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84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八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八十四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八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八十四卷目錄

 雨部紀事

乾象典第八十四卷

雨部紀事编辑

《帝王世紀》:「黃帝遊洛水上見大魚,殺五牲以醮之,天 乃甚雨,七日七夜,魚流始得圖書。」

《尚書·虞書舜典》:「納于大麓,烈風雷雨弗迷。」

《呂氏春秋》:武王伐紂,至鮪水,使膠鬲候周師,問武王 曰:「西伯何時至?」曰:「將以甲子日至膠鬲行矣。」大雨日 夜不休,武王疾行不輟。軍吏諫武王曰:「吾疾行以救 膠鬲之死也。」

《韓詩外傳》:武王伐紂,到於邢丘,楯折為三,天雨三日 不休,武王心懼,召太公而問曰:「意者紂未可伐乎」,太 公對曰:「不然,楯折為三者,軍當分為三也,天雨三日 不休,欲灑吾兵也。」乃修武,勒兵於甯,更名邢丘曰懷 甯曰修武。

齊桓公之時,霖雨十旬,桓公欲伐漅陵。其城之值雨 也,未合,管仲、隰朋以卒徒造於門。桓公曰:「徒眾何以 為?」管仲對曰:「臣聞之,雨則有事。夫漅陵不能雨,臣請 攻之。」公曰:「善。」遂興師伐之。既至,天卒間外,士在內矣。 桓公曰:「其有聖人乎?」乃還旗而去之。

楚莊王伐陳,吳救之,雨十日十夜。左史倚相曰:「吳師 必夜至,甲裂壘壞,彼必薄我。何不行列,鼓出待之?」吳 師至,見楚成陳而還。左史倚相曰:「追之,吳行六十里 而無功。」王罷卒寢,果擊之,大敗吳師。

《左傳》襄二十二年春,臧武仲如晉,雨,過御叔。御叔在 其邑,將飲酒,曰:「焉用聖人?我將飲酒而已,雨行,何以 聖為?」穆叔聞之,曰:「不可使也,而傲使人,國之蠹也。」令 倍其賦。

晏子,景公為長庲,將欲美之。有風雨作,公與晏子入 坐飲酒,致堂上之樂。酒酣,晏子作歌云:「穗乎不得穫, 秋風至兮殫零落。風雨之弗殺也,太上之靡弊也。」歌 終,顧而流涕,張躬而舞,公遂廢酒罷役,不果成長庲。 《家語》:孔子將行,雨而無蓋。門人曰:「商也有之。」孔子曰: 「商之為人也,甚恡於財。吾聞與人交,推其長者,違其」 短者,故「能久」也。

魯人有獨處室者,鄰之嫠婦亦獨處一室。夜暴風雨 至,嫠婦室壞,趨而託焉。魯人閉户而不納,嫠婦自牖, 與之言:「子何不仁而不納我乎?」魯人曰:「吾聞男女不 六十不同居,今子幼,吾亦幼,是以不敢納爾也。」婦人 曰:「子何不如柳下惠然?」嫗不建門之女,國人不稱其 亂。魯人曰:「柳下惠則可,吾固不可。吾將以吾之不可」 學柳下惠之可。孔子聞之曰:「善哉!欲學柳下惠者,未 有似於此者。期於至善而不襲,其為可謂智乎!」 齊有一足之鳥,飛集於公朝下,止於殿前,舒翅而跳。 齊侯大怪之,使使聘魯問孔子。孔子曰:「此鳥名商羊, 水祥也。昔童兒有屈一腳振肩而跳,且謠曰:『天將大 雨,商羊鼓舞』。今齊有之,其應至矣。」急告民趨治溝渠, 修隄防,將有大水為災。頃之,大霖雨,水溢泛諸國,傷 害人民,惟齊有備不敗。景公曰:「聖人之言,信而有徵 矣。」

孔子將近行,命從者皆持蓋,已而果雨。巫馬期問曰: 「旦無雲,既日出,而夫子命持雨具,敢問何以知之?」孔 子曰:「昨暮月宿畢。《詩》不云乎:『月離於畢,俾滂沱矣』。以 此知之。」

《論衡》:「孔子出,使子路齎雨具。有頃,天果大雨,子路問 其故,孔子曰:『昨暮月離于畢。後日月復離于畢。孔子 出,子路請齎雨具,孔子不聽,果無雨,子路問其故,孔 子曰:『昔日月離其陰,故雨;昨暮月離其陽,故不雨』』。」 《列子湯問》篇:「伯牙遊於太山之陰,卒逢暴雨,止於巖 下,心悲,乃援琴而鼓之」,初為霖雨之操。

《戰國策》:文侯與虞人期獵,是日飲酒樂,天雨,文侯將 出,左右曰:「今日飲酒樂,天又雨,公將焉之?」文侯曰:「吾 與虞人期獵,雖樂,豈可不一會期哉?」乃往,身自罷之。 魏於是乎始強。

齊、韓、魏共攻燕,楚王使景陽將而救之。暮舍,使左右 司馬各營壁。地已植表。景陽怒曰:「女所營者,水至皆 滅表,焉可以舍?」乃令徙。明日大雨,山水大出,所營者 水皆滅表。軍吏乃服。

《史記始皇本紀》:「二十八年,上泰山,立石封祠祀。下風 雨暴至,休於樹下,因封其樹為五大夫。」

《滑稽傳》:優旃者,秦倡朱儒也。善為笑言,然合於大道。 秦始皇時,置酒而天雨,陛楯者皆沾寒。優旃見而哀

之,謂之曰:「『汝欲休乎』?陛楯者皆曰:『幸甚』。優旃曰:『我即
考證.svg
呼汝,汝疾』。應曰:『諾』。居有頃,殿上上壽,呼萬歲。優旃臨

檻大呼曰:『陛楯郎!郎曰:『諾』。優旃曰:『汝雖長,何益,幸雨 立。我雖短也,幸休居』』。」於是始皇使陛楯者得半相代。 《漢書陳勝傳》:秦二世元年「秋七月,發閭左戍漁陽九 百人,勝廣皆為屯長,行至蘄大澤鄉,會天大雨,道不 通,度已失期,召令徒屬曰:『公等遇雨,皆已失期當斬 藉第令毋斬,而戍死者固什六七,且壯士不死則已, 死則舉大名耳,侯王將相寧有種乎』?徒屬皆曰:『敬受 命』。乃詐稱公子扶蘇、項燕,勝自立為」將軍,《廣》為都尉, 攻大澤鄉,拔之;收兵而攻蘄,蘄下。

《漢書高祖本紀》:秦二世「二年七月,大霖雨,沛公攻亢 父。」

《搜神記》:漢征和三年三月,天大雨,何比干門有老嫗, 可八十餘,求寄避雨,雨甚而衣不沾漬,出懷中符策 九百九十枚,以授比干曰:「子孫佩印綬者,當如此筭。」 《漢書樓護傳》:「護為天水太守,數歲免家長安中。時成 都侯商為大司馬衛將軍,罷朝,欲候護,其主簿諫:『將 軍至尊,不宜入閭巷。商不聽,遂往至護家,家狹小,官』」 屬立車下,久住移時。天欲雨,主簿謂西曹掾曰:「不肯。 彊諫,反雨立閭巷!」商還,或白主簿語,商恨,以它職事 去,主簿終身廢錮。

《後漢書。光武本紀》:「王尋、王邑圍昆陽,巨無霸驅猛獸 虎豹犀象之屬以助威武。光武與敢死者三千人衝 其中堅,莽兵大潰,走者相騰踐,奔殪百餘里間。會大 雷風,屋瓦皆飛,雨下如注,滍川盛溢,虎豹皆股戰,士 卒爭赴溺死者以萬數,水為不流。」

《馮異傳》:光武至邯鄲,遣異與銚期乘傳撫循屬縣。及 王郎起,光武自薊東南馳至南宮,遇大風雨,光武引 車入道傍空舍,異抱薪,鄧禹熱火,光武對竈燎衣。 《東觀漢記》:沛獻王輔善京氏《易》,永平五年,京師少雨, 上御雲臺,自為卦,以《周易林》占之,其繇曰:「蟻封穴户, 大雨將至。」以問輔,輔對曰:「蹇,艮下坎上,艮為山,坎為 水」,山出雲、為雨,蟻穴居,知雨將至,故「以蟻興。」

《高鳳傳》:「鳳好學不休,妻嘗之田,曝麥於庭,令鳳護雞。 時天暴雨,而鳳持竿誦經,不覺潦水流麥。妻還怪問, 鳳方悟之。」

《郭泰傳》:「泰周遊郡國,嘗於陳梁間行遇雨,巾一角墊, 時人乃故折巾一角,以為林宗巾。其見慕皆如此。」 《茅容傳》:「容字季偉,陳留人也。年四十餘,耕於野,時與 等輩避雨樹下,眾皆夷踞相對,容獨危坐愈恭。林宗 行見之而奇其異,遂與共言。」

《長沙耆舊傳》:「文虔字仲孺,為郡功曹。時霖雨廢民業, 太守憂悒,召虔補户曹掾。虔奉教齋戒,在社三日,夜 夢見白頭翁謂曰:『爾來何遲』?虔具白所夢。太守曰:『昔 禹夢青繡衣男子,稱滄水使者,禹知水脈當通,若掾 此夢,將其比也』。明日果大霽。」

《珍珠船:異聞集》:「漢馬均能削竹,為人致雨。」

《三國吳志劉繇傳》:「繇子基,字敬輿,姿容美好,孫權愛 敬之。權為吳王,遷基大農。權大暑時,嘗於船中宴飲, 於船樓上。值雷雨,權以蓋自覆,又命覆基,餘人不得 也。其見待如此。」

《魏志曹真傳》:真以蜀連出侵邊境,宜遂伐之,數道並 入,可大克也。帝從其計,真以八月發長安,從子午道 南入,司馬宣王泝漢水當會南鄭諸軍或從斜谷道, 或從武威入,會大霖雨三十餘日,棧道斷絕,詔真還 軍。

《魏略》:「韓宣於東掖門內與臨菑侯植相遇,時天新雨, 地有泥潦,宣欲避之,閡潦不得去,乃以扇自障,住於 道邊。」

《三國魏志明帝本紀》:景初元年:「秋七月,初,權遣使浮 海與高句驪通,欲襲遼東。遣幽州刺史毋丘儉率諸 軍及鮮卑、烏丸屯遼東南界,璽書徵公孫淵。淵發兵 反,儉進兵討之。會連雨十日,遼水大漲,詔儉引軍還。」 《管輅傳》:「輅過清河倪太守,時天旱,倪問輅雨期,輅曰: 『今夕當雨』。是日暘燥,晝無形似。府丞及令在坐,咸謂」 不然。到鼓一中,星月皆沒,風雲並起,竟成快雨。於是 倪盛修主人禮,共為歡樂。《輅別傳》曰:「輅與倪清河 相見,既刻雨期,倪猶未信。輅曰:『夫造化之所以為神, 不疾而速,不行而至。十六日壬子直滿,畢星中已有 水氣,水氣之發動於卯辰,此必至之應也。又天昨檄 召五星,宣布星符,刺下東井,告命南箕,使召雷公電 父,風伯雨師,群岳吐陰,眾川激精,雲漢垂澤,蛟龍含 靈,曄曄朱電,吐咀杳冥,殷殷,雷聲,噓吸雨靈,習習谷 風,六合皆同,欬唾之間,品物流形。天有常期,道有自 然,不足為難也』。」倪曰:「譚高信寡,相為憂之。」於是便留 輅,往請府丞及清河令:「若夜雨者,當為啖二百斤犢 肉。若不雨,當住十日。」輅曰:「言念費損。」至日向暮,了無 雲氣,眾人並嗤輅輅言:樹上已有少女微風,樹間又 有陰鳥和鳴,又少男風起,眾鳥和翔,其應至矣。須臾, 果有《艮》風鳴鳥,日未入,東南有山雲樓起,黃昏之後, 雷聲動天,到鼓一中,星月皆沒,風雲並興,元氣四合大雨河傾。倪調《輅》言誤中耳,不為神也。《輅》曰:「誤中與 天期」,不亦工乎?

《浙江通志》:「嚴州府淳安縣石門,在縣西四十里,相傳 門常為霧塞。吳孫和為太子時,避難至此,逢大雨,祀 以白牛馬,三日雨止,見石門儼然。」

《晉書宣帝本紀》:「遼東太守公孫文懿反,景初二年,帥 牛金、胡遵等步騎四萬,發自京都,次於遼水,傍遼水 作長圍,棄賊而向襄平。賊保襄平,進軍圍之。會霖潦 大水,賊恃水樵牧自若。諸將欲取之,皆不聽。陳珪曰: 『昔攻上庸,八部並進,晝夜不息,故能一旬之半拔堅 城,斬孟達。今者遠來,而更安緩,愚竊惑焉』。」帝曰:「夫兵 者詭道,善因事變。賊憑眾恃雨,故雖饑困,未肯束手。 當示無能以安之,取小利以驚之,非計也。」朝廷聞師 遇雨,咸請召還。天子曰:「司馬公臨危制變,計日禽之 矣。」既而雨止。文懿攻南圍突出,帝縱兵擊敗之,斬於 梁水之上。

《夏統傳》:統字仲御,會稽永興人。其母病篤,乃詣洛市 藥。會三月上巳,洛中王公已下並至浮橋,統時在船 中曝所市藥,諸貴人車乘來者如雲,統並不之顧。太 尉賈充怪而問之,乃更就船與語,謂曰:「卿頗能作卿 土地間曲乎?」統於是以足叩船,引聲喉囀,清激慷慨, 大風應至,含水嗽天,雲雨響集,王公已下皆恐,止之 乃已。

《世說》:周浚作安東時,行獵,值暴雨,過汝南李氏。李氏 富足而男子不在。有女名絡秀,聞外有貴人,與一婢 於內宰豬羊,作數十人飲食,事事精辦,不聞有人聲。 浚因求為妾。

《晉書王祥傳》:「祥性至孝,早喪親,繼母朱氏不慈,有丹 柰結實,母命守之,每風雨,祥輒抱樹而泣。」

《抱朴子》使者甘宗所奏西域事云:「方士能神咒者,臨 泉禹步吹氣,龍即浮出,長十數丈。更吹,龍輒縮至長 數寸,乃掇取著壺中。壺中或有四五龍,以少水養之。 聞有旱處,便齎龍往賣,一龍直數十斤金。發壺,出一 龍著潭中,復禹步吹之,長數十丈,須臾而雲雨四集。」 《世說》:「謝太傅無嗔喜,曾送兄征西,葬還,日暮雨,御人」 皆醉,不可處分。公乃於車中手取車柱,撞御人,聲色 甚怒。

《陝西通志》:「法慧,關中人。晉建元元年至襄陽,止羊叔 子寺,不受別請。每乞食,輒齎繩床自隨。遇雨,以油帔 自覆,雨止,唯見繩床,不知慧所在。訊問未息,慧已在 床。後征西庾穉恭鎮襄陽,收而刑之。臨死語眾人云: 『吾死後三日,天當暴雨』。至期果洪注城門,水深一丈, 居民渰沒,多有死者。」

《晉書王雅傳》:「孝武帝以雅為太子少傅。將拜,遇雨,請 以繖入。王珣不許之,因冒雨而拜。」

《王徽之傳》:徽之字子猷,為車騎桓沖參軍。嘗從沖行, 值暴雨,徽之因下馬排入車中,謂曰:「公豈得獨擅一 車。」

《苻堅載記》:「堅率步騎二萬,討姚萇於北地,次於趙氏 塢,使護軍楊璧游騎三千,斷其奔路。右軍徐成、左軍 竇衝、鎮軍毛盛等屢戰敗之,仍斷其運水之路。馮翊 游欽因淮南之敗,聚眾數千,保據頻陽,遣軍運水及 粟,以饋姚萇,楊璧盡獲之。萇軍渴甚,遣其弟鎮北尹 買率勁卒二萬決堰,竇衝率眾敗其軍於鸛雀渠,斬」 尹買及首級萬三千。萇眾危懼,人有渴死者。俄而降 雨於萇營,營中水三尺,周營百步之外,寸餘而已,於 是萇軍大振。堅方食,去案怒曰:「天其無心,何故降澤 賊營!」

《僧涉傳》:「僧涉者,西域人也,不知何姓,少為沙門。苻堅 時入長安,能以祕咒下神龍。每旱,苻堅使之咒龍請 雨。俄而龍下缽中,天輒大雨。」

《南史王懿傳》:「懿字仲德,年十七,及兄叡同起義兵,與 慕容垂戰敗,仲德被重創,走與家屬相失,路經大澤, 暴雨莫知津逗,有一白狼至前,銜仲德衣,因度水,仲 德隨後得濟。」

《南史王惠傳》:「惠常臨曲水,風雨暴至,坐者皆馳散。惠 徐起,不異常日,不以霑霈而改。」

《北史吳遵世傳》:「齊文襄遊東山,有雲起,恐雨廢射戲 使筮,遇剝。」李業興云:「坤上艮下剝,艮為山,山出雲,故 知有雨。」遵世云:「坤為地,土制水,故知無雨。」

《杭州府志》:「齊曇超姓張氏,建元、永明間,棲錢塘靈苑 山講經。有老人來聽曰:『我龍也,居冨春鹿山下。邇者 鄉民耕山,逼我居室,群龍並怒,閉膏雨以害稼,吾不 忍聞師道行,必能化伏』。乃迎往。師至觀山,結壇具誦, 雨大霑足。」

《南齊書王敬則傳》,「敬則,晉陵南沙人也。明帝即位,進 大司馬,增邑千户。臺使拜授日,雨大洪注,敬則文武 皆失色。一客在傍曰:『公由來如此,昔拜丹陽吳興時 亦然』。敬則大悅曰:『我宿命應得雨』。乃列羽儀,備朝服, 導引出廳事拜受,意猶不自得,吐舌久之,至事竟。」 《梁書徐勉傳》,「勉字修仁,東海郯人也。祖長宗,宋高祖霸」府行參軍。父融,南昌相。勉幼孤貧,早勵清節。年六 歲時,屬霖雨,家人祈霽,率爾為文,見稱「耆宿。」

《南史虞荔傳》:荔弟寄,少聰敏,弱冠舉秀才,對策高第。 起家梁宣城王國左常侍。大同中,嘗驟雨,殿前往往 有雜色寶珠,梁武觀之,甚有喜色,寄因上《瑞雨頌》。帝 謂寄兄荔曰:「此頌典裁清拔,卿之士龍也。將如何擢 用?」寄聞之歎曰:「美盛德之形容,以申擊壤之情耳。吾 豈買名求仕者乎?」乃閉門稱疾,唯以書籍自娛。 《金陵志》:「陳後主泛舟遊於河,忽遇雨,浮漚生。宮人指 浮漚曰:『滿河珍珠』。」因名其河為珍珠河。

《魏書王早傳》:早善風角,輿駕還都,時久不雨,世祖問 早曰,何時當雨,早曰,今日申時必大雨,比至未時猶 無片雲。世祖召早詰之,早曰,願更少時。至申時,雲氣 四合,遂大雨滂沱,世祖甚善之。

《彭城王勰傳》:高祖破崔慧景蕭衍,其夜大雨。高祖曰: 「昔聞國軍獲勝,每逢雲雨。今破新野、南陽,及摧此賊, 果降時潤。誠哉斯言。」勰對曰:「水德之應,遠稱天心。」 《裴叔業傳》:叔業兄子粲曾詣清河王懌,下車始進,便 屬暴雨。粲容步舒雅,不以沾濡改節。懌乃令人持蓋 覆之,歎謂左右曰:「何代無奇人!」

《列女傳》:「苟金龍妻劉氏,平原人。世宗時,金龍為梓潼 太守,郡帶關城戍主。蕭衍攻圍,值金龍疾病,劉遂率 勵城民修理戰具,一夜悉成。拒戰百有餘日,井在外, 城尋為賊陷,賊中絕水,渴死者多。劉乃集諸長幼,喻 以忠節,遂相率告訴於天。俄而澍雨,劉命出公私布 絹及至衣服,懸之城中,絞而取水,所有雜器悉儲之。 於是人心益固。會益州刺史傅豎眼將至,賊乃退散。 豎眼歎異,具狀奏聞。世宗嘉之,賞平昌縣開國子,邑 二百户。」 《北齊書邢邵傳》:「邵字子才,河間鄴人。少在洛陽,會天 下無事,與時名勝專以山水遊宴為娛,不暇勤業。嘗 因霖雨,乃讀《漢書》,五日略能遍記之。」

《宋遊道傳》:「遊道除司州中從事,時將還鄴,會霖雨,行 旅擁於河橋,遊道於幕下朝夕宴歌。行者曰:『何時節 作此聲也』?」固大癡。遊道應曰:「何時節而不作此聲也?」 亦大癡。

《唐書谷那律傳》:那律遷諫議大夫,兼弘文館學士,從 太宗出獵,遇雨沾漬,因問曰:「油衣若為而無漏耶?」那 律曰:「以瓦為之,當不漏。」帝悅其直,賜帛二百段。 《大唐新語》:貞觀末,房元齡避位居第,時天旱,太宗將 幸芙蓉園以觀風俗。元齡聞之,戒其子曰:「鑾輿必當 見幸。」亟使灑掃,兼備饌具。有頃,太宗果先幸其第,便 載入宮,其夕大雨,咸以為「優賢」之應。

《唐書裴行儉傳》:裴行儉,高宗時為定襄道大總管,討 突厥。大軍次單于北,暮已立營,塹壕既周,行儉更命 徙營高岡。吏白:「『士安堵不可擾』。不聽,促徙之。比夜,風 雨暴至,前占營所,水深丈餘,眾莫不駭歎,問何以知 之,行儉曰:『自今第如我節制,毋問我所以知也』。」 《舊唐書五行志》:景龍中,東都霖雨百餘日,閉坊市北 門。時駕車者苦甚,污街中,言曰:「宰相不能調陰陽,致 茲恆雨,令我污行。」會中書令楊再思過,謂之曰:「於理 則然,亦卿牛劣耳。」

唐李德裕《明皇十七事》:元宗嘗幸東都,天大旱且暑。 時聖善寺有竺乾僧無畏,號三藏,善召龍致雨之術。 上遣力士疾召,無畏奏:「旱數當耳,召龍興雲,烈風迅 雷,適足以暴物,不可為也。」上強之。又曰:「苦暑人病矣, 雖暴風疾雷,亦足快意。」無畏不得已,乃奉詔。有司為 陳請雨具,而幡幢像設甚備。無畏笑曰:「斯不足致雨。」 悉令徹之。獨盛一缽水,以刀攪旋之,胡言數百。咒水 須臾,有若龍狀,其大類指,赤色,首噉水上,俄復沒於 缽中。無畏復以刀攪水咒者三。頃之,白氣自缽中興, 如爐煙,直上數尺,稍引出講堂外。無畏謂力士曰:「宜 去,雨至矣。」力士極馳而去。還顧,見白氣疾旋,自講堂 出,若一疋素練者。既而昏霾大風震雷以雨,力士纔 及天津橋之南,風亦隨馬而至矣。衢中大樹多拔,力 士比復奏,衣盡沾濕。時孟溫禮為河南尹,目睹其事。 溫禮子皞嘗言於臣亡祖先臣與力士言同。後吏部 員外郎李華撰《無畏碑》亦云奉詔致雨,滅火返風,昭 昭然遍於耳目也。今洛京天津橋有荷澤寺者,即高 力士去請咒水祈雨,回至此寺。前雨大降。明皇因於 此地造寺。而名荷澤焉。寺今見在。

《舊唐書章懷太子賢傳》:賢子邠王守禮,雖積陰累日, 守禮白於諸王曰:「欲晴果晴,𠍴陽涉旬。」守禮曰:「即雨, 果連澍。」岐王等奏之云:「『邠哥有術』。守禮曰:『臣無術也。 則天時以章懷遷謫,臣幽閉宮中十餘年,每歲被敕 杖數頓,見瘢痕甚厚。欲雨臣脊上,即沉悶,欲晴即輕 健。臣以此知之,非有術也』。」涕泗霑襟,元宗亦憫然。 《唐書顏真卿傳》:真卿遷監察御史,使河隴,時五原有 冤獄,久不決,天且旱,真卿辨獄而雨,郡人呼為「御史 雨。」

《酉陽雜俎》:梵僧不空得總持門,能役百神,元宗敬之歲常旱,上令祈雨,不空言「可過某日令祈之,必暴雨。」 上乃令金剛三藏設壇請雨,連日暴雨不止,坊市有 漂溺者,遽召不空令止之,不空遂於寺庭中捏泥龍 五六,常溜水,作胡言罵之,良久復置之,乃大笑,有頃 雨霽。

元宗又嘗召術士羅公遠與不空同祈雨,互校功力。 上俱召問之,不空曰:「臣昨焚白檀香龍。」上令左右掬 庭水嗅之,果有檀香氣。又與羅公遠同在便殿,羅時 反手搔背,不空曰:「借尊師如意。」殿上花石瑩滑。遂激 窣至其前,羅再三取之不得。上欲取之,不空曰:「三郎 勿起,此影耳。」因舉手示羅如意。

僧不空每祈雨,無他軌則,但設數繡座,手簸旋數寸, 木神念咒擲之,自立於座上,伺木神吻《角牙》出,目瞚, 則雨至。

僧一行,窮數有異術,開元中嘗旱,元宗令祈雨,一行 言:「當得一器,上有龍狀者,方可致雨。」上令於內庫中 遍視之,皆言不類。數日後,指一古鏡鼻盤龍,喜曰:「此 有真龍矣。」乃持入道場,一夕而雨。

《摭言》:蕭穎士恃才傲物,嘗攜酒郊野,風雨暴至,有紫 袍老父避雨,穎士頗肆凌侮。逡巡雨霽,車馬卒至,老 人上馬呵殿而去,曰:「吏部王尚書也。」穎士明日具長 牋造門謝尚書責曰:「恨與子非親屬,當庭訓之耳。子 負文學之名,踞忽如此,止於一第乎?」穎士果終於揚 州功曹。

《芝田錄》:元德秀退居安祿縣南,獨處一室,去家數十 里,值天雨水漲,七日不通,餒死室中。中書舍人盧載 為之誄曰:「誰為府君,犬必啗肉;誰為府僚,馬必食粟。 誰使元公,餒死空腹?」

《開元天寶遺事》:「學士蘇頲有一錦紋花石,鏤為筆架, 嘗置于硯席間。每天欲雨,即此石梁津出如汗,逡巡 而雨。」頲以此常為雨候,固無差矣。

劉仲達《鴻書致虛閣雜俎》云:「唐天寶十三年,宮中下 紅雨,色若桃花。太真喜甚,命宮人各以碗杓承之,用 染衣裾。」

《雲南通志》:「唐天寶間,崇聖寺僧募造大士像,未就。夜 驟雨,旦起視之,溝澮皆流銅屑。即用鼓鑄立像,高二 十四尺,如吳道子所畫細腰跣足。像成,白光彌覆三 日夜,至今春夏之際,時時放光。」

《明皇雜錄》:上初入斜谷,屬霖雨彌旬,於棧道中聞鈴 聲與山相應。上悼念貴妃,因采其聲為《雨淋鈴曲》以 寄恨。

《畿輔通志》:「酈希誠,媯川人。生之夕,里人見其舍火光, 奔救之,至則無有。年十五,決意入道。嘗詣岱嶽,屬時 亢旱,吏民以請,希誠曰:『若等改過思善,則甘澤可期』。 皆再拜曰『諾』。因取棕扇蔽面,雲起,所坐之方,雨隨澍。 憲宗四年,賜號太元真人。」

《兩朝獻替記》:京師旱,李德裕拜相,即日大雨。京中喜 曰:「相公乃李德雨也。」

《酉陽雜俎》:王彥威尚書在汴州,二年夏旱。時袁王傅 季𤣱寓汴,因宴王,以旱為言。季醉曰:「欲雨甚易耳。可 求蛇醫四頭,十石甕二枚,每甕實以水浮。二蛇醫以 木蓋,密泥之,分置於閒處。甕前後設席燒香,選小兒 十歲已下十餘,令執小青竹,晝夜更擊其甕,不得少 輟。」王如言試之,一日兩夜,雨大注。舊說龍與蛇師為 親家焉。

《冊府元龜》:寶曆二年十月,京兆尹劉栖楚奏:「術者數 之妙,苟利於時,必以救患。伏以前度甚雨,閉門得晴。 臣請今後每陰雨五日,即令坊市閉北門以禳諸陰 晴,三日便令盡開門,使啟閉有常,永為定式。」從之。 溫造為興元節度,初往漢中,遇大雨,平地水深尺餘, 若不可進,禱雞翁山,疾風驅雲,即時晴霽。後文宗憶 聞其事。會造為御史大夫,入見,得詳言當時靈貺,明 日下詔「封雞翁山為侯。」

開成元年三月庚申,帝幸龍首池,觀內人賽雨,賦《暮 春喜雨詩》云:「風雲喜際會,雷雨遂流滋。薦幣虛陳禮, 動天實精思。漸浸九夏節,復在三春時。霡霂垂朱闕, 飄颻入綠墀。郊坰既霑足,黍稷有豐期。百殿同憂樂, 萬方佇雍熙。」宰臣文武百官咸有屬和。

《唐書段文昌傳》:文昌帥荊南,州,或旱,禬解必雨,或久 雨,遇出遊必霽。民為語曰:「旱不苦,禱而雨;雨不愁,公 出遊。」

《雲仙雜記》:魏郡開成中大旱,遍禱山岳。或言西沈陸 先生道行精明,請之必驗。太守以下乃攜杏酒青羊 以備牲醪,告於山中。先生受禮訖,對太守呼吸數過, 五指連拂之,爪甲間皆出雲煙之氣,惟中指氣象甚 盛。先生曰:「郡中雨得足,諸縣皆獲八分,亦可小稔。」已 而其說不誣。

《廣東通志》:「歸南者,姓黃,新會人,生唐開成四年。性慧, 幼牧牛,遇旱,語父老曰:『能以角黍相惠乎?當報以雨』。 如其言果雨。」

《四朝寶訓》:「大中初,京師嘗淫雨涉月,將害粢盛。分命禱告,百無一應。宣宗一日在內殿,顧左右執鑪,降階 焚香仰視,若自責者。久之,御眼沾濕,感動左右,旋踵 而急雨止。翌日而凝陰開,比秋而大有年。」

《雲仙雜記》:饒子卿隱廬山康王谷,無瓦屋,代以茅茨。 每年一易茅,謂之「茅龍更衣。」或時雨濕致漏,則以油 幄承梁,坐於其下,初無愁歎。

余宗伯「屋瓦皆鏤竅穴千百,雨則散如真珠。」

宋宇種蔬三十品,時雨之後,按行園圃,曰:「天出此徒, 助予鼎俎,家復何患?」

《北夢瑣言》:孔拯侍郎為補遺時,嘗朝回值雨而無雨 備,乃於人家簷廡下避之。過食時,雨益甚,其家乃延 入廳事,有一叟出迎甚恭,酒饌亦甚豐潔。拯為謝之, 且假雨具。叟曰:「某閒居不預人事,寒暑風雨未嘗冐 也,置此欲安施乎?」令於他處假借以奉之,拯退而歎 嗟,若忘宦情,語人曰:「斯大隱者也。」

《雲南通志》:「唐無言和尚,李氏子,嘗持一缽入定,缽內 火光出則晴,白氣升則雨。」

《五代史高行周傳》:明宗東襲鄆州,遇雨,軍中皆欲止 不進,行周曰:「此天贊也。鄆人恃雨不備,吾當出其不 意。」即夜馳入其城。

《冊府元龜》:長興元年正月癸未,上御中興殿,謂宰臣 曰:「近雖降春澤,如何?」馮道奏曰:「今歲春初,已見三白, 相次又降雨澤,人情大洽,蓋陛下聖德感通之應也。 臣聞天子事天,臣下事君。臣下若不供其職,則刑法 及之,天子不守其道,則災沴降之。今陛下敬天事地, 憂勞百姓,則歲有豐登。」

長興二年十二月己卯帝御中興殿宰臣馮道奏曰: 「臘日陛下方憂雪是夜便降立春日。又降雨澤皆得 其節也。自陛下臨御於今六載家給人足而。又放鷹 鸇之類咸令遂性所謂仁及鳥獸也。苟非聖德其孰 能臻此。」

長興三年三月癸巳帝御中興殿顧謂馮道曰:「春雨 太多乎!」道對曰:「春澤稍多是豐年之兆契丹孔熾自 近朝以來中國多事未暇制服向者王都背叛連結 邊戎陛下命將得人俾匹馬不回使其畏懼而修朝 貢則知皇威所振邁於前古也。」

陸游《南唐書齊王景達傳》:「景達生於吳順義四年,是 歲大旱,烈祖方輔政,極於焦勞。七月既朢,雩而得雨, 景達以是日生,烈祖喜,故小名雨師。」

《伶官傳》:南唐時,關司斂稅尤繁,商人苦之,屬近甸亢 旱,一日宴於北苑,烈祖謂侍臣曰:「畿甸雨,都城不雨, 何也,得非獄市之間違天意歟?」申漸高乘談諧進曰: 「雨懼抽稅,不敢入京。」烈祖大笑,即下令除一切額外 稅,信宿之間,膏澤告足。

《十國春秋》:南唐後主時,宮中貯雨水,染淺碧為衣,號 「天水碧。」

《杭州府志》:「五代清聳,福清人。初參淨慧,慧指雨曰:『滴 滴落上座眼裏』。初不喻,後閱《華嚴》感悟。」

《清異錄》:張崇帥廣,在鎮不法,酷於聚斂。從者數千人, 出遇雨雪,皆頂蓮花帽、琥珀衫,所費油絹,不知紀極。 市人稱曰「雨仙。」

《談苑》:太祖大燕,雨暴作,上不悅。趙普奏曰:「外面百姓 正望雨,官家大燕何妨?只是損得此陳設,濕得此樂 官衣裳,但令雨中作雜劇,更可笑。此時雨難得,百姓 快活時,正好飲酒燕樂。」太祖大喜,宣令雨中作樂,宣 勸滿飲盡歡而罷。

《庚溪詩話》:舊傳有太守因旱祈雨於龍潭,得小雨而 未甚應,作一絕云:「祈雨精神尚未通,浮雲開閤有無 中。龍潭恐我羞歸去,略灑些些表不空。」因寫詩投潭 中,繼即大雨隨足。

建隆初春,宴方就次,雨大作,樂舞失容,上色慍。范質 乃言曰:「今歲二麥必倍收。」上喜動色,命滿泛,入夜方 罷,莫不沾醉。

《宋史張士遜傳》:「士遜字順之,為射洪令,後知邵武縣, 以寬厚得民。前治射洪,以旱禱雨白崖山陸史君祠, 尋大雨,士遜立庭中,須雨足乃去。至是邵武旱,禱歐 陽太守廟,廟去城過一舍,士遜徹蓋,雨霑足始歸。」 《雷德驤傳》:「驤子有終,字道成,淳化二年,復為少府少 監,徙知江陵。李順之亂,王師西征,命與裴莊為峽路 隨」軍轉運使同知兵馬事。師行至峽中,遇盜格𩰚,眾 渴乏。會天雨,軍士以兜牟承水飲之,且行且戰,進至 廣安軍壘,瀕江賊眾奄至,有終引奇兵擊之,賊眾赴 水死者無算。

《石林詩話》:「元豐間,嘗久旱不雨,裕陵禁中齋禱甚力。 一日,夢有僧乘馬馳空中,口吐雲霧,既覺而雨大作。 翌日,遣中貴人尋夢中所見,物色於相國寺三門五 百羅漢中第十三尊,略彷彿,即迎入內,視之,正所夢 也。王丞相禹玉作《喜雨詩》云:『良弼為霖辜宿望,神僧 作霧應精求』。」元參政厚之云:「仙驥籋雲穿仗下,佛花 吹雨匝天流。」蓋記此相國寺羅漢,本江南李氏時物, 在廬山東林寺。曹翰下江南,盡取城中金帛寶貨,連百餘舟私盜以歸,無以為之名,乃取羅漢,每舟載十 許尊獻之,詔因賜於相國寺,當時謂之「押載羅漢」云。 《東坡志林》:紹聖二年五月朢日,敬造真一法酒成,請 羅浮道士鄧守安拜奠北斗真君。將奠,雨作,已而清 風肅然,雲氣解駮,月星皆見,魁標皆爽。徹奠,陰雨如 初。謹拜首稽首而記其事。

《玉照新志》:「東坡南遷北歸,次毘陵,時久旱得雨,有里 人袁點思與,有一絕云:『青蓋美人回鳳帶,繡衣男子 返雲車。上天一笑渾無事,從此人間樂有餘』。書以呈, 坡大喜,為之重寫,且以手柬褒之。至今袁氏刻石藏 於家。點後仕至朝請大夫。」

《老學庵筆記》:范寥言,魯直至宜州,州無亭驛,又無民 居可僦,乃居一城樓上,亦極湫隘,秋暑方熾,幾不可 過。一日忽小雨,魯直飲薄醉,坐胡床,自欄楯間伸足 出外以受雨,顧謂寥曰:「吾平生無此快也。」

《醉翁》。《語》:紹聖間吳尚書喜論杜詩,每從官晨集,聽 者以為苦。時葉致遠為中書舍人,每遷坐於門外簷 次。一日忽大雨飄灑,同列呼之不至,問其故,曰:「怕老 杜詩。」蓋葉亦可謂不善取益也。

《世說補》:范忠宣謫永州,夫人不如意,輒罵章惇。舟過 橘洲,大風雨,船破僅得及岸,正平持蓋,公自負夫人 以登,燎衣民舍,公顧曰:「豈亦章惇所為耶?」

潘大臨《答謝無逸書》秋來景物,件件是佳致。昨日清 臥,聞攪林風雨聲,遂起題詩曰:「滿城風雨近重陽。」忽 催租人至,敗意。止此一句奉寄。

《彥周詩話》:請紫姑神大抵能作詩,然不甚過人。舊傳 一士人家請之,既降,偶書院中子弟作雨詩,因率爾 誦賦,頃刻書滿紙。其警句云:「簾捲滕王閣,盆飜白帝 城。」可喜也。

《宋史王淮傳》:淮拜右丞相兼樞密事。先是,自夏不雨, 至秋,是日甘雨如注,士大夫相賀,上亦喜,命相而雨。 乃命口算諸郡絹錢,盡蠲一年,為緡八十餘萬。 《汪應辰傳》:應長,紹興五年進士第一人。初任趙鼎為 帥幕,府事悉諮焉。歲小旱,命應辰禱雨名山即應。越 人語之曰:「『此相公雨』。鼎曰:『不然,乃狀元雨也』。」

《禮志》:紹興八年,宰臣奏積雨傷蠶。上曰:「朕宮中自養 蠶一薄,欲知農桑之候,久雨葉濕,豈不有損。」乃命往 天竺祈晴。

《廣東通志》:「孫道者,海陽人,宋乾道九年生。早喪父,鞠 於兄。年九歲,嫂命護雞,道者曰:『雨將至矣』。嫂曰:『晴甚, 安得雨』?道者以竿揚之,雨大至,漂穀。嘗同兄詣府城, 見人禱雨,不應,曰:『禱雨易事,若以我禱則應否,願自 焚』。人告之府,命之禱,即刻雨降,城中水深尺餘,淳熙 十三年,於寶峰山巔忽不見。敕封『靈感風雨聖者』。」歲 《旱鄉人詣山巔禱之,即應》。 《玉堂雜記:淳熙丙申七月十九日,六曹長貳六人往 浙江亭觀潮,泰之在焉,惟予以內直不赴。晡時大雷 雨,走筆戲蔡子平洸》云:「雷轟萬鼓勒潮回,無復亭前 雪作堆。應為尚晝慳且澀,盲風怪雨一時來。」

《乾淳起居注》:「淳熙六年九月十五日明堂大禮,十三 日值雨,未時,奏請宿齋北內。十四日早,車駕詣景靈 宮,回太廟宿齋,雨終日不止。午後,太上遣提舉至太 廟傳語官家:『所有十六日詣宮飲福,以陰雨泥勞頓, 可免到宮行禮。天氣陰寒,請官家善進御膳,頻加御 服』。」聖旨遣閣長回奏。上感聖恩,至日依舊詣宮行禮。 若值雨不登門時,續當奏聞。至晚雨不止,宣諭大禮 使趙雄,「來早更不乘輅,止用逍遙輦詣文德殿致齋, 一應儀仗排立,並行放免,從駕官並常服以從,併遣 御藥奏聞。北內來日為值雨,更不乘輅,謹遵聖旨,更 不過宮行飲福禮。」大禮使趙雄雖已得旨,猶不許放 散。上聞之曰:「來早若不晴時,有何面目?」雄聞之曰:「縱 使不晴,得罪不過罷相耳。」堅執不肯放。至黃昏後,雨 止月明,上大喜,遣內侍李思恭宣諭大禮,使仍舊乘 輅,再遣御藥奏聞。北內以天晴,仍舊乘輅,候行禮肆 赦訖,詣宮行飲福禮。

《宋史劉穎傳》:「穎為少宗正,丞相趙汝愚適歸,相遇於 廢寺,泥雨不能伸足,但僧床立語曰:『寄謝余參政,某 雖去,人才猶在朝廷,幸善待之』。」余,參政端禮也。 《汪綱傳》:「綱提點浙東刑獄,禱雨龍瑞宮,有物蜿蜒朱 色,盤旋壇上者三日。綱曰:『吾欲雨而已,毋為異以惑 眾』。言未竟,雷雨大至,歲以大熟。」

《金史武禎傳》:正大初,禎徵至汴京,時久旱,祈禱不應, 朝廷為憂。禎忽謂其友王鉉曰:「足下今日早歸,恐為 雨阻。」鉉曰:「萬里無雲,赤日如此,安得有雨」禎笑曰:「若 是則天不誠也,天何嘗不誠。」既而東南有雲氣,須臾 蔽天,平地雨注二尺,眾皆驚歎。

《元史王庸傳》:「庸字伯常,雄州歸信人。事母李氏以孝 聞。母有疾,庸夜禱北辰,至叩頭出血,母疾遂愈。及母 卒,哀毀幾絕,露處墓前,旦夕悲號。一夕,雷雨暴至,鄰 人持寢席往欲蔽之,見庸所坐臥之地獨不霑濕,咸 歎異而去《孫瑾傳》:「瑾事繼母唐氏尤孝。嘗患癰,瑾親吮之。又喪 目,瑾舐之復明。唐氏卒,卜日將葬,時春苦」雨,瑾夜號 天乞霽。至旦,雲日開朗。甫掩壙,陰氣復合,雨注數日 不止。

《吳希曾傳》:「希曾,睢寧人。父卒,葬之日,大雨,希曾跪柩 前,炷艾燃腕,火熾雨止。既葬,廬於墓左。縣上狀,並旌 之。」

《閒中古今錄》:元薩公天錫常有一詩送濬天淵入朝: 「地濕厭聞天竺雨,月明來聽景陽鐘。」聞者無不膾炙。 惟山東有一叟鄙之,公以素愜意,特步訪問,叟曰:「此 聯措詞固善,但『聞』與『聽』字一合耳。」公曰:「當以何字易 之?」叟徐曰:「看天竺雨。」公詰其「看」字,叟曰:「唐人有林下 老僧來看雨。」公俯首拜為「一字師。」

《輟耕錄》:「往往見蒙古人之禱雨者,非若方士然。至於 印令旗劍符圖氣訣之類,一無所用,惟取淨水一盆, 浸石子數枚而已。其大者若雞卵,小者不等,然後默 持密咒,將石子淘漉玩弄,如此良久,輒有雨。豈其靜 定之功已成,特假此以愚人耳,抑果異物耶?石子名 曰『鮓答,乃走獸腹中所產,獨牛馬者最妙,恐亦是牛』」 黃、狗寶之屬耳。

《仰山脞錄》:「洪武初,詩人丁鶴年,西域人也。常卜日葬 其父,霖雨十日不止,鶴年仰天悲泣。翼日雨止,葬畢, 雨如初。」

《明外史卓敬傳》:「敬字維恭,瑞安人。年十五,讀書寶香 山。風雨夜歸,迷失道,得一兕牛憑之歸,比及門,乃黑 虎也。」

《明廷雜記》:洪武末,姚廣孝在燕侍文皇帝。及靖難將 起,令擇日必須某月某日某時,方可舉事。至期,疾風 暴雨,文皇謂廣孝曰:「出師大風雨,此兵家之忌也。」廣 孝對曰:「陛下是箇龍,正要風雨大方助得勢頭,臣豈 不先知今日有風雨哉?急行毋緩。」其後果然。

《四川總志》:「蔡廉,嘉定人。正統進士。以母老乞教職就 養,授井研諭。母終,及葬,遇雨不止。廉大慟籲天,至期 開霽,事畢,雨如初。」

《列朝詩集》:「邢參字麗文,常遇雪累日,囊無粟,兀坐如 枯株。諸人往視,見其無慘懍色,方苦吟誦所得句自 喜。又連日雨,復往視,屋三角墊,怡然執書坐一角,不 糝亦累日矣。」

《沈鯉傳》:鯉初相,即請除礦稅,居位數年,數以為言,及 是猶未罷。會孝陵明樓災,鯉語一貫、賡各為奏,俟時 上之。一日大雨,鯉曰:「可矣。」兩人問故,鯉曰:「帝惡言礦 稅事,疏入多不視。今吾輩冒雨素服詣文華奏之。」上 訝而取閱,亦一機也。兩人從其言。帝得疏曰:必有急 事。啟視,果心動,然不為罷。

李元陽《登武夷大王峰記》嘉靖戊戌夏五月,予至武 夷,往返竟日,歷覽既遍。道院夜酌,相與評品形勝。予 曰:「天下山水,至武夷諸峰,奇詭極矣。然眺覽尚未盡, 惟大王峰獨高,試一登之。」道士曰:「捫天之難,非雲梯 不可升。」乃命縛梯,予遂躡而升。頃之,山下雷雨大作, 下視雨腳甚長,巖前不見雨絲,乃知身出雲上。環望 八閩諸山,不啻培塿。下至梯半,始覺有雨霑衣。比至 「道士院」,不辨色矣。

楊慎《遊點蒼山記》嘉靖庚寅,約同中谿李公為點蒼 之遊。至無為寺,聞北岡有元世祖駐蹕臺,後人屋之。 方至其處,大雨忽至,遂趨屋下避雨,軒窗洞豁,最堪 游目。則見滿川烈日,農人刈麥。予曰:「異哉!何晴雨相 兼也?」中谿曰:「此點蒼十景之一,所謂晴川秧雨者是 也。」每歲溪上日日有雨,田野時時放晴,故刈麥插秧, 兩無所妨,世傳「觀音大士授記」而然。

王世貞:《遊泰山記》:「戊午、己未間,偕御史段君按部太 安,段君約以三日登,而諸從者度不任輿馬。余與參 議徐君文通請以二日先,段君許之。至夕而大雨,其 次日雨止,即入山。段君至,從行者參政張丈希舉,副 使李君嵩,僉事王君遴、張君師价,因置酒於其署,移 酒席玉皇祠南柏樹下。段君約以次日緣尋山諸勝 乃下。」五鼓,復大雨,雨連日夕不休。余始與徐君同舍, 而張丈王君舍圮漏,乃移就余,而舍中水亦將二尺。 因布長几,置枕簟其上,小吏裸而行酒炙所,劇談六 合內外,張丈又時時以雅謔雜之。凡四日,雨始小息, 夜臥倦甚,王君苦吟若寒蟬,又時時提余耳,告以所 得句,余不勝嬲,強起顧視,天碧淨如浣,而大星百餘, 巨於杯,歷歷簷角,殆可仰而摘也。質明,復大雨,州供 業已盡,乃行,辭段君偕發。時寒甚,衣絹素至五重不 解,亦有乞道士木綿裘者。下天門,雨止日出,每《十八 盤》竟,輒去一衣,至御障巖,衣去且盡。

《黃州府志》:「石璽,嘉靖末知蘄州事。荊王常泠淫暴惡。 石戅因祈雨,誘令知州接雨跪烈日中。須臾雨驟至, 平沒尺許,不令起。石憤甚,竟密疏陳狀。詔奪王爵,廢 為庶人。」

李日華《禮白嶽紀》,十二日雨至,結口宿焉。是日雨不 止,衣袍沾濕,僕夫頗頓。余於輿上領略雲山滃濛之狀,沉綠深黛中,時露薄赭,倏斂倏開,非襄陽米老,斷 不能與造化傳神。乃曰:「此老高自標置,固非浪語。」向 予不知畫法,不為此行,在萬山中,適值澍雨,亦何由 證入哉!憶余初從餘杭渡口,晴色可匊,止西望有晦 昧之意。今乃知余來時。正山靈醞雨之候也。余實步 步入雨境耳。

《四川總志》:「杜傑,湖廣黃岡人。萬曆中,知長寧,卓有鴻 勛。後採木山中,水涸木阻,露禱於天,忽大雨如注,木 隨出。」

董傳策《羅秀山記》:邕巨麗,蓋稱青、羅二山。余得數數 出青山遊,顧獨羅山闕遊焉。乃歲辛酉夏五月,偕客 循山麓而登,爰睹一寺,輪奐新飭,彤髤宛然。入寺縱 觀,郊大風飄發,俄雨滂注,田疇霑足。邨甿走羅拜 曰:「久苦旱不雨,今幸奇人士帶雨來,村甿有造矣。」已 而雲收雨歇,光霽悠然。

《帝京景物略》:凡歲時不雨,家貼龍王神馬於門,磁瓶 插柳枝掛門之傍,小兒塑泥龍,張紙旂,擊鼓金焚香 各龍王廟,群歌曰:「青龍頭,白龍尾。」聲作以小孩求雨天 歡喜。麥子麥子焦黃起動起動龍王大下小下初一 下到十八。聲作巴摩訶薩初雨,小兒群喜而歌曰:「風來 了,雨來了,禾場背了穀。」聲作古《來了雨久》,以白紙作婦 人首,剪紅綠紙衣之,以苕帚苗縛小帚,令攜之,竿懸 簷際,曰「掃晴娘。」

《山東通志》:「蓮菴,萊州人。始業農,十八歲披剃於掖之 資聖寺,閉關二十年。常入靜,見水波盈前,謂其弟子 曰:『速掃除,天將雨矣』。」時烈日當中如曝,須臾大雨如 注。

《山西通志》:「還陽子郭靜中,修武人方髫時夢驅龍為 行雨狀。嘗遇異人授以五雷法,善祈雨,旱則各省院 司千里迎之。禱雨時登壇,以掌中雷印拊手一拍,則 霹靂隨起,大雨如注。或求之者眾,則第書一符付之。 方入境而雨已集矣。」

《杭州府志》:「唐秩,少司空冑之子,得大梵斗母五雷法。 姜御史薦於朝,授太常博士。後歸,禱雨佑聖觀,運旂 摩空,雲轉如輪,倏忽雨如注。」

周禎字世昌,號虛白。精《五雷法》。歲旱,院司禮致祈禱, 禎高坐臺上,執事者聞聲云:「天道無雨,西湖不有水 乎?」日午,取大鏡,以筆濡墨,隨所塗方向,黑雲輒生。頃 之雲合,大雨分布,魚蝦藻荇,散落溝渠,視西湖水,已 失其半矣。

福州王生來臨安省其兄,止宿六和塔下。次早起行, 大雨如注,山水湧出,見空穴中推出金牌六面,拾而 懷之。窺空穴中堆積金銀無筭,急以土石窒穴口,誌 其處。奔告其兄,將欲取之。日暮往訪,竟無蹤跡。仍宿 塔下,夜夢金甲神人怒而呵之曰:「荷君封我金穴,已 捐金牌六面酬之矣,安得復生覬覦?」其人驚而去。 《湖廣通志》:「黃鎮,武昌人。少為繼母所憎,逃出,遇異人 於武夷山授法。及歸,值歲旱,母命溉園內,磨墨染符, 黑雲大雨,不出園外。為郡縣祈雨,雨亦不出境外。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