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36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三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三十六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三十七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三十六卷目錄

 人事異部彙考

  漢書五行志

  南齊書五行志

  宋俞誨百怪斷經疐噴占 眼跳占 心驚占 耳鳴占 耳熱占

  管窺輯要人物部占 神光占 天鼓目瞤占

 人事異部總論

  書經夏書五子之歌 商書伊訓

  春秋四傳桓公六年

 人事異部藝文

  彈任谷疏         晉郭璞

  連珠          北周庾信

 人事異部紀事一

庶徵典第一百三十六卷

人事異部彙考编辑

《漢書》
编辑

《五行志》
编辑

傳曰:「田獵不宿,飲食不享,出入不節,奪民農時,及有 姦謀,則木不曲直。」《說》曰:「木,東方也」,於《易》,地上之木為 觀,其於王事,威儀容貌,亦可觀者也。故行步有佩玉 之度,登車有和鸞之節,田狩有三驅之制,飲食有享 獻之禮,出入有名,使民以時,務在勸農桑,謀在安百 姓。如此,則木得其性矣。若迺田獵馳騁,不反宮室,飲 食沈湎,不顧法度,妄興繇役,以奪民時,作為姦詐,以 傷民財,則木失其性矣。蓋工匠之為輪矢者多傷敗, 及木為變怪,是為木不曲直。

傳曰:「棄法律,逐功臣,殺太子,以妾為妻,則火不炎上。」 《說》曰:「火南方,揚光輝為明者也。其於王者,南面鄉明 而治。」《書》云:「知人則悊,能官人。」故堯舜舉群賢而命之 朝,遠四佞而放諸埜。孔子曰:「浸潤之譖,膚受之愬,不 行焉。」可謂明矣。賢佞分別,官人有序,帥由舊章,敬重 功勳,殊別適庶,如此則火得其性矣。若迺信道不篤, 或燿虛偽,讒夫昌邪勝正,則火失其性矣。自上而降, 及濫炎妄起,災宗廟,燒宮館,雖興師眾,弗能救也。是 為「火不炎上。」

《傳》曰:「好戰攻,輕百姓,飾城郭,侵邊境,則金不從革。」《說》 曰:「金西方,萬物既成,殺氣之始也。故立秋而鷹隼擊, 秋分而微霜降。其於王事,出軍行師,把旄杖鉞,誓士 眾,抗威武,所以征畔逆,止暴亂也。」《詩》云:「有虔秉鉞,如 火烈烈。」又曰:「載戢干戈,載櫜弓矢。」動靜應誼,說以犯 難,民忘其死。如此,則金得其性矣。若迺貪欲恣雎,務 立威勝,不重民命,則金失其性。蓋工冶鑄金鐵,金鐵 冰滯涸堅,不成者眾,及為變怪,是為金不從革。 《傳》曰:「治宮室,飾臺榭,內淫亂,犯親戚,侮父兄,則稼穡 不成。」《說》曰:「土,中央,生萬物者也。」其於王者為內事,宮 室夫婦親屬,亦相生者也。古者,天子諸侯宮廟大小 高卑有制,后夫人媵妾多少進退有度,九族親疏,長 幼有序。孔子曰:「禮與其奢也,寧儉。」故禹卑宮室,文王 刑于寡妻,此聖人之所以昭教化也。如此則土得其 性矣。若乃奢淫驕慢,則土失其性,有水旱之災,而草 木百榖不熟,是為稼穡不成。

《傳》曰:「簡宗廟,不禱祠,廢祭祀,逆天時,則水不潤下。」《說》 曰:「水北方,終藏萬物者也。」其於人道,命終而形藏,精 神放越,聖人為之宗廟,以收魂氣,春秋祭祀,以終孝 道。王者即位,必郊祀天地,禱祈神祇,望秩山川,懷柔 百神,亡不宗事。慎其齋戒,致其嚴敬,鬼神歆享,多獲 福助。此聖王所以順事陰氣,和神人也。至發號施令, 亦奉天時。十二月咸得其氣,則陰陽調而終始成,如 此則水得其性矣。若迺不敬鬼神,政令逆時,則水失 其性。霧水暴出,百川逆溢,壞鄉邑,溺人民,及淫雨傷 稼穡,是為「水不潤下。」

經曰:「羞用五事。五事:一曰貌,二曰言,三曰視,四曰聽, 五曰思。貌曰恭,言曰從,視曰明,聽曰聰,思曰睿。恭作 肅,從作艾,明作悊,聰作謀,睿作聖。休徵曰肅,時雨若 艾,時陽若;悊,時奧若;謀,時寒若;聖,時風若。咎徵:曰狂, 恆雨若;僭,恆陽若;舒,恆奧若;急,恆寒若;霿,恆風若。」 《傳》曰:「貌之不恭,是謂不肅。厥咎狂,厥罰恆雨,厥極惡。 時」則有服妖,時則有龜孽,時則有雞旤,時則有下體。 生上之痾,時則有青眚青祥。唯金沴木,貌之不恭,是 謂不肅。肅,敬也。內曰恭,外曰敬。人君行己,體貌不恭, 怠慢驕蹇,則不能敬萬事。失在狂易,故其咎狂也。上 嫚下暴,則陰氣勝,故其罰常雨也。水傷百穀,衣食不 足,則姦軌並作,故其極惡也。一曰,民多被刑,或形貌 醜惡亦是也。風俗狂慢,變節易度,則為剽輕奇怪之 服,故有服妖。水類動,故有龜孽。於《易》,巽為雞,雞有冠 距,文武之貌,不為威儀,貌氣毀,故有雞旤。一曰,水歲雞多死及為怪,亦是也。上失威儀,則下有彊臣害君 上者,故有下體生於上之痾。木色青,故有青眚青祥。 凡貌傷者病木氣,木氣病則金沴之衝氣相通也。於 《易》:震在東方,為春,為木也。兌在西方,為秋,為金也。離 在南方,為夏,為火也。坎在北方,為冬,為水也。春與秋, 日夜分,寒暑平,是以金木之氣易以相變。故貌傷則 致秋陰常雨,言傷則致春陽常旱也。至于冬夏,日夜 相反,寒暑殊絕,水火之氣,不得相併。故視傷常奧,聽 傷常寒者,其氣然也。逆之,其極曰惡;順之,其福曰攸 好德。劉歆《貌傳》曰:「有鱗蟲之孽,羊旤鼻痾。」說以為於 天文東方辰為龍星,故為鱗蟲。於《易》,兌為羊,木為金 所病,故致羊旤。與常雨同應。此說非是。春與秋氣,陰 陽相敵,木病金盛,故能相并,唯此一事耳。旤與妖痾 祥眚同類,不得獨異。

傳曰:「言之不從,是謂不乂。厥咎僭,厥罰恆陽,厥極憂。 時則有詩妖,時則有介蟲之孽,時則有犬旤,時則有 口舌之痾,時則有白眚白祥。惟木沴金。言之不從,從, 順也,是謂不乂。」乂,治也。孔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 不善,則千里之外違之,況其邇者乎?」《詩》云:「如蜩如螗, 如沸如羹。」言上號令不順,民心虛譁憒亂,則不能治 海內。失在過差,故其咎僭。僭,差也。刑罰妄加,群陰不 附,則陽氣勝,故其罰常陽也。旱傷百穀,則有寇難,上 下俱憂,故其極憂也。君炕陽而暴虐,臣畏刑而拑口, 則怨謗之氣,發於歌謠,故有詩妖。介蟲孽者,謂小蟲 有甲飛揚之類,陽氣所生也。於《春秋》為螽,今謂之蝗, 皆其類也。於《易》,《兌》為口。犬以吠守而不可信,言氣毀, 故有犬旤。一曰,旱歲犬多狂死及為怪,亦是也。及人, 則多病口喉欬者,故有口舌痾。金色白,故有白眚白 祥。凡言傷者病金氣,金氣病則木沴之,其極憂者順 之,其福曰康寧。劉歆言《傳》曰:「時有毛蟲之孽。」說以為 天文西方參為虎星,故為毛蟲。

《傳》曰:「視之不明,是謂不悊,厥咎舒,厥罰恆奧,厥極疾。 時則有草妖,時則有蠃蟲之孽,時則有羊旤,時則有 目痾,時則有赤眚赤祥。惟水沴火,視之不明,是謂不 悊。」悊,知也。《詩》云:「爾德不明,以亡陪亡卿。不明爾德,以 亡背亡仄。」言上不明,暗昧蔽惑,則不能知善惡,親近 習,長同類,亡功者受賞,有罪者不殺,百官廢亂,失在 舒緩,故其咎舒也。盛夏日長,暑以養物,政弛緩,故其 罰常奧也。奧則冬溫,春夏不和,傷病民人,故極疾也。 誅不行則霜不殺草,繇臣下則殺不以時,故有草妖。 凡妖,貌則以服,言則以詩,聽則以聲,視則以色者,五 色物之大分也,在於眚祥,故聖人以為草妖,失秉之 明者也。溫奧主蟲,故有蠃蟲之孽,謂螟螣之類當死 不死,未當生而生,或多於故而為災也。劉歆以為屬 思,心不睿於《易》,剛而包柔,為離,離為火、為目。羊上角 下蹄,剛而包柔,羊大目而不精明,視氣毀,故有羊旤。 一曰,暑歲羊多疫死,及為怪,亦是也。及人則多病目 者,故有目痾。火色赤,故有赤眚赤祥。凡視傷者病火 氣,火氣傷則水沴之,其極疾者順之,其福曰壽。劉歆 《視傳》曰:「有羽蟲之孽,雞旤」,說以為於天文南方,喙為 鳥星,故為羽,蟲旤亦從羽,故為雞。雞於易自在,巽說 非是。庶徵之恆奧,劉向以為《春秋》亡冰也,小奧不書, 無冰然後書,舉其大者也。京房《易傳》曰:「祿不遂行茲 謂欺,厥咎奧。雨雪四至而溫臣;安祿樂逸茲謂亂,奧 而生蟲。知罪不誅,茲謂舒其奧;夏則暑殺人,冬則物 華實。重過不誅,茲謂亡徵,其咎當寒而奧」,六日也。 《傳》曰:「聽之不聰,是謂不謀,厥咎急,厥罰恒寒,厥極貧。 時則有鼓妖,時則有魚孽,時則有豕禍,時則有耳痾, 時則有黑眚黑祥。惟火沴水。聽之不聰,是謂不謀。」言 上偏聽不聰,下情隔塞,則不能謀慮利害,失在嚴急, 故其咎急也。盛冬日短,寒以殺物,政促迫,故其罰常 寒也。寒則不生百穀,上下俱貧,故其極貧也。君嚴猛 而閉下,臣戰栗而塞耳,則妄聞之氣發於音聲,故有 鼓妖。寒氣動,故有魚孽。雨以龜為孽,龜能陸處,非極 陰也。魚去水而死,極陰之孽也。於《易》,坎為豕。豕大耳 而不聰察,聽氣毀,故有豕禍也。一曰,寒歲豕多死,及 為怪,亦是也。及人則多病耳者,故有耳痾。水色黑,故 有黑眚黑祥。凡聽傷者病水氣,水氣病則火沴之,其 極貧者。順之,其福曰富。劉歆《聽傳》曰:「有介蟲孽也,庶 徵之恒寒。」劉向以為《春秋》無其應,周之末世,舒緩微 弱,政在臣下,奧煖而已,故籍秦以為驗。秦始皇帝即 位,尚幼,委政太后。太后淫於呂不韋及嫪,毐封毐為 長信侯,以太原郡為毐國,宮室苑囿自恣,政事斷焉。 故天冬雷以見陽,不禁閉以涉危害。「舒奧」迫近之變 也。始皇既冠,毐懼誅作亂,始皇誅之,斬首數百級,大 臣二十人皆車裂以徇,夷滅其宗,遷四千餘家於房 陵。是歲四月寒,民有凍死者。數年之間,緩急如此,寒 奧輒應,此其效也。劉歆以為,大雨雪及未當雨雪而 雨雪,及大雨雹、隕霜殺菽草,皆常寒之罰也。劉向以 為,常雨屬貌不恭。京房《易傳》曰:「有德遭險,茲諝逆命,

厥異寒誅。過深。當奧而寒,盡六日,亦為雹。害正不誅
考證.svg
茲謂養賊。寒七十二日,殺蜚禽。道人始去,茲謂傷,其

寒物無霜而死,涌水出。戰不量敵,茲謂辱命。其寒雖 雨,物不茂。聞善不予,厥咎聾。」

《傳》曰:「思心之不。」是謂不聖,厥咎霿,厥罰恆風,厥極 凶短折。時則有脂夜之妖,時則有華孽,時則有牛禍, 時則有心腹之痾,時則有黃眚黃祥,時則有金木水 火沴土思心之不。「是謂不聖。」《思心》者,心思慮也。 寬也。孔子曰:「居上不寬,吾何以觀之哉。」言上不寬大 包容臣下,則不能居聖位。貌、言、視、聽以心為主。四者 皆失,則區霿無識。故其咎霿也。雨,旱。奧,亦以風為 本。四氣皆亂,故其罰常風也。常風傷物,故其極凶短 折也。傷人曰凶,禽獸曰短,屮木曰折。一曰,凶夭也。兄 喪弟曰短,父喪子曰折。在人腹中,肥而包裹。心者,脂 也。心區霿則暝晦,故有脂夜之妖。一曰,有脂物而夜 為妖,若脂水夜汙人衣,淫之象也。一曰,夜妖者,雲風 並起而杳冥,故與常風同象也。溫而風則生螟螣,有 裸蟲之孽。劉向以為於《易》,巽為風,為木,卦在三月四 月,繼陽而治,主木之華實。風氣盛,至秋冬木復華,故 有華孽。一曰,地氣盛則秋冬復華。一曰,華者色也。土 為內事,為女孽也。於《易》,「坤為土,為牛,牛大心而不能 思慮,思心氣毀,故有牛旤。」一曰,牛多死,及為怪,亦是 也。及人則多病心腹者,故有心腹之痾。土色黃,故有 黃眚黃祥。凡思心傷者,病士氣,土氣病則金木水火 沴之,故曰「時則有金木水火沴。土」不言惟,而獨曰時 則有者,非一,衝氣所沴,明其異大也。其極曰凶短折 順之,其福曰考終命。劉歆《思心傳》曰:「時則有蠃蟲之 孽」,謂螟螣之屬也。京房《易傳》曰:「潛龍勿用,眾逆同志, 至德迺潛,厥異風。其風也,行不解,物不長,雨小而傷。」 政「悖德隱茲謂亂,厥風先風不雨,大風暴起,發屋折 木。守義不進茲謂耄,厥風與雲俱起,折五穀莖。」「臣易 上政茲謂不順,厥風大焱發屋。賦斂不理茲謂禍,厥 風絕經緯,止即溫,溫即蟲。侯專封茲謂不統,厥風疾 而樹不搖,穀不成。辟不思道利茲謂無澤,厥風不搖 木。旱無雲,傷禾。」「公常於利茲謂亂,厥風微而溫,生蟲 蝗,害五穀。」「棄正作淫茲謂惑,厥風溫,螟蟲起,害有益 人之物。」「侯不朝茲謂叛,厥風無恆,地變赤而殺人。」 《傳》曰:「皇之不極,是謂不建,厥咎眊,厥罰恆陰,厥極弱。 時則有射妖,時則有龍蛇之孽,時則有馬禍,時則有 下人伐上之痾,時則有日月亂」行,星辰逆行。皇之不 極,是謂不建。皇,君也。極,中。建,立也。人君貌、言、視、聽、思、 心,五事皆失,不得其中,則不能立萬事。失在眊悖,故 其咎眊也。王者自下承天理物,雲起於山而彌於天, 天氣亂,故其罰常陰也。一曰,上失中,則下彊盛而蔽 君明也。《易》曰:「亢龍有悔,貴而亡位,高而亡民,賢人在 下位而亡輔。」如此則君有南面之尊,而亡一人之助, 故其極弱也。盛陽動,進輕疾。禮,春而大射,以順陽氣, 上微弱則下奮動,故有射妖。《易》曰:「雲從龍。」又曰:「龍蛇 之蟄,以存身也。」陰氣動,故有龍蛇之孽。於《易》,乾為君 為馬,馬任用而彊力,君氣毀,故有馬禍。一曰,馬多死 及為怪,亦是也。君亂且弱,人之所叛,天之所去,不有 明王之誅,則有纂弒之禍,故有下人伐上之痾。凡君 道傷者,病天氣。不言五行沴天,而曰日月亂行,星辰 逆行者,為君下不敢沴天,猶《春秋》曰「王師敗績于貿 戎」,不言敗之者,以自敗為文,尊尊之意也。劉歆《皇極 傳》曰:有下體生上之痾說,以為下人伐上,天誅已成, 不得復為痾云。《皇極》之常陰,劉向以為《春秋》亡,其應。 一曰久陰不雨是也。劉歆以為自屬常陰。京房《易傳》 曰:「有蜺蒙霧,霧,上下合也,蒙如塵雲,蜺日旁氣」,其占 曰:「后妃有專蜺,再重赤而專,至衝旱,妻不壹順,黑蜺 四背,又白蜺雙出日中,妻以貴高大,茲謂擅陽,蜺四 方日光,不陽解而溫內取,茲謂禽蜺,如禽在日旁,以 尊降妃,茲謂薄嗣,蜺」直而塞,六辰迺除。夜星見而赤。 女不變始,茲謂乘夫。蜺白在日側,黑《蜺果》之,氣正直, 妻不順正,茲謂擅陽,蜺中窺貫而外專。夫妻不嚴,茲 謂媟,蜺與日會。婦人擅國,茲謂頃蜺。白貫日中,赤蜺 四。背適不答,茲謂不次,蜺直在左,蜺交在右,取於不 專,茲謂危嗣。抱日兩未及。君淫外,茲謂亡蜺。氣左,日 交於外。取不達,茲謂不知,蜺白奪明,而大溫,溫而雨。 尊卑不別,茲謂媟蜺,三出三已,三辰除,除則日出且 雨。臣私祿及親,茲謂罔辟,厥異蒙,其蒙先大溫已,蒙 起日不見。行善不請於上,茲謂作福,蒙一日五起五 解。辟不下謀。臣辟異道,茲謂不見,上蒙下霧風三變 而俱解。立嗣子疑,茲謂動欲,蒙赤日不明。「德不序,茲 謂不聰,蒙日不明,溫而民病。德不試,空言祿,茲謂主 窳臣夭,蒙起而白,君樂逸人,茲謂放蒙,日青黑雲夾 日左右前後行過日。公不任職,茲謂怙祿,蒙三日,又 大風五日,蒙不解。利邪以食,茲謂閉上,蒙大起,白雲 如山行蔽日。公懼不言道,茲謂閉下,蒙大起,日不見, 若雨不雨,至十二日解,而」有大雲蔽日。祿生於下,茲 謂誣君。「蒙微而小雨,已乃大雨。下相攘善。玆謂盜明, 蒙黃濁。下陳功求於上,茲謂不知。蒙微而赤,風鳴條解復蒙。下專刑,茲謂分威。蒙而日不得明。大臣厭小 臣,茲謂蔽蒙。微日不明,若解不解。大風發,赤雲起而 蔽日。眾不惡惡,茲謂蔽蒙。尊卦用事,三日而起,日不 見漏。言亡」喜,茲謂下厝。用蒙微,日無光,有雨雲,雨不 降。廢忠惑佞,茲謂亡,蒙天先清而暴,蒙微而日不明。 有逸民,茲謂不明,蒙濁奪日光。公不任職,茲謂不絀, 蒙白三辰止,則日青,青而寒,寒必雨。忠臣進善君不 試,茲謂遏,蒙先小雨,雨已蒙起微而日不明。惑眾在 位,茲謂覆國。蒙微而日不明,一溫一寒,風揚塵。「知佞 厚之,茲謂庳,蒙甚而溫。君臣故弼,茲謂悖,厥災風雨 霧。風拔木,亂五穀,已而大霧。庶正蔽惡,茲謂生孽災, 厥異霧。」此皆陰雲之類云。

《南齊書》
编辑

《五行志》
编辑

貌。《傳》曰:「失威儀之制,怠慢驕恣,謂之狂,則不肅矣。下 不敬則上無威,天下既不敬,又肆其驕恣,肆之則不 從。夫不敬其君,不從其政,則陰氣勝,故曰『厥罰常雨 貌』。」《傳》又曰:「上失節而狂,下怠慢而不敬,上下失道,輕 法侵制,不顧君上,因以荐饑。貌氣毀,故有雞禍。一曰, 水歲雞多死,及為怪,亦是也。上下不相信,大臣姦宄」, 民為寇盜,故曰:「厥極惡。」一曰,民多被刑,或形貌醜惡, 風俗狂慢,變節易度,則為輕剽奇怪之服,故曰:「時則 有服妖。」

《貌。傳》又曰:「危亂端見,則天地之異生。」木者青,故曰青 眚為惡祥。凡貌傷者,金沴木,木沴金,衝氣相通 思心。《傳》曰:「心者,土之象也。思心不睿,其過在瞀亂失 紀。風于陽則為陰,于陰則為大臣之象,專恣而氣盛, 故罰常風。」心為五事主,猶土為五行主。一曰陰陽相 薄偏氣,陽多為風,其甚也常風;陰氣多者,陰而不雨, 其甚也常陰,一曰風,宵起而晝晦,以應常陰,同象也。 言《傳》曰:言《易》之道,西方曰兌,為口。人君過差無度,刑 法不一,斂從其重,或有師旅亢陽之節,若動眾勞民, 是言不從。人君既失眾,政令不從,孤陽持治,下畏君 之重刑,陽氣勝則旱象至,故曰:「厥罰常陽」也。

《言傳》曰:「下既悲苦君上之行,又畏嚴刑而不敢正言, 則必先發于歌謠。歌謠,口事也。口氣逆則惡言,或有 怪謠焉。」

《言傳》曰:「言氣傷則民多口舌,故有口舌之痾。金者白, 故有白眚。若有白,為惡祥。」

聽《傳》曰:「不聰之象」,見則妖生于耳,以類相動,故曰「有 鼓妖也。」一曰,聲屬鼓妖。

《傳》曰:「皇之不極,是謂不建」,其咎在霿亂失聽,故厥咎 霿思,心之咎亦霿。天者正萬物之始,王者正萬物之 始,失中則害天氣,類相動也。天者轉于下而運于上, 雲者起于山而彌于天,天氣動則其象應,故厥罰常 陰。王者失中,臣下強盛而蔽君明,則雲陰亦眾多而 蔽天光也。

《宋俞誨百怪斷經》
编辑

《嚏噴占》
编辑

子時主酒食, 丑時主女思, 寅時主女相和, 卯 時主財喜, 辰時主酒食, 巳時主人來財, 午時 主有客來, 未時主酒食, 申時主驚不利, 酉時 主文人來求, 戌時主和合, 亥時主吉利。

《眼跳占》
编辑

子時左主貴, 右主酒食 ;丑時左主憂, 右主人 思。 寅時左主行人, 右主吉 ;卯時左主貴人, 右主平安。 辰時左主客來, 右主害 ;巳時左主 酒食, 右主凶 ;午時左主得意, 右主凶 ;未時 左主吉, 右主喜 ;申時左主財, 右主文思。 酉 時左主音信, 右主客至。 戌時左主他喜, 右主 酒食 ;亥時左主貴人, 右主官事。

《心驚占》
编辑

子時有女人思 丑時惡事,不利。 寅時有客來, 卯時有酒食, 辰時有喜事, 巳時有大獲, 午時 主有酒食, 未時有女人思。 申時主喜事, 酉時 主喜信, 戌時有官客至, 亥時主惡服、夢怪大凶。

《耳鳴占》
编辑

子時左主女思, 右主失財。 丑時左主他喜, 右 主口舌。 寅時左主失物, 右主心急。 卯時左主 坎砢, 右主客至。 辰時左主得意, 右主行人至。

巳時,左主凶 ,右主,大吉 。午時,「左主信 ,右主。」

親人至, 未時左主他役, 右主遠人來 ;申時左 主行人, 右主吉 ;酉時左主失財, 右主吉 ;戌 時左主遠行, 右主康 ;亥時左主吉, 右主凶。

《耳熱占》
编辑

子時主有僧道來議事。 丑時主有喜事,大吉。 寅 時主有酒食吃。 卯時主有遠人來。 辰時主有喜 事,大吉。 巳時主失財物,不利。 午時主有喜事來。

未時:主有奇獲 。申時,主有客來酒食 。酉時主。

女子至婚事 戌時主有爭訟口舌, 亥時主有詞 訟口舌

《管窺輯要》
编辑

《人物部占》
编辑

天地之道,人為貴也。人者修仁則貴,為德為福;不仁 則為禍為殃。故《傳》曰:「妖由人興,人無諉焉。」凡人有政 變,不合時常,則天地示吉凶之應也。

人好聚會飲食,將饑米貴。

人君及人,無故衣冠變易常法,國有喪服之憂; 人君及人無故好畋獵走馬敗德,五年內有兵革興; 人君好訛言,不出一年易位。

人君無故自為國門,不出一年,夷獻重寶,國以亡。 人君衣履服物無故夜亡,近臣為賊。

人君無故自填其宅,是謂「穿德」,不出三年,必有荒田, 外境不通,五年內興兵相攻。

人君好嗟異,歌詞國將亡。

貴人無故變異節度,六年內有兵喪。

人君無故自修其社稷,前吉,後有咎,不出八年,有失 政。

眾人無故易其號。《上易政》。

眾人好反言,去存就亡。

眾人好訛言,善惡如其言。

人民好倡樂,是謂「改天下。」罰其上下,不出一年,有誅 相。

人民無故驚奔者,春一年、夏二年、秋三年、冬四年,為 失政,兵弛之象。

眾人言:「外國有異色人,此欲伐他國。」

人厭五穀,必有饑餓,不出三年,兵亂。

人民好麪賤米,米必貴,五穀皆準此占。 人尚胡食,番來侵境,必有改易兵作。

《人尚反語》,逆臣伐主。

婦人梳髻,奉撮如查。國破大亂,人民流逆。

「婦人施黛面,首空畫,眉不塗口。國欲亂,人流亡。 婦人梳掠,逆插釵。」國多不臣,各持干戈。

「小兒壅土,車轍戲」者,四夷侵國。

「小兒聚土為城」,兵起。

小兒街,巷中以土自壅為營,不出一年,有兵守城。一 曰:「是謂熒惑下守,不出一年,有兵攻城。」

小兒為車馬戲者,不出一年兵革興。

小兒為旌旗車馬戲者,不出一年,有流血大戰。一曰 「兵興,不出二年。」

《神光占》
编辑

人身之神在心,心之神在目,故目中常有神光,神光 去則災厄至。故當於暗處以手指按兩眼角搖之,其 光赤黃吉。白防兵,青黑有憂。凡有疾病,神光不存,七 日死。

出行忽然心動鼻酸,急察神光,青防奸人,黑防盜,宜 備之。

將兵至營,必察神光不在,必有大厄。

飲食起居,凡有心動,須察神光不在,急防禍害。若舌 動脣臑,神光不在,妾婦為賊,心動掌臑,交友為賊,急 察神光,左目光存,則從左去,右目光存,則從右去,二 目俱有,人不能害。

《渡江河》,必先察神光,不存勿渡。「《左目臑》為他人事,右 《目臑》」為自己事。

鼻酸耳鳴,患害將至,有神光者無傷,無則不免。 耳忽聞聲喚,或忽聞如雷鳴,鼻忽聞臭腥,皆是惡候, 宜察神光,隨光所在之方去之。

《天鼓目瞤占》
编辑

凡疾病,天鼓不鳴,凶。

將軍眼瞤動耳鳴,及無故自驚不自覺而吐嗟,皆為 下人有謀。

將軍踵中高語,「自覺驚寢,計謀必成。」

人事異部總論编辑

《書經》。

《夏書五子之歌》
编辑

其二曰:「《訓》有之,內作色荒,外作禽荒。甘酒嗜音,峻宇 雕牆。有一于此,未或不亡。」

《商書伊訓》
编辑

曰:「敢有恆舞于宮,酣歌于室,時謂巫風;敢有殉于貨 色,恆于遊畋,時謂淫風;敢有侮聖言,逆忠直,遠耆德, 比頑童,時謂亂風。惟茲三風十愆,卿士有一于身,家 必喪;邦君有一于身,國必亡。」

春秋四傳编辑

《桓公六年》
编辑

《春秋》:「秋八月,蔡人殺陳佗。」

《公羊傳》「陳佗者何?陳君也。陳君則曷為謂之陳佗?絕 也。曷為絕之?賤也。其賤奈何?外淫也。惡乎淫?淫乎蔡, 蔡人殺之。」

《穀梁傳》:「陳佗者,陳君也。其曰陳佗何也?匹夫行,故匹 夫稱之也。其匹夫行奈何?陳侯憙獵,淫獵于蔡,與蔡人爭禽,蔡人不知其是陳君也而殺之。何以知其是 陳君也?兩下相殺,不道其不地于蔡也。」

人事異部藝文编辑

《彈任谷疏》
晉·郭璞
编辑

任谷所為妖異,無有因由。陛下元鑒廣覽,欲知其情 狀,引之禁內,供給安處。臣聞為國以禮正,不聞以奇 邪,所聽惟人,故神降之吉。陛下簡默居正,動遵典刑。 按《周禮》:「奇服怪人不入宮。」況谷妖詭怪,人之甚者,而 登講肄之堂,密邇殿省之側,塵點日月,穢亂天聽,臣 之私情,竊所以不取也。陛下若以谷信為神靈所憑 「者,則應敬而遠之。」夫神聰明正直,接以人事,若以谷 為妖蠱詐妄者,則當投畀裔土,不宜令褻近紫闈。若 以谷或是神祇告譴,為國作眚者,則當克己修禮,以 弭其妖,不宜令谷安然自容,肆其邪變也。臣愚以為 陰陽陶蒸,變化萬端,亦是狐狸魍魎,憑陵作慝。願陛 下採臣愚懷,特遣谷出。臣以人乏,忝荷史任。敢忘直 筆,惟義是規。

《連珠》
北周·庾信
编辑

蓋聞「水之激也,實濁其源;木之蠹也,將拔其根。」是以 延年之家,預論掃墓;「羊舌之族,先知滅門。」

人事異部紀事一编辑

《史記·殷本紀》:「帝武乙無道,為偶人,謂之天神。與之博, 令人為行。天神不勝,乃僇辱之,為革囊盛血,仰而射 之,命曰射天。武乙獵於河渭之間,暴雷,武乙震死。 帝紂資辨捷疾,聞見甚敏,材力過人,手格猛獸。知足 以距諫,言足以飾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聲,以為 皆出己之下。好酒淫樂,嬖於婦人。愛妲己,妲己之言 是」從。於是使師涓作新淫聲,北里之舞,靡靡之樂。厚 賦稅以實鹿臺之錢,而盈鉅橋之粟,益收狗馬奇物, 充仞宮室,益廣沙丘苑臺,多取野獸蜚鳥置其中,慢 於鬼神,大最樂,戲於沙丘,以酒為池,縣肉為林,使男 女倮相逐其間,為長夜之飲。百姓怨望,而諸侯有畔 者。於是紂乃重刑辟,有炮烙之法,以西伯昌、九侯、鄂 侯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紂。九侯女不憙淫,紂怒 殺之,而醢九侯。鄂侯爭之,彊辨之疾,并脯鄂侯。西伯 昌聞之,竊嘆。崇侯虎知之,以告紂。紂囚西伯羑里。西 伯之臣閎夭之徒,求美女奇物善馬獻紂。紂乃赦西 伯。西伯出而獻洛西之地,以請除炮烙之刑。紂乃許 之。賜弓矢斧鉞,使得征伐。為西伯而用費中為政。費 中善諛好利,殷人弗親。紂又用惡來,惡來善毀讒,諸 侯以此益疏。西伯歸,乃陰修德行善,諸侯多叛紂而 往歸西伯,西伯滋大,紂由是稍失權重。王子比干諫, 弗聽。商容賢者,百姓愛之,紂廢之。及西伯伐飢國,滅 之。紂之臣祖伊聞之而咎周恐,奔告紂曰:「天既訖我 殷命,假人元龜,無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後人,維王 淫虐用自絕,故天棄我,不有安食。不虞,知天性不迪 率典。今我民罔不欲喪,曰:『天曷不降威,大命胡不至。 今王其奈何』?」紂曰:「我生不有命在天乎?」祖伊反曰:「紂 不可諫矣。」西伯既卒,周武王之東伐。至盟津,諸侯叛 殷,會周者八百諸侯皆曰:「紂可伐矣。」武王曰:「爾未知 天命。」乃復歸。紂愈淫亂不止。微子數諫不聽,乃與太 師、少師謀,遂去。比干曰:「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爭。」迺 強諫紂。紂怒曰:「吾聞聖人心有七竅。」剖比干,觀其心。 箕子懼,乃徉狂為奴。紂又囚之。殷之太師、少師乃持 其祭樂器奔周。周武王於是遂率諸侯伐紂,紂亦發 兵距之牧野。甲子日,紂兵敗。紂走入,登鹿臺,衣其寶 玉衣,赴火而死。周武王遂斬紂頭,縣之白旗,殺妲己。 《國語》:恭王遊於涇上,密康公從。有三女奔之,其母曰: 「必致之於王。夫獸三為群,人三為眾,女三為粲。王田 不取群,公行下眾,王御不參一族。夫粲,美之物也。眾 以美物歸女,而何德以堪之?王猶不堪,況爾小醜。小 醜備物,終必」亡。康公弗獻,一年王滅密。

厲王說榮夷公、芮良夫曰:「王室其將卑乎?夫榮公好 專利而不知大難。夫利,百物之所生也,天地之所載 也,而或專之,其害多矣。天地百物皆將取焉,胡可專 也?所怒甚多,而不備大難。以是教王,王能久乎?夫王 人者,將導利而布之上下者也。使神人百物無不得 其極,猶日怵惕懼怨之來也。故《頌》曰:『思文后稷,克配』」 彼天,立我蒸民,莫匪爾極。《大雅》曰:「陳錫載周。」是不布 利而懼難乎?故能載周以至於今。今王學專利,其可 乎?匹夫專利,猶謂之盜,王而行之,其歸鮮矣。榮公若 用周,必敗。既榮公為卿士,諸侯不享,王流於彘。 魯武公以括與戲見王,王立戲樊仲山父諫曰:「不可

立也,不順必犯,犯王命必誅,故出令不可不順也。令
考證.svg
之不行,政之不立;行而不順,民將棄上。夫下事上,少

事長,所以為順也。今天子立諸侯而建其少,是教逆 也。若魯從之而諸侯傚之,王命將有所壅;若不從而 誅之,是自誅王命也。是事也,誅亦失,不誅亦失,天子 其圖之。」王卒立之。魯侯歸而卒及。魯人殺懿公而立 伯御,三十二年,宣王伐魯,立孝公,諸侯從是不睦。 《左傳隱公三年》:衛莊公娶莊姜,美而無子。公子州吁, 嬖人之子也,有寵而好兵,公弗禁,莊姜惡之。石碏諫 曰:「臣聞愛子,教之以義方,弗納于邪。驕、奢、淫、泆,所自 邪也。四者之來,寵祿過也。將立州吁,乃定之矣。若猶 未也,階之為禍。夫寵而不驕,驕而能降,降而不憾,憾 而能眕者鮮矣。且夫賤防貴,少陵長,遠間親,新間奮, 小加大,淫破義,所謂六逆也。君義、臣行,父慈、子孝,兄 愛、弟敬,所謂《六順》也。去順效逆,所以速禍也。君人者 將禍是務,去而速之,無乃不可乎?」弗聽。其子厚與州 吁遊,禁之,不可。桓公立,乃老。四年春,衛州吁弒桓公 而立。公問于眾仲曰:「衛州吁其成乎?」對曰:「臣聞以德 和民,不聞以亂。以亂猶治絲而棼之也。夫州吁阻兵 而安忍,阻兵無眾,安忍無親,眾叛親離,難以濟矣。夫 兵猶火也,弗戢將自焚也。夫州吁弒其君而虐用其 民,於是乎不務令德,而欲以亂成,必不免矣。」州吁未 能和其民,厚問定君于石子。石子曰:「王覲為可。」曰:「何 以得」覲曰:「陳桓公方有寵于王,陳」、衛方睦,若朝陳使 請,必可得也。厚從州吁如陳。石碏使告於陳曰:「衛國 福小,老夫耄矣,無能為也。此二人者,實弒寡君,敢即 圖之。」陳人執之,而請涖于衛。九月,衛人使右宰醜涖 殺州吁于濮,石碏使其宰獳羊肩涖殺石厚于陳。君 子曰:「石碏,純臣也,惡州吁而厚與焉。大義滅親,其是 之謂乎!」

七年陳及鄭平。十二月陳五父如鄭涖盟。壬申,及鄭 伯盟。歃如忘,洩伯曰:「五父必不免,不賴盟矣。」鄭良佐 如陳涖盟。辛巳,及陳侯盟,亦知陳之將亂也。桓五年 陳侯鮑卒,文公子佗殺太子免而代之,六年蔡人殺 陳佗。

八年,鄭公子忽如陳逆婦媯,辛亥,以媯氏歸。甲寅,入 于鄭。陳鍼子送女,先配而後祖。鍼子曰:「是不為夫婦, 誣其祖矣,非禮也,何以能育?」桓十七年,高渠彌弒昭 公而立公子亹。

桓九年冬,曹大子來朝,賓之以上卿,禮也。享曹大子, 初獻,樂奏而嘆。施父曰:「曹大子其有憂乎?非嘆所也。」 十年春,曹桓公卒。

十三年春,楚屈瑕伐羅𩰚伯比送之還謂其御曰:「莫 敖必敗,舉趾高,心不固矣。」遂見楚子曰:「必濟師。」楚子 辭焉,入告夫人鄧曼。鄧曼曰:「大夫其非眾之謂,其謂 君撫小民以信,訓諸司以德,而威莫敖以刑也。莫敖 狃於蒲騷之役,將自用也,必小羅。君若不鎮撫,其不 設備乎?夫固謂君訓眾而好鎮撫之,召諸司而勸之」 以令德,見莫敖而告諸天之不假易也。不然,夫豈不 知楚師之盡行也?楚子使賴人追之,不及。莫敖使徇 于師,曰:「諫者有刑。」及鄢,亂次以濟。遂無次,且不設備。 及羅,羅與盧戎兩軍之大敗之,莫敖縊于荒谷。 十八年春,公將有行,遂與姜氏如齊。申繻曰:「女有家, 男有室,無相瀆也,謂之有禮。易此必敗。」公會齊侯于 濼,遂及文姜如齊。齊侯通焉,公謫之以告。夏四月丙 子,享公,使公子彭生乘公。公薨于車。魯人告于齊曰: 「寡君畏君之威,不敢寧居,來脩舊好。禮成而不反,無 所歸咎,惡於諸侯,請以彭生除之。」齊人殺彭生。《莊公 八年》,齊侯使連稱管至父戍葵丘,瓜時而往,曰:「及瓜 而代。」期戍。公問不至,請代。弗許,故謀作亂。僖公之母 弟曰夷仲年,生公孫無知,有寵於僖公,衣服禮秩如 適襄公絀之。二人因之以作亂,連稱有從妹在公宮, 無寵,使間公曰:「捷,吾以女為夫人。」冬十二月,齊侯游 于姑棼,遂田于貝丘,見大豕。從者曰:「公子彭生也!」公 怒曰:「彭生敢見!」射之,豕人立而啼。公懼,隊于車,傷足 喪屨。反誅屨於徒人,費弗得,鞭之見血。走出,遇賊于 門,劫而束之。費曰:「我奚御哉?」袒而示之背,信之。費請 先入,伏公而出。𩰚死于門中。石之紛如,死于階下。遂 入,殺孟陽于床,曰:「非君也,不類見公之足于戶下。」遂 弒之,而立無知。

莊公四年春,王三月,楚武王荊尸授師孑焉,以伐隨。 將齊,入告夫人鄧曼,曰:「余心蕩。」鄧曼嘆曰:「王祿盡矣。 盈而蕩,天之道也。先君其知之矣。故臨武事,將發大 命,而蕩王心焉。若師徒無虧,王薨于行,國之福也。」王 遂行,卒於《樠木》之下。

十九年,初,「王姚嬖于莊王,生子頹。子頹有寵,蒍國為 之師。及惠王即位,取蒍國之圃以為囿。邊伯之宮近 於王宮,王取之。王奪子禽、祝跪與詹父田而收膳夫 之秩,故蒍國、邊伯、石速、詹父、子禽、祝跪作亂,因蘇氏。」 秋,五大夫奉子頹以伐王,不克,出奔溫。蘇子奉子頹 以奔衛。衛師、燕師伐周。冬,立子頹。二十年春,鄭伯和 王室,不克。執燕仲父。夏,鄭伯遂以王歸,王處于櫟。秋王及鄭伯入于鄔。遂入成周,取其寶器而還。冬,王子 頹享五大夫,樂及遍舞。鄭伯聞之,見虢叔曰:「寡人聞 之,哀樂失時,殃咎必至。今王子頹歌舞不倦,樂禍也。 夫司寇行戮,君為之不舉,而況敢樂禍乎?奸王之位, 禍孰大焉?臨禍忘憂,憂必及之,盍納王乎?」虢公曰:「寡 人之願也。」二十一年春,胥命于弭。夏,同伐王城。鄭伯 將王自圉門入,虢叔自北門入,殺王子頹及五大夫。 鄭伯享王于闕西,辟樂備。王與之武公之略,自虎牢 以東。原伯曰:「鄭伯效尤,其亦將有咎。」五月,鄭厲公卒。 《國語》:惠王三年:邊伯石遫蒍國出王而立王子頹。王 處于鄭三年,子頹飲三大夫酒,子國為客樂。及遍儛, 鄭厲公見虢叔曰:「吾聞之,司寇行戮,君為之不舉,而 況敢樂禍乎?今吾聞子頹歌舞不思憂。夫出王而代 其位,禍孰大焉?臨禍忘憂,是謂樂禍。禍必及之,盍納 王乎?」虢叔許諾。鄭伯將王自圉門入,虢叔自北門入, 殺子頹及三大夫,王乃入。

惠王十五年,有神降于莘。王問於內史過曰:「是何故? 固有之乎?」對曰:「有之。國之將興,其君齊明衷正,精潔 惠和,其德足以昭其馨香,其惠足以同其民人,神饗 而民聽,民神無怨,故明神降之,觀其政德而均布福 焉。國之將亡,其君貪冒辟邪,淫泆荒怠,麤穢暴虐,其 政腥臊馨香不登,其刑矯誣,百姓攜貳。明神弗蠲,而 民有遠志。民神怨痛,無所依懷,故神亦往焉。觀其苛 慝而降之禍,是以或見神以興,亦或以亡。昔夏之興 也,融降於崇山;其亡也,回祿信於聆隧;商之興也,檮 杌次於丕山;其亡也,夷羊在牧;周之興也,鸑鷟鳴於 岐山;其衰也,杜伯射王於鄗。是皆明神之志者也。」王 曰:「今是何神也?」對曰:「昔昭王娶於房,曰房后,實有爽 德,協於丹朱,丹朱馮身以儀之,生穆王焉,實臨照周 之子孫而禍福之。夫神壹不遠徙遷焉。若由是觀之, 其丹朱乎!」王曰:「其誰受之?」對曰:「在虢土。」王曰:「然則何 為?」對曰:「臣聞之,道而得神,是謂逢福;淫而得神,是謂 貪禍。今虢少荒,其亡乎?」王曰:「吾其若之何?」對曰:「使大 宰以祝史帥貍姓,奉」犧牲粢盛玉帛往獻焉,無有祈 也。王曰:「虢其幾何?」對曰:「昔堯臨民以五,今其胄見,神 之見也,不過其物。若由是觀之,不過五年。」王使大宰 忌父帥傅氏及祝史,奉犧牲玉鬯往獻焉。內史過從 至虢,虢公亦使祝史請土焉。內史過歸告王曰:「虢必 亡矣。不禋於神而求福焉,神必禍之。不親於民而求 用焉,民必違之。精意以享,禋也;慈保庶民,親也。今虢 公動匱百姓以逞其違,離民怒神而求利焉,不亦難 乎?」十九年,晉取虢。

《海鳥》曰「爰居」,止於魯東門之外。二日,臧文仲使國人 祭之。展禽曰:「越哉,臧孫之為政也。夫祀,國之大節也, 而節,政之所成也,故慎制祀,以為國典。今無故而加 典,非政之宜也。夫聖王之制祀也,法施於民則祀之, 以死勤事則祀之,以勞定國則祀之,能禦大災則祀 之,能扞大患則祀之,非是族也,不在祀典。昔烈山氏」 之有天下也,其子曰柱,能植百穀百蔬。夏之興也,周 棄繼之,故祀以為稷。共工氏之伯九有也,其子曰「后 土,能平九土,故祀以為社。」黃帝能成命百物以明民 共財,顓頊能修之,帝嚳能序三辰以固民。堯能單均 刑法以儀民,舜勤民事而野死,鯀障洪水而殛死,禹 能以德修鯀之功。契為司徒而民輯,冥勤其官而水 死。湯以寬治民而除其邪,稷勤百穀而山死。文王以 文昭武王,去民之穢。故有虞氏禘黃帝而祖顓頊,郊 堯而宗舜。夏后氏禘黃帝而祖顓頊,郊鯀而宗禹。商 人禘舜而祖契,郊冥而宗湯。周人禘嚳而郊稷,祖文 王而宗武王。幕,能帥顓頊者也,有虞氏報焉;杼,能帥 禹者也,夏后氏報焉。「上甲微,能帥契者也,商人報焉; 高圉太王,能帥稷者也,周人報焉。凡禘、郊、宗、祖、報,此 五者,國之典祀也。」加之以社稷山川之神,皆有功烈 於民者也。及前哲令德之人,所以為明質也;及天之 三辰,民所以瞻仰也;及地之五行,所以生殖也;及九 州名山川澤,所以出財用也。非是不在祀典。今海鳥 至,已不知而祀之,以為國典,難以為仁且知矣。夫仁 者講功,而知者處物。無功而祀之,非仁也;不知而不 問,非知也。今茲海其有災乎?夫廣川之鳥獸,恒知而 避其災也。是歲也,海多大風,冬暖。文仲聞柳下季之 言,曰:「信吾過也。季子之言,不可不法也。」使書以為三 筴。

《左傳》僖公七年秋,盟於甯母,謀鄭故也。管仲言於齊 侯曰:「臣聞之,招攜以禮,懷遠以德。德禮不易,無人不 懷。」齊侯修禮於諸侯,諸侯官受方物。鄭伯使大子華 聽命於會,言於齊侯曰:「洩氏、孔氏、子人氏三族,實違 君命。若君去之以為成,我以鄭為內臣,君亦無所不 利焉。」齊侯將許之,管仲曰:「君以禮與信屬諸侯,而以 奸終之,無乃不可乎?子父不奸之謂禮,守命其時之 謂信,違此二者,奸莫大焉。」公曰:「諸侯有討於鄭,未捷, 今苟有釁,從之不亦可乎?」對曰:「君若綏之以德,加之 以訓辭,而帥諸侯以討鄭,鄭將覆亡之不暇,豈敢不懼?若總其罪人以臨之,鄭有辭矣,何懼?且夫合諸侯, 以崇德也,會而列奸,何以示後嗣?夫諸侯之會,其德 刑禮義,無國不記。記奸之位,君盟替矣。作而不記,非 盛德也。君其勿許!鄭必受盟。夫子華既為大子,而求 介於大國以弱其國,亦必不免。鄭有叔詹、堵叔、師叔 三良為政,未可間也。」齊侯辭焉。子華由是得罪於鄭。 冬,鄭伯請盟於齊。

十一年,天王使召武公、內史過賜晉侯命,受玉惰。過 歸,告王曰:「晉侯其無後乎?王賜之命,而惰于受瑞,先 自棄也已,其何繼之有?禮,國之幹也;敬,禮之輿也。不 敬則禮不行,禮不行則上下昏,何以長世?」十五年,秦 伯伐晉,獲晉侯以歸。

十六年冬十一月乙卯,鄭殺子華。十二月,會於淮,謀 鄫,且東略也。城鄫,役人病,有夜登丘而呼曰:「齊有亂。」 不果城而還。

十九年夏,宋公使邾文公用鄫子于次雎之社,欲以 屬東夷。司馬子魚曰:「古者六畜不相為用,小事不用 大牲,而況敢用人乎?祭祀以為人也。民,神之主也,用 人其誰饗之?齊桓公存三亡國以屬諸侯,義士猶曰 薄德。今一會而虐二國之君,又用諸淫昏之鬼,將以 求霸,不亦難乎?得死為幸。」二十一年春,宋人為鹿上 之盟,以求諸侯於楚,楚人許之。公子目夷曰:「小國爭 盟,禍也。宋其亡乎?幸而後敗。」秋,諸侯會宋公於盂。子 魚曰:「禍其在此乎?君欲已甚,其何以堪之?」於是楚執 宋公以伐宋。冬,會於薄以釋之。

二十二年十一月丁丑,楚子入饗於鄭,九獻,庭實旅 百,加籩豆六品。饗畢,夜出,文芊送於軍,取鄭二姬以 歸。叔詹曰:「楚王其不沒乎?為禮卒於無別。無別不可 謂禮,將何以沒?諸侯?是以知其不遂霸也。」二十八年 夏四月,晉侯、宋公、齊國歸父、崔夭、秦小子憖次于城 濮,楚師敗績。

三十三年春,秦師過周北門,左右免冑而下,超乘者 三百乘。王孫滿尚幼,觀之,言于王曰:「秦師輕而無禮 必敗。輕則寡謀,無禮則脫。入險而脫,又不能謀,能無 敗乎?」及滑,鄭商人弦高將市于周,遇之,以《乘韋》先,牛 十二犒師,曰:「寡君聞吾子將步師出于敝邑,敢犒從 者。不腆敝邑,為從者之淹,居則具一日之積,行則備」 一夕之衛。且使遽告於鄭。鄭穆公使視客館,則束載、 厲兵、秣馬矣。使皇武子辭焉,曰:「吾子淹久於敝邑,惟 是脯資,餼牽竭矣。為吾子之將行也,鄭之有原圃,猶 秦之有具囿也。吾子取其麋鹿以間敝邑,若何?」杞子 奔齊,逢孫、揚孫奔宋,孟明曰:「鄭有備矣,不可冀也。攻 之不克,圍之不繼,吾其還也。」滅滑而還。

《國語》:襄王使召公過及內史過賜晉惠公命。呂甥、郤 芮相晉侯,不敬,晉侯執玉卑,拜不稽首。內史過歸,以 告王曰:「晉不亡,其君必無後,且呂、郤將不免。」王曰:「何 故?」對曰:「《夏書》有之曰:『眾非元后何戴?后非眾無與守 邦。在《湯誓》曰:『余一人有辠,無以萬夫。萬夫有辠,在余 一人』。在《盤庚》曰:『國之臧,則維汝眾。國之不』』。」「則維余 一人,是有逸罰。」如是,則長眾使民,不可不慎也。民之 所急,在于大事。先王知大事之必以眾濟也,故祓除 其心,以和惠民,「考中度衷以涖之,昭明物則以訓之, 制義庶孚以行之。」祓除其心,精也;考中度衷,忠也;昭 明物則,禮也;制義庶孚,信也。然則長眾使民之道,非 精不和,非忠不立,非禮不順,非信不行。今晉侯即位 而背外內之賂,虐其處者,棄其信也;不敬王命,棄其 禮也;施其所惡,棄其忠也;以惡實心,棄其精也。四者 皆棄,則遠不至而近不和矣,將何以守國?古者先王 既有天下,又崇立上帝明神而敬事之,于是乎有朝 日夕月以教民事君。諸侯《春秋》受職於王,以臨其民; 大夫士日恪位箸以儆其官;「庶人工商各守其業以 共其上,猶恐有墜失也,故為車服旗章以旌之,為摯 幣瑞節以鎮之,為班爵貴賤以別之,為令聞嘉譽以 聲之。」猶有散遷解慢,而箸在刑辟,流在裔土,於是乎 有裔蠻之國,有釜鉞刀墨之民,而況可以淫縱其身 乎?夫晉侯非嗣也,而得其位,亹亹怵惕,保任戒懼,猶 曰未也。若將「廣其心而遠其鄰,陵其民而卑其上,將 何以固守?夫執玉卑,替其摯也;拜不稽首,誣其王也; 替摰無鎮,誣王無民。夫天事恆象,任重享大者必速 及。故晉侯誣王,人亦將誣之。欲替其鎮,人亦將替之。 大臣享其祿,弗諫而阿之,亦必及焉。襄王三年而立 晉侯,八年而隕於韓,十六年而晉人殺懷公無冑」,秦 人殺子金子公。

襄王使大宰文公及內史興賜晉文公,命上卿逆於 境。晉侯郊勞,館諸宗廟,饋九牢,設庭燎。及期,命於武 宮,設桑主,布几筵,大宰涖之,晉侯端委以入。大宰以 王命命冕服,內史贊之,三命而後即冕服。既畢,賓饗 贈餞,如公命侯伯之禮,而加之以宴好。內史興歸以 告王曰:「晉不可不善也。其君必霸。逆王命,敬奉禮義」 成。敬王命,順之道也;成禮義,德之則也。則德以道諸 侯,諸侯必歸之。且禮所以觀忠信仁義也。忠所以分也,仁所以行也,信所以守也,義所以節也。忠分則均, 仁行則報,信守則固,義節則度,分均無怨,行報無匱, 守固不偷,節度不攜。若民不怨而財不匱,令不偷而 動不攜,其何事不濟。中能應外,忠也;「施三服義,仁也; 守禮不淫,信也;行禮不疚,義也。臣入晉境,四者不失 臣。故曰:『晉侯其能禮矣。王其善之』。」「樹於有禮,艾人必 豐。王從之,使於晉者,道相逮也。」及惠后之難,王出在 鄭,晉侯納之。襄王十六年立晉文公二十一年以諸 侯朝於衡雝,且獻楚捷,遂為踐土之盟,於是乎始霸。 《左傳》文公五年,晉陽處父聘於衛,反過甯,甯嬴從之, 及溫而還。其妻問之,嬴曰:「以剛。《商書》曰:『沈漸剛克,高 明柔克,夫子一之,其不沒乎。天為剛德,猶不干時,況 在人乎?且華而不實,怨之所聚也。犯而聚怨,不可以 定身。余懼不獲其利而離其難,是以去之』。」

六年春,晉蒐於裔,舍二軍,使狐射姑將中軍,趙盾佐 之。陽處父至自溫,改蒐於董,易中軍。陽子,成季之屬 也,故黨於趙氏,且謂趙盾能,曰:「使能,國之利也。」是以 上之。宣子於是乎始為國政。賈季怨陽子之易其班, 而知其無援於晉也。九月,賈季使續鞫居殺陽處父。 九年冬,楚子越椒來聘,執幣傲叔仲惠伯曰:「是必滅 若敖氏之宗,傲其先君,神弗福也。」按宣四年楚滅若敖氏 十五年,齊侯侵我西鄙,謂諸侯不能也,遂伐曹,入其 郛,討其來朝也。季文子曰:「齊侯其不免乎?己則無禮, 而討於有禮者。曰:『女何故行禮?禮以順天,天之道也。 己則反天,而又以討人,難以免矣。《詩》曰:『胡不相畏?不 畏於天。君子之不虐幼賤,畏於天也。在《周頌》曰:『畏天 之威,于時保之。不畏于天,將何能保?以亂取國,奉禮』』』」 以守,猶懼不終。多行無禮,弗能在矣。按十八年齊人弒懿公 十七年,襄仲如齊拜穀之盟,復曰:「臣聞齊人將食魯 之麥,以臣觀之,將不能齊君之語偷。」臧文仲有言曰: 「民主偷必死。」

十八年春,齊侯戒師,期而有疾。醫曰:「不及。秋,將死。」公 聞之,卜曰:「尚無及期。」惠伯令龜。卜楚丘占之曰:「齊侯 不及期,非疾也。君亦不聞令龜有咎。」二月丁丑,公薨。 齊懿公之為公子也,與邴歜之父爭田,弗勝。及即位, 乃掘而刖之,而使歜僕納閻職之妻,而使職驂乘。夏 五月,公游于申池,二人浴于池,歜以仆抶職。職怒,歜 曰:「人奪女妻而不怒,一抶女庸何傷?」職曰:「與刖其父 而弗能病者何如?」乃謀弒懿公,納諸竹中。歸,舍爵而 行。齊人立公子元。

宣公六年,鄭公子曼滿與王子伯廖語,欲為卿。伯廖 告人曰:「無德而貪,其在《周易》《豐》之《離》,弗過之矣。」間一 歲,鄭人殺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