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18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十八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十八卷目錄

 陰陽部雜錄二

 陰陽部外編

乾象典第十八卷

陰陽部雜錄二编辑

《漢書·律歷志》:律十有二,陽六為律,陰六為呂。律以統 氣類物,一曰黃鍾,二曰太蔟,三曰姑洗,四曰蕤賓,五 曰夷則,六曰亡射。呂以旅陽宣氣,一曰林鍾,二曰南 呂,三曰應鍾,四曰大呂,五曰夾鍾,六曰中呂。黃鍾黃 者,中之色,君之服也。鍾者種也,天之中數五,五為聲 聲上宮,五聲莫大焉。地之中數六,六為律,律有形有 色,色上黃,五色莫盛焉。故陽氣施種於黃泉,孳萌萬 物,為六氣元也。以黃色名元氣律者,著宮聲也,宮以 九唱六,變動不居,周流六虛,始於子,在十一月。大呂, 呂旅也,言陰大旅,助黃鍾宣氣而牙物也,位於丑,在 十二月。太蔟,蔟奏也,言陽氣大奏地而達物也,位於 寅,在正月。夾鍾,言陰夾助太蔟,宣四方之氣而出種 物也,位於卯,在二月。姑洗,洗絜也。言陽氣洗物辜絜 之也,位於辰,在三月。中呂言微陰始起,未成著於其 中,旅助姑洗宣氣齊物也,位於巳,在四月。蕤賓,蕤繼 也,賓導也。言陽始導陰氣使繼養物也。位於午,在五 月。林鍾,林君也。言陰氣受任助蕤賓君主種物,使長 大楙盛也。位於未,在六月。夷則,則法也,言陽氣正法 度,而使陰氣夷當傷之物也。位于申,在七月。南呂,南 任也。言陰氣旅助夷則,任成萬物也。位於酉,在八月。 亡射,射厭也,言陽氣究物,而使陰氣畢剝落之,終而 復始。亡厭已也,位於戌,在九月。應鍾,言陰氣應亡射 該臧萬物,而雜陽閡種也,位於亥,在十月。以陰陽 言之太陰者,北方,北,伏也。陽氣伏於下,於時為冬。冬 終也,物終臧,乃可稱,水,潤下。知者謀,謀者重,故為權 也。太陽者,南方,南,任也。陽氣任養物於時為夏,夏假 也,物假大。乃宣平,火,炎上。禮者齊,齊者平,故為衡也。 少陰者,西方,西,遷也。陰氣遷落物,於時為秋。秋GJfont音啾 也,物GJfont斂乃成孰,金,從革改更也。義者成,成者方,故 為矩也。少陽者,東方,東,動也。陽氣動物,於時為春。春, 蠢也,物蠢生,乃動運,木,曲直。仁者生,生者圜,故為規 也。中央者,陰陽之內、四方之中,經緯通達,乃能端直。 於時為四季,土,稼嗇蕃息。信者誠,誠者直,故為繩也。 五則揆物,有輕重圜方,平直陽陰之義,四方四時之 體,五常五行之象,厥法有品,各順其方而應其行,職 在大行,鴻臚掌之。

一月之日二十九日八十一分。日之四十三先藉半 日名曰陽歷,不藉名曰陰歷。所謂陽歷者,先朔月生。 陰歷者,朔而後月乃生。

易九GJfont曰:初入元百六,陽九。次三百七十四,陰九。次 四百八十,陽九。次七百二十,陰七。次七百二十,陽七。 次六百,陰五。次六百,陽五。次四百八十,陰三。次四百 八十,陽三。

《郊祀志》:作伏祠註,師古曰:伏者為陰氣將起,迫於殘 陽而未得升,故為藏伏,因名伏日也。

天好陰,祀之必於高山之下。畤命曰畤,地貴陽,祭之 必於澤中圜丘。

祭天於南郊,就陽之義也。瘞地於北郊,即陰之象也。 《GJfont錯傳》:錯曰:夫胡貉之地,積陰之處也。木皮三寸,冰 厚六尺,食肉而飲酪。其人密理,鳥獸毳毛,其性能寒。 揚粵之地,少陰多陽,其人疏理,鳥獸希毛,其性能暑。 《陸賈·新語·道基篇》:陽生雷電,陰成雪霜。陽氣以仁 生,陰節以義降。

《韓詩外傳》:天地有合則生氣有精矣,陰陽消息則變 化有時矣。時得則治,時失則亂。故人生而不具者五: 目無見、不能食、不能行、不能言、不能施化。三月微的 而後能見。七月而生齒而後能食。期年髑就而後能 行。三年腦合而後能言。十六而精通而後能施化。陰 陽相反,陰以陽變,陽以陰變。故男八月生齒,八歲而 齠齒,十六血精化,小通。女七月生齒,七歲而齔齒,十 四而精化,小通。是故陽以陰變,陰以陽變。

《淮南子·原道訓》:大丈夫恬然無思,澹然無慮。以天為 蓋,以地為輿。四時為馬,陰陽為御。大怒破陰,大喜 墜陽。

《俶真訓》:聖人呼吸陰陽之氣,而群生莫不顒顒然仰 其德以和順。

《天文訓》:二陰一陽成氣二,二陽一陰成氣三,合氣而 為音,合陰而為陽,合陽而律,故曰五音六律。

《時則訓》:陰陽大制有六度,天為繩,地為準,春為規,夏 為衡,秋為矩,冬為權。《精神訓》:靜則與陰俱閉,動則與陽俱開。

《本經訓》:陰陽之情,莫不有血氣之感。男女群居雜處 而無別,是以貴禮。

法陰陽者,德與天地參,明與日月並,精與鬼神總,戴 圓履方,抱表懷繩。內能治身,外能得人。發號施令,天 下莫不從風。

《主術訓》:冬日之陽,夏日之陰,萬物歸之而莫使之然。 《繆稱訓》:寇莫大於陰陽,枹鼓為小。

《道應訓》:無為曰:吾知道之可以弱,可以強,可以柔,可 以剛,可以陰,可以陽。

《氾論訓》:天地之氣莫大於和。和者陰陽調。日夜分而 生物,春分而生,秋分而成。生之與成,必得和之精。積 陰則沉,積陽則飛。陰陽相接,乃能成和。

《詮言訓》:陽氣起於東北,盡於西南。陰氣起於西南,盡 於東北。陰陽之始,皆調適相似,日長其類,以浸相遠。 或熱焦沙,或寒凝冰,故聖人謹慎其所積。

《兵略訓》:所謂道者,體圓而法方,背陰而抱陽。

《人間訓》:有陰德者必有陽報,有陰行者必有昭名。 《泰族訓》:故天之且風,草木未動而鳥已翔矣。其且雨 也,陰曀未集而魚已噞矣。以陰陽之氣相動也。天 地不包一物,陰陽不生一類。

《春秋繁露·精華篇》:難者曰:大旱雩祭而請雨,大水鳴 鼓而攻社。天地之所為,陰陽之所起也。或請焉,或怒 焉者何。曰:大旱者,陽滅陰也。陽滅陰者,尊壓卑也,固 其義也。雖大甚,拜請之而已,無敢有加也。大水者,陰 滅陽也。陰滅陽者,卑勝尊也,日蝕亦然。皆下犯上,以 賤傷貴,逆節也。故鳴鼓而攻之,朱絲脅之,為其不義 也。此亦春秋之為強禦也。故變天地之位,正陰陽之 序,直行其道而不忘其難,義之至也。

《王道篇》:古者,人君立於陰,大夫立於陽。所以別位明 貴賤。

《立元神篇》:人臣居陽而為陰,人君居陰而為陽。陰道 尚形而露情,陽道無端而貴神。

《三代改制質文篇》:主天法,商而王,其道佚陽,親親而 多仁樸。主地法,夏而王,其道進陰,尊尊而多節義。主 天法,質而王,其道佚陽,親親而多質愛。主地法,文而 王,其道進陰,尊尊而多禮文。

《官制象天篇》:四時亦天之四選也。是故春者少陽之 選也。夏者太陽之選也。秋者少陰之選也。冬者太陰 之選也。

《王道通三篇》:天以陰為權,以陽為經。陽出而南,陰出 而北。經用於盛,權用於末。以此見天之顯經隱權,前 德而後刑也。故曰:陽天之德,陰天之刑也。陽氣煖而 陰氣寒,陽氣予而陰氣奪,陽氣仁而陰氣戾,陽氣寬 而陰氣急,陽氣愛而陰氣惡,陽氣生而陰氣殺。是故 陽常居實位而行於盛,陰常居空虛而行於末。天之 好仁,而近惡戾之變,而遠大德,而小刑之意也。先經 而後權,貴陽而賤陰也。故陰夏入居下,不得任歲事。 冬出居上,置之空處也。養長之時伏於下,遠去之,弗 使得為陽也。無事之時起之空處,備之備次,陳守閉 塞也。此皆天之近陽而遠陰。

《基義篇》:君臣、父子、夫婦之義,皆取諸陰陽之道。君為 陽,臣為陰;父為陽,子為陰;夫為陽,妻為陰。陰道無所 獨行。其始也,不得專起。其終也,不得分功。有所兼之 義。是故臣兼功於君,子兼功於父,妻兼功於夫,陰兼 功於陽,地兼功於天。天出陽為煖,以生之地。出陰 為清,以成之不煖、不生、不清、不成。

《同類相動篇》:天將陰雨,人之病。故為之先動,是陰相 應而起也。天將欲陰雨,又使人欲睡臥者,陰氣也。有 憂亦使人臥者,是陰相求也。有喜者使人不欲臥者, 是陽相索也。水得夜益長數分東風而酒湛溢。病者 至夜而疾益甚。雞至幾明皆鳴而相薄,其氣益精。故 陽益陽而陰益陰,陰陽之氣因可以類相益損也。天 有陰陽,人亦有陰陽。天地之陰氣起,而人之陰氣應 之而起。人之陰氣起,而天地之陰氣亦宜應之而起。 其道一也。明於此者,欲致雨則動陰以起陰,欲止雨 則動陽以起陽。

《順命篇》:萬物非天不生,獨陰不生,獨陽不生。陰陽與, 天地參,然後生。

《循天之道篇》:天有兩和以成二。中歲立其中,用之無 窮。是北方之中,用合陰而物始動於下。南方之中,用 合陽而養始美於其上。男女之法,法陰與陽。陽氣 起於北方,至南方而盛,盛極而合乎陰。陰氣起乎中 夏,至中冬而盛,盛極而合乎陽。陽者天之寬也,陰 者天之急也。高臺多陽,廣室多陰。遠天地之和也。 天之道,嚮秋冬而陰來,嚮春夏而陰去。

《如天之為篇》:陰陽之氣,在上天,亦在人。在人者為好 惡喜怒,在天者為暖清寒暑。天地之間,有陰陽之 氣常漸人者,若水常漸魚也。所以異於水者,可見與 不可見耳。明陽陰入出、實虛之處,所以觀天之志, 辨五行之本末順逆、小大廣狹,所以觀天道也。《大戴禮·曾子天圓篇》:律居陰而治陽,曆居陽而治陰, 律曆迭相治也。

《四代篇》:有天德,有地德,有人德,此謂三德。三德率行, 乃有陰陽,陽曰德,陰曰刑。

《鹽鐵論·輕重篇》:文學曰:扁鵲撫息脈,而知疾所由生, 陽氣盛,則損乏而調陰,寒氣盛,則損乏而調陽。文 學曰:邊郡山居谷處,陰陽不和,寒凍裂地,衝風飄鹵, 沙石凝積,地勢無所宜。中國天地之中,陰陽之際也。 日月經其南,斗極出其北。含眾和之氣,產育庶物。 《論菑篇》:文學曰:日者陽,陽道明。月者陰,陰道冥。君尊 臣卑之義,故陽先盛於上,眾陰之類消於下。月朢於 天,蚌蛤盛於淵。大夫曰:文學言,剛柔之類,互勝相 代生,易明於陰陽,書長於五行。春生夏長,故火生於 寅木,陽類也。秋生冬死,故水生於申金,陰物也。四時 五行,迭廢迭興,陰陽異類,水火不同。器金得土而成, 得火而死。金生於巳,何說何言然乎。文學曰:天道 好生惡殺,好賞惡罰。故使陽居於實而宣德施,陰藏 於虛而為陽佐輔。陽剛陰柔,季不能加孟。此天賤冬 而貴春。申陽屈陰。故王者南面而聽天下,背陰向陽, 前德而後刑也。

《後漢書·律曆志》:律術曰:陽以圓為形,其性動。陰以方 為節,其性靜。動者數三,靜者數二。以陽生陰倍之,以 陰生陽四之,皆三而一。陽生陰曰下生,陰生陽曰上 生。上生不得過黃鍾之清濁,下生不得及黃鍾之數 實。皆參天兩地,圓蓋方覆,六耦承奇之道也。冬至 陽氣應,則樂均清,景長極,黃鍾通,土灰輕而衡仰。夏 至陰氣應,則樂均濁,景短極,蕤賓通,土灰重而衡低。 《吳越春秋》:從陰收著,望陽出糶,筴其極計,三年五倍。 《白虎通·禮樂篇》:功成作樂,治定制禮。樂言作,禮言制。 何。樂者,陽也,陽倡始,故言作。禮者,陰也。陰制度於陽, 故言制樂,象陽禮法陰也。王者所以四食者何。明 有四方之物,食四時之功也,平旦食少陽之始也,晝 食太陽之始也。晡食少陰之始也,暮食太陰之始也。 所以名之為角者,躍也。陽氣動,躍徵者止也。陽氣 止,商者張也。陰氣開張,陽氣始降也。羽者,紆也。陰氣 在上,陽氣在下。宮者,容也,含也,含容四時者也。 《封公侯篇》:諸侯世位,大夫不世,安法所以諸侯。南面 之君體陽而行,陽道不絕。大夫人臣,北面體陰而行, 陰道絕。以男生內嚮,有留家之義。女生外嚮,有從夫 之義。此陽不絕陰,有絕之效也。

《鄉射篇》:天子所以親射何。助陽氣,達萬物也。春氣微 弱,恐物有窒塞不能自達者。夫射自內發外,貫堅入 剛,象物之生。故以射達之也。所以必因射助陽選 士者,所以扶助微弱,而抑其強,和調陰陽,戒不虞也。 《災變篇》:霜之為言亡也。陽以散亡。雹之為言合也。陰 氣專精,積合為雹。日食者必殺之,何。陰侵陽也。鼓用 牲於社,社者眾陰之主。以朱絲縈之,鳴鼓攻之,以陽 責陰也。大旱則雩祭求雨,非苟虛也。敕陽責下,求 陰道也。

《耕桑篇》:耕於東郊,何。東方少陽,農事始起。桑於西郊, 西方少陰,女功所成。

《蓍龜篇》:禮三正記曰:天子龜長一尺二寸,諸侯一尺, 大夫八寸,士六寸。龜陰,故數偶也。天子蓍長九尺,諸 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蓍陽,故數奇也。龜以制 火灼之,何。《禮雜記》曰:龜陰之老也,蓍陽之老也。龍非 水不處,龜非火不兆,以陽動陰也。

《文質篇》:珪以為信者,何。珪者,兌上,象物皆生,見於上 也。信莫著於作見,故以珪為信。而見萬物之始,莫不 自潔珪之為言潔也。上兌陽者,下方陰也。陽尊,故其 禮順備也。位在東方,陽見義於上也。璧以聘問,何。璧 者方中圓外,象地。地道安寧而出財物,故以璧聘問 也。方中,陰德方也。圓外,陰繫於陽也。陰德盛於內,故 見象於內,位在中央。璧之為言積也。中央故有天地 之象,所以據用也。內方象地,外圓象天也。璜所以徵 召,何。璜者半璧,位在北方,北陰極而陽始起。故象半 陰,陽氣始施,徵召萬物,故以徵召也。不象陰,何。陽始, 物微未可見。璜者橫也,質尊之命也。陽氣橫於黃泉, 故曰璜。璜之為言,光也。陽光所及,莫不動也。象君之 威命所加,莫敢不從。陽之所施,無不節也。璋以發兵, 何。璋半珪,位在南方,南方陽極而陰始。起兵亦陰也, 故以發兵也。不象其陰,何。陰始起,物尚凝,未可象也。 璋之為言明也。賞罰之道,使臣之禮,當章明也。南方 之時,萬物莫不章,故謂之璋。琮以起土功、發聚眾,何。 琮之為言聖也。象萬物之宗聚聖也,功之所成。故以 起土功,發眾也。位西方,西方陽收功於內,陰出成於 外。內圓象陽,外直為陰。外牙而內湊,象聚會也,故謂 之琮。

《三正篇》:王者必一質一文,何。以承天地,順陰陽。陽之 道極則陰道受,陰之道極則陽道受。明二陰二陽不 能相繼也。質法天,文法地而已。故天為質,地受而化 之。養而成之,故為文。《三綱篇》:君臣、父子、夫婦,六人也,所以稱三綱,何。一陰 一陽之謂道。陽得陰而成,陰得陽而序。剛柔相配,故 六人為三綱。

《情性篇》:情性者何謂也。性者陽之施,情者陰之化也。 人稟陰陽氣而生,故內懷五性六情。情者靜也,性者 生也。此人所稟六氣以生者也。故鉤命訣曰:情生於 陰,欲以時念也。性生於陽,以理也。陽氣者仁,陰氣者 貪。故情有利欲,性有仁也。

《天地篇》:天所以反常行,何。以為陽不動,無以行其教。 陰不靜,無以成其化。雖終日乾乾,亦不離其處也。 《日月篇》:月有閏餘,何。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 一,歲十二月,日過十二度,故三年一閏,五年再閏。明 陰不足,陽有餘也。故讖曰閏者,陽之餘。

《嫁娶篇》: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陽數奇,陰數偶,男 長女幼者,陽舒陰促。男三十筋骨堅強,任為人父,女 二十肌膚充盛,任為人母。合為五十,應大衍之數,生 萬物也。故禮內則曰:男三十壯有室,女二十壯而嫁。 七歲之陽也,八歲之陰也。七八十五陰陽之數備,有 相偶之志。故《禮記》曰:女子十五許嫁,笄而字,禮之稱 字,陰繫於陽,所以專一之節也。陽尊無所繫,二十五 繫者,就陰節也。陽舒而陰促,三十數三,終奇陽節也。 二十數再,終偶陰節也。陽小成於陰,大成於陽。故二 十而冠,三十而娶。陰小成於陽,大成於陰,故十五而 笄,二十而嫁也。

《喪服篇》:以竹杖,何。取其名也。竹者蹙也,桐者痛也。父 以竹,母以桐,何。竹者陽也,桐者陰也。竹何以為陽。竹 斷而用之質,故為陽。桐削而用之加人功文,故為陰 也。

《論衡·本性篇》:董仲舒覽孫孟之書,作情性之說曰:天 之大經,一陰一陽。人之大經,一情一性。性生於陽,情 生於陰。陰氣鄙,陽氣仁。曰性善者,是見其陽也。謂惡 者,是見其陰者也。若仲舒之言,謂孟子見其陽,孫卿 見其陰也。處二家各有見可也,不處人情性,情性有 善有惡未也。夫人情性,同生於陰陽,其生於陰陽,有 渥有泊。玉生於石,有純有駮。情性生於陰陽,安能純 善。仲舒之言未能得實。劉子政曰:性生而然者也,在 於身而不發。情接於物而然者也,出形於外,形外則 謂之陽,不發者則謂之陰。夫子政之言謂性在身而 不發,情接於物,形出於外,故謂之陽。性不發,不與物 接,故謂之陰。夫如子政之言,乃謂情為陽,性為陰也。 不據本所生起,苟以形出與不發見,定陰陽也,必以 形出為陽性,亦與物接。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惻 隱不忍,仁之氣也。卑謙辭讓,性之發也。有與接會,故 惻隱卑謙形出於外。謂性在內不與物接,恐非其實。 不論性之善惡,徒議外內陰陽,理難以知。且從子政 之言,以性為陰,情為陽,夫人稟情竟有善惡,否也。 《感虛篇》:傳書言,師曠奏白雪之曲,而神物下降,風雨 暴至。原省其實,殆虛言也。風雨暴至,是陰陽亂也。樂 能亂陰陽,則亦能調陰陽也。王者何須修身正行,擴 施善政。使鼓調陰陽之曲,和氣自至,太平自立矣。 《雷虛篇》:實說雷者,太陽之激氣也。何以明之。正月陽 動,故正月始雷。五月陽盛,故五月雷迅。秋冬陽衰,故 秋冬雷潛。盛夏之時太陽用事,陰氣乘之,陰陽分事 則相校軫。校軫則激射,激射為毒,中人輒死,中木木 折,中屋屋壞。人在木下屋間,偶中而死矣。何以驗之。 試以一斗水灌冶鑄之火。氣激襒裂,若雷之音矣。或 近之,必灼人體。天地為鑪大矣,陽氣為火猛矣,雲雨 為水多矣。分爭激射,安得不迅。中傷人身,安得不死。 當冶工之消鐵也,以土為形,燥則鐵下,不則躍溢而 射,射中人身,則皮膚灼剝。陽氣之熱,非直消鐵之烈 也,陰氣激之,非直土泥之濕也,陽氣中人,非直灼剝 之痛也。

《變動篇》:夏末,蜻蛚鳴,寒螿啼,感陰氣也。雷動而雉驚, 發蟄而蛇出,起陽氣也。寒溫之氣,繫於天地,而統 於陰陽,人事國政安能動之。

《明雩篇》:水旱者,陰陽之氣也。滿六合難,得盡祀,故修 壇設位,敬恭祈求。效事祉之義,復災變之道也。推生 事死,推人事鬼。陰陽精氣倘如生,人能飲食乎。故共 馨香,奉進旨嘉,區區惓惓,冀見答享。

《順鼓篇》:春秋之義,大水,鼓用牲於社。說者曰:鼓者攻 之也。或曰脅之,脅則攻矣。陰勝攻社以救之。俗圖 女媧之象為婦人之形,又其號曰女,仲舒之意殆謂, 女媧,古婦人帝王者也。男陽而女陰,陰氣為害,故祭 女媧求福祐也。

《自然篇》:天道無為,故春不為生,而夏不為長,秋不為 成,冬不為藏。陽氣自出,物自生長,陰氣自出,物自成 藏。

《論死篇》:鬼神者,陰陽之名也。陰氣逆物而歸,故謂之 鬼。陽氣導物而生,故謂之神。

《訂鬼篇》:龍,陽物也,故時變化。鬼,陽氣也,時藏時見。 世謂童子為陽,故妖言出於小童。童巫含陽,故大雩之祭舞童。暴巫雩祭之禮,倍陰合陽。故猶日蝕陰勝, 攻社之陰也。日蝕陰勝,故攻陰之類。天旱陽勝,故愁 陽之黨。巫為陽黨,故魯僖遭旱,議欲焚巫。巫含陽氣, 以故陽地之民多為巫。故凡世間所謂妖祥、所謂 鬼神者,皆太陽之氣為之也。太陽之氣,天氣也。天能 生人之體,故能象人之容。夫人所以生者,陰陽氣也。 陰氣生為骨肉,陽氣生為精神。人之生也,陰陽氣具, 故骨肉堅,精氣盛。精氣為知,骨肉為強,故精神言談、 形體固守、骨肉精神合錯相持,故能常見而不滅亡 也。太陽之氣盛而無陰,故徒能為象,不能為形。無骨 肉有精氣,故一見恍惚,輒復滅亡也。

《言毒篇》:夫毒,陽氣也,故其中人若火灼。人見鬼者, 言其色赤。太陽妖氣自如其色也。鬼為烈毒,犯人輒 死,故杜伯射周宣,立崩。鬼所齎物,陽火之類。杜伯弓 矢其色皆赤。南道名毒曰短狐。杜伯之象執弓而射 陽,氣因而激,激而射,故其中人,象弓矢之形。江北 地燥,故多蜂蠆。江南地濕,故多蝮蛇生。高燥比陽,陽 物懸垂,故蜂蠆以尾刺。生下濕比陰,陰物柔伸,故蝮 蛇以口齰。

《潛夫論·本政篇》:凡人君之治,莫大於和陰陽。陰陽者, 以天為本。天心順則陰陽和,天心逆則陰陽乖。 《張衡靈憲》:天體於陽,故圓以動。地體於陰,故平以靜。 天以陽迴,地以陰浮。日者,陽精之宗積而成鳥 象烏,而有三趾。陽之類,其數奇。月者陰精之宗積而 成獸象兔,陰之類,其數耦。

釋名:律述也,所以述陽氣也。

《蔡邕·獨斷》:五祀之別名門。秋為少陰,其氣收成,祀之 於門。祀門之禮,北面設主,於門左樞戶。春為少陽,其 氣始出生養,祀之於戶。祀戶之禮,南面設主,於門內 之西行。冬為太陰,盛寒為水,祀之於行。在廟門外之 西拔壤,厚二尺、廣五尺、輪四尺,北面設主,於拔上GJfont。 夏為太陽,其氣長養,祀之於GJfont。祀GJfont之禮,在廟門外 之東,先席於門奧西東,設主於GJfont。陘也中霤,季夏之 月,土氣始盛,其祀中霤。霤神在室,祀中霤,設主於牖 下也。

《參同契》:日月懸象章,天地媾其精,日月相撢持。雄陽 播元施,雌陰化黃包。

《水火情性章》:舉水以激火,奄然滅。光明日月相薄蝕, 常在朔朢間。水盛坎侵陽火衰,獨晝昏陰陽相,飲食 交感道自然。

《陰陽精氣章》:乾剛坤柔,配合相包。陽稟陰受,雄雌相 須。須以造化,精氣乃舒。

《養性立命章》:陽神日魂,陰神月魄。魂之與魄,互為室 宅。

《男女相胥章》:月受日化,體不虧傷。陽失其契,陰侵其 明。晦朔薄蝕,掩冒相傾。陽消其形,陰陵災生。

《法象成功章》:寅申陰陽祖兮,出入復終始。循斗而招 搖兮,執衡定元紀。

《人物志》:聰明者,陰陽之精。陰陽清和,則中叡外明。 《周易略例》:明彖夫少者,多之所貴也,寡者眾之所宗 也。一卦五陽而一陰,則一陰為之主矣。五陰而一陽, 則一陽為之主矣。夫陰之所求者,陽也。陽之所求者, 陰也。陽苟一焉,五陰何得不同而歸之。陰苟隻焉,五 陽何得不同而從之。故陰爻雖賤,而為一卦之主者, 處其至少之勢也。

《翼莊》:天地陰陽對生也,是非治亂互有也,將奚去哉。 誰得先物者乎哉。吾以陰陽為先物,而陰陽者即 所謂物耳。誰又先陰陽者乎。吾以自然為先。

《枕中書》:天失陰陽,水旱不節。人失陰陽,神根命竭。 《天隱子·安處篇》:天地之氣,有亢陽之攻肌,淫陰之侵 體,豈不防慎哉。

《元真子·鸑鷟篇》:空之寥曰:濛同茫唐,青冥蒼茫廓兮 而,包天裹地,誕陰育陽,其孰能大乎。吾之大乎 哉。

《濤之靈篇》:影之問乎光曰:吾昧乎體之陰,君昭乎質 之陽。

《譚子·化書》:陰陽相搏,不根而生芝菌。燥濕相育,不母 而生蝤蠐。是故世人,體陰陽而根之,GJfont燥濕而母之, 無不濟者。

《宋史·天文志》:六甲六星,主分陰陽,配節候。三公三 星,皆主宣德化、調七政、和陰陽之官也。三台六星, 兩兩而居,一曰泰階,所以和陰陽而理萬物也。 《樂志》:凡言樂者,必曰鐘鼓。蓋鐘為秋分之音而屬陰, 鼓為春分之音而屬陽。

《關氏易傳》:天生於陽,成於陰,陰成則陽去。生於陰,成 於陽,陽成則陰去。六爻初上,無位者,陰陽相去者也。 陰陽三五,一五而變七十二候。二五而變三十六 旬。三五而變二十四氣。

《漁樵問對》:漁者問樵者曰:小人可絕乎。曰:不可。君子 稟陽正氣而生,小人稟陰邪氣而生。無陰則陽不成, 無小人則君子亦不成。唯以盛衰乎其間也。陽六分則陰四分,陰六分則陽四分。陰陽相半則各五分矣。 由是知君子小人,四時有盛衰也。

《埤雅》:蟋蟀之蟲,隨陰迎陽。古文雲字作云,象雲回 轉之形。其上從二,二者,天中之陰也。天中之陰應之 於上,故地中之陽升而為雲。

《袪疑說》:筮以蓍,古法也。近世以錢擲爻,以錢之有字 者為陰,無字者為陽。故兩背為拆,兩字為單。朱文公 以為錢之有字者為面,無字者為背,凡物面皆屬陽, 背皆屬陰。或謂古者鑄金為貝,曰刀曰泉,其陰或紀 國號,如鏡,陰之有款式也。一以為陰,一以為陽,未知 孰是。

《爾雅》:翼蘘荷,宜在林木陰下。故古人云:蘘荷依陰,時 藿向陽。

鶴感於陽,故知夜半。鸛感於陰,故知風雨。

螳螂,小暑後五日而生,所應者微陰。

靈龜文五色,似玉似金,背陰向陽。

《易學啟蒙》:木陽而金陰,亦猶視陽而聽陰也。

《夢溪筆談》:六壬四月將,曰傳送。傳送者,四月陽極將 退,一陰欲生,故傳陰而送陽也。

《西溪叢語》:日者,眾陽之母,陰生於陽,故潮附之於日 也。月者,太陰之精,水乃陰類,故潮依之於月也。是故 隨日而應月,依陰而附陽。

揲蓍之法,用老陽老陰多少之數求之,即偏而不均。 若以奇偶之數求之,最為精妙。三奇老陽,三偶老陰, 一奇兩偶少陽,兩奇一偶少陰。

易,潛虛隆盛也。一陽之進必盛於夏,是謂隆暑,陰則 生矣。一陰之進必底於寒,是謂隆冬,陽亦形焉。五 爻暑至陰生,寒極陽萌。君子畏盈,小人怙成。

齊中也,陰陽不中則物不生。

《經外雜抄》:聖人春夏養陽,秋冬養陰,以從其根注云。 陽氣根於陰,陰氣根於陽,無陰則陽無以生,無陽則 陰無以化。全陰則陽氣不極,全陽則陰氣不窮。 水為陰,火為陽,陽為氣,陰為味。

年四十,而陰氣自半也,起居衰矣。

《路史·循蜚紀》:天陽而地陰,魂陽而魄陰,是故智氣歸 天,而體魄則歸地。神陽而鬼陰,君子陽而小人陰,是 故正直為神,而憸險則為鬼。德陽而欲陰,男陽而女 陰,是故德盛成男,欲盛成女。禽陽而獸陰,老陽而釋 陰,是故釋誤多毛,老誤多羽。

《因提紀》:五月旱熯,人知為暑也。而陰實生之,十月冰 霰,人知為寒也,而陽實始之。男十月毓於寅,女十 月毓於申。申為三陰,寅為三陽,故年運起焉。

《襌通紀》:律準乾,呂準坤,是故六陽乘位而始於復,六 陰乘位而始於姤。陰成於坤,陽成於乾。乾卦巳而位 亥,坤位申而卦亥。亥者乾坤之交,陰之極而陽之所 繇始也。

樂者,陰陽之和也。聖人者,協陰陽之聲,制其器以宣 其和而已。琴瑟者,樂之本。和者也,琴統陽,瑟統陰,以 陽佐陰,不可易也。是故登歌,惟王備琴瑟,諸侯則有 瑟而無琴。燕禮登歌,有瑟而已。所以別於王也。瑟惟 陰也,故朱襄鼓五絃之瑟。而群陰來,琴惟陽也,故虞 氏鼓五絃之琴,而南風至陰陽之應,各從其類。是以 伯牙鼓琴,而馬仰秣。瓠巴鼓瑟,而魚出聽。魚水物而 馬火物,以類應也。楊泉曰:琴欲高張,瑟欲下聲,數不 踰琴,以佐陽也。陽主生,故其情喜。陰主殺,故其情悲。 陰陽并毗,則寒暑不成,而四時忒矣。此帝女之鼓瑟, 所以動陰聲,而悲不能克也。

《梅譜》:花屬陽而象天,不屬陰而象地。按不音跗 《容齋續筆》:史傳稱百六陽九為GJfont,會以曆志考之。其 名有八:初入元百六曰陽九,次曰陰九,又有陰七陽 七,陰五陽五,陰三陽三皆謂之災歲。大率經歲四千 五百六十,而災歲五十七。以數計之,每及八十歲則 值其一。今人但知陽九之GJfont云,經歲者常歲也。 《容齋三筆》:坎位正北,當幽陰肅殺之地。其象於易,為 水為月。董仲舒所謂陰常居大冬,而積於空虛不用 之處。然而謂之陽,離位正南,當文明赫赫之地,於易 為日為火。仲舒所謂陽常居大夏,而以生育長養為 事。然而謂之陰,豈非以陰生於午,陽生於子。故邪司 馬正云,天是陽而南是陽位,故木亦是陽。所以木正 為南正也。火是地正,亦稱北正者。火數二,二地數地。 陰主北方,故火正亦稱北正。究其極摯,頗似難曉。聖 人無所云,古先名儒,以至於今,亦未有論之者。 《虞喜天文論》:漢太初曆十一月甲子夜半冬至,云歲 雄在閼逢,雌在攝提格。月雄在畢,雌在觜。日雄在子。 又云甲歲雄也,畢月雄也,陬月雌也。大抵以十干為 歲陽,故謂之雄。十二支為歲陰,故謂之雌。

《蠡海集》:雲為陽用,故龍騰則雲起。風為陰用,故虎嘯 則風生。或以雲為陰,風為陽者,謂其體也。GJfont雲乃陰 之體升,而為陽之用。風乃陽之體散,而為陰之用。是 以雲起也,石必滋。風行也,土必燥。

雲為陽,陽生施。雨為陰,陰生化。陽施而陰化。故雲密則雨降。陽施而陰不能化,則有雲而無雨,未有陽不 施而陰能化者。故有雨則未嘗無雲也。是以《易》曰:雲 行雨施,蓋陽可攝陰,陰不能強陽也。

雪為陰之極全,得水之成數,雪花每每皆六出。霜雪 者,雨露之凝結。水從金生,氣盈而見母,是以霜雪色 皆白也。

北斗位北而得七,為火之成數。南斗位南而得六,為 水之成數。此乃陰陽精神交感之義也。日生於東乃 有西酉之雞,月生於西乃有東卯之兔。此陰陽魂魄 往來之義也。

或問曰:夏月龍行雨,餘月否者,何。答曰:雨陰從地生, 夏日陽極在上,陰豈能生而升乎。不升則不降,龍潛 湫潭幽陰之處,一動而出,陰氣得附之以升,既升必 降。散而為雨,故夏日之雨則龍行也。

諺云:月如仰瓦,不求自下;月如張弓,少雨多風。GJfont月 有九行,月行八道。青白赤黑各二道,皆出入於黃道 之中。故曰九行。道不中而過南,則為陽道。道不中而 過北,則為陰道。行陽道則旱,行陰道則潦。月借日為 光,月生如仰瓦則行陰道,如張弓則行陽道也,明矣。 陽經而陰緯,經之體縱,緯之體橫。故天之度為經縱, 五星之纏為緯橫。縱為經而靜,故列宿曰經星。橫為 緯而動,故五星為緯星也。

地為天之平。地半以上氣,陽主之,地半以下水,陰主 之。

地之上,陽也。客陰來脅,和而為雨。地之下,陰也。客陽 來脅,散而為風。故雨從天降,風從地生。

陽無形,陰有形,故陽散而為風,陰蓄而為水。

陽氣出乎地之上,為風,風燥物。陰氣潛乎地之下,為 水,水濕物。風則無形,水則有形也。

陽之數,一三五七九。陰之數,二四六八十。蓋陽之數 有首而無尾,陰之數有尾而無首。是以陽會於首而 不至於足,陰會於足而不至於首也。

人與畜,凡動物血皆赤者,血為陰屬水。坎為水,中含 陽,血色赤,所含者陽也。離中之交,生氣之動也,去體 久即黑,熟之亦黑,返本之義也。

凡人之身,人中至尾閭為督脈,屬陽。齦交至會陰為 任脈,屬陰。兩臂表為陽,裏為陰。在身之上,應天傾西 北,故臂斂歸內,兩股外後為陽,內前為陰。在身之下, 應地不滿東南,故膝屈向後,身之上象西北,法天,為 陰不足。身之下象東南,法地,為陽不足也。

耳目為陽也,故便左。手足為陰,故便右。亦天地之義 爾。

男得陽氣根於子,女得陰氣根於午。男子之生也,抱 母向於子。女子之生也,負母向於午也。或曰男生必 伏,女生必偃。謂男陽氣在背,女陽氣在腹。予以為非 陽氣也,乃生氣也。男氣盛於陽,女氣盛於陰,背為陽, 腹為陰,觀溺水而死者可知矣,男伏而女偃。

人之夢,非神與物交,乃魂與物接。蓋開目為陽,魂居 其位,閉目為陰,魂離其位。則有時乎,與物接,故寢而 夢生焉。

天之氣為陽,陽必降。地之氣為陰,陰必升。故人身手 足三陽,自手而頭、自頭而足。手足三陰,自足而胸腹、 自胸腹而至於手。此陽降而陰升明矣。

四根三結之說者,手與頭并胸腹及足,為十二經之 根,皆在於此四處始,故曰四根也。手之三陽結於頭, 足之三陽結於足,足之三陰結於胸。腹手之三陰結 於手。蓋手足各有三陰三陽,必同結於一處,故曰三 結也。又有一說,手三陽一根也,手三陰一根也,足三 陽一根也,足三陰一根也。豈非四根乎。太陽為開,陽 明為闔,少陽為樞,陽之三結也。太陰為開,厥陰為闔, 少陰為樞,陰之三結也。是為四根三結矣。

天氣通於鼻,地氣通於口。鼻受氣,口受味。天陽有餘, 故鼻竅未嘗閉。地陰不足,故口嘗閉。必因言語飲食, 而方開也。

人身之肝位在於右,而脈胗卻見左手,脾位在於左, 而脈胗卻見右手。此亦陰陽互藏其宅之義也。 人之受氣而生,則先生鼻,鼻通肺,肺主氣也。男為陽, 陽生於子。女為陰,陰生於午。榮衛之行,子丑循膽肝, 午未循心小腸。是以男子生鼻之後,目即生焉。目應 肝膽。女子生鼻之後,舌即生焉。舌應心小腸。目現於 體外,陽之用也。舌隱於體內,陰之用也。

肝沉而肺浮,難經已詳言之。然肝為木,少陽之象也。 肺為金,少陰之象也。陰金反居上,陽木反居下者。GJfont 陰生於午,在上而趨下。陽生於子,在下而趨上也。是 以肺處上而肝處下。魂魄交互以往來,心為太陽,附 於少陰肺。腎為太陰,鄰於少陽肝。故肺形朝前,居陽 分也。肝形向後,居陰分也。

河以北,坎位也,故其人多內實。江以南,離位也,故其 人多內虛。內實者陽在內,宜寒瀉。內虛者陰在內,宜 溫補。

人之身隨二氣以相感。冬之日坎用事,陽在內,喜嗜熱物,滋其陽也。夏之日,離用事,陰在內,喜嗜冷物,益 其陰也。各從其類耳。

人之毛,乃血之餘。三陽之毛,皆顯於首。太陽之毛髮 也,少陽之毛眉也,陽明之毛鬚也。太陽居上,少氣多 血,故髮自幼即有,而日能長。少陽居中,多氣少血,故 眉自幼即有,而不能長。陽明居下,多氣多血,故鬚既 壯始有,而亦能長。以是知緣血然也。婦人無鬚者,GJfont 衝脈並陽明,行月事以時去,使陽明之血不能充。不 能充則血虛矣,由血虛所以鬚不生也。宦者傷其厥 陰之絡,耗其陽明之血,故無鬚也。而天宦之人則陽 明之血元不足也,三陰之毛皆潛於體。太陰指毛也, 少陰腋毛也,皆多氣少血,故不能盛。厥陰陰毛也,厥 陰少氣多血,而獨能盛。然三陰之毛幼皆無,既壯而 後始生也。

或問人身背為陽,腹為陰,何也。曰:此法天地之義也。 背在後以應北,北子位,陽生於子之象焉。腹在前,以 應南,南午位,陰生於午之象焉。

鳥之咮方者,趾方,近於陰,故夜不眠而能飛鳴。鳥之 咮尖者,趾尖,純於陽,故夜宿而不能飛鳴。鳥咮尖而 能夜飛鳴者,色純於陰也。若鴉頸既白而不純,故夜 不能飛鳴也。水鳥稟於陰,是以鸛鶴夜亦飛鳴。 凡卵,皆白在外而黃在內,及抱成形則黃變居外,白 變居內矣。何以知其然。觀夫雞鵝鴨,在殼內生毛者 俱黃毛。其飛禽外生毛者,身與吻俱黃,可驗此。蓋太 極之前陰包陽,太極之後陽包陰也。

鼠之前爪四指,陰也。後爪五指,陽也。故為陰陽之始 終。龜之前後爪亦同於鼠,故為陰陽之大用。

飛禽皆屬陽,故晝飛鳴而夜棲宿。然烏獨夜飛鳴者, 色黑屬陰,從其類也。鸛鶴夜飛鳴者,水鳥含陰,從其 性也。

走獸皆屬陰,故夜動而晝伏。然獨猿猴不分晝夜者, 緣食果實而居林棲樹,兼乎陽也。

飛禽為陽,皆食果穀,得天陽之氣也。走獸為陰,皆食 芻槁,得地陰之氣也。故飛禽巢居,走獸穴居。

水族乃陰中之陽,何以知其然歟。蓋羽禽,卵生者陽 也,水族亦多卵生,剛在外之物皆陽者。螺蚌龜鱉蝦 蟹皆殼在外,陽之氣輕而虛。鳥得陽氣多,故羽翎皆 空管,是以能高飛。魚乃陰物而得陽氣多,故腹內生 脬,是以能浮躍。魚目晝夜不瞑,因知其為陰物而得 陽多者也。

蟬近陽依於木,以陰而為聲。蟬則腹板鳴。蛩近陰依 於土,以陽而為聲,蛩則背翅鳴。蟬陽性和此,息而彼 作。蛩陰性GJfont,相遇必爭GJfont。 人為陽,物為陰,陽數自一而至九無尾,陰數自二而 至十有尾。故人無尾而,物皆有尾也。

陽奇陰耦,奇縱耦橫。陽為人得奇數,陰為畜得耦數。 奇數縱,故人首直。耦數橫,故畜首橫也。

或問曰:獸有尿,禽無尿,何也。答曰:獸得陰數,陰數無 始,為無上,故無翼。禽得陽數,陽數無終,為無下,故一 竅而無尿也。

坎離交互,坎本陽卻為月,離本陰卻為日。GJfont月含陽, 故有兔。日含陰,故有雞。雞兔乃東西之對待,是曰坎 離為二氣之交互也。

陰錯陽差有十二日,GJfont六十甲子分為四段,自甲子、 己卯、甲午、己酉各得十五辰,甲子之前三辰,值辛酉 壬戌、癸亥為陰錯。己卯之前三辰,值丙子、丁丑、戊寅 為陽差。甲午之前三辰值辛卯、壬辰、癸巳為陰錯。己 酉之前三辰,值丙午、丁未、戊申,為陽差。蓋四段中每 段除十二辰,各餘三辰,三四亦得十二辰,是為陰錯 陽差也。甲子、甲午為陽辰,故有陰錯,己卯、己酉為陰 辰,故有陽差也。

又一說甲子、甲午、己卯、己酉之前各三辰者,以天干 配地支,一周之後所餘三辰也。甲配子而歷盡於乙 亥,故丙子、丁丑、戊寅為陽錯,己配卯而歷盡於庚寅。 故辛卯、壬辰、癸巳為陰差也。丙午、丁未、戊申為陽差。 辛酉、壬戌、癸亥為陰錯者,就甲午、己酉上同此類推。 十二肖屬子,為陰極。幽潛隱晦以鼠配之,鼠藏GJfont。午 為陽極,顯易剛健,以馬配之,馬快行。丑為陰,俯而慈 愛,以牛配之,牛舐犢。未為陽,仰而秉禮,以羊配之,羊 跪乳。寅為三陽,陽勝則暴,以虎配之,虎性暴。申為三 陰,陰勝則黠,以猴配之,猴性黠。卯酉為日月二門,二 肖皆一竅,兔舐雄毛則孕感而不交也。雞合踏而無 形,交而不感也,辰巳陽起而變化。龍為盛,蛇次之。故 龍蛇配辰巳。龍蛇者變化之物也。戌亥陰斂而持守, 狗為盛,豬次之。故狗豬配戌亥。狗豬者,鎮靜之物也。 或云皆取不全之物,配肖屬者,非也。庶物萬類豈特 十二哉。況無義理不足信也,明矣。

十干甲萬物之始,生氣之原。草木初生,破土而出,必 有兩葉。葉中透氣,故甲字象形,如兩葉相抱也。乙,甲 陽乙陰甲既出而陽已露於上,根必下盤以為固。故 乙字亦象形,如草木之根屈曲也。丙,火炎上而銳長,養於南離,炳然而煥爛,乃其盛也。下虛而上齊,故丙 丁之字皆平頭。丁,丁者壯也。萬物至盛夏莫不皆壯, 居正陽之位,適足與陰相當,故丁又有相當之義。戊, 萬物依土而生四行,依土而立,戊配陽,土戊茂也。物 得而茂,又茂有成之義,故能為物之始終。己為陰,土 不能獨為,必因陽以用起己。巳也,依陽而起,從陽而 已,亦始終之義爾。庚,西方金氣,為秋,萬物歷離明燥 極。至秋金則微,陰始生,物得更甦。庚者更也。辛者,新 也,金,為成實物。至秋而收斂,變陽而為陰,一新之意 存焉。壬,物無終絕之理,將盡必復生。北方冬水,物氣 將盡,故先含生意。壬者妊也,物至此而懹妊也。癸者, 揆也,物出有歸,閉藏為終,終遂天真,同歸一揆也。 十二支子為一陽,北方至陰。一陽至,萌生氣之端。故 子者,孳也,以含孳育之義。丑者,紐也,微陽雖生而體 尚弱,未免艱澀。故紐結而未能舒也。寅居東北,陰陽 之交。離陰而詣陽,敷布而條暢。寅者,演也,萬物至此 而廣演矣。卯位正東,日出之所。融和之方,物至此而 咸得茂盛。卯者,茂也。辰者,震也,陽氣至此已盛,陽主 動,動則變化生焉。物皆得遂其所也。巳為純陽,居於 生長之方,萬物盛起,氣浮於表,故曰巳者,起也。午者, 陽已極而陰初萌,陽由於上,陰潛於下,有相忤之意。 又曰午者,大也,物至此而無不大也。未,陽已過盛而 陰漸,臨陰陽交際已成實也。物既實則有味存焉。未 者,味也。申氣歷南維而陽,極至西南而陰始回。陰陽 既調,物情得伸,故申者,伸也。酉者,酋也,陰之首也。是 以夷狄之帥為酋長,陰氣收斂,萬物猶緒也。戌者,滅 也,陽氣至此而將滅。九月霜隕,木衰,水泉即涸也。亥 純陰,既極物無終盡。荄核獨存,荄根也,核種也。莖葉 雖敗,根種自存,生生之義也。

火隨五行而發見,有陰陽之分焉。陰則有形而無質, 陽則形質皆全備。水土陰也,巨海夜有火光,曠野夜 有燐火。近之則方無,乃有形無質者也。金木陽也,鑽 斫竹木而生,戛擊金石而出,皆能焚燎。乃有形復有 質,形質全備者也,故曰有陰陽之分焉。

水火乃陰陽之極,坎離之象著。坎內含一陽,生氣也。 故水中能容物。離中含一陰,死氣也。故火中不容物。 或問曰:後天之數,又何所取,起答曰:數用陽生而陰 成,陰生而陽成。壬子陽一生,癸亥陰六成,一六,水之 生成也。丁巳陰二生,丙午陽七成,二七,火之生成也。 甲寅陽三生,乙卯陰八成,三八,木之生成也。辛酉陰 四生,庚申陽九成,四九,金之生成也。辰戌陽五生,丑 未陰十成,五十,土之生成也。獨遺戊己土,以百數歸 之,用包眾數為該括之,司所囊五行也。

植者陰物也,故天以清氣滋之,雨露是也。動者陽物 也,故地以濁味養之,食飲是也。

動物屬陽,氣在上,故呼吸出口鼻。植物屬陰,氣在下, 故根荄藏地中。

大冶之中,盛夏必凍。大海之中,夜黑有光,以真離真 坎之義也。陽極之離中有真陰,陰極之坎中有真陽, 故也。

夫陰陽者,氣聚成形,形成為質,形成猶柔,至質方剛。 形未能動,質具方動。海沫之結,石乳之凝,皆先柔而 後剛。含胎之腹、抱伏之卵,皆先靜而後動。此天一生 水,地二生火之義矣。魄始聚而魂隨之,形質具而魂 魄交,然後各得其所,以為生。此天三生木,地四生金 之義也。體全以成,性理具以為物。此天五生土之義 也。是以太極未分之前,萬事萬類一源,故曰陰陽一 太極也。

水居地上,陽分,精浮而附於天為氣,氣行乎天。氣潛 地下,陰分,精浮而附於地為水,水行乎地。氣陽也,始 於東而盛於南。水陰也,始於西而盛於北。天行陽分, 自東升而西沉。天行陰分,自西沉而東升。沉則氣化 水,升則水化氣。大海不盈溢者,氣之精浮於地。水生 於西北,而止息於東南,氣生於東南,而降墜於西北。 氣不輸精,則萬物為之枯槁。水不輸精,則巨海為之 泛溢。是故氣輸精於地,水輸精於天。水之流必歸於 東南者,天地之形,西北高而東南低,水皆發於西北, 而聚於東南。氣之行必歸於西北者,日月之躔,東南 壯而西北殘,氣皆發於東南,而聚於西北。陰陽升降 之義,氣也,水也,一體而二用。

月為陰,主乎水。日為陽,主乎氣。月行至於子午之位 則極盛,故潮汐生焉。日行至於子午之位則極盛,故 寒暑甚焉。夏為陽,夏之日午為酷暑。冬為陰,冬之夜 半為嚴寒。

六氣布於地支,而陽有太陽、陽明、少陽,陰有太陰、少 陰、厥陰。然陽曰陽明,陰曰厥陰,GJfont以循行差次而立 義。緣陽明居於太少之間,故為陽明,乃二陽相交以 為明。厥陰居於太少之後,故為厥陰。厥者極盡之謂 也。

或問曰:三春九夏之說,又曰三冬九秋者,何。答曰:易 於東北為陽,南西為陰,故有三冬三春、九秋九夏。三為陽始,九為陽終。始為陽中之陽,終為陽中之陰,故 也。仍有三秋之說者,春為陽始,秋為陰始。所以始皆 稱陽數,至於冬則不稱,九夏則不稱三也。

《輟耕錄》:唇之上,何以謂之人中。若曰人身之中半,則 當在臍腹間。蓋自此而上,眼耳鼻皆雙竅。自此而下, 口暨二便,皆單竅。三畫陰,三畫陽,成泰卦也。

人稟天地五行之氣以生,手三陽三陰,足三陽三陰, 合為十二經,以環絡一身。往來流通,無可間斷。其胍 應於兩手三部焉,蓋胍以肉為陽GJfont,以血為陰,浮者 為表為陽,沉者為裏為陰。遲者為陰,主寒。數者為陽, 主熱。

《凝齋筆語》:陽主笑,陰主哭,故同人,號咷指六二,笑指 九五也。

罍尊陽也,在阼犧尊陰也,在西堂上以陽為主也。縣 鼓,陽也,在西。應鼓,陰也,在東。堂下以陰為主也。 《庸齋日記》:伏羲八卦,初畫以奇偶,分兩儀。蓋陰陽立 象之大辨也。因陰陽二體又以太少分四象,只就第 二畫以陽之陽曰太陽,陽中之陰曰少陰,陰之陰曰 太陰,陰中之陽曰少陽。及三畫已成,則名為八卦。而 上畫又各有陰陽,震初一陽而上二陰,陰猶盛也。離 上下二陽而一陰在內,陰猶中也。兌二陽在下一陰 在上,陽類進而陰將消,至乾則純陽矣。巽初一陰而 上二陽,陽猶盛也。坎上下二陰而一陽在內,陽猶中 也。艮二陰在下,一陽在上,陰群興而陽將伏。至坤則 成陰矣。此俱以象畫取次定位也。又易只是陰陽,陰 陽盡天地之道矣。故曰一陰一陽之謂道。太極者陰 陽之本,動靜者陰陽之機,天地者陰陽之體,健順者 陰陽之德,生成者陰陽之功。消長進退,屈伸往來,則 皆陰陽互根相襌之妙用,無他事也。

《崔後渠集》:流者陽也,凝者陰也。陰生物,非陽運之則 弗能。故陽得陰而行,陰得陽而靈。若曰陰陽一氣爾, 人死而魂魄離者,何居。

《耄餘雜識》:太極動而生陽,靜而生陰。生則自無而有 也。故釋之者曰:陽非至此而後有,陰非至此而後有。 盍亦曰動而為陽,靜而為陰者,之免於分疏也。易曰: 一陰一陽之謂道矣。又曰:陰陽不測之謂神,不測則 有無俱泯。神則無事於言矣。故曰大易不言有無。 離為火,離,二陽在外,一陰在內。凡爻二畫者謂之陰, 故曰離中虛。坎為水,坎,二陰在外,一陽在內,凡爻一 畫者謂之陽,故曰坎中滿。火無體附麗而見。離者,麗 也。火以用行故外光。水有形,就下而流。坎者陷也。水 以體行,故內照。

陰陽二氣氤氳交互,則能為雲作雨,或陰氣少而陽 多,或陰氣多而陽少,皆不能為雨。小畜之五陽一陰, 陰氣少也。小過之四陰二陽,陽氣少也,故皆不雨。 《楊升菴集》:冬至陰極陽生,桃、梅、李、杏、花皆五出。夏至 陽極陰生,威靈、仙鹿、蔥、射干、淨瓶、蕉、梔子花皆六出。 《來瞿唐集》:陰陽之氣如一箇環,動靜無端,陰陽無始, 未曾斷絕,特有消息盈虛耳。朱子說陽無驟至之理, 又說一陽分作三十分云云。雙峰饒氏說坤字介乎 剝復二卦之間云云。通說零碎,了似把陰陽之氣作 斷絕了又生起來。殊不知陰陽剝復,就是月一般。月 原不曾絕斷,止有盈缺耳。

《辛天齋集》:一陰一陽之謂道,聖人安能取吾心之陰 而盡去之。一陰一陽之謂道,聖人又安能取世道之 陰而盡去之。一斡旋焉,則陰其為吾心之沉潛乎。陰 其為世道之恬靜乎。然則陰不可抑歟。曰斡旋者,抑 之也。抑之則陰亦善矣。所以為沉潛,為恬靜也。不抑 之方為惡。蹢躅之孚能免哉,噫非獨立萬物之表者, 安足以議此。

先天與洛書而並觀,則陽善而陰惡,陽治而陰亂。與 河圖而並觀,則陰陽皆為善也。天德純而王道普,人 事純而化機符。

《蒙泉雜言》:竅,陰也,其數十而用者九。指,陽也,其數十, 其一無名而附於中。陰陽各虛其一也。天數五,地數 五,五十者天地之數,虛其一者道也。

乾左旋陽,進交於陰也。坤右轉陰,進合於陽也。陰陽 交,萬化生也。

血少陰也,金也,故其氣腥。尿太陰也,水也,故其氣臊。 髓少陽也,木也,故其氣羶。屎太陽也,火也,故其氣臭。 津隱於舌,通於脾,故其氣香。

乾離艮巽,巽為陽之終。坤坎兌震,震為陰之終。震巽 者,陰陽之交會也。

《徐渭游泄五記》:是觀也:洞巖奇於陰,五泄奇於陽,而 七十二峰兩壁夾一壑,時明時幽,時曠時逼,奇於陰 陽之間。

陰陽部外編编辑

古三墳山:墳潛山陰,陰君土,陰臣野,陰民鬼,陰物獸。 陰陽樂,陰兵妖,陰象冬。深潛其山,陰之象也。地德 廣大,為陰君也。野分地理,故為陰臣也。人死曰鬼,陰 之民也。獸行於地,陰之物也。樂本聲音,為陰之陽也。 陰告人,主厥罰,妖異也。冬主閉藏,陰之象也。

連山陽,陽君天,陽臣幹,陽民神,陽物禽,陽陰禮,陽兵 譴,陽象夏。山之相連如陽氣也。天覆群物,陽之君 也。十幹相配,陽之臣也。神變萬物,陽之民也。禽飛戾 天,陽之物也。禮主卑己,陽之陰也。天垂譴象,陽之兵 也。夏長萬物,陽之象也。

《錄異記》:袁起者,後漢時湘中人。忽醉,三日始醒,皆聞 酒氣,自言與天人飲。後任漢陽令,逆說豐儉有驗。日 判陽,夜判陰。

《海錄碎事》:方丈西北有陰,成大山。滄浪西有陽,長大 山。此陽九百六之標,揭百六之運將至,即陽長水竭, 陰成水架。陽九之運將至,則陰成水竭,陽長水架。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