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319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三百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三百十九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三百二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三百十九卷目錄

 兵部部彙考一

  上古太昊伏羲氏一則 炎帝神農氏一則 黃帝有熊氏一則 顓頊高陽氏一則

  少昊金天氏一則

  商總一則

  周總一則

  漢總一則

  後漢總一則

  魏總一則

  晉總一則

  宋總一則

  南齊總一則

  梁總一則

  陳總一則

  北魏明元帝泰常一則 文成帝興安一則 孝文帝太和三則

  北齊總一則

  北周總一則

  隋總一則 文帝開皇三則 煬帝大業一則

  唐總一則

  遼總一則

官常典第三百十九卷

兵部部彙考一编辑

上古编辑

太昊伏羲氏始立夏官。编辑

按《外紀》:太昊時,有龍負圖出於河之瑞,因而名官,始 以龍紀,號曰龍師。命五官,夏官為赤龍氏。

炎帝神農氏以夏官為鶉火。编辑

按《外紀》:神農氏因火德王,故以火紀官,為火帝。夏官 為鶉火。

黃帝有熊氏,以雲紀官。夏官為縉雲,而以大封為司馬。编辑

按《史記·五帝本紀》不載。按《外紀》:帝初受命,適有雲 瑞之應,仍以雲名官,號為雲師。 應劭曰:夏官為縉 雲。 又黃帝得六相,而天地治,神明至。大封辨乎西 方,故為司馬。

顓頊高陽氏,以夏官為火正。编辑

按《左傳·昭公二十九年》:蔡墨曰:五行之官,火正曰祝 融。顓頊氏有子曰犁,為祝融。

少昊金天氏,設瞗鳩氏為司馬。编辑

按《左傳·昭公十七年》:秋,郯子來朝,公與之宴,昭子問 焉。曰:少皞氏鳥名官,何故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 昔者黃帝氏以雲紀,故為雲師而雲名,炎帝氏以火 紀,故為火師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紀,故為水師而水 名,太皞氏以龍紀,故為龍師而龍名,我高祖少皞,摯 之立也。鳳鳥適至,故紀於鳥,為鳥師而鳥名,鳳鳥氏 歷正也。元鳥氏司分者也。伯趙氏司至者也。青鳥氏 司啟者也。丹鳥氏司閉者也。祝鳩氏司徒也。瞗鳩氏 司馬也。鳲鳩氏司空也。爽鳩氏司寇也。鶻鳩氏司事 也。五鳩,鳩民者也。

瞗鳩,王鳩也。鷙而有別,故為司馬,主法制。

编辑

商設五官,有司馬之職。

按《禮記·曲禮》:天子之五官,曰司徒,司馬,司空,司士,司 寇,典司五眾。

此五官,與天官列而為六。五眾者,五官屬吏之群眾也。以上舊說,皆為殷制。

编辑

周制設夏官,大司馬以掌軍政,小司馬、軍司馬、輿司 馬、行司馬帥其屬佐之。

按《書經》:周官司馬掌邦政,統六師,平邦國。

夏官卿,主戎馬之事,掌國征伐,統御六軍,平治邦國。軍政莫重於馬,故以司馬名官。何莫非政獨戎政,謂之政者,用以征伐,而正彼之不正。王政之大者也。

按《周禮》:夏官司馬,惟王建國,辨方正位,體國經野,設 官分職,以為民極。乃立夏官司馬,使帥其屬而掌邦 政,以佐王平邦國。

政,正也。政所以正不正者也。

政官之屬,大司馬卿一人,小司馬中大夫二人,軍司 馬下大夫四人,輿司馬上士八人,行司馬中士十有 六人,旅下士三十有二人,府六人,史十有六人,胥三 十有二人,徒三百有二十人。

輿,眾也,行謂軍行列。

凡制軍,萬有二千五百人為軍,王六軍,大國三軍,次國二軍,小國一軍,軍將皆命卿,二千有五百人為師, 師帥皆中大夫,五百人為旅,旅帥皆下大夫,百人為 卒,卒長皆上士,二十五人為兩,兩司馬皆中士,五人 為伍,伍皆有長。

軍師旅卒兩伍,皆眾名也。伍一比,兩一閭,卒一旅,旅一黨,師一州,軍一鄉。家所出一人,將帥長司馬者,其師吏也。言軍將皆命卿,則凡軍帥不特置選於六官六鄉之吏,自卿以下,德任者,使兼官焉。鄭司農云:王六軍,大國三軍,次國二軍,小國一軍。故《春秋傳》有大國、次國、小國。又曰:成國不過半,天子之軍周為六軍,諸侯之大者,三軍可也。

一軍,則二府六史,胥十人,徒百人,大司馬之職,掌建 邦國之九GJfont,以佐王平邦國。

平成也正也。

制畿封國,以正邦國。

封謂立封於疆為界。

設儀辨位,以等邦國。

儀謂諸侯及諸臣之儀。辨,別也,別尊卑之位。

進賢興功,以作邦國。

興猶舉也。作,起也。起其勸善樂業之心,使不惰廢。

建牧立監,以維邦國。

牧,州牧也。監,監一國,謂君也。維猶連結也。

制軍詰禁,以糾邦國。

詰猶窮治也,糾猶正也。

施貢分職,以任邦國。

職謂職稅也,任猶事也,事以其力之所堪。

GJfont稽鄉民,以用邦國。

GJfont謂比數之稽猶計也。

均守平則,以安邦國。

諸侯有土地者,均之,尊者守大,卑者守小,則法也。

比小事大,以和邦國。

比猶親,使大國親小國,小國事大國,相合和也。《易》比象曰:先王以建萬國,親諸侯。

以九伐之GJfont正邦國。

諸侯有違王命,則出兵以征伐之,所以正之也。諸侯之于國,如樹木之有根本,是以言伐云。

馮弱犯寡,則眚之。

馮猶乘陵也,言不字小而侵侮之。眚猶人眚瘦也。

賊賢害民,則伐之,暴內陵外,則壇之。

內謂其國,外謂諸侯,壇讀如同墠之墠。《王霸記》曰:置之空墠之地。鄭司農云:壇讀從憚之以威之憚。書亦或為墠,元謂置之空墠,以出其君,更立其次賢者。

野荒民散,則削之。

荒,蕪也,田不治,民不附,削其地,明其不能有。

負固不服,則侵之。

負猶恃也,固險可依以固者也。不服,不事大也。侵之者,兵加其境而已。用兵淺者,詩曰:密人不恭,敢距大邦。

賊殺其親,則正之。

執而治其罪。

放弒其君,則殘之。

殘殺也。

犯令陵政,則杜之。

陵政者,輕政GJfont不循也。杜之者,杜塞使不得與鄰國交通。

外內亂,鳥獸行,則滅之。

《王霸記》曰:悖人倫,外內無以異于禽獸,不可親百姓,則誅滅去之也。

正月之吉始和,布政于邦國都鄙,乃縣政象之GJfont于 象魏,使萬民觀政象,挾日而斂之。

以正月朔日,布王政于天下。至正歲,又縣政GJfont之書。挾日,十日也。

乃以九畿之籍,施邦國之政職,方千里曰國畿,其外 方五百里曰侯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甸畿,又其外 方五百里曰男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采畿,又其外 方五百里曰衛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蠻畿,又其外 方五百里曰夷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鎮畿,又其外 方五百里曰蕃畿。

畿猶限也。自王城以外五千里為界,有分限者九,籍其禮差之書也。政職所共,王政之職,謂賦稅也。故書畿為近。鄭司農云:近當言畿。《春秋傳》曰:天子一畿,列國一同。《詩·殷頌》曰:邦畿千里,維民所止。

凡令賦,以地與民制之,上地食者參之二,其民可用 者家三人,中地食者半,其民可用者二家五人,下地 食者參之一,其民可用者家二人。

賦,給軍用者也。令邦國之賦,亦以地之美惡,民之眾寡為制。如六遂矣。鄭司農云:上地謂肥美田

也,食者參之二。假令一家有三頃,歲種二頃,休其一頃。下地食者參之一,田薄惡者所休多。

中春教振旅,司馬以旗致民,平列陳,如戰之陳。

以旗者,立旗期民于其下也。兵者,守國之備。孔子曰:以不教民戰,是謂棄之。兵者凶事,不可空設,因蒐狩而習之。凡師出曰治兵,入曰振旅,皆習戰也。四時各教民以其一焉。春習振旅,兵人收眾,專於農平猶正也。

辨鼓鐸鐲鐃之用,王執路鼓,諸侯執賁鼓,軍將執晉 鼓,師帥執提,旅帥執鼙,卒長執鐃,兩司馬執鐸,公司 馬執鐲。

鼓人職曰:以路鼓鼓,鬼享以賁,鼓鼓軍事,以晉鼓鼓金奏,以金鐃止鼓,以金鐸通鼓,以金鐲節鼓。鄭司農云:辨鼓鐸鐲鐃之用,謂鉦鐸之屬,提謂馬上,鼓有曲木,提持鼓立馬髦上者,故謂之提。杜子春云:公司馬謂五人為伍,伍之司馬也。鄭元謂:王不執賁鼓,尚之於諸侯也。伍長謂之公司馬者,雖卑同其號。

以教坐作進退疾徐疏數之節。

習戰法。

遂以蒐田,有司表貉,誓民,鼓。遂圍禁,火弊,獻禽以祭 社。

春田為蒐,有司,大司徒也。掌大田役,治徒庶之政令。表貉立表而貉祭也。誓民,誓以犯田GJfont之罰也。誓曰:無干車,無自後,射立旌,遂圍禁旌,弊爭禽而不審者,罰。以假馬禁者,虞衡守禽之,之厲禁也。既誓,令鼓而圍之,遂蒐田火,弊火止也。春田主用火,因焚萊,除陳草,皆殺而火止。獻猶致也,屬也。田止,虞人植旌,眾皆獻其所獲禽焉。春田主祭社者,土方施生也。鄭司農云:貉讀為禡,禡謂師祭也。書亦或為禡。

中夏,教茇舍,如振旅之陳,群吏撰車徒,讀書契,辨號 名之用。帥以門名,縣鄙各以其名,家以號名,鄉以州 名,野以邑名,百官各象其事,以辨軍之夜事。其他皆 如振旅。

茇讀如萊沛之沛,茇舍草止之也。軍有草止之GJfont。撰讀曰算,算車徒謂數擇之也。讀書契以簿書,校錄軍實之,凡要號名者,徽識所以相別也。鄉遂之屬,謂之名。家之屬,謂之號。百官之屬,謂之事。在國以表朝位,在軍又象其制,而為之,被之,以備死事。帥謂軍將,及師帥,旅帥,至伍長也。以門名者,所被徽識如其在門所樹者也。凡此言以也,象也,皆謂其制同耳。軍將皆命卿,古者軍將,蓋為營治於國門。魯有東門襄仲,宋有桐門右師,皆上卿為軍將者也。縣鄙謂縣正,鄙師至鄰長也。家謂食采地者之臣也。鄉以州名,亦謂州長,至比長也。野謂公邑大夫百官,以其職從王者。此六者,皆書其官,與名氏焉。門則襄仲右師,明矣。鄉則南鄉甀東鄉為人是也。其他象此云某某之名,某某之號,某某之事而已,未盡聞也。鄉遂大夫,文錯不見,以其素信于民,不為軍將,或為諸帥,是以闕焉。夜事,戒夜守之事。草止者,慎于夜,于是主別其部職。

遂以苗田,如蒐之GJfont,車弊,獻禽以享礿。

夏田為苗,擇取不孕任者,若治苗去不秀實者。云車弊,驅獸之車止也。夏田主用車,示所取物希皆殺,而車止。王制曰:天子殺則下大綏,諸侯殺則下小綏,大夫殺則止佐車,佐車止則百姓田獵。礿宗廟之夏祭也,冬夏田主于祭宗廟者,陰陽始起,象神之在內。

中秋教治兵,如振旅之陳,辨旗物之用。王載大常,諸 侯載旂,軍吏載旗,師都載旃,鄉遂載物,郊野載旐,百 官載旟,各書其事與其號焉。其他皆如振旅。

軍吏,諸軍帥也。師都遂,大夫也。鄉遂,鄉大夫也。或載旃,或載物,眾屬軍吏,無所將也。郊謂鄉遂之州長、縣正以下也。野謂公邑大夫載旐者,以其將羨卒也。百官,卿大夫也。載旟者,以其屬衛王也。凡旌旗有軍旅者,畫異物,無者帛而已。書當為畫事也,號也,皆畫以雲氣。

遂以獮田,如蒐田之GJfont,羅弊,致禽以祀祊。

秋田為獮,獮殺也。羅弊罔止也。秋田主用罔,中殺者多也。皆殺而罔止。祊當為方聲之誤也。秋田主祭四方,報成萬物。詩曰:以社以方。

中冬教大閱。

春辨鼓鐸,夏辨號名,秋辨旗物。至冬,大閱簡軍實,凡頒旗物,以出軍之旗,則如秋以尊卑之常,則如冬司常佐司馬時也。大閱,備軍禮,而旌旗不如出軍之時,空辟實。

前期群吏,戒眾庶,修戰GJfont

群吏鄉師以下。

虞人萊所田之野為表。百步則一,為三表,又五十步, 為一表。田之日,司馬建旗于後表之中,群吏以旗物鼓鐸鐲鐃,各帥其民而致。質明,弊旗,誅後至者,乃陳 車徒,如戰之陳。皆坐。

鄭司農云:虞人萊所田之野芟,除其草萊,令車得驅馳。詩曰:田卒污萊。鄭元謂:萊芟,除可陳之處。後表之中五十步,表之中央,表所以識正行列也。四表積二百五十步,左右之廣,當容三軍步數。未聞致致之司馬。質正也,弊仆也,皆坐當聽誓。

群吏聽誓于陳前,斬牲,以左右徇陳,曰:不用命者斬 之。

群吏,諸軍帥也。陳前南面,鄉表也。月令,季秋天子教于田獵,以習五戎。司徒搢扑北面,以誓之。此大閱禮,實正歲之中冬,而說季秋之政,於周為中,冬為月令者,失之矣。斬牲者,小子也。凡誓之大略,《甘誓》《湯誓》之屬是也。

中軍以鼙令鼓,鼓人皆三鼓,司馬振鐸,群吏作旗,車 徒皆作鼓行,鳴鐲,車徒皆行,及表乃止。三鼓摝鐸,群 吏弊旗,車徒皆坐。

中軍,中軍之將也。天子六軍,三三而居一偏。群吏既聽誓,各復其部曲,中軍之將,令鼓,鼓以作其士眾之氣也。鼓人者,中軍之將。師帥,旅帥也。司馬,兩司馬也。振鐸以作眾,作起也。既起鼓,人擊鼓,以行之,伍長鳴鐲以節之。伍長一曰公司馬,及表自後表前至第二表也。三鼓者,鼓人也。鄭司農云:摝讀如弄。鄭元謂:如涿鹿之鹿。掩上振之,為摝摝者,止行息氣也。司馬法曰:鼓聲不過閶,鼙聲不過闒,鐸聲不過琅。

又三鼓,振鐸作旗,車徒皆作鼓進,鳴鐲,車驟徒趨。及 表乃止,坐作如初。

趨者,赴敵尚疾之漸也。《春秋傳》曰:先人有奪人之心。及表自第二前至第三。

乃鼓,車馳徒走。及表乃止。

及表自第三前至前表。

鼓戒三闋,車三發,徒三刺。

鼓戒,戒攻敵,鼓壹闋,車壹轉,徒壹刺,三而止。象服敵。

乃鼓,退,鳴鐃且卻。及表乃止,坐作如初。

鐃所以止鼓,軍退,卒長鳴鐃以和眾,鼓人為止之也。退自前表,至後表,鼓鐸則同習戰之禮,出入一也。異者廢鐲而鳴鐃。

遂以狩田,以旌為左右和之門,群吏各帥其車徒,以 敘和出,左右陳車徒,有司平之,旗居卒間。以分地前 後,有屯百步,有司巡其前後,險野人為主,易野車為 主。

各田為狩,言守取之無所擇也。軍門曰和,今謂之壘門立兩旌,以為之敘和,出用次第,出和門也。左右或出而左,或出而右,有司平之,鄉師居門,正其出入之行列也。旗軍吏,所載分地,調其部曲,疏數前後,有屯百步,車徒異群,相去之數也。車徒畢出和門,鄉師又巡其行陳。鄭司農云:險野人為主,人居前,易野車為主,車居前。

既陳,乃設驅逆之車,有司表貉於陳前。

驅,驅出禽獸,使趨田者也。逆,逆要不得,令走,設此車者田僕也。

中軍以鼙令鼓,鼓人皆三鼓,群司馬振鐸,車徒皆作。 遂鼓行,徒銜枚而進,大獸公之,小禽私之,獲者取左 耳。

群司馬,謂兩司馬也。枚如箸銜之有繣結項,中軍法止語為相疑惑也。進行也。鄭司農云:大獸公之,輸之於公,小禽私之,以自GJfont也。詩云:言私其豵,獻肩于公。一歲為豵,二歲為豝,三歲為特,四歲為肩,五歲為慎。此明其獻大者于公,自取其小者。鄭元謂:慎讀為麎。《爾雅》曰:豕生三曰豵豕,牝曰豝麋,牝曰麎,獲得也。得禽獸者,取左耳當以計功。

及所弊,鼓皆駴,車徒皆譟。

鄭司農云:及所弊至所弊之處。鄭元謂:至所弊之處,田所當於止也。天子諸侯蒐狩有常,至其常處,吏士鼓譟,象攻敵剋勝而喜也。疾雷擊鼓,曰駴譟讙也。

徒乃弊,致禽饁獸於郊,入獻禽以享烝。

徒乃弊徒止也。冬田主用眾物多,眾得取也。致禽饁獸於郊,聚所獲禽,因以祭四方神於郊。月令季秋,天子既田,命主祠祭禽四方是也。入又以禽祭宗廟。

及師,大合軍,以行禁令,以救無辜,伐有罪。

師所謂王巡守,若會同司馬起師,合軍以從,所以威天下,行其政也。不言大者,未有敵,不尚武。

若大師,則掌其戒令,GJfont大,帥執事,GJfont釁主。及軍器。

大師王出征伐也,GJfont臨也。臨大卜,卜出兵吉凶也。司馬法曰:上卜下謀,是謂參之主,謂遷廟之主,及社主在軍者也。軍器,鼓鐘之屬。凡師既受甲,迎主於廟,及社主祝奉,以從殺牲,以血塗主及軍器,

皆神之。

及致,建大常,比軍眾,誅後至者。

比或作庀。鄭司農云:致謂聚眾也。庀,具也。鄭元謂:致鄉師,致民於司馬,比校次之也。

及戰,巡陳視事而賞罰。

事謂戰功也。

若師有功,則左執律,右秉鉞,以先,愷樂獻於社。

功,勝也。律所以聽軍聲,鉞所以為將威也。先猶道也。兵樂曰愷,獻於社獻,功於社也。司馬法曰:得意則愷樂,愷歌示喜也。

若師不功,則厭而奉主車。

鄭司農云:厭謂厭冠喪服也。軍敗則以喪禮,故秦伯之敗於殽也,《春秋傳》曰:秦伯素服郊次,鄉師而哭。鄭元謂:厭伏冠也,奉猶送也。送主歸於廟與社。

王弔勞士庶子,則相。

師敗,王親弔士庶子之死者,勞其傷者,則相王之禮,庶子卿大夫之子從軍者,或謂之庶士。

大役,與慮事,屬其植,受其要,以待攷而賞誅。

大役,築城邑也。鄭司農云:國有大役,大司馬與謀慮其事也。植謂部曲將吏,故宋城《春秋傳》曰:華元為植巡功屬,謂聚會之也。要者,簿書也。攷謂考校其功。鄭元謂:慮事者,封人也。於有役,司馬與之植,築城植也。屬賦丈尺,與其用人數。

大會同,則帥士庶子,而掌其政令。

帥師以從王。

若大射,則合諸侯之六耦。

大射,王將祭射於射宮,以選賢也。王射三,侯以諸侯為六耦。

大祭祀饗食,羞牲魚,授其祭。

牲魚,魚牲也。祭謂尸賓所以祭也。鄭司農云:大司馬主祭魚牲。

小司馬之職掌。

此下字脫滅,札爛文闕,漢興,求之不得,遂無識其數者。

凡小祭祀會同,饗射,師田,喪紀,掌其事,如大司馬之 GJfont

職方氏中大夫四人,下大夫八人,中士十有六人,府 四人,史十有六人,胥十有六人,徒百有六十人。職方 氏掌天下之圖,以掌天下之地,辨其邦國,都,鄙,四夷, 八蠻,七閩,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與其財用九穀,六 畜,之數要,周知其利害,乃辨九州之國,使同貫利。

天下之圖,如今司空輿地圖也。鄭司農云:東方曰夷,南方曰蠻,西方曰戎,北方曰貉狄。鄭元謂:閩蠻之別也。《國語》曰:閩GJfont蠻矣,四八,七九,五六,周之所服,國數也。財用,泉穀貨賄也。利金錫竹箭之屬,害神姦,鑄鼎所象百物也。《爾雅》曰:九夷八蠻,六戎五狄,謂之四海貫事也。

编辑

漢設太尉以掌武事,後改為大司馬。

按《漢書·百官公卿表》:太尉,秦官,金印紫綬,掌武事。武 帝建元二年省。元狩四年,初置大司馬,以冠將軍之 號。宣帝地節三年,置大司馬,不冠將軍,亦無印綬官 屬。成帝綏和元年初,賜大司馬金印紫綬,置官屬,祿 比丞相,去將軍。哀帝建平二年,復去大司馬印綬、官 屬,冠將軍如故。元壽二年,復賜大司馬印綬,置官屬, 去將軍,位在司徒上。有長史,秩千石。

應劭曰:自上安下,曰尉,武官悉以為稱。司馬主武也,諸武官亦以為號。師古曰:冠者加於其上,共為一官也。

後漢编辑

後漢設太尉,以掌四方兵事,列於三公。

按《後漢書》:百官志太尉,公一人。本注曰:掌四方兵事 功課,歲盡即奏其殿最而行賞罰。凡郊祀之事,掌亞 獻;大喪則告謚南郊。凡國有大造大疑,則與司徒、司 空通而論之。國有過事,則與二公通諫爭之。世祖即 位,為大司馬。建武二十七年,改為太尉。長史一人,千 石。本注曰:署諸曹事。掾史屬二十四人。本注曰:《漢舊 注》東西曹掾比四百石,餘掾比三百石,屬比二百石, 故曰公府掾,比古元士三命者也。或曰:漢初掾史辟, 皆上言之,故有秩比命士。其所不言,則為百石屬。其 後皆自辟除,故通為百石云。西曹主府史署用,東曹 主二千石長吏遷除及軍吏。戶曹主民戶、祠祀、農桑。 奏曹主奏議事。辭曹主辭訟事。法曹主郵驛科程事。 尉曹主卒徒轉運事。賊曹主盜賊事。決曹主罪法事。 兵曹主兵事。金曹主貨幣、鹽、鐵事。倉曹主倉穀事。黃 閣主簿錄省眾事。令史及御屬二十三人。本注曰:《漢 舊注》公令史百石,自中興以後,注不說石數。御屬主 為公御。閤下令史主閤下威儀事。記室令史主上表 章報書記。門令史主府門。其餘令史,各典曹文書。

應劭曰:自上安下,曰尉。武官以為稱。前書曰秦

官。鄭元《注月令》亦曰:秦官,《尚書中候》云:舜為太尉,束GJfont據非。秦官以此追難元焉。《漢官儀》曰:元狩六年,罷太尉法。周制,置司馬。時議者以為漢軍有官候千人,司馬故加大,為大司馬。所以別異大小司馬之號。

编辑

魏承漢置大司馬,與太尉並設,位在三司上。又於尚 書曹設五兵尚書,而曹郎又有駕部、五兵之屬。 按《晉書·職官志》:大司馬,古官也。漢制以冠大將軍、驃 騎、車騎之上,以代太尉之職,故恆與太尉迭置,不並 列。及魏有太尉,而大司馬、大將軍各自為官,位在三 司上。

魏改選部為吏部,主選部事,又有左民、客曹、五兵、度 支,凡五曹尚書、二僕射、一令為八座。

魏尚書郎有殿中、吏部、駕部、金部、虞曹、比部、南主客、 祠部、度支、庫部、農部、水部、儀曹、三公、倉部、民曹、二千 石、中兵、外兵、都兵、別兵、考功、定課,凡二十三郎。青龍 二年,尚書陳矯奏置都官、騎兵,合凡二十五郎。每一 郎缺,白試諸孝廉能結文案者五人,謹封奏其姓名 以補之。

编辑

晉承漢、魏,設大司馬列於三公,改魏五兵尚書為駕 部,後又稱五兵,而曹郎有駕部、車部,又分五兵為七 曹,江左後但有駕部、庫部、中、外兵四曹。

按《晉書·職官志》:大司馬,古官也。漢制以冠大將軍、驃 騎、車騎之上,以代太尉之職,故恆與太尉迭置,不並 列。及魏有太尉,而大司馬、大將軍各自為官,位在三 司上。晉受魏禪,因其制,以安平王孚為太宰,鄭沖為 太傅,王祥為太保,義陽王望為太尉,何曾為司徒,荀 顗為司空,石苞為大司馬,陳騫為大將軍,凡八公同 時並置,唯無丞相焉。自義陽王望為大司馬之後,定 令如舊,在三司上。

魏改選部為吏部,主選部事,又有左民、客曹、五兵、度 支,凡五曹尚書、二僕射、一令為八座。及晉置吏部、三 公、客曹、駕部、屯田、度支六曹,而無五兵。咸寧二年,省 駕部尚書。四年,省一僕射,又置駕部尚書。太康中,有 吏部、殿中及五兵、田曹、度支、左民為六曹尚書,又無 駕部、三公、客曹。惠帝世又有右民尚書,止於六曹,不 知此時省何曹也。及渡江,有吏部、祠部、五兵、左民、度 支五尚書。

晉受命,武帝罷農部、定課,置直事、殿中、祠部、儀曹、吏 部、三公、比部、金部、倉部、度支、都官、二千石、左民、右民、 虞曹、屯田、起部、水部、左右主客、駕部、車部、庫部、左右 中兵、左右外兵、別兵、都兵、騎兵、左右士、北主客、南主 客,為三十四曹郎。後又置運曹,凡三十五曹,置郎二 十三人,更相統攝。及江左,無直事、右民、屯田、車部、別 兵、都兵、騎兵、左右士、運曹十曹郎。康穆以後,又無虞 曹、二千石二郎,但有殿中、祠部、吏部、儀曹、三公、比部、 金部、倉部、度支、都官、左民、起部、水部、主客、駕部、庫部、 中兵、外兵十八曹郎。後又省主客、起部、水部,餘十五 曹云。

编辑

宋以大司馬列三公,仍設五兵尚書領中、外兵二曹, 又增置騎兵曹,而車府令隸駕部、左民尚書領之,武 庫令隸庫部、都官尚書領之,而都官曹亦主軍事。 按《宋書·百官志》:大司馬,一人。掌武事。司,主也;馬,武也。 堯時棄為后稷,兼掌司馬。周時司馬為夏官,掌邦政。 項籍以曹咎、周殷並為大司馬。漢初不置,武帝元狩 四年,初置大司馬。始直云司馬,議者以漢有軍候千 人司馬官,故加大。及置司空,又以縣道官有獄司空, 又加大。王莽居攝,以漢無小司徒,而定司馬、司徒、司 空之號並加大。光武建武二十七年,省大司馬,以太 尉代之。魏文帝黃初二年,復置大司馬,以曹仁居之, 而太尉如故。

江左則有祠部、吏部、左民、度支、五兵,合為五曹尚書。 宋高祖初,又增都官尚書。若有右僕射,則不置祠部 尚書。世祖大明二年,置二吏部尚書,五兵尚書,後還 置一吏部尚書。順帝昇明元年,又置五兵尚書。 尚書令,任總機衡;僕射、尚書,分領諸曹。左民尚書領 左民、駕部二曹;都官尚書領都官、水部、庫部、功部四 曹;五兵尚書領中兵、外兵二曹。

晉西朝則直事、殿中、祠部、儀曹、吏部、三公、比部、金部、 倉部、度支、都官、二千石、左民、右民、虞曹、屯田、起部、水 部、左主客、右主客、駕部、車部、庫部、左中兵、右中兵、左 外兵、右外兵、別兵、都兵、騎兵、左士右士、北主客、南主 客為三十四曹郎;後又置運曹,凡三十五曹。晉江左 初,無直事、民、按《晉志》民上有右字。屯田、車部、別兵、都兵、騎兵、左 士、右士、運曹十曹郎,而主客、中兵各置一郎而已,所 餘十七曹也。穆、康以來,又無虞曹、二千石二郎,猶有 殿中、祠部、吏部、儀曹、三公、比部、按《晉志》比部下有金部。倉部、度 支、都官、左民、起部、水部、主客、駕部、庫部、中兵、{{Annotation|按《晉志》中兵下有外兵。}}十八曹郎。後又省主客、起部、水部,餘十五曹。宋 高祖初,加置騎兵、主客、起部、水部四曹郎,合為十九 曹。太祖元嘉十年,又省儀曹、主客、比部、騎兵四曹郎。 十一年,又並置。十八年,增刪定曹郎,次在左民曹上, 蓋魏世之定科郎也。三十年,又置功論郎,次都官之 下,在刪定之上。太宗世,省騎兵。今凡二十曹郎。以三 公、比部主法制。度支主筭。支,派也;度,景也。都官主軍 事刑獄。其餘曹所掌,各如其名。 武庫令,一人。掌軍 器,秦官。至二漢,屬金吾。晉初罷執金吾,至今隸尚書 庫部。 車府令,一人。丞一人。秦官也。二漢、魏、晉並隸 太僕。太僕既省,隸尚書駕部。

南齊编辑

南齊以大司馬為贈官,置五兵尚書領二曹,以右丞 掌兵士及兵器,駕部曹別屬左民;武庫令別屬庫部。 按《南齊書·百官志》:大司馬。大將軍。宋元嘉用彭城王 義康,後無人。齊以為贈。

左民尚書:領左民、駕部二曹。

都官尚書:領都官、水部、庫部、功論四曹。

五兵尚書:領中兵、外兵二曹。

右丞一人:掌兵士百工補役死叛考代年老疾病解 遣、其內外諸庫藏穀帛、刑GJfont創業諍訟、田地船乘、稟 拘兵工死叛、考剔討補、差分百役、兵器諸營署人領、 州郡租布、人民戶移徙、州郡縣併帖、城邑民戶割屬、 刺史二千石令長尉被收及免贈、文武諸犯削官事。 武庫令一人;屬庫部。

编辑

梁大司馬置官屬尚書省,仍置五兵尚書,領中兵諸 曹,又增置中兵都令史。

按《隋書·百官志》:梁大司馬,諸公及位從公開府者,置 官屬。有長史、司馬、諮議參軍,掾屬從事中郎、記室、主 簿、列曹參軍、行參軍、舍人等官。

尚書省,置令,左、右僕射各一人。又置吏部、祠部、度支、 左戶、都官、五兵等六尚書。左右丞各一人。吏部、刪定、 三公、比部、祠部、儀曹、虞曹、主客、度支、殿中、金部、倉部、 左戶、駕部、起部、屯田、都官、水部、庫部、功論、中兵、外兵、 騎兵等郎二十二人。令史百二十人,書令史百三十 人。

天監九年詔曰:尚書五都,職參政要,非但總領眾局, 亦乃方軌二丞。頃雖求才,未臻妙GJfont,可革用士流,每 盡時彥,庶同持領,秉此群目。於是以都令史視奉朝 請。其年,以太學博士劉納兼殿中都,司空法曹參軍 劉顯兼吏部都,太學博士孔虔孫兼金部都,司空法 曹參軍蕭軌兼左戶都,宣毅墨曹參軍王顒兼中兵 都。五人並以才地兼美,首膺茲選矣。駕部又別領車 府署,庫部領南、北武庫二署令丞。

编辑

陳仍以大司馬為贈官,置五兵尚書領二曹。

按《隋書·百官志》:陳承梁,置大司馬以為贈官,秩萬石, 品第一。

按《杜佑·通典》:宋五兵尚書領中兵、外兵二曹,齊、梁、陳 皆有之。

北魏编辑

明元帝泰常二年,置南部大人。编辑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按《官氏志》:泰常二年夏,置 六部大人官,有天部,地部,東、西、南、北部,皆以諸公為 之。大人置三屬官。

文成帝興安二年正月,置駕部尚書、右士尚書。编辑

按《魏書·高宗本紀》不載。按《官氏志》云云。

孝文帝太和十五年十二月,置庫部曹。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按《官氏志》云云。

按《杜佑·通典》:後魏庫部郎中屬度支尚書,掌凡戎仗 器用。

太和  年,詔議官制定大司馬、太尉、七兵等尚書 以下階品。

按《魏書·高宗本紀》不載。按《官氏志》:自太祖至高祖 初,其內外百官屢有減置,或事出當時,不為常目。舊 令亡失,無所依據。太和中高祖詔群寮議定百官,著 於令。大司馬第一品上,太尉第一品中,列曹尚書第 二品中,尚書郎中第五品上,尚書郎從第五品中,主 事郎從第六品上,都令史、主書令史第七品上。 按《杜佑·通典》:後魏大司馬與大將軍為二大,在三師 之下,三公之上。太尉與大將軍不並置,正光之後亦 皆置焉。尚書省有七兵尚書,有駕部郎中尚書諸司, 置主事令史。駕部、右士二尚書,杜俱不載。

太和二十三年,復次大司馬、太尉、七兵等尚書以下 職令。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按《官氏志》:太和二十三年, 高祖復次職令,及帝崩,世宗初班行之,以為永制。大 司馬、太尉第一品,列曹尚書第三品,尚書郎中第六 品下階,尚書都令史、主書令史從第八品上階。

===北齊===北齊以大司馬與大將軍為二大,開府典司武事仍 設五兵尚書,統五曹,而以駕部隸於殿中。

按《隋書·百官志》:後齊制官多循後魏,大司馬、大將軍 是為二大,並典司武事,置佐史,則同太尉府。

尚書省,置吏部、殿中、祠部、五兵、都官、度支等六尚書, 六尚書分統列曹。殿中統殿中、儀曹、三公、駕部四曹。 五兵統左中兵、右中兵、左外兵、右外兵、都兵五曹。

駕部,掌車輿牛馬GJfont牧等事,左中兵掌諸郡督告身諸宿衛官等事,右中兵掌畿內丁帳事力蕃兵等事,左外兵掌河南及潼關已東諸州丁帳及發召征兵等事,右外兵掌河北及潼關已西諸州所典與左外同都兵掌鼓吹太樂雜戶等事。

北周编辑

北周依《周禮》建六官,夏官府領司馬等眾職。

按《周書·盧辯傳》:太祖欲行《周官》,命蘇綽專掌其事。未 幾而綽卒,乃令辯成之。於是依《周禮》建六官,置公、卿、 大夫、士,夏官府領司馬等眾職,以魏恭帝三年始命 行之。

按《杜佑·通典》:大司馬,後周以為夏官,謂之大司馬卿。 掌邦政,以建邦國之九法,佐皇帝,平邦國,大祭祀掌 其宿衛,廟社則奉羊牲。其屬有兵部中大夫,小兵部 下大夫,又有職方上士駕部郎中大夫,小駕上士有 武藏中大夫。

编辑

隋始設兵部尚書,統兵部、職方、駕部、庫部四侍郎。 按《隋書·百官志》:高祖既受命,改周之六官,其所制名, 多依前代之法。置尚書省兵部尚書統兵部、職方侍 郎各二人,駕部、庫部侍郎各一人。 兵部尚書為正 三品,尚書諸曹侍郎為正六品。

文帝開皇三年,兵部曹侍郎加為從五品。编辑

按《隋書·高祖本紀》不載。按《百官志》:開皇三年,諸曹 侍郎加為從五品。

開皇六年,置兵部員外郎。

按《隋書·高祖本紀》不載。按《百官志》:六年,尚書省二 十四司,各置員外郎一人,以司其曹之籍帳。侍郎闕, 則釐其曹事。

開皇十四年,置兵部主事令史員。

按《隋書·高祖本紀》不載。按《百官志》:十四年,諸省各 置主事令史員。

煬帝大業三年,以更置曹郎,兵部郎改為兵曹郎。编辑

按《隋書·煬帝本紀》不載。按《百官志》:煬帝即位,多所 改革。三年定令。尚書省六曹,各侍郎一人,以貳尚書 之職。正四品。諸曹侍郎並改為郎。又改吏部為選部 郎,戶部為人部郎,禮部為儀曹郎,兵部為兵曹郎,刑 部為憲部郎,工部為起部郎,以異六侍郎之名,廢諸 司員外郎,而每增置一曹郎,各為二員。都司郎一人, 品同曹郎,掌都事之職,以都事為正八品,分隸六尚 書。諸司主事,並去令史之名。其令史隨曹閒劇而置。 每十令史置一主事,不滿十者亦置一人。尋又每減 一郎,置承務郎一人,同員外之職。

编辑

唐仍隋制,設兵部尚書侍郎,佐之,有兵部、職方、駕部、 庫部之屬,各設郎中、員外郎、主事等員。

按《唐書·百官志》:唐之官制,其名號祿秩雖因時增損, 而大抵皆沿隋故。尚書省其屬有六尚書:四曰兵部, 兵部尚書一人,正三品;侍郎二人,正四品下。掌武選、 地圖、車馬、甲械之政。其屬有四:一曰兵部,二曰職方, 三曰駕部,四曰庫部。凡將出征,告廟,授斧鉞;軍不從 令,大將軍專決,還日,具上其罪。凡發兵,降敕書於尚 書,尚書下文符。放十人,發十馬,軍器出十,皆不待敕。 衛士番直,發一人以上,必覆奏。諸蕃首領至,則備威 儀郊導。凡俘馘,酬以絹,入鈔之俘,歸於司農。郎中從 五品上一人判帳及武官階品、衛府眾寡、校考、給告 身之事;一人判簿及軍戎調遣之名數,朝集、祿賜、假 告之常。員外郎從六品上一人掌貢舉、雜請;一人判 南曹,歲選解狀,則覈簿書、資歷、考課。皆為尚書、侍郎 之貳。武散階四十有五;從一品曰驃騎大將軍;正二 品曰輔國大將軍;從二品曰鎮軍大將軍;正三品上 曰冠軍大將軍、懷化大將軍;正三品下曰懷化將軍; 從三品上曰雲麾將軍、歸德大將軍;從三品下曰歸 德將軍;正四品上曰忠武將軍;正四品下曰壯武將 軍、懷化中郎將;從四品上曰宣威將軍;從四品下曰 明威將軍、歸德中郎將;正五品上曰定遠將軍;正五 品下曰寧遠將軍、懷化郎將;從五品上曰游騎將軍; 從五品下曰游擊將軍、歸德郎將;正六品上曰昭武 校尉;正六品下曰昭武副尉、懷化司階;從六品上曰 振威校尉;從六品下曰振威副尉、歸德司階;正七品 上曰致果校尉;正七品下曰致果副尉、懷化中候;從 七品上曰翊麾校尉;從七品下曰翊麾副尉、歸德中 候;正八品上曰宣節校尉;正八品下曰宣節副尉、懷 化司戈;從八品上曰禦侮校尉;從八品下曰禦侮副尉、歸德司戈;正九品上曰仁勇校尉;正九品下曰仁 勇副尉、懷化執戟長上;從九品上曰陪戎校尉;從九 品下曰陪戎副尉、歸德執戟長上。自四品以下,皆番 上於兵部,以遠近為八番,三月一上;三千里外者免 番,輸資如文散官,唯追集乃上。六品以下,尚書省送 符。懷化大將軍、歸德大將軍,配諸衛上下;餘直諸衛 為十二番,皆月上。忠武將軍以下、游擊將軍以上,每 番,閱彊毅者直諸衛;番滿,有將略者以名聞。兵部主 事四人,職方主事二人,駕部主事二人,庫部主事二 人。從九品上以主事、令史、書令史署覆文案,出符目; 以亭長啟閉、傳禁約;以掌固守當倉庫及陳設。

龍朔二年,改兵部曰司戎,職方曰司城,駕部曰司輿,庫部曰司庫。光宅元年,改兵部曰夏官。天寶十一載曰武部,駕部曰司駕,有兵部令史三十人,書令史六十人,制書令史十三人,甲庫令史十二人,亭長八人,掌固十二人,職方令史四人,書令史九人,掌固四人,駕部令史十人,書令史二十四人,掌固四人,庫部令史七人,書令史十五人,掌固四人。

職方郎中、員外郎各一人,掌地圖、城隍、鎮戍、烽候、防 人道路之遠近及四夷歸化之事。凡圖經,非州縣增 廢,五年乃修,歲與版籍偕上。凡蕃客至,鴻臚訊其國 山川、風土,為圖奏之,副上於職方;殊俗入朝者,圖其 容狀、衣服以聞。

駕部郎中、員外郎各一人,掌輿輦、車乘、傳驛、GJfont牧馬 牛雜畜之籍。凡給馬者,一品八匹,二品六匹,三品五 匹,四品、五品四匹,六品三匹,七品以下二匹;給傳乘 者,一品十馬,二品九馬,三品八馬,四品、五品四馬,六 品、七品二馬,八品、九品一馬;三品以上敕召者給四 馬,五品三馬,六品以下有差。凡驛馬,給地四頃,蒔以 苜蓿。凡三十里有驛,驛有長,舉天下四方之所達,為 驛千六百三十九;阻險無水草鎮戍者,視路要隙置 官馬。水驛有舟。凡傳驛馬驢,每歲上其死損、肥瘠之 數。

庫部郎中、員外郎各一人,掌戎器、鹵簿儀仗。元日冬 至陳設、祠祀、喪葬,辨其名數而供焉。凡戎器,色別而 異處,以衛尉幕士暴涼之。京衛旗畫蹲獸、立禽,行幸 則給飛走旗。凡諸衛儀仗,以御史GJfont其庋掌;武庫器 仗,則兵部長官GJfont其修完。京官五品以上征行者,假 甲、纛、旗、幡、槊;諸衛,給弓;千牛,給甲。

编辑

遼制設北樞密院。掌兵機、武銓、群牧之政。後設南面 朝官,有漢人樞密院,而尚書省復具兵部、長貳、曹郎 之職。

按《遼史·百官志》:遼國官制分北、南院,北面治宮帳、部 族、屬國之政,南面治漢人州縣、租賦、軍馬之事。因俗 而治,得其宜矣。初,太祖分樞密為北、南院,北樞密視 兵部契丹北樞密院。掌兵機、武銓、群牧之政,凡契丹 軍馬皆屬焉。以其牙帳居大內帳殿之北,故名北院。 元好問所謂北衙不理民是也。

北院樞密使

知北院樞密使事

知樞密院事

北院樞密副使

知北院樞密副使事

同知北院樞密使事

簽書北樞密院事

北院都承旨

北院副承旨

北院林牙

知北院貼黃

給事北院知聖旨頭子事

掌北院頭子

北樞密院敞使

北院郎君

北樞密院通事

北院掾史

北樞密院中丞司

北南樞密院點檢中丞司事

總知中丞司事

北院左中丞

北院右中丞

同知中丞司事

北院事御

南面朝官 遼有北面朝官矣,既得燕、代十有六州。 乃用唐制,復設南面臺院官漢人樞密院。本兵部之 職,在周為大司馬,漢為太尉。唐季宦官用事,內置樞 密院,後改用士人。晉天福中廢,開運元年復置。太祖 初有漢兒司,韓知古總知漢兒司事。太宗入汴,因晉 置樞密院,掌漢人兵馬之政,初兼尚書省。

樞密使。太宗大同元年,見樞密使李崧。知樞密使事

知樞密院事

樞密副使。楊遵勗,咸雍中為樞密副使。

同知樞密院事。聖宗太平六年,見同知樞密院事耶 律迷離己。

知樞密院副使事。楊GJfont,興宗重熙十二年,知樞密院 副使事。

樞密直學士。聖宗統和二年,見樞密直學士鄭嘏。 樞密都承旨。聖宗開泰九年,見樞密都承旨韓紹芳。 樞密副承旨。楊遵勗,重熙中為樞密副承旨。

吏房承旨

兵刑房承旨

戶房主事

廳房主事即工部

尚書省兵部職名總目:

尚書

侍郎。王觀,興宗重熙中為兵部侍郎。

郎中

員外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