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79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七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七十九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八十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七十九卷目錄

 酒部紀事二

食貨典第二百七十九卷

酒部紀事二编辑

《史記漢高祖紀》:「高祖為泗水亭長,好酒及色,常從王 媼、武負貰酒醉臥。武負王媼,見其上常有龍,怪之。高 祖每酤留飲酒,讎數倍。及見怪,歲竟,此兩家常折券 棄責。」

《漢書高祖紀》:「十二年冬,上破布軍于會缶,布走,令別 將追之。上還過沛,留置酒沛宮,悉召故人父老子弟 佐酒,發沛中兒,得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上擊筑自 歌曰:『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 士兮守四方』。」

《樊噲傳》:項羽在戲下,欲攻沛公。沛公從百餘騎,因項 伯面見項羽,謝無有閉關事。項羽既饗軍士中酒,亞 父謀欲殺沛公,令項莊拔劍舞坐中,欲擊沛公。樊噲 入立帳下,項羽目之,問為誰,張良曰:「沛公參乘樊噲 也。」項羽曰:「壯士!賜之卮酒彘肩」噲既飲酒,拔劍切肉 食之。項羽曰:「能復飲乎?」噲曰:「臣死且不辭,豈特卮酒」 乎。

《史記曹相國世家》:「平陽侯曹參,代蕭何為漢相國,舉 事無所變更,一遵何約束,日夜飲醇酒。卿大夫已下 吏及賓客見參不事事,來者皆欲有言。至者,參輒飲 以醇酒,間之,欲有所言,復飲之,醉而後去,終莫得開 說,以為常。相舍後園近吏舍,吏舍日飲歌呼,從吏惡 之,無如之何,乃請參游園中,聞吏醉歌呼,從吏幸相」 國召按之,乃反取酒,張坐飲,亦歌呼與相應和。 《漢書高五王傳》:「齊悼惠王次子章嘗入侍燕飲,高后 令章為酒吏,章自請曰:『臣,將種也,請得以軍法行酒』。 高后曰:『可』。酒酣,章進歌舞。頃之,諸呂有一人醉,亡酒, 章追,拔劍斬之而還,報曰:『有亡酒一人,臣謹行軍法 斬之』。太后左右大驚,業已許其軍法,亡以罪也。」因罷 酒。

《史記游俠傳》:「郭解為人短小,精悍,不飲酒。」

《漢書楚元王傳》:「楚元王交少時,嘗與魯穆生、白生、申 公俱受《詩》於浮丘伯。及秦焚書,各別去。高祖即帝位, 立交為楚王。王既至楚,以穆生、白生、申公為中大夫。 元王敬禮申公等。穆生不耆酒,元王每置酒,常為穆 生設醴。及王戊即位,常設,後忘設焉。穆生退曰:『可以 逝矣。醴酒不設,王之意怠。不去,楚人將鉗我于市』。遂」 謝病去。申公、白生獨留。王戊稍淫暴,二人諫,不聽。胥 靡之使杵臼雅舂于市。

《西京雜記》:「梁孝王遊于忘憂之館,集諸遊士,各使為 賦。鄒陽為《酒賦》,其詞曰:『清者為酒,濁者為醴,清者聖 明,濁者頑騃。皆麴湒丘之麥,釀野田之米,倉風莫預, 方金未啟,嗟同物而異味,嘆殊才而共侍,流光醳醳, 甘滋泥泥,醪釀既成,綠瓷既啟,且筐且漉,載』」載齊。 庶民以為歡,君子以為禮。其品類則沙洛淥酃程鄉, 若下高公之清。關中白薄,青渚縈停,凝醳醇酎,千日 一醒。哲王臨國,綽矣多暇。召皤皤之臣,聚肅肅之賓, 安廣坐,列雕屏,綃綺為席,犀璩為鎮。曳長裾,飛廣袖, 奮長纓。英偉之士,莞爾而即之。君王憑玉几,倚玉屏, 舉手一勞,四座之士,皆若哺粱焉。乃縱酒作倡,「傾盌 覆觴,右曰宮申」,旁亦徵揚,樂只之,深不狂。于是錫名 餌,祛夕醉,遣朝酲。吾君壽億萬歲,常與日月爭光。 《史記司馬相如傳》:「文君夜亡奔相如,相如乃與馳歸 成都家居,徒四壁立。文君久之不樂,曰:『長卿第俱如 臨卭,從昆弟假貸,猶足為生,何至自苦如此』?相如與 俱之臨卭,盡賣其車騎,買一酒舍」,酤酒而令文君當 鑪。相如身自著犢鼻褌,與保庸雜作,滌器于市中。卓 王孫聞而恥之,為杜門不出。昆弟諸公更謂王孫曰: 「有一男兩女,所不足者非財也。今文君已失身于司 馬長卿,長卿故倦游,雖貧,其人材足依也。且又令客 獨奈何相辱如此?」卓王孫不得已,分予文君僮百人, 錢百萬。及其嫁時,衣被財物。文君乃與相如歸成都, 買田宅,為富人。

《五宗世家》:「中山靖王勝,為人樂酒好肉。」

《漢書任敖傳》:「敖封廣阿侯,食邑千八百戶。傳子至曾 孫越人,坐為太常廟酒酸不敬,國除。」

《東方朔傳》:「朔為大中大夫給事中,隆慮公主子昭平 君尚帝女夷安公主,隆慮主病,因以金千斤,錢千萬, 為昭平君豫贖死罪,上許之。隆慮主卒,昭平君日驕, 醉殺主傅獄繫內官,以公主子廷尉上請,請論左右 人人為言,前又入贖,陛下許之。上曰:『吾弟老有是一子,死以屬我。于是為之垂涕,嘆息良久,曰:『法令者,先 帝所造也。用弟故而誣先帝之法,吾何面目入高廟 乎!又下負萬民』』。」迺可其奏,哀不能自止,左右盡悲。朔 前上壽曰:「臣聞聖王為政,賞不避仇讎,誅不擇骨肉。 《書》曰:『不偏不黨,王道蕩蕩』。此二者,五帝所重,三王所 難也。陛下行之,是以四海之內,元元之民,各得其所, 天下幸甚。臣朔奉觴昧死再拜上萬」歲壽。上迺起入 省,中夕時召讓朔曰:「《傳》曰『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今 先生上壽時乎?」朔免冠頓首曰:「臣聞樂太甚則陽溢, 哀太甚則陰損,陰陽變則心氣動,心氣動則精神散, 精神散而邪氣及,銷憂者莫若酒。臣朔所以上壽者, 明陛下正而不阿,因以止哀也。愚不知忌諱,當死。」先 是,朔嘗醉入殿中,小遺殿上,劾不敬,有詔免為庶人, 待詔宦者署,因此對。復為中郎,賜帛百匹。

庾穆之《湘州記》:「君山上有美酒數斗,得飲之即不死, 為神仙。漢武帝聞之,齋居七日,遣欒巴將童男女數 十人來求之,果得酒進御。未飲,東方朔在旁竊飲之。 帝大怒,將殺之。朔曰:『使酒有驗,殺臣亦不死。無驗,安 用酒為』?」帝笑而釋之。寺僧云:「春時往往聞酒香,尋之 莫知其處。」

《漢書灌夫傳》:「夫為太僕,與長樂衛尉竇甫飲,輕重不 得,夫醉,搏甫。甫,太后昆弟。上恐太后誅夫,徙為燕相。 數歲,坐法免,家居長安。夫為人剛直使酒,不好文學, 喜任俠,已然諾,家居卿相、侍中賓客益衰。及竇嬰失 埶,亦欲倚夫引繩排根。生平慕之後棄者。夫嘗有服, 過丞相蚡,蚡從容曰:『吾欲與仲孺過魏其侯。會仲孺』」 有服,夫曰:「將軍迺肯幸臨,況魏其侯,夫安敢以服為 解!請語魏其具,將軍旦日蚤臨。」蚡許諾。夫以語嬰,嬰 與夫人益市牛酒,夜灑掃張具至旦。平明,令門下候 司。至日中,蚡不來。嬰謂夫曰:「丞相豈忘之哉?」夫不懌, 曰:「夫以服請,不宜迺駕,自往迎蚡。」蚡特前戲許夫,殊 無意往。夫至門,蚡尚臥也。于是夫見曰:「將軍昨日幸 許,過魏其,魏其夫妻治具,至今未敢嘗食。」蚡悟,謝曰: 「吾醉,忘與仲孺言。」迺駕往,往又徐行,夫愈益怒。及飲 酒酣,夫起舞屬蚡,蚡不起。夫徙坐,語侵之,嬰迺扶夫 去,謝蚡。蚡卒飲至夜,極驩而去。元光四年春,蚡言灌 夫家在潁川,橫甚,民苦之,請案之。上曰:「此丞相事,何 請?」夫亦持蚡陰事,為姦利,受淮南王金,與語言,賓客 居間,遂已俱解。夏,蚡取燕王女為夫人。太后詔召列 侯宗室,皆往賀。嬰過夫,欲與俱,夫謝曰:「夫數以酒失 過丞相,丞相今者又與夫有隙。」嬰曰:「事已解,彊與俱。」 酒酣,蚡起為壽,坐皆避席,伏已。嬰為壽,獨故人避席, 餘半膝席。夫行酒至,蚡蚡膝席曰:「不能滿觴。」夫怒,因 嘻笑曰:「將軍貴人也!」畢之時,蚡不肯行酒,次至臨汝 侯灌賢。賢方與程不識耳語,又不避席。夫無所發怒, 迺罵賢曰:「平生毀程不識,不直一錢,今日長者為壽」, 迺效女曹兒呫囁耳語。蚡謂夫曰:「程、李俱東西宮衛 尉,今眾辱程將軍仲孺,獨不為李將軍地乎?」夫曰:「今 日斬頭穴匈,何知程李坐。」乃起更衣,稍稍去。嬰去戲 夫。夫出,蚡遂怒曰:「此吾驕灌夫罪也。」迺令騎留夫。夫 不得出,藉福起為謝,案夫項令謝。夫愈怒,不肯順蚡。 迺戲騎縛夫置傳舍,召長史曰:「今日召宗室。」有詔劾 灌夫,罵坐不敬,繫居室,遂其前事。遣吏分曹逐捕諸 灌氏,皆得棄市罪。

《拾遺記》:漢武帝思懷往者李夫人,不可復得,時始穿 昆靈之池,泛翔禽之舟,帝自造歌曲,使女伶歌之。時 日已西傾,涼風激水,女伶歌聲甚遒,因賦《落葉哀蟬》 之曲曰:「羅袂兮無聲,玉墀兮塵生,虛房冷而寂寞,落 葉依于重扄。望彼美之女兮,安得感余心之未寧。」帝 聞唱,動心悶悶,不自支持,命龍膏之燈以照舟內,悲 不自止。親侍者覺帝容色愁怨,乃進洪梁之酒,酌以 文螺之卮。卮出波祇之國,酒出洪梁之縣,此屬右扶 風,至哀帝廢此邑,南人受此釀法。今言「雲陽出美酒」, 兩聲相亂矣。

《洞冥記》:「武帝起神明臺,上有九天道,金床象席,琥珀 鎮,雜玉為簟。帝坐良久,設甜水之冰,以備沐濯,酌瑤 琨碧酒。」

《韓詩外傳》:「人有市酒而甚美者,置表甚長,然至酒酸 而不售。問里人其故,里人曰:『公之狗甚猛,而人有持 器而欲往者,狗輒迎而齧之,是以酒酸不售也。士欲 白萬乘之主,用事者迎而齧之,亦國之惡狗也』。」 《漢書。韓延壽傳》:「延壽代蕭望之為左馮翊,坐棄市,吏 民數千人送至渭城,老小扶持車轂,爭奏酒炙。延壽 不忍」距逆人。人為飲計,飲酒石餘。

《拾遺記》:宣帝地節元年,樂浪之東有皆明之國,來貢 其方物,言其鄉在扶桑之東,見日出于西方,其國昏 昏常闇,宜種百穀,名曰「融澤,方三千里,五穀皆良,有 醇和麥為麴以釀酒,一醉累月食之,凌冬可袒,其國 獻之。」

《漢書趙充國傳》:「充國為後將軍衛尉,上初置金城屬 國,以處降羌,詔舉可護羌校尉者。時充國病,四府舉辛武賢小弟湯,充國遽起奏湯使酒,不可典蠻夷,不 如湯兄臨眾。時湯已拜受節,有詔更用臨眾。後臨眾 病免,五府復舉湯。湯數醉䣱羌人,羌人反畔,卒如充 國之言。」

《丙吉傳》:「吉居相位,上寬大。吉馭吏耆酒,數逋蕩,嘗從 吉出,醉歐丞相車上,西曹主吏白欲斥之,吉曰:『以醉 飽之失去士,使此人將復何所容西曹地忍之,此不 過汙丞相車茵耳』。」遂不去也。此馭吏,邊郡人,習知邊 塞發奔命警備事。嘗出適見驛騎持赤白囊,邊郡發 奔命書馳來至,馭吏因隨驛騎至公車刺取,知虜入 雲中、代郡,遽歸府,見吉白狀,因曰:「恐虜所入邊郡,二 千石長吏有老病不任兵馬者,宜可豫視。」吉善其言, 召東曹案邊長吏,瑣科條其人。未已,詔召丞相御史, 問以虜所入郡吏,吉具對。御史大夫卒遽不能詳知, 以得譴讓。而吉見謂憂邊思職,馭吏力也。吉乃歎曰: 「士亡不可容,能各有所長。嚮使丞相」不先聞馭吏言。 何見勞勉之有。

《循吏傳》:「龔遂為渤海太守數年,上遣使者徵遂,議曹 王生願從。功曹以為王生素耆酒,亡節度,不可使。遂 不忍逆從,至京師,王生日飲酒,不視太守。會遂引入 宮,王生醉,從後呼曰:『明府且止,願有所白』。遂還問其 故,王生曰:『天子即問君何以治渤海,君不可有所陳 對,宜曰:皆聖主之德,非小臣之力也』。遂受其言,既至」 前,上果問以治狀,遂對如王生言,天子說其有讓。 《蓋寬饒傳》:「寬饒為司隸校尉,平恩侯許伯入第,丞相 御史將軍中二千石皆賀,寬饒不行,許伯請之,迺往, 從西階上,東鄉特坐。許伯自酌曰:『蓋君後至。寬饒曰: 『無多酌我,我迺酒狂。丞相魏侯笑曰:『次公醒而狂,何 必酒也』』』。」

《敘傳》:「班伯以侍中光祿大夫養病,賞賜甚厚,數年未 能起。會許皇后廢,班倢伃供養東宮,進侍者李平為 倢伃,而趙飛燕為皇后,伯遂稱篤。久之,上出過臨候 伯,伯惶恐起眂事。自大將軍薨後,富平、定陵侯張放、 淳于長等始愛幸,出為微行,行則同輿執轡,入侍禁 中,設宴飲之會及趙、李諸侍中皆引滿舉白,談笑大」 噱。時乘輿幄坐,張畫屏風,畫紂醉踞妲己作長夜之 樂。上以伯新起,數目禮之,因顧指畫而問伯:「紂為無 道,至于是乎?」伯對曰:「《書》云:『迺用婦人之言,何有踞肆 于朝?所謂眾惡歸之,不如是之甚者也』。」上曰:「苟不若 此,此圖何戒?」伯曰:「『沈湎于酒』,《微子》所以告去也;式號 式謼,《大雅》所以流連也。《詩》《書》淫亂之」戒,其原皆在于 酒。上迺喟然嘆曰:「吾久不見班生,今日復聞讜言。」 《五行志》:「永始元年九月丁巳晦,日有食之。」谷永以京 房《易占》對曰:「元年九月日蝕,酒亡節之所致也。獨使 京師知之,四國不見者,若曰:湛湎于酒,君臣不別,禍 在內也。」

《朱博傳》:「博為御史大夫,為人廉儉,不好酒色,自微賤 至富貴,食不重味,案上不過三杯。」

《游俠傳》:「陳遵為校尉,封嘉威侯,居長安中,列侯近臣 貴戚皆貴重之,牧守當之官及郡國豪傑至京師者, 莫不相因到遵門。遵嗜酒,每大飲,賓客滿堂,輒關門, 取客車轄投井中,雖有急,終不得去。嘗有部刺史奏 事過遵,值其方飲,刺史大窮,候遵霑醉時,突入見遵 母,叩頭自白,當對尚書有期會狀,母迺令從後閤出」 去。遵大率常醉,然事亦不廢。遵為河南太守,而弟級 為荊州牧,當之官,俱過長安,富人故淮陽王外家左 氏,飲食作樂。後司直陳崇聞之,劾奏「遵兄弟幸得蒙 恩超等,歷位,遵爵列侯,備郡守。級州牧奉使,皆以舉 直察枉,宣揚聖化為職,不正身自慎。」始遵初除,乘藩 車入閭巷,過寡婦左阿君,置酒歌謳,「遵起舞跳梁,頓 仆坐上,暮因留宿,為侍婢扶臥。遵知飲酒飫宴有節, 禮不入寡婦之門,而湛酒溷肴,亂男女之別,輕辱爵 位,羞汙印韍,惡不可忍聞!臣請皆免。」遵既免,歸長安, 賓客愈盛,飲食自若。久之,復為九江及河內都尉,凡 三為二千石,而張竦亦至丹陽太守,封淑德侯,後俱 免官,以列侯歸長安。竦居貧無賓客,時時好事者從 之質疑問事,論道經書而已。而遵晝夜呼號,車騎滿 門,酒肉相屬。先是,黃門郎揚雄作《酒箴》以諷諫成帝, 其文為《酒客難法》度士譬之於物曰:「子猶瓶矣。觀瓶 之居,居井之眉。處高臨深,動常近危。酒醪不入口,臧 水滿懷。不得左右,牽於纆徽。一旦專礙,為瓽所轠。身 提黃泉,骨肉為泥。自用如此,不如䲭夷。䲭夷滑稽,腹 如大壺,盡日盛酒,人復借酤。常為國器,託於屬車,出 入兩宮,經營公家。繇是言之,酒何過乎!」遵大喜之。常 謂張竦:「吾與爾猶是矣。足下諷誦經書,苦身自約,不 敢差跌。而我放意自恣,浮湛俗閒,官爵功名,不減于 子,而差獨樂,顧不優邪?」竦曰:「人各有性,長短自裁。子 欲為我亦不能,吾而效子亦敗矣。雖然,學我者易持, 效子者難將,吾常道也。」及王莽敗,二人俱客于池陽, 竦為賊兵所殺。更始至長安,大臣薦遵為大司馬護 軍,與歸德侯劉颯俱使匈奴。單于欲脅詘遵,遵陳利害,為言曲直。單于大奇之,遣還。會更始敗,遵留朔方, 為賊所敗,時醉見殺。

《西京雜記》:「漢制,宗廟八月飲酎,用九醞太牢。皇帝侍 祠,以正月旦作酒,八月成,名曰『酎』」,一曰「九醞,一名醇 酎。」

《後漢書劉元傳》:「元字聖公弟,為人所殺。聖公結客欲 報之。客犯法,聖公避吏于平林。」《續漢書》曰:時聖公 聚客,家有酒,請游徼飲。賓客醉歌,言「朝亨兩都尉,游 徼後來,用調羹味。」游徼大怒,縛捶數百。

更始為天子,日夜與婦人飲讌後庭,群臣欲言事,輒 醉不能見。時不得已,乃令侍中坐帷內與語。諸將識 非更始聲,出皆怨曰:「成敗未可知。」遽自縱放若此!韓 夫人尤嗜酒,每侍飲,見常侍奏事,輒怒曰:「帝方對我 飲,正用此時持事來乎?」起抵破書案。

《劉隆傳》:「隆上將軍印綬,賜養牛,上樽酒十斛。」稻米 一斗,得酒一斗為上樽,稷米一斗為中樽,粟米一斗 為下樽。

《馬武傳》:「武封陽虛侯,留奉朝請。為人嗜酒,闊達敢言。 時醉在御前,面折同列,言其短長,無所避忌。帝故縱 之,以為笑樂。」

《吳良傳》:良初為郡吏,歲旦與掾史入賀,門下掾王望 舉觴上壽,諂稱太守功德。良于下坐勃然進曰:「望佞 邪之人,欺諂無狀,願勿受其觴。」太守斂容而止。讌罷, 轉良為功曹。

《竇融傳》:「融領將作大匠,乞骸骨,詔令歸第養病,歲餘 聽上衛尉印綬,賜養牛,上樽酒。」

《宋書符瑞志》:「漢章帝西巡,得銅器于岐山,似酒尊,詔 在道晨夕以為百官熱酒。」

《博物志》:王爾、張衡、馬均,昔冒重霧行,一人無恙,一人 病,一人死,問其故,無恙人曰:「我飲酒,病者食,死者空 腹。」

《後漢書楊震傳》:「震子秉為太尉,性不飲酒,又早喪夫 人,遂不復娶,所在以淳白稱。嘗從容言曰:『我有三不 惑:酒、色、財也』。」

《蔡邕傳》:「初邕在陳留,其鄰人有㠯酒食召邕者,比往 而主己酣焉。」

《龍城錄》:蔡邕因醉路臥人,名曰「醉龍。」

《後漢書五行志》:「桓帝之末,京都童謠曰:『茅田一頃中 有井,四方纖纖不可整。嚼復嚼,今年尚可後年鐃』。」案: 《易》曰:「嚼復嚼」者,京都飲酒相強之辭也。言食肉者鄙, 不恤王政,徒耽宴飲歌呼而已也。

《盧植傳》:「植性剛毅有大節,常懷濟世志,不好辭賦,能 飲酒一石。」

《劉寬傳》:「寬熹平五年,代許訓為太尉。靈帝頗好學蓺, 每引見寬,常令講經。寬嘗于坐被酒睡伏,帝問:太尉 醉邪?寬仰對曰:『臣不敢醉,但任重責大,憂心如醉』。帝 重其言。寬簡略嗜酒,不好盥浴,京師㠯為諺。嘗坐客 遣蒼頭市酒,迂久大醉而單,客不堪之,罵曰:『畜產。寬 須臾遣人視奴,疑必自殺,顧左右曰:『此人也,罵言畜 產,辱孰甚焉。故吾懼其死也』』。」

《益都耆舊傳》:楊子拒妻者,劉懿公女也,字恭璞,貞烈 達禮,有四男二女。拒早亡,教遵閨門,動有法則。長子 元琮嘗出飲酒,日晏乃自輿而歸,母不見。十日,元琮 因諸弟謝過,乃數責之曰:「夫飲食有節,不至流湎者, 禮也。汝乃沉荒慢而無禮,自為敗首,何以帥先諸弟 也?」

《史典論》:中常侍張讓子奉為太醫令,與人飲酒,輒繫 引衣裳,發露形體,以為戲樂。將罷,又亂其履舄,使小 大差踦,無不傾倒僵仆,踒跌手足,因隨而笑之。 《風俗通》:陳國有趙祜者,酒後自相署,或稱亭長督郵。 祜復于外騎馬,將絳幡,云:「我使者也。」司徒鮑宣決獄 云:「騎馬將幡,起于戲耳,無他惡意。」

汝南張妙,酒後相戲逐,縛捶二十下,又懸足指,遂至 死。鮑昱《決事》云:「原其本意,無賊心,宜減死。」

巴郡宋遷母名靜。往阿奴家飲酒,遷母坐上失氣。奴 謂遷曰:「汝母在坐上,何無宜適?」遷曰:「腸痛誤耳。人各 有氣,豈止我?」遷罵,奴乃持木枕擊遷,遂死。

《英雄記鈔》:孔融天性氣爽,頗推平生之意,狎侮太祖。 太祖制酒禁,而融書啁之曰:「天有酒旗之星,地列酒 泉之郡,人有旨酒之德,故堯不飲千鍾,無以成其聖。 且桀紂以色亡國,今令不禁婚姻也。」太祖外雖寬容, 而內不能平。御史大夫郗慮知旨,以法免融官,歲餘, 拜大中大夫。雖居家失勢,而賓客日滿其門。愛才樂 酒,常嘆曰:「坐上客常滿,樽中酒不空,吾無憂矣。」虎賁 士有貌似蔡邕者,融每酒酣,輒引與同坐,曰:「雖無老 成人,尚有典型。」其好士如此。

《蒼梧雜志》:孫權叔濟嗜酒,不治生產,嘗欠人酒緡,謂 人曰:「尋常行處,欠人酒債,欲質此縕袍償之。」酒債,尋 常行處有本此。

《後漢書呂布傳》:「布從袁術遣高順攻劉備于沛,破之。 曹操遣夏侯惇救備,為順所敗。操乃自將擊布,至下邳壍,圍之,壅沂、泗以灌其城,三月,上下離心。其將侯 成使客牧其名馬,而客策之以叛。成追客,得馬,諸將 合禮以賀成。成分酒肉先入詣布而言曰:『蒙將軍威 靈,得所亡馬,諸將齊賀,未敢嘗也,故先以奉貢』。布怒」 曰:「布禁酒,而卿等醞釀,為欲因酒共謀布耶?」成忿懼, 乃與諸將共執陳宮、高順率其眾降。布與麾下登白 門樓,兵圍之急,布乃降。

《鄭康成別傳》:「袁紹邀飲于城東,必欲元醉。時會者三 百人,酣酒之後,人人進爵。元飲至三百杯,秀眉明目, 容儀溫偉。」

《史典論》:荊州牧劉表跨有南土,子弟驕貴,並好酒,為 三爵:大曰伯雅,次曰仲雅,小曰季雅,伯受七升,仲受 六升,季受五升。又設大鍼以坐端,客有醉酒寢地,輒 以劖剌驗其醒醉,是醜于趙敬侯以筒酒灌人也。大 駕都許,使光祿大夫劉松北鎮袁紹軍,與紹子弟宴 飲。松常以盛夏三伏之際,晝夜酣飲,二方化之,故南 荊有《三雅》之爵,河朔有《避暑》之飲。

《三國蜀志簡雍傳》:「先主拜雍為昭德將軍。時天旱,禁 酒釀者,有刑吏于人家索得釀具,論者欲令與作酒 者同罰。雍與先主游觀,見一男女行道,謂先主曰:『彼 人欲行淫,何以不縛』?先主曰:『卿何以知之』?雍對曰:『彼 有其具,與欲釀者同』。先主大笑,而原欲釀者。」雍之滑 稽,皆此類也。

《費褘傳》。《褘別傳》曰:孫權每別,酌好酒以飲褘,視其 已醉,然後問以國事,并論當世之務,辭難累至,褘輒 辭以醉,退而撰次所問,事事條答,無所遺失。

《魏志陳思王植傳》:「建安二十四年,曹仁為關羽所圍, 太祖以植為南中郎將,行征虜將軍,欲遣救仁,呼有 所敕戒,植醉不能受命,於是悔而罷之。」《魏氏春秋》 曰:「植將行,太子飲焉,偪而醉之。王召植,植不能受王 命,故王怒也。」

黃初二年,監國謁者灌均希指,奏「植醉酒悖慢,劫脅 使者」,有司請治罪。帝以太后故,貶爵安鄉侯。

《朝野僉載》:陳思王有鵲尾杓,柄長而直,置之酒樽。凡 王欲勸飲者,呼之則尾指其人。

《世語》:「華歆能劇飲,至石餘不亂」,眾人微察,常以其整 衣冠為異。

《世說》:鍾毓、鍾會,少有令譽。其父晝寢,因共偷服散酒。 父時覺,且託寐以觀之。毓拜而後飲,會飲而不拜。父 問其故,毓曰:「酒以成禮,不敢不拜。」問會,會曰:「偷乃非 禮,所以不拜。」

《魏志·滿寵傳》《世語》曰:王凌表寵年過耽酒,不可居 方任。帝將召寵,給事中郭謀曰:「寵為汝南太守、豫州 刺史二十餘年,有勳方岳,及鎮淮南,吳人憚之。若不 如所表,將為所闚,可令還朝,問以方事以察之。」帝從 之。寵既至,進見,飲酒至一石不亂。帝慰勞之,遣還, 獨異志。時苗為壽安令,謁治中蔣濟,濟醉,不見之。歸 而刻木為人書曰:「酒徒蔣濟」,以弓矢射之。牧長聞之 不能制。

《管輅別傳》:諸葛原字景春,亦學士,好卜筮,數與輅共 射覆,不能窮之。景春與輅別,戒以二事,言:「卿性樂酒, 量雖溫克,然不可保,寧當節之。卿有冰鏡之才,所見 者妙,仰觀雖神,禍如膏火,不可不慎。持卿叡才,遊于 雲漢之間,不憂不富貴也。」輅言:「酒不可極,才不可盡。 吾欲持酒以禮,持才以愚,何患之有也。」

《吳志潘璋傳》:「璋,東郡發干人,孫權為陽羨長,始往隨 權,性博蕩嗜酒,居貧,好賒酤,債家至門,輒言後豪富 相還,權奇愛之,因使召為將。」

《甘寧傳》:曹公出濡須,寧為前部督,受敕出斫敵前營。 權特賜米酒眾殽,寧乃料賜手下百餘人食。食畢,寧 先以銀盌酌酒,自飲兩盌,乃酌與其都督。都督伏不 肯,時持寧引向削置膝上,呵謂之曰:「卿見知于至尊, 孰與甘寧?甘寧尚不惜死,卿何以獨惜死乎?」都督見 寧色厲,即起拜,持酒通酌兵各一銀盌。 《凌統傳》:統拜「破賊都尉,與督陳勤會飲酒,勤剛勇任 氣,因督祭酒陵轢,一坐舉罰不以其道,統疾其侮慢, 面折不為用。勤怒詈統,統流涕不答,眾因罷出。勤乘 酒凶悖,又于道路辱統,統不忍,引刀斫勤,數日乃死。」 《虞翻傳》:「權既為吳王,歡宴之末,自起行酒,翻伏地陽 醉,不持權去。翻起坐,權于是大怒,手劍欲擊之,侍」坐 者莫不遑遽,惟大司農劉基起抱權諫曰:「大王以三 爵之後,手殺善士,雖翻有罪,天下孰知之!且大王以 能容賢畜眾,故海內望風,今一朝棄之,可乎?」權曰:「曹 孟德尚殺孔文舉,孤于虞翻何有哉!」基曰:「孟德輕害 士人,天下非之。大王躬行德義,欲與堯、舜比隆,何得 自喻于彼乎!」翻由是得免。權因敕左右:「自今酒後言 殺,皆不得殺。」

《張昭傳》:孫權拜昭為綏遠將軍,封由拳侯。權於武昌 臨釣臺,飲酒大醉,權使人以水灑群臣曰:「今日酣飲, 惟醉墮臺中,乃當止耳。」昭正色不言,出外,車中坐,權 遣人呼昭還,謂曰:「為共作樂耳,公何為怒乎?」昭對曰「昔紂為糟丘酒池,長夜之飲,當時亦以為樂,不以為 惡也。」權默然有慚色,遂罷酒。

《趙達傳》:達治九宮一筭之術,嘗過知故,知故為之具 食,食畢謂曰:「倉卒乏酒,又無嘉肴,無以敘意,如何?」達 因取盤中隻箸,再三縱橫之,乃言:「卿東壁下有美酒 一斛,又有鹿肉三斤,何以辭無?」時坐有他賓,內得主 人情,主人慚曰:「以卿善射,有無欲相試耳。」竟效如此。 遂出酒酣飲。

《諸葛恪傳》:恪為左輔都尉,孫權命恪行酒,至張昭前, 昭先有酒色,不肯飲,曰:「此非養老之禮也。」權曰:「卿其 能令張公辭屈,乃當飲之耳。」恪難昭曰:「昔師尚父九 十,秉旄仗鉞,猶未告老也。今軍旅之事,將軍在後;酒 食之事,將軍在先。何謂不養老也?」昭卒無辭,遂為盡 爵。

《顧雍傳》:雍封陽遂鄉侯,為人不飲酒,寡言語,舉動時 當,權嘗嘆曰:「顧君不言,言必有中。」至飲宴歡樂之際, 左右恐有酒失,而雍必見之,是以不敢肆情。權亦曰: 「顧公在坐,使人不樂。」其見憚如此。《江表傳》曰:權嫁 從女女顧氏甥,故請雍父子及孫譚。譚時為選曹尚 書,見任貴重。是日權極歡,譚醉酒三起舞,舞不知止。 雍內怒之。明日,召譚訶責之曰:「君王以含垢為德,臣 下以恭謹為節。昔蕭何、吳漢並有大功,何每見高帝, 似不能言。漢奉光武,亦信恪勤。汝之于國,寧有汗馬 之勞,可書之事邪?但階門戶之資,遂見寵任耳,何有 舞不復知止?雖為酒後,亦由恃恩忘敬,謙虛不足,損 吾家者必爾也。」因背向壁臥,譚立過一時,乃見遣。 《胡綜傳》:孫權拜綜偏將軍,兼左執法。綜性嗜酒,酒後 歡呼極意,或推引杯觴,搏擊左右。權愛其才,弗之責 也。

《王蕃傳》:「孫皓初,蕃為常侍。甘露二年,丁忠使晉還,皓 大會群臣,蕃沈醉頓伏,皓疑而不悅,轝蕃出外。頃之, 請還,酒亦不解。蕃性有威嚴,行止自若。皓大怒,呵左 右于殿下斬之。」

《陸凱傳》:凱疏有曰:「先帝每宴見群臣,抑損醇醲,臣下 終日無失慢之尤,百寮庶尹,並展所陳,而陛下拘以 視瞻之敬,懼以不盡之酒。夫酒以成禮,過則敗德,此 無異商辛長夜之飲也。」

《張紘傳》:「紘子元,元子尚,孫皓時為侍中中書令,以事 下獄。」環氏《吳紀》曰:孫皓性忌勝己,而尚談論每出 其表,積以致恨。後問:「孤飲酒以方誰?」尚對曰:「陛下有 百觚之量。」皓云:「尚知孔丘之不王,而以孤方之。」因此 發怒,收尚。尚書岑昏率公卿已下百餘人,詣宮叩頭 請罪,尚得減死。

《韋曜傳》:「孫皓即位,曜為侍中。皓每饗宴無不竟日,坐 席無能否,率以七升為限,雖不悉入口,皆澆灌取盡。 曜素飲酒不過二升,初見禮異時,常為裁減,或密賜 茶荈以當酒。至于寵衰,更見偪強,輒以為罪。又于酒 後使侍臣難折公卿以嘲弄侵克,發摘私短以為歡。 時有愆過,或誤犯皓諱,輒見收縛,至于誅戮。曜以為 『外相毀傷,內長尤恨,使不濟濟,非佳事也,故但示難 問經義言論而已』。」皓以為不承用詔命,意不忠盡,遂 積前後嫌忿,收曜付獄。

《賀邵傳》:「邵,會稽山陰人,孫皓時為中書令,領太子太 傅。皓兇暴驕矜,政事日弊。邵上疏諫有曰:昔高宗思 佐,夢寐得賢,而陛下求之如忘,忽之如遺。故常侍王 蕃忠恪在公,才任輔弼,以醉酒之間,加之大戮。近鴻 臚葛奚,先帝舊臣,偶有逆迕,昏醉之言耳。三爵之後, 禮所不諱。陛下猥發雷霆,謂之輕慢,飲之醇酒,中毒 隕命。自是之後,海內悼心,朝臣失圖,仕者以退為幸, 居者以出為福,誠非所以保光洪緒,熙隆道化也。」 《晉書阮籍傳》:「籍為景帝大司馬從事中郎,高貴鄉公 即位,封關內侯,本有濟世志,屬魏晉之際,天下多故, 名士少有全者,籍由是不與世事,遂酣飲為常。鍾會 數以時事問之,欲因其可否而致之罪」,皆以《酣醉》獲 免。

籍為步兵校尉,遺落世事,雖去佐職,恆游府內,朝宴 必與焉。會帝讓九錫公卿,將勸進,使籍為其辭。籍沈 醉忘作,臨詣府,使取之,見籍方據案醉眠,使者以告, 籍便書案使寫之,無所改竄,辭甚清壯,為時所重。籍 雖不拘禮教,然發言元遠,口不否人物,性至孝,母 終,正與人圍碁,對者求止,籍留與決賭。既而飲酒二 斗,舉聲一號,吐血數升。及將葬,食一蒸肫,飲二斗酒, 然後臨訣,直言窮矣!舉聲一號,因又吐血數升,毀瘠 骨立,殆至滅性。裴楷往弔之,籍散髮箕踞,醉而直視 楷弔喭畢便去。或問楷:「凡弔者主哭,客乃為禮。籍既 不哭,君何為哭?」楷曰:「阮籍既方外之士,故不崇禮典; 我俗中之士,故以軌儀自居。」時人歎為兩得。

鄰家少婦有美色,當罏沽酒。籍嘗詣飲,醉便臥其側。 籍既不自嫌,其夫察之,亦不疑也。

《拾遺記》:武帝為撫軍時,府內後堂砌下忽生草三株, 莖黃葉綠,若總金抽翠,花條苒弱,狀似金䔲。時人未知是何祥草,故隱蔽,不聽外人窺視。有一羌人姓姚 名馥,字世芬,充廐養馬,妙解陰陽之術,云「此草以應 金德之瑞。」馥年九十八,姚襄即其祖也。馥好讀書嗜 酒,每醉,歷月不醒,於醉時好言帝王興亡之事,善戲 笑,滑稽無窮。常歎云:「九河之水,不足以漬麴糵,八藪 之木,不足以作薪蒸,七澤之麋,不足以充庖俎。凡人 稟天地之精靈,不知飲酒者動肉含氣耳,何必土木 之偶而無心識乎。」好啜濁嚼糟,常言渴于醇酒,群輩 常弄狎之,呼為渴羌。及晉武踐位,忽思見馥立于階 下,帝奇其倜儻,擢為朝歌邑宰。馥辭曰:「氐羌異域之 人,遠隔山川,得游中華,已為殊幸。請辭朝歌之縣,長 充養馬之役,時賜美酒,以樂餘年。」帝曰:「朝歌,紂之故 都,地有酒池,故使老羌不復呼渴。」馥于階下高聲而 對曰:「馬圉老羌,漸染皇化,溥天夷貊,皆為王臣。今若 歡酒池之樂,受朝歌之地,更為殷紂之民乎?」帝撫《玉 几》大悅,即遷為酒泉太守。地有清泉,其味若酒。馥乘 醉而拜受之,遂為善政,民為立生祠。後以府地賜張 華,猶有草在,故茂先《金䔲賦》云:「擢九莖于漢廷,美三 株于茲館。貴表祥乎全德,名比類而相亂。」至惠帝元 熙元年,三株草化為三樹,枝葉似楊樹,高五尺,以應 三楊擅權之事。時有楊駿、楊瑤、楊濟三弟兄,號曰三 楊。馬圉《醉羌》所說之驗。

《晉書王戎傳》:戎嘗與阮籍飲,時兗州刺史劉昶字公 榮在坐,籍以酒少,酌不及昶,昶無恨色。戎異之,他日 問籍曰:「『彼何如人也』?答曰:『勝公榮不可不與飲,若減 公榮則不敢不共飲,惟公榮可不與飲』。」

《劉伶傳》:伶放情肆志,常以細宇宙齊萬物為心,澹默 少言,不妄交游。與阮籍嵇康相遇,欣然神解,㩦手入 林,初不以家產有無介意。嘗渴甚,求酒于其妻,妻捐 酒毀器,涕泣諫曰:「君酒太過,非攝生之道,必宜斷之。」 伶曰:「善。吾不能自禁,惟當祝鬼神自誓耳,便可具酒 肉。」妻從之,伶跪祝曰:「天生劉伶,以酒為名,一飲一斛」 五斗解酲。婦兒之言,慎不可聽。仍引酒御肉,隗然復 醉。嘗醉與俗人相忤,其人攘袂奮拳而往。伶徐曰:「雞 肋不足以安尊拳。」其人笑而止。伶雖陶兀昏放,而機 應不差,未嘗意文翰,惟著《酒德頌》一篇,其辭曰:「有 大人先生,以天地為一朝,萬期為須臾,日月為扄牖, 八荒為庭衢,行無轍跡,居無室廬,幕天席地,縱意所 如,止則操卮執觚,動則挈榼提壺,惟酒是務,焉知其 餘?有貴介公子,搢紳處士,聞吾風聲,議其所以,乃奮 袂攘襟,怒目切齒,陳說禮法,是非鋒起。先生于是方 捧甖承槽,銜杯」漱醪,奮髯箕踞,枕麴藉糟。無思無慮, 其樂陶陶。兀然而醉,怳爾而醒。靜聽不聞雷霆之聲, 熟視不睹泰山之形。不覺寒暑之切肌,利欲之感情。 俯觀萬物,擾擾焉,若江海之載浮萍;二豪侍側焉,如 蜾蠃之與螟蛉。嘗為建威參軍,泰始初對策,盛言無 為之化,時輩皆以高第得調,伶獨以無用罷,竟以壽 終。

《唐彬傳》:彬遷弋陽太守,以母喪去官,益州監軍。位缺, 朝議用武陵太守楊宗及彬。武帝以問散騎常侍文 立,立曰:「宗彬俱不可失,然彬多財欲,而宗好酒,惟陛 下裁之。」帝曰:「財欲可足,酒者難改。」遂用彬。

《庾純傳》:「純歷中書令、河南尹。初,純以賈充姦佞,與任 敳共舉充西鎮關中,充由是不平。充嘗宴朝士,而純 後至,充謂曰:『君行常居人前,今何以在後』?純曰:『且有 小市井事不了,是以來。後世言純之先嘗有伍伯者, 充之先有市魁者,充、純以此相譏焉。充自以位隆望 重,意殊不平。及純行酒,充不時飲。純曰:『長者為壽,何 敢爾乎』』!」充曰:「父老不歸供養,將何言也!」純因發怒曰: 「賈充!天下兇兇,由爾一人!」充曰:「充輔佐二世,蕩平巴、 蜀,有何罪而天下為之兇兇?」純曰:「高貴鄉公何在?」眾 坐因罷充左右欲執純,中護軍羊琇、侍中王濟佑之, 因得出。充慚怒,上表解職。純懼,上河南尹、關內侯印 綬。上表自劾曰:「司空公賈充,請諸卿校并及臣。臣不 自量,飲酒過多,醉亂行酒,重酌于公,公不肯飲,言語 往來,公遂訶臣父老不歸供養,卿為無天地」,臣不服 罪自引,而更忿怒,厲聲名。公臨時諠譊,遂至荒越。《禮》, 八十月制,誠以衰老之年,變難無常也。臣不惟生育 之恩,求養老父,而懷祿貪榮,烏鳥之不若。充為三公, 論道興化,以教養責「臣是也。而以枉錯直,居下犯上, 醉酒迷荒,昏亂儀度。臣得以凡才,擢授顯任。《易》戒濡 首,《論》誨酒困,而臣聞義不服,過言盈庭,黷慢台司,違 犯憲度,不可以訓。請臺免臣官,廷尉結罪,大鴻臚削 爵土。敕身不謹,伏須罪誅。」御史中丞孔恂劾純請免 官。詔曰:「先王崇尊卑之禮,明貴賤之序,著溫克之德, 記沈酗之禍,所以光宣道化,示人軌儀也。」昔廣漢陵 慢宰相,獲犯上之刑;灌夫託醉肆忿,致誅斃之罪。純 以凡才,備位卿尹,不惟謙敬之節,不忌覆車之戒。陵 上無禮,悖言自口,宜加顯黜,以肅朝倫。遂免純官。又 以純父老,不求供養,使據禮典,正其臧否。太傅何曾、 太尉荀顗、驃騎將軍齊王攸議曰:「凡斷正臧否,宜先稽之《禮》律。八十者,一子不從政;九十者,其家不從政。 新令亦如之。按純父年八十一,兄弟六人,三人在家, 不廢侍養,純不求供養,其于禮律未有違也。司空公 以純備位卿尹,望其有加于人,而純荒酒,肆其忿怒。 臣以為純不遠布孝至之行,而近惜常人之失,應在 譏貶。」司徒石苞議:「純榮官忘親,惡聞格言,不忠不孝, 宜除名削爵」土。司徒西曹掾劉斌議以為:「敦敘風俗, 以人倫為先。人倫之教,以忠孝為主。忠故不忘其君, 孝故不忘其親。若孝必專心于色養,則明君不得而 臣;忠必不顧其親,則父母不得而子也。是以為臣者 必以義斷其恩;為子也必以情割其義。在朝則從君 之命,在家則隨父之制,然後君父兩濟,忠孝各序。純 兄峻以父老求歸,峻若得歸純,無不歸之勢;峻不得 歸純,無得歸之理。純雖自聞,同不見聽。近遼東太守 孫和、廣漢太守鄧良,皆有老母,良無兄弟,授之遠郡, 辛苦自歸,皆不見聽。且純近為京尹,父在界內,時得 自啟定省,獨于禮法外處其貶黜,斌愚以為非理也。 《禮》,年八十,一子不從政。純有二弟在家,不為違禮。又 令年九十,乃聽悉歸。今純父實未九十,不為犯令,罵 辱宰相,宜加放斥,以明國典。聖恩愷悌,示加貶退,臣 愚無所清議。」河南功曹史龐札等表曰:「臣郡前尹關 內侯純,醉酒失常。戊申詔書,既免尹官,以父篤老,不 求供養,下五府依禮典正其臧」否。臣謹按三王養老 之制,「八十,一子不從政,九十,其家不從政。」斯誠使人 無闕孝養之道,為臣不違在公之節也。先王制禮垂 訓,莫尚于周。當其時也,姬公留周,伯禽之魯,孝子不 匱,典禮無愆。今公府議七十時制,八十月制,欲以駮 奪從政之限,削除爵土。是為公旦立法,還自越之。魯 侯為子,即為罰首也。石奮期頤四子,列郡近太宰;獻 王諸子,亦在藩外。古今同符,忠孝並濟。臣聞悔吝之 疵,君子有之,尹性少飲多,遂至沈醉。尹醒聞之,悼恨 前失,執謙引罪,深自奏劾,求入重法。今公府不原所 由,而謂傲狠,是為重罪過醉之言,而沒迷復之義也。 臣聞父子天性,愛由自然,君臣之交,出自義合。而求 忠臣,必于孝子。是以先王立禮,敬同于父,原始要終, 齊于所生。如此,猶患人臣罕能致身。今公府議云:禮 律雖有常限,至于疾病歸養,不奪其志。如此,則為禮 禁正直,而陷入以詐,違越王制,開其殆原。尹少履清 苦,事親色養,歷職內外,公廉無私。此陛下之所以屢 發明詔,而尹之所以仍見擢授也。尹行己也恭,率下 也敬。先眾後己,實是宿心。一旦由醉,責以暴慢,按奏 狀不忠不孝。郡公建議,削除爵土,此愚臣所以自悲 自悼,拊心泣血也。按今父母年過八十,聽令其子不 給限外職,誠以得有歸來之緣。今尹居在郡內,前每 表屢蒙定省。尹昆弟六人,三人在家,孝養不廢。兄侍 中峻,家之嫡長,往比自表,求歸供養,詔喻不聽。國體 法同,兄弟無異,而虛責尹不求供養如斯,臣懼長假 飾之名,而損忠誠之實也。夫《禮》者,所以經國家,定社 稷也。故陶唐之隆,順考古典;周成之美,率由舊章。伏 惟陛下聖德欽明,敦禮崇教,疇諮四嶽,以詳典制。尹 以犯違受黜,而所由者醉;公以教義是責,而所因者 忿。積「忿以立義,由醉以得罪,禮律不復為斷文,致欲 以成法。是以愚臣敢冒死亡之誅,而恥不伸于盛明 之世。惟蒙哀察。」帝復下詔曰:「自中世以來,多為貴重 順意,賤者生情,故令釋之、定國得揚名于前世。今議 責庾純,不惟溫克,醉酒沈湎,此責人以齊聖也。疑賈 公亦醉,若其不醉,終不于百客之中責以不去官供 養也。大晉依聖人典禮,制臣子出處之宜,若有八十, 皆當歸養,亦不獨純也。古人云,『由醉之言,俾出童羖』。 明不責醉,恐失度也。所以免純者,當為將來之醉戒 耳。齊王劉掾議當矣。」復以純為國子祭酒,加散騎常 侍。後將軍荀眅于朝會中奏純以前坐不孝免黜,不 宜升進。侍中甄德進曰:「孝以顯親為大,祿養為榮。詔 赦純前愆,擢為近侍,兼掌教官。此純召不俟駕之日, 而後將軍眅敢以私議貶奪公論,抗言矯情,誣罔朝 廷,宜加貶黜。」眅坐免官。

《裴秀傳》:秀拜尚書令,加左光祿大夫,創制朝儀,廣陳 刑政,朝廷多遵用之,以為故事。在位四載,為當世名 公。服寒食散,當飲熱酒而飲冷酒。泰始七年薨。 裴啟《語林》:「羊稚舒冬日釀酒,令人抱甕,須臾復易人 速成而味好。」

《晉書王敦傳》:「敦,司徒導之從父兄也。尚武帝女襄城 公主,拜駙馬都尉,除太子舍人。時王愷、石崇以豪侈 相尚,愷嘗置酒,敦與導俱在坐。有女伎吹笛,小失聲 韻,愷便毆殺之,一坐改容,敦神色自若。他日又造愷, 愷使美人行酒,以客飲不盡輒殺之。酒至敦、導所,敦 故不肯持,美人悲懼失色,而敦傲然不視。導素不能」 飲,恐行酒者得罪,遂勉強盡觴。導還,嘆曰:「處仲若當 世,心懷剛忍,非令終也。」

《山濤傳》:「濤飲酒至八斗方醉,帝欲試之,乃以酒八斗 飲濤,而密益其酒,濤極本量而止酒中元山濤酒後哺啜,折著不休。」

《晉書顧榮傳》:「榮歷尚書郎、太子中舍人、廷尉正,恆縱 酒酣暢,謂友人張翰曰:『惟酒可以忘憂,但無如作病 何耳』。齊王冏召為大司馬主簿,冏擅權驕恣,榮懼及 禍,終日昏酣,不綜府事,以情告友人長樂馮熊,熊謂 冏長史葛旟曰:『以顧榮為主簿,所以甄拔才望,委以 事機,不復計南北親疏,欲平海內之心也。今府大事 殷,非酒客之政』。」旟曰:「榮江南望士,且居職日淺,不宜 輕代易之。」熊曰:「可轉為中書侍郎,榮不失清顯,而府 更收實才。」旟然之。白冏以為中書侍郎。在職不復飲 酒。人或問之曰:「何前醉而後醒邪?」榮懼罪,乃復更飲。 《孝友傳》:庾袞事親以孝稱,父亡,作筥賣以養母。初,袞 父誡袞以酒,每醉輒自責曰:「余廢先父之誡,其何以 訓人?」乃於父墓前自杖三十。

《文苑傳》:張翰任心自適,不求當世,或謂之曰:「卿乃可 縱適一時,獨不為身後名邪?」答曰:「使我有身後名,不 如即時一杯酒。」時人貴其曠達。

《樂廣傳》:廣嘗有親客,久闊不復來,廣問其故,答曰:「前 在坐蒙賜酒,方欲飲,見杯中有蛇,意甚惡之,既飲而 疾。」於時河南聽事壁上有角,漆畫作蛇,廣意杯中蛇 即角影也,復置酒於前處,謂客曰:「酒中復有所見否?」 答曰:「所見如初。」廣乃告其所以,客豁然意解,沈痾頓 愈。

《裴秀傳》:秀從弟綽,綽子遐,嘗在平東將軍周馥坐,與 人圍碁,馥司馬行酒,遐未即飲,司馬醉怒,因曳遐墮 地,遐徐起還坐,顏色不變,復碁如故。其性虛和如此。 《郭舒傳》:劉弘牧荊州,引舒為治中。弘卒,王澄聞其名, 引為別駕。澄終日酣飲,不以眾務在意,舒常切諫之。 荊土士人宗廞嘗因酒忤澄,澄怒,叱左右棒廞,舒厲 色謂左右曰:「使君過醉,汝輩何敢妄動!」澄恚曰:「別駕 狂邪,誑言我醉。」因遣掐其鼻,灸其眉頭,舒跪而受之。 澄意少釋,而廞遂得免。

《胡母輔之傳》:輔之有知人之鑒,性嗜酒任縱,不拘小 節。與王澄、王敦、庾敳俱為太尉王衍所昵,號曰「四友。」 澄嘗與人書曰:「彥國吐佳言如鋸木屑,霏霏不絕,誠 為後進領袖也。」辟別駕、太尉掾,並不就。以家貧求試, 守繁昌令。始節酒自厲,甚有能名。遷尚書郎,豫討齊 王冏,賜爵陰平男。累轉司徒左長史。復求外,出為建 武將軍、樂安太守,與郡人光逸晝夜酣飲,不視郡事。 成都王穎為太弟,召為中庶子,遂與謝鯤、王澄、阮修、 王尼、畢卓俱為放達。嘗過河南門下飲,河南騶王子 博箕坐其傍,輔之叱使取火,子博曰:「我卒也,惟不乏 吾事則已,安復為人使?」輔之因就與語,歎曰:「吾不及 也。」薦之河南尹樂廣。廣召見,甚悅之,擢為功曹。其甄 拔人物若此。

輔之子謙之,才學不及父,而傲縱過之。至酣醉,嘗呼 其父字,輔之亦不以介意,談者以為狂。輔之正酣飲, 謙之闚而厲聲曰:「彥國年老,不得為爾,將令我尻背 東壁。」輔之歡笑,呼入與共飲。其所為如此。

《盧欽傳》:欽弟珽,珽子志,成都王穎表為中書監,留鄴 參署相府事。王浚攻鄴,志勸穎奉天子還洛陽。時甲 士尚萬五千人,志夜部分,至曉,眾皆成列,而程太妃 戀鄴不欲去,穎未能決。時有道士姓黃,號曰「聖人」,太 妃信之,乃使呼入。道士求兩杯酒,飲乾,拋杯而去。于 是志計始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