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47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四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四十七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四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四十七卷目錄

 孟夏部紀事

歲功典第四十七卷

孟夏部紀事编辑

《汲冢周書》:「維四年孟夏,王初祈禱於宗廟,乃嘗麥於 太廟。」

《拾遺記》:周昭王二十四年,塗修國獻青鳳、丹鵲,各一 雌一雄。孟夏之時,鳳鵲皆脫易毛羽,聚鵲翅以為扇, 緝鳳毛以飾車蓋,一名遊飄,二名條翮,三名虧光,四 名仄影。時東甌獻二女,一名延娟,二名延娛,使二人 更搖此扇,侍於王側,輕風四散,泠然自涼。

《左傳》:晉人徵朝於鄭,鄭人使少正公孫僑對曰:「溴梁 之明年,公孫夏從寡君以朝於君,見於嘗酎與執燔 焉。」《月令》言「飲酎」,當是夏祭之後。此言「嘗酎」,謂見於 夏祭,故云「與執燔焉。」

《漢書郊祀志》:「文帝即位十三年,明年黃龍見成紀。其 夏下詔曰,有異物之神見於成紀,毋害於民,歲以有 年。朕幾郊祀上帝諸神,禮官議毋諱以朕勞。有司皆 曰:『古者天子夏親郊祀上帝於郊,故曰郊』。」於是夏四 月,文帝始幸雍,郊見五畤,祠衣皆上赤。明年夏四 月,文帝親拜霸渭之會,以郊見渭陽五帝。五帝廟臨 渭北,穿蒲池溝水,權火舉而祠,若光煇然屬天焉。 《景帝本紀》:「後二年夏四月詔曰,雕文刻鏤,傷農事者 也;錦繡纂組,害女紅者也。農事傷則饑之本也,女紅 害則寒之原也。夫饑寒并至而能亡為非者寡矣。朕 親耕,后親桑,以奉宗廟,粢盛祭服,為天下先。不受獻, 減大官,省繇賦,欲天下務農蠶,素有畜積,以備災害。 彊毋攘弱,眾毋暴寡,老耆以壽終,幼孤得遂長。」 《武帝本紀》建元元年「夏四月己巳,詔曰,古之立教,鄉 里以齒,朝廷以爵,扶世導民,莫善於德。然則於鄉里, 先耆艾,奉高年,古之道也。今天下孝子順孫,願自竭 盡以承其親,外迫公事,內乏資財,是以孝心闕焉,朕 甚哀之。」民年九十以上,已有《受鬻法》,為復子若孫,令 得身帥妻妾遂其供養之事。

元封元年夏四月癸卯,上還登封泰山,降坐明堂。 元封二年夏四月,還祠泰山,至瓠子,臨決河,命從臣 將軍以下皆負薪塞河隄,作《瓠子之歌》。

《十洲記》:鳳麟洲,煮鳳喙及麟角合煎作膏,名之為續 弦膠,或名連金泥。能續弓弩已斷之弦,刀劍斷折之 金,更以膠連續之,使力士掣之他處乃斷,所續之際, 終無斷也。武帝天漢三年四月,西國王使至,獻此膠 四兩。武帝幸華林園射虎而弩弦斷。使者時從駕,又 卜膠一分,使口濡以續弩弦。帝曰:「異物也。」乃使武士 數人共對掣引之。終日不脫。如未續時也。膠色青如 碧玉。

武帝天漢三年四月,西國王使至,獻吉光毛裘。裘黃 色,蓋神馬之類也。入水數日不沉,入火不燋。

《漢書武帝本紀》:太始四年:「夏四月,幸不共,祠神人於 交門宮,若有鄉坐拜者,作《交門之歌》。」「神人」,蓬萊仙 人之屬也。琅邪縣有「交門宮」,武帝所造。

《昭帝本紀》:元鳳二年「夏四月,上自建章宮徙未央宮, 大置酒,賜郎從官帛及宗室子錢,人二十萬。吏民獻 牛酒者賜帛,人一疋。」

《趙充國傳》:「四月草生,發郡騎及屬國胡騎伉健各千, 倅馬什二就草。」

《宣帝本紀》:本始元年「夏四月,詔內郡國舉文學高第 各一人。」

地節二年夏四月,鳳凰集魯郡,群鳥從之。

五鳳四年夏四月,遣丞「相、御史掾二十四人,循行天 下,舉冤獄,察擅為苛禁,深刻不改者。」

甘露元年夏四月,黃龍見新豐。

《雲笈七籤》:茅盈字叔申,咸陽南關人也。漢宣帝時,二 弟俱貴,鄉里相送者數百人。時盈亦在座,謂賓曰:「我 來年四月三日當之官,能如今日之集會不?」眾許之。 至期日,眾賓并集,盈與家人及親族辭訣歸句曲,人 因改句曲為茅君山。

《漢書元帝本紀》:初元元年「夏四月,詔曰:『方田作時,朕 憂蒸庶之失業,臨遣光祿大夫褒等十二人循行天 下,存問耆老、鰥寡孤獨困乏失職之民』。」

《初元》五年夏四月,詔「令從官給事宮司馬中者,得為 大父母、父母兄弟通籍。」《司馬門》者,宮之外門也。 《建昭四年》夏四月,詔舉茂才特立之士。

《後漢書光武本紀》:建武七年「夏四月壬午,詔公、卿司

隸州收舉賢良方正各一人,遣詣公車
考證.svg
建武十三年夏四月,「大饗將士,班勞策勳,功臣增邑

更封,凡三百六十五人。」

建武十四年夏四月辛巳,封《孔子後志》為「褒成侯。」 平帝封孔均為褒成侯。志,均子也。《古今志》曰:「志時為 密令。」

《祭祀志》:「光武中元元年四月,以吉日刻玉牒書,函藏 金匱,璽印封之,使太尉奉匱以告高廟,藏於廟室西 壁石室高主室之下。」

《明帝本紀》:永平六年,「王雒山出寶鼎,廬江太守獻之。 夏四月甲子,詔曰:『祥瑞之降,以應有德。方今政化多 僻,何以致茲?《易》曰『鼎象三公』,豈公卿奉職得其理耶? 太常其以礿祭之日,陳鼎於廟,以備器用,賜三公帛 五十疋,九卿二千石半之』。」

永平九年四月甲辰,詔郡國以公田賜貧民各有差。 永平十年夏四月戊子,詔曰:「昔歲五穀登衍,今茲蠶 麥善收,其大赦天下,方盛夏長養之時,蕩滌宿惡,以 報農功,百姓勉務桑稼,以備災害。吏敬厥職,毋令愆 墮。」

永平十二年夏四月,遣將作謁者王吳修汴渠。十三 年夏四月,汴渠成。辛巳,行幸滎陽,巡行河渠。乙酉,詔 曰:「自汴渠決敗,六十餘歲,今既築隄理渠,絕水立門, 河汴分流,復其舊跡。陶丘之北,漸就壤墳,故薦嘉玉 潔牲,以禮河神。東過洛汭,歎禹之績。今五土之宜,反 其正色。濱渠下田,賦與貧民,無令豪右得固其利。」 《章帝本紀》:「建初二年夏四月癸巳,詔齊相省冰紈方 空縠,吹綸絮。」

《魏志文帝本紀》黃初五年:「夏四月,立太學,制《五經》課 試之法,置《春秋》《穀梁》博士。」

《晉書·禮志》:「魏太和元年四月,洛邑初營宗廟,掘地得 玉璽,方一寸九分,其文曰:『天子羡思慈親』。明帝為之 改容,以太牢告廟。」

《武帝本紀》:泰始三年四月戊午,張掖太守焦勝上言, 「氐池縣大柳谷口有元石一所,白畫成文,實大晉之 休祥,圖之以獻。」詔以制幣告於太廟,藏之天府。 《禮志》:武帝泰始七年四月,帝將親祠,車駕夕牲,而儀 注還不拜。詔問其故,博士奏「歷代相承如此。帝曰:『非 致敬宗廟之禮也』。」於是實拜而還,遂以為制,夕牲必 躬臨拜。

《武帝本紀》:「太康元年夏四月,白麟見於頓丘。」

《拾遺記》:張華為九醞酒,以三薇漬麴蘗,蘪出西羌,麴 出北方,北方有指星麥,四月火星出,麥熟而穫之。糵 用水漬麥,三夕而生萌芽,以平旦雞鳴時而用之,俗 人呼為「雞鳴麥」,以之釀酒,醇美。

《幸蜀記》:「咸康元年四月遊浣花,龍舟綵舫,十里綿亙, 自浣花潭至萬里橋,遊人士女,珠翠夾岸,日正午,暴 風起,須臾電雷冥晦,有白魚自江心躍起,變為蛟形, 騰空而起,是日溺者數千人。衍懼,即時還宮。」

《洛陽伽藍記》:「昭儀尼寺有一佛二菩薩,塑工精絕。四 月七日,常出詣景明,景明三像恆出迎之。」

《後燕錄》:「長樂元年夏四月甲午,有異雀素身綠首,集 於端門,棲翔東園,二旬而去。」

《南史宋文帝本紀》:元嘉二十四年四月,河、濟俱清。 《宋書劉敬宣傳》:「敬宣八歲喪母,晝夜號泣,中表異之。 輔國將軍桓序鎮蕪湖,父牢之參序軍事。四月八日, 敬宣見眾人灌佛,乃下頭上金鏡以為母灌,因悲泣 不自勝。序歎息謂牢之曰:『卿此兒既為家之孝子,必 為國之忠臣』。」

《世說》:「范甯作豫章,八日請佛,有板,眾僧疑,或欲作答。 有小沙彌在坐,末曰:『世尊默然,則為許可』。」眾從其義。 佛國記法顯到于闐國,其國中十四大僧伽藍,不數 小者。從四月一日城裡便灑掃道路,莊嚴巷陌。其城 門上張大幃幕,事事嚴飾,王及夫人采女皆住其中。 瞿摩帝僧是大乘學,王所敬禮,最先行像。像入城時, 門樓上夫人釆女遙散眾花紛紛而下。至十四日行 像訖。王及夫人乃還宮。

《南史齊高帝本紀》:「益州有山,古老相傳曰:『齊后山昇 明三年四月二十三日,有沙門元暢者,於此山立精 舍,其日上登尊位』。」

昇明三年四月二十四日,滎陽郡人尹千於嵩山東 南隅見天雨石,墜地石開,有玉璽在其中。璽方三寸, 文曰:「戊丁之人與道俱,肅然入草應天符,掃平河洛 清魏都。」又曰:「皇帝運興。」千奉璽詣雍州刺史蕭赤斧, 《赤斧》以獻。

《資治通鑑》:梁天監元年夏四月癸酉,詔「公車府謗木 肺石旁各置一函。若肉食莫言,欲有橫議,投謗木函。 若有功勞才器,冤沈莫達者,投肺石函。」

《梁書海南傳》:千陀利國在南海洲上。天監元年,其王 瞿曇修跋陀羅以四月八日夢見一僧謂之曰:「中國 今有聖主,十年之後,佛法大興。汝若遣使貢奉敬禮, 則土地豐樂,商旅百倍。我當與汝往觀之。」乃於夢中 至中國,拜覲天子,既覺,心異之。陀羅本工畫,乃寫夢中所見高祖容質,飾以丹青,仍遣使并畫工,奉表獻 《玉盤》等物。使人既至,模寫高祖形以還其國比本畫 則符同焉。因盛以寶函,日加禮敬。

《高僧傳》:釋元高,小名靈育,母寇氏夢見胡僧持傘者 花滿坐,便即懷胎。至四月八日生,異香及光明照壁, 迄旦乃散,因名曰「靈育。」

靡歌利頭四月八日浴佛,以都梁香為青色水,鬱金 香為赤色水、丘隆香為白色水、附子香為黃色水、安 息香為黑色水,以灌佛頂。

《陳書高祖本紀》,永定二年「四月戊辰,重雲殿東鴟尾 有紫煙屬天。」

《南史陳宣帝本紀》,太建七年「四月壬子,郢州獻瑞鐘 六。」

《陳書宣帝本紀》:太建八年:「四月甲寅,詔曰:元戎凱旋, 群師振旅,旌功策賞,宜有饗宴。今月十七日,可幸樂 遊苑,設絲竹之樂,大會文武。」

《魏書釋老志》:「世祖即位,每引高德沙門,與共談論。於 四月八日,輿諸佛像,行於廣衢,帝親御門樓,臨觀散 花,以致禮敬。」

《禮志》:「神麚二年,帝將征蠕蠕,省郊祀儀。四月以小駕 祭天神畢,帝遂親戎。大捷而還。歸格於祖禰,遍告群 神。」

《靈徵志》:高宗和平三年四月,河內人張超於壞樓所 城北故佛圖處獲玉印以獻。印方二寸,其文曰:「富樂 日昌,永保無疆,福祿日臻,長享萬年。」玉色光潤,模制 精巧,百寮咸曰:「神明所授,非人為也。」詔天下大酺三 日。

《孝文帝本紀》:太和十六年「四月甲寅,幸皇宗學,親問 博士經義。」

太和十九年四月庚申行幸魯城親祠孔子廟辛酉 詔拜孔氏四人顏氏二人為官。又詔「選諸孔宗子一 人封崇聖侯邑一百戶以奉孔子之祀。」又詔「兗州為 孔子起園柏修飾墳壟更建碑銘褒揚聖德。」

《洛陽伽藍記》:「景明寺,宣武皇帝景明年中立。至正光 中,太后始造七級浮圖一所,去地百仞。時世好崇福, 四月七日,京師諸像皆來此寺。尚書祠曹錄像凡有 一千餘軀。至八日,以次入宣陽門,向閶闔宮前,受皇 帝散花。於時金花映日,寶蓋浮雲,幡幢若林,香煙似 霧,梵樂法音,聒動天地,百戲騰驤,所在駢比。名僧德」 眾,負錫為群。信徒法侶,持花成藪。車騎填咽,繁衍相 傾。

四月八日,京師士女多至河間寺,觀其殿廡綺麗,無 不歎息,以為蓬萊仙室,亦不是過。入其後園,見朱荷 出池,綠萍浮水,飛梁跨樹,層閣出雲,咸皆唧唧。 長秋寺中有三層浮圖一所,金盤靈剎,耀諸城內。作 六牙白象負釋迦,在虛空中,莊嚴佛事,悉用金玉。四 月四日,此像常出,辟邪師子導引其前,吞刀吐火,騰 驤一面綵幢上索。詭譎不常。奇伎異服。冠於都市。像 停之處觀者如堵。

《北齊書杜弼傳》:「武定六年四月八日,魏帝集名僧於 顯陽殿講說佛理,弼與吏部尚書楊愔、中書令邢卲、 祕書監魏收等并侍法筵,敕弼升師子座,當眾敷演。 昭元都僧達及僧道順并緇林之英,問難蜂至,往復 數十番,莫有能屈。帝曰:『此賢若生孔門,則何如也』?」 《周書于謹傳》,「保定三年四月,詔以謹為三老,賜延年 杖。」

《荊楚歲時記》:「荊楚以四月八日,諸寺各設會,香湯浴 佛,共作龍華會,以為彌勒下生之徵也。」

四月八日,長沙寺閣下有《九子母神》。是日,巿肆之人 無子者,供養薄餅以乞子,往往有驗。

《隋書食貨志》:「大象三年四月,詔四面諸關,各付百錢 為樣。從關外來,勘樣相似,然後得過,樣不同者,即壞 以為銅,入官。」

《文帝本紀》:「開皇七年四月癸亥,頒青龍符於東方總 管、刺史,西方以騶虞,南方以朱雀,北方以元武。」 《續高僧傳》:「釋寶巖,幽州人,仁壽下敕,召送舍利於本 州弘業寺。四月三日夜,放大光明,照天地,有目皆見。」 古鏡記:「汾陰侯生,天下奇士也。王度常以師禮事之, 臨終贈以古鏡。大業八年四月一日,太陽虧度時,在 臺引」鏡出,鏡亦無色。俄而光彩出,日亦漸明。比及日 復,鏡亦精朗如故。

《續文獻通考》:「隋朱昌寧,永城人,有孝行。母病思瓜,時 方四月,瓜未熟,昌寧號哭於瓜田中,一夕瓜盡熟,母 食之即差。」

《輝縣志》:「衛源廟在蘇門山麓百門泉上,泉乃衛河之 源。廟創於隋,以祀泉神,稱靈源公。每歲四月八日郡 守致祭。」

《唐書高祖本紀》:「武德三年四月丙申,祠華山。」

《唐會要》:武德六年四月十四日,幸龍潛舊宅,改為通 義宮,置酒高會。詔曰:「爰擇良辰,言遵邑里,禮同過沛, 事等歸譙。故老咸臻,族姻斯會。肅恭薦享,感慶兼集武德七年四月丙午,宴王公親屬於文明殿,見安平 王太妃,以尊屬從家人禮,降階再拜。酒小闌,徙坐翠 華殿。帝賦詩,王公遞上壽,賜帛各有差。

武德九年四月二十三日。甘露降於中華殿之桐木。 泫如冰雪,以示群臣。

貞觀二年四月三日,尚書左丞戴胄上言曰:「隋開皇 之制,天下輸粟,謂之社倉,及大業中,取充官費。今請 自王公以下,計墾田秋熟所在為義倉,歲凶以給民。」 太宗善之。乃詔畝稅二升,粟麥秔稻隨地所宜。寬鄉 斂,以所種狹鄉,據《青苗簿》而督之,耗十四者免其半, 耗十七者皆免之。商賈無田者,以其戶為九等,出粟 自五石至五斗為差,下戶不取焉。歲不登以賑民,或 貸為種子,至秋而償。

魏徵《醴泉銘序》:「貞觀六年孟夏,皇帝避暑九成宮。四 月甲申朔,旬有六日,上及中宮,歷覽臺觀,閒步西城, 俯察厥土,微覺有潤,因而以杖導之,有泉,隨而涌出, 乃承以石檻,引為一渠。其清若鏡,味甘如醴。」

《唐會要》:「貞觀十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太宗自為真草 書屏風,以示群臣,筆力遒勁,為一時之絕。」

太宗以《陰陽書》近代訛偽,穿鑿拘忌亦多,命太常博 士呂才及陰陽學者十餘人共加刊正,削其淺俗,存 其可用者。貞觀十五年四月十六日己酉,撰《陰陽書》 凡五十三卷,及舊書四十七卷,詔頒行之。才為敘,質 以經史,其穿鑿拘忌者,才有駁議,曰:「《敘宅經》,《敘祿命》, 敘葬書」,識者以為確論。

貞觀十六年四月二日,有雄雉飛集明德殿前。上問 褚遂良:「是何祥也?」遂良對曰:「昔秦文公時,有童子化 為雉,雌者鳴於陳倉,雄者鳴於南陽,童子言得雌者, 伯文公遂以為寶雞祠。漢光武得雄,遂起南陽而有 四海。陛下舊封秦王,故雄雉見於秦地,所以彰表明 德也。」上大悅曰:「立身之道,不可無學。」

貞觀二十一年四月九日,公卿上言,「請修太和宮,厥 地清涼,可以清暑。」詔從之。包山為苑,自栽木至設幄, 九日畢工。因改為翠微宮。

貞觀二十四年四月,太宗御製《玉華宮銘》,令皇太子 以下并和。

顯慶五年四月八日,「於東都苑內造八關涼宮。」 《唐高宗實錄》:「麟德二年四月二十五日,講武邙山之 陽,御北城樓觀之。」

《唐會要》:乾封三年四月,將作大匠閻立德造九成宮 新殿成,移仗御之,謂侍臣曰:「朕性不宜熱,所司頻奏 請造此殿,既作之後,深懼人勞。今暑熱,朕在屋下,尚 有流汗,匠人暴露,事亦可憫,所以不令精妙,意者祇 避炎暑爾。」長孫無忌曰:「聖心每以恤民為念,天德如 此,臣等不勝幸甚。」

《唐書高宗本紀》:「總章元年四月乙卯,贈顏回太子少 師,曾參太子少保。」

《唐會要》:「明皇初,臨潞州,景龍元年四月二十七日,日 有抱戴。」

明皇初臨潞州,景龍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廳事據案 假寐白鶴觀,道士,見《赤龍在案》。

《唐詩紀事:景龍四年四月一日幸長寧公主莊。李乂 陪幸》詩:「紫禁乘宵動,青門訪水嬉。貴遊鱣序集,仙女 鳳棲期。合宴簪紳滿,承恩雨露滋。北辰還捧日,東館 幸逢時。」

景龍四年四月六日,幸興《慶池,觀競渡之戲》,其日過 竇希玠宅,學士賦詩。

《舊唐書中宗本紀》:「景龍四年四月乙未,幸隆慶池,結 綵為樓,宴侍臣,泛舟戲樂。」

《景龍文館記》:「四年夏四月,上與侍臣於樹中摘櫻桃, 恣其食。未後,於葡萄園大陳宴集,奏宮樂,至暝,每人 賜朱櫻兩籠也。」

《唐會要》:景雲二年四月,賀拔延嗣除涼州都督,充河 西節度。自此始有節度之號。

垂拱二年四月七日。撰《百僚新誡》及《兆人本業記》。頒 賜朝集使。

《通典》:「天后萬歲通天元年四月三日,鑄九鼎成,置於 明堂之庭。」

開元二年四月敕。「在京有訴冤者。并於尚書省陳牒。 所司為理。若稽延致有屈滯者。委左右丞及御史臺 訪察聞奏。」

《唐會要》:「開元九年四月甲戌,上親策試應制舉人於 含元殿。」

開元十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庚申,崇飾《霍山祠廟》,秩 視諸侯。

《唐書元宗本紀》:「開元二十六年四月己亥,有司讀時 令,降死罪,流以下原之。」

《實錄》:開元二十八年四月庚辰,有慈烏巢紫宸之栱。 《唐會要》:天寶九載四月二十九日,制曰:「頃者每祀黃 帝,乃就南郊,禮亦非便。宜於皇城內西南坤地改置 黃帝壇,朕當親祀,以昭誠敬天寶十載四月二十一日,興慶宮造交泰殿成。 乾元元年四月,詔京官九品以上上封事。

《通典》:乾元二年四月,「兩省諫官十日一上封事,直論 得失,無假文言,冀成殿最,用存沮勸。」

《唐會要》:乾元二年四月六日,敕「御史彈事,仍服豸冠。」 舊制,大事則豸冠,衣朱衣纁裳,白紗中單以彈之,小 事則常服而已。

《杜陽雜編》:「上崇奉釋氏,每春百品香和銀粉以塗佛 室。遇新羅國獻萬佛山,可高一丈,因置山於佛室,山 雕沉檀珠玉成之。其佛之形,大者或逾寸,小者七八 分。其佛之首,有如黍米者,有如半菽者,其眉目口耳 螺髻毫相,無不悉具。上因置九光扇於巖巘間。四月 八日,召兩眾僧徒入內道場,禮萬佛山。是時觀者歎」 非人工,及睹九色光於殿中,咸謂佛光即九光扇也。 《資治通鑑》:唐德宗建中元年夏四月癸丑,上生日,四 方貢獻皆不受。上生於天寶元年四月十九日。不 置節名。

《舊唐書德宗本紀》,興元元年四月辛丑朔,時將士未 給春衣,上猶夾服。漢中早熱,左右請御暑服。上曰:「將 士未易冬服,獨御春衫可乎?」俄而貢物繼至,先給諸 軍而始御之。

《唐會要》:金吾衛貞元三年敕:「四月一日已後,五更二 點,放鼓契。」

「貞元十三年四月,幸興慶宮龍堂禱雨,有一白鸕鶿 浮沉水際,群類翼從,左右以為龍之變化,既而大雨。」 《續文獻通考》:「呂喦字洞賓,蒲州永樂縣人。貞元十四 年四月十四日巳時,生異香滿室,天樂浮空,有白鶴 飛入帳中,忽不見。」

韓愈《祭鱷魚文》:「維元和十四年四月二十四日,潮州 刺史韓愈,使軍事衙推秦濟,以羊一豬一,投惡溪之 潭水,以與鱷魚食而告之。」

《聞見後錄》:唐穆宗元和十五年四月四日,河東節度 使裴度奏:「五臺山佛光寺側慶雲現,若金仙乘狻。猊 領其徒千萬,自巳至申乃滅。」

《唐會要》:「太和四年四月,有司貢新瓜,獻興慶宮。」 開成二年四月辛酉,建終南山祠宇。

《唐宣宗實錄》:大中七年四月,日本國遣王子來朝,獻 寶器音樂。帝曰:「近者黃河清,今又日本來朝,朕德薄, 何以堪之?」因賜百寮宴,陳百戲以禮之。

《唐會要》:「大中十年四月,侍郎知舉鄭顥進《諸家科目 記》十三卷,敕付翰林。自今放牓後,寫及第姓名及所 試詩賦題進入,每歲編次。」

四月十祭,自「祀赤帝」至「雩祀圜丘。」

《釋苑宗規》:四月十五,僧家結夏。天下僧尼,此日就禪 剎掛搭,謂之結制。結制即結夏。夏乃長養之節,在外 行恐傷草木蟲類,故九十日安居,至七月十五日散 去,為解夏,又謂解制。

《秦中歲時記》:「四月一日,內園進櫻桃,薦寢廟訖,頒賜 各有差。」

《長安》四月已後,自堂廚至百司廚,通謂之「櫻筍廚。」公 餗之盛,常日不同。

《野人閒話》:「蜀後主昶,每夏四月,有遊花院遊錦浦者, 歌樂掀天,珠翠填咽,貴門公子,華軒彩舫,遊百花潭, 窮奢極麗。諸王功臣已下,皆置林亭,異果名花,其樓 臺皆此類也。」

《五代史唐劉延朗傳》:初,廢帝起於鳳翔,有瞽者張濛 自言事太白山神,神魏崔浩也,使濛問於神,神傳語 曰:「三珠并一珠,驢馬沒人驅。歲月甲庚午,中興戊己 土。」後即位之日,歲次甲午,四月庚午朔。

《遼史道宗本紀》:清寧二年夏四月甲子,詔曰:「方夏長 養烏獸孳育之時,不得縱火於郊。」

《玉海》:「建隆二年,始置藏冰務而修其祭。常以四月命 官率太祝用幣,以黑牡祭元冥之神,乃開冰以薦寢 廟。」

《宋史河渠志》:「洛水貫西京,多暴漲,漂壞橋梁。建隆二 年,留守向拱重修天津橋成,甃巨石為腳,高數丈,銳 其前以疏水勢。石縱縫,以鐵鼓絡之,其制甚固。四月, 其圖來上,降詔褒美。」

《玉海》:「建隆四年四月二十四日丁亥,幸玉津園,閱諸 軍騎射。」

《燕翼貽謀錄》:「太祖皇帝以趙普專權,欲置副貳以防 察之,問陶穀以下丞相一等有何官,穀以參知政事、 參知機務對。乾德二年四月乙丑,以薛居正、呂餘慶 為參知政事,不押班,不知印,不升政事堂。」其後至道 元年四月,史制令升政事堂,知印、押班一同宰相。 《玉海》:「乾德四年四月辛亥,南蠻進銅鼓,以請內附。 開寶」九年,幸西京。四月庚子,有事南郊。先是,霖雨彌 旬,及己亥赴齋宮,雲物澄霽,垂白之民相謂曰:「不圖 今日睹太平。」天子儀衛

太平興國三年四月二十六日庚辰,駕幸景風門,駐 輦觀刈麥,移幸玉津園,張樂,飲群臣酒《宋史禮志》:太平興國九年四月,幸金明池習水戰。帝 御水殿,召近臣觀之,謂宰相曰:「水戰,南方之事也。今 其地已定,不復施用,時習之,示不忘戰耳。」因幸講武 臺,閱諸軍,都試軍中之絕技者,遞加賜賚。遂登瓊林 苑樓,陳百戲,擲金錢,令樂人爭之,極歡而罷。

雍熙二年四月二日,詔「輔臣、三司使、翰林、樞密直學 士、尚書省四品、兩省五品以上、三館學士宴於後苑」, 賞花釣魚,張樂賜飲,命群臣賦詩習射。賞花曲宴自 此始。

雍熙四年四月,幸金明池觀水嬉,賜從臣飲。帝曰:「雨 霽天涼,中外無事,宜勿惜醉。」因登苑中樓,盡歡而罷。 《玉海》:淳化元年四月辛亥,上親草書飛白書紅綾扇, 賜宰相、樞密使、翰林學士、尚書丞郎、兩省給、舍以上 各一。

《燕翼貽謀錄》:「民間訴水旱,舊無限制,欺罔官吏,無從 覆實。」太宗淳化二年,詔訴水旱,夏以四月三十日為 限日。

《玉海》:淳化五年四月朔,時雨霑足,近臣稱賀。上謂宰 相:「膏澤雱霈,上天之貺也。」命以葡萄酒、建茶珍果賜 近臣,詔曰:「喜此甘澤,與卿同慶。」

至道元年四月二十九日乙巳,知通利軍錢昭序表 獻部內所產赤烏、白兔各一,表云:「烏稟陽精,兔昭陰 瑞,報火德繁昌之兆,示金方柔服之符。念茲希世之 珍,罕有同時而見,望宣付史館。」從之。上謂侍臣曰:「烏 色正如渥丹,信火德之應也。」

景德元年四月癸酉,象州貢銅鼓,高一丈八寸,闊二 尺五寸,旁有四耳銜環,鏤人騎花蛤,椎之有聲。 景德三年,司天監言:「四月二日戊寅夜初更,見天星, 色黃,出庫樓車騎官西,在氏三度,鄭之分野,壽星之 次,後益潤澤。」按《星經》,瑞星有四,其一曰周伯,色黃煌 煌然,所見之國大昌。又按《太乙占》云:「王者制禮作樂, 內外得宜,君上壽考,國祚大昌,則周伯星出,乞付史 館。」從之。

《元符宮石刻》:宋仁宗母李氏,夢一羽衣之士,跣足從 空而下云:「來為汝子。」時上未有嗣,是夕召幸,有娠,明 年四月十四日生。仁宗幼年,每穿履襪,即亟令脫去, 長徒步,禁中皆呼為赤腳仙人。

《玉海》:大中祥符二年四月七日,种放以集賢院學士 歸終南,宴餞龍圖閣,賜七言詩,命學士即席賦詩作 序,令杜鎬援引名臣歸山故事,杜鎬誦《北山移文》以 規放。

大中祥符三年四月丁巳,龍圖待制陳彭年奉詔纂 歷代帝王集,凡《正統》十五卷,《閏位》十卷,上作序,賜名 《宸章集》,詔褒彭年。

大中祥符五年四月甲辰,瑞聖園槐杏連理,繪圖以 示輔臣。

《本草綱目》:「石麵不常生,亦瑞物也。宋真宗大中祥符 五年四月,慈州民饑,鄉寧縣山生石脂如麵,可作餅 餌。」

《宋史禮志》:天禧初,詔以大中祥符元年四月一日天 書再降,內中功德閣為「天禎節」,一如「天貺節。」尋以仁 宗嫌名,改為「天祺節。」

蘇軾《乞開西湖狀》:「天禧中,王欽若奏以西湖為放生 池,禁捕魚鳥,為人主祈福。自是以來,每歲四月八日, 郡人數萬會於湖上,所沽羽毛鱗介以百萬數,皆西 北向稽首,仰祝千萬歲壽。」

《西湖志餘》:宋時杭人,四月八日放鴿,為太守祈壽。蘇 軾《懷錢塘》詩云:「去年柳絮飛時節,記得金籠放雪衣。」 《宋史仁宗本紀》:仁宗大中祥符三年四月十四日生。 乾興元年,以生日為乾元節。

《玉海》:「天聖五年四月辛卯,賜進士王堯臣等聞喜宴 於瓊林苑,中使賜御詩,又人賜御書《中庸》篇各一軸。 自後遂以為常。」

天聖八年四月三日乙酉,幸瓊林苑,賜從官射射於 苑亭,遂燕從臣。是日,日旁有五色雲。

天聖九年四月二十九日乙巳,上御承明殿閱大樂, 賜樂工錢帛有差。先是,太常寺以景德中嘗躬案《大 樂》,其後頗多增製,故請臨觀焉。

麟臺故事,天聖末國史成,始於修史院續纂《會要》。明 道二年,命參知政事宋綬看詳修纂。至慶曆四年四 月,監修國史章得象上新修《國朝會要》一百五十卷。 《玉海》:景祐二年四月八日己未,宗正丞趙良規言:「《月 令》:一歲之間,八薦新物。《周頌》潛『冬薦魚,春獻鮪』。是其 樂章存者。」《通禮》著宗廟薦新凡五十餘品。詔禮官議 曰:「本朝惟薦冰著常祀,《呂紀》簡而近薄,《唐令》雜而不 經。」於是更定四時所薦凡二十八物,卜日薦獻,一以 開寶禮。

慶曆四年四月壬子二十一日,判監王拱辰、田況、王 洙、余靖等言:「首善當自京師。漢太學二百四十房,千 八百餘室,生徒三萬人;唐學舍亦千二百間。今取才 養士之法盛矣,而國子監才二百楹,制度狹小,不足以容學者。請以錫慶院為太學,葺講殿及更衣殿,備 乘輿臨幸。」從之。

皇祐二年四月朔,幸金明池,司天言「雲色黃,其形輪 囷。」此聖孝感天之應。

至和二年四月四日壬辰,幸瓊林苑宴射,上中的者 十四。已而閱騎士射《柳枝》。

治平四年四月壬申,神宗出諸州貢物名件,自漳州 山薑花至同州榲桲,凡四十三州七十種。手詔曰:「四 方入貢,雖云古禮,考之《禹制》,未有若茲之繁。今一郡 歲有三四面至者,自今其悉罷之。」

《宋史神宗本紀》,「慶曆八年四月戊寅,生於濮王宮,祥 光照室,群鼠吐五色氣成雲。」治平四年以四月十日 為同天節。

《禮志》:神宗以熙寧元年四月十日為同天節,以宅憂 罷上壽,惟拜表稱賀。明年,親王、樞密使、管軍、駙馬、諸 司使副詣垂拱殿,宰臣、百官、大國使詣紫宸殿上壽, 命坐,賜酒三行,不舉樂。明年,以大旱罷同天節上壽, 群臣赴東上閤門表賀。中書門下言:「同天節上壽班, 自今樞密使副、宣徽三司使、殿前馬步軍副都指揮」 使以上共作一班,進酒一醆。親王、宗室、使相至觀察、 駙馬、管軍觀察使以上,皆赴紫宸殿,依本班序立上 壽,更不赴垂拱殿。蓋以管軍觀察使以上及親王、駙 馬并於垂拱殿,以官序高下各班進。酒畢而日晏,外 朝有班者仍詣紫宸殿。議者以為近瀆,改焉。而詔「袒 免以上宗婦,聽班賀於禁中。」

《神宗本紀》:熙寧六年四月「乙亥,置律學。」

《夢溪筆談》:熙寧六年,有司上言,日當蝕。四月朔,上為 徹膳,避正殿,一夕微雨,明日不見日蝕,百官入賀,是 日有皇子之慶。蔡子正為樞密副使,獻詩一首,前四 句曰:「昨夜薰風入舜韶,君王未御正衙朝。陽輝已得 前星助,陰沴潛隨夜雨消。」其敘四月一日避殿皇子 慶誕雲「陰不見日蝕」,四句盡之。當時無能過之者。 《玉海》:「元豐二年四月癸卯,太皇太后幸金明池,上扶 太皇太后登輦,又豫為百寶酒船,於是持以上壽。」 《宋史神宗本紀》:「元豐二年夏四月,南康軍甘露降,眉 州生瑞竹。」

《玉海》:「元豐七年四月十七日,景靈宮言芝草六生於 天元殿景靈門中。壬辰,朝獻,至天元殿觀芝草。」 《括異志》:「金山忠烈王漢博陸侯,姓霍氏。吳孫權時,一 日致疾,黃門小豎附語曰:『國主封界華亭谷極西南, 有金山鹹塘湖,為民害,民將魚鱉食之,非人力能防。 金山故海鹽縣一旦陷沒為湖,無大神護也。臣漢之 功臣霍某也,部黨有力能鎮之,可立廟於山』。」吳王乃 立廟。建炎間,建行宮於當湖,賜名顯應尤著,鄉民祈 禱輒應,部下錢侯尤為靈著。王以四月十八誕辰,浙 之東西,商賈舟楫朝獻踵至,自四月至中旬末,一市 為之鼎沸。聞有設祭於松柏間,祀其先亡,慟哭而反, 謂之小嶽廟。廟中鐵鑄四聖,由海而來,至今見存。 《宋史哲宗本紀》,元祐元年四月,詔「遇科舉,令升朝官 各舉經明行修之士一人,俟豋第日與升甲」

《玉海》:「元祐三年四月己卯,詔諸路及州各具圖開析 建立沿革,城壁、吏員、戶口、貢賦、山用、地里,上職方。」 蘇軾草《三制對》,小殿撤金蓮燭,送歸院。

《石林燕語續法帖跋》:「元祐五年四月十三日,祕書省 以祕閣所藏墨跡未經太宗朝纂刻者,刊於石。有旨 從之。」

《宋史律曆志》:「元祐七年四月,詔尚書左丞蘇頌撰渾 天儀象銘。」

《玉海》:大觀四年四月二十八日,議禮局言:「《開元禮》享 先蠶幣以黑,請從黑」,以合至陰之義。

政和元年四月二十一日,於壇側度地築公桑蠶室, 其親蠶殿名曰「無斁。」

《燕翼貽謀錄》:「政和六年四月,奉御筆:『集賢殿舊無此 名,祕書省殿以右文殿為名,可改為右文殿修撰』。」 《玉海》:政和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工部員外郎滕康請 祕閣四部書以祕書郎掌之,列史館於左,以法東觀。 從之。

《宋史禮志》:「靖康元年四月十三日,太宰徐處仁等表, 請為乾龍節。至日皇帝帥百官詣龍德宮上壽畢,即 本宮賜侍從官以上宴。」

《東京夢華錄》:「自三月一日開金明池、瓊林苑,至四月 八日閉池,雖大風雨,亦有遊人,路無虛日。」

四月八日佛生日,十大禪院各有浴佛齋會,煎香藥 糖水相遺,名曰「浴佛水。」迤邐時光晝永,氣序清和。榴 花院落,時聞求友之鶯;細柳亭軒,乍見引雛之燕。在 京七十二戶諸正店,初賣煮酒,市井一新,唯州南清 風樓最宜夏飲。初嘗青杏,乍薦櫻桃,時得佳賓,觥酬 交作。是月茄瓠初出上市東華門爭先供進,一對可 直三五十千者。時果則御桃李子、金杏、林檎之類。 《玉海》:紹興元年四月九日,賜侍讀王綯、胡直儒、侍講 胡交修御書扇。王綯曰:「霖雨思賢佐,丹青憶老臣。」直儒曰:「文物多師古,朝廷半老儒。」交修曰:「相門韋氏在, 經術漢臣須。」

紹興元年四月十三日,詔「工部以省倉升、斗令文思 院校定,朌其式於諸州。」 紹興二年,詔平江守臣訪求圖籍。四月,詔分《經》《史》《子》 《集》四庫,分官日校。

紹興二年四月二十四日,上曰:「朕聞祖宗時,禁中有 打麥殿。今於後圃令人引水灌畦種之,亦欲知稼穡 之艱。」

紹興三年四月二十一日,劉岑「請詔求四方遺書」,從 之。

紹興七年,尹焞給筆札,解《論語》以進,八年四月二十 日上之。

《宋史高宗本紀》:「紹興十年四月丙午,訪求亡逸曆書 及精於星曆者。癸亥,命部使者歲舉廉吏一人。」 《玉海》:「紹興十一年四月九日,賜侍讀吳表臣、蘇符新 茶。」

紹興十四年四月六日,虔州言木柱內有「天下太平 年」五字,詔送史館。十五年,作《瑞木成文曲》。

紹興二十五年四月四日,製一石斛朌之,以革倉庾 之弊。

真德秀跋:「紹興己丑之孟夏,盱江包敏道,遇予粵山 之麓。縣尹宋侯聞其名,延致庠校,發揮《孟氏要旨》。是 日邑官洎學子會於堂上者,凡百數十人,聞君講說, 莫不聳動,歎未嘗有。學長吳千兕等,將以君講義刻 於學,俾書其後。」

《汎舟錄》:四月戊辰朔、乙亥,邑中迎社頗盛,云「周孝俟 生日也。」

《老學庵筆記》:四月十九日,成都謂之浣花遨頭,宴於 杜子美草堂滄浪亭。傾城皆出,錦繡夾道。自開歲宴 遊,至是而止,故最盛於他時。予客蜀數年,屢赴此集, 未嘗不晴。蜀人云:「雖戴白之老,未嘗見浣花日雨也。」 《續文獻通考》:宋孝宗乾道三年,詔上竺若納講師於 四月八日選五十僧入內觀堂,行金光明三昧,祈福 「邦家。」時上於選德殿製《觀音讚》,賜上竺,刊於石。 《玉海》:淳熙四年四月五日,靜江守張栻言:「州有唐帝 祠,去城二十里而近山,曰堯山。虞帝祠去城五里而 近山,曰虞山。臣巳新祠宇,請著祀典。」從之。

淳熙十二年四月二十六日,知潭州林栗進「《周易經 傳集解》三十二卷,《繫辭》上下二卷,《文言》《說卦序》雜本 文共為一卷,《河圖》《洛書》《八卦九疇》《大衍總會圖》《六十 四卦立成圖》《大衍揲蓍解》共為一卷,總三十六冊。」詔 付祕省,敕書獎諭。

《乾淳歲時記》:「四月八為佛誕日,諸寺院各有浴佛會。 僧尼輩競以小盆貯銅像,浸以糖水,覆以花棚,鐃鈸 交迎,遍往邸第富室,以小杓澆灌,以求施利。是日西 湖作放生會,舟楫盛多,略如春時小舟,競賣龜魚螺 蚌放生。」

戶部點檢所十三酒庫,例於四月初開煮,九月初開 清。先是,提領所呈樣品嘗,然後迎引至諸所隸官府 而散。每庫各用疋布書庫名,高品以長竿懸之,謂之 「布牌」;以木床鐵擎為仙佛鬼神之類,駕空飛動,謂之 「臺閣雜劇。」百戲諸藝之外,又為漁父習閑、竹馬出獵、 《八仙》故事,及命妓家女使裹頭花巾為酒家保,及有 花裡、五熟、盆架、放生、籠養等各庫,爭為新好。庫妓之 琤琤者,皆珠翠盛飾,銷金紅背,乘繡韉,寶勒駿騎,各 有皂衣黃號,私身數對,訶導於前。羅扇衣笈,浮浪閒 客,隨逐於後。少年狎客,往往簇飣持杯,爭勸馬首。金 錢綵段,霑及輿臺。都人習以為常,不為怪笑。所經之 地,高樓邃閣,繡幕如雲,累足駢肩,真所謂萬人海也。 《宋史理宗本紀》:淳祐十一年夏四月戊戌,潭州民林 符三世孝行,一門義居。詔旌表其門。

《度宗本紀》,嘉熙四年四月九日,生於紹興府榮邸。景 定五年,詔以生日為「乾會節。」

《三朝野史》:四月八日謝太后壽崇節,九日度宗乾會 節,賈似道令黃蛻致語,中一聯云:「神母聖子萬壽無 疆,亦萬壽無疆,昨日今朝,一佛出世,又一佛出世。」 《研北雜志》:宋鞏洛陵寢,歲以四月,科柏前期,遣官奏 告。

《莫州圖經》:「郝姑祠在莫州莫。俗傳郝姑得為水仙,每 至四月送刀魚為信,至今四月多有刀魚上來,鄉人 每到四月祈禱。」

《圖經》:黎州通望縣,每歲孟夏,有白鷺鶿一隻墜地。古 老傳云,「眾鳥避瘴,臨去留一鷺祭山神。」

溪蠻叢笑富貴坊競渡預以四月八日下船,聚飲江 岸,舟子各招他客,盛列飲饌,以相誇大,或獨酌食前 方丈,群蠻環觀如雲,一年盛事,名《富貴坊》。

《金史太宗本紀》:「天會九年四月,詔新徙戍邊戶乏耕 牛者,給以官牛,別委官勸督田作。」

《禮志》:天德二年,命有司議薦新禮,依典禮合用時物, 令太常卿行禮。四月薦冰《孟鑄傳》:「泰和四年:自春至夏,諸郡少雨。鑄奏:今歲愆 陽,已近五月,比至得雨,恐失播種之期。可依種麻菜 法,擇地形稍下處,撥畦種穀,穿土作井,隨宜灌溉。」上 從其言。區種法自此始。

《松雪齋集》:延祐五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御嘉禧殿,集 賢大學士臣邦寧、大司徒臣源進呈《農桑圖》。上披覽 再三,問作詩者何人?對曰:「翰林承旨臣趙孟頫。」「作圖 者何人?」對曰:「諸色人匠提舉臣楊叔謙。」上嘉賞久之, 人賜文綺一段、絹一匹。

《北平古今記》:「元英宗延祐七年四月,祭遁甲神於香 山。」

《歲華紀麗譜》:「四月十九日,浣花佑聖夫人誕日也。太 守出笮橋門,至梵安寺,謁夫人祠,就宴於寺之設廳。 既宴,登舟觀諸軍騎射,倡樂導前,泝流百花潭,觀水 嬉競渡,官舫民船,乘流上下,或幕帟水濱,以事遊賞, 最為出郊之勝。」清獻公記云:「往昔太守分遣使臣,以 酒均給遊人,隨所會之數,以為斗升之節。自公使限」 錢,茲例遂罷,以遠民樂太平之盛,不可遽廢,以孤其 心。乃以隨行公使錢釀酒畀之,然不逮昔日矣。 《名勝志》:「觀音山,在彭澤縣北一里,元至正元年四月 八日,雪岩前六花集石壁間,現觀音大士跡,因立佛 堂山中。」

《楊維楨集》:「乙酉四月二日,與蔣桂軒伯仲同泛震澤 大小雷,望洞庭之峰,吹笛飲酒,乘月而歸。」

《真臘風土記》:「四月拋毬。」

《續文獻通考》:「洞庭廟在長沙府磊石山,洪武初,命有 司每歲四月八日致祭。」

《雙槐歲抄》:「文淵閣芍藥舊嘗有花,自景泰增植後,未 嘗一開。天順改元,徐有貞、許彬、薛瑄、李賢同時入為 學士,居中一本遂開四花,其一久而不落。既而三人 皆去,惟賢獨留。明年各萌芽,左二右三,中則甚多。而 彭時、呂原、林文、劉定之、李紹、倪謙、黃諫、錢溥相繼同 升學士,凡八人。賢約開時共賞,夏四月盛開八花,遂」 設宴以賞之。賢賦詩十章,閣院官僚咸和彙成,曰《玉 堂賞花詩集》。

熙朝樂事:四月八日,俗傳為釋迦佛生辰,僧尼各建 龍華會,以盆坐銅佛,浸以糖水,覆以花亭,鈸鼓迎往。 富家以小杓澆佛,提唱偈誦,布施財物。有《高峰和尚 偈》云:「呱聲未絕便稱尊,攪得三千海嶽昏。惡水一年 澆一度,知他雪屈是酬恩。」

西吳枝乘,吳興以四月為蠶月,家家閉戶,官府勾攝 徵收,及里閈往來相慶吊,皆罷不行,謂之蠶禁。是月 也,有鳥飛其聲曰「著山看火」,湖州民謂之蠶鳥。又有 小蝦,亦以蠶時出市民謂之蠶花,蠶熟則絕無矣。 《燕都游覽志》:先是四月八日,梵寺食烏飯,朝廷賜群 臣食不落夾,蓋緣元人語也。嘉靖十四年,帝以其名 不「雅馴」,乃賜百官於午門食「麥餅宴。」

《帝京景物略》:四月一日至十八日,傾城趨馬駒橋,幡 樂之盛,一如嶽廟碧霞元君誕也。立夏日啟冰,賜文 武大臣。編氓得賣買手二銅盞疊之,其聲磕磕,曰「冰 盞。」冰著濕乃消。畏陰雨,天以綿衣蓋護,燠乃不消。八 日捨豆兒,曰「結緣」,十八日亦捨。先是拈豆念佛,一豆 佛號一聲,有念豆至石者。至日熟豆,人遍捨之,其人 亦一念佛,啖一豆也。凡婦不見答於夫姑者,婢妾擯 於主及姥者,則自咎曰:「身前世不捨豆兒,不結得人 緣也。」是日要戒壇,游香山玉泉茶酒棚、妓棚,周山灣 澗曲間。初說戒者,先令僧了願如是。今不說戒,百年 而年,則一了願。是月榆初錢,麵和糖蒸食之,曰榆錢 糕。

出左安門東行四十里,石橋五尺,曰「弘仁橋。」橋東碧 霞元君廟,歲四月十八日,傳是元君誕辰,士女進香, 鳴金號眾,四十里道相屬也。

禮部儀制司有「優缽羅花焉,金蓮花也。開必自四月 八日,至冬而實,如鬼蓮蓬脫去其衣,中金色佛一尊 者」,核也。

《北京歲華記》:「四月十三日,上藥王廟諸花盛發。白石 莊三里河、高梁橋外皆貴戚花場,好事者邀賓客遊 之。」

《長安客話》:「蘆溝橋西北為灰廠,出灰廠入山,兩壁夾 徑,徑盡見山門。有高閣在山中央,可望渾河。閣後有 軒庋巖上折而右即戒壇。壇在殿內,甃石為之。中有 高座,為每年說戒之地。周圍皆列戒神,四月八日,游 僧畢集聽戒。」

《續文獻通考》:「三仁廟在衛輝府,比干廟在衛輝府城 北,俱每歲四月四日有司祭祀。」

《昌平山水記》:「州西八里為昌平舊縣,今居民不滿百 家,而唐狄梁公祠香火特盛。歲四月朔賽會,二三百 里內人至者肩摩踵接。」

《名勝志》:「長寧縣南金龜山上有波瀹殿,邑人於四月 八日取嘉魚泉浴佛,故名波瀹也。」

《仙翁鶴草》,在單縣城東北隅。相傳仙翁以四月十四日誕來遊,邑人包九成者於前一日積虔致禱,次早 果有白鶴四隻從西南來,晡時方去。自是每仙翁誕 期,祠側草荊上陡成鶴形,日高遂泯,至今尚然,人傳 為「呂翁鶴草」云。

《宛署雜紀》:四月八日,燕京高梁橋碧霞元君廟,俗傳 是日神降,傾城婦女往乞靈祈生子。西湖景玉泉、碧 雲香山,遊人相接。又傍近有地名「秋坡」,都中伎女競 往逐焉,俗云「趕秋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