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38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三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三十八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三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三十八卷目錄

 十六歲部彙考

  素問上古天真論

 十六歲部紀事

 十七歲部紀事

 十八歲部紀事

 十九歲部紀事

 二十歲部彙考

  禮記曲禮 內則

  釋名釋長幼

 二十歲部藝文

  百年歌錄一首     晉陸機

 二十歲部紀事

人事典第三十八卷

十六歲部彙考编辑

《素問》
编辑

《上古天真論》
编辑

丈夫二八,腎氣盛,天癸至,精氣溢寫,陰陽和,故能有 子。

靈樞經曰:衝脈任脈皆起胞中,上循腹裏為經絡之海。其浮而外者,循腹右上行,會於咽喉,別而絡脣口血氣盛,則充膚熱肉血獨盛,則淡滲皮膚生毫毛。今婦人之生有餘於氣不足,於血以其數脫血也。衝任之脈不榮脣口,故鬚不生焉。是則男子之天癸,溢於衝任充膚熱肉而生髭鬚。女子之天癸,溢於衝任充膚熱肉為經水下行而妊子也。男子二八精氣滿溢,陰陽和合寫洩其精,故能有子也。

十六歲部紀事编辑

《孔叢子·居衛篇》:子思年十六適宋,宋大夫樂朔與之 言學焉,朔曰:尚書虞夏數四篇善也。下此以訖於秦 費,效堯舜之言耳,殊不如也。子思答曰:事變有極,正 自當耳。假令周公堯舜不更時異處,其書同矣。樂朔 曰:凡書之作,欲以喻民也簡易為上,而乃故作難知 之辭,不亦繁乎。子思曰:書之意兼復深奧訓詁成義 古人所以為典雅也。曰:昔魯委巷亦有似君之言者。 伋答之曰:道為知者傳,苟非其人道不傳矣今君何 似之甚也。樂朔不悅而退,曰:孺子辱吾。其徒曰:魯雖 以宋為舊,然世有讎焉,請攻之。遂圍子思,宋君聞之, 不待駕而救子思,子思既免,曰:文王困於羑里作周 易,祖君屈於陳蔡作春秋,吾困於宋可無作乎。於是 撰中庸之書四十九篇。

《後漢書·戴憑傳》:憑字次仲,汝南平輿人也。習京氏易。 年十六,郡舉明經,徵試博士,拜郎中。時詔公卿大會, 群臣皆就席,憑獨立。光武問其意。憑對曰:博士說經 皆不如臣,而坐居臣上,是以不得就席。帝即召上殿, 令與諸儒難說,憑多所解釋。帝善之,拜為侍中。 《汝南先賢傳》:周昉字偉公,年十六,任郡小吏。世祖巡 狩汝南,掾史試經,昉尤能誦讀,拜為守丞。昉以未冠, 請去。師事徐州刺史蓋豫,明經,舉孝廉,拜郎中。 《後漢書·孔融傳》:山陽張儉為中常侍侯覽所怨,覽為 刊章下州郡,以名捕儉。儉與融兄褒有舊,亡抵於褒, 不遇。時融年十六,儉少之而不告。融見其有窘色,謂 曰:兄雖在外,吾獨不能為君主邪。因留舍之。

《魏志·管寧傳》:寧年十六喪父,中表愍其孤貧,咸共贈 賵,悉辭不受,稱財以送終。

《夏侯淵傳註·世語》曰:淵第三子稱,年十六,淵與之田, 見虎奔,稱驅馬逐之,禁之不可,一箭而倒。名聞太祖, 太祖把其手喜曰:我得汝矣。與文帝為布衣之交,每 讌會,氣陵一坐,辯士不能屈。世之高名者多從之遊。 《獨異志》:呂蒙隨姊夫鄧當擊賊,年十六,呵叱而前,當 不能禁止。歸言於母曰:貧賤誰可居,設有功,富貴可 致。又曰:不探虎穴,焉得虎子。遂成大名。

《誠齋雜記》:殷祕書願,夜夢牛皮上有二土。又有赤土 在其上,其子年十六,解曰:牛皮革也。二土是圭字,是 鞋字也。赤朱色朱是珠字也。大人當得珠履乎。果然。 《梁書·馮道根傳》:道根年十六,鄉人蔡道斑為湖陽戍 主,道斑攻蠻錫城,反為蠻所困,道根救之。匹馬轉戰, 殺傷甚眾,道斑以免,由是知名。

《王暕傳》:暕子訓,年十六,召見文德殿,應對爽徹。上目 送久之,顧謂朱异曰:可謂相門有相矣。

《陳書·岑之敬傳》:之敬年十六,策《春秋左氏》、制旨《孝經》 義,擢為高第。御史奏曰:皇朝多士,例止明經,若顏、閔之流,乃應高第。梁武帝省其策曰:何妨我復有顏、閔 邪。因召入面試,令之敬升講座,敕中書舍人朱异執 《孝經》,唱《士孝章》,武帝親自論難。之敬剖釋縱橫,應對 如響,左右莫不嗟服。乃除童子奉車郎,賞賜優厚。 《周書·齊煬王憲傳》:憲,太祖第五子也。武成初,除益州 總管、益寧巴盧等二十四州諸軍事、益州刺史,進封 齊國公,邑萬戶。初,平蜀之後,太祖以其形勝之地,不 欲使宿將居之。諸子之中,欲有推擇。遍問高祖已下, 誰能行此。並未及對,而憲先請。太祖曰:刺史當撫眾 治民,非爾所及。以年授者,當歸爾兄。憲曰:才用有殊, 不關大小。試而無效,甘受面欺。太祖大悅。以憲年尚 幼,未之遣也。世宗追遵先旨,故有此授。憲時年十六, 善於撫綏,留心政術,辭訟輻湊,聽受不疲。蜀人懷之, 共立碑頌德。

《隋書·李德林傳》:德林年十六,遭父艱,自駕靈輿,反葬 故里。時正嚴冬,單衰跣足,州里人物由是敬慕之。博 陵豪族有崔諶者,僕射之兄,因休假還鄉,車服甚盛。 將從其宅詣德林赴弔,相去十餘里,從者數十騎,稍 稍減留。比至德林門,纔餘五騎,云不得令李生怪人 燻灼。

《唐書·田布傳》:王承元者,承宗弟也。有沈謀。年十六,勸 承宗亟引兵共討李師道,承宗少之,不用,然軍中往 往指目之。

《張志和傳》:志和始名龜齡。十六擢明經,以策干肅宗, 特見賞重,命待詔翰林,授左金吾衛錄事參軍,因賜 名。

《五代史·李周傳》:周,字通理,邢州內丘人,唐昭義軍節 度使抱真之後也。父矩,遭世亂不仕,嘗謂周曰:邯鄲 用武之地,今世道未平,汝當從軍旅以興吾門。周年 十六,為內丘捕賊將,以勇聞。是時,梁、晉兵爭山東,群 盜充斥道路,行者必以兵衛。內丘人盧岳將徙家太 原,舍逆旅,傍徨不敢進,周意憐之,為送至西山。有盜 從林中射岳,中其馬,周大呼曰:吾在此,孰敢爾邪。盜 聞其聲,曰:此李周也。因各潰去。

《王凝傳》:凝為高陽關行營鈐轄,咸平初,契丹南侵,凝 率所部兵設伏於瀛州西,出其不意腹背奮擊,挺身 陷敵。凝子昭遠,年十六,從行即單騎疾呼,突入陣中。 掖凝出,左右披靡不敢動。

《盧革傳》:革,字仲辛,湖州德清人。少舉童子,知杭州馬 亮見所為。詩嗟異之秋。貢士密戒主司勿遺革,革聞 語人曰:以私得薦,吾恥之去,弗就。後二年,遂首選至 登第,年才十六。

《賢奕》:鄒立齋公智,年十六。發解蜀省迎宴,日閭巷睹 者藉,藉嘆羨公,馬上占絕句云:龍泉山下一書生,偶 占三巴第一名。世上許多難了事,市兒何用喜相驚。 《明外史·王鏊傳》:鏊年十六,隨父讀書,國子監諸生爭 傳誦其文。侍郎葉盛、提學御史陳選奇之,稱為天下 士。

《周孟中傳》:孟中,年十六,侍父詢分教嵊縣。問學於鄉 先生王鈍,慨然有求道志。

十七歲部紀事编辑

《漢書·枚乘傳》:乘子皋。年十七,上書梁共王,得召為郎。 《後漢書·王暢傳》:暢拜南陽太守。郡中豪族多以奢靡 相尚,暢常布衣皮褥,車馬羸敗,以矯其敝。同郡劉表 時年十七,從暢受學。進諫曰:夫奢不僭上,儉不逼下, 循道行禮,貴處可否之間。蘧伯玉恥獨為君子。府君 不希孔聖之明訓,而慕夷齊之末操,無乃皎然自貴 於世乎。

《襄陽耆舊傳》:後漢楊慮,字威方,襄陽人。少有德行,為 沔南冠冕,州郡禮重諸公,辟命皆不能屈。年十七而 天門徒數百人,宗其德範。號為德行。楊君許洗是慮 同里人,少師慮為魏武從事中郎,事劉備。昔在劉表 坐論陳元德者,其人也。慮弟儀。

《魏志·王基傳》:基以孝稱。年十七,郡召為吏,非其好也, 遂去,入瑯琊界游學。

《吳志·孫堅傳》:堅字文臺,吳郡富春人,蓋孫武之後也。 少為縣吏。年十七,與父共載船至錢塘,會海賊胡玉 等從匏里上掠取賈人財物,方於岸上分之,行旅皆 住,船不敢進。堅謂父曰:此賊可擊,請討之。父曰:非爾 所圖也。堅行操刀上岸,以手東西指麾,若分部人兵 以羅遮賊狀。賊望見,以為官兵捕之,即委財物散走。 堅追,斬得一級以還;父大驚。由是顯聞。

《會稽先賢傳》:淳于長通,年十七。說宓氏易經貫洞內 事萬言,兼《春秋》。鄉黨稱曰聖童。

《後趙錄》:石虎晉永興中,與勒相失。嘉平元年,劉琨送 勒母王及虎於葛陂,時年十七。性殘忍,好馳獵諠遊。 無紀度,尤善彈,數彈。人軍中每患之。勒白王曰:此兒凶暴,無使軍人殺之,聲名可惜。宜自除也。王曰:快牛 犢子,小時多能破車,為復小忍而怯之。

《梁書·元帝本紀》:帝既長好學,博綜群書,下筆成章,出 言為論,才辯敏速,冠絕一時。高祖嘗問曰:孫策昔在 江東,於時年幾。答曰:十七。高祖曰:正是汝年。

《吉翂傳》:翂年十七,應辟為本州主簿。出監萬年縣,攝 官期月,風化大行。

《誠齋雜記》:梁太尉從事中郎江從簡,年十七,有才思。 為採荷調以刺何敬容,敬容覽之,不覺嗟賞,愛其巧 麗。敬容時為宰相,其詞曰:欲持荷作柱,荷弱不勝梁。 欲持荷作鏡,荷暗本無光。

《後魏書·常山王遵傳》:遵子素,素子可悉陵,年十七,從 世祖獵,遇一猛虎,陵遂空手搏之以獻。世祖曰:汝才 力絕人,當為國立事,勿如此也。即拜內行阿千。 《夏侯道遷傳》:道遷,譙國人。少有志操。年十七,父母為 結婚韋氏,道遷云:欲懷四方之志,不願取婦。家人咸 謂戲言。及至婚日,求覓不知所在。於後訪問,乃云逃 入益州。仕蕭鸞,以軍勳稍遷至前軍將軍、輔國將軍。 隨裴叔業至壽春,為南譙太守。兩家雖為婚好,而親 情不協,遂單騎歸國。

《周書·賀若敦傳》:敦父統,為東魏潁州長史。大統二年, 執刺史田迅以州降。統之謀執迅也,慮事不果,又以 累弱既多,難以自拔,沈吟者久之。敦時年十七,乃進 策曰:大人往事葛榮,已為將帥;後入爾朱,禮遇猶重。 韓陵之役,屈節高歡,既非故人,又無功效。今日委任, 無異於前者,正以天下未定,方藉英雄之力。一旦清 平,豈有相容之理。以敦愚計,恐將來有危亡之憂。願 思全身遠害,不得有所顧念也。統乃流涕從之,遂定 謀歸太祖。

《唐書·元結傳》:結少不羈,十七乃折節向學,事元德秀。 天寶十二載舉進士,禮部侍郎陽浚見其文,曰:一第 慁子耳,有司得子是賴。果擢上第。復舉制科。

《大唐新語》:張楚金,年十七,與兄越石同以茂才應舉。 所司以兄弟不可兩收,將罷越石。楚金辭曰:以順則 越石長,以才則楚金不如,請某退。時李績為州牧,嘆 曰:貢才本求才行,相推如此,可雙舉也。令兩人同赴 上京,俱擢第,遷刑部尚書。

《全唐詩話》:王維,年十七。時九日憶山東弟兄。云:獨在 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遍 插茱萸少一人。

《澠水燕談錄》:夏文莊公竦,初侍其父監通州。狼山鹽 場渡口。詩曰:渡口人稀黯翠煙,登臨尤喜夕陽天。殘 雲右倚維楊樹,遠水難回建業船。山引亂猿啼古寺, 電馳甘雨過閒田。季鷹死後無歸客,江上鱸魚不直 錢。時年十七,後之題詩,無出其右。

《宋史·晁補之傳》:補之聰明強記,纔解事即善屬文,王 安國一見奇之。十七歲從父官杭州,萃錢塘山川風 物之麗,著《七述》以謁州通判蘇軾。軾先欲有所賦,讀 之嘆曰:吾可以閣筆矣。

《張耒傳》:耒,字文潛,楚州淮陰人。幼穎異,十三歲能為 文,十七時作《函關賦》,已傳人口。

《金史·紇石烈良弼傳》:天會中,選諸路女直字學生送 京師,良弼與納合椿年皆童丱,俱在選中。是時,希尹 為丞相,以事如外郡,良弼遇之途中,望見之,嘆曰:吾 輩學丞相文字,千里來京師,固當一見。乃入傳舍求 見,拜於堂下。希尹問曰:此何兒也。良弼自贊曰:有司 所薦學丞相文字者也。希尹大喜,問所學,良弼應對, 無懼色。希尹曰:此子他日必為國之令器。留之數日。 年十七,補尚書省令史。簿書過目,輒得其隱奧。雖大 文牒,口占立成,詞理皆到。時學希尹之業者稱為第 一。

《明外史·龔詡傳》:詡,崑山人。建文四年,年十七,為金川 門守卒,燕王兵至,谷王橞與李景隆等開門迎降,詡 慟哭去之。歸崑山隱居,教授杜門不出。

十八歲部紀事编辑

《新序·雜事篇》:齊有閭丘GJfont年十八,道遮宣王曰:家貧 親老,願得小仕。宣王曰:子年尚稚,未可也。閭丘GJfont對 曰:不然,昔有顓頊行年十二而治天下,秦項橐七歲 為聖人師,由此觀之,GJfont不肖耳,年不稚矣。宣王曰:未 有咫角驂駒而能服重致遠者也,由此觀之,夫士亦 華髮墮顛而後可用耳。閭丘GJfont曰:不然。夫尺有所短, 寸有所長,驊騮綠驥,天下之俊馬也,使之與貍鼬試 於釜GJfont之間,其疾未必能過貍鼬也;黃鵠白鶴,一舉千里,使之與燕服翼,試之堂廡之下,廬室之間,其便 未必能過燕服翼也。辟閭巨闕,天下之利器也,擊石 不闕,刺石不銼,使之與管槁決目出眯,其便未必能 過管槁也,由是觀之,華髮墮顛與GJfont,何以異哉。宣王 曰:善。子有善言,何見寡人之晚也。GJfont對曰:夫雞豚讙 嗷,即奪鐘鼓之音;雲霞充咽則奪日月之明,讒人在 側,是以見晚也。詩曰:聽言則對,譖言則退。庸得進乎。 宣王拊軾曰:寡人有過。遂載與之俱歸而用焉。故孔 子曰:後生可畏,安知來者之不如今。此之謂也。 《漢書·賈誼傳》:誼,雒陽人也,年十八,以能誦詩書屬文 稱於郡中。河南守吳公聞其秀才,召置門下,甚幸愛。 文帝初立,聞河南守吳公治平為天下第一,故與李 斯同邑,而嘗學事焉,徵以為廷尉。廷尉乃言誼年少, 頗通諸家之書。文帝召以為博士。是時,誼年二十餘, 最為少。

《終軍傳》:軍少好學,以辯博能屬文聞於郡中。年十八, 選為博士弟子。至府受遣,太守聞其有異材,召見軍, 甚奇之,與交結。軍揖太守而去,至長安上書言事。武 帝異其文,拜軍為謁者給事中。

《陳萬年傳》:萬年子咸,年十八,以萬年任為郎。有異材, 抗直,數言事,刺譏近官,書數十上,遷為左曹。

《馮野王傳》:野王字君卿,受業博士,通詩。少以父任為 太子中庶子。年十八,上書願試守長安令。宣帝奇其 志,問丞相魏相,相以為不可許。後以功次補當陽長。 《後漢書·范冉傳》:冉,陳留外黃人也。少為縣小吏,年十 八,奉檄迎督郵,冉恥之,乃遁去。到南陽,受業於樊英。 又遊三輔,就馬融通經,歷年乃還。後為萊蕪長。 《襄陽耆舊傳》:龐統,字士元,少未有識者,惟德公重之。 年十八,使詣司馬德操,德操與語自晝達夜乃嘆息 曰:德公誠知人,此實盛德也。必南州士之冠冕。由是 顯名。

《魏志·臧霸傳》:霸字宣高,泰山華人也。父戒,為縣獄掾, 據法不聽太守欲所私殺。太守大怒,令收戒詣府,時 送者百餘人。霸年十八,將客數十人徑於費西山中 要奪之,送者莫敢動,因與父俱亡命東海,由是以勇 聞。黃巾起,霸從陶謙擊破之,拜騎都尉。

《滿寵傳》:寵字伯寧,山陽昌邑人也。年十八,為郡督郵。 時郡內李朔等各擁部曲,害於平民,太守使寵糾焉。 朔等請罪,不復鈔略。

《王肅傳》:肅字子雍。年十八,從宋忠讀《太元》,而更為之 解。

《王粲傳》:景初中,下邳桓威出自孤微,年十八而著《渾 輿經》,依道以見意。

《和洽傳注》:許劭字子將。《汝南先賢傳》曰:召陵謝子徵, 高才遠識,見劭年十八時,乃嘆息曰:此則希世出眾 之偉人也。

《晉書·桓溫傳》:溫,宣城太守彝之子也。彝為韓晃所害, 涇令江播豫焉。溫時年十五,枕戈泣血,志在復讎。至 年十八,會播已終,子彪兄弟三人居喪,置刃杖中,以 為溫備。溫詭稱弔賓,得進,刃彪於廬中,並追二弟殺 之,時人稱焉。

《王談傳》:談年十歲,父為鄰人竇度所殺。談陰有復讎 志,而懼為度所疑,寸刃不畜,日夜伺度,未得。至年十 八,乃密市利鍤,陽若耕鉏者。度常乘船出入,經一橋 下,談伺度行還,伏草中,度既過,談於橋上以鍤斬之, 應手而死。既而歸罪有司,太守孔巖義其孝勇,列上 宥之。

《霍原傳》:原年十八,觀太學行禮,因留習之。貴游子弟 聞而重之,欲與相見,以其名微,不欲晝往,乃夜共造 焉。父友同郡劉岱將舉之,未果而病篤,臨終,敕其子 沈曰:霍原慕道清虛,方成奇器,汝後必薦之。

《南齊書·褚伯玉傳》:伯玉少有隱操,寡嗜慾。年十八,父 為之婚,婦入前門,伯玉從後門出。遂往剡,居瀑布山。 《梁書·伏挺傳》:挺有才思,好屬文。齊末,州舉秀才,對策 為當時第一。高祖義師至,挺迎謁於新林,高祖見之 甚悅,謂曰顏子,引為征東行參軍,時年十八。

《張緬傳》:緬,字元長,車騎將軍弘策子也。年數歲,外祖 中山劉仲德異之,嘗曰:此兒非常器,為張氏寶也。齊 永元末,義師起,弘策從高祖入伐,留緬襄陽,年始十 歲,每聞軍有勝負,憂喜形於顏色。天監元年,弘策任 衛尉卿,為妖賊所害,緬痛父之酷,喪過於禮,高祖遣 戒喻之。服闋,襲洮陽縣侯,召補國子生。起家祕書郎, 出為淮南太守,時年十八。高祖疑其年少未閑吏事 ,乃遣主書封取郡曹文案,見其斷決允愜,甚稱賞之。 《陳書·岑之敬傳》:之敬年十六,梁武帝召試。除童子奉 車郎,賞賜優厚。十八,預重雲殿法會,時武帝親行香, 熟視之敬曰:未幾見兮,突而弁兮。即日除太學限內 博士。

《陸琛傳》:世祖為會稽太守,琛年十八,上《善政頌》,甚有 詞采,由此知名。

《魏書·胡叟傳》:叟賦韋杜二族,一宿而成,時年十有八矣。其述前載無違舊美,敘中世有協時事,而末及鄙 黷。人皆奇其才,畏其筆。世猶傳誦之,以為笑狎。 《隋書·李文博傳》:文博在內校書,虞世基子亦在其內, 盛飾容服,而未有所卻。文博因從容問之年紀,答云: 十八。文博乃謂之曰:昔賈誼當此之年,議論何事。君 今徒事儀容,故何為者。

《長孫晟傳》:晟,性通敏,略涉書記,善彈工射,趫捷過人。 時周室尚武,貴遊子弟咸以相矜,每共馳射,時輩皆 出其下。年十八,為司衛上士。初未知名,人弗之識也, 唯高祖一見,深嗟異焉,乃攜其手而謂人曰:長孫郎 武藝逸群,適與其言,又多奇略。後之名將,非此子耶。 《楊尚希傳》:尚希齠齔而孤。年十一,辭母請受業長安。 涿郡盧辯見而異之,令入太學,專精不倦,同輩皆共 推伏。周太祖嘗親臨釋奠,尚希時年十八,令講《孝經》, 詞旨可觀。太祖奇之,賜姓普六茹氏,擢為國子博士。 《唐書·褚亮傳》:亮,字希明,幼聰敏好學。善屬文,博覽無 所不至,經目必記於心。喜遊名賢,尤善談論。年十八 詣陳僕射徐陵與商確文章深異之。陳後主聞而召 見,使賦詩江總及諸詞人,在坐莫不推善。

《房元齡傳》:元齡年十八,舉進士。授羽騎尉,校讎祕書 省。吏部侍郎高孝基名知人,謂裴矩曰:僕觀人多矣, 未有如此郎者,當為國器,但恨不見其聳壑昂霄云。 《御史臺記》:唐辛郁,管城人也,舊名太公,弱冠,遭太宗 於行,所問何人。曰:辛太公。太宗曰:何如舊太公。郁曰: 舊太公八十始遇文王,今臣適年十八已遇陛下,過 之遠矣。太宗悅,命值中書。

《唐書·陳子昂傳》:子昂十八未知書,以富家子,尚氣決, 弋博自如。他日入鄉校,感悟,即痛修敕。文明舉進士。 《李晟傳》:晟年十八,往事河西王忠嗣,從擊吐蕃。悍酋 乘城,殺傷士甚眾,忠嗣怒,募射者,晟挾一矢殪之,三 軍讙奮。忠嗣撫其背曰:萬人敵也。

《宋史·王巖叟傳》:巖叟,字彥霖,大名清平人。幼時,語未 正已知文字。仁宗患詞賦致經術不明,初置明經科, 巖叟十八,鄉舉、省試、廷對皆第一。

《王欽若傳》:太宗伐太原時,欽若纔十八,作《平晉賦論》 獻行在。

《張岊傳》:岊,字子雲。以貲為牙將,有膽略,善騎射。天聖 中,西夏觀察使阿遇有子來歸。阿遇寇麟州,虜邊戶, 約還子然後歸所虜。麟州還其子,而阿遇輒背約。安 撫使遣岊詰問,岊徑造帳中,以逆順諭阿遇,阿遇語 屈,留岊共食。阿遇抽佩刀,貫大臠啗岊,岊引吻就刀 食肉,無所憚。阿遇復弦弓張鏃,指岊腹而彀,岊食不 輟,神色自若。阿遇撫岊背曰:真男子也。翌日,又與岊 縱獵,雙兔起馬前,岊發兩矢,連斃二兔。阿遇驚服,遺 岊馬、橐駝,悉歸所虜。州將補為來遠砦主。手殺偽首 領,奪其甲馬。時年十八,名動一軍。

《程頤傳》:頤,字正叔。年十八,上書闕下,欲天子黜世俗 之論,以王道為心。

《慎知禮傳》:知禮,衢州信安人。父溫其,有詞學,仕錢俶, 終元帥府判官。知禮幼好學,年十八,獻書於俶,署校 書郎。未幾,命為掌書記。

《揮麈前錄》:李昌武宗諤之子昭遘,十八歲鎖廳及第。 昭遘子杲卿,杲卿子士廉,皆不逾是歲登甲科。凡三 世俱曾為探花郎,亦衣冠之盛事也。

《明外史·陳茂烈傳》:茂烈,勵志讀書,每至夜分。祖母憫 其弱,屢止之。乃帷燈默誦不輟。年十八,慨然嘆曰:善 學聖人者,莫如顏曾顏之克己。曾之,日省非切務歟 作《省克錄》自考。

十九歲部紀事编辑

《左傳》:襄公三十一年夏六月,公薨,立敬歸之娣齊歸 之子公子禂,注禂昭公名穆叔不欲。曰:是人也。居喪而不 哀,在慼而有嘉容,是謂不度,不度之人,鮮不為患,若 果立之,必為季氏憂,武子不聽,卒立之,比及葬,三易 衰,衰衽如故衰,於是昭公十九年矣,猶有童心,君子 是以知其不能終也。

《後漢書·任延傳》:更始元年,以延為大司馬屬,拜會稽 都尉,時年十九,迎官驚其壯。

《王允傳》:允同郡郭林宗嘗見允而奇之,曰:王生一日 千里,王佐才也。遂與定交。年十九,為郡吏。時小黃門 晉陽趙津貪橫放恣,為一縣巨患,允討捕殺之。 《吳志·劉繇傳》:繇年十九,從父韙為賊所劫質,繇篡取 以歸,由是顯名。

《陳武傳》:武子脩有武風,年十九,權召見獎勵,拜別部 司馬,授兵五百人。時諸將新兵多有逃叛,而脩撫循 得意,不失一人。權奇之。

《宋史·寇準傳》:準少英邁,通《春秋》三傳。年十九,舉進士。太宗取人,多臨軒顧問,年少者往往罷去。或教準增 年,答曰:準方進取,可欺君邪。後中第,授大理評事。 《澠水燕談錄》:初寇萊,公十九擢進士第。有善相者曰: 君相甚貴,但及第太早,恐不善終,若功成早退,庶免 深禍,蓋君骨類盧多遜耳。後果如其言。

《談圃》:王德用號黑王相公。年十九從父討西賊,威名 大震,西人兒啼。即呼黑大王來,以懼之。

二十歲部彙考编辑

《禮記》

《曲禮》
编辑

人生十年曰幼,學;二十曰弱,冠。

男子二十冠而字。

冠而字之,敬其名也。

《內則》
编辑

二十而冠,始學禮,可以衣裘帛,舞大夏,惇行孝弟,博 學不教,內而不出。

始學禮以成人之道,當兼習五禮大夏禹樂,樂之文武兼備者也,孝弟百行之本。博學不教,恐所學未精,故不可為師,以教人也。內而不出言蘊蓄其德,美於中而不自表見其能也。

《釋名》
编辑

《釋長幼》
编辑

二十曰弱,言柔弱也。

二十歲部藝文编辑

《百年歌》
錄一首      晉陸機
编辑

二十時膚體彩,澤人理成美目淑,貌灼有,榮被服冠 帶麗且清光車駿馬遊,都城高談雅,步何盈盈清酒 漿炙奈樂何清酒漿炙奈樂何。

二十歲部紀事编辑

《史記·五帝本紀》:黃帝長而敦敏,成而聰明。按注正義 曰:成謂年二十冠,成人也。

舜年二十以孝聞。

《吳王濞傳》:高帝十一年秋,淮南王英布反,東并荊地, 劫其國兵,西渡淮,擊楚,高帝自將往誅之。劉仲子沛 侯濞年二十,有氣力,以騎將從破布軍蘄西,會甀。 《魏志·杜畿傳》:畿字伯侯,京兆杜陵人也。少孤,繼母苦 之,以孝聞。年二十,為郡功曹,守鄭縣令。縣囚繫數百 人,畿親臨獄,裁其輕重,盡決遣之,雖未悉當,郡中奇 其年少而有大志也。

《劉劭傳》:陳郡太守任城孫該著文賦,傳於世。注《文章 敘錄》曰:該字公達。強志好學。年二十,上計掾,召為郎 中。著《魏書》。

《吳志·張昭傳》:昭弟子奮年二十,造作攻城大攻車,為 步騭所薦。昭不願曰:汝年尚少,何為自委於軍旅乎。 奮對曰:昔童汪死難,子奇治阿,奮實不才耳,於年不 為少也。遂領兵為將軍,連有功效。

《駱統傳》:孫權以將軍領會稽太守,統年二十,試為烏 程相,民戶過萬,咸嘆其惠理。權嘉之,召為功曹,行騎 都尉。

《梁書·朱异傳》:异年十餘歲,好群聚蒲博,頗為鄉黨所 患。既長,乃折節從師,遍治《五經》,尤明《禮》、《易》,涉獵文史, 兼通雜藝,博奕書筭,皆其所長。年二十,詣都,尚書令 沈約面試之,因戲异曰:卿年少,何乃不廉。异逡巡未 達其旨。約乃曰:天下唯有文義棋書,卿一時將去,可 謂不廉也。

《隋書·王頍傳》:頍少好游俠,年二十,尚不知事。為其兄 顒所責怒,於是感激,始讀《孝經》、《論語》,晝夜不倦。遂讀 《左傳》、《禮》、《易》、《詩》、《書》,乃嘆曰:書無不可讀者。勤學累載,遂 遍通五經,究其旨趣,大為儒者所稱。

《唐書·馬璘傳》:璘少孤,流蕩無業所。年二十,讀漢馬援 傳,至丈夫當死邊野,以馬革裹屍而歸,慨然曰:使吾 祖勳業墜於地乎。

《渤海敬王奉慈傳》:奉慈七世孫戡,幼即好學,年二十, 明《六經》,舉進士,就禮部試,吏唱名乃入,戡恥之。明日, 徑返江東,隱陽羨里。陽羨民有鬥爭不決,不之官而 詣戡以辨。

《懶真子》:王禹玉,年二十許就揚州。秋解試瑚璉賦官 韻端木,賜為宗廟之器。滿場中多第二韻用木字,云 唯彼聖人,粵有端木而禹玉獨於第六韻,用之上希 顏氏願為可鑄之金。下笑宰予恥作不雕之木,則其 奇巧,亦異矣哉。

《元史·楊惟忠傳》:惟忠,字彥誠,弘州人。金末,以孤童子 事太宗,知讀書,有膽略,太宗器之。年二十,奉命使西域三十餘國,宣暢國威,敷布政條,俾皆籍戶口屬吏, 乃歸,帝於是有大用意。

《見聞錄》:徐文貞公,年二十。廷對大司寇林貞肅公俊 得公所射策。謂當第一,以屬內閣,時少師楊文忠公 廷和居首揆用子,嫌不預讀卷,諸閣臣持故事謂林 公所取,抑居第三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