為人美風姿,目睛如金。」

《聞見前錄》:沈存純良,字忠老,余從兄之婿也。初,兄之 子許歸內兄黃陞有年矣,繼而黃被薦中禮部選,以 書約唱第後成禮。女一夕得目疾,便不分明,醫視之, 云目睛已破,不可療也。即以疾報黃乞罷婚,而黃云: 「昔許我,固無恙人也,我豈以一第而黜盲妻哉。」後竟 不敢違其母兄之命,因循告罷。女年齒浸長,謀與披 帶入道,不復有適人之議也。然端麗明悟,不知者以 為無病人也。余兄弟寓居烏墩,與忠老遊,愛其和易 多學。忠老諸兄各宦遊相遠,亦欲相依為生,願得盲 女為家。既成婚數日,忠老夢至一官府,兩廡皆囚繫 人也。忠老方顧視之次,忽見有緋衣人昇廳事,據案 而坐者,群吏庭集,聲喏而退。緋衣者遽呼市物之人, 怒其物不至,使杖之。其人應言不順,怒益甚,亟呼左 右取束槁周其身,以火熏灼其目。忠老視之,忽若微 笑者。旁一人謂忠老曰:「子視此不加惻然,更復嬉笑, 以助其怒心。此緋衣人,乃子今日之妻也。」語竟而覺。 忠老遽以所夢語盲妻曰:「異哉!冥報之事,不為誣也。 汝以一怒之熾,至以」火灼人目,遂獲半生無目之報。 我以一笑之緣,不免今日有「盲妻」之累。且以「一笑一 怒之失,其報如此。況夫妻以樂禍為心,而積惡如《陵 京》」者哉,豈不為他生之慮耶?

《夢溪筆談》:「黃宗旦晚年病目,每奏事,先具奏目,成誦 于口,至上前展奏,目誦之,其實不見也。同列害之,密 以他書易其奏目,宗旦不知也。至上前,所誦與奏目 不同,歸乃覺之,遂乞致仕。」

《宋史張威傳》:威歷揚州觀察使。威臨陣戰酣,則精采 愈奮,兩眼皆赤,時號「張紅眼」,又號「張鶻眼。」

《孝義劉孝忠傳》:「孝忠,并州太原人。母病,經三年,孝忠 割股肉,斷左乳以食母。母病心痛劇,孝忠燃火掌中, 代母受痛,母尋愈。後數歲,母死,孝忠傭為富家奴,得 錢以葬,富家知其孝行,養為己子。後養父雙目失明, 孝忠為舐之,經七日,復能視。」

《呂昇傳》:「昇萊州人,父權失明,剖腹探肝,以救父疾,父 復能視,而昇不死。冀州南宮人王翰,母喪明,翰自抉 右目睛補之,母目明如故。」

《顧忻傳》:「忻母老,目不能睹物,忻日夜號泣祈天,刺血 寫佛經數卷。母目忽明,燭下能縫,衽九十餘,無疾而 終。」

《翰墨叢記》:「張九成謫嶺南,病目,執書倚柱,向明而觀 者十七年。歲月既久,甎上雙趺隱然, 溪蠻叢笑,豎眼犵狫。犵狫,蠻之尤怪者,兩目直生。」 《元史孟速思傳》:「速思,畏兀人,幼有奇質,年十五,盡通 本國書。太祖聞之,召至闕下,一見大悅曰:『此兒目中 有火,他日可大用』。」

《呂思誠傳》:思誠母馮氏,夢一丈夫,烏巾白襴衫,紅綎 束帶,趨而揖曰:「我文昌星也。」及寤,思誠生,目有神光, 見者異之。

《劉哈剌八都魯傳》:哈剌八都魯,本姓劉氏,家世業醫。 至元八年,世祖駐蹕白海,以近臣言得召見。世祖謂 其目有火光,異之,遂留侍左右。

《劉通傳》:「通,亳州譙縣人。母卜氏目失明,通誓斷酒肉, 禱之,三十年不懈。卜氏年八十五,忽復明。」

《輟耕錄》:杭州張存幼患一目,時稱「張眼子。」忽遇巧匠 為安一磁睛,障蔽于上,人皆不能辨其偽。

《明外史俞通海傳》:「通海以舟師略太湖,降士誠二將 于馬蹟山,艤舟胥口。呂珍兵暴至,諸將欲退,通海乃 身先疾鬥,矢下如雨,中其右目,不能戰。乃令帳下士 被己甲督戰。敵以為通海也,不敢逼,徐解去。由是一 目遂眇。」

《平夏錄》:蜀有旻氏,諱玉珍,隨州玉沙村人也。家世務 農,玉珍身長八尺,目重瞳子,鄉里有訟,皆往質焉。徐 壽輝起于蘄黃,僭大號,都漢陽,遣使招玉珍。玉珍歸 漢陽,授元帥,益兵,俾鎮沔陽。與元將合林連戰湖,中 飛矢,中其右目,人呼為「旻眼子。」

《霏雪錄》:「洪武中有胡僧善相,見四明袁庭禮,欲授其 術。乃令袁視日,久之,雜以紅白荳,令揀之,袁目不眩, 遂以其術傳之。」

《備遺錄》:方公孝孺自幼精敏絕倫,雙瞳炯炯如電。 《應諧錄》:有盲子道涸溪橋上失墜,兩手攀楯,兢兢握 固,自分失手必墮深淵。已過者告曰:「毋怖,第放下即 實地也。」盲子不信,握楯長號。久之力憊,失手墜地,乃 自哂曰:「嘻!早知即實地,何久自苦耶?」

《客座新聞》:臨川聶大年為杭州教授,以詩文負時名。 天順初,同修《通鑑綱目》,大年扶病至京師,未入館,遂 至不起。翰林諸公惜其不獲見者。時童大章在座,素 善滑稽,因曰:「不必識其人,彼但多一耳,少一目而已眾為之鬨然。蓋大年姓聶而眇一目也。

予聞吾鄉吳原,云一朝士麻臉鬍鬚,一朝士面歪 而眇一目,眇士戲麻士云:「麻臉鬍鬚,羊肚石倒栽蒲 草。」麻士答云:「歪腮白眼,海螺杯斜嵌珍珠。」眾為之絕 倒。

《方洲雜錄》:予向在京時,嘗與指揮胡豅寓所見其父 宗伯公所得宣廟賜物如錢大者二,形色絕似雲母 石,類世之硝子而質甚薄,以金相輪廓而衍之,為柄 紐制其末,合則為一,岐則為二,如市肆中等子匣,老 人目昏,不辨細字,張此物于雙目字,明大加倍。近者 又于孫景章參政所再見一具,試之復然。景章云:「以 良馬易得于西域賈胡滿剌」,似聞其名為僾。逮 《應諧錄》:新市有齊瞽者,性躁急,行乞,衢中人弗避道, 輒忿罵之曰:「汝眼瞎耶?」市人以其瞽多不較。嗣有梁 瞽者,性尤戾,亦行乞,衢中人遭之,相觸而躓。梁瞽故 不知彼亦瞽也,乃起亦忿罵曰:「汝眼亦瞎耶?」兩瞽鬨 然相詬,市子姍笑。噫以迷導迷,詰難無已「者,何以異 于是?」

《名公像記》:「吳司寇公自新,目光外現有威重。」

《陳太史公沂》,軀不甚長,神采朗秀,眸子可照。

《余司成公孟麟》,目小而圓,骨法清古。

許奉常公榖長頭面白晳而圓,巨鼻微鬚,雙眼如碧 色,八十時狀如世畫《老子》。

《賢奕》,福建按察副使沈文敏,其母隨養時,雙目失明, 延一醫療之,云:「障翳已重,藥不能效。」乃先藥之,使不 知痛。尋以物撥轉,眼睛向內,一面向外封閉,三日而 開,視物無一不見。云:「眼睛惟兩角有筋繫之,故可撥 轉,然非削鼻堊手不能也。」

《書蕉》閩越黃撥沙善視墓,畫地為圖,即知休咎,因號 黃撥沙。婺人有世患左目者,問之,曰:「祖墳木根,傷葬 者左目。」發墓果然,出之即愈。

《珍珠船》:南京一女目重瞳,丐于路。沈文通視之,目有 兩瞳子相並。

目部雜錄编辑

《易經履》六三,眇能視。象曰:「眇能視,不足與有明也。」 《小畜》:輿說輻,夫妻反目。象曰:「夫妻反目,不能正室也。」 《反目》謂怒目相視,不順其夫而反制之也。

《說卦》:「九離為目。」按:《正義》:「離南方之卦,主視,故為目也。」 《大全》丘氏曰:「目睛附外,陽在外而明。」朱氏曰:「離為目, 陰麗乎陽也。陽中有陰故肉白;陰中有陽故精黑。精 竭者目盲,離火無所麗也。」離為目,寐者神棲於心,其 日昃乎。寤者神見於目,其日出乎。故寐者形閉,坤之 闔也。寤者形開,乾之闢也。一闔一闢,目瞑耳聽,唯善 用者能達耳目於外,唯善養者能反耳目於內也。 《說卦》十一:「《巽》,其于人也,為多白眼。」按《正義》:「躁人之眼, 其色多白也。」《大全》吳氏曰:以眼言白者為陽,黑者為 陰。《離》目上下白而黑者居中,黑白相間而停均。《巽》目 上中白而黑者在下,白多於黑也。

《詩經鄘風君子偕老》篇:「子之清揚。」按注:「清,視清明也。」 《衛風碩人篇》:「美目盼兮。」按注:「盼,黑白分明也。」

《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目不別五色之章為昧』。」 《周禮秋官》:「小司寇之職,以五聲聽訟獄,求民情,五曰 目聽。」按:注:「鄭鍔曰:『心有不直,則目所視者必眩亂而 失直』。」

《周語》:單穆公曰:「目所不見,不可以為目也。夫目之察 度也,不過步武尺寸之間;其察色也,不過墨丈尋常 之間。」

《道德經·檢欲篇》:「五色令人目盲。」按:注:「貪淫好色,則傷 精失明也。」

聖人為腹不為目。按《注》:守五性,去六情,節志氣,養神 明。目不妄視,妄視泄精于外。

《子華子》曰:「甚矣,世之人注其目於視也,目奚足信?今 有美麗佼好之人,人之所同悅也,然而蒙之以倛首, 則見之者棄之而走;更衣之以輕紈阿裼焉,則向之 走者留行矣。甚矣,世之人注其目於視也,目奚足信?」 范子掩目別黑白,雖一時中猶不知天道也。

《列子·仲尼》篇:「目將眇者,先睹秋毫。」

《莊子天運篇》:孔子見老聃而語仁義,老聃曰:「夫播糠 眯目,則天地四方易位矣。」

《鶡冠子》「兩葉蔽目,不見泰山。」

《墨子貴義篇》:子墨子曰:「今瞽曰:鉅者,白也;黔者,黑也。 雖明目者無以易之。兼白黑,使瞽取焉,不能知也。故 我曰:瞽不知白黑者,非以其名也,以其取也。」

《慎子》:「離朱之明,察毫末于百步之外,尺水不能見淺 深,非目不足,其勢難睹也。」

《荀子勸學》篇:「目不兩視而明。」

《韓子和氏》篇:「人主者非目若離婁,乃為明也。目必不 任其數,而待目以為明,所見者少矣,非不蔽之術也《喻老》篇:「智如目也,能見百步之外,而不能自見其睫。」 《觀行》篇:「古之人目短于自見,故以鏡觀面目,失鏡則 無以正鬚眉。」

《呂氏春秋知接》篇:「人之目,以照見之也,以瞑則與不 見同。」其所以為照,所以為瞑,異。瞑士未嘗照,故未嘗 見瞑者,目無由接也。

《順說》篇:「際高而望,目不加明也,所因便也。」

《淮南子俶真訓》:「夫目察秋毫之末,耳不聞雷霆之聲; 耳調玉石之聲,目不見泰山之高。何則?小有所志,而 大有所忘也。」

《主術》訓:「據除而窺井底,雖達視猶不能見其睛,借明 于鑑以照之,則寸分可得而察也。」

《說山訓》「畫西施之面,美而不可說;規孟賁之目,大而 不可畏。君形者亡焉。」

《白虎通》「人目何法?」法,日月明也。日照晝,月照夜,人目 所不更照何法?目亦更用事也。

《說文》:「睫,映目毛也。」

《論衡狀留》篇:「東方朔曰:『目不在面,而在于足,救昧不 給,能何見乎』?」

《蔣子語》兩目不相為視,昔吳有二人共評王者,一人 曰好,一人曰醜,久之不決。二人各曰:「爾可求入吳王 目中,則好醜分矣。王有定形,二人察之有得失。非苟 相反,眼睛異耳。」

《抱朴子崇教》篇:「淫音譟而惑耳,羅袂揮而亂目。」 《君道》篇:「目分百尋之秋毫,耳精八音之清濁。」

《用刑》篇:「重目以廣視,累耳以遠聽。」

《博物志》:「西方少陰,日月所入。其土窈冥,其人深目。」 袁準《正書》:「目以見小為明,耳以聽大為聰。」

《顧子義訓》:「假天下之目以視,則四海毫末可見。」 《真誥》:「眼者身之鏡,視多則鏡昏,妾自有磨鏡之石。」 《酉陽雜俎》:身神及諸神名異者,腦神曰覺元,髮神曰 元華,目神曰虛監。

《東坡文集》:「生而眇者不識日,問之有目者,或告之曰: 『日之狀如銅盤,扣盤而得其聲』。」他日聞鐘,以為日也。 或告之曰:「日之光如燭」,捫燭而得其形。他日揣籥,以 為日也。日之與鐘籥亦遠矣,而眇者不知其異,以其 未嘗見而求之人也。

《避暑錄話》:張湛授范甯目痛方云:「損讀書一,減思慮 二,專內視三,簡外視四,旦晚起五,夜早眠六。凡此六 物,熬以神火,下以氣簁,蘊於胸中七日,然後納諸方 寸,修之一時,近能數其目睫,遠視尺箠之餘,長服不 已,洞見牆壁之外,非但明目,亦且延年。」此雖戲言,然 治目實元踰此六者。吾目昏已四年,自去年尢甚,而 「今夏復加之赤眚。此六物訖不能兼用,故雖雜服他 藥,幾月猶未平。因省生平所用目力當數十倍,他人 安得不弊,豈草木之味自外至者所能復補?」《湛歷》數 自陽里子、東門伯、左丘明、杜子夏、鄭康成、高堂隆、左 太沖七人嘲之,陽里子、東門伯不可知,而丘明以下 五人,未有非讀書者,安可不懼?要須盡用其方。不復 加減。乃有驗也。

《青箱雜記》:人之心相外見於目。《孟子》曰:「知人者莫良 於眸子。胸中正則眸子瞭然,胸中不正則眸子眊然。」 此其大概也。而其間善惡又更多端。凡《腧唊》囁者, 嫉妒人也。盱睢。者,惡性人也。《矘晃》者,憨人也。 《䀡》!珉。者,淫亂人也。「睢盱睒爍」者,邪人也。《彌詞》 者,姦詐人也。應徵「拗」者,崛強人也,羊目。瞳者, 毒害人也。睛色雜而光浮淺者,心不定,無信人也。睛 色光彩溢出者,聰明人也。睛色紫黑而光彩端諦者, 好隱遁人也。睛色黃,瞻視端直者,慕道術人也。睛多 光而不溢不散徹,而瞻視端直者,慕道術人也。睛急 眨者,若不嫉妬,即虛妄人也。 《筆記》:管輅云:「眼有方睛,多壽之相。」陶隱居末年,其眼 有時而方。

《雞肋》舜目重瞳,項羽亦重瞳子而死。《垓下》隋魚俱羅 目有重瞳,為煬帝所忌,斬東都市。

道家以目為「銀河。」

《癸辛雜識》:「凡人損目者,命多是卯酉克。蓋卯酉者,日 月之門戶,所為光明也。卯為子所刑擊,酉乃自刑,必 有此疾。」

《霞外雜俎》:人身元神,出入目中,五藏精華,亦聚於目, 故《陰符經》曰:「機在目。」《道德經》曰:「不見可欲,而心不亂。」 是以內養之法,常要兩目垂簾,返光內照,降心火於 丹田,使神氣相抱。故太元養初一曰:「藏心於淵,美厥 靈根。」測曰:藏心於淵,神不外也。

《珍珠船箋》云:「睡是眼之食,七日不眠眼則枯。」

常以雞鳴時,念目中各有一人,成三寸黑衣而立,名 「念眼」,令人見萬里外事。

凡視五色皆損目,惟黑色於目無損。李氏有江南日, 中書皆用皁羅糊屏風,所以養目也。王丞相在政府, 亦以皁羅糊屏障。

《群碎錄》:矐目矐音角,以馬糞薰之,使喪明也

目部外編编辑

《述異記》:昔盤古氏之死也,頭為四岳,目為日月。先儒 說:「盤古氏聲為雷,目瞳為電。」

《神仙傳》:「涉正字元真,巴東人也。說秦始皇時事,了了 似及見者。漢末從二十弟子入吳,莫有見其開目者, 有一弟子固請之,正乃為開目,目開時有音如霹靂, 而光如電,照於弟子,皆不覺頓伏,良久乃能起,正已 復還閉目。」

《佛國記》:舍衛城祇洹精舍西北四里,有榛,名曰得眼, 本有五百盲人,依精舍住此,佛為說法,盡還得眼,盲 人歡喜,刺杖著地,頭面作禮,杖遂生長大。世人重之, 無敢伐者,遂成為榛,是故以「得眼」為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