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70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六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七十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七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七十卷目錄

 雲霞部彙考

  詩經曹風候人 小雅信南山 大田 白華

  禮記孔子閒居

  爾雅釋天

  易緯通卦驗

  春秋緯元命苞 說題辭

  三墳書形墳

  素問陰陽應象大論

  史記天官書

  淮南子地形訓 覽冥訓 主術訓

  劉熙釋名釋天

  魏張揖博雅釋天常氣

  晉書天文志

  揚州記馬鞍山雲

  物類相感志石梁山雲

  五臺山志浴佛池雲

  天步真原論天氣日月五星之能 論天氣開門之理 占年主星 春秋分至論

  天氣

  直隸志書永平府

  山東志書泰安州

  山西志書平陽府

  江南志書鳳陽府

  江西志書南康府

  浙江志書杭州府 仁和縣 金華縣 淳安縣 處州府

  廣東志書高州府

  貴州志書都勻府

 雲霞部總論

  唐丘光庭兼明書雲從龍辨 密雲不雨 天地氤氳

  張子正蒙參兩篇

  朱子語類

  坤輿圖說雲雨

 雲霞部藝文一

  雲賦          周荀况

  吹雲贊         魏曹植

  雲賦         晉成公綏

  白雲賦          陸機

  浮雲賦          前人

  雲賦           楊乂

  維摩經十譬浮雲贊   宋謝靈運

  九日紫氣賦       唐潘炎

  白雲照春海賦      姜公輔

  白雲無心賦        闕名

  前題          韋執中

  秋雲似羅賦        侯喜

  夏雲賦         劉元淑

  雲從龍賦         張隨

  餘霞散成綺賦       韋充

  山川出雲賦        李曾

  氣賦           張文

  富貴如浮雲賦      鄭磻隱

乾象典第七十卷

雲霞部彙考编辑

《詩經》
编辑

《曹風候人》
编辑

薈兮蔚兮,南山朝隮。

薈蔚,雲興貌;隮,升雲也。《云》,薈蔚之小雲,朝升於南山,不能為大雨。

《小雅信南山》
编辑

上天同雲,雨雪雰雰。

同,雲雲,一色也,將雪之候如此。

《大田》
编辑

有渰萋萋,興雨祁祁。

渰、雲興貌。「萋萋」、雲行貌。渰,陰雲貌。

《白華》
编辑

英英白雲,露彼菅茅。

英英,白雲貌。《露》亦有雲,言天地之氣無微不著,無不遍覆。「有雲則無露,無雲乃有露。」言露亦有雲。露雲氣微,不映日月,不得如雨之雲耳,非無雲也。若露濃霧合,則清旦為昏,亦是露之雲也。未註英英,輕明之貌。「白雲」,水上輕清之氣,當夜而上騰者,露即其散而下降者,言雲之澤物,無所不被也。

《禮記》
编辑

《孔子閒居》
编辑

天降時雨,山川出雲。

「天將降時雨」,山川為之先出雲矣。

《爾雅》
编辑

===
《釋天》
===
考證.svg
《弇》日為蔽雲。

即「暈氣五彩覆日」也。

《易緯》
编辑

《通卦驗》
编辑

立春,青陽雲出房,如積水;雨水,黃陽雲出亢;驚蟄,赤 陽雲出翼;春分,正陽雲出軫,如白鵠;清明,白陽雲出 奎;穀雨,太陽雲出張,如車蓋;立夏初,陰雲出觜,赤如 硃;小滿,上陽雲出七星;芒種,長陽雲出尾;夏至,少陰 雲出參,如水波;小暑雲五色出,大暑陰雲出,南赤北 蒼;立秋濁陰雲出,如赤繒;處暑赤雲出,南蒼北黃;白 露,黃陰雲出,秋分,白陰雲出,寒露,正陰雲出井,如冠 纓,霜降,太陰雲出鬼,上如羊,下如蟠石,立冬,陰雲出 而黑,大雪,陰雲出而分,冬至初,陽雲出箕,如樹木之 狀,小寒合凍,蒼陽雲出氐,大寒降雪,黑陽雲出心。

《春秋緯》
编辑

《元命苞》
编辑

山者,氣之包含,所以「舍精藏雲,故觸石而出。」

《陰陽聚》為雲。

《說題辭》
编辑

雲之為言運也,觸石而起謂之「雲」,含陽而起,以精運 也。

《三墳書》
编辑

《形墳》
编辑

《雨形》雲:「天雲祥地雲黃雵,日雲赤曇月雲素雯,山雲 疊峰川雲流。」氣雲散彩 風形氣,天氣垂氤,地氣騰氳,日氣晝圍,月氣夜圓,山 氣籠煙,川氣浮光,雲氣流霞。

《素問》
编辑

《陰陽應象大論》
编辑

清陽為天,濁陰為地。地氣上為雲,天氣下為雨。雨出 地氣,雲出天氣。

清陽為天,濁陰為地,地雖在下,而地氣上升為雲;天雖在上,而天氣下降為雨。夫由雲而後有雨,是雨雖天降,而實本地氣所升之雲,故雨出地氣;由雨之降而後有雲之升,是雲雖地升,而實本天氣所降之雨,故雲出天氣。此陰陽交互之道也。

《史記》
编辑

《天官書》
编辑

凡望雲氣,仰而望之,三四百里;平望在桑榆上,餘二 千里;登高而望之,下屬地者,三千里。

自華以南,氣下黑上赤;嵩高、三河之郊,氣正赤;恆山 之北,氣下黑上青。勃碣海岱之間,氣皆黑;江淮之間, 氣皆白。

陣雲如立垣,杼雲類杼軸,雲摶兩端;兌;杓雲如繩者 居前亙天,其半半天,其蛪者類闕旗,故鉤雲句曲。 日旁雲氣,人主象,皆如其形以占。故北陲之氣如群 畜穹閭,南陲之氣類舟船幡旗,大水處,敗軍場破國 之虛,下有積錢金寶之上,皆有氣,不可不察。海旁蜃 氣象樓臺,廣野氣成宮闕,然,雲氣各象其山川人民 所積聚,

《淮南子》
编辑

《地形訓》
编辑

「土地各以其類生,是故山氣多男,澤氣多女,水氣多 瘖,風氣多聾,林氣多癃,木氣多傴,土氣多尰,石氣多 力,險阻氣多癭,暑氣多妖,寒氣多壽,谷氣多痹,丘氣 多狂,衍氣多仁,陵氣多貪,皆象其氣,皆應其類也。 正土之氣,御於埃天,埃天五百歲生缺,缺五百歲生 黃埃,黃埃五百歲生黃澒,黃澒五百歲生黃金,黃金 千歲生黃龍,黃龍入藏生黃泉,黃泉之埃上為黃雲, 陰陽相薄為雷,激揚為電。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 於黃海。偏土之氣御於青天,青天八百歲生青曾,青 曾八百歲生青澒,青澒八百歲生青金,青金八百歲 生青龍,青龍入藏生清泉,清泉之埃上為青雲,陰陽 相薄為雷,激揚為電。」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於青 海。」「牡土之氣御於赤天,赤天七百歲生赤丹,赤丹七 百歲生赤澒,赤澒七百歲生赤金,赤金千歲生赤龍, 赤龍入藏生赤泉,赤泉之埃上為赤雲,陰陽相薄為 雷,激揚為電。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於赤海。」「弱土 之氣御於白天,白天九百歲生白礜,白礜九百歲生 白澒,白澒九百歲生白金,白金千歲生白龍,白龍入 藏生白泉,白泉之埃上為白雲,陰陽相薄為雷,激揚 為電。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於白海。牝土之氣御 於元天,元天六百歲生元砥,元砥六百歲生元澒,元 澒六百歲生元金,元金千歲生元龍,元龍入藏生元 泉,元泉之埃上為元雲,陰陽相薄為雷,激揚為電。上 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於元海。

《覽冥訓》
编辑

「山雲草莽,水雲魚鱗,旱雲煙火,涔雲波水」,各象其形, 類應所以感之。

《主術訓》
编辑

先王之政,「四海之雲至,而修封疆

立春後,「四海出雲。」

《劉熙釋名》
编辑

《釋天》
编辑

氣餼也,餼然有聲而無形也。

雲猶云云,眾盛意也,又言運也,運,行也。

《魏張揖博雅》
编辑

《釋天常氣》
编辑

赤霄濛澒,朝霞《正陽。渝》隃陰沆瀣,列缺倒景。

《晉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東海氣如員簦附漢河水氣如引布,江漢氣勁如杼, 濟水氣如黑㹠,渭水氣如狼白尾,淮南氣如白羊,少 室氣如白兔青尾,恆山氣如黑牛青尾,東陲氣如樹, 西陲氣如室屋,南陲氣如闍臺,或類舟船。

韓雲如布,趙雲如牛,楚雲如日,宋雲如車,魯雲如馬, 衛雲如犬,周雲如車輪,秦雲「如行人」,魏雲如鼠,鄭雲 「如絳衣,越雲如龍,蜀雲如囷。」

凡候氣之法,氣初出時,若雲非雲,若霧非霧,髣髴若 可見。初出森森然,若桑榆上高五六尺者,是千五百 里外。平視則千里。舉目望即五百里;仰瞻中天,即百 里內。平望桑榆間二千里;登高而望,下屬地者,三千 里。

《揚州記》
编辑

《馬鞍山雲》
编辑

婁縣有「馬鞍山」,天將雨,輒有雲來映此山。山出雲應 之,乃大雨。

《物類相感志》
编辑

《石梁山雲》
编辑

襄陽石梁山出雲,應驗符合,鄉人候之。若白雲起定 雨,黃雲起則風,黑雲起則多病。

《五臺山志》
编辑

《浴佛池雲》
编辑

中臺北,北臺南。中有諸佛浴池一百二十所。池中多 出白雲,狀如隊仗。

《天步真原》
编辑

《論天氣日月五星之能》
编辑

「土星太陽會沖方」,為「大門開,冬至冰雪雲。」

土星太陰會沖方濕宮,冷雲小雨月滿天蝎人馬如 冷月空乾黑雲小雨秋分雲。

《太陰火星會沖方》,熱宮乾宮有《大熱》紅雲。

金星、水星會「濕宮《風雲》」

「金星太陰會沖方」,春分濕氣雲,秋分雲。

《論天氣開門之理》
编辑

開門之理,如太陽舍在巨蟹,土星舍在磨羯,不論何 時,但太陽與土星相會沖方,即為開門,門開即有入 門者,其冷熱晴雨皆倏忽有變。開門有三,一土星太 陽是開水門,冷乾宮濕熱宮,定有大冷大雲大昏沉。

《占年主星》
编辑

土星為本年主星,天氣寒雲。

《春秋分至論天氣》
编辑

春分前朔朢,月離土星六十九十一百、二十、一百八 十土星日皆在濕宮,黑雲,常有小雨。

《直隸志書》
编辑

《永平府》
编辑

譙樓井在府治南。每天將雨,有雲自井中出,居民遇 旱以占候。

《山東志書》
编辑

《泰安州》
编辑

白雲洞在泰山頂西,窈然深邃,天將雨,雲出其中。

《山西志書》
编辑

《平陽府》
编辑

平陽府安邑縣「分雲嶺」,即中條最高處,嶺巔出雲,東 西分布。

《江南志書》
编辑

《鳳陽府》
编辑

鳳陽府「雲窟」在虹縣峰山上,雲氣出則雨。

《江西志書》
编辑

《南康府》
编辑

南康府白雲洞,在府西四十里,洞在山頂,白雲出入 其洞。

《浙江志書》
编辑

《杭州府》
编辑

天井潭,在柱石山南。深不可測,或云「通浪山池。」欲雨 則雲氣瀰漫,村老常以為候。

《仁和縣》
编辑

仁和縣「獨山」,在縣北三十里。「每出雲,晴則雨,雨則晴。」

《金華縣》
编辑

霞母山,金華縣東五十五里,霞湧即雨,為太湖坂水 口。

《淳安縣》
编辑

淳安縣雲蒙山,在縣南三十里,高五百丈,周迴七十里,天欲雨,則雲霧滃騰山頂。

《處州府》
编辑

麗水縣南明山,在縣南七里,有泉出山間,注於石隙, 形圓似井,若疏鑿然,名曰「天井。」崖下復有二井,天欲 降雨,則井中出雲。

《廣東志書》
编辑

《高州府》
编辑

茂名縣雲爐山,在郡城東三十里,凡遇天陰,則雲霧 起於其上,如煙之出於爐,因名。

《貴州志書》
编辑

《都勻府》
编辑

龍山:在府城西。天將雨,則雲生一縷,漸繞峰巒。郡人 以此卜陰晴。

雲霞部總論编辑

唐:丘光庭「兼《明書》。」

《雲從龍辨》
编辑

《乾文言》曰:「『雲從龍,風從虎』,說者以為龍吟雲起,虎嘯 風生。」明曰:「非也。夫風雲者,天地陰陽之氣交感而生, 安有蟲獸聲息而能興動之哉!蓋雲將起而龍吟,風 欲生而虎嘯,故《傳》曰:『龍從雲,蛇從霧,巢居知雨』是也。」 或曰:「《文言》仲尼所作,何故不知?」答曰:「但取其同聲相 應,同氣相求,先天不違者也。」

《密雲不雨》
编辑

王弼云:「凡雲雨者,陰氣布於上,而陽薄之,不得通,則 蒸而為雨。」明曰:「此說未窮其理,何者?夫陰陽二氣,生 於黃泉,氤氳交結,出地為雲。二氣力均,則能為雨。或 陰氣少而陽氣多,或陰氣多而陽氣少,皆不能為雨 也。」《小畜》「不雨者,陰氣少也☴≡。」乾下巽上小畜《小過》不雨者, 陽氣少也☳☶。艮下震上小過《小畜》上九,「既雨既處」者,陽極 則陰也。故《禮記》孔子曰:「天作時雨,山川出雲。」雲也者, 非一氣能生者也。譬之於炊,或有水而無火,有火而 無水,皆不能生氣,必須水火備而后氣生。氣生本於 釜中,非結成於甑上也。由此而論,雲必結於地中,陰 陽相將而出。若陰先而陽後,尚不能為雲,豈能為雨 乎?

《天地氤氳》
编辑

《繫辭》云:「天地氤氳,萬物化醇。」論者以為氤氳,天中之 氣。明曰:「氤氳,未散之名也。其氣結於黃泉,非在天之 謂也。若已在天,安能化生萬物?直由氣自黃泉而生, 萬物資之以化。萬物者,動植之總名也。動植初化,未 有交接,故曰化醇。及其交接,萬物由此蕃滋。故曰:『男 女媾精,萬物化生』。」男女者,雌雄牝牡之稱也。夫人之 精既皆自下,豈氤氳不自下乎?按《月令》:建子之月,律 中黃鍾。黃者,地中之色也,鍾者,種也,言十一月陽氣 種於黃泉也。故知渾天之形,其半常居地下,地之下 有水,水之下有氣,氣之下有天,天之元氣,自水而升 地,自地而升天,自天而迴還水下,所謂一陰一陽而 無窮也。故《復彖》曰:「《復》,其見天地之心乎?」天地之心,陽 氣在下,即知氤氳之氣所存焉。

張子正蒙编辑

《參兩篇》
编辑

陰性凝聚,陽性發散,陰聚之陽必散之,其勢均散。陽 為陰累,則相持為雨而降;陰為陽得,則飄揚為雲而 升。故雲物班布太虛者,陰為風驅,斂聚而未散者也。

朱子語類编辑

《雲》
编辑

《橫渠》云:「陰為陽得,則飄揚為雲而升。陰氣正升,忽遇 陽氣,則助之飛騰而上為雲也。」

坤輿圖說编辑

《雲雨》
编辑

雲,乃濕氣之密且結者也。地水之氣,被日爆煖,沖至 穴際中域,一遇本域之寒,即棄所帶之熱,而反元冷 之情,因漸湊密。終結成雲,則或薄而稀,或厚而密者, 又由於氣之乾濕、清濁相勝之異勢也。薄稀者,輕浮 易為風,撥散難以成雨,是為枯瘠無益之雲。若厚密 者,多含潤澤,故易化雨而益物。凡初雨之時,必濛濛 而細,漸而近地,則其雨點愈大矣。蓋雨落時多細微 雨點,彼此相沾,若下之路遠,則相沾之更多,而加重 大。故山頂比山根之雨點微小,因雲離山頂近,離山 根遠故也。又冬月比夏月雨點微小,因冬月天冷時, 雲離地不遠,夏天大暑日雲高,離地更遠。然雲遠則 雨點從上而下,一路彼此相沾之多,而加重大,雲近 則路短,而相沾之雨點小雨雹時亦然。若當時有大 風雹子而橫斜下,其體更加重大。蓋橫斜之路比正 直之路更遠,路遠則雹子相沾之多,間有如彈丸大 者,若剖而細視之,則灼見多小雹子沾於一處,由此故也。

雲霞部藝文一编辑

《雲賦》
周荀况
编辑

「有物於此。居則周靜致下,動則綦高以鉅。圓者中規, 方者中矩。大參天地,德厚堯禹。精微乎毫毛,而充盈 乎大㝢。忽兮其極之遠也,攭兮其相逐而反也,卭卭 兮天下之《咸蹇》也。德厚而不損,五采備而成文。往來 惛憊,通於大神。出入甚極,莫知其門。天下失之則滅, 得之則存。弟子不敏,此之願陳。」君子設辭,請測意之 曰:「此夫大而不塞者與?充盈大㝢,而不窕,入郄穴而 不偪者與?行遠疾速,而不可託迹者與?往來惛憊,而 不可為固塞者與?暴而殺傷,而不億忌者與?功被天 下,而不私置者與?託地而游,㝢友風而子雨,冬日作 寒,夏日作暑。廣大精神,請歸之雲。」

《吹雲贊》
魏·曹植
编辑

天地變化,是生神物。吹雲吐潤,浮氣蓊鬱。

《雲賦》
晉·成公綏
编辑

於是元氣仰散,歸雲四旋,冰消瓦離,奕奕翩翩。去則 滅軌以無迹,來則幽闇以杳冥。舒則彌綸覆四海,卷 則消液入無形。或狎獵鱗次,參差交錯,上捷業以梁 倚,下壘硊而相薄,「狀崴嵬其不安,吁可畏其欲落。」或 粲爛綺藻,若畫若規,繁縟成文,一續一離。或繡文錦 章,依微要妙,綿邈凌虛,輕翔浮漂。

《白雲賦》
陸機
编辑

攄神景于八幽,合洪化乎煙熅。充宇宙以播象,協元 氣而齊勳。《發憤靈石》,性洪流興曜會泉升,跡融丘, 盈八紘以餘憤,雖彌天其未泄,豈假期于遷晷,遇崇 朝而倏忽,紅蕊發而菡萏,金翹援而合葩,神收鬼化, 弼性違序,鳥殊類而比棲,獸異跡而同處,蛟引翳而 並潛,龍攀鴻而雙舉,鸞舞角以軒罷,鷙企翮而延佇, 長城曲蜿,釆閣相扶,聳瑤臺之𡽱嶭,構瓊闥之離婁, 雄虹矯而垂天,翠鳥軒而扶日。

《浮雲賦》
前人
编辑

「有輕虛之豔象,無實體之真形。厚厥本初,浮沉混并 六律,籥應八風,時邁元陰觸石,甘澤霶霈。勢不崇朝, 覆被無外。若層臺高觀,重樓疊閣,或如鐘首之《鬱律》, 乍似寒門之寥廓。金柯分,玉葉散,綠翹明,喦英煥。鸞 翔鳳翥,鴻驚鶴奮,鯨鯢泝波,鮫鱷衝道,朱絲亂紀,羅 褂失領。飛仙凌虛,隨風游騁。有若芙蓉群披,舜華總」 會,「車渠繞理,瑪瑙縟文。」

《雲賦》
楊乂
编辑

「天地定位,淳和肇分,剛柔初降,陰陽煙熅」,於是山澤 通氣,華岱興雲,縹緲翻綿,鬱若升煙,蹇槃縈以詰屈 兮,若虯龍之蟠蜿,嶷岐岐以岳立兮,狀有似乎列仙, 「東西絡繹,南北油裔,隨風徘徊,流行晻靄,豁兮仰披, 杳兮四會,凝寒冰於朱夏,飛素雪於元冥,灑膏液於 天漢,騰鴻泉於太清,乾坤以之交泰,品物以之流形」, 江海以之深滿,川谷以之豐盈,毛羽以之光澤,草木 以之葩榮,萌芽以之挺殖,苗秀以之積成,始於觸石 而出,膚寸而征,終於霑濡六合,浸潤群生,蕩滌陳穢, 含吐嘉祥,施暢《凱風》,惠加春陽,「擬神化於后土,與三 曜兮齊光。」

《維摩經十譬浮雲贊》
宋·謝靈運
编辑

泛濫明月陰。薈蔚南山雨。能為變動用。在我竟無取。 俄已就飛散。豈復得攢聚。諸法既無我。何由有我所。

《九日紫氣賦》並序
唐·潘炎
编辑

「景龍三年九月九日,帝與群官壺口山升高,時有紫氣,光彩照日。」 《賦》曰:

吾王不遊,人何以休。望壺口之千里,值重陽之九秋。 山對翠屏,動暉光之赫赫;雲成紫蓋,扶晚日之油油。 宛轉浮空,輪囷不散。應一人之盛德,為萬歲之榮觀。 氤氳瑞色,無孤峰斷陣之嵯峨;搖曳晴空,雜玉葉金 枝之燦爛。出蒼梧,入大梁。為漢武之蓋,升軒轅之堂。 忽兮改容,形難為狀。紛紛郁郁,用表靈貺。遷用芒碭 之間。非比崑崙之上。豈徒合而膚寸,垂以飄扇。河汾 水兮天之「《紫氣凝兮》人罕見。」位當用九果符九日 之祥。運極通三永御三雲之殿。

《白雲照春海賦》
姜公輔
编辑

白雲,溶溶搖曳乎春海之中。紛紜層漢,皎潔長空。細 影參差,匝微明於日域;輕文凌亂,分炯晃於仙宮。始 而《乾門》闢,陽光積;乃縹緲以從龍,遂輕盈而拂石。出 窮巒以高翥,跨橫海而遠摭。故海映雲而自春,雲照

海而生白。或呆呆以積素,或沉沉以凝碧。圓虛乍啟
考證.svg
均瑞色而周流;蜃氣初收,與清光而激射。雲信無心

「而舒卷,海寧有志於潮汐。」彼則澄源紀地,此乃泛跡 流天,影觸浪以時動,形隨風而屢遷。入洪波而並曜, 對綠水而相鮮。時惟孤嶼冰朗,長汀雲淨。辨宮闕於 三山,總妍華於一鏡。臨瓊樹而昭晰,覆瑤臺而縈映。 鳥頡頏以追飛,魚從容以涵泳。莫不各得其適,咸悅 乎性。登夫爽塏,望茲雲海。雲則連錦「霞以離披,海則 蓄玫瑰之翠彩。色莫尚乎潔白,歲何芳於首春。惟春 色也,嘉夫藻麗;惟白雲也,賞以清貞。可臨流於是日, 縱觀美於斯辰。彼美之子,顧曰無倫。揚桂楫,櫂青蘋。 心遙遙於極浦,望遠遠乎通津。」雲兮片玉之人。

《白雲無心賦》
闕名
编辑

「觸石起於膚寸,散遠天以逶迤,既輪囷而合道,澹搖 曳以無為,綴廣莫以霜淨,凝太虛以纓垂。出處靡𢘆, 同至人之無著;卷舒罔究,類君子之不羈。翹玉葉以 繚繞,耀金柯而陸離。其兆無質,其形罕一,匪潤礎以 上昇,或從龍而迥出。入房呈貺,偶作瑞於殷王;登封 效祥,諒無情於漢室。影遙連於遠水,光俯接於平川, 幾徘徊以暫散,倏迤邐而相連。分至必書,驗其物而 有則;荊棘不別,表茲性之無偏。勢出塞以繽紛,色瑩 空以氤氳。被漫漫之精氣,成英英之白雲。抱翠石以 流彩,入清池而寫文。或假勢於重嶺,或隔閡於孤山。 挺奇峰於天末,亙橫陣於巖間。順細雨以低舉,隨輕 風而往還。哂魚鱗之覆地,輕鵬翼以」垂天。誠莫察其 所感,亦安知其所然。五色競彰,我則匪黃匪黑;五方 皆遍,我則何後何先。至矣哉!信潔白之無心,實敷華 之不實。雲之容兮,或明或暗;雲之體兮乍徐乍疾。唐 堯沈璧而受釐,軒后紀官而修吉。異哉近遠相追,紆 餘葳蕤。出蒼梧以漠漠,入帝鄉以遲遲。媿作《凌雲》之 賦,思歌《出谷》之詩。儻賢良以見舉,庶微才以應之。

《白雲無心賦》
韋執中
编辑

英英白雲。合莫為質,義則難究,覽之不一。觀其發雖 有類於知機;稽其理乃無心而自出。蓋元造之潛運, 而神功之陰騭。時止時行,或徐或疾。結自元氣,生乎 群山。將離兮孰制而合?既往兮孰召而還。非欲恢弘, 自覆乎大荒之際。焉知酌損不踰於膚寸之間。徒見 其紆餘上漢,繚繞飛天。形不常而屢易,居靡定而頻 遷。謂變通之不倦,將有志於必然。斯乃生有於無,假 虛為實。勢乍分於逐火,色暫渝於帶日。油油裔裔,雖 在空而可觀;杳杳冥冥,考攸往而無必。觸石蒼野,揚 埃白泉,不恆厥所,有開必先。搖颺縈空,滅煙光於遠 嶠;輪囷委地,雜波景於遙川。氤氤氳氳,或聚或分。其 散也氣,其興也雲。忽羨溢以洪舒,若練之曳;乍縈紆 而交錯,如絲之棼。所謂「化於無象,著於無為。匪知咎 於進退,惟契道而推移。夕隨重陰,則黯以霮䨴;晝混 陽景,則煥然赫曦。欻上騰而蓊蔚,俄疊影以參差。既 有遇而必變,則無心兮可知。然則陰陽不測,天實為 之。不然者,雷何憑而隱隱,雨何施而祁祁?雖思慮而 不假,何卷舒以應時?『儻帝鄉之可陟,何自致兮在茲』。」

《秋雲似羅賦》
侯喜
编辑

「雲之可觀。時惟佩蘭,映婺女而扇薄,透姮娥而幔寒。 縹緲如畫,霏微似殘。乍逐乘槎之人,訝鴛裾遠曳;每 映銜蘆之鴈,謂燕幕遙看。且曉霧如縠,於今何在;餘 霞成綺,須臾則改。詎若我終日是似,有時而待。擬六 銖而披拂,伴仙女降衣。臨七夕以輕盈。助牽牛納釆。 羃羃風引,籠籠露涵。染絳日而成蒨,映青空而似藍。」 冰綃若無,孰不比方而皆忝?《霓裳》儻有,誰謂裁縫而 不堪?吁嗟乎!一言有以,千秋只亦。天網本疏,春絲不 敵。今夕何夕,是尋是尺?如可求斯,服之無斁。

《夏雲賦》
劉元淑
编辑

「崇山作鎮,峨峨秀絕,暑氣潛蒸,夏雲孤洩。其稍進也, 間古木以深沉;其上升也,鏤太陽而明滅。其質散漫, 其光氛氳,抱翠石而留影,入明水以寫文。粲粲爛爛, 摩太虛而歷漢;郁郁紛紛,從皓景而橫汾。」美其「任運 高下,與時消息,似大道之無心,同達人之有識。時康 則應,伴雨足於一旬;主聖乃浮,變歌聲於五色。」俄頃 萬里,不資天地之功;膚寸九霄,豈假陰陽之力。爾乃 含精飄揚,逐吹低舉,周遊散適,不常其所。出塞邐迤, 暮為陰山之陣;入夢嬋娟,朝是陽臺之女。別有孤陋 沉淪,文章日新,既作《凌雲》之賦,未為天子之臣。

《雲從龍賦》
張隨
编辑

山川之氣曰「雲」,寂爾虛無,倏爾韜映。雖無心而既出, 終有感而協慶。鱗蟲之長曰「龍」,道符於神,德合於聖。 時變化而無極,在陰陽而應令。是知雲為佐,龍為主。 龍無雲不可以陟煙霄,雲無龍不可以降時雨。始靄 靄於山澤,俄騤騤於天宇。有若魚水相須,君臣夾輔 而已。原夫或躍在泉,道契元默,未始出岫,時有通塞。 及夫順天地之功,贊生成之德,吟空山而奮揚其狀, 觸幽石而蓊勃其色,然後蹈乎寥廓,自彼南北,何往 而不濟?何施而不得?潤萬物豈待崇朝,控千里纔踰 瞬息。故曰「氣感則應,有開必先。」臣良而聖主垂拱,雲起而飛龍在天。以類相從,罕聞不合,惟后作乂,孰曰 非賢。是以殷丁得其傅說,吉甫佐於周宣,品物咸泰, 寰海晏然,則雲龍之義明矣,君臣之道一焉。於以辨 物理,於以通人倫,「運有智兮事有因,如羽翼之相假, 同股肱之相親」,則當今得賢共理,豈不冠前代之君 臣。

《餘霞散成綺賦》以題為韻
韋充
编辑

試一望兮雲晚而山睛。白日欲沒兮紅霞始生。含江 天之霽潤,籠煙景之虛明。發光華而不定,若組織之 相成。陽文陰漫,乍合乍散,離披晃朗,錯雜陵亂。麗雲 日之幾重,鋪綺繡之千段。翻光倒景,擢菡萏於湖中; 舒豔騰輝,攢螮蝀於天畔。照萬象於晴初,散寥天於 日餘。吐丹氣於青嶂,為金光於碧虛。越女浣紗,恥鮮 明之莫及;巴姬濯錦,慚光彩之不如。攢紅散紫,參差 邐迤。狀群飛之鸞鳳,類叢生之花蘤。始一變而舒霞, 終一變而成綺。當是時也,則有才子去國,遊人別家。 汎濫秋景,徘徊霽華。惜賞心之日暮,悵游目於天涯。 積九秋之懷抱,對茲夕之煙霞。仰丹霄之愁斷,想赤 水之路賒。能不沉吟徙倚,臥坐興嗟。况復。雲景迴午, 蒼涼愁暮。思攄懷而振藻,返疑憂而失趣。空吟「《謝客》 之詩,遐想《公孫》」之賦。

《山川出雲賦》
李曾
编辑

「天地為大,不能獨生;山川通氣,然後化成。」故雲者氣 也,感時而先出;雨者施也,憑雲而後行。亦由將有邦 家。神必生其賢智;獲其輔佐,化乃洽於文明。且觸石 爰分,凌空可睹,雜峰巒而勢逸奇狀,掩山川而氣騰 雄怒。變而可大,隨風散以飛揚;用而有成,從龍作為 霖雨。因知雲之將出,合君臣之道;賢之將來,為帝王 之輔。所以神致命於開周,岳降神而《生甫》者矣。天不 我欺,雲出以時,濟旱災而有望,播膏澤而無私。則臣 既在茲,君當以維。黃彩有豐年之驗,青光表舉賢之 期。豈獨郁郁紛紛,合嘉氣以成慶;朝朝暮暮,向陽臺 而有思。其為體也且多,其為狀也難及。舒則杳冥而 無際,卷則涓液而並入。况至帝鄉而散城邑。隨蓋狀 以徐轉,對陣影而遙集。君無謂輕虛而不真,君無謂 悠揚而不親。有以通天地而為化,有以合陰陽之至 神。與道興滅,隨時屈伸。為君重陰,覆萬人於炎暑;為 君載雨,滌四海之埃塵。蔽虧窮巷,遶山扉以升降;迴 旋翠幄,拂仙家而綿邈。應賢為瑞,願浮色於洛川;改 容非煙,冀騰光於崑岳。

《氣賦》
張文
编辑

「若夫氣之為物也,寥廓無象,中虛自然,激混混而為 地,蔚蒼蒼而稱天。其下降也,日月星辰著矣;其上騰 也,山河樹木生焉。虹樓隱於雲際,蜃閣浮於海邊,聖 人遇之而為主,道士餐之而得仙,紛蓋松而吐霧,擁 鑪柏而生煙。若乃變化千體,包含萬類,結慶呈祥,敷 榮表瑞,翳春榮而綺靡,籠秋壑而枯顇,噴朝霞而共 丹,騰晚靄而孤翠,觸途無限,遇物相因,扶心體而為 命,運手足而為身,九關用而殯魄,六腑通而谷神,朦 朧虎岫,晻曖龍津,重輝贊於太子,五色彰於異人,出 舂陵而表貺,度函關而浮真,既霏微以薈蔚,復蕭索 而輪囷,象圓光於淺暉,搖碎影於微塵。爾其橐籥無 窮,塤箎異態,乍舒乍卷,如顯如晦。罕養懸匏,虛驚眾 籟。或散漫而成羅綺,或昭彰而為黼黻。昏曉樹而沉 沉,羃遙峰而靄靄。至若噓精吸液,含風吐雲,拂鮑肆 面均臭,凝麝幃而其芬。和妝臺之豔粉,雜舞閣之輕 裙。汎蘇皋而鬱郁,襲桃徑之氛氳。有色可見,無聲可 聞。助鶯杯之桂馥,添鳳俎之蘭薰。肹蠁難名,睢盱不 測。隨致動靜,與時消」息,「聚散無定,盈虧獨全。其纖也 入於有象,其大也出於無邊。憑太虛而作宅,終造化 而為年。隨之不見其後,迎之不見其前。惟恍惟惚,元 之又元。吾不知共誰氏之子?象帝之先。」

《富貴如浮雲賦》
鄭磻隱
编辑

義重所守,雲輕不居,苟崇高而非據,等飄薄之無餘。 比赫赫之榮,不因於道德;似悠悠之質,且寄於空虛。 推在天之所自,諒於我其焉如?昔宣父以飲水為娛, 枕肱方息,原憲在左,顏生侍側,感落落以抱影,見英 英之改色。明徵瞰室之誡,窮彼吉凶;遙憐出岫之容, 齊乎失得。且曰「得之不處,生也若浮,放於利而安,仰」, 止於天而不留。將以輕列爵,動諸侯。雖南國佳人,漫 學如蟬之鬢;西園危檻,空齊似蜃之樓。察彼《載浮》,異 玆長守。高冠始加而已失,《雅歌》式遵而非久。像往來 之車蓋,圓影難追;映躞蹀之馬蹄,嘉名何有?誠以善 惡不昧,卷舒有時。由得之而濫矣,果飄然兮已而。暴 則不居,異郁郁紛紛之狀,求而非道;「同朝朝暮暮之 姿。然則觸石而起者,如苟得之易;從風而滅者,非能 散之義。顧炎炎之色,鼎食皆虛。仰片片之多,煙空如 寄。倏忽時變,悠揚日曛。垂一言於百代,揖萬國之孤 雲。月榭風臺,空復散其蕭索。藻扃黼帳,皆不駐於氤 氳。可以定聖哲之窮達,審是非於得否。」山川之氣俄 失,高明之象,速朽至乎哉!如雲之論,傳於二三子之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