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68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六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六十八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六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六十八卷目錄

 雞異部彙考一

  春秋緯運斗樞

  漢書五行志

  魏書靈徵志

  管窺輯要雞占

  田家雜占論禽

 雞異部彙考二

  周景王一則

  漢宣帝黃龍一則 元帝初元一則 永光一則

  後漢靈帝光和一則

  魏明帝景初一則

  晉惠帝元康一則 太安一則 元帝太興一則 孝武帝太元一則 安帝隆安二則

  元興一則 義熙一則

  宋文帝元嘉一則 明帝泰始一則

  北魏高祖太和一則 世宗正始一則 延昌一則 肅宗正光一則

  隋文帝開皇一則 煬帝大業一則

  唐中宗嗣聖二則 景龍一則 宣宗大中一則 懿宗咸通一則

  宋真宗咸平一則 高宗紹興一則 孝宗乾道一則 寧宗慶元一則 度宗咸淳一則

  元順帝至正四則

  明孝宗弘治四則 武宗正德三則 世宗嘉靖八則 神宗萬曆三則 愍帝崇禎一則

 雞異部藝文

  玉雞賦           宋文彥博

 雞異部紀事

 雞異部雜錄

庶徵典第一百六十八卷

雞異部彙考一编辑

《春秋緯》
编辑

運斗樞编辑

「玉衡星散為雞」,遠《雅》《頌》,著倡優,則雄雞五足。

《漢書》
编辑

《五行志》
编辑

《傳》曰:「貌之不恭,是謂不肅,厥咎狂,厥罰恒雨,厥極惡。 時則有服妖,時則有龜孽,時則有雞禍。」

於《易》:巽為雞,雞有冠距,文武之貌;不為威儀,貌氣毀, 故有雞禍。

劉歆視《傳》曰「有羽蟲之孽,雞禍。」說以為干天文南方, 喙為鳥星,故為羽蟲;禍亦從羽,故為雞。雞于《易》自在 巽說非是。

《魏書》
编辑

《靈徵志》
编辑

《鴻範論》曰:京房《傳》曰:「雞小畜,猶小臣也。角者,兵之象, 在上,君之威也。」此小臣執事者將秉君之威以生亂, 不治之害。

《管窺輯要》
编辑

《雞占》
编辑

「雞入井中」,有牢獄事。

雞與野鳥𩰚,國亂。與野鳥交海外,臣有橫謀兵欲起。 雞無故自犯主虛耗。

雞無故自翔,去人家有蠱。

《雞不肯入窠樹上栖》,凶。

雞「無故飛來不去,家有暴死。」

「雞不卵生,而雜異形」,皆為兵及水憂。

雞「日午不下窠,及雌作雄聲,仍生冠距,皆主女亂政。」 雞卵化為蜂蠅,主虛邑。

雞生子而化為鼠,邑有火災。

「雞與《野鳥𩰚》入人家,其君不復居,主亡。」 雞聚鳴,軍兵起動。

黃昏有雞頻鳴,邊庭有賊動。

昏夜有雞鳴,軍有遠戰,天子憂。

雞夜鳴,有急令,戎馬興;昏鳴,人民有事。一曰「女主任 政,其國亂;人定時鳴,有兵戰;夜半鳴,流血滂滂。」京房 曰:「有軍軍罷。若有驚亡,將軍妻死。」

雞不以時鳴,其國當之。

「《雞鳴必飛》或走。」天子失勢。

「雞鳴不鼓翅,國有大咎。」一曰:「肘腋臣為變。」

雞據栖而鳴,其邑令免。

雞至晚,無故忽自驚鳴,其家人病。

雌雞作雄鳴,女子亂政。若在人家,則妻妾姦謀。故曰: 「牝雞晨鳴,其家不榮。」

「雞上樹,不上栖」,其家有凶。

雞至日午不下栖,女子亂政,妻妾姦謀。一曰:「婦人凶。 雞累日不下樹。」京房曰:「其邑有水災。」

《雞暮》有不栖宿,有水災,有兵喪。

雞無故,宮闕,上立,其君去。

雞無故飛上人身,其人有疾病。

「雞無故自死在宮中」,其君凶。

雞生角,眾小在位,其地有兵。角,兵象也。一曰:臣專政,

有謀。其地角生而復落者,謀不成。京房曰:「雞生角,世
考證.svg
主獨。」

雞生三足或四距,皆為有逆臣。京房曰:「君用婦言,則 雞生妖。」

「雞生兩首」,人主信用群小生兩首四翼,其家主有殃。 雞生無翅,后妃謀害主子孫。

雞生鴨腳,其家凶,其國兵亂。

「雞生子,不完」其邑,有凶。

雞生鼠,其邑有大殃。一曰:「有兵水災。」

雞不卵而生子,作獸形,有兵亂其邑墟。

雌雞生冠距,女子亂政。妻妾姦謀,婦人凶。雌雞化雄, 下將奪上。

《雄雞生卵有改換》,

雞與野鳥入人家戲,𩰚其室不居,入宮,人主出入邑。 邑有亂臣叛其君。一曰:「貴人相戮,有血流。」

雞與野鳥交,世主內亂,外人有謀,兵起。

雞鵝鴨無故自死,其家虛耗。一曰:「有疾病不安」; 雞無故飛鳴上屋,有死喪刑傷事。

《雞》:鵝鴨忽作人聲,其家大吉慶。

鴨作鵝聲,其家有「《朵兢》官災。」

《田家雜占》
编辑

《論禽》
编辑

《黃昏雞啼》,主有天恩好事,或有減放稅糧之喜。

雞異部彙考二编辑

景王 年雄雞自斷其尾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不載。 按《漢書五行志,左氏傳》曰:「周 景王時,大夫賓起見雄雞自斷其尾。」劉向以為近雞 禍也。是時王有愛子子鼉,王與賓起陰謀欲立之,田 于北山,將因兵眾殺適子之黨,未及而崩。三子爭國, 王室大亂。其後賓起誅死,子鼉奔楚而敗。京房《易傳》 曰:「有始無終,厥妖雄雞自齧斷其尾。」

编辑

宣帝黃龍元年雌雞化為雄编辑

按《漢書。宣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黃龍元年,「未央 殿輅軨中雌雞化為雄,毛衣變化而不鳴,不將,無距。」

元帝初元 年雌雞化為雄编辑

按《漢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初元中。丞相府 史家雌雞伏子。漸化為雄。冠距鳴將。」

永光 年雄雞生角编辑

按:《漢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永光中,有獻雄 雞生角者。京房《易傳》曰:「雞知時,知時者當死。」房以為 己知時,恐當之。劉向以為,房失雞。占雞者,《小畜》,主司 時起居人,小臣執事為政之象也。言小臣將秉君威, 以害正事,猶石顯也。竟寧元年,石顯伏辜,此其效也。 一曰,石顯何足以當此?昔武王伐殷,至于牧埜,誓師 曰:「古人有言曰:『牝雞無晨,牝雞之晨,惟家之索』。今殷 王紂,惟婦言用。由是論之,黃龍、初元、永光雞變,乃國 家之占,妃后象也。」孝元王皇后以甘露二年生男,立 為太子。妃,王禁女也。黃龍元年,宣帝崩,太子立,是為 元帝。王妃將為皇后,故是歲未央殿中雌雞為雄,明 其占在正宮也。不鳴、不將、無距,貴始萌而尊未成也。 至元帝初元元年,將立王皇后,先以為婕妤,三月癸 卯,制《書》曰:「其封婕妤父丞相少史王禁為陽平侯,位 特進。」丙午,立王婕妤為皇后。明年正月,立皇后子為 太子。故應是丞相府史家雌雞為雄,其占即丞相少 史之女也。伏子者,明已有子也。「冠距鳴將」者,尊已成 也。永光二年,陽平頃侯禁薨,子鳳嗣侯,為侍中衛尉。 元帝崩,皇太子立,是為成帝。尊皇后為皇太后,以后 弟鳳為大司馬大將軍,領尚書事。上委政無所與,王 氏之權自鳳起,故于鳳始受爵位。時雄雞有角,明視 作威,顓君害上危國者,從此人始也。其後群弟世權, 以至于莽,遂篡天下。即位五年,王太后乃崩,此其效 也。京房《易傳》曰:「賢者居明夷之世,知時而傷,或眾在 位,厥妖雞生角。雞生角時主獨。」又曰:「婦人專政國不 靜,牝雞雄鳴主不榮。」故房以為己,亦在占中矣。

後漢编辑

靈帝光和二年雌雞化為雄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光和元年夏四月,侍中寺雌雞 化為雄。」

按蔡邕《本集》,「詔問南宮侍中寺雌雞欲化為雄,尾身 毛已似雄,頭尚未變。臣聞凡雞為怪,皆貌之失也。」《傳》 曰:「貌之不恭,是謂不肅。」時即有雞禍。孝宣黃龍元年, 未央宮輅軫中雌雞化為雄,不鳴無距。是時元帝初 即位,將立妃王氏為后。至初元元年,丞相史家雌雞 化為雄距而鳴,是歲封后父禁為平陽侯,而后正位, 王氏之寵始盛。哀帝晏駕后攝政,王莽以后兄子為大司馬,由是為亂。昔武王伐紂,曰:「牝雞之晨,惟家之 索。」《易傳》曰:「婦人專政國不靜,牝雞雄鳴主不榮。」夫牝 雞但雄鳴,尚有索家不榮之名,況乃陰陽易體,名實 變改,此誠大異。臣竊以意推之,頭為元首,人君之象。 今雞身已變,未至於頭,而聖主知之,訪問其故,是將 有其事,而不遂成之象也。若應之不精,誠無所及,頭 冠或成,即為患災。敬慎威儀,動作之容,斷娶御改,興 政之原,則其救也夫。以匹夫顏氏之子,有過未嘗不 知,知之未嘗復行。《易》曰:「不遠復,無祇悔,元吉。」

编辑

明帝景初二年雌雞化為雄编辑

按《魏志明帝本紀》,不載。 按《晉書五行志》,明帝景初 二年,廷尉府中雌雞化為雄,不鳴不將。干寶曰:「是歲 宣帝平遼東,百姓始有與能之義,此其象也。」然晉三 后並以人臣終,不鳴不將,又天意也。

编辑

惠帝元康六年有雄雞生而無翅编辑

按:《晉書惠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康六年,陳國 有雞生雄雞無翅,既大,墜坑而死。」王隱以為雄者嗣 子之象,坑者母象。今雞生無翅,墜坑而死,此子無羽 翼,為母所陷害乎于後,賈后誣殺愍懷,此其應也。

太安  年雌雞雄鳴编辑

按《晉書惠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安中,周𤣱家 雌雞逃承霤中,六七日而下,奮翼鳴將,獨毛羽不變。 其後有陳敏之事。敏雖控制江表,終無紀綱文章,殆 其象也。卒為𤣱所滅。雞禍見𤣱家,又天意也。京房《易 傳》曰:「牝雞雄鳴,主不榮。」

元帝太興 年雌雞化為雄编辑

按《晉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帝太興中,王 敦鎮武昌,有雌雞化為雄。天戒若曰,雌化為雄,臣陵 其上。」其後王敦再攻京師。

孝武帝太元十三年雞無右翅生三足编辑

按《晉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元十三年 四月,廣陵高平閻嵩家雌雞生,無右翅。彭城人劉象 之家雞有三足。京房《易傳》曰:「君用婦人言,則雞生妖。」 是時主相並用尼媼之言,寵賜過厚,故妖象見焉。

安帝隆安元年雌雞化為雄编辑

按《晉書安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隆安元年八月, 瑯琊王道子家青雌雞化為赤雄雞,不鳴不將。桓元 將篡,不能成業之象。」

隆安四年,雞生角。

按《晉書安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荊州有雞 生角,角尋墮落。是時桓元始擅西夏,狂慢不肅,故有 禍。天戒若曰,角,兵象。尋墮落者,暫起不終之妖也。後 皆應也。

元興二年雌雞化雄编辑

按《晉書安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興二年,衡陽 有雌雞化為雄,八十日而冠萎。天戒若曰,衡陽桓元, 楚國之邦略也。」及桓元篡位,果八十日而敗。此其應 也。

義熙元年金雞見编辑

按《晉書。安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義熙元年。 南康雩都嵩山。有金雞。青黃色。飛集岩間。

编辑

文帝元嘉十二年雌雞化為雄编辑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嘉十二年,華 林園雌雞漸化為雄。後孝武即位,皇太后令行於外。」 亦猶漢宣帝時雌雞為雄。至哀帝時元后與政也。

明帝泰始 年雞有四距编辑

按《宋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明帝泰始中興 東遷。沈法符家雞有四距。」

北魏编辑

高祖太和元年有雌雞二頭生角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太和元年夏五 月。有司奏「京師有雌雞二。頭上生冠如角,與眾雞異。」 是時文明太后臨朝。信用群小之徵。

世宗正始元年有雞雛四足四翼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正始元年四月, 河南有雞雛四足四翼。語在《崔光傳》。八月,司州上言, 「河內民席眾家雞雛,近尾上復有一頭,口目具,二頭 皆從頸後各有二翼二足旁行。」是時世宗頗任群小, 更有朋黨邪佞干政之驗。 按《北史崔光傳》,光遷太常卿,領齊州大中正。正始元 年夏,有典事史元顯獻四足四翼雞,詔散騎侍郎趙 邕以問光。光表曰:「臣謹按《漢書五行志》,宣帝黃龍元 年,未央殿路軨中雌雞化為雄毛,變而不鳴,不將、不 距。元帝初元中,丞相府史家雌雞伏子,漸化為雄,冠 距鳴將。永光中,有獻雄雞生角。劉向以為雞者小畜, 主司時起居,小臣執事為政之象也。言小臣將乘君 之威以害政」事,猶石顯也。竟寧元年,石顯伏辜,此其 效也。靈帝光和元年,南宮寺雌雞欲化為雄,一身皆似雄,但頭冠上未變。詔以問議郎蔡邕,邕對曰:「貌之 不恭,則有雞禍。臣竊推之,頭為元首,人君之象也。今 雞一身巳變,未至於頭,而上知之,是將有其事而不 遂成之象也。若政無所改,頭冠或成,為患滋大。」是後 張角作亂,稱黃巾賊遂破壞四方,疲于賦役,人多叛 者,上不改政,遂至天下大亂。今之雞狀不同,其應頗 相類矣。向邕並博達之士,考物驗事,信而有證,誠可 畏也。臣以邕言推之,翅足眾多,亦群下相扇助之象; 雛而未大,腳羽差小,亦其象尚微,易制御也。臣聞災 異之見,皆所以示吉凶,明君睹之而懼,乃能招福;闇 主視之彌慢,所由致禍。《詩》《書》《春秋》、秦、漢之事多矣,此 皆陛下所觀者。今或有自賤而貴,關預政事,殆亦前 代君、房之匹。比者南境死亡千計,白骨橫野,存有酷 恨之痛,歿為怨傷之魂。義陽屯師,盛夏未反;荊蠻狡 猾,征人淹次。東州轉輸,多往無還;百姓困窮,絞縊以 殞。北方霜降,蠶婦「輟事,群生憔悴,莫甚于今。此亦賈 誼哭歎、谷永切諫之時。司寇行戮,君為之不舉。陛下 為人父母,所宜矜恤。國重戎戰,用兵猶火,內外怨弊, 易以亂離。陛下縱欲忽天下,豈不仰念太祖取之艱 難,先帝經營劬勞也?誠願陛下留聰明之鑒,警天地 之意,禮處左右,節其貴越。往者鄧通、董賢之盛,愛之, 正所以害之。又躬饗如罕,宴宗或闕,時應親享郊廟, 延敬諸父,檢訪四方,務加休息。爰發慈旨,撫振貧瘼。 簡費山池,減撤聲飲。晝存政道,夜以安身。博采芻蕘, 進賢黜佞,則兆庶幸甚,妖弭慶進,禎祥集矣。」帝覽之 大悅。後數日而茹皓等並以罪失伏法,于是禮光逾 重。

延昌四年雌雞生角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延昌四年十二 月,洛州上言,「魏興太守常矯家黃雌雞,頭上肉角大 如棗,長寸三分,角上生叢毛,長寸半。」

肅宗正光元年雌雄雞各生角编辑

按《魏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正光元年正月, 虎賁中郎將蘭兜家雞,雄雌二,各頭上生兩角,其毛 雜色,上聳過冠。」時靈太后臨朝,專政。

编辑

文帝開皇 年雞鳴不鼓翅编辑

按《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開皇中,有人上 書言:「頻歲已來,雞鳴不鼓翅,類腋下有物而妨之,翮 不得舉。肘腋之臣,當為變矣。」書奏不省。京房《易飛候》 曰:「雞鳴不鼓翅,國有大害。」其後大臣多被夷滅,諸王 廢黜,太子幽廢。

煬帝大業 年雞常夜鳴编辑

按《隋書煬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大業初,天下雞 多夜鳴。京房《易飛候》曰:『雞夜鳴,急令』。」又云:「昏而鳴,百 姓有事。人定鳴,多戰;夜半鳴,流血漫漫。及中年已後, 軍國多務,用度不足,于是急令暴賦,責成守宰,百姓 不聊生矣,各起而為盜,戰爭不息,屍骸被野。」

编辑

中宗嗣聖四年即武后垂拱三年雌雞化為雄编辑

按《唐書武后本紀》:「垂拱三年七月丁卯,冀州雌雞化 為雄。」

嗣聖六年。即武后永昌元年雌雞化為雄。

按《唐書武后本紀》:「永昌元年正月己未,朗州雌雞化 為雄。八月乙未,松州雌雞化為雄。」

景龍二年雞生三足编辑

按《唐書中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景龍二年春,滑 州匡城縣民家雞有三足。京房《易妖占》曰:「君用婦言, 則雞生妖。」

宣宗大中八年雄雞化為雌编辑

按《唐書宣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大中八年九月, 考城縣民家雄雞化為雌,伏子而雄鳴化為雌。王室 將卑之象,反雌伏也。」漢宣帝時,雌雞化為雄,至元帝 而王氏始萌,蓋馴致其禍也。

懿宗咸通六年雞生角编辑

按《唐書懿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通六年七月, 徐州彭城民家雞生角。角,兵象;雞小畜,猶賊類也。

编辑

真宗咸平三年群雞夜鳴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平三年八月, 黃州群雞夜鳴,至冬不止。」

高宗紹興 年雞生三足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紹興初,陳州民 家雞忽人言,近雞禍也。松陽縣民家雞生三足,縣治 有雞伏卵,毛生殼外。近雞禍,亦毛孽也。」

孝宗乾道六年有物雞首人身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乾道六年,西安 縣官塘有物,雞首人身,高丈餘,晝見於野。」

====寧宗慶元三年雞卵出蛇雌雞化為雄雞伏子三足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慶元三年饒州軍營雞卵出蛇近雞孽亦蛇孽也婺源縣張村民家====雌雞化為雄,烹之。形冠距而腹卵。孕同里洪氏家。雄 雞伏子中,一雛三足。

度宗咸淳五年雞羽生距编辑

按《宋史度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淳五年。常州 雞羽生距。

编辑

順帝至正十七年雞雛鳴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至正十七 年春三月。上海李勝一家雞伏七雛。一雛作牡雞狀。 鼓翼長鳴。

至正十八年,雞雛有四足。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至正戊戌 春正月,錢塘盧子明家一雞伏九雛,一雛有四足,二 足在翼下,不數日皆死。而其家亦無他異。」

至正二十二年,雞有二形。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二年, 龍泉縣人家一雞二形,一邊毛羽純雄,一邊毛羽純 雌,能雄鳴,又能雌伏。

至正二十五年,雄雞有子。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五年。 瑞安縣鄭鎮撫家。有雄雞生子。殺之。腹中有子累累 然。

编辑

孝宗弘治二年雌雞化為雄编辑

按《江南通志》:「弘治二年,吳縣民家雌雞化為雄。 弘治七年,雞雛生三足。」

按《江南通志》:「弘治七年,嘉定大場鎮雞雛生三足。 弘治十四年,雞生三足。」

按:《續文獻通考》:「弘治十四年春,湖廣華容縣紅柿村 民劉福家雞生雛,三足。」

弘治十八年,雞卵中有獮猴。

按《江南通志》:「弘治十八年,崇明縣雞生方卵,碎之,中 有獼猴,大如棗。」

武宗正德六年雞夜鳴编辑

按《山西通志》:「正德六年,趙城雞二鼓鳴。是年流賊劉 六、劉七作亂,分賊將楊虎,自東烏嶺來攻,翼城不克, 犯洪洞、趙城、霍州,歷太谷,破祁縣、遼州二城,所過殘 殺。」

正德十一年冬,雞生三足。

按《冠縣志》云云。

正德十五年,富川縣雞生四翼。

按:《廣西通志》云云。

世宗嘉靖三年雌雞化為雄编辑

按《雲南通志》:「嘉靖三年,保山縣民曾銘家雌雞化為 雄。」

嘉靖四年,雞卵內有人形。

按《續文獻通考》:「嘉靖四年,長垣縣民王憲家,雞卵內 成人形,耳目口鼻四肢皆具。」

嘉靖八年,雞作「人語。」

按《吳縣志》嘉靖八年十月,「金鄉書院旁民家雄雞作 人語。」

嘉靖十五年,雌雞化為雄。

按《貴州通志》:「嘉靖十五年,金州民間有雌雞化為雄。 嘉靖二十六年,雞腹有小兒。」

按《常熟縣志》:「嘉靖二十六年,塗松民家,雄雞剖腹,有 小兒五形,具」

嘉靖二十九年,忻州盂縣雄雞化為雌。

按:《山西通志》云云。

嘉靖三十一年,嘉定縣雌雞化為雄。

按:《江南通志》云云。

嘉靖三十九年,雌雞化為雄。

按《河南通志》:「嘉靖三十九年,生員喬惟重家,雌雞化 為雄。」

神宗萬曆四年八月武定產雞四翼四足编辑

按:《雲南通志》云云。

萬曆九年,雞雛司晨。

按《雲南通志》:「萬曆九年秋,臨安北關有雞雛,僅一日, 冠距羽毛皆具,遂能司晨。」

萬曆十九年,雌雞化為雄。

按《湖廣通志》:「萬曆十九年,衡州府民家雌雞化為雄。」

愍帝崇禎三年雞生駢體编辑

按《山西通志》:「崇禎三年,大寧雞異,兩頭四足。」

雞異部藝文编辑

《玉雞賦》
宋·文彥博
编辑

「王者尊臨四海,孝治萬方。握金鑑以御眾,感玉雞而 降祥。將韞櫝以強名,實資光潤;假棲塒而賦象,用表 飛揚。原夫翼翼奉先,孜孜繼志。允彰恭己之道,克協 因心之義。精誠能格於上天,和氣遂鍾於下地。非煙 非霧,侔攻石以騰輝;將翱將翔,狀銜珠而為瑞。」油然 生也,仰以觀之,或縹緲以瑜潤,或氤氳而翼垂。籠漢

「室之飛鳧,高呈蔥鬱;映周行之振鷺,俯煥羽儀。奕奕
考證.svg
堪嘉,溶溶可貴。混銅龍於博望,蒙金雀於象魏,有道

則見,寧同野馬之光;為時而生,宛類白虹之氣。來豈 無為,至實有因,且非求於照廡,亦無假於司晨,雖名 符於五德,葢瑞應於一人。將紫氣以俱浮,度關寧辨; 與青雲而共散,舐鼎相倫。旌此至誠」,表乎篤孝。標名 且異於石燕,窮理亦殊於霧豹。輪囷乍布,輝山之美 應同;蠛蠓暫收,斂翼之儀是效。能致此者,夫何偉而 誠日烏之可遂,諒天駟以難追。湛露宵零,已類寄流 之際;長霞曉映,還符繫火之時。偉乎!呈瑞不群,凌空 有異,非醇化而不顯,故曠代而罕至。吾皇以孝德升 聞,茲玉雞兮來萃。

雞異部紀事编辑

《水經注》:「昔王子晉與道士浮丘伯同遊伊洛之浦,始 受玉雞之瑞於此水。」

《左傳》昭公二十有二年,王子朝、賓起有寵於景王,王 與賓孟說之,欲立之。劉獻公之庶子伯蚠事單穆公, 惡賓孟之為人也,願殺之;又惡王子朝之言以為亂, 願去之。賓孟適郊,見雄雞自斷其尾,問之侍者,曰:「自 憚其犧也。」遽歸告王,且曰:「雞其憚為人用乎?人異於 是,犧者實用人,人犧實難已,犧何害?」王弗應。夏四月, 王田北山,使公卿皆從,將殺單子、劉子。王有心疾,己 丑,崩于榮錡氏。戊辰,劉子摯卒,無子,單子立劉蚠。五 月庚辰,見王,遂攻賓起,殺之,盟群王子于單氏。 《拾遺記》:太初二年六月,氐國貢雙頭雞,四足一尾,鳴 則俱鳴。武帝置于甘泉故館,更以餘雞混之,得其種 類而不能鳴。諫者曰:「雄雞不鳴,非吉祥也。」帝乃送還 西域。

《搜神記》:「漢桓帝延熹五年,臨沅縣有牛生雞,兩頭四 足。」

《拾遺記》:建安三年,胥徒國獻沈明石雞,常在地中,應 時而鳴,聲能遠徹。其國聞鳴,乃殺生以祀之,當鳴處 掘地則得此雞。若天下太平,翔飛頡頏,以為嘉瑞。 《世說補》:宋處宗甚有思理,嘗買得一長鳴雞,籠著窗 間,雞遂作人語,與宋談極有致,宋因此元功大進。 《十六國春秋》:石勒四年,雍州刺史石生上言:「長安城 中雞」鳴音皆曰「基慈。」

《宋書五行志》:「明帝泰始中興東遷,沈法符家雞有四 距。」

《異苑》:「卞伯玉作東陽郡,竈正熾火,有雞遙從口入,良 久乃沖突而出,毛羽不燋,鳴啄如故。伯玉尋病殞。」 《唐書五行志》:「元宗好𩰚雞,貴臣外戚皆尚之。貧者或 弄木雞。識者以為雞酉屬,帝生之歲也。𩰚者,兵象,近 雞禍也。」

《嘉蓮燕語》:神降伍氏有雌雞,司晨者問之,答曰:「牝雞 不鳴,鳴則財生,其家果大利。」

《宋史王禹偁傳》:咸平初,知黃州。四年,州境二虎𩰚其 一死,食之殆半,群雞夜鳴,終月不止。冬雷暴作,禹偁 手疏引《洪範傳》陳戒,且自劾。上遣內侍乘驛勞問,醮 禳之,詢日官,云:守土者當其咎。上惜禹偁才,是日命 徙蘄州。禹偁上表謝,有「宣室鬼神之問,不望生還;茂 陵封禪之書,止其身後」之語。上異之,果至郡,未踰月 而卒。

《輟耕錄》:「至正丁酉春三月,上海李勝一家雞伏七雛, 一雛作大雞狀,鼓翼長鳴。明年戊戌春正月,錢塘盧 子明家一雞伏九雛,一雛有三足、二足在前,一足在 後。三月,諸暨袁彥城家一雞伏五雛,一雛有四足二 足,在翼下。不數日皆死。而各家亦無他異。」

《明通紀》,都督董興等大破黃州賊黃肖養等,誅之。楊 信民先為廣東參議,有惠政,恩信素孚于民。及受命 巡撫,至廣州,民爭歸之。信民發粟賑濟,民益喜。賊眾 日既散,而信民率興等帥兵至。時天文生馬軾隨行, 至中道,夜半聞雞鳴,興問之曰:「此何祥也?」對曰:「雞不 以時鳴,由賞罰不明,願公嚴軍令。」經清遠峽,有白魚 入舟中,軾曰:「昔武王伐紂有此徵,此逆賊授首之象。」 時肖養聚船河南千餘艘,勢甚張,眾欲請益兵,軾曰: 「兵貴神速,若復請兵,則緩不及事。以所徵兩廣、江西 狠兵,取勝猶拉朽耳。」興從之。

《異林》:「弘治甲子,蘇州崇明縣民顧氏家雞胎息一物, 猴頭,餘悉如人狀,長四寸許,有尾,蠕動而無聲。是歲 海盜作。」

《淮安府志》:「弘治戊午,新城牛尚武家起屋,上梁,白雄 雞唱于梁上生一卵,堅甚,取供佛前,化為水。」

《太平府志》:「明萬曆間,繁昌郝思俊家有雌雞,狀大異 于常雞,抱雛八年不出,𪃟怪而殺之。燖羽次,見脅下二大包,剖之,左脅包內鸞一隻,右包鳳一隻,五色絢 爛,儼同繪畫。家婢啖其雛,肉立斃。」

雞異部雜錄编辑

《易林》:「雞鳴失時,君騷于憂。」

《淮南子泰族訓》:「人主有伐國之志,雄雞夜鳴,庫兵動 而戎馬驚。」

《京房易妖》占「君用婦言,則雞生妖。」

《白澤圖》「雞有四距重翼者,龍也,殺之震死。」

《易潛虛》:「牝雞司晨,惟家之索。牝雞司晨,反常也。」 《見聞搜玉》:「今人以半夜雞鳴為不祥,其來遠矣。」唐來 鵬《曉雞詩》云:「黯黯嚴城罷鼓鼙,數聲相逐出寒栖。不 嫌驚破紗窗夢,卻怕為妖半夜啼。」

《客退紀談》:豬突入人家,必割其耳,黃昏雞鳴必殺之, 以為不祥,俗忌也。王隆家方割豬耳,適有神降於伍 氏,隆往問曰:「豬入門可乎?」神答曰:「豬入門,百福臻。」又 問曰:「割其耳何如?」曰:「割豬耳,傷於矢。」隆明日觀射,果 傷其臂,里中異之。適有沈氏黃昏雞鳴,問之,答曰:「定 昏雞啼,福祿日躋。」于是沈氏日昌盛,自是人家惟恐 「豬不入門,雞不黃昏啼耳。」俗之貪利如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