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60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五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六十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六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六十卷目錄

 飲食部藝文一

  商銘

  食箴           宋徐爰

  食移           梁吳均

  謝東宮賜淨饌啟      劉孝威

  謝東宮賜聖僧餘饌啟     前人

  謝敕賜祀三皇五帝餘饌啟  陳徐陵

  為納言姚GJfont等上禮食表   唐李嶠

  為魏王梁王賀賊帥李盡滅死及新殿成上禮

  食表            前人

  為定王上禮食表       前人

  為建安郡王獻食表     陳子昂

  皇太子上食表        崔融

  為韋將軍請上禮食表     前人

  食箴并序       皮日休

  會饌堂觀頤箴        柯暹

  GJfont表          後梁韋林

  節飲食說         宋蘇軾

 飲食部藝文二

  四時詩         宋孝武帝

  燕射歌辭需雅       梁沈約

  三朝雅樂歌需雅      蕭子雲

  槐葉冷淘         唐杜甫

  孟倉曹步趾領酒醬二物滿器見遺老夫

                前人

  潤卿遺青GJfont飯兼之一絕聊用答謝

               皮日休

  潤卿遺青GJfont飯       陸龜蒙

  以青GJfont飯分送襲美魯望因成一絕

                張賁

  甘菊冷淘        宋王禹偁

  就食            楊蟠

  蔬飯            朱松

  寄顏經略羊酥      元貢師泰

  灤京雜詠         楊允孚

  武陵莊         明沈明臣

 飲食部選句

 飲食部紀事一

食貨典第二百六十卷

飲食部藝文一编辑

《商銘》
编辑

《國語》:郭偃曰:商之衰也,其銘有之。

嗛嗛之德,不足就也,不可以矜,而祇取憂也。嗛嗛之 食,不足狃也,不能為膏,而祇離咎也。

《食箴》
宋·徐爰
编辑

民之初生,有生有食,資生順性,甘是黍稷。炎皇俶載, 后棄茂殖,三穀既翳,五味亦宜,潔爨豐盛,滋芬美腴。

《食移》
梁·吳均
编辑

月光離畢,風氣入箕,細雨如網,細柳如絲,離隔東西 之怨,眺望山川之阻,企龍門而不見,覽桂枝而延佇, 此乃方寸之GJfont情,羌難得而GJfont縷也。亦有鮑叔分財, 華歆讓位,乃相知於平生,實忘懷於寤寐。雞有呼群 之德,鹿有食草之美,在微物其尚然,況仁義之君子 哉。今足下居則廣夏高堂,連闥洞房,綺窗半卷,屏風 角張,指天地如一指,安知故人之可傷。一死一生,乃 知交情;一貴一賤,交情乃見。謂古今之GJfont談,在今日 而方見,嗚呼。如何忘我,實多輒欲彈琴縱酒於首陽 之阿。君有廚中腐肉,而僕不厭糟糠;君有鴈鶩之食, 而余不得一嘗。願以小人之腹為君子之腸,何如哉。 今欲君之餘,江皋綠葹之筍,洞庭紫鬣之魚,昆山龍 胎之脯,元圃鳳足之葅,千里蓴羹,萬丈名膾。氣馨若 蘭,色美如艾。扶南甘蔗,一丈三節,白日炙之,便銷清 風,吹之即折。安定之梨,皮薄味厚,一歲三花,一枚二 斗。凡厥上味,惟君能施。君若不施成,君深累於神為, 不祥於人為,GJfont義。

《謝東宮賜淨饌啟》
劉孝威
编辑

糜獻牛牧,飯出龍宮。千品甘露之食,百花珍藥之果。 餅兼髓乳,漿苞蔗柰。雕盤流其滋旨,寶器委其包香。 足使五世長者羞彼識味,一角仙人恥其咒術。微物 多幸,叨奉曲恩,性命可捐,殊私難答。

《謝東宮賜聖僧餘饌啟》
前人
编辑

齊桓柏寢之器,周穆軒宮之寶。乳糜香飯,素糗漿, 五杏七桃,靈瓜仙棗。莫不氣馥上天,薰流下界。石崇 芳果,金谷僅於萬株。陳湯木滋,杜陵幾於千樹。猶自高謝,珍奇多慚品族。

《謝敕賜祀三皇五帝餘饌啟》
陳徐陵
编辑

竊以甘泉之殿舊禮,羲軒長樂之宮本圖。堯舜自東 京,晚世曠代無聞。西漢盛儀復睹,今日金壺流十旬 之氣,玉案備千品之羞。昔絳羅為薦,既延王母紫蓋 為壇,允招太一同斯美,號理致眾星。臣以餘年豫聞 清祀,如陪瑤席,遂飲瓊漿。

《為納言姚GJfont等上禮食表》
唐·李嶠
编辑

臣某等言,伏以壇場,既畢文物,惟新寰區,被雷雨之 恩,宴樂動雲天之曲。元髻黃髮,式舞遍於康衢。車馬 衣冠,追賞窮於勝境。瞻鳳闈而列鼎,抗龜浦而開筵, 風光滿佳麗之城,煙霧上神仙之閣。傾罍倒斝,盡百 辟之歡娛。伏檻憑軒,延九霄之眺矚。五日開十旬之 賞,千齡逢萬歲之期。固以慶快,朝門忭深,天造無任, 喜躍之甚,謹上禮食若干,轝不恥獻芹之陋方。期在 藻之歡,旋顧單菲,追增悚怍。

《為魏王梁王賀賊帥李盡滅死及新殿成上禮食表》
前人
编辑

臣承嗣等言伏,見逆賊盡滅未誅,先斃叛蠻,部落不 守自降。或貫盈而亡,或懾懼而伏,行從除殄,不勝慶 快,臣承嗣等申賀。臣聞違逆助順穹昊,所以照臨振, 遠懷荒邦,家所以底定。蠢茲豺虺憬彼犬羊稱亂,白 山虔劉,蒼海豈徒石。砮楛矢式,遏於天朝,故亦桑弧 鐵衣,憑陵於邊。朔陛下乃睠,愚悖情深,遵養聊用。七 旬之舞未加五戒之罰,雖大聖之德,恆存於好生而 冥祇之心,有切於除害驅桃都之厲鬼,勦檀石之妖 魁。不資舉網之勤,而長鯨已曝。無假合圍之費,而封 豕先屠。有以知神道之難,誣有以見天心之不遠。元 凶既覆,餘孽旋殲。畏威者鼠竄而離心,懷惠者鴈行 而革面。毳幕連路,氈裘成市。與夫姬得瑞穎,期越裳 於累年,漢獲駢柯俟匈奴於後歲,若斯而已也。方傾 巢而盡落,佇匣刃而藏鋒,自非睿感潛通,靈符葉贊, 豈能使天地假手。幽顯同心,及有秩之方歌。屬斯干 之肇獻,上棟下宇,儲百福而擁神。休開陽闔,陰積千 祥,而宜聖。壽配南山而永固與北極,而長尊仙聖,所 以安居。黎元由其式忭,臣等幸逢昌運,叨延嘉獎,喜 遐陬之霧廓,且覿歸,牛欣大廈之天臨,方同賀雀。願 奉需雲之慶,思承湛露之歡,無任區區之誠,謹上禮 食若干,轝蘋羞何有,希陳上帝之筵,芻豢非珍,遂同 野人之獻,旋顧單菲,追增悚怍,謹隨表進奉,以聞臣 承嗣等誠歡誠喜,頓首頓首。

《為定王上禮食表》
前人
编辑

臣等言伏,惟陛下至德動天,深仁被物,光輝格乎。上 下神化,行乎中外,故能使明祇,葉贊景貺,駢臻承靈。 命於九元,錫禎圖於萬祀。高秋在律,重九御辰。陳法 駕而展皇儀,升紫壇而奠蒼璧。欽告類之典,盡祇敬 之容,咸秩群神,允釐百福。然後玉鑾回軫,金鈸戒塗, 發雷雨之恩,私展雲天之宴。樂百寮簪笏,承愷悌而 沐沈。潛四海氓黎,欣復除而荷優貸。瑤圖載永,鼎命 惟新。忭舞同於十方,歡娛邁於千古。臣謬當維翰,GJfont 屬葭莩,敢申慶躍之情,願奉宴私之澤,謹上禮食若 干,轝野人何識,徒致誠於獻芹。天獎曲成,倘俯歡於 在藻。無任區區之至,謹昧死奉表,以聞臣誠歡誠喜, 頓首頓首謹言。

《為建安郡王獻食表》
陳子昂
编辑

臣某言謬,藉葭莩叨,榮圭社統,戎出塞違,鳳扆而逾 年,班師入朝,拜鑾闈而有日策勳。飲至頻,承湛露之 恩,獻壽奉觴,未伸行潦之薦,所以白茅微藉,願享於 鈞。臺黃汙菲,誠思奉於瑤水,謹輒獻食。一日轝伏知 金雞,瑞鼎盈上帝之珍羞。玉女行廚,盡群仙之品味。 以茲菲薄,有陋蘋蘩,多慚在藻之歡。竊希獻芹之志, 所願皇慈俯納,丹慊獲申,天子萬年。永慶南山之壽。 微臣百拜,永承北極之恩,無任誠懇之至。

《皇太子上食表》
崔融
编辑

臣某言伏,見臣妹太平公主,妾李令月嘉辰降嬪,公 族詩人之作,下嫁于諸侯。易象之興,中行于歸。妹又 臣銅樓再惕,常荷蔭于中慈。金屋相驚,忽承恩于內 輔。周官典瑞,傍稽聘女之儀。晉朝加璽,兼採納妃之 制。聖懷感慰,皇澤霑濡,願垂扶木之光,俯遂甘芹之 請。謹上禮食若干,轝如列。尊師四學,雖有謝于溫文, 問豎三朝,竊無違于視膳,謹遣某奉表以聞。

《為韋將軍請上禮食表》
前人
编辑

臣某言,臣聞坤德承天,所以曲成萬類。陰靈配日,所 以兼燭四方。故媯水佐虞,塗山翼,夏殷之興也。有莘 光,其業姬之盛也。太姒贊其功用,能家道以正國風。 茲始伏,惟陛下睿智神武,文思聰明,光復丕基,惟新 寶運,包混元而建極體,造化而開階。流形日用而不 知含氣,風從而自樂。皇后坤維發祉軒宮正位,黃雲 不散,白氣常流,玉璽載耀,椒塗以峻。洛書疇能諭其 懿,河圖不足紀其靈。外理克和,內德惟茂。臣濫逢明, 聖GJfont當姻,戚榮寵被,于門庭光耀,生于道路,西京六族。在昔何優東國七家,方今未重魚鱉咸若。在品物 而同歡,鳥獸率舞,顧微臣而倍躍。臣聞飲食之禮,聖 賢所貴,以奉君人,以親宗族,敢因斯義,輒罄單誠。特 望時降特恩,聽臣上禮。雖玉饔珍味固無假于獻芹, 而臣下微心實有同于傾藿。瞻言忭踴伏佇,矜遂無 任,悃款踴躍之至,謹奉表陳情以聞,伏聽敕旨。

《食箴》并序
皮日休
编辑

皮子少且賤,至于食,自甘粱糲而已,未嘗食于鄉里,食于親戚,食于州鄙。有鄧邑大夫嚮皮子之名,曾未相贄,具厚羞以賓之,皮子辭大夫訂之曰子,自甘粱糲則可矣。于鄉里、親戚、州鄙何有。皮子曰:一杯之食至鮮矣,苟專其味,必不能自抑,既不能自抑,日須豐其羞,既日須豐其羞則貧也。不能無不足,因是妄求苟欲之心,生窮貪極嗜之名,生且大夫不見前世之味,禍乎。故羊斟不及華元受其謀,黿羹不均,子家肆其禍。熊蹯不熟殺宰夫,而趙穿弒雙雞,易鶩饋子,雅而慶舍死。嗚呼。吾不仁者乎。誠賴其因,所欲不可求,所嗜不可得,方自甘粱糲而已。使我生于鐘鼎之家,膏粱之門,日縱異嗜,年成奇欲,未必不為御者之奔,華元也,子家之伐靈公也,晉靈之殺宰夫也,盧蒲癸之殺慶舍也,此猶之貪獸爭食而死者矣。故食于天子者,則死其天下。食于諸侯者,則死其國。食于大夫者,則死其邑。食于士者,則死其家。又焉能以鄉里、親戚、州鄙為讓乎。大夫曰:善。自惟食之性不能自節,亦猶酒之性也。復箴以自符,箴曰:

寧能我食,不食于人。既食于人,是食其身。

《會饌堂觀頤箴》
柯暹
编辑

大易聖人設卦,觀象山雷曰頤其義,惟養天地之養, 萬彙惟均,聖人養賢以及萬民,何以曰賢。率性之道, 何以為養。修道之教,非食不長,非教不知,教之,養之, 觀其所頤,觀過知仁,觀小知大,觀其所由知志所在。 如食中道於坐,必安外施。既正內養,必端是以君子 觀象體易,以慎言語,以節飲食。飲食言語,易忽難禁, 致謹于口,宜根于心。禮嫌嚃絮,敢恣放歠,骨戒輕投, 齒審當決,惟我先聖,浩浩其天,一食不苟,出于自然。 雖不厭精,亦不恥惡,蔬食水飲,自有其樂。色惡臭惡, 失飪不食。饐餲餒敗,寧飢不食。郕國大賢,養心守約。 仁為我富,義為我爵。鄹國亞聖,善養無偏。氣養浩然, 性養知天。前聖往哲,孰非我師。群居食息,惟日孳孳。 推類擴充,無不用極。外以養形,內以養德。不求飽兮, 志有在也。不出言兮,恥不逮也。不求安兮,敏于事也。 不素飧兮,行其志也。聖明教養,煥乎典章。育才于學, 會饌有堂。惟師之嚴,惟令之賢,惟士之習,宜各勉旃。

GJfont表》
後梁·韋林
编辑

林,京兆人,南遷於襄陽。天保中,為舍人,涉獵有才,藻善劇談,常為GJfont表,以譏刺時人。

GJfont言伏,見除書以臣為粽熬將軍,油蒸校尉、臛州 刺史。脯腊如故,肅承將命,含灰屏息,憑籠臨鼎,載兢 載惕。臣美愧夏鱣味慚,冬鯉常懷,鮐服之誚,每懼鱉 巖之譏。是以漱流湖底,枕石泥中,不意高賞,殊私曲 蒙鈞拔,遂得超升。綺席GJfont預,玉盤遠廁,玳筵猥頒,象 箸澤覃,紫恩加,黃腹方當,鳴姜動椒,紆蘇佩欓。輕 瓢纔動,則樞盤加煙。濃汁暫停,則蘭肴成列。宛轉綠 齏之中,逍遙朱脣之內,御恩噬澤,九殞弗辭,不任屏 營之誠,謹列銅鎗門,奉表以聞。

《節飲食說》
宋·蘇軾
编辑

東坡居士自今日以往,早晚飲食不過一爵一肉。有 尊客,盛饌則三之,可損不可增。有召我者,預以此告 之,主人不從而過是吾及是,乃止。一曰安分以養福, 二曰寬胃以養氣,三曰省費以養財。元豐六年八月 二十七日書。

飲食部藝文二编辑

《四時詩》
宋·孝武帝
编辑

《南史》曰:孝武狎侮群臣,各有稱目。柳元景、垣護之雖並北人,而王元謨獨受老傖之目。嘗為元謨作《四時詩》:

菫茹供春膳,粟漿充夏餐,瓟醬調秋菜,白醝解冬寒。

《燕射歌辭需雅》
梁·沈約
编辑

食舉奏需雅取易曰:雲上于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樂也。三朝用之。

實體平心待和味,庶羞百品多為貴,或鼎或鼒宜九 沸,楚桂胡鹽芼芳卉,加籩列俎彫且蔚。

五味九變兼六和,令芳甘旨庶且多,三危之露九貞 禾,圓案方丈燦星羅,皇舉斯樂同山河。

九州上腴非一族,元芝碧樹壽華木,終朝采之不盈 掬,用拂腥膻和九穀,既甘且飫致遐福。

人欲所大味為先,興和盡敬咸在旃,碧鱗朱尾獻嘉 鮮,紅毛綠翼墮輕翾,臣拜稽首萬斯年。

擊鐘以俟唯大國,況乃御天流至德,侑食斯舉揚盛則,其禮不愆儀不忒,風猷所被深且塞。

膳夫奉職獻芳滋,不麛不夭咸以時,調甘適苦別澠 淄,其德不爽受福釐,於焉逸豫永無期。

備味斯饗唯至聖,咸降人神禮為盛,或風或雅流歌 詠,負鼎言歸啟殷命,悠悠四海同茲慶。

道我六穗羅八珍,洪鼎自爨匪勞薪,荊包海物必來 陳,滑甘滫髓味和神,以斯至德被無垠。

《三朝雅樂歌需雅》
蕭子雲
编辑

農用八政食為先,播時百穀民所天,禘嘗郊社盡潔 虔,讌饗饋食禮節宣,九功惟序登頌絃。

感物而動物靡遂,大羹不和有遺味,非極口腹而行 氣,節之民心殺攸貴,寧為禮本饔與餼。

始諸飲食物之初,設卦觀象受以需,烝民乃粒有牲 芻,自衛反魯刪詩書,弋不射宿殺已祛。

在昔哲王觀民志,庶羞百品因時備,為善不同同歸 治,蔬膳菲食化始至,率物以躬行尊位。

雅有泂酌風采蘋,薀藻之菜非八珍,澗溪沼沚貴先 民,明信之德感人神,譬諸禴祭在西鄰。

行葦之微猶勿踐,寧惟血氣無身剪,聖人之心微而 顯,千里之應出言善,況遂豚魚革前典。

春酸夏苦冬有宜,筐筥錡釜備糗,逡巡揖讓詔司 儀,卑高制節明等差,君臣之序正在斯。

日月光華風四塞,規饗有序儀不忒,匪天私梁乃佑 德,光被四表自南北,長世綴旒為下國。

《槐葉冷淘》
唐·杜甫
编辑

青青高槐葉,采掇付中廚。新GJfont來近市,汁滓宛相敷。 入鼎資過熟,加餐愁欲無。碧鮮俱照著,香飯兼苞蘆。 經齒冷於雪,勸人投比珠。願隨金騕褭,走置錦屠蘇。 路遠思恐泥,興深終不渝。獻芹則小小,薦藻明區區。 萬里露寒殿,開冰清玉壺。君王納涼晚,此味亦時須。

《孟倉曹步趾領酒醬二物滿器見遺老夫》
编辑

前人

楚岸通秋屐,胡床面夕畦。藉糟分汁滓,甕醬落提攜。 飯糲添香味,朋來有醉泥。理生那免俗,方法報山妻。

《潤卿遺青GJfont飯兼之一絕聊用答謝》
编辑

皮日休

傳得三元GJfont飯名,大宛聞說有僊卿。分泉過屋舂青 稻,拂霧彯衣折紫莖。蒸處不教雙鶴見,服來唯怕五 雲生。草堂空坐無飢色,時把金津漱一聲。

《潤卿遺青GJfont飯》
陸龜蒙
编辑

舊聞香積金仙食,今見青精玉斧餐。自笑鏡中無骨 錄,可能飛上紫雲端。

《以青GJfont飯分送襲美魯望因成一絕》
编辑

張賁

誰屑瓊瑤事青GJfont,舊傳名品出華陽。應宜仙子胡麻 拌,因送劉郎與阮郎。

《甘菊冷淘》
宋·王禹偁
编辑

經年厭粱肉,頗覺道氣渾。孟春致齋戒,敕廚惟素飧。 淮南地甚暖,甘菊生籬根。長芽觸土膏,小葉弄晴暾。 采采忽盈把,洗去朝露痕。俸GJfont新且細,溲牢如玉墩。 隨刀落銀縷,煮投寒泉盆。雜此青青色,芳香敵蘭蓀。 一舉無孑遺,空媿越GJfont存。解衣露其腹,稚子為我捫。 飽慚廣文鄭,飢謝魯山元。況我草澤士,藜藿供朝昏。 謬因事筆硯,名通金馬門。官供政事食,久直紫薇垣。 誰言謫滁上,吾族飽且溫。既無甘旨慶,焉用味品煩。 子美重槐葉,直欲獻至尊。起予有遺韻,甫也可與言。

《就食》
楊蟠
编辑

未知田上勞,徒厭鼎中味。及與農事接,方驚食者貴。 余生寡營求,念此豈易致。況敢懷寸祿,平居但羞愧。

《蔬飯》
朱松
编辑

蕨拳嬰兒手,筍解籜龍蛻。薦羞杞菊間,采斸煙雨外。 嗟予飯藜藿,咽塞舟泝瀨。朝來二美兼,一飽良已泰。 充腸我誠足,染指客應GJfont。平生食肉相,琴瑟何足賴。 王郎催牛炙,韓老憶鯨鱠。俠氣信雄夸,戲語亦狡獪。 我師魯顏子,陋巷翳蓬艾。執瓢不可從,一取清泉酹。

《寄顏經略羊酥》
元·貢師泰
编辑

三山五月尚清寒,新GJfont羊酥凍玉柈。何物風流可相 稱,兔豪花瀹水龍團。

《灤京雜詠》
楊允孚
编辑

營盤風軟淨無沙,乳餅羊酥當啜茶。底事燕支山下 女,生平馬上慣琵琶。

《武陵莊》
明·沈明臣
编辑

青精作飯紫蓴羹,飽後微吟水上行。不道空山曾有 寺,隔谿風送午鐘聲。

飲食部選句编辑

《楚辭》:五穀六仞設菰粱,只鼎臑盈望和致芳,只內鶬 鴿鵠味,豺狼只魂乎。歸來恣所嘗只。九思吮玉液 兮,止渴齧芝華兮,療飢。蕙餚蒸兮,蘭籍奠桂酒兮, 椒漿。

漢揚雄《蜀都賦》:甘馥之和,芍藥之羹,江東鮑,隴西 牛羊,糴米肥豬,獨草孤鶬,五肉七菜,百味六珍,可以 頤精神養血脈。

馮衍賦:漱六醴之清液,食五芝之茂英。

邊讓章華臺賦:蘭肴山積,椒酒淵流。

魏曹植樂府:魴腴,熊掌,豹胎,黿腸,元熊素膚肥豢濃 肌。

徐幹《齊都賦》:蒸豕,臑羔,炰鱉,膾鯉,嘉旨雜遝,豐實左 右,前徹後箸,惡可勝數。

《應璩詩》:豐隆窮美味,獨食有何甘。

晉潘尼《釣賦》:五味既和,餘氣芬芳。和神安體,易思難 忘。

左思《吳都賦》:競其區宇,則並疆兼巷。矜其宴居,則珠 服玉饌。

梁劉孝綽謝賚胙肉啟:味過瀹鳳珍,越屠龍。

宋黃庭堅詩:冰廚欲罄浮蛆GJfont,饅婦初供醒酒冰。

飲食部紀事一编辑

《春秋合誠圖》:黃帝請問太乙長生之道,太乙曰:食飲 六甲。

《管子》:黃帝鑽燧,以熟葷臊,民食之無腹胃之疾。 《艾子·雜說》:堯治天下,久而耄勤呼許由以禪焉。由入 命食則飯土鉶,啜土器,食麤糲羹、藜藿,雖廁監之養, 無以過其約。食畢顧而言曰:吾都天下之富,享天下 之貴,久而厭矣。今將舉以授汝,汝其享吾之奉也。許 由顧而笑曰:似此富貴,我未甚愛也。

《詩經·大雅·生民篇》:克岐克嶷,以就口食。就,向也。口 食,自能食也。

《山海經》:夸父與日競走,渴飲河渭不足,北飲大澤。未 至,道渴而死。棄其杖。為鄧林。

《鬻子》:禹嘗據一饋而七起,日中不暇飽食,曰:吾不畏 士留道路,吾恐其留吾門庭,四海民不至也。

《呂氏春秋》:有娀氏有三佚女,為之九成之臺,飲食必 以鼓。

湯得伊尹,設朝見之禮。伊尹說湯以至味,曰:凡味之 本,水最為始。火為之紀。時疾時徐,減腥去臊除羶,必 以其勝,無失其理。

《禮記·文王世子》:文王之為世子,食上,必在視寒煖之 節,食下,問所膳,命膳宰曰:末有原。應曰:諾。然後退。 《賈誼·新書》:太公傅太子發。發嗜鮑魚,公不與曰:鮑魚 不登俎,不可以非禮食太子。

《穆天子傳》:天子渴于沙衍,求飲未至,七萃之士高奔 戎刺其左驂之頸,取其清血以飲天子,天子美之,乃 賜奔戎佩玉一隻。

《韓子》:管仲束縛,自魯之齊,路飢而泣,過綺邑乞食。封 人跪餐之,因竊謂仲曰:若用齊,將何報我。曰:如子之 言,我且賢之用,能之使,勞之綸。我何以報子。封人怨 之。

《世說》:桓公坐有參軍椅蒸薤不得解;共食者又不助, 而椅終不放者笑。桓公曰:同盤尚不相助,況復危難。 敕令免官。

《左傳》:僖公二十五年冬,晉侯問原守于寺人勃鞮,對 曰:昔趙衰以壺飧從徑,餒而弗食,故使處原。

初,晉公子重耳將適齊,過衛,乞食于野人,野人與之 塊。

《尹文子》:晉國尚奢,文公以儉矯之,衣不重帛,食不重 肉,無幾,國人皆粗布之衣,脫粟之飯。

《詩經》:秦風於我乎,每食四簋,今也每食不飽。

《左傳》:宣公二年秋,宣子田于首山,舍于翳桑,見靈輒 餓,問其病。曰:不食三日矣。食之,舍其半,問之。曰:宦三 年矣,未知母之存否,今近焉。請以遺之,使盡之,而為 之簞食與肉,寘諸橐以與之。

四年,楚人獻黿于鄭靈公,公子宋,與子家將見,子公 之食指動,以示子家。曰:他日我如此,必嘗異味。及入, 宰夫將解黿,相視而笑,公問之,子家以告。及食大夫 黿,召子公而弗與也。子公怒,染指于鼎,嘗之而出。 《韓子》:孫叔敖相楚,糲飯菜羹,枯魚之膳。

《左傳》:成公十六年夏,欒鍼見子重之旌,請曰:楚人謂 夫旌,子重之麾也。彼其子重也。日臣之使于楚也。子 重問晉國之勇,臣對曰:好以眾整。曰:又何如。臣對曰: 好以暇,今兩國治戎,行人不使,不可謂整,臨事而食言,不可謂暇,請攝飲焉。公許之,使行人執榼承飲,造 于子重。子重曰:夫子嘗與吾言于楚,必是故也。不亦 識乎。受而飲之,免使者而復鼓。

秋,子叔聲伯使叔孫豹請逆于晉師,為食于鄭郊,師 逆以至,聲伯四日不食以待之,食使者,而後食。 襄公二十八年冬,叔孫穆子食慶封,氾祭,穆子不說, 使工為之誦茅鴟,亦不知。

三十年春,晉悼夫人食輿人之城杞者,絳縣人或年 長矣。無子,而往與于食。

昭公元年夏,天王使劉定公勞趙孟于潁,對曰:吾儕 偷食,朝不謀夕,何其長也。

二十年秋,宋華向之亂,公子城適晉,華亥與其妻,必 盥而食所質公子者,而後食,公與夫人,每日,必適華 氏,食公子而後歸。

《禮記·玉藻》:孔子食于季氏,不辭,不食肉而飧。為客 之禮,將食必興。辭食則先胾次殽,至肩乃飽而飧。孔 子既不辭又不食肉,乃獨澆飯而為飧之禮。蓋以季 氏之饋,非禮故也。

《雜記》:孔子曰:吾食于少施氏而飽,少施氏食我以禮, 吾祭,作而辭曰:疏食不足祭也。吾飧作而辭曰:疏食 也不敢以傷吾子。飧,以飲澆飯也。禮食竟更作三 飧以助飽。實不敢以傷吾子者,言麤疏之飯不可強 食,以致傷害也。

《說苑》:魯有儉者,瓦鬲煮食,食之而美,盛之土鉶之器, 以進孔子。孔子受之,歡然而悅,如受大牢之饋。弟子 曰:瓦甂,陋器也;煮食,薄膳也。而先生何喜如此乎。孔 子曰:吾聞好諫者思其君,食美者念其親,吾非以饌 為厚也,以其食美而思我親也。

《家語》:孔子厄于陳蔡,從者七日不食。子貢以所齎貨, 竊犯圍而出,告糴于野人,得米一石焉。

《韓子·外儲說》:季孫相魯,子路為郈令。魯以五月起眾 為長溝,當此之為,子路以其私秩粟為漿飯,要作溝 者于五父之衢而餐之。孔子聞之,使子貢往覆其飯, 擊毀其器,曰:魯君有民,子奚為乃餐之。子路怫然怒, 攘肱而入,請曰:夫子疾由之為仁義乎。所學于夫子 者,仁義也;仁義者,與天下共其所有而同其利者也。 今以由之秩粟而餐民,何也。孔子曰:由之野也。吾以 女知之,女徒未及也。女故如是之不知禮也。女之餐 之,為愛之也。夫禮,天子愛天下,諸侯愛境內,大夫愛 官職,士愛其家,過其所愛曰侵。今魯君有民而子擅 愛之,是子侵也,不亦誣乎。言未卒,而季孫使者至,讓 曰:肥也起民而使之,先生令弟子令徒役而餐之,將 奪肥民耶。孔子駕而去魯。

《韓詩外傳》:子夏過曾子。曾子曰:入食。子夏曰:不為公 費乎。曾子曰:君子有三費,飲食不在其中;君子有三 樂,鐘磬琴瑟不在其中。子夏曰:敢問三樂。曾子曰:有 親可畏,有君可事,有子可遺,此一樂也。有親可諫,有 君可去,有子可怒,此二樂也。有君可喻,有友可助,此 三樂也。子夏曰:敢問三費。曾子曰:少而學,長而忘,此 一費也。事君有功,而輕負之,此二費也,久交友而中 絕之,此三費也。子夏曰:善哉。謹身事一言,愈於終身 之誦;而事一士,愈於治萬民之功;夫人不可以不知 也。吾嘗鹵焉,吾田期歲不收,土莫不然,何況於人乎。 與人以實,雖疏必密;與人以虛,雖戚必疏。夫實之與 實,如膠如漆;虛之與虛,如薄冰之見晝日。君子可不 留意哉。詩曰:神之聽之,終和且平。

《家語》:子路南遊于楚,列鼎而食。

子路為蒲宰,為水備,與其民修溝瀆,以民之勞煩苦 也,人與之一簞食一壺漿。孔子聞之,使子貢止之。子 路忿不悅,往見孔子,曰:由也以暴雨將至,恐有水災, 故與民修溝洫以禦之,而民多匱餓者,是以簞食壺 漿而與之。夫子使賜止之,是夫子止由之行仁也。夫 子以仁教而禁其行,由不受也。孔子曰:汝以民為餓 也,何不白于君,發倉廩以賑之,而私以肉食饋之,是 汝明君之無惠,而見己之德美矣。汝速已則可,不則 汝之見罪必矣。

《國語》:梗陽人有獄,將不勝,請納賂于魏獻子,獻子將 許之。閻沒謂叔寬曰:與子諫乎。吾主以不賄聞于諸 侯,今以梗陽之賄殃之,不可。二人朝,而不退。獻子將 食,問誰在庭,曰:閻明、叔褒在。召之,使佐食。比已食,三 嘆。既飽,獻子問焉,曰:人有言曰:唯食可以忘憂。吾子 一食之間而三嘆,何也。同辭對曰:吾小人也,貪。饋之 始至,懼其不足,故嘆。中食而自咎也。曰:豈主之食而 有不足。是以再嘆。主之既食,願以小人之腹,為君子 之心,屬厭而已,是以三嘆。獻子曰:善。乃辭梗陽人。 《左傳》:哀公十一年夏,陳轅頗出奔鄭。初轅頗為司徒, 賦封田,以嫁公女,有餘,以為己大器,國人逐之,故出 道渴,其族轅咺,進稻醴,粱糗,GJfont脯焉。喜曰:何其給也。 對曰:器成而具。曰:何不吾諫。對曰:懼先行。

《孔叢子·儒服篇》:陳GJfont性多穢訾,每得酒食,必先撥捐 之然後乃食。子高告之,曰子無然也。似有態者。昔君子之于酒食,有率嘗之義,無捐放之道,假其可食,其 上下如擇假令不潔,其下滋甚。陳GJfont曰吾知其無益, 意欲如此。子高曰意不可恣也。夫木之性以檃括自 直,可以人而不如木乎。子不見夫雞耶。聚穀如陵,跪 而啄之,若縱子之意,則與雞豈有異乎。陳GJfont跪,曰吾 今而後知過矣,請終改之。

《說苑》:晏子方食,君之使者至,分食而食之,晏子不飽, 使者返言之景公,景公曰:嘻,夫子之家若是其貧也, 寡人不知也,是寡人之過也。令吏致千家之縣一于 晏子,晏子再拜而辭。

《晏子春秋》:晏子相齊三年,政平。梁丘據見晏子,中食 而肉不足,以告景公。旦日,割地將封晏子,晏子辭不 受。

《說苑》:晏子所與同衣食者百人,而天下之士至。 晏子侍于景公,朝寒請進熱食,對曰:嬰非君之廚養 臣也,敢辭。

《拾遺記》:宋景公之世,有善星文者,許以上大夫之位, 處于層樓延閣之上,以望氣象,設以珍食,施以寶衣。 其食則有渠滄之鳧,煎以桂髓、叢庭之鷃,蒸以蜜沫、 淇漳之鱧,脯以青茄、九江珠穟,爨以蘭蘇、華清夏潔, 灑以纖縞、華清井之澄,華也。饔人視時而叩鐘,伺食 以擊磬,言每食而輒擊鐘磬也。

《左傳》:哀公十七年春,衛侯為虎幄于藉圃,成求令名 者,而與之始食焉。太子請使良夫,良夫乘衷甸,兩牡, 紫衣狐裘,至,袒裘不釋劍而食。

《國語》:勾踐載稻與脂于舟以行,國之孺子之遊者,無 不餔也,無不歠也,必問其名。

《禮記·檀弓》:齊大饑,黔敖為食于路,以待餓者而食之, 有餓者,蒙袂輯屨,貿貿然來,黔敖左奉食,右執飲,曰: 嗟來食。揚其目而視之,曰:予唯不食嗟來之食,以至 于斯也。從而謝焉。終不食而死,曾子聞之曰:微與,其 嗟也可去,其謝也可食。

《呂氏春秋》:趙襄子攻翟,勝老人、中人,使使者來謁之, 襄子方食摶飯,有憂色。左右曰:一朝而下兩城,此人 之所喜,今君有憂色何也。襄子曰:江河之大也,不過 三日;焱風暴雨,日中不須臾。今趙氏之德行,無所積, 一朝而下兩城,亡其及我乎。

《說苑》:子思居于衛,縕袍無表,二旬而九食。

《韓子·外儲說》:吳起出遇故人而止之食。故人曰:諾,令 返而御。吳子曰:待公而食。故人至暮不來,起不食待 之。明日蚤,令人求故人。故人來,方與之食。

《戰國策》:梁王魏嬰觴諸侯于范臺。酒酣,請魯君舉觴。 魯君興,避席擇言曰:昔者帝女令儀狄作酒而美,進 之禹,禹飲而甘之,遂疏儀狄,絕旨酒,曰:後世必有以 酒亡其國者。齊桓公夜半不嗛,易牙乃煎熬燔炙,和 調五味而進之,桓公食之而飽,至旦不覺,曰:後世必 有以味亡其國者。晉文公得南之威,三日不聽朝,遂 推南之威而遠之,曰:後世必有以色亡其國者。楚王 登強臺而望崩山,左江而右湖,以臨彷徨,其樂忘死, 遂盟強臺而弗登,曰:後世必有以高臺陂池亡其國 者。今主君之尊,儀狄之酒也;主君之味,易牙之調也; 左白台而右閭須,南威之美也;前夾林而後蘭臺,強 臺之樂也。有一于此,足以亡其國。今主君兼此四者, 可無戒與。梁王稱善相屬。

《莊子》:趙文王好劍,莊子說之,宰人上食,王三環之。注 云聞義而愧,繞饌三周不能坐視也。

《國策》:蘇秦之楚,三日乃得見王。辭行。王曰:曾不少留。 對曰:楚食貴於玉,薪貴於桂,謁者難得見如鬼,王難 得見如天帝。今臣食玉炊桂,因鬼見帝。王曰:聞命矣。 《新序》:靖郭君殘賊其百姓,害傷其群臣,國人將背叛 共逐之,其御知之,豫裝齎食,及亂作,靖郭君出亡,至 于野而飢,其御出所裝食進之。靖郭君曰:何以知之 而齎食。對曰:君之暴虐,其臣下之謀久矣。靖郭君怒, 不食。曰:以吾賢至聞也,何謂暴虐。其御懼曰:臣言過 也,君實賢,唯群臣不肖共害賢。然後靖郭君悅,然後 食。

《史記·廉頗傳》:趙王使使者視廉頗尚可用否。廉頗之 仇郭開多與使者金,令毀之。趙使者既見廉頗,廉頗 為之一飯斗米,肉十斤,被甲上馬,以示尚可用。趙使 還報王曰:廉將軍雖老,尚善飯,然與臣坐,頃之三遺 矢矣。趙王以為老,遂不召。

《發蒙記》:廉頗既老,日噉肉十觔。

《漢書·韓信傳》:信家貧,常從下鄉南昌亭長食,亭長妻 苦之,迺晨炊蓐食。食時信往,不為具食。信亦知其意, 自絕去。至城下釣,有一漂母哀之,飯信,竟漂數十日。 信謂漂母曰:吾必重報母。母怒曰:丈夫不能自食,吾 哀王孫而進食,豈望報乎。

《石奮傳》:奮以上大夫祿歸老于家。子孫有過失,不誚 讓,為便坐對案不食。上時賜食于家,必稽首俯伏而 食,如在上前。

《朱買臣傳》:初,買臣免待詔,常從會稽守邸者寄居飯食,後拜為太守。

《新序》:東方有士曰袁族目,將有所適,而飢於道,狐父 之盜丘人也見之,下壺餐以與之。袁族目三餔而能 視,仰而問焉。曰:子誰也。曰:我狐父之盜丘人也。袁族 目曰:嘻。汝乃盜也,何為而食我。以吾不食也。兩手據 地而嘔之,不出,喀喀然,遂伏地而死。

《西京雜記》:五侯不相能,賓客不得來往,婁護豐辨傳 食五侯間,各得其歡心,競致奇膳,護乃合以為鯖,世 稱五侯鯖,以為奇味焉。

《讀書鏡》:王莽遣使者奉璽書印綬,迎龔勝,勝稱病篤, 使者以印綬就加勝身,勝輒推不受。遂絕飲食,積十 四日死。

《後漢書·逸民傳》:戴良字叔鸞,汝南慎陽人也。母卒,兄 伯鸞居廬啜粥,非禮不行,良獨食肉飲酒,哀至乃哭, 而二人俱有毀容。或問良曰:子之居喪,禮乎。良曰:然。 禮所以制情佚也,情苟不佚,何禮之論。夫食旨不甘, 故致毀容之實。若味不存口,食之可也。論者不能奪 之。

《東觀漢記》:梁鴻少孤,以童幼詣太學,受業治禮,詩春 秋,常獨坐,不與人同食。

《後漢書·逸民傳》:梁鴻至吳,依大家皋伯通,居廡下,為 人賃舂。每歸,妻為具食,舉案齊眉。伯通察而異之,乃 方舍之於家。

《東觀漢記》:光武至饒陽,官屬皆乏食。光武乃自稱邯 鄲使者,入傳舍。傳舍吏方進食,從者飢,遮奪之。傳者 疑其偽,乃椎鼓數十通,紿言邯鄲將軍至,官屬皆失 色。光武升車欲馳;而懼不免,還坐,曰:請邯鄲將軍入。 久乃駕去。

趙孝字長平,建武初,天下新定,穀食貴,孝得穀,炊將 熟時,弟他出至,暮始回,孝待之同食,雖蔬食茹菜,兄 弟怡怡。

《後漢書·光武紀》:建武十三年春,詔曰:往年已敕郡國, 異味不得有所獻御,今猶未止,非徒有豫養導擇之 勞,至乃煩擾道上,疲費過所。其令太官勿復受。明敕 下以遠方口實所以薦宗廟,自如舊制。

《逸民傳》:井丹字大春,扶風郿人也。少受業太學,通五 經,善談論,故京師為之語曰:五經紛綸井大春。性清 高,未嘗修刺候人。建武末,沛王輔等五王居北宮,皆 好賓客,更遣請丹,不能致。信陽侯陰就,光烈皇后弟 也,以外戚貴盛,乃詭說五王,求錢千萬,約能致丹,而 別使人要劫之。丹不得已,既至,就故為設麥飯蔥葉 之食,丹推去之,曰:以君侯能供甘旨,故來相過,何其 薄乎。更致盛饌,乃食。

《高士傳》:閔貢字仲叔,太原人也,世稱節士,雖周黨之 潔清,自以弗及也。黨見仲叔食無菜,遺以生蒜。仲叔 曰:我欲省煩耳,今更作煩耶。受而不食。

《後漢書·耿弇傳》:弇弟國,國弟子恭,為戊己校尉,以疏 勒城傍有澗水,引兵據之。匈奴來攻,擁絕澗水。恭於 城中穿井十五丈不得水,吏士渴乏,笮馬糞汁而飲 之。

《西京雜記》:曹元理明算術,嘗過其友陳廣漢,廣漢為 之飲酒,取鹿脯數斤,算曰:藷蔗三十五區,應收一千 五百三十六枚。蹲GJfont三十七畝,應收六百七十三石。 牛產二百犢,萬雞將五萬雛。羊豕鵝鴨皆道其數,果 菰肴蔌悉知其所,乃曰:此資業之廣,何供饋之偏耶。 廣漢慚曰:有倉卒客,無倉卒主。元理曰:俎上蒸豚一 頭,廚中荔枝一柈,皆可為設。廣漢再拜謝罪,自入取 之,盡日為歡。

《後漢書·和熹鄧皇后紀》:殤帝生始百日,后乃迎立之。 尊后為皇太后,詔減大官、導官、尚方、內者服御珍膳 靡麗難成之物,自非供陵廟,稻粱米不得導擇,朝夕 一肉飯而已。舊大官湯官經用歲且二萬萬,太后敕 止,曰殺省珍費,自是裁數千萬。及郡國所貢,皆減其 過半。安帝立,猶臨朝政。永初七年,下詔曰:凡供薦新 味,多非其節,或鬱養強孰,或穿掘萌芽,味無所至而 夭折生長,豈所以順時育物乎。傳曰:非其時不食。自 今當奉祠陵廟及給御者,皆須時乃上。凡所省二十 三種。

《汝南先賢傳》:周舉為并州刺史。太原舊俗以介子推 燒死。至其亡時,民為絕火食,老少多死。舉作書置子 推廟中,說民不宜寒食,因使炊食如故。

《後漢書·崔駰傳》:駰子瑗愛士,好賓客,盛修肴膳,單極 滋味,不問餘產。居常疏食菜羹而已。家無擔石儲,當 世清之。

《貧士傳》:郭太字林宗,太原人也。少事父母,以孝聞。家 貧,乃欲遊學,無資,就姊夫貸錢五千,與聞縣宗仲至 京師,從屈伯彥學。春秋并日而食,衣不蔽形。

《世說》:茅容字季偉,郭林宗曾寓宿焉。及明旦,容殺雞 為饌,林宗意為己設,既而容獨以供母,自與宗共蔬 藿同飯。林宗因起拜曰:卿賢乎哉。後竟以孝成德。 陳太丘詣荀朗陵,貧儉無僕役,迺使元方將車,季方持杖後從,長文尚小,載著車中。既至,荀使叔慈應門, 慈明行酒,餘六龍下食。

《東觀漢記》:汝郁,年五歲母疾,不能飲食,郁亦不肯食, 母憐之,強為餐飯,欺言愈,郁視母色未平,輒不食。 蔡質,漢官儀尚書郎直,入臺大官,供食五日一美食, 下天子一等。

《益都耆舊傳》:何祗字君肅,為人寬厚通濟,體甚壯大, 能飲食,好聲色,不治節儉,時人少貴之者。

《曹毗杜蘭香傳》:蘭香戒張碩曰:不宜露頭食。

《三國魏志·典韋傳》:太祖拜韋都尉,遷為校尉。好酒食, 飲噉兼人,每賜食於前,大飯長歠,左右相屬,數人益 之乃供,太祖壯之。

《江表傳》:南陽樊GJfont為武昌部從事,誘導諸夷叛屬劉 備,孫權召問潘濬,濬曰:以五千兵往,成擒。權曰:卿何 以擒之。濬曰:GJfont昔為州人設饌,比至日中,食不可得, 而十餘自起,此亦侏儒觀一節之驗。權即遣兵五千 兵往,果平武昌。

《三國魏志·武宣卞皇后傳》:魏書曰:帝為太后弟秉 起第,第成,太后幸第請諸家外親,設下廚,無異膳。太 后左右,菜食粟飯,無魚肉。其儉約如此。

《博物志》:魏明帝時京邑有一人,食噉兼十人,遂肥不 能動。其父嘗為遠方長吏,送彼往縣,令傳食之;一二 年間,一鄉為儉。

《神仙傳》:焦先者,字孝然,河東太陽人。鄉里累世云百 七十歲,常煮白石以與人,熟如大芋者。日日入山伐 薪以布施,先從村頭一家起,周而復始,擔薪以置人 門外,人見之時,即鋪席與坐,為設食。先便就坐食,亦 不與人語。若人不見其擔薪往時,乃置薪於人門間 便去。連年如此。結草菴於河渚。或數日一食,欲食則 為人賃作,人以衣衣之,乃使限功為直,足得一食輒 去,人欲多與,終不肯取,有數日不食時。

《三國吳志·趙達傳》:達治九宮一筭之術。嘗過知故,知 故具酒食。食畢,謂曰:倉卒乏酒,又無嘉肴,無以敘意, 如何。達因取盤中隻箸,再三從橫之,乃言:卿東壁下 有美酒一斛,又有鹿肉三斤,何以辭無。主人慚曰:以 卿善射有無,欲相試耳。

《魏志·常林傳》:沐德信,河間人也。始為吏。有志介,嘗 過姊,姊為殺雞炊黍而不留也。後吳使諸葛瑾攻樊 城,遣船兵於峴山東斫材,牂牁人兵作食,有先熟者 呼後熟者來食。後熟者答言:不也。呼者曰:汝欲作沐 德信耶。其名流布,播於異域如此。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