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71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七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七十一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七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七十一卷目錄

 貧賤部彙考

  書經洪範

  周禮天官 地官

  爾雅釋詁

  方言雜釋

 貧賤部總論

  冊府元龜貧 安貧

  西疇常言論居貧

 貧賤部藝文一

  逐貧賦          漢揚雄

  九惟文         後漢蔡邕

  與韋仲將書        魏應璩

  與董仲連書         前人

  與尚書諸郎書        前人

  貧家賦          晉束GJfont

  連珠          北周庾信

  與李翱書         唐韓愈

  貧賦            王棨

  斥窮賦有序     宋俞德鄰

  一錢生傳         明徐芳

 貧賤部藝文二

  東門行          古樂府

  婦病行          古樂府

  疾邪詩二首      漢趙臺

  上留田          魏文帝

  雜詩            應瑗

  秋胡行二首       嵇康

  牆上難為趨       晉傅休奕

  雜詩            前人

  詠貧            江逌

  怨詩楚調示龐主簿鄧治中   陶潛

  乞食            前人

  飲酒            前人

  有會而作并序      前人

  擬古            前人

  詠貧士七首       前人

  雜詩            前人

  君子有所思行      宋謝靈運

  代貧賤苦愁行        鮑照

  貧士            張望

  貧士詩           蕭璟

  聊作百一體        梁何遜

  詠貧            朱异

  答何秀才         何寘南

  賦得落落窮巷士     陳張正見

  遣興           唐杜甫

  空囊            前人

  因崔五侍御寄高彭州適一絕  前人

  王錄事許修草堂貲不到小詰  前人

  復愁            前人

  茅屋為秋風所破歌      前人

  醉時歌原注贈廣文館博士鄭虔 前人

  戲簡鄭廣文虔兼呈蘇司業源明 前人

  豳歌行上新平長史兄粲    李白

  行路難           高適

  賤士吟           元結

  野居詩           張籍

  續古           白居易

  題吳通微主人        錢起

  秋夕貧居述懷        孟郊

  秋懷            前人

  寒地百姓吟         前人

  北郭貧居          前人

  野老歌           前人

  朝飢            賈島

  貧居秋日         皮日休

  貧客吟          施肩吾

  貧居春愁          雍陶

  貧居            王建

  秋夕貧居          黃滔

  耕叟           僧齊己

  貧居           宋文同

  送窮           金李遹

  擬貧士          明藍仁

  貧居            徐章

  貧士行           徐潁

  貧居            張振

  貧家吟           盧澐

  貧賤別           王GJfont  冬夜           陳獻章

人事典第七十一卷

貧賤部彙考编辑

《書經》
编辑

《洪範》
编辑

六極,四曰貧。

貧者,用不足也。

《周禮》
编辑

《天官》
编辑

大宰之職,以八柄詔王馭群臣,六曰奪,以馭其貧。

訂義鄭諤曰:極之別,有六,而貧居一。食君之祿,宜不至於貧矣。臣有可誅之過,奪其廩稍之奉,如管仲奪伯氏駢邑三百。至於蔬食沒齒之類,以奪致貧,其柄在我,所以馭之也。

《地官》
编辑

大司徒之職,以保息六,養萬民,四曰恤貧。

鄭康成曰:貧,無財業廩貸之。劉執中曰:不幸而有凶喪禍患,陷於貧窶,不能自存者,則鄉閭有以恤而贍之,不得貧困焉。

《爾雅》
编辑

《釋詁》
编辑

窶,貧也。

謂貧陋。窶者,無禮也;貧者,無財也。由其無財以為禮,郭云謂貧陋,邶風北門云終窶且貧。

《方言》
编辑

《雜釋》
编辑

南楚凡人,貧。衣被醜弊,謂之須,或謂之褸裂,或謂 之襤褸。故《左傳》云:蓽路襤褸,以啟山林,殆謂此也,或 謂之挾斯。

貧賤部總論编辑

《冊府元龜》

《貧》
编辑

《洪範》六極,其四曰貧,困於財之謂也。仲尼亦曰:貧與 賤,是人之所惡。此言難處也。又曰:貧而無怨,難此言 其多有也。在昔先民亦有德,充而道富,言忠而行篤。 或乃家無擔石室如環堵,樵蘇不給,藜藿苦飢。席戶 以蔽風雨,縕袍以禦寒。沍耕而為業,僕賃以取資。以 至假貸無獲宦游,益困屈志於鄙事,盡瘁於力作并 日而食。徒行以出士之窮也,乃至於是其。或命運亨 曾勳,名崇建出。幽遷喬先約後泰者,蓋不乏焉。至有 棲遲末路,終然淪沒者。斯子夏所謂富貴,在天良有 數存乎其中爾。

《安貧》
编辑

夫貧者,士之常。孔子曰: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 未足與議也。是故賢者樂道,君子不憂安德而忘貧, 好禮而不懾。雖曲肱飲水其樂,只且在甕牖繩樞,何 賤之有。至乃韜光處晦研,精篤學居四壁之陋。無卒 歲之儲,誦墳典以自得。秉耒耜而忘倦,甘自煩辱,曾 不屑慮非。夫造聖哲之域蘊道,德之富則何以在窮。 能固立志不回,無隕穫之累而成名於世者哉。傳所 謂一畝之宮而無諂仕詩之述,衡門之下可以棲遲, 斯可尚矣。

《西疇常言》编辑

《論居貧》
编辑

知學則居貧,無怨學而深於道,則安貧能樂。常人貧 則怨,小人貧則亂。

惟天生人,隨賦以祿,蠶方蝡。而桑先萌兒,脫胞而乳。 已生如形,聲影響之,符孰。主張是彼皇皇,求財利。如 恐不及者,豈不繆用其心耶。

人事盡,而聽天理,猶耕墾有常勤豐歉所不可必也。 不先盡人事者,是舍其田而不耘也;不安於靜聽者, 是揠苗而助之長也。孔子進以禮,退以義,非盡人事 與其得之;不得,曰:有命,非聽天理與。

貧賤部藝文一编辑

《逐貧賦》
漢·揚雄
编辑

揚子遯世,離俗獨處,左鄰崇山,右接曠野,鄰垣乞兒, 終貧且窶,禮薄義弊,相與群聚,惆悵失志,呼貧與語, 汝在六極,投棄荒遐,好為庸卒,刑戮是加,匪惟幼稚, 嬉戲土沙,居非近鄰,接屋連家,恩輕毛羽,義薄輕羅, 進不由德,退不受呵,久為滯客,其意謂何,人皆文繡, 余褐不完,人皆稻粱,我獨藜餐,貧無寶玩,何以接歡, 宗室之燕,為樂不槃,徒行負賃,出處易衣,身服百役, 手足胼胝,或耘或耔,露體霑肌,朋友道絕,進官凌遲, 厥咎安在,職汝為之,舍汝遠竄,崑崙之巔,爾復我隨, 翰飛戾天,舍爾登山,巖穴隱藏,爾復我隨,陟彼高岡, 舍爾入海,汎彼柏舟,爾復我隨,載沉載浮,我行爾動, 我靜爾休,豈無他人,從我何求,今汝去矣,勿復久留, 貧曰唯唯,主人見逐,多言益嗤,心有所懷,願得盡辭, 昔我乃祖,宣其明德,克佐帝堯,誓為典則,土階茅茨, 匪雕匪飾,爰及世季,縱其昏惑,饕餮之群,貪富苟得, 鄙我先人,乃傲乃驕,瑤臺瓊榭,室屋崇高,流酒為池, 積肉為崤,是用鵠逝,不踐其朝,三省吾身,謂予無愆, 處君之家,福祿如山,忘我大德,思我小怨,堪寒能暑, 少而習焉,寒暑不忒,等壽神仙,桀跖不顧,貪類不干, 人皆重蔽,子獨露居,人皆怵惕,子獨無虞,言辭既罄, 色厲目張,攝齊而興,降階下堂,誓將去汝,適彼首陽, 孤竹二子,與我連行,余乃避席,辭謝不直,請不貳過, 聞義則服,長與汝居,終無厭極,貧遂不去,與我遊息。

《九惟文》
後漢·蔡邕
编辑

八惟困乏,憂心殷殷,天之生我,星宿值貧,六極之厄, 獨遭斯勤,居處浮GJfont,無以自存,冬日栗栗,上下同雲, 無衣無褐,何以自溫,六月徂暑,炎赫來臻,無絺無綌, 何以蔽身,無食不飽,永離歡欣。

《與韋仲將書》
魏·應璩
编辑

夫以原憲懸磬之居,而值皇天無已之雨,室宇漸而 作漏堂,館洽而為泥,薪芻既盡,舊穀亦傾,屠蘇發撤, 機見謀,進無顏子不改之志,退無揚雄晏然之情, 是以懷慼,良不可堪,人非神仙,須仰衣食,方今體寒 心飢,憂在旦夕,而欲東希許。昌治生之物,西望陵縣 廚食之祿,誠恐將為牛蹄中魚,卒鮑氏之肆矣。

《與董仲連書》
前人
编辑

穀糴驚踊,告求周憐,日獲數升,猶復無薪可以熟之, 雖孟軻困於梁宋,宣尼飢於陳蔡,無以過此,夫挾管 晏之智者,不有廝役之勞,懷陶朱之慮者,不居貧賤 之地,出蒙譏於恤護,入見謫於嬪息,忽便邑憤,不知 處世之為樂也。

《與尚書諸郎書》
前人
编辑

夫秋節涼和,霽雨清閑,正高會之盛時,飲晏之良日 也,而陋巷之居,無高密之宇,壁立之室,無旬朔之資, 流潦浸於北堂,隙漏霑於衣服,槁蒸單竭,擔石傾罄, 中饋告乏,役者莫興,飯玉炊桂,猶尚優泰,雖欣皇天 之降潤,亮水車之思雨,私懷蹙額,良不可言,想諸夫 子,亦斯困也,夫否泰潛升,蓋由昏明,二三執事,以龍 虎之姿,遭風雲之會,方將飛騰閶闔,振翼紫微,運籌 帷幄,顯揚豐積,豈久沉滯於下職,契闊於貧悴哉。

《貧家賦》
晉·束GJfont
编辑

余遭家之轗軻,嬰六極之困屯,GJfont勤身以勞思,丁飢 寒之苦辛,無原憲之厚德,有民斯之下貧,有漏狹之 草屋,無蔽覆之受塵,唯曲壁之常在,時弛落而壓鎮, 食草葉而不飽,常嗛嗛於膳珍,涉孟夏之季月,迄仲 冬之堅冰,稍煎蹙而窮迫,無衣褐以蔽身,還趨床而 無被,手狂攘而妄牽,何長夜之難曉,心咨嗟以怨天, 債家至而相敦,乃取東而償西,行乞貸而無處,退顧 影以自憐,衒賣業而難售,遂前至於飢年,煮黃當之 草菜,作汪洋之羹饘,釜遲鈍而難沸,薪鬱絀而不然, 至日中而不熟,心苦苦而飢懸,丈夫慨於堂上,妻妾 歎於GJfont間,悲風噭於左側,小兒啼於右邊。

《連珠》
北周·庾信
编辑

蓋聞懸鶉百結,知命不憂,十日一炊,無時何恥。是以 素王之業,乃東門之貧民,孤竹之君實,西山之飢士。 蓋聞胸中無學,猶手中無錢。今之學也,未見能賢。是 以扶風之高鳳,無故棄麥中牟之甯,越徒勞不眠。 蓋聞君子無其道,則不能有其財;忘其貧,則不能恥 其食。是以顏回瓢飲賢慶,封之玉杯。子思銀珮美,虞 公之垂棘。

《與李翱書》
唐·韓愈
编辑

使至辱足下書歡。愧來,并不容於心,嗟乎。子之言,意 皆是也。僕雖巧說,何能逃其責耶。然皆子之愛我多 重,我厚不酌時。人待我之情,而以子之待我之意,使 我望於時人也。僕之家本窮空,重遇攻劫衣服,無所 得養生之具,無所有家累。僅三十口攜此,將安所歸。 託乎捨之入京,不可也;挈之而行,不可也。足下將安 以為我謀哉。此一事耳,足下謂我入京,誠有所益乎。 僕之有子,猶有不知者,時人能知我哉。持僕所守驅,而使奔走。伺候公卿間,開口論議其,安能有以合乎。 僕在京城八九年,無所取資,日求於人以度時月。當 時行之不覺也,今而思之如痛定之人思。當痛之時, 不知何能自處也,今年加長矣。復驅之使,就其故地。 是亦難矣。所貴乎京師者,不以明天。子在上賢公卿, 在下布衣韋帶之士,談道義者多乎。以僕遑遑於其 中,能上聞而下達乎。其知我者,固少知而相愛。不相 忌者,又加少內無所資外。無所從終,安所為乎。嗟乎, 子之責我,誠是也。愛我,誠多也。今天下之人,有如子 者乎。自堯舜以來,士有不遇者乎。無也。子獨安,能使 我潔清不污,而處其所可樂哉。非不願為子之所云 者,力不足勢不便故也。僕於此,豈以為大相知乎。累 累隨行,役役逐隊。飢而食,飽而嬉者也。其所以止而 不去者,以其心誠有愛於僕也。然所愛於我者,少不 知我者,猶多。吾豈樂於此乎哉。將亦有所病,而求息 於此也。嗟乎,子誠愛我矣。子之所責於我者,誠是矣, 然恐子有時不暇責我而悲我不暇悲我而自責且 自悲也。及之而後知,履之而後難耳。孔子稱顏回一 簞食、一瓢飲,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後人者有 聖者為之。依歸而又有簞食瓢飲,足以不死。其不憂 而樂也,豈不易哉。若僕無所依,歸無簞食,無瓢飲,無 所取資,則餓而死,其不亦難乎。子之聞我言,亦悲矣。 嗟乎,子亦慎其所之哉。離違久乍,還侍左右,當日懽 喜。故專使馳此候足下,意并以自解愈再拜。

《貧賦》以安貧樂道情旨逸然為韻
王棨
编辑

有弘節先生,棲遲上京。每入樵蘇之給,長甘藜藿之 羹。或載渴以載飢,未忘挫念。雖無衣而無褐,終自怡 情其居也。滿榻凝塵,侵階碧草。衡門度日,以常掩環 堵。終年而不掃,荒涼三徑。重開蔣詡之蹤,寂寞一瓢 深味。顏回之道,則有溫足公子繁華少年,共造繩樞 之所,相延甕牖之前。但見其縕袍露肘,曲突沉煙,僮 不粒以愁,坐馬無芻而困眠。俱曰:先生跡似萍泛,家 如磬懸。且何道而自若,復何心而宴然。先生曰:子不 聞蜀郡長卿,漢朝東郭器,雖滌以無愧。履任穿而自 樂,斯蓋以順理居常冥心處約。當年雖則羈旅,終歲 曾無隕穫,又不聞前,惟曾子後有袁安。或蒸藜而取 飽,或臥雪以忘寒,斯亦性善居易情無怨。難不汲汲 以苟進,豈孜孜而妄干。盡能一榮,枯齊得失,顧終窶 以非病縱。屢空而何恤,是以原憲匡坐而不憂。啟期 行歌而自逸,況乎否窮。則泰屈久,則伸負薪者,榮於 漢鬻畚者。相於秦更聞楊素之言,未能圖富苟有陳 平之美,安得常貧矍。然二子相顧而起,乃曰幸承達 者之論。深見賢哉之旨,而今而後,方知君子固窮,小 人窮斯濫矣。

《斥窮賦》有序
宋·俞德鄰
编辑

柳下惠遺佚而不怨阨,窮而不憫。然而揚子逐貧,韓子送窮,何也。三子者,不同道,其趨一也。余感而作賦曰。

歲在執徐月旅,太簇辛亥御日,陽風應候。俞子刈荊 埽,室剪蕉載糗委敝裘於道旁。揖窮鬼而三咒伊,造 化之亡私。匪奇偏於賦受堯,何疵兮。殄世瞽,何飾兮。 裕後桀,何德兮。瑤臺憲,何尢兮。甕牖,何奡武而湯偏。 何跖肥而夷瘦。何壤耄而由醢。何回殀而籛壽。何闔 閭之死而金玉其穴。何黔婁之亡而手足不覆。非爾 鬼之比周,孰主張而錯繆爾。或有識去,勿躊躇,余非 韓子燒船與車延。爾上座,為爾所諛言,訖惏慄。密率 霵曄捷跳踉出戶,宣辭詭答謂。余朋儔非六非四, 非今斯今。立名垂字顯允,韓子實。惟我仇子,何人斯 而亦我尢鑽仰。沈研聚螢刺股子之GJfont惰,無與為伍。 鼮鼠竹書,孰GJfont菫睹。誰謂學窮而闖,子所鬥飣為工 汗瀾,為拙。子獨芚芚固守前,轍棘林熠燿。頃刻,冒沒 焉。有文窮而子虛喝,子數之奇地亡。立錐缾粟,屢空 迺分,所宜飲河巢林,聊以自娛。賦命如此,何窮之為 涕唾流沫。顩頤顣頞,刎頸論心死生。契闊子獨索居 煦,煦孑孑,豈有交窮忍為子孽。然子所以顛沛流離, 若愚若癡謗譽交集悶。然莫知則彼智窮之為也,吾 試與子言之,可乎。余曰:唯唯。鬼曰:惟人一心,含喜與 怒,發而中節,繄性之故。一溺於偏,為害、為蠹,故喜之 偏者,為屋烏之憐。怒之偏者,為水蟹之惡。今子之矯 矯昂昂為世所狂懵,然意行坎窞康莊,非彼智窮。孰 為子殃媕婀。偃僂突梯卷臠滔滔,皆是子寧不,然非 彼智窮。孰詒子愆犁靬眩。人踶跂蹩躠趨者,瀾倒子 徒揭揭,非彼智窮。孰滋爾闕篣格酷烈斲。人膏血紆 朱,懷金子顧不悅,非彼智窮。孰為子賊子不彼惡。惟 我之斥囂,昏黮黕疑,莫之匹。余於是再拜稽首,卑辭 稱謝。俄而智窮,喑噁叱GJfont曰:惟爾眾鬼我朋,我儔坐 我交衽,行我聯鑣泛泛漂泊。我惕我驚嘯歌娛樂爾, 肆爾憑鍖銋咇GJfont。我不爾能雜遝拔摋人,不爾懲不 我能畜而反我憎逝。將去汝避彼,弋矰翻雲覆雨,誰 復爾矜紛眾鬼之愧赧,皆戌爾而失色。既吻吮以函 胡,復惝惘而皇惑。余方命玉友行,成其間而起眠。四座分患耦,俱已笑而言啞啞。

《一錢生傳》
明·徐芳
编辑

東海之濱,有某生者家貧,自其終身經營操作橐,所 贏不踰一錢也。稍溢必蹶,而覆以返其故,因號一錢 生生。既窮老,念所見富貴。家囷,廩筐篋珠玉、金帛之 屬,紛滯委積,恆苦不勝用,而身所受之嗇如此也。意 不可忍,乃具牒而訟之於神。神之夢曰:子謬矣。彼所 賦者厚而子得其薄,我終不能易薄者,使厚子休矣。 一錢生訴不已,神曰:需之過此三日,往天將隕大火 於地化為石,其烈可枯海,子自廬之東走數里,有石 斗大許色赭然者,即是也。誠攬而沃之,洪濤之中即 螭宮之珍貝。可盡出而富,將與國埒矣。生受教越,三 日早起,果於廬之東數里許,得斗大之石赭然者。生 狂喜曰:我富矣。我富矣。遂攬而擲之於海,有頃海沸 立焦涸數十丈下,視其底之沙粲,然皆金色。生意勿 屑也,瞪而立以望其所謂珍貝者。海神洶懼告於王, 王命索之。知祟由赭石移於岸,一錢生不知也。斯須 水復大至,生卒不意駭而走。又不暇掬,取僂而抓其 底之沙盈掌歸。鍛之得金錢,許而其為一錢生如。故 海上翁曰:異哉。生之騃也。使生於海波。初落之時,無 必出其珍貝之,心隨所有取之。即金沙可矣,豈必竭 螭宮之藏而後為富乎。識以利昏貪,為神弄天上之 火,一墜不可再也,甚矣。生之計失也,或曰:命也。生不 忍其一錢之嗇而訟於神,神憐而畫之寘之金沙之 內,而其一錢復如故也,此其所以為命也。設使海枯 及底,其藏非生得有也。或曰:不然,生天下之奇福人 也,而不自知乃神固善全之也。今夫囷廩、筐篋、珠玉、 金帛之屬,取其適於用也。然過是則將有縲,心梏神 之憂。與夫兵火官司寇盜,意外不測之患,而身之所 得而奉則止此也。今使生衣不至凍,食不全飢,而退 視其橐中顧,常有此一錢之餘。溢是原憲、顏淵輩之 所冀望而未能。而鄧通、石崇盧杞諸人之所愧悔,為 莫及者也。天下之奇福,孰過是乎。幸也。生於海之金 沙有不屑也,假令屑之而恣取之,亦可以富,而生憂 矣。或遂竭螭宮之藏有之,而生之患乃益大矣。予故 以神為善全之也,愚山子聞而歎之曰:有是哉。使予 之贏有如生者,將謂神而報賜焉。奚訟也,生謬矣。生 謬矣。

貧賤部藝文二编辑

《東門行》
古樂府
编辑

出東門,不顧歸;來入門,悵欲悲。盎中無斗儲,還視桁 上無。懸衣一解拔劍出門去,兒女牽衣啼他家。但願富 貴賤妾與君共餔糜。二解共餔糜,上用倉浪天故,下為 黃口小兒。今時清廉難犯,教言君復自愛莫為非。三解 今時清廉難犯,教言君復自愛,莫為非行,吾去為持 平,慎行望君歸。四解

《婦病行》
古樂府
编辑

婦病連年,累歲傳呼丈人前。一言當言,未及得言,不 知淚下。一何翩翩,屬累君。兩三孤子,莫我兒,飢且寒。 有過慎莫笞行,當折搖思復念之亂,曰:抱時無衣 襦,復無裡閉門塞牖舍。孤兒到市道逢親友,交泣。坐 不能起,從乞求與孤買餌對。交啼泣淚,不可止。我欲 不傷悲,不能已。探懷中錢持,授交入門見孤啼。索其 母抱,徘徊空舍中,行復爾耳。棄置勿復道。

《疾邪詩》有序
漢·趙壹
编辑

壹恃才倨傲,為鄉黨所擯。後屢抵罪,幾至死。友人救得,免壹作疾邪。賦中歌此二詩。

河清不可俟,人命不可延。順風激靡草,富貴者稱賢。 文籍雖滿腹,不如一囊錢。伊優北堂上,骯髒倚門邊。

勢家多所宜,欬唾自成珠。被褐懷金玉,蘭蕙化為芻。 賢者雖獨悟,所困在群愚。且各守爾分,勿復空馳驅。 哀哉復哀哉,此是命矣夫。

《上留田》
魏·文帝
编辑

居世一何,不同上留田。富人食稻,與粱上留田。貧子 食糟,與糠上留田。貧賤亦何,傷上留田。祿命懸在,蒼 天上留田。今爾歎息,將欲誰怨上留田。

《雜詩》
應瑗
编辑

貧子語窮兒,無錢可把撮。耕自不得粟,采彼北山葛。 簞瓢恆自在,無用相呵喝。

《秋胡行二首》
嵇康
编辑

富貴尊榮,憂患諒獨多;富貴尊榮,憂患諒獨多。古人 所懼豐屋蔀,家人害其上獸惡。網羅惟有貧賤,可以 無他。歌以言之富貴憂患多。

貧賤易居,貴盛難為工;貧賤易居,貴盛難為工。恥佞 直言與禍相,逢變故萬端俾吉。作凶思牽黃犬,其計 莫從。歌以言之貴盛難為工。

《牆上難為趨》
晉·傅休奕
编辑

門有車馬客,驂服若騰飛。垂組結玉佩,繁藻紛葳蕤。 馮軾垂長纓,顧盼有餘輝。貧主屣弊履,整此藍褸衣。 客曰嘉病乎。正色意無疑。吐言若覆水,搖舌不可追。 渭濱漁釣翁,乃為周行諮。顏回處陋巷,大聖稱庶幾。 苟富不知度,千駟賤采薇。季孫由儉顯,管仲病三歸。 夫差眈淫侈,終為越所圍。遺身外榮利,然後享巍巍。 迷者一何眾,孔難知德希。甚美致憔悴,不如豚豕肥。 楊朱泣路岐,失道令人悲。子貢欲自矜,原憲知其非。 屈伸各異勢,窮達不同資。夫唯體中庸,先天天不違。

《雜詩》
前人
编辑

閒夜微風起,明月照高臺。清響呼不應,元景招不來。 廚人進藿茹,有酒不盈杯。安貧福所與,富貴為禍媒。 金玉雖高堂,於我賤蒿萊。

《詠貧》
江逌
编辑

蓽門不啟扉,環堵蒙蒿榛。空瓢覆壁下,簞上自生塵。 出門誰氏子,憊哉一何貧。

《怨詩楚調示龐主簿鄧治中》
陶潛
编辑

天道幽且遠,鬼神茫昧然。結髮念善事,僶俛六九年。 弱冠逢世阻,始室喪其偏。炎火屢焚如,螟蜮恣中田。 風雨縱橫至,收斂不盈廛。夏日長抱飢,寒夜無被眠。 造夕思雞鳴,及晨願烏遷。在己亦何怨,離憂悽目前。 吁嗟身後名,於我若浮煙。慷慨獨悲歌,鍾期信為賢。

《乞食》
前人
编辑

飢來驅我去,不知竟何之。行行至斯里,叩門拙言辭。 主人解余意,遺贈副虛期。談話終日夕,觴至輒傾GJfont。 情欣新知懽,言詠遂賦詩。感子漂母惠,愧我非韓才。 銜戢知何謝,冥報以相貽。

《飲酒》
前人
编辑

積善云有報,夷叔在西山。善惡苟不應,何事立空言。 九十行帶索,飢寒況當年。不賴固窮節,百世當誰傳。

《有會而作》并序
前人
编辑

舊穀既沒,新穀未登,頗為老。農而值年災,日月尚悠為患。未已登歲之功,既不可希朝夕所資。煙火裁通,旬日已來,始念飢乏歲云夕矣。慨然永懷,今我不述,後生何聞哉。

弱年逢家乏,老至更長飢。菽麥實所羨,孰敢慕甘肥。 惄如亞九飯,當暑厭寒衣。歲月將欲暮,如何辛苦悲。 常善粥者心,深恨蒙袂非。嗟來何足吝,徒沒空自遺。 斯濫豈彼志,固窮夙所歸。餒也已矣夫,在昔余多師。

《擬古》
前人
编辑

東方有一士,被服常不完。三旬九遇食,十年著一冠。 辛苦無與比,常有好容顏。我欲觀其人,晨去越河關。 青松夾路生,白雲宿簷端。知我故來意,取琴為我彈。 上絃驚別鶴,下絃操孤鸞。願留就君住,從今至歲寒。

《詠貧士七首》
编辑

萬族各有託,孤雲獨無依。曖曖空中滅,何時見餘暉。 朝霞開宿霧,眾鳥相與飛。遲遲出林翮,未夕復來歸。 量力守故轍,豈不寒與飢。知音苟不存,已矣何所悲。

凄厲歲云暮,擁褐曝前軒。南圃無遺秀,枯條盈北園。 傾壺絕餘瀝,闚GJfont不見煙。詩書塞座外,日昃不遑研。 閑居非陳厄,竊有慍見言。何以慰吾懷,賴古多此賢。

榮叟老帶索,欣然方彈琴。原生納決履,清歌暢高音。 重華去我久,貧士世相尋。弊襟不掩肘,藜羹常乏斟。 豈忘襲輕裘,苟得非所欽。賜也徒能辨,乃不見吾心。

安貧守賤者,自古有黔婁。好爵吾不榮,厚饋吾不酬。 一旦壽命盡,野服仍不周。豈不知其極,非道固無憂。 從來將千載,未復見斯儔。朝與仁義生,夕死復何求。

袁安困積雪,邈然不可干。阮公見錢入,即日棄其官。 芻槁有常溫,採莒足朝餐。豈不實辛苦,所懼非飢寒。 貧富常交戰,道勝無戚顏。至德冠邦閭,清節映西關。

仲蔚愛窮居,遶宅生蒿蓬。翳然絕交遊,賦詩頗能工。 舉世無知者,止有一劉龔。此士胡獨然,實由罕所同。 介焉安其業,所樂非窮通。人事固已拙,聊得長相從。

昔在黃子廉,彈冠佐名州。一朝辭吏歸,清貧略難儔。 年饑感仁妻,泣涕向我流。丈夫雖有志,固為兒女憂。 惠孫一晤歎,腆贈竟莫酬。誰云固窮難,邈哉此前修。

《雜詩》
前人
编辑

代耕本非望,所業在田桑。躬親未曾替,寒餒常糟糠。 豈期過滿腹,但願飽粳糧。御冬足大布,麤絺以應陽。 正爾不能得,哀哉亦可傷。人皆盡獲宜,拙生失其方。理也可奈何,且為陶一觴。

《君子有所思行》
宋·謝靈運
编辑

總駕越鍾陵,還顧望京畿。躑躅周名都,遊目倦忘歸。 市廛無阨室,世族有高闈。密親麗華苑,軒甍飭通逵。 孰是金張樂,諒由燕趙詩。長夜恣酣飲,窮年弄音徽。 盛往速露墜,衰來疾風飛。餘生不歡娛,何以竟暮歸。 寂寥曲肱子,瓢飲療朝飢。所秉自天性,貧富豈相譏。

《代貧賤苦愁行》
鮑照
编辑

湮沒雖死悲,貧苦即生劇。長歎至天曉,愁苦窮日夕。 盛顏當少歇,鬢髮先老白。親友四面絕,朋知斷三益。 空庭慚樹萱,藥餌媿過客。貧年忘日時,黯顏就人惜。 俄頃不相酬,恧泥面已赤。或以一金恨,便成百年隙。 心為千條計,事未見一獲。運汜津塗塞,遂轉死溝洫。 以此窮百年,不如還窀穸。

《貧士》
張望
编辑

荒墟人跡稀,隱僻閭鄰闊。葦籬自朽損,毀屋正寥豁。 炎夏無完絺,元冬無煖褐。四體困寒暑,六時疲飢渴。 營生生愈瘁,愁來不可割。

《貧士詩》
蕭璟
编辑

四時迭來往,苦辛隨事迫。三冬泣牛衣,五月披裘客。 遲遲春日永,憂來安所適。季秋授衣節,荷裳竟不易。 班超棄筆硯,婁敬脫挽軛。雖云丈夫志,終涉自媒跡。 賢哉顏氏子,飲水常怡懌。

《聊作百一體》
梁·何遜
编辑

靈輒困桑下,於陵拾李螬。歷齒方嗟賤,炙背豈知豪。 傭耕乏旅力,倚市憚劬勞。曠日無豆GJfont,方冬缺縕袍。 清旦開蓬蓽,舉目想煎熬。樞機慎僕隸,媒GJfont畏朋曹。 萬途皆自僻,一事豈他褒。匆匆昨不定,負杖出蓬蒿。 逢施同溝壑,值設乃糠糟。生途稍冉冉,逝水日滔滔。 咸言等木石,誰當出羽毛。

《詠貧》
朱异
编辑

觸途皆可試,唯貧獨未安。窗開兩片月,霜足一重寒。 槁濕鋪床冷,荷脆補衣難。若言為客易,推劍與君彈。

《答何秀才》
何寘南
编辑

自憐耿不寐,擁褐至宵闌。蒼茫曙月落,切戾曉風酸。 終朝長守饉,疊夜抱餘寒。周道坦且直,弱命溘將殫。 靈臺聊寄止,戚里豈餘歡。思家無積斂,何以拯急難。

《賦得落落窮巷士》
陳張正見
编辑

揚雲不邀名,原憲本遺榮。草長三徑合,花發四鄰明。 塵隨幽巷靜,嘯逐遠風清。門外無車轍,自可絕公卿。

《遣興》
唐·杜甫
编辑

朔風飄胡鴈,慘澹帶砂礫。長林何蕭蕭,秋草萋更碧。 北里富薰天,高樓夜吹笛。焉知南鄰客,九月猶絺綌。

《空囊》
前人
编辑

翠柏苦猶食,明霞高可餐。世人共鹵莽,吾道屬艱難。 不爨井晨凍,無衣床夜寒。囊空恐羞澀,留得一錢看。

《因崔五侍御寄高彭州適一絕》
前人
编辑

百年已過半,秋至轉飢寒。為問彭州牧,何時救急難。

《王錄事許修草堂貲不到聊小結》
前人
编辑

為嗔王錄事,不寄草堂貲。昨屬愁春雨,能忘欲漏時。

《復愁》
前人
编辑

每恨陶彭澤,無錢對菊花。如今九日至,自覺酒須賒。

《茅屋為秋風所破歌》
前人
编辑

八月秋高風怒號,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飛渡江灑一作 滿江郊。高者挂GJfont長林梢,下者飄轉沈塘坳。南GJfont群 童欺我老,無力忍能。對面為盜賊,公然抱茅入竹去。 脣焦口燥呼不得,歸來倚杖自歎息。俄頃風定雲墨 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鐵,驕兒惡臥踏 裡裂。床床一作頭屋漏無乾處,兩腳如麻未斷絕。自經 喪亂少睡眠,長夜霑濕何由徹。安得廣廈千萬間,大 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嗚呼。何時眼 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一作壞受凍死一作意亦足。

《醉時歌》原注贈廣文館博士鄭虔
前人
编辑

諸公袞袞登臺一作華省,廣文先生官獨冷。甲第紛紛 厭粱肉,廣文先生飯不足。先生有道出羲皇,先生有 才一作文一作所談一作所該一作所抱過屈宋。德尊一代常轗軻,一作 壈名垂萬古知何用。杜陵野客人更一作見嗤,被褐短 窄鬢如絲。日糴太倉五升米,時赴鄭老同襟一作衾期。 得錢即相覓沽酒,不復疑忘形到爾。汝痛飲真一作直 吾師清,夜沈沈動春酌燈。前一作檐細雨檐一作燈花落 但,覺高歌有鬼神有一作感焉。知餓死填溝壑相,如逸才 親滌器子。雲識字終投閣先,生早賦歸去來石。田茅 屋荒蒼苔儒,術於我何有哉。孔丘盜跖俱塵埃,不須 聞此,意慘愴生前相遇,且銜杯。

===
《戲簡鄭廣文虔兼呈蘇司業源明》
{{{4}}}

廣文到官舍,繫馬堂階,下醉則一作即騎馬歸。頗遭官 長罵,才名四一作三十年,坐客寒無氈賴。有蘇司業時 時與一作乞酒錢。

《豳歌行上新平長史兄粲》
李白
编辑

豳谷稍稍振庭柯,涇水浩浩揚湍波。哀鴻酸嘶暮聲急,愁雲愴慘雲氣多。憶昨去家此為客,荷花初紅柳 條碧中。宵出飲三百杯,明朝歸揖二千石。寧知流寓 變光輝,胡霜蕭颯繞客衣。寒灰寂寞憑誰暖,落葉飄 揚何處歸。吾兄行樂窮曛旭,滿堂有美顏如玉。趙女 長歌入綵雲,燕姬醉舞嬌紅燭。狐裘獸炭酌流霞,壯 士悲吟寧見嗟。前榮後枯相翻覆,何惜餘光及棣華。

《行路難》
高適
编辑

君不見富家翁,舊時貧賤誰比。數一朝金多,結豪貴。 百事勝人健如虎,子孫成行滿眼前。妻能管絃妾能 舞,自矜一身。忽如此,卻笑傍人獨愁苦。東陵少年安 所如,席門窮巷出無車,有才不肯學。干謁何用。年年 空讀書。

《賤士吟》
元·結
编辑

南風發天和,和氣天下流。能使萬物榮,不能變羈愁。 為愁亦何爾,自請說此由。諂競實多路,苟邪皆共求。 嘗聞古君子,指以為深羞。正方終莫可,江海有滄洲。

《野居詩》
張籍
编辑

貧賤易為適,荒郊亦安居。端坐無餘思,彌樂古人書。 秋田多良苗,野水多遊魚。我無耒與網,安得充廩廚。 寒天白日短,簷下暖我軀。四支漸寬柔,中腸鬱不舒。 多病減志氣,為客足憂虞。況復苦時節,覽景獨踟躕。

《續古》
白居易
编辑

朝採山中薇,暮採山中薇。歲晏薇亦盡,飢來何所為。 坐飲白石水,手把青松枝。擊節獨長歌,其聲清且悲。 櫪馬非不肥,所苦長縶維。豢豕非不飽,所憂竟為犧。 行行歌此曲,以慰常苦飢。

《題吳通微主人》
錢起
编辑

食貧無盡日,有願幾時諧。長嘯秋光晚,誰知志士懷。 朝煙不起GJfont,寒葉欲連階。飲水仍留我,孤燈點夜齋。

《秋夕貧居述懷》
孟郊
编辑

臥冷無遠夢,聽秋酸別情。高枝低枝風,千葉萬葉聲。 淺井不共飲,瘦田常廢耕。今交非古交,貧語聞皆輕。

《秋懷》
前人
编辑

秋至老更貧,破屋無門扉。一片月落床,四壁風入衣。 疏夢不復遠,弱心良易歸。商葩將去綠,繚繞爭餘輝。 野步賤事少,病謀向物違。幽幽草根蟲,生意與我微。

《寒地百姓吟》
前人
编辑

無火炙地眠,半夜皆立號。冷箭何處來,棘針風騷勞。 霜吹破四壁,苦痛不可逃。高堂搥鐘飲,到曉聞烹炮。 寒者願為蛾,燒死彼華膏。華膏隔仙羅,虛繞千萬遭。 到頭落地死,踏地為遊遨。遊遨者是誰,君子為鬱陶。

《北郭貧居》
前人
编辑

進乏廣莫力,退為蒙籠居。三年失意歸,四向相識疏。 地僻草木壯,荒條扶我廬。夜貧燈燭絕,明月照吾書。 欲識貞靜操,秋蟬飲清虛。

《野老歌》
前人
编辑

老農家貧在山住,耕種山田三四畝。苗疏稅多不得 食,輸入官倉化為土。歲暮犁鋤傍空室,呼兒登山收 橡實。西江賈客珠百斛,船中養犬長食肉。

《朝飢》
賈島
编辑

市中有樵山,此舍朝無煙。井底有甘泉,釜中乃空然。 我要見白日,雪來塞青天。坐聞西床琴,凍折兩三絃。 飢莫詣他門,古人有拙言。

《貧居秋日》
皮日休
编辑

亭午頭未冠,端坐獨愁予。貧家煙爨稀,GJfont底陰蟲語。 門小愧車馬,廩空慚雀鼠。盡室未寒衣,機聲羨鄰女。

《貧客吟》
施肩吾
编辑

毯敝衣無處結,寸心耿耿如刀切。今朝欲泣泉客 珠,及到盤中卻成血。

《貧居春怨》
雍陶
编辑

貧居盡日冷風煙,獨向簷床看雨眠。寂寞春風花落 盡,滿庭榆莢似秋天。

《貧居》
王建
编辑

眼底貧家計,多時總莫嫌。蠹生騰藥紙,字暗換書籤。 避雨拾黃葉,遮風下黑簾。近來身不健,時就六壬占。

《秋夕貧居》
黃滔
编辑

聽歌桂席闌,下馬槐煙裡。豪門腐粱肉,窮巷思糠秕。 孤燈照獨吟,半壁秋花死。遲明亦如晦,雞唱徒為爾。

《耕叟》
僧齊己
编辑

春風吹蓑衣,暮雨滴箬笠。夫婦耕共一作且勞,兒孫飢 對泣。田園高且瘦,賦稅重復急。官倉鼠雀群,共一作只 待新租入。

《貧居》
宋·文同
编辑

繩床擁敝裯,初起髮未櫛。南窗展書卷,就煖讀寒日。 門前絕車馬,薄暮垂片席。短牆掛纖蔓,幽鳥啄紅實。 群蝸惡積雨,繚繞篆空壁。男兒處貧賤,舉首宇宙窄。 翩翩槍榆鳩,宛轉匿絮蝨。妻孥競相笑,憔悴守文筆。

《送窮》
金·李遹
编辑

昔年曾作送窮詩,結柳齎糧擬退之。送去還來還復 語,君家猶有讀書兒。

===
《擬貧士》
明·藍仁
===蠨蛸網我戶,蟋蟀號我壁。被褐不掩脛,采薇豈充食。

歲有飢寒憂,巷無車馬跡。豈知曠達觀,不以貧病迫。 昔聞孔顏聖,亦有陳蔡厄。澹然忘世慮,絃歌自朝夕。 蓬門有一士,被褐恆苦飢。朝飲南澗流,暮食西山芝。 雖有二頃園,蕪穢亦不治。妻子共寂寞,彈琴詠書詩。 荒林積雪深,古屋炊煙遲。高臥自有適,何必他人知。

《貧居》
徐章
编辑

薄田日巳荒,舊業日巳替。困蒙三十年,良由寡生計。 人非無交遊,貧賤亦相棄。周周與蛩蛩,飢渴尚相濟。 所以簞瓢人,傲焉不狎世。處之苟能安,其樂有真意。

《貧士行》
徐潁
编辑

白蒿青柘頹垣中,三日煙爨始得紅。故書GJfontGJfont委鼠 穴,向夕托宿如鵝籠。濁醪難賒值蠶月,歸來西市缾 罍空。咄嗟枳花且多實,井底蕙草無春風。

《貧居》
張振
编辑

青眼交遊覺漸稀,側身天地可相依。若知白石真堪 煮,何待黃精為療飢。已過禁煙無熟食,不因沽酒典 春衣。蒼苔碧草侵階長,高臥空齋晝掩扉。

《貧家吟》
盧澐
编辑

風雪下茆簷,出門無去所。凄凄兒女啼,日晡猶未煮。

《貧賤別》
GJfont
编辑

東郊野水湔雲白,萬樹嘶蟬生暝色。弟兄貧賤易分 飛,氣愴尊前辭不得。更須質酒送君行,酒盡須還不 計程。細說江頭岐路錯,共眠船底月華明。人生三時 行已矣,榮稿存亡未堪儗。一屋同居愧士衡,十年減 產知張李。相望行舟一葉飄,孤舟倍覺路迢迢。轉喉 有意淚相噎,背艣無言魂自銷。寂寞歸眠對蔓花,對 花獨醉更咨嗟。寄語莫言為客苦,縱非為客亦無家。

《冬夜》
陳獻章
编辑

長夜氣始凄,木綿被重裘。端坐思古人,寒燈耿悠悠。 是時病初間,背汗仍未收。學業坐妨奪,田蕪廢鉏耰。 高堂有老親,遍身無完紬。丈夫庇四海,而以俯仰憂。 口腹非所營,水菽吾當求。明旦理黃犢,進我南岡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