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66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六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六十六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六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六十六卷目錄

 風部總論

  管子形勢解 版法解

  子華子陽城胥渠問

  董膠西集雨雹對

  春秋繁露五行對 王道通三

  張子正蒙參兩篇

  朱子語類

  坤輿圖說風為乾熱之氣

 風部藝文一

  風賦           周宋玉

  誥咎文          魏曹植

  風賦          晉湛方生

  擬宋玉風賦        齊謝朓

  秋風搖落         梁元帝

  南風之薰賦       唐張正元

  南風之薰賦        李夷亮

  南風之薰賦         李叔

  風過簫賦         范傳正

  風過簫賦         夏方慶

  瞽者告協風賦        王起

  風不鳴條賦         陳章

  舜歌南風賦         楊迺

  東風解凍賦         韋充

  涼風至賦          王棨

  風賦           鄭磻隱

  風不鳴條賦         闕名

  風賦           宋吳淑

  快哉此風賦         蘇軾

  秋風賦           張耒

  秋風賦          元郝經

  風穴賦         明張尚絅

乾象典第六十六卷

風部總論编辑

《管子》编辑

《形勢解》
编辑

風,漂物者也。風之所漂不避貴賤美惡。雨,濡物者也。 雨之所墮,不避小大強弱;風雨至公而無私。所行無 常,鄉人雖遇,漂濡而莫之怨也。故曰:風雨無鄉,而怨 怒不及也。

《版法解》
编辑

萬物尊天而貴。風雨所以尊天者,為其莫不受命焉 也。所以貴風雨者,為其莫不待風而動,待雨而濡也。 若使萬物釋天而更有所受命,釋風而更有所仰動, 釋雨而更有所仰濡,則無為、尊天而貴風雨矣。

《子華子》编辑

《陽城胥渠問》
编辑

混茫之中,是名太初。實生三氣,太貞剖割,通三而為 一,離之而為兩。各有專精,是名陰陽。兩兩而三之,數 登於九而究矣。是以棲三陰之正氣於風輪,其專精 之名曰太元,棲三陰之正氣於水樞,其專精之名曰 太一。太一,正陽也。太元,正陰也。陽之正氣,其色赤;陰 之正氣,其色黑。水,陽也,而其伏為陰。風,陰也,而其發 為陽。上赤下黑,左青右白,黃潛於中宮,而五運流轉。 故有輪樞之象焉。水涵太一之中精,故能潤澤百物 而行乎地中;風涵太元之中精,故能動化百物,而行 乎天上。

《董膠西集》编辑

《雨雹對》
编辑

天地之氣,陰陽相半運動,抑揚更相動。薄則薰蒿歊 蒸,而風雨、雲霧、電雷、雪雹生焉。氣上薄為雨,下薄為 霧。風其噫也,雲其氣也,雷其相擊之聲也,電其相擊 之光也。二氣之初蒸也,若有若無,若實若虛,若方若 圓,攢聚相合,其體稍重,故雨乘虛而墜。風多則合速, 故雨大而疏。風少則合遲,故雨細而密。其寒月則雨 凝於上,體尚輕微而因風相襲,故成雪焉。寒有高下, 上暖下寒,則上合為大雨,下凝為冰霰,雪是也,雹霰 之流也,陰氣暴上,雨則凝結成雹焉。

《春秋繁露》编辑

《五行對》
编辑

地出雲為雨,起氣為風。風雨者,地之為地,不敢有其 功名,必上之於天命,若從天氣者,故曰天風天雨也, 莫曰地風地雨也。勤勞在地,名一歸於天。非至有義, 其孰能行此。

《王道通三》
编辑

天地之化,如四時。所好之,風出,則為暖氣而有生於 俗。所惡之,風出,則為清氣而有殺於俗。

《張子·正蒙》编辑

《參兩篇》
编辑

陰性凝聚,陽性發散,陰聚之,陽必散之,其勢均散。陽 為陰累,則相持為雨而降;陰為陽得,則飄揚為雲而 升。故雲物班布太虛者,陰為風驅斂聚而未散者也。 凡陰氣凝聚,陽在內者,不得出,則奮擊而為雷霆;陽 在外者,不得入,則周旋不舍而為風。其聚有遠近、虛 實。故雷風有小大、暴緩。和而散則為霜雪、雨露;不和 而散則為戾氣、曀霾。陰常散緩,受交於陽,則風雨調、 寒暑正。

《朱子語類》编辑

《風》
编辑

風只如天相似,不住旋轉。今此處無風,蓋或旋在那 邊,或旋在上面,都不可知,如夏多南風,冬多北風,此 亦可見。

橫渠云:陽在外者,不得入,則周旋不舍而為風,陰氣 凝結於內,陽氣欲入不得,故旋繞其外不已而為風。 至吹散,陰氣盡乃已也。

因言丘墓中棺木能番動,皆是風吹。蓋風在地中,氣 聚,出地面又散了。

《坤輿圖說》编辑

《風為乾熱之氣》
编辑

夫風之本質,乃地所發乾熱之氣,有多端可証,一試: 春秋時多風,何也。是時空際多聚乾熱之氣。二:曉晨 時多風,何也。日出而升必攝多氣。三:雪化時多風,何 也。雪內多有乾氣,是氣將分別於冷濕,故生風。四:空 際忽見火色,知後必有風,何也。火者,乾熱之氣所致 也。五:風愈大而物愈燥,何也。風之元質乾熱故也。由 是可知,空際之氣雖動時,或生風,亦能如風之清涼, 人物然其實,與風不同,則風之元質多屬乾氣,而乾 氣中或亦有濕氣參之,故春時之風與海上之風多 致物朽,可以為驗。大海中,黃道之下恆有東風,故船 往西行者,必宜順風,則行而疾;如東行則逆風而遲。 蓋太陽從冬至迄夏至,輪轉恆行黃道下,而其爆煖 不絕。照於空際正對之氣,令之沖上。然其故恆隨太 陽,從東而西,則東邊之風氣必後隨之,而恆補前氣 之缺矣。大海之水亦然。恆隨太陽從東而西,蓋太陽 西行無一息之停,以其爆熱恆照而吸西海之水氣, 令之上沖而成雲霧,因而在西之水面比在東之水 面恆卑。蓋東高西卑,則海水從東而西流,以補其缺。 此自然之理也。

夫乾熱氣騰上至於中域,為冷寒氣所扼,既不得上, 而性輕又不得下,則必至橫飛也。又其飛之速遲強 弱,由於氣之眾寡、清濁,及其上沖之力與勢也。蓋氣 之沖上者,疾急一值,阻扼其退飛,亦必速迅。由是可 知,風飛時,其前後、左右之氣無不動而隨之者,是以 氣動為風者,亦必有故也。或問:旋風何若。曰:上所論 乾熱之氣入數雲內,復各爆出,適相撞結因,各隨所 向之地,互相推逐以成旋輪。譬之川水,其急流時忽 值山石阻遏,無由可出,即回而為旋窩也。又譬之諸 風,凡從廣闊之地歸入隘巷而無路可出,必回旋矣。 是風在平地,值物多起;在海中,值舟多沉。

夫風有多利,姑舉四端。其一,拂動近氣,令就平和,以 利呼吸。人與諸生緣此,以免閉塞之傷。蓋近氣無風 則積聚不散,有傷生命故也。其二,帶雲成雨,以滋內 地。蓋內地氣微,旋生旋滅,力不足成雲雨之功,惟大 海廣受日照,猛起濕熱之氣,蓬蓬勃勃,升至中域,太 陽返照,光力不及之際,遂乃變熱而涼,先結成雲,漸 散成雨,然使無風帶入內地,則濕氣所成雲雨,復歸 初升原處,何由利內地之人乎。其三,燥地所餘潮氣, 悅生動物,速熟諸果。其四,助舟楫之力,以通貨財,以 利天下是也。

風部藝文一编辑

《風賦》
周宋玉
编辑

楚襄王遊於蘭臺之宮,宋玉景差侍,有風颯然而至, 王乃披襟而當之,曰:快哉此風。寡人所與,庶人共者 耶。宋玉對曰:此獨大王之風耳,庶人安得而共之。王 曰:夫風者,天地之氣溥暢而至,不擇貴賤高下而加 焉。今子獨以為寡人之風,豈有說乎。宋玉對曰:臣聞 於師枳句來巢,空穴來風。其所託者,然則風氣殊焉。 王曰:夫風始安生哉。宋玉對曰:夫風生於地,起於青 蘋之末,侵淫谿谷,盛怒於土囊之口,緣太山之阿,舞 於松柏之下,飄忽淜滂,激颺熛怒,耾耾雷聲,迴穴錯 迕,蹶石伐木,梢殺林莽。至其將衰也,被麗披離,衝孔 動楗,眴渙粲爛,離散轉移。故其清涼雄風則飄舉升 降。乘凌高城入於深宮,邸華葉而振氣,徘徊於桂椒 之間,翱翔於激水之上,將擊芙蓉之精。獵蕙草、離秦 蘅,概辛夷、被荑楊,迥穴衡陵,蕭條眾芳。然後徜徉中 庭,北上玉堂,躋於羅幃,經於洞房,迺得為大王之風 也。故其風中人狀直,憯悽惏慄,清涼增欷。清清泠泠,愈病析酲,發明耳目,寧體便人。此所謂大王之雄風 也。王曰:善哉論事,夫庶人之風,豈可聞乎。宋玉對曰: 夫庶人之風,塕然起於窮巷之間,堀堁揚塵,勃鬱煩 冤,衝孔襲門。動沙GJfont、吹死灰、駭溷濁、揚腐餘邪。薄入 甕牖,至於室廬。故其風中人狀直,溷鬱邑,敺溫致 濕,中心慘怛,生病造熱。中脣為胗,得目為。啗齰嗽 獲死生不卒。此所謂庶人之雌風也。

《誥咎文》有序
魏·曹植
编辑

五行致災,先史咸以為應政而作。天地之氣,自有變動,未必政治之所興致也。於時大風發屋拔木,意有感焉。聊假天帝之命,以誥咎祈福,辭曰:

上帝有命風伯雨師。夫風以動氣,雨以潤時,陰陽協 和,氣物以滋。亢陽害苗,暴風傷條。伊周是遇,在湯斯 遭。桑林既禱,慶雲克舉,偃禾之復,姬公去楚。GJfont我皇 德,承天統民,禮敬川嶽,祈肅百神,享茲元吉,釐福日 新。至若炎旱赫羲,飆風扇發,嘉卉以委,良木以拔,何 谷宜填,何山應伐,何靈宜論,何神宜謁。於是,五靈振 悚,皇祇赫怒,招搖驚怯,欃槍奮斧。河伯典澤,屏翳司 風,迴呵飛廉,顧叱豐隆,息飆遏暴,元敕華嵩。慶雲是 興,效厥豐年。遂乃沈陰坱比,甘澤微微,雨我公田。爰 暨於私,黍稷盈疇,芳草依依,靈禾重穗,生彼邦畿,年 登歲豐,民無餒饑。

《風賦》
晉·湛方生
编辑

有氣曰風,出自幽冥。蕭然而起,寂爾而停。雖宇宙之 宏遠,倏俄頃而屢經。同神功於不疾,等至道於無情。 胡馬感而增思,風母殞而復生。起慘冬之潛蟄,達青 春之勾萌。因嚴霜以厲威,順和澤以開榮。故君德喻 其靡草,風人假以為名。及其猛勢將奮,屯雲結陰,洪 氣鬱怫。殷雷發音,勃然鼓作,拂高凌深。天無澄景,嶺 無停林。六鷁為之退飛,萬竅為之哀吟。亦有飄泠之 氣,不疾不徐,飀飀微扇,亹亹清舒。王喬以之控鶴,列 子以之乘虛。若乃春惠始和,重褐初釋,遨步蘭皋,遊 眄平陌,響詠空嶺,朗吟竹柏。穆開林以流惠,竦神襟 以清滌。軒濠梁之逸興,暢方外之宜適。

《擬宋玉風賦》
齊·謝朓
编辑

起日域而搖落,集桂宮而送清。開翠帳之影藹,響行 珮之輕鳴,揚淮南之妙舞,發齊后之妍聲。下鴻池而 蓮散,上雀臺而雲生。至於新虹明歲,高月照秋。晬儀 乃豫沖,想雲浮鄒馬之賓。咸至申穆之醴,已酬朝役。 登樓之詠夕,引小山之謳厭,朱邸之沉邃,思輕舉而 遠遊,驌驦之馬魚躍,飄轞車而水流,此乃大王之盛 風也。若夫子雲寂寞,叔夜高張。煙霞潤色,荃荑結芳。 出GJfont幽而泉冽,入山戶而松涼。渺神王於丘壑,獨起 遠於孤觴,斯則幽人之風也。

《秋風搖落》
元·帝
编辑

秋風起兮寒鴈歸,寒蟬鳴兮秋草腓。萍青兮水澈,葉 落兮林稀。翠為蓋兮玳為席,蘭為室兮金作扉。水周 兮曲堂,花交兮洞房。樹參差兮密稍,紫荷紛披兮疏。 且黃雙飛兮,翡翠並泳兮。鴛鴦神女雲兮,初度雨;班 妾扇兮,始藏光。且淹留兮日云暮,對華燭兮歡未央。

《南風之薰賦》
唐·張正元
编辑

昔者南風和醇,明德維新。創五法而配夏,感萬物以 如春。不然者,夔何以得為典樂,舜何以尊為聖人者 哉。其風乃周流遐裔,蕩滌庶物,廓宇宙以澄清,屏腐 餘之伊GJfont。故表太平之至理,卑寰宇之無咈也。且順 而隨時,曰巽氣之相感,曰咸合之寧。間於幽林曠野, 散之何啻乎。萬壑千巖,當其南正司辰,朱明應節。我 風在德,何以驗乎枯桑;我風在仁,何必候於空穴。物 既斯悅,薰不在乎,器人奚以欽。物莫能同;葉不在乎, 蘭人何以結。知執德不回嘉祥有開,始斯人之解慍, 倏儀鳳以員來,有孚顒若。至德休哉,足以成天下之 務,畜天下之財。今國家以義為利,知風之自,實皇猷 之穆穆,因皇道之易易。竹帛之功,斯在絲桐之音不 墜。夫如是,未有靈瑞之不臻生,成之不遂者也。寧與 夫蓬振塵驚,颼飀淒清。或敗物者有墜,或中人而喪 精。未若我皇,內協正德,外和厚生。在乎野而草自偃, 入乎林而條不鳴。是則良哉元首,克洽九有。仰南風 兮,何翕爾而純和。幸得詠時康與俗阜。

《南風之薰賦》
李夷亮
编辑

時之和兮道之至,披南風兮舒以肆。發於地鼓,萬物 以生成;登於天葉,三光而能粹。豈不以律有度而感 應,樂無聲而大備。郁郁也,從四氣之攸分;熙熙然,見 群芳之已遂。若乃涉維夏背芳,晨烝人已。又率土惟 淳,雲物必書,識煙霞之改舊,君臣有禮;知動植之懷 仁,符元化越洪鈞。式觀風於我后,終解慍於吾人。伊 昔虞帝,君臨憂勞。是切將納隍為己任,垂大訓於前 烈。援琴寫操,知庶政之惟和;負扆居尊,俾含生之是 悅。然後澤及幽巖,九區克咸,氣揚煙GJfont;四海無咈,且 攸敘於彝倫。故無遺於一物,國家敬授惟明稽古、作 程式、宣其和,以厚其生。是以東作之勤,不遺於帝力; 南風之詠,屢起於皇情。亹亹多士,茫茫萬有。猶偃草而咸,若沐薰風之自久,惟德斯碩,惟財孔阜。

《南風之薰賦》
李叔
编辑

至矣哉,如天之君。聲明化淳,穆南端而作樂,播薰風 以養人。順聖時而和,則氣無留慝;解吾氓之慍,故物 無不親。所以應乎品類,遍乎天地。感一德而當陽,處 八方之正位。使夫微者必扇,幽者必遂。不以動而有 光,和而能至。風之始也,日月貞明,星辰齊平,然後蕩 蕩而起,熙熙而生。觸類而煦然長育,無朕而潛來,備 盈行而有孚。倚五絃而調,四氣廣而不費匝,九垓而 周,八紘非比。夫抵華葉、陵高城、轉叢蕙而渥彩,合萬 籟而成聲者也。風之達也,本以元首,播於群有。使五 福GJfont,昌萬物殷。阜宜其葉,無為之大;化匪獨革有苗 之小。醜亦有廣,莫北動閶闔,東來不如。自其南而掩 器,一其薰而阜財。則知端拱垂黻,化人無拂。則必合 其君,資其物。豈惟三國不監,二叔不咸。徒偃其禾而 表其讒。故我君烈烈,行道有截。歌祖德而庶事用康; 諧舜樂,而鳴琴不徹。被南風之溥暢,慰遠黎之胥悅。 士有欲摶風於九霄,希假勢於一挈。

《風過簫賦》
范傳正
编辑

風為氣兮溥暢,簫在物而虛受。何相會於自然,合無 情於妙有。泠泠斯韻,習習占久。如聞松蓋之GJfont,寧比 土囊之口,颯爾而至,鏘然輒隨。響纔度已,俄遠聲成 文而不虧。其虛其實,是可披襟而納;以條以暢,何煩 鼓腹之吹彼。孔雀下降,鳳凰來儀。雖見美於格物,豈 不慚於有為。彼簫之韻,惟風所借。或激越於清曉,或 凄涼於末夜。寂寞之內爰,生不考之音;希夷之間是, 合不言而化。謂越客乍流其遺響,謂秦女遙度其仙 駕。散彼寥敻,復於沉潛。被治國之風,以安以樂;在敬 心所感,乃直乃廉。動有輕重,應無洪織。解慍且和可 並,鼓琴之唱。不姦而順,亦其從律之占。若乃察其所 感,蓋有符於元漠,豈惟契於閑澹。籟之所之,智之所 知。誠萬殊之舛錯,終一貫而逶迤。風從虎兮飄忽,簫 象鳳兮參差。何體異之如彼,而音同之若斯。豈不以 宮商所合,唱和為稱。類霜鐘之暗叩同,灰管之潛應 時。然後起風匪躁,求激而乃揚簫,為靜勝彼。鈞天之 音肸蠁,洞庭之樂虛無,豈比風簫之感召。亦由律呂 之相須異搜,奇於蔡笛鄙濫,吹於齊竽徵顏,成南郭 之言;浩然難究,擬宋玉王褒之賦,庶或同途。

《風過簫賦》
夏方慶
编辑

風之過兮,一氣之作;簫之應也,眾音以殊。雖高下以 異響,終合散而同塗。體宮商而自得,韻清濁以相須。 動必造適,用當其無。宜然理順,昭與道俱,以由一人 之化為,而不有萬物之心。以虛為受,帝於何力,各自 遂其生;成天且不言,乃能恆於悠久。觀夫指大塊之 噫氣,裁眾管而聲隨。始飂飂兮清越,終杳杳以逶迤。 遠而聆之,初疑白虎方嘯;近而察也,旋驚丹鳳來儀。 知化本之有朕,見天籟之在斯。道固無名,物罔不感。 彼命宮而商應,信陽舒而陰慘。雲何事而從龍,水何 情而習坎。故達人作用,而虛清其心;大道不疵,乃滌 其元覽。之風也,扇其輕重;之簫也,應以洪織。彼若疾 而飄,我則以號以噭;彼若和而靜,我則若沉若潛。曷 異夫暴心感而麤以厲,敬心感而直以廉。爾其斷續 清空,蕭寥永夜。歷虛無而輕GJfont自遠,拂松竹而幽韻 相借。微聞闕下,伴金奏之發天庭;迥徹雲中,疑笙簫 之隨羽駕。莊生託之以齊物,子綦由是而觀化。化之 至矣,茲焉可知。風乃不私其用,簫亦自得其宜。元元 立言,事無事我,后垂拱為無為。君子曰:風簫也,罔不 爭,其善勝;契不言而自應。是將觀彼以化成,豈獨因 之而比興。

《瞽者告協風賦》
王起
编辑

瞽惟審聲,風實應候。候至而厥風,肇扇聲和而有瞽。 斯奏知夫天道則清泠,必聞揚于王庭,亦威儀可究。 所以贊欽若明,敬授先。五日而可傳信,三推而不謬 於時。凜冽方謝,溫仁始宣。雜蔥蘢之佳氣,和郁靄之 祥煙。樂師乃告平野臨大田。其視則惟昧,其聽則惟 專。寧體於舞松之間,得其煦嫗;傾耳於偃草之際,宣 彼暄妍。曰:此融風將聞於天,既而進退匪徐,周旋可 則。逶迤於紫殿之下,俯僂於丹墀之側。豈無相於倀 倀,方鞠躬而翼翼。迺進而言曰:陛下以美利利四海, 以仁宥宥萬國。調玉燭而設邦教,法銅渾而立人極。 所以八風不姦,六律無忒。臣以樂吏之賤,謬知君子 之德。先王所寶惟穀,所大惟食。必俟協風,以候力穡。 順時而教導,蓋國之章有聲而薦聞,乃臣之職。今者 起幽谷拂平林,蕭條注耳,寂寞拂襟。有薰兮動地之 氣,無颯然鳴條之音。達勾萌其和,以布庤錢鎛,其儀 可尋。且兢兢懍懍,是微臣音之審;習習飀飀,彰陛下 德之修。固宜答休徵、乘麗景、躬千畝、率萬井。諒神倉 之委積,則齊宮之清淨;表聖時之咸若,昭國典之思 永。皇上垂拱無為,居高聽卑,察邇言,悅矇瞍之告咨。 故實敦稼穡之宜、謀盛禮、度宏規。豈虢公之言是則 是效,而周王之代不識不知。

《風不嗚條賦》
陳章
编辑

風之起兮,不觸而行;條之應兮,有動無聲。察微祥於 生植,表靜理於承平。輕搖而曉露初滴,暗裊而春鳩 轉鳴。入楊園而若舞,拂花逕而如迎。寂兮寞兮,自南 自北,其去莫止,其來可測。方縈仙樹,萬年之影稍垂; 爰報聖時,五日之期不忒。長養資於皇化,沉潛契乎 元德。似有心於松柏之內,上下依依;類無言於桃李 之間,往來默默。嫩葉隨轉,柔荑共舒。颺絲光於空際, 惹絮影於春餘。聽莫得聞,訝繁柯之蔑爾。視之不見, 驚疊萼之攢如。倏自邇而通遐,俄起彼而集此。順八 方之候,若有若無;調四序之宜,時止則止。由是輕纔 偃草,細不揚波。異秋吟之摧木,同春扇於微和。均習 習之容,寧比夫空穴而至;絕蕭蕭之響,誰謂其高臺 則多。散漫千林,翱翔九野。修通匪亂於疾徐,溥暢必 齊其高下。含其光也,亦類於人焉。靜以化之,乃符於 王者。片塵靡驚於厚地,群籟皆息於晴天。對翩翩之 鶡鳥,任嘒嘒之鳴蟬。感之深殊,桂鳴於秦樹;害乎物 鄙,禾偃於周田。我國家化將時茂,德與風傳,佇見傾 梧之後,棲儀鳳於君前。

《舜歌南風賦》
楊迺
编辑

巍巍舜德,於今人稱。居北極而惟大,歌南風以敷弘。 歌之伊何,制絲桐而合奏。風之至矣,信長育而有徵。 茲可謂無為而自理,天縱而多能。美夫誠發深衷,物 能應感,憫沃瘠之勞逸,均陰陽之舒慘。是用作則於 世利之孔多。風詠凱兮,美萬物之蕃衍。樂操琴也,佳 五聲以同和。復而不厭,遠而匪他。方將煦嫗之為意, 豈徒娛樂於斯歌。觀其發宮應徵,揚清激濁。自南習 習,同詩人喻。彼棘心入夜泠泠,異貧士叩其牛角。則 知聖人審音以知政,化俗而作樂者有矣。夫懿其出 乎幽谷,應以煩聲,若雲龍之潛召,同律呂之相生。萬 籟動,八音清。匪鳴條而扇物,方靡草而作程。是以人 荷時康,功歸帝力。四氣以之而不撓,百榖從茲而蕃 殖。節有度、守有則,始從邇而及遠,終自南而徂北。爾 乃匪徐匪疾,乍過乍聞,颯颯輕音,疑少女之初至;泠 泠餘韻,謂別鶴之求群。亦為父母之罔極,何必聲變 而成文。是以德冠百王,致成萬物。正南面而恭己,懋 功千載不咈。

《東風解凍賦》以立春之日冰凍銷釋為韻
韋充
编辑

三陽布,萬物新,攝提建月,勾芒御辰。惟東風之解凍, 明下土而知春。於是嗣木德,游水濱,坼涸沍,開GJfont淪。 始自震而發跡,終習坎而成仁。原夫其始也,出大塊, 乘新律,度晴川,經暖日。積習習之淑氣,散峨峨之素 質。順流而委,想銀河之漸傾;逐吹以分,訝瑤池之漸 失。飄然既至,颯爾攸興,潛融積溜,暗斷輕冰。自太蔟 之氣生功,因入律悅中流而瓦解。聲若裂繒,不疾不 徐,如考如擊。動輕澌於皎潔,上游鱗於磧礫。未分蘋 末,疑馮夷之剖蚌;胎稍辨波,心若荊山之流玉。液意 同攻,陷勢若刳剔。何虎嘯之威方微,信狐疑之心已 釋。羊角既止,蟬翼潛銷。表一歲發生之候,當三春啟 蟄之朝。鼓怒斯至,徘徊遽飄,圓折之時,初疑破鏡;亂 流之處,盡若迴潮。斯以見寒暑不GJfont,推遷屢急,何一 氣之自噫,信百川而皆及。導仁為煦,決滯之義則深。 以德而和,陷堅之功斯立。當其晴流漸泮,麗景初馳。 飄忽既及,凝滯無遺。狀曉河雲卷之初,忽其明矣;若 太素氣分之際,難可辨之。是知天地既春,欣榮者眾。 將以遂於群性,不獨釋於積凍。然後驅飛,廉命羲仲。 俾風日之可遊,冀臨川而必中。

《涼風至賦》
王棨
编辑

龍火西流,涼風報秋。屆肅殺而金方氣勁,奪赫曦而 朱夏威收。五夜潛生,聞桂枝而騷屑;千門溥至,覺玉 宇以颼飀。於時北斗杓移,西郊禮畢。蓐收,行少昊之 令。夷則,代林鍾之律。颯爾斯風,生乎是日,俄而撤GJfont, 蒸揚憀慄。減庭草以芳靡,掠林梢而聲疾。繇是淅瀝 晴景,浸淫暮天。起蘋葉而有準,應葭灰而罔GJfont。無近 無遠,淒然凜然。倏搖曳於紅梁,潛催歸燕。乍離披於 碧樹,漸息鳴蟬。然後埽蕩千山,蕭條萬里。飄爽氣以 極目,厲秋聲而盈耳。恨添壯士,朝晴而易水寒生;愁 殺騷人,落日而洞庭波起。但遠戍煙薄,遙村杵頻。磨 玉蟾而月色初瑩,泛瑤瑟而商絃乍新。虛檻清泠,頗 愜開襟之子;衡門淒緊,偏驚無褐之人。北牖閒眠,西 園夜宴。紅蕖將碧,蕙香減珍,簟與纖,絺色變。張翰庭 前,暗度正憶鱸魚;班姬帳下,爰來已悲紈扇。故得苦 霧晨卷,蒸雲晝銷。望裏而林端嫋嫋,夢餘而窗外蕭 蕭。悄絲管於上宮,陳娥翠斂;颭簷楹於華省,潘鬢霜 凋。既而冷遍中原,陰生兌位。幾人離避暑之所,何處 軫悲秋之思。雖令蛩響東壁,鴻辭邊地,又安得吹賦 客而促征車,自是功名之未遂。

《風賦》
鄭磻隱
编辑

惟茲風之興寂,獨元妙而無形,託萬物以成象,隨八 卦而立名。大則宇宙普洽,小則纖毫必經。翕翕習習, 清清泠泠。排春樹而如動,帶秋蓬而似輕。所以炎清順夏,勁厲隨冬。入金縢而彰聖道,通蘭臺而表雌雄。 飄玉蕊於濃草,零圭葉於衰桐,候吳範於帷內,御列 子於空中。爾乃下振方輿,上飛圓蓋。懷壯士之適秦, 悅高皇之還沛。乍靃靡於眾卉,時颼飀於叢籟。若乃 乘陵高迥,出入幽微。搖寶釵於雲髻,動環珮於羅衣。 飄遊絲以陰映,舞輕雪以零飛。銅烏迎而迥翼,胡馬 聽而思歸。乍來復往,有聲無象。驚塵則白日晝昏,卷 霧則珠星夜朗。蕭瑟長松之下,嘹唳高樓之上。送夕 鼓而傳音,埽晨鐘而成響。出幽巷而搖拂,擊華堂而 清敞。浸淫遷延,散漫聯綿。送清聲於琴上,落細粉於 窗前。乍卷通天之霧,時飄覆水之煙。勃起則大木斯 拔,暫息則洪波肅然。或動或靜,時來欻失。聆之兮有 聞,察之兮無質。形乃虛無,體兼散逸,雖含毫而搦管, 豈神仙之能述。

《風不鳴條賦》
闕名
编辑

柔條之杪兮低垂,和風之起兮舒遲。極柔而動搖斯 易,至和而音響則遺。習習兮便人,順以巽也;嫋嫋兮 不紊,默而識之。風自南而薰,條可結如線。氣引容裔, 色搖蔥蒨。穆若無聞,蠢然可見。中林靜拂,寧喧許子 之瓢;圓葉孤翻,似動班姬之扇。霽景相煦,芳塵共飛。 條冉冉以順動,風徐徐而表微。蕩弱質以婀娜,視之 若有;播清飆之溥暢,聽之則希。觀其谷興隧出,匪徐 匪疾,彼條暢而無聲,信木訥而可匹此焉。表瑞既偶, 聖於萬年,應期,恆不違於五日荏苒。虛徐條風, 相於將墜而復舉,若卷而還舒。契彼無言,靜入桃蹊 之上;示諸有德,潛來草偃之餘。細影中糅,浮光上透。 示諸扇其微和,豈將摧其獨秀。諧清淨之理,助發生 之候。風如以諷俾,聖教以無私。條若以調配,樂和而 不奏。飄以長逝,翛然遂多。煦大塊而爰發,泛柔木而 唯和。髣GJfont兮還同轉蕙,寂寥兮無撓靜柯。道合知微, 時方太古。嫋其長而輕颺,含其和而不吐。暗起軍營 之柳,取象於銜枚;潛飄清廟之松,同和於土鼓。彼化 鵬摶於九萬,此至人御於十五。與夫不明之道兮曾 何足數。

《風賦》
宋·吳淑
编辑

大塊噫氣,其名為風。既破萌而開甲,亦養物以成功。 識樹頭之少女,喜溪邊之鄭公。若乃詠其涼,稱有隧。 入袖而留香,回桂椒而振氣。應廣莫以脩刑,則明 庶而施惠。待閶闔而藏庶物,候不周而謹邊備。空穴 潛應,土囊暴起。復有應尹喜之占,被葛元之指。乘之 既聞於宗GJfont,御之亦傳於列子。賦宋玉之蘭臺,歌荊 軻之易水,施晉武之GJfont璃,置宋明之令史。南海何由 而雀化,佷山何神而薤靡。清清泠泠,愈病析酲,才驚 虎嘯,復訝鳶鳴。驗烏鵲之移巢,識雞犬之無聲。若乃 瞻臺上之銅烏,搖廚中之翣脯。既為天地之使,亦是 陰陽之怒。來時而或能動揵,求處而每因焚羽。啟金 縢而明旦,識爰居之集魯。或徵自蚩尤,或感由庶女。 飛車初駭於奇肱,曲蓋始因於周武。至若稱離合、號 焚輪,穴在宜都,門傳九真。駭法嶽之逢獸,驚鞠陵之 見人。悠然偃草,颯爾祛塵。常聞順物而布氣,亦復 目而胗脣。爾其悠揚轉蕙,飄搖吹棘。號怒萬竅,退飛 六鷁。扇授袁宏,衣飄賈謐。戒寒每當於火見,應類或 聞於酒溢。調調刁刁,羊角扶搖才能,獵葉殊不鳴條。 雖負大翼,詎能終朝。至於習習扇和,依依解凍,當大 麓之弗迷,豈庶人之所共。有虞興解慍之歌,黃帝得 吹塵之夢。亦復便人寧體,動草搖枝。或歌豐沛以為 樂,或濟汾河而有詞。占已聞於師曠,塵或惡於元規。 奔厲而那堪拔木,祥和而祇可披衣。蓋君聖而時若 自,均調而得宜。

《快哉此風賦》有序
蘇軾
编辑

時與吳彥律、舒堯文、鄭彥能各賦兩韻。子瞻作第一第五韻,占風字為韻,餘皆不錄。

賢者之樂,快哉此風。雖庶民之不共,眷佳客以攸同。 穆如其來,既偃小人之德。颯然而至,豈獨大王之雄。 若夫鷁退宋都之上,雲飛泗水之湄。寥寥南郭,怒號 於萬竅;颯颯東海,鼓舞於四維。固以陋晉人一吷之 小,笑玉川兩腋之卑。野馬爭飛,摶羽毛而汗漫;應龍 所處,作鱗甲以參差。

《秋風賦》
張耒
编辑

張子夕坐於堂之南軒,有風颯然來自西方。感乎人 心,異於尋常。初披偃乎草木,亦泛動乎軒窗。張子曰: 是風也,所以成歲而佐陽者乎。時也。朱火就謝,七月 始涼。既道迎於肅殺,又紹介於雪霜。其中人也,入竅 灑然,汙澤為乾。纖絺魯縞,不勝其單。其加物也,未敗 其形,先傷其情,未隕其生,先奪其英,使之嗒然委者, 見於顏色黎然,槁者動於聲音。吾恐,中夜而聽之,淅 瀝颼飀,群動百蟲。怨泣悲吟,感人沖沖者,秋之聲旦 起,而望之清明高潔者,秋之容於是。庶草效實,九榖 獻功。既獮於野,又嘗於宗。感天時之不留,念歲序之 將窮。張子曰:吾何為乎。戒裘褐以備嚴冬而已。

===
《秋風賦》有序
元·郝經
===

久在舍館,偶因秋風之起一時,介佐三節;人員皆為感愴,故作是賦以激釋云:

駐星麾於江滸,歲月會於作噩。漲老天之黃雨,鬱餘 蒸而欲灼。忽焉西南,天露雲駮,槭槭栗栗,慘慘邈邈, 抵罅吹隙,涼冷遽作。始則叱虩突厲,撲蠛抑蚋;漸乃 蕭瑟披離,衝牖動幕。散宿濕於雲梢,眇新聲於木末。 觸餘感而興懷,倍陰森而索寞。既乃一時介佐,嗒焉 而嚧,撫髀搏膺,掩面向隅。以為行如反如,執如棄如。 相與愴恍,怨艾咎躬。責己天實,斲余行使。尼止方變 故之無窮,則憂思其曷已。或當饋而三歎,或中夜而 九徙。歌缺壺而寓哀,痛撫床而裂眥。金石化而色變, 骨肉悲而心死。余乃紆徐而告之,曰:士不以一失自 沮,一得自GJfont。金百鍊而方精,節萬折而逾厲。持此心 之亢矯,奚外變之軒輊。今則溽暑退,涼風至。困疾蘇 淹抑肆。我雖連蹇宋,猶有禮撫問,仍存德音在耳。當 凌厲清氛,趯然而喜,排去鬱攸。攝衣攝履,灑然濯熱, 泠然淬志。快側翅於雲霄,期翱翔於帝里。乘此風以 成行,俾照耀於萬世。何乃作楚囚對泣,竟不為魯連 毛遂,而漫為宋玉之悲耶。子以秋風為悲,余獨以秋 風為樂。夫以秋風為悲者,非獨子也,常情皆然。門巷 蕭條,良人遠征,傷心砧杵,掩淚邊城,庭樹翛翛,鴉啼 柳斷,帷薄生寒,夢長人遠。此怨婦之以為悲者也。弱 水雲沉,交河日落,風急霜清,重城擊柝,令重身輕,黃 雲畫角,十年不代,有書無衣,吞聲飲泣,塞下邊陲。此 戍役之以為悲者也。塞北遊子,江東賈客,去國期年, 音塵杳絕,行露沾衣,風吹曉月,草根蛩吟,喚愁啼血, 四顧無人,氣憤心折。此羈旅之以為悲者也。囊中金 盡,淚滿貂裘,從橫不就,報主懷讎,葉落尊空,心事悠 悠,知己不見,天高雁沈,彈鋏風悲,長歌短吟,白草荒 山,塵埃滿襟。此不遇之以為悲者也。菽粟青黃,草肥 弓勁,瀚海波翻,鐵山塵亙,肉飽顏酡,控弦馳競,一噴 生風,長林葉下,陳合鞭鳴,驍騰萬馬,破屋殘城,崩沙 解瓦。此遺黎之以為悲者也。今則仁聖御世,霈德施 惠,下輪臺之詔,發輸平之使,二鄙不聳,穡人和會,麻 麥幪幪,黍稷穟穟,室無怨曠之婦,塗無稽滯之旅,朝 無不遇之歎,戍無屯謫之苦,抄騎不出,烽燧不舉。則 常情之所悲,亦將以為樂也。子何以所樂者。重為悲 乎。於是介佐相與言曰:吾等之昧,固如所云,吾子之 樂可得而聞。曰:可哉。麗金行秋,赫輪不鑠;大火西流, 肓沴不作,有風颯然,云胡不樂。若夫洞庭波、木葉脫、 陂潦盡、山雲薄。快萬里以長吹,卷餘苴與纖惡。汛六 合以澄清,展青空而高闊。淨蒹葭之洲渚,鬧芙蓉之 城郭。留夕照於飛樓,挂殘虹於高閣。水落而江淨天 澄,林疏而煙橫霞抹。天痕虛而見歸鴻,露華涼而聽 鳴鶴,金莖突兀,霜仗光寒,銀字聲凄,翠綃香著。汎新 商於瑤瑟,戛清音於珠箔,際邁爽以昭曠,莫不凌兢 而曲躍。是其所以清也。紛拂於青蘋之上,夷猶於銀 漢之間,激怒於土囊之口,弄響於松篁之前。散驚矗 於洪濤,發鏗輷於狂瀾,摐生金於曲岫,振鳴玉於空 山。虎嘯而萬竅裂,龍吟而九淵翻。是其所以雄也。至 於蜚霜激沙,撇捩秋草,白鷹蒼隼,金眸玉爪,飄飄搏 擊,氣勁心老,沙場欲雪,代漠生雲,驊騮紫燕,渥洼龍 文。輕風入足,赭沫追奔,朝飲溟渤,夕蹋崑崙。尾閭潮 回,天池浪激。鯨鬣搘山,鵬背閼日。乘化起運,扶搖發 GJfont,超逸絕塵,杳不可及。是皆憑威靈而神變化,瑰奇 壯浪,有不可紀極者。余於是時則將掇蘭搴蕙,濯纓 結佩。翥非煙之冉冉,御靈飆之沛沛。相羊逍遙,遊於 萬物之表,騖於八極之外。聽萬籟之秋聲,賜一元之 和氣。舒而為春,融而為薰。騭仁壽於吾民,厝治安於 吾君。是余所以樂也。子其束載秣馬,易悲為樂,鴻毛 垂翅,乘此以飛揚;巨魚濡沫,快一縱於林壑也。乃作 歌以訊之曰:茂陵劉郎去不歸,秋風起兮白雲飛,余 欲翔於帝鄉兮,蹇余行兮江之湄。南山有荑兮北山 有薇,月縞縞兮風淒淒,有美人兮天之涯,搴桂子兮 今其時。執子之佩兮,攬子之衣兮,與子歸兮,從風之 吹兮,子毋以為悲兮。

《風穴賦》有序
明·王尚絅
编辑

聞風氣之為天地之號令也,必五行得令,四時順序。而後八方之風各應律而至,以成歲功。否則變怪百出,不可具狀,然有正有變,皆氣之為也。而汝州獨有穴,又有所謂風伯者主之,故又有風伯廟,春祈秋報,祀饗靡闕,而風時為虐,余惑焉。感而賦之,其辭曰:

倚嵩陽之二室兮,瞻鶴路於隆中。鬱鳴皋以西圍兮, 汝海灝以流東。倦余游之倥傯兮,聊偃息於風穴。忳 恆卦之未解兮,捫余腸之百折。俯千峰之白雲兮,憶 鈞臺之天樂。謝箕潁之鳴瓢兮,媿龍山之帽落。藉吹 噓於鼓籥兮,歷千古而互見,判正變於洪鈞兮,本一 氣之流轉。肇醇樸於三皇之世兮,煦雍熙於帝畿。濯 三王之清秋兮,慘五霸之淒淒。人虞絃以拔周木兮, 縱烈火於狂秦;憫七國之擾擾兮,歌豐沛於真人。懲奸雄之狐媚兮,烘一炬於長江。吹灘上之一絲兮,繫 九鼎於漢邦。揚沙石於昆陽兮,結河冰於王郎。繄昔 日之休休兮,將誰復於爾傷。奮噫氣之餘烈兮,雜氛 颶於群籟。粵余今之侘傺兮,念誰為之否泰。惟風伯 之巍峨兮,敞廟貌之凌雲;惟歲序之迭遷兮,供祀事 之孔殷。迓之以鸞乘兮,御之以龍軺。左敶剛鬣兮,右 薦柔毛。酌桂酒之芬烈兮,錯水陸之飫飽。坐以享余 之報兮,一不聽余之所禱。發土囊之先聲兮,驅天末 之長飆。初習習以出谷兮,寖洶洶以怒號。飄忽鼓盪 刺以撞兮,淜滂澒湧撼以揚兮,騰走石於層空,欻埃 沙於萬里。伐巨木如朽葦兮,海水為之沸起;泣羈旅 之逐客兮,阻京洛之征人。方大火之如燬兮,醨雲雷 而為屯;涸農家之跂望兮,鑠霖雨於垂成。怖雞犬之 狘獝兮,又鶗鴃之無聲。園林胡以萎兮,嘉榖無實而 空長。唁顣頷以歔欷兮,盡溘死以流亡;視纍纍之足 晝兮,孰知謠諑之足。哀將卒歲之何依兮,望丘瓏而 徘徊。朝遺田之百畝兮,夕頹垣之百堵。顧何賴於谷 中兮,乃隨山而鑿戶。掩涕淚以攜幼兮,雖未飽而娛 懷;究窮民之無知兮,嗟何罪於風霾。亶此穴之為厲 兮,何乖余之前聞。詠周南之遺風兮,爰遵道於汝墳。 憮景以傷心兮,徒意遠而無旁。惜眾卉以搖落兮, 幸荃蕙其猶芳。嗚呼已焉哉。甘馬革於櫪下,臥牛衣 於溝中。跽微詞以伸志,悲遠遊之回風。亂曰:雨暘時 若兮,風伯之司;旱魃為虐兮,匪伯之為。睠爾風伯兮, 何庸何尤。曰:祈與報兮,厲爾春秋;天高難頌兮,民隱 叵說,安得帝怒兮,爰塞此穴。庶幾群動兮,其獲銷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