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048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四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四十八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四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四十八卷目錄

 田制部彙考八

  元一總一則 世祖一則 世祖中統三則 至元二十一則

食貨典第四十八卷

田制部彙考八编辑

元一编辑

元制,經理田產,沿革互異。又建置屯田,增損詳密。 按《元史·食貨志》,經界廢而後有經理,魯之履畝,漢之 覈田,皆其制也。夫民之強者田多而稅少,弱者產去 而稅存,非經理固無以去其害,然經理之制,苟有不 善,則其害又將有甚焉者矣。仁宗延祐元年,平章章 閭言:「經理大事,世祖已嘗行之,但其間欺隱尚多,未 能盡實,以熟田為荒地者有之,懼差而析戶者有之; 富民買貧民田而仍其舊名輸稅者亦有之。由是歲 入不增,小民告病。若行經理之法,俾有田之家及各 位下寺觀學校財賦等田,一切從實自首,庶幾稅入 無隱,差徭亦均。」於是遣官經理,以章閭等往江浙,尚 書你咱馬丁等往江西,左丞陳士英等往河南,仍命 行御史臺分臺鎮遏、樞密院以軍防護焉。其法「先期 揭榜示民,限四十日,以其家所有田自實於官,或以 熟為荒,以田為蕩,或隱占逃亡之產,或盜官田為民 田,指民田為官田,及僧道以田作弊者,並許諸人首 告。十畝以下,其田主及管幹佃戶皆杖七十七;二十 畝以下,加一等;一百畝以下,一百七以上,流竄北邊, 所隱田沒官。郡縣正官不為查勘,致有脫漏者,量事 論罪,重者除名。」此其大略也。然期限猝迫,貪刻用事, 富民黠吏,並緣為姦,以無為有,虛具於籍者,往往有 之。於是人不聊生,盜賊並起,其弊反有甚於前者。仁 宗知之,明年,遂下詔免三省自實田租。二年,時汴梁 路總管塔海亦言其弊,於是命河南自實田,自延祐 五年為始,每畝止科其半,汴梁路凡減二十二萬餘 石。至泰定、天曆之初,又盡革虛增之數,民始獲安。今 取其數之可攷者列於後云。

河南省,總計官民荒熟田一百一十八萬七百六十 九頃。

江西省,「總計官民荒熟田四十七萬四千六百九十 三頃。」

江浙省總計官民荒熟田九十九萬五千八十一頃。 按《兵志》:古者寓兵於農,漢魏而下,始置屯田,為守邊 之計。有國者善用其法,則亦養兵息民之要道也。國 初用兵征討,遇堅城大敵,則必屯田以守之。海內既 一,於是內而各衛,外而行省,皆立屯田,以資軍餉。或 因古之制,或以地之宜,其為慮蓋甚詳密矣。大抵芍 陂、洪澤、甘、肅、瓜、沙,因昔人之制,其地利蓋不減於舊 和林、陝西、四川等地,則因地之宜而肇為之,亦未嘗 遺其利焉。至於雲南、八番、海南、海北,雖非屯田之所, 而以為蠻夷腹心之地,則又因制兵屯旅以控扼之, 由是而天下無不可屯之兵,無不可耕之地矣。今故 著其建置增損之概,而內外所轄軍「民屯田」各以次 列焉。

樞密院所轄 左衛屯田:「世祖中統三年三月,調樞 密院二千人,於東安州南永清縣東荒土,及本衛元 占牧地,立屯開耕,分置左右手屯田千戶所,為軍二 千名,為田一千三百一十頃六十五畝。」

右衛屯田:「世祖中統三年三月,調本衛軍二千人,於 永清、益津等處立屯開耕,分置左右手屯田千戶所。」 其屯軍田畝之數,與左衛同。

中衛屯田:「世祖至元四年,於武清、香河等縣置立。十 一年,以各屯地界相去百餘里,往來耕作不便,遷於 河西務荒莊楊家口、青臺楊家白等處。」其屯軍之數, 與左衛同,為田一千三十七頃八十二畝。

前衛屯田:「世祖至元十五年九月,以各省軍入備侍 衛者,於霸州、保定、涿州荒閑地土屯種,分置左右手 屯田千戶所」,屯軍與左衛同,為田一千頃。

後衛屯田:置立歲月與前衛同。後以永清等處田畝 低下,遷昌平縣之太平莊。泰定三年五月,以「太平莊 乃世祖經行之地,營盤所在,春秋往來,牧放衛士頭 匹,不宜與漢軍立屯」,遂罷之,止於舊立屯所,耕作如 故。屯軍與左衛同,為田一千四百二十八頃一十四 畝。

武衛屯田:世祖至元十八年,發迤南軍人三千名,於 涿州、霸州、保定、定興等處,置立屯田,分設「廣備」、「萬益」 等六屯,別立農政院以領之。二十二年,罷農政院為 司農寺,自後與民相參屯種。二十五年,別立屯田萬 戶府,分管屯種軍人。二十六年,以屯軍屬武衛親軍都指揮使司,兼領屯田事。仁宗皇慶元年,改屬衛率 府,後復歸之武衛。英宗至治元年,命以廣備、利民二 千戶軍人所耕地土,與左衛率府忙古䚟屯田千戶 所互相更易,屯軍三千名,為田一千八百四頃四十 五畝。

左翼屯田萬戶府:世祖至元二十六年二月,罷蒙古 侍衛軍從人之屯田者,別以斡端、別十八里回還漢 軍,及大名、衛輝兩翼新附軍,與前後二衛迤東還戍 士卒,合併屯田,設左右翼屯田萬戶府以領之。遂於 大都路霸州及河間等處立屯開耕,置漢軍左右手 二千戶、新附軍六千戶所,為軍二千五十一名,為田 一千三百九十九頃五十二畝;

右翼屯田萬戶府,其置立歲月,與左翼同。成宗大德 元年十一月,發真定軍人三百名,於武清縣崔黃口 增置屯田。仁宗延祐五年四月,立衛率府,以本府屯 田并屬詹事院,後復歸之樞密。分置漢軍千戶所三, 別置新附軍千戶所一,為軍一千五百四十人,為田 六百九十九頃五十畝。

忠翊侍衛屯田:世祖至元二十九年十一月,「命各萬 戶府摘大同、隆興、太原、平陽等處軍人四千名,於燕 只哥赤斤地面及紅城周迴,置立屯田,開耕荒田二 千頃,仍命西京宣慰司領其事,後改立大同等處屯 儲萬戶府以領之。成宗大德十一年,改侍衛親軍都 指揮使司,仍領屯田。武宗至大四年,以黃華領新附 屯田軍一千人,併歸本衛,別立屯署。」是年,改大同侍 衛為「中都威衛」,屬之徽政院。分屯軍二千置弩軍翼, 止以二千人分置左右手屯田千戶所,黃華領新附 軍,屯如故。仁宗延祐二年,遷紅城屯軍於古北口太 平莊屯種。五年,復僉中都威衛軍八百人,於左都威 衛所轄地內別立屯署。七年十二月,罷左都威衛及 太平莊、白草營等處屯田,復於紅城周迴立屯,仍屬 中都威衛。英宗至治元年,始改為「忠翊侍衛」,屯田如 故,為田二千頃。後移置屯所,不知其數。

左右欽察衛屯田:「世祖至元二十四年,發本衛軍一 千五百一十二名,分置左右手屯田千戶所及欽察 屯田千戶所,於清州等處屯田。英宗至治二年,始分 左右欽察衛,以左右手屯田千戶所分屬之。文宗天 曆二年,創立龍翊侍衛,復以隸焉。為軍左手千戶所 七百五名,右手千戶所四百三十七名,欽察千戶所」 八百名,為田左手千戶所一百三十七頃五十畝,右 手千戶所二百一十八頃五十畝,欽察千戶所三百 頃

左衛率府屯田:武宗至大元年六月,命於大都路漷 州武清縣及保定路新城縣置立屯田。英宗至治元 年,以武衛與左衛率府屯田地界相離隔絕,不便耕 作,命以兩衛屯田互更易之,分置三翼屯田千戶所, 為軍三千人,為田一千五百頃。

宗仁衛屯田:英宗至治二年八月,發五衛漢軍二千 人,於大寧等處創立屯田,分置兩翼屯田千戶所,為 田二千頃。

宣忠扈衛屯田:文宗至順元年十二月,命「收聚訖一 萬斡羅斯」,給地一百頃,立「宣忠扈衛親軍萬戶府」,屯 田依宗仁衛例。

大司農所轄 永平屯田總管府:「世祖至元二十四 年八月,以北京採取材木百姓三千餘戶,於灤州立 屯,設官署以領其事,為戶三千二百九十,為田一萬 一千六百一十四頃四十九畝。」

營田提舉司,不詳其建置之始。其設立處所,在大都 漷州之武清縣。為戶、軍二百五十三,民一千二百三 十五,析居放良四百八十,不蘭奚二百三十二,火者 一百七十口,獨居不蘭奚一十二口,黑瓦木丁八十 二名,為田三千五百二頃九十三畝。

《廣濟署屯田》:「世祖至元二十二年正月,以崔黃口空 城屯田,歲澇不收,遷於清滄等處。後大司農寺以尚 珍署舊領屯夫二百三十戶歸之,既又遷濟南、河間 五百五十戶,平灤、真定、保定三路屯夫四百五十戶, 併入本屯,為戶共一千二百三十,為田一萬二千六 百頃三十八畝。」

宣徽院所轄 淮東淮西屯田打捕總管府。「世祖至 元十六年,募民開耕連海州荒地,官給禾種,自備牛 具,所得子粒,官得十之四,民得十之六,仍免屯戶徭 役,屢欲中廢,不果。二十七年,所轄提舉司一十九處, 併為十二。其後再併,止設八處,為戶一萬一千七百 四十三,為田一萬五千一百九十三頃三十九畝。」 豐潤署:「世祖至元二十二年,創立於大都路薊州之 豐潤縣,為戶八百三十七,為田三百四十九頃。」 寶坻屯:「世祖至元十六年,僉大都屬邑編民三百戶, 立屯於大都之寶坻縣,為田四百五十頃。」

尚珍署:「世祖至元二十三年置,立於濟寧路之兗州, 為戶四百五十六,為田九千七百一十九頃七十二 畝腹裏所轄軍民屯田: 大同等處屯儲總管府屯田: 「成宗大德四年,以西京黃華嶺等處田土頗廣,發軍 民九千餘人,立屯開耕。六年,始設屯儲軍民總管萬 戶府。十一年,放罷漢軍,還紅城屯所,止存民夫在屯。」 仁宗時,改萬戶府為「總管府」,為戶,軍四千二十,民五 千九百四十五,為田五千頃。

虎賁親軍都指揮使司屯田:世祖至元十七年十二 月,月兒魯官人言:「近於滅捏怯土、赤納赤、高州、忽蘭 若班等處,改置驛傳,臣等議:可於舊置驛所設立屯 田。」從之。二十八年,發虎賁親軍二千人入屯。二十九 年,增軍一千,凡立三十四屯,於上都置司,為軍三千 人,佃戶七十九,為田四千二百二頃七十九畝。 嶺北行省屯田: 「世祖至元二十一年,併和林阿剌䚟 元領軍一千人入五條河。成宗元貞元年,摘六衛漢 軍一千名,赴稱海屯田。大德三年,以五條河漢軍悉 併入稱海。仁宗延祐三年,罷稱海屯田,復立屯於五 條河。六年,分揀蒙古軍五千人,復屯田稱海。七年,命 依世祖舊制,稱海、五條河俱設屯田,發軍」一千人,於 五條河立屯。英宗時,立屯田萬戶府,為戶四千六百 四十八,為田六千四百餘頃。

遼陽等處行中書省所轄屯田: 大寧路海陽等處 打捕屯田所。「世祖至元二十三年,以大寧、遼陽、平灤 諸路,拘刷漏籍,放良孛蘭奚人戶,及僧道之還俗者, 立屯於瑞州之西瀕海荒地開耕,設打捕屯田總管 府。成宗大德四年罷之,止立打捕屯田所,為戶元撥 并召募,共一百二十二,為田二百三十頃五十畝。」 浦峪路屯田萬戶府:「世祖至元二十九年十月,以蠻 軍三百戶、女直一百九十戶,於咸平府屯種。三十年, 命本府萬戶和魯古䚟領其事,仍於茶剌罕、剌憐等 處立屯。三十一年,罷萬戶府屯田。成宗大德二年,撥 蠻軍三百戶屬肇州蒙古萬戶府,止存女直一百九 十戶,依舊立屯,為田四百頃。」

金復州萬戶府屯田:「世祖至元二十一年五月,發新 附軍一千二百八十一戶,於忻都察置立屯田。二十 六年,分京師應役新附軍一千人,屯田哈思罕蘭關 東荒地。三十年,以王龍帖木兒、塔失海牙兩萬戶新 附軍一千三百六十戶,併入金復州」,立屯耕作,為戶 三千六百四十一,為田二千五百二十三頃。

肇州蒙古屯田萬戶府。成宗元貞元年七月,以乃顏 不魯古赤及打魚水達達、女直等戶,於肇州旁近地 開耕為戶,不魯古赤二百二十戶,水達達八十戶,歸 附軍三百戶,續增漸丁五十二戶。

河南行省所轄軍民屯田 南陽府民屯:世祖至元 二年正月,詔:「孟州之東,黃河之北,南至八柳樹、枯河、 徐州等處,凡荒閑地土,可令阿朮、阿剌罕等所領土 卒立屯耕種,并摘各萬戶所管漢軍屯田。」六年,以攻 襄樊,軍餉不足,發南京、河南、歸德諸路編民二萬餘 戶,於唐、鄧、申、裕等處立屯。八年,散還元屯戶,別僉南 陽諸色戶計,立營田使司領之,尋罷,改立「南陽屯田 總管府。」後復罷,止隸有司。為戶六千四十一,為田一 萬六百六十二頃七畝。

洪澤萬戶府屯田:世祖至元二十三年,立洪澤南北 三屯,設萬戶府以統之。先是,江淮行省言:「國家經費, 糧儲為急。今屯田之利,無過兩淮,況芍陂、洪澤,皆漢、 唐舊嘗立屯之地,若令江淮新附漢軍屯田,可歲得 糧百五十餘萬石。」至是從之。三十一年,罷三屯萬戶, 止立洪澤屯田萬戶府以統之。其置立處所,在淮安 路之白水塘、黃家畽等處,為戶一萬五千九百九十 四名,為田三萬五千三百一十二頃二十一畝。 芍陂屯田萬戶府:世祖至元二十一年二月,江淮行 省言:「安豐之芍陂,可溉田萬餘頃,乞置三萬人立屯。」 中書省議:「發軍士二千人,姑試行之。」後屯戶至一萬 四千八百八名。

德安等處軍民屯田總管府:世祖至元十八年,以各 翼取到漢軍,及各路拘收手號新附軍,分置十屯,立 屯田萬戶府。三十一年,改立總管府,為民九千三百 七十五名,軍五千九百六十五名,為田八千八百七 十九頃九十六畝。

陝西等處行中書省所轄軍民屯田: 陝西屯田總 管府:「世祖至元十一年正月,以安西王府所管編民 二千戶,立櫟陽、涇陽、終南、渭南屯田。十八年,立屯田 所。十九年,以軍站屯戶拘收為怯憐口戶,計放還而 無所歸者,籍為屯戶,立安西、平涼屯田,設提領所以 領之。二十九年,立鳳翔、鎮原、彭原屯田,放罷。」至元十 年,所僉接應成都、延安軍人,置立民屯,設立屯田所, 尋改為軍屯,令千戶所管領。三十年,復更為民屯。為 戶:「鳳翔一千一百二十七戶,鎮原九百一十三戶,櫟 陽七百八十六戶,後存六百五十戶;涇陽六百九十 六戶,後存六百五十八戶,彭原一千二百三十八戶, 安西七百二十四戶,後存二百六十二戶;平涼二百 八十八戶;終南七百七十一戶,後存七百一十三戶;渭南八百一十一戶,後存七百六十六戶。為田:鳳翔 九十頃一十二畝,鎮原四百二十六頃八十五畝,櫟 陽一千二十頃九十九畝,涇陽一千二十頃九十九 畝,彭原五百四十五頃六十八畝,安西四百六十七 頃七十八畝,平涼一百」一十五頃二十畝,終南九百 四十三頃七十六畝,渭南一千二百二十二頃三十 一畝。

陝西等處萬戶府屯田:「世祖至元十九年二月,以盩 厔南係官荒地,發歸附軍,立孝子林、張馬村軍屯。二 十年,以南山把口子巡哨軍人八百戶,於盩厔之杏 園莊、寧州之大昌原屯田。二十一年,發文州鎮戍新 附軍九百人,立亞柏鎮軍屯。復以燕京戍守新附軍 四百六十三戶,於德順州之威戎立屯,開耕為戶,孝 子林屯三百一戶,張馬村屯三百一十三戶,杏園莊 屯二百三十三戶,大昌原屯四百七十四戶,亞柏鎮 屯九百戶,威戌屯四百六十三戶。為田孝子林二十 三頃八十畝,張馬村七十三頃八十畝,杏園莊一百 一十八頃三十畝,大昌原一百五十八頃七十九畝, 亞柏鎮二百六十八頃五十九畝,威」戎一百六十四 頃八十畝;

貴赤延安總管府屯:「世祖至元十九年,以拘收贖身、 放良、不蘭奚及漏籍戶計,於延安路探馬赤草地屯 田,為戶二千二十七,為田四百八十六頃。」

甘肅等處行中書省所轄軍民屯田: 寧夏等處新 附軍萬戶府屯田:「世祖至元十九年三月,發迤南新 附軍一千三百八十二戶,往寧夏等處屯田。二十一 年,遣塔塔裏千戶所管軍人九百五十八戶屯田,為 田一千四百九十八頃三十三畝。」

管軍萬戶府屯田:世祖至元十八年正月,命肅州、沙 州、瓜州置立屯田。先是,遣都元帥劉恩往肅州諸郡, 視地之所宜,恩還言「宜立屯田」,遂從之。發軍於甘州 黑山子、滿峪、泉水渠、鴨子翅等處立屯田,為戶二千 二百九十,為田一千一百六十六頃六十四畝。 寧夏營田司屯田:世祖至元八年正月僉發,己未年, 隨州州投降人民一千一百七戶,往中興居住。十 一年,編為「屯田戶」,凡二千四百丁。二十三年,續命漸 丁,得三百人,為田一千八百頃。

寧夏路《放良官屯田》:「世祖至元十一年,從安撫司請, 以招收放良人民九百四戶,編聚屯田,為田四百四 十六頃五十畝。」

亦集乃屯田:世祖至元十六年,調歸附軍人於甘州。 十八年,以充屯田軍。二十二年,遷甘州新附軍二百 人,往屯亦集乃合即渠開種,為田九十一頃五十畝。 江西等處行中書省所轄屯田: 贛州路南安寨兵 萬戶府屯田:「成宗大德二年正月,以贛州路所轄信 豐、會昌、龍南、安遠等處,賊人出沒,發寨兵及宋舊役 弓手,與抄數漏籍人戶,立屯耕守,以鎮遏之,為戶三 千二百六十五,為田五百二十四頃六十八畝。」 江浙等處行中書省所轄屯田、 汀漳屯田:「世祖至 元十八年,以福建調軍糧儲費用,依腹裏例置立屯 田,命管軍總管鄭楚等發鎮守士卒年老不堪備征 戰者,得百有十四人,又募南安等縣居民一千八百 二十五戶,立屯耕作。成宗元貞三年,命於南詔、黎畬 各立屯田,摘撥見戍軍人,每屯置一千五百名,及將 所招陳弔眼等餘黨入屯,與軍人相參耕種為戶,汀 州屯一千五百二十五名,漳州屯一千五百一十三 名為田,汀州屯二百二十五頃,漳州屯二百五十項。」 高麗國立屯。 高麗屯田:世祖至元七年創立,是時 東征日本,欲積糧餉,為進取之計,遂以王綧、洪茶丘 等所管高麗戶二千人,及發中衛軍二千人,合婆娑 府、咸平府軍各一千人,於王京東寧府、鳳州等一十 處,置立屯田,設經略司以領其事,每屯用軍五百人。 四川行省所轄軍民屯田二十九處 廣元路民屯: 世祖至元十三年,從利路元帥言,「廣元實東西兩川 要衝,支給浩繫經理係官田,畝得九頃六十畝」,遂以 褒州刷到無主人口,偶配為十戶,立屯開種。十八年, 發新得州編民七十七戶屯田,為戶共八十。

敘州宣撫司民屯:世祖至元十一年,命西蜀四川經 略使起立屯田。「十五年,僉長寧軍、富順州等處編民 四百七十五戶,立屯耕種。十九年,續僉一百六十戶。 二十年,敘州僉民一千九百戶。」二十五年,富順州復 僉民六百八戶,增入舊屯。二十七年,取勘析出屯戶, 得二百八十四。成宗元貞二年,復放罷站戶一千一 「十七戶,依舊屯田」,總之為戶四千四百四十四。 紹慶路民屯:世祖至元十九年,於本路未當差民戶 內僉二十三名,置立屯田。二十年,於彭水縣籍管萬 州寄戶內,僉撥二十戶。二十一年,僉彭水縣未當差 民戶三十二戶增入。二十六年,屯戶貧乏者多負逋, 復僉彭水縣編民一十六戶補之,為戶九十一。 嘉定路民屯:「世祖至元十九年,僉亡宋編民四戶,置 立屯田。成宗元貞元年,撥成都義士軍八戶增入,為戶一十二。」

順慶路民屯:「世祖至元十二年,僉順慶民三千四百 六十八戶,置立屯田。十九年,復於民戶內差撥一千 三百二十六戶,置民屯。二十年,復僉二百一十二戶 增入。」總之五千一十六戶。

潼川府民屯:世祖至元十一年,僉本府編民及義士 軍二千二百二十四戶,立屯。十三年,復僉民一百四 十二戶。二十一年,行省遣使於遂寧府擇監夫之老 弱廢疾者,得四十六戶,僉充屯戶。總之二千四百一 十二戶。

夔路總管府民屯:世祖至元十一年置,累僉本路編 民至五千二十七戶,續於新附軍內僉老弱五十六 戶增入。

重慶路民屯:世祖至元十一年置,累於江津、巴縣、瀘 州、忠州等處僉撥編民二千三百八十七戶,并召募, 共三千五百六十六戶。

成都路民屯:世祖至元十二年,僉陰陽人四十戶,辦 納屯糧。二十二年,續僉瀘州編民九千七戶,充屯田 戶。三十一年,續僉千戶高德所管民一十四戶。 保寧萬戶府軍屯:世祖至元二十六年,保寧府言:「本 管軍人,一戶或二丁三丁,父兄子弟應役,實為重併。 若又遷於成都屯種,去家隔遠,逃匿必多。乞令本府 在營士卒及夔路守鎮軍人,止於保寧沿江屯種。」從 之。僉軍一千二百名。二十七年,發屯軍一百二十九 人,從萬戶也速迭兒西征,別僉漸丁軍人入屯,為戶 一千三百二十九名,為田一百一十八頃二十七畝。 敘州等處萬戶府軍屯:成宗元貞二年,改立敘州軍 屯,遷遂寧屯軍二百三十九人於敘州宣化縣喁口 上下荒地開耕,為田四十一頃八十三畝。

重慶五路守鎮萬戶府軍屯:仁宗延祐七年,發軍一 千二百人,於重慶路三堆、中嶆、趙市等處屯耕,為田 四百二十頃。

夔路萬戶府軍屯:世祖至元二十一年,從四川行省 議,除「沿邊重地分軍鎮守,餘軍一萬人,命官於成都 諸處擇膏腴地,立屯開耕」,為戶三百五十一人,為田 五十六頃七十畝,凡創立十四屯。

成都等路萬戶府軍屯,於本路重慶州義興鄉楠大 園置立,為戶二百九十九人,為田四十二頃七十畝。 河東陝西等路萬戶府軍屯,置立於灌州之青城陶 垻及重慶州之大冊頭等處,為戶一千一百二十八 名,為田二百八頃七畝。

廣安等處萬戶府軍屯,置立於成都路重慶州之七 寶垻,為戶一百五十名,為田二十六頃二十五畝。 保寧萬戶府軍屯:置立於重慶州晉源縣之金馬,為 戶五百六十四名,為田七十五頃九十五畝。

敘州萬戶府軍屯:置立於灌州之青城,為戶二百二 十一名,為田三十八頃六十七畝。

五路萬戶府軍屯:置立於成都路重慶州之大柵鎮、 孝感鄉及灌州青城縣之懷仁鄉,為戶一千一百六 十一名,為田二百三頃一十七畝。

興元金州等處萬戶府軍屯:置立於重慶州晉源縣 孝感鄉,為戶三百四十四名,為田五十六頃。

隨路八都萬戶府軍屯:置立於灌州青城、溫江縣,為 戶八百三十二名,為田一百六十二頃五十七畝。 舊附等軍萬戶府軍屯:「置立於灌州青城縣、重慶州」 等處,為戶一千二名,為田一百二十九頃五十畝。 砲手萬戶府軍屯,置立於灌州青城縣龍池鄉,為戶 九十六名,為田一十六頃八十畝。

順慶軍屯:置立於晉源縣義興鄉江源縣將軍橋,為 戶五百六十五名,為田九十八頃八十七畝。

平陽軍屯:「置立於灌州青城、重慶州大柵頭,為戶三 百九十八名,為田六十九頃六十五畝。」

遂寧州軍屯:「為戶二千名,為田三百五十頃。」

嘉定萬戶府軍屯:世祖至元二十一年,摘蒙「古、漢軍 及嘉定新附軍三百六十人,於重慶州青城等處屯 田。」二十八年,還之元翼止餘屯軍一十三名,為田二 頃二十七畝。

順慶等處萬戶府軍屯:世祖至元二十六年,發軍於 沿江下流漢初等處屯種,為戶六百五十六名,為田 一百一十四頃八十畝。

廣安等處萬戶府軍屯:世祖至元二十七年,撥廣安 舊附漢軍一百一十八名,於新明等處立屯開耕,為 田二十頃六十五畝。

雲南行省所轄軍民屯田一十二處, 威楚提舉司 屯田:「世祖至元十五年,於威楚提舉鹽使司拘刷漏 籍人戶充民屯,本司就領其事,與中原之制不同,為 戶三十三,為田一百六十五雙。」

大理金齒等處宣慰司都元帥府軍民屯:「世祖至元 十二年,命於所轄州縣拘刷漏籍人戶,得六千六十 有六戶,置立屯田。十四年,僉本府編民四百戶益之。 十八年,續僉永昌府編民一千二百七十五戶增入二十六年,立大理軍屯,於爨僰軍內撥二百戶。二十 七年,復僉爨僰軍人二百八十一戶增入。」二十八年, 「續增一百一十九戶。」總之,民屯三千七百四十一戶, 軍屯六百戶為田軍民己業二萬二千一百五雙。 鶴慶路軍民屯田:世祖至元十二年,僉鶴慶路編民 一百戶,立民屯。二十七年,僉爨僰軍一百五十二戶, 立軍屯為田。軍屯六百八雙,民屯四百雙,俱己業。 武定路總管府軍屯:世祖至元二十七年,以「雲南戍 軍糧餉不足,於和曲、祿勸二州爨僰軍」內,僉一百八 十七戶,立屯耕種,為田七百四十八雙。

威楚路軍民屯田:世祖至元十五年,立威楚民屯,拘 刷本路漏籍人戶,得一千一百一戶,內八百六十六 戶官給無主荒田四千三百三十雙,餘戶自備己業 田一千一百七十五雙。二十七年,始立屯軍,於本路 爨僰軍內僉三百九十九戶,內一十五戶官給荒田 六十雙,餘戶自備己業田一千五百三十六雙。 中慶路軍民屯田:「世祖至元十二年,置立中慶民屯, 於所屬州縣內拘刷漏籍人戶,得四千一百九十七 戶,官給田一萬七千二十二雙,自備己業田二千六 百二雙。二十七年,始立軍屯,用爨僰軍人七百有九 戶,官給田二百三十四雙,自備己業田二千六百一 雙。」

曲靖等處宣慰司兼管軍萬戶府軍民屯田:「世祖至 元十二年,立曲靖路民屯,拘刷所轄州郡諸色漏籍 人戶七百四十戶立屯。十八年,續僉民一千五百戶 增入,其所耕之田,官給一千四百八十雙,自備己業 田三千雙。十二年,立澂江民屯,所僉屯戶,與曲靖同, 凡一千二百六十戶。」二十六年,始立軍屯,於爨僰軍 內僉一百六十九戶。二十七年,復僉一百二十六戶 增入。十二年,立仁德府民屯所,僉屯戶與澂江同,凡 八十戶,官給田一百六十雙。二十六年,始立軍屯,僉 爨僰軍四十四戶。二十七年,續僉五十六戶增入,所 耕田畝四百雙,俱係軍人己業。

烏撒宣慰司軍民屯田:「世祖至元二十七年,立烏撒 路軍屯,以爨僰軍一百一十四戶屯田。又立東川路 民屯,屯戶亦係爨僰軍人八十六戶,皆自備己業。」 臨安宣慰司兼管軍萬戶府軍民屯田:「世祖至元十 二年,立臨安民屯二處,皆於所屬州縣,拘刷漏籍人 戶開耕。宣慰司所管民屯三百戶,田六百雙;本路所 管」民屯二千戶,田三千四百雙。二十七年,續立爨僰 軍屯,為戶二百八十八,為田一千一百五十二雙。 梁千戶翼軍屯:世祖至元三十年,梁王遣使詣雲南 行省言:「以漢軍一千人,置立屯田。三十一年,發三百 人備鎮戍巡邏,止存七百人於烏蒙屯田,後遷於新 興州,為田三千七百八十九雙。」

羅羅斯宣慰司兼管軍萬戶府軍民屯田:「世祖至元 二十七年,立會通民屯,屯戶係爨僰土軍二戶。十六 年,立建昌民屯,撥編民一百四戶。二十三年,發爨僰 軍一百八十戶,立軍屯。是年,又立會川路民屯,發本 路所轄州邑編民四十戶。十六年,立德昌路民屯,發 編民二十一戶。二十年,始立軍屯,發爨僰軍人一百」 二十戶。

烏蒙等處屯田總管府軍屯:仁宗延祐二年,立烏蒙 軍屯。先是雲南行省言:「烏蒙乃雲南咽喉之地,別無 屯戍軍馬,其地廣闊,土脈膏腴,皆有古昔屯田之蹟。 乞發畏吾兒及新附漢軍屯田鎮遏。」至是從之。為戶 軍五千人,為田一千二百五十頃。

湖廣等處行中書省所轄屯田二處: 海北海南道 宣慰司都元帥府民屯:「世祖至元三十年,召募民戶, 并發新附士卒,於海南、海北等處,置立屯田。成宗元 貞元年,以其地多瘴癘,縱屯田軍二千人還各翼,留 二千人,與召募之民屯種。大德三年,罷屯田萬戶府, 屯軍悉令還役,止令民戶八千四百二十八戶屯田。 瓊州路五千一十一戶,雷州路一千五百六十六戶, 高州路九百四十八戶,化州路八百四十三戶,廉州 路六十戶。為田:瓊州路二百九十二頃九十八畝,雷 州路一百六十五頃五十一畝,高州路四十五頃,化 州路五十五頃二十四畝,廉州路四頃八十八畝。 廣西兩江道宣慰司都元帥撞兵屯田」:成宗大德二 年,黃聖許叛,逃之交趾,遺棄水田五百四十五頃七 畝。部民有呂瑛者,言「募牧蘭等處及融慶溪洞猺獞 民丁,於上浪、忠州諸處開屯耕種。」十年,平大任洞賊 黃德寧等,以其地所遺田土,續置藤州屯田。為戶「上 浪屯一千二百八十二戶,忠州屯六百一十四戶,那 扶屯一千九戶,雷留屯一」百八十七戶,水口屯一千 五百九十九戶,續增藤州屯二百八頃一十九畝。 湖南道宣慰司衡州等處屯田:「世祖至元二十五年, 調德安屯田萬戶府軍士一千四百六十七名,分置 衡州之清化、永州之烏符、武岡之白倉,置立屯田。二 十七年,募衡陽縣無土產居民得九戶,增入清化屯

為戶清化屯『軍民五百九戶,烏符屯軍民五百戶,白
考證.svg
倉屯同為田。清化屯一百二十頃一十九畝,烏符屯

一百三頃五十畝,白倉屯八十六頃九十二畝』。」

世祖   年趙天麟言王公大人及豪富之家宜限公私之田以漸復井田之制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不載按《續文獻通考》:世祖時趙 天麟上策言:「今王公大人之家。或占民田。近於千頃。 不耕不稼。謂之草場,專放孳畜。又江南豪家廣占農 地。驅役佃戶。無爵邑而有封君之貴,無印節而有官 府之權。恣縱妄為,靡所不至。又貧家樂歲終身苦凶 年不免於死亡。荊楚之域至有雇妻鬻子者,亦衣食 不足之所致也。衣食不足,由豪富之兼并故也。今欲 復井田,尚恐騷動天下。豪富之家,宜限田以漸復之。 凡宗室王公之家,限田幾百頃。凡巨族官民之家,限 田幾十頃。凡限外退田者,賜其家長以空名告身。每 田幾頃,官階一級。凡限田之外蔽欺田畝者坐以罪。 限外之田,有佃戶者,就令佃戶為主。未嘗墾闢者,令 無田之民占而闢之,且全免第一年租稅,次年減半, 第三年依例科徵。凡占田不可過限,凡以後有賣田 者,買田亦不可過限也。」私田既定,乃定《公田》。公田之 法凡九等,一品者二十頃,二品者十六頃,三品者十 五頃,四品者十二頃,以下俱以二頃為差,至九品但 二頃而已。庶乎民獲恆產,官足養廉。如是而行之,五 十年之後。井田可以復興矣。

中統二年秋七月己丑敕懷孟牧地聽民耕墾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中統三年。郭守敬、王允中請開河渠。以溉民田。從之 按《元史世祖本紀》。中統三年八月己丑。郭守敬請開 玉泉水。以通漕運。廣濟河渠司王允中請開邢、洺等 處漳、滏澧河達泉。以溉民田。並從之按《郭守敬傳》。 「三年張文謙薦守敬習水利。巧思絕人。世祖召見。面 陳水利六事。其一中都舊漕河東至通州。引玉泉水 以通舟,歲可省雇車錢六萬緡。通州以南,於藺榆河 口徑直開引,由蒙村跳梁務至楊村還河,以避浮雞 洶盤淺,風浪遠轉之患。其二,順德達泉引入城中,分 為三渠,灌城東地。其三,順德澧河東至古任城,失其 故道,沒民田千三百餘頃。此水開修成河,其田即可 耕種,自小王村徑滹沱,合入御河,通行舟栰。其四,磁 州東北滏、漳二水合流處,引水由滏陽、邯鄲、洺州、永 年,下經雞澤,合入澧河,可灌田三千餘頃。其五,懷、孟 沁河雖澆灌,猶有漏堰餘水,東與丹河餘水相合,引 東流至武陟縣北,合入御河,可灌田二千餘頃。其六, 黃河自孟州西開引,少分一渠,經由新舊孟州中間, 順河古岸,下至溫縣南」,復入大河,其間亦可灌田二 千餘頃。每奏一事,世祖歎曰:「任事者如此人不為素 餐矣。」授提舉諸路河渠。

中統四年秋七月壬寅,詔阿朮「戒蒙古軍不得以民 田為牧地。」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至元元年以牧地分給無田農民從官吏品職頒公田命諸站戶限田四頃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元年夏四月「辛酉,御苑官南 家帶請修駐蹕涼樓,并廣牧地。詔涼樓俟農隙牧地, 分給農之無田者。八月乙巳,詔新立條格省併州縣, 定官吏員數,分品從官職,頒公田。庚戌,命諸站戶限 田四頃免稅。」

至元二年,以荒閒田給蒙古人耕墾。都水少監郭守 敬以「金口水向灌民田若干頃,請按視故蹟,使復通 流。」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年春正月乙酉,以河南北荒田 分給蒙古軍耕種。」按《郭守敬傳》:「守敬至元二年授 都水少監,言金時自燕京之西麻峪村,分引盧溝一 支東流,穿西山而出,是謂金口。其水自金口以東,燕 京以北,灌田若干頃,其利不可勝計。兵興以來,典守 者懼有所失,因以大石塞之。今若按視故蹟,使水得 通流,上可以致西山之利,下可以廣京畿之漕。」又言 「當於金口西預開減水口,西南還大河,令其深廣,以 防漲水突入之患。」帝善之。

按:《續文獻通考》:二年敕,「凡閒田為僧所據者,聽蒙古 人分墾。」

至元三年,以僧所據良田。聽蒙古人墾定官員職田 按《元史世祖本紀》,三年五月丙午,浚西夏中興漢延、 唐來等渠。凡良田為僧所據者。聽蒙古人分墾。十一 月辛卯,初給京府州縣司官吏職田按《食貨志》:「三 年,定隨路府州縣官員職田,上路達魯花赤一十六 頃,總管同同知八頃,治中六頃,府判五頃,下路達魯 花赤一十四頃,總管同,同知七頃,府判五頃。散府達 魯花赤一十頃,知府同,同知六頃,府判四頃。上州達 魯花赤一十頃,州尹同,同知五頃,州判四頃。中州達 魯花赤八頃,知州同,同知四頃,州判三頃。下州達魯 花赤六頃,知州同,州判三頃。警巡院達魯花赤五頃, 警使同,警副四頃,警判三頃。錄事司達魯花赤,三頃;錄事同;錄判,二頃;縣達魯花赤,四頃;縣尹同;縣丞,三 頃。主簿,二頃;縣尉、主簿兼尉,並同。」經歷,四頃。

至元四年二月丁亥,括西夏民田,徵其租。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至元八年,中書省臣議准:「河南行省阿里伯等所置 屯田,募民耕佃,又括西夏田」

按《元史世祖本紀》:「八年春正月己卯,中書省臣言,前 有旨令臣與樞密院、御史臺議河南行省阿里伯等 所置南陽等處屯田。臣等以為凡屯田人戶,皆內地 中產之民,遠徙失業,宜還之本籍。其南京、南陽、歸德 等民賦,自今悉折輸米糧,貯於便近地,以給襄陽軍 食。前所屯田,阿里伯自以無效引伏,宜令州郡募民 耕佃。」從之。十二月,乙巳,括西夏田。

至元十三年。詔以勢力奪民田業者。各歸本主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三年十二月庚寅。詔凡管軍將 校。及宋官吏。有以勢力奪民田業者。俾各歸其主。無 主則以給附近人民之無生產者。

至元十四年,導任河,復民田。定按察司職田,召佃公 田。立司農司,掌官田。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四年十二月「乙亥,導任河,復民 田三千餘頃。」按《食貨志》:「十四年定按察司職田:各 道按察使一十六頃,副使八頃,僉事六頃。」

按:《續文獻通考》:「十四年,相威奏,公田召佃,仍減其租, 立司農司,掌官田及邸舍人民。」

至元十五年,定江南俸祿職田,導肥河,俾淤陂為良 田。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五年「秋七月丙午,定江南俸祿 職田。」「十二月戊申,導肥河入於酅淤陂,盡為良田。」 至元十六年春正月「戊辰,立河西屯田,給耕具,遣官 領之。」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至元十七年,括沙州富戶餘田給戍軍,撥荒地令收 籍闌遺人屯田,又收集逃民屯田。漣海立營田提舉 司,敕據「逃亡民田者罪之。」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七年「夏四月癸丑,括沙州富戶 餘田,令所戍漢軍耕種。六月辛未朔,以忽都帶兒收 籍闌遺入民牛畜,撥荒地令屯田。秋七月戊午,用姚 演言,開膠東河及收集逃民屯田漣海。冬十月辛巳, 立營田提舉司,俾置司柳林,割諸色戶千三百五十 五隸之,官給牛種農具。十二月丙申,敕『擅據江南逃 亡民田者有罪』。」

至元十八年,發軍民鑿渠溉田,會計漣海屯田,拘諸 占據田為屯田,立蒙古站屯田,又令編戶闌遺戶屯 田,及募民淮西屯田。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八年二月己丑,發肅州等處軍 民鑿渠溉田。六月癸未,命中書省會計姚演所領漣 海屯田,官給之資與歲入之數,便則行之,否則罷去。 八月壬辰,給怯薛丹糧,拘其所占田為屯田。九月辛 巳,大都立蒙古站屯田編戶歲輸包銀者,及真定等 路闌遺戶,並令屯田。冬十月丙申,募民淮西屯田。十」 二月乙卯。以諸王札忽兒所占文安縣地。給付屯田。 至元十九年。以阿合馬占據田。還原主。以阿合馬沒 官田。充屯田。又措置諸路屯田事。籍京畿隱漏田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九年夏四月丙辰。敕覈阿合馬 占據民田。給還其主。九月丁巳朔。以阿合馬沒官田 產充屯田。庚申游顯乞罷漣海州屯田。以其事隸管 民官,從其請。冬十月乙巳,罷屯田總管府,以其事隸 樞密院,令管軍萬戶兼之。庚戌,籍京畿隱漏田履畝 收稅。十二月癸卯,罷南京屯田總管府,以其事隸南 陽府。

至元二十年,以權貴所占田土別給,又改給蒙古侍 衛軍良田。定江南公田。諸王只必帖木兒請括分地 及自設管課官,不許。措置掌屯田及官田司,立《屯田 法》。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年二月「庚子,敕權貴所占田 土量給各戶之外,餘者悉以與怯薛丹等耕之。」夏四 月辛卯,樞密院臣言,「蒙古侍衛軍於新城等處屯田, 沙礫不可種,乞改撥良田。」從之五月庚申,定江南民 官及轉運司官公田。冬十月癸卯,諸王只必帖木兒 請括閱常德府分地民戶,不許。十一月丁巳,諸王只 必帖木兒請於分地二十四城自設管課官,不從。乙 丑,罷開城路屯田總管府,入開城路,隸京兆宣慰司。 戊辰,立司農司,掌官田。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年十一月,以江淮間自襄陽至 於東海多荒田,命司農司立屯田法,募人開耕,免其 六年租稅并一切雜役。」

至元二十一年,定江南諸司職田限日,令權豪、寺觀 首實欺隱官田。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一年十二月甲辰朔。中書省 臣言,「江南官田為權豪寺觀欺隱者多。宜限日期。聽 人首實。踰限為人所告者。徵以其半給告者。」從之按《食貨志》。二十一年,「定江南行省及諸司職田。比腹 裏減半。上路達魯花赤八頃。總管同、同知四頃。治中 三頃。府判二頃五十畝。下路達魯花赤七頃。總管同、 同知三頃五十畝,府判二頃五十畝,經歷二頃,知事 一頃,提控案牘同。散府達魯花赤六頃,知府同,同知 三頃,府判二頃,提控案牘一頃。上州達魯花赤五頃, 知州同,同知二頃,州判同,提控案牘一頃。中州達魯 花赤四頃,知州同,同知二頃,州判一頃五十畝,都目 五十畝。下州,達魯花赤三頃,知州同,同知二頃,州判 一頃五十畝。上縣達魯花赤二頃,縣尹同,縣丞一頃 五十畝,主簿一頃,縣尉同。中縣同。上無縣丞。」下縣達 魯花赤一頃五十畝,縣尹同,主簿兼尉一頃。錄事司 達魯花赤一頃五十畝,錄事同,錄判一頃,司獄一頃, 巡檢同,按察使八頃,副使四頃,僉事三頃,經歷二頃, 知事一頃。運司官運使「八頃,同知四頃,運副三頃,運 判同,經歷二頃,知事二頃,提控案牘同。鹽司官、鹽使 二頃,鹽副二頃,鹽判一頃,各場正、同管勾各一頃。」 至元二十二年,增芍陂屯田士,括京師荒地,定遷居 京城民地畝之制,回買江南民土田。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二年春正月「戊子,闊闊你敦 言,先有旨遣軍二千屯田芍陂,試土之肥磽。去秋已 收米二萬餘石,請增屯士二千人。從之。癸巳,詔括京 師荒地,令宿衛士耕種。二月壬戌,詔舊城居民之遷 京城者,以貲高及居職者為先,仍定制以地八畝為 一分,其或地過八畝及力不能作室者,皆不得冒據」, 聽民作室。用盧世榮言,回買江南民土田。

至元二十三年,以人占據廢寺田土給付修寺。以新 附軍屯關東曠地。以江南學田復給本學。立營田總 管府及淮南屯田。又貧民墾田甘肅者,給牛種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三年春正月「甲戌,以江南廢 寺田土為人占據者,悉付總統楊璉真伽修寺。」丙申, 以新附軍千人屯田合思罕關東曠地。二月戊午,江 南諸路學田,昔皆隸官,詔復給本學,以便教養。秋七 月己巳,用中書省臣言,以「江南隸官之田,多為豪強 所據,立營田總管府,其所據田仍履畝計之。」庚午,立 淮南洪澤、芍陂兩處屯田。十二月丙辰,遣蒲昌赤貧 民墾甘肅閒田,官給牛種、農具。

至元二十四年,以陝西閒田立屯田總管府。又河西 立闍廛屯田。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四年六月乙亥,以陝西涇、邠 乾及安西屬縣閒田,立屯田總管府。秋七月癸丑,河 西瓜沙等處立闍廛屯田。」

至元二十五年,募民耕江淮荒閒曠土及公田,并增 置營田司,以水陸地養新成寺塔。浚怯烈河以溉民 田。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五年春正月「癸丑,募民能耕 江南曠土及公田者,免其差役三年,其輸租免三分 之一。」江淮行省言:「兩淮土曠民寡,兼并之家皆不輸 稅。又管內七十餘城,止屯田兩所,宜增置淮東西兩 道勸農營田司,督使耕之。」制曰:「可。」二月丙寅,江淮總 攝楊璉真伽言:「以宋宮室為塔一,為寺五。巳成。」詔以 水陸地百五十頃養之。夏四月戊辰,浚怯烈河以溉 口溫腦兒黃土山民田。

按《續文獻通考》:「時知淮西宣慰司事羅壁請以兩淮 荒閒之田給貧民耕墾,三年而後量收其入,從之,歲 得粟數十萬斛。」

至元二十八年秋七月丁巳,「募民耕江南曠土,戶不 過五頃,官授之券,俾為永業,三年後徵租。」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至元二十九年,詔「江南州縣學田聽其自掌,釋奠外 以給貧士。」烏古孫澤在廣西築八堨,得稻田若干畝。 燕公楠為大司農,得藏匿公私田若干頃。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九年春正月甲辰,詔江南州 縣學田,其歲入聽其自掌,春秋釋奠外,以廩師生及 士之無告者。貢士莊田,則令覈數入官。」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九年,烏古孫澤在廣西時,徼外 蠻數為寇。澤循行並徼,得阸塞處,布畫遠邇,募民伉 健者四千六百餘戶,置十屯,列營堡以守之,陂水墾 田,築八堨以節瀦洩,得稻田若干畝,歲收粟若干石 為軍儲,邊民賴之。御史臺因奏澤為將計萬全,如趙 充國,可屬大任。」又按《續通考》:「是歲,燕公楠復為大 司」農,得藏匿公私田六萬九千八百六十二頃,歲出 粟十五萬一千一百斛、鈔二千六百貫、帛千五百匹、 麻絲二千七百斤。

至元三十年,立「各處屯田。」以桑哥沒入官田給匠戶, 以西夏營田給屯軍子弟。

按《元史世祖本紀》:三十年「春正月甲戌,河南江北行 省平章伯顏言,揚州忙兀臺所立屯田,為田四萬餘 頃,官種外,宜聽民耕墾。三月己巳,立行大司農司。洪 澤、芍陂屯田,舊委四處萬戶。詔存其二,立民屯。二十 八月丙戌,括所在荒田無主名者,令放良漏籍等戶屯田。丁未,湖廣行省臣言,海南海北多曠土,可立屯 田。」詔設鎮守黎蠻、海北、海南屯田萬戶府以董之。十 二月,癸卯,敕以桑哥沒入官田三百九十一頃八十 餘畝給阿合兀闌所司匠戶。

按《續文獻通考》:三十年,廣西元帥府請募南丹五千 戶屯田,事上,行省哈剌哈孫曰:「此土著之民,誠為便 之,內足以實空地,外足以制交趾之寇,可不煩士卒 而餽餉有餘。」即命度地立為五屯,統以長,給牛種農 具與之商。挺為安西王相,許楫言:「京兆之西,荒野數 千頃,宋、金皆嘗置屯,如募民立屯田,歲可得穀,給王 府之需。」挺以其言入對,三年屯成,果獲其利。時朵兒 赤又言:「西夏營田,實占正軍,儻有調用,則又妨耕作, 土瘠野曠,十未墾一。南軍屯聚以來,子弟蕃息,若以 其成丁者別編入籍,以實屯戶,則地利多而兵有餘 矣。請為其總管,以盡措畫。」帝可之,乃授中興路總管。 至官,錄其子弟之壯者墾田,塞黃河九口,開其三流。 凡三載,賦額增倍,就轉營田使。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