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53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五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五十三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五十四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五十三卷目錄

 夏至部彙考

  書經堯典

  禮記月令

  左傳伯趙司至

  易通卦驗赤氣直離 少陰雲 瑟用桑木 鼓用牛皮 樂以簫 伯勞鳴

  易稽覽圖景風至

  孝經緯斗指午 景風至

  樂緯夏至樂

  汲冢周書時訓解

  漢書天文志

  淮南子天文訓

  春秋繁露陰陽出入上下篇

  後漢書律歷志 禮儀志

  風俗通義題游光

  素問脈要精微論

  五經通義助微氣

  晉書天文志

  風土記黃梅雨

  三禮義宗夏至三義

  齊民要術夏至事宜

  隋書禮儀志

  占氣離氣 窮日

  月令占候圖占夏至

  遼史禮志

  豹隱紀談夏至諺

  農政全書占候

  遵生八牋臞仙月占 夏至事宜

  直隸志書永平府 肅寧縣 饒陽縣

  山東志書福山縣

  山西志書臨縣

  河南志書夏邑縣

  江南志書長洲縣 嘉定縣 無錫縣 金壇縣 高郵州 休寧縣 巢縣 滁

  州

  浙江志書海寧縣 紹興府 肅山縣 諸暨縣 上虞縣 東陽縣 龍泉縣

  湖廣志書長沙府 慈利縣 零陵縣

  廣東志書廣州府 從化縣 新安縣 英德縣

  雲南志書鶴慶府

 夏至部藝文

  夏至避暑北池      唐韋應物

  夏至日作        權德輿

  夏至          宋范成大

  夏至          金趙秉文

  夏至日天子有事於方丘小臣太學齋居作

              明皇甫汸

 夏至部紀事

 夏至部雜錄

 夏至部外編

歲功典第五十三卷

夏至部彙考编辑

《書經》
编辑

堯典编辑

日永星火,以正仲夏。

蔡傳永,長也。日永晝六十刻也。星火,東方蒼龍七宿。火,謂大火,夏至昏之中星也。正者,夏至陽之極,午為正陽位也。

《禮記》
编辑

月令编辑

仲夏之月, 是月也,日長至,陰陽爭,死生分。君子齊 戒,處必掩身,毋躁,止聲色,毋或進,薄滋味,毋致和。節 耆欲,定心氣,百官靜,事無刑,以定晏陰之所成。

陳注至,猶極也。夏至日長之極,陽盡午中,而微陰眇重淵矣,此陰陽爭辨之際也。物之感陽氣而方長者生,感陰氣而已成者死,此死生分判之際也。刑,陰事也,舉陰事則是助陰抑陽,故刑罰之事皆止靜而不行也。晏,安也。陰道靜,故云「晏陰。」及其定而至於成,則循序而往,不為災矣。

《左傳》
编辑

伯趙司至编辑

《郯子》曰:「少皞摯為鳥師,而鳥名伯趙氏,司至者也。」

《伯趙》,伯勞也。此鳥以夏至來,故以名官,使之主夏至。

《易通卦驗》
编辑

赤氣直離编辑

《離》,南方也,夏至日中赤氣出直離,此正氣也。氣出右萬物半死;氣出左,赤地千里。

少陰雲编辑

夏至,少陰,雲如水波。

瑟用桑木编辑

人君夏至日,使八能之士鼓黃鍾之瑟,瑟用桑木,長 五尺七寸。

鼓用牛皮编辑

夏至,鼓用牛皮圓徑五尺七寸

牛《離》類:

樂以簫编辑

夏至之樂以簫。

簫亦管也,形似鳳翼。鳳,火獸也,火數七,夏時又火用事。

伯勞鳴编辑

「夏至,《伯勞鳴》。」「伯勞性好,單棲其飛。」其聲「嗅嗅」,夏至 應陰而鳴,冬至而止。

《易稽覽圖》
编辑

景風至编辑

夏至日,景風至,蟬始鳴,螳蜋生。夏至之後三十日極 熱。

《孝經緯》
编辑

斗指午编辑

芒種後十五日,斗指午為夏至。

景風至编辑

夏至,景風至,辨大將封,有功。

《樂緯》
编辑

夏至樂编辑

《離》:主夏至樂用絃。

《汲冢周書》
编辑

時訓解编辑

「夏至之日《鹿角解》」,鹿角不解,兵戈不息。

《漢書》
编辑

天文志编辑

「日有光道,夏至至於東井北,近極,故晷短。」立八尺之 表,而晷景長尺五寸八分。

月有九行夏至南從赤道。

「夏至日北極」,晷短,北不極則寒為害。

《淮南子》
编辑

天文訓编辑

日冬至則斗北中繩,陰氣極,陽氣萌,故曰冬至為德。 日夏至則斗南中繩,陽氣極,陰氣萌,故曰夏至為刑。 陰氣極則北至北極,下至黃泉,故不可以鑿地穿井, 萬物閉藏,蟄蟲首穴,故曰「德在室。」陽氣極則南至南 極,上至朱天,故不可以夷丘上屋,萬物蕃息,五穀兆 長,故曰「德在野。」日冬至則水從之,日夏至則火從之, 「故五月火正而水漏,十一月水正而陰勝。陽氣為火, 陰氣為水,水勝故夏至濕,火勝故冬至燥,燥故炭輕, 濕故炭重。」日冬至,井水盛,盆水溢,羊脫毛,麋角解,鵲 始巢。八尺之修,日中而景丈三尺。日夏至而流黃澤, 石精出,蟬始鳴,半夏生,蚊蝱不食駒犢,鷙鳥不搏黃 口。八尺之景,修徑尺五寸,景修則陰「氣勝,景短則陽 氣勝,陰氣勝則為水,陽氣勝則為旱。」

芒種加十五日,斗指午,則陽氣極,故曰「有四十六日 而夏至」,音比黃鍾。

夏日至,則陰乘陽,是以萬物就而死。

夏至,日出東北維,入西北維。

《春秋繁露》
编辑

陰陽出入上下篇编辑

大夏之月,相遇南方,合而為一,謂之曰「至。」別而相去, 陽適右,陰適左,適右由下適左,由上上暑而下寒,以 此見天之夏,右陽而左陰也。上其所右,下其所左,夏 月盡而陰陽俱北還,陽北還而入於申,陰北還而入 於辰,此陰陽之所始出地入地之見處也。

《後漢書》
编辑

律歷志编辑

天子常以日夏至御前殿,合八能之士,陳八音,聽樂 均,度晷景,候鍾律,權土灰,放陰陽。夏至陰氣應,則樂 均濁景短極,《蕤賓》通。土灰重而衡低,進退於先後。五 日之中,八能以候狀聞,太史封上。效則和,否則占。

《易緯》曰:「冬至,人主不出宮,寢兵從樂五日,擊黃鍾之磬,公卿大夫列士之意得,則陰陽之晷如度數,夏至之日如冬至之禮。」

日道斂北,去極彌近,其景彌短,近短乃極,夏乃至焉。

禮儀志编辑

仲夏之月,萬物方盛。日夏至,陰氣萌作,恐物不楙。其 禮:以朱索連葷菜,彌牟蠱鍾以桃印,長六寸,方三寸, 五色,書文如法,以施門戶。

日。夏至禁舉大火。止炭鼓鑄。消石冶皆絕止。至立秋 如故事。是日浚井汲水。

日,冬至夏至,陰陽晷景,長短之極,微氣之所生也。故

使八能之士八人,或吹黃鍾之律間竽,或撞黃鍾之
考證.svg
鍾,或度晷景,權水輕重。水一升,冬重十三兩,或擊黃

鍾之磬,或鼓黃鍾之瑟,軫間九尺,二十五絃,宮處於 中,左右為商、徵、角、羽,或擊黃鍾之鼓。先之三日,太史 謁之。至日,夏時四,孟冬則四仲,其氣至焉。先氣至五 刻,太史令與八能之士,即坐於端門左塾。太子具樂 器,夏赤冬黑,列前殿之前,西上。鍾為端。守宮設席於 器南,北面東上;正德席,鼓南,西面。令晷儀東北。三刻, 中黃門持兵引太史令、八能之士入自端門,就位。二 刻,侍中、尚書、御史、謁者皆陛。一刻,乘輿親御臨軒,安 體靜居以聽之。太史令前,當軒溜,北面跪,舉手曰:「八 能之士以備,請行事。」制曰:「可。」太史令稽首曰:「諾。」起立, 少退,顧令正德曰:「可行事。」正德曰:「諾。」皆旋復位。正德 立命八能士曰:「以次行事,間音以竽。」八能曰:「諾。」五音 各三十為闋。正德曰:「合五音律,先唱五音,並作二十 五闋,皆音以竽。」訖,正德曰:「八能士各言事,八能士各 書板。言事。文曰:『臣某言,今月若干日,甲乙日冬至,黃 鍾之音,調君道,得孝道,褒商臣角民徵事羽物各一 板』。」否則召太史令各板書,封以皂囊,送西陛,跪授尚 書,施當軒,北面稽首,拜,上封事。尚書授侍中,常侍迎 受,報聞,以小黃門幡麾節度。太史令前曰:「禮畢。」制曰 「可。」太史令前稽首曰「諾。」太史令八能士詣大官受賜, 陛者以次罷日。夏至禮亦如之。

《樂葉圖徵》曰:「夫聖人之作樂,不可以自娛也,所以觀得失之效者也。故聖人不取備於一人,必從八能之士。故撞鍾者當知鍾,擊鼓者當知鼓,吹管者當知管,吹竽者當知竽,擊磬者當知磬,鼓琴者當知琴。故八士曰:或調陰陽,或調律曆,或調五音。故撞鍾者以知法度,鼓琴者以知四海,擊磬者以知民事。鍾音調則」君道得,君道得則黃鍾、蕤賓之律應;君道不得則鍾音不調,鍾音不調則黃鍾、蕤賓之律不應。鼓音調則臣道得,臣道得則太簇之律應;管音調則律曆正,律曆正則夷則之律應;磬音調則民道得,民道得則林鍾之律應;竽音調則法度得,法度得則無射之律應;琴音調則「四海合歲氣,百川一合德」,鬼神之道行,祭祀之道得。如此則姑洗之律應,五樂皆得,則應鍾之律應。天地以和氣至則和氣應,和氣不至則天地和氣不應。鍾音調下,臣以法賀主,鼓音調主,以法賀臣,磬音調主以德施於百姓,琴音調主以德及四海。八能之士,常以日冬至成天文,日夏至成地理,作陰樂以成天文,作陽樂以成地理。

《風俗通義》
编辑

題游光编辑

夏至著五綵辟兵,題曰《游光》。游光,厲鬼也,知其名者 無瘟疾。

《素問》
编辑

脈要精微論编辑

夏至四十五日,陰氣微上,陽氣微下,陰陽有時,與脈 為期,期而相失,知脈所分。

《五經通義》
编辑

助微氣编辑

《夏至》,陰始動而未達,故寢兵鼓,不設政事,所以助微 氣之養也。

《晉書》
编辑

天文志编辑

夏至極起,而天運近北,而斗去人遠,日去人近,南天 氣至,故「蒸熱也。」

《風土記》
编辑

黃梅雨编辑

夏至之日雨,名曰《黃梅雨》。

《夏至》霖霪至前為「黃梅」,先時為迎梅雨,及時為「梅雨」,後時為「送梅雨。」

《三禮義宗》
编辑

夏至三義编辑

夏至為節者,至有三義:一以明陽氣之至極,二以明 陰氣之始至,三以明日行之北至,故謂之「至。」

《齊民要術》
编辑

夏至事宜编辑

《崔寔》曰:「夏至先後各五日,可種牡麻。」

《氾勝之書》曰:「植禾,夏至後八十九十日,常夜半候之, 天有霜,若白露下,以平明時,令兩人持長索相對,各 持一端,以概禾中,去霜露,日出乃止。如此禾稼,五穀 不傷矣。」

《隋書》
编辑

禮儀志编辑

《周官》云:「夏日至,祭地於澤中之方丘。」

《占氣》
编辑

離氣编辑

夏至之日,《離》卦用事。日中時,南方有赤雲如馬者,《離》 氣至也,宜黍。離氣不至,日月無光,五穀不成,人病目 疾。冬中無冰,應在十一月內。是日,風從《離》來為順,其年大熟。

窮日编辑

夏至前一日。夏至後十日、十六日,為窮日。

《月令占候圖》
编辑

占夏至编辑

朔日至、六日夏至,五穀熟;二十三、二十四日夏至,五 穀不熟;二十五日、三十日夏至,時價平和;晦日夏至, 五穀貴。

《遼史》
编辑

禮志编辑

《歲時雜儀》:夏至之日,俗謂之「朝節。」婦人進綵扇,以粉 脂囊相贈遺。

《豹隱紀談》
编辑

夏至諺编辑

石湖居士戲用鄉語云:「土俗以二至後九日為寒燠 之候,故諺有『夏至未來莫道熱,冬至未來莫道寒』」之 語。又《夏至後一說》云:「一九至二九,扇子不離手。三九 二十七,喫茶如蜜汁。四九三十六,爭向路頭宿。五九 四十五,樹頭秋葉舞。六九五十四,乘涼不入寺。七九 六十三,夜眠尋被單。八九七十二,被單添夾被。九九」 八十一,家家打炭塹。

《農政全書》
编辑

占候编辑

諺云:「夏至無雲三伏熱, 夏至日風色有交時」,最要 緊,屢驗。 夏至日雨落為淋,時雨其年必豐。

《遵生八牋》
编辑

臞仙月占编辑

五月夏至,忌東風,主病。

夏至事宜编辑

夏至後夜半一陰生,宜服熱物,兼服補腎湯藥。 《呂公歲時記》曰:「夏至一陰生,宜服餌製過硫黃,以折 陰氣。」

《瑣碎錄》曰:「患嗓臭者复至日,日未出時,汲井花水一 盞,作三嗽,吐門閫裡。如此三十日,口臭永除矣。 夏至後宜浚井改水,以去瘟病。」

《直隸志書》
各省風俗同者不載
编辑

永平府编辑

《夏至日占》伏,有風大熟。占麥謂麥信。東南風,麥稔;西 北風,熟亦瘠;西南風甚,旬中必槁。

肅寧縣编辑

夏至風東來,人多病。風南來。名順風。大熱風西來,秋 大雨。風北來。山水出。

饒陽縣编辑

夏至東風主滿天蝗蟲飛,南風主蟲災,西風主刀兵, 北風主田禾平收。是日得雨,豐稔之候。諺云:「夏至在 月頭,邊戍喫邊愁;夏至在月中,耽閣糶米翁。」謂米價 平也。

《山東志書》
编辑

福山縣编辑

夏至薦麥,用青麥炒半熟,磨成條,名曰《碾轉》。

《山西志書》
编辑

臨縣编辑

夏至日祭河神廟。

《河南志書》
编辑

夏邑縣编辑

夏至,觀方風,以驗旱澇。

《江南志書》
编辑

長洲縣编辑

夏至日起時,時分三節,共十五日。三日為頭時,五日 為中時,七日為末時。梅雨時雨,田所必資也。方梅而 雨,則主旱;時盡而雷,則主澇。諺云:「高田只怕迎梅雨, 低田只怕送時雷。」中時而雷,謂之腰窩報,亦主多雨, 名倒黃梅。

嘉定縣编辑

夏至用蠶豆、小麥煮飯,名夏至飯。戒坐戶檻,云,犯之 得疰夏疾。夏至後為三時,人不澣濯糞田,不詈罵咀 咒,云「天帝臨人間。」是日晴則暑不大酷。諺云:「夏至有 雲三伏熱。」

無錫縣编辑

夏至,炊麥豆作糜以食。

金壇縣编辑

夏至,《食李餉餛飩》。

高郵州编辑

五月夏至前一日雨攔時雨必主旱。

休寧縣编辑

夏至宜在中旬。諺云:「夏至在月頭,邊戍喫邊愁。夏至 在月中,耽閣糶米翁;夏至在月尾,禾熟米價起。」

巢縣编辑

夏至以火日作醯醬,麥始新,即用麵為不飥。俗呼「餃」 相餽送。

===滁州===
考證.svg
夏至日食小麥、豌豆、郁李、《戴野》大麥。

《浙江志書》
编辑

海寧縣编辑

夏至設奠祀先祖。

紹興府编辑

夏至山會,農人作「競渡會。」衣小兒衣,歌農歌,率數十 人共一舟,以先後相馳逐,觀者如堵。

蕭山縣编辑

夏至各供茶。曰《夏至茶》。

諸暨縣编辑

夏至日,新麵裹餛飩,庶羞薦,先占風雲,「南風、紅雲主 旱,北風、黑雲主水。」

上虞縣编辑

夏至,各具麵為祀。

東陽縣编辑

夏至,凡治田者不論多少,必具酒肉,祭土穀之神。束 草立標,插諸田間,就而祭之,為「祭田婆。」葢麥秋既登, 稻禾方茂,義兼祈報矣。

龍泉縣编辑

夏至日屬水,主妖;出屬金,大有暑毒。值丙寅丁卯,米 貴火殃。其日南風大熟,無比。北風,山水暴出。西南風, 主六月水橫流,人災;西風秋多大雨;東風八月人病; 北風,米大貴。在四十五日內應。其日無雲,主旱涸。值 六月初一日,急備米穀,必大荒。

《湖廣志書》
编辑

長沙府编辑

夏至,鄉民祀土為社飲。

慈利縣编辑

夏至得雨必豐。諺云:「夏至見青天,有雨在秋邊。」

零陵縣编辑

夏至節日食粽。取菊為灰,以止小麥蟲。

《廣東志書》
编辑

廣州府编辑

夏至,屠狗食之,云解瘧。

從化縣编辑

夏至,啖荔果。

新安縣编辑

夏至雨云洗,倉水,米貴。

英德縣编辑

夏至,磔狗禦蟲毒。是月,農再播種,命曰「晚稼。」

《雲南志書》
编辑

鶴慶府编辑

朝霞山在城西南十里,晨霞絢彩其上。山畔有小穴, 圍徑六寸,有氣出入如噓吸,名「風洞。」土人目眚者,以 夏至之日群聚穴口熏之。

夏至部藝文编辑

《夏至避暑北池      》唐·韋應物

晝晷已云極,宵漏自此長。未及施政教,所憂變炎涼。 公門日多暇,是月農稍忙。高居念田里,苦熱安可當。 亭午息群物,獨遊愛方塘。門閉陰寂寂,城高樹蒼蒼。 綠筠尚含粉,圓荷始散芳。於焉灑煩抱,可以對華觴。

夏至日作        權德輿编辑

璿樞無停運,四序相錯行。寄言「赫曦景,今日一陰生。」

夏至          宋范成大编辑

李核垂腰祝噎,粽絲繫臂扶羸。節物競隨鄉俗,老翁 閒伴兒嬉。

夏至          金趙秉文编辑

玉堂睡起苦思茶,別院銅輪碾露芽。紅日轉階簾影 薄,一雙蝴蝶上葵花。

夏至日天子有事於方丘小臣太學齋居作编辑

明皇甫汸

鳳甸方丘峙,龍輿大駕來。赤斿承烈日,碧殿淨氛埃。 天上帷城建,雲中幔屋開。喜瞻周祀典,沗竊漢英材。 暑謝唐文避,薰應虞舜催。明禋宣室裡,徙倚泮宮隈。 繒燎光仍焰,咸池舞更迴。自非留滯客,徒愴失趨陪。

夏至部紀事编辑

《周禮·地官》:「大司徒以土圭之灋測土深,日至之景,尺 有五寸,謂之地中。」訂義王東巖曰:「日月之行,分同道也; 至,相過也。景晷相過,則有可候之理,故致日必以冬 夏。今建國測景,只於夏至而不於冬至,以冬至景長 三尺,過於土圭之制,未若夏至之日,晝漏之半,立八 尺之表,表北尺有五寸,正與土圭等,則為地中,故於 此時植之以表,測之以圭。」

《春官大司樂》:「凡樂,函鍾為宮,太簇為角,姑洗為徵,南呂為羽。靈鼓、《靈鞀》、孫竹之管,空桑之琴瑟,《咸池》之舞, 夏日至,於澤中之方丘奏之。若樂八變,則地示皆出, 可得而禮矣。」訂義鄭鍔曰:「樂用《林鍾》言地為萬物之君, 終於《南呂》象其作成萬物之效,《鼓鞀》言其德之靈,管 象其生之眾,《空桑》言其道無所不容,《咸池》言其澤無 所不遍,而丘之體又象地之方祭之日,用夏至一陰 始生之日,以類求類如此,安有神之不出乎?」

家宗人以夏日至,致《地示》物鬽。訂義鄭康成曰:「地物,陰 也,陰氣升而祭地祇。物鬽,所以順其物也。百物之神 曰鬽。《春秋傳》曰:『螭鬽魍魎』。」賈氏曰:「《左傳》宣三年服氏 注曰:『螭,山神,獸形。魅,怪物。魍魎,木石之怪』。文公十八 年注:『螭,山神,獸形。或曰如虎而噉虎;或曰魅,人面獸 身而四足,好惑人。山林異氣所生,為人害』。」賈、服義與 鄭異。鄭以「螭」、「鬽」為一物,故云「百物之神。」 《秋官》柞氏掌攻草木及林麓。夏日至,令刊陽木而火 之。訂義鄭鍔曰:「攻之之法,夏至日則刊陽木而令燔燎 以火。木之生於山南者為陽木,夏日至則陽氣之極, 又況火之炎陽乎?於是時則刊陽木而火之,彼將不 勝乎陽而死矣。刊,除也,與隨山刊木之刊同。陽木堅 而難除,故以刊言之。刊者,除草木而空其地,或居民, 或作室,未必欲為耕種之地。」劉執中曰:「夏至日陰生 也,則」刊其陽木之陰,以去其氣之不足者。既伐,然後 以火養其所生,可以齊諸陽也。

薙氏「掌殺草,夏日至而夷之。」訂義鄭鍔曰:「殺草之法,其 去必有漸。春始生之初則薙其萌,萌而去之,根尚在 也,未能不生。夏日至則陽極而熱,於時則薙而夷之, 夷,傷也。蓋因盛陽之炎陽,以鉤鎌迫地傷之也。」 《漢舊儀》:「漢法,三歲一祭地於河東汾陰后土宮,以夏 至日祭地,地神出,祭五帝於雍畤。」

《後漢書和帝本紀》,永元十五年「十二月,有司奏,以為 夏至則微陰起,靡草死,可以決小事。是歲,初令郡國 以日北至案薄刑。」

《宋書太祖本紀》,元嘉四年「三月壬寅,禁斷夏至日五 絲命縷之屬。富陽令諸葛闡之之議也。」

《南史陶弘景傳》:「弘景母郝氏夢兩天人手執香爐來 至其所,已而有娠,以宋孝建三年景申歲夏至日生。」 《何思澄傳》:「思澄父敬叔,齊長城令,有能名,在縣清廉, 不受禮遺。夏節至,忽牓門受餉,數日中得米二千餘 斛,他物稱是,悉以代貧人輸租。」

《水經注》:「江州縣有官橘、官荔枝園,夏至則熟。二千石 常設廚膳,命士大夫共會樹下食之。」

《隋書禮儀志》:「後齊制,夏至之日,禘崑崙皇地祇於其 上,以武明皇后配。」

《荊楚歲時記》:「夏至節日食粽」周處謂為「角黍。」人並 以新竹為筒,粽楝葉,插五綵繫臂,謂為「長命縷。」 是日取菊為灰,以止小麥蠹。按干寶《變化論》云:「朽 稻為」朽麥為蛺蝶。此其驗乎。 《隋書禮儀志》:「高祖受命,為方丘於宮城之北。夏至之 日,祭皇地祇於其上,以太祖配,九州山川皆從祀。」 《唐書禮樂志》:夏至祭皇地祇,以高祖配。五方之嶽鎮、 海、瀆、原隰、丘陵、墳衍,在內壝之內,各居其方,而中嶽 以下在西南。

《百官志》:「少府監、中尚署令,夏至獻雷車。」

《唐會要》:「儀鳳四年五月,太史令姚元辯奏,於陽城測 景臺,依古法立八尺表,夏至日中測景一尺五寸。」正 與古法同。

開元十五年,上命宮中育蠶。五月丁酉,夏至,賜貴近 絲,人一綟。

《一品集》:唐學士夏至日頒冰及酒,以酒和冰而飲,禁 中有「冰醪酒坊。」

《妝樓記》:「女星傍一小星,名始影」,婦女於夏至夜候而 祭之,得好顏色。

《金史宣宗本紀》:貞祐三年,權參知政事德升言:舊制, 夏至從免朝,四日一奏事。上曰:「此在平時可也。方今 多故,勿謂朕勞,遂云當免,但使國事無廢,則善矣。」

夏至部雜錄编辑

《禮記雜記》:孟獻子曰:「七月日至,可以有事於祖。」「七 月」,周正建午之月也;「日至」,夏至也。

《左傳》昭公二十有一年秋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公 問於梓慎曰:「是何物也?禍福何為?」對曰:「二至二分,日 有食之,不為災。日月之行也,分同道也,至相過也,其 他月則為災,陽不克也,故常為水。」

《易通卦驗》:「夏至,蝦蟆無聲。」

鹿者,獸中陰也,貴臣之象。應陰解角,夏至太陽始屈陰氣始升,陰陽相向,君臣之象也。失節不解,臣不承 君,貴臣作姦。

《春秋考異郵》:「夏至,井水躍。」

《孝經緯》:「日周天有七衡,夏至日在內衡。」

《內經》陽明所謂洒洒振寒者,陽明者,午也,五月盛陽 之陰也。陽盛以明。故云「午」也。夏至一陰氣上。陽氣 降下。故云「盛陽之陰也。」

《本草經》夏至之日,豕首茱茰萸先生。 《管子菁茅謀篇》:「日至百日,黍秫之始也。」

《輕重己篇》:「以春日至始數九十二日,謂之夏至而麥 熟。」

《子華子·陽城青渠問》篇:「陰氣為水,水勝,故夏至之日 濕。」

范子夏至「三光盛。」

《呂氏春秋·任地篇》:「日至苦菜,死而資生,樹麻與菽。」 《史記·天官書》:「辰星仲夏夏至,夕出郊東井、輿鬼、柳東 七舍為楚。」

《漢書魏相傳》日:「夏至則八風之序立,萬物之性成,各 有常職,不得相干。」

《漢官儀》:夏至賜百官梟羹,欲絕其類也。夏至微陰始 起育萬物,梟害其母,故以此日殺之。

《淮南子天文訓》:「辰星正四時,常以五月夏至,效東井、 輿鬼。」

《春秋繁露循天之道篇》:「陰陽之會,夏合南方,而物動 於上,在日至之後為熱,則焦沙爛石。」

《神異經》:「北方荒中有石湖,方千里,岸深五丈餘,恒冰, 惟夏至左右五六日乃解。」

《後漢書魯恭傳》恭疏曰:「按《易》,五月姤用事。」《經》曰:「后以 施令誥四方。」言君以夏至之日施命令,止四方,行者 所以助微陰也。行者尚止之,況於逮召考掠奪其時 哉?

《白虎通誅伐篇》:「夏至陰始起,反大熱何?陰氣始起,陽 氣推而上,故大熱。」

《獨斷》「夏至陰氣起,君道衰,故不賀。」

《月令章句》:「自井十度至柳三度,謂之鶉首之次,夏至 居之,秦之分野。」

《抱朴子·雜應篇》:或問:「魏武帝曾收左元放而桎梏之, 而得自然解脫,以何法乎?」《抱朴子》曰:「吾不能正知左 君所施用之事,然歷覽諸方書,有以夏至日霹靂楔 塗之自解,然左君之變化無方,未必由此也。自用六 甲變化,其真形不可得執也。」

《神丹篇》:「若取九轉之丹,內神鼎中,夏至之後爆之,鼎 熱翕然,煇煌俱起,神光五色,即化為還丹。取而服之 一刀圭,即白日昇天。」

竺法真《羅浮山疏》:「荔枝以春青夏至日始赤,六七日 便可食。」

《三禮義宗》日:「夏至禁舉大火,鼓鑄銷冶皆止。」

《唐書曆志》:「日在虛一,則鳥火。昴、虛」,皆以仲月昏中,合 於《堯典》。劉炫依《大明曆》,四十五年差一度,則冬至在 虛危,而夏至火已過中矣。

《千金要方》:「夏至日取松脂日食一升,無食他物,飲水 自恣,令人不饑,長服可以終身。」

《酉陽雜俎》:「貓目睛旦暮圓,及午豎斂如綖,其鼻端常 冷,唯夏至一日暖。」

《周易集解》:「相見乎離。」崔憬曰:「夏至則離王,而萬物皆 相見也。」

《歲時雜記》:「夏至日採映日果,即無花果也,治咽喉。」 《吳郡志》:「夏至復作角黍以祭,以束粽之草繫於足而 祝之,名健粽,云令人健壯。」

夏至,以李核為囊帶之,云「療噎。」

《玉海》:宋郎中崔遵度著琴之音,配節候為秋分之音。 愚謂天地自然之節,豈止秋分?此夏至之音也。 《野客叢談》:元城先生夏至日與門人論陰陽消長之 理,以謂物禁太盛者衰之始也。門人因曰:「漢宣帝甘 露三年,呼韓邪單于稽侯。」來朝,此漢極盛時也。是 年王政君得幸於皇太子,生帝驁於甲觀畫室,為世 適皇孫,此新室代漢之兆。此正夏至生一陰之時。先 生曰:「然。漢再受命,已兆朕於景帝生長沙定王發之 際矣。」

《蕪史》:「夏至戴長命菜,即馬齒莧也。」

讕言長語,水歸東海,化為氣鶴食從頂咽下,云:一百 六十年一胎生牛。不耳聽,聽以角。夏至目貓鼻暖,餘 日皆冷。予以此言於人,遇夏至日驗之,貓鼻仍冷,不 信。予曰:「未至夏至時刻,忽至此時乃暖。」以此。《物物要 格》

《田家五行》:夏至在月初,主雨水調。諺云:「夏至端午前, 坐了種田年。夏至在月中,耽閣糶米翁。」夏至值甲寅, 丁卯,粟貴。朔日值夏至,冬米大貴。

《田家雜占》「夏至前後,得黃鱨魚,甚散子時雨必止。雖 散不甚,水終未定

夏至部外編编辑

梁陶弘景《冥通記》:夏至日未中少許,在所住戶南床 眠始覺,仍令善生下簾。又眠未熟,忽見一人,長可七 尺,朱衣亦幘,謂子良曰:「我是此山府丞,嘉卿無愆,故 來相造。」子良乃起,整衫未答,仍問曰:「今日吉日,日已 欲中,卿齋不合依常朝中食耳,未曉齋法。」又曰:「中食 亦是,但夏月眠不益人,莫恆貪眠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