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73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七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七十三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七十四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七十三卷目錄

 雲霞部紀事二

 雲霞部雜錄

乾象典第七十三卷

雲霞部紀事二编辑

《宋史董遵誨傳》:遵誨父宗本,漢時為隨州刺史。太祖 微時,客游至漢東依宗本。而遵誨憑藉父勢,太祖每 避之。遵誨嘗謂太祖曰:「每見城上紫雲如蓋,又夢登 臺遇黑蛇,約長百尺餘,俄化龍飛騰東北去,雷電隨 之,是何祥也?」太祖皆不對。他日論兵戰事,遵誨理多 屈,拂衣而起。太祖乃辭宗本去,自是紫雲漸散。及即 位,一日便殿召見,遵誨伏地請死。帝令左右扶起,因 諭之曰:「卿尚記往日紫雲及龍化之夢乎?」遵誨再拜 呼萬歲。

《玉壺清話》:太宗親征契丹,御製詩有「鑾輿臨紫塞,朔 野凍雲飛」之句,遂命何蒙進《鑾輿臨塞賦朔雲飛》詩。 蒙得句云:「塞日穿痕斷,邊鴻背影飛。」又云:「縹緲隨黃 屋,陰沉護御衣。」召對嘉賞,授贊善。

《廣東通志》:宋太平興國間,龍川義城鄉民樵於山,於 雲間偶拾青石一片,疑可為硯,俄視其上有字云:「浮 丘頂上彩雲籠,探花引出狀元公。」至天聖初,果有彩 雲,時籠霍山浮丘之頂。羅孟郊、曾楷同登天聖八年 王拱辰榜進士,而孟郊以探花及第,山靈示讖,如符 驗焉。

《環溪詩話》:來鵠,洪州人。咸平中名振都下,然喜以詩 訕當路,為人所惡,卒不第。夏雲云。「無限旱苗枯欲盡, 悠悠閒處作奇峰。」

《玉海》:祥符元年,穆清殿御座處有白雲如幡幢龍鳳 之狀。召宰相登亭觀,復有黃雲如虹橋葩蓋,詔名亭 曰「瑞雲。」

祥符九年,向敏中言:「六月二十七日,黃雲如飛鳳覆 昭慶殿。」

《宋史韓琦傳》:「琦字稚圭,相州安陽人。風骨秀異,弱冠 舉進士,名在第二。方唱名,太史奏日下五色雲見,左 右皆賀。」

《玉海》:皇祐二年四月朔,幸金明池,司天言雲「色黃,其 形輪囷。」此聖孝感天之應。

天聖八年四月三日乙酉,幸瓊林苑,賜從官射射於 苑亭,遂燕從臣。是日,日旁有五色雲。

蘇軾《攓雲篇序》:「余自城中還,道中雲氣自山中來,如 群馬奔突,以手掇開籠,收其中。歸家雲盈籠,開而放 之,作《攓雲篇》。」

《宋史种放傳》:「放隱終南豹林谷之東明峰,結草為廬, 僅庇風雨,以講習為業,從學者眾,得束脩以養母,母 亦樂道,薄滋味。放得辟穀術,別為堂於峰頂,盡日望 雲危坐。每山水暴漲,道路阻隔,糧糗乏絕,止食芋栗。 性嗜酒,嘗種秫自釀,每曰:空山清寂,聊以養和。因號 雲溪醉侯。」

《清波雜識》:章惇謫雷州,過小貴州南山寺,與僧奉恕 倚檻看雲曰:「夏雲多奇峰。」真善比類。恕曰:「相公曾見 夏雲詩否?『如峰如火復如綿,飛過微雲落檻前。大地 生靈乾欲死,不成霖雨漫遮天』。」蓋譏惇也。

《清涼山志》:張無盡戊辰六月二十七日至清涼山扺 金閣,日將夕,南臺之側有白雲綿密如敷白㲲。僧省 奇曰:「此祥雲也。」集眾僧禮誦,見金橋及金色相輪,輪 內深絳青色。既暝,有霞光三道,直起亙天。

《齊東野語》:陶通明詩云:「山中何所有,嶺上多白雲。只 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雲固非可持贈之物也。坡翁 一日還自山中,見雲氣如群馬奔突自山中來,遂以 手掇開籠,收於其中。及歸,白雲盈籠,開籠放之,遂作 《攓雲篇》云:「『道逢南山雲,欻吸如電過。竟誰使令之,袞 袞從空下』。又云:『或飛入吾車,偪仄人肘胯。摶取置笥 中,提攜反茅舍。開緘仍放之,掣去仍變化』。」然則雲真 可以持贈矣。宣和中,艮岳初成,令近山多造油絹囊, 以水濕之,曉張於絕巘危巒之間,既而雲盡入,遂括 囊以獻,名曰「貢雲。」每車駕所臨,則盡縱之,須臾滃然 充塞,如在千巖萬壑間。然則不特可以持贈,又可以 貢矣。併資一笑。

宋馬純《倚箔山錄》:河南潁陽縣北十五里曰倚箔山。 山有洞,若三間屋,大洞中潭水深不可測。宣和末,有 張道人居洞前茅屋中,云:凡潭水微動,須臾有雲出 於水上,稍出洞去,即山下必雨,雨止雲乃覆山。 《傳燈錄》:廣嚴院咸禪師,有僧問:「如何是廣嚴家風?」曰: 「一塢白雲,三間茆屋。」

《武進縣志》:「丁常任,毘陵人。淳熙間為郎。冬至日上殿奏對,玉音曰:『晚來雲物甚奇,卿見否』?」常任實不曾見, 即對曰:「『豈唯臣見之,四海萬民皆見』。孝宗大喜曰:『卿 對甚偉』。」命除淮漕。

《朱子語類》:「某常登雲谷,晨起穿林薄中,並無露水沾 衣,但見煙霞在下,茫然如大洋海,眾山僅露峰尖,煙 雲環繞往來,山如移動,天下之奇觀也。」

《錢塘遺事》:史彌遠之比周於楊后也,出入宮禁,外議 甚譁。有人作詠雲詞譏之云:「往來與月為儔,舒卷和 天也蔽。」

《春風堂隨筆》:「宋謝墍知徽州時,嘗於舊坑取石貢理 宗。初,坑上嘗有五色雲氣如錦衾,郡檄隨雲所覆處 斲之,得佳石,有白文繞兩蚿,宛轉如二龍,既發為硯, 而雲氣不復見矣。」

《金史太祖本紀》:遼道宗時,有五色雲氣屢出東方,大 若二千斛囷倉之狀。司天孔致和竊謂人曰:「其下當 生異人,建非常之事,天以象告,非人力所能為也。」咸 雍四年戊申七月一日,太祖生。

《移刺履傳》:履字履道,方五歲,晚臥廡下,見微雲往來 天際,忽謂乳母曰:「『此所謂臥看青天行白雲』者耶?」德 元聞之,驚曰:「是子當以文學名世。」

下黃《私記》:八九月中,月輪外輕雲,時有五色。下黃人 每值此,則急呼女子持鍼線,小兒持紙筆,向月拜之, 謂之「乞巧。」惟吳媼有一女,年十二,拜之甚勤。一夕,月 下飛一五色綵雲,如手掌大,駐于女前,眾皆恐女徑 吸食之,味甚香美。明旦梳頭窺鏡,面色艷冶,彈琴讀 書,不學而能。媼喜甚,改名為「綵雲。」

《名山藏》,當皇妣娠,夢黃冠授一丸,有光吞之,覺而口 尚聞香。明日生太祖於土地祠中,白氣貫空,異香經 宿。

明太祖至婺,擊元將于梅花門,大破之。先一日,城中 人望見城西有五色雲如車蓋,乃太祖駐兵地。 《列朝詩集》:臞仙每月令人往廬山之巔,囊雲以歸。結 小屋曰「雲齋」,障以簾幕,每日放雲一囊,四壁氤氳裊 動,如在巖洞。昔陶弘景往行山中,聚雲袖內,遇客趣 放之為贈。臞仙風致不減弘景也。周憲王有《送雪詩》, 臞仙囊雲:「憲王送雪,此宗藩中佳話。」可屬對也。 《明外史劉基傳》:「基字伯溫,青田人。嘗遊杭州西湖,有 異雲起西北,光射湖水,客以為此慶雲,將賦詩,基大 言曰:『此天子氣也,應在金陵。後十年有王者起其下, 吾當輔之』。」

黃池《東山樵隱記》:樵隱楊先生數為予言東山之勝。 今年秋,與五六友朋由郡城東行六七里,始造先生 之廬。長林薈蔚,深入無際。先生指謂予曰:「吾于是樵 焉。」因相與笑。既還,飲深秀亭,篁木瀟灑,濃翠欲滴。涼 風飄白雲,從西北來,瀰漫山谷,或浮入窗牖間。遙望 數十松,隱隱猶神仙異人,騎蒼麟白鶴,出沒半空上。 先生因賦《白雲》之章與《樵歌》相和。答歌曰:「白雲兮悠 悠,吾之樵兮與白雲為儔茲不樂兮又何求。」時眾客 沾醉,又咸為和歌,浩興悠然,蓋不知世間何樂可方 此也。

《名山藏》。孝宗冊立為太子時,詔至南京,瑞雲見孝陵 如車蓋。

《王陽明先生年譜》:先生生之夕,祖母岑夢神人衣緋 玉,自雲中鼓吹送兒來,驚寤已聞啼聲,祖竹軒翁因 命名雲,而鄉人遂指所生樓曰瑞雲樓。先生五歲猶 不言,有神僧過而目之曰:「好箇孩兒,可惜名字道破。」 竹軒翁更以今名即能言。

《紹興府志》:「楊山人珂,餘姚人。能詩,且好修,然特以工 書名,為人甚有逸興。嘗遊四明山,過雲巖,見雲氣瀰 漫,訝之。愛其奇色,覺濃厚可掬,遂創新意,攜三四巨 罌於雲深處,以雙手捉雲撲之,納罌中,至湧出不容, 則知罌滿矣。乃以紙封其口,攜歸藏之。遇好事者過 小酌,輒云『汝欲觀四明雲乎?昨㩦在此,因呈雲罌,席』」 間刺鍼,眼其口,則一縷如白線,透出直上,須臾繞梁 棟。已而蒸騰坐間,鬱勃撲人面,無不引滿大呼相矜 誇,謂絕奇也。自後往四明,屢攜雲以歸,亦間贈相知 者云。

敖英《峨眉山記》「侍御狷齋謝公來按西蜀,駐節峨眉, 臺中無事。副使梅塘毛子,參議渭野樊子,僉事黃溪 劉子暨英,相與從公出北門,由寶經樓入山,扺光相 寺,上大峨絕頂,俯瞰大峨之腰,白雲平鋪,周遭一色, 而中峨、小峨覆蓋其下,不見彿彷茫然如雪積平野, 月籠寒沙,微風西來,雲光滉瀁。又如洞庭、彭蠡,濤衝」 浪激,不可名狀。公曰:「到此境使人肝膽澄澈,平生奇 觀,無踰此者。」

何格《游白雲山記》:白雲山在郡城北。正德辛巳,有約 予同遊者,取道由山棗岡,過小澗,登黃塢及寺,登觀 音堂。堂後有葉氏墓。眾逡巡其上,忽有氣皎如縞練, 靉若噴溜,低度巖竇間,清韻逼人,殊覺毛髮森瀟。有 誦杜少陵「天闕象緯逼,雲臥衣裳冷」之句者,指曰:「茲

山之名,非由此乎
考證.svg
王世貞《遊泰山記》:余自戊午己未間有事於泰山者

三,而其稍可記者,第二遊也。其初遊為正月晦,黎明 入山,即陰晦,浮雲出沒皆際十步外不辨物,第覺輿 人之後趾高,而余前僂而已,即絕頂亦無所睹。還憩 酆都宮,甚悔之。至六月朔,乃與參議徐君文通上絕 頂,瞪眺久之。俄而諸山各出白雲一縷,若冢中起,稍 上,大如席,凡數百道。則狂馳而遇輒合,其起無盡,其 狂馳而遇亦如之,頃刻遂遍成白玉池,而仰視則空 青瑩然,上下異色。呼酒與徐君酌,自以為生平之創。 目所謂《野馬絪縕》,信也。

李維楨《太湖兩洞庭遊記》:「登縹緲,小雨釀寒,遂下酌 玉椒泉,飯西湖寺。俄而二虹起岸下,光彩奪目,徐徐 渡湖中去,舉酒目送,酒未竟,迴視落霞殘日,照映卞 山,如紫磨金在鎔,表裏洞徹,湖光殷血,如渭水論囚 時,總之如安公冶與天通,如咸陽三月火,如大旱鑠 金焦石。余生平未睹者,喜極欲狂。恨季倫小子,不見 此紫,步幛寧止四十里耶?」

中秋過婁江,二十日,返金閶。馮元敏憲使謂予盍以 間為支硎,遊乎道胥門,度楓橋,呼筍輿行十里至山 登。縹緲諸峰羅列如兒孫湖;四環如博山、如璧水,江 南名郡邑。隱隱平蕪,片雲如縷,自東峰起,忽狂走。諸 峰初如冒絮,已如阿閦國,僅一再現,頃刻萬狀。為賦 《看雲詩》四章。

楊嗣昌《峨眉山記》雪山之西,濃雲兩片,大如席,從風 冉冉而飛。伯欽語余,「尋常見天末斷雲,意謂造次可 攬。以今觀之,殆數萬里外矣。」

朱之俊《雨中初遊西湖,記》「東南山水之美,惟杭為最。 今歲奉使於浙,過潤,招張公亮,閏四月九日始入杭, 宿昭慶寺,夜聞風雨,乃謀之主僧,買艇遊焉。既入舟, 見湖上諸山盡作影,於影中爭出雲,若敗絮,若飛練, 若馬若人,雲山相混,根枝⿱𠔿奄蔽,純為墨天。公亮偶指 一峰曰:『奇雲也』。」予曰:「山也。」指一峰曰:「怪山也。予曰:『故 雲也』。」蓋公亮短于視,又素未識南北山何狀,故多指 多惑。

《甲乙剩言》:「友人嘗從關中來,言自環慶以北,不復見 山。每從馬首極望,惟見平沙際天,千里超忽。俄有橫 山,嶙峋可人,忽焉滅沒,知是雲也。余後讀俞羡長詩 云:『惟有橫雲似遠山』。乃知是真境也。」

袁宏道《天目遊記》:「曉起看雲,在絕壑下,白凈如綿,奔 騰如浪,盡大地作琉璃。諸海山尖出雲上,若萍然,雲 變態最不常,其觀奇甚,非山居久者不能悉其形狀。」 王思任《廬山雲海記》:「予昔在青田小洋中,得看天錦, 以為奇絕。不意五老峰上復看海綿之奇也。天錦之 色,金染萬鮮,俱非人目所經見。而海綿素鋪幾萬里」, 拋彈,鬆稱光絲,躍然覺霜雪死白為呆,凹凸不等,小 家數耳。予初登金印時,綿冒漢陽,幾不憖遺一老。不 意天錦之福尚在,綿俱縮入湖江,漸覆四宇,作開闢 以來一大供。予置足在中峰之頂,皇恐消受,默念安 得裁為大被襲,天下寒山冷水,無有啼號者。發如是 願,以報清恩,猶未足以塞其萬一。

蕭士瑋《湖山小記》:余山遊,曉起,看白雲縷縷出山間, 若茶煙之在齋閣耳。頃之,百道狂馳,奔騰如浪,諸山 汎汎水上行也。須臾山盡矣,空水絪縕,風煙一色,類 香霧海。久之漸歇,有數點遙青,沒入雲際。寺僧指余 曰:「海門諸峰也。」

譚元春《游南嶽記》:「丙辰三月,譚子欲之嶽,盟周子以 靜遊,周子許焉。抵上封寺,道有級,趾斜垂蟻影,游人 與雲遇於塗,雲不畏人,趾窮,坦然得寺。由寺後上祝 融峰頂,新庵舊祠,仙客往來,四顧止有數人,數人止 各踞一石,晴漾其裏,雲縫其外,上如海,下如天,幻冥 一色,心目無主。覺萬丈之下,漠漠送聲,極意形狀之」, 轉不似。譚子顧周子語:「奇光難再得,願堅坐以待其 定。」周子許焉。久之雲動。有頃,後雲追前雲不及,遂失 隊。萬雲乘其罅,遶山左飛。飛盡日,現天地定位。下界 山爭以青翠供奉,四峰皆莫能自起,遠湖近江皆作 一縷白。譚子持周子手,不能言。

予與孔伯下峰,宿上封寺,山僧雲居遊人雲輔,日之 將夕,見雲方往來未定,而僧遽闔戶。予不覺閔然,念 其出入之難,勸僧者久之。有「山雲出入艱難際,莫便 關門此念深」之句。予在下界,望雲如慕勝流,既得與 之同處,安忍聽其扼於人也。予既書新詩,刻石寺中, 復題數語于去後。

雲霞部雜錄编辑

《易經乾卦》:「雲行雨施,品物流形。」

《文言》:「雲從龍,風從虎。」龍是水畜,雲是水氣,故「龍吟 則景雲出。」大全《程子》曰:龍,陽物也,出來則濕氣蒸然自 出,如濕物在日中,氣亦自出,雖木石之微,感陽氣尚 亦有氣,則龍之興雲不足怪。

《屯卦》象曰:雲雷,屯;君子以經綸。程傳《坎》不云雨而云雲 者,雲為雨而未成者也。未能成雨,所以為《屯》。

《需卦象》曰:雲上於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樂。程傳雲氣蒸而上升於天,必待陰陽和洽,然後成雨。雲上於天,未 成雨也,故為「須待」之義。

《小畜》:亨。密雲不雨,自我西郊。程傳雲,陰陽之氣,二氣交 而和,則相畜固而成雨。陽倡而陰和,順也,故和。若陰 先陽倡,不順也,故不和。不和則不能成雨。雲之畜聚 雖密,而不成雨者,自西郊故也。東北陽方,西南陰方, 自陰倡,故不和而不能成雨。以人觀之,雲氣之興,皆 自四遠,故云「郊。」大全或問:「密雲不雨,自我西郊。」程子曰: 「西郊陰方,凡雨須陽倡乃成,陰倡則不成矣。今雲過 西則雨,過東則否,是其義也。」

《小過》六五,密雲不雨,自我西郊,公弋取彼在穴。《象》曰: 「密雲不雨」,已上也。大全中溪張氏曰:「《小畜》《小過》皆言『密 雲不雨,自我西郊』」,何也?曰:陰陽二氣,以均調適平而 後雨。陰多陽少,陽多陰少,則皆不雨也。《小畜》以一陰 畜五陽,陰少於陽,則不能以固乎陽,故曰「密雲不雨。」 尚,往也。言陽尚往,則不與陰和而不能雨矣。《小過》以 四陰而包二陽,陽少於陰,則不能制乎陰,故曰「密雲 不雨。」「已,上也。」言陰已上,則不與陽和而不能雨矣。 《公羊傳》:「觸石而出,膚寸而合。不崇朝而遍雨乎天下 者,惟泰山雲爾。」

《禮含文嘉》雲者,運氣布,恩普也。

《春秋說題辭》雲:「師曰豐隆。」

《易歸藏》:「蒼帝起,青雲扶日。赤帝起,黃雲扶日,有白雲 出自蒼梧,入於大梁。」

《山海經·西山經》:「符惕之山,風雲之所出也。」

《管子侈靡》篇:「夫政教相似而殊方。若夫教者,摽然若 秋雲之遠,動人心之悲,藹然若夏之靜雲,乃及人之 體。」然若謞之靜動,人意以怨,蕩蕩若流水,使人思 之。人所生往,教之始也,身必備之,辟之若《秋雲》之始 見,賢者、不肖者化焉。「雲平而雨不甚」,無委雲雨則 遫已。「政平而無威」,則不行。

《文子·十守篇》:「膽為雲,肺為氣。」

《法華經》雲。「有七德,含水電光、雷聲。歡喜掩蔽。普覆清 涼。」

《莊子·在宥》篇:黃帝聞廣成子在於空同之上,故往見 之。廣成子曰:「自而治天下,雲氣不待族而雨,艸木不 待黃而落,日月之光益以荒矣。」

呂子《圜道篇》:「雲氣西行,云云然,冬夏不輟;水泉東流, 日夜不休。上不竭,下不滿,小為大,重為輕,圜道也。」 《史記龜策傳》:「聞蓍生滿百莖者,其下必有神龜守之, 其上常有青雲覆之。」

陸賈《新語慎微篇》:「邪臣之蔽賢,猶浮雲之障日月也。」 《淮南子淑真訓》:「今夫萬物之疏躍枝舉,百事之莖葉 條。」皆本於一根,而條循千萬也。若此則有所受之 矣,而非所授者。所授者無受也,而無不受也。無不受 也者,譬若周雲之「蘢蓯,遼巢彭濞而為雨,沉溺萬物 而不與為濕」焉。《遼巢》《彭濞》,蘊積貌。

《地形訓》:「凡八極之雲,是雨天下;八門之風,是節寒暑。 八紘八殥八澤之雲,以雨九州,而和中土。」

《說林訓》「山雲蒸柱礎潤。」

《十洲記》:「崑崙上有墉城,金臺玉樓,相似如一。淵精之 闕,光碧之堂,瓊華之室,紫翠丹房,錦雲燭日,朱霞九 光。」

日者霞之實,霞者日之精。餐霞之道甚祕,致霞之道 甚易。

《論衡說日》篇:「月行與日同,亦皆附天。」何以驗之?驗之 似雲雲,不附天,常止於所處。使不附天,亦當自止其 處。由此言之,日行附天明矣。雨之出山,或謂「雲載 而行」,雲散水墜,名為雨矣。夫雲則雨,雨則雲矣。初出 為雲,雲繁為雨,猶甚而泥露濡污衣服,若雨之狀,非 雲與俱雲載行雨也。「雲霧,雨之徵也。夏則為露,冬 則為霜,溫則為雨,寒則為雪。」雨露凍凝者,皆由地發, 不從天降也。

《效力》篇:「山大者雲多,泰山不崇朝,辦雨,雨天下。」 《順鼓》篇:「天將雨,山先出雲。雲積為雨,雨流為水。」 《亂龍》篇:「董仲舒申《春秋》之雩,設土龍以招雨」,其意以 雲龍相致。《易》曰:「雲從龍,風從虎。」以類求之,故設土龍, 陰陽從類,雲雨自至。儒者或問曰:「夫《易》言雲從龍者, 謂真龍也,豈謂土哉?楚葉公好龍,牆壁槃盂皆畫龍, 必以象類」,則「葉公之國,常有雨」也。禹鑄金鼎,象百 物,以入山林,亦辟凶殃,論者以為非實。然而上古久 遠,周鼎之神不可無也。夫金與土,同五行也,使作土 龍者如禹之德,則亦將有雲雨之驗。葉公好龍,牆 壁盂樽皆畫龍象,真龍聞而下之。夫龍與雲雨同氣, 故能感動,以類相從。葉公以為畫致真龍,今獨何以 不能致雲雨?神靈示人以象不以實,故寢臥夢悟, 見事之象。「將吉」,吉象來;將凶,凶象至。神靈之氣,雲雨 之類也。神靈以象見實,土龍何獨不能以偽致真也? 魯般墨子刻木為鳶,蜚之三日而不集,為之巧也。 使作土龍者,若魯般墨子,則亦將有「木鳶蜚不集」之

類。夫蜚之氣,雲雨之氣也。氣而蜚,木鳶何獨不能從
考證.svg
土籠?釣者以木為魚,丹漆其身,近之水流而擊之,

起水動作,魚以為真,並來聚會。夫丹木非真魚也。魚 含血而有知,猶為象,至雲雨之知,不能過魚,見土龍 之象,何能疑之?金翁叔,休屠王之太子也。與父俱 來降漢。父道死,與母俱來,拜為騎都尉。母死,武帝圖 其母於甘泉殿上,署曰「休屠王」焉。提翁叔從上,上甘 泉,拜謁,起立向之,涕沾襟,久乃去。夫圖畫非母之實 身也,因見形象,泣涕輒下,思親氣感,不待實然也。夫 土龍猶甘泉圖畫也,雲雨見之,何為不動?《有若似 孔子》,孔子死,弟子思慕,共坐有若孔子之座。弟子知 有若非孔子也,猶共坐而尊事之。雲雨之知,使若諸 弟子之智,雖知土龍非真,然猶感動思類而至。孝 武皇帝幸李夫人,夫人死,思見其形。道士以術為李 夫人。夫人步入殿門,武帝望見,知其非也。然猶感動, 喜樂近之,使雲雨之氣,如武帝之心,雖知土龍非真, 然猶愛好,感起而來。龍蹔出水,雲雨乃至。古者畜 龍御龍常存,無雲雨猶舊交相闊遠。卒然相見,歡欣 歌笑,或至悲涕,偃伏少久則示行各恍忽矣。《易》曰:「雲 從龍。」非言龍從雲也。雲樽刻雷雲之象,龍安肯來? 自然篇何以知天無口目也?以地知之,地以土為體, 土本無口目。使天體乎,宜與地同;使天氣乎,氣若雲 煙,雲煙之屬,安得有口目?

《淮南畢萬術》:「取曾青十斤燒之,以水灌其地,雲起如 山雲矣。」

《桐木成》雲。取十石大甕,滿水中,桐木蓋之,至三四 日,氣如雲形。

《中論》:「文王遇姜公於渭陽,灼然如披雲見白日。」 《晉書王羲之傳》:「羲之尤善隸書,為古今之冠。論者稱 其筆勢,以為飄若浮雲。」

《樂廣傳》:衛瓘每見廣曰:「此人之水鏡,見之若開雲霧 而睹青天。」

《博物志》:「崑崙山廣萬里,高萬一千里,神物之所生,聖 人仙人之所集也。出五色雲氣。」

土山多雲,鐵山多石。

大人國,其人孕三十六年生,白頭,其兒則長大,能乘 雲而不能走。葢,龍類,去會稽四萬六千里。 《抱朴子》:「千歲之龜,五色具焉。浮於蓮葉之上,或在叢 蓍之下,其上時有白雲。」

《西京雜記》:「哀帝為董賢起大第於北闕下,重五殿,洞 六門,柱壁皆畫雲氣。」

《楚國先賢傳》:「天旱有含水,雲從西方起,則焚香祝之。」 陶潛《停雲詩序》:「停雲,思親友也。」

張野《廬山記》:天將雨,則有白雲或冠峰巔,或亙中嶺, 俗謂之「山帶」,不出三日必雨。

《世說》:「海西時,諸公每朝猶暗,惟會稽王來,軒軒如朝 霞舉。」

《述異記》:鄉西津有玉女津,有玉女岡。天當雨,輒先 涌五色氣于石間,俗謂「玉女披衣。」

《水經注》:「孟門即龍門之上口也。其中水流交衝,素氣 雲浮。往來遙觀者,常若霧露沾人。」

胡趨寺神像有童子之容,從祠南歷夾嶺,廣裁三尺 餘,兩廂崖數萬仞,窺不見底。祀祠有感,則雲「與之平 也,然後敢度。」

燕王仙臺有三峰,甚為崇峻。騰雲冠峰,高霞翼嶺。 韓愈《雜說》:「龍噓氣成雲。」

《國史補》:「暴風之後,有砲車雲。」

《酉陽雜俎》:「明皇召見李白於便殿,神氣高朗,軒軒如 朝霞舉。」

陸龜蒙《四明山詩序》:「山中有雲不絕者二十里,民皆 家雲之南北,每相從,謂之過雲。」

《九域志》:「華山神祠能興雲致雨。」

《書斷》:「淺如流霧,濃若屯雲。」

《續博物志》雲:「五色為慶,三色為矞。或曰:外赤內青為 矞。」揚雄曰:「紫蜺矞,雲朋圍日,君子小人並進也。」 《譚子化書》:「水火相勃,所以化雲也。」

《清異錄》:「雲者,山川之氣,今秦隴村民稱為天公絮。」 《擊壤集·觀物吟》:「水雲黑,火雲赤,土雲黃,石雲白。」 陸佃《埤雅》古文「雲」字作云,象雲回轉之形。其上從二。 二者,天中之陰也。天中之陰,應之於上,故地中之陽 升而為雲。蓋陰陽之氣,自下而上,阻於一則為丂,應 於二則為亏,應於二而盤薄,則為雲,云旋也。亏者,象 其氣之舒亏。《莊子》曰「於亏以蓋眾。」義蓋取此。古文雲 字。又有雲氣盤薄之形,與乃字相類者,「乃」字,《說文》以 為象氣出之難,氣自下而上,至上而不得達,所以為 氣出之難也。《春秋傳》以為乃者難辭,其以此乎?今云 又為云為之云云,有應而言也。《易》曰:「變化云為,吉事 有祥。象事知器,占事知來。」變化云為,聖人之事也,故 能常與吉會,而占事知來,象事知器。云如雲為象,母 猴制字之意,皆以天事言之。故《易》:君子謂之言行,聖 人謂之云為。《詩》曰:「洽比其鄰,昏姻孔云。」《傳》曰:「云,旋也。」 言幽王之時,小人有酒食,以洽比其鄰里,周旋其昏姻。云象周旋盤薄之形,故云旋也。此以形訓。《詩》曰:「薈 兮蔚兮,南山朝隮。婉兮孌兮,季女斯飢。」言小人在上, 膏澤不下于民,則柔良於是失職。薈,會也。蔚,鬱也。陰 陽鬱而成雲,蒸而成雨,會而成雲,散而成雨。《傳》曰:「陰 凝上結,則合而成雲,陽散下流,則降而為雨。地氣上 為雲,陰中之陽也。天氣下為雨,陽中之陰也。雨出地 氣,雲出天氣,故陽上薄陰,陰能固之,然後蒸而為雨。 雨者,陰陽之」和也。然而朝雲喜暘,暮雲喜雨,故《詩》言 「薈蔚不雨之雲」,又言朝隮也。《賦》曰:「朝為行雲,暮為行 雨。」《傳》曰:「日將旦,清風發,群陰伏。」則朝者陰散之時,非 所以為雨矣。《淮南子》曰:「山雲草莽,水雲魚鱗,旱雲煙 火,涔雲波水。」《詩》曰:「薈兮蔚兮,南山朝隮。」則山雲草莽 于此見矣。《論衡》曰:「大山雨天下,小山雨一國。」南山,曹 之南山,則雨一國之山也,故詩主以言之。《晉天文志》 曰:「韓雲如布,趙雲如牛,楚雲如日,宋雲如車,魯雲如 馬,衛雲如犬。」雲者,氣也,地氣異矣,故雲之成象,亦以 不同,則山雲草莽,水雲魚鱗,理或然也。《左傳》以為分 至啟閉,必書雲物。蓋吉凶之兆,有在於雲者,故先王 占焉。《傳》曰:「青為蟲,白為兵,赤為旱」,黑為水,黃為豐年, 此五雲吉凶之祲也。《莊子》曰:「乘雲氣,御飛龍,而遊乎 六合之外。」神人者,乘虛不墜,觸實不礙,故能狎虎兕, 貫金石,乘雲霧而浮遊如此。《詩》曰:「上天同雲,雨雪雰 雰。」冬曰上天,夏則天降而下,冬則天升而上。燠則雨 暘而異,寒則雲陰而同故也。《董子》曰:「太平之世,風不 鳴條,開甲散萌而」已矣;雨不破塊,澗葉津莖而已矣; 霧不塞望,浸淫被泊而已矣;雪不封樹,凌殄毒害而 已矣。雲五色而為慶,三色而成矞。或曰:「二色曰矞,外 赤內青,謂之矞雲。」《太元》曰:「紫蜺矞雲朋圍日,其疾不 割。」紫蜺矞雲朋圍日,君子小人並進之象也。君子小 人並進,此其疾者,所以不割也。測曰:「紫蜺矞雲,不知 刊也。」言紫蜺、《矞雲》並進,則以紫蜺不刊故也。紫蜺以 象小人,矞雲以象君子。

《夢溪筆談》:登州海中時有雲氣,如宮室、臺觀、城堞、人 物、車馬、冠葢,歷歷可見,謂之海市。 《莊子》言「野馬也,塵埃也」,乃是兩物。古人皆以塵為野 馬,恐不然也。野馬乃田野間浮氣,遠望如群羊,又如 水波,佛書謂「如熱時野馬陽焰」,即此物也。

《蠡海集》:雲為陽用,故龍騰則雲起;風為陰用,故虎嘯 則風生。或以雲為陰,風為陽者,謂其體也。蓋雲乃陰 之體,升而為陽之用;風乃陽之體,散而為陰之用。是 以雲起也,石必滋;風行也,土必燥。

雲為陽,陽生施;雨為陰,陰生化。陽施而陰化,故雲密 則雨降。陽施而陰不能化,則有雲而無雨。未有陽不 施而陰能化者,故有雨則未嘗無雲也。是以《易》曰:「雲 行雨施。」蓋陽可攝陰,陰不能強陽也。

《雲麓漫抄》:「白雲一也,而有數義。郯子以秋官為白雲。 《類要》云:『白雲司職,人命是懸』。皆言官名也。」陶弘景詩: 「山中何所有?隴上多白雲。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 狀景也。狄仁傑見白雲孤飛,曰:「吾親舍其下。」人以為 思親事。梁瑄不歸,弟璟每見東南白雲,即立望慘然, 久之,復以為思兄事。白樂天詩:「清光莫獨占」,亦對白 「雲同葢」,指秋雲言也。 朱熹《雲谷記》:雲:「谷在建陽縣西北七十里,廬山之巔, 處地最高,而群峰上蟠,中阜下踞,內寬外密,自為一 區。雖當晴晝,白雲坌入,則咫尺不可辨,眩忽變化,則 又廓然莫知其所如。」

《雞林類事方言》雲:「曰屈林。」

臆乘雲族,《莊子》雲:「氣不待族而雨。」族,聚也;「未聚而雨, 言澤少也。」李義山《雪賦》云:「雲市飄蕩當從於月窟,淅 瀝合隨於雲市。」云族、云市,亦奇字。

《野客叢談》:狄仁傑登太行山,見白雲孤飛,謂左右曰: 「吾親舍其下,瞻悵久之。」此正與《北史》元樹之意同。元 樹奔南,每見嵩山雲,未嘗不引領歔欷。又梁瑄不歸 弟每見東南白雲,立望慘然久之。杜子美詩曰:「每望 東南雲。」用此意也。

《通攷》:「四月初八日看陰晴,卜水旱,最宜密雲不雨。」 《名畫記》:「古人畫雲,未為臻妙,若能沾濕綃素,點綴輕 粉,縱口吹之,謂之吹雲」,此得天理,雖曰妙解,不見筆 蹤。

李孝光《游鴈山雜記》:鴈山西南一峰絕高,其上常有 雲氣,居人呼曰「常雲。」

《蜀都雜抄》:「夾江縣之伏龜山有仙掌洞,今稱紫府洞 是已。其山雲常五色,黃色居其中,佛光之類也。」 《元中記》:「南方有炎山焉,在扶南國之東,加營國之北, 諸薄國之西。山從四月而火生,十二月火滅。正月、二 月、三月火不然,山上但出雲氣,而草木生葉。至四月 火然,草木落葉,如中國寒時也。」

《雜占》:春己卯風樹頭空,夏己卯風禾頭空,秋己卯風 水裏空,冬己卯風闌裏空。凡風,春南夏北並主雨,東 風急亦主雨。近驗西風作雨,大于東雲。

《楊升庵集》:郎仁寶瑛云:「春之風自下而升上,紙鳶因之以起。夏之風橫行空中,故樹杪多風聲。秋之風自 上而下,木葉因之以隕。冬之風著土而行,是以吼地 而生寒。驗之良是。按春曰條風,言風所拂,津葉潤莖, 噓枯吹生。《易》曰:『潤之以風雨』。是風亦有潤。《楚辭》:『光風 轉蕙汎崇蘭』。謂之光者,草木遇之而有光也。夏之風」 唯在半空,故樹杪有聲而暑氣不解。至秋涼風至。則 自上而下。冬之風,觱發吼地而生寒。諺曰:「三九二十 七,籬頭吹觱篥。」最有證。

《丹鉛總錄》:「荀卿雲:『賦行遠疾速,而不可託訊』。」書,問也。 行遠疾速,宜於託訊,今雲者虛無,故不可託訊也。《楚 辭九章》:「願寄言於浮雲兮,遇豐隆而不將。」亦此意也。 荀卿、屈原相去不遠,命辭蓋同。

詩人多用「南雲」字,不知所出,或以江總「心逐南雲去, 身隨北鴈來」為始,非也。陸機《思親賦》云:「指南雲以寄 欽,望歸風而效誠。」陸雲《九愍》云:「眷南雲以興悲,蒙東 雨而涕零。」蓋又先於江總矣。

詩人冬至用書雲事,宋人小說以為分至、啟、閉,必書 雲物,獨以為冬至事,非也。余按,《春秋感精符》云:「冬至 有雲迎送日者,來歲美。」宋忠注曰:「雲迎日出,雲送日 沒也。」冬至獨用書雲事,指此未為偏失也。

《史記》云:「伯夷、叔齊雖賢,得夫子而名益彰;顏淵雖篤 學,附驥尾而行益顯。」閭巷之人,欲砥行立名者,非附 青雲之士,惡能施於後世哉?青雲之士,謂聖賢立言 傳世者,孔子是也;附青雲則伯夷、顏淵是也。後世謂 登仕路為青雲,謬矣。試引數條以證之,高方《易占》:「青 雲所覆,其下有賢人隱。」《續逸民傳》:嵇康早有青雲之 志。《南史》,陶弘景年十四五歲,見葛洪方書,便有養生 之志,曰:「仰青雲睹白日,不為遠矣。」梁孔稚圭隱居多 構山泉,衡陽王鈞往遊之,圭曰:「殿下處朱門,遊紫闥, 詎得與山人交耶?」鈞曰:「身處朱門而情遊滄海,形入 紫闥而意在青雲。」又袁彖贈隱士庾易詩曰:「白日清 明,青雲遼亮。昔聞巢、許,今睹臺、尚。」阮籍詩:「抗身青雲 中,網羅孰能施。」李太白詩:「獵客張兔罝,不能挂龍虎。 所以青雲人,高歌在巖戶。」合而觀之,青雲豈仕進之 謂乎?王勃文「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即《論語》「視富 貴如浮雲」之旨。若窮而常有覬覦富貴之心,則鄙夫 而已矣。自宋人用青雲字於登科詩中遂誤,至今不 改。

《滇行紀略》:「滇南最為善地,雞足蒼松數十萬株,雲氣 如錦。」

滇中多風,至大理風嘗寂寂獨雲氣,無論陰晴,常冒 山頂,晴則雲明,雨則雲晦,雲所不到,翠色殊常。 《長安客話》:涿州西北五十里有惡峪,峪中雲氣瀰漫, 四時不絕。

《居山雜志》:「山之曉多白雲,滃滃然彌亙巖谷,類飛絮 縈繞,間露清巒出其上,畫家所作。初疑以為幻設,至 是始悟其真有之也。」

晚山尤宜霞,遙映諸巒,隱若金碧。

《陝西通志》:平涼府歸雲洞,翠屏峰有青龍洞,雨霽雲 輒歸洞中,名歸雲洞。游師雄詩云:「相傳雲雨收,片片 歸雲白。」即此。

《安慶府志》雲:「山南岳有雲師、雨虎。雲師如蠶,長六寸, 似兔。雨虎如蛹,長七八寸,似蛭。雲雨之時,出在石上, 肉甘可食。」

《嘉定縣志》:九月霜降,而雲為「護霜雲。」

《福建通志》:「鳳山縣沙馬磯頭山,山頂常挂雲,人視若 有人形,往來雲中,疑有仙降遊。」

《廣信府志》:「清風峽在鉛山縣西北五里,有土山洗而 出石,得巨礱,兩崖嶄嵒,寒氣逼人。峽長五丈,闊五尺, 在裂石間行,清風透體,六月如秋。」

《鶴慶府志》:「朝霞山在城西南十里,晨霞絢綵其上,山 畔有小穴,圍徑六寸,有氣出如噓吸,名風洞。土人目 眚者,以夏至之日聚穴口熏之。」

《廬山通志》雲「海,山高境曠,每晴際有白雲平鋪大塊, 登者見之,稱為『雲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