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067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六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六十七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六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六十七卷目錄

 蠶桑部總論

  荊川稗編桑 蠶繰

  日知錄紡織之利

 蠶桑部藝文一

  蠶賦           周荀卿

  機賦           漢王逸

  桑賦           魏繁欽

  桑賦           晉陸機

  桑樹賦           傅咸

  桑樹賦           潘尼

  蠶賦           吳楊泉

  織機賦           前人

  素絲賦         唐張良器

  蠶賦           陸龜蒙

  素絲賦           喬潭

  春蠶作繭賦       明沈朝煥

 蠶桑部藝文二

  種桑詩         宋謝靈運

  陌上桑          梁吳均

  古意            前人

  萬山見採桑人        劉邈

  採桑           沈君攸

  賦得日出東南隅     陳徐伯陽

  採桑           唐王建

  簇蠶辭           前人

  織婦詞           元稹

  繰絲行         宋范成大

  八日大慈寺蠶市       田況

  蠶婦            張俞

  秋蠶          金元好問

  繅絲行         元王虎臣

  織錦歌           劉詵

  桑樹           陳允文

  畦桑詞          明劉基

  陌上桑           楊基

  養蠶詞           高啟

  春蠶詞          朱妙瑞

  養蠶曲          張鳳翼

  蠶婦吟           潘緯

 蠶桑部選句

 蠶桑部紀事

 蠶桑部雜錄

食貨典第六十七卷

蠶桑部總論编辑

荊川稗編编辑

《桑》
编辑

桑種甚多,不可遍舉,世所名者,荊與魯也。荊桑多椹, 魯桑少椹。葉薄而尖,其邊有瓣者,荊桑也。凡枝幹條 葉堅勁者,皆荊之類也。葉圓厚而多津者,魯桑也。凡 枝幹條葉豐腴者,皆魯之類也。荊之類根固而心實, 能久遠,宜為樹。魯之類根不固,心不實,不能久遠,宜 為地桑。然荊之條葉,不如魯葉之盛茂,當以魯桑條 接之,則能久遠而又盛茂也。魯為地桑,而有厭條之 法,傳轉無窮,是亦可以久遠也。荊桑所飼蠶,其絲堅 韌,中紗羅用。《禹貢》稱「厥篚檿絲」,注曰:「檿,山桑。」此荊之 美而尤者也。

魯桑之類宜飼大蠶,荊桑宜飼小蠶。《齊民要術》曰:「收 椹之黑者,翦去兩頭,惟取中間一截。蓋兩頭者,其子 差細,種則成雞桑花。桑中間一截,其子堅栗,則枝條 堅強而葉肥厚。將種之時,先以柴灰掩揉,次日水淘 去輕秕不實者,曬令水脈才乾,種乃易生。」

凡桑果以接博為妙,一年後便可獲利。昔人以之譬 《螟蛉子》者,取其速肖之義也。凡接枝條,必擇其美。

宜用宿條向陽者,庶氣壯而茂,嫩條陰弱而難成。

《根株各從其類》。

然:《荊桑》亦可接「魯桑」 ,梅可接杏,桃可接李。

接工必有用具。細齒截鋸一連,厚脊利刃小刀一枚。 要當心手擬穩又必趁時。

以春分前後十日為宜。或取其條襯青為期。然必待時暄可接。蓋欲藉陽和之氣也。

《一經》接博,二氣交通,以惡為美,以彼易此,其利有不 可勝言者。夫接博,其法有六:一曰「身接。」

先用細鋸截去元樹枝莖,作盤砧,高可及肩,以利刃小刀際其盤之兩旁,微啟小罅,深可寸半。先用竹籤之,測其深淺,卻以所接條約五寸長,一頭削作小篦子,先禽口中假津液以助其氣,卻內之罅中,皮肉相對插之。訖,用樹皮封繫,寬緊得所。用牛糞和泥斟酌封裹之,勿令透風,外仍上留二眼,以

泄其氣

二曰「根接。」

鋸截斷元樹身去地五寸許,以所接條削篦插之,一如身接法,就以土培封之,以棘枝圍護之。

三曰《皮接》。

用小利刃刀子,於「元樹身」 八字斜剉之,以小竹籤測其深淺,以所接之枝條皮肉相向插之,封護如前法,候接枝發茂,以漸去其元樹枝莖,使之莖茂耳。

四曰「枝接。」

如皮接之法。而差近之耳。

五曰靨接。

小樹為宜,先於元樹橫枝上截了,留一尺許,於所取接條樹上眼外方半寸,刀尖刻斷皮肉至骨,併帶疑揭皮肉一方片,須帶芽心,揭下口禽,少時取出,印濕痕於橫枝上,以刀尖依痕刻斷元樹靨處,大小如之,以接按之,上下兩頭,以桑皮封繫,緊慢得所,仍用牛糞塗護之,隨樹大小酌量多少接之。

六曰「搭接。」

將已種出芽條,去地三寸許,上削作馬耳,將所接條併削馬耳相接之封繫糞壅如前法。

今夫種植之功,其利既博,又加之以接博,猶變稂莠 而為「嘉禾」,易碔砆而為美玉。世之欲業其生者,其可 不務之哉!

又「去蠹法。」

桑葉不無蟲蠹,宜務去之。其法用鐵線作鉤取之。一法用硫黃及雄黃作煙,薰之即死。或用桐油燃塞亦驗。

夫既已種植,復接博之,既接博矣,復剔其蟲蠹,《柳子》 所謂「吾聞養樹得養人術」,此長民為國者所當視傚 也。夫民為國本,本斯立矣。既興其利而復除其害,為 治之道無以外是。苟審行之,不惟得勸課之法,抑亦 知教政之本歟。

《蠶繅》
编辑

《淮南王蠶經》云:「黃帝元妃西陵氏始蠶。」蓋黃帝制作 衣裳,因此始也。夫育蠶之法,始於擇種、收種、繭種,取 簇之中,向陽明淨厚實者,蛾出第一日者名苗蛾,末 後出者名末蛾,皆不可用。次日以後出者,取之鋪連 於槌箔,雄雌相配,至暮拋去雄蛾,將母蛾於連上勻 布,所生子環堆者皆不用。生子數足,更就連上令覆 養三五日,掛時須蠶子向外,恐有風磨損其子。冬節 及臘八日浴時,無令水極凍。浸二日,取出復掛。年節 後瓮內豎連,須使玲瓏。每十數日,日高時一出,每陰 雨止,即便曬曝,蠶子變色,要在遲速由巳,勿致損傷, 自變桑葉已生自辰巳間。將瓮內取出,舒卷提掇,亦 無度數。但要第一日變三分,第二日「變七分。卻用紙 密糊封了,還瓮內收藏。至第三日午時又出。連舒卷 須要變至十分。」蠶屋宜高廣,窗戶虛明易辨,眠起仍 上於行牽,各置照窗,每臨早暮,以助高明,下就附地 列置風竇,令可啟閉,以除濕鬱。若新泥濕壁,用熱火 薰乾,窗上用淨白紙新糊。門窗各掛葦簾草薦。下蟻 之時,勿用雞翎等物掃拂,惟在詳款稀勻,不至驚傷。 稠疊生齊,取葉著懷中令煖,用利刀切極細,篩於器 內,蓐紙上勻薄,將連合於葉上,蟻聞葉香自下,或過 時不下連,及緣上連背者,並棄。養蠶蟻時,先辟東間 一間,四角挫壘空龕,狀如三星,以均火候,謂屋小則 易收火氣也。停眠前後則撤去,擇日安槌,每槌上下, 閑鋪三箔,上承塵埃,下隔濕潤,鋪砌碎稈草於上,中 箔以備分抬。用細切擣軟稈草勻鋪為蓐,又揉淨紙 粘成一片,鋪蓐上安。蠶初生色黑,漸漸加食,三日後 漸變白則向食,宜少加厚。變青則正食,宜益加厚。復 變白則慢食,宜少減。變黃則短食,宜愈減。純黃則停 食,謂之「正眠。」眠起自黃而白,自白而青,自「青復白,自 白而黃,又一眠也。」每眠例如此候之以加減食。凡葉 不可帶雨露及風日所乾,或浥臭者,食之令生諸病。 常收三日葉以備霖雨,則蠶常不食濕葉,且不失飢。 採葉歸,必疏爽於室中,待熱氣退,乃與食。蠶時晝夜 之間,大概亦分四時,朝暮類春秋,正晝如夏,夜深如 冬,寒暄不一,雖有熟火,合「各斟量多少,不宜一例。自 初生至兩眠,正要溫煖,蠶母須著單衣,以為體測。自 覺身寒,則蠶必寒,便添熟火。自身覺熱,蠶亦必熱,酌 量去火。一眠之後,但天氣晴明,巳午之間,時暫揭起 窗間簾薦,以通風日,南風則捲北窗,北風則捲南窗, 放入倒溜風氣,則不傷蠶。大眠起後,飼罷三頓,剪開 窗紙透風日,必不頓驚生病。」「大眠之後,捲簾薦去窗 紙,天氣炎熱,門口置瓮,旋添新水,以生涼氣。如遇風 雨夜涼,卻當將簾薦放下。其間自小至老,蠶滋長則 分之,沙燠厚則抬之,失分則稠疊,失抬則蒸濕。蠶柔 軟之物,不禁揉觸。小而分抬,人知愛護,大而分抬,或 懶倦而不知顧惜。久堆亂積,遠擲高拋,損傷生疾,多 由於此。蠶自大眠後,十五六頓即老,得絲多少,全在此數。北蠶多是三眠,南蠶俱是四眠。日見有老者,量 分數減飼,候十蠶九老,方可入簇,值雨則壞繭。」南方 例皆屋簇,北方例皆外簇,然南簇在屋,以其蠶少易 辦,多則不任。北方蠶多露簇,率多損壓壅閼,南北簇 法俱未得中。今有善蠶者,一說南北之間蠶少,疏開 窗戶屋簇之則可。蠶多選於院內,搆長春草,廈內制 蠶簇,週以木架,平鋪蒿稍,布蠶於上,用蓆泊圍護,自 無簇病,實良策也。又有夏蠶、秋蠶、夏蠶,自蟻至老俱 宜涼,惟忌蠅蟲。秋蠶初宜涼,漸漸宜暖,亦因天時漸 涼故也。簇與繰絲,法同。春蠶,南方夏蠶,不中繰絲,惟 堪絲纊而已。《周禮》忌原蠶,歲再登,非不利也。然王者 法禁之,謂其殘桑也。然則夏蠶最不宜多育,《務本新 書》云:「凡繭宜併手忙,擇涼處薄攤,蛾自遲出,免使抽 繰相逼,恐有不及,則有瓮浥籠蒸之法。」《士農必用》云: 「繰絲之訣,惟在細圓勻緊,使無褊慢節核麤惡不勻 也。」繰絲有熱釜冷盆之異,然皆必有繰車絲軠,然後 可用。熱釜要大,置於釜上,接一盃甑,添水至甑中八 分滿,甑中用一板攔斷,可容二人對繰也。水須當熱, 旋旋下繭,多下則繰不及鬻,損此可繰麤絲。單繳者, 雙繳者亦可,但不如冷盆所繰,潔淨光瑩也。冷盆要 大,先泥其外,用時添水八九分,水宜溫煖長勻,無令 乍寒乍熱,可繰金繳。細絲中等繭,可繰雙繳,比熱釜 者,有精神而又堅韌也。南北蠶繅之事,摘其精妙,筆 之於書,以為必效之法。業蠶者取其要訣,歲歲必得。 庶上以廣府庫之貸資,下以備生民之纊帛,開利之 源,莫此為大。

日知錄编辑

《紡織之利》
编辑

今邊郡之民既不知耕,又不知織,雖有材力而安於 遊惰。華陰王弘撰《著議》,以為:「延安一府,布帛之價,貴 於西安數倍,既不獲紡織之利,而又歲有買布之費, 生計日蹙,國稅日逋,非盡其民之惰,以無教之者耳。 今當每州縣發紡織之具一副,令有司依式造成,散 給里下,募外郡能織者為師,即以民之勤惰工拙,為」 有司之殿最,一二年間,民享其利,將自為之,而不煩 程督矣。計延安一府四萬五千餘戶,戶不下三女子, 固已十三萬餘人,其為利益豈不甚多?按《鹽鐵論》曰: 「邊民無桑麻之利,仰中國絲絮而後衣之,夏不釋複, 冬不離窟,父子夫婦,內藏於專室土圜之中。」崔寔《政 論》曰:「僕前為五原太守,土俗不知緝」績,冬積草,伏臥 其中。若見吏,以草纏身,令人酸鼻。

今大同人多是如此。婦人出草,則穿紙褲,真所謂「倮蟲」 者也。

吾乃賣儲峙得二十餘萬,詣鴈門、廣武迎織師,使巧 手作機,乃紡以教民織。

後漢書采入本傳

是則古人有行之者矣。《漢志》有云:「冬,民既入,婦人同 巷相從夜績。女工一月得四十五日,八月載績」,為公 子裳豳之舊俗也。率而行之,富強之效,惇龐之化,豈 難致哉!

吳華覈上書,欲禁綾綺錦繡,以一生民之原,豐穀帛 之業。謂:「今吏士之家無子女,多者三四,少者一二,通 令戶有一女十萬家則十萬人;人人織績,一歲一束, 則十萬束矣。使四疆之內,同心戮力,數年之間,布帛 必積,恣民五色,惟所服用,但禁綺繡無益之飾。且美 貌者不待華采以崇好,艷姿者不待文綺以致愛,有」 之無益,廢之無損,何愛而不暫禁,以充府藏之急乎? 此救乏之上務,富國之本業,使管、晏復生,無以易此。 方今纂組日新,侈薄彌甚,斲雕為樸,意亦可行之會 乎?

蠶桑部藝文一编辑

《蠶賦》
周荀卿
编辑

有物於此。「兮,其狀屢化如神。功被天下,為萬世 文。禮樂以成,貴賤以分;養老長幼,待之焉而後存;名 號不美,與暴為鄰;功立而身廢,事成而家敗。棄其耆 老,收其後世,人屬所利,飛鳥所害。臣愚而不識,請占 之《五泰》。」《五泰》占之曰:「此夫身女好而頭馬首者與?屢 化而不壽者與?善壯而拙老者與?有父母而無牝牡 者與?冬伏而夏游,食桑而吐絲,前亂而後治,夏生而 惡暑,喜溫而惡雨,蛹以為母,蛾以為父,三俯三起,事 乃大已,夫是之謂蠶理。」

《機賦》
漢·王逸
编辑

帝軒龍躍,庶業是昌,俯覃聖恩,仰覽三光,爰制布帛, 始垂衣裳。於是取衡山之孤桐,南嶽之洪樟,結靈根 於磐石,託九層於巖傍,性條暢以端直,貫雲表而剴 良。儀鳳晨鳴翔其上,怪獸群萃而陸梁。於是乃命匠 人,潛江奮驤,踰五嶺,越九岡,斬伐剖析,擬度短長。勝 復迴轉,剋像乾形。大匡澹泊,擬則川平,光為日月。蓋「取昭明。三軸列布,上法台星。」兩驥齊首,儼若《將征》。方 圓綺錯,微妙窮奇。蟲禽品獸,物有其宜。兔耳跧伏,若 安若危。猛犬相守,竄身匿蹄。高樓雙峙,下臨清池。遊 魚銜餌,瀺灂其陂。鹿盧並起,纖繳俱垂。一往一來,匪 勞匪疲。於是暮春代謝,朱明達時。蠶人告訖,舍罷獻 絲。或黃或白,蜜蠟凝脂。纖纖靜女,經之絡之。爾乃窈 窕淑媛,美色貞怡。解鳴珮,釋羅衣。披華幕。登神機。乘 輕杼,覽床帷。動搖多容,俯仰生姿。

《桑賦》
魏·繁欽
编辑

上似華蓋,紫極比形;下象鳳闕,萬桷一楹。叢枝互出, 乃錯乃并。曄曄隆暑,涼風自生,微條纖繞,隨風浮沈。 陽蜩鳴其南枝,寒蟬噪其北陰。秋氣忽其將來,咸感 節而悲唫。玩庇蔭之厚惠,情眷眷而愛深。

《桑賦》有序
晉·陸機
编辑

皇太子便坐,蓋本將軍直廬也。初,世祖武皇帝為中壘將軍,植桑一株,世更二代,年漸三紀,扶疏豐衍,抑有瑰異焉。

「夫何佳樹之洪麗,超託居乎紫庭,羅萬根以下洞,矯 千條而上征,豈民黎之能植,乃世武之所營。故其形 瑰族類,體艷眾木,黃中爽理,滋榮煩縟,綠葉興而盈 尺,崇條蔓而層尋,希太極以延峙,映承明而廣臨,革 飛鴞之流響,想鳴鳥之遺音,唯歷數之有紀,恆依物 以表德,豈神明之所相,將我皇之先識。誇百世而勿」 剪,超長年以永植。

《桑樹賦》有序
傅咸
编辑

世祖昔為中壘將軍,於直廬種桑一株,迄今三十餘年,其茂盛不衰。皇太子入朝,以此廬為「便坐。」

「伊茲樹之僥倖,蒙生生之渥惠,降皇躬以斯植,遂弘 茂於聖世。厥茂伊何?其《大連》尋修柯遠揚,洪條梢槮, 布繁枝之沃若,播密葉以垂陰,薩華宇而作涼,清隆 暑之難任,以厥樹之巨偉,登九日於朝陽,且積小以 高大,生合抱於毫芒,猶帝道之將升,亦累德以彌光。 湯躬禱於斯林,出獲雨而興商,惟皇晉之基命,爰於」 斯而發祥。從皇儲於斯館,物無改於平生。心惻切以 興思,思有感於聖明。步徬徨以周覽,庶彷髴於儀形。

《桑樹賦》
潘尼
编辑

從明儲以省膳,憩便房以偃息。觀茲樹之特瑋,感先 皇之攸植,蔚蕭森以四射,邈洪榮而端直。爾乃徘徊 周覽,俯仰逍遙,俛睨靈根,上眺修條,洞芳泉於九壤, 含瀣露於青霄,倚層城之飛觀,拂綺窗之疏寮,下迢 遞以極望,上扶疏而參差。匪眾鳥之攸萃,相凰鸞之 羽儀,理有微而至顯,道有隱而應期。豈皇晉之禎瑞, 兆先見而啟茲。起尋抱於纖毫,崇萬簣於始基。

《蠶賦》
楊泉
编辑

「惟陰陽之產物,氣陶化而播流,物受氣而含生,皆纏 綿而自周。」伊夫蠶之為物,功巨大而弘優。成天子之 袞冕,著皇后之盛服,昭五色之元黃,作四時之單複。 是以皇者貴此功焉,使皇后命三宮之夫人,又世婦 之吉者,親桑於北宮。二月初吉,遂布令於天下,百辟 兆民,使咸務焉。是以仲春之月,吉日庚午,既差我馬, 「惟蠶之祖。編使童男,作以童女。溫室既調,蠶母入處。 陳布涗種,柔和得所。晞用清明,浴用穀雨。爰求柔桑, 切若細縷。起止得時,燥濕是俟。逍遙偃仰,進止自如。 仰似龍騰,伏似虎趺。圓身方腹,列足雙俱。昏明相推, 日時不居。粵召役夫,築室於房。於房伊何?在庭之東。 東愛日景,西望餘陽。既酌以酒,又挹以漿,壺餐在側, 脯脩在旁,我鄰我黨,我助我康。」「於是乎蠶事畢矣,大 務時成,閣紆卷薄,灑掃宮庭,蠶母須飾,從容自寧。至 於再宿三日,乃開闔啟房,是瞻是觀。」方者四張,圓者 紆盤;縱者相屬,橫者交連;分薪柴而解著,繭絲互而 相攀,競以拏攫,載笑載言,惰者悅而忘解,劣者勉以 增勤。是月也,天子以太牢之禮獻繭於寢廟,皇后親 繰三盆,然後班於夫人世婦,至於百辟卿士,下及兆 民,咸趨繰事。爾乃絲如凝膏,其白伊雪,以為衣裳,冠 冕服飾,禮神納賓,各有分職,以洽百禮,罔不斯服。夫 功也,起於綿綿,成於翼翼,頌之難周,論之罔極,殷斯 勤斯,如何勿憶!

《織機賦》
前人
编辑

「伊百工之為伎,莫機巧之最長,似人君之列位,象百 官之設張,立匡郭之制度,如城隅之圓方,應萬機以 布錯,實變態之有章。」是以孟秋之月,首敘庶物,工民 呈材,取彼椅梓,楨幹修枝,名匠騁工,美乎利器,心暢 體通,膚合理同,規矩盡法,因事作容,好無不媚,事無 不供。於是女工就素絲輕貫綜,紀簡姦清,織女揚翬, 美乎如芒,麗姿妍雅,動有令光。足閑蹈躡,手習檻筐, 節奏相應,五聲激揚。濁者含宮,清者應商,和順成柔, 慷慨成剛,屈伸舒縮,沈浮抑揚。開以厭間,闔以高梁, 進以懸魚,退以挾疆。氣變相應,陰感乎陽,僶俛不及, 進卻頡頏。事物之宜,法天之常,既合利用,得道之方。

《素絲賦》
唐·張良器
编辑

羽雖白,賁然而輕;玉雖白,堅然而貞。未若素絲之為
考證.svg
用,以轉化而為名。匪剛克以居禮,實柔立而有成。其

正也可以如繩之直,其順也可以繞指而縈。故能紛 以隨時,浩然養素。揮流水則轉增其妍,染繪色則不 吝其污。動必隨人,寸無恆度。其來也何所?自園客而 出;茲厥賦也何地?由岱畎而貢之,俯乎列井,將稽㡛 氏之湅。實乎澤器,徒為墨子之悲。信干旄之望美,非 庶士之可持。不願充嫠婦之緯,不願託寒女之絲。因 弄杼以成韻,庶補袞而為期。代若好五采,我則大白 以受質;代若厭群居,我則眾縷以為匹。非異俗而招 累,將矯世而摭實。夫其公孫奉駕,長倩趨風,贈以生 芻之束,勗以素絲之總。蓋取諸自微之著,積小成功, 君無謂我微,君無謂我細。若綦之可織,則假手以成 勞;如裳之可縫,則因緣而善繫。功無不給,物無不濟。 彼服卉佩蘭,衣荷帶蕙,念牽絲之無日,傷考槃之失 計。今將侔潔白以修身,詠《羔羊》而取媲。儻黃絹之可 比,希菅蒯而無替。

《蠶賦》有序
陸龜蒙
编辑

荀卿子有《蠶賦》,楊泉亦為之。皆言蠶有功於世,不斥其禍於民也。余激而賦之,極言其不可,能無意乎?詩人《碩鼠》之刺,於是乎在。

古民之衣,或羽或皮。無得無喪,其遊熙熙。藝麻緝纑, 官初喜窺。十奪四五,民心乃離。逮蠶之生,繭厚絲美。 機杼經緯,龍鸞葩卉。官涎益饞,盡取後已。嗚呼!既豢 而烹,蠶實病此。伐桑滅蠶,民不凍死。

《素絲賦》
喬潭
编辑

「色之真者尚乎白,質之細者珍乎絲。」真則貞而潔矣, 細則積而多之。故君子輶德,是務清以自持。將經綸 以濟物,先組織以修詞。惟絲之故,不愆乎素。組以飾 馬,言好善而不忘。紽之在羊,時退公之有度。始也重 蠶事,終婦功。促季月候戾風。爰求柔桑,寧止於十畝; 既登分繭,乃布於三宮。至若三盆既繰,八月成績。方 勤水練,爰去地尺。晝曝於日,吸太陽之光華;夜懸諸 井,濡厚載之靈液。於是典絲瞻臨,㡛氏引繹。引之於 手,如皓鶴之飛;承之以筐,若凝霜之積。既而嬪婦化 理,經緯縱橫,當軒兮婀娜之織,弄杼兮軋軋之聲。映 羅袖而增麗,度金梭而轉明。每知白以自守,亦含章 而可貞。夫以白能受采,文匪勝質。故公孫戒於從微, 墨翟悲其患失。青為轡兮非擬,朱為繩兮未匹。珍蠶 恥越鄉而來,移繭嗟自園而出。唯彼蚩蚩之喻,無愧 皎皎之實。《乃續》曰:「絲之素兮貞且吉,人之質兮清且 一。若見用於當時,寧七襄於終日。」

《春蠶作繭賦》
明·沈朝煥
编辑

「皋塗之石,于闐之陌,西陵春令,爰作爾宅。」「或降於原, 蛾飛五色,有女微行,取彼柔桑,以飼以浴,敷此繭鄉。」 《既命》於妃教,亦幻跡於龍場。蛹以為雌,螝以為雄。 二十七日從老得紅儀候至之室,窈溫濩以佖闃;橫 棲止之箔,岌嵯峨以山崇。爾其斂吻罷饞,固於中函; 營絲吐,忽老洫而緘。戰元黃於鯈忽,藏白賁於韜鈴。 其繚繞也,如宓妃之緝霧;其鮮潔也,若鮫人之杼冰。 周阹以網蔽,茀以或疏或密,一縱一橫。機工墨色 而讓巧,文士橐管而遜精。憑脣吻以默運,不手足而 自營。若乃縟張類散,質素比雪。纍纍果實之就樹,霏 霏琨琳之吐屑。客妻獻如甕之祥,嶠仙締入火之纈。 蜘蛛腹果以無功,螳蜋頻臂其若折。匪空作花,匪蟲 入穴;匪卵累殼,匪巢架樾。摘天孫之雲章,擅前民之 明哲。亂曰:「躑躅兮若蜎,委蛻兮若蟬。譬彼化人,以禪 自纏,內其身而身亡。經綸以為世者,亦莫不然。胡巧 而拙,其蟲而天?入機出機,爾何知焉?聊以益吾釣緡 之嫋嫋,而賁於丘園之戔戔。」

蠶桑部藝文二编辑

《種桑詩》
宋·謝靈運
编辑

詩人陳條柯,亦有美攘剔。前修為誰故,後事資紡績。 常佩知方誡,愧微富教益,浮陽騖嘉月,藝桑迨閒隙。 疏欄發近郛,長行達廣埸。壙流始毖泉,湎塗猶跬跡。 俾此將長成,慰我海外役。

《陌上桑》
梁·吳均
编辑

嫋嫋陌上桑,蔭陌復垂塘。長條映白日,細葉隱鸝黃。 「蠶飢妾復思,拭淚且提筐。故人寧知此,離恨煎人腸。」

《古意》
前人
编辑

賤妾思不堪,采桑渭城南。帶減連枝繡,髮亂鳳凰簪。 花舞依長薄,蛾飛愛綠潭。無由報君信,流涕向春蠶。

《萬山見採桑人》
劉邈
编辑

倡妾不勝愁,結束下青樓。逐伴西城路,相攜南陌頭。 葉盡時移樹,枝高乍易鉤。絲繩掛且脫,金籠寫復收。 蠶飢日已暮,詎為使君留。

《採桑》
沈君攸
编辑

南陌落花移,蠶妾畏桑萎。逐便牽低葉,爭多避小枝摘駛籠行滿,攀高腕欲疲。看金怯舉意,求心自可知。

《賦得日出東南隅》
陳徐伯陽
编辑

朱城璧日啟朱扉,青樓含照本暉暉。遠映陌上春桑 葉,斜入秦家緗綺衣。羅敷妝粉能佳麗,鏡前新梳咼 墮髻。圓籠裊裊挂青絲,鐵鉤冉冉勝丹桂。蠶飢日晚 蹔生愁,忽逢使君南陌頭。五馬停珂遣借問,雙臉含 嬌特好羞。妾壻府中輕小吏,即今來往專城裏。欲識 東方千騎歸,藹藹日暮紅塵起。

《採桑》
唐·王建
编辑

鳥鳴桑葉間綠條復柔柔攀看去手近放下長長鉤 黃花蓋野田白馬少年遊所念豈回顧良人在高樓。

《簇蠶辭》
前人
编辑

《蠶欲老》,箔頭作繭絲皓皓。場寬地高風日多,不向中 庭㬠蒿草。神蠶急作莫悠揚,年來為爾祭神桑。但得 青天不下雨,上無蒼蠅下無鼠。新婦拜簇願繭稠,女 灑桃漿男打鼓。三日開箔雪團團,先將新繭送縣官。 已聞鄉里催織作,去與誰人身上著。

《織婦詞》
元·稹
编辑

織婦何太忙,蠶經三臥行欲老。蠶神女聖早成絲,今 年絲稅抽徵早。早徵非是官人惡,去歲官家事戎索。 征人戰苦束刀瘡,主將勳高換羅幕。繅絲織帛猶努 力,變緝撩機苦難織。東家頭白雙女兒,為解挑紋嫁 不得。檐前嫋嫋游絲上,上有蜘蛛巧來往。羨他蟲豸 解緣天,能向虛空織羅網。

《繰絲行》
宋·范成大
编辑

小麥青青大麥黃,原頭日出天色涼。姑婦相呼有忙 事,舍後煮繭門前香。「繰車嘈嘈似風雨,繭厚絲長無 斷縷。今年那暇織絹著,明日西門賣絲去。」

《八日大慈寺蠶市》
田況
编辑

蜀雖云樂土,民勤過四方。寸壤不容隙,僅能供歲糧。 間或容墮孏,曷能備凶痒。所以農桑具,市易時相望。 野氓集廣廛,眾賈趨寶坊。敦本誠急務,戒期靡愆常。 茲會良足喜,後賢無忽忘。

《蠶婦》
張俞
编辑

昨日到城郭,歸途淚滿巾。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

《秋蠶》
元·好問
编辑

室人筐中無寸縷,一箔秋蠶課諸女。朝來飼卻上馬 桑,隔簇仍聞竹間雨。阿容阿璋墨滿面,畫徹灰成前 致語。上無蒼蠅下無鼠,作繭直須如甕許。東家追胥 守機杼,有桑有稅吾猶汝。官家卻少一鉤絲,未到打 門先自舉。

《繅絲行》
元·王虎臣
编辑

「輸班輪機旋若風,吳姬拮据無好容。神蠶遭烹不自 悔,以死利世功無窮。當孔一縷如抽雪,宛轉縈紆無 斷絕。誰知中有長恨端,心事從今為君說。車聲愈急 絲愈永,比妾愁腸猶易盡。去年絲成盡入官,敝衣不 足常苦寒。今年蠶留猶在紙,已向豪家借倉米。探湯 拾緒手欲爛,辛苦無人慰憔悴。生平自知妾命薄,詎」 忍將愁訴夫壻。吳綾蜀錦多光輝,《明朝巳上》他人機。

《織錦歌》
劉詵
编辑

「南州織錦天下奇,家家女兒上錦機。蓬萊額黃染萬 斛,渭川茜紅種千畦。鳳刀冷淬并江水,龍梭細琢炎 洲犀。」春波雨深淨如練,挼紅濯黛隨時變。高鬟半 玉腕明,心逐輪絲千萬轉。晴漪翠浪舞白鯨,細柳高 花穿紫燕。青樓臨道起鞦韆,蝴蝶鴛鴦逐少年。月中 三郎坐聽曲,海上漢武來求仙。窮年翫歲容髮改,研 精極巧造化憐。陌頭楊花春鳥語,東家西家教歌舞。 燕姬金捍擁四絃,百萬纏頭棄如土。人生得意各有 命,豈無紅顏甘自苦。君不見郭門十里桑柘村,蠶婦 朝朝踏風雨。

《桑樹》
陳允文
编辑

一年一度伐株柯,萬木叢中苦最多。為國為民甘寂 寞,卻教桃李聽笙歌。

《畦桑詞》
明·劉基
编辑

編竹為籬更栽刺,高門大寫《畦桑》字。縣官要備六事 忙,村村巷巷催畦桑。桑畦有增不可減,準備上司來 計點。新官下馬舊官行,牌上卻改舊官名。君不見古 人樹桑在牆下,五十衣帛無凍者。今日路傍桑滿畦, 茅屋苦寒中夜啼。

《陌上桑》
楊基
编辑

青青陌上桑,葉上帶春雨。已有催絲人。咄咄桑下語。

《養蠶詞》
高啟
编辑

東家西家罷來往,晴日深窗風雨響。二眠蠶起食葉 多,陌頭桑樹空枝柯。新婦守箔女執筐,頭髮不梳一 月忙。三姑祭後今年好,滿簇如雲繭成早。簷前繰車 急作絲,又是夏稅將催時。

《春蠶詞》
朱妙瑞
编辑

桃花落盡日初長,陌上雨晴桑葉黃。拜罷三姑祭蠶 室,漸籠溫火暖蠶房。

《養蠶曲》
張鳳翼
编辑

曉露沾我襦,採桑過南陌。葉少不盈筐,蠶飢妾行迫蠶眠妾不眠,絲成共夜織。勞苦有如此,方能成匹帛。 奈何衣帛人,剪裁不復惜。

《蠶婦吟》
潘緯
编辑

采桑復采桑,無嗟為蠶飢。食君筐中葉,還君機上絲。 還君絲,織君綺,貧女養蠶不得著,惜爾抽絲為人死。

蠶桑部選句编辑

《楚辭》:路室「女之方桑,孔子遇之以自待。」

魏曹子建《美女篇》:「美女妖且閑,采桑岐路間。」

梁昭明太子《文選》:「倉庚喈喈,群女出桑。」

《古詩》「羅敷善采桑,采桑城南隅。青絲為籠繩,桂枝為 籠鉤。」

宋顏延年《秋胡行》,「蠶月觀時暇,桑野多經過,佳人從 所務,窈窕援高柯。」

梁江淹陶徵君《田居詩》:「但願桑麻成,蠶月得紡績。」 唐李白詩:「五月東魯行,蠶彫桑柘空。」蠶老客未歸, 白田已繰絲。《堰城聯句》「春蠶看滿箔。」

柳宗元《田家》詩:「蠶絲盡輸稅,機杼空倚壁。」

宋王安石詩:「繅成白雪桑重絲。」

元許衡詩:「五畝桑麻舍前後,兩行花竹路西東。」 明高啟《羅敷行》:「陌上三月時,柔桑多綠枝。樵筐行采 葉,日暮畏蠶飢。」

宋璲《采桑曲》:「桑芽露春微似粟,小姑把蠶試新浴。素 翎頻掃細於蟻,嫩葉纖纖初上箔。」

蠶桑部紀事编辑

《疏仡紀》:「黃帝元妃西陵氏,是始為蠶。」

《左傳》僖公二十三年,晉公子重耳出奔,及齊,齊桓公 妻之,公子安之。從者以為不可,將行,謀于桑下。蠶妾 在其上,以告姜氏。姜氏殺之,而謂公子曰:「子有四方 之志,其聞之者吾殺之矣。」

《列子》:晉文公出會,欲伐衛,公子鋤仰天而笑。公問何 笑,曰:「臣笑鄰之人有送其妻適私家者,道見桑婦悅 百與言,然顧視其妻,亦有招之者矣。臣竊笑此也。」公 寤其言,乃止,引師而還。未至而有伐其北鄙者矣。 《呂氏春秋》:楚之邊邑曰卑梁,其處女與吳之邊邑處 女桑于境上,戲而傷卑梁之處女。卑梁人操其傷子 以讓吳人,吳人應之不恭,怒殺而去之。吳人往報之, 盡屠其家。

《列女傳》:陳辨女者,陳國採桑之女也。晉大夫解君甫 使于宋,道過陳,遇采桑之女,止而戲之曰:「女為我歌, 吾將舍女。」女乃歌曰:「墓門有棘斧,以斯之夫也不良。」 國人知之。

秋胡與采桑婦金,不顧,還家乃婦也,婦投河而死。 齊女項有大瘤,閔王遊至東郭,百姓盡觀女采桑如 故。王怪問之,曰:「受教父母采桑,不受教觀王。」王曰:「此 奇女。」聘之。

《續漢書》:光武建武二年,野蠶成繭,野民收其絮。 謝承《後漢書》,汝南伊昆為汝陰縣功曹令,新到官,問 曰:「園中有桑以食蠶,何如?」昆曰:「非初至所務。」

南陽范克為吳桂陽太守,教民植桑養蠶,民得利益。 《鄴中記》:「桑梓苑中盡種桑,三月三及蠶。時虎皇后宮 人數千,出桑遊戲其下。」

《元中記》:大月氏有牛,名曰日及,割取肉一二斤,明日 瘡愈。漢人入國示之,以為珍異。漢人曰:「吾國有蟲,大 如小指,名曰蠶,食桑葉,為人吐絲。」外國復不信之。 《司馬徽別傳》:人有臨蠶求徽簇者,徽便以與之,自棄 其蠶。

《續齊諧記》:吳縣張成夜起,忽見一婦人立于宅上南 角,舉手招成,成即就之。婦人曰:「此地是君家蠶室,我 即是此地之神。明年正月半,宜作白粥泛膏于上祭 我也,必當令君蠶桑百倍。」言絕失之。成如言作膏粥, 自此後大得蠶。今正月半作白膏粥,自此始也。 《女仙錄》:園客美姿貌,常種五色香草,忽有五色蛾集 其上,客收之,生花蠶焉。有一女自來養蠶,以香草飼 之,得繭百二十枚,大如甕。繰訖,此女與園客俱去。濟 陰今有「《華蠶祠》焉。」

《唐書張廷珪傳》:「廷珪為沔州刺史,頻徙蘇、宋、魏三州。 初,景龍中,宗楚客、紀處訥、武延秀、韋溫等封戶多在 河南、河北,諷朝廷詔兩道蠶產所宜,雖水旱得以蠶 折租。廷珪謂兩道倚大河,地雄奧,股肱走集,宜得其 歡心,安可不恤其患而殫其力。若以桑蠶所宜而加 別稅,則隴右羊馬,山南椒漆,山之銅、錫、鉛、鍇,海之蜃 蛤,魚鹽,水旱皆免,寧獨河南北外於王度哉!願依貞 觀、永徽故事,準令折免。」詔可。

《孔帖豐寧傳》:「蠶退之後,多為乾腊貨之。」開元中,春末, 兩市白眼蜂如山,以此卜絲帛之豐儉。

《杜陽雜編》:「咸通九年,同昌公主出降,有火蠶綿蠶出 炎洲,絮衣一襲用一兩。稍過度則熇蒸之氣不可近也。」

《彌羅國》有桑連延十數頃,其上有蠶長四寸其色金 其絲碧。

《合璧事類》:唐尹思貞為青州刺史,所治州有蠶,一歲 四熟。黜陟使路敬潛至部,歎曰:「是非善政致祥乎?」表 言之。

《孔帖》于闐國,初無桑蠶,丐鄰國不肯出。其王即求婚, 許之。將迎,乃告曰:「國無帛,可持蠶自為衣。」女聞,置蠶 帽絮中,守不敢驗。自是始有蠶女,刻石約無殺蠶,蛾 飛盡始得治繭。

南蠻莊蹻之裔。正月蠶生,二月熟。

莊綽《雞肋篇》:「鄢陵蠶出獨早,常以端午充貢。」

《續文獻通考》:「金太宗天會中,錦州野蠶成繭,詔賞其 長吏。」

章宗承安中,平晉縣民利通家蠶自成錦段,長七尺 一寸五分,闊四尺九寸,詔賜絹十疋。

元成宗元貞中,成州野蠶成繭數百里,民取以為繒。 《酌中志略》:洪武間,臨海趙某卒業太學,為一中貴題 《蠶婦圖》云:「『蠶未成時葉已無,鬢雲撩亂粉痕枯。宮中 羅綺多於市,爭得王孫見此圖』。太祖偶幸中貴宅,見 之,詰問誰作,中貴以趙某對,即召除肇慶知府。」

蠶桑部雜錄编辑

《詩經大雅瞻卬》篇:「婦無公事,休其蠶織。」

《禮記·檀弓·成人》曰:「蠶則績而蟹有匡。」絲之績者,必 由乎匡之所盛。然「蟹」之有匡,非為蠶之績也,為背而 已。《國》。

《韓子》:鱣似蛇,蠶似蠋。人見蛇則驚駭,見蠋則毛起。然 而婦人拾蠶,漁者握鱣,利之所在,則忘其所惡,皆為 「孟賁。」

《焦氏易林》:「旅之訟,秋蠶不成,冬種不生。」

《兌》之《坎》,飢蠶作室。絲多亂緒,端不可得。

《淮南子說林訓》:「未嘗桑蠶絲滿囊。」

《泰族訓》:繭之性為絲,然非得工女煮以熱湯,而抽其 統紀,則不能成絲。「《螈》蠶一歲再收」,非不利也,然而 王法禁之者,為其殘桑也。

《後漢仲長統昌言》:「均之蠶也,寒而餓之,則引日多;溫 而飽之,則用日少。」此寒、溫、餓、飽之為修短,驗於物者 也。

《博物志》:「蠶三化,先孕後交。不交者亦產子。子後者無 眉目。」

《抱朴子》:「始以藥粉桑長蠶,蠶得十月不死。」

裴頠崇有《論》「蠶以無胃而盲。」

韓愈《圬者。王承福傳》:「若布與帛,必蠶績而後成也。」 《杜陽雜編》:「東海彌羅國有桑,枝幹盤屈,覆地而生。大 者連延十數頃,小者蔭百畝。其上有蠶,長可四寸,其 色金,其絲碧,亦謂之金蠶絲。縱之一尺,引之一丈,撚 而為鞘,表裏通瑩,如貫瑟瑟,雖併十夫之力,挽之不 斷。為琴瑟絃,則鬼神悲愁忭舞。為弩絃則箭出一千 步。」為《弓絃》,則箭出五百步。

大軫國,神錦衾,水蠶絲所織也。其國以五色彩石甃 池塘,採大柘葉,飼蠶於池中。始生如蚊睫,游泳於其 間,及老可五六寸。池中有挺荷,雖驚風疾吹,不能傾 動。大者可闊三四尺。而蠶經十五月即跳入荷中,以 成其繭,形如斗,自然五色。國人繰之以織神錦,亦謂 之「靈泉絲。」

俞宗木《種樹書》:「午日不得鉏桑園。」

五月九焦在卯,天火在子,地火在酉,斬桑。

《孔帖》「扶桑蠶,長七尺,卵大如燕。」自曲靖州至滇池, 食蠶以柘。蠶生閱二旬而繭,織錦縑精緻。祝欽明 曰:「《禮家說文》言『后以翟車採桑』。」李襲譽嘗謂子孫 曰:「河內千樹桑,樹之可以衣。」

晁采清課吳越郊原,多治蠶桑。時少婦倩女,淡妝素 手,提筐出採園田。一望輕裾薄縠,舉袂相屬,笑語之 聲相聞,何異桑間士女圖也。每夕陽言歸,小舟盪槳, 斜風微起。《船競渡》,宛在之態可掬。所謂「採蓮從少 慣,十五便乘潮」,寄興不淺矣。

《郁離子》:「蠶吐絲而為繭,以自衛也。卒以烹其身。」 《丹鉛總錄》:《文選吳都賦》:「國稅再熟之稻,鄉貢八蠶之 綿。」注引劉欣期《交州記》云:「一歲八蠶,繭出日南也。」慎 按:漢俞益期《牋》云:「日南蠶八熟,繭軟而薄。」又《永嘉記》 云:「永嘉有八輩蠶:一曰蚖珍蠶,三月績;二曰柘蠶,四 月初績;三曰蚖蠶,四月績;四曰愛珍,五月績;五曰愛 蠶,六」月末績;六曰寒珍,七月績。七曰四出蠶,九月初 績;八曰寒蠶,十月績。凡蠶再熟者,皆謂之珍,此則八 蠶之實也。李賀詩:「將餧吳王八繭蠶。」則直謂一蠶之收當八繭耳。一歲八績,恐誇者之過也。

《簷曝偶談》:楊廉夫嘗論「蠶有六德:衣被天下生靈,仁 也;食其食,死其死,以答主恩,義也;身不辭湯火之厄, 忠也;必三眠三起而熟,信也;象物以成繭,色必尚黃 素,智也;繭而蛹,蛹而蛾,蛾而卵,卵而復繭,神也。此六 德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