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35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三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三十五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三十五卷目錄

 冰異部彙考一

  禮記月令

  五色線

  朱子大全集答何叔京

  觀象玩占總敘 雜占

 冰異部彙考二

  周簡王一則

  後漢靈帝光和一則

  魏文帝黃初一則

  晉元帝太興一則 穆帝永和一則 孝武帝太元一則

  北魏孝靜帝武定一則

  北齊文宣帝天保一則 後主武平三則

  唐高宗永徽一則 龍朔一則 麟德一則 儀鳳一則 中宗景龍一則 嗣聖一則

  元宗開元一則 代宗大曆一則 德宗貞元三則 穆宗長慶一則 昭宗景福一則

  宋真宗咸平一則 景德一則 大中祥符二則 天禧一則 仁宗慶曆一則 嘉祐一

  則 英宗治平一則 神宗熙寧三則 哲宗元祐一則 徽宗宣和二則 欽宗靖康二則

  高宗紹興二則 孝宗淳熙一則 光宗紹熙一則

  金海陵天德一則 章宗明昌一則 泰和一則 宣宗貞祐二則

  元成宗大德一則 文宗至順一則 順帝至元一則 至正三則

  明成祖永樂一則 憲宗成化一則 孝宗弘治一則 武宗正德五則 世宗嘉靖三則

  穆宗隆慶二則 神宗萬曆三則 愍帝崇禎二則

 冰異部藝文一

  漢光武渡滹沱冰合賦   唐獨孤及

 冰異部藝文二

  木介行         明宋登春

  詠霧凇           楊慎

 冰異部紀事

 冰異部雜錄

庶徵典第一百三十五卷

冰異部彙考一编辑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季冬行夏令,冰凍消釋。

大全冰凍消釋,盛陽爍之故也。

《五色線》
编辑

《冰》
编辑

京房曰:「三月冰,歲不成;四月冰,天下荒;五月冰,其國 亡;六月冰,天下兵。」

《朱子大全集》
编辑

《答何叔京》
编辑

《雨木冰》,上溫,故雨而不雪,下冷,故著木而冰。

《觀象玩占》
编辑

《總敘》
编辑

冰者,太陰之精,至柔而為剛,陰極而生陽也。當冰而 不冰者,政失之舒也。未當冰而冰,與當釋而不釋者, 政失之急也。故《春秋》書「無冰」,皆為國君失政,權移於 下之應。

《雜占》
编辑

水以春冰。《地鏡》曰:「有兵,歲不成;一曰:女主昌,大臣死, 民疫,秋禾不成。」

水以夏冰,兵起,人主死;一曰歲饑,民流。京房曰:「夏冰, 其國病疾,五穀不成,有兵大起,地夏凍。」京房曰:「其鄉 流血。」

秋,冰。夏人憂兵起。一曰:「水。」三月至九月有冰,皆為大 兵起。

水,冬不冰。《地鏡》曰:「為饑,為兵;一曰有疾疫;一曰有易 王。」

邑中冬不寒,地水不凍,其國易政,民饑絕食,天下移。

冰異部彙考二编辑

簡王十一年春正月魯雨木冰编辑

按《春秋》魯成公十六年春正月,雨木冰。 按《公羊傳》, 雨木冰者何?雨而木冰也。何以書?記異也。 按《穀梁 傳》雨而木冰也,志異也。《傳》曰:「根枝折。」

大全「雨木冰」者,雨而木冰也。何休曰:「木者少陽,幼君大臣之象。冰者凝陰,兵之類也。冰脅木者,君臣將執於兵之徵。」未幾而有沙隨苕丘之事。天人之際

休咎之應,焉可誣也。而欲盡廢《五行傳》,亦過矣。

按:《漢書五行志》,《春秋》成公十六年「正月,雨木冰。」劉歆 以為,上陽施不下通,下陰施不上達,故雨而木為之 冰。雰氣寒,木不曲直也。劉向以為,冰者陰之盛而水 滯者也,木者少陽,貴臣卿大夫之象也。此人將有害, 則陰氣脅木,木先寒,故得雨而冰也。是時叔孫僑如 出奔,公子偃誅死。一曰,時晉執季孫行父,又執公,此 執辱之異。或曰,今之長老名木冰為「木介。」介者,甲。甲, 兵象也。是歲,晉有鄢陵之戰,楚王傷目而敗。屬常雨 也。

後漢编辑

靈帝光和六年井冰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光和六年冬,東海、東萊、瑯琊井 中冰厚尺餘,大有年。」

编辑

文帝黃初六年水道冰木冰编辑

按:《魏志文帝本紀》黃初六年:「是歲大寒,水道冰,舟不 得入江。」

按《晉書五行志》,文帝黃初六年正月,雨木冰。按劉歆 說,上陽施不下通,下陰施不上達,故雨而木為之冰。 雰氣寒,木不曲直也。劉向曰:「冰者陰之盛,木者少陽, 貴臣卿大夫象也。此人將有害,則陰氣脅木,木先寒, 故得雨而冰也。」是年六月,利成郡兵蔡方等殺太守 徐質,據郡反。太守,古之諸侯,貴臣有害之應也。一說 以木冰為木介,介者,甲兵之象。是歲既討蔡,方又八 月,天子自將以舟師征吳,戍卒十餘萬,連旌數百里, 臨江觀兵,又屬常雨也。

编辑

元帝太興三年雨木冰编辑

按《晉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興三年二月 辛未雨木冰。後二年周顗等遇害。」是陽施不下通也。

穆帝永和八年雨木冰编辑

按《晉書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永和八年正月 乙巳,雨,木冰。是年殷浩北伐,明年軍敗,十年廢黜。」又 曰:「荀羨、殷浩北伐,桓溫入關之象也。」

孝武帝太元十四年雨木冰编辑

按《晉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元十四年 十二月乙巳,雨,木冰。明年二月王恭為北藩,八月庾 楷為西藩,九月王國寶為中書令,尋加領軍將軍,十 七年殷仲堪為荊州。雖邪正異規,而終同夷滅,是其 應也。」

北魏编辑

孝靜帝武定四年雨木冰编辑

按:《魏書孝靜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東魏武 定四年冬,天雨木冰。《洪範五行傳》曰:「陰之盛而凝滯 也。木者少陽,貴臣象也。將有害則陰氣脅木,木先寒, 故得雨而冰襲之。木冰一名介,介者,兵之象也。」時司 徒侯景制河南,及神武不豫,文襄懼其為亂而徵之, 景因舉兵反。豫州刺史高元成、襄州刺史李密、廣州 刺史暴顯並為景所執辱,貴臣有害之應也。其後左 僕射慕容紹宗與景戰於渦陽,俘斬五萬。

北齊编辑

文宣帝天保二年木冰编辑

按《北齊書。文宣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天保 二年。雨木冰三日。」初,清河王岳為高歸彥所譖。是歲 以憂死。

後主武平元年木冰编辑

按《北齊書後主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武平元 年冬雨木冰。明年二月又木冰。時錄尚書事和士開 專政。其年七月,太保瑯琊王儼矯詔殺之。領軍大將 軍庫狄伏連、尚書右僕射馮子琮並坐儼賜死。九月 儼亦遇害。」

武平六年,雨木冰。

武平七年,雨木冰。

按《北齊書後主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六年、七 年,頻歲春冬木冰。其年周師入晉陽。因平鄴都。後主 走青州,貴臣死散,州郡被兵者不可勝數。」

编辑

高宗永徽二年雨木冰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永徽二年十一月甲申,雨木冰。 按《五行志》:永徽二年十一月甲申,陰霧凝凍封樹木, 數日不解。劉向以為木少陽貴,臣象。此人將有害,則 陰氣脅,木先寒,故得雨而冰。亦謂之樹介。介,兵象也。

龍朔三年雨木冰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龍朔三年十一月甲戌,雨木冰。」

麟德元年雨木冰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麟德元年十二 月癸酉,氛霧終日不解。甲戌,雨木冰。」

儀鳳三年雨木冰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儀鳳三年十一月丙申,雨木冰。」

====中宗景龍四年雨木冰====按《唐書中宗本紀》:「景龍四年三月庚申,雨木冰。」

嗣聖十一年即武后延載元年雨木冰编辑

按:《唐書武后本紀》:「延載元年十一月癸酉,雨木冰。」

元宗開元二十九年雨木冰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開元二十九年十一月己巳,雨木 冰。」

代宗大曆二年雨木冰编辑

按《唐書代宗本紀》:「大曆二年十一月辛未,雨木冰。」

德宗貞元元年秋雨木冰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云云。

貞元四年,雨,木冰。

按《唐書德宗本紀》:「貞元四年正月,雨木冰于陳留。」 貞元二十年「冬,雨木冰。」

按:《唐書德宗本紀》云云。

穆宗長慶二年海水冰编辑

按《唐書穆宗本紀》:「長慶二年正月庚子,海州海冰。」

昭宗景福 年滄州冰有花文编辑

按《唐書昭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景福中,滄州城 壍中冰有文如畫大樹,華葉芬敷者,時人以為其地 當有兵難。近華孽也。」

编辑

真宗咸平六年雨木冰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咸平六年十一月庚戌,雨木冰。」

景德元年冰有花文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景德元年二月。 保順軍城壕冰。陷起文為桃李雜樹人物之狀。

大中祥符五年雨木冰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五年春正月戊寅,雨木 冰。」

大中祥符九年,冰有花文。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大中祥符九年 正月,垻州渠冰。有如花葩狀。

天禧五年雨木冰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天禧五年正月 「戊寅,京師雨木冰。」

仁宗慶曆三年雨木冰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慶曆三年十二月丁巳,大雨雪,木 冰。 按《五行志占》曰:「兵象也。」按《周恭肅王元儼傳》: 慶曆三年冬,大雨雪,木冰,陳、楚之地尢甚,占者曰:「憂 在大臣。」既而元儼病甚,上憂形於色,親至臥內,手調 藥,屏人與語。久之,所對多忠言。賜白金五千兩,固辭 不受,曰:「臣羸憊且死,將重費家國矣。」帝為嗟泣。明年 正月薨。

嘉祐元年正月雨木冰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英宗治平二年雨木冰编辑

按:《宋史英宗本紀》:「治平二年冬十月乙巳,雨木冰。」

神宗熙寧三年雨木冰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熙寧三年冬十月甲子,雨木冰。」 「熙寧八年,雨木冰。」

按《宋史神宗本紀》:「八年春正月乙卯,雨木冰。」

熙寧九年,雨木冰。

按《宋史神宗本紀》:「九年春正月乙丑,雨木冰。」

哲宗元祐八年雨木冰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祐八年二月, 「京師大寒,霰雪雨木冰。」

徽宗宣和五年雨木冰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宣和五年冬十月乙酉,雨木冰。 宣和七年,雨木冰。」

按:《宋史徽宗本紀》:「宣和七年二月己酉,雨木冰。」

欽宗靖康元年雨木冰编辑

按:《宋史欽宗本紀》:「靖康元年冬十月乙卯,雨木冰。閏 十一月丙午,雨木冰。」

靖康二年,雨木冰。

按《宋史欽宗本紀》:「二年春正月丁酉,雨木冰。」

高宗紹興五年雨木冰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紹興五年十一 月「辛亥,雨木冰。」

紹興七年,冰有花文。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七年十二月,中 書門下省檢正官張宗元出撫淮西軍,寓建康,槃冰 有文如畫,佳卉茂木,華葉相敷,日易以水,變態奇出, 春暄乃止。」

孝宗淳熙 年冰有花文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淳熙初,秀州呂 氏家冰瓦有文,樓觀、車馬、人物、芙蓉、牡丹、萱草、藤蘿 之屬,經日不釋。」

光宗紹熙五年寧宗即位雨木冰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紹熙五年秋七月即位,十一月辛 亥,雨木冰。」

===金===

海陵天德三年十二月己丑雨木冰编辑

按《金史海陵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章宗明昌四年十一月壬午雨木冰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泰和四年木冰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泰和四年正月 壬申,陰霧,木冰,十一月丁卯,陰霧,木冰,凡三日。」

宣宗貞祐元年木冰编辑

按《金史宣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貞祐元年十二 月「乙卯,雨木冰。」

貞祐二年十一月己酉,雨木冰。

按《金史宣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编辑

成宗大德七年十一月辛酉木冰编辑

按《元史成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文宗至順二年木冰编辑

按《元史文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至順二年十一 月丁巳,雨木冰。十二月癸亥,雨木冰。」

順帝至元五年木冰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至元五年十一月癸酉,瑞州路新 昌州雨木冰,至明年二月始解。」

至正十二年雨木冰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至正十二年九 月壬午,冀寧保德州雨木冰。」

至正十四年,冰成「五色花」文。

按《元史順帝本紀》。十四年正月甲子朔。汴梁城東汴 河冰。皆成五色花草。如繪畫。三日方解 按《五行志》。 十四年冬。龍興雨木冰。

至正二十五年,「木冰成象。」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五年二月 辛亥。「汴梁雨木冰。狀如樓閣。人物冠帶、鳥獸花草。百 態具備。羽幢珠葆。彌望不絕。凡五日始解。」

编辑

成祖永樂十五年太液池冰有花文编辑

按《名山藏》:永樂十五年十一月金水河太液池水冰 結,為樓閣龍鳳花卉象,賜群臣臨觀,行在禮部尚書 呂震請率百官表賀,拒不受。敕曰:「比歲以來,卿等遇 祥輒賀,朕之涼德,夙夜不敢康。命中外諸司愛卹軍 民,勸課農桑,作興學校,平均賦役,敬祀慎刑,旌表孝 順節義,民鰥寡孤獨必存卹之,薦舉材德遺逸之士, 嚴固邊徼,倉庫出納,無有侵欺,一遵高皇帝成憲。宮 吏貪暴曠職者,監察御史、按察司具實糾治之。」

憲宗成化七年雨木冰编辑

按《江西通志》:「成化七年春,武寧縣雨木冰。」

孝宗弘治元年雨木冰编辑

按《江西通志》:「弘治元年春正月,奉新雨木冰。」

武宗正德元年冰有花文编辑

按《江南通志》:「正德元年正月朔,揚州河水冰結,成樹 木花草之狀。」

正德三年,冰有花文。

按《江南通志》:「正德三年冬,淮安清河以上至宿遷,冰 文如花樹樓臺圖畫之狀,高郵州河冰亦然。」

正德四年,《木介》。

按《莘野纂聞》:正德己巳冬十二月,吳中大雪,凍死者 塞途。自胥門河以及震澤,水不流澌,或有事,輒涉冰 以行。偶從來者問湖海冰山之狀,或告曰:「尚有木介 焉。」曰:「何以言之?」曰:「瀕海有樹,其水激而飛,集樹皆冰 也,是之謂木介。」識者以為兵。

正德八年,洞庭冰雨木冰。

按《湖廣通志》:「正德八年,洞庭冰合,人騎可行。」

按《江西通志》:「正德八年冬,雨木冰。」

正德十年,雨木冰。

按《江西通志》:「正德十年,寧州雨木冰。」

世宗嘉靖二十五年木冰编辑

按《山西通志》:「嘉靖二十五年冬十一月木冰,是月木 冰,十八日再冰,皆凝結如玉,日晡未消。」

嘉靖三十六年,「黃河冰。」

按《山西通志》:「嘉靖三十六年冬,平陸黃河冰凝,自底 柱至潼關,數月不解。」

嘉靖三十九年,「木冰。」

按《江西通志》:「嘉靖三十九年春二月,雨木冰。」

穆宗隆慶元年木冰编辑

按《山西通志》:「隆慶元年冬十月,太谷木冰,十日而解。」 隆慶六年,冰有花文。

按《畿輔通志》:「隆慶六年,肥鄉學宮冰文成花樹。」

神宗萬曆六年冰有花文编辑

按《山西通志》。萬曆六年,潞安冰成龍形。城西壕中冰 成龍形。鱗甲頭角皆具。如雕鏤狀。蜿蜒曲折長里許。 按《江南通志》。萬曆六年,休寧冰花俱成人物車馬草 木狀。

萬曆十七年木冰
考證.svg
按《江南通志》:「萬曆十七年,松江雨,木冰如箸,民大饑。」

萬曆四十五年,木冰

按《山西通志》:「萬曆四十五年冬,芮城木冰,一名樹甲, 數日不解。」

愍帝崇禎四年木冰编辑

按《山西通志》:崇禎四年冬十月,沁州木冰,成刀鎗形 狀。

崇禎八年,「黃河冰。」

按《河南通志》:「崇禎八年,黃河冰結如石。」

冰異部藝文一编辑

《漢光武渡滹沱冰合賦》
唐·獨孤及
编辑

昔漢光武收河北之年,馳馬將進,《滹沱》在前,為敵所 迫,當冰不堅。及軍裝隱轔以登岸,殺氣崢嶸而塞川。 意者,欲定神器于茲日,彰聖人之動天。若非「使不道 者喪,有德者王,則水不能以造次而結,冰不能以斯 須而壯。變浩浩之流,為峨峨之狀。」擁高旌以進,雷長 轂以上,及企路以全軍,又迎風而破浪。于時進隔關 于長津,顧邀遮其後塵,患勢莫之敵,沒不可振,求一 徑而莫遂,惟群臣之不親。賴王霸至誠之力,協光武 至聖之德,人從悅己之詐,天贊勤王之直,故得舟楫 不設,衣裳不濡,避地以往,乘冰以趨。一水之上,兩軍 相殊,使後人視水則有,求冰則無,望飛塵而惆悵,對 寒流而踟躕。由是知天人之合發,與「神祇而相符。不 然,則何以延十二之祚,總四七之輔,滅新室毒流之 日,作漢代中興之主」,受命之瑞也。亦何異「元女降于 軒轅,白魚躍于周武」燕趙之間,清流瀰瀰,高風以遠, 遺躅於是。

冰異部藝文二编辑

《木介行》
一作朱長春明宋登春
编辑

空溪淅淅復淅淅,一夜風響如霹靂。雲紛天晦急雪 來,半是虛花半成汁。初時點戶濕有聲,瑟如簾下擊 秦箏。須臾上下雨且凍,滿地蹴裂黃河冰。冰荒荒兮 雪離離,乍融乍合白垂垂。千家瓴瓦一時結,大如木 扇長如錐。茫茫山川望不見,但對孤城白于練。忽然 眾鳥齊飛呼,千株萬樹都封遍。碎者作花聚作葉,疑 是梨花夜開月。披枝搖曳無數鳴,又如列戟揚兵聲。 城中萬戶閉不出,一老臨河獨嘆息。問之低頭手把 樹,十年《木介》曾如是。冰荒田沒盜賊起,至今賣子歸 無處。往時臘盡今況春,雷動草出水有潾。市上白米 斗錢百,四方在在流飢民。含咨相坐未卒語,雪風吹 濕頭上巾。關門且抱床下甕,喚婦當壚自煮鱗。

《詠霧凇》有序
楊慎
编辑

甲寅歲,秋冬久雨連月。十一月二十六日甲子曉,籠霧微凇,蓋晴兆也。俗諺云:「霜凇打霧凇,貧兒備飯瓮。」 往歲在北方,寒夜冰華著樹若絮,日出飄滿庭階,尤為可愛。曾南豐詩云:「園林日出靜無風,霧凇花開樹樹同。記得集英深殿裡,舞人齊插玉瓏鬆。」 又曰:「香銷一榻氍毹暖,月映千門霧凇寒。」 韻書謂之「凍洛」 ,洛音索,冰著樹如索也。

怪得天雞誤曉光,青腰玉女試銀妝。瓊敷綴葉齊如 剪,瑞樹開花冷不香。月白詎迷三里霧,雲黃先兆萬 家箱。貧兒飯瓮歌聲好,六出何須「賀《謝莊》。」

冰異部紀事编辑

《後漢書光武本紀》,「光武以王郎新盛,乃北徇薊,晨夜 兼行,蒙犯霜雪,天時寒,面皆破裂,至滹沱河,無船,適 遇冰合,得過未畢,數車而陷。」《續漢書》曰:時冰滑馬 僵,乃各以囊盛沙,布冰上度焉。

《後趙錄》:石勒將石生為衛將軍,鎮洛金墉城。劉曜攻 之不能下。勒軍卒至,曜來攻城,勒自統中軍步騎四 萬,直赴金墉,濟自大碣。先是流澌風猛,軍至而冰泮 清和。濟畢,流澌大至,勒以為神靈之助,命曰「靈昌津。」 《異苑》:元嘉中,高平平丘孝婦懷妊,生一團冰,得日便 消,液成水。

《唐書王方翼傳》:「方翼七月次葉河,無舟而冰,一夜合, 時以為祥。」

《冊府元龜》:寧王憲,元宗天寶初寢疾。是冬京城寒甚, 凝霜封樹,時學者以為《春秋》雨木冰,是亦名樹介,言 其象介胄也。憲見嘆曰:「此俗謂樹稼也。諺云:『樹稼達 官怕,必有大臣當之。吾其死矣』。」數日薨。

《宋史查道傳》:「道幼沈嶷不群,罕言笑,以孝聞。母嘗病, 思鱖羹,方冬苦寒,市之不獲,泣禱于河,鑿冰取之,得 鱖尺許以饋,又刲臂血寫佛經,母疾尋愈。」

《高瓊傳》:「瓊子繼宣帥兵營陵井,抵天門關,是夕大雨, 及河師半濟,黑凌暴合,舟不得進,乃具牲酒為文以 禱,已而凌解師濟。」

《墨莊漫錄》:宋次道《春明退朝錄》云:「王侍郎子融言,天 聖中,歸其鄉里。青州時,滕給事涉為守,盛冬濃霜,屋 瓦皆成百花之狀,以紙摩之,其家尚餘數幅。政和丙 申歲,先君為真州教官,時朝廷頒雅樂下方州儀真學中建大學庫,屋積新瓦于地,一夕霜後,皆成花文, 極有奇巧者,折枝桃、李、牡丹、海棠、寒蘆、水藻,種種可」 玩,如善畫者所作。詹度安世為太守,諷學中圖繪以 瑞為言,欲諛于朝,先君不從,乃已。

《夢溪筆談》:宋次道《春明退朝錄》言:「天聖中,青州盛冬 濃霜,屋瓦皆成百花之狀。此事五代時已嘗有之,予 亦自兩見如此。慶曆中,京師集禧觀渠中冰文,皆成 花卉林木。元豐末,予到秀州,人家屋瓦上冰亦成花, 每瓦一枝,正如畫家所為折枝。有大花似牡丹、芍藥 者,細花如海棠、萱草輩者,皆有枝葉,無毫髮不具,雖」 巧筆不能為之。以紙搨之。無異石刻。

《春渚紀聞》:宣義郎萬延之,錢塘南新人劉輝榜,中乙 科釋褐。性素剛,不能屈曲州縣,中年拂衣而歸,徙居 餘杭,行視苕霅陂澤可為田者即市之。遇歲運土,田 園大成,歲收租入,數盈萬斛。常語人曰:「吾以萬為氏, 至此足矣。」即營建大第,為終焉之計。家蓄一瓦缶,蓋 初赴銓時,遇都下銅禁嚴甚,因以十錢市之,以代沃 「盥之用。時常凝寒,注湯沬面,既覆缶出水,而有餘水 留缶,凝結成冰。視之,桃花一枝也。眾人觀異之,以為 偶然。明日用之,則又成開雙頭牡丹一枝。次日又成 寒林滿缶,水村竹屋,斷鴻翹鷺,宛如圖畫遠近景者。 自後以白金為護,什襲而藏。遇凝寒時,即預約客張 宴以賞之,未常有一同者,前後不能」盡記,余與《賞集》 數矣。最詭異者,上皇登極,而致仕官例遷一秩,萬遷 宣德郎。詔下之日,適其始生之晨,親客畢集。是日復 大寒,設缶當席,既凝冰成象,則一山石上坐一老人, 龜鶴在側,如所畫壽星之像。觀者莫不咨嗟嘆異,以 為器出於陶,革於凡火,初非五行精氣所鍾,而變異 若此,竟莫有能言其理者。然萬氏自得缶之後,雖復 資用饒給,其剝下益甚。後有誘其子結婚副車王晉 卿家,費用幾二萬緡,而娶其孫女,奏補三班借職。延 之死,三班亦繼入《鬼錄》,餘資為王氏席捲而歸,二子 日就淪替,今至寄食於人,始悟萬氏之富,如冰花在 玩,非堅久之祥也。後歸蔡京家云。

《雞肋編》:王介甫作韓魏公挽詩云:「木稼曾云達官怕, 山摧果見哲人萎。」時華山崩,京師木稼為中的,人多 不見木稼出處。按《舊唐書五行志》:開元二十九年十 一月二十九日,雨木冰凝凍裂,數日不見。寧王見而 嘆曰:「諺云:『樹木稼,達官怕,必有大臣當之』。」其月王薨。 《東軒筆錄》:「熙寧三年,京輔猛風大雪,草木皆稼,厚者」 冰及數寸,既而華山震阜,頭谷圮折數十百丈,蕩搖 十餘里,覆壓甚眾。唐天寶中冰稼而寧王死,故當時 諺曰:「冬凌樹稼達官怕。」又《詩》有「泰山其頹,哲人其萎」 之說,眾謂大臣當之。未數年而司徒、侍中、魏國韓公 琦薨,王荊公作《挽詞》,略曰:「冰稼嘗聞達官怕,山頹今 見哲人萎。」蓋謂是也。

《續夷堅志》:「臨洮城外洮水,冬月結冰,小於芡實,圓潔 如一斗。」「之珠琲,陽中富家收貯。盛夏以蜜水調之, 如真珠粉然。此水上下三百里,冬月望之,凝白無際, 而著腳即陷,蓋冰珠雖沍寒,亦不融結為一也。」 《輟耕錄》:「朝廷於歲首例遣使祭岳瀆。至正乙巳,翰林 應奉李國鳳代祀嵩、恆醫無閭抵汴,路閉,即城中望 祭嵩岳,時閏月下旬也。二月十三日,游相國寺,池上 群僧方聚觀,從」之仰視,日旁一月一星,如初弦者。又 十日,雨木冰,狀如樓閣,人物冠帶、鳥獸草木,百態具 備,殆非人工。高林大樹,珠葆羽幢,彌望不絕。凡五日 始解。又十日,復冰。自汴至中濼皆然。不一歲,盜陷汴, 據之。

《委巷叢談》:元至正間,西湖冰合。故老云:六十年前曾 有此異。張仲舉賦詩云:「西湖雪厚冰徹底,行人徑渡 如長川。風吹鹽地結陰鹵,日射玉田生暖煙。魚龍穴 裡寒更縮,鷗鷺沙頭饑可憐。安得長冰通滄海,我欲 三島求神仙。」

《名山藏》建文元年十一月,燕王自大寧還,景隆軍鄭 壩,陣而待王,河流甚急,王默禱曰:「河冰則天相燕也。」 其日雪冰,燕王盡以其師度,南將陳暉追躡之。王還 擊暉,暉敗,跳冰遁,冰乃皆解。

《懸笥瑣探》:成化丙戌十一月朔日,予自西華抵扶溝。 明旦坐堂上,見有若霧者從東來,著樹并草莖皆白, 少頃堆積枝柯間,玲瓏雕鏤,甚怪,問輿皂:「此何物?」曰: 「樹孝也。」因檢《玉笥集》有云:「冰凌禾稼達官怕。」既而聞 河南李少保賢有疾,十二月十四日竟卒。大夫之所 繫固重也夫。

《近峰記略》:正德戊寅冬,駕幸揚州,河冰方合。上問何 時當解,江彬對曰:「立春,然尚有旬餘日也。」上曰:「春迎 之即至耳,焉能候之。」命迎春於揚州之東郊。明日百 花盛開,河水流澌,臣民駭睹

冰異部雜錄编辑

《緗素雜記》:舒王作韓魏公挽詩云:「木稼嘗聞達官怕」, 蓋用《舊唐史》寧王臥疾,引諺語曰:「木稼達官怕,必大 臣當之,吾其死矣。」此用故事,誠工也。然木稼之說,齊 世知其為木冰,而不解其義。余嘗讀班史《五行志》而 得其說。蓋自《春秋》成公十六年雨,木冰。劉歆以為上 陽施不下通,下陰施不上達,故雨而木為之冰。雰氣 寒,木不曲直也。劉向以為,冰者陰之盛而水滯者也, 木者少陽,貴臣卿大夫之象也。此人將有害,則陰氣 脅木,木先寒,故得雨而冰也。是時叔孫僑如出奔,公 子偃誅死。一曰,時晉執季孫行父,又執公,此執辱之 異。或曰,今之長老名木冰為木介。介者,甲兵之象也。 是歲,晉有鄢陵之戰,楚王傷目而敗,屬常雨也。由是 知木稼當為木介明矣。蓋唐之諺語譌也。案《唐史·五 行志》直書曰「雨木冰」,乃引劉向之言為証。又云:「亦謂 之樹介。介,兵象也。」是真得《春秋》書災異之意矣。又《公 羊傳》云:「雨木冰」者何?雨而木冰也。何以書?記異也?何 休云:「木者少陽,幼君大臣之象。冰者凝陰,兵之類也。 冰脅木者,君臣將執於兵之徵也。」然何氏此說,蓋亦 自於歆、向云。

《丹鉛總錄》:漢光武渡滹沱河,俄頃冰合,真有神助矣。 其後帝命其處為危渡口,示天幸不可恃,以戒子孫, 此其大度何如也。石勒擊劉曜,濟自大碣,以河冰泮 為神靈助,號為「靈昌津」,此其去光武遠矣。石勒自謂 遇光武當並驅中原,未論仁暴,只茲一事,絕塵莫攀, 何其大言無忌耶?其後代王什翼犍擊劉辰,河冰未 合,乃以葦緪約流澌,俄而冰合,復恐未堅,又散葦於 上,冰草相結,有如浮梁,出其不意,遂大破之。此則以 人力迎天者也。

《集韻》:「凇,凍𠗂也。」《三蒼解》:「詁液雨也。」其字音送,俗曰霧 凇。《漢書·五行志》:雨木冰,亦曰樹介,又曰木稼。稼即介 之訛耳。寒甚而木冰,如樹著介胄也。曾南豐集云:齊 地寒甚,夜如霧凝於木上,日出飄滿庭階,尤為可愛。 遂作詩云:「『園林初日淨無風,霧凇花開樹樹同,記得 集英深殿裡,舞人齊插玉籠鬆』。齊地以為豐年之兆。」 諺云:「霜凇如霧凇,窮漢備飯瓮。」然凇之極,則以為樹 介木冰。諺云:「木若稼,達官怕。」蓋寒淺則為霧凇,寒甚 則為木冰,霧凇召豐而木冰召凶也。李獻吉詩:「大寒 水雨何紛紛,曉行日臨江吐雲。」蓋詠木冰也。又云:「今 朝走白露,南枝參差開。紫宮散花女,駭龍下瑤陔。」蓋 詠霧凇也。各極體物之妙云。 《山西通志》:「冰裂涑水,每歲冬夜間,時聞冰裂聲,城戍 者遙見有物如羊,自西南冰劈,積兩旁至南橋回。近 年見於白晝,冰自開裂,水湧尺許,逆流過南橋至呂 莊河。相傳有梅參將戰敗執戟熱甚,就水濯之,化形 而逝,此其戰精。或曰蛟也,然未可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