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81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八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八十一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八十二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八十一卷目錄

 雨部藝文一

  愁霖賦        魏應瑒

  與韋仲將書       應璩

  與董仲連書       前人

  與尚書諸郎書      前人

  喜霽賦        晉傅元

  患雨賦         傅咸

  苦雨賦         潘尼

  愁霖賦         陸雲

  喜霽賦         前人

  喜雨賦        宋傅亮

  請雨詞       梁陶弘景

  喜雨賦        唐元宗

  為百官賀雨請復膳表   崔融

  秋霖賦        盧照鄰

  奉和聖製喜雨賦     張說

  前題          韓休

  前題         徐安貞

  前題          賈登

  前題          李宙

  雨不破塊賦       王起

  賀雨賦         沈瑱

  密雨如散絲賦      李鐸

  商霖賦         王邵

  雨賦         宋吳淑

  喜雨亭記        蘇軾

  雨望賦         張耒

  暑雨賦         前人

  春霖賦        薛士隆

  喜雨賦         王炎

  聽雨賦         陳造

  鹿田聽雨記       謝翱

  怒雨賦        元郝經

  喜雨賦        李繼本

  雨賦        明田藝蘅

  遊雨花崖牛嶺記     顧璘

  風雨賦         闕名

乾象典第八十一卷

雨部藝文一编辑

《愁霖賦》
魏·應瑒
编辑

聽《屯雷》之恆音兮,聞左右之歎聲。情慘憒而含欷兮, 起披衣而游庭。三辰幽而重關,蒼曜隱而無形。雲曖 曖而周馳,雨濛濛而霧零。排房帳而北入,振蓋股之 沾衣;還空床而寢息,夢白日之餘暉。惕《中寤》而不效 兮,意悽悷而增悲。

《與韋仲將書》
應璩
编辑

夫以原憲懸磬之居,而值皇天無已之雨,室宇漸而 作漏,堂館洽而為泥,薪芻既盡,舊穀亦傾,屠蘇發撤, 機槍見謀,進無顏子不改之志,退無揚雄晏然之情, 是以懷慼,良不可堪。人非神仙,須仰衣食。方今體寒 心饑,憂在旦夕,而欲東希許昌治生之物,西望陵縣 廚食之祿,誠恐將為牛蹄中魚,卒鮑氏之肆矣。

《與董仲連書》
前人
编辑

《穀糴》驚踊,告求周怜,日獲數升,猶復無薪可以熟之。 雖孟軻困於梁宋,宣尼饑於陳蔡,無以過此。夫挾管 晏之智者,不有廝役之勞;懷陶朱之慮者,不居貧賤 之地。出蒙譏於恤護,入見謫於嬪息,忽便邑憤,不知 處世之為樂也。

《與尚書諸郎書》
前人
编辑

夫秋節涼和,霽雨清閒,正高會之盛時,飲宴之良日 也。而陋巷之居,無高密之宇;壁立之室,無旬朔之資。 流潦浸於北堂,隙漏霑於衣服,槁蒸單竭,檐石傾罄, 中饋告乏,役者莫興,飯玉炊桂,猶尚優泰。雖欣皇天 之降潤,亮水車之思雨,私懷蹙額,良不可言。想諸夫 子,亦斯困也。夫否泰潛升,蓋由昏明。二三執事,以龍 虎之資,遭風雲之會,方將飛騰閶闔,振翼紫微,運籌 帷幄,顯揚豐積。豈久沉滯於下職,契闊於貧悴哉。

《喜霽賦》
晉·傅元
编辑

喜陰霖之既霽,嘉良辰之肇晴。悅氛電之潛匿兮,樂 天鍳之孔明。行潦歸於百川兮,七氣徹於云庭。東風 穆而扇路,重陽昇其舒靈。去湮沒之憂患,即通塗之 敞平。釋昏墊之蒙昧,睹日月之光榮。若幽龍之出泉 兮,超飛躍乎太清。「昔唐帝之欽明兮,遘洪水之巨害在殷湯之盛時兮,亢炎旱以歷歲。伊我后之神聖兮」, 敷皇道以居帝。雖風雨之失度兮,且嘉穀之無敗。咸 調暢以茲茂兮,天人穆其交泰。命《怡樂》之《吐和》兮,播 《仁風》於無外。

《患雨賦》
傅咸
编辑

夫何遠寓之多懷,患淫雨之有經。自流火以迄今,歷 九旬而無寧。庶太清之垂曜,睹日月之光明。雲乍披 而旋合,霤暫輟而復零。將收雷之要月,棄嘉穀於已 成。前渴焉而不降,後患之而弗晴。惟二儀之神化,奚 水旱之有井。湯亢陽於七載兮,堯洪汎乎九齡。天道 且猶若茲,况人事之不平。

《苦雨賦》
潘尼
编辑

「氣觸石而結蒸兮,雲膚合而仰浮。雨紛射而下注兮, 潦波湧而橫流。豈信宿之云多,乃踰月而成霖。瞻中 塘之浩汗,聽長霤之涔涔。始濛瀎而徐墜,終滂沛而 難禁。悲列宿之匿景,悼太陽之幽沉。雲暫披而驟合, 雨乍息而亟零。旦漎漎以達暮,夜淋淋以極明。黿鼉 遊於門闥,蛙蝦嬉乎中庭。懼二源之井合,畏黔首之」 為魚。處者含瘁於窮巷,行者歎息於長衢。

《愁霖賦》有序
陸雲
编辑

永寧三年夏六月,鄴都大霖,旬有奇日,稼穡沉湮,生 民愁瘁,時文雅之士,煥然並作,同僚見命,乃作賦曰: 「在朱明之季月兮,反極陽於重陰,興介丘之膚寸兮, 墜崩雲而洪沉,谷風扇而攸遂兮,苦雨播而成淫,天 泱漭以懷慘兮,民嚬蹙而愁霖。於是天地發揮,陰陽 交烈,萬物混而同波兮,元黃浩其無質,雷憑虛以振」 庭兮,電凌牖而輝室。霤鼎沸以駿奔兮,潦風驅而競 疾。豈南山之暴濟兮,將冥海之蹔溢。隱隱填填,若降 自天。高岸渙其無涯兮,平原蕩而為淵。遵渚回於凌 河兮,黍稷仆於中田。匱多稼於億廩兮,虛夙敬於祈 年。外薄郊甸,內荒都城。陰無晞景,霤無輟聲。纖波靡 於前途兮,微津隔於峻庭。紛雲擾而霧塞兮,漫天頹 而地盈。於是愁音比屋,歎發屢省。陽堂乏暉,朗室無 景。望層雲之萬仞兮,想白日之寸脛。感虛無而思深 兮,對寂漠而言靖。毒甚雨之未晞兮,悲夏日之方永。 瞻大辰以頹息兮,仰天衢而引領。愁情沈疾,明發哀 吟。永言有懷,感物傷心。結《南枝》之舊思兮,詠《莊舄》之 遺音。羨弁彼之歸飛「兮,寄予思乎江陰。渺天末以流 目兮,涕潺湲而沾襟。何人生之倏忽,痛存亡之無期。 方千歲於天壤兮,吾固已陋夫靈龜。矧百年之促節 兮,又莫登乎期頤。」哀戚容之易感兮,悲懽顏之易摧。 考傷懷於眾苦兮,愁豈霖之足悲!雲曇曇而疊結兮, 雨淫淫而未散。晞朱陽於崇朝兮,悲此日之屢晏。劾 豐隆於岳陽兮,執赤松於神館。命雲師以藏用兮,紲 乘龍於河漢。照濛汜之清暉兮,炳扶桑之始旦。考幽 明於人神兮,妙萬物以達觀。

《喜霽賦》有序
前人
编辑

余既作《愁霖賦》,雨亦霽。昔魏之文士,又作《喜霽賦》,聊廁作者之末,而作是賦焉。

毒霖雨之掩時兮,情懷憤而無懌。肅有禱於人謀兮, 反極陰於天律。靖屏翳之洪隧兮,戢太山之觸石。凌 風絕而謐寧兮,歸雲反而揮霍。改《望舒》之《離畢》兮,曜 六龍於紫閣。揚天步之剡剡兮,播靈輝之赫奕。於是 朱明自皓,凱風來南。復火正之舊司兮,黜后土於重 陰。夷中原之多潦兮,反高岸於嵩岑。萎禾竦而振穎 兮,偃木豎而成林。嘉大田之未墜兮,幸神祗之有歆。 爾乃俯順習坎,仰熾重離。兼明暢而天地曄兮,群生 悅而萬物齊。魚凌淵以增躍兮,鳥望林而朝隮。戢流 波於桂水兮,起芳塵於沉泥。朱光播於甕牖兮,素景 衍乎中閨。「天監作照,幽明畢覿。普厥有懽,覃及四國。」 翕萬情而咸喜兮,雖無獲而自得。災「未及害,和斯有 祥。翼翼黍稷,油油稻糧。望有年於自古兮,晞《隆周》之 萬箱。」《原思》悅於蓬户兮,孤竹欣於首陽。陰陽交泰,萬 物方遒。炎神送暑,素靈迎秋。四時逝而代謝兮,大火 忽其西流。年冉冉其易頹兮,時靡靡而難留。嗟沉哀 之愁思兮,瞻日月而增憂。感年華之行暮兮,思乘煙 而遠遊。命海若以量「津兮,吾欲往乎瀛洲。臨儀天之 大川兮,凌懷山之洪波。瞻增城之峻極兮,仰蓬萊之 嵬峨。望王母於弱水兮,詠白雲之清歌。雖嘉命之未 錫兮,將輕舉於流沙。振仙車之鳴鸞兮,吐玉衡之八 和。託芝蓋之後乘兮,餐瓊林之朝華。修無窮以容與 兮,豈萬載之足多!」

《喜雨賦》
宋·傅亮
编辑

唯二儀之順動,數有積而時偏。墊襄陵於唐籍,慼《雲 漢》於周篇。匪叔葉之或遘,在盛王其固然。伊元嘉之 初載,肇休明於此年。懿玉燭之方熙,慍積陽之獨愆。 涸源泉於井谷,委嘉穎於中田。嗟我皇之翼翼,悵臨 朝而輟娛。踵沖謙於禹湯,協至誠於在予。且東作之 未晏,庶雨露之夙濡。遵懸子之徙廛,尤魯侯之焚巫。 「祇桑林之六禱,修季宰之再雩。誠在幽其必貫,感何 遠而不孚?聆晨鸛於高垤,候宵畢於天隅。發曾雲於觸石,晦重陽於八區。春霆殷以遠響,興雲霈而載塗。 灑豐浸於中疇,覃餘潤於嘉蔬。殷嗇人於菑畝,衍將 繁於中衢。嗣良頌於多稔,兆嘉夢於樵漁。矧具臣之 逢運,又均休而等虞。陶曲成於暮稔」,念歸駕於《董疏》。

《請雨詞》
梁·陶弘景
编辑

乙未夏六月旱不雨積旬,隱居與周共作辭,朱書青紙,於靜中奏之。周夜夢一人稱:「趙丞使下官相聞,前辭言語乃好,但請雨應墨書,請晴應朱書,願更墨書。」 周乃作墨辭於庭壇自奏。明旦,周向家云:「今日中當雨。」 爾旦,天清赤熱,了無雨意。至禺中,周來入嶺,至上便見風雲卒起,未達隱居間,於路便雨,得好溜,唯在一山周迴左右耳。

華陽隱居陶弘景、道士周子良詞,「竊尋下民之命,粒 食為本,農工所資,在於潤澤。頃亢旱積旬,苗稼焦涸, 遠近嗷嗷,瞻天雀息。百姓祈請,永無感降。伏聞雨水 之任,有所司存,願哀憫黔首,霈垂霑渥。呵風召雲,膚 寸而合。使洪潦溢川,水陸咸濟,則《白鵠》之詠,復興於 今。共伸至誠,稽顙詞情。謹詞。」

《喜雨賦》
元·宗
编辑

「仰重華之齊政,步文命之彝倫。何天道之云遠,亦明 徵之在人。迄中夏而自春,遘𠍴陽而為亢。雲重結而 復解,雨纔滴而還障。山祠植珪而不答,田畯倚耒而 惆悵。京兆來奏,音官撰曲。將土龍而矯首,請神巫而 頓足。彼有憑而可舉,予何抑而未許?恐歲凶之及人, 寧天譴於我身。」乃潔齋壇墠,五精是祠。暴立炎赫,三 「日為期。上帝臨我,衷誠不欺。」重泉蒸潤,觸石吐滋。平 雲黯而鋪幕,密雨森其散絲。無雷無電,不震不眩;匪 疾匪徐,乍合乍疏。泛草泊樹,垂珠點露。過闕入樓,含 煙雜霧。或噴薄而攢集,或淋漓而灌注。亂積水之圓 文,拂微風之斜度。寰海浹而康樂,畎畝欣而相顧。絲 管合兮夜將曉,芙蓉開兮日未暮。原夫雨之為德也, 無小大之異情,無高卑之不平。無華朽之偏潤,無臭 薰之隔榮。喜夫雨之今應也,赴一言而不舍,經累辰 而廣瀉。納清陰之浮涼,同顥氣之飄灑。感作霖於殷 命,諷其滂於周雅。家尚知乎禮節,國有望於豐霸。小 陽臺之神人,卻大宛之走馬。觀雲行而雨施,吾何事 乎天下。

《為百官賀雨請復膳表》
崔融
编辑

臣某等文武官若干人言:「臣等聞太平之代,天地合 而流津;至德之時,陰陽和而布澤。所以三農滋殖,百 物阜安。伏惟天冊金輪聖神皇帝陛下寶命絪縕,元 期肸蠁,包混元而建極,宅造化而開階。德教布濩,仁 聲洋溢。增高益厚,已修中岳之儀;順時班令,更緝《正 陽之禮》。近以少愆甘澍,親發至誠,懷宋景之一言,採」 殷湯之六事。德音纔降,靈心允協,捧瑤緘而風起,迎 寶字而星流。雲不崇朝,復三千之藥草;雨必以夜,通 百億之江河。遍高下而同霑,在公私而並及。陳留雨 穀,譬此非多;櫟陽雨金,方斯未重。邦國延有年之慶, 黎元罷望歲之憂。臣等伏願陛下凝神保和,怡情養 壽,復鱻庖之舊膳,進鶴鼎之常羞,使芝英有駐液之 期,萐蒲知送涼之地。則光天之下,率土之濱,孰不欣 戴,孰不幸甚。微臣等幸逢休運,預沐恩波,混虞獸而 同歡,比齊禽而累抃。無任悚荷之至,謹詣朝堂,奉表 稱賀。

《秋霖賦》
盧照鄰
编辑

「覽萬物兮,竊獨悲此秋霖。」風橫天而瑟瑟,雲覆海而 沉沉。居人對之憂不解,行客見之思已深。若乃千井 埋煙,百廛涵潦,青苔被壁,綠萍生道。於時巷無馬跡, 林無鳥聲,野陰霾而自晦,山幽曖而不明。長塗未半, 茫茫漫漫,莫不埋輪據鞍,銜悽茹歎。借如尼父去魯, 圍陳畏匡將餓不爨,欲濟無梁,問長沮與桀溺,逢漢 陰與楚狂。長櫛風而沐雨,永悽悽以遑遑。及夫屈平 既放,登高一望。湛湛江水,悠悠千里。泣故國之長秋, 見元雲之四起。嗟夫子卿北海,伏波南川,金河別雁, 銅柱辭鳶。關山夭骨,霜露凋年。眺窮陰兮斷地,看積 水兮連天。別有東國儒生,西都才客,屋漏鉛槧,家虛 儋石。茅棟淋淋,蓬門寂寂。蕪碧草於園徑,聚綠塵於 庖甓。玉為粒兮桂為薪,堂有琴兮室無人。抗高情以 出俗,馳精義以入神。論甚能鳴之雁,書成已泣之麟。 睹皇天之淫溢,孰不隅坐而含顰?已矣哉!若夫繡轂 銀鞍,金盃玉盤;坐臥珠璧,左右羅紈。流酒為海,積肉 為巒。視襄陵而昏墊,曾不輟乎此懽。豈知乎堯、舜之 臞瘠,而孔、墨之艱難。

《奉和聖製喜雨賦》
張說
编辑

愚臣;啟先王之冊府,校絕瑞於祥經;樂雲雨之平施, 齊品物之流形。帝王爭重而為寶,麟鳳自輕而讓靈, 况愆時之渴望,欻意達而神聽。是月也,朱明漸半,紫 油未吐,恐降災兮此下人,罄虔祈兮我仁主。退象龍 之禮禱,斥持鷺之貌舞。屏翳慚其廢職,祝融悔其遷 怒。山泱漭而出雲,天滂沱而下雨。速一言而感應,剋 三日而周溥。氣滃靄以黭黮,聲颯灑以蕭條。漼如雲漢之屑落,散似珠泉之歕澆。街廛漫其滿潦,皋壤萋 其綠苗。舒四溟之清潤,卷六合之喧囂。咸澡骨於神 液,共歡心於聖朝。借如「五月有梅雨之名,三春有穀 雨之氣。越人以泥牛待沃,胡土以賣龍求費。」出員嶠 而石香,入成都而酒味。彼偏方與小節,非大人之所 貴。復有送地祇於鬱島,迎海后於葛川,疾雷碎其山 裂,走電曄其海燃。天子作愁霖之賦,詞人綴苦雨之 篇。牆屋壞於倒井,黍稷沉於下田。乃凶祲之不令,曷 休徵之有焉?請言瑞雨之可喜也,協氣交泰,嘉生是 賴,湛覃而不溺,衍溢而無害。東漸出日之表,西被無 雷之外;南窮火鼠之譯,北盡燭龍之會,天文則雲漢 昭回,天澤則江河霶霈,雖欲談天而窺管,孰知堯德 之為大。

《奉和聖製喜雨賦》
韓休
编辑

「聖人調玉燭,握金鏡,乘正陽而馭六氣之辨,考中星 而授四時之命,所以平三階而齊七政。惟十有六祀, 日躔於南紀,火德方盛,炎曛自始。主上問飛候之或 失,徵驕陽之所起。未明求衣,當食昃晷,恐六事之害 政,引萬方而罪己。乃設槱燎,奠椒醑,豈史巫之紛若, 惟誠德之是與。稽元穹以誓期,樂形影以增佇,善言」 既發,靈應無越。天垂貫斗之雲,神召離星之月。有渰 淒淒,南山朝隮。林鳴陰鳥,澗隱晴霓。九光之霞,冠於 雲日;五色之氣,映於巖谿。始攢團而未下,終颯灑而 俱齊。合散縈直,紛飛驟息。肇自千畝,周於八極。及乎 公田我私,長我黍稷。我箱既萬,我庾惟億。人咸謂之 神功,爾孰知夫帝力。若乃拂珠箔,含綺疏,微霧氣於 金掌,糅香煙於玉除。下碧雲而陰合,滴銅池而響餘。 君王乃倚雲閣,憑雨殿,臨清署,奏繁薦,欣大德之在 生,知上靈之有睠。於斯時也,一人有慶,萬國歡心。群 臣獻華封之壽,天子御薰絃之琴。昭宸文於合璧,式 王度其如金。乾道兮下濟,湛恩兮汪濊。「四三皇兮六 五帝,于胥樂兮萬千歲。」

《奉和聖製喜雨賦》
徐安貞
编辑

惟大君之執象,襲先帝之重元,體至精而御物,用明 德而動天。自乘春兮當暑,洎三時而不雨,何陰陽而 併隔,瞻雲漢以延佇。而雍州之積高,乃神明之舊府。 君告有司,無作淫祠。圖應龍兮何召,望愚婦兮何期? 禦《𠍴伏》之六沴,唯蕩蕩之上帝。信天道之悠哉,固人 事之所制。爾其圜壇方墠,環以禁林,拂瑤席兮列神 「座,藉白茅兮推聖心。卻華蓋而特立,當赫曦之正臨。 幽應如響,明徵在今。油然作雲,鬱山川之氣;凄兮為 雨,變天地之陰。乘空離合,煙霏霧雜,散影微微,清神 不稀。無雷電之相迫,但蕭條而自飛。迴颯灑於天聽, 襲清涼於御衣。如泰嶽之朝下,似陽臺之暮歸。林籞 增飾,城池共色,八水青田,千門紫極」,洗原隰於龍鱗, 拂甍標於鳳翼。伊萬物之同潤,况油油之黍稷。匝寰 海而為期,指咸霖而一息。吾君乃升玉堂,闢金殿,既 滌炎暑,是開清宴。聽金石之克諧,知神人之合抃。濟 濟三事,稽首而言。效靈夔之鼓舞,聯振鷺而飛飜。欣 復夏王之膳,無邀漢后之恩。微臣束紳國史,秉筆階 戺。仰宸儀之法度,聞天韻之宮徵。大舜之慶雲已發, 武帝之秋風莫比。欽豐歲之餘裕,賾先天之至理。陋 星斗之占,冠靈臺之紀。猶誡奢靡之事,信明明之天 子。

《奉和聖製喜雨賦》
賈登
编辑

聖人在位,體天法地,示人以五行,應天以五事。修其 貌也,時雨若,正其言也,時暘至。彼氣象之或乘,將反 身而可致。皇哉我君,元德敷聞,御極而三才交正,乘 時而四序平分。十有六年以至今載,旬有一雨,不愆 乎晦。所謂元化之功,行於太平之代。粵在春餘,而乘 夏初,或土官以位,或火正其居,土勝於水,午衝於子, 陽景且曜,陰風莫起,當天數之適然,非歲行之常紀。 惟帝念茲,聞諸有司,或獻舞雩之請,或陳齋社之期, 省而不錄,云奪農時。直以萬乘之貴,躬親三日之祠。 王言既出,聖心惟一。天昭厥誠,神降之吉,霈然為雨, 不俟終日。「明明聖后,知微知彰,迪彼炎暑,化為清涼。 恐二氣之相迫,於兆人而不臧。以身作戒,因物考祥。」 當是時也,收其威而雷不敢作,隱其耀而電不能爍, 昭其令而風不憒憤,布其和而氣不交錯,徒以元默 為貞,清明惟神簡,服用興德仁。如此者,上獨感其雲 行,下獨成其雨施,六合雖廣,一朝畢被。其始至也,歷 亂希微,霧雜煙霏。其少進也,湛覃凌厲,泉飛飈逝,驚 碎滴於瑤池,噴懸流「於錦砌,傳聲竹樹之末,濯色菱 荷之際,乘日用而此多,仰年豐而可計。」帝乃罷薰風 之絃,奏其雨之篇,歸功於大造,致美於皇天。詞因喜 降,義以精傳。是禮也,且高於商武;斯文也,復掩於周 宣。非聖德之兼濟,何以臻於此焉?巍乎聖主,謙以自 輔。慮其率土,猶稱疾苦;申命文武,更求多祜。又吹之 以軒后大風,又沐之以殷宗霖雨。潤再洽兮恩重溥, 自朝廷兮至草莽。鑠皇篇兮熙帝譜,于胥德兮振萬

考證.svg

《奉和聖製喜雨賦》
李宙
编辑

既五月兮生一陰,猶不雨兮思作霖。聖自咎兮天同 德,誠下荅兮神孔歆。臣聞澤不潤下,意將乾封。豈大 明在御,而荒歲或逢?《禮》有旱暵之舞,《詩》有昭回之詠。 陛下退史巫之紛若,追后土之虔敬,以乾坤而合德, 何造化之不測?雷赫曦兮是時,雨滂沱兮為期。粤三 日而將澍,未崇朝而已布。霏微露立之壇,霡霂風旋 之步。緬察獄以臨幸,嘗禱林而戒懼。曷若不言而順 於陰騭,曰肅而變其陽數。非破塊與鳴條,惟滌漡及 灑路。靈臺是升,斯考休徵;渾儀已緯,更酌元亨。爾乃 紫微涼夏,彤庭景深。初泛灔於太液,復蕭絛於上林。 傾菡萏而花舞,散青蔥而葉吟。宜刻漏於銀箭,雜秋 聲於玉琴。龍虎飛騰兮多氣色,鸛鶴鳴唳兮有清音。 况田畯之至喜,奉聖人以為心。惟大君之德也,如雨 施於上元,如澤漏於重泉。浸四溟而無遠,洞萬物而 無偏。喜群生之遂也,山不翦其毛髮,河不污其宮闕, 思就紺而生虹,願從風而栘月,絕奔雷以無景,靜行 雲以不發。願依稀兮其奚多,雖三五而可越。

《雨不破塊賦》
王起
编辑

「國有休徵。」天作零雨,不為霖以破塊,自呈祥而潤土。 既霑既足,克成五稼之豐;不疾不徐,詎作三農之苦。 惟雨也映於遙天,惟塊也列於大田。彼以泛灑為利, 此以生植為先。元雲不開,色霏微而方密;黑壤相映, 形磊落以皆全。詎為暴於終日,自成功於有年。觀其 散漫初來,空濛如振。不遺一撮之小,不爽一旬之信。 滋螻螘之穴,何患沾濡;帶蚯蚓之形,亦懷膏潤。其色 如晦,其飄甚微。纚連異質,優渥同歸,如原野之霧合, 似隴畝之塵飛。色潤方圓,形沾大小。東作之耕斯著, 西成之功必表。青黎不散,佇秀麥之芃芃;白壤常存, 宜散絲之皎皎。是知妖魃見也,則枯旱為憂;商羊舞 也,則泥塗見修。孰若霡霂微漬,滂沱不流。所以見太 平之美,所以彰至聖之休。故宜美土疆,資播種,宣老 圃之志,作曾孫之頌。祁祁美瑞,九土之澤克施;莓莓 有形,三日之霖勿用。是知雨無破塊,年必屢豐。積而 不載,感之則通。何沃土之不浹?何瘠壤之不同?夫如 是,則受塊之人共欣其天賜,擊壤之老將明其帝功。

《賀雨賦》
沈瑱
编辑

臣聞堯以欽明文思,察洪水而其咨;湯以布昭聖武, 綿鑠石而不雨。彼穹蒼之災沴,豈睿君與聖主。我明 德之香馨,終時康而俗阜。大唐以率俾蠻夏,莫非王 土。主上以光宅君臨,粤若稽古。后以淑德崇化,為乾 作輔。其廣運也,包二儀以覆載;其亭育也,想群生之 父母。聖謨洋洋,嘉言孔彰,惟精惟一,無怠無荒。百姓 「有過,引之歸己;一物失所,納之於隍。」夫人之所重者 食也,政之所先者農也。近歲以冬雪不盈,春雲少澤, 綠疇合瘁,朱夏將革。無西畢之滂沱,有南威之赫奕。 我藝闕秀甫,田虛闢,湘燕垂翼而不飛,應龍矯首而 何益。爾乃邦人大恐,皇念勤眷,思轉災以為祥,宜樹 美而除譴。移正寢,徹豐膳,釋幽冤,索「遺彥」,達聰明目, 廣視聽於四方;恤獄緩刑,開網羅於三面。誡絕崇慝, 懲離黨援,袞路清,太階平,君臣咸一,邦家輯寧。天方 悔咎,淪孽垂休,降靈,雲布族而靄䨴,電驚空而煌熒, 殷雷震而闐闐,飛雨零而冥冥。夫其森沈散漫,颯灑 凌亂,瀝液汪洋,周流津漢,濯上林之靃靡,漲昆明之 瀾汗,驟繁響於闕庭,浮清風於樓觀。元澤優而霽止, 晴光炳兮澄渙。奔餘潦於迴塘,挂晴虹於霄漢。阡陌 條暢而增綺,黍稷芬榮而若換。野老熙熙,農人相持。 嘉廩儲之望歲,喜甘霈之流滋。鼓腹擊壤,賡歌稱詩。 《詩》曰:「有渰凄凄,興雨祁祁。雨我公田,遂及我私。」皇上 睟容有穆,神心載怡。群卿大夫,濟濟纓緌,拜手稽首, 足之蹈之,賀農祥於介福,荅聖造於休期。有諫議大 夫沈瑱,因進而稱曰:「臣聞昔者飛雉升鼎,用墜殷宗 之德;熒惑守心,旋移宋景之慝。禾苗盡起,孺子感動 於周公;桑穀並生,太戊獲相於伊陟。夫君人者,修己 以敬,乾乾日昃,奉堯舜以為心,崇禮讓而為則。放黜 回佞,敷求讜直,使人以時,用丘明之昏,定」異物不貴, 誡老氏之難得。哀賑惸嫠,勉敦稼穡。自然災伏,至誠 感於天地;及當而行,湛恩浹於寰瀛。珍絡繹,瑞縱橫。 海氣蒙晏,河光吐榮。甘露凝而醴泉涌,麒麟遊而鳳 凰鳴。煙雲蕭索而紛郁,日月光華而淑清。我后慎終 如始,用晦為明。為而不有,沖而不盈。向之能事,動植 由庚。

《密雨如散絲賦》
李鐸
编辑

「散萬物者莫潤乎雨;鈞百貨者莫細乎絲。」雨將應時, 既盈空而沃若;絲將比密,爰委質以棼之。原夫清畢 啟陰,夕陽向暮。散輕霞以成綺,矗元雲而似布。於是 霡霂郊野,霏微草樹。蔽重霄之靄靄,猶委緒風;映遠 岫之濛濛,乍迷縠霧。髣髴將久,輕盈匪疏。濛瀎浣紗 之際,浸淫濯錦之餘。織婦停梭,似曳乃輕之緒;舟人 罷釣,疑牽或躍之魚。由是揚素彩,降碧虛。忘機別天 庭之睆彼,拂鬢驚《韶髮》之皤如。徒觀其散影有經,分行無匹。始斜足以色麗,俄交反而勢密。輕沾素服,懷 墨子之悲時;遙隔布泉,誤詩人之怨日。皎皎容潔綿 綿,體微絕而復尋,等蛛網而共掛。垂之如墜,連雪絮 以輕飛。仰之盈目,紛如可矚。彼時澤之長懸,若《天經》 之恆續。秦臺蟻行,豈惟珠曲乃穿。湘浦燕飛,不獨鳥 方驚觸。有以灑炎炎之苦,有以慰蚩蚩之俗。且晴晦 之異,圖諜之祥。則有雲如繒以遙列,星曳練而可望。 布霑霈而莫能與比,齊綿密而曷足其相。彼龍見而 方雩,與決雲而齊給。或流電而未止,或破塊而併集。 曾未若汗漫於率土之濱,表王言之澤及。

《商霖賦》
王邵
编辑

殷葉到哲后出篤思,道秉明恤,承帝眷,賚良弼,入夢 惟肖在野葉吉,起版築之風;雲洪浣浴夫天日。副三 祀聿求之勤,標千古枚卜之鉥。爾其時也,睿慮淵涵, 皇仁深厚。役陰陽而嬗化兮,泯雷霆之聲臭。何雨暘 之弗若兮,望雲霓而瞻蚴蟉。屯河亳之膏澤,靳滲漉 於簷。也邪?當其甘盤既遯,王言弗雍,學海竭天,澤 壅,雲龍暌而否隔,元黃戰而乾封。忽甘澍之祁祁,沛 浩蕩於三農。相彼元感之氣類,如時雨可狀其遭逢。 若夫霖雨之為瑞也,涵坤元,表陰德。滋稿萎而效靈, 蘇枯菀以為職。曰霡曰霂,膏黍膏稷,盥液石田,肥仁 土域,至傾瀉夫天潢,悉渝洽於喬陟。見夫「山噀雲而 貫斗兮,星召畢以離月。雺浹宙以渰萋兮,雷橫空而 飄越。勢滂沱以汗漫兮,霾靜驕而滃洩。」舞雩徹於郊 壇,桔槔休夫林樾。草木發其光氣,町甽漾其漣滑。立 解雲漢之憂,如荅桑林之謁。若彼滋梅應候,隨車及 時。如酥破塊,似露濯枝。亦油然而浡然,僅涓滴以為 施。烏能漂陶流虞,滌姒蕩姬。肯播兮助明王之終畝; 稽田兮勤哲后之敷菑。於是天澤既溥,地華斯泫,重 穋聿興,苕穎畢展。配鴻濛而育物,實恭默之所幽闡, 已優渥而淵如,何裔夏有殊夫沴演。故乃山川出雲, 日月順軌,氛祲潛消,疵疫不起。濁流胥澄,鬼方亦敉。 泯神功於沖漠,昭調燮之凝祉,稱交泰之奇緣,歷千 載而流美。是以後之代天理物者,召大降於宣麻,冀 載零以洗兵,染天章而揮灑,特寵畀夫保衡。因而睠 方㝢之孑遺,切密勿之丞凝。憂堯之心,勞禹之形。四 門闢,百度貞。立無方兮恢天網,籲簡在兮維國楨。爰 列夔龍之姓字,稽元愷之氏族,對玉食弗遑暇,覆金 甌以穆卜,期一德以享天。筦治忽之樞軸,萃岳牧於 一堂,豈喜起之難復。方將挹三靈之蹇薉,拯萬姓於 泥塗。覃恩布濩,至德淪濡,封山禪嶽,瘞玉攷圖。蘊聖 宣肅,抑慘用舒,道周神洽,體有示無,溢四海而訖聲 教,同造化以鴻敷邁,作霖雨於有商,播歌頌於終古。 重曰「考德丹扆,凝神紫宮兮覃精元默,帝載潛通兮 延英宅揆。靈潤聿瀰,精禋仰同兮開濟道弘,燮理懋 功,今古是隆兮。祈祈憲憲,天人合德,保昌運於無窮 兮。」

《雨賦》
宋·吳淑
编辑

「夫雨者,蓋陰陽之和,而宣天地之施者也。若乃渰然 凄凄,霈焉祁祁。納於大麓而弗迷,自我公田而及私。 五政無差,十日為期。未能破塊,才堪濯枝。微若草間 委露,密似空中散絲。飲酒万觀于御叔,假蓋寧聞於 仲尼。」若夫月方離畢,雲初觸石。紆灌壇之神馭,儼高 唐之麗質。雖潤不崇朝,而暴難終日。爾其驂屏翳,駕 元冥。歎室中之思婦,集水上之焦明。蜀道淋鈴,周郊 洗兵。罷陛楯於秦殿,奏簫鼓於劉城。或以占中國之 聖,或以伐無道之邢。及夫舟運庭中,衣生堂上,喜甘 泉之已飛,伊百榖而是仰。亦有洞中鞭石,鞍上飛雲, 煩河伯之使,藉無為之君。則有諒輔,聚艾戴封積薪, 漂麥已稱於高鳳,流粟仍傳於買臣。「隨景山之行車, 折林宗之角巾。亦聞文侯期獵而守信,謝傅出行而 致怒。或勤閔而求,或霖淫為苦。忤羅浮之神龜,鳴武 昌之石鼓。復見商羊奮躍,石鷰飛翔。玉女披衣,雷君 出裝。認天河之浴豨,觀卯日之群羊。利物為神,零雲 有香。霈則喻宣尼之相魯,霖則為傅說之輔商。」又云: 「欒巴噀酒,樊英嗽水。」浮朱鱉於波上,躍黑蜧於水底。 陰陽脗合而風多,日月蔽虧而雲細。或因掩骼而降, 或為省冤而致。考於犧《易》,悵西郊之未零。翫彼《麟經》, 睠北陵而可避。

《喜雨亭記》
蘇軾
编辑

亭以雨名,志喜也。古者有喜,則以名物,示不忘也。周 公得禾以名其書,漢武得鼎以名其年,叔孫勝狄以 名其子,其喜之大小不齊,其示不忘一也。予至扶風 之明年,始治官舍,為亭於堂之北,而鑿池其南,引流 種樹,以為休息之所。是歲之春,雨麥於岐山之陽,其 占為「有年。」既而彌月不雨,民方以為憂。越三月乙卯 乃雨,甲子又雨,民以為未足。丁卯又大雨,三日乃止。 官吏相與慶於庭,商賈相與歌於市,農夫相與忭於 野,憂者以樂,病者以愈,而吾亭適成。於是舉酒於亭 上以屬客而告之曰:「五日不雨可乎?」曰:「五日不雨則 無麥。」「十日不雨可乎?」曰:「十日不雨則無禾。無麥無禾歲且荐饑,獄訟繁興而盜賊滋熾,則吾與二三子,雖 欲優游以樂於此亭,其可得耶?今天不遺斯民,始旱 而賜之以雨,使吾與二三子得相與優游而樂於此 亭者,皆雨之賜也。其又可忘耶?」既以名亭,又從而歌 之曰:「使天而雨珠,寒者不得以為襦;使天而雨玉,饑 者不得以為粟。一雨三日,繄誰之力?」民曰:「太守。太守 不有,歸之天子。」天子曰「不然。歸之造物,造物不自以 為功。歸之太空,太空冥冥,不可得而名。吾以名吾亭。」

《雨望賦》
張耒
编辑

淡海天之蒼茫,觀驟雨之霶霈。飄風擊而雲奔,曠萬 里而一蔽。卒然如百萬之卒,赴敵驟戰兮,車旗崩騰 而矢石亂至也。《已而》餘飄既定,盛怒已洩,雲逐逐而 散歸,縱橫委乎天末。又如戰勝之兵,整旗就隊,徐驅 而回歸兮,杳然惟見夫川平而野闊。夫雲霞風月之 容,雷雨電雹之變,非巧力之能為,蓋人間之絕觀。必 也登雄樓傑閣之崢嶸,憑高山巨海之空曠,徹除耳 目之障蔽,而後能窮極變化之奇狀。嗟我居之卑湫 兮,束視聽於尋丈。顧所欲之莫得兮,徒臨風而惆悵。

《暑雨賦》
前人
编辑

「提九山於空虛,忽並擊而俱裂。壅百川於河漢,迺防 潰而一決。哀下土之微生,何足供夫摧折。方朱鳥之 宵中,歲仲夏兮大熱。雖惔焚之一快,俄鬱蒸之莫洩。 叢百指於環堵,顧杖履之安設。委重煮於九旬,淫疾 苦於百節,付六鑿於渾沌。獨天游而神悅,忽翛然而 輕舉。固已窺寒門而蹈冰雪,攬北斗而酌天酒。覲上」 帝於元闕。「聊逍遙兮窮年,俯故居兮螘垤。」

《春霖賦》
薛士隆
编辑

皇八世之隆興兮,元正直於青陽。遭霖澍之嫣綿兮, 竊獨悲此眾芳。氛祲鬱其繽紛兮,蔽皇蒼之淟涊。既 困人以沉著兮,又申之以紆軫。斡渾天以為蓋兮,星 辰爛其昭灼。仰橫空之靉兮,日飛霺余靡樂。坤輿 磅礡以蒸漬兮,漲塗潦之狂流。草莽莽以侵階兮,蒼 蘚汨其孔「藥丹赬以豔顏兮,荃胡獨罹此患。上飄 風而下淫注兮,霣芬葩於未晏。」《蠶蠢》以三蛻兮麰 棲畝之云秋。胡彼蒼為此冱寒兮產鬆。之耳頭。情 徊徨余靡愬兮,幾鳴哀於閶闔。羌被離於霧露兮,雖 衷腸誰與荅。創余懷而若刈兮,涕紛零其如雨。庶庚 申之輔夏兮,鎖支祁於淮浦。烏乎悲哉兮,人生復幾 春。歲流邁而多陰兮,皇淈滑於東君。不如歸嘂《鷤鴂》 之彫萬卉兮,傷靄昧而幽憂。叱神龍俾潛淵兮,馭羲 和而遠遊。

《喜雨賦》有序
王炎
编辑

丙申夏四月,武昌闔郡不雨。越五月三日,崇陽宰吳侯以誠禱雨,遂優渥。按《春秋》,僖公三年,春正月不雨,夏四月不雨,六月雨。說者曰:「書不雨者,閔雨也;書雨者,喜雨也;喜雨者,有志於民也。」 今吳侯禱雨以誠,不崇朝而雨隨之,可謂有志於民矣,作《喜雨賦》。其詞曰:

「歲行於涒灘之辰,斗建於實沉之次。環鄂渚之七縣, 值亢陽之為沴。風自南而且霾,日將北而如燬。雲霓 鬱而不興,旱魃驕而孰禦。策余馬於郊牧,喧龍骨之 吚嚘。滮池瀦其既竭,陂堰支其斷流。視衍沃而龜坼, 况高田之未耰。苗已悴而半槁,懼西疇之不收。幾張 頤而待哺,舉蹙頞而增憂。」粤桃溪之令君,念民命之 「惟穀。茲土曠而農惰,雖儋石而無蓄。繄告糴之多艱, 米翔踴而如玉。儻既月而旱甚,民必仆於溝瀆。講雩 祀之故事,虛心齋而竭誠。謁梵王之蓮宮,羞蘋蘩之 潔清。款仙伯之靈巖,釋輿馬而草行。陰曀曀而隨蓋, 颸悠悠而擁旌。柱礎濕其有汗,鐘鼓鞳其無聲。紛舉 手以加額,曰雨兆其已形。龜日蕆儀,肅我庭宇。駕龍 秋秋,攸屆攸止。雲將前驅,雨師踵至。越三日而為霖, 罄一同而均利。稼芃芃而驟蘇,澮汨汨而如注。免為 殍於凶年,占築場於樂歲。沸輿誦而載塗,歌令君之 《陰賜》。」其歌曰:「霡霂兮𣹢濡,污邪兮滿車,其釀兮有黍, 稻稉兮可炊。豈弟之澤,民肥不臞,我字我撫,公留勿 歸,均此大惠。公歸勿」徐。吳侯聞而哂之曰:「父老之言, 何美之溢也?向也民憂而憂,此吏責也;今也民喜而 喜,吏不敢以為德也。然旱而禱,禱而雨,如重負之獲 釋也。酌我醑醴,旅我殽核,合僚友而一笑,吾敢忘夫 帝力。」

《聽雨賦》
陳造
编辑

步前楹,瞻列星,問雨而愍晴雲。河斜澹淡明。悲唶於 邑,退坐風櫺。憂而倦,倦而寐,寐而驚。進新涼,響微零。 下簷隙,喧中庭。策策而丁丁,琅琅而玲玲。非琴非筑, 金撞而玉琤。俄焉建之瓴,盆之傾,懸麻澍繩。雜流泉 之洶駭,亂甲馬之豗轟。喜躍蹶起,呼兒晤聽。時也燥 枯惔焚,自夏而秋,東騖西馳。哀祈乞靈,款龍湫,叩神 扃,奠斯幣而刑牲者,蓋無虛日。今始聆乎此聲,苗悴 悴而將槁,悵此願之莫憑。脫如願也,槁者已矣,悴者 庶其復榮。今茲之雨,雖云後而尚及事。坐想夫南梘 北酉,遠隴近平;在谷滿谷,在坑滿坑。自今以始,畎澮之淺深,溪澗之縱橫,淙潢兮萬斛之傾輸,鏡澈兮千 頃之泓渟。映涼葉之朝翻,𣹢嫩畦之夜青。苞者攢槊, 秀者森芒兮,莫不引稚而抽萌。憔慼歎咤者,生意之 頓回;奔騖跼踳者,舞踊而經營。洗襁子之昔憂,欻春 臺之共登。且得以殺吾顏之騂赬,息勞慮之怦怦。蓋 去國積年者,繫夢於鄉枌;枵腹彌日者,動啜於藜羹。 一旦陞堂皇,挹父兄,嘗稻粱,飫侯鯖。冀幸禱祠而不 獲者,不啻醻之。詎!此樂之易名。而况匪輔胡車,匪根 曷莖。凡吏之安否,視戚休於下。究其理,民則重而吏 輕。今者里詠塗歌,《含餔擊壤》之餘,尚不釋然也,夫豈 其情。燭既跋,僕屢更。我瓶斯臥,爾歌載賡。呃鄰雞之 既鳴。

《鹿田聽雨記》
謝翱
编辑

鄉。余見南岳僧言岳頂望日出海,看雲生樹石,與岩 屋聽風雨敻異人,世嘗疑其言之過。比遊金華之北 山,宿東西鹿田,夜聞風雨聲,滃鬱浥隘,琤琮澎湃,淅 淅浮浮,冷冷翏翏,或散或衰,或赴或休,或激或射,或 凌或瀝,或沉或淫,或溜或溢。其過虛若乘,其擊實若 盈,其舉朽若勝。而振於葉也若憑,其赴於壑也若崩, 其回旋於空而薄乎軒窗也若濤風擊舟而擁於敗 罾,是不可得而詰其名也。蓋其地近洞天山川,鬼神 虎豹蛟龍蟲蛇,罔象煙雲,水石之所聚,故聲鬱而不 散;其石虛窾竅,垤坳析圈,洼臼㟏崢,口鼻之所出,故 其聲「泊」以深;其林木靃霏枯新堅脆,榮實,癭液之所 生,故其聲「泛以嗇」;其勢之來也殊方其席而怒也殊 力,其散而游於物也殊殖。故能若無若有,萬變而不 窮。畸人孤子,抱膝擁衾,感極生悲,而繼之以泣,故其 聽也獨真。於是信鄉之所聞於僧者不謬。然僧之聽 乎此,與人世異,而吾之聽此復與僧異。知吾與人世 與僧之所以為異,則茲遊也,將必有與吾不異,而深 知此聲者乎?是為記。

《怒雨賦》
元·郝經
编辑

「蟾汨畢而膨脝,箕哆口而饞吞。帝惡貪兮赫怒,氣軒 軒兮不平。乃命箕伯,召坎師,轉陰軸,翻陽機。鬱抑乎 兩儀,蘊隆乎四維。包井乎八荒,充塞乎九圍。括一囊 而大舉,疆萬里以長吹。陣雲移海而起,雙霓貫斗而 飛。肅肅慄慄,泬寥慘戚。收兩造之和氣,寒凜凜兮來 逼。忽六合之破碎,迸金光於虛碧。震來兮虩虩,迅擊 兮霹靂。轟萬乘之空車,隕千尋之絕壁。勁穿心而裂 耳,訝踵入而頂出。間剝啄之聲落,似沙石而還濕。忽 抑絕而閉默,等萬籟之喧寂。驟江傾而河沛,瀽天瓢 為一滴。滔滔蕩蕩,漭漭泱泱,千里一注,瞿塘峽上,急 浪驚湍,沕潏飛蟠,從天而下,底柱山間。紛秦堅之百 萬,避晉元之五千,怒夫差之水犀,既射潮而矢天。少 瑟縮而淅瀝,復誕漶以漣泫。蛟龍奮而不屈,走陸梁 以高騫。蚯蚓喑而不鳴,蛙黽噎而不喧。疑天地之嘉 運,欲覆世而一湔。蝄蜽驚而轉石,罔象喜而跳淵。溢 溷中之污穢,沒庭下之蘭荃。疑天地之衰運,復太古 之茫然。穉子踣而不蘇,畏崩壤而壞垣。老媼伏而不 動,固局束以攣拳。彼」胸中兮何主,宜外物之變遷。羌 獨居兮草堂,方偃蹇而高眠。為攬衣而徐起,正冠襟 而待旃。主之乎以忠信,彼胡為乎詖偏。倏孤電之長 埽,賈餘勇而忽還。星吐燄而耿耿,月流波而娟娟。於 是撫床而下,擊藜而歌之。歌曰:「尸居兮龍見,淵默兮 雷殷。彼自怒而為幻,我惟常而是允。存而守之,一心 而定。推而放之,四海而準」,又何怒之遷而「喜」之引也。

《喜雨賦》有序
李繼本
编辑

辛亥夏,余寓繁畤,彌月不雨。五月二十有二日大雨,作《喜雨賦》。

五臺之北,五原之陽,太行削雲間之老翠,滹水落天 上之銀潢。澮畝縱橫,池館清涼。雞犬靜其無譁,花竹 秀兮有香。臥雲子游而樂之,遂解裝林下,而卜鄰於 暖泉之傍。鄉大夫喜其來而懼其往也,相與劌荒榛, 締草堂,開蔬圃,拭藥囊。有琴在御,有書滿床。奚奴春 柳陰之白粲,鄰父過牆頭之綠觴。步明月而歌窈窕, 臨逝波而詠《滄浪》。跡繼於城市,心息乎紛攘。蓋將奉 親以自樂,而高臥乎白雲之鄉。孰期涉茲盛夏,天閟 膏雨。憂心殷殷,莫知所處。赤日如焚,旱氣旁午。牛喘 欲頹,龍臥不起。粟苗半焦,麥實成秕。穹林偃兮槁木, 破金啼兮渴鼠。地靈縮萬井之源,海若收百川之水。 罷千門之管絃,歎五方之商旅。乃有戴白之翁,垂髫 之子,㪺寒潭之清冷,羅華檠之香幣,走龍祠以祈靈, 薦牲俎以陳醴。旌幢絢兮九霄,笙鼓訇兮百里。娛以 優伶,雜以士女,既醉既飽,載笑載喜。眇天澤之少施, 冀神心之暫啟。俄而元霾塞乎泬寥,密霧沉乎階戺。 恍疑起潛蛟於巖幽,而捲怒瀧於江渚也。少焉,明霞 收,流電止,日迎霧以「霽澄,風吹雲而披靡。氣將交而 復離,惠將布而復弛。兆姓吞聲而無歡,萬口箋天而 矢死。巍巍皇穹,憫民之窮;沛然下雨,當茲五月之將 終。」方是雨之欲降也,炎光墮地,層陰蔽空;萬螘封穴, 百鳥號風。日車騰騰以遄邁,電幟閃閃以交攻。山川晻藹,乾坤晦蒙。雷震天門之鼓,水涌馮夷之宮。及是 雨之既作也,噴灑空際,飛流海東。浪奔平皋之雲,河 走長橋之虹。瀉天瓢於八極,散銀竹於千峰。迴生意 於萬象,蘇渴望於三農。既而陰氣解駮,晴景沖融。雲 浮浮其若練,山宛宛其猶龍;鳥嚶嚶其相樂,木蓊蓊 其成叢。平疇漲萬頃之綠,奇葩吐千林之紅。客有登 空山以遐睇,鏘環佩於雲中。藉綿綿之茂草,蔭落落 之長松。暝藹逐遙空之孤鶩,天風度荒寺之遠鐘。俯 仰宇宙,披豁心胸。但見火輪千丈,西渡銀海,湧出萬 朵金芙蓉。爾其霞飛林表,煙斂天末。柳暗歸鴉,簷喧 乾鵲。送西山之夕陽,挂南樓之朱箔。槐色浮而庭宇 清,花陰轉而簾櫳薄。緗帙曬兮芸軒,酒斾揭兮山郭。 烏犍耕白水之涯,紅袖舞「清風之閣。」涼入兮綀衣,香 潤兮錦橐。於是華者實,槁者活,疾者瘳,憂者樂。三農 得是雨而澄明,兩儀得是雨而開廓,太和得是雨而 流行,沴氣得是雨而銷鑠。彼棠谿之金,美則美矣,而 惠不若是雨之博;垂棘之璧,貴則貴矣,而恩不若是 雨之渥。飛潛動植,皆為之鬯舒,耆耄幼穉,皆為之欣 躍。信天下「之至寶,非一物獨得而霑濡;誠宇內之奇 珍,非一人獨得以囊括。天降斯雨,豈人所作;人被斯 澤,非天曷托?彼有備百禮以禱於鬼神者,孰若精一 心以求於冥漠也?」臥雲子復怡然語諸鄉大夫曰:「始 而不雨,吾意天實殄厥下民矣。既而大旱,吾意天實 隕厥兆民矣。一雨如沐,九土皆春,天錫吾氓,惠」也孔 殷,吾將結青山以為侶,招白雲以為鄰,耕田讀書,以 終老於滹水之濱。迺歌曰:「雷雨滿盈兮,蕩乎無垠。氣 化迴薄兮,出乎無門。使天雨玉兮,曷若野橋流水清 無塵。使天雨珠兮,曷若石田茆屋屯秋雲。吾何以酬 天地之大德兮?惟有丹心一寸橫蒼旻。」

《雨賦》
明·田藝蘅
编辑

陳王既去燭房,即月殿,命仲宣揮素練,載歌載觴,樂 而忘倦。少焉「玉兔漸沒,赤烏將升,商羊鼓舞,螻蟻封 興。白馬奉使,黑蜧作朋。填填雷奮,祁祁雲蒸。大雨旋 降,海沸川騰。乃罷鳴琴,弛妙舞;上客無歸,清談競吐。 臨高臺而散心,撫虛檻而披睹。茫茫霧巒,沉沉煙樹。 屏翳奔馳,元冥震怒。乍逐電而翻盆,忽從風而飄縷。」 遲回凝睇,目眩神怡。詠如晦於《鄭》《什》,誦滂沱於《周詩》。 幸我大夫,載抽妍辭;王粲捧簡,口占進之。臣聞天澤 之名,取輔之義;習坎之象,佐養之事。本因意而成文, 水下雲而製字。沛陰陽之和,溥乾坤之施。九疇肅而 時來,五政得而春至。道合天而成甘,治入神而咸利 弗迷。表重華之精誠無淫,識中國之聖瑞。其稱名也 雜,其寓意也深。暴則為涷,久則為霪,零則徐墜,驟則 難禁。小曰「霡霂」,晦曰霾。一旬惟穀,十日惟霖。濯枝 而暑郤,破塊而年祲。辨色戊申之日,多怪符陽之岑。 炎農效靈於正制,成湯兆異於祝林。武伐商而兵洗, 衛討邢而師淋。虞期昭魏文之信,人事感宋景之心。 若乃赤松翔,少女發,石燕飛,焦明歇。朱鱉波浮,三豨 河沒無為之君,布州雷神之龍。捕樾觸石,出雲,離畢 應月。綠苔潤滋,黃原潦浡。玉溜蛇驚,銀湍馬突。舟運 廣庭,衣生魏闕。淹泰嶽而潛淵,浮鄧林而濟筏。於是 居者悅,行者憂,幽人喜,思婦愁。王孫未返,浪子長遊。 遠空漠漠,曠野悠悠。重陰易夜,涼思先秋。寒聲伏枕, 冥色登樓。君淒淒而向楚,妾黯黯而居周。騎泥濘而 駕阻,羽霑濡而信修。離情難霽,別淚橫流。歎高垤之 鳴鸛,盼晴檐之喚鳩。亦有壯士遐征,淋漓絕域。漢草 正青,胡沙猶黑。竈濕產蛙,營卑為蜮。東山之師未班, 蝸角之爭何息。至如良苗就槁,大旱雲霓。饁彼南畝, 春水一犁。蛟得池中,豹養山下。密自西郊,出溉傅野。 未若祥飈拂,慶澤濡。三農足,萬國娛。開芳宴,振俚歈。 浪浪金石,瑟瑟笙竽雅音。「響,逸韻同趨。和花殞砌, 共葉辭株。入竹注戟,灑荷跳珠。淪波涌泡,暈漪點矑。 映朝霞之危岫,渺暮靄之平蕪。驂油壁於峻坂,解錦 障於潢汙。或如晉而將飲,况望湯之來蘇。君王聞之, 樂不可告。選姬姜,薦醽醁,簇瓊筵,獻佩玉。上壽未修, 染翰相屬。庶卒通宵之歡,乃歌《聽澍》之曲。」曲曰:「朝復 暮兮陽臺,望美人兮不來。厭厭飲兮燭滅,懷抱冷兮 誰開。」又歌《暮霽》之曲曰:「塵心洗兮淒清,醉耳寂兮無 聲。風為御兮雲為軿,美人來兮難為情。歌既闌,坫已 反,庭燎煇,油幕卷。佳期可還,行樂何晚。雪徒夸兮兔 園,月坐夢兮桂苑。領大王之雄風,願有斐而不諼。」

《遊雨花崖牛嶺記》
顧璘
编辑

「牛頭山,與獻花崖對峙,並金陵勝地。在郊南二十五 里,陳氏孔彰居,相近故主。」予輩為是遊,自春凡三易 約,乃定於四月十有二日曰,雖雨必往。至日,晨風颯 然,纖雨斷續,策馬出郭門,徑趨花崖。時避雨道傍農 舍,比至寺,雨益急。侍御王君士招行後五里,假蓋野 人,乃獲至,衣盡霑濕。南昌守羅君質甫,先宿方山別 墅,濘不得至。時孔彰食具亦阻於塗。予三人躡屩登 芙蓉閣,高倚空際。雲霧生自下方,疾風橫過,開閤明 晦,倏忽萬狀。木葉滴瀝懸澗,泉落四壁,峭然,莫聽人語。相顧歎曰:「霽遊者安知此,奇哉!」下飯僧寮,孔彰始 攜二子負尊罍至,歡然共酌,夜分乃已。遂連床臥談 古今,且寤且寐,不知倦憊之去體。雨竟夜有聲,衾枕 皆潤,薄寒襲人,殊異城市,其實身臥雲霧中也。晨起, 宿靄抹半峰間,遠近崖崿,如人新沐,畢露精采,興不 可遏,遂乘馬沿嶺背為牛峰遊。至則殘雨復落,不可 登陟。小飯天闕丈室,徘徊睇望,神遊萬峰之間,乃誦 杜工部詩曰:「盪胸生層雲,決眥入飛鳥。」殆為今設乎? 雨既止,日亦且暮,遂別寺僧出山。夫知玆遊值雨為 勞,然情景奇勝,亦復相稱。乃知憂樂之方,得失之跡, 固不可以意校也。

《風雨賦》
闕名
编辑

高明上覆,日月星辰,沉潛下載,風雨龍神。占斗光之 明暗,辨日色之初新。

黃昏時,觀北斗上下左右。平旦間視出日上下左右有無雲氣,以定陰晴。

魁畔黑雲,見沾滋於當夜。「罡前黃氣,主潤澤於來晨。」

北斗前四星為魁星,後三星名「杓」 ,第七星名「罡。」

遍掩映而三日。

《北斗遍》被黑雲遮掩,主三日內雖旱亦雨。

獨溟濛而半旬。

「斗間一二星有雲氣掩閉,主五日內雨。」 黑氣低濃,本夜即雨。

《戊己六龍》,若魚行而大灑。

戊辰己巳名曰「六龍。」 其曰旦占日下,夜占北斗。若有雲氣蒼潤如魚鱗狀,或行斗口,主當日或本夜雨。

斗間五色如,龜動以長津。

北斗有五色雲氣,如龜龍之形狀,又或行動,主當日,或當夜雨。

類南天而炎火,同中岳以飄塵。

南天者,赤色氣。《北斗》中有赤雲氣,主旱主熱。又曰:「赤雲蔽日或蔽斗,主來日大雨。」 中岳者,黃色氣,若蔽斗,或在日月上下,略不廣密,主來日大風,披拂塵埃之象。

杓前白氣,而大遭風雨;節內丹霞,而甚益農人。

每月交節,炁日侵晨,見丹霞之氣,主一月風雨順行。

六甲晴空,一旬竭澱。

《一甲》管十日陰晴,若六甲日無雲掩日與斗口,則一旬俱晴。

雲氣如出,五行逐面。

凡雲氣看出在何方定雨。如東方有雲,應甲乙日雨,其餘倣此而驗。又曰:「青雲主甲乙日雨東方,紅雲主丙丁日雨南方,白雲主庚辛日雨西方,黑雲主壬癸日雨北方,黃雲主戊己日雨中央,故看五色雲氣,逐方面而致雨也。」

卯日同甲,四方之氣象為因。

謂「五卯與六甲日同占。」

旦夕滋蒼,諸干之期程立變。

《平旦占》看黑雲在何方。如東方應甲乙日雨之類。

《紫烏白兔》「降而未升而雨霑。」

天氣下降,地氣未升,晝則日色紫,夜則月色白,皆有陰雨。

《素日丹蟾》,升而未降而災旱。

天氣未降,地氣已升,日色白,月色赤,皆主旱災。

《陽碧》陰綠未交而景色將寒。

天氣未降,地氣未升,日色青碧,月色白綠,是二氣不交,將寒之兆也。

「《奇里耦青》未密」,而「虹霓欲見。」

天氣已降,地氣已升,二氣相交未密,則日黑月青,將雨不雨,而虹霓將見也。

若乃重占卯日,雲聚中央,寒風冽土,樹折四方,雨瀉 傾頻。無之,則別主災異。

《通六甲,屈伸之微》凡占,六甲五卯日,有雲來聚中央,此天地欲寒,大風折木,主四方昏翳,變隨雲氣,必有大雨。此天地變動,若無雨,主別生災沴也。

《兵賊攢興》有之則大起凶殃。

甲卯日如前天色,若無雨則不止災殃,必主盜賊兵起,應在五日之內。

斷五音之宮羽。

子午時為宮,卯酉為羽,巳亥為角,丑未為徵,辰戌為商。角屬木,徵屬火,商屬金,羽屬水,宮屬土。若徵日徵,風,時加丑未寅申,有火災。商日商,風,時加辰戌,主兵起。羽日羽,風,時加卯酉,主大雨。宮日宮,風,時加子午,主國亂。角日角,風,時加巳亥,主災病。

裁《六義》之剛柔。

六義者,六情也。如寅午日為廉真風,從南方來,主喜慶樂事。己酉日為寬大風,從西來,主酒食樂事。丑戌日為公正風,自西南來,主報喜相通,執事和悅事。申子日為貪狼風,自北來,主侵奪財貨賊盜。

《兵起事》亥卯日為陰賊,風自東來,主七日有陰賊入界,偷營卻寨之事。辰未日為奸邪,風自北來,主七日內賊囚虛驚,或姦非事。如前。風性不寒不急,又主喜事。若昏濁破屋,折木揚灰,則主凶事。

壬子至丁,各轄三朝,高燥則雲藏數日。

壬子、癸丑、甲寅、乙卯、丙辰、丁巳共六日,每一日管三日陰晴。假壬子日日出時,有雲氣濃黑蔽日,或掩北斗,則所管戊午、己未、庚申三日有雨。若無雲氣,高燥晴明,則此三日晴爽。癸丑日管辛酉、壬戌、癸亥三日之類,並同前斷,總計二十四日,推詳所管逐日占之,有如鳴谷,應之不遠也。

《丙子終辛》,每管五日,低濃則雨遍諸鄉。

「丙子、丁丑、戊寅、己卯、庚辰、辛巳共六日,每一日管五日晴雨。丙子日管壬午、癸未、甲申、乙酉、丙戌,五日之類」 ,並同前斷,共三十六日,逐日占斗光,日色晴雨無差也。

連窺天漢,蛇經而霧集雲騰。累顧銀河,豬越而風調 雨順。

《蛇經》者,謂天河中有雲如蛇經過,則主雲霧皆蔽也。《豬越》者,如豬形過河也。凡天河有雲氣,黑潤,形如豬。蛇來往者,主當時期日必雨。

無雲掩映,當旬之草木不滋。有氣侵凌,逐限之田園 必潤。

言天河中及五卯六甲,雲氣往來如前,斷風雨。

《黑牛》夜半如龍,在《震》以辰期。

癸丑日夜半見黑雲氣,狀如龍,在東方震上者,主辰日有雨。

《青龍》辰前,似馬當離而午信。

甲辰日早辰,有雲氣狀如馬形,在南方離上者,主午日有雨。

月初兩曜,青黑潤明。旬當數雨,黃赤乾睛。

「青黑」 ,謂日月色或青或黑。「潤明」 ,謂雲氣潤而明。每月初日月青黑,則一月內多雨;黃赤,則一月內多旱。初一管上旬,初二管中旬,初三管下旬。

《旦候》孤光,雲帶中央而不動,日高三丈,雨施四面以 頻行。

「旦候」 ,日出時也。「孤光」 ,日光也。凡日出時有雲氣如縷帶橫於日中,久而不移不散。又或蔽日不見者,主日高三丈雨至。若日高一二丈時,則主中旬雨至。

朝視東方,積土之雲形便瀉;暮窺西上,累蓋之氣象 尋傾。

早看東方,有黑雲如積土狀;晚看西方,有黑雲層層而起。皆主雨。

晨候北方,雲多黃黑。晚望南行,雨雷立傾。

早起北方有黃黑雲,色濕,長二里許,向南者,主壬癸日雨。

「《躍躍》豬氣山奔。」如七子之期。

早起見西北方雲起,如豬走上山之形。或東北方者,主丙子日雨。又曰,七子者,應在七日之內也。

「鬱鬱離風乾去」,似八辰之象。

凡早晨北方有雲蒼蒼,南風轉西北方,主乙卯日雨,或八日內雨也。

「雲帶」橫列,寅卯為甲乙之名。

若寅卯方有雲帶,主甲乙日雨。一云:「寅卯日方見,主甲乙日雨。」

《日輪》次當辰巳,作丙丁之色。

日行辰巳方,上有雲帶,主丙丁日雨。

午未之間見雲「戊己日以無差」;坤申之上行雲「庚辛 日而不易。」

午未方上見雲帶,主戊己日有雨。坤,西南方也,若見雲氣,辛庚日雨。

若當災旱,熒惑少退於河津。

火星守天河及河中,星子稀少,主旱。

或遇霖霪辰,象,疆繁於漢泊。

水星守天河及河中星多,皆主大雨,又主大水。

色雲交差。赤黑相兼。「天威雹凍神怒雲。」

《旦占》:「五色雲氣交錯,赤黑,更多往來擾亂,此天之威怒,必主大雷雹風。」 又曰:「黃雲少者,主多雨。」

漫灑輕吹,遠邇而人君惠重,迅飄頓瀉高低而逆主 猜嫌。君正臣忠。先風後雨以祥審,上驕下諂,始雨終 風而禍占。鎮逆入河,法令急而淋潦。熒惑犯木,政理 乖而旱災。

鎮,土星也,逆入天河,主法令急,大雨為災。熒惑,火星也,若凌犯辰星主旱。

明陰陽開闔之節,達璿璣運行之數。

天地閉塞,冬則《否》,驗之亦遲。天氣下降,地氣上升,則《泰》,驗之亦速。當看何時又在知星象之文。

「四仲」加變,「朝中夕半」以興雲。

四仲,子午卯酉也。凡四仲年月日時,若太乙初移宮,有雲掩日,青黑明潤,必雨。朝中午時,夕半子時。

六壬發轉龍水干支而致雨。

《黃帝六壬占》:「當以月將加月建、月朔占神候,為大雨;大沖為小雨。」

支干兩位,非其所以無為。

「若支干者,氣主為雨」 ,而無雨者,是各分方位也。如甲齊,乙東邊,丙楚,丁南蠻,戊韓魏,己中州,庚秦辛西戎,壬燕,癸北方。

《月宿十精》,當是方而遍溥。

春三月丙丁日,夏三月戊己日,秋三月壬癸日,冬三月甲乙日,乃土王用事時,庚辛日各月宿十精日,不問有無雲氣,但逢此日,必主大風雨。或風雨不應,是土王用事,時庚辛方應,如春三月丙丁方應。

金水出入,起風霧以連天。

「金水二星,性情不定,主風雨,又成昏霧。」 又曰:「金水二星,初出初入之日,定有風雨。」

畢月相逢,佈雲雷於下土。

月犯畢星,主雨。又曰:「日月離箕星則多風,離畢星則多雨。」

「銅雀屏氣,池枯而《徵鳥翅》張」;石燕翱翔,川溢而「《商羊》 鼓舞。」

銅雀,鳥名。長安西域有之,一鳴則五穀熟,屏氣,是不鳴也。主旱。蚨蛛蛇有四翼,一名「徵鳥」 ,凡見處主三年大旱。石燕,藥名,少室,山中有之,燕飛則主雨。齊有一足鳥,名商羊,若舒翅跳舞則主大雨,水災相仍。

「戴君之德,五徵不亂以維新。任臣之賢,十義無虧而 治舊。尊天貴地,徵祕法以推誠;敬鬼重神,握元機而 定譜。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