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17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十七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十七卷目錄

 陰陽部紀事

 陰陽部雜錄一

乾象典第十七卷

陰陽部紀事编辑

《路史》:有巢氏沒。閱數世,而朱襄氏立。於是多風,群陰 閟遏,諸陽不成,百物散解,而果蓏草木不遂。遲春而 黃落,盛夏而痁痎,乃令士達作五絃之瑟,以來陰氣, 以定群生,令曰來陰。

《管子·輕重篇》:虙戲作造六畫,以迎陰陽,作九九之數, 以合天道,而天下化之。

《路史》:伏戲氏觀象於天,效法於地,近參乎身,遠取諸 物。兆三畫,著八卦,以逆陰陽之微,以順性命之理。成 神明之德,類萬物之情,而君民事。則陰陽,家國之事 始明焉。微顯闡幽,章往察來,於是申六畫、作十言以 明陰陽之中,以厚君民之德。

察六氣,審陰陽,以賚之身,而四時水火升降,得以有 象。百病之理,得以有類。於是嘗草治砭,以制民疾,而 入滋信。

女皇氏上際九天,下契黃壚,合元履中,開陰布綱而 下服度。

帝顓頊高陽氏,作五基六GJfont之樂,以調陰陽,享上帝, 命曰承雲。

帝堯命羲和,絕地天通,羲載上天,黎獻下地,俾主陰 陽。

《呂子》:陶唐氏之始,陰多滯伏而湛積水道,壅塞不行。 其原民氣鬱閼而滯著,筋骨,瑟縮不達,故作為舞以 宣導之。

《拾遺記》:禹鑄九鼎,五者以應陽法,四者以象陰數,使 工師以雌金為陰鼎,以雄金為陽鼎,鼎中常滿,以占 氣象之休否。

《禮記·月令》:仲夏之月,君子齋戒,處必掩身,毋躁,止聲 色,毋或進薄滋味,毋致和,節耆欲,定心氣,百官靜事, 毋刑以定,晏陰之所成。陳注刑,陰事也。舉陰事,則助陰 抑陽,故百官府刑罰之事,皆止靜而不行也。

仲冬之月,君子齋戒,處必掩身,身欲寧,去聲色,禁耆 欲,安形性事欲,靜以待陰陽之所定。陳注此皆與夏至 同而有謹之至者。彼言止聲色而此言去,彼言節嗜 欲而此言禁,GJfont仲夏之陰猶微,此時之陰猶盛。陰微 則盛陽未至於甚傷,陰盛則微陽當在於善保故也。 《左傳》:僖公十六年,春,隕石於宋五,隕星也。六鷁退飛, 過宋都風也。周內史叔興聘於宋,宋襄公問焉。曰:是 何祥也,吉凶焉在。對曰:今茲魯多大喪,明年齊有亂, 君將得諸侯而不終。退而告人曰:君失問,是陰陽之 事,非吉凶所生也。吉凶由人,吾不敢逆君故也。 昭公二十一年,秋七月壬午朔,日有蝕之。公問於梓 慎曰:是何物也。禍福何為。對曰:二至二分,日有蝕之, 不為災,日月之行也。分同道也。至相過也。其他月則 為災,陽不克也。故常為水。

昭公二十四年,夏五月乙未朔,日有蝕之。梓慎曰:將 水。昭子曰:旱也。日過分而陽猶不克,克必甚,能無旱 乎。陽不克,莫將積聚也。

《論衡》:孔子出,使子路齎雨具,天果大雨。子路問其故, 曰:昨暮月離於畢。後日月復離畢。孔子出,子路請齎 雨具,不聽。果無雨。子路問其故,曰:昔日月離其陰,故 雨。昨暮月離其陽,故不雨。

《越絕書》:越王問於范子曰:寡人聞,陰陽之治,不同力 而功成,不同氣而物生,可得而知乎,願聞其說。范子 曰:臣聞,陰陽氣不同處,萬物生焉。冬三月之時,草木 既死,萬物各異藏,故陽氣避之下藏,伏壯於內。使陰 陽得成功於外。夏三月盛暑之時,萬物遂長,陰氣避 之下藏,伏壯於內,然而萬物親而信之,是所謂也。陽 者主生萬物。方夏三月之時,大熱不至,則萬物不能 成。陰氣主殺。方冬三月之時,地不內藏,則根荄不成, 即春無生,故一時失度,即四序為不行。越王曰:善。 越王曰:寡人用夫子之計,幸得勝吳,盡夫子之力也。 寡人聞,夫子明於陰陽進退,豫知未形,推往引前後 知千歲,可得聞乎。寡人虛心垂意,聽於下風。范子曰: 天陰陽、進退、前後、幽冥,未見、未形,此特殺生之柄,而 王制於四海,此邦之重寶也。王而毋泄此事,臣請為 王言之。越王曰:夫子幸教,寡人願與之自藏,至死不 敢忘。范子曰:陰陽進退者,固天道自然,不足怪也。夫 陰入淺者,即歲善;陽入深者,則歲惡。幽幽冥冥,豫知 未形,故聖人見物不疑,是謂知時。固聖人所不傳也。 夫堯、舜、禹、湯,皆有豫見之勞,雖有凶年而民不窮。越王曰:善。

《說苑·敬慎篇》:魯有恭士,名曰機汜,行年七十,其恭益 甚,冬日行陰,夏日行陽。

《漢書·郊祀志》:右將軍王商等,以為甘泉河東之祠,非 神靈所饗,宜徙就正陽太陽之處,違俗復古,循聖制 定天位。

《食貨志》:春令,民畢出在埜,冬則畢入於邑。所以順陰 陽,備盜賊,習禮文也。

《董仲舒傳》:仲舒以春秋災異之變,推陰陽所以錯行, 故求雨,閉諸陽,縱諸陰。止雨反是。

《丙吉傳》:吉嘗出,逢清道群鬥者,死傷橫道。吉過之不 問。掾史獨怪之。吉前行,逢人逐牛,牛喘吐舌。吉止駐, 使騎吏問,逐牛行幾里矣。掾史獨謂:丞相前後失問。 或以譏吉。吉曰:民鬥相殺傷,長安令京兆尹,職所當 禁備逐捕,歲竟丞相課其殿最,奏行賞罰而已。宰相 不親小事,非所當於道路問也。方春少陽,用事未可 太熱,恐牛近行用暑,故喘。此時氣失節,恐有所傷害 也。三公典調和陰陽,職所當憂,是以問之。掾史乃服, 以吉知大體。

《後漢書·和帝本紀》:末元十五年,有司奏,以為夏至則 微陰起,靡草死,可以決小事。是歲,初令郡國以日北 至案簿行。

《禮儀志》:上巳,官民皆絜於東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 宿垢疢,為大絜。絜者言,陽氣布暢,萬物訖出,始絜之 矣。

自立春,至立夏,盡立秋,郡國上雨澤。若少府郡縣各 掃除社稷,其旱也。公卿官長以次行雩禮,求雨,閉諸 陽。

《張衡傳》:衡為太史令,遂乃研覈陰陽,妙盡璇璣之正。 《神仙傳》:封衡常駕一青牛,因號青牛道士。魏武帝問 養性大略。對曰:聖人春夏養陽,秋冬養陰。順其根以 契造化之妙。

《魏書·崔浩傳》:太史張淵、徐辯說世祖曰:今年己巳三 陰之歲,歲星襲月,太白在西方,不可舉兵,北伐必敗。 世祖意不決,詔浩與淵等辨之。

《唐書·郝處俊傳》:帝多疾,欲遜位武后。處俊諫曰:天子 治陽道,后治陰德,然則帝與后猶日之與月,陽之與 陰,各有所主,不相奪也。若失其序,上譴見於天,下降 災諸人。昔魏文帝著令:帝崩,不許皇后臨朝。今陛下 奈何欲身傳位天后乎。

《續博物志》:有人為山魈所祟,或教以爆竹如除夕可 弭。人問之,曰:此荊楚歲時記:以辟山魈。鬼,陰冷之氣 勝,則聲陽以攻之。

《寓簡》:神宗皇帝御經筵,時方講周官,從容問前朝後 市何義。侍講官以王氏新義對曰:朝陽事、市陰事,故 前後之次如此。上曰:何必論陰陽。朝者,君子所會;市 者,小人所集。義欲向君子而背小人也。侍臣皆驚歎。 蓋上已鄙厭王氏之學矣。

《宋史·陳宓傳》:宓嘗為朱墨銘,謂朱屬陽,墨屬陰。 《括異志》:夷陵有陰陽石,陰石常潤,陽石常燥。旱則鞭 陰石,雨則鞭陽石,皆應。

《捫蝨新話》:予先兄慶長,嘗語,予往守官舒州懷寧,嘗 與教官同候太守。坐間,守問教官曰:如何是一陰一 陽之謂道。教官答云:道在陰而陰得其一,道在陽而 陽得其一,故曰一陰一陽之謂道。又曰:如何是陰陽 不測之謂神。答曰:神者,在陰而陰不測,在陽而陽不 測,故曰陰陽不測之謂神。守甚喜,其語慶長對,予再 三誦之,予惜不記其人名字。

陰陽部雜錄一编辑

《書經·虞書·舜典》:律和聲。陰律名同,亦名呂。鄭元云: 律,述氣也。同助陰宣氣,與之同也。又云呂,旅也。言旅 助陽宣氣也。

《夏書·甘誓》:不用命,戮于社。社主陰,陰主殺,親祖嚴 社之義。禮,左宗廟、右社稷,是祖陽而社陰。

《周書·洪範》:潤下作鹹。水既純陰,故潤下趣陰。火是 純陽,故炎上趣陽。

《召誥》:厥既得卜。市處王城之北,朝為陽,故在南;市 為陰,故處北。

立政、論道、經邦、燮理陰陽。

《詩經·小雅·采薇篇》:曰歸曰歸,歲亦陽止。朱注陽,十月也。 時純陰,用事嫌於無陽,故名之曰陽月也。

《杕杜篇》:日月陽止,女心傷止。十月為陽,婦人思望 其君子,陽月之時已憂傷矣。

《十月之交篇》:朔日辛卯。十日甲剛乙柔,其中有五 剛五柔,要十日皆為幹,而十二辰亦子陽丑陰,其中 有六陽六陰,以對十日,皆為支。《大雅·篤公劉篇》:相其陰陽。朱註陰陽向背,寒暖之宜。 《天生蒸民篇》:有物有則。孝經援神契曰:性生於陽 以理執,情生於陰以繫念。是性陽而情陰。

《周禮·地官·大司徒》:陰陽之所和也。若昭四年,左氏 申豐云:冬無愆陽,夏無伏陰,是其陰陽和也。

《春官·大司樂》:陰竹之管。陰竹生於山北者。《爾雅》 云:山南曰陽,山北曰陰。今言陰竹,故知山北者也。 保章氏:十有二歲之相。歲謂太歲,歲星為陽,右行 於天;太歲為陰,左行於地。十二歲而小周。

《禮記·曲禮》:請席何鄉,請衽何趾。席坐、席衽、臥席坐 為陽,面亦陽也。故問面何所向。臥是陰,足亦陰也。故 問足何所趾也。

凡進食之禮,左殽右胾。食居人之左,羹居人之右。 熟肉帶骨而臠曰殽,純肉切之曰胾。骨是陽,故在左, 肉是陰,故在右。食飯燥為陽,故居左;羹濕是陰,故右。 天子建天官,先六大,曰:大宰、大宗、大史、大祝、大士、大 卜,典司六典。天子之五官曰:司徒、司馬、司空、司士、司 寇,典司五眾。天官尊陽,故一卿以攝眾。地官卑陰, 故五卿俱陳也。

《王制》:凡養老,有虞氏以燕禮,夏后氏以饗禮,殷人以 食禮,周人修而兼用之。兼用之,備陰陽也。凡飲,養 陽氣。凡食,養陰氣。陽用春夏,陰用秋冬。燕之與饗 是飲酒之禮,是陽,陽而無陰;食是飯,飯是陰,陰而無 陽。周兼用之,故云備陰陽也。

《月令》:孟春之月,其日甲乙。大全馬氏曰:甲丙戊庚壬,陽 也;乙丁己辛癸,陰也。GJfont一陰一陽,每相為用者也。 其祀戶。大全方氏曰:戶奇而在內,陽自內出之象也。春 生為陽出之時,故其祀戶。門耦而在外,陰自外入之 象也。秋收為陰入之時,故其祀門GJfont者,物之所以化。 而夏之時,則陽已極,而陰於是化也。故其祀GJfont行者, 人之所以往。而冬之時,則陽來復而陰於是往也。故 其祀行。

仲春之月,鷹化為鳩。大全方氏曰:鷹好殺而擊以秋,鼠 好貪而出以夜,皆陰類也。鳩鴽皆陽類也。卯辰者陽 之中,故仲春則鷹化為鳩,季春則田鼠化為鴽,蓋陰 為陽所化。物理如此。爵乳子而集以春,雉求雌而雊 以朝,皆陽類也。蛤蜃皆陰類也。戌亥者,陰之極也,故 秋則爵入大水為蛤,孟冬則雉入大水為蜃,蓋陽為 陰所化,物理如此。

是月也,日夜分。大全方氏曰:日,陽也;夜,陰也;故陽長而 陰消,則日長夜短;陰長而陽消,則夜長日短。皆非陰 陽之中也。夫陽生於子,終於午,至卯而中分。陰生於 午,終於子,至酉而中分。故春為陽中,而仲月之節為 春分;秋為陰中,而仲月之節為秋分。春秋之分,則陰 陽適中,而日夜無長短之差,故於其月,每言日夜分 也。

季春之月,田鼠化為鴽,虹始見,萍始生。大全馬氏曰:田 鼠化為鴽,則陰類之慝者,遷乎陽而其性和也。萍始 生,則以陰物之浮,以承陽者也。方氏曰:虹者,天地訌 潰之氣也。陰干陽所乃見而出。故又謂之蝀焉。陽方 得中則陰莫能干,至於辰則已過中矣。故為陰所干 而虹見也。

是月也,生氣方盛,陽氣發泄,句者畢出,萌者盡達。 命國難九門,磔攘以畢春氣。大全嚴陵方氏曰:難所以 難,陰慝而敺之,周官方相氏,帥百隸,而時難以狂。夫 為之則狂疾,以陽有餘。唯陽有餘,足以勝陰慝故也。 裂牲謂之磔,除禍謂之攘。必於九門,則欲陰慝之出 故也。凡此皆慮春氣之不得其終也。故曰以畢春氣, 此之所難,則難陰慝之作於春者也。仲秋又難,則難 陰慝之作於秋者也。季冬又難,則難陰慝之作於冬 者也。獨夏不難,則以陽盛之時,陰慝不能作故也。 孟夏之月,螻蟈鳴,蚯蚓出。大全馬氏曰:螻蟈鳴,則陰而 伏者,乘陽而鳴也。蚯蚓出,則陰而屈者,乘陽而伸也。 靡草死。陳注草之枝葉靡細者,陰類,陽盛則死也。 仲夏之月,螳螂生,鵙始鳴,反舌無聲。陳注凡物皆稟陰 陽之氣而成,質其陰類者宜陰時,陽類者宜陽時,得 時則興,背時則廢。大全方氏曰:螳螂、鵙皆陰類也,故或 感微陰而生,或感微陰而鳴焉。反舌,百舌也,其鳴也。 感陽中而發,故感微陰而無聲焉。

毋暴布。陳注布者,陰功所成,不可以小功干盛陽也。 鹿角解。大全方氏曰:鹿好群而相比,則陽類也;故夏至 感陰生而角解;麋多欲而善迷,則陰類也;故冬至感 陽生而角解。此所以不同也。

孟秋之月,天地始肅,不可以贏。陳注朱氏曰:陽道常饒, 陰道常乏,故贊化者,不可使陰氣之贏也。

仲秋之月,元鳥歸。大全方氏曰:元鳥至以陽中,故歸以 陰中也。

是月也,養衰老,授几杖,行糜粥,飲食。陳注月至四陰,陰 已盛矣。時以陽衰陰盛為秋,人以陽衰陰盛為老,養 衰老,順時令也。大全方氏曰:几杖以養其體,糜粥以養 其氣。《郊特牲》曰:飲,養陽氣也;食,養陰氣也。春饗孤子,秋食耆老,其義一也。故此於秋言之,然養陽非無食 也。特以飲為主耳。養陰非無飲也,特以食為主耳。故 此兼言飲焉。

季秋之月,鞠有黃華。大全方氏曰:桃華於仲春,桐華於 季春,皆不言有,獨於鞠言之者,以萬物皆華於陽,獨 鞠華於陰而已。故特言有桃華之紅,桐華之白,皆不 言其色,獨鞠言其色而曰黃者,以華於陰中,其色正 應陰之盛故也。

孟冬之月,虹藏不見。陳注陰陽氣交而為虹,此時陰陽 極乎辨,故虹伏。

仲冬之月,鶡旦不鳴,虎始交。陳注夜鳴而求旦,故謂之 鶡旦,夫夜鳴則陰類也。然鳴而求旦,則求陽而已,故 感微陽之生而不鳴,則以得所求故也。虎陰物,而交, 則亦感陽之生故也。

命之曰暢月。陳注朱氏謂,陽久屈而後伸,故云暢月。 芸始生,荔挺出,蚯蚓結,麋角解,水泉動。陳注水者,天一 之陽所生,陽生而動,言枯涸者,漸滋發也。大全方氏曰: 凡物之氣,感陰者腥,感陽者香,陽方長矣。故芸始生, 荔挺出,蚯蚓結者,以感正陽之氣而後出,故微陽雖 生而猶結焉。結言形之未解也。

季冬之月,鴈北鄉,鵲始巢,雉雊,雞乳。大全馬氏曰:鴈北 鄉,則順陽而復也。雉,火畜也,感於陽而後有聲;雞,木 畜也,麗於陽而後有形。

冰方盛,水澤腹堅,命取冰,冰以入,令告民出五種。大全 嚴陵方氏曰: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陰盛閉 塞而陽無所泄,則氣戾不和,為愆陽,為伏陰。然則鑿 冰非特為備暑,亦以達陽氣也。水之入也,為陰事之 終;種之出也,為陽事之始。以冰入之期,而告民出五 種,終則有始也。

內則凡男,拜尚左手。左,陽也。

凡女,拜尚右手。右,陰也。陳注尚左尚右,陰陽之別。 祭義:祭日於壇,祭月於坎,以別幽明,以制上下。祭日 於東,祭月於西,以別外內,以端其位。日出於東,月生 於西,陰陽長短,終始相巡。以致天下之和。陳注壇高而 顯,坎深而隱。一顯一隱,所以別陰陽之幽明。一高一 深,所以制陰陽之上下。東動而出,西靜而入,出則在 外,入則反內,故東西所以別陰陽之外內。東為陽中, 西為陰中,中則得位,故東西所以端陰陽之位。日往 則月來,月往則日來,而陰陽之義配焉。陽道常饒,陰 道常乏,故運而為氣,賦而為形。凡屬乎陽者皆長,屬 乎陰者皆短,一長一短,終則有始,相巡而未嘗相絕, 故足以致天下之和者,陰陽相濟之故也。

昔者,聖人建陰陽天地之情,立以為易。興建陰陽 天地之情,仰觀天文、俯察地理,立此陰陽以作易。 祭統:昆蟲之異,草木之實,陰陽之物備矣。大全方氏曰: 言陰陽之物者,蓋昆蟲以陰蟄,以陽出,草木以陰枯, 以陽榮故也。

《鄉飲酒義》:賓主,象天地也。介僎,象陰陽也。陳注介以輔 賓,僎以輔主,人象陰陽之輔天地也。

烹狗於東方,祖陽氣之發於東方也。大全方氏曰:凡植 物皆地產,足以養人之陰;凡動物皆天產,足以養人 之陽。天產不特狗也,而特烹狗以祖陽氣者,蓋陽之 辰窮於戌,而為陽之至,故辰在戌而屬狗,則狗至陽 之畜也。東方者,得陽之中,烹至陽之畜於陽中之方。 又得其宜矣。

《喪服四制》:凡禮之大體,體天地、法四時、則陰陽、順人 情。夫禮,吉凶異道,不得相干,取之陰陽也。

《左傳》:冬無愆陽,夏無伏陰。

《穀梁傳》:獨陰不生,獨陽不生,獨天不生,三合然後乃 生。

《素問·上古天真論》:丈夫二八,腎氣盛,天癸至,精氣溢 寫,陰陽和,故能有子。六八,陽氣衰竭於上,面焦髮鬢 頒白。

《四氣調神大論》:冬三月,此為閉藏,水冰地坼,無擾乎 陽,早臥晚起,必待日光。

逆春氣,則少陽不生,肝氣內變;逆夏氣,則太陽不長, 心氣內洞;逆秋氣,則太陰不收,肺氣焦滿;逆冬氣,則 少陰不藏,腎氣獨沈。夫四時陰陽者,萬物之根本也。 所以聖人春夏養陽,秋冬養陰,以從其根,故與萬物 浮沈於生長之門。逆其根,則伐其本,壞其真矣。故陰 陽四時者,萬物之終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則災害 生,從之則苛疾不起,是謂得道。

《生氣通天論》:陽氣者,若天與日失其所,則折壽而不 彰,故天運當以日光明。是故陽因而上衛外者也。陽 氣者,煩勞則張精絕辟積於夏,使人煎厥目盲不可 以視,耳閉不可以聽,潰潰乎若壞都,汨汨乎不可止。 陽氣者,大怒則形氣絕而血菀於上,使人薄厥有傷 於筋,縱其若不容。

陽氣者,精則養神,柔則養筋。

陽氣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氣生,日中而陽氣隆。日 西而陽氣已虛,氣門乃閉。岐伯曰:陰者藏精而起亟也。陽者衛外而為固也。陰 不勝其陽,則脈流薄疾並乃狂;陽不勝其陰,則五藏 氣爭九竅不通。是以聖人陳陰陽筋脈,和同骨髓,堅 固氣血,皆從如是,則內外調和邪不能害耳。目聰明 氣立如故。凡陽陰之要,陽密乃固,兩者不和,若春 無秋,若冬無夏,因而和之是為聖度。故陽強不能密, 陰氣乃絕,陰平陽祕,精神乃治。陰陽離決,精氣乃絕。 《陰陽應象大論》:氣味辛甘,發散為陽,酸苦涌泄為陰, 陰勝則陽病,陽勝則陰病。陽勝則熱,陰勝則寒。 暴怒傷陰,暴喜傷陽,厥氣上行,滿脈去形,喜怒不節, 寒暑過度,生乃不固。故重陰必陽,重陽必陰。

岐伯曰:陽勝則身熱,腠理閉,喘麤為之俯仰,汗不出 而熱,齒乾以煩,冤腹滿死,能冬不能夏。陰勝則身寒 汗出,身常清,數慄而寒,寒則厥,厥則腹滿死,能夏不 能冬。此陰陽更勝之變,病之形能也。

天不足西北,故西北方陰也,而人右耳目不如左明 也。地不滿東南,故東南方陽也,而人左手足不如右 強也。帝曰:何以然。岐伯曰:東方陽也,陽者其精并於 上,并於上則上明而下虛,故使耳目聰明而手足不 便也。西方陰也,陰者其精并於下,并於下則下盛而 上虛,故其耳目不聰明而手足便也。故俱感於邪,其 在上則右甚,在下則左甚,此天地陰陽所不能全也, 故邪居之。

以天地為之陰陽,陽之汗,以天地之雨名之;陽之氣, 以天地之疾風名之。

《陰陽離合論》:帝曰:願聞三陰三陽之離合也。岐伯曰: 聖人南面而立,前曰廣明,後曰太衝。太衝之地,名曰 少陰。少陰之上,名曰太陽。太陽根起於至陰,結於命 門,名曰陰中之陽。中身而上,名曰廣明。廣明之下,名 曰太陰。太陰之前,名曰陽明。陽明根起於厲兌,名曰 陰中之陽。厥陰之表,名曰少陽。少陽根起於竅陰,名 曰陰中之少陽。是故三陽之離合也,太陰為開,陽明 為闔,少陽為樞。三經者,不得相失也,摶而勿浮,命曰 一陽。帝曰:願聞三陰。岐伯曰:外者為陽,內者為陰。然 則中為陰,其衝在下,名曰太陰。太陰根起於隱白,名 曰陰中之陰。太陰之後,名曰少陰。少陰根起於涌泉, 名曰陰中之少陰。少陰之前,名曰厥陰。厥陰根起於 大敦,陰之絕陽,名曰陰之絕陰。是故三陰之離合也, 太陰為開,厥陰為闔,少陰為樞。三經者,不得相失也, 摶而勿沈,命曰一陰。陰陽音衝積傳為一周,氣裏 形表而為相成也。

《陰陽別論》:黃帝問曰:人有四經十二從,何謂。岐伯對 曰:四經應四時,十二從應十二月,十二月應十二脈。 脈有陰陽,知陽者知陰,知陰者知陽。凡陽有五,五五 二十五陽。所謂陰者,真藏也,見則為敗,敗必死也。所 謂陽者,胃脘之陽也。別於陽者,知病處也;別於陰者, 知死生之期。三陽在頭,三陰在手,所謂一也。別於陽 者,知病忌時;別於陰者,知死生之期。謹熟陰陽,無與 眾謀。所謂陰陽者,去者為陰,至者為陽;靜者為陰,動 者為陽;遲者為陰,數者為陽。

鼓一陽曰鉤,鼓一陰曰毛,鼓陽勝急曰弦,鼓陽至而 絕曰石,陰陽相過曰溜。陰爭於內,陽擾於外,魄汗未 藏,四逆而起,起則熏肺,使人喘鳴。陰之所生,和本曰 和。是故剛與剛,陽氣破散,陰氣乃消亡。淖則剛柔不 和,經氣乃絕。死陰之屬,不過三日而死;生陽之屬,不 過四日而死。所謂生陽死陰者,肝之心謂之生陽,心 之肺謂之死陰,肺之腎謂之重陰,腎之脾謂之辟陰, 死不治。結陽者,腫四支。結陰者,便血一升,再結二升, 三結三升。陰陽結斜,多陰少陽曰石水,少腹腫。二陽 結謂之消,三陽結謂之隔,三陰結謂之水,一陰一陽 結謂之喉痹。陰搏陽別謂之有子。陰陽虛腸澼死。陽 加於陰謂之汗。陰虛陽搏謂之崩。

《六節藏象論》:帝曰:藏象何如。岐伯曰:心者,生之本,神 之變也,其華在面,其充在血脈,為陽中之太陽,通於 夏氣。肺者,氣之本,魄之處也,其華在毛,其充在皮,為 陽中之太陰,通於秋氣。腎者,主蟄,封藏之本,精之處 也,其華在髮,其充在骨,為陰中之少陰,通於冬氣。肝 者,罷極之本,魂之居也,其華在爪,其充在筋,以生血 氣,其味酸,其色蒼,此謂陽中之少陽,通於春氣。脾胃 大腸小腸三焦膀胱者,倉廩之本,榮之居也,名曰器, 能化糟粕,轉味而入出者也,其華在脣四白,其充在 肌,其味甘,其色黃,此至陰之類,通於土氣。

《脈要精微論》:岐伯曰:冬至四十五日,陽氣微上,陰氣 微下;夏至四十五日,陰氣微上,陽氣微下。陰陽有時, 與脈為期。陰盛則夢涉大水恐懼,陽盛則夢大火 燔灼,陰陽俱盛則夢相殺毀傷。

《厥論》:黃帝問曰:厥之寒熱者何也。岐伯對曰:陽氣衰 於下,則為寒厥;陰氣衰於下,則為熱厥。帝曰:熱厥之 為熱也,必起於足下者,何也。岐伯曰:陽氣起於足五 指之表,陰脈者,集於足下而聚於足心,故陽氣勝則 足下熱也。帝曰:寒厥之為寒也,必從五指而上於膝者,何也。岐伯曰:陰氣起於五指之裏,集於膝下而聚 於膝上,故陰氣勝,則從五指至膝上寒,其寒也,不從 外,皆從內也。

《病能論》:帝曰:有病怒狂者,此病安生。岐伯曰:生於陽 也。帝曰:陽何以使人狂。岐伯曰:陽氣者,因暴折而難 決,故善怒也,病名曰陽厥。

脈解太陽:所謂腫腰脽痛者,正月太陽寅,寅太陽也, 正月陽氣出在上,而陰氣盛,陽未得自次也,故腫腰 脽痛也。病偏虛為跛者,正月陽氣凍解地氣而出也, 所謂偏虛者,冬寒頗有不足者,故偏虛為跛也。所謂 強上引背者,陽氣大上而爭,故強上也。所謂耳鳴者, 陽氣萬物盛上而躍,故耳鳴也。所為甚則狂GJfont疾者, 陽盡在上,陰氣從下,下虛上實,故狂GJfont疾也。所謂浮 為聾者,皆在氣也。所謂入中為瘖者,陽盛已衰,故為 瘖也。內奪而厥,則為瘖俳,此腎虛也。少陰不至者,厥 也。少陽所謂心脅痛者,少陽盛也,盛者心之所表也, 九月陽氣盡,而陰氣盛,故心脅痛也。所謂不可反側 者,陰氣藏物也,物藏則不動,故不可反側也。所謂甚 則躍者,九月萬物盡虛,草木畢落而墮,則氣去陽而 之陰,氣盛而陽之下長,故謂躍。陽明所謂灑灑振寒 者,陽明者午也,五月盛陽之陰也,陽盛而陰氣加之, 故灑灑振寒也。所謂脛腫而股不收者,是五月盛陽 之陰也,陽者衰於五月,而一陰氣上與陽始爭,故脛 腫而股不收也。所謂上喘而為水者,陰氣下而復上, 上則邪客於藏府間,故為水也。所謂胸痛少氣者,水 氣在藏府也,水者陰氣也,陰氣在中,故胸痛少氣也。 所謂甚則厥,惡人與火,聞木音則惕然而驚者,陽氣 與陰氣相薄,水火相惡,故惕然而驚也。所謂欲獨閉 戶牖而處者,陰陽相薄也,陽盡而陰盛,故欲獨閉戶 牖而居。所謂病至則欲乘高而歌,棄衣而走者,陰陽 復爭,而外并於陽,故使之棄衣而走也。所謂客孫脈 則頭痛鼻鼽腹腫者,陽明并於上,上者則其孫絡太 陰也,故頭痛鼻鼽腹腫也。太陰所謂病脹者,太陰子 也,十一月萬物氣皆藏於中,故曰病脹。所謂上走心 為噫者,陰盛而上走於陽明,陽明絡屬心,故曰上走 心為噫也。所謂食則嘔者,物盛滿而上溢,故嘔也。所 謂得後與氣,則快然如衰者,十二月陰氣下衰,而陽 氣且出,故曰得後與氣則快然如衰也。少陰所謂腰 痛者,少陰者腎也,十月萬物陽氣皆傷,故腰痛也。所 謂嘔欬上氣喘者,陰氣在下,陽氣在上,諸陽氣浮,無 所依從,故嘔欬上氣喘也。所謂色色不能久立久坐, 起則目無所見者,萬物陰陽不定未有主也,秋 氣始至,微霜始下,而方殺萬物,陰陽內奪,故目 無所見也。所謂小氣善怒者,陽氣不治,陽氣不治則 陽氣不得出,肝氣當治而未得,故善怒,善怒者名曰 煎厥。所謂恐如人將捕之者,秋氣萬物未有畢去,陰 氣少,陽氣入,陰陽相薄,故恐也。所謂惡聞食臭者,胃 無氣,故惡聞食臭也。所謂面黑如地色者,秋氣內奪, 故變於色也。所謂欬則有血者,陽脈傷也,陽氣未盛 於上而脈滿,滿則欬,故血見於鼻也。厥陰所謂GJfont疝, 婦人少腹腫者,厥陰者辰也,三月陽中之陰,邪在中, 故為GJfont疝少腹腫也。所謂腰脊痛不可以俛仰者,三 月陽振榮華,萬物一俛而不仰也。所謂GJfont癃疝膚脹 者,曰陰亦盛而脈脹不通,故曰GJfont癃疝也。所謂甚則 嗌乾熱中者,陰陽相薄而熱,故嗌乾也。

《調經論》:岐伯曰:邪之生也,或生於陰,或生於陽。其生 於陽者,得之風雨寒暑。其生於陰者,得之飲食居處。 《至真要大論》:帝曰:五味,陰陽之用何如。岐伯曰:辛甘 發散為陽,酸苦涌泄為陰,鹹味湧泄為陰,淡味滲泄 為陽。

《陰陽類論》:帝曰:陰陽之類,經脈之道,五中所主,何藏 最貴。雷公對曰:春甲乙青,中主肝,治七十二日,是脈 之主時,臣以其藏最貴。帝曰:卻念上下經,陰陽從容, 子所言貴,最其下也。雷公齋七日,旦復侍坐。帝曰:三 陽為經,二陽為維,一陽為游部,此知五藏終始。三陽 為表,二陰為裏,一陰至絕作朔晦,卻具合以正其理。 雷公曰:受業未能明。帝曰:所謂三陽者,太陽為經,三 陽脈至手太陰,弦浮而不沉,決以度,察以心,合之陰 陽之論。所謂二陽者,陽明也,至手太陰,弦而沈急不 鼓,炅至以病皆死。一陽者,少陽也,至手太陰,上連人 迎,弦急懸不絕,此少陽之病也,專陰則死。三陰者,六 經之所主也,交於太陰,伏鼓不浮,上空志心。二陰至 肺,其氣歸膀胱,外連脾胃。一陰獨至,經絕,氣浮不鼓, 鉤而滑。此六脈者,乍陰乍陽,交屬相并,繆通五藏,合 於陰陽。先至為主,後至為客。雷公曰:臣悉盡意,受傳 經脈,頌得從容之道,以合從容,不知陰陽,不知雌雄。 帝曰:三陽為父,二陽為衛,一陽為紀。三陰為母,二陰 為雌,一陰為獨使。二陽一陰,陽明主病,不勝一陰,脈 耎而動,九竅皆沈。三陽一陰,太陰脈勝,一陰不能止, 內亂五藏,外為驚駭。二陰二陽,病在肺,少陰脈沈,勝 肺傷脾,外傷四支。二陰二陽皆交至,病在腎,罵詈妄行,GJfont疾為狂。二陰一陽,病出於腎,陰氣客遊於心,腕 下空竅,堤閉塞不通,四支別離。一陰一陽代絕,此陰 氣至心,上下無常,出入不知,喉咽乾燥,病在土脾。二 陽三陰,至陰皆在,陰不過陽,陽氣不能止陰,陰陽並 絕,浮為血瘕,沈為膿胕。陰陽皆壯,下至陰陽,上合昭 昭,下合冥冥,診決死生之期,遂合歲首。

《汲冢周書·大聚解》:王若欲求天下民,先設其利,而民 自至。譬之若冬日之陽,夏日之陰,不召而民自來,此 謂歸德。

《道德經·道化篇》:萬物負陰而抱陽。

《關尹子·四符篇》:陰陽雖妙,不能卵無雄之雌。仁則 陽而明,可以輕魂;義則陰而冥,可以御魄。陰陽雖 妙,能役有氣,而不能役無氣。

《六七篇》:世之人以暫見者為夢,久見者為覺,殊不知 暫之所見者,陰陽之GJfont;久之所見者,亦陰陽之GJfont。二 者皆我陰陽,孰為夢孰為覺。

《相鶴經》:鶴者,陽鳥也,而游於陰。

《管子·宙合篇》:夏處陰,冬處陽。

《樞言篇》:珠者,陰之陽也,故勝火;玉者,陰之陰也,故勝 水。

《心術篇》:人主者,立於陰,陰者靜。故曰:動則失位,陰則 能制陽矣。靜則能制動矣。

《四時篇》:日掌陽,月掌陰,星掌和。陽為德,陰為刑,和為 事。

《形勢解》:春者,陽氣始上,故萬物生;夏者,陽氣畢上,故 萬物長;秋者,陰氣始下,故萬物收;冬者,陰氣畢下,故 萬物藏。

《臣乘馬篇》:日至六十日而陽凍釋;七十日而陰凍釋。 《揆度篇》:天筴,陽也;壤筴,陰也。

《輕重篇》:管子曰:女華者,桀之所愛也,湯事之以千金。 曲逆者,桀之所善也,湯事之以千金。內則有女華之 陰,外則有曲逆之陽,陰陽之議合而得成其天子。此 湯之陰謀也。管子曰:陰王之國有三,而齊與在焉。 桓公曰:此若言可得聞乎。管子對曰:楚有汝漢之黃 金,而齊有渠展之鹽,燕有遼東之煮,此陰王之國也。 狐白應陰陽之變,六月而一見。

子華子:夫天降一氣,則五氣隨之。寄備於陰陽,合氣 而成體。故有太陽,有少陽;有太陰,有少陰。陰中有陽, 陽中有陰。故陽中之陽者,火是也;陰中之陰者,水是 也;陽中之陰者,木是也;陰中之陽者,金是也;土居二 氣之中間,以治四維,在陰而陰,在陽而陽,故物非土 不成,人非土不生。北方陰極而生寒,寒生水;南方陽 極而生熱,熱生火;東方陽動以散而生風,風生木;西 方陰止以收而生燥,燥生金;中央陰陽交而生濕,濕 生土。是故天地之間、六合之內,不離於五。

鄧析子:為君當若冬日之陽,夏日之陰。萬物自歸,莫 之使也。

《文子·道原篇》:約而能張,幽而能明,柔而能剛,含陰吐 陽,而章三光。大丈夫恬然無思,淡然無慮,以天為 GJfont,以地為車,以四時為馬,以陰陽為御。行乎無路,遊 乎無怠,出乎無門。以天為GJfont,則無所不覆也;以地為 車,則無所不載也;四時為馬,則無所不使也。陰陽御 之,則無所不備也。噓吸陰陽,吐故納新,與陰俱閉, 與陽俱開,與剛柔卷舒,與陰陽俯仰。人大怒破陰, 大喜墜陽。寇莫大於陰陽,而枹鼓為細。

《精誠篇》:陰陽所擁,沉滯不通者,竅理之。含陰吐陽 而與萬物同和者,德也。冬日之陽,夏日之陰,萬物 歸之,而莫之使。

《守弱篇》:聖人與陰俱閉,與陽俱開。

《上德篇》:月朢日奪光,陰不能以承陽。陰陽不能常, 且冬且夏。天氣下,地氣上,陰陽交通,萬物齊同,君 子用事,小人消亡,天地之道也。天氣不下,地氣不上, 陰陽不通,萬物不昌,小人得勢,君子消亡。五穀不植, 道德內藏。陰難陽萬物昌,陽復陰萬物湛。物昌無 不贍也。物湛無不樂也。物樂則無不治矣。陰害物,陽 自屈。陰進陽退,小人得勢,君子避害,天道然也。陽氣 動,萬物緩,而得其所,是以聖人順陽道。陽氣畜而 後能施,陰氣積而後能化,未有不畜積而後能化者 也。故聖人慎所積陽滅陰。萬物肥陰滅陽,萬物衰,故 王公尚陽道,則萬物昌,尚陰道則天下亡。陽不下陰, 則萬物不成。陽氣盛變為陰,陰氣盛變為陽。聖 人偯陽,天下和同。偯陰,天下溺沉。

《微明篇》:道可以弱,可以強;可以柔,可以剛;可以陰,可 以陽。聖人能陰能陽,能柔能剛,能弱能強。陽中 有陰,陰中有陽,萬事盡然,不可勝明。

《自然篇》:道生萬物,理於陰陽,化為四時,分為五行。 陰陽四時,金木水火土,同道而異理。

《上仁篇》:天地之GJfont,莫大於和。和者,陰陽調,日夜分,故 萬物春分而生,秋分而成。生與成必得和之精。故積 陰不生,積陽不化,陰陽交接乃能成和。

《上禮篇》:上古真人呼吸陰陽,而群生莫不仰其德以和順。神農、黃帝覈領天下,紀綱四時,和調陰陽,於 是萬民莫不竦身而思戴。

《莊子·人間世篇》:且以巧鬥力者,始乎陽,常卒乎陰。 《在宥篇》:人大喜邪毗於陽,大怒邪毗於陰。陰陽并毗。 四時不至,寒暑之和不成,其反傷人之形乎。廣成 子曰:我為女,遂於大明之上矣。至彼至陽之原也。為 女入於窈冥之門矣。至彼至陰之原也。天地有官,陰 陽有藏,慎守女身,物將自壯。

《天運篇》:老子曰:子又烏乎求之哉。曰:吾求之於陰陽, 十有二年而未得。

《刻意篇》:聖人之生也天行,其死也物化。靜而與陰同 德,動而與陽同波。

《繕性篇》:古之人在混茫之中,與一世而得澹漠焉。當 是時也,陰陽和靜。

《秋水篇》:師天而無地,師陰而無陽,其不可行明矣。 《田子方篇》:至陰肅肅,至陽赫赫。肅肅出乎天,赫赫發 乎地。

《庚桑楚篇》:寇莫大於陰陽,無所逃於天地之間。非陰 陽,賊之心則使之也。

《則陽篇》:天地者,形之大者也。陰陽者,氣之大者也。 《說劍篇》:開以陰陽。

《列子·天瑞篇》:天地之道,非陰則陽。

《周穆王篇》:一體之盈虛、消息,皆通於天地,應於物類。 故陰氣壯,則夢涉太水而恐懼,陽氣壯則夢涉大火 而燔GJfont。陰陽俱壯,則夢生殺。西極之南隅有國焉, 不知境界之所接,名古莽之國,陰陽之氣所不交,故 寒暑無辨。

《亢倉子·政道篇》:水,陰沴也,陰於國,政類刑,人事類私; 旱,陽過也,陽於國,政類德,人事類盈。

鬼谷子捭闔篇:捭之者,開也,言也,陽也。闔之者,閉也, 默也,陰也。陰陽其和,終始其義。故言長生、安樂、富貴、 尊榮、顯名、愛好、財利、得意、喜欲,為陽。曰始。故言死憂、 患貧、賤苦、辱棄、損亡、利失、意有害、刑戮、誅罰,為陰。曰 終。諸言法陽之類,皆曰始,言善,以始其事;諸言法陰 之類,皆曰終,言惡,以終為謀。捭闔之道,以陰陽試之, 故與陽言者依崇高,與陰言者依卑小。以下求小,以 高求大,由此言之,無所不出,無所不入。無所不言可, 陰陽之理盡,小大之情得。故出入皆可,何所不可乎。 為小無內,為大無外,益損去就倍反,皆以陰陽御其 事。陽動而行,陰止而藏,陽動而出,陰隨而入,陽還終 始,陰極反陽。以陽動者,德相生也。以陰靜者,形相成 也。以陽求陰,苞以德也;以陰結陽,施以力也。陽陰相 求,由捭闔也。此天地陰陽之道,而說人之法也。 《決篇》:陽勵於一言,陰勵於二言。

《孫子》:凡軍,好高而惡下,貴陽而賤陰。

《韓非子》:陰燕陽魏。四海既藏,道陰見陽。蟻冬居 山之陽,夏居山之陰。

《戰國策》:夏桀之國,左天門之陰,而右天谿之陽。盧睪 在其北,伊洛出其南。

《呂子·重己篇》:室大則多陰,臺高則多陽。多陰則蹶,多 陽則痿。此陰陽不適之患也。

《貴公篇》:陰陽之和,不長一類。

《大樂篇》:兩儀出陰陽,陰陽變化,一上一下,合而成章。 萬物所出,造於太一,化於陰陽。

《精通篇》:月也者,群陰之本也。月朢則蚌蛤實,群陰盈; 月晦則蚌蛤虛,群陰虧。

《知分篇》:凡人物者,陰陽之化也。陰陽者,造乎天而成 者也。

《辨土篇》:畝欲廣以平,甽欲小以深。下得陰,上得陽。 《越絕書·計倪內經》:越王曰:物有妖祥乎。計倪曰:有陰 陽,萬物各有紀綱,日月星辰刑德變為吉凶,金木水 火土更勝,月朔更建,莫主其常。順之有德,逆之有殃。 是故聖人,能明其刑而處其鄉,從其德而避其衡。凡 舉百事,必順天地四時,參以陰陽。用之不審,舉事有 殃。人生不如臥之頃也。欲變天地之常數,發無道,故 貧而命不長。故聖人並苞而陰行之,以感愚夫。眾人 容容盡欲富貴,莫知其鄉。越王曰:善,請問其方。計倪 對曰:從寅至未,陽也;太陰在陽,歲德在陰,歲美在是。 聖人動而應之,制其收發,當以太陰在陰而發,陰且 盡之,歲亟賣六畜,貨財以益,收五穀以應,陽之至也。 陽且盡之,歲亟發糴,以收田宅牛馬,積斂貨財,聚棺 木以應,陰之至也。此皆十倍者也。其次五倍,天有時 而散,是故聖人反其形,順其衡,收聚而不散。越王曰: 善。

《外傳》:枕中范子曰:道生氣,氣生陰,陰生陽,陽生天地。 范子曰:夫八穀貴賤之法,必察天之三表即決矣。越 王曰:請問三表。范子曰:水之勢勝金,陰陽畜積大盛。 水據金而死,故金中有水。如此者,歲大敗,八穀皆貴。 金之勢勝木,陽氣蓄積大盛。金據木而死,故木中有 火,如此者,歲大美,八穀皆賤。金木水火更相勝,此天 之三表者也。按此條或有錯訛,恐是火勢勝金,火據金而死;金勢勝木,金據木而死。越王曰:寡人已聞陰陽之事,穀之貴賤可得而知乎。 范子曰:陽者主貴,陰者主賤。故當寒而不寒者,穀為 之暴貴;當溫而不溫者,穀為之暴賤。譬猶形影聲響 相聞,豈得不復哉。故曰秋冬貴陽,氣施於陰,陽極而 復貴;春夏賤陰,氣施於陽,陽極而不復。越王曰:善哉。 越王曰:吾欲富邦強兵,地狹民少,奈何為之。范子曰: 夫陽動於上以成天文,陰動於下以成地理。審察開 置之要,可以為富。凡欲先知天門開,及地戶閉其術, 天高五寸,減天寸六分以成地,謹司八穀,初見出於 天者,是謂天門開、地戶閉。陽氣不得下入地戶,故氣 轉動,而上下陰陽俱絕。八穀不成,大貴必應其歲而 起,此天變見符也。謹司八穀,初見入於地者,是為地 戶閉,陰陽俱會八穀,大成其歲,大賤來年,大饑此地, 變見端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