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70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六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七十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卷目錄

 獸異部彙考三

  後梁太祖開平一則

  後唐明宗長興一則

  後漢高祖天福一則 隱帝乾祐一則

  後周世宗顯德一則

  遼太宗天顯二則 會同三則 穆宗應曆一則 興宗重熙一則

  宋太祖建隆二則 乾德四則 開寶二則 太宗太平興國二則 雍熙三則 至道一

  則 淳化一則 真宗咸平三則 大中祥符五則 天禧一則 仁宗天聖一則 明道一

  則 皇祐一則 嘉祐一則 神宗熙寧二則 徽宗政和二則 宣和三則 高宗紹興三

  則 孝宗乾道一則 淳熙二則 光宗紹熙三則 寧宗慶元一則 嘉泰一則 開禧一

  則 度宗咸淳一則

  金熙宗皇統一則 宣宗元光二則 哀宗正大一則

  元太祖一則 世祖至元二則 武宗至大一則 順帝至正五則

  明太祖洪武四則 成祖永樂五則 宣宗宣德四則 英宗正統一則 代宗景泰一則

  英宗天順三則 憲宗成化四則 孝宗弘治七則 武宗正德六則 世宗嘉靖二十一

  則 穆宗隆慶四則 神宗萬曆十九則 熹宗天啟二則 愍帝崇禎十則

庶徵典第一百七十卷

獸異部彙考三编辑

後梁编辑

太祖開平元年獲白兔白鹿编辑

按《五代史梁太祖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開平元 年四月乙丑,潁州刺史張寶進白兔一。陳州袁象先 進白兔一,付史館編錄,兼示百官。五月,宿州刺史王 儒進白兔一。十一月,廣南管內獲白鹿,並圖形來獻, 耳有兩缺。」按《符瑞圖》,「鹿壽千歲變白,耳一缺。」今驗此 鹿,耳有二缺,其獸與色,皆應金行,實表嘉瑞。

後唐编辑

明宗長興元年獲白兔编辑

按《五代史唐明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長興元 年七月。宿州進白兔。以銀籠盛之。」

後漢编辑

高祖天福十二年獲白兔编辑

按《五代史漢高祖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天福十 二年二月辛未,即位於晉陽。乙酉,曲陽縣令崔握遣 主簿呂光鄴進白兔一隻,帝覽而嘉之。」

隱帝乾祐二年獲紫兔白兔编辑

按《五代史漢隱帝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乾祐二 年四月潁州獻紫兔、白兔,皆緘之於櫝,出示群臣。」

後周编辑

世宗顯德三年獲白兔编辑

按《五代史周世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顯德三年。潁 州獻白兔。四年五月癸卯。學士陶毅進頌。

编辑

太宗天顯三年獲白狼编辑

按《遼史太宗本紀》:「天顯三年二月己亥,惕隱涅里袞 進白狼。」

天顯九年。獲白麞 按《遼史太宗本紀》。九年春正月「丙申。党項貢駝鹿。己 亥。南京進白麞。」

會同元年獲白麃编辑

按《遼史太宗本紀》,會同元年二月,「室韋進白麃。 會同四年,獲白麞。」 按《遼史太宗本紀》,四年二月丙申,皇太子獲白麞。 會同六年獲白麝。

按《遼史太宗本紀》:「六年六月,奚鈿勃德部進白麝。」

穆宗應曆二年獲黑兔编辑

按《遼史穆宗本紀》:「應曆二年十一月朔,州民進黑兔。」

興宗重熙二十一年獲白兔编辑

按《遼史興宗本紀》:「重熙二十一年九月乙卯,平州進 白兔。」

编辑

太祖建隆二年獲白兔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玉海》。建隆二年「三月壬 戌。鄆州獻白兔。王著作頌。」

建隆三年,象食稼。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三年,有象至黃 陂縣,匿林中食民苗稼。又至安復、襄、唐州,踐民田,遣 使捕之。明年十二月,於南陽縣獲之,獻其齒革。」

乾德二年有象至澧安等縣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乾德二年五月, 有象至澧陽安鄉等縣。」又有象涉江入華容縣,直過 闤闠門。又有象至澧州澧陽縣城北。

乾德三年,虎傷人。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十國春秋吳越忠慤王 世家》。「乾德三年秋七月。有虎出於龍山。凡傷數十人。 捕之。踰旬而獲。」

乾德四年,兔食稼。

按《宋史太祖本紀》。四年八月丙辰。普州兔食稼。 乾德五年。有象自至京師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開寶七年獲白鹿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玉海》,「開寶七年,瓊州獻 白鹿,加仙鹿旂。」

開寶八年,鷙獸及虎傷人。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八年四月,平陸 縣鷙獸傷人。遣使捕之,生獻十頭。十月,江陵府白晝 虎入市,傷二人。」

太宗太平興國三年虎暴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平興國三年, 果閬、蓬集諸州,虎為害,遣殿直張延鈞捕之,獲百獸。 俄而七盤縣虎傷人,延鈞又殺虎七以為獻。」

太平興國七年,虎傷人。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七年,虎入蕭山 縣民趙馴家,害八口。」

雍熙元年嵐州獻麟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雍熙元年冬十月癸巳,嵐州獻牝 獸,一角。」

按《燕翼貽謀錄》:太平興國九年十月癸巳,嵐州獻獸, 一角似鹿,無斑,角端有肉,性馴善。詔群臣參驗。徐鉉、 滕中正、王佑等上奏曰:「麟也。」宰相宋琪等賀。按是年改元雍

熙,而《稗官家》仍稱「興國九年。」

按《玉海》:「太平興國九年十月癸巳,嵐州獻牝獸,一角, 角端有肉,詔群臣參驗。」徐鉉等以為祥麟有用,作《祥 麟曲》,仁獸效祥,星枵耀芒,在郊毓質,游畤呈祥。 雍熙二年,均州獻麒

按《宋史太宗本紀》。二年閏九月己亥,獻一角獸 按《玉海》,二年閏九月己亥,坊州進一角獸。御崇政殿 召近臣等觀之。昔嵐貢者麟,今坊貢者麒,命豢于苑 中。本紀作均州玉海作坊州互異

雍熙四年,獲犀白兔。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有犀自黔 南入萬州,民捕殺之,獲其皮角。」

按《玉海》,「四年七月辛巳,銀州獻白兔。」

至道元年虎傷人獲白兔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至道元年六月, 梁泉縣虎傷人。」

按《玉海》:至道元年四月二十九日乙巳,知通利軍錢 昭序表獻部內所產赤烏白兔各一。表云:「烏稟陽精, 兔昭陰瑞。報火德繁昌之兆,示金方柔服之符。念茲 希世之珍,罕有同時而見,望宣付史館。」從之。上謂侍 臣曰:「烏色正如渥丹,信火德之應也。」五月戊辰,開封 尹壽王上言:「太康縣招慶鄉華陽村民獲黑兔一以」 獻,帝謂宰臣曰:「黑兔之來,國家之慶也。」呂端對曰:「黑 者北方之色,兔即陰類。將有北邊之寇,稽首於北闕 之下者乎?」

淳化元年以蹄角之瑞宣付史館虎暴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淳化元年十月, 桂州虎傷人,詔遣使捕之。」

按《玉海》:淳化元年四月,殿中丞宋炎言。「皇帝御極以 來,瑞牒昭著,蹄角之瑞二十有六,願以付史館。」從之。

真宗咸平二年虎𩰚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平二年十二月黃州長析村二虎夜𩰚一死食之殆半占云守臣编辑

災。明年,知州王禹偁卒。

咸平四年,獲白兔。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四年五月戊子,亳 州貢白兔,詔還之。」

咸平六年,狐出皇城內。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六年十月乙酉。 有狐出皇城東北角樓。歷軍器庫。至夾道。獲之。」

大中祥符元年獲白兔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大中祥符元年十 月乙未,光密州貢白兔。」

大中祥符四年,獲白鹿、白兔。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四年正月庚子,綿 上得白鹿,陳堯叟取以獻。八月丁未,亳州獻白兔。 大中祥符六年獲白兔。」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六年八月甲子。「興 元獻白兔。」

大中祥符七年,獲白鹿。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七年二月幸亳州, 以真源所進靈芝、白鹿列天書前。」

大中祥符九年,虎晝入稅場,獲白兔。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九年三月,杭州 浙江側晝有虎入稅場。巡檢俞仁祐揮戈殺之。 按《玉海》:九年九月,遼州獻白兔。

天禧三年獲白鹿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天禧三年十月十 八日,後苑觀滑州所獻白鹿。」

====仁宗天聖九年獲白兔====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天聖九年五月, 宿州獲白兔。六月,廬州獲白兔。」

明道二年獲白兔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明道二年六月, 唐州獲白兔。

皇祐三年獲白兔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皇祐三年十二 月,泰州獲白兔。」

嘉祐三年交阯貢異獸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嘉祐三年六月 丁卯。交阯貢獻異獸二。初本國稱貢麒麟。狀如牛。身 被肉甲。鼻端有角。食生芻果。必先以杖擊其角。然後 食。既至而樞密使田況辨其非麟。詔上稱異獸 按《玉海》,嘉祐三年六月丁卯。交阯貢異獸二。八月二 十五日癸亥,御崇政殿。召輔臣等觀之。司馬光作《交 阯獻奇獸賦》,其狀熊頸而鳥噣,豨首而牛身。與夫雕 題卉服之士,南金象齒之珍,款紫闥而坌入,充彤庭 而並陳。翔舞太和,涵濡茂澤,殊俗嚮臻,靈獸來格。雖 漢世之初,黑鷴貢於絕徼;周家之隆,白雉通于重譯, 不足方也。

神宗熙寧元年獲白兔白鹿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熙寧元年九月, 撫州獲白兔。

熙寧四年,獲白兔。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九月,盧州 獲白兔。」

徽宗政和五年獲白兔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政和五年十二 月,安化軍獲白兔。六月,泰州軍獲白兔。」

政和七年,獲白兔。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七年二月,達州 獲白兔。」

宣和元年獲黑兔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宣和元年十月。 淄州獲黑兔。

宣和三年產麟。

按《宋史徽宗本紀》:「三年夏四月癸巳,海州牛生麒麟。 宣和七年,狐升御榻。」

按《宋史徽宗本紀》。七年九月。有狐升御榻而坐 按 《五行志》。七年秋。有狐由艮岳直入禁中。據御榻而坐。 詔毀狐王廟。

高宗紹興十一年虎入城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紹興十一年,海 州屬金,悉空其民。安江後二十年,有二虎入城,人射 殺之,虎亦搏人。明年魏勝舉州來歸,亦空其民。漢龔 遂曰:「野獸入宮室,宮室將空。虎豕皆毛孽也。」

紹興十三年,雷震群狐。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三年。南康縣 雷雨。群狐震死於岩穴中。岩石皆為碎。」

紹興二十二年,貓生子,三足。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二年,「劉彭 老家貓產數子,皆三足。」

孝宗乾道七年象食稼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乾道七年,潮州 野象數百食稼,農設穽田間,象不得食,率其群圍行 道車馬,斂榖食之,乃去。」

淳熙二年群狐掠人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淳熙二年。江州 馬當山群狐掠人。

淳熙十年,熊虎入民舍,相搏死。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年,滁州有熊 虎同入樵民舍。夜自相搏死。

光宗紹熙元年猫生子八足二尾按宋史光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紹熙元年三月臨安府民家貓生子一有八足二尾编辑

紹熙四年,虎暴。

按《宋史光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四年,鄂州昌縣 虎為人患。

紹熙五年,獲白兔。

按《宋史光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五年八月,揚州 獻白兔。侍御史章穎劾守臣錢之望以孽為瑞。占曰: 「國有憂。白,喪祥也。」是歲光宗崩。

寧宗慶元六年獻瑞象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慶元六年十月。真 里富國獻瑞象。

嘉泰二年獻瑞象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嘉泰二年九月,真 里富國獻瑞象。」

開禧元年獻瑞象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開禧元年八月,真 里富國獻瑞象

度宗咸淳九年虎出於市编辑

按《宋史度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淳九年十一 月辛卯黎明,有虎出於揚州市,毛色微黑,都撥發官 曹安國率良家子數十人射之。制置使李庭芝占曰: 「千日之內,殺一大將。」於是臠其肉於城外而厭之。

编辑

熙宗皇統五年牛生麟编辑

按《金史熙宗本紀》:「皇統五年閏十月戊寅,大名府進 牛生麟。」

宣宗元光元年獲白兔编辑

按《金史。宣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光元年十月。 上獵近郊。獲白兔。群臣以為瑞。明日御便殿。置鈴於 項。將縱之。兔驚躍不已。忽斃几上。」

元光二年,虎傷人,狐狼哭。

按《金史宣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年十一月,開 封有虎害人。是時屢有妖怪。二年之中,白日虎入鄭 門,吏部及宮中狐狼鬼夜哭於輦路,烏鵲夜驚。飛鳴 蔽天。十二月,宣宗崩。」

哀宗正大元年獲白兔编辑

按《金史哀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正大元年 正月,邠州節度使移剌納阿卜進白兔。詔曰:「得賢 輔佐,年穀豐登,此上瑞也,焉用此為。」命有司資道里 費,縱之本土。

编辑

太祖十九年角端見编辑

按《元史太祖本紀》:「十九年,帝至東印度國角端,見班 師。」

世祖至元二十四年獲奇獸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二十四年三月丙辰,馬八兒 國遣使獻奇獸一,類騾而巨,毛黑白間錯,名阿塔必 即。」

至元二十八年,獲黑虎。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八年八月「乙酉,雲南捕黑虎。」

武宗至大四年仁宗即位牛產麟编辑

按《元史仁宗本紀》:至大四年三月庚寅即位。六月丁 巳,大同路宣寧縣民家產犢而死,頗類麒麟,車載以 獻,左右曰:「『古所謂瑞物也』。帝曰:『五穀豐熟,百姓安業, 乃為瑞也』。」

順帝至正九年麒麟生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至正九年三月,陳州麒麟生,不乳 而死。」

至正十年,狼狽為害。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十年,彰德境內 狼狽為害。夜如人形,入人家哭,就人懷抱中取小兒 食之。」

至正二十二年,豕生象。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長洲縣志》。「至正二十二 年。民張明三家。豕生白象。三日而斃。」

至正二十三年,虎入縣治。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三年正月。 福州連江縣有虎入於縣治。

至正二十四年,白晝獲虎。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四年七月。 「福州白晝獲虎於城西。」

编辑

太祖洪武二年產麟虎為害编辑

按《江南通志》:「洪武二年,五河孝感鄉產麒麟。」

按《福建通志》:「洪武二年,虎縱橫村落,傷人畜無紀。有 杜門者,虎踰垣壞壁而入,嚙之。」

洪武五年,獻白兔。

按《明通紀》:「洪武五年八月,河南民獻白兔,命放之野。 洪武二十年,虎暴。」

按《福建通志》:「洪武二十年,德化里虎為災,群虎四出, 有白晝噬人於牖下者,民緣是死亡,轉徙相續,戶口 耗,田野荒。」

洪武三十年,虎入城。

按《江西通志》:「洪武三十年冬十一月,瑞州虎入城。」

成祖永樂二年周王橚獻騶虞编辑

按明《昭代典則》,永樂二年九月,周王橚來朝,且獻騶 虞,百僚稱賀。上謂侍臣曰:「祥瑞之來,易令人驕。是以 古之明王皆遇祥自警,未嘗因祥自怠。警怠者,國之 安危繫焉。騶虞若果為祥,在朕更當加慎。」是日宴周 王於華蓋殿,賜其從官宴於中右門。

按《河南通志》:「永樂二年八月,禹州神后山產騶虞,周 王獲獻於朝。」

永樂十一年,曹縣獻《騶虞》。

按《明通紀》:永樂十一年,山東曹縣獻騶虞。尚書呂震 奏:騶虞上瑞,請率群臣上表賀。上曰:「百穀豐登,雨暘 時順,家給人足,此為上瑞。騶虞何與民事?不必賀。」震 固請,上曰:「『大臣之道,當務為國為民。汝能效李沆為 人,則善矣』。震退,上顧侍臣曰:『震可謂不學無術者也按《山東通志》:永樂十一年五月,騶虞見曹縣,安陵都 「主簿應汝濟」,獲以獻。

永樂十三年,麻林國進麒麟。

按《大政紀》:永樂十三年十一月,禮部尚書呂震奏「麻 林國進麒麟,請群臣上表賀,勿許。」上曰:「往日翰林院 修《五經四書大全》成,欲上表進賀,朕則許之。麒麟有 無,何所損益?其已之。」

按《江西通志》:「永樂丙申年,袁州猛虎害人,僉事黃翰 為《驅虎文》,禱於神以逐之。」

永樂十六年,陜西獻元兔,交阯、占城貢瑞象。

按明《昭代典則》:「永樂十六年,陝西耀州民獻元兔,禮 官請賀,不許。」

按《明通紀》:永樂十六年正月,上以《元兔圖》并群臣所 上表及詩文,賜皇太子,以書諭曰:「此陝西耀州民獻 元兔,群臣以為瑞,且謂朕德所致。上表稱賀,又有獻 詩頌美者,朕心惕然愧之。」夫賢君能敬天恤民,致勤 于理,則有以感召和氣,屢致豐年,海宇清明,生民樂 業,此國家之瑞也。彼一物之異,常理有之,且吾豈不 自知。今雖邊鄙無事,而郡縣水旱往往有之,流徙之 民亦未嘗無,豈至理之時哉!而一兔之異,喋喋為諛。 夫好直言則德日廣,好諛言則過日增爾。將來有宗 社生民之寄,群下有言,不可不審之理。但觀此表及 詩,即理瞭然,而情不能遁矣。

按《名山藏》,「永樂十六年十一月交阯、占城諸國來貢 瑞象,群臣應制撰詩。」

永樂十九年,獲白兔。

按《名山藏》:「永樂十九年十月,河間縣進白兔。」

宣宗宣德元年騶虞見獲白兔野獸食人编辑

按《明通紀》:「宣德元年三月,騶虞復見,楊榮獻頌。」 按《江南通志》,宣德元年,江都縣獲白兔。

按《浙江通志》:「宣德元年,象山縣野獸食人。」

宣德四年,騶虞見獲元兔、白兔。

按《明通紀》:「宣德四年正月,騶虞見于南京畿內之來 安縣,守臣得之以獻。二月,寧夏總兵寧陽侯陳懋進 元兔、白兔各一,上賜以龍衣玉帶,璽書獎諭。」

按明《昭代典則》:宣德四年二月,襄城伯李隆獻騶虞 二,云出滁州來安縣石固山,素質黑文,馴狎不驚。上 命群臣觀之,胡濚等請上表,上曰:「禎祥之興,必有實 德,庶幾副之。朕嗣位今四年,中外所任豈皆得人,民 生豈皆得所?騶虞之祥,於德弗類。唐太宗嘗曰:『堯舜 在上,百姓敬之如神明,愛之如父母,動作興事,人皆』」 樂之;發號施令,人皆悅之。「是大祥瑞,朕與卿等,宜共 謹之。若騶虞,其免賀。」

按《大政紀》:「宣德四年四月,寧夏守臣復進元兔,大學 士楊士奇進《瑞應詩》。」初,春二月已進,至是復進。 宣德七年,海外獻麒麟。

按《大政紀》:「宣德七年甲寅,南海外諸番國各獻麒麟, 凡四,少傅楊士奇等進頌。」

宣德九年,獲白兔。

按《河南通志》:「宣德九年,磁州西佐里,獲白兔。」

英宗正統二年虎暴编辑

按《江南通志》。「正統二年,嘉定寶山虎成群噬人。」 按《福建通志》。「正統中,虎兕縱橫。」

代宗景泰四年野獸入人室编辑

按《江西通志》:「景泰四年,樂平野獸入人宅。」

英宗天順三年虎暴编辑

按《福建通志》:「天順三年,莆田北山虎食人山中,數月 絕人跡。」

天順五年,虎暴。

按《廣東通志》:「天順五年冬十月,廣州城西有暴虎。通 判黃諫有《祛虎文》。」

天順十三年,虎入城。

按《福建通志》:「天順十三年三月,虎入寧德城。」

憲宗成化三年虎暴编辑

按《澤州志》:「成化三年,州境虎白日噬人,都御史李侃 移文捕之。」

成化五年,虎暴。

按《江西通志》:「成化五年,萬載縣東郊虎出噬人。 成化十八年,獲飛虎。」

按《廣東通志》:「成化十八年春正月,物如虎,飛入於文 廟。十五夜,有物如飛虎,比貓犬,兩翅如蝙蝠,忽自水 南飛至學右赭桐上,捕獲之。」

成化二十三年,虎暴。

按《四川總志》:「成化二十三年,江津虎患,縣令黃昭禱 於神,息之。」

孝宗弘治元年異獸浮空虎暴编辑

按《明外史姜洪傳》:「暢亨,字文通,巡按浙江。洪治元年 二月,景寧縣屏風山異獸萬餘,大如羊,色白,銜尾浮 空去。亨請罷溫處銀課,而寘鎮守中官張慶於法。章 下所司,銀課得減,責慶陳狀,慶因訐亨廉察不公,停 亨俸三月按《湖廣通志》:「弘治元年,安陸虎入城為害。」

弘治二年,虎狼噬人。

按《山西通志》:「弘治二年秋七月,河曲虎狼噬人。 弘治六年,熊入城。」

按《湖廣通志》:「弘治六年八月,常德熊入城,傷六人。 弘治九年,熊入城。」

按《眉公見聞錄》:「弘治九年八月十三日,西直門外迤 北走出黑熊一隻,扒躡土城,唾口行走,當被官軍趕 逐,下地咬死,并傷男子各一人。熊者陽物在山,彊力 壯毅,山野之獸也,而突出上城,且為人患,近毛孽也。 弘治十一年,熊入城。」

按明《昭代典則》,弘治十一年夏六月,京師西直門熊 入城,守衛人不知覺,有被傷者。大司馬文升謂野獸 入城非宜,既參問守衛者,因乞嚴武事以備賊盜。何 孟春謂同列曰:「熊之為兆,既當備盜,亦須慎火。」同列 莫曉。未幾城內在處有火災,禮部燬焉。或問孟春,此 於占出何書?春曰:「余不曉占書,曾記宋人,記紹興己」 酉永嘉前數日,有熊自南渡至城下。州守高世則謂 其倅趙允縚曰:「熊于字,能火,郡中宜慎火燭。」果延燒 官民舍十七八。余憶此事而云耳,不意其亦驗也。 弘治十三年,虎狼為害。

按《廣西通志》:「弘治十三年九月,虎狼為民害。」

弘治十五年,虎入城。

按《江西通志》:「弘治十五年,九江瑞州虎入城。」

武宗正德三年獲白鹿騰衝虎暴编辑

按《山西通志》:「正德三年,石州獲白鹿,知州張克恭以 獻。」

按《貴州通志》:「正德三年,騰衝多虎。」

正德四年,獲白鹿。

按《山西通志》:「正德四年,興縣獻白鹿。」

正德十年,虎入刑官署。

按《陝西通志》:「正德十年,郃陽縣有虎自梁山來,踰城 入按察使署,升大槐樹嶺,咆哮甚厲。」

正德十一年,獲飛熊。

按《湖廣通志》:「正德十一年十二月,麻城熊飛過縣,至 北郊獲之。」

正德十二年,虎入城。

按《江西通志》:「正德十二年,浮梁虎入城。」

按《廣西通志》:「正德十二年,慶遠府虎入城為害,廂鄉 之民死於虎者甚眾。」

正德 年,有虎患。

按《同安縣志》:「正德末年,有虎患小坪。民有捕石鱗魚 者,夜墮虎穴中,比曉視之,有虎子三,穴深陡,無所緣, 自分必死矣。俄而虎噬一豕入,張目而胥者,久之,乃 嚙其豕為四,三與子,一與捕魚者,復跑而上,後數歸 皆然。捕魚者始甚苦之,卒勉食,如是者閱六七日。一 夕虎三負其子以出,已復躍而下,捕魚者遂跨其背」 以上,相隨至林薄外。捕魚者謂虎曰:「而恩我至矣。他 日至我鄉,吾願以牛為謝。」抵家數月,鄉人檻得一虎。 捕魚者聞之,前謂鄉人曰:「若輩且勿加害,是無乃生 我者乎?」從檻外視之,巳不復識別,乃謂虎曰:「虎果生 我者。則三號以為信。」虎帖尾俛首而號者三。捕魚者 大呼曰:「是矣,是矣。」遂宰所耕牛以食眾而出之。

世宗嘉靖元年騾生駒编辑

按《陝西通志》:「嘉靖元年,華陰北社民李名騾,生二駒。 嘉靖四年,兔生二首,虎入學宮。」

按《陝西通志》:「嘉靖四年,臨洮獲兔,二首四目。」

按《湖廣通志》:「嘉靖四年,永興有虎入于學宮。」

嘉靖五年,虎暴熊入城。

按《江西通志》:「嘉靖五年五月,鄱陽德化多虎。」

按《湖廣通志》:「嘉靖五年,石門熊入縣治。」

嘉靖七年,虎暴。

按《福建通志》:「嘉靖七年,將樂多虎,縣簿洪俊教民穽 捕之。」

嘉靖十一年,獲白兔。

按《四川總志》:「嘉靖十一年,萬縣產白兔,巡撫宋滄獻 于朝。」

嘉靖十二年,獲白兔、白鹿。

按《河南通志》,「嘉靖十二年,獲鄉獲白鹿。」 按《大政紀》,「嘉靖十二年三月,巡撫南畿都御史陳試 奏獻白兔。命留內苑飼養,今後非正瑞自至者勿奏。」 嘉靖十三年,麒麟生。

按《河南通志》:「嘉靖十三年三月,鹿邑麒麟生。」

嘉靖十四年,產麟,獲異獸,虎入郭。

按《山西通志》:「嘉靖十四年四月,石州產麒麟。州東四 十里王谷莊李賽家牛將生犢,黃氣滿廐,牛臥終日 不能生。既生,形如麇,尾似牛。」

按《廣東通志》:「嘉靖十四年,臨高獲異獸,如豕而黑,有 花紋,自黎山出演武場,識者以為黎叛之兆,其後果 然。」

按《廣西通志》:「嘉靖十四年夏五月初五日,有虎入太平郭,白晝不去,居民殺之。十五日,虎又入郭不去,民 又殺之。廿五日,虎又入郭,民悉殺之。三虎相繼入郭 而亡。」

嘉靖十五年,虎為害。

按《廣西通志》:「嘉靖十五年八月,興業縣猛虎為害,民 禱於城隍,七虎斃於一日。」

嘉靖十七年,獲五足鹿,虎入人宅乳子。

按《陝西通志》:「嘉靖十七年,建安堡獲五足鹿。」

按《湖廣通志》:「嘉靖十七年,沔陽虎入人宅,乳子入千 戶王詔宅,乳二豹一虎,忽不見。」

嘉靖二十四年,「熊入人家。」

按《四川總志》:「嘉靖二十四年,巫山熊入人家。」

嘉靖二十五年狼災。

按《山西通志》:「嘉靖二十五年六月,狼災,有狼盛集於 野,食童兒數十人。」

嘉靖三十年,彪食人。

按《江西通志》:「嘉靖三十年,破山來一彪,似虎而大,毛 體尖喙,二日而噬十七人。」

嘉靖三十四年,虎傷人。

按《福建通志》:「嘉靖三十四年,將樂虎傷人,縣藉民為 鄉兵,民苦之。」

嘉靖三十六年,獲白鹿。

按《浙江通志》:「嘉靖三十六年冬至,定海獲白鹿胡宗。」

憲上之

嘉靖三十七年,獲白鹿。

按《大政紀》:「嘉靖三十七年四月,侍郎胡宗憲獻白鹿。 總督浙畿侍郎胡宗憲表獻白鹿,嚴嵩等表賀。閏七 月,胡宗憲復獻白鹿。」

嘉靖三十九年,有猿如人傷人。

按《雲南通志》:「嘉靖三十九年,武定獅子山有白猿,形 大肖人,值之者多傷,集眾射殺之。」

嘉靖四十年,獲白鹿、白兔。

按《大政紀》:「嘉靖四十年正月,陝西獻白鹿。時白鹿出 商南山萬壽宮前芝叢中,土人得之。撫臣櫳鹿采芝 以獻,群臣表賀。二月,南京錦衣衛指揮徐繼勛進獻 白兔,群臣表賀。」

嘉靖四十三年,產麟熊入城。

按《河南通志》:「嘉靖四十三年,西平民寇忠家產麟,其 家以為怪,斃之。知府徐中行感而作《瑞麟圖贊》。」 按《廣西通志》:「嘉靖四十三年癸亥秋七月,太子府有 熊入郭,居民殺之。其雌後夜至,數夕而去。」

嘉靖四十四年,虎暴。

按《贑州府志》:「嘉靖四十四年乙丑,安遠縣虎四出,白 晝噬人。知縣李多祚懸重賞募力士捕之,旬日而獲 十三虎。明年督兵征下,歷過太平堡,一巨蛇當道,多 祚拔劍斬之,未幾賊平,人謂蛇虎為先兆云。」

按《四川總志》:「嘉靖四十四年八月,虎復為害。」

嘉靖四十五年,野鹿入城。

按《廣西通志》:「嘉靖四十五年正月,荔浦縣野鹿入城。」

穆宗隆慶元年豹入郡编辑

按《福建通志》:「隆慶元年五月,有豹入郡通淮門,至於 教場,獲之。」

隆慶三年,獲白鹿。

按《山東通志》:「隆慶三年正月朔,樂安新鎮場獲白鹿 一。其月復獲白鹿一。」

隆慶四年,產《騶虞》。

按《四川總志》:「隆慶四年,武隆大漢河產騶虞,為鄉民 所斃。」

隆慶六年,白晝獲虎。

按《廣西通志》:「隆慶六年六月,龍隱山白晝獲虎。」

神宗萬曆元年虎暴编辑

按《廣西通志》:「萬曆元年,融縣清流鎮南寨一帶鄉村, 虎出害人,數年乃息。虎三五成群,途間數十人行,就 中搏一人而去,置之,復來逐取人,晚踰牆升屋,晝於 村傍搏噬無虛日。時倉官莫賽經置鎮建醮禳之,錄 被害者附醮壇薦度,已得男女老幼三百餘。又數年 乃息,不啻千餘命矣。厥後數十里田荒人竄,村落丘 墟。」

按《雲南通志》:「萬曆元年三月,曲靖虎入市。」

萬曆二年,獲白兔,虎伏城。

按《山西通志》:「萬曆二年秋八月,高平獲玉兔。」

按《四川總志》:「萬曆二年,東鄉縣虎伏城郭。」

萬曆五年,虎入城。

按《貴州通志》:「萬曆五年,威清虎入城,害三百餘人。 萬曆九年,貓生子,二頭三足。」

按《貴州通志》:「萬曆九年,黎平貓生子,一身二頭三足。 萬曆十三年,產麟。」

按《河南通志》:「萬曆十三年,光山縣產麟。有司以事聞, 取其皮,藏之內府。」

萬曆十四年,虎入城。

按《四川總志》:「萬曆十四年秋七月,重慶虎入城萬曆十五年,虎暴」

按《廣西通志》:「萬曆十五年,長安鎮虎災。舊鎮上樂極 村,男婦幾五十口噬之,餘十八人別村未若是酷者。 有靖州獵師至,得四虎,其患乃息。融虎傷,例請師人 超度亡化,故師筮利之,每誑民。此虎乃馮家所放神 虎,不可殺,殺之將自及」,愚民信之,間有得虎者,奸猾 恐以皮不送官,將舉首爾,故惕惕不敢加一矢。 萬曆十六年,狼災。

按《山西通志》:「萬曆十六年春,交城狼災,傷人甚多,六 月復為害。」

萬曆十七年,虎入城,白鹿見。

按《江西通志》:「萬曆十七年秋七月,萍鄉五虎入城,瑞 州荷山白鹿見。」

萬曆二十一年,豹入城。

按《雲南通志》:「萬曆二十一年,豹入臨安南門。」

萬曆二十二年,「巨鹿見。」

按《江南通志》:「萬曆二十二年,上海有鹿高丈餘,重五 百餘斤。」

萬曆二十四年,獲白兔。

按《山西通志》:「萬曆二十四年冬十二月,高平獲白兔。 萬曆二十六年,虎暴。」

按《貴州通志》:「萬曆二十六年,興隆虎患,食百餘人。」 萬曆二十七年,狼暴

按《山東通志》:「萬曆二十七年正月,聊城等地方,有狼 遍野。」

萬曆三十二年,獲白兔。

按《江西通志》:「萬曆三十二年冬十月九日,南康獲白 兔二。」

萬曆三十六年,「騾口吐駒。」

按《河南通志》:「萬曆三十六年冬,裕州民家騾口吐一 駒,大如兔,正赤色。守欲上其事,尋以為怪,止之。 萬曆三十九年,虎入黌宮。」

按:《福建通志》云云。

萬曆四十年,有異獸渡海。

按《福建通志》:「萬曆四十年秋,有獸渡海入惠詳。形類 羊,大如馬。」

萬曆四十七年,虎暴。

按《四川總志》:「萬曆四十七年,茂州山移江津,群虎為 害。」

熹宗天啟六年虎暴编辑

按《山西通志》,「天啟六年六月,靈丘縣虎傷人。離城三 十里,去南山五里,有猛虎七個,止見三虎伏臥,傷人 三口,傷驢三頭,傷犬三隻。地方受害,狩人不能制。」 按《江西通志》,「天啟六年,高安虎四出,能上舟登樓,開 門破壁,殺數十人。」

天啟四年,產雙麟。

按《陝西通志》:「天啟四年,關川里產雙麟,將獻之京師, 至西安城外死,瘞之。」今城南有雙麟塚。

愍帝崇禎四年熊入城编辑

按《陝西通志》:崇禎四年,有熊入西安府城,不傷,人號 「熊居士,人爭飼之。」

崇禎八年,狼害人。

按《山西通志》:「崇禎八年,蒲州多狼,殺童婦無算。」 崇禎九年,狼災。

按《山西通志》:「崇禎九年,隰州永和、陽城狼災,食人甚 多。」

崇禎十年飛虎見。

按《江西通志》:「崇禎十年,饒州有飛虎自西北來,止於 鄱陽之義倉,其狀虎頭鳥翼。」

崇禎十一年,騾產駒。

按:《湖廣通志》云云。

崇禎十二年,產白兔、豹入城。

按《陝西通志》,「崇禎十二年,關中產白兔,市鬻者甚眾。」 按《貴州通志》,「崇禎十二年夏四月,豹入省城,獲之,隨 大風拔木,屋瓦皆飛。」

崇禎十三年,獲白兔。

按《廣西通志》:「崇禎十三年庚辰,恭城鄉民獻白兔。」 崇禎十四年狼災。

按《山西通志》:「崇禎十四年,靈石狼災,噬人。」

按《湖廣通志》:「崇禎十四年十二月,狼入鍾祥南門城 樓,鴟吻吐煙二日。」

崇禎十五年,狼入城。

按:《山東通志》云云。

崇禎十六年,《狼暴》。

按《山東通志》:「崇禎十六年,益都淄河中,狼行五六成 群,前司街群鬼夜哭,年餘不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