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69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六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六十九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六十九卷目錄

 獸異部彙考一

  周禮秋官

  春秋緯運斗樞

  禮緯含文嘉 斗威儀

  孝經緯援神契

  山海經西山經 東山經 中山經

  漢書五行志

  宋書符瑞志

  管窺輯要獸部占 軍中獸占 瑞獸占 異獸占

  田家五行論走獸

 獸異部彙考二

  商辛紂一則

  周僖王一則 敬王一則

  漢武帝元狩二則 太始一則 昭帝一則 宣帝元康一則 平帝元始一則

  後漢光武帝建武一則 章帝建初一則 元和二則 安帝延光二則 順帝陽嘉一

  則 桓帝永興一則 永康一則 靈帝建寧一則 光和一則 獻帝延康一則

  魏文帝黃初二則 明帝青龍一則

  吳大帝赤烏三則

  晉武帝泰始四則 咸寧五則 太康十則 惠帝元康一則 愍帝建興一則 建武一

  則 元帝太興二則 永昌一則 成帝咸和四則 咸康二則 穆帝永和三則 升平一

  則 哀帝隆和一則 簡文帝咸安一則 孝武帝太元七則 安帝隆安一則 義熙一則

  宋武帝永初一則 少帝景平二則 文帝元嘉二十二則 孝武帝孝建二則 大明七

  則 明帝泰始五則 泰豫一則 後廢帝元徽二則 順帝昇明三則

  南齊高帝建元一則 武帝永明九則 明帝建武二則 和帝中興二則

  梁武帝天監二則 中大通一則 中大同二則 元帝承聖一則

  陳後主禎明一則

  北魏太祖登國二則 天興三則 太宗永興二則 泰常三則 世祖始光一則 神

  麚三則 太延一則 太平真君二則 高宗太安二則 和平二則 高祖延興二則 承

  明一則 太和十一則 世宗景明三則 正始四則 永平四則 延昌三則 肅宗熙平

  二則 神龜二則 正光四則 孝靜帝天平二則 元象一則 興和三則 武定四則

  北齊後主武平三則

  北周明帝武成一則 武帝保定三則 天和一則 建德三則

  隋文帝開皇二則 煬帝大業一則 恭帝義寧一則

  唐高祖武德七則 太宗貞觀十七則 高宗永徽一則 顯慶一則 龍朔一則 調露

  一則 永淳一則 元宗開元十二則 天寶三則 肅宗乾元一則 代宗永泰二則 大

  曆四則 德宗建中一則 貞元七則 憲宗元和三則 文宗太和一則 開成一則 哀

  帝天祐二則

庶徵典第一百六十九卷

獸異部彙考一编辑

《周禮》
编辑

《秋官》
编辑

庭氏掌射國中之夭鳥,若不見其鳥獸,則以救日之 弓,與救月之矢夜射之。

不見鳥獸,謂夜來鳴呼為怪者。獸,狐狼之屬。《訂義》劉執中曰:鳥獸為夭者,夜中聞其聲,而不見其形。被其害而不見其跡也

《春秋緯》
编辑

《運斗樞》
编辑

瑤光散,而為鹿。江淮不祠,則瑤光不明。彘生鹿, 機星得。則麒麟生,萬人壽。

《禮緯》
编辑

《含文嘉》
编辑

神靈滋液,百寶為用,則白象至。

《斗威儀》
编辑

君乘金而王,其政訟平,麒麟在郊。

君乘水而王,其政和平,則北海輸以文狐。

君乘火而王,其政和平,南海輸以馬。

《孝經緯》
编辑

《援神契》
编辑

德至鳥獸,則麒麟臻。

《山海經》
编辑

《西山經》
编辑

小須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猿,而白首赤足,名曰朱厭, 見則大兵。

《東山經》
编辑

耿山,有獸焉,其狀如狐而魚翼,其名曰朱獳,其鳴自 叫見,則其國有恐。

《中山經》
编辑

蛇山,有獸焉,其狀如狐,而白尾長耳,名GJfont狼,見則國 內有兵。

豐山,有獸焉,其狀如GJfont,赤目,赤喙,黃身,名曰雍和,見 則國有大恐。

倚帝之山,有獸焉,其狀如鼣音吠鼠,白耳白喙,名曰狙如,見則其國有大兵。

歷石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狸,而白首虎爪,名曰梁渠, 見則其國有大兵。

《漢書》
编辑

《五行志》
编辑

凡言傷者,病金氣;金氣病,則木沴之。其極憂者,順之, 其福曰康寧,劉歆言:《傳》曰:時有毛蟲之孽。說以為天 文西方參為虎星,故為毛蟲。

《宋書》
编辑

《符瑞志》
编辑

麒麟者,仁獸也。牡曰麒,牝曰麟。不刳胎剖卵則至。麇 身而牛尾,狼項而一角,黃色而馬足。含仁而戴義,音 中鍾呂,步中規矩,不踐生蟲,不折生草,不食不義,不 飲洿池,不入坑GJfont,不行羅網。明王動靜有儀則見。牡 鳴曰逝聖,牝鳴曰歸和,春鳴曰扶幼,夏鳴曰養綏。 白象者,人君自養有節則至。

白狐,王者仁智則至。

赤熊,佞人遠,奸猾息,則入國。

九尾狐,文王得之,東夷歸焉。

白鹿,王者明惠及下則至。

三角獸,先王法度修則至。一角獸,天下平一則至。 六足獸,王者謀及眾庶則至。

比肩獸,王者德及矜寡則至。

獬豸知曲直,獄訟平則至。

白虎,王者不暴虐,則白虎仁,不害物。

白狼,宣王得之而犬戎服。

GJfont,王者刑罰理得則至。 銀麂,刑罰得共,民不為非則至。

赤兔,王者德盛則至。

白兔,王者敬耆老則見。

天鹿者,純靈之獸也。五色光耀洞明,王者道備則至。 角端者,日行萬八千里,又曉四裔之語,明君聖王在 位,明達方外幽遠之事,則奉書而至。

周印者,神獸之名也,星宿之變化。王者德盛則至。 澤獸,黃帝時巡狩至於東濱,澤獸出,能言,達知萬物 之情,以戒於民,為時除害。賢君明德幽遠則來。 駼者,幽之獸也,有明王在位則來,為時辟除災害。 趹蹄者,后土之獸,自能言語。王者仁孝於國則來。 雞駭犀,王者賤難得之物則至。

《管窺輯要》
编辑

《獸部占》
编辑

按禮云:四足而毛,謂之獸。周文惠愛恩沾鳥獸也,獸 亦於人有情,故犬馬而報恩也。

虎斷道邊國,有謀。虎入國邑,其國亡、其邑空。虎相食, 不三年,其國荒。虎有兩口,大臣搆禍,世主將兵。一曰: 臣出走諸侯,絀虎銜魚,君失恩於民。虎生牛,尾無口 目,人君無德。虎GJfont其地;守臣災。虎兩足,世主將起,大 臣逆害。虎狼食人,大兵將起。蔡邕曰:國政苛,則虎狼 食人。

狼鳴城邑中,其城邑空。一曰:有喪。狼食人,亂國之妖。 京房占曰:君失政,則食人。狼入國邑,為政者殘暴,其 邑國亡。狼為妖,邑中有兵起。狼逐人家狗,外國且來 入君邑。赤狼見,不出三年,國有大禍、野人為政;狼鳴 邑中作禍,其年,邑有喪。狼逐人,外國來侵。

熊羆入人居室,國危。

麋入國,國將空,麋見於邑,有戮臣。麋入市邑,有憂。入 國邑,其國且屠。鹿入國邑,國邑將虛。夏至,鹿不解角, 貴臣作奸。京房易傳曰:廢正作淫,大不明則國多麋 鹿鳴邑中。其年,邑有喪。GJfont入國,國被屠。GJfont有六足為 毛蟲之伯。

狐一頭、兩身。《災異圖》曰:王公不祗上命,刻暴百姓。民 人吁嗟,則見狐。逐人家狗,外國來入居邑。狐入人室, 有大喪,室不居。《地鏡》曰:有淫事,主者殃。狐三頭,其名 曰:。見則有女害、狐狸沿人牆屋而啼,有死喪刑傷。 鼯鼠同狐入宮、上屋,有大喪,君淫,國邑亡。

兔上城,其邑墟;兔入,宮不出一年,主死。京房曰:兔入 王宮,君出亡;兔入宮生子,其宮必空。兔入人家,其家 敗。兔生雉,是謂亂國之妖鬼。兔兩頭,《春秋·運斗樞》曰: 婦兩舌則兔兩頭。白兔見,其國有喪;兔上城、入宮室 中及經市中,有大水;兔宮殿中生子,國有憂;兔無故 宿所守之地,主亡、兵小動。

獺上屋或入人家,其家有獄訟刑傷;獺入邑,有兵。 蝟生冠,婦人以長舌亂政。

野獸入人居室,其室不居;入邑都或大道上,兵起、流 血、國虛、無人入廟庭、君死、國亡,入公府,官寺門主者 受其殃,或曰:有賊起。入城郭,臣下有逆心,兵起。大小 群入邑,國亡、邑屠、銜枯。木於邑里道路,君有憂。 野獸上城不出,一年,主死、城空。一曰:大水。

野獸群鳴城邑中,城邑將空;入城門衙府朝堂作聲, 甲乙日,民炎疫死;丙丁日,大臣災;西南方,有火災;戊 己日,天子不用賢臣,小人在位;庚辛日,宮中多火災;壬癸日,水患。皆以日辰期遠近。

野獸自經於市中,其歲大凶。無故自死邑中,其邑為 墟。《天鏡占》曰:其邑,兵大起。無故入水死,其國將亡。 野獸卻行,君為臣。

野獸與飛鳥GJfont,兵起;與飛鳥交,兵起。 野獸與家畜GJfont,外兵來;與家禽畜交;君有淫行、宮禁 弛,有亡國

野獸生子,人形,國易主;飛鳥形,天下有兵;如蛇,邑有 火災、兵起;如蜂蛾蟲螘形;天下更令。

野獸生子,入宮室,其國亡。所入之家,主者受其殃;生 子,國邑大旱,邑虛。

野獸生子,足多,其邑有憂;足少,邑有喪;生子多口,邑 有兵;無口,缺二字多目,邑君憂;少目,邑有急兵;無目,有 憂;無耳鼻,邑有兵;多耳鼻,邑兵出;少耳鼻,大兵起;無 尾,國主無後;生子,肢體不居其處,其邑兵起。

四足獸從土中生出者,郡邑殃,有水災。名曰:地狗。 四角獸見,四方兵起。

《軍中獸占》
编辑

凡出軍忽見虎狼在前哮吼,或入軍營,皆不出五七 日,有戰。先衝突者,大勝。

軍行營壘已成,忽虎從外營入營,或走過軍中,急徙 之,不然必敗。

軍行,忽見虎狼豹豺野狐害人之類,如或至營者,皆 大兵,欲至大戰。

軍行,忽有虎狼走來逆人及營過者,敵立至,當備之, 敗軍之兆。

熊虎GJfont鹿繞軍GJfont,而入營者,賊為詐降,軍敗之徵,防 備吉。

軍行,在道忽見虎豹豺狼之屬,前後猖揚,忽入軍伍, 必七日逢賊,移營祭之。吉不如此,大將敗亡。

虎豹繞營悲鳴,不可戰;向彼軍鳴,宜急擊之,虎入營, 軍敗散。

狼奔入軍中,三日有大恐;狼狐繞城營而鳴,軍敗,散 民流徙。

熊羆入軍中,軍戰敗;至營琅琅鳴GJfont,面向行軍者,周 流奔走,皆不祥禳吉。

狐狸GJfont鳴走入軍壘中,軍敗、將辱;狐狸入營,吏為奸 猾,狐狸旋繞軍營而走或鳴者,軍敗;狐狸入軍作窠, 其營必空;軍中時,時獲得狐狸者,敵人來戰,必以敗 去。兩軍相當,有狐狸向軍營四面鳴者,不可戰,宜固 守。彼軍急擊,勿失。

GJfont鹿野豬走入營中,有賊投降。先吉後凶宜,且自防。 麋鹿GJfont入軍營中,軍敗將死,宜急徙;去入營作窠, 大凶。

猿猴入營,奸臣內謀,陰與賊連,須當防備。

軍行,卒遇白兔,破軍、殺將,但是白物見,皆不祥。 軍行路,見赤鼠在前,良久不去。必有伏兵。鼠者恣也, 主貪殘,故逢之凶。有白鼠順軍行,吉逆來入軍中,凶。 鼠藪軍中,將謀叛。營壘中晝夜鼠走,五日內,有水災。 軍行,夜鼠穿地作孔,宜徙去之。軍中忽有鼠成陣作 聲,軍有大凶。營陣中有鼠作雄雞聲,軍凶;營寨內鼠 舞向人,必有奸人通敵者。鼠入軍中GJfont爭作聲,賊必 暴至,營寨內亂,其處不有大水,必有火災。鼠咬人足, 主兵敗亡;鼠咬兵,仗不可戰,戰必敗。一云:主將傷。軍 行,鼠咬旂鼓,賊欲來斫寨害。營內鼠咬屋椽或壁間 盤入泥土,皆凶,宜急徙之。鼠咬將衣服上衽,有喜。腰 以下,財散兵弱。

猛獸在軍前引者,戰大勝;猛獸入軍中,防寇突,不則 有奸。猛獸橫衝軍,過或橫入營中,有急戰。戰,必不利。 野獸入營壘中,戰敗將死;野獸鳴軍中,大邦小,小邦 大;軍行有野獸來衝,戰敗。

凡野獸入軍,皆當以主將本命推之,若在合德及歲 月日時德上來,皆為有吉慶事;若從本命及歲月日 時刑墓上來,皆為凶事。

《瑞獸占》
编辑

白虎縞身,如雪而無雜毛,王者仁而不害,乃見。 天祿似鹿,一角、身有五色光曜,王者孝道備,則見。 赤羆似熊,赤色。王者遠佞,則見。

九尾狐見,則王者興;白狐來,王者德及遠方。

六足獸上元齒見,則其國主益地。

《异獸占》
编辑

獸狀如GJfont,白首、赤足,名曰:朱厭。見,則有大兵。 獸狀如犬,豹文、牛角、音如犬吠,其名曰:狡兒。見,則其 國大穰。

獸狀如犬,人面,善投、行疾如風。見人則笑,名曰:山GJfont。 見,則天下大風。

獸狀如夸父而彘毛,其音如呼。見,則天下大水。 獸狀如牛,虎文其音如吟,名曰:軨軨。其鳴自叫,見,則 天下大水。

獸狀如兔,鳥喙、鴟目、蛇尾,見人則眠。名曰:徐。見,則蝗 蟲為敗。獸狀如狐,魚翼,名曰:朱獳。其鳴自叫,出則其國有恐。 獸狀如狐,有翼,音如鴻鴈,名曰:獘獘。見,則天下旱。 獸狀如馬,四角、羊目、羊尾、音如GJfont狗,名曰:攸。攸見,則 國多狡客。

獸狀如豚,有牙,名曰:當庚。其鳴自呼,見則天下大穰。 獸狀如彘,人面、黃身、赤尾,音如嬰兒,食人及蟲蛇,名 曰:合窳。見則天下大水。

獸狀如牛,白首、一目、蛇尾,其名曰:蜚。行水,水竭;入草, 草枯。見則大疫。

獸狀如白鹿,四角,名曰:夫諸。見則其邑大水。

獸狀如狐,白尾、長耳,名曰:GJfont狼。見則其國有兵。 獸狀如GJfont,赤目、赤喙、黃身,名曰:雍和。見則國有大恐。 獸狀暈,赤如丹火,其名曰:GJfont。見則其國大疾。 獸狀如鼠,白耳、白喙,名曰:狙如。見則國有大兵。 獸狀如貘,赤、喙赤目、白尾,其名曰:GJfont兒。見則其邑有 火。

獸狀如狸,白首、虎爪,名曰:梁渠。見則其國有兵。 獸狀如彘,黃身、白頭尾,名曰:聞。見則天下多風。

《田家五行》
编辑

《論走獸》
编辑

獺窟近水,主旱;登岸,主水,有驗圍。塍上野鼠爬沙,主 有水,必到所爬處方止。鼠咬麥苗,主不見收;咬稻苗 亦然。倒在根下,主礱下米貴;銜在洞口,主囷頭米貴。 狗爬地,主陰雨;每眠灰堆高處,亦主雨。狗咬青草吃, 主晴;狗向河邊吃水,主水退;鐵鼠,其臭可惡。白日銜 尾成行而出,主雨;貓兒吃青草,主雨;絲毛狗褪毛不 盡,主梅水未止。

獸異部彙考二编辑

辛紂 年,兔生角。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不載。 按《搜神記》:商紂之時,兔生角, 兵甲將興之象也。

编辑

僖王五年,魯多麋。编辑

按《春秋·魯莊公十七年》:冬,多麋。 按《公羊傳》:何以書, 記異也。

按《漢書·五行志》:嚴公十七年冬,多麋。劉歆以為毛蟲 之孽為災。劉向以為麋色青,近青,祥也。麋之為言,迷 也。蓋牝獸之淫者也。是時,嚴公將取齊之淫女,其象 先見。天戒若曰:勿取齊女,淫而迷國。嚴不寤,遂取之。 夫人既入,淫於二叔,終皆誅死,幾亡社稷。董仲舒指 略同。京房《易傳》曰:廢正作,淫大不明,國多麋。又曰:震 遂泥厥咎,國多麋。

敬王三十九年春,魯西狩獲麟。编辑

按《春秋·魯哀公十四年》:春,西狩獲麟。 按《左傳》:春,西 狩于大野,叔孫氏之車子鉏商獲麟,以為不祥,以賜 虞人,仲尼觀之。曰:麟也。然後取之。 按《公羊傳》:何以 書,記異也。何異爾。非中國之獸也。然則,孰狩之薪采 者也。薪采者,則微者也。曷為以狩。言之大之也。曷為 大之。為獲麟大之也。曷為為獲。麟大之。麟者,仁獸也。 有王者則至;無王者則不至;有以告者曰:有麇而角 者。孔子曰:孰為來哉,孰為來哉,反袂拭面,涕沾袍顏。 淵死,子曰:噫,天喪予;子路死,子曰:噫,天祝予,西狩獲 麟。孔子曰:吾道窮矣。春秋何以始乎。隱祖之所逮聞 也。所見異辭、所聞異辭、所傳聞異辭,何以終乎。哀公 十四年,曰:備矣。君子曷為。為春秋。撥亂世反諸正,莫 近諸春秋則未知其為是與其諸君子樂道堯舜之 道與未,不亦樂乎。堯舜之知,君子也。制春秋之義,以 俟後聖;以君子之為,亦有樂乎,此也。 按《穀梁傳》:引 取之也狩麟不地不狩也非狩而曰狩大獲麟故大 其適也,其不言來,不外麟於中國也。其不言有,不使 麟不恆於中國也。

编辑

武帝元狩元年,獲白麟。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元狩元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 獲白麟,作白麟之歌。

元狩二年三月,南越獻馴象。

按《漢書·武帝本紀》云云。

太始二年三月,獲白麟。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太始二年三月,詔曰:有司議曰,往 者朕郊見上帝,西登隴首,獲白麟GJfont饋宗廟,洼水出 天馬,泰山見黃金,宜改故名。更黃金為麟趾褭蹄以 協瑞焉。

昭帝 年,昌邑王見熊入宮。编辑

按《漢書·昭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昭帝時,昌邑王 賀聞人聲曰熊,視而見大熊。左右莫見,以問郎中令 龔遂,遂曰:熊,山野之獸,而來入宮室,王獨見之,此天 戒大王,恐宮室將空,危亡象也。賀不改寤,後卒失國。

宣帝元康四年,獲白虎。编辑

按《漢書·宣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元康四年, 南郡獲白虎。

平帝元始二年春,黃支國獻犀牛。编辑

按《漢書·平帝本紀》云云。

後漢编辑

光武帝建武十三年,獲白兔。编辑

按《後漢書·光武帝本紀》:建武十三年九月,日南徼外 蠻裔獻白兔。

按《宋書·符瑞志》:建武十三年九月,南越獻白兔。

章帝建初七年,獲白鹿。编辑

按《後漢書·章帝本紀》:建初七年冬十月癸丑,西巡狩 進幸槐里。岐山獲白鹿。

按《宋書·符瑞志》:建初七年十月,車駕西狩,得白鹿於 臨平觀。

元和二年,麒麟見。编辑

按《後漢書·章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元和二 年以來,至章和元年,凡三年,麒麟五十一見郡國。 元和 年,九尾狐見,白鹿、白兔見。

按《後漢書·章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元和中, 九尾狐見郡國。白鹿見郡國。白兔見郡國。

安帝延光三年,白鹿、白虎、麒麟見。编辑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延光三年六月辛未,扶風言白 鹿見雍。秋七月,潁川上言白鹿、麒麟見陽翟。八月戊 子,潁川上言麒麟一、白虎二見陽翟。

按《宋書·符瑞志》:延光三年七月,白鹿見左馮翊。 延光四年,麒麟見。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四年春正月壬午,東郡言麒麟 一見濮陽。

順帝陽嘉元年,狼殺人。编辑

按《後漢書·順帝本紀》:陽嘉元年冬十一月,望都、蒲陰 狼殺女子九十七人,詔賜狼所殺者錢,人三千。 按 《五行志》:陽嘉元年十月中,望都蒲陰狼殺童兒九十 七人。時李固對策,引京房《易傳》曰:君將無道,害將及 人,去之深山全身,厥災狼食人。陛下覺寤,比求隱滯, 故狼災息。

《東觀書》曰:中山相朱遂到官,不出奉祠北嶽。詔曰:災暴緣類,符驗不虛。政失厥中,狼災為應。至乃殘食孩幼。朝廷愍悼,思惟咎徵,博訪其故,山嶽尊靈,國所望秩,而遂比不奉祠,怠慢廢典,不務懇惻,淫刑放濫,害加孕婦。毒流未生,感和致災。其詳思改救,追復所失,有不遵憲,舉正以聞。

桓帝永興元年,白鹿見。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永興元年春二月,張掖言白鹿 見。

永康元年,白兔見。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永康元年十一月,西河言白兔 見。

靈帝建寧 年,群狼嚙人。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寧中,群狼 數十頭入晉陽南城門嚙人。

光和三年,虎見平樂觀及憲陵。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注》:袁山松書 曰:光和三年正月,虎見平樂觀,又見憲陵,上囓衛士。 蔡邕封事曰:政有苛暴,則虎狼食人。

獻帝延康元年,麒麟、白虎見。编辑

按《後漢書·獻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延康元 年,麒麟十見郡國。四月丁巳,饒安縣言白虎見。又郡 國二十七言白虎見。

编辑

文帝黃初元年,九尾狐見,白鹿、麋見。编辑

按《魏志·文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黃初元年 十一月,九尾狐見甄城,見譙。郡國十九白鹿、白麋見。 黃初 年,白兔見。

按《魏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黃初中,郡 國十九言白兔見。

明帝青龍四年,獲白鹿。编辑

按《魏志·明帝本紀》不載。 按《晉書·宣帝本紀》:魏明帝 青龍四年,獲白鹿,獻之。天子曰:昔周公旦輔成王,有 素雉之貢。今君受陜西之任,有白鹿之獻,豈非忠誠 協符,千載同契,俾乂邦家,以永厥休耶。

编辑

大帝赤烏元年,麒麟見。编辑

按《吳志·孫權傳》:赤烏元年秋八月,武昌言麒麟見。有 司奏言麒麟者太平之應,宜改年號。詔曰:間者赤烏 集於殿前,朕所親見,若神靈以為嘉祥者,改年宜以 赤烏紀元。

按《宋書·符瑞志》:吳赤烏元年,白麟見。建業

赤烏六年,白虎見。

按《吳志·孫權傳》:赤烏六年春正月,新都言白虎見。 赤烏十一年,白虎仁。

按《吳志·孫權傳》:赤烏十一年五月,鄱陽言白虎仁。詔 曰:古者聖王積行累善,修身行道,以有天下,故符瑞 應之,所以表德也。朕以不明,何以臻茲。《書》云雖休勿休,公卿百司,其勉修所職,以匡不逮。

编辑

武帝泰始元年,麒麟、白虎、白鹿見。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泰始元年,麒麟各一見於郡國。 按《宋書·符瑞志》:泰始元年十二月,白虎見河南陽翟。 白鹿見弘農陸渾。麒麟見南郡。

泰始二年,麒麟、白虎見。

按《晉書·武帝本紀》:二年,麒麟各一見於郡國。

按《宋書·符瑞志》:二年正月己亥,白虎見遼東樂浪。辛 丑,白虎見天水西。

泰始五年,白兔見。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五年七月 己亥,白兔見北海即墨,即墨長獲以獻。

泰始八年,白鹿見。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八年十月, 白鹿見扶風雝,州刺史嚴詢獲以獻。

咸寧元年,白GJfont見。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咸寧元年四月丙戌、乙卯,白GJfont見瑯琊,趙王倫以獻。编辑

咸寧二年,白兔見。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二年十月 癸亥,白兔二見河南陽翟,陽翟令華衍獲以獻。 咸寧三年,白虎、白GJfont見。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三年二月 乙丑,白虎見沛國。七月壬辰,白GJfont見魏郡。 咸寧四年,白兔見。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四年六月, 白兔見天水。

咸寧五年,麒麟見。

按《晉書·武帝本紀》:五年二月甲午,白麟見於平原。九 月甲午,麟見於河南。

太康元年,白麟、白鹿見。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太康元年夏四月,白麟見於頓丘 三河。

按《宋書·符瑞志》:太康元年三月,白鹿見零陵泉陵。五 月甲辰,白鹿見天水西縣,太守劉辛獲以獻。八月,白 虎見永昌南罕。

太康二年,白兔見。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二年八月 壬子,白兔見彭城。十月,白兔見趙國平鄉,趙王倫獲 以獻。

太康三年,白鹿、白GJfont見。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三年七月 壬子,白鹿見零陵,零陵令蔣微獲以獻。八月,白GJfont見 梁國蒙,梁相解隆獲以獻。

太康四年,白虎、白兔見。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四年七月 丙辰,白虎見建平北井。十一月癸未,白兔見北地富 平。

太康五年,白GJfont見。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五年九月 己酉,白GJfont見義陽。 太康六年,南陽獻兩足猛獸。

按《晉書·武帝本紀》:六年冬十月,南陽郡獲兩足獸。 按《五行志》:六年,南陽獻兩足猛獸,此毛蟲之孽也。識 者為其文曰:武形有虧,金獸失儀,聖主應天,斯異何 為。言兆亂也。京房易傳曰:足少者,下不勝任也。干寶 以為:獸者陰精,居於陽,金獸也。南陽,火名也。金精入 火而失其形,王室亂之妖也。六,水數,言水數既極,火 慝得作,而金受其敗也。至元康九年,始殺太子,距此 十四年。二七十四,始終相乘之數也。自帝受命,至愍 懷之廢,凡三十五年焉。

太康七年,四角獸見,白GJfont見,獲狡。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七年十一月景 辰,四角獸見於河間,河間王顒獲以獻。天戒若曰,角, 兵象也,四者,四方之象,當有兵亂起於四方。後河間 王遂連四方之兵,作為亂階,殆其應也。

按《宋書·符瑞志》:七年五月戊辰,白GJfont見汲郡。 按《山海經·郭璞註》:太康七年,邵陵扶溝縣檻得一獸, 狀如豹文,有兩角,無前兩腳。時人謂之狡。

太康八年,白兔見。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八年十二 月庚戌,白兔見陳留酸棗關內,侯成公忠獲以獻。 太康九年,獲兩足玃。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五行志》:九年,荊州 獻兩足玃。

太康十年,白虎見。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十年丁酉, 白虎見犍為。

惠帝元康元年,白鹿見。编辑

按《晉書·惠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元康元年九月乙酉,白鹿見交趾武寧。

愍帝建興二年,麒麟見。编辑

按《晉書·愍帝本紀》:建興二年九月景戌,麟見襄平。 按《宋書·符瑞志》:建興二年九月丙戌,麒麟見襄平,州 刺史崔毖以聞。

建武元年,白鹿見。编辑

按《晉書·愍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建武元年 五月戊子,白鹿見高山縣。

元帝太興元年,麒麟見。编辑

按《晉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太興元年 正月戊子,麒麟見豫章。

太興三年,白鹿見。

按《晉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三年正月, 白鹿二見豫章。四月,白鹿見晉陵延陵。

永昌元年,白鹿見。编辑

按《晉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永昌元年 九月,白鹿見江乘縣。

成帝咸和四年,白鹿見。编辑

按《晉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咸和四年 五月甲子,白鹿見零陵洮陽,獲以獻。七月壬寅,長沙 郡邏吏黃光於南郡道遇白鹿,驅之不去,直來就光, 追尋光二百餘步。光遂抱取,遣吏李堅奉獻。

咸和六年,有GJfont見於樂賢堂。 按《晉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六年正月丁巳, 會州郡秀孝於樂賢堂,有麚見於前,獲之。孫盛以為 吉祥。夫秀孝,天下之彥士;樂賢堂,所以樂養賢也。自 喪亂以後,風教陵夷,秀孝策試,四科之實。麚興於前, 或斯故乎。

咸和八年,麒麟、白虎見。

按《晉書·成帝本紀》:八年五月,麒麟騶虞見於遼東。 按《宋書·符瑞志》:八年五月己巳,白虎見新昌縣。 咸和九年,白GJfont、白鹿見。 按《晉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九年五月 癸酉,白GJfont見吳國吳縣內,史虞潭獲以獻。八月己未, 白鹿見長沙臨湘。

咸康二年,白鹿見。编辑

按《晉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咸康二年 七月,白鹿見豫章望蔡,太守桓景獲以獻。

咸康八年,白GJfont見。 按《晉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八年十月, 燕王慕容皝上言白GJfont見國內。

穆帝永和元年,白GJfont見。按《晉書·穆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永和元年八月,白GJfont見吳國吳縣西界包山,獲以獻。编辑

永和八年,白GJfont見。 按《晉書·穆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八年十二 月,白GJfont見丹陽永世,令徐該獲以獻。 永和十二年,白兔、白GJfont見。 按《晉書·穆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十二年九 月甲申,白兔見鄱陽,太守王耆之以獻,并上頌一篇。 十一月庚午,白GJfont見梁郡,梁郡太守劉遂獲以獻。

升平三年,白兔見。编辑

按《晉書·穆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升平三年 十二月庚申,北中郎將郗曇獻白兔。

哀帝隆和元年,有麈入東海第。编辑

按《晉書·哀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隆和元年十月 甲申,有麈入東海第。百姓讙言曰麈入東海第,識者 怪之。及海西廢為東海王,乃入其第。

簡文帝咸安二年,白虎見。编辑

按《晉書·簡文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咸安二 年三月,白虎見豫章南昌縣西鄉石馬山前。

孝武帝太元十三年,有兔行廟堂上。编辑

按《晉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元十三年 四月癸巳,祠廟畢,有兔行廟堂上。天戒若曰,兔,野物 也,而集宗廟之堂,不祥莫之甚焉。

太元十四年,白虎見。

按《晉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十四年 十一月辛亥,白虎見豫章郡。

太元十五年,白兔見。

按《晉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十五年 三月,白兔見淮南壽陽。

太元十六年,白鹿見。

按《晉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十六年 三月癸酉,白鹿見豫章望蔡,獲以獻。

太元十八年,白鹿見。

按《晉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十八年 五月辛酉,白鹿見江乘,江乘令田熙之獲以獻。 太元十九年,白虎見。

按《晉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十九年 二月,行鞏令劉啟期言白虎頻見。二月,行溫令趙邳 言白虎頻見。太元二十年,白鹿見。

按《晉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二十年 九月丁丑,白鹿見巴陵清水山,荊州刺史殷仲堪獲 以獻。

安帝隆安五年,騶虞、白GJfont、白鹿見。按《晉書·安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隆安五年十一月,襄陽言騶虞見於新野。白GJfont見荊州,荊州刺编辑

史桓元以聞。白鹿見長沙,荊州刺史桓元以聞。

義熙二年,獲白兔。编辑

按《晉書·安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符瑞志》:義熙二年 四月,無錫獻白兔,壽陽獻白兔。

编辑

武帝永初元年,白虎見。编辑

按《宋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永初元年八月 癸巳,白虎見枝江。

少帝景平元年,白虎見。编辑

按《宋書·少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景平元年十月, 白虎見桂陽耒陽。 又按《志》:元年五月癸未,白GJfont見 義興陽羨,太守王準之獲以獻。

景平二年,白GJfont見。 按《宋書·少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二年六月,白GJfont 見南郡江陽,太守王華獻之太祖。太祖時入奉大統, 以為休祥。

文帝元嘉元年,白象見。编辑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元嘉元年十二 月丙辰,白象見零陵洮陽。

元嘉五年,白GJfont、白鹿見。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五年四月乙巳, 白GJfont見汝南武津,太守鄭據獲以獻。七月丙戌,白鹿 見東莞莒縣岣峨山,太守劉元以聞。

元嘉六年,白象、白兔見。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六年三月丁亥, 白象見安成安復,江州刺史南譙王義宣以聞。九月, 長廣昌陽淳于邈獲白兔,青州刺史蕭思話以獻。 元嘉八年,獲白兔。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八年閏六月丁 亥,司徒府白從伊生於淮南繁昌獲白兔以獻。 元嘉九年,白鹿見。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九年正月,白鹿 見南譙譙縣,豫州刺史長沙王義欣以獻。

元嘉十年,獲白GJfont麂。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十年十二月,營 城縣民成公會之於廣陵高郵界獲白GJfont麂以獻。 元嘉十二年,白GJfont見。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十二年正月,白 GJfont見東淶黃縣,青、冀州刺史王方回以獻。 元嘉十三年,獲白兔。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十三年七月甲 戌,濟南朝陽王道獲白兔,青州刺史段宏以獻。 元嘉十四年,白兔、白鹿見。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十四年正月丙 申,白兔見山陽縣,山陽太守劉懷之以獻。白鹿見文 鄉。

元嘉十五年,獲白兔。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十五年七月壬 申,山陽師齊獲白兔,南兗州刺史江夏王義恭以獻。 元嘉十七年,白鹿見。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十七年五月甲 午,白鹿見南汝陰宋縣,太守文道恩以獻。

元嘉十九年,獲白GJfont。白虎見。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十九年五月,山 陽張休宗獲白GJfont,南兗州刺史臨川王義慶以聞。十 月,白虎見弋陽、期思二縣,南豫州刺史武陵王諱以 聞。

元嘉二十年,白鹿、白GJfont、白熊見。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二十年八月,白 鹿見譙郡蘄縣,太守鄧琬以獻。白GJfont見江夏安陸,內 史劉思考以獻。十二月,白熊見新安歙縣,太守到元 度以獻。

元嘉二十二年,白鹿、白兔見。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二十二年二月, 白鹿見建康縣,揚州刺史始興王濬以聞。十月辛未, 白鹿見南康贛縣,南康相劉興祖以獻。 又按《志》:二 十二年三月,白兔見東萊當利,青州刺史杜冀以聞。 元嘉二十三年,白鹿見,黑GJfont、青GJfont見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二十三年二月 戊戌,白鹿見交州,交州刺史檀和之以獻。六月丙辰, 白鹿見彭城,彭城縣征北將軍衡陽王義季以獻。 又按《志》:二十三年五月甲寅,東宮隊白從陳超獲黑 GJfont於肥如縣,皇太子以獻。十月辛巳,東宮將魏榮獲 青GJfont於秣陵。元嘉二十四年,獲六足GJfont。白兔見。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四年二月, 雍州送六足GJfont,刺史武陵王表為祥瑞。此毛蟲之孽。

按《符瑞志》:二十四年七月丁巳,白兔見兗州,刺史

徐瓊以聞。七月乙酉,白兔見東莞,太守趙球以獻。 元嘉二十五年,白虎、白GJfont見。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二十五年二月 己亥,白虎見武昌,武昌太守蔡興宗以聞。十一月丁 丑,白虎見蜀郡二,赤虎導前,益州刺史陸徽以聞。 又按《志》:二十五年二月己丑,白GJfont見淮南,太守王休 獲以獻。四月戊午,白GJfont見南瑯琊,太守王遠獲以獻。 五月辛未朔,華林園白GJfont生二子皆白,園丞梅道念 以聞。

元嘉二十六年,白虎、白GJfont見。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二十六年四月 戊戌,白虎見南瑯琊半陽山,二虎隨從,太守王僧達 以聞。五月丙戌,白GJfont見馬頭,豫州刺史南平王鑠以 獻。

元嘉二十七年,白GJfont、白兔、白鹿見。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二十七年正月 己丑,白GJfont見濟陰,徐州刺史武陵王諱以聞。四月癸 丑,華林園白GJfont生一白子,園丞梅道念以聞。 又按 《志》:二十七年二月壬辰,白兔見竟陵,荊州刺史南譙 王義宣以獻。六月丙午,白兔見南汝陰,豫州刺史南 平王鑠以獻。 又按《志》:二十七年二月壬辰朔,白鹿 見濟陰,徐州刺史武陵王諱以聞。

元嘉二十八年,猛獸為災。

按《南史·宋文帝本紀》:二十八年秋,猛獸入郭內為災。 元嘉二十九年,白GJfont、白鹿見。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二十九年六月 壬戌,白GJfont見晉陵既陽,南徐州刺史始興王濬以獻。 八月癸酉,白鹿見鄱陽,南中郎將武陵王諱以獻。 元嘉三十年,白鹿見。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三十年十一月 壬午,白鹿見南瑯琊,南瑯琊太守王僧虔以獻。十一 月癸亥,白鹿見武建郡,雝州刺史朱修之以獻。

孝武帝孝建二年,白兔見。编辑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孝建二年正 月庚戌,白兔見淮南,太守申坦以聞。

孝建三年,白兔、白鹿、白虎、白GJfont見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三年閏二月 乙丑,白兔見平原,獲以獻。三月庚子,白鹿見臨川西 豐縣。壬子,白虎見臨川西豐。六月癸巳,白GJfont見廣陵, 南兗州以獻。

大明元年,白麂、白鹿、白兔、白GJfont見。按《宋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大明元年二月己亥,白麂見會稽諸暨縣,獲以獻。四月甲申,白鹿编辑

見南平。六月庚子,白兔見即墨,獲以獻。七月丁丑,白 GJfont見東萊曲城縣,獲以獻。 大明二年,白GJfont、白鹿見。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二年正月壬 戌,白GJfont見山陽,山陽內史程天祚以獻。二月辛丑,白 GJfont見濟北,濟北太守殷孝祖以獻。四月己丑,白鹿見 桂陽郴縣,湘州刺史山陽王休祐以獻。

大明三年,白鹿見。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三年正月癸 巳,白鹿見南瑯琊江乘,南徐州刺史劉延孫以獻。三 月辛卯,白鹿見廣陵新市,太守柳光宗以聞。

大明五年,白鹿、白GJfont見。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五年五月丙 寅,白鹿見南東海丹徒,南徐州刺史劉延孫以獻。九 月己巳,白GJfont見南陽,雍州刺史永嘉王子仁以獻。 大明六年,白GJfont、白兔見。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六年四月戊 辰,白GJfont見滎陽,湘州刺史建安王休仁以獻。八月辛 未,白兔見北海,青、冀二州刺史劉道隆以獻。十月乙 丑,白兔見,青、冀二州刺史劉道隆以獻。

大明七年,白GJfont見。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七年正月庚 寅,白GJfont見南陽,荊州刺史臨海王子頊以獻。六月己 巳,白GJfont見武陵臨沅,太守劉衍以獻。九月癸未,白GJfont 見南陽,雝州刺史劉秀之以獻。

大明八年,白鹿見。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八年六月甲 子,白鹿見衡陽郡,湘州刺史江夏王世子伯禽以獻。

明帝泰始二年,白鹿見。编辑

按《宋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泰始二年二月 乙亥,白鹿見宣城,宣城太守劉韞以聞。

泰始三年,白GJfont見。 按《宋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三年五月癸酉, 白GJfont見南東海丹徒,南徐州刺史桂陽王休範以獻。 己卯,白GJfont見北海都昌,青州刺史沈文秀以獻。泰始五年,白GJfont、白鹿見。 按《宋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五年正月癸卯, 白GJfont見汝陰樓煩,豫州刺史劉GJfont以獻。二月己亥,白 鹿見長沙,湘州刺史劉韞以獻。

泰始六年,白鹿見。

按《宋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六年十二月乙 未,白鹿見梁州,梁州刺史杜幼文以獻。

泰始 年,異獸見。

按《宋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南齊書·祥瑞志》:宋泰始 末,武進舊塋有獸見,一角,羊頭,龍翼,馬足,父老咸見, 莫之識也。

泰豫元年,白GJfont見。按《宋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泰豫元年十月壬戌,白GJfont見義興國山,太守王蘊以獻。编辑

後廢帝元徽元年,白GJfont見。按《宋書·後廢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元徽元年正月甲午,白GJfont見海陵寧海,寧海太守孫嗣之以獻。编辑

元徽三年,白鹿見。

按《宋書·後廢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三年二月甲 子,白GJfontGJfont州,青、冀二州刺史西海太守劉善明以 獻。

順帝昇明元年,象暴。编辑

按《宋書·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昇明元年,象三 頭度蔡洲,暴稻穀及園野。

昇明二年,騶虞見。

按《宋書·順帝本紀》不載。 按《南齊書·祥瑞志》:二年,騶 虞見安東縣五界山,師子頭,虎身,龍腳。《詩傳》云:騶虞, 義獸,白虎黑文,不食生物,至德則出。

昇明三年,白虎見。

按《宋書·順帝本紀》不載。 按《南齊書·祥瑞志》:三年三 月,白虎見歷陽龍亢縣新昌村。新昌村,嘉名也。《瑞應 圖》云:王者不暴白虎仁。

南齊编辑

高帝建元四年,白虎見。编辑

按《南齊書·高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建元四年三 月,白虎見安蠻虔化縣。

武帝永明四年,獲白兔。编辑

按《南齊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永明四年,丹 陽縣獲白兔一頭。

永明五年,獲白鹿。

按《南齊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五年,望蔡縣 獲白鹿一頭。

永明六年,獲白GJfont。 按《南齊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六年,蒲儔縣 亮野村獲白GJfont一頭。 永明七年,獲白GJfont。 按《南齊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七年,荊州獲 白GJfont一頭。 永明八年,獲白GJfont。 按《南齊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八年,餘干縣 獲白GJfont一頭。 永明九年,獲白鹿、白GJfont。 按《南齊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九年,臨湘獲 白鹿一頭,義陽安昌縣獲白GJfont一頭。 永明十年,一角獸見,獲白GJfont。 按《南齊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十年,鄱陽郡 獻一角獸,麟首,鹿形,龍鸞共色。《瑞應圖》云:天子萬福 允集,則一角獸至。 又按《志》:司州清激戍獲白GJfont一 頭。

永明十一年,白象見,獲白GJfont。 按《南齊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符瑞志》:十一年,白象 九頭見武昌。 又按《志》:廣陵海陵縣獲白GJfont一頭。 永明 年,GJfont象入廣陵城。 按《南齊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永明中,南海 王子罕為南兗州刺史,有GJfont入廣陵城,投井而死,又 有象至廣陵,是後刺史安陸王子敬於鎮被害。

明帝建武四年,郊於圓丘虎傷人。编辑

按《南齊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武四年春, 當郊治圓丘,宿設已畢,夜虎攖傷人。

建武 年,鹿入景皇寢廟。

按《南齊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武中,有鹿 入景皇寢廟。

和帝中興二年,白虎、白GJfont見。按《南齊書·和帝本紀》不載。 按《祥瑞志》:中興二年二月,白虎見東平壽張安樂村。编辑

中興三年,白GJfont見。 按《梁書·武帝本紀》:和帝中興三年二月辛酉,邏將徐 靈符於山東見白GJfont一。

编辑

====武帝天監六年,有象自入建鄴。====按《南史·梁武帝本紀》:天監六年春三月,有三象入建 鄴。

天監十年,騶虞見。

按《南史·梁武帝本紀》:十年春正月辛丑,祀南郊,大赦。 戊子,荊州言騶虞見。

中大通四年,獲白鹿。编辑

按《梁書·武帝本紀》:中大通四年二月景辰,邵陵縣獲 白鹿一。

中大同元年,有狸GJfont於邵陵王簷上。按《梁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中大同元年,邵陵王綸在南徐州臥內,方晝,有狸GJfont於簷上,墮编辑

而獲之。太清中,遇侯景之亂,將兵援臺城。至中山,有 鷙熊無何至,齧綸所乘馬。毛蟲之孽也。綸尋為王僧 辯所敗,亡至南陽,為西魏所殺。

中大同 年,有狐鳴闕下。

按《梁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中大同中, 每夜狐鳴闕下,數年乃止。京房《易飛候》曰:野獸群鳴, 邑中且空虛。俄而國亂,丹陽死喪略盡。

元帝承聖元年,象暴,獸食人。编辑

按《南史·梁元帝本紀》:承聖元年十二月,淮南有野象 數百,壞人室廬。宣城郡猛獸暴食人。

编辑

後主禎明 年,狐入御床下。编辑

按《南史·陳後主本紀》:後主荒於酒色。有狐入於床下, 捕之不見,以為祅,乃自賣於佛寺為奴以禳之。 按《隋書·五行志》:陳禎明初,狐入床下,捕之不獲。京房 《易飛候》曰:狐入君室,室不居。未幾而國滅。

北魏编辑

太祖登國 年,有七虎臥於河側三月。编辑

按《魏書·太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太祖登國中,河 南有虎七,臥於河側,三月乃去。後一年,蚍蜉、白鹿盡 渡河北。後一年,河水赤如血。此衛辰滅亡之應。及誅 其GJfont類,悉投之河中,其地遂空。 登國六年,獲獨角鹿。

按《魏書·太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六年十二月,上 獵,親獲鹿一角。召問群臣,對曰:鹿當二角,今一,是諸 國將并之應也。

天興二年,獲白兔。编辑

按《魏書·太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天興二年七月, 并州獻白兔一,王者敬耆老則見。

天興三年,白兔見。

按《魏書·太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三年五月,車駕 東巡,幸廣甯,有白兔見於乘輿前,獲之。

天興四年,獲白兔、白鹿。

按《魏書·太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四年正月,并州 獻白兔。五月,魏郡斥丘縣獲白鹿。王者惠及下則至。

永興三年,獲白兔。编辑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永興三年,上獵 於西山,獲白兔。八月,京師獲白兔。

永興四年,獲白鹿、白GJfont。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四年九月,建興 郡獻白鹿。十二月,章安子封懿獻白GJfont。王者刑罰理 則至。

泰常元年,獲白兔。编辑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泰常元年十一 月,定州安平縣獻白兔。

泰常二年,獲白兔。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二年六月,京師 獲白兔。

泰常三年,獲白兔。

按《魏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三年六月,頓丘 郡獲白兔。

世祖始光三年,獲黑兔。编辑

按《魏書·世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始光三年五月, 洛州獻黑兔。

神麚元年,獲白麚、白兔。编辑

按《魏書·世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神麚元年二月, 定州獲白麚,又見於樂陵,因以改元。九月,章武郡獻 白兔。

神麚三年,白鹿見。

按《魏書·世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三年二月,白鹿 見於代郡倒刺山。

神麚四年,獲白兔。

按《魏書·世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四年二月,渤海 郡獻白兔。

太延四年,獲白鹿。编辑

按《魏書·世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太延四年十二 月,相州獻白鹿。

太平真君七年,獲白兔。编辑

按《魏書·世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太平真君七年 二月,青州獻白兔二。太平真君八年,獲白鹿。

按《魏書·世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八年五月,洛州 送白鹿。

高宗太安二年,白鹿見。编辑

按《魏書·高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太安二年十月, 白鹿見於京師西苑。

太安三年,白狼見。

按《魏書·高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三年三月,有白 狼一,見於太平郡。議者曰:古今瑞應多矣,然白狼見 於成湯之世,故殷道用興,太平嘉名也。又先帝本國 之封而白狼見焉,無窮之徵也。周宣王得之而犬戎 服。

和平三年,獲白兔。编辑

按《魏書·高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和平三年十月, 雲中獲白兔。

和平四年,獲白兔。

按《魏書·高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四年閏月,鄴縣 獲白兔。

高祖延興元年,獲麟。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延興元年十一 月,肆州秀容民獲麟以獻。王者不刳胎剖卵則至。 延興五年,白兔見。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五年四月,白兔 見於代郡。

承明元年,獲白鹿、白兔。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承明元年六月, 秦州獻白鹿。八月,白兔見於雲中。

太和元年,有狐魅,白鹿見,獲白兔。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太和元年五月 辛亥,有狐魅截人髮,時文明太后臨朝,行多不正之 徵也。 又按《志》:太和元年正月,白鹿見於秦州。三月, 白鹿見於青州。六月,雍州周城縣獻白兔。

太和二年,獲黑狐、白GJfont。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二年十一月,徐 州獻黑狐。周成王時,治致太平而黑狐見。十二月,懷 州獻白GJfont。 太和三年,獲一角鹿、白兔、白GJfont、白狐。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三年三月,肆州 獻一角鹿,吐京鎮獻白兔。五月,白GJfont見於豫州,獲白 狐王者仁智則至。六月,撫冥獲白狐以獻。

太和四年,獲白鹿。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四年正月,南豫 州獻白鹿。

太和八年,獲白兔、黑狐。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八年六月,徐州 獻白兔,徐州獲黑狐以獻。

太和十年,獲九尾狐。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十年三月,冀州 獲九尾狐以獻。王者六合一統則見。周文王時,東夷 歸之。曰,王者不傾於色則主德至,鳥獸亦至。

太和十一年,獲九尾狐。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十一年十一月, 冀州獲九尾狐以獻。

太和十八年,獲白兔。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十八年十月,瀛 洲獻白兔。

太和十九年,獲白狐、白鹿麑。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十九年六月,司 州平陽郡獲白狐以獻。七月,司州獲白鹿麑以獻。 太和二十年,獲白鹿、白兔。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二十年六月,司 州獻白鹿。七月,汲郡獻白兔,京師獲白兔。

太和二十三年,獲白GJfont、白狐、黑兔。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二十三年正月, 華州獻白GJfont。司州、和州各獻白狐狸,獲黑兔。

世宗景明元年,獲白鹿、白兔。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景明元年四月, 荊州獻白鹿。十一月,河州獻白兔。

景明三年,獲白狐、白兔。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三年二月,河州 獻白狐。四月,潁川郡獻白兔。八月,河內郡獻白兔。 景明四年,獲白兔、黑兔。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四年六月,河內 郡獻白兔。七月,夏州獻黑兔。

正始元年,獲黑兔、白兔。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正始元年三月, 河南郡獻黑兔。四月,魯陽郡獻白兔。

正始二年,獲黑兔、白兔、一角獸。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二年八月,東郡 獻白兔。九月,河內郡獻黑兔。是月,肆州獻白兔,東郡 又獻白兔。後軍將軍參朱新興獻一角獸。天下平一則至。

正始三年,獲白兔。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三年七月,薄骨 律鎮獻白兔。九月,肆州獻白兔。

正始四年,獲白兔。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四年四月,河內 郡獻白兔。

永平元年,獲白兔、黑兔。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永平元年四月, 濟州獻白兔。五月,河內獻黑兔。十月,樂安郡獲白兔。 永平二年,獲白兔。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二年二月,相州 獻白兔。

永平三年,白狐見。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三年十月,白狐 見於汲郡。

永平四年,獲白鹿。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四年八月,平州 獻白鹿。

延昌二年,獲白鹿。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延昌二年,齊州 獻白鹿。

延昌三年,獲白兔。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三年七月,豫州 獻白兔。

延昌四年,獲白兔、白鹿、白狐。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四年三月,河南 獻白兔。四月,兗州獻白狐。六月,司州獻白鹿。八月,河 南又獻白兔。九月,河內又獻白兔,相州獻白狐。閏月, 汾州獻白狐。

肅宗熙平元年,獲白鹿、一角獸。编辑

按《魏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熙平元年五月, 洛州獻白鹿。十一月,肆州獻一角獸。

熙平二年,有狐魅,獲白GJfont、白兔、白鹿。 按《魏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二年春,京師有 狐魅截人髮,人相驚恐。六月壬辰,靈太后召諸截髮 者,使崇訓衛尉劉騰鞭之於千秋門外,事同太和也。

又按《志》:二年三月,徐州獻白GJfont。四月,豫州獻白兔。

五月,東郡獻白兔,司州獻白鹿。六月,京師獲白兔。十 一月,鄯善鎮獻白兔。

神龜元年,獲黑兔、一角鹿。编辑

按《魏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神龜元年六月, 京師獲黑兔。七月,徐州獻一角鹿。

神龜二年,獲白鹿、白GJfont、白兔、黑兔。 按《魏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二年六月,徐州 獻白鹿。七月,徐州獻白GJfont。八月,正平郡獻白兔。九月, 正平郡又獻白兔。十月,京師獲黑兔。

正光元年,獲白兔。编辑

按《魏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正光元年正月, 徐州獻白兔。五月,冀州獻白兔。

正光二年,獲白狐。

按《魏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二年三月,南青 州獻白狐二。

正光三年,獲白兔、白狐、九尾狐。

按《魏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三年五月,徐州 獻白兔二。是月,冀州獻白兔。六月,平陽郡獻白狐。八 月,光州獻九尾狐。

正光五年,獲白狐。

按《魏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五年平,陽郡獻 白狐。

孝靜帝天平二年,獲白兔。编辑

按《魏書·孝靜帝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天平二年八 月,光州獻白兔。

天平四年,獲白狐、九尾狐,巨象自至。

按《魏書·孝靜帝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四年四月,西 兗州獻白狐。六月,光州獻九尾狐。八月,有巨象至於 南兗州,碭郡民陳天愛以告,送京師,大赦改年。王者 目養有節則至。

元象元年,有象自至碭郡。有狼入城。獲九尾狐、白兔、白鹿。编辑

按《北史·魏孝靜帝本紀》:元象元年春正月,有巨象自 至碭郡陵中,南兗州獲送於鄴。

按《魏書·靈徵志》:元象元年正月,有狼入城,至峽石,曹 獲之。四月,光州獻九尾狐。五月,徐州獲白兔。六月, 齊獻武王獲白兔以獻。是月,濮陽郡獻白兔,齊獻武 王獲白鹿以獻。

興和二年,獲白兔。编辑

按《魏書·孝靜帝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興和二年,徐 州獻白兔。六月,京師獲白兔。

興和三年,獲九尾狐、白狐。

按《魏書·孝靜帝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三年五月,司州獻九尾狐。十二月,魏郡獻白狐。

興和四年,獲白狐、白兔。

按《魏書·孝靜帝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四年四月,瀛 州獻白狐。二十月,光州獻白兔。

武定元年,獲白兔、白鹿。编辑

按《魏書·孝靜帝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武定元年三 月,瀛州獻白兔。月,汲郡獻白兔。六月,兗州獻白鹿。 七月,幽州獲白狐,以獻上。

武定三年,獲白狐,豹入城。

按《魏書·孝靜帝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三年七月,瀛 州獻白狐二,牡一牝一。九月,西兗州獻白狐。

按《隋書·五行志》:武定三年九月,豹入鄴城南門,格殺 之。

武定五年,豹上銅雀臺。

按《魏書·孝靜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五年八 月,豹上銅雀臺。京房《易飛候》曰:野獸入邑,及至朝廷 若道,上官府門,有大害,君亡。是歲,東魏師敗於玉壁, 神武遇疾崩。

武定六年,獲白兔。

按《魏書·孝靜帝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六年十一月, 武平鎮獻白兔。

北齊编辑

後主武平二年,有兔出廟社中。编辑

按《北齊書·後主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武平二 年,有兔出廟社之中。京房《易飛候》曰:兔入王室,其君 亡。案廟者,祖宗之神室也。後五歲,周師入鄴,後主東 奔。

武平 年,狼暴,狐為怪。

按《北齊書·後主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武平末, 并、肆諸州多狼而食人。《洪範五行傳》曰:狼,貪暴之獸, 大體以白色為主,兵之表也。又似犬,近犬禍也。京房 《易傳》曰:君將無道,害將及人,去之深山以全身。厥妖 狼食人。時帝任用小人,競為貪暴,殘賊人物,食人之 應。尋為周軍所滅,兵之象也。 又按《志》:武平中,朔州 府門外,無何有小兒腳跡,又擁土為城雉之狀。時人 怪而察之,乃狐媚所為,漸流至并、鄴。與武定三年同 占。是歲,安南王思好起兵於北朔,直指并州,為官軍 所敗。鄭子饒、羊法暠等復亂山東。

武平四年,狐媚為怪。

按《北史·齊後主本紀》:四年春正月,鄴都、并州並有狐 媚,多截人髮。

北周编辑

明帝武成二年,獲白兔。编辑

按《周書·明帝本紀》:武成二年十月辛丑,長安獻白兔。

武帝保定元年,九尾狐見。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保定元年二月庚午,弘農上言九 尾狐見。

保定二年,白鹿、三角獸見。

按《周書·武帝本紀》:二年四月丁巳,湖州上言見二白 鹿從三角獸而行。

保定五年,一角獸見。

按《周書·武帝本紀》:五年十一月庚辰,岐州上言一角 獸見。

天和五年,獲白兔。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天和五年七月,鹽州獻白兔。

建德二年,獲白鹿。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建德二年三月己卯,皇太子於岐 州獲二白鹿以獻。詔答曰:在德不在瑞。

建德三年,騶虞見。

按《周書·武帝本紀》:三年十二月丁酉,利州上言騶虞 見。

建德六年,獻九尾狐。

按《周書·武帝本紀》:六年八月甲子,鄭州獻九尾狐,皮 肉銷盡,骨體猶具。帝曰:瑞應之來,必昭有德。若使五 品時敘,四海和平,家識孝慈,人知禮讓,乃能致此。今 無其時,恐非實錄。乃命焚之。

编辑

文帝開皇四年,一角獸見。编辑

按《隋書·高祖本紀》:開皇四年正月辛卯,渝州獲獸似 麋,一角同蹄。

開皇十七年,群鹿入殿門。

按《隋書·高祖本紀》:十七年閏五月己卯,群鹿入殿門, 馴擾侍衛之內。

煬帝大業四年,獲元狐。编辑

按《隋書·煬帝本紀》:大業四年五月壬申,張掖獲元狐。

恭帝義寧二年,獲白麟。编辑

按《隋書·恭帝本紀》不載。 按《玉海》:隋義寧二年,仁壽 宮獲白麟,更郡曰麟遊。

编辑

高祖武德二年,白鹿、騶虞見。编辑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武德二年正月壬子,麟州獻白鹿。六月,澤州言騶虞見。

武德三年,一角獸、白狼、麟見。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三年二月,鄯 州言一角獸見,鹿身,五色,牛尾,馬蹄。商州言白狼見。 七月,鄯州言麟見。

武德四年,白狐見。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四年二月,白 狐見元武門。

武德五年,騶虞見。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五年正月,豐 州言騶虞見。

武德六年,麟見。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六年,管州言 麟見。

武德七年,騶虞、元兔見。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七年,仁州言 騶虞見。遼州獲元兔。

武德九年,白鹿、白狼見。太宗即位,麟見。騶虞、元兔見。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九年六月,益 州獻白鹿。陝州言白狼見。八月,太宗即位。九月,西麟 州言麟見。十月,沂州言騶虞見。十二月,鄭州言元狐 見。

太宗貞觀元年,白狼見。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貞觀元年五 月,豫州言白狼見。

貞觀二年,白狼、騶虞見。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二年三月,宜 州言白狼見。六月,戊戌郭州言白狼見。十月,安州言 騶虞見。

貞觀三年,麟見。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三年五月乙 丑,幽州言麟見。《玉海》作豳州。

貞觀六年,騶虞見。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六年四月,楚 州言騶虞見。

貞觀八年,白鹿見。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八年四月,沂州言 白鹿見。

貞觀九年,騶虞見,獲麟。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九年閏四月, 衡州言騶虞見。十二月,獲麟於德州。

貞觀十年,白鹿、騶虞見。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年二月,白 鹿見於九成宮之冷泉谷。三月,襄州言騶虞見。 貞觀十一年,麟見。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一年五月, 麟見於京師之後苑。

貞觀十二年,獲元狐。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二年十月, 營州獻元狐。

貞觀十三年,獲白鹿。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三年正月, 濟州獻白鹿。

貞觀十五年,騶虞、白狼、白鹿見。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五年四月 慶州言騶虞見。冀州獻白狼。五月癸未,廬山府獻白 鹿。八月,衡州言白鹿見。

貞觀十六年,獲白狼。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六年十月, 滑州獻白狼。

貞觀十七年,獲白狼、白鹿。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七年五月, 懷州獻白狼。閏六月,丹州獻白鹿。十一月,郭州獻白 狐。

貞觀十八年,獲白狼、白狐、白鹿。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八年五月, 鄆州獻白狼。六月辛亥,鄭王府獻白狐。八月,趙州獻 白鹿。

貞觀十九年,騶虞見。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九年二月, 滁州言騶虞見。

貞觀二十年,獲白狼。有一角獸,白鹿見。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二十年二月 戊午,許州獲白狼。二月,鄆州言一角獸見。九月,澤州 言白鹿見。

貞觀二十一年,騶虞見。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二十一年十 月,南代州騶虞見。

高宗永徽 年,狼入軍門。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永徽中,河源軍 有狼三晝入軍門,射之斃。按《舊唐書·五行志》:時黑齒常之戍河源軍,有狼,晝入 軍門,懼而求代。將軍李謹代常之軍,月餘卒。

顯慶元年,獲一角獸。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顯慶元年二 月,岐州獻一角獸。

龍朔三年,麟見。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龍朔三年十 二月,詔以絳州麟見於介山含元殿前琅臺閣內,並 睹靈跡。改來年正月為麟德元年,在京及雍州諸縣 見繫囚徒各降一等,杖罪以下並免之。

調露元年,白鹿、白狼見。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調露元年十一 月壬午,泰州神亭治北霧開如日初耀,有白鹿、白狼 見。近白祥也。

永淳 年,兔害稼。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永淳中,嵐、勝州 兔害稼,千萬為群,食苗盡,兔亦不復見。

元宗開元元年,麟見。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開元元年十二月, 麟見於峽州。

開元二年,麟見。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二年十二月, 有麟見於峽州遠安縣之鬼谷仙洞。

開元三年,有熊晝入揚州城。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按《舊唐書·五行志》:三年,有熊晝入廣陵城,月餘,都督 李處鑒卒。

開元七年,一角獸見。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七年,揚州奏 揚子縣一角獸見。

開元十一年,赤兔見。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一年二月, 祠后土於汾陽之睢土,有赤兔見於壇側。

開元十二年,白GJfont見。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二年閏十 一月,豫州言白GJfont見。 開元十三年,白鹿見。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三年五月 甲午,潞州白鹿見。

開元十五年,白兔、白GJfont見。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五年四月, 彭州言白兔見。八月壬寅,海州白GJfont見。 開元二十年,一角獸見。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二十年三月, 有一角獸,肉角當頂,白毛上捧。識者以為獬豸。 開元二十三年,白鹿見。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二十三年二月丁 未,綿州白鹿見。

開元二十四年,獲瑞獸。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二十四年三 月,獲瑞獸,首耳形類虎,尾長於身,有豹文,能食虎。 開元二十七年,白兔見。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二十七年七 月壬午,河西隴右節度使蕭炤討吐蕃,大破之。有白 兔舞於營中,請編史冊。許之。

天寶四載,苑中產白鹿。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天寶四載八 月戊子,有斑鹿產白鹿於苑中,獻之,請宣付史館。上 曰:宮苑之內,屢薦嘉祥,今又縞質霜毛,變林虞之獸 族,殊姿馴性,實雲駕之龍媒。允謂休徵,用為慰也。所 請者依。

天寶九載,白鹿見。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九載二月,白 鹿見於大羅東南峰駕鶴嶺衛叔卿之得仙處,請付 史館,從之。

天寶十載,鹿產麛。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載七月,有 鹿產麛於閑GJfont之試馬殿。

肅宗乾元二年,獲狐於勤政樓。编辑

按《唐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乾元二年十月, 詔百官上勤政樓觀安西兵赴陝州,有狐出於樓上, 獲之。

代宗永泰元年,白鹿、白兔見。编辑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永泰元年七 月甲寅,有三白鹿、一白兔見於禁苑,觀軍容使魚朝 恩受命巡苑內屯田,因獲之以獻。朝恩上言,請付史 館編諸簡策。手詔答曰:白鹿、白兔,王者佳瑞和平之 應。朕以薄德,詎敢當焉。卿及將士等務切軍儲,克勤 農畝。上元眷祐爰獲禎符,所請付史館者依。

永泰二年,赤兔見。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舊唐書·五行志》:二年十一月,乾陵赤兔見。

按《冊府元龜》:二年十一月,乾陵赤兔見,獲而獻之。

大曆二年,獲元狐。编辑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舊唐書·五行志》:大曆二 年三月,河中獻元狐。

大曆四年,虎入宰臣家廟。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八月己卯, 虎入京師長壽坊宰臣元載家廟,射殺之。虎,西方之 屬,威猛吞噬,刑戮之象。

大曆六年,獲白兔。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六年八月丁丑, 獲白兔於太極殿之內廊。占曰:國有憂。白,喪祥也。 大曆八年,獲白鹿。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八年八月庚 寅,亳州獲白鹿一獻之。

德宗建中三年,虎入宣陽里。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中三年九月 己亥夜,虎入宣陽里,傷人二,詰朝獲之。

貞元二年,鹿入含元殿。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貞元二年二月 乙丑,有野鹿至於含元殿前,獲之;壬申,又有鹿至於 含元殿前,獲之。占曰:有大喪。

貞元三年,白鹿見。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貞元三年十 一月,同州沙苑監上言白鹿見。

貞元四年,鹿入京師。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三月癸亥, 有鹿至京師西市門,獲之。

貞元十二年,白GJfont見。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二年十二 月,許州進白GJfont。 貞元十四年,獲白鹿。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十四年九月丁卯, 中書賀苑中獲白鹿。

貞元十五年,獲元兔。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五年五月 丁未,延州進元兔。

貞元十八年,獲白兔。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十八年,徐州 獻白兔。

憲宗元和元年,麟見。编辑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元和元年,麟見東 川。

元和七年,麟見。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 按《舊唐書·五行志》:七年十 一月,龍州武安州會田中嘉禾生,有麟食之,復生。麟 之來,一鹿引之,群鹿隨之,光華不可正視。使畫工圖 麟及嘉禾來獻。

元和十年,獲白麑。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十年五月,壽昌殿 南獲白鹿麑。

文宗太和元年,白虎見。编辑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太和元年十 一月,河中觀察使薛平奏:當管虞鄉縣王賢鄉有白 虎入靈峰觀。謹按《孫氏瑞應圖》:白虎者,義獸也,名騶 虞。王者德至,鳥獸澤洞幽冥則見。今畫圖進上,敕什 所司。

開成四年四月,有GJfont出於太廟,獲之。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哀帝天祐元年,獲白兔。==编辑

按《唐書·哀帝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天祐元年九 月,朱全忠進白兔一隻。中書門下表賀曰:今日東頭 承旨,常郁至。奉聖旨者,質素光以應候;容潔朗以協 時。既照耀於明庭,實昭彰於聖德。等覽晉中興書 徵祥說曰:白兔者,月精也。《抱朴子》云:兔壽千歲,滿五 百歲,則色白。顧野王云:王者,恩加壽考,則白兔見,協 太陰之瑞。實表坤慈,應千歲之祥。雅符乾德伏以皇 帝陛下,膺圖纂祀壓紐騰休紹祖宗之丕,基示孝慈 於眾彙。敦禮耆,老委任勳賢。所以致八孔之效,靈應 三秋而發,皓來從月,窟疊霜,毳以蒙茸獻自梁庭,粲 冰毫而皎潔,足以增輝瑞牒歸美。皇猷聞天遠自於 元勳,拭目共觀於多士。豈比魯傳趙郡獨歌如練之 詞,實同晉獲壽春又繼凝鉛之詠。詔曰:上天眷佑靈 GJfont效珍道,既協於坤慈祥,乃彰於月窟雪霜。是比皎 皛可觀。全忠道,貫神明,功高鼎鼐,果因嘉節,歸善天 庭。俾頒示於有司,冀流光於不朽,再三嘉玩,歎注良 深

天祐三年,獲白兔。

按《唐書·哀帝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三年五月,陝 州進白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