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304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三百四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三百四卷目錄

 肉部紀事

 肉部雜錄

 肉部外編

 羹部彙考

  詩經魯頌閟宮 商頌烈祖

  禮記曲禮 內則

  儀禮士昏禮 公食大夫禮 士虞禮

  周禮天官

  爾雅釋器

  釋名釋飲食

  說文釋羹 釋GJfont 釋臛

  廣雅釋器

  齊民要術羹臛法

  南楚新聞抱芋羹

  清異錄道場羹

  仇池筆記骨董羹

  溪蠻叢笑不乃羹

  山家清供錦帶羹 驪塘羹 玉帶羹 石子羹 雪霞羹 鴨腳羹 金玉羹

  豆黃羹 碧澗羹

  元氏掖庭記換石羹

  異物彙苑七寶羹

  野蔌品蓴菜羹

 羹部藝文一

  君賜           漢黃憲

  豆羹賦          晉張翰

  大羹賦         唐施肩吾

  菜羹賦自序      宋蘇軾

 羹部藝文二

  狄韶州煮蔓菁蘆菔羹    宋蘇軾

  過子忽出新意以山芋作玉糝羹色香味皆奇

  絕天上酥陀則不可知人間決無此味也

                前人

  戲督潛亨作春羹       鄒浩

  龍福寺煮東坡羹戲作     朱弁

  素羹           范成大

  食蛤蜊米粉羹       楊萬里

  食菜羹示何道士      僧惠洪

  菜羹          元洪希文

  蓴羹歌         明李流芳

 羹部選句

食貨典第三百四卷

肉部紀事编辑

《帝王世紀》:夏桀為肉山脯林。

《尸子》:殷紂為肉圃。

《左傳》:隱公元年夏,鄭莊公寘姜氏于城潁,而誓之曰: 不及黃泉,無相見也。既而悔之。穎考叔為潁谷封人, 聞之,有獻于公。公賜之食,食舍肉。公問之,對曰:小人 有母,皆嘗小人之食矣。未嘗君之羹,請以遺之。公曰: 爾有母遺,繄我獨無。

莊公十年,春,齊師伐我。公將戰,曹劌請見。其鄉人曰: 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劌曰:肉食者鄙,未能遠謀。 宣公二年秋,宣子田于首山,舍于翳桑,見靈輒餓,問 其病。曰:不食三日矣。食之,舍其半,問之。曰:宦三年矣。 未知母之存否,今近焉。請以遺之,使盡之,而為之簞 食與肉,寘諸橐以與之。

《韓詩外傳》:楚莊王使使齎金百斤,聘北郭先生。先生 曰:臣有箕GJfont之使,願入計之。即謂婦人曰:楚欲以我 為相,今日相,即結駟列騎,食方丈于前,如何。婦人曰: 如結駟列騎,所安不過容膝;食前方丈,所甘不過一 肉。以容膝之安,一肉之味,而殉楚國之憂,其可乎。于 是遂不應聘,與婦去之。詩曰:彼美淑姬,可與晤言。 王孫子楚莊伐宋,廚有GJfont肉。將軍子重諫王,以肉饋 于賢公孫。

《左傳》:昭公十二年,晉侯以齊侯宴,中行穆子相,投壺, 晉侯先。穆子曰:有酒如淮,有肉如坻,寡君中此,為諸 侯師,中之。齊侯舉矢曰:有酒如澠,有肉如陵,寡人中 此,與君代興。亦中之。

定公二年,邾莊公與夷射姑飲酒,私出,閽乞肉焉。奪 之杖以敲之。

《晏子春秋》:晏子相齊三年,梁丘據見晏子,中食而肉 不足。

《穀梁傳》:定公十有四年秋,天王使石尚來歸脤。脤者 何也。俎實也,祭肉也。生曰脤,熟曰膰。

《禮記·玉藻》:孔子食于季氏,不辭,不食肉而飧。為客 之禮,將食必興。食則先胾次殽,至肩乃飽而飧。孔 子既不辭又不食肉,乃獨澆飯而為飧之禮。蓋以季氏之饋,非禮故也。

《墨子》:孔子厄于陳、蔡,子路烹豚,孔子不問肉所由來 食之。

《韓子》:晏子對景公曰:田成子殺一牛,取一豆肉餘以 食士。

劉向《新序》:趙簡子使者聘孔子于魯,以胖牛肉迎于 河上。使者謂船人曰:孔子即上船,中河安流而殺之。 孔子至,使者致命進胖牛之肉。孔子仰天而歎曰:美 哉,水乎,洋洋也。使丘不濟此水者,命也夫。

《獨異志》:《呂氏春秋》曰:齊有二烈士別于路,相與沽酒 共飲。其人欲市肉,一人曰:子亦肉也,我亦肉也,無須 往市。因以刀各割身肉遞相食啖。須臾,酒與肉皆盡 而俱死。

《韓詩外傳》:齊王厚送女,欲妻屠牛吐,屠牛吐辭以疾。 其友曰:子終死腥臭之肆而已乎。何為之。吐應之 曰:其女醜。其友曰:子何以知之。吐曰:以吾屠知之。其 友曰:何謂也。吐曰:吾肉善,而去若少耳;吾肉不善,雖 以吾附益之,尚猶賈不售。今厚送子,子醜故耳。其友 後見之,果醜。傳曰:目如擗杏,齒如編貝。

孟子少時,東家殺豚,孟子問其母曰:東家殺豚,何為。 母曰:欲啖汝。其母自悔而言曰:吾懷妊是子,席不正, 不坐;割不正,不食;胎教之也。今適有知而欺之,是教 之不信也。乃買東家豚肉以食之,明不欺也。詩云:宜 爾子孫繩繩兮。言賢母使子賢也。

《論衡》:仲子兄,祿萬鍾。以兄之祿為不義之祿,而不食。 以兄之室為不義之室,而不居也。避兄離母,處于於 陵。他日歸,有饋其兄生鵝者,曰:惡用是鶂鶂者。他日, 其母殺是鵝,與之食。其兄自外至,曰:鶂鶂者之肉。而 仲子恥負前言,即哇而出。

《燕丹子》:荊軻入秦,過陽翟買肉,爭輕重屠辱軻,武陽 欲擊,軻止之。

《史記·廉頗傳》:趙王使使者視廉頗尚可用否。廉頗之 仇郭開多與使者金,令毀之。趙使者既見廉頗,廉頗 為之一飯斗米,肉十斤,被甲上馬,以示尚可用。趙使 還報王曰:廉將軍雖老,尚善飯,然與臣坐,頃之三遺 矢矣。趙王以為老,遂不召。

《漢書·陳平傳》:里中社,平為宰,分肉甚均。里父老曰:善, 陳孺子之為宰。平曰:嗟乎,使平得宰天下,亦如此肉 矣。

《野客叢談》:《蒯通傳》曰:臣之里婦,與里之諸母相善。里 婦亡肉,姑以為盜,怒而逐之。婦晨,過所善諸母,語以 事而謝之。里母曰:女安行,我今令而家追女矣。即束 縕請火於亡肉家,曰:昨暮夜,犬得肉,爭鬥相殺,請火 治之。亡肉家遽追呼其婦。故里母非談說之士也,束 縕乞火非還婦之道也,然物有相感,事有適可耳。 《史記·公孫弘傳》:弘為人恢奇多聞,常稱以為人主病 不廣大,人臣病不儉節。弘為布被,食不重肉。

《漢書·張湯傳》:湯父為長安丞,出,湯為兒守舍。還,鼠盜 肉,父怒,笞湯。湯掘熏得鼠及餘肉,劾鼠掠治,傳爰書, 訊鞫論報,并取鼠與肉,具獄磔堂下。父見之,視文辭 如老獄吏,大驚,遂使書獄。

《東方朔傳》:朔為常侍郎,得愛幸。久之,伏日,詔賜從官 肉。大官丞日晏不來,朔獨拔劍割肉,謂其同官曰:伏 日當蚤歸,請受賜。即懷肉去。大官奏之。朔入,上曰:昨 賜肉,不待詔,以劍割肉而去之,何也。朔免冠謝。上曰: 先生起自責也。朔再拜曰:朔來。朔來。受賜不待詔,何 無禮也。拔劍割肉,一何壯也。割之不多,又何廉也。歸 遺細君,又何仁也。上笑曰:使先生自責,迺反自譽。復 賜酒一石,肉百斤,歸遺細君。

《霍去病傳》:去病少而侍中,貴不省士。其從軍,上為遣 太官齎數十乘,既還,重車餘棄粱肉,而士有飢者。 《酒譜三輔決錄》:漢武帝自以功大,更廣秦之酒池肉 樹以賜羌。

《漢書·黃霸傳》:霸為潁川太守。遣吏出,不敢舍郵亭,食 於道旁,烏攫其肉。民有欲詣府口言事者適見之,霸 與語道此。後日吏還謁霸,霸見迎勞之,曰:甚苦。食於 道旁乃為烏所盜肉。吏大驚。

《張禹傳》:禹為丞相,封安昌侯。成就弟子,彭宣至大司 空。宣來見之於便坐,講論經義,日宴賜食,不過一肉 卮酒相對。

《外戚傳》:孝成許皇后上疏曰:故時酒肉有所賜外家, 輒上表迺決。

《鮑宣傳》:哀帝時帝祖母傅太后欲與成帝母俱稱尊 號,封爵親屬。並進,董賢貴幸,宣以諫議大夫,上書諫 曰:今貧民菜食不厭,奈何獨私養外親與幸臣董賢, 多賞賜,使奴從賓客漿酒霍肉,蒼頭廬兒皆用致富。 非天意也。

《後漢書·卓茂傳》:茂,為密令。人有言亭長受其米肉者, 茂問之曰:亭長從汝求乎。汝自以恩意遺之乎。人曰: 往遺之耳。茂曰:凡人貴於禽獸者,以有仁愛,知相敬 事也。亭長素善吏,歲時遺之,禮也。《東觀漢記》:太尉趙GJfont聞魯恭志行,每歲時遣子送米 肉,辭讓不敢當。

《貧士傳》:閔貢字仲叔,太原人也,世稱節士,雖以周黨 之潔清,自以弗及也。客居安邑。老病家貧,不能得肉, 日買豬肝一片,屠者或不肯與,令聞,敕吏常給焉。仲 叔怪問,知之,乃歎曰:閔仲叔豈以口腹累安邑耶。遂 去,客沛。以壽終。

《東觀漢記》:賊經姜詩里,不敢驚孝子,致米肉詩埋之, 後吏譴詩掘出示之。

竇固,羌胡愛之,炙肉未熟,人人長跪前割之,血流指 間,進之於固,固輒為啗,不穢賤之。

《後漢書·獨行傳》:李充,延平中,詔公卿、中二千石各舉 隱士大儒,務取高行,以勸後進,特徵充為博士。選侍 中。大將軍鄧騭貴戚傾時,無所下借,以充高節,每卑 敬之。嘗置酒請充,賓客滿堂,酒酣,騭跪曰:幸託椒房, 位列上將,幕府初開,欲辟天下奇偉,以匡不逮,惟諸 君博求其器。充乃為陳海內隱居懷道之士,頗有不 合。騭欲絕其說,以肉啖之。充抵肉於地,曰:說士猶甘 於肉。遂出,徑去。騭甚望之。

《物異考》:桓帝建和中,北地雨肉似羊肋,大如手。 《世說》:茅容迎徐孺子,為沽酒及市肉為GJfont飲食。郭泰 曰:孺子清廉高潔,而為季偉飲酒食肉。此為知季偉 之賢故也。

《後漢書·孔融傳》:融棄市時,女年七歲,男年九歲,以幼 得全,寄他舍。主人有遺肉汁,男渴而飲之。女曰:今日 之禍,豈得久活,何賴知肉味乎。兄號泣而止。

《劉虞傳》:虞為上公,天性節約,敝衣繩履,食無兼肉。 桓譚《新論》:九江太守龐真,案縣令高受社祭釐,有生 牛肉二十斤,劾以主守盜。上請逮捕,詔釐不贓天下。 緣是諸府縣社臘祠祭GJfont,不但進熟食,皆復多肉。米 酒、脯、醋諸奇珍益盛,是故諸郡府至殺牛數頭。 謝承《後漢書》:陳楚嘗賜食於上,楚稱眼無所見,以肉 投羹。

李萇家,晝則躬耕,夜則讀書。日為母市斤肉,粱米作 食。

桓任後母生,時不食豬羊肉,故終身不以豬羊肉入 口。

漢舊儀齊法,食肉三十六兩。

《風俗通》:陳伯敬目有所見,不食其肉。

《董卓別傳》:呂布殺卓,百姓欣慶相賀,長安酒肉為暴 貴。

《三國吳志·趙達傳》:達治九宮一算之術。嘗過知故,知 故具酒食。食畢,謂曰:倉卒乏酒,又無嘉肴,無以敘意, 如何。達因取盤中隻箸,再三從橫之,乃言:卿東壁下 有美酒一斛,又有鹿肉三斤,何以辭無。主人慚曰:以 卿善射有無,欲相試耳。

《物異考》:魏公孫淵時襄平生,肉長圍各丈許,有頭目 口喙,無手足而能動搖。

吳將鄧喜殺豬祠神,治畢懸之,忽見一人頭往食豬 肉,喜引弓射之而中咋,咋作聲繞屋三日。

陸凱表呂蒙:凌統早亡、先帝痛悼不已,子並幼稚,先 帝省肉食之。

《太康起居注》:尚書郭奕有疾,日賜酒、米各五升,豬、羊 肉各一斤。

石崇崔亮母疾,日賜清酒、粳米各五升,豬、羊肉各一 斤半。

《物異考》:劉聰,建興中,雨血深五寸,赤氣至天,中有赤 龍奮飛,流星入紫微。龍形有光落於平陽,視之則肉, 甚臭。肉傍有哭聲,晝夜不止。

《晉書·惠帝紀》:天下荒亂,百姓餓死,帝曰:何不食肉糜。 其蒙蔽皆此類也。

王隱《晉書》:愍懷太子令人屠肉,已自分齊,手揣輕重 斤兩不差,云其母本屠家之女也。

《晉書·周訪傳》:訪為縣功曹。時鄉人盜訪牛於冢間殺 之,訪得之,密埋其肉,不使人知。

臧榮緒《晉書》:趙高為丞相,指鹿為馬,持蒲作肉。 《世說》:羅友作荊州從事,桓宣武為王車騎集,別友進 坐,良久辭出,宣武曰:卿向欲諮事,何以便去。答曰:友 聞白羊肉美,一生未曾得喫,故冒求前耳,無事可諮, 今已飽,不復須駐。了無慚色。

《桂陽先賢畫贊》:程曾字孝,孫七歲亡母,號慕毀悴。王 母哀憐,嚼食哺之,知有肉遂吐不食。

《華陽國志》:孝子郎偶,二親病時,不能食肉,偶終身不 食肉。

《廣州先賢傳》:丁密不食有目之肉。

《晉書·陸曄傳》:曄弟玩。玩子納,為吳興太守。將之郡,先 至姑孰辭桓溫,因問溫曰:公致醉可飲幾酒。食肉多 少。溫曰:年來飲三升便醉,白肉不過十臠。卿復云何。 納曰:素不能飲,止可二升,肉亦不足言。後伺溫閑,謂 之曰:外有微禮,方守遠郡,欲與公一醉,以展下情。溫 欣然納之。時王坦之、刁彝在坐,及受禮,唯酒一斗,鹿肉一柈,坐客愕然。納徐曰:明公近云飲酒三升,納止 可二升,今有一斗,以備杯杓餘瀝。溫及賓客並歎其 率素。

《朝野僉載》:夏侯彪夏月食飲,生蟲在下,未曾瀝口。嘗 送客出門,奴盜食臠肉,彪還覺之。大怒,乃捉蠅與食, 令嘔出之。

《宋書·衡陽文王義季傳》:義季,都督南徐州。隊主續豐 母老家貧,無以充養,遂斷不食肉。義季哀其志,給豐 每月白米二斛,錢一千,并制豐噉肉。

《異苑》:山陰有人嘗食牛肉,左髀,便作牛鳴,每勞輒劇, 食乃止。

《南齊書·宣孝陳皇后傳》:后生太祖。太祖雖從宦,而家 業本貧,為建康令時,高宗等冬月猶無縑纊,而奉膳 甚厚。后每撤去兼肉,曰:於我過足矣。

《武帝紀》:永明九年秋,九月,車駕幸琅邪城講武,觀者 傾都,普頒酒肉。

《梁書·處士傳》:沈顗,字處默。幼清淨有志行,慕黃叔度、 徐孺子之為人。齊末兵荒,與家人并日而食。或有饋 其粱肉者,閉門不受。惟以樵采自資,怡怡然恆不改 其樂。

《傅昭傳》:昭性篤慎。子婦嘗得家餉牛肉以進,昭召其 子曰:食之則犯法,告之則不可,取而埋之。

《南史·賊臣傳》:侯景反。時城中圍逼既久,GJfont味頓絕,簡 文上廚,僅有一肉之膳。

《虎苑》:魏世祖時,有獻虎者,問:虎何食。曰:食肉。詔曰:下 民饜糟糠,何忍以肉飼虎。命虎賁射殺之。

《北史·齊文宣帝紀》:天保四年冬,北討契丹。帝露頭袒 身,晝夜不息,行千餘里。唯食肉飲水,氣色彌厲。 七年夏,漢陽王洽薨。帝以肉為斷慈,遂不復食。 八年秋,詔丘郊禘祫時祭,皆市取少牢,不得刲割,有 司監視,必令豐備。農社、先蠶,酒肉而已。

《桂苑叢談》:高延宗,北齊文帝之弟,縱恣過度,以豬肉 和糞以飼左右。

《周書·王羆傳》:羆,為大都督。每至享會,親自秤量酒肉, 分給將士。時人尚其均平,嗤其鄙碎。

《隋書·王劭傳》:劭爰自志學,暨乎暮齒,篤好經史,遺落 世事。用思既專,性頗恍忽,每至對食,閉目凝思,盤中 之肉,輒為僕從所噉。劭弗之覺,唯責肉少,數罰廚人。 廚人以情白劭,劭依前閉目,伺而獲之,廚人方免笞 辱。其專固如此。

《朝野僉載》:唐姜晦為吏部侍郎,眼不識字,手不解書, 濫掌銓衡,曾無分別選人。歌曰:今年選數恰相當,都 由座主無文章,案後一腔凍豬肉,所以名為姜侍郎。 《唐書·李泌傳》:代宗立,召至,舍蓬萊殿書閣。初,泌無妻, 不食肉,帝乃賜光福里第,強詔食肉,為娶朔方故留 後李暐甥,昏日,敕北軍供帳。

《北夢瑣言》:唐歸登性甚慳嗇,常爛一羊脾,旋割旋啖, 封其殘者一日,登妻誤於封處割食。登大怒,由是其 妻終身不食肉。

《唐書·裴休傳》:休,字公美,兄弟偕隱家墅,晝誦經,夜著 書,終年不出戶。有餽鹿者,諸生共薦之,休不食,曰:疏 食猶不足,今一啖肉,後何以繼。

《楊收傳》:收貧甚,以母奉浮屠法,自幼不食肉。約曰:爾 得進士第,乃可食。

《賢奕》:河東節度使柳公綽家,遇饑歲則諸子皆蔬食, 曰:昔吾兄弟侍先君,為丹州刺史,以學業未成不聽 食肉,吾不敢忘也。

《柳子厚集》:河東薛存義將行,柳子載肉於俎,崇酒於 觴,追而送之,江滸飲食之。

《三楚新錄》:李勳即李老虎勇壯絕倫,每一食肉十數 斤,割大臠而啖之,人號曰李老虎。

《雲仙雜記》:黃昇日享鹿肉三斤,自晨煮至日影下門 西,則喜曰:火候足矣。如是四十年。

錢芸士好讀《離騷》,手不暇揭,忘去肉味,半月如齋。 《玉堂閒話》:釋氏因果時有報應,近歲有一男子,既貧 且賤,於上吻忽生一片贅肉,如展兩手許,大下覆其 口,形狀醜異殆不可言。其人每飢渴則揭贅肉以就 飲啜,頗甚苦。楚或問其所因,則曰:少年無賴,曾在軍 伍,常於佛寺安下同火共刲一羊,分得少肉,旁有一 佛像,上吻間可置之。不數日,嬰疾,遂生此贅肉焉。 《五代史·唐臣傳》:劉贊,魏州人也。父玭為縣令,贊始就 學,衣以青布衫襦,每食則玭自肉食,而別以蔬食食 贊於床下,謂之曰:肉食,君之祿也,爾欲之,則勤學問 以干祿;吾肉非爾之食也。由是贊益力學,舉進士。 《十國春秋·楚·李瓊傳》:瓊為嶺北七州遊奕,使武穆王 嘉其功,遷瓊桂州刺史。未幾,表為靜江軍節度使。瓊 善飲食,每一飯肉十數斤,割大臠而啖之,軍中謂之 李老虎。

《楚衡陽王世家》:王名希聲常聞梁太祖嗜食雞肉,私 心慕之,命庖人日烹五十雞以供膳。

《三楚新錄》:李載仁者,為性迂緩。一日將赴從誨召,方上馬無何部曲相毆。載仁怒,命急於廚中取豬肉,令 相毆者對餐之,仍戒曰:如敢再犯,必當於豬肉中加 之以酥。聞者無不笑之。

《十國春秋·南唐·陳起傳》:起為黃梅令,時縣境獨木村 有妖人,諸佑挾左道自言數世不食肉,能使富者貧, 貧者富,俚民從之。

《東坡志林》:王中令既平蜀,捕逐餘寇,與步隊相遠,飢 甚,入一村寺中,一僧醉甚,箕踞。公怒,欲斬之,僧應對 不懼,公奇而赦之,問求蔬食。僧云:有肉無蔬。公益奇 之,餽以一蒸豬頭食之,甚美。公喜問:僧止能飲酒食 肉耶。抑有他技也。僧自言能詩,公令賦蒸豚,援筆立 成,公大喜與紫衣。

《談錄》:寇準屢奏:呂某器識非常人,漸老矣,陛下早用 之。太宗曰:朕知此人是,人家子弟能喫大酒肉,餘何 所能。後近臣皆上言稱,呂某宜朝廷大用。尋自太常 丞知蔡州,召入,拜戶部員外郎,為樞密直學士。 《夢溪筆談》:舊制,三班奉職月俸錢七百,日羊肉半斤。 祥符中,有人為詩,題所在驛舍間曰:三班奉職實堪 悲,卑賤孤寒即可知。七百料錢何日富,半斤羊肉幾 時肥。朝廷聞之曰:如此何以責廉隅。遂增今俸。 《賢奕》:東坡曰:予昔在岐下,聞河陽豬肉甚美,使人往 市之,使者醉豬夜逸去,貿他豬以償客,皆大詫以為 非他產所及。既而事敗,客皆慚。

《東坡志林》:予在黃州與陳慥季常往來,每往過之輒 作泣,字韻詩一篇,季常不禁殺,故以此風之。季常既 不復殺,而里中皆化之至,有不食肉者,皆云未死神 已泣,此語使人悽然也。

《聞見後錄》:經筵官會食,資善堂東坡稱豬肉之美,范 淳甫曰:奈發風何。東坡笑呼曰:淳甫誣告豬肉。 《東坡志林》:東坡居士自今日已往,不過一爵一肉,有 尊客盛饌,則三之,可損不可增。有召我者,預以此先 之,主人不從而過是者,乃止。一曰:安分以養福;二曰: 寬胃以養氣;三曰:省費以養財。元符三年八月。 《艾子雜說》:艾子之鄰,皆齊之鄙人也,聞一人相謂曰: 吾與齊之公卿皆人,而稟三才之靈者,何彼有智而 我無智。一曰:彼日食肉所以有智,我平日食麤糲,故 少智也。其問者曰:吾適有糶粟錢數千,姑與汝,日食 肉試之。數日復又聞彼,二人相謂曰:吾自食肉後,心 識明達,觸事有智,不徒有智,又能窮理。其一曰:吾觀 人足面前出甚,便若後出,豈不為繼,來者所踐。其一 曰:吾亦見人鼻竅向下,甚利若向上,豈不為天雨注 之乎。二人相稱其智,艾子歎曰:肉食者其智若此。 《談圃》:黃魯直妻死,作發願文絕嗜,慾不御酒肉。 《聞見近錄》:鞏源者,嘗語張大夫曰:真定府都監王文 思嗜牛肉,一日方醢肉几上,肉中哀號累日不絕。蔡 元長作尹聞,而取視之,其聲益悲命為棺,飯僧燒之, 灰燼中得白骨一副。

《賢奕》:范氏自文正公貴顯,以清苦儉約稱於世,子孫 皆守其家法。忠宣正拜後,嘗留晁美叔同匕箸,美叔 退謂人曰:丞相變家風矣。或問之,晁答曰:鹽豉棋子 上有肉兩簇,豈非變家風乎。聞者大笑。

《墨莊漫錄》:政和丁酉歲,真州郊外一家屠一牛,買肉 歸者,往往於刲割之際錚錚有聲,視之,於肉脈中皆 有舍利也。大小不一,光瑩如玉,詢之數家皆有之,自 爾一村之民不復食牛。

《植杖閒談》:契丹使每歲至中國索食料,多不時異珍 之物,州縣撓動公之使虜入其境,稍深則必索豬肉 及胃臟之,屬從者莫能曉。蓋燕北地產羊,俗不畜豬, 驛司馳騎疲於奔命無,日不加箠,楚所以困乏耳。 《國老談苑》:滕涉以戶部副使聘北朝,既至,宴主客謂 涉曰:南朝食肉,何故不去皮。涉曰:本朝出產絲蠶,故 肉不去皮耳。

《桐陰舊話》:李康靖公為汝州守,趙公門客忠憲公亦 往見焉,趙公尤敬待中憲,每聞公至書院,即令設肉 食,康靖嘗有簡戲云:久思肉味,請兄訪友也。

《括異志》:雷州西有雷公廟,百姓歲納雷鼓,車人有以 黃魚與彘肉同食,立遭雷震。每大雷,人多於野中掘 得GJfont石,號雷公墨,光瑩如漆。 《宋史·歐陽守道傳》:守道,初名巽,自以更名應舉非是, 當祭必稱巽。少孤貧,無師,自力於學。里人聘為子弟 師,主人瞷其每食舍肉,密歸遺母,為設二器馳送,乃 肯肉食,鄰媼兒無不歎息感動。

《讀書鏡》:仇泰然守四明,與一幕官極相得。一日問及 公家日用多少,對以十口之家,日用一千。泰然曰:何 用許多錢。曰:早具少肉,晚菜羹。泰然驚曰:某為太守, 居常不敢食肉,只是喫菜。公為小官,乃敢食肉,定非 廉士。自爾見疏。

永嘉平陽陳仲潛健啖,過人仕至邑宰,偶臨安,會北 使至,亦健啖求為敵者,使與館伴陳聞而自衒。因獲 充選食已,復索,乃各以半豚進使者,辭不能容。陳大 嚼由是得湘陰庾節使還,不為生計,每飯必肉數斤。未幾,所畜一空,其妻告以飢,愁中吐出一蟲,如小龜 金色,遂殂。

《金史·女奚烈守愚傳》:守愚,字仲晦,本名胡里改門,真 定府路吾直克猛安人也。六歲知讀書。既齔,或謂食 肉昏神識,乃戒而不食。

《見聞錄》:南光祿卿寺中,有洪武時,故牘膳羞甚約。親 王妃既日支羊肉一斤,牛肉即免支,或免支牛乳,御 膳亦甚儉,惟奉先殿日進二膳。

《客座新聞》:窶子最貧,得一肉必以熟,合家大小傳割 一臠啖,餘之骨仍傳與老者,用刀割其壙屑,以此為 飽。至晚卻喫酪彈子,以羊馬酪曬乾為之,味酸能生 液,可厭渴亦止飢,如此而已。其腸細,平生無撐腸之 飽,故易足也。

洞庭賀澤民元忠為雲南按察副使時,分巡騰衝等 處,討賊因染瘴癘,腰股發熱甚。亟土人一監,生殺犬 煮餽之,令空心恣食,飲酒數盃。即去溺溲,少候清利, 其脹漸退,蓋犬肉能治瘴也。

《異林》:張皮雀者名道修,少從其父參議江西時,每聞 道院鐘鼓笙磬之音,輒往視焉,父不能禁。後還吳中 為道士,師事胡風子,始得祕訣,驅風雷如神。常懷一 皮雀狎小兒,每出則小兒群遶之,故時人謂之張皮 雀。好飲酒食狗肉,常病瘧者求治,會方啖狗肉遂以 汁濡作符,以授之曰:謹握之及家,而後啟其。人易之 曰:何物能治疾耶。中途竊視之,忽有神人怒撻之幾 絕。

趙頭陀,成化間,吳中有喫肉和尚,自言從終南山來。 問其姓名,答云是趙頭陀,往來僧居不假寢榻,常坐 於廊廡之間,身著敝衲,不易寒暑。性好餔餟,無所去 擇食如燎毛,飲若填壑。人莫見其溲溺,故呼為喫肉 和尚。每見輒曰:可作一齋。爾後供者漸不能繼,或絕 口,累日亦復晏然。有一少年惡其無厭,欲試苦之,值 大寒月邀請入舍,乃款以餘庖羊脂雜物凝貯盂中, 曰:和尚食肉。即舉手張口瞬息噉盡,又將取水數升 與之曰:和尚渴乎。便復吸水遽足,奉秫飯曰:和尚飯 乎。即飽飫一頓,不謝而去,亦無所苦,嘗趺坐道上有 一縣吏。呵導而來,儼然不動,吏怒命拽去,鞭笞一十, 亦無嗔,愧尋於故處還,復安坐,人皆笑之。

《吳中往哲記》:喫肉和尚,不知何來,無名字,游丐吳中 將十年。能食肉,一頓盡數十斤,或四五日不食,其色 黃瘁而神清,扣之無答,夜宿北寺門下,巡按御史王 濬親臨視之,亦坐不起也,惟摸其帶笑焉。死時,謝諸 嘗施食者,為乞水飲二三石,盡洗腸胃乃化。

《見聞錄》:駕部周公名子文,吾松人也。家無錫,曾過余 讀書,臺言無錫,有談愉號十洲,一日偶挖耳,耳中忽 得銀一小塊,重一分四釐。是年肉價稱,是買斤肉食 之,余聞大以為奇。

《瀛涯勝覽》:古俚,西洋大國也。王南毘人不食牛肉,將 領回,回不食豬肉,昔王與回,回誓互相禁食。

肉部雜錄编辑

《詩經·大雅·行葦篇》:或燔或炙,嘉殽脾臄。燔用肉炙, 用肝,臄口上肉也。

《禮記·曲禮》:濡肉齒決,乾肉不齒決。濡肉殽胾之類, 乾肉脯脩之類,決斷也。不齒決則當治之,以手也。 《檀弓》:曾子曰:喪有疾,食肉飲酒。

《王制》:六十宿肉。轉老故恆宿肉,在帳下不使,求而 不得也。

六十非肉不飽。

《內則》:取牛羊麋鹿麇之肉,必GJfont,每物與牛若一。 《坊記》:觴酒豆肉,讓而受惡。

《儀禮·士冠禮》:三醮,有乾肉,折俎。

《周禮·天官》:內饔。凡王之好賜肉脩,則饔人供之。 《爾雅·釋器》:肉謂之敗。臭壞曰敗。

《左傳》:隱公五年,臧僖伯曰:鳥獸之肉,不登于俎,則公 不射,古之制也。

哀公十三年,司馬寅曰:肉食者無墨。

襄公二十一年,州綽曰:二子者,譬于禽獸,臣食其肉, 而寢處其皮矣。

《山海經·海外南經》:狄山有視肉。聚肉形似牛肝,有 兩目也。食之無盡,盡復更生如故。

《管子·入國篇》:年七十已上,一子無征,三月有饋肉。八 十已上,二子無征,月有饋肉。

《家語》:夫食肉者勇悍。

《莊子·徐無鬼篇》:羊肉不慕蟻,蟻慕羊肉,羊肉羶也。 《戰國策》:貴不與富期,而富至,富不與粱肉期,而粱肉 至;粱肉不與驕奢期,而驕奢至。晚食以當肉,安步以當車,無罪以當貴。

《韓子·揚權篇》:香美脆味,厚酒肥肉,甘口而疾形。 《難勢篇》:夫百日不食以待粱肉,餓者不活;今待堯、舜 之賢乃治當世之民,是猶待粱肉而救餓之說也。 《呂氏春秋·貴生篇》:嗜肉者,非腐鼠之謂也;嗜酒者,非 敗酒之謂也。

《本味篇》:肉之美者:猩猩之脣,GJfontGJfont之炙,丹山之南,有 鳳之丸,沃民所食。

《察今篇》:嘗一脬肉,而知一鑊之味、一鼎之調。

《焦氏易林》:坤之既濟,持刀操肉,對酒不食。

剝之恆羊頭兔足,少肉不飽。

損之鼎一指食肉,口無所得,染其鼎,鼐舌饞于腹。 《淮南子·地形訓》:食肉者勇敢而悍。

《齊俗訓》:今屠牛而烹其肉,或以為酸,或以為甘。 《大元經》:明珠彈于飛肉。

《方言》:燕之北郊,朝鮮洌水之間,凡暴肉及披牛羊五 臟,謂之。 《後漢書·西南夷傳》:荒服之外,土地墝埆。食肉衣皮,不 見鹽穀。

桓譚《新論》:關東鄙語曰:人聞長安樂,出門西向,笑知 肉味美,則對門而哨。

魏文帝與吳質書:舉太山以為肉,竭東海以為酒。 《典略》:凡宗廟三歲大祫,每大牢分之左辨上,帝右辨。 上后俎餘,委肉積于前,數千斤名堆俎。

《博物志》:龍肉以醢漬之,則文章生。人食鷰肉不可 入水,為蛟龍所吞。

《廣志》:北方有牧草,便于其畜,故北方出美肉。

《笑林》:甲買肉過都,入廁挂肉著門外。乙偷之,未得去。 甲出覓肉,當即詐使口銜肉,曰:挂著門外,何得不失, 若如我銜肉著口,豈有失理。

《臨海志》:有肉大如小兒,臂長五寸,中有腹無口,堪作 炙食。

《酉陽雜俎》:二十八宿房,屬慈天姓阿藍婆,形如瓔珞, 祭用酒肉。

《北戶錄》:愚按象有十二肉,陳藏器云:惟鼻是其本,肉 諸即雜肉。

《五色線》:人聞肉味美,則過屠門而大嚼。

《化書》:虎狼不過於嗜肉,蛟龍不過於嗜血,而人無所 不嗜,所以不足,則鬥不與則叛。

《家世舊聞》:一鼎之肉,以貔一臠投之,旋即糜爛。 《竹坡詩話》:東坡喜食燒豬,佛印住金山時,每燒豬以 待其來。一日,為人竊食,東坡戲作小詩云:遠公沽酒 飲陶潛,佛印燒豬待子瞻。採得百花成蜜後,不知辛 苦為誰甜。東坡性喜嗜豬,在黃岡時嘗作《食豬肉》詩 云:黃州好豬肉,價賤如糞土。富者不肯喫,貧者不解 煮。慢著火少著水,火候足時他自美,每日起來打一 碗,飽得自家君莫管。此是東坡以文滑稽耳,後讀《雲 仙雜錄》載:黃昇日食鹿肉二斤,自晨煮至日影下西 門,則曰:火候足矣。乃知此老雖煮肉,亦有故事,他可 知矣。

《嘉蓮燕語》:吳俗遷居預作飯,米下置豬臟共煮之,及 進宅使婢以箸掘之,名曰掘藏。闔門上下俱與酒飯, 及臟謂之散藏,歡會竟日。後人復命婢臨掘,向GJfont祝 曰:自入是宅大小,維康掘藏致富福祿,無疆掘藏先 祭GJfont神,然後食。 江南婚娶,新婦初至合巹後,即用牛蹄筋作羹,以豕 肉切骰子大,和作飯,送新婦食,謂之金羹玉食。筋謂 金,肉謂玉也。

《野客叢談》:今夫鹿肉暖以陽,為體麋肉寒以陰,為體 以陽,為體者以陰,為末以陰,為體者以陽,為末末者 角也,其本末之功用,不同又如此。

《珍羞記》:要鴻荒之世,茹毛飲血,其漸也。古者一為籩 豆,二為賓客,三為充君之庖,故非祭祀不肉,非燕饗 不肉,非玉食不肉。

《真臘風土記》:僧皆茹魚肉,惟不飲酒,供佛亦用魚肉。 暖姝由《筆松漠記聞》云:殺雞烹蒱音蒲膊肉也,今亦 云然,蓋胸下之白肉也。

《賢奕》:周益公藏歐陽公家書一幅,紙斜封,乃冷壽光 牒,其詞云:具位某豬肉一斤,右伏蒙頒賜領外,無任 感激,謹具牒謝,年月日具位某牒。蓋改牒為狀,自元 豐始,日趨於諛矣。且前輩交際其饋止於如此,未嘗 見其豐侈也。

《清言》:口奉清齋過客,時供粱肉。

長者言周顒與何引書云:變之大者,莫過死生。生之 重者,無逾性命,性命於彼甚切,滋味在我可輕。故酒 肉之事莫談,酒肉之品莫多,酒肉之友莫親,酒肉之 僧莫接。

《珍珠船》:豬肉項上一臠,謂之中禁臠。

肉部外編编辑

《十洲記》:崙崙銅柱下有迴屋焉,壁方丈上有鳥名曰 希。左翼覆東王公,右翼覆西王母,其肉若醢,仙人甘 之。

《物異考》:晉劉聰建興中,雨血深五寸,赤氣至天。中有 赤龍奮飛,流星入紫微,龍形有光落於平陽。視之,則 肉,甚臭,肉傍有哭聲,晝夜不止。

羹部彙考编辑

《詩經》

《魯頌閟宮》
编辑

毛炰胾羹。

朱注羹、大羹、鉶羹也。大羹,大古之羹。湆煮肉汁不和,盛之以登,貴其質也。鉶羹,肉汁之有菜和者也,盛之鉶器,故曰鉶羹。

《商頌烈祖》
编辑

亦有和羹,既戒既平。

和羹,味之調節也。戒夙戒也,平猶和也,儀禮於祭祀。燕享之始,每言羹定,蓋以羹熟為節,然後行禮,定即戒平之謂也。大全廬陵李氏曰:不敢預勞賓,故以羹定為速,賓行禮之節。

《禮記》
编辑

《曲禮》
编辑

凡進食之禮,食居人之左,羹居人之右。

正義飯燥為陽,故居左;羹濕是陰,故居右。右手取羹,羹重亦便於人也。

《內則》
编辑

子事父母,饘、酏、酒、醴、芼、羹、菽、麥、蕡、稻、黍、梁、秫,唯所欲。

陳注芼羹,以菜雜肉為羹也。

食蝸醢而菰食雉羹,麥食脯羹雞羹,折稌犬羹兔羹, 和糝不蓼。

此言進飯之宜,蝸與螺同菰雕胡也。脯羹析脯為羹也,稌稻折稌謂細折,稻米為飯也,此五羹者,宜以五味調和,米屑為糝,不須加蓼。

凡,羹齊視夏時。士不貳羹胾。

羹宜熱也。

鶉羹、雉羹,鴽釀之蓼。

鴽不為羹,惟烝煮而已,此三味皆切蓼以雜和之,故曰釀之。

羹食,自諸侯以下至于庶人,無等。

羹與飯常日所食,故無貴賤之等。

《儀禮》
编辑

《士昏禮》
编辑

大羹湆在爨。

大羹,湆煮肉汁也。太古之羹,無鹽菜爨火上,《周禮》曰:羹齊視夏時,大羹須熱故在爨,臨食乃取也。

《公食大夫禮》
编辑

大羹湆不和,實于,宰右執鐙,左執蓋,由門入,升自 阼階,盡階不升堂,授公以蓋,降出入反位。

有蓋者,饌自外入為風塵。

《士虞禮》
编辑

設大羹湆于醢北。

大羹,湆肉汁也。

《周禮》
编辑

《天官》
编辑

亨人,祭祀,共大羹鉶羹,賓客亦如之。

訂義鄭康成曰:大羹肉湆也。鄭司農曰:鉶羹加鹽菜矣。賈氏曰:肉汁一名湆大羹,肉湆盛于登謂太古之羹,不調以鹽菜及五味。鉶羹謂陪鼎,膷臐膮牛用藿,羊用苦,豕用薇,調以五味盛之于鉶器,即謂之鉶羹。若盛之于豆,即謂之庶羞。鄭鍔曰:太古茹毛飲血,所謂羹者,血湆而已。中古漸文,則加滋味,于是有鉶羹之薦;去古既遠,人心滋喪,縱口腹之欲,窮鼎俎之味,聖人懼焉。故使祭祀之時,薦太古之大羹,貴本始也。《記》曰:大羹不和,貴其質也,所以交于神明者,非食味之道也,反本復古而已。有大羹矣,則鉶羹次之,有鉶羹矣,乃薦今世之食,示不忘其初也。

《爾雅》
编辑

《釋器》
编辑

肉謂之羹。

肉之所作,臛名羹。

《釋名》
编辑

《釋飲食》
编辑

汪也,汁汪郎也。

《說文》
编辑

《釋羹》
编辑

羹,五味之和也。

《釋GJfont
编辑

GJfont,以米和羹也。

《釋臛》
编辑

臛,肉羹也。

《廣雅》
编辑

《釋器》
编辑

謂之肚。

《齊民要術》
编辑

《羹臛法》
编辑

《食經》作芋子酸臛法:豬羊肉各一斤,水一斗,煮令熟。 成治芋子一升,別蒸之,蔥白一升,著肉中合煮,使熟。 粳米三合,鹽一合,豉汁一升,苦酒五合,口調其味,生 薑十兩。得臛一斗。

作鴨臛法:用小鴨六頭,羊肉二斤,大鴨五頭。蔥三升, 芋二十株,橘皮三葉,木蘭五寸,生薑十兩,豉汁五合, 米一升,口調其味。得臛一斗。先以八升酒煮鴨也。 作鱉臛法:鱉具完全煮,去甲藏。羊肉一斤,蔥三升,豉 五合,粳米半合,薑五兩,木蘭一寸,酒二升,煮鱉。鹽、苦 酒,口調其味也。

作豬蹄酸羹一斛法:豬蹄三具,煮令爛,擘去大骨。乃 下蔥、頭豉汁、苦酒、鹽,口調其味。舊法用餳六斤,今除 也。

作羊蹄臛法:羊蹄七具,羊肉十五斤。蔥三升,豉汁五 升,米一升,口調其味,生薑十兩,橘皮三葉。

作兔臛法:兔一頭,斷,大如棗。水二升,酒一升,木蘭五 分,蔥三升,米一合,鹽、豉、苦酒,口調其味也。

作酸羹法:用羊腸二具,餳六斤,瓠葉六斤。蔥頭二升, 小蒜三升,GJfont三斤,豉汁、生薑、橘皮,口調之。 作胡羹法:用羊脅六斤,又肉四斤,水四升,煮;出脅,切 之。蔥頭一斤,胡荽一兩,安石榴汁數合,口調其味。 作胡麻羹法:用胡麻一斗,搗,煮令熟,研取汁三升。蔥 頭二升,米二合,煮火上。蔥頭、米熟,得二升半在。 作瓠菜羹法:用瓠葉五斤,羊肉三斤。蔥二升,鹽蟻五 合,口調其味。

作雞羹法:雞一頭,解骨肉相離,切肉,琢骨,煮使熟。漉 去骨,以蔥頭二升,棗三十枚合煮。羹一斗五升。 作筍鴨羹法:肥鴨一隻,淨治如糝羹法,臠亦如此。 四升,洗令極淨;鹽盡,別水煮數沸,出之,更洗。小蒜 白及蔥白、頭汁等下之,令沸便熟也。

GJfont法:羊肺一具,煮令熟,細切。別作羊肉臛,以粳米 二合,生煮之。

作羊盤腸雌斛法:取羊血五升,去中脈麻跡,裂之。細 切羊胳肪二升,細切薑一斤,橘皮三葉,椒末一合,豆 醬一升,豉汁五合,GJfont一升五合和米一升作糝,都和 合,更以水三升澆之。解大腸,淘汰,復以白酒一過洗 腸中,屈申以和灌腸。屈長五寸,煮之,視血不出,便熟。 寸切,以苦酒、醬食之也。

羊節解法:羊GJfont一枚,以水雜生米三升,蔥一虎口,煮 之,令羊熟。取肥鴨肉一斤,羊肉一斤,豬肉半斤,合剉, 作臛,下蜜令甜。以同熟羊GJfont投臛裡,便煮,得兩沸便 熟。治羊,合皮如豬GJfont法善矣。 羌煮法:好鹿頭,純煮令熟。著水中洗,治作臠,如兩指 大。豬肉,,作臛。下蔥白,長二寸一虎口,細切及橘 皮各半合,椒少許;下苦酒、鹽、豉適口。一鹿頭,用二斤 豬肉作臛。

食膾魚蓴羹:芼羹之菜,蓴為第一。四月蓴生,莖而未 葉,名作雉尾蓴,第一作肥羹。葉舒長足,名曰絲蓴。五 月六月用絲蓴。入七月,盡九月十月內,不中食,蓴有 蝸蟲著故也。蟲甚細微,與蓴一體,不可識別,食之損 人。十月,水凍蟲死,蓴還可食。從十月盡至三月,皆食 環蓴。環蓴者,根上頭、絲蓴下芨。絲蓴既死,上有根芨, 形似珊瑚,一寸許肥滑處任用;深取即苦澀。凡絲蓴, 陂池積水,色黃肥好,直淨洗則用;野取,色青,須別鐺 中熱湯暫煠之,然後用,不煠則苦澀。絲蓴、環蓴,悉長 用不切。魚、蓴等並冷水下。若無蓴者,春中可用蕪菁 英,秋夏可畦種芮菘、蕪菁葉,冬用薺菜以芼之。蕪菁 等宜待沸,掠去上沫,然後下之。皆少著,不用多,多則 失羹味。乾蕪菁無味,不中用。豉汁於別鐺中湯煮一 沸,漉出滓,澄而用之。勿以杓抳,抳則美濁,過不清。煮 豉但作新琥珀色而已,勿令過黑,黑則苦。唯蓴芼 而不得著蔥、GJfont及米糝、葅、醋等。蓴尤不宜鹹。羹熟即 下清冷水,大率羹一斗,用水一升,多則加之,益羹清 雋甜美。下菜、豉、鹽,悉不得攪,攪則魚蓴碎,令羹濁而 不能好。

《食經》曰:蓴羹:魚長二寸,唯蓴不切。鯉魚,冷水入蓴;白 魚,冷水入蓴,沸入魚。與鹹豉。又云:魚長三寸,廣二寸 半。又云:蓴細擇,以湯沙之。中破破鯉魚,邪截令薄,准 廣二寸,橫盡也,魚半體。熟煮三沸,渾下蓴。與豉汁、漬 鹽。

醋葅鵝鴨羹:方寸准,熬之。與豉汁、米汁。細切醋葅與 之,下鹽。半奠。下醋,與葅汁。

菰菌魚羹:魚,方寸准。菌,湯沙中出,劈。先煮菌令沸,下 魚。又云:先下,與魚、菌、菜、糝、蔥、豉。又云:洗,不沙。肥肉亦可用。半奠之。

魚羹:&&247E,湯清令釋,細擘。先煮,令煮沸。下魚、鹽、 豉。半奠之。

鯉魚臛:用極大者,一尺以下不合用。湯鱗治,邪截,臛 葉方寸半准。豉汁與魚,俱下水中。與研米汁。煮熟,與 鹽、薑、橘皮、椒末、酒。鯉澀,故須米汁也。鯉魚臛:用大者。 鱗治,方寸,厚五分。和,煮,如鯉臛。與全米糝。奠時,去米 粒,半奠。若過米奠,不合法也。

:用豬腸。經湯出,三寸斷之,決破,切細,熬。與水,沸, 下豉清、破米汁,蔥、薑、椒、胡芹、小蒜、芥,並細切鍛。下鹽、 醋。蒜子細切,將血奠與之,早與血則變。大可增米奠。 鯉魚湯:肉,用大鯉,一尺已上不合用。淨鱗治,及霍葉 斜截為方寸半,厚二寸。豉汁與魚,俱下水中。與白米 糝。煮熟,與鹽、薑、糊、橘皮屑米。半奠時,勿令有糝。 臛:湯燖,去腹中,淨洗,中解,五寸斷之,煮沸,令變色。 出,方寸分准,熬之。與豉清、研汁,煮令極熟。蔥、薑、橘皮、 胡芹、小蒜,並細切鍛與之。下鹽、醋。半奠。

槧次:用肥鵝鴨肉,渾米煮。研為候,長二寸,廣一寸,厚 四分許。去大骨。白湯別煮槧,經半月久,漉出,淅其中 杓迮去令盡。羊肉,下汁中煮,與鹽、豉。將熟,細切鍛胡 芹、小蒜與之。生熟如爛,不與醋。若無槧,用菰菌,用地 菌,黑裡不中。槧,大者中破,小者渾用。槧者,樹根下生 木耳,要復接地生,不黑者乃中用。米奠也。

損腎:用牛羊百葉,淨治令白,GJfont葉切,長四寸,下鹽、豉 中,不令大沸,大熟則肕,但令小卷止。與二寸蘇,薑末, 和肉。漉取汁,盤滿奠。又用腎,切長二寸,廣寸,厚五分, 作如上。奠,亦用入。薑、GJfont,別奠隨之也。 爛熟:爛熟肉,諧令勝刀,切長三寸,廣寸半,厚三寸半。 將用,肉汁中蔥、薑、椒、橘皮、胡芹、小蒜並細切鍛,并鹽、 醋與之,別作臛。臨用,瀉臛中和奠。有沈,將用乃下,肉 候汁中小久則變,大可增之。

治羹臛傷鹹法:取車轍中乾土末,綿篩,以兩重帛作 袋子盛之,繩繫令堅堅,沈著鐺中。須臾則淡,便引出。

《南楚新聞》
编辑

《抱芋羹》
编辑

百越人好食蝦蟆,釜中先煮小芋,候湯沸如魚眼,即 下蛙,乃一一捧芋而熟,名為抱芋羹。

《清異錄》
编辑

《道場羹》
编辑

江南仰山善作道場,羹脯、GJfont、蔬、筍非一物也。

《仇池筆記》
编辑

《骨董羹》
编辑

羅浮潁老取飲食,雜烹之名骨董羹。

《溪蠻叢笑》
编辑

《不乃羹》
编辑

不乃羹,牛羊腸臟略擺洗,羹以饗客,臭不可近。食之, 既則大喜。《嶺表錄異》曰:交趾重不乃羹,先鼻引其汁, 不乃者,反切擺也。

《山家清供》
编辑

《錦帶羹》
编辑

錦帶又名文官花,條生如錦葉,始生柔脆可羹。杜甫 故有香聞錦帶羹之句。或謂蓴之縈紆如帶,況蓴與 菰同生水濱,昔張翰臨風必思蓴鱸以下氣。按《本草》 蓴鱸同羹,可以下氣,止嘔。以是知張翰在當世意氣 抑鬱,隨事嘔逆,故有此思耳。非蓴魚而何。杜甫臥病 江閣,恐同此意也,謂錦帶為花或未必然,僕居山。時 固有羹此花者,其味亦不惡。

《驪塘羹》
编辑

曩客驪塘書院,每食後必出菜湯,青白極可愛。飯後 得之,醍醐甘露未易,及此詢庖者,正用菜與萊菔細 切,以井水煮之,爛為度。初無它法,後讀坡詩,亦只用 蔓菁萊菔而已。詩云:誰知南嶽老,解作東坡羹。中有 蘆菔根,尚含曉露清。勿語貴公子,從渠厭羶腥。以此 可想二公之好尚矣。今江西多用此法。

《玉帶羹》
编辑

春坊趙湖璧弟竹潭,雍亦在焉。論詩把酒及夜,無可 供者,湖曰:吾有鏡湖之GJfont。潭曰:雍有稽山之筍。僕笑: 可有一桮羹矣。乃命庖作玉帶羹,以筍似玉,GJfont似帶 也。是夜甚適,今猶喜其清高而愛客也。每讀忠簡公 躍馬食肉,付公等浮家汎宅,真吾徒之句,有此兒孫 宜矣。

《石子羹》
编辑

溪流清處,取小石子或帶蘚者一二十枚,汲泉煮之。 隱然有羹之氣,此法得之莫季高,且曰:固非通宵煮 食之物,然其意則清矣。

《雪霞羹》
编辑

采芙蓉花,去心蔕湯瀹之,同豆腐煮,紅白交錯恍如 雪霽之霞,名雪霞羹,加胡椒萱亦可也。

《鴨腳羹》
编辑

葵似今蜀葵花,短而葉大以傾陽,故性溫。其法與壺 菜同,《豳風九月》所煮者是也,刈之不傷其根,則復生。古詩故有采葵莫傷根之句。昔公儀休相魯,其妻植 葵,見而拔之曰:食君之祿者,又不止植葵,小民豈可 活哉。白居易云:祿米GJfont牙稻園蔬。鴨腳葵因名。

《金玉羹》
编辑

山藥與栗各片截,以羊汁加料煮,名金玉羹。

《豆黃羹》
编辑

GJfont細暴乾,入醬鹽煮為佳,第此二品獨泉有之,如 止用他菜,及醬汁亦可,惟欠風韻耳。

《碧澗羹》
编辑

芹,楚葵也,又名水英。有二種,荻芹取根,赤芹取葉,與 莖俱可食。二月三月作英時,採之入湯取出,以苦酒 研子,入鹽與茴香漬之,可作葅。惟瀹而羹之,既清而 馨,猶碧澗然。故杜甫有香芹碧澗羹之句。或曰:芹微 草也,杜甫何取而誦詠之。不暇不思野人持此,猶欲 以獻於君者乎。

《元氏·掖庭記》
编辑

《換石羹》
编辑

宮中以玉板筍及白兔胎作羹,極佳,名換石羹。

《異物彙苑》
编辑

《七寶羹》
编辑

陳思王制駝蹄為羹,一甌直千金,號為七寶羹。

《野蔌品》
编辑

《蓴菜羹》
编辑

蓴菜,四月采之,滾水一焯,落水漂用,以薑,醋食之,作 肉羹亦可。

羹部藝文一编辑

《君賜》
漢·黃憲
编辑

魯王以鹿羹餽徵君,徵君謂使者曰:憲有疾,不能陳 謝,亦不敢嘗。使者曰:君有羹惠於子,豈辭一謝乎。徵 君曰:子知羹之為重,而惡知有重,於羹者哉。夫鹿羹 雖美,固獸也,魯王烹而薦之,以鼎非士不餽,餽士而 使士不及。嘗奔走詣庭而謝,何王之待士不如待一 獸乎。使者出,明日使孔紹祖謝魯王,魯王曰:子之師 奚不悅寡人也,寡人餽以鹿羹之鼎,受而不報,又辱 其使,是以寡人之餽為非禮也。孔紹祖對曰:臣之師 也有疾,適遇鼎餽之榮憂欣交,洽敢不拜,嘉特以疾 故,令臣代詣於賢王之庭,而陳謝焉,王毋以為簡也。 魯王解容而道曰:叔度無深恙乎。對曰:GJfont王之羹,疾 瘳其十之五;嘗王之羹,疾瘳其十之九,其一未瘳是 以不克履也。魯王喜曰:鼎之馨香足以瘳疾。與對曰: 豈惟瘳疾哉,臣聞之天子諸侯以士為鼎,以仁義為 羹,其馨香足以薦之上帝,達之祖考,烝之社稷,布之 人民。夫鼎之有羹也,猶士之有仁義也,鼎之馨香則 王知之。何仁義之為美不如羹乎。是羹也,惟王與臣 之師嘗之矣,魯國之民不聞其美也,若仁義之羹烹, 一心而暢百順調太和而育庶物,若睹淵泉之洋,霈 而渴者不及飲,觀五穀之豐茂而饑者不及爨也。賢 王何不徹其鼎而舉其士,舍其獸味而陶仁義之羹 乎。魯王嘆曰:吾聞聖人之後必有賢者繼焉,其子之 謂矣。

《豆羹賦》
晉·張翰
编辑

乃有孟秋嘉菽垂枝,挺莢是刈是穫,充簞盈篋,香鑠 和調。周疾,赴急時御一桮下咽,三歎時在下邑頗多 艱難,空匱之厄固不綴,歡追念昔日啜菽永安。

《大羹賦》以宗本誠敬遺味由禮為韻
唐·施肩吾
编辑

至敬尚潔,在禮惟恭,饗異四時,大饗以先王為裕,羹 重五味。大羹以無味為宗。薦既殊於禘礿,禮乃變乎。 秋冬則知此,祭不數此羹,不混法明。水以成功惡鹹 鹺,而是撙義由反古類,GJfont秸之無文,道尚全真,諭恬 淡而為本,故輕八簋。黜三牲,其味唯德,其色唯清。若 謂我在物,則物不在於鹽菜;若謂我在水,則水不在 於汙。行小周人之尚臭,哂殷家之貴,聲雖無形,而可 挾務展禮,而由誠觀乎。一鼎無包百,王是慶法君,長 以為尊事鬼神而聽命,既陳既酌彌重乎。精誠不絮 不調莫先乎。聖敬聿修前典,不可度思,因七獻以成 禮,納三歲而為期。饗讌既終於勿,勿禮容方盛乎遲, 遲且在有名而可重,孰云無味而見遺,是以不饗甘 苦,不由饔餼湆。雖假於一烹,用不因乎多味,澄渟在 潔,惡薑桂以為滋GJfont蠁,降靈歆明德以為氣,是以禮 因羹而克舉,羹因禮而允脩,乍同西北之禴,寧比東 鄰之牛。一以表專一而不二,一以表通微而闡幽,豈 徒不和而為貴,亦以明反本之所,由懿夫其名類,餗 其正在禮。下以敘人倫,上以親祖禰,苟傾覆之無虞, 諒威儀之由體者也。

《菜羹賦》有序
宋·蘇軾
编辑

東坡先生卜居南山之下,服食器用稱家之有,無水陸之味,貧不能致,煮蔓菁、蘆菔、苦薺而食之,其法不用醯醬,而有自然之味。蓋易而可常享,乃為之賦,其辭曰:

嗟余生之褊迫,如脫兔其何因。殷詩腸之轉雷,聊禦

餓而食陳。無芻豢以適口,荷鄰蔬之見分。汲幽泉以 揉濯,摶露葉與瓊根。爨鉶錡以膏油,泫融液而流津。 適湯濛如松風,投糝豆而諧勻。覆陶甄之穹崇,罷攬 觸之煩勤。屏醯醬之厚味,卻椒桂之芳辛。水耗初而 釜治,火增壯而力均。滃嘈雜而廉清,信淨美而甘分。 登盤盂而薦之,具匕箸而晨飧,助生肥於玉池,與五 鼎其齊珍。鄙易牙之效技,超傅說而策勳,沮彭尸之 爽惑,調GJfont鬼之嫌嗔。嗟丘嫂其自隘,陋樂羊而匪人, 先生心平而氣和,故雖老而體胖。忘口腹之為累,似 不殺而成仁。竊比子於誰歟,葛天氏之遺民。

羹部藝文二编辑

《狄韶州煮蔓菁蘆菔羹》
宋·蘇軾
编辑

我昔在田間,寒庖有珍烹。常支折腳鼎,自煮花蔓菁。 中年失此味,想象如隔生。誰知南岳老,解作東坡羹。 中有蘆菔根,尚含曉露清。勿語貴公子,從渠嗜羶腥。

過子忽出新意,以山芋作玉糝羹,色香味皆奇。编辑

絕天上酥陀,則不可知人間,決無此味也。

前人

香似龍涎仍釅白,味如牛乳更全清。莫將南海金虀 膾,輕比東坡玉糝羹。

《戲督潛亨作春羹》
鄒浩
编辑

先生家中餘玉粒,粉以為餅陪春羹。春羹品物謝時 味,江流暖汎園中英。晴窗對案忽舉首,徑走長鬚呼 友生。襄陽大夫腹如鼎,一著九牛猶未盈。歡然放著 即過我,自歎珍庖逾大烹。且言初意亦在我,屬我府 事留西城。先生飯不飯俗客,若苦轉盼相倒傾。東風 雕刻物物好,槎頭縮頸尾不赬。藥苗蔬甲破土出,似 與米齊爭功名。應憐十載瘦藜莧,為我一除飢腸鳴。

《龍福寺煮東坡羹戲作》
朱弁
编辑

山寺解塵鞅,谿邊有微行。手摘諸葛菜,自煮東坡羹。 雖無錦繡腸,亦飽風露清。鉤簾坐捫腹,落日千峰明。

《素羹》
范成大
编辑

氈芋凝酥敵少城,土藷割玉勝南京。合和二物歸藜 糝,新法儂家骨董羹。

《食蛤蜊米粉羹》
楊萬里
编辑

傾來百顆恰盈奩,剝作杯羹未屬厭。莫遣下鹽傷正 味,不曾著蜜若為甜。雪揩玉質全身瑩,金緣冰鈿半 縷纖。更淅香GJfont輕糝卻,發揮風韻十分添。

《食菜羹示何道士》
僧惠洪
编辑

窮冬海道絕,瘴雨晴墟里。何以知歲豐,未卯炊煙起。 先生清夢回,斜髻方隱几。獠奴拾墮薪,發爨羹藷米。 飽霜闊葉菘,近水繁花薺。都盧深注湯,米爛菜自美。 椎門醉道士,一笑欲染指。誡勿加酸鹹,云恐壞至味。 分嘗果超絕,玉糝那可比。鮮肥增惡欲,腥葷耗道氣。 畢生啜此羹,自可老儋耳。錄以寄徐聞,阿同應笑喜。

《菜羹》
元·洪希文
编辑

雨後過畦嫩甲長,士夫此味未能忘。筠籠採擷朝脯 供,土銼烹煎雨露香。鹽豉勻調仍點露,香粳細擣旋 加薑。老饕賦好人爭誦,喚醒歐生為洗狂。

《蓴羹歌》
明·李流芳
编辑

怪我生長居江東,不識江東蓴菜美。今年四月來西 湖,西湖蓴生滿湖水。朝朝暮暮來采蓴,西湖城中無 一人。西湖蓴菜蕭山賣,千擔萬擔湘湖濱。吾友數人 偏好事,時呼輕舠致此味。柔花嫩葉出水新,小摘輕 淹雜生氣。微施薑桂猶清真,未下鹽豉已高貴。吾家 平頭解烹煮,間出新意殊可喜。一朝能作千里羹,頓 使吾徒搖食指。琉璃GJfont盛碧玉光,五味紛錯生馨香。 出盤四座已歎息,舉著不敢爭先嘗。淺斟細嚼意未 足,指點盃盤戀餘馥。但知脆滑利齒牙,不覺清虛累 口腹。血肉腥臊草木苦,此味超然離品目。京師黃芽 軟如酥,家園燕筍白於玉。差堪與汝為執友,菁根杞 苗皆臣僕。君不見區區芋魁,亦遭遇西湖蓴生。人不 顧季鷹之後,有吾徒此物千年。免沈錮君為我飲,我 作歌得此十斗,不足多世人耳。食不貴近,更須遠挹 湘湖波。

羹部選句编辑

《楚辭·九章》:懲熱羹而吹虀。招魂和酸若苦,陳吳羹 些。大招內鶬鴿,鵠味豺羹只。

漢揚雄《魏都賦》:甘甜之和,芍藥之羹。

唐杜甫詩:滑憶彫胡飯,香聞錦帶羹。

王建詩:野羹溪菜滑,山紙水苔香。

宋蘇軾詩:故人餽我玉葉羹,火冷煙消誰為煮。 元耶律楚材詩:一缽疏羹當曉餐。

曹伯啟詩:襤褸臨GJfont服,齏鹽漂母羹。 虞集詩:給札修辭持玉筆,賜羹充腹出珍庖。

薩都剌詩:銀甕春分官寺酒,玉杯香賜御廚羹。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