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53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五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五十三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五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五十三卷目錄

 謠讖部彙考一

  漢書五行志

  宋史天文志

 謠讖部彙考二

  周幽王一則 烈王一則 敬王一則

  秦始皇一則

  漢元帝一則 成帝一則 新莽一則

  後漢光武帝一則 順帝一則 桓帝一則 靈帝一則 獻帝一則 後主一則

  魏明帝一則 齊王一則

  吳大帝一則 廢帝一則 景帝一則 烏程侯一則

  晉武帝一則 惠帝一則 愍帝一則 元帝一則 明帝一則 成帝一則 康帝一則

  穆帝一則 哀帝一則 海西公一則 簡文帝一則 孝武帝一則 安帝一則

  宋文帝一則 前廢帝一則

  南齊高帝一則 武帝一則 東昏侯一則

  梁武帝一則 元帝一則

  陳武帝一則 後主一則

  北魏太祖一則 世祖一則 高祖太和一則 廢帝一則 孝靜帝一則

  北齊神武一則 文宣帝一則 孝昭帝一則 武成帝一則 後主一則

  北周武帝一則 宣帝一則

  隋文帝一則 煬帝一則

庶徵典第一百五十三卷

謠讖部彙考一编辑

《漢書》
编辑

《五行志》
编辑

《傳》曰:「言之不從,是謂不艾,厥咎僭,厥罰恆陽,厥極憂, 時則有詩妖。」

君亢陽而暴虐,臣畏刑而拑口,則怨謗之氣發於歌 謠,故有「詩妖。」

《宋史》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卷舌》六星,在昴北。」徙出漢外,則天下多妄說。

=謠讖部彙考二{{{1}}}

幽王時謠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幽王嬖愛褒姒,褒姒生子伯服,幽王 欲廢太子,太子母申侯女而為后。後幽王得褒姒,愛 之,欲廢申后,并去太子宜臼,以褒姒為后,以伯服為 太子。周太史伯陽讀《史記》曰:「周亡矣,昔自夏后氏之 衰也,有二神龍止於夏帝庭而言曰:『余褒之二君』。夏 帝卜殺之與去之與止之,莫吉。卜請其漦而藏之,乃 吉。」於是布幣而策告之。龍亡而漦在,櫝而去之。夏亡, 傳此器殷;殷亡,又傳此器周。比三代,莫敢發之。至厲 王之末,發而觀之,漦流於庭,不可除。厲王使婦人裸 而譟之,漦化為元黿,以入王後宮。後宮之童妾,既齔 而遭之,既笄而孕。無夫而生子,懼而棄之。宣王之時, 童女謠曰:「檿弧箕服,寔亡周國。」於是宣王聞之,有夫 婦賣是器者,宣王使執而戮之。逃於道而見鄉者,後 宮童妾所棄妖子出於路者,聞其夜啼,哀而收之,夫 婦遂亡奔於褒。褒人有罪,請入童妾所棄女子者於 王以贖罪。棄女子出於褒,是為褒姒。當幽王三年,王 之後宮見而愛之,生子伯服,竟廢申后及太子,以褒 姒為后,伯服為太子。太史伯陽曰:「禍成矣,無可奈何。」 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萬方,故不笑。幽王為烽燧 大鼓,有寇至則舉烽火,諸侯悉至,至而無寇。褒姒乃 大笑,幽王說之,為數舉烽火。其後不信,諸侯益亦不 至。以虢石父為卿用事,國人皆怨。石父為人佞巧,善 諛好利,王用之,又廢申后,去太子也。申侯怒,與繒西 夷、犬戎攻幽王。幽王舉烽火徵兵,兵莫至,遂殺幽王 驪山下,虜褒姒,盡取周賂而去。

烈王時讖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烈王二年,周太史儋見秦獻公曰:「始 周與秦國合而別,別五百載復合,合十七歲而霸王 者出焉。」

應劭曰:「周孝王封伯翳之後為侯伯,與周別五百載。至昭王時,西周君臣自歸受罪,獻其邑三十六城,合也。」韋昭曰:「周封秦為始別,謂秦仲也。五百

歲,謂從秦仲至孝公強大,「顯王致伯」 ,與之親合也。

《索隱》曰:按周封非子為附庸,邑之秦,號曰「秦嬴。」

是始合也。及秦襄公始列為諸侯,是別之也。自秦列為諸侯,至昭王五十二年,西周君臣獻邑三十六城,以入於秦,凡五百一十六年,是合也。云「五百」 ,舉其大數。徐廣曰:「從此後十七年而秦昭王立。」 駰案:韋昭曰「武王、昭王皆伯,至始皇而王天下。」 《索隱》曰:「霸王,謂始皇也。自周以邑入秦,至始皇初立,政由太后嫪毐,至」 九年誅毐,正十七年。《正義》曰:「周始與秦國合」 者,謂周、秦俱黃帝之後,至非子未別封,是合也。「而別」 者,謂非子末年,周封非子為附庸邑。秦後二十九君,至秦孝公二年,五百載周顯王致文武胙於秦孝公,復與之親,是復合也。「合十七歲而霸王者出」 ,謂從秦孝公三年至十九年,周顯王致胙於秦孝公,是霸也。孝公子惠王稱王,是王者出也。然五百載者,非子生秦侯已下二十八君,至孝公二年,都合四百八十六年,兼非子邑秦之後十四年,則成五百載。

敬王時讖编辑

按《宋書符瑞志》,魯哀公十四年,孔子夜夢三槐之間, 豐沛之邦,有赤煙氣起,乃呼顏淵、子夏往視之。驅車 到楚西北范氏街,見芻兒摘麟傷其左前足,薪而覆 之。孔子曰:「『『兒來,汝姓為赤誦,名子喬,字受紀』。孔子曰: 汝豈有所見邪』?兒曰:『見一禽,巨如羔羊,頭上有角,其 末有肉』。孔子曰:『天下已有主也。為赤劉陳項為輔』。」五 星入井,從歲星兒發薪下麟示孔子,孔子趨而往,麟 蒙其耳,吐三卷圖,廣三寸,長八尺,每卷二十四字。其 言赤劉當起,曰:「周亡,赤氣起,大燿興,元丘制命,帝卯 金」,孔子作《春秋》,制《孝經》。既成,使七十二弟子向北辰, 星罄折而立,使曾子抱《河》《洛》事北向。孔子齋戒,向北 辰而拜,告備於天,曰:「《孝經》四卷,《春秋》」、《河》《洛》凡八十一 卷,謹已備。天乃洪鬱,起白霧摩地,赤虹自上下化為 黃玉,長三尺,上有刻文。孔子跪受而讀之曰:「寶文出, 劉季握卯金刀,在軫北,字禾子,天下服。」

编辑

始皇時謠讖编辑

按《史記秦始皇本紀》:三十二年,燕人盧生使入海,還 以鬼神事,因奏錄圖書,曰:「亡秦者胡也。」始皇乃使將 軍蒙恬,發兵三十萬人,北擊胡,略取河南地。三十 六年,熒惑守心,有墜星下東郡,至地為石黔首。或刻 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始皇聞之,遣御史逐問莫 服,盡取石旁居人誅之,因燔銷其石。始皇不樂,使博 士為《僊真人詩》,及行所游天下,傳令樂人歌弦之。秋, 使者從關東夜過華陰平舒道,有人持璧遮使者,曰: 「為吾遺滈池君。」因言曰:「今年祖龍死。」使者問其故,因 忽不見,置其璧去。使者奉璧具以聞,始皇默然良久, 曰:「山鬼固不過知一歲事也。」退言曰:「祖龍者,人之先 也。」使御府視璧,乃十二八年行渡江所沈璧也。於是 始皇卜之,卦得《游徙》吉。

按《異苑》:「秦世有謠曰:『秦始皇,何僵梁,開吾戶,據吾床。 飲吾酒,唾吾漿,餐吾飯,以為糧。張吾弓,射東牆,前至 沙丘當滅亡』。始皇既坑儒焚典,乃發孔子墓,欲取諸 經傳。壙既啟,於是悉如謠者之言。又言謠文刊在塚 壁,政甚惡之。乃遠沙丘而循別路,見一群小兒輦沙 為阜,問云沙丘,從此得病。」

编辑

元帝時謠编辑

按《漢書五行志》:元帝時童謠曰:「井水溢,滅竈煙,灌玉 堂,流金門。」至成帝建始二年三月戊子,北宮中井泉 稍上,溢出南流,象春秋時先有鴝鵒之謠,而後有來 巢之驗。井水,陰也;竈煙,陽也。玉堂、金門,至尊之居,象 陰盛而滅陽,竊有宮室之應也。王莽生於元帝初元 四年,至成帝封侯,為三公輔政,因以篡位。

成帝時謠编辑

按《漢書五行志》:成帝時童謠曰:「燕燕尾涎涎,張公子, 時相見。木門倉琅根,燕飛來,啄皇孫。皇孫死,燕啄矢。」 其後帝為微行出遊,常與富平侯張放俱稱富平侯 家人。過河陽主作樂,見舞者趙飛燕而幸之,故曰:「燕 燕尾涎涎」,美好貌也。張公子,謂富平侯也。「木門倉琅 根」,謂宮門銅鍰,言將尊貴也。後遂立為皇后。弟昭儀 賊害後宮皇子,卒皆伏辜。所謂「燕飛來,啄皇孫,皇孫 死,燕啄矢」者也。又曰:「邪徑敗良田,讒口亂善人。桂樹 華不實,黃爵巢其顛。故為人所羨,今為人所憐。」桂赤 色,象漢家華不實,無繼嗣也。王莽自謂黃象,黃爵巢 其顛也。

新莽時訛言编辑

按《漢書王莽傳》:「莽天鳳二年,訛言黃龍墮死黃山宮 中,百姓奔走往觀者有萬數。莽惡之,捕繫問語所從 起,不能得。」

後漢编辑

====光武帝時謠讖====按《後漢書光武本紀》:建武元年,光武先在長安,時同 舍生彊華自關中奉赤伏符曰:「劉秀發兵捕不道四 夷,雲集龍𩰚野,四七之際火為主。」群臣因復奏曰:「受 命之符,人應為大,萬里合信,不議同情。周之白魚,曷 足比焉。今海內淆亂,符瑞之應,昭然著聞,宜答天神, 以塞群望。」光武於是命有司設壇場於南千秋亭 五成陌。六月己未,即皇帝位,燔燎告天,其祝文曰:「讖 記曰:『劉秀發兵捕不道,卯金脩德為天子』。秀猶固辭, 至於再,至於三,群下僉曰:『皇天大命,不可稽留,敢不 敬承』。於是建元。」又按《本紀》,王莽篡位,忌惡劉氏,以 錢文有金刀,故改為貨泉。或以貨泉字文為白水真 人。後望氣者蘇伯阿為王莽使,至南陽,遙望見舂陵 郭唶曰:「氣佳哉!鬱鬱蔥蔥然。」及始起兵還舂陵,遠望 舍南,火光赫然屬天,有頃不見。初,道士西門君惠、李 守等亦云:劉秀當為天子,其王者受命,信有符乎?不 然,何以乘時龍而御天哉?按《五行志》,更始時,南陽 有童謠曰:「諧不諧,在赤眉;得不得,在河北。」是時更始 在長安,世祖為大司馬,平定河北。更始大臣並僭專 權,故謠妖作也。後更始遂為赤眉所殺,是更始之不 諧,在赤眉也。世祖自河北興。又按《志》,世祖建武六 年,蜀童謠曰:「黃牛白腹,五銖當復。」是時公孫述僭號 於蜀,時人竊言王莽稱黃,述欲繼之,故稱曰:五銖漢 家貨,明當復也。述遂誅滅。王莽末,天水童謠曰:「出吳 門,望緹群,見一蹇」人,言欲上天。令天可上,地上安得 民?時隗囂初起兵於天水,後意稍廣,欲為天子,遂被 滅。囂少病蹇。吳門,冀郭門名也。緹群,山名也。按《匈 奴傳》,「建武二十五年春,南單于比遣弟左賢王莫將 兵萬餘人擊北單于弟薁鞬,左賢王生獲之。又破北 單于帳下,并得其眾,合萬餘人,馬七千匹,牛羊萬頭。 單于」震怖,卻地千里。初,帝造戰車,可駕數牛,上作樓 櫓,置於塞上,以拒匈奴。時人見者或相謂曰:「讖言『漢 九世當卻北地千里』,豈謂此邪?」及是果拓地焉。

順帝時謠讖编辑

按《後漢書五行志》:順帝之末,京都童謠曰:「直如弦,死 道邊;曲如鉤,反封侯。」按順帝即位,孝質短祚,大將軍 梁冀,貪樹疏幼,以為己功,專國號令,以贍其私。太尉 李固以為清河王,雅性聰明,敦詩悅禮,加又屬親,立 長則順,置善則固。而冀建白太后,策免固,徵蠡吾侯, 遂即至尊。固是日幽斃於獄,暴屍道路。而太尉胡廣 「封安樂鄉侯,司徒趙戒廚亭侯,司空袁湯安國亭侯」 云。按《楊厚傳》,「厚除為中郎,太后特引見,問以圖讖, 厚對不合,免歸。復習業犍為,不應州郡三公之命,方 正有道,公車特徵,皆不就。」永建二年,順帝特徵,詔告 郡縣,督促發遣,厚不得已到長安,以病自上,因陳漢 三百五十年之戹,宜蠲法改憲之道,及消伏災異,凡 五事。制書褒述。有詔太醫致藥,太官賜羊酒。及至,拜 議郎,三遷為侍中。

《春秋命曆序》曰:「四百年之間,閉四門,聽外難,群異並賊,官有孽臣,州有兵亂。五七弱暴,漸之效也。」宋均注云:「五七三百五十歲,當順帝漸微,四方多逆賊也。」

桓帝時謠编辑

按《後漢書五行志》:「桓帝之初,天下童謠曰:『小麥青青 大麥枯,誰當穫者婦與姑。丈人何在西擊胡。吏買馬, 君具車,請為諸君鼓嚨胡』。案元嘉中,涼州諸羌一時 俱反,南入蜀、漢,東抄三輔,延及并冀,大為民害。命將 出眾,每戰常負。中國益發甲卒,麥多委棄,但有婦女 穫刈也。吏買馬,君具車者,言調發重及有秩者也。請 為諸君鼓嚨胡」者,不敢公言私咽語。桓帝初,京都 童謠曰:「城上烏,尾畢逋。公為吏,子為徒。一徒死,百乘 車。車班班,入河間。河間奼女工數錢,以錢為室金為 堂。石上慊慊舂黃粱。梁下有懸鼓,我欲擊之丞卿怒。」 案此謂為政貪也。「城上烏,尾畢逋」者,處高利獨食,不 與下共,謂人主多聚斂也。「公為吏,子為徒」者,言蠻夷 將叛逆。父為軍吏,其子又為卒徒,往擊之也。「一徒死, 百乘車」者,言前一人往討胡既死矣,後又遣百乘車 往。「車班班,入河間」者,言上將崩,乘輿班班,入河間迎 靈帝也。「河間奼女工數錢,以錢為室金為堂」者,靈帝 既立,其母永樂太后好聚金以為堂也。「石上慊慊舂 黃粱」者,言永樂雖積金錢,慊慊常若不足,使人舂黃 粱而食之也。「梁下有懸鼓,我欲擊之,丞卿怒」者,言永 樂主教靈帝使賣官受錢,所祿非其人,天下忠篤之 士怨望,欲擊懸鼓以求見丞卿主鼓者亦復諂順,怒 而止我也。桓帝之初,京都童謠曰:「游平賣印自有 平,不辟豪賢及大姓。」案到延熹之末,鄧皇后以譴自 殺,乃以竇貴人代之。其父名武,字游平,拜城門校尉。 及太后攝政,為大將軍,與太傅陳蕃合心戮力,惟德 是建,印綬所加,咸得其人,豪賢大姓,皆絕望矣。桓 帝之末,京都童謠曰:「茅田一頃中有井,四方纖纖不 可整,嚼復嚼,今年尚可後年鐃。」案:《易》曰:「拔茅茹以其

彙,征吉。」茅,喻群賢也。井者,法也。於時中常侍管霸、蘇
考證.svg
康,憎疾海內英哲,與長樂少府劉囂、太常許詠、尚書

柳分、尋穆、史佟、司隸唐珍等代作脣齒。河內牢川詣 闕上書,汝、潁南陽,上采虛譽,專作威福。甘陵有南北 二部,三輔尤甚。由是博考黃門北寺,始見廢閣茅田 一頃者,言群賢眾多也。「中有井」者,言雖阨窮,不失其 法度也。「四方纖纖不可整」者,言奸慝大熾,不可整理。 「嚼復嚼」者,京都飲酒相強之辭也。言食肉者鄙,不恤 王政,徒耽宴飲歌呼而已也。「今年尚可」者,言但禁錮 也。後年鐃者,陳、竇被誅,天下大壞。桓帝之末,京都 童謠曰:「白蓋小車何延延,河間來合諧。河間來合諧」, 案解犢亭屬饒陽河間縣也。居無幾何而桓帝崩,使 者與解犢侯皆白蓋車從河間來。「延延」,眾貌也。是時 御史劉鯈建議立靈帝,以鯈為侍中。中常侍侯覽畏 其親近,必當間己,白拜鯈泰山太守,因令司隸迫促 殺之。朝廷少長,思其功效,乃拔用其弟郃,致位司徒, 此為合諧也。

靈帝時謠编辑

按《後漢書五行志》,靈帝之末,京都童謠曰:「侯非侯,王 非王,千乘萬騎上北芒。」案到中平六年,史侯登躡至 尊,獻帝未有爵號,為中常侍段珪等數十人所執,公 卿百官皆隨其後,到河上,乃得來還。此為非侯非王 上北芒者也。靈帝中平中,京都歌曰:「承樂世,董逃 遊四郭,董逃蒙天恩,董逃帶金紫,董逃行謝恩,董逃 整車騎,董逃!垂欲發,董逃!與中辭,董逃!出西門,董逃! 瞻宮殿,董逃!望京城,董逃!日夜絕,董逃!心摧傷,董逃!」 案董謂董卓也。言雖跋扈,縱其殘暴,終歸迯竄,至于 滅族也。

獻帝時謠讖编辑

按《後漢書五行志》:「獻帝之初,京師童謠曰:『千里草,何 青青?十日卜,不得生』。」案「千里草」為董,「十日卜」為「卓」,凡 別字之體,皆從上起,左右離合,無有從下發端者也。 今二字如此者,天意若曰:卓自下摩上,以臣陵君也。 青青者,暴盛之貌也,不得生者,亦旋破亡。建安初, 荊州童謠曰:「八九年間始欲衰,至十三年無孑遺。」言 自中興以來,荊州無破亂,及劉表為牧,又豐樂,至此 迨八九年當始衰者,謂劉表妻當死,諸將並零落也。 「十三年無孑遺」者,言十三年表又當死,民當移詣冀 州也。獻帝初,童謠曰:「燕南垂,趙北際,中央不合大 如礪,唯有此中可避世。」公孫瓚以為易地當之,遂徙 鎮焉。乃修城積穀,以待天下之變。建安三年,袁紹攻 瓚,瓚大敗,縊其姊妹妻子,引火自焚。紹兵趣登臺,斬 之。初,瓚破黃巾,殺劉虞,乘勝南下,侵據齊地,雄威大 振,而不能開廓遠圖,欲以堅城觀時,坐聽圍戮,斯亦 自易地而去世也。

按《三國志杜瓊傳》:「瓊雖學業入深,初不視天文,有所 論說,後進通儒譙周常問其意,瓊答曰:『欲明此術甚 難,須當身視識其形色,不可信人也。晨夜苦劇,然後 知之,復憂漏泄,不如不知,是以不復視也』。周因問曰: 『昔周徵君以為當塗高者魏也。其義何也』?瓊答曰:『魏, 闕名也。當塗而高,聖人取類而言耳』。又問周曰:『寧復 有所怪邪』?」周曰:「未達也。」瓊又曰:「古者名官職不言曹 始。自漢以來,名官盡言曹,吏言屬曹,卒言侍曹,此殆 天意也。」周緣瓊言,乃觸類而長之曰:「《春秋傳》著晉穆 侯名太子曰仇,弟曰成師。師服曰:『異哉名子也!嘉耦 曰妃,怨耦曰仇。今君名太子曰仇,弟曰成師,始兆亂 矣。兄其替乎』?」其後果如服言。及漢靈帝名二子曰史 侯、董侯,既立為帝,後皆免為諸侯,與師、服言相似也。 先主諱備,其訓具也;後主諱禪,其訓授也;如言劉已 具矣,當授與人也。意者甚於穆侯,靈帝之名子。後宦 人黃皓弄權於內。景耀五年,宮中大樹無故自折,周 深憂之,無所與言,乃書柱曰:「眾而大,期之會。」具而授, 若何復言「曹者眾也,魏者大也,眾而大,天下其當會 也。具而授,如何復有立者乎?」蜀既亡,咸以周言為驗。 周曰:「此雖己所推尋,然有所因,由杜君之辭而廣之 耳,殊無神思獨至之異也。」

按干寶《搜神記》:是時有華容女子,忽啼呼,云有大喪, 言語過差。縣以為妖言,繫獄百餘日。忽於獄中哭曰: 「劉荊州今日死。」華容去州數日,即遣馬吏驗視,表果 死,縣乃出之。續又歌吟曰:「不意李立為貴人。」後無幾, 曹公平荊州,以涿郡李立字建賢,為荊州刺史。

後主時謠编辑

按《晉書五行志》:「蜀劉禪嗣位。譙周曰:『先主諱備,其訓 具也;後主諱禪,其訓授也。若言劉已具矣,當授與人, 甚於晉穆侯、漢靈帝命子之祥也』。」蜀果亡。此言之不 從也。劉備卒,劉禪即位,未葬亦未踰月,而改元為建 興。此言之不從也。禮,國君即位踰年而後改元者,緣 臣子之心不忍一年而有二君也。今可謂亟而不知 禮義矣。後遂降焉。魏明帝太和中,姜維歸蜀,失其 母。魏人使其母手書呼維令反,并送當歸以譬之。維 報《書》曰:「良田百頃,不計一畝,但見遠志,無有當歸。」維 卒不免

编辑

编辑

明帝時謠。

按《晉書五行志》:「魏明帝太和中,京師歌《兜鈴》,曹子其。」

唱曰:「其奈汝曹何!」此詩妖也。其後曹爽見誅,曹氏遂 廢。景初初,童謠曰:「阿公阿公駕馬車,不意阿公東 渡河,阿公來還當奈何!」及宣帝遼東歸至白屋,當還 鎮長安,會帝疾篤,急召之,乃乘追鋒車東渡河,終如 童謠之言。景初元年,有司奏帝為烈祖,與太祖、高祖 並為不毀之廟,從之。案宗廟之制,祖宗之號,皆身沒 名成,乃正其禮。故雖功赫天壤,德邁前王,未有豫定 之典。此蓋言之不從,失之甚者也。後二年宮車晏駕, 於是統微政逸。

齊王時謠编辑

按《晉書五行志》:齊王嘉平中,有謠曰:「白馬素羈西南 馳,其誰乘者朱虎騎。」朱虎者,楚王小字也。王淩、令狐 愚聞此謠,謀立彪,事發,淩等伏誅,彪賜死。魏齊王 嘉平初,東郡有訛言云:「白馬河出妖馬,夜過官牧邊 鳴呼,眾馬皆應。明日見其跡大如斛,行數里還入河。」 楚王彪本對白馬,兗州刺史令狐愚以彪有智勇,及 聞此言,遂與王淩謀共立之。事洩,淩愚被誅,彪賜死。 此言不從之罰也。《詩》云:「人之訛言,寧莫之懲。」

魏時起「安世殿」,武帝後居之。「安世」,武帝字也。

编辑

大帝時謠编辑

按《吳志孫權傳》:「黃龍元年夏四月,即皇帝位。初,興平 中,吳中童謠曰:『黃金車,班蘭耳;闓昌門,出天子』。」

廢帝時謠编辑

按《晉書五行志》:「孫亮初,童謠曰:『吁汝恪,何若若?蘆葦 單衣篾鉤絡,於何相求常子閣』。」常子閣者,反語石子 堈也。鉤絡,鉤帶也。及諸葛恪死,果以葦席裹身,篾束 其要,投之石子岡,後聽恪故吏收斂求之此堈云。 「孫亮初,公安有鼉鳴,童謠曰:『白鼉鳴,龜背平,南郡城 中可長生。守死不去義無成。南郡城中可長生者,有 急』」易以逃也。明年,諸葛恪敗,弟融鎮公安,亦見襲。融 刮金印龜,服之而死。鼉有鱗介,甲兵之象。又曰:「白祥 也。」

景帝時謠讖编辑

按《晉書五行志》:「孫休永安三年,將守,質子,群聚嬉戲, 有異小兒忽來言曰:『三公鋤,司馬如』。又曰:『我非人,熒 惑星也』。言畢上昇,仰視若曳一匹練,有頃沒。干寶曰: 『後四年而蜀亡,六年而魏廢,二十一年而吳平。於是 九服歸晉。魏與吳蜀並滅國,三公鋤,司馬如』之謂也。」

烏程侯時謠讖编辑

按《晉書五行志》:「孫皓遣使者祭石印山下妖祠,使者 因以丹書岩曰:『楚九州渚,吳九州都,揚州土作天子, 四世治太平矣』。」皓聞之,意益張,曰:「從太皇帝至朕四 世,太平之主,非朕復誰?」恣虐踰甚,尋以降亡。近詩妖 也。孫皓《天紀》中童謠曰:「阿童復阿童,銜刀游渡江。 不畏岸上獸,但畏水中龍。」武帝聞之,加王濬龍驤將 軍。及征吳江西眾軍無過者而王濬先定秣陵。

编辑

武帝時謠讖编辑

按:《晉書五行志》:「武帝太康三年平吳後,江南童謠曰: 『局縮肉,數橫目,中國當敗吳當復』。又曰:『宮門柱,且當 朽,吳當復,在三十年後』。」又曰:「雞鳴不拊翼,吳復不用 力。」於時吳人皆謂在孫氏子孫,故竊發為亂者相繼。 按「橫目」者四字,自吳亡至元帝興,幾四十年,元帝興 於江東,皆如童謠之言焉。元帝懦而少斷,「局縮肉」者, 有所斥也。太康末,京洛為《折楊柳》之歌,其曲始有 兵革苦辛之辭,終以擒獲斬截之事。是時三楊貴盛 而被族滅,太后廢黜,幽死中宮,折楊柳之應也。按 《苻洪傳》,「洪字廣世,略陽臨渭氐人也。其先蓋有扈之 苗裔,世為西戎酋長。始其家池中蒲生,長五丈,五節 如竹形,時咸謂之蒲家,因以為氏焉。父懷」歸,部落小 帥。先是隴右大雨,百姓苦之,謠曰:「雨若不止,洪水必 起。」故因名曰洪。按《元夏侯太妃傳》:夏侯太妃名光 姬,沛國譙人也。祖威,兗州刺史。父莊,字仲容,淮南太 守、清明亭侯。妃生自華宗,幼而明慧,瑯琊武王為世 子覲納焉,生元帝。及恭王薨,元帝嗣立,稱王太妃。永 嘉元年,薨於江左,葬瑯琊國。初有讖云:「銅馬入海建 鄴期。」太妃小字銅環,而元帝中興於江左焉。

惠帝時謠讖编辑

按《晉書五行志》,惠帝永熙中,河內溫縣有人如狂,造 書曰:「光光文長,大戟為牆。毒藥雖行,戟還自傷。」又曰: 「兩火沒地,哀哉秋蘭。歸形街郵,終為人歎。」及楊駿居 內府,以戟為衛,死時又為戟所害。傷。楊后被廢,賈后 絕其膳,八日而崩,葬街郵亭北,百姓哀之也。兩火,武 帝諱;蘭,楊后字也。其時有童謠曰:「二月末,三月初,荊」 筆、《楊板》行詔書,「宮中大馬幾作驢。」此時楊駿專權,楚 王用事,故言《荊筆》、楊板。二人不誅,則君臣禮悖,故云 「幾作驢」也。元康中,京洛童謠曰:「南風起,吹白沙,遙望魯國何嵯峨,千歲髑髏生齒牙。」又曰:「城東馬子莫 嚨哅,比至來年纏汝𩯣。」南風,賈后字也。白,晉行也。沙 門,太子小名也。魯,賈謐國也。言賈后將與謐為亂,以 危太子,而趙王因釁咀嚼豪賢,以成篡奪,不得其死 之應也。元康中,天下商農通著大障日,時童謠曰: 「屠蘇障日覆兩耳,當見瞎兒作天子。」及趙王倫篡位, 其目實眇焉。趙王倫既篡,洛中童謠曰:「獸從北來鼻 頭汗,龍從南來登城看,水從西來河灌灌。」數月而齊 王、成都、河間義兵同會誅倫。案成都西藩而在鄴,故 曰「獸從北來」;齊東藩而在許,故曰「龍從南來」;河間水 源而在關中,故曰「水從西來。」齊留輔政,居於宮西,又 有無君之心,故言登城看也。太安中,童謠曰:「五馬 游渡江,一馬化為龍。」後中原大亂,宗藩多絕,唯瑯琊、 汝南、西陽、南頓、彭城同至江東,而元帝嗣統矣。司馬 越還洛,有童謠曰:「洛中大鼠長尺二,若不早去大狗 至。」及苟晞將破汲桑,又謠曰:「元超兄弟大落度,上桑 打椹為苟作。」由是越惡晞,奪其兗州,隙難遂搆焉。 趙王倫廢惠帝於金墉城,改號金墉城為永安宮。帝 尋復位,而倫誅。

按《異苑》:石勒為郭敬客時,襄國有讖曰:「力在左,華在 右,讓無言,或入口。」讓去言為襄字,或入口乃國字也。 勒後遂都襄國。晉時,長安謠曰:「秦川城中血沒踠, 惟有涼州倚柱看。」及惠愍之間,關內殲破,浮血飄舟。 張軌擁眾一方,恩威並著。盧龍將寇亂京師,謠言 曰:「十丈瓦屋蘆作柱,薤作欄。」未幾而敗。永寧初,齊 王冏倡義兵,誅除亂逆,乘輿反正。忽有婦人詣大司 馬門求寄產,門者詰之,婦人曰:「我截臍便去耳。」是時 齊王冏匡復王室,天下歸功,識者為其惡之,後果斬 戮。永寧元年十二月甲子,有白頭公入齊王冏大 司馬府,大呼曰:「有大兵起,不出甲子旬。」冏殺之。明年 十二月戊辰敗,即甲子旬也。

愍帝時謠讖编辑

按《晉書五行志》,愍帝初,有童謠曰:「天子何在豆田中。」 至建興四年,帝降劉曜,在城東豆田壁中。建興中, 江南謠歌曰:「訇如白坑破,合集持作甒。揚州破換敗, 吳興覆瓿甊。」案白者,晉行坑器,有口屬瓮。瓦瓮質剛, 亦金之類也。「訇如白坑破」者,言二都頃覆,王室大壞 也。「合集持作甒」者,元帝鳩集遺餘,以主社稷,未能剋 復中原,但偏王江南,故其諭也。及石頭之事,六軍大 潰,兵人抄掠京邑,爰及二宮。其後三年,錢鳳復攻京 邑,阻水而守,相持月餘日,焚燒城邑,井堙木刊矣。鳳 等敗退,沈充將其黨還吳興,官軍踵之,蹈籍郡縣,充 父子授首,黨與誅者以百數。所謂「揚州破換敗,吳興 覆瓿甊。」瓿甊,瓦器,又小于甒也。

元帝時謠讖编辑

按:《晉書五行志》「元帝永昌二年,大將軍王敦下,據姑 孰百姓訛言行蟲病,食人大孔,數日入腹,入腹則死, 療之有方,當得白犬膽以為藥,自淮泗遂及京都,數 日之間,百姓驚擾,人人皆自云已得蟲病。又云:始在 外時,燒鐵以灼之,於是翕然被燒灼者十七八矣。而 白犬暴貴,至相請奪,其價十倍。或有自云能行燒鐵」 灼者賃灼百姓,日得五六萬,憊而後已,四五日漸靜。 《說》曰:「夫裸蟲人類,而人為之主。今云蟲食人,言本同 臭類而相殘賊也。自下而上,明其逆也。必入腹者,言 害由中,不由外也。犬有守衛之性,白者金色而膽,用 武之主也。帝王之運,王霸會於戌,戌主用兵。金者晉, 行火燒鐵以療疾者,言必去其類而來,火與金合德, 共除蟲害也。」按中興之際,大將軍本以腹心受伊、呂 之任,而元帝末年,遂改京邑。明帝諒闇,又有異謀,是 以下逆上,腹心內爛也。及錢鳳、沈充等逆兵四合,而 為王師所挫,踰月而不能濟水。北中郎劉遐及淮陵 內史蘇峻率淮、泗之眾以救朝廷,故其謠言首作於 淮、泗也。朝廷卒以弱制強,罪人授首,是用白犬膽,可 救之效也。按《桓溫傳》,初元明世,郭璞為讖曰:「君非 無嗣,兄弟代禪。」謂成帝有子,而以國祚傳弟。又曰:「有 人姓李,兒專征戰,譬如車軸脫在一面。」兒者,子也。李 去子,木存。車去軸,為亙,合成「桓」字也。又曰:「爾來爾來, 河內大縣。」爾來,謂自爾已來為元始,溫字元子也。故 河內大縣,溫也。成康既崩,桓氏始大,故連言之。又曰: 「賴子之薨,延我國祚;痛子之隕,皇運其暮。」二子者,元 子、道子也。溫志在篡奪,事未成而死,幸之也。會稽王 道子,雖首亂晉國,而其死亦晉衰之由也,故云「痛」也。

明帝時謠讖编辑

按《晉書五行志》:「明帝太寧初,童謠曰:『惻惻力力,放馬 山側。大馬死,小馬餓,高山崩,石自破』。」及明帝崩,成帝 幼,為蘇峻所逼,遷於石頭,御膳不足。此「大馬死,小馬 餓」也。高山,峻也。又言峻尋死石,峻弟蘇石,峻死後,石 據石頭,尋為諸公所破復是山崩石破之應也。

成帝時謠讖编辑

按《晉書五行志》,成帝之末,又有童謠曰:「磕磕何隆隆, 駕車入梓宮。」少日而宮車晏駕。咸康二年十二月河北謠云:「麥入土,殺石。」武後如謠言。庾亮初鎮武昌, 出至石頭,百姓于岸上歌曰:「庾公上武昌,翩翩如飛 鳥。庾公還揚州,白馬牽旒旐。」又曰:「庾公初上時,翩翩 如飛鳥。庾公還揚州,白馬牽流蘇。」後連徵不入。及薨 于鎮,以喪還都,葬皆如謠言。

康帝時謠讖编辑

按《晉書康帝本紀》:建元二年九月,帝崩。初,成帝有疾, 中書令庾冰自以舅氏當朝,權侔人主,恐異世之後, 戚屬將疏,乃言國有強敵,宜立長君,遂以帝為嗣。制 度年號,再興中朝,因改元曰建元。或謂冰曰:「『郭璞讖 云:『立始之際丘山傾』。立者,建也;始者,元也;丘山,諱也』。 冰瞿然,既而歎曰:『如有吉凶,豈改易所能救乎』?」至是 果驗云。

穆帝時謠讖编辑

按《晉書五行志》:「穆帝升平中,童兒輩忽歌於道曰:『阿 子聞。曲終輒云:『阿子汝聞不』?未幾而帝崩。太后哭之 曰:『阿子汝聞不』?升平末,俗間忽作廉歌,有扈謙者聞 之曰:『廉者,臨也。歌云:『白門廉,宮庭廉,內外悉臨,國家 其大諱乎』』』?」少時而穆帝晏駕。

哀帝時謠讖编辑

按《晉書五行志》:「哀帝隆和初,童謠曰:『升平不滿斗,隆 和那得久。桓公入石頭,陛下徒跣走』。朝廷聞而惡之, 改年曰興寧。人復歌曰:『雖復改興寧,亦復無聊生』。」哀 帝尋崩。升平五年而穆帝崩。不滿斗,升平不至十年 也。

海西公時謠讖编辑

按《晉書五行志》:「海西公太和中,百姓歌曰:『青青御路 楊,白馬紫遊韁。汝非皇太子,那得甘露漿』。識者曰:『白 者金行,馬者國族。紫為奪正之色,明以紫間朱也』。海 西公尋廢,其三子並非海西公之子,縊以馬韁死之。 明日,南方獻甘露焉。太和末,童謠曰:『犁牛耕御路, 白門種小麥』。」及海西公被廢,百姓耕其門以種小麥, 遂如謠言。海西公初生皇子,百姓歌曰:「鳳皇生一 雛,天下莫不喜。本言是馬駒,今定成龍子。」其歌甚美, 其旨甚微。海西公不男,使左右向龍與內侍接,生子, 以為己子。桓石民為荊州,鎮上明,百姓忽歌曰:《黃 曇子》,曲中又曰:「黃曇英,揚州大佛來上明。」頃之而桓 石民死,王忱為荊州。黃曇子乃是王忱字也。忱小字 佛大,是大佛來上明也。

簡文帝時謠讖编辑

按《晉書孝武帝本紀》:初,簡文帝見讖云:「晉祚盡昌明。」 及帝之在孕也,李太后夢神人謂之曰:「汝生男,以昌 明為字。」及產,東方始明,因以為名焉。簡文帝後晤乃 流涕。及為清暑殿,有識者以為清暑反為楚聲,哀楚 之徵也。俄而帝崩,晉祚自此傾矣。

孝武帝時謠讖编辑

按《晉書五行志》,孝武帝太元末,京口謠:「黃雌雞,莫作 雄父啼。一旦去毛衣,衣被拉颯栖。」尋而王恭起兵誅 王國寶,旋為劉牢之所敗,故言「拉颯栖」也。會稽王道 子於東府造土山,名曰靈秀山。無幾而孫恩作亂,再 踐會稽。會稽,道子所封。靈秀,孫恩之字也。庾楷鎮 歷陽,百姓歌曰:「重羅黎,重羅黎,使君南上無還時。」後 楷南奔桓元,為元所誅。殷仲堪在荊州,童謠曰:「芒 籠目,繩縛腹。殷當敗,桓當復。」未幾而仲堪敗,桓元遂 有荊州。王恭鎮京口,舉兵誅王國寶。百姓謠云:「昔 年食白飯,今年食麥䴸。天公誅讁汝,教汝捻嚨喉。嚨 喉喝復喝。京口敗復敗。」識者曰:「昔年食白飯,言得志 也。今年食麥䴸,䴸粗穢,其精已去,明將敗也。」天公將 加譴讁而誅之也。「捻嚨喉」,氣不通,死之祥也。「敗復敗」, 丁寧之辭也。恭尋死,京都又大行欬疾,而喉並喝焉。

王恭在京口,百姓間忽云:「黃頭小兒欲作賊阿公!」

「城下指縛得。」又云:「黃頭小人欲作亂,賴得金刀作藩 扞。」「黃」字上,「恭」字頭也,「小人」「恭」字下也,尋如謠言者焉。 苻堅初,童謠云:「阿堅連牽三十年,後若欲敗時,當在 江湖邊。」及堅在位凡三十年,敗于淝水,是其應也。又 謠語云:「河水清復清。」苻堅死新城。及堅為姚萇所殺, 死于新城,復謠歌云:「魚羊田斗當滅秦。」識者以為魚 羊鮮也,田斗卑也。堅自號秦,言滅之者,鮮卑也。其群 臣諫堅,令盡誅鮮卑,堅不從,及淮南敗還,初為慕容 沖所攻,又為姚萇所殺,身死國滅。

按《異苑》,晉孝武太元末有讖曰:「修起會稽。」其後盧修 果後會稽叛。

安帝時謠编辑

按《晉書桓元傳》:元時有童謠云:「長干巷,巷長干。今年 殺郎君,後年斬諸桓。」其凶兆符會如此。郎君,謂元顯 也。

按《宋書五行志》:「桓元既篡,童謠曰:『草生及馬腹,烏啄 桓元目』。」及元敗走至江陵,五月中誅如其期焉。桓元 時,民謠語云:「征鍾落地桓迸走。」征鍾,至穢之服;桓,四 體之下稱。元自下居上,猶征鍾之廁歌謠,下體之詠

民口也。而云「落地」墜地之祥,迸走之言,其驗明矣
考證.svg
司馬元顯時,民謠詩云:「當有十一口,當為兵所傷。木

亙當北度,走入浩浩鄉。」又云:「金刀既以刻,娓娓金城 中。」此詩云襄陽道人竺曇林所作,多所道行於世。孟 顗釋之曰:「十一口者,元字象也。木亙,桓也。桓氏當悉 走入關、洛,故云浩浩鄉」也。金刀,劉也。倡義諸公,皆多 劉姓。「娓娓」,美盛貌也。晉安帝義熙初,童謠曰:「官家 養蘆化成荻,蘆生不止自成積。」其時官養盧龍,寵以 金紫,奉以名州,養之已極,而不能懷我好音,舉兵內 伐,遂成讎敵也。蘆生不止自成積。及盧龍作亂,時人 追思童謠,惡其有成積之言。識者曰:「芟夷蘊崇之,又 行火焉,是草之窮也。伐斫以成積,又以為薪,亦蘆荻 之終也。」其盛既極,亦將芟夷而為積焉。龍既窮其兵 勢,盛其舟艦,卒以滅亡,殭尸如積焉。盧龍據廣州, 民間謠云:「蘆生漫漫竟天半。」後擁有上流數州之地, 內逼京輦,應「天半」之言。義熙三年中,小兒相逢於 道,輒舉其兩手曰「盧健健」,次曰「𩰚嘆𩰚嘆」,末曰:「翁年 老,翁年老。」當時莫知所謂。其後盧龍內逼,舟艦蓋川, 「健健」之謂也。既至查浦,屢剋期欲與官𩰚,𩰚嘆之應 也。昔溫嶠令郭景純卜己與庾亮吉凶,景純云:「元吉。」 嶠語亮:景純「每筮當是不敢盡言,吾等與國家同安 危,而曰元吉,事有成也。」於是協同討滅。王敦翁年老, 群公有期頤之慶,知妖逆之徒自然消殄也。其時復 有謠言曰:「盧橙橙,逐水流,東風忽如起,那得入石頭?」 盧龍果敗,不得入石頭。

编辑

文帝時謠编辑

按《宋書符瑞志》:文帝元嘉中,謠言「錢唐當出天子。」乃 於錢唐置戍軍以防之。其後孝武帝即大位於新亭 寺之禪堂。「禪」之與錢,音相近也。

前廢帝時謠编辑

按《宋書符瑞志》,前廢帝永光初,又謠言湘州出天子, 幼主欲南幸湘川以厭之。既而湘東王即尊位,是為 明帝。冀州有沙門法稱將死,語其弟子普嚴曰:「嵩 皇神告我云:『江東有劉將軍,是漢家苗裔,當受天命。 吾以三十二璧鎮金一餅,與將軍為信』。」三十二璧者, 劉氏卜世之數也。普嚴以告同學法義,法義以十三 年七月,於嵩高廟石壇下,得玉璧三十二枚,黃金一 餅。漢中城固縣水際忽有雷聲,俄而岸崩,得銅鐘十 二枚。

史臣謹按《冀州道人法稱》所云「玉璧三十二枚,宋氏 卜世之數」者,蓋卜年之數也。謂卜世者,謬其言耳。三 十二者,二三十則六十矣。宋氏受命,至於禪齊,凡六 十年云。

南齊编辑

高帝時謠讖编辑

按《南齊書祥瑞志》,老子《河洛讖》曰:「年曆七七水滅緒, 風雲俱起,龍麟舉。」水德王義熙十四年,元熙二年,永 初三年,景平一年,元嘉三十年,孝建三年,大明八年, 永光一年,泰始七年,泰豫元年,元徽四年,昇明三年, 凡七十七年,故曰七七也。《易》曰:「雲從龍,風從虎。」關尹 云:「龍不知其乘風雲而上天也。」讖又曰:「肅草成,道 德懷書備,出身形法,治吳出南京上」,即姓諱也。南京, 南徐州治京口也。讖又曰:「畽堨河梁塞龍淵,消除 水災泄山川。」畽堨河梁為路也,路即道也。淵塞者,譬 路成也,即太祖諱也。消水災,言除宋氏患難也。《讖》 又曰:「上參南斗第一星,下立草屋為紫庭。神龍之岡 梧桐生,鳳鳥舒翼翔且鳴。」南斗第一星,吳分也。草屋, 蕭字也。又簫管之器,像鳳鳥翼也。讖又曰:「蕭為二 士,天下大樂。」二士,主字也。讖又曰:「天子何在草中 宿宿肅也。」《尚書中候儀明篇》曰:「仁人傑出,握表之 象曰角姓合音之于。」蘇偘云:「蕭,角姓也。」又八音之器, 有簫管也。史臣曰:案晉光祿大夫何禎解音之「于」 為曹字,謂魏氏也。王隱《晉書》云:「卯金音于」,亦為魏也。 候書章句,本無銓序,二家所稱,既有前釋,未詳偘言 為何?推據《孝經鉤命決》曰:「誰者起視名將。君者,群 也,理物為雄,優劣相次,以期興將」,太祖小諱也。征西 將軍蕭思話見之曰:「此我家諱也。」王子年歌曰:「金 刀治世後遂苦,帝王昏亂王神怒,災異屢見戒人主。 三分二叛失州土,三王九江一在吳。餘悉稚小早少 孤,一國二主天所驅。」金刀,劉也。三分二叛,宋明帝世 也。「三王九江」者,孝武於九江興,晉安王子勛雖不終, 亦稱大號,後世祖又於九江基霸跡,此三王也。「一在 吳」,謂齊氏桑梓,亦寄治南吳也。「一國二主」,謂太祖符 運潛興,為宋氏驅除寇難。歌又曰:「三禾摻摻林茂 孳,金刀利刃齊刈之。」刈,剪也。《詩》云:「實始翦商歌。」又 曰:「欲知其姓草肅肅,穀中最細低頭熟,麟身甲體永 興福,穀道熟成。」又諱也。太祖體有龍鱗,斑駮成文,始 謂是黑歷,治之甚至,而文愈明。伏羲亦鱗身也。《金 雄記》曰:「鑠金作刀在龍里,占睡上人相須起。」又云:「當 復有作肅」,入草蕭字也。《易》云:「聖人作之記。」又云:「草門 可憐乃當悴,建號不成易運沸。《詩》云:『不時,時也。不成成也。建號,建元號也。易運,革命也』。」《讖》曰:「周文王受 命千五百歲,河、雒出。聖人受命於己未,至丙子為十 八周,旅布六郡東南隅四國安定可久留。」案周滅殷 後七百八十年,秦四十九年,漢四百二十五年,魏四 十五年,晉百五十年,宋六十年,至建元元年,千五百 九年也。武進縣彭山,舊塋在焉。其山岡阜相屬數百 里,上有五色雲氣,有龍出焉。宋明帝惡之,遣相墓工 高靈文占視。靈文先與世祖善,還詭答云:「不過方伯。」 退謂世祖曰:「貴不可言。」帝意不已,遣人於墓左右校 獵,以大鐵釘長五六尺,釘墓四維,以為厭勝。太祖後 改樹表柱,柱忽龍鳴,響震山谷父老咸志之,云:會 稽剡縣刻石山,相傳為名,不知文字所在。昇明末,縣 民兒襲祖行獵,忽見石上有文凡三處,苔生其上,字 不可識。刊苔去之。大石文曰:「此齊者,黃公之化氣也。」 立石文曰:「黃天星,姓蕭,字某甲,得賢帥,天下太平。」小 石文曰:「刻石者誰?會稽南山李斯刻,秦望之封也。」 益州齊后山,父老相傳,其名亦不知所起。昇明三年, 有沙門元暢於山丘立精舍,其日,太祖受禪日也。 嵩高山昇明三年四月,滎陽人尹午於山東南澗見 夭雨石墜地,石開,有璽在其中,方三寸,其文曰:「戊丁 之人與道俱,肅然入草應天符。」又曰:「皇帝興運。」午奉 璽詣雍州,刺史蕭赤斧表獻之。

按《南史齊高帝本紀》,所居武進縣有一道,相傳云天 子路,或謂秦皇所遊,或云孫氏舊跡。時訛言「東城天 子出。」其後建安王休仁鎮東府,宋明帝懼殺休仁,而 常閉東府不居。明帝又屢幸,改代作伐,以厭王氣,又 使子安成王代之。及蒼梧王敗,安成王代立,時咸言 為驗。術數者推之,上舊居武進東城村,東城之言,其 在此也。

武帝時謠编辑

按《南齊書五行志》,永明元年元日,有小人發白虎樽, 既醉,與筆札,不知所道,直云憶高帝,敕原其罪。世 祖起青溪舊宮,時人反之曰:「舊宮者,窮廐也。」及上崩 後,宮人出居之。永明初,百姓歌曰:「白馬向城啼,欲 得城邊草。」後句間云「陶郎來。」白者金色,「馬」者兵事。三 年,妖賊唐㝢之起,言唐來勞也。世祖起禪靈寺,初 成,百姓縱觀。或曰:「禪者授也。靈非美名,所授必不得 其人。」後太孫立,見廢也。永明中,宮內坐起御食之 外,皆為客食。世祖以客非家人名,改呼為別食,時人 以為分別之象。少時上晏駕,文惠太子在東宮,作 《兩頭纎纎詩》,後句云:「磊磊落落玉山崩。」自此長王宰 相相繼薨,徂二宮晏駕,文惠太子作七言詩,後句 輒云:「愁和諦。」後果有和帝禪位。永明中,虜中童謠 云:「黑水流北,赤水入齊。」尋而京師人家忽生火,赤於 常火,熱小微,貴賤爭取以治病。法以此火灸桃板七 炷,七日皆差。敕禁之,不能斷。京師有病癭者,以火灸 數日而差。鄰人笑曰:「病偶自差,豈火能為?」此人便覺 頤間癢,明日癭還如故。後梁以火德興,文惠太子 起東田,時人反云:「後必有癲童。」果由太孫失位。

東昏侯時謠编辑

按《南齊書五行志》,永元元年童謠曰:「洋洋千里流,流 翣東城頭。烏馬烏皮褲,三更相告訴。腳跛不得起,誤 殺老姥子。」「千里流」者,江祏也。東城,遙光也。遙光,夜舉 事,垣歷生者,烏皮褲褶,往奔之。跛腳,亦遙光老姥子。 孝字之象,徐孝嗣也。永元中,童謠云:「野豬雖嗃嗃, 馬子空閭渠。不知龍與虎,飲食江南墟。七九六十三, 廣莫人無餘。烏集傳舍頭,今汝得寬休。但看三八後, 摧折景陽樓。」識者解云:陳顯達屬豬,崔慧景屬馬,非 也。東昏侯屬豬,馬子未詳。梁王屬龍,蕭穎胄屬虎。崔 慧景攻臺,頓廣莫門,死時年六十三。烏集傳舍,即所 謂「瞻烏爰止,於誰之屋。」「三八二十四」,起建元元年,至 中興二年,二十四年也。摧折景陽樓,亦「高臺傾」之意 也。言天下將去,乃得休息也。齊宋之際,民間語云 「和起」,言以和顏而為變起也。後和帝立。

编辑

武帝時詩妖訛言童謠编辑

按《南史梁武帝本紀》:「天監十三年夏六月,都下訛言 有棖棖取人肝胏及血以治天狗,百姓大懼,二旬而 止。」

按《隋書五行志》:「梁天監三年六月八日,武帝講於重 雲殿。沙門誌公忽然起儛歌樂,須臾悲泣,因賦五言 詩曰:『樂哉三十餘,悲哉五十裡。但看八十三,子地妖 災起。佞臣作欺妄,賊臣滅君子。若不信吾語,龍時侯 賊起,且至馬中間,銜悲不見喜』。」自天監至於大同,三 十餘年,江表無事。至太清二年,臺城陷,帝享國四十 「八年」,所言五十裡也。太清元年八月十三日,而侯景 自懸瓠來降,在丹陽之北子地,帝惑朱异之言以納 景。景之作亂,始自戊辰之歲,至午年,帝憂崩。十年四 月八日,《誌》公於大會中又作詩曰:「兀尾狗子始著狂, 欲死不死齧人傷,須臾之間自滅亡,患在汝陰死三 湘,橫尸一旦無人藏。」侯景,小字狗子,初自懸瓠來降懸瓠則古之汝南也。巴陵南有地名三湘,即景奔走 之所。天監中,茅山隱士陶弘景為五言詩曰:「夷甫 任散誕,平叔坐談空。不意昭陽殿,忽作單于宮。」及大 同之季,公卿唯以談元為務。夷甫、平叔,朝賢也。侯景 作亂,遂居昭陽殿。大同中,童謠曰:「青絲白馬壽陽 來。」其後侯景破丹陽,乘白馬,以青絲為羈勒。

元帝時讖编辑

按《梁書侯景傳》:「景將敗,有僧通道人者,意性若狂,飲 酒噉肉,不異凡等,世間遊行已數十載,姓名鄉里,人 莫能知。初言隱伏,久乃方驗,人並呼為闍棃,景甚信 敬之。景嘗於後堂與其徒共射,時僧通在坐,奪景弓 射景陽山,大呼云:『得奴已。景後又宴集其黨,又召僧 通,僧通取肉搵鹽以進,景問曰:『好不』?景答:『所恨太鹹』』。」 僧通曰:「不鹹則爛臭。」果以鹽封其屍。

编辑

武帝時謠编辑

按《隋書五行志》:「陳初有童謠曰:『黃班青驄馬,發自壽 陽涘。來時冬氣未,去日春風始』。」其後陳主果為韓擒 所敗。擒本名擒虎,黃班之謂也。破建康之始,復乘青 驄馬,往反時節皆相應。陳時江南盛歌王獻之《桃葉》 之詞曰:「桃葉復桃葉,渡江不用楫。但渡無所苦,我自 迎接汝。」晉王伐陳之始,置營桃葉山下。及韓擒渡江, 大將任蠻奴至新林以導北軍之應。

後主時謠詩妖编辑

按《隋書五行志》:「陳後主造齊雲觀,國人歌之曰《齊雲 觀》,寇來無際。畔功未畢,而為隋師所虜。 禎明初,後 主作新歌,詞甚哀怨,令後宮美人習而歌之。其辭曰: 『玉樹後庭花,花開不復久』。時人以歌讖,此其不久兆 也。」

北魏编辑

太祖時謠编辑

按《魏書靈徵志》:太祖天興四年春,新興太守上言,「晉 昌民賈相,昔年二十二為鴈門郡吏,入句注西陘,見 一老父,謂相曰:『自今以後四十二年當有聖人出於 北方,時當大樂,子孫永長,吾不及見之』。言終而過,相 顧視之,父老化為石人。相今七十。」下檢石人見存至 帝破慕容寶之歲,四十二年。

世祖時讖编辑

按《魏書靈徵志》:「『真君五年二月,張掖郡上言,往曹氏 之世,丘池縣大柳谷山,石表龍馬之形,石馬脊文曰 『大討曹,而晉氏代魏』。今石文記國家祖宗諱,著受命 之符』,乃遣使圖寫其文,大石有五,皆青質白章,間成 文字。其二石記張呂之前已然之效,其三石記國家 祖宗,以至於今,其文記昭成皇后諱繼世,四六天法 平,天下大安」,凡十四字。次記太祖道武皇帝諱應王, 「載記千歲」,凡七字。次記太宗明元皇帝諱長子,二百 二十年,凡六字。次記「太平天王,繼世主治」,凡八字。次 記皇太子諱昌,封太山,凡五字。初上封太平王,《天文 圖錄》又授太平真君之號,與石文相應。太宗名諱之 後,有一人象攜一小兒,見者皆曰:「上愛皇孫,提攜臥 起,不離左右。此即上象靈契,真天授也。」於是衛大將 軍樂安王範,輔國大將軍建寧王崇、征西大將軍常 山王素,征南大將軍恒農王奚斤上奏曰:「臣聞帝王 之興,必有受命之符,故能經緯三才,維建皇極,三五 之盛,莫不同之。伏羲有《河圖》八卦,夏禹有《洛書》九疇, 至乃神功播於往古」,聖跡顯於來世。伏惟陛下德合 乾坤,明並日月,固天縱聖,應運挺生,上靈垂顧,徵善 備集。是以始光元年,經天師奉《天文圖錄》授「太平真 君」之號。陛下深執虛沖,歷年乃受。精誠感於靈物,信 惠協於天人,用能威加四海,澤流宇內,溥天率土,無 思不服。今張掖郡列言:丘池縣大柳谷山大石有青 質白章,間成文字,記國家祖宗之諱,著受命歷數之 符。王公已下,群司百辟,睹此圖文,莫不感動。僉曰:「自 古以來禎祥之驗,未有今日之煥炳也。斯乃上靈降 命,國家無窮之徵也。臣等幸遭盛化,沐浴光寵,無以 對揚天休,增廣天地。謹與群臣參議,宜以石文之徵 宣告四海,令方外僭竊知天命有歸。」制曰:「此天地況 施乃先祖父之遺徵豈朕一人所能獨致可如所奏。」

高祖太和九年詔禁圖讖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太和九年春正月戊寅,詔曰:「圖讖 之興,起於三季。既非經國之典,徒為妖邪所憑。自今 圖讖祕緯及名為《孔子閉房記》者,一皆焚之,留者以 大辟論,及諸巫覡假稱神鬼,妄說吉凶,及委巷諸卜 非墳典所載者,嚴加禁斷。」

廢帝時謠编辑

按《北齊書神武本紀》:「神武之入洛也,尒朱仲遠部下 都督橋寧、張子期自滑臺歸命,神武以其助亂,且數 反覆,皆斬之。斛斯椿由是內不自安,乃與南陽王寶 炬及武衛將軍元毗、魏光祿王思政搆神武於魏帝。 舍人元士弼又奏神武受敕,大不敬,故魏帝貳於賀 拔岳。初,孝明之時,洛下以兩拔相擊,謠言曰:『銅拔打鐵拔元』。」家世將末,好事者以二拔謂拓拔、賀拔,言俱 將衰敗之兆。

孝靜帝時謠编辑

按《北齊書神武本紀》,議立清河王世子。善見議定,白 清河王。王曰:「天子無父,苟使兒立,不惜餘生。」乃立之, 是為孝靜帝。魏於是始分為二。神武以孝武既西,恐 逼崤陝,洛陽復在河外,接近梁境,如向晉陽,形勢不 能相接,乃議遷鄴,護軍祖榮贊焉。詔下三日,車駕便 發,戶四十萬狼狽就道。神武留洛陽部分,事畢還晉 陽。自是軍國政務,皆歸相府。先是,童謠曰:「可憐青雀 子,飛來鄴城裡。羽翮垂欲成,化作鸚鵡子。」好事者竊 言,雀子謂魏帝清河王子,鸚鵡謂神武也。

按《隋書五行志》:「武定中,有童謠曰:『百尺高竿摧折,水 底燃燈澄滅』。」高者,齊姓也。澄,文襄名。五年,神武崩,摧 折之應。七年,文襄遇盜所害,澄滅之徵也。

北齊编辑

神武時謠编辑

按《隋書五行志》:「齊神武始移都於鄴,時有童謠云:『可 憐青雀子,飛入鄴城裡。作窠猶未成,舉頭失鄉里。寄 書與婦母,好看新婦子』。」魏孝靜帝者,清河王之子也, 后則神武之女。鄴都宮室未備,即逢禪代,作窠未成 之效也。孝靜尋崩,文宣以后為太原長公主,降於楊 愔,時婁后尚在,故言「寄書與婦母」、新婦子,斥后也。

文宣帝時讖编辑

按《北齊書高阿那肱傳》:「初,天保中,顯祖自晉陽還鄴 陽,愚僧阿禿帥於路中大叫,呼顯祖姓名云:『阿那瓌 終破你國』。」是時茹茹主阿那瓌在塞北強盛,顯祖尢 忌之,所以每歲討擊,後亡齊者遂屬阿那肱云。雖作 肱字,世人皆稱為瓌音,斯固亡秦者胡,蓋懸定於窈 冥也。按《上黨剛肅王渙傳》:「初,術士言亡高者黑衣, 由」是自神武後,每出行,不欲見沙門,為黑衣故也。是 時文宣幸晉陽,以所忌問左右曰:「何物最黑?」對曰:「莫 過漆,以渙第七為當之。」乃使庫真都督破六、韓伯昇 之鄴徵渙。渙至紫陌橋,殺伯昇以逃,憑河而渡,土人 執以送帝。鐵籠盛之,與永安王浚同置地牢下。歲餘, 與浚同見殺。

按《隋書五行志》:天保中,陸法和入國,書其屋壁曰:「十 年天子為尚可,百日天子急如火,周年天子迭代坐。」 時文宣帝享國十年而崩,廢帝嗣立百餘日,用替厥 位,孝昭即位一年而崩。此其效也。

孝昭帝時謠编辑

按《北齊書上洛王思宗傳》,孝昭幸晉陽,武成居守,元 海以散騎常侍留典機密。初,孝昭之誅楊愔等,謂武 成云:「事成,以爾為皇太弟。」及踐祚,乃使武成在鄴主 兵,立子百年為皇太子。武成甚不平。先是,怕留濟南 於鄴,除領軍庫狄伏連為幽州刺史,以斛律豐樂為 領軍,以分武成之權。武成留伏連而不聽豐樂視事, 乃與河陽王孝瑜偽獵謀於野,暗乃歸。先是童謠云: 「中興寺內白鳧翁,四方側聽聲雍雍。道人聞之夜打 鐘。」時丞相府在北城中,即舊中興寺也。鳧翁,謂雄雞, 蓋指武成小字步落稽也。道人,濟南王小名。打鐘,言 將被擊也。既而太史奏言北城有天子氣,昭帝以為 濟南應之,乃使平秦王歸彥之鄴,迎《濟南赴并州》。

武成帝時訛言謠编辑

按《北齊書武成本紀》,「河清三年六月,晉陽訛言有鬼 兵,百姓競擊銅鐵以捍之。」按《徐之才傳》,之才少解 天文,兼圖讖,既善醫術,雖有外授,頃即徵還。既博識 多聞,由是於方術尤妙。太寧二年春,武明太后又病, 之才弟之範為尚藥典御,敕令診候,內史皆令呼太 后為石婆,蓋有俗忌,故改名以厭制。之範出,告之才 曰:「童謠云:『周里跂求伽,豹祠嫁石婆,斬冢作媒人,唯 得一量紫綖靴』。今太后忽改名,私所致怪。」之才曰:「跂 求伽,胡言去已。豹祠嫁石婆,豈有好事?斬冢作媒人, 但令合葬,自斬冢。唯得紫綖靴者,得至四月。何者?紫 之為字,此下系綖者熟,當在四月之中。」之範問靴是 何義,之才曰:「靴者革旁化,寧是久物?」至四月一日后 果崩。

後主時謠讖编辑

按《北齊書幼主本紀》:「初,河清末,武成夢大蝟攻破鄴 城,故索境內蝟膏以絕之。」識者以後主名聲與蝟相 協,亡齊徵也。又婦人皆剪剔以著假髻,而危邪之狀 如飛鳥。至於南而則髻心正西,始自宮內為之,被於 四遠,天意若曰元首剪落,危側當走西也。又為刀子 者,刃皆狹細,名曰盡勢。遊童戲者,好以兩手持繩,拂 地而卻上跳,且唱曰:「高末。」高末之言,蓋高氏運阼之 末也。然則亂亡之數,蓋有兆云。按《後主穆皇后傳》: 武成時,為胡后造真珠裙褲,所費不可稱計,被火所 燒。後主既立穆皇后,復為營之。屬周武遭太后喪,詔 侍中薛孤康買等為弔使,又遣商胡齎錦綵三萬匹, 與弔使同往,欲市真珠,為皇后造七寶車,周人不與 交易,然而竟造焉。先是童謠曰:「黃花勢欲落,清觴滿盃酌。」言黃花不久也。後主自立穆后以後,昏飲無度, 故云「清觴滿盃酌。」按《安德王延宗傳》,延宗即皇帝 位,周軍圍晉陽,剋之。延宗戰力屈,走至城北,於人家 見禽。周武帝自投下馬執其手,延宗辭曰:「死人手,何 敢迫至尊?」帝曰:「兩國天子,有何怨惡?直為百姓來耳, 勿怖,終不相害。」使復衣帽禮之。先是,高都郡有山焉, 絕壁臨水,忽有黑書見,云齊亡。延宗洗視逾明,帝使 人就寫,使者改「亡」為上,至是應焉。延宗敗,前在鄴聽 事,見兩日相連置,以十二月十三日晡時,受敕守并 州,明日建尊號。不間日而被圍,經宿至食時而敗,年 號德昌。好事者言其得二日云:後主之傳位於太子 也,孫正言竊謂人曰:「我保定中為廣州士曹,聞襄城 人曹普演有言:高王諸兒,阿保當為天子,至高德之、 承之當滅。」阿保謂天保,德之謂德昌也,承之謂後主, 年號承光。其言竟信云。

按《隋書五行志》:武平元年,童謠曰:「狐截尾,伱欲除我 我除伱。」其年四月,隴東王胡長仁謀遣刺客殺和士 開,事露,返為士開所譖死。二年童謠曰:「和士開,七 月三十日,將你向南臺。」小兒唱訖,一時拍手云:「殺卻。」 至七月二十五日,御史中丞琅邪王儼執士開,送於 南臺而斬之。是歲又有童謠曰:「七月刈禾傷早,九月 吃糕正好,十月洗蕩飯瓮,十一月出卻趙老」,七月士 開被誅,九月琅邪王遇害,十一月趙彥深出為西兗 州刺史。武平七年,後主為周師所敗,走至鄴,自稱 太上皇,傳位於太子恒,改元隆化。時人離合其字曰: 「降死」竟降周而死。武平末,童謠曰:「黃花勢欲落,清 樽但滿酌。」時穆后母子淫僻,干預朝政,時人患之。穆 后小字黃花,尋逢齊亡欲落之應也。鄴中又有童 謠曰:「金作掃帚玉作把,淨掃殿屋迎西家。」未幾,周師 人鄴。

北周编辑

武帝時謠编辑

按:《隋書五行志》:「周武帝改元為宣政,梁主蕭巋離合 其字為宇文亡日。其年六月,帝崩。」

宣帝時謠讖编辑

按《隋書五行志》:宣帝在東宮時,不修法度,武帝數撻 之。及嗣位,摸其痕而大罵曰:「死晚也。」年又改元為大 象,蕭巋又離合其字曰「天子冢。」明年而帝崩。周初 有童謠曰:「白楊樹頭金雞鳴,祇有阿舅無外甥。」靜帝, 隋氏之甥,既遜位而崩,諸舅強盛。周宣帝與宮人 夜中連臂蹋蹀而歌曰:「自知身命促,把燭夜行遊。」帝 即位二年而崩。

编辑

文帝時謠讖编辑

按《隋書五行志》:「開皇初,梁王蕭琮改元為廣運。江陵 父老相謂曰:『運之為字,軍走也。吾君當為軍所走乎』?」 其後琮朝京師,而被拘留不反,其叔父岩掠居人以 叛,梁國遂廢。文帝名皇太子曰勇,晉王曰英,秦王 曰俊,蜀王曰秀。開皇初,有人上書曰:「勇者一夫之用。 又千人之秀為英,萬人之秀為俊。斯乃布衣之美稱, 非帝王之嘉名也。」帝不省。時人呼楊姓多為嬴者,或 言於上曰:「楊英反為嬴殃。」帝聞而不懌,遽改之。其後 勇俊秀皆被廢黜。煬帝嗣位,終失天下,卒為楊氏之 殃。開皇十年,高祖幸并州,宴秦孝王及王子相,帝 為《四言詩》曰:「紅顏詎幾,玉貌須臾。一朝花落,白髮難 除。明年後歲,誰有誰無?」明年而子相卒,十八年而秦 孝王薨。

煬帝時謠讖编辑

按《隋書五行志》:「大業十一年,煬帝自京師如東都,至 長樂宮,飲酒大醉,因賦五言詩。其卒章曰:『徒有歸飛 心,無復因風力』。令美人再三吟詠,帝泣下沾襟,侍御 者莫不欷歔。帝因幸江都,復作五言詩曰:『求歸不得 去,真成遭箇春。鳥聲爭勸酒,梅花笑殺人』。」帝以三月 被弒,即遭春之應也。是年盜賊蜂起,道路隔絕。帝懼, 遂無還心。帝復夢二豎子歌曰:「住亦死,去亦死,未若 乘船渡江水。」由是築居丹陽,將居焉,功未就而被弒。

《大業中,童謠》曰:「《桃李子》,鴻鵠遶陽山,宛轉花林裡。」

莫浪語,「誰道許。」其後李密坐楊元感之逆,為吏所拘, 在路逃叛,潛結群盜,自陽城山而來,襲破洛口倉,後 復屯兵苑內。莫浪語密也。宇文化及自號許國,尋亦 破滅。「誰道許」者,蓋驚疑之辭也。煬帝即位,號年曰 大業,識者惡之,曰:「千字離合,為大苦來也。」尋而天下 喪亂,率土遭荼炭之酷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