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302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三百二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三百二卷目錄

 蜜部彙考二

  本草綱目二刺蜜 齊 蟲白蠟

  證治準繩食蜜 珍

  天工開物蜂蜜

  廣東通志石蜜

 蜜部藝文一

  蜜賦           晉郭璞

 蜜部藝文二

  安州老人食蜜歌      宋蘇軾

 蜜部選句

 蜜部紀事

 蜜部雜錄

 蜜部外編

 麴糵部彙考一

  方言麯雜說

  釋名釋飲食

  說文釋麴糵

  通俗文

  廣雅釋器

  南方草木狀草麴

  齊民要術作黃衣法 作黃蒸法 作糵法 食次曰女麴 造神麴 祝麴文

  又神麴法 又作神麴方 河東神麴方 臥麴法 白醪麴法 笨麴餅 頤麴

  宋田鍚麴草本

  本草綱目一黃蒸 女麴 麴 小麥麴 大麥麴 麪麴 米麴 神麴

食貨典第三百二卷

蜜部彙考二编辑

《本草綱目二》
编辑

《刺蜜》
编辑

《釋名》
编辑

草蜜 給㪍羅。

《集解》
编辑

陳藏器曰:「交河沙中有草,頭上有毛,毛中生蜜,胡人 名為給㪍羅。」 李時珍曰:「按李延壽《北史》云:『高昌有草,名羊刺,其上 生蜜,味甚甘美』。」又:《梁四公子記》云:「高昌貢刺蜜。」杰公 云:「南平城羊刺無葉,其蜜色白而味甘。鹽城羊刺葉 大,其蜜色青而味薄也。高昌即交河,在西番,今為火 州。」又,段成式《酉陽雜俎》云:「北天竺國有蜜草,蔓生,大 葉,秋冬不死。因受霜露,遂成蜜也。」又《明一統志》云:「西 番撒馬兒罕地有小草叢生,葉細如藍,秋露凝其上, 味甘如蜜,可熬為餳,土人呼為達即古賓,蓋甘露也。」 按此二說皆草蜜也,但不知其草即羊刺否也。又有 齊樹亦出蜜,云可入藥,而不得其詳,今附於左。

齊》音別
编辑

按:段成式云:《齊》出波斯國,拂林國亦有之,名頓勃 梨佗。頓音奪。樹長丈餘,皮色青薄光淨,葉似阿魏,生 於枝端,一枝三葉。八月伐之,臘月更抽新條,七月斷 其枝,有黃汁如蜜,微香,可以入藥療病也。

《氣味》
编辑

甘平無毒。

《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骨蒸發熱,痰嗽暴痢,下血開胃,止渴除煩。」

《蟲白蠟》
编辑

《集解》
编辑

汪機曰:「蟲白蠟,與蜜蠟之白者不同,乃小蟲所作也。 其蟲食冬青樹汁,久而化為白脂,粘敷樹枝,謂蟲屎 著樹而然,非也。至秋刮取,以火煮溶,濾置冷水中,則 凝聚成塊矣。碎之,文理如白石膏而瑩徹,人以和油 澆燭,大勝蜜蠟也。」

李時珍曰:「唐末以前,澆燭入藥,所用白蠟,皆蜜蠟也。」 此蟲白蠟,則自元以來人始知之,今則為日用物矣。 四川、湖廣、滇南、閩嶺、吳、越東南諸郡皆有之,以川、滇、 衡、永產者為勝。蠟樹枝葉狀類冬青,四時不凋。五月 開白花成叢,結實纍纍,大如蔓荊子,生青熟紫。冬青 樹子則紅色也。其蟲大如蟣虱,芒種後則延緣樹枝, 食汁吐涎,粘於嫩莖,化為白脂,乃結成蠟,狀如凝霜。 處暑後則剝取,謂之「蠟渣。」若過白露,即粘住難刮矣。 其渣煉化濾淨,或甑中蒸化,瀝下器中,待凝成塊,即 為蠟也。其蟲嫩時白色作蠟,及老則赤黑色,乃結苞 於樹枝,初若黍米大,入春漸長大如雞頭子,紫赤色, 纍纍抱枝,宛若樹之結實也。蓋蟲將遺卵作房,正如 雀甕螵蛸之類爾。俗呼為「蠟種」,亦曰「蠟子。」子內皆白 卵如細蟣,一包數百次,立夏日摘下,以箬葉包之,分 繫各樹芒種後苞拆卵化,蟲乃延出葉底,復上樹作 蠟也。樹下要潔淨,防蟻食其蟲。又有水蠟樹,葉微似 榆,亦可放蟲生蠟。甜櫧樹亦可產蠟。

《氣味》
编辑

甘溫無毒

《主治》
编辑

朱震亨曰:「生肌止血。定痛補虛。續筋接骨。」

李時珍曰:「入丸散服,殺瘵蟲。」

《發明》
编辑

朱震亨曰:「白蠟屬金,稟受收斂堅強之氣,為外科要 藥。與合歡皮同入長肌肉膏中,用之神效」,但未試其 可否也。

李時珍曰:「蠟樹葉亦治瘡腫,故白蠟為外科要藥。正 如桑螵蛸,與桑木之氣相通也。」

《附方》
编辑

頭上禿瘡,蠟燭頻塗,勿令日曬,久則自然生髮。集元方

《證治準繩》
编辑

《食蜜》
编辑

食蜜氣平,味甘。無毒。

《珍》
编辑

蜂采無毒之花,釀以大便而成蜜,所謂臭腐生,神奇 也。其入藥之功有五,清熱、補中、解毒、潤燥、止痛也。生 則性涼,故能清熱;熟則性溫,故能補中;甘而和平,故 能解毒;柔而濡澤,故能潤燥;緩而以去急,故能止心 腹肌肉瘡瘍之痛;和可以致中,故能調和百藥,而與 甘草同功。仲景治陽明結燥,大便不通,蜜煎導法,誠 千古神方也。

《天工開物》
编辑

《蜂蜜》
编辑

凡釀蜜蜂,普天皆有,唯蔗盛之鄉,則蜜蜂自然減少。 蜂造之蜜,出山岩土穴者,十居其八。而人家招蜂造 釀而割取者,十居其二也。凡蜜無定色,或青、或白、或 黃、或褐,皆隨方土花性而變,如菜花蜜、禾花蜜之類, 百千其名不止也。凡蜂不論於家於野,皆有蜂王。王 之所居,造一臺如桃。大王之子世為王。王生而不採 花,每日群蜂輪值分班採花供王,王每日出遊兩度。 春夏造蜜時遊,則八蜂輪值以待,蜂王自至孔隙口,四蜂 以頭頂腹,四蜂傍翼飛翔而去,遊數刻而返,翼頂如 前。畜家蜂者,或懸桶簷端,或寘箱牖下,皆錐圓孔眼 數十,俟其進入,凡家人殺一蜂二蜂皆無恙,殺至三 蜂則群起,螫人謂之《蜂反》。凡蝙蝠最喜食蜂,投隙入 中,吞噬無限,殺一蝙蝠懸於蜂前,則不敢食,俗謂之 《梟令》。凡家蓄蜂,東鄰分而之西,舍必分王之子,去而 為君,去時如鋪扇擁衛,鄉人有撒酒糟香而招之者。 凡蜂釀蜜,造成蜜脾,其形鬣鬣然,咀嚼花心汁,吐積 而成潤,似人小遺則甘芳並至,所謂臭腐神奇也。凡 割脾取蜜,蜂子多死其中,其底則為黃蠟。凡深山崖 石上有經數載未割者,其蜜已經時自熟,土人以長 竿刺取,蜜即流下。或未經年而扳緣可取者,割鍊與 家蜜同也。土穴所釀,多出北方。南方卑濕,有崖蜜而 無穴蜜。凡蜜脾一斤,煉取十二兩,西北半天下,蓋與 蔗漿分勝云。

《廣東通志》
编辑

《石蜜》
编辑

凡海山巖穴,野蜂窠焉,釀蜜無收採者。草間石罅,在 在泛溢,拋露日久必縮,蛇虺之毒,倘以為甘而過食, 必大霍亂而死。

蜜部藝文一编辑

《蜜賦》
晉·郭璞
编辑

《繁布》金房,疊構玉室。咀嚼滋液,釀以為蜜。散似甘露, 凝如割肪。冰鮮玉潤,髓滑蘭香。窮味之美,極甜之長。 百果須以諧和,靈娥御以艷顏。

蜜部藝文二编辑

《安州老人食蜜歌》
宋·蘇軾
编辑

「安州老人心似鐵,老人心肝小兒舌。不食五穀惟食 蜜,笑指蜜蜂作檀越。蜜中有詩人不知,千花百草爭 含姿。老人咀嚼時一吐,還引世間癡小兒。小兒得詩 如得蜜,蜜中有藥治百疾。正當狂走捉風時,一笑看 詩百憂失。東坡先生取人廉,幾人相歡幾人嫌。恰似 飲荼甘苦雜,不如食蜜中邊甜。因君寄與雙龍餅,鏡」 空一照雙龍影。三吳六月水如湯,老人心似雙龍井。

蜜部選句编辑

《楚詞》:「粔籹蜜餌有餦餭,瑤漿蜜勺實羽觴。」 晉左思《蜀都賦》:「丹沙赩熾出其坂,蜜房郁毓被其阜。 山圖採而得道,赤斧服而不朽。」

唐孟浩然詩:「燕入巢窠處,蜂來造蜜房。」

《賈島詩》:「鑿石養蜂休買蜜,坐山秤藥不爭星。」

宋蘇軾詩。「山家為割千房蜜。稚子新畦五畝蔬。」 陸游詩。「三分帶苦檜花蜜。」

元戴表元詩:「留枝遮鵲戶,存蜜補蜂糧

蜜部紀事编辑

《吳越春秋》:「越以甘蜜丸欓,報吳增封之禮。」

《家語》:孔子之鄭,過陳之野,聞童謠曰:「楚王渡江得萍 實,大如斗,赤如日,剖而食之甜如蜜。」

《西京雜記》:「南越王獻高帝石蜜五斛,蜜燭二百枚,白 鷴、黑鷴各一雙。高帝大悅,厚報遣其使。」

《後漢書·朱祐傳》。《東觀記》曰:上在長安時,嘗與朱祐 共買蜜合藥。上追念之,賜祐白蜜一石,問:「何如在長 安時共買蜜乎?」其親厚如此。

《三國·魏志袁術傳》《吳書》曰:「術既為雷薄等所拒,留 住三日,士眾絕糧,乃還至江亭,去壽春八十里問,廚 下尚有麥屑三十斛。時盛暑,欲得蜜漿,又無蜜,坐櫺 床上,歎息良久。」

《吳志孫亮傳》《吳歷》曰:亮出西苑,方食生梅,使黃門 至中藏,取蜜漬梅,蜜中有鼠矢。召問藏吏,藏吏叩頭。 亮問吏曰:「黃門從汝求蜜邪?」吏曰:「向求實,不敢與。」黃 門不服,侍中刁元張邠啟黃門、藏吏,辭語不同,請付 獄推盡。亮曰:「此易知耳。」令破鼠矢,矢裡燥,亮大笑,謂 元邠曰:「若矢先在蜜中,中外當俱濕。今外濕裡燥,必 是黃門所為,黃」門首服,左右莫不驚悚。

《魏略》:「新城孟太守道蜀,豬豚雞鶩味皆淡。故蜀人作 食,喜煮飴蜜以助味。」

《晉書王敦傳》:「敦子應。敦死,應祕不發喪,裹尸以席蠟 塗其外,埋於廳事中,與諸葛瑤等恆縱酒淫樂。」 《遊名山志》:「謝安適東山,見山上有蜜巖之記。」

晉令蜜工收蜜十斛,有能增二升者賞穀十斛。 《南史·梁武帝紀》,帝疾久口苦,索蜜不得。

《隱逸傳》:「陶弘景幼有養生之志,齊高帝作相,引為諸 王侍讀。永明十年,脫朝服掛神武門,上表辭祿,詔許 之,賜以束帛,敕所在月給茯苓五斤,白蜜二升,以供 服餌。」

《循吏傳》:「齊虞愿侍明帝,帝好逐夷,以銀缽盛蜜漬之, 一食數缽。」

《梁書傅昭傳》:「昭為智武將軍、臨海太守,郡有蜜巖,前 後大守皆自封固,專收其利。昭以周文之囿與百姓 共之,大可喻小,乃教勿封。」

《南史任昉傳》:「昉為新安太守,郡有蜜嶺及楊梅,舊為 太守所采,昉以冒險多物,故即時停絕。」

《水經注》:「村人駱都,小時到石室中採蜜,見一仙人坐 石床上。」

《法苑珠林》:「終南山大秦嶺竹林寺,貞觀初,採蜜人山 行,聞有鐘聲,尋而往至焉。寺舍二間,有人往處,傍大 竹林可有二頃,其人斷二節竹以盛蜜,可得五升許, 負下至大秦戍,具告防人。藍田僧歸真聞之,便往至 小竹谷,北上望崖,失道而歸。」

《梁四公記》:高昌國遣使貢剌蜜,帝命杰公迓之,謂其 使曰:「刺蜜是鹽城所生,非南平城者。」使者曰:「其年風 災,刺蜜不熟,故爾。」帝問杰,對曰:「南平城羊刺無葉,其 蜜色明白而味甘。鹽城羊刺有葉,其蜜色青而味薄。」 以是知蜜之偽焉。

《開元遺事》:「楊國忠家以炭屑和蜜,塑成雙鳳。」

《杜陽雜編》:「貞元八年,吳明國貢常燃鼎、鸞蜂蜜。云其 國去東海數萬里,經挹婁、沃沮等國。其土宜五穀珍 玉,尤多禮樂仁義,無剽劫。人壽二百歲。俗尚神仙術, 而一歲之內,乘雲控鶴者,往往有之。常望有黃氣如 車蓋,知中國有土德王,遂願入貢焉。常燃鼎,量容三 斗,光潔類玉,其色純紫。每修飲饌,不熾火而俄頃自」 熟,香潔異於常等。久食之,令人返老為少,百疾不生。 鸞蜂蜜,云其蜂之聲有如鸞鳳,而身被五彩,大者可 重十餘斤。為窠於深巖峻嶺間,大者占地二三畝。國 人採其蜜,不過三二合。如過度則有風雷之異。若誤 螫人則生瘡,以石上菖蒲根傅之即愈。其蜜色碧,常 貯之於白玉碗,表裡瑩徹如碧琉璃。久食之令人長 壽。顏如童子。髮。白者應時而黑。及沈痾眇跛諸僻惡 之病。無不療焉。

《雲仙雜記》:張籍取杜甫詩一帙,焚取灰燼,副以膏蜜, 頻飲之,曰:「令我肝腸從此改易。」

《同昌公主傳》:公主疾既甚,醫者欲難藥餌,奏云:「得紅 蜜白猿膏食之可愈。」上令訪內庫,得紅蜜數石,本兜 離國所貢,白猿膏數甕,本南海所獻也。雖日加餌,終 無其驗。

《雲仙雜記》:陳昉得蜀糖,輒以蜜澆之,曰:「與蜜本莫逆 交。」

《十國春秋·吳太祖世家》:滁人呼荇溪曰「菱溪」,揚州人 呼蜜曰「蜂糖。」諱行密名也。

《遼史太宗紀》。會同四年「七月,有司奏,神纛車有蜂巢 成蜜,史占之吉。」

《墨莊漫錄》:「東坡性喜飲,而飲亦不多。在黃州嘗以蜜 為酒,又作《蜜酒歌》,人罕傳其法。每蜜用四斤煉熟,入 熟湯相攪成一斗,入好麪麴二兩,南方白酒餅子,米

麴一兩半,擣細生絹袋盛,都置一器中,密封之。大暑
考證.svg
中冷下,稍涼溫下,天冷即熱下,一二日即沸,又數日

沸定,酒即清可飲。初全帶蜜味,澄之半月,渾是佳酎。 方沸時,又煉蜜半斤,冷投之尤妙。」予嘗試為之,味甜 如醇醪。善飲之人,恐非其好也。

《春渚紀聞》:臨安府天慶觀馬道士言,有老道士劉虛 靜年七十餘,來寓雲安堂,旦執爐於天尊像前注香 冥禱,意甚虔。至觀,有小道士伏於暗中,默聆其禱,乃 云:「虛靜年老,羈單一身常恐一旦數盡,身膏草野,若 蒙上天賜以白金十星,足為身後之備,志願足矣。」小 道士乃取白蠟鑄成小錠,俟其夕禱,即遙擲其旁。虛 靜得之驚異,伏謝再三,不復細視,姑謹藏之。語其徒 曰:「人之誠悃,常患不至爾。雖天道高遠,而聽甚卑,無 不從人者。」小道士復欲戲之,因又密求視其所獲。請 之既數,不免示之。小道士即懷之,疾走眾中,示群道 士,相與笑其狂昧,久之不至。虛靜從而執之,且熟視 其物曰:「此白蠟耳,非我所獲者。」喧譊不置,必欲訟之 官府。小道士家素饒於財,眾道士勸諭之曰:「汝若致 訟,則所費不止此,不若如數償之。」遂真有所獲。雖虛 靜,一時非意之禱,而造物者宛曲取付,蓋亦巧矣。 《老學庵筆記》:族伯父彥遠言少時識仲殊長老,東坡 為作《安州老人食蜜歌》者,一日與數客過之,所食皆 蜜也。豆腐麪觔牛乳之類,皆漬蜜食之,客多不能下 箸。惟東坡性亦酷嗜蜜,能與之共飽。崇寧中,忽上堂 辭眾,是夕閑方丈門,自縊死。及火化,舍利五色,不可 勝計。鄒忠公為作詩云:「逆行天莫測,雉作瀆中經。漚 滅風前質,蓮開火後形。缽盂殘蜜白,爐篆冷煙青。空 有誰家曲,人間得細聽。」彥遠又云:「殊少為士人,遊蕩 不羈,為」妻投毒羹胾中,幾死,啖蜜而解。醫言:「復食肉 則毒發,不可復療。」遂棄家為浮屠。鄒公所謂《誰家曲》 者,謂其雅工於樂府詞猶有不羇餘習也。

《賢奕》憲副劉公仁宅,華容人,忠宣公父也。永樂初,仕 為瑞昌令。邑人嚴某,令高安,同入覲。文定遣一价往 瞷之,价還白公曰:「嚴丈富貴,雅稱官也。劉丈槁蓆布 被,瓦盆煤竈,猶然窮人耳。」公心識之。劉與嚴皆公鄰, 邑人且有嚴賣劉特先,見贄以幣,公麾之。劉嗣見 具茗一袋,蜜一缶耳。公嘉納,尋擢為御史。

蜜部雜錄编辑

《禮記·內則》:「子事父母,棗栗飴蜜以甘之。」

《范子》:「隴西天水出白蜜,價直四百。」

《韓子》:「此味非飴蜜也,必若萊亭歷」也。

《論衡別通》篇:「甘酒醴,不酤飴蜜,未為能知味也。」 《言毒》篇:「食甘旨之食,無傷於人,食蜜少多,則令人毒。 蜜為蜂液,蜂則陽物也。」蜂液為蜜蜜,難益食。 《博物志》:「諸遠方山郡幽僻處,出蜜蠟,人往往以桶聚 蜂,每年一取。」

遠方諸山蜜蠟處,以木為器,中開小孔,以蜜蠟塗器 內外令遍。春月蜂將生育時,捕取三兩頭著器中,蜂 飛去,尋將伴來,經日漸益,遂持器歸。

《臨海異物志》:「蜜母,小鳥也,色黑。正月旦,與蜜蜂同行 諸山,求安處也。」

《涼州異物志》:「石蜜之滋味,甜於浮萍。非石之類,假石 之名。實出甘柘,變而凝輕。」

《南康記》:「博山石室,其蜜房駢羅,綴其山阿。」

《唐書·地理志》:「杭州土貢,橘、蜜。」

《朝野僉載》:「嶺南獠民好為蜜。」即鼠胎未瞬,通身赤 蠕者。飼之以蜜,釘之筵上,囁囁而行,以著挾取啖之, 唧唧作聲,故曰「蜜。」 五色線甘。《少府劉夢得藥方》蜜名。

《五代史·四夷附錄》:「于闐聖天國,其食粳,沃以蜜。」 《爾雅翼》:「北方地燥,多在土中,故多土蜜。南方地濕,多 在木中,故多木蜜。」又「蜀有竹蜜,蜂就竹上結窠者。」 《癸辛雜識》:「江浙之地,舊無白蠟,十餘年間,有道人自 淮間帶白蠟蟲子來求售,狀如小芡實,價以升計。其 法以盆桎樹,樹葉類茱茰,葉生水傍,可扦而活,三年 成大樹。」每以芒種前,以黃草布作小囊,貯蟲子十餘 枚,遍挂之樹間。至五月,則每一子出蟲數百,細若蠛 蠓,遺白糞於枝梗間,此即白蠟,則不復見矣。至八月 中,始剝而取之,用沸湯煎之,即成蠟矣。其法如煎黃 蠟同。又遺子於樹枝間,初甚細,至來春則漸大,二三 月仍收其子,如前法散育之。或聞細葉冬青樹亦可 用,其利甚溥,與育蠶之利相上下。白蠟之價,比黃蠟 常高數倍也。

《野客叢談》:東坡橄欖詩曰:「待得微甘回齒頰,已輸崖 蜜十分甜。」《冷齋夜話》謂事見《鬼谷子》,「崖蜜,櫻桃也。」漫 叟、漁隱諸公引《本草》「石崖間蜂蜜」為證。余謂坡詩為 橄欖而作,疑以櫻桃對言,世謂棗與橄欖爭曰「待伱 回味,我已甜了。」正用此意。蜂蜜則非其類也。固自有 言蜂蜜處,如張衡《七辨》云:「沙餳石蜜,乃其等類。」閩王 遺高祖石蜜十斛,此亦石蜜也。嘗考石蜜有數種,《本 草》謂崖石間蜂蜜為石蜜,其有所謂乳餳為石蜜者, 《廣志》謂蔗汁為石蜜,其不一如此。崖、石一義,又安知古人不以櫻桃為石蜜乎?觀魏文帝詔曰:「南方有龍 眼荔枝,不比西園葡萄石蜜。」以龍眼、荔枝對言,此正 櫻桃耳,豈餳蜜之謂耶?坡詩所言,當以此為證。 《輟耕錄》:「回回田地,有年七十八歲老人,自願捨身濟 眾者。絕不飲食,惟澡身啖蜜,經月便溺皆蜜。既死,國 人殮以石棺,仍滿用蜜浸,鐫志歲月於棺蓋,瘞之。俟 百年後啟封,則蜜劑也。凡人損折肢體,食少許立愈, 雖彼中亦不多得。俗曰蜜人,番言木乃伊。」

《群碎錄》:七夕,俗以蠟作嬰兒形,浮水中以為戲,為婦 人宜子之祥,謂之「化生。」

《指月錄》:「如蜜性甜,一切蜜皆然。」

蜜部外編编辑

《漢武內傳》:西王母謂帝曰:「太上之藥有中華紫蜜,雲 山朱蜜。」

《神仙傳》:「飛黃子服中嶽石蜜及紫粱,得仙。」

《酉陽雜俎》:「仙藥有鳳休鳴醅,中央紫蜜。」

麴糵部彙考一s编辑

《方言》:

《麴雜釋》
编辑

《𪍠,䴭》。《麰,䴽》。麴也。自關而西秦豳之間曰「𪍠」,晉 之舊都曰「䴭。」右《河》:曰:或曰:「麰,北鄙曰䴽」,麴其 通語也。

麰,大麥,麴䴽。《䴵,麴》。有衣麴。小麥、《麴為》即。也。䴭今江東人呼麴為「䴭。」

《釋名》
编辑

《釋飲食》
编辑

麴,朽也。鬱之使生,衣朽敗也。

糵,缺也。漬夌覆之,使生牙開缺也。

《說文》
编辑

《釋麴糵》
编辑

麴,酒母也。釀,生衣也。酣,熟麴也。糵牙米也。

《通俗文》
编辑

《麴》
编辑

《麥麴》曰:

《廣雅》
编辑

《釋器》
编辑

《䴭》。疾災《䴽》。《麰》。《𪍠》。苦木麴也。

《南方草木狀》
编辑

《草麴》
编辑

草麴,南海多矣。酒不用麴糵,但杵米粉,雜以眾草葉, 治葛汁滌溲之,大如卵,置蓬蒿中,陰蔽之,經月而成。 用此合糯為酒,故劇。飲之既醒,猶頭熱涔涔,以其有 毒草故也。南人有女數歲即大釀酒,既漉,候冬陂池 竭時,置酒罌中,密固其上,瘞陂中,至春瀦水滿,亦不 復發矣。女將嫁,乃發陂取酒,以供賀客,謂之「女酒」,其 味絕美。

《齊民要術》
编辑

《作黃衣法》
编辑

六月中取小麥,淨淘訖,於甕中以水浸之,令醋漉出, 熟蒸之,槌箔上敷席,置麥於上,攤令厚二寸許。預前 一日刈薍葉薄。無薍葉者,刈胡枲,擇去雜草,無令有 水露氣,候麥冷,以胡枲覆之。七月看黃衣色足,便出 曝之,令乾,去胡枲而已。慎勿颺簸,齊人喜當風颺去 黃衣,此大謬。凡有所造作,用麥䴷者,皆仰其衣為勢, 今反颺去之,作物必不善。

《作黃蒸法》
编辑

七月中取生小麥,細磨之,以水溲而蒸之,氣脯好熟, 便下之,攤令冷,布置覆蓋,成就,一如麥䴷法。亦勿颺 之,慮其所損。

《作糵法》
编辑

八月中作盆,中浸小麥,即傾去水,日曝之,一日一度 著水,即去之。腳生,布麥於席上,厚二寸,一日一度以 水澆之,芽生便止。即散收令乾,勿使餅,餅成則不復。 任用此。煮白餳糵,若煮黑餳,即待茅生青成餅,然後 以刀𠠫取乾之。欲令餳如琥珀色者,以大麥為其糵。

《食次曰女麴》
编辑

稻米三斗,淨淅炊為飯。軟炊停,令極冷,以麴範中, 用手餅之,以青蒿上下掩之,置床上,如作麥麴法。三 七、二十一日,開看遍,有黃衣則止,三七日無衣乃停, 要須衣遍乃止。出,日日曝之,燥則用

《造神麴》
编辑

凡作三斛。《麥麴法》:蒸、炒生各一斛,炒麥黃莫令焦。生 麥擇治,甚令精好,種各別磨,磨欲細,磨乾合和之。七 月取甲寅日,使童子著青衣,日未出時,面向殺地,汲 水二十斛,勿令人潑人長水亦可瀉卻,莫令人用。其 和麴之時,面向殺地和之,令使絕強。團麴之人,皆是 童子小兒,亦面向殺地。有行穢者不使,不得令入室, 近團麴,當日使訖。不得隔宿。屋用草屋,勿使用瓦屋。 地須淨掃,不得穢惡,勿令濕。畫地為阡陌,周成四巷, 作麴人,各置巷中,假置麴王,王者五人,麴餅隨阡陌 比肩相布訖。使主人家一人為主,莫令奴客為主。與 王酒脯之法:濕麴王,手中為碗,中盛酒脯湯餅,主人 三遍讀文,各再拜。其房欲得板戶,密「泥塗之,勿令風 入,至七日開當處翻之,遷令泥戶,至二七日聚麴,還 令塗戶,莫使風入,至三七日出之,盛著甕中塗頭,至 四七日,穿孔繩貫日曝,欲得使乾,然後內之。」其餅手 團二寸半,厚九分。

《祝麴文》
编辑

「東方青帝土公、青帝威神,南方赤帝土公、赤帝威神, 西方白帝土公、白帝威神,北方黑帝土公、黑帝威神, 中央黃帝土公、黃帝威神。某年月某日辰朔日,敬啟 五方五土之神主人某甲,謹以七月上辰,造作麥麴 數千百餅,阡陌縱橫,以辨疆界。須建立五王,各布封 境酒脯之薦,以相祈請。願垂神力,勤鑒所願。使出類 絕蹤,穴蟲潛影,衣色錦布,或蔚或炳。殺熱火燌,以烈 以猛。芳越椒熏,味超和鼎。飲利君子,既醉既逞,惠彼 小人,亦恭亦靜。敬告再三,格言斯整。神之聽之,福應 自冥,人願無為,希從畢永。急急如律令。」祝三遍,各再 拜。

又神麴法编辑

「以七月上寅日造,不得令雞狗見及食。看麥多少,分 為三分,蒸炒二分正等。其生者一分,一石上加一斗 半,各細磨和之。」溲時微令剛足手熟揉為佳。使童男 小兒餅之,廣三寸,厚二寸。須西廂東向開戶。屋中淨 掃地,地上布麴,十字立巷,令通人行。四角各造麴奴 一枚訖,泥戶勿令泄氣。七日開戶,翻麴還塞戶。二七 「日聚,又塞之,三七日出之,作酒時,治麴如常法,細剉 為佳。」

又作神麴方编辑

以七月中旬已前作麴。為上時。亦不必要須寅日。二 十日已後作者麴漸弱。凡屋皆得作。亦不必要須東 向開戶草屋也。大率小麥生炒蒸三種等分。曝蒸者 令乾。三種合和碓。淨簸擇細磨羅取麩,更重磨,唯 細為良,粗則不好剉。胡菜煮三沸湯,待冷,接取清者, 溲麴以相著為限,大都欲小剛,勿太澤,擣令可團便 止,不必滿千杵。以手團之,大小厚薄如蒸餅劑,令下 微浥浥刺作孔。丈夫婦人皆團之,不必須童男。其屋 預前數日,數著貓塞鼠窟,泥壁令淨掃地布麴餅於 地上作行伍,勿令相逼。當中十字阡陌,使通容人行。 作麴王五人,置之於四方及中央,中央者面南,四方 者面皆向內。酒脯祭與不祭亦相似,今從省。布麴訖, 閉戶密泥之,勿使漏氣。七日開戶翻麴,還著本處,泥 閉如初。二、七日聚之。若止三石麥麴者,但作一聚,多 則分為兩,泥閉如初。三、七日以麻繩穿之,聚五十餅 為一貫,懸著戶內,開戶勿令見日,五日後出著外許 懸之。晝日曬,夜受霜露,不須覆蓋,久停亦爾,但不用 被雨,此麴得三年停陳者彌好。

《河東神麴方》
编辑

七月初治麥七日作麴。七日未得作者,七月二十日 前亦得。麥一石者,六斗,炒三斗,蒸一斗,生細磨之,桑 葉五分,蒼耳一分,艾一分,茱茰一分,若無茱茰,野蓼 亦得。用,合煮取汁,令如酒色,漉出滓,冷以和麴,勿令 太澤,擣千杵餅如凡麴,《方》《範》作之。

《臥麴法》
编辑

先以麥𪌭布地,然後著麴訖,又以麥𪌭覆之。多作者, 可用箔槌,如養蠶法。覆訖,閉戶七日翻麴,還以麥𪌭 覆之。二七日聚麴,亦還覆之。三七日,甕盛。後經七日, 然後出曝之。

《白醪麴法》
编辑

取小麥三石,一石熬之,一石蒸之,一石生,三等合和, 細磨作屑,煮胡葉湯,經宿使冷,和麥屑令熟。踏作餅, 圓鐵作範,徑五寸,厚一寸餘。床上置箔,箔上安蘧蒢, 蘧蒢上置桑薪灰,厚二寸。作胡葉湯令沸,籠子中盛 麴五六餅許,著湯中,少時出,臥置灰中,用生胡葉覆 上,以經宿勿露濕,特覆麴薄遍而已。七日翻,二七日 聚,三七日收,曝令乾。作麴屋,密泥戶,勿令風入。若以 床小,不得多著麴者,可四角頭堅槌,重置椽箔,如養 蠶法,七月作之。

《笨麴餅》
编辑

作《秦州春酒麴》法:「七月作之,節氣早者望前作,節氣 晚者望後作。用小麥不蟲者,於大鑊釜中炒之。」炒法「釘大橛,以繩緩縛,長柄匕匙著橛上,緩火微炒。其著 匙如挽棹,上連疾攪之,不得暫停,停則生熟不均。候 麥香黃便出,不用過焦。然後簸擇治令淨,磨不求細 細者。酒不斷粗,剛強難押。預前數日,刈艾擇去雜草, 曝之令萎,勿使有水露氣。」溲欲剛,灑水欲均,初溲時, 手搦不相著者佳。溲訖聚置,經宿來晨。熟擣作木範 之,令餅方一尺,厚二寸,使壯士熟踏之,餅成,刺作孔, 豎搥布艾椽上,臥麴餅艾上,以艾覆之。大率下艾欲 厚,上艾稍薄,密閉窗戶,三七日麴成,打破看餅內乾 燥,五色衣成,便出曝之。如餅中未燥,五色衣未成,更 停三五日,然後出,反覆日曬,令極乾,然後高廚上積 之。此麴一斗,殺米七斗。

《頤麴》
编辑

作《頤麴》法,斷理麥艾布置,悉與《春酒麴》同,然以九月 中作之。大凡作麴,七月最良。然七月多忙,無暇及此。 且《頤麴》九月作,亦自無嫌。若不營《春酒麴》者,自可七 月中作之。俗人多以七月初七日作之。

崔寔亦曰:「六月六日、七月七日可作其麴,殺米多少 與春麴同,但不中,為春酒喜動。以春酒麴作《頤酒》,彌 佳也。」

《宋田錫麴草本》
编辑

《麴》
编辑

廣西蛇酒罎上有蛇數寸許,言能去風。其麴乃山中 取草所造,良毒不能無慮。

江西「麻姑酒」以泉得名,今其泉亦少,其麴乃群藥所 造。浙江等處亦造此酒,不入水者味勝麻姑,以其米 好也。然皆用百藥麴,均不足尚。

《淮安菉豆酒麴》有菉豆,乃解毒良物,固佳。但服藥飲 之藥無,乃亦有灰,不美。

《南京瓶酒》麴米無。以其水有醶,亦著少灰,味太甜, 多飲,留中聚痰。

山東《秋露》白,色純味冽。

《蘇州小瓶》酒麴。有蔥及川烏、紅豆之類。飲之頭痛口 渴。

處州金盆露,清水,入少薑汁,造麴以浮。飲法造酒,醇 美可尚,香色味俱劣於東陽,以其水不及也。

東陽酒,其水最佳,稱之重於他水。其酒自古擅名。《事 林廣記》所載釀法,麴亦入藥,今則絕無。惟用麩麴蓼 汁拌造,假其辛辣之力。蓼性解毒,亦無甚礙。俗人因 其水好,競造薄酒,味雖少酸,一種清香,遠達入門就 聞,雖鄰邑所造,俱不然也。好事者清水和麩麴造麴, 米多水少造酒,其味辛而不厲,美而不甜,色復金黃, 瑩徹天香。風味奇絕。飲醉並不頭痛口乾。此皆水土 之美故也。

《本草綱目一》
编辑

《黃蒸》
编辑

《釋名》
编辑

「黃衣」, 麥黃。

李時珍曰:「此乃以米麥粉和⿱𠔿奄,待其薰蒸成黃,故有 諸名。」

《集解》
编辑

蘇恭曰:「黃蒸磨小麥粉拌水和成餅,麻葉裹,待上黃 衣,取曬。」

陳藏器曰:「黃蒸與䴷子不殊,北人以小麥,南人以粳 米,六、七月作之,生綠塵者佳。」

李時珍曰:「女麴蒸麥飯⿱,𠔿奄成;黃蒸磨米麥粉⿱,𠔿奄成。稍 有不同也。」

《氣味主治》
编辑

蘇恭曰:「並同《女麴》。」

陳藏器曰:溫補,能消諸生物。

陳日華曰:「溫中下氣,消食除煩。」

李時珍曰:「治食黃黃汗。」

《附方》
编辑

癊黃疸疾,或黃汗染衣,涕唾皆黃:用好黃蒸二升,每 夜以水二升浸微暖,於銅器中,平旦絞汁半升,極效。 必效方

《女麴》
编辑

《釋名》
编辑

䴷子、 黃子 李時珍曰:「此乃女人以完麥⿱𠔿,奄成黃子,故有諸名。」

《集解》
编辑

《蘇恭》曰:「女麴完小麥為飯,和成⿱𠔿奄之,待上黃衣取曬。」

《氣味》
编辑

甘溫無毒。

《主治》
编辑

蘇頌曰:「消食下氣,止洩痢,下胎,破冷血。」

《麴》
编辑

《釋名》
编辑

酒母。

李時珍曰:麴以米麥包⿱𠔿奄而成,故字從麥從米從包, 省文會意也。酒非麴不生,故曰酒母。《書》云:「若作酒醴爾,惟麴糵」是矣。劉熙《釋名》云:「麴,朽也。鬱使生,衣敗朽 也。」

《集解》
编辑

陳藏器曰:「麴六月作者良。入藥須陳久者,炒香用。」 李時珍曰:「麴有麥麪米,造者不一,皆酒醋所須,俱能 消導,功不甚遠。」造大小麥麴法:「用大麥米或小麥,連 皮井水淘淨曬乾。六月六日磨碎,以淘麥水和作塊, 楮葉包紮,懸風處,七十日可用矣。」造麪麴法:三伏時 用白麪五斤,綠豆五升,以蓼汁煮爛,辣蓼末五兩,杏 仁泥十兩,和踏成餅,楮葉裹懸風處,候生黃收之。造 白麴法:用麪五斤,糯米粉一斗,水拌微濕,篩過踏餅, 楮葉包掛風處,五十日成矣。又米麴法:用糯米粉一 斗,自然蓼汁和作圓丸,楮葉包掛風處,七七日曬。收 此數十麴,皆可入藥。其各地有入諸藥草及毒藥者, 皆有毒。惟可造酒,不可入藥也。

《小麥麴》
编辑

《氣味》
编辑

甘溫無毒。

朱震亨曰:「麩皮麴涼。入大腸經。」

《主治》
编辑

《別錄》曰:「消穀止痢。」

蘇恭曰:「平胃氣,消食痔。治小兒食癇。」

陳藏器曰:「調中下氣,開胃,療臟腑中風寒。」

孟詵曰:「主霍亂,心膈氣痰逆,除煩,破癥結。」

吳瑞曰:「補虛,去冷氣,除腸胃中塞,不下食,令人有顏 色。」

陳日華曰:「落胎并下鬼胎。」

梁簡文帝《勸醫文》曰:「止河魚之疾。」

《大麥麴》
编辑

氣味同前

《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消食和中,下生胎,破血。取五升,以水一斗, 煮三沸,分五服,其子如糜,令母肥盛。」

《麪麴米麴》
编辑

氣味同前

《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消食積、酒積、糯米積,研末酒服立愈。餘功 同小麥、麴。」出千金

《附方》
编辑

《米穀食積》:炒麴末,白湯調服二錢,日三服。

三焦滯氣:陳麴炒、萊菔子炒等分。每用三錢,水煎,入 麝香少許服。普濟方

小腹堅大如盤,胸滿,食不能消化。用麴末湯服方寸 匕,日三。千金方

水痢百起:六月六日麴炒黃馬藺子等分為末,米飲 服方寸匕,無馬藺子,用牛骨灰代之。普濟方

赤白痢下,水穀不消,以麴熬粟米粥服方寸匕,日四 五服。肘后方

酒毒便血:麴一塊,濕紙包煨為末,空心米飲服二錢。 神效方

傷寒食復麴一餅,煮汁飲之,良。類要方

胎動不安,或上搶心下血者:生麴餅研末,水和絞汁, 服三升。肘后方

狐刺尿瘡:麴末和獨頭蒜,杵如麥粒,納瘡孔中,蟲出 愈。古今錄驗

《神麴》
编辑

《集解》
编辑

李時珍曰:「昔人用麴,多是造酒之麴,後醫乃造神麴, 專以供藥,力更勝之。蓋取諸神聚會之日造之,故得 神名。」賈思勰《齊民要術》:「雖有造神麴古法,繁瑣不便, 近時造法更簡易也。」葉氏《水雲錄》云:「五月五日,或六 月六日,或三伏日,用白麪百斤,青蒿自然汁三升,赤 小豆末、杏仁泥各三升,蒼耳自然汁,野蓼自然汁各」 三升,以配白虎、青龍、朱雀、元武、勾陳、螣蛇六神,用汁 和麪豆、杏仁作餅,麻葉或楮葉包罯。如造醬黃法,待 生黃衣曬,收之。

《氣味》
编辑

甘辛溫無毒。

張元素曰:「陽中之陽也。入足陽明經。凡用須火炒黃, 以助土氣,陳久者良。」

《主治》
编辑

《藥性》曰:「化水穀宿食,癥結積滯,健脾暖胃。」

張元素曰:「養胃氣,治赤白痢。」

李時珍曰:「消食下氣,除痰逆、霍亂、泄痢、脹滿諸疾,其 功與麴同。閃挫腰痛者,鍛過淬酒溫服有效。婦人產 後欲回乳者,炒研酒服二錢,日二即止,甚驗。」

《發明》
编辑

李時珍曰:按:倪維德《啟微集》云:「神麴治目病,生用能 發其生氣,熟用能斂其暴氣也。」

《附方》
编辑

《胃虛不剋》:神麴半斤,麥芽五升,杏仁一升,各炒為末煉蜜丸彈子大。每食後嚼化一丸。普濟方

壯脾進食,療痞滿暑泄,麴朮丸:用神麴炒、蒼朮、泔制 炒等分為末,糊丸梧子大。每米飲服五十丸。冷者,加 乾薑或吳茱茰。肘后百一選方 健胃思食:養食丸「治脾胃俱虛,不能消化水穀,胸膈 痞悶,腹脅膨脹,連年累月,食減嗜臥,口無味。神麴六 兩、麥糵炒三兩、乾薑炮四兩、烏梅肉焙四兩為末,蜜 丸梧子大,每米飲服五十丸,日三服。」和劑局方 虛寒反胃。方同上

暴泄不止:「神麴炒二兩,茱茰湯泡炒半兩,為末,醋糊 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米飲下。百一選方

產後運絕:神麴,炒為末,水服方寸匕。千金方

食積心痛:陳神麴一塊,燒紅淬酒二大碗服之。摘元方。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