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43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四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四十三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四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四十三卷目錄

 月部雜錄

 月部外編

乾象典第四十三卷

月部雜錄编辑

《易經·小畜·上九》:既雨既處,尚德載,婦貞,厲。月幾望,君 子征,凶。程傳月望則與日敵矣。幾望,言其盛將敵也。不 已,則將盛于陽,而凶矣。於幾望而為之戒,曰:婦將敵 矣。君子動則凶也。幾望將盈之時,若已望,則陽已消 矣。尚何戒乎。

《歸妹·六五》:帝乙歸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月 幾望,吉。程傳月望陰之盈,盈則敵陽矣。幾望未至於盈 也,五之貴高常不至。於盈極則不亢,其夫乃為吉也。 中孚六四:月幾望,馬匹亡,無咎。大全方氏曰:月幾望不 處盈也,以陰居陰,履柔處,正不敢敵陽,此人臣功業 已盛而不敢居其盛者。故為月幾望之象。

《書經·周書·洪範·四五紀》:一曰歲,二曰月。大全臨川吳氏 曰:月自合朔至來月合朔,凡二十九日,六辰有奇,月 與日一會也。以晦朔弦望,定月之大小,是為一月之 紀。

《詩經·齊風·雞鳴章》:匪東方則明,月出之光。

《東方之日章》:東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闥兮。 《陳風·月出章》:月出皎兮,佼人僚兮,,月出皓兮,佼人 懰兮,,月出照兮,佼人燎兮。

《小雅·天保章》:如月之恆。朱注恆弦也,月上弦而就盈。大全 孔氏曰:八日九日月體大率正半,昏而中,似弓之張, 而弦直,謂之上弦,此取漸進之義,故云上弦。不言望。 《禮記·鄉飲酒義》:讓之三也。象月之三日而成魄也。陳注 劉氏曰:以月魄思之,望後為生魄,然人未嘗見其魄。 蓋以明盛則魄不可見,月魄之可見,惟晦前三日之 朝,月自東出,明將滅,而魄可見。朔後三日之夕,月自 西將墮,明始生,而魄可見。過此則明漸盛而魄不復 可見矣。蓋明讓魄則魄現,明不讓魄則魄隱。

《易》:乾,鑿度。月,坎也,水魄。聖人畫之,二陰一陽,內剛外 柔,坎者水,天地脈,周流無息,坎不平,月水滿而圓,水 傾而昃,坎之缺也。月者闕水道。聖人究得源脈,浰涉 淪漣,上下無息,在上曰漢,在下曰脈,潮為澮,隨氣曰 濡,陰陽礡礉為雨也。月陰精水為天地,信順氣而潮, 潮者水氣來,往行險而不失其信者也。

《尚書·考靈耀》:月合地統。

《詩》:推度災月,三日成魄,八日成光,蟾蜍體就,穴鼻始 萌。

《春秋·感精符》:月,太陰之精,海蚌食其光生珠。

《春秋·孔演圖》:蟾蜍,月精也。

《春秋·元命苞》:月之為言闕兩,設以蟾蜍與兔者,陰陽 雙居,明陽之制陰,陰之倚陽。

《禮斗威儀》:政太平則月圓而多輝,政昇平則月清而 明。政頌平則赤明,政和平則黑明,政象平則白明, 君乘土而王,其政平則月圓而多暈。

《洛書·甄耀度》:月者,陰之精,地之理。

《三墳書·山墳》:象,臣,月。

《形墳》:月天夜明。月地斜曲,陰形月天,月淫地,月 伏輝,日月代明,山月升騰,川月東浮,雲月藏宮,氣月 冥陰。月山斜GJfont月川曲池。月雲素雯。,月氣 夜圓。

《管子·四時篇》:北方曰月,其時曰冬,其氣曰寒,寒生水 與血,其德淳越溫。怒周密其事。號令修,禁徙民,令靜 止,地乃不泄。斷刑致罰,無赦有罪,以符陰氣。大寒乃 至,甲兵乃強,五穀乃熟,國家乃昌,四方乃備,此謂月 德,月掌罰,罰為寒。

《關尹子·五鑑篇》:紛紛想識,皆緣有生,曰想曰識,譬如 犀牛望月。月形入角,特因識生,始有月形,而彼真月, 初不在角,胸中之天地萬物亦然。知此說者,外不見 物,內不見情。

《文子·上德篇》:月望日奪光,陰不可以承陽。

范子:月者尺也,尺者紀度而成數也。

尸子:使星司夜,月司時,猶使雞司晨也。

《呂子·精通篇》:月也者,群陰之本也。月望則蚌蛤實,群 陰盈,月晦則蚌蛤虛,群陰虧。夫月形乎天而群陰化 乎淵。

《勿躬篇》:聖王之德融乎,若月之始出,極燭六合而無 所窮屈。

《淮南子·天文訓》:積陰之寒氣為水,水氣之精者為月。 月者陰之宗也,是以月虛而魚腦減,月死而蠃蛖 膲。方諸見月,則津而為水。《墜形訓》:蛤蟹珠龜,與月盛衰。

《覽冥訓》:畫隨灰而月暈闕。以蘆草灰圜,畫缺其一 面,則月暈亦缺于上。

《方諸》:取露於月。

《說林訓》:明月之光,可以遠望,而不可以細書。百星 之明,不如一月之光。

《揚子·修身篇》:三年不目,月精必矇。

《十洲記》:冬至後,月養魄于廣寒宮。

《新論》:箕麗于月,而飄風起。將以權決為本,卒以齊 力為先。是以列宿滿天,不及朧月,形不一,光不同也。 《論衡》:濤之起也,隨月盛衰小大滿損不齊同,如子胥 為濤,子胥之怒,以月為節也。

《風俗通義》:吳牛望見月則喘,使之苦于日,見月怖喘 矣。按《太平御覽》云云。按《風俗通》今本無。

《張衡·靈憲》:月者,陰精之宗,積而成獸象、兔陰之類,其 數耦。

《參同契·聖人上觀章》:三日出為爽,震庚受西方,八日 兌受丁,上弦平如繩,十五乾體就,盛滿甲東方。蟾蜍 與兔魄,日月氣雙明,蟾蜍視卦節,兔者吐生光。七八 道已訖,屈折低下降,十六轉受統,巽辛見平明,艮直 于丙南,下弦二十三,坤乙三十日,東北喪其朋,節盡 相禪與,繼體復生龍,壬癸配甲乙,乾坤括始終,七八 數十五,九六亦相應,四者合三十,陽氣索滅藏。 《魏志·管輅傳注》:輅謂石苞曰:三五盈月,清耀燭夜。可 以遠望,及其在晝,明不如鏡。

《晉書·天文志》:北極五星第一星,主月太子也。

《博物志》:兔舐毫,望月而孕,口中吐子。

《禽經》:鵝月。伏月卵,則向月取其氣,助卵也。 郭璞《省刑疏》:月者屬坎,群陰之府,所以照察幽情,以 佐太陽精者也。

《抱朴子》:俗有見遊雲西行而謂月之東行。月初生 如破環。今月不及古月之朗。

《西京雜記》:漢掖庭有月影臺。

《古今注》:漢明帝時,太子舍人作歌詩四章,以贊太子 之德,二曰月重輪。

《虞喜安天論》:俗傳月中仙人桂樹,今視其初生,見仙 人之足漸已成,桂樹後生。

《拾遺記》:嗽月獸,形似豹,飲金泉之液,食銀石之髓,夜 噴曰氣,其光如月,軒轅時獲焉。

《南史·謝莊傳》:孝武問顏延之曰:謝希逸《月賦》何如。答 曰:美則美矣,但莊始知隔千里兮共明月。帝召莊以 延之答語語之,莊應聲曰:延之作《秋胡》詩,始知生為 久離別,沒為長不歸。帝撫掌竟日。

《謝弘微傳》:弘微,孫朏胐次子,譓不妄交。接門無雜賓, 有時獨醉,曰:入吾室者,但有清風對吾,飲者惟當明 月。

《世說》:劉尹云:清風朗月,輒思元度。

《唐書·儀衛志》:大橫吹部有節,鼓二十四曲,二十一對 月。

《張志和傳》:陸羽嘗問,孰為往來者。對曰:太虛為室,明 月為燭。與四海諸公共處,未嘗少別也。何有往來。 《王琚射經》:左手輪指坐腕,弝弓箭,如懷中吐月之勢。 《法苑珠林》:依立世阿毘曇論有云:云何黑半,云何白 半。由日黑半,由日白半。日恆逐月,行一日相近,四萬 八千八十。由旬日日相離,亦復如是。若相近時,日月 圓,被覆三,由旬又一,由旬三分之一以是事。故十五 日月,被覆則晝,是日黑半圓滿,日日離月,亦四萬八 千八十。由旬月日,日開三,由旬又一,由旬三分之一 以是事。故十五日月則開淨圓滿世閒,則名白半圓 滿,日月若最相離,行是時,月圓世閒,則說白半圓滿, 日月若共一處,是名合行世閒,則說黑半圓滿。若日 隨月後行,日光照月光,月光麤,故被照生影,此月影 還,自翳月,是故見月後,分不圓。以是事,故漸漸掩覆。 至十五日,覆月都盡,隨後行時,是名黑半,若日在月 前行,日日開淨,亦復如是,至十五日具足圓滿,在前 行時,是名白半,智度論云:一月或三十日半,或三十 日,或二十九日半,或二十七日半,有四種月。一者日 月,二者世間月,三者月月,四者星宿月。日月者三十 日半,世間月者三十日。月月者二十九日加六十二 分之三十。星宿月者,二十七日加六十分之二十一。 閏月者,從日月世閒月二事中出,是名十三月,或十 三月名一歲。是歲三百六十六日,周而復始。

《酉陽雜俎》:昆吾陸鹽,周十餘里無水自生末鹽,月滿 則如積雪,味甘。月虧則如薄霜,味苦。月盡則全盡。 《雲溪友議》尉遲匡塞上曲云:夜夜月為青塚鏡,年年 雪作黑山花。

摭言裴筠婚,蕭楚公女問名,未幾,便擢進士第。羅隱 以一絕刺之,詩曰:細看月輪還有意,信知青桂近嫦 娥。

《雲仙雜記》:皇甫湜稱韓愈文曰:穿天心出月脅。 虞松方春以謂:握月擔風,且留後日,吞花臥酒,不可過時。

《書譜》:纖纖乎,似初月之出天涯,

《續博物志》:月上下弦之時,觸醬輒壞,里俗忌之, 《高誘注淮南子》云:方諸大蛤,熟摩拭令熱以向月,則 水生。《許慎說文》曰:諸珠也方石也。

日月蝕而私者,生兒則多疾,日月晦朔弦朢而私者, 生兒則愚癡瘖GJfont。 朱草狀如小桑,栽長三四尺,枝葉皆丹,汁如血,朔朢 生,落如蓂莢,周而復始。

《宋史·天文志》:天柱五星主晦朔晝夜之職。

《周敦頤傳》:敦頤,字茂叔,黃庭堅稱其人品甚高,胸懷 灑落,如光風霽月。程顥曰:自再見周茂叔後,吟風 弄月以歸有吾與點也之意。

墨客揮犀,黃魯直使予對句曰:呵鏡雲遮月。對曰:啼 妝露著花。

《六一詩話》:蘇子美《新橋對月》詩所謂:雲頭灩灩開金 餅,水面沈沈臥彩虹者,時謂此橋非此句雄偉不能 稱也。

《嬾真子》:今之僧尼戒牒云:知月黑白大小,及結解夏 之制,皆五印度之法也,中國以月晦為一月,而天竺 以月滿為一月。唐《西域記》云:月生至滿謂之白月,月 虧至晦謂之黑月。又其十二月所建,各以所直,二十 八宿名之如中國建寅之類是也,故夏三月自四月 十六日至五月十五日謂之額沙茶月,即鬼宿名也。 自五月十六日至六月十五日,謂之室羅伐挐月,即 柳星名也。自六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日,謂之婆達 羅缽GJfont月,即翼星名也。黑月或十四日或十五日,月 有大小故也。中國節氣與印度遞爭半月,中國以二 十九日為小盡,印度以十四日為小盡,中國之十六 日乃印度之初一日也,然結夏之制宜如西域記用, 四月十五日乃屬逝瑟吒月,乃印度四月盡日也。 《雲笈七籤》:GJfont月精法:凡月初出時,月中時,月入時,向 月立正,不息八通,仰頭GJfont月精,八咽之,令陰氣長,婦 人GJfont之,陰精益盛,子道通。 《夢溪筆談》:北齊向子信候天文,凡月前有星,則行速, 星多則尤速,月行自有GJfont速定數。然遇行疾曆其前, 必有星,如子信說,亦陰陽相感,自相契耳。按此說似月前無

星行之GJfont速難見有星則見之星多愈易見耳乃謂陰陽相感殊不知七政之行千載不容差謬也

《後山談叢》:中秋陰暗,天下如一,中秋無月,則兔不孕, 蚌不胎,蕎麥不實,兔望月而孕,蚌望月而胎,蕎麥得 月而秀,世兔皆雌,惟月兔雄爾,故望月而孕。

《毛詩名物解》:《說文》曰:太陰之精象形,古文作月,內象 蟾桂之形,故夕從月半見。而林罕以為象其未有蟾 桂之狀也。釋名曰:月闕也,言滿則復缺也。朔,月初之 名也,朔,蘇也,月死後,蘇生也。晦,月盡之名,晦,死也,死 為灰月,光盡似之也。禮曰,大明生於東,月生於西,蓋 朔而月出西,序夕見莫也,故王者早見曰朝,暮見曰 夕,義取諸此,所謂朝夕放於日月者也,至朢然後出 於東方,夕見。尚書大傳以為,晦而月見西方謂之朏, 朔而月見東方謂之朒,蓋言異也。詩曰:東方之日兮, 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東方之月 兮,彼姝者,子在我闥兮,在我闥兮,履我發兮。履,禮也, 而日月之盛皆在東方,故詩舉以刺襄而言男女淫 奔,不能以禮化也。蓋君無失道,如東方之日,以禮即 我,故彼姝者,子在我室兮也。臣無失道,如東方之月, 以禮發我,故彼姝者,子在我闥兮也。詩曰:如日之升, 如月之恆。恆,上弦也,字或作緪,GJfont宜以緪為正,升言 有隆而無降,恆言有盈而無虧也。書曰:哉生明。又曰: 哉生魄。說者以謂,朔後月明生而魄死,朢後月明死 而魄生,故書以朏朢生明生魄紀月甲子紀日也。揚 子曰:未朢則載魄於西,既朢則終魄於東,其愬於日 乎。此言士之或貴或賤,或肆或拘,其在上與之如何 而己。《風俗通》曰:吳牛望月而喘,言使之苦於日矣,是 故見月而喘。蓋傷禽驚於虛,疲牛望而喘,物之憚怯, 見似而驚,有如此者。屈子曰:懲於羹者吹齏,此之謂 也。舊說,積陽之氣生火,火氣之精為日,積陰之氣生 水,水氣之精為月,故陽燧取火於日,方諸取水於月。 《易》曰:離為日,坎為月,其以此乎。

《彥周詩話》:作詩押韻是一巧,中秋夜月詩,押尖字,數 首之後,一婦人詩云:蚌胎光透殼,犀角暈盈尖。 《春渚紀聞》:王荊公言,月中彷彿有物,乃山河影也,至 東坡先生,亦有正如大圓鏡,寫此山河影,妄言桂兔 蟆,俗說皆可屏之句,以二先生窮理盡性,固當無可 議者,然尚有未盡解處,今以半鏡懸照物像,則全而 見之,月未滿則中之物像亦只半見,何也。

東坡先生云,中秋月明則是秋必多兔,野人或言兔 無雄者,望月而孕,信斯言,則木蘭詩云,雌兔眼迷離, 雄兔腳撲朔,何也。

《東京夢華錄》:中秋夜,貴家結飾臺榭,民間爭占酒樓 翫月,絲簧鼎沸,近內庭居民夜深遙聞笙竽之聲,宛 若雲外。《本草拾遺》:江東諸處每至四五月後嘗於衢路拾得 桂子,大如貍豆,破之辛香,故老相傳是月中下也,北 方獨無者,非月路也。

《蠡海集》:太陰之行,與日同宮為晦朔,對宮為朢日,明 晝,月明夜。初一、初二,日月同於卯時,出卯宮至酉時, 日月俱沒於酉位,故月夜行於地下,出地下,日稍近 則不能明也。初三、初四卯時,月到寅宮,自寅加卯,遞 數至申位逢酉,故月生於申。初五、初六卯時,月到丑 宮,自丑加卯,遞數至未位逢酉,故月生于未。初七、初 八、初九卯時,月到子宮,自子加卯,遞數至午位逢酉, 故月生於午。初十、十一卯時,月到亥宮,自亥加卯,遞 數至巳位逢酉,故月生於巳。十二、十三卯時,月到戌 宮,自戌加卯遞數至辰位逢酉,故月生於辰。十四、十 五、十六卯時,月到酉宮,自酉加卯遞數至卯位逢酉, 故月生於卯。十七、十八卯時月到申宮,自申加卯,遞 數至寅位逢酉,故月死於申。十九、二十卯時,月到未 宮,自未加卯,遞數至丑位逢酉,故月死於未。二十一、 二十二、二十三卯時,月到午宮,自午加卯,遞數至子 位逢酉,故月死於午。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卯時,月 到巳宮,自巳加卯,遞數至亥位逢酉,故月死於巳。二 十七、二十八、二十九卯時,月到辰宮,自辰加卯,遞數 至戌位逢酉,故月死於辰。三十日卯時,月到卯宮,自 與日近,故月全死,與日會而為晦矣。是以初一二卯 時出,初三四辰時出,初五六巳時出,初七八九午時 出,初十十一未時出,十二三中時出,十四五六酉時 出,十七八戌時出,十九二十亥時出,二十一二三子 時出,二十四五六丑時出,二十七八九寅時出,三十 日亦卯時出也。蓋月出地上,則明卯酉分地平,卯酉 上為出地,卯酉下為入地,日生於東,月生於西,其此 之謂歟。

諺云:月如仰瓦,不求自下,月如張弓,少雨多風,蓋月 有九行,月行八道,青白赤黑各二道,皆出入於黃道 之中,故曰九行。道不中而過南,則為陽道,道不中而 過北,則為陰道。行陽道則旱,行陰道則潦,月借日為 光,月生如仰瓦則行陰道,如張弓則行陽道也,明矣。 《揮麈餘話》延福宮曲燕記:上命近侍取茶具,親手注 湯擊拂,少頃,白乳浮醆,面如疏星澹月。

《容齋隨筆》:世俗多言李太白在當塗采石,因醉泛舟 於江,見月影,俯而取之,遂溺死,故其地有捉月臺。予 按李陽冰作《太白草堂集序》云,陽冰試弦歌於當塗, 公疾亟草槁萬卷,手集未修,枕上授簡俾為序。又李 華作太白墓誌,亦云賦臨終歌而卒,乃知俗傳良不 足信,蓋謂與杜子美因食白酒牛炙而死者同也。 《西溪叢語》:杜甫《月》詩云:塵匣元開鏡,風簾自上鉤,乃 用沈雲卿月詩,臺前疑掛鏡,簾外自懸鉤。

月盈於朔朢,消於朏魄,虛於上下弦,息於輝朒。 《讀書雜鈔》:月三日而成魄。朱氏曰:魄者,月之有體而 無光處也,故書言哉。生明旁死魄,皆謂月二三日,月 初生時也,凡言既生魄,皆謂月十六日,月始闕時也。 鄉飲酒義兩言月三日而成魄,則是漢儒專門陋學, 未嘗讀尚書者之言耳,疏知其謬而曲徇之故,既言 月明盡而生魄,又言月二三日而生魄,何相戾之甚 邪。

《搜采異聞錄》《酉陽雜俎·天咫篇》載:月星神異數事,其 命名之義,取國語楚靈王曰,是知天咫,安知民則之 說。其紀月中蟾桂,引釋氏書言,須彌山南面有閻扶 樹,月過樹影入月中。或言月中蟾桂地影也,空虛水 影也。予記東坡《鑒空閣》詩云:明月本自明,無心孰為 境,挂空如冰鑑,寫此山河影,我觀大瀛海,巨浸與天 永,九州居其間,無異蛇盤鏡,空水兩無質,相照但耿 耿,妄云桂兔蟆,俗語皆可屏。正用此說。其詩在集中 題為和黃秀才,頃予游南海西歸之日,泊舟金利山 下,登崇福寺,有閣枕江流,標為鑒空,正見詩牌,揭其 上,蓋當臨賦處也。

月盈至滿謂之白分,月虧至晦謂之黑分,白前黑後 合為一月。又曰,日隨月後,行至十五日,覆月都虧,是 名黑半。日在月前,行至十五日,俱足圓滿,是名白半。 《癸辛雜識》:明皇游月宮一事,所出亦數處。《異聞錄》云: 開元中,明皇與申天師洪都客夜遊月中,見所謂廣 寒清虛之府,下視玉城嵯峨,若萬頃琉璃田,翠色冷 光,相射炫目。素娥十餘,舞於廣庭,音樂清麗,遂歸。製 霓裳羽衣之曲。唐逸史則以為,羅公遠而有擲杖化 銀橋之事。集異記則以為葉法善而有潞州城奏玉 笛投金錢之事。幽怪錄則以為游廣陵非潞州事,要 之皆荒唐之說,不足問也。

《全唐詩話》:裴交泰《長門怨》云:自閉長門經幾秋,羅衣 濕盡淚還流。一種蛾眉明月夜,南宮歌吹北宮愁。范 攄曰:近日舉場詩尤新。章孝標《對月》云:長安一夜千 家月,幾處笙歌幾處愁。有類乎裴交泰。

徐彥伯為文,多變易求新。以月兔為魄,兔進士效之, 謂之澀體。《吹劍錄》:月與日並明,皆天子所敬事。而詞人墨客以 姮娥之說,吟謔嘲弄,極其褻狎,至云:一二初三四,蛾 眉天上安。待奴年十五,正面與君看。

《雞林類事》:方言月曰契。黑隘切

謝翱《月泉游記》:月泉在浦江縣西北二里。故老云:其 消長視月之盈虧,由朔至朢,投梯其間,泉浸浸浮梯 而上,動盪芹藻,若江湖之浮舟,擁於下岸,視舊痕,不 減毫髮。由朢至晦,置竹井傍,以常所落淺深為候,隨 月之大小,畫痕竹上,當其日之數,旦而測之,水之落 痕與石約如竹之畫。視甃閒,滯萍枯青相半,殆類水 退人家日,蒸氣濕牆壁。故在而浮槎游,GJfont棲泊樹,石 隱隱可記。

《瑯嬛記》:八九月中,月輪外,輕雲時有五色。下黃每值 此,則急呼女子持針線,小兒持紙筆,向月拜之,謂之 乞巧。

《玉堂漫筆》:日所行謂之黃道,本無道GJfont色乎,曆家入 算,姑以色標識之。黃色之中,日道居中故也。月行青 朱白黑者,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四方色也。傳曰:朱道 一出黃道南,蓋指南陸。而名之不曰赤而曰朱,何也。 赤道分南北之中,古今不易,南陸稱朱所以避之也。 黃道出入於赤道之內外,赤道橫而黃道斜,斜長於 橫,故黃道為之增,若赤道居中,黃道旁出,旁狹於中, 故黃道為之減。此自然之數也。

日行黃道,月行九道。日月行相去最遠者二十四度。 最近者六度。青道二出,黃道東。朱道二出,黃道南。白 道二出,黃道西。黑道二出,黃道北。此其交也,必由於 黃道而出入,故兼而言之曰九道也。

月行黃道內謂之陰曆,行黃道外謂之陽曆。東方青 龍七宿謂之東陸,西方白虎七宿謂之西陸。南方朱 雀七宿謂之南陸,北方元武七宿謂之北陸。總之,二 十八宿而天體周矣。日行舒月行速,當其同度,謂之 合朔,舒先速後,近一遠三謂之弦相與為衡,分天之 中,謂之朢,以速及舒,光盡體伏,謂之晦。

凡日月無光曰薄。虧GJfont曰蝕。虹蜺曰暈。氣在日上曰 戴,旁對曰珥,半環在旁向曰抱背,曰背。

月光生於日之所照,魄生於日之所蔽。當日則光盈, 就日則光盡。此張衡靈憲生魄生明之說也。嘉靖戊 戌九月,朢在十六,十四日晨入朝,有事於太廟。見月 西墜而闕處向東南,此時日在寅宮矣。廿二日晨起, 見月闕正向西,周髀步日,自東而南而西而北。穹天 所論,日繞辰,極沒西而還。東不出,入地中,恐亦有理 也。

《林泉隨筆》:余嘗遊婺州之屬邑,曰浦江。其地有泉名 曰月泉。其水晦日則涸,月生明則漸瀉出,未朢則長, 既朢則滿。

《丹鉛總錄》:月中嫦娥,其說始於淮南及張衡靈憲。其 實因常儀占月而誤也。古者羲和占日,常儀占月,皆 官名也。見於呂氏春秋。春秋、左傳有常儀靡,即常儀 氏之後也。後訛為嫦娥。以儀娥音同耳。周禮注,儀娥 二字,古皆音俄,易小象以失其義,葉信如何也。詩以 樂且有儀,葉在彼中,阿太元以各遵其儀,葉不偏不 頗。史記徐廣注音,檥船作俄,漢碑凡蓼莪皆作蓼儀, 則嫦娥為常儀之誤無疑矣。每以語人,或猶未信,予 曰:小說載杭州有杜拾遺廟,有村學老題為杜十姨, 遂作女像以配劉伶人,皆知笑。不知常儀之為嫦娥, 即拾遺之為十姨也。

納甲之說:《京房易傳》有之。魏伯陽參同契曰:三日出 為爽,震庚受西方,八日兌受丁,上弦平如繩。十五乾 體就,盛滿甲東方,十六轉受統,巽辛見平明,艮直于 丙南,下弦二十三,坤乙三十日,東北喪其朋,節盡相 禪與,繼體復生龍,壬癸配甲乙,乾坤括始終。其疏云 震象,三日月出于庚,兌象,上弦月見于丁,乾象,朢日 月滿于甲,巽象,十六日月虧于辛,艮象,下弦月消于 丙,坤象,晦日月沒于乙。此指二八月晝夜均平之時, 若以曆法言則晝夜有長短,若晝短日沒于申,則月 合于申,朢于寅矣。若晝長日沒于戌,則月合于戌,朢 于辰矣。十二月之中,三日之月未必盡見庚,十五日 之月未必盡見甲,合朔有先後,則上下弦未必盡在 八日,二十三日,朢晦未必盡在十五,三十日也。又虞 翻《易傳》曰:日月懸天,成八卦象。三日暮震象,月出庚。 八日兌象,月見丁。十五日乾象,月盈甲壬。十六日旦 巽象,月退辛。二十三日艮象,月消丙。三十日坤象,月 滅乙癸。晦夕朔旦則坎象,水流戊日中則離象,火就 己成戊己土位而象見于中,納甲之說,虞氏比參同 契為備,而坎離戊己,始有歸著,故詳記之。

薛應旂《桐柏山志》:重巖盤石品峙,常有光如月,號石 月。

《耄餘雜識》:望夕之月,月受陽光,光正滿。故望夕之陽 潮,至子時而滿,子為陽之生氣也。晦夕之月,月還陰 魄,魄正滿,故晦夕之陰潮,至午而滿。午為陰之生氣 也。《簷曝偶談》:胡文穆記李白三帖:其一乘興踏月,西入 酒家,不覺人物兩忘,身在世外。其二夜來月下臥醒, 花影零亂,滿人襟袖,疑如濯魄於冰壺也。其三樓虛 月白,秋宇物化於斯憑,闌身世飛動,把酒自忘,此興 何極非太白不能道。

《篷窗續錄》:胊GJfont瓊州地,名音屈忍,或以為蚯蚓也。瓊 多此物故名。或又曰蚌也。兩字皆從月。是物,月之精 也。旁旬忍者,月如句如刀,環而是物生也。

《滇行紀略》:滇南朢後,至二十日,月猶圓滿。

李流芳《題西湖臥遊冊》:孤山夜月圖,曾與印持諸兄 弟,醉後泛小艇,從西泠而歸,時月初上新堤,柳枝皆 倒影,湖中空明摩盪如鏡中,復如畫中。久懷此胸臆, 壬子,在小築,忽為孟陽寫出,真是畫中矣。

馬之駿《黃山凌歊臺記》:黃山GJfont為凌歊臺,雲斂月出, 前視群山,後視大江,田畦村落,俱自了了。月被山為 薄雪殘粉,如美人處輕容中,既不礙觀而轉益其嫵。 王思任《遊太湖洞庭記》:太湖如月,洞庭諸山睨之,則 月中之桂影也。

《考槃餘事》:春秋二候,天氣澄和,人亦中夜多醒。萬籟 咸寂,月色當空,橫琴膝上,時作小調,亦可暢懷。 《書蕉》:太白生于蜀之昌明縣青蓮鄉,昌明,今之彰明 也。讀書縣南之匡山,鄭谷《送人入蜀》詩:雪下文君沽 酒市,雲藏李白讀書山。後竟終於采石。病革,猶以詩 草託友人,捉月之說,流傳誤矣。

《巖棲幽事》:小兒發願云,願明月長圓,終夕如晝。余曰: 善哉,雖然使人終無息肩期矣。于鄴詩不云乎:白日 若不落,紅塵應更多。

《玉笑零音》:潮汐之盛縮,因月之盈虛,古語如是,誰則 驗之。吾觀于魚腦之光減而信之矣。蓋魚蝦,水畜也, 水者,月之液,月者,水之精,陰氣之以類相感者也。 《本草綱目》:地海月,蛤類也,似半月,故名。

《藜床瀋餘》:長安婦女有好事者,曾侯家睹綵箋曰:一 輪初滿,萬戶皆清;若乃狎處衾帷,不惟辜負蟾光,竊 恐嫦娥生妒,涓於十五十六二宵,聯女伴同志者,一 茗一爐相從,卜夜名曰伴嫦娥,凡有冰心,佇垂玉允, 朱門龍氏拜啟。

《農田餘話》:朱子曰:歸根,本老氏語,畢竟無歸,這箇何 曾動。此性只是天地之性,當初不是自彼來入此,亦 不是自性而復歸。如月影在一盆水裏,除了盆水便 無了,豈是這月影又飛上天去,歸那月裏哉。

《維園鉛摘》宋永亨異聞錄云:謂人心如月,湛然虛靜, 而為利害所薄,生火熾然以焚,其和則月不能勝之 矣,非論其明闇也。

《居山雜志》:山最宜月,四山無人,一輪在雲閒下,照空 谷,樹影參錯,極可游。

《寒檠膚見》:昔李白把酒問月,庾亮乘樓詠月,謝譓對 酒醉月,是三子者,其果有獨得之趣而見道之深邪。 少史子曰:噫,是皆適興於一時,玩情於旦夕,醉生夢 死,抑何望其觀物理而見道之深也哉。然惟孟子容 光之照,周子光霽之懷,程子吟弄之趣,朱子秋寒冰 月之句,茲固觀之以理,而翫之以心者,若夫寫景岳 陽,模像滕閣,蘭亭醉翁之遊,赤壁黃州之翫,皆能收 景物之熙明,悉造化之情狀而感慨忘情。若羽化而 不能自已,謂之玩物可也。謂之善觀物不可也。謂之 適情可也。謂之見道則未也。噫,今之人非惟不能觀 物,亦且不能玩物,非惟不能見道,抑且不能適情,佳 時勝景,不易得也。孳孳碌碌,患得患失,殆無虛日,殊 不知青鬢易皓,朱顏難售,童冠相偕,風浴惟時,與點 之意,吾何獨不然。

《女紅餘志》:東陽詩云:圓魄始降晨離嗣之,光景忽, 石火猶遲,君何不來,徒有相思。

《天工開物》:凡蚌孕珠即千仞水底。一逢圓月中天,即 開甲仰照,取月精以成其魄,中秋月明,則老蚌尤喜 甚。若徹曉無雲,則隨月東升西沒,轉側其身而映照 之。

凡玉映月,精光而生。故國人沿河取玉者多于秋間 明月夜。望河候視,玉璞堆聚處,其月色倍明亮。 遵生八牋三生石,談月中竺後,山鼎分三石,居然可 坐,傳于澤公,三生遺跡。山僻景幽,雲深境寂,松陰樹 色,蔽日張空,人罕遊賞。炎天月夜,煮茗烹泉,與禪僧 詩友分席相對,覓句賡歌,談禪說偈,滿空孤月,露浥 清輝,四野輕風,樹分涼影,儼然人在冰壺,直欲談空 玉宇,寥寥巖壑,竟是仙都,最勝處矣。忽聽山頭鶴唳, 溪上雲生,便是駕我仙,去俗抱塵,心蕭然冰釋。恐朝 來去此,是即再生五濁慾界。

勝果寺月巖,望月勝果寺,左山有石壁削立,中穿一 竇圓若鏡,然中秋月滿,與隙相射,自竇中望之,光如 金璧。秋時當與詩朋酒友賡和,清爽更聽萬壑江聲, 滿空海色,自得一種世外玩月意味。

脈望,每朔旦之前,月與日會于箕斗之鄉,箕斗為艮, 艮卦陰侵陽也,號曰鬼路。月每至此而失其明,故曰喪明,有若世人順行陰陽五行,生老病死,寒暑代謝 也。

《帝城景物略》:幼兒見新月曰月芽兒。即拜篤篤,祝乃 歌曰:月月月,拜三拜,休教兒生疥。

八月十五日祭月,其祭果餅必圓,分瓜必牙,錯瓣刻 之如蓮花,紙肆市月光紙,繪滿月像,趺坐蓮華者,月 光遍照菩薩也。華下月輪,桂殿有兔杵而人立搗藥, 臼中紙小者三寸,大者丈緻,工者金碧繽紛,家設月 光位于月所出方,向月供而拜,則焚月光紙,徹所供, 散家人必遍。

金聲《與友人書》:月色滿地,爛若塗霜。深更推戶,GJfont無 人跡,良夜勝情,此為奇絕。

《日知錄》:日食,月揜日也。月食,地揜月也。今西洋天文 說如此,自其法未入中國而已有此論。陸文GJfont《金臺 紀聞》曰:嘗聞西域人筭日月食者,謂日月與地同大, 若地體正揜日輪上,則月為之食。南城萬實月食辯 曰:凡黃道平分,各一百八十二度,半強對衝處,必為 地所隔,朢時,月行適當黃道交處,與日正相對,則地 隔日光,而月為之食矣。按其說,亦不始于近代,漢張 衡《靈憲》曰:當日之衝,光常不合者,蔽于地也。是謂闇 虛在星,星微月過,則食載。後漢天文志中,俗本地字, 有誤作他者,遂疑別有所謂,闇虛而致紛紛之說。 靜樂李鱸習西洋之學,述其言曰:月本無光,借日之 照以為光耀,至朢日,與地日為一線,月見地不見日, 不得借光,是以無光也。或曰:不然。曾有一年,月食之 時,當在日沒後,乃日尚未沈而出地之月已食矣。東 月初升,西日未沒,人兩見之,則地固未嘗遮日月也。 何以云見地不見日乎。答曰:子所見者非月也。月之 影也。月固未嘗出地也。何以驗之,今試以一文錢置 虛器中,前之卻之不見錢形矣。卻貯水令滿而錢見, 則知所見者,非錢也,乃錢之影也。日將落時,東方蒼 蒼涼涼,海氣升騰,猶夫水。然其映而升之,亦月影也。 如必以東方之月為真月,則是以水面之錢為真錢 也。然乎,否乎。又如漁者見魚浮水面,而投叉刺之必 稍下,于魚乃能得。魚其浮于水面者,魚之影也,舟人 刺篙其半,在水視之若曲焉。此皆水之能映物也。然 則月之受隔于地,又何疑哉。

今人謂十五為月半,蓋古經已有之儀。禮士喪禮,月 半不殷奠。《禮記祭義》:朔月月半,君巡牲,周禮大司樂 王大食,三侑註大食。朔月月半以樂侑食,時也。晉溫 嶠《與陶侃書》:剋後月半大舉。然亦有以上下弦為月 半者。劉熙釋名,弦月,半之名也。其形一旁曲,一旁直, 若張弓施弦也。朢,月滿之名也。月大十六日,小十五 日,日在東,月在西,遙相朢也。是則所謂月半者,弦也。 禮經之所謂月半者,朢也。弦曰半,以月體而言之也。 朢曰半,以日數而言之也。

《昌平州志》:八月中秋祭月,設果品香楮,乘月歡飲,戚 里率以瓜佛等物相餽,俗名團圓節。

《平谷縣志》:八月十五日夕,設瓜果於庭院,坐待月華, 祭畢群飲為樂,謂之賞月。

《遵化州志》:中秋日祭月以瓜果,繪廣寒宮式,候月出 拜祭。

《永平府志》:中秋占月為雲蔽,來年燈節必雪。

《棗強縣志》:中秋日陳瓜果祭月光,共設酒饌燕飲,曰 圓月。

《衡水縣志》:中秋,親友於尊長佃田賃房者,於主家各 餽送月餅瓜果酒殽,謂之翫月。

《淄川縣志》:中秋,皓月臨空,碧天如水,友朋歡讌,竟夜 為常。

《襄垣縣志》:八月十五日,邀親友夜飲玩月,謂之團圓 會。

《太原府志》:明月泉在五臺山中,人傳以紗帛障目,下 視或見月在水中。

《常熟縣志》:八月朢日,以月餅相餽遺,遊人操舟,集湖 朢月。

《松江府志》:中秋食月餅,登樓臺,賞月觀鶴。宋朱純三 山詩序注云:華亭,每中秋夜有仙鶴下,不多見也。 《如皋縣志》:中秋,夜設瓜果餅餌祀月,兒女羅拜,作月 餅相餉,好事家登船設雅座,玉簫金管,清謳達旦,如 白下秦淮故事。

《通州志》:中秋,以瓜餅餽節,折桂賞月,候月恆至天曉。 《浙江通志》:處州府遂昌縣西,月山狀如月。與瑞牛山 相望,俗呼為犀牛望月。

《金華府志》:浦江縣明月泉在縣西二里,其泉視月盈 虛為消長。宋時疏為曲池,築亭以GJfont遊觀,搆精舍於 泉上,元改為月泉書院。

《新城縣志》:中秋,月光則魚少。若雲重,則來歲元宵多 雨。

《湖廣通志》:常德府明月池,在沅江縣東二十里,水清 徹。陰晦時池中有月,涓涓可人。

《雲夢縣志》:八月十五日為月夕,親友以月餅相餽貽,中宵讌集,候賞月華。

《應山縣志》:中秋,閈里無他務,木綿花出,紡織之聲與 砧杵相雜,多就月下至夜分,士人多舉酒吟哦。 《蘄州志》:中秋,設高案,以貼金大餅,焚香秉燭祭月畢, 切分親黨。

《巴陵縣志》:中秋,坊閒設酒具、瓜餅賞月,觀月華。見之 則吉,以月之明暗,卜江魚之有無。

《上杭縣志》:中秋,兒女於月下設果餅膜拜致詞,號請 月姑。置筐於盤,神降則筐自舉,為剝啄聲,審其數以 卜災祥。

《建寧府志》:八月中秋夜,置酒玩月食月餅。近有掛旛 燈,乞嗣月宮者。

《海澄縣志》:中秋餽遺有月餅,月果餅圓如三尺月,厚 徑寸,而高起,皆蟾輪,桂殿兔杵人立,或吳質倚樹,或 姮娥竊藥,精緻奪目。

《英德縣志》:八月中秋,酌桂樽,剝熟蕷為大餅,以象璧 月。又十五夜謂之太陰還元,宜焚香守夜。

《四會縣志》:中秋設果餅,望月而拜,致詞謂之請月姑。 《雲南通志》:鶴慶府石明月在劍川州治南一百三十 里,崖壁上白石如輪,至夜,水田相映,皎若月然。 大理府太和縣洱海,月在下關,五更時,月落已盡,水 中猶現一輪,惟十一月見之。

臨安府通海縣半月池,在縣城南,月圓月缺俱映半 輪。

月部外編编辑

《山海經·大荒西經》: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日月山。天樞 也。吳姖天門,日月所入,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 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

《遁甲開山圖》:女狄暮汲石鈕山下泉水中,得月精如 雞子,愛而含之,不覺而吞,遂有娠,十四月生夏禹。 《張河間集》:靈憲羿請無死之藥,於西王母姮娥竊之 以奔月,將往,枚筮之於有黃。有黃筮之曰:吉。翩翩歸 妹,獨將西行,逢天晦芒,無驚無恐,後且大昌。姮娥遂 託身於月,是為蟾蜍。

《三餘帖》:嫦娥奔月之後,羿晝夜思,惟成疾。正月十四 夜,忽有童子詣宮求見,曰:臣夫人之使也。夫人知君 懷思,無從得降,明日乃月圓之候,君宜用米粉作丸, 團團如月,置室西北方,呼夫人之名,三夕可降耳。如 期果降,復為夫婦如初,今言月中有嫦娥,大謬。蓋月 中自有主者,乃結璘,非嫦娥也。

銷夏河東項曼都好道學仙,去家三年而反,曰:去時 有數仙人將上天,離月數里而止。月之旁,其寒淒淒。 《拾遺記》:越王八劍,三名轉魄以之指月,蟾兔為之倒 轉。

《十洲記》:方朔云:臣學仙者耳,非得道之人,曾隨帥主 履行,比至朱陵,扶桑蜃海,冥夜之丘,純陽之陵,始青 之下月宮之閒。

《洞冥記》:炎洲仙山有遠飛雞,朝往夕還,銜月中桂實 於南土,故北方無桂,南方當月路,江東諸處,每於路 衢得。

《珍珠船》:君思,晉人,正月十五夜,坐室中,遣兒視月中 有異物否。兒曰:今年常水,月中有人被蓑帶劍。思田 視之曰:非水也,將有兵,月中人乃帶甲仗矛耳。果如 其言。

《西域記》:婆泥斯國有三獸,塔劫初,有狐猿兔。異類相 悅。時天帝釋化,一老夫詣三獸,求食。於是狐銜鯉,猿 採果俱來,惟兔空還,自傷卑劣,乃投火充餐,時老夫 收取燋兔,歎謂狐猿曰:吾感其心不泯,其GJfont寄之月 輪,傳乎後世。咸言月中之兔,因斯而有。

《法苑珠林》:如《起世經》云:佛告比丘,月,天子宮殿。縱廣 正等四十九由旬,四面垣牆,七寶所成。月天宮殿,純 以天銀天青琉璃而相閒錯。二分天銀,清淨無垢,光 甚明曜,餘之一分,天青琉璃,亦甚清淨,表裏映徹,光 明遠照,亦為五風攝持而行。月天宮依空而行,亦有 無量,諸天宮殿引前而行,恆受快樂於此。月殿亦有 大輦,青琉璃成,舉高十六由旬,廣八由旬,月天子身 與諸天女在此輦中,以天種種五欲,功德和合受樂, 隨意而行。彼月天子身,壽五百歲,子孫相承,皆於彼 治。然其宮殿,住於一劫。彼月天子,身分光明照彼青 輦,其輦光明照月宮殿,宮殿光照四大洲。彼月天子 有五百光向下而照,有五百光旁行而照,是故月天 名千光明。亦復名為涼冷光明。又何因,緣月天宮殿, 漸漸現邪。佛答此月三因緣,一背相轉,二青身。諸天 形服瓔珞,一切悉青,常半月中隱覆,其宮以隱覆,故 月漸而現。三從日。天宮殿有六十光明,一時流出,障 彼月輪,以是因緣,漸漸而現。復何因緣。是月宮殿,圓 淨滿足,亦三因緣,故令如是。一,爾時,月天宮殿面相 轉出。二,青色,諸天一切皆青,當半月中隱,於十五日時形最圓滿。光明熾盛,譬如於多油中,然火熾炬,諸 小燈明皆悉隱翳,如是月宮十五日時能覆諸光。三 復次。日宮殿六十光明,一時流出,障月輪者,此月宮 殿十五日時圓滿具足。於一切處,皆離翳障。是時日 光不能隱覆,復何因緣。月天宮殿,於黑月分,第十五 日,一切不現,此月宮殿於黑月分十五日最近日宮, 由彼日光所覆翳,故一切不現。復何因緣,名為月耶。 此月宮殿於黑月分,一日已去,乃至月盡光明,威德 漸漸減少,以此因緣名之為月。西方一月分為黑白月初一日至十五日 名為白月十六日已去至於月盡名為黑月此方通攝黑月合為一月也復何因緣月宮 殿中有諸影現,此大洲中有閻浮樹,因此樹故名。閻 浮洲其樹高大,影現月輪。又瑜伽論云:由大海中有 魚鱉等影現月輪,故其內有黑相現。依西國傳云過去有兔行菩薩 行天帝試之索肉欲食捨身火中天帝愍之取其焦兔置於月內令未來一切眾生舉目瞻之知是過去 菩薩行慈之身

《龍城錄》:開元六年,上皇與申天師、道士鴻都客。八月 朢日,夜因天師作術,三人同在雲上遊月中,過一大 門,在玉光中飛浮,宮殿往來無定,寒氣逼人,露濡衣 袖皆濕。頃見一大宮府,榜曰:廣寒清虛之府。其守門 兵衛甚嚴,白刃粲然,朢之如凝雪。時三人皆止,其下 不得入。天師引上皇起,躍身如在煙霧中。下視王城 崔巍。但聞清香靄鬱,視下若萬里琉璃之田,其間見 有仙人道士,乘雲駕鶴,往來若遊戲。少焉,步向前,覺 翠色冷光,相射目眩,極寒,不可進。下見有素娥十餘 人,皆皓衣,乘白鸞往來,舞笑于廣陵大桂樹之下,又 聽樂音嘈雜,亦甚清麗。上皇素解音律,熟覽而意已 傳。頃,天師亟欲歸,三人下若旋風,忽悟,若醉中夢迴。 爾次夜,上皇欲再求往,天師但笑,謝而不允。上皇因 想素娥風中舞袖,編律成音,製霓裳羽衣舞曲,自古 洎今,清麗無復加於是矣。

《漱石閒談》:明皇中秋夜,羅公遠擲杖化為銀橋,請遊 月宮。見廣寒庭女群仙舞,問是何曲,曰:霓裳羽衣。帝 記其聲,回遂製其曲舞。

《楊太真外傳》:逸史云:羅公遠天寶初侍元宗,八月十 五日夜,宮中翫月,曰:陛下能從臣月中游乎。乃取一 枝桂向空擲之,化為一橋,其色如銀,請上同登,約行 數十里,遂至大城闕。公遠曰:此月宮也。有仙女數百, 素練寬衣,舞於廣庭。上前問曰:此何曲也。曰:霓裳羽 衣也。上密記其聲調,遂回。橋卻顧隨步而滅,旦諭伶 官,象其聲調,作霓裳羽衣曲。

《集異記》:明皇八月朢夜,與葉法善同遊月宮。還過潞 州城上,俯視城郭悄然,而月色如晝。法善因請上以 玉笛奏曲,時玉笛在寢殿中,法善命人取之,旋頃而 至,曲奏,既復以金錢投城中而還。旬餘潞州奏,是夜 有天樂臨城,兼獲金錢以進。

《艅艎日疏》:盧杞未第時,遇仙姬曰:麻氏以葫蘆如二 斗瓮,令杞乘之,騰入霄漢。至一處曰水晶宮,見太陰 夫人,問三事,曰:公有仙相,能居此宮乎,能為地仙時 一到此乎,能為中國宰相乎。公願何事,曰:願為宰相。 夫人恨然遣還。

《酉陽雜俎》:長慶初,山人楊隱之在郴州,常尋訪道者。 有唐居士,土人謂百歲人。楊謁之,因留楊止宿。及夜, 呼其女曰可將一下弦月子來。其女遂帖月於壁上 如片紙耳。唐即起祝之曰:今又有客,可賜光明言訖 一室朗若張燭。

太和中,鄭仁本表弟不記姓名,常與一王秀才遊。嵩 山捫蘿越澗,境極幽敻,遂迷歸路。將暮,不知所之,徙 倚間,忽覺叢中鼾睡聲,披榛窺之,見一人,布衣甚潔 白,枕一襆物,方眠熟。即呼之曰:某偶入此徑迷路,君 知向官道否。其人舉首略視,不應,復寢。又再三呼之, 乃起坐顧曰:來此二人,因就之,且問其所自。其人笑 曰:君知月乃七寶合成乎,月勢如丸,其影日爍,共凸 處也。常有八萬二千戶修之,予即一數。因開襆,有斤 鑿數事,玉屑飯兩,裹授與二人曰:分食此。雖不足長 生,可一生無疾耳。乃起二人,指一支徑,但由此自合 官道矣。言已不見。

《宣室志》:太和中,有周生者有道術。中秋夜,會月色方 瑩,謂坐客曰:我能挈月置之懷袂。因命虛一室,取著 數百條,繩而駕之,曰:我將梯取此月。俄見天地曛晦, 因開室曰:月在某衣中,因以手舉衣,懷中出月寸許, 一室盡明,寒入膚骨。

《酉陽雜俎》:舊言月中有桂,有蟾蜍。故異書言月桂高 五百丈,下有一人,常斫之樹,創隨合人,姓吳名剛,西 河人,學仙有過,謫令伐樹,釋氏書言,須彌山南面,有 閻扶樹,月過樹影,入月中,或言月中蟾桂,地影也,空 處水影也,此語差近。

《續幽怪錄》:唐韋固旅次宋城,見老人向月檢書,問囊 中赤繩。彼云:以繫夫婦足,雖仇家異域,此繩繫不可 易,君妻乃鄰比陳嫗之女,固見抱三歲女陋。刺於椆 人,中傷眉。後十四年,相州刺史王秦妻以女,容貌端 麗,眉間常貼花鈿。逼問曰,妾郡守之猶子,父卒於宋城,幼時乳母抱之,為賊所刺,痕尚在。

《雲笈七籤》:月姓文名申,字子光。

月中黃氣,上皇神母,諱曜道支,字玉薈條。

月中夫人,魂精內神,名曖蕭臺摽。

月中青帝,夫人諱隱娥,珠字芬GJfont,嬰衣青華,瓊錦帔 翠,龍鳳文飛羽GJfont。 月中赤帝夫人,諱逸寥,無字,婉筵靈衣,丹蕊玉錦,帔 朱華鳳,落飛羽GJfont。 月中白帝夫人,諱靈素,蘭字鬱連。華衣白珠,四出龍 錦,帔素羽鸞,章飛華GJfont。 月中黑帝夫人,諱結連翹,字淳厲。金衣元琅,九道雲 錦,帔黑羽,龍文飛華GJfont。 月中黃帝夫人,諱清營,襟字炅定,容衣黃雲,山文錦 帔,綠羽鳳華,繡GJfont已上五夫人,頭並頹三角髻,髮 垂之至腰。

月中樹名騫樹,一名藥王。凡有八樹,得食其葉者,為 玉仙,玉仙之身,洞徹如水,精GJfont璃焉。 《虛谷閒抄》:蜀中有一道人賣自然羹,人試買之,碗中 二魚,鱗鼠腸胃,皆具鱗,間有黑紋如一圓月,味如澹 水,食者旋剔去鱗腸,其味香美,有問魚上何故有月, 道人從碗中傾出,皆是荔枝仁,初未嘗有魚,並月,則 笑而急走,回顧云:蓬萊月也。不識明年時疫,食羹人 皆免,道人不復見。

《瑯嬛記》:九天先生降王方平宅,書尺牘,遺龍女曰:汝 謫以來,月輪周圍減一寸矣。更減其半,汝得復還本 處。幸自努力。方平問故,先生對月屈指曰:自垂象以 來,至黃帝時減若干,自黃帝以至唐堯,又減若干,自 唐堯以至三代,漸減至今,則愈減矣。減之又減,以至 于無,則天地毀,不但是也,即世間聲色滋味,莫不漸 減。如人自少至老,精神消損,頃刻不停,亦復如是,非 日變而月化也。人皆不覺,以真人睹之,若日影過庭, 分毫不差耳。時八月十五日也。

《快雪堂漫錄》:虞長孺祖母,今年八十一矣,嘗云:年三 四十時,秋夜露坐庭中,見有三人挨月而過,異之,急 呼長孺伯母同觀,伯母出遲,僅見其二,須臾俱入月 中矣。親語陳季象,為余述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