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第085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八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八十五卷
曆象彙編 乾象典 第八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乾象典

 第八十五卷目錄

 雨部雜錄

 雨部外編

乾象典第八十五卷

雨部雜錄编辑

《易經乾卦》:「雲行雨施,品物流形。」

《屯》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小畜》:「密雲不雨,自我西郊。」程傳雲,陰陽之氣,二氣交而 和,則相畜固而成雨。陽倡而陰和,順也,故和。若陰先 陽倡,不順也,故不和。不和則不能成雨。雲之畜聚雖 密,而不成雨者,自西郊故也。東北陽方,西南陰方,自 陰倡,故不和而不能成雨。以人觀之,雲氣之興,皆自 四遠,故云「郊。」大全程子曰:西郊陰所,凡雨須陽倡乃成, 陰倡則不成矣。今雲「過西則雨,過東則否」,是其義也。 「密雲不雨」,尚往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大全朱子曰:凡 雨者,皆是陰氣盛,凝結得密,方濕潤下降為雨。且如 飯甑蓋得密了,氣鬱不通,四旁方有濕汗。今乾上進 一陰止他不得,所以云「尚往也。」是指乾欲上進之象, 是陰包住他不得,陽氣更散,做雨不成,所以「尚往」也。 上九,既雨既處,尚德載婦。本義畜極而成,陰陽和矣,故 為「既雨既處」之象。

《暌》上九:暌孤,見豕負塗,載鬼一車。先張之弧,後說之 弧。匪寇,婚媾,往遇雨則吉。《象》曰:遇雨之吉,群疑亡也。 解,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拆,解 之時大矣哉!《象》曰:「雷雨作,解」,君子以赦過宥罪。大全胡 氏曰:坎在上為雲,在下為雨。方雲雷為屯,則陰陽之 未通。今雷雨作解,則陰陽之已通矣。《屯》其為難之始, 解,其解屯之難者歟。

《夬》九三:壯于頄,有凶。君子夬夬,獨行遇雨,若濡有慍, 無咎。本義九三,當決之時,以剛而過乎中,是欲決小人, 而剛壯見于面目也。如是則有凶道矣。然在眾陽之 中,獨與上六為應,若能果決其決,不係私愛,則雖合 于上六,如獨行遇雨,至于「若濡」,而為君子所慍。然終 必能決去小人,而無所咎也。

《鼎》九三:鼎耳革,其行塞,雉膏不食,方雨虧悔,終吉。大全 胡氏曰:陰陽和而為雨,始雖有不遇之悔,終當有「相 遇」之吉。

《小過》六五,密雲不雨,自我西郊,公弋取彼在穴。《象》曰: 「密雲不雨」,已上也。大全中溪張氏曰:「《小畜》《小過》皆言『密 雲不雨,自我西郊』」,何也?曰:陰陽二氣,以均調適平而 後雨。陰多陽少,陽多陰少,則皆不雨也。《小畜》以一陰 畜五陽,陰少于陽,則不能以固乎陽,故曰「密雲不雨。」 尚,往也。言陽尚往,則不與陰和而不能雨矣。《小過》以 四陰而包二陽,陽少于陰,則不能制乎陰,故曰「密雲 不雨。」「已,上也。」言陰已上。則不與陽和而不能雨矣。 《說卦》雨以潤之。大全蔡氏曰:潤則物滋,言長物之功也。 《書經商書說命》:「若歲大旱,用汝作霖雨。」

《周書·君牙》:「夏暑雨,小民惟曰怨咨。」

《詩經𨚍風谷風章》:「習習谷風,以陰以雨。」朱註習習,和舒 也。東風謂之谷風,言陰陽和而後雨澤降。

《鄘風·蝃蝀》篇:「朝隮干西,崇朝其雨。」朱註虹隨日所映,故 朝西而暮東。朝見于西,則其雨終朝而止矣。

《衛風·伯兮》篇:「其雨其雨,杲杲出日。」冀其「將雨」而「杲 然日出」,以比望其君子之歸而不歸也。

《鄭風風雨章》,「風雨淒淒。」風雨瀟瀟。風雨如晦。朱註 「淒淒」,寒涼之氣。瀟瀟,風雨之聲。晦,昏也。

《曹風·下泉》篇:「芃芃黍苗,陰雨膏之。」以黍苗之「仰膏 雨」,猶眾人之仰「恩惠。」

《豳風·鴟鴞》篇:「迨天之未陰雨,徹彼桑土。」風雨所漂 搖,

《東山》篇:「我來自東,零雨其濛。」

鸛鳴于垤。朱註將陰雨,則穴處者先知,故「蟻出穴而鸛 就食之,遂鳴于其上也。」

《小雅》「斯千篇,風雨攸除。」

《正月》篇:「終其永懷,又窘陰雨。」

《谷風》篇:「習習谷風,維風及雨。」

《甫田》篇:「以御田祖,以祈甘雨,以介我稷黍,以穀我士 女。」

《大田》篇:「有渰萋萋,興雨祁祁。雨我公田,遂及我私。」朱註 《渰》,雲興貌。「萋萋」,盛貌。祁祁,徐也。雲欲盛盛則多雨,雨 欲徐,徐則入土。

《禮記·玉藻》:「若有疾風迅雷甚雨,則必變,雖夜必興,衣 服冠而坐。」

孔子閒居,「天有四時,春秋冬夏,風雨霜露,無非教也。 天降時雨,山川出雲《周禮·春官》大宗伯「以槱燎祀司中、司命、飌師、雨師。」 《詩》云:「月離于畢,俾滂沱矣。」是雨師畢也。

《大卜》以邦事作龜之八命,七曰雨。訂義《鄭鍔》曰:「雨者為 農祈。」

《左傳》:季武子如晉拜師,范宣子賦《黍苗》,武子曰:「小國 之仰大國,如百穀之仰膏雨焉。」

僖公三年春,不雨,夏六月雨。自十月不雨,至于五月, 不曰旱,不為災也。

《公羊傳》:「觸石而出,膚寸而合,不崇朝而遍于天下者, 惟太山雲雨。」

《穀梁傳》:「春正月不雨者,勤雨也。夏四月不雨者,閔雨 也。六月雨者,喜雨也。」

《易稽覽圖》「降陰為雨。」降陰之雨,潤而不破塊。

《春秋漢含孳》:「穴藏先知雨,陰曀未集,魚已噞。」《喁 說題辭》:「一歲三十六雨,天地之氣宣。十日小雨,應天 文也;十五日大雨,以斗運也。」

「大節二十四,小節十二」,功德分也,故一歲三十六雨。 陽制陰,故水為雨。

陰陽之氣,上薄為雨。

「樂動聲儀焦明」至「為雨備。」

《山海經·西山經》:「符愓之山,其上多棕柟,下多金玉,神 江疑居之。是山也,多怪雨,風雲之所出也。」

《中山經》:「光山神,計蒙處之,恆遊于漳淵,出入必有飄 風暴雨。」

鬲山多猨蜼。蜼似獮猴,鼻露上向,雨則自縣樹,以 尾塞鼻孔,或以兩指塞之。

《六韜》:太公曰:將有三勝。武王曰:「敢問其目?」太公曰:「將 冬不服裘,夏不操扇,雨不張蓋,名曰禮將。」

《管子·四時》篇:「日掌賞,賞為暑;歲掌和,和為雨。」

《老子道德經》:「驟雨不終日。」

《文子·十守篇》:「天有風雨寒暑,人有取與喜怒。膽為雲, 肺為氣,脾為風,腎為雨。」

《上德篇》:「濕易雨也。」雨之潤也,萬物解,山致其高 而「雲雨起焉。」

《下德》篇:「風雨之變,可以音律知也」;

《徵明》篇:「道無正而可以為正,譬若山林而可以為材, 材不及山林,山林不及雲雨,雲雨不及陰陽。」

《范子計然》:「風為天氣,雨為地氣,風順時而行,雨應風 而下,命曰天氣下,地氣上,陰陽交通,萬物成矣。」 《列子殷湯》篇:「春夏之月有蠓蚋者,因雨而生,見陽而 死。」

《莊子逍遙遊》:「時雨降矣,而猶浸灌,其於澤也,不亦勞 乎。」

《在宥》篇:黃帝聞廣成子在于空同之上,故往見之。廣 成子曰:「自而治天下,雲氣不待族而雨,草木不待黃 而落,日月之光益以荒矣。」

《天運》篇:「雲者為雨乎?雨者為雲乎?」

《外物》篇:「春雨日時,草木怒生。」

《尸子》:「神農之理,天下欲雨則雨。五日為行雨,旬日為 穀雨,旬五日為時雨,正四時之制,萬物咸利,故曰神 雨。」

呂子《貴信》篇:「秋之德雨,雨不信則其穀不堅,穀不堅 則五種不成。」

《史記·晉世家》:「重耳至秦,繆公與重耳飲。趙衰歌《黍苗》, 曰:『孤臣之仰君,如百穀之望時雨』。」

《淮南子原道訓》:「春風至則甘雨降,生育萬物。」

《俶真訓》:「譬若周雲之蘢蓯,遼巢彭濞而為雨,沈溺萬 物而不與為濕焉。」

《天文訓》:「季春三月,豐隆乃出,以將其雨。」

《地形訓》:「凡八紘之氣,是出寒暑,以合八正,必以風雨。」 凡八極之雲,是雨天下。八門之風,是節寒暑。八紘 八殥八澤之雲,以雨九州而和中土。「土龍致雨, 精神訓血氣」者,風雨也。

《繆稱訓》:「暉目知宴,陰諧知雨。」「天將陰,雨則鳴。」 《齊俗訓》:「若轉化而與世競走,譬猶逃雨也,無之而不 濡。」

《汜論訓》:「古者民澤處復穴,聖人乃作,為之築土構木, 以為宮室,上棟下宇,以蔽風雨。」觸石而出,膚寸而 合,不崇朝而雨天下者,惟太山。

《說山訓》:「人莫鑑于沬雨,而鑑于澄水者,以其休止不 蕩也。」雨之集,無能霑,待其止而能有濡。

《說林》訓:「失火而遇雨,失火則不幸,遇雨則幸也,故禍 中有福也。」

《修務訓》禹,「沐浴霪雨,梳櫛扶風。」

《泰族訓》:「天之且風,草木未動而鳥已翔矣。其且雨也, 陰曀未集而魚已噞矣。」

京房《易》飛候:「太平之時,五日一風,十日一雨,歲凡三 十六雨。」

《鹽鐵論》:「周公太平之時,風不鳴條,雨不破塊,旬而一 雨,雨必以夜。」

《孔子》大聖也。嘗居上位相魯三月不令而行不禁而止沛。若時雨之灌萬物莫不興起也。

《說苑》:管仲曰:「吾不能春風風人,夏雨雨人,吾窮必矣。」 《揚子吾子篇》:「震風凌雨,然後知夏屋之為帡幪也。」 《遁甲開山圖》:「霍山南岳有雲師雨虎。」

「《白虎》通情性,鼻出入氣高而有竅山亦有金石累積, 亦有孔穴,出雲布雨以潤天,下雨則雲消。」鼻能出納 氣也。

《論衡變動》篇:「天且雨,商羊舞,使天雨也。商羊者,知雨 之物也。天且雨,屈其一足起舞矣。故天且雨,螻蟻徙 丘,蚓出琴絃,緩固疾發,此物為天所動之驗也。」 《說文》:「零,徐雨也。」{{?}}音斯《小雨裁》落也。{{?}}林本反霖,林也。《南 陽》名霖雨曰。{{?}}{{?}}音酸小雨也。{{?}}子廉反微雨也。{{?}}音資雨 聲也。溟,小雨也。澍,時雨也。滑。子入反雨下也。

《三輔決錄》:「茂陵郭汲為潁川,化如時雨。」

《風俗通》《春秋左氏傳》說,共工之子為元冥師,鄭大夫 子產禳于元冥,雨師也。謹按《周禮》,以槱燎祀雨師。雨 師者,畢星也。《詩》云:「月離于畢,俾滂沱矣。」易師封也。土 中之眾者莫若水,眾者,師也。雷震百里,風亦如之。至 于泰山,不崇朝而遍雨天下,異于雷風,其德散大,故 雨獨稱師也。丑之神為雨師,故以己丑日祀雨師于 「東北」,土勝水,為火相也。

《魏略》:董遇性質訥而好學。從學者云:「苦渴無日。」遇言: 「當以三餘:冬者,歲之餘,夜者,日之餘,陰雨者,時之餘 也。」

《禽經》:「雨舞則雨。」一足鳥:一名商羊。《字統》曰:「商羊一 足,天將雨則飛鳴。孔子辨之于齊庭也。」

《抱朴子·外篇》:「甘雨膏澤,嘉生所以繁榮也,枯木得之 以速朽。」

《華陽國志》:牂牱郡上當天井,故多雨潦。 《西京雜記》:「昆明池刻玉石為魚,每至雷雨,魚常鳴吼, 鬐尾皆動。漢世祭之以祈雨,往往有驗。」

《拾遺記》:「甘雨濛濛,似露委草木,則滴瀝雨也。」又曰:「香 雲成香雨。」

《廣州記》:「鬱林郡山東南有一池,池邊有一石牛,人祀 之。若旱,百姓殺牛祈雨,以牛血和泥,泥石牛背,禮畢, 則天雨大注,洗牛背,泥盡即晴。」

《潯陽記》:「廬山西南有康王谷,又有北嶺城。天欲雨,輒 聞鼓角簫管之聲。」

《三秦記》:「太白山,不知高幾許,俗云武功太白去天三 百,山下軍行不得鳴鼓角,鳴鼓角則疾風暴雨兼至 也。」

《九江志》:「虛谷東英巨山巖內有石,人坐磐石上,體塵 穢則興風,濕潤則致雨,晴日便舉體鮮潔,朗然玉淨。」 《荊州記》:「狠山縣有一山,獨立峻絕,西北有石穴,獨行 百步許,二大石,其門相去一丈許,俗名其一為陽石, 一為陰石。水旱為災,鞭陽石則雨,鞭陰石則晴。湘東 有雨母山,山有祠壇,每祈禱無不降澤,以是名之。 來」陽縣有雨瀬,此縣時旱,百姓共壅塞之,甘雨普降。 若一鄉獨壅,雨亦偏降,應隨方所,其信若符刻。 《宋永初山川記》:「鄱陽長壽山,山形似白馬,雲出於鞍 中,不崇朝而雨。」

《宜都記》:「郡西有丹山,霧起如煙,再朝必雨。」

《荊楚歲時記》:「六月必有三時雨,田家以為甘澤,邑里 相賀。」

湘東郡新平縣有龍穴,天旱入共遏水漬此穴,輒雨。 《朝野僉載》:「夜半天漢中黑氣相逐,俗謂黑豬渡河,雨 候也。」

《唐俚語》:「春雨甲子,赤地千里。夏雨甲子,乘船入市。秋 雨甲子,禾頭生耳。冬雨甲子,牛羊凍死。」

杜甫詩小序:「臥病長安,旅次多雨。尋常車馬之客,舊 雨來,今雨不來。」

《酉陽雜俎》:「太原郡東有崖山,天旱,土人常燒此山以 求雨。俗傳崖山神娶河伯女,故河伯見火必降雨救 之。」

蜀石筍街,夏中大雨,往往得雜色小珠。俗謂地當海 眼,莫知其故。蜀僧惠嶷曰:「前史說蜀少城飾以金璧 珠翠,桓溫惡其大侈,焚之,合在此。今拾得小珠,時有 孔者,得非是乎?」予開成初讀《三國典略》,梁大同中驟 雨,殿前有雜色珠。梁武有喜色,虞寄因上《瑞雨頌》。梁 武謂其兄荔曰:「此頌清拔,卿之士龍也。」

江淮謂群鸛旋飛為鸛井鶴亦好,旋飛必有風雨。人 探巢取鸛子六十里,旱能群飛,薄霄激雨,雨為之散。 《羯鼓錄》:「頭如青山峰,手如白雨點。」此羯鼓之能事也。 《雲仙雜記》:重午日午時有雨,則急斫一竹竿,竹節中 必有神水。瀝取和獺肝為圓,治心腹塊聚等病。 翰林有龍口渠,通內苑,大雨之後,必飄諸花蕊,經由 而出,有百種香色,名不可盡。春月尤妙。

能詩之士,「《雨泡滅則得意》,《香煙斷》而成吟。」

《孫登琴》遇雨,必有響,如刃物聲,竟因陰雨破作數截, 有黑蛟踊去。

《三水小牘》:安定郡有峴陽峰,峴上有池,若雨則雲起池中,若張蓋然,故里諺曰:「峴山張蓋雨滂沱。」

《武昌記》:「鳳凰山有石鼓,石鼓鳴,天必大雨。」

《尚書故實》:「舒州灊山下有九井,其實九眼泉也。旱即 殺一犬投其中,大雨必降,犬亦流出。」

又南中久旱,即以長繩繫虎頭骨,投有龍處,入水,即 數人牽制不定。俄頃雲起潭中,雨亦隨降。龍虎敵也, 雖枯骨猶激動如此。

《九域志》:「玉女墩在宜春,每天將雨,即有五色雲氣湧 出石間,居人謂之『玉女披衣』。」

《博物志》:「關東,西風則晴,東風則雨;關西,西風則雨,東 風則晴。」

俗以五月雨為「分龍雨」,一曰「隔轍雨。」

《安城記》:「羅宵山有石井,天旱祠之,以木投井中即雨, 至井溢木出,乃雨止。」

萍鄉羅宵山,澤水所出,傍出石乳。天旱,吏人禱之,因 以大木長三四丈投井中,即雨。水懸輳,井溢,輒令木 涌出而雨止。蓋潛龍之穴也。

《清異錄》:李煜在國時,自作祈雨文曰:「尚乖龍潤之祥, 雨無雲而降,非龍而作,號為奇水。」

《談苑》:江南民言:「正旦晴,萬物皆不成。」元豐四年正旦, 九江郡天無片雲,風日明快,是年果旱。又曰:「芒種雨, 百姓苦。」蓋芒種須晴明也。春雨甲子,赤地千里。夏雨 甲子,乘船入市。乘船入市者,雨多也。又于四月一日 至四日,卜一歲之豐凶云:「一日雨,百泉枯,言旱也。二 日雨,傍山居,言避水也。三日雨,騎木驢,言踏車取水, 亦旱也;四日雨餘有餘」,言大熟也。禪師惠南嘗言:上 元一夕晴,麻小熟;兩夕晴,麻中熟;三夕晴,麻大熟。若 陰雨,麻不登。占亦如此。云絕有效驗。京東一講僧云: 「雲向南,雨潭潭,雲向北老鸛尋河哭。雲向西,雨沒犁, 雲向東,塵埃沒老翁。」言雲:「向南與西行則有雨,向北 與東行則無雨。」雲亦有效驗。大理少卿杜純云:「京東 人言:『朝霞不出門,暮霞行千里』」,言雨後朝晴尚有雨 也,須晚晴乃真晴耳。九江人畏下旬雨,云雨不肯止。 《梁益志》:大小漏天在雅州西北山谷,高沈深晦,多雨。 黎陽縣多風,俗謂黎風雅雨。

《鄰幾雜志》:劉師顏視月占旱,問之云:「諺有之:月如懸 弓,少雨多風;月如傾瓦,不求自下。」同州人謂雨沾足 為爛雨。

《擊壤集》《觀物吟》:「水雨霖,火雨露,土雨濛,石雨雹。」 懶真子、佛果禪師川懃極善禪纚,纚可聽。嘗云:「閻浮 提雨清淨水,具諸天相。方時大旱,雨時忽降,莫知其 價,此兜率天上雨摩尼也。方欲收禾,霖雨不止,實害 人命,此阿修羅中雨兵仗也。甘雨得時,人皆飽足,此 護世城中雨美膳也。但名不同,其實一也。」坐客云:「經 中所言,皆譬喻也,豈有雨寶珠等事乎?」僕曰:「不然。雨 金、雨血、雨土,皆班班載于前史,何況六合外事,其有 無不可懸料也。」坐客咸以為然。其上因緣出《華嚴經》 第十五卷。

《埤雅》:鳩陰則屏逐其婦,晴則呼之。語曰:「天將雨,鳩逐 婦。」

《說文》曰:「水從雲下也。」天地之氣,怒而為風,和而為雨, 故凡《易》稱雨者,皆和之象。《詩》曰:「有渰萋萋,興雨祁祁。」 渰,陰雲也,渰水氣之雲也。《傳》曰:「雨雲水氣。」萋萋,盛貌 ;祁祁,徐貌。蓋雲欲盛盛則雨足,雨欲徐徐則入土,且 亦雲氣不待族而雨者,非陰陽之和也。故《詩》雲以「萋 萋」,雨以「祁祁」為善。《詩》曰:「靈雨既零,命彼倌人。星言夙 駕,說于桑田。」《瑞應圖》曰:「靈雨,瑞雨也。降而應物,謂之 靈雨。星,晴也。言夜而雨,夙而星見,于是督勸農桑。此 《傳》所謂務材訓農者也。」《鹽鐵論》曰:「周公之時,雨不破 塊,風不鳴條,雨則必以夜。夜者,正雨之時。《詩》曰:『我來 自東,零雨其濛』。濛,善沾濡。又喜陰結不解,羈旅之愁, 于是為甚,故詩以言其情也。雨無正」,曰雨,自上下者 也。眾多如雨,而非所以為政也。政者,正也。夫文一止 為正,眾多如雨,則無正矣。《詩》曰:「月離于畢,俾滂沱矣。」 又曰:「益之以霡霂。」滂沱,大雨也。小雨謂之霡霂。《釋名》 曰:「言纔霂瀝霑漬,如人之沐,唯及其上支而已,根不 濡也。蓋霡膏潤入土,如人之脈,故曰霡也。」《說文》曰:「秋 穜厚薶,故謂之麥。」然則霂言其上,霡言其下矣。《詩》曰: 「芃芃黍苗,陰雨膏之。」方,黍之苗也,暑雨暴息,無雲,陰 以覆之,日隨蒸焉,則苗槁矣。將以潤之,乃所以害之 也。故《詩》正以陰雨為善。今俗五月謂之分龍,雨曰「隔 轍」,言夏雨多暴至,龍各有分域,雨暘往往隔一轍而 異也。《易》曰:「密雲不雨,自我西郊。」言小畜,畜也,升氣又 自乎西,故能為密雲而已。《傳》曰:「疾雨曰驟雨,徐雨曰 零雨,雨久曰苦雨,又曰愁霖,雨晴曰霽,雨而晝晴曰 啟,雨水曰潦,時雨曰澍。」

《夢溪筆談》:「陵州鹽井深五百餘尺,皆石也。上下甚寬 廣,獨中間稍狹,謂之杖鼓腰。舊自井底用柏木為榦, 上出井口,自木𠏉垂綆而下,方能至水。井側設大車 絞之。歲久井𠏉摧敗,屢欲新之,而井中陰氣襲人,入 者輒死,無緣措手。惟候有雨入井,則陰氣隨雨而下稍可施功,雨晴復止。後有人以木盤貯水,盤底為小」 竅,釃水一如雨點,設于井上,謂之「雨盤」,令水下終日 不絕。如此數月,井榦為之一新,而陵井之利復舊。 醫家有五運六氣之術,大則候天地之變,寒、暑、風、雨, 水旱、螟、蝗,率皆有法,小則人之眾疾,亦隨氣運盛衰。 今人不知所用,而膠于定法,故其術皆不驗。假令厥 陰用事,其氣多風,民病濕泄,豈溥天之下皆多風,溥 天之民皆病濕泄邪?至于一邑之間,而雨暘有不同 者,此氣運安在?欲無不謬,不可得也。大凡物理有常 有變,運氣所主者,常也,異夫所主者,皆變也。常則如 本氣,變則無所不至,而各有所占。故其候有從逆、淫 鬱、勝復、太過、不足之變,其發皆不同。若厥陰用事,多 風而草木榮茂,是之謂「從。天氣明潔,燥而無風,此之 謂逆。太虛埃昏,流水不冰,此之謂淫。大風折木,雲物 濁擾,此之謂鬱。山澤焦枯,草木零落,此之謂勝。大暑 燔燎,螟蝗為災,此之謂復。山崩地震,埃昏時作,此之 謂太過。陰森無時,重雲晝昏,此之謂不足。」隨其所變, 疾癘應之,皆視當時當處之候,雖數里之間,但氣候 不同,而所應全異,豈可膠于一證?熙寧中,京師久旱, 祈禱備至,連日重陰,人謂必雨,一日驟晴,炎日赫然。 予時因事入對,上問雨期,予對曰:「雨候已見,期在明 日。」眾以謂頻日晦溽,尚且不雨,如此暘燥,豈復有望? 次日果大雨。是時濕土用事,連日陰者,從氣已效,但 為厥陰所勝,未能成雨。後日驟晴者,燥金入「候,厥陰 當折,則太陰得伸,明日運氣皆順,以是知其必雨」,此 亦當處所占也。若他處候別,所占亦異,其造微之妙, 間不容髮,推此而求,自臻至理。

《倦遊雜錄》:「零陵出石燕,舊傳雨過則飛。嘗見同年謝 郎中鳴云,向在鄉中山寺為學,高岩石上有如燕狀 者,因以筆識之。石為烈日所暴,忽有驟雨過,所識者 往往墜地。蓋寒熱相激而遁,非能飛也。」

《緗素雜記》《南唐近事》云:金陵建國之初,軍儲未實,關 市之利,斂率尢繁,農商苦之而莫達于上。時屬近甸 亢旱日久,祈禱無應。上他日舉觴苑中,宣示宰臣曰: 「近京三五十里,皆報雨足,獨京城不雨,何耶?得非獄 市之間,冤枉未伸乎?」諸相未及對,申漸高歷陛而進 曰:「雨懼抽稅,不敢入京。」上因是悟之,翌日下詔停一 切額外稅,信宿之間,膏澤告足。故知優旃漆城、那律 瓦衣,不為虛矣。又《江南野錄》載:李家明從嗣主遊後 苑,登于臺觀,盛望鍾山雨,曰:「『其勢即至矣』。家明對曰: 『雨雖來,必不敢入城』。嗣主怪而問之,家明曰:『懼陛下 重稅』。嗣主曰:『不因卿言,朕不知之』。」遂令榷務半而征 之。余嘗考二說,大同小異,然《近事》以為國初,《野錄》以 為「嗣主」,《近事》謂申漸,高,《野錄》謂「李家」,明其不同如此, 孰謂《書》可信耶?

《後山叢談》:諺云:「行得春風有夏雨。」蓋春之風數,為夏 之雨數,小大緩急亦如之。

浙西地下積水,故春夏厭雨;浙東地高燥,過雨即乾, 故春得雨即耕。

《退齋雅聞錄》:河朔人謂清明雨為「潑天雨」,立夏雨為 「隔轍雨。」秦、晉間,農夫語云:「小麥鑽火秀,旱殺豌豆花 ;植穀拖泥秀,爛起田中瓜。」

《蠡海集》:或問曰:「夏月龍行,雨餘月否者何?」答曰:「雨,陰 從地生,夏日陽極在上,陰豈能生而升乎?不升則不 降。龍潛湫潭幽陰之處,一動而出,陰氣得附之以升, 既升必降,散而為雨,故夏日之雨則龍行也。」

曲洧。舊聞蕎麥具五方之色,然方結實時,最畏霜,此 時得雨,則於結實尢宜,且不成霜,農呼為「解霜雨。」 《對雨編》:歐陽公好稱頌唐「竹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 之句,以為不可及。予絕喜李頎詩云:「遠客坐長夜,雨 聲孤寺秋。請量東海水,看取淺深愁。」且作客涉遠,適 當窮秋暮,投孤村古寺,中夜不能寐,起坐凄惻,而聞 簷「外雨聲」,其為一時襟抱,不言可知。而此兩句,十字 中,盡其意態。「海水」喻愁,非過語也。

《歲時雜記》:「七月八日雨曰洗車。」

《雞林類事方言》:「雨曰霏微。」

《捫虱新話》:江湖二浙四五月間,梅欲黃而雨,謂之「梅 雨。」

《庚溪詩話》:江南五月梅熟時,霖雨連旬,謂之黃梅雨。 然少陵曰:「南京西浦道,四月熟黃梅。湛湛長江去,冥 冥細雨來。」蓋唐人以成都為南京,則蜀中梅雨,乃在 四月也。及讀柳子厚詩曰:「梅實迎時雨,蒼茫值晚春。 愁深楚猿夜,夢斷越雞晨。海霧連南極,江雲暗北津。 素衣今盡化,非為帝京塵。」此子厚在嶺外詩,則南粵 梅雨又在春,未知孰是?梅雨時候所至,早晚不同, 感應類從志,「積灰知風,懸炭識雨。」

《芥隱筆記》:太白詩「雨絕無還雲」,用《三國志吳虞翻傳》 「罪棄雨絕。」陳孔璋檄。又曰「雨絕于天。」

陰鏗有《夜雨滴空階》,柳耆卿用其語,人但知為柳詞 耳。

《紀歷撮要》:七月十六日雨,名「洗缽雨《真臘風土記》:「其地半年有雨,半年絕無。自四月至九 月,每日下雨,午後方下。淡水洋中水痕可七八丈,巨 樹盡沒,謹留一杪耳。人家濱水而居者,皆移入山後 十月至三月,點雨絕無,洋中僅可通小舟,深不過三、 五尺,人家又復移下。」

《四時占候》:「九月九日是雨歸路日。」

《古今諺》「早霞紅丟丟,向午雨瀏瀏。晚來紅丟丟,早晨 大日頭。」

《提要錄》:社公、社母不食舊水,故社日有雨,謂之「社翁 雨。」

《丹鉛總錄》:「《尚書》:星有好風,星有好雨。」古註云:「箕星,東 方宿也,東木克北土,以土為妻,雨,土也,土好雨,故箕 星從妻所好而多雨也。畢,西方宿也,西金克東木,以 木為妻,木,風也,木好風,故畢星從妻所好而多風也。 由此推之,則北宮好燠,南宮好暘,中央四季好寒,皆 以所克為妻,而從妻所好也。」予一日偶述此義,座有 善謔者,應聲曰:「天上星宿亦怕老婆乎?」滿堂真可笑 也。

薛應旂《江郎山志》:「江郎山有白水巖,歲雩有雲自南 出則雨。」

王世貞題虎丘圖沈石田先生此圖為虎丘寫,而讀 先生手書與《匏翁歌》,似皆以遊靈巖雨興敗,而次日 得虎丘足之者,蓋以雲巖不可雨故也。若虎丘則無 論雨,凡風雪花月之境無不與人宜者。余嘗再遊靈 巖,其一亦遇雨委頓。返而雨中,宿虎丘蘭若,汲第三 泉,拾松枝煮茗啜之,取所攜酒脯,從僧雛作起麯餅, 供,賦詩小酌至夜分後,猶聞四山歌聲,隱隱出簷溜 樹滴外。若靈巖有此,當不得二公敗興語也。

《御龍子》,集淫雨,其陰陽兩溢乎。陰凝而不散,陽蒸而 不舍。

羅𡵚《茶記》:「烹茶無泉,則用天水。秋雨為上,梅雨次之。 秋雨冽而白,梅雨醇而白。」

《茶解》:「烹茶須甘泉,次梅水。梅雨如膏,萬物賴以滋養。 其味獨甘,梅後便不堪飲。」

枕譚陳希夷詩:「倏爾火輪煎地脈,愕然神瀵湧山椒。」 「神瀵」字甚奇,而不知其出于《列子》,即《易》所謂「山澤氣 相蒸,雲興而為雨」也。

銷夏匡廬大嶺,凡有七重圓基,週迴乘五百里,風雲 之所攄,江山之所帶,高巖反宇,峭壁萬尋,幽岫穹嵌, 人獸兩絕。天將雨,則有白氣先摶而纓絡于山嶺下, 及至觸石吐雲,則倏忽而集。或大風振巖,逸響動谷, 群籟競奏,其聲駭人。

《帝京景物略》:「燕俗謂陰雨為酒色天。」

《居山雜志》:「居山尤宜觀雨,雨將至則冷風颯然為之 驅。倚閣遙望,暝雲四合,暘絲滿空,或斜飛亂舞,谷響 林偃,真有溟濛混沌之態。至靜夜憑枕,竹樹交戛,流 泉時下,與簷滴相應和,有琴筑聲。」

俗呼「小錄雨」,一陣為一破,又以一番一起為一潑。 高德基《平江紀事》:「三月雨為迎梅,五月雨為送梅。」 戲瑕《高唐》雲:「雨是先王楚懷事,楚襄雖夢神女,而賦 中不言雲雨也。」乃唐人詩,如「傾國傾城漢武帝,為雲 為雨楚襄王,雲雨無情難管領,任他別嫁楚襄王。料 得也應憐宋玉,只應無奈楚襄王。」「今來雲雨知何處, 重上襄王瑇瑁筵。」此類甚多,往往誤稱,相沿不改,遂 為填詞家借資。然使正其訛而作《懷王》,便不成佳話 矣。《高唐賦》中,「旦為行雲」,至今莫有稱旦雲者。看來古 人下語練字,皆須韻致,不專以理勝也。又閱元微之 《會真》詩「晨會雨濛濛」,則不獨稱暮雨矣。

田家五行:重九日晴,則冬至、元日、上元、清明四日皆 晴,雨則皆雨。諺云:「重陽無雨一冬晴。」

顧養謙溟雲:「《紀勝》書:大都南滇中,四時皆春冬不綿, 而夏可夾六月;雨,則夜輒擁綿。」

《日知錄》:洪武中,令天下州縣長吏月奏雨澤,蓋古者 龍見而雩,《春秋》三書不雨之意也。承平日久,率視為 不急之務。永樂二十二年十月,通政司請以四方雨 澤章奏,類送給事中收貯。上曰:「祖宗所以令天下奏 雨澤者,欲前知水旱以施恤民之政,此良法美意。今 州縣雨澤章奏乃積於通政司,上之人何由知又欲 送給事中收貯,是欲上之人終不知也。如此徒勞,州 縣何為?自今四方所奏雨澤,至即封進,朕親閱焉。」嗚 呼!太祖起自側微,升為天子,其視四海之廣猶吾莊 田,兆民之眾猶吾佃客也,故其留心民事如此。當時 長吏得以言民疾苦,而里老亦得詣闕自陳,後世雨 澤之奏,遂以寢廢,天災格而不聞,民「隱壅而莫達」,然 後知聖主之意有不但于祈年望歲者,「民親而國治」, 有以也夫。

《畿輔通志》:「聚陽山在龍門所西北十五里,嵯峨高聳, 岩有空透明。六月間,雲從此出則雨。」

「雲頭山在懷安衛西南三十里,雲覆其頂則雨。 黃陽山,在保安州西北二十里,空翠秀偉,雲發則雨, 居民視此以候陰晴《陝西通志》:「延安府保安縣候雨山,在縣西一里,傍有 石室。天將雨,則此山煙霧四塞,人以為候。」

《浙江通志》:「金華府武義縣西二十里曰大家山,山南 有新婦山,兩山相向,相傳大家山出雲,新婦山即雨。」 處州府縉雲縣東有括蒼山,《吳錄》云:「括蒼山登之,俯 視雷雨,高一萬六千丈。」

衢州府常山縣北石門山,「山巔每旦出雲,過東則雨。」 《紹興府志》:「會稽縣風洞,在刻石山,遇陰雨,聞鼓樂聲。」 《江西通志》:「南康府雨巖,在廬山之麓,其巖窈而深,上 有流泉,雲出即雨。」

《湖廣通志》:「荊州永豐縣東鄉里有臥石,長九尺六寸, 其形如人體,青隱起,狀若雕刻。歲旱祭之,小舉小雨, 大舉大雨。」

《福建通志》:「福清縣靈石山,在石竺山之東,磅礡百餘 里,有三峰九疊,其勢插天,層級可數,曰留雲,曰報雨, 土人以其鳴為雨候。山巔有石,久晴鳴必雨,久雨鳴 必晴。」

《四川總志》:小梁山在敘州府治東。《方輿勝覽》云:「四時 常雨,霖霪不止,俗呼為大漏天、小漏天。」

《峨眉縣志》:「雷洞在峨山,有七十二穴,雷神居之,時出 雷雨。」

《廣東通志》:「高要縣銅鼓山,在肇慶府郡城西南,高千 仞,周十餘里。山有赤石,形如鼓,扣之有聲。久晴,山色 冥黑則雨,久雨,山色鮮露則晴,郡人以為陰晴之驗。」 《廣西通志》:「南寧府宣化縣石燕山,在城東九十里,世 傳上有石燕,天將雨則飛。」

鐃鈸山:在城西二十五里。山下有龍潭,時有烈風大 雨,俗傳龍歸祭祖。

雨部外編编辑

《山海經·海外東經》:「雨師妾在黑齒國北,其為人黑,兩 手各操一蛇,左耳有青蛇,右耳有赤蛇。一曰在十日 北,為人黑身人面,兩手各操一龜。」雨師,謂屏翳也。 《大荒北經》:應龍已殺蚩尤,又殺夸父,乃去南方處之, 故南方多雨。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句。有人衣青衣,名曰黃帝。女 魃、蚩尤作兵伐黃帝,黃帝乃令應龍攻之。冀州之野, 應龍畜水。蚩尤請風伯、雨師,縱大風雨,黃帝乃下。天 女曰:魃,雨止,遂殺蚩尤。

《搜神記》:「赤松子者,神農時雨師也。服冰玉散以教神 農,能入火不燒。至崑崙山,常入西王母石室中,隨風 雨上下。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俱去。至高辛時,復為 雨師,遊人間,今之雨師是焉。」

《赤將子轝》者,黃帝時人也。不食五穀,而啗百艸華。至 堯時為木工,能隨風雨上下,時于市門中賣繳,故亦 謂之《繳父》。

文王以太公為灌壇令,期年,風不鳴條。文王夢一婦 人當道而哭,問其故,曰:「我泰山之女,嫁為西海婦,欲 歸灌壇令,當道有德,廢吾行,吾行必有大風疾雨。」文 王覺,召太公問之,果有疾風暴雨從太公邑外過。 《述異記》:周穆王時,天下連雨三月,穆王乃吹笛,雨遂 止。

宋玉《高唐賦》:楚襄王與宋玉遊於雲夢之臺,望高唐 之觀,上獨有雲氣,王問:「此何氣也?」玉對曰:「所謂朝雲 也。昔者先王嘗遊於高唐,願薦枕席。」王因幸之,去,辭 曰:「妾在巫山之陽,高丘之岨,朝為行雲,暮為行雨,朝 朝暮暮,陽臺之下。」

《始興記桂陽貞女峽傳》云:「秦世有數女,取螺於此,遇 風雨,一女忽化為石人,今形高七尺,狀如女子。」 《神異經》:「西海水上有人乘白馬,朱鬣白衣元冠,從十 二童子馳馬西海水上,如飛如風,名曰河伯使者。或 時上岸,馬跡所及,水至其處,所之之國,雨水滂沱,暮 則還河。」

《幽明錄》:有客詣董仲舒,談論微奧,仲舒疑之。客又云: 天欲雨,仲舒因戲之曰:「巢居知風,穴居知雨,卿非狐 狸,即是老鼠。」客化為老狸而去。

《後漢書。費長房傳》:東海君來見葛陂君,因淫其夫人。 于是長房劾繫之。三年而東海大旱。長房至海上,見 其人請雨,乃謂之曰:「東海君有罪,吾前繫于葛陂,今 方出之,使作雨也。」于是雨立注。

《楚國先賢傳》:樊英隱于壺山,嘗有暴風從西南起,英 謂學者曰:「成都市火甚盛。」因含水西向嗽之,乃令記 其時日。後有從蜀郡來者云是日大火,有雲從東起, 須臾大雨,火遂滅《邵氏家傳》:邵信臣為少府,南陽遭火,爇數萬人。信臣 時在丞相匡衡坐,心動,含酒東向嗽之,遭火處見雲 西北來,冥晦大雨以滅火,雨酒香。

陸機《要覽》:昔羽山有神人焉,逍遙於中岳,與左元放 共遊薊子訓所,坐欲起,子訓欲留之,二日之中三雨。 今呼「五日三雨」為「留客雨。」

《真誥》:「張元賓入華陽洞為理禁伯,其職主水,蓋雨官 也。」

《晉書佛圖澄傳》:澄嘗與季龍升中臺,澄忽驚曰:「幽州 當火災。」乃取酒噀之,久而笑曰:「救已得矣。」季龍遣驗, 幽州云:爾日火從四門起,西南有黑雲來,驟雨滅之, 亦頗有酒氣。

《幽明錄》:河南人趙良,與其鄉人諸生至長安及新安 界,遇霖雨,糧乏,相謂曰:「飢,那得美食耶?」應時羹飯備 具。有人聲語云:「進蔬食。」

《窮神祕苑》:元魏時盧汾嘗叩樹,有一女子衣青出引 汾入,見廳堂題曰「審雨堂」,乃古槐中蟻穴。

《五色線》蕭總曾遇洛神女,相見,後至葭萌逢雨,認得 香氣,曰:「此雲雨從巫山來,獨我知之。」

《元怪錄》:李靖微時,嘗射獵靈山中,會暮,投宿一巨宅, 有老婦延之。中夜叩門甚急,婦人曰:「此非人世,乃龍 宮也。今天符命行雨,二子俱出,欲奉煩頃刻何如?」遂 命鞲青驄取雨器,戒曰:「馬躍嘶鳴,取水一滴滴馬騣 上,謹勿多也。」既而見所憩邨連下二十滴。既歸,老婦 泣曰:「此一滴乃地上一尺雨也。此邨夜半,平地水深 二丈,豈復有人?妾已受譴矣。」

《法苑珠林》依《分別功德論》云:雨有三種:一、天雨,二、龍 雨,三、阿脩羅雨。天雨細霧,龍雨甚麤,喜則和潤,瞋則 雷電,阿脩羅為共,帝釋𩰚亦能降雨,麤細不定。 《異聞錄》:「儀鳳中,柳毅于涇陽見婦人牧羊道畔,怪而 問之,曰:『洞庭龍君小女也』。」問:「牧羊何用?曰:『非羊也,雨 工也,雷霆之類也』。」毅後配此女,開元中猶在。

《唐年補錄》:泗州門監王忠政云:「開成中死,十二日復 活。始見一人碧衣赤幘,引臂登雲,曰:『天召汝行雨』。」隸 于左落隊,其左右落隊各有五方甲馬,簇于雲頭,俯 向下,重樓深室,囊櫃之內,纖細悉見。更異者,見米粒 長數尺,凡兩隊,而一隊于小項缾子貯人間水,一隊 所貯,如馬牙硝末,謂之乾雨,雨皆在前,風車為殿。 《雲笈七籤》「雨師陳華夫。」

《續湘山野錄》:太平興國五年,祕書丞安德裕知廣濟 軍。是歲亢旱,因禱于髣山神祠。方注香,神自幃中冉 冉而出,古服峨冠,拱揖而前立。安以至誠所感,殊不 為懼,遂訴愆亢之災,答曰:「某堆阜之神也,竊鄉人之 荐,愧無酬答,恨力小地卑,不能興致雲雨。雖云龍司 厥職,動息由天,某當為公至主之所,密候雨信,必先 期奉報。」言訖而隱。安是夕夢神白雨「候甚密邇,只在 來早。」及期大澍,千里告足。翌日,公具牢醴以謝之。 《雲南通志》:昔李某耕田,得一銅佛像,僅徑寸,沉之水 中,立雨炙之則晴,雖值陰雨,其家常曬麥。世傳銅像 為贊陀所遺。

寧伯妃有廟在劎川,其神傳為慈善,最靈異。舊稱祠 前有池,妃出浴,土人見之,妃曰:「勿洩,授爾異術,唯所 欲。」曰:「願得呼風雨。」妃授以杖,遂得祈禱之術,能令隔 垣不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